(第8集) | 无量寿经第二次复讲-刘素云老师

时间:3个月前   阅读:2296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家好!

 

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接着讲释迦牟尼佛首座弟子舍利弗的故事。

 

佛陀对那位毁谤舍利弗的比丘说道:

 

「你毁谤长老的过失,现在不能忏悔,你没有为僧团的和合设想,你有心要使僧团引起纷争,你假使不诚实地悔过,你的头脑将会分裂!」

 

毁谤舍利弗的比丘,立刻跪在佛陀的座前,对佛陀恳求道:

 

「佛陀!请求慈悲怜悯我,给我忏悔新生的机会!」

 

佛陀庄严地说道:

 

「你去向舍利弗忏悔!」

 

那个比丘俯伏低头地跪在舍利弗的面前,舍利弗用手抚摸着那个比丘的头,慈祥地说道:

 

「比丘!忏悔在佛陀的教法中,其效是非常大的,人能悔过,能够改往修来,实是很大的善事。我接受你的忏悔,你以后再也不要犯罪!」

 

舍利弗的态度,舍利弗的话语,听的人都大为感动。

 

有一次佛陀带领弟子出外游行布教回到舍卫城时,被大众讥为六群比丘的弟子们,已先佛陀和大众到达祇园精舍,而占有比较好的坐卧处,并且还对人说:

 

「这是我们师父的,这是我们应有的地方。」

 

舍利弗在佛陀回来以后,也赶到祇园精舍,见他过去的坐卧处,都给六群比丘占去了,就在树下静坐了一夜。佛陀早晨起来,听到树下有咳嗽的声音,佛陀问道:

 

「谁在那里 ?怎么不在室内静坐?」

 

年老的舍利弗回答道:

 

「佛陀!是我舍利弗。因为昨天跟随佛陀回来的人很多,精舍都被住满,我在树下住一宿,没有关系。」

 

佛陀听后,就此因缘,对比丘说法道:

 

「诸比丘!我问你们,在我的教团中,要什么样的人才可以受上等的床座、上等的水、上等的饮食呢?」

 

比丘们有的说要由剎帝利或婆罗门出家的才可以,有的说要持律修行者才可以,有的说要布教说法者才可以,最后,佛陀庄严地对诸比丘说道:

 

「诸比丘!往昔在雪山中有鹧鸪、猿猴、大象同在一起,他们虽是朋友,但不互相尊敬,后来觉察这样不对,才对年龄最长的恭敬,依他的教诫。这样,他们身坏命终时,都转生善处。诸比丘!你们要崇敬法腊的年老者,在现世受人称赞,后世也才能生到善处。诸比丘!我的教法中,没有阶级的高低,但我的教法中有法腊戒长的长老,你们要奉事礼拜、供养,长老们是应受第一的床座、第一的水、第一的饮食。」

 

佛陀的法语,舍利弗听了很感动,诸比丘听了也很感动!

 

舍利弗的老友目犍连,有一次在布教的途中被祼形外道暗害,舍利弗得知这个消息,心中很伤感。

 

佛陀知道目犍连被祼形外道暗害,心中也很难过,佛陀从巴连弗城渡过恒河,到毗舍离城附近竹芳村的树林,告诉大众说,三月后自己要进入涅槃。大家一听,像天崩地裂一声,都感到宇宙旋转起来,其悲哀的程度,比父母死亡犹有过之。

 

佛陀在这三月中,到祇园精舍、竹林精舍、重阁讲堂、槃师多精舍、鹿母讲堂等地巡回一次。佛陀想在涅槃以前,希望相逢的人和他相逢一下,希望要讲的话讲一下。就在这时候,舍利弗想先要涅槃。有一日,他在禅定中想:「过去的诸佛,他上首的弟子,都是在佛陀以前进入涅槃,现在佛陀涅槃的日期渐渐到了,我是就该先佛陀而进入涅槃比较好。」

 

舍利弗心下这么想,他即刻走到佛的座前跪下来说道:

 

「佛陀!我现在想进入涅槃,请佛陀允许!」

 

佛陀注视舍利弗,好久,才说道:

 

「舍利弗!你为什么这么快就进入涅槃?」

 

舍利弗禁不住伤感的样子回答道:

 

「佛陀!我听说在最近的不久,您就要进入涅槃,我是不忍心见佛陀涅槃的,而且我常常听佛陀这么说,过去的诸佛,他上首的弟子,必先于佛陀之前涅槃。我想,现在正是我进入涅槃的时候,想恳求佛陀允许!」

 

佛陀又再问道:

 

「舍利弗!你知道你涅槃的时候,但你要在什么地方涅槃呢?」

 

「我的故乡迦罗臂拿迦村,我百岁的母亲还健在,我想见到母亲,在生养我的房中进入涅槃。」

 

「我不禁止你,舍利弗!你可以照你的想法去做。不过,你是我的弟子中无比的弟子,你走的时候跟大家最后说些教示吧!」

 

佛陀命令阿难,集合比丘大众送舍利弗,而且舍利弗也要向大众说告别的言辞,大家都很快集合而来。舍利弗先对佛陀说道:

 

「佛陀!我从过去生中,就希望能值遇佛陀住世的时代,我终于满足我的愿望,我没有比遇到佛陀再欢喜的事。几十年来,承受佛陀的慈悲教导,使愚痴的我得开慧眼,获证圣果。天下的言词,也道不尽我内心的欢喜和感激。现在,我去世的时候近了,我马上就要舍弃世间的束缚,可以进入自由自在的境界。我像负了很远的重荷,现在就要放下来的人,解脱五体的束缚,不受诸有的苦恼。这是我和佛陀最后的告别,佛陀!请接受我的顶礼!」

 

舍利弗合掌顶礼,空气非常静默、严肃。

 

佛陀点点头,舍利弗静静地站起来向外退出,直等到看不到佛陀的时候,才转身而去。

 

诸比丘都捧着鲜花送舍利弗,这是寂静庄严的行列,流着眼泪的人也不少。

 

舍利弗走了一程,对大家说道:

 

「请大家在此止步,不要再送了,只要均头沙弥跟我来就好。各位请回,自己修行要紧,希望努力精进脱离忧苦的境界。佛陀出现在这个世间,实在是很稀有的,好像优昙钵罗花的开放,要几千万年才能遇到一次。人身是难得的,正确纯洁的信心更难养成。我们能够出家,能够听闻佛陀正法,更是百千万亿生中稀有的事。希望大家更进一步精进,诸行无常,更战胜这个苦,到达无我涅槃的境地,那才是我们永远的归宿,那才是一个寂静安乐的世界。」

 

舍利弗说法的时候,大家想到这是舍利弗最后生离死别的遗言,想压制住悲哀也不能够,眼泪总是涔涔地流下,都异口同声地向舍利弗道:

 

「你是佛陀的首座弟子,是我们比丘中的长老,以后要你领导我们从事佛化的事情还多,你为什么要这么早就进入涅槃呢?」

 

舍利弗明白大家的心,仍然很安静地说道:

 

「大家不要伤心,这个世间是无常的,大家不都常听佛陀这样说吗?须弥山有崩坏的时候,大海有干涸的一日,如同芥子那么细微的关于我舍利弗色身的死亡,这是当然的,这就是世间的实相。我仍然要叮嘱大家的就是要一心修道,脱离苦海走向极乐清凉的世界最要紧。从事佛陀教法救世的工作,世世代代,只要众生想灭苦求乐,为了他自己,他就会来延续佛陀的慧命。」

 

舍利弗的话很令大家感动,大家知道这次和舍利弗分别,以后就永远不能相逢,他虽然吩咐大家回去,但大家总是跟在他的身后。舍利弗并不喜欢他们有这样依恋不舍的态度,又再断然拒绝他们的送别,大家无法,只得目送长老舍利弗背影,仍然不想回去。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智慧第一的舍利弗,眼泪就滔滔地流个不停,他们虽然是已经觉悟,但人情还是不会变的。

 

舍利弗离开佛陀和僧团以后,起伏在心里的思潮,不禁感慨万千,但并不紊乱,更是增加心内的澄明。他此刻像站在雪山的峰顶,全宇宙都浮现在他的心中。

 

舍利弗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均头默默地、一步一步地在后面跟随。

 

舍利弗到达故乡的村庄,已将近日落黄昏的时候,他遇到他的外甥优婆离婆多,舍利弗问他道:

 

「祖母在家吗?你去告诉她说我回来了,请她把生养我的房间打扫洁净,我休息一下就来。」

 

「好的!」优婆离婆多见到舅父的归来,非常欢喜,他即刻就先去祖母的住处将舅父回来的消息告知。

 

舍利弗回来做什么?他的外甥是不知道的。

 

舍利弗的母亲听到很久没有回来的儿子回来了,非常高兴,舍利弗虽然是将近八十岁,但他在已有百岁的母亲心中,仍然是把他看成小孩子。

 

把生养舍利弗的房间打扫干净,他的母亲觉得很奇怪,但母子的相逢使她欢喜兴奋得不再考虑个中的缘故。

 

舍利弗回到家了,和家人一一问好,全家都异常欢喜,他的外甥替他洗足,送他进入净室。舍利弗入净室后,才把回来涅槃的消息告诉大家。

 

他的母亲和家人大惊,均头则不慌不忙地照顾。

 

「这里没有关系的,你们放心。」舍利弗说,他再加重语气认真地说道:「母亲!我的心很落实也很安稳,我今生逢到我的老师救世主佛陀,接受他的教导而依照实践的我,已经从生死的迷海中得救,我已从烦恼的囚笼中解脱,没有什么可恐惧的事。我所以归来,就是为了进入涅槃,请你们安心,人间谁没有死?像我从苦中解脱出来进入涅槃,实在是最幸福的事!」

 

舍利弗又把佛陀的法语转诵一些给母亲听,他的母亲很懂得他的意思,向舍利弗道:

 

「你讲得很对,不迷进入涅槃,没有生死之患,实在是无上的幸福。那就请你安静一会儿吧!」

 

舍利弗的母亲虽然这么说,但她退归自己的房中,内心禁不住一阵悲哀,眼泪也流下来!

 

舍利弗对沙弥均头道:

 

「你到那边房中去,我一个人在这里就好。」

 

舍利弗回来涅槃的消息传遍村庄的时候,已是半夜三更,但居住在左近皈依过佛陀的人都聚集而来,他们要拜见舍利弗向他问好,并要听他的说法。

 

均头引大家坐在一个地方等候,告诉他们等尊者休息一会儿再见。

 

更深夜静,舍利弗的静室中没有一点声音。

 

东方发出晨曦,黎明渐渐地到来,舍利弗喊均头的名字,问道:

 

「有什么人来了吗?」

 

「是的,听到尊者要入涅槃来求见的人。」均头在回答。

 

「那么,你去把他们请来。」

 

「好的,他们很喜欢见到尊者。」

 

均头对求见的说,尊者愿意和大家相见。

 

大家以为不能见到舍利弗尊者的生容,听到这个消息极为兴奋。大家静静地,放低声音,不敢咳嗽,集合到舍利弗生养的室中来,这是神圣的相逢,舍利弗对大家说道:

 

「你们来得很好,我也想和你们见一面。四十多年来,我接受佛陀的教示,到各地弘法,在这之间,万一我有罪过,希望大家给我最后的宽恕。我在老师救世主佛陀的身边四十余年,我对恩师从来没有生过一念的不快或一念的不满,我是愈来愈感激佛陀。我在这个世间,对有如大海那么深广的恩师的教示,还有深深不解的地方,今天想起来对救世主的恩师实在无限的抱歉。不过,以我被人称誉的那一点智慧,我是了解到佛陀的慈悲,我遵照佛陀的教示而行,努力精进,我也获得正觉。我没有我执,我今日向你们告别,我要进入寂静的涅槃境界。我愿跟随佛陀之后,永远不生不死地长住在宇宙之间。」

 

大家听到舍利弗的说法,看他那安静的样子,想到这就是将要去世的人吗?真叫人不解。

 

大家很恭敬佩服,又很感伤,均头请大家礼拜出室,舍利弗安住禅定,右胁而卧,遂入涅槃。

 

舍利弗的百龄老母很悲伤,但又感到这样美地去世进入涅槃是很幸福,她对于自己的将来之死,也自信能欢喜迎接它的来临。

 

舍利弗涅槃后的七日,把他的遗骸荼毗,均头沙弥捧着他的遗骨回到竹林精舍,把一切经过先告诉阿难,阿难流着眼泪带着均头详细地报告佛陀,佛陀默默地听着。

 

佛陀知道阿难起初看见目犍连被祼形外道暗害,现在又看到舍利弗涅槃,心中一定万分的伤感,佛陀就问道:

 

「阿难!你悲哀挂念什么呢?难道舍利弗涅槃不可贵吗?难道他接受我的教法,把我的真理带走没有留下来吗?」

 

阿难恭敬合掌回答道:

 

「不是!佛陀!我不是这样的悲哀挂念,尊者舍利弗,奉持戒仪,智慧很高,善于说法,勇于布教,他永远是那么热忱地为教工作。这不但是我们知道,连异教徒都在赞叹。想到现在尊者舍利弗既然不在,为了正法的流布,为了千万年后的教团,受他早于涅槃的影响,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悲哀挂念,我想也是大家的悲哀挂念。」

 

佛陀知道这个事实,但佛陀静静地说道:

 

「关于这个,你不要挂念,舍利弗虽然不在,法是不会失的。无常本来是世间的真相,生灭是自然的道理。大树要砍倒以前,先要砍掉大的树枝;宝山在崩坏以前,先要崩倒大巖。目犍连和舍利弗在诸比丘内先入涅槃,这也是法的自然顺序。佛陀不久也要顺着法性进入涅槃,你们不要失望,佛陀的教法是不会与人去的,佛陀千千万万年永远活在信的人的心中,佛陀会永远照顾他。你们要皈依法,皈依我说的真理,不要皈依其他。进入涅槃,去极乐世界,是第一重要功夫!」

 

佛陀说了以后,集合诸比丘,从均头沙弥的手中,接过舍利弗的灵骨,对大家说道:

 

「诸比丘!这个灵骨,在数日前,就是为众生说法施教的大智舍利弗。他的智慧广大无边,除佛陀以外无人可比,他证悟法性,少欲知足,勇猛精进,常修禅定,为教为人,没有我执,不喜相诤,远避恶人,降伏外道,宣扬正法,他已获证解脱,无诸苦恼。

 

诸比丘!你们看,这就是佛陀亲弟子的遗身!」

 

佛陀讲说时,大家不知不觉地对舍利弗的灵骨都五体投地地恭敬顶礼。

 

尊者舍利弗的故事讲完了,作为讲者的我意犹未尽,作为听者的你们,不知有何感触?给同修们留个思考题:我为什么讲这么长的故事向大家介绍尊者舍利弗?

 

我们继续往下介绍:

 

『尊者大目犍连』。

 

目犍连尊者是佛陀十大弟子中神通第一。

 

目犍连是他的姓,他的名字叫拘律陀,是父母在拘律陀树下求子而得名。他出身于富贵之家,父亲官居宰相,所以大目犍连是贵族出家。

 

舍利弗是佛右面弟子,大目犍连是佛左面弟子。释迦牟尼佛左右两个弟子也是表法的。代表什么?代表释迦牟尼佛智慧第一,神通第一。

 

尊者神通广大。

 

给大家讲一个目犍连尊者神通救释迦族的故事:

 

在久远劫之前,释迦族是一群渔夫,靠打渔为生的,琉璃王这一族是一个池塘里面的鱼。释迦族的人把这个池塘水放干了,那叫一网打尽,一个也不留。这个鱼就发了狠心要报仇,将来他要是得人身,有这个能力的话,要报这个仇。

 

这一生遇到了,释迦牟尼佛知道这件事情的因果,劝导释迦族不要抵抗,告诉他们逃走、逃命。所以释迦族大部分人翻过喜马拉雅山到西藏,在后(西)藏落脚,以后再也没有回去。章嘉大师曾经告诉老法师,释迦族的后人在西藏。

 

目犍连尊者神通广大,他要救释迦族,他不听佛陀的指示,在迦毗罗卫城被困时,他用神通把五百多人(其中有皇族)装在钵里送到天上,结果都化成了血水。他知道神通不敌业果。最后,他在布教时被祼形外道暗害,神通不能救他,这正是他的现身说法,给后人的警诫。

 

神通不是根本之法。佛陀常常呵斥自恃神通的弟子,因为神通对于了脱生死毫无关系。

 

目犍连的神通,耳朵听声音,不分远近都能听到;眼睛看东西,不分内外都能看到;甚至人心中的念头,他也能知道。

 

关于能看到人的心,目犍连和莲华色女有过一段故事:

 

有一次,目犍连经过一座园林,有一个中年的美人莲华色女,带着媚态走近目犍连,向目犍连打招呼道:

 

「目犍连尊者!有时间吗?我可以和你谈谈吗?」

 

目犍连注意一看莲华色女,不但看到她的面容,而且看到她的心。原来莲华色女是一个卖笑的女人,她有着一段传奇的经历,现在受外道的煽动,想以她的美色来诱惑目犍连,破坏目犍连的戒行。

 

莲华色女虽然是半老徐娘,但她的美色却世间稀有。假若是别的男人,在她的魅力之下,一定会动心,可是在目犍连面前,她却找错了对象。

 

莲华色女的心地不完全是黑暗罪恶的,不过,她不知道她有善美的良心,因为她过去有不幸的遭遇,所以助长玩弄世间的性情。

 

神通第一的目犍连尊者,看清莲华色女心中的企图,就站下来说道:

 

「可怜的女人!你的遭遇已经是那么不幸,你怎么还不知道自己的苦恼?你现在打扮得这么妖媚,自以为你很美丽,可是我看你的身体不但是丑陋的、污秽的,而且我更知道你的心中有着非法的企图!

 

你的身体,骨与骨的相连,筋与筋的交错,全身像弯曲的蛇一样。赤的血、黑的血,流动在你的体内。在你的皮肤当中,汗液、泪水、粪便,从九孔中不时地排泄出来。你不知道人的身体不净,装饰着外表自以为得意,迷于虚妄的美丽,好比老象沉溺于污泥,愈陷愈深」。

 

莲华色女用惊奇的眼光看目犍连,她不觉忏悔似的流泪说道:

 

「尊者!你说的话很对,我装饰着污秽的身体来迷惑人,实际上我自己也讨厌自己的身体,不过,我是一个没有办法的人,无论怎样我已经不能得到救济,我将来会给恐怖的因果所缠。」

 

目犍连又安慰她道:

 

「你不要自暴自弃,不管过去如何,只要忏悔前愆,是没有不可救的。衣服污秽时用水洗,身体肮脏时也可以水洗,心里不净时,可以用佛法洗。再污浊的百川,只要流到大海里去,大海水总会洗清百川流入的那些水。我的老师,大圣佛陀的教示,能够洗净污秽的人心,使每一个人都能够悟道得救!」

 

莲华色女很欢喜,就像不信似地说道:

 

「佛陀的教示真是这么慈悲伟大吗?尊者!你还没有知道我的过去,我说出来你一定会避而不愿意听,我的过去实在是太不幸太罪恶了。」

 

「你说出来听听也好。」

 

莲华色女就很羞惭地叙说她的过去道:

 

「尊者!我的名字叫莲华色女,是德叉尸罗城中长者的姑娘,在我二八年华的时候,父母为我招赘了夫婿。不久,父亲不幸去世,失去丈夫的寡母,就同我的丈夫私通,我知道时真是肝肠寸断,我那时已和我丈夫生养一个女孩,一气之下,我就舍弃女孩出走。脱离家庭后,我在人海中漂泊了几年,我又改嫁一个丈夫,过了几年幸福的日子。有一次,我改嫁的丈夫出外经商,他从德叉尸罗城回来时,瞒着我以数千的资金购买了一个小妾,他起初守着祕密,不给我知道,把那个姑娘藏在他的朋友家中,后来我知道时,哭闹着要看看那姑娘长得什么样的人,为什么她夺走我丈夫的爱情?可是,尊者!我不看则已,一看差点使我闷觉倒地,原来那个小姑娘就是我和前夫所养的女儿。

 

尊者!当我知道这样的事实后,叫我如何不悲伤呢?我想到我的罪恶怎么是这样的深重?当初,我的母亲既争去了我的丈夫,现在,我的女儿又跟我合争一个丈夫,我还有什么面目见人呢?从此,我又离家出走了。我讨厌世间,我讨厌人类,我做了卖笑的淫女。我要玩弄世间,玩弄人类,我就是这样打发着我罪恶的生活。

 

尊者!只要有钱,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不用我说,尊者已经知道我为什么来此要向你的戒行挑战,现在我该如何向尊者忏悔方好?」

 

目犍连听莲华色女叙述她的身世以后,他并没有轻视她的心,反而他看到莲华色女的心,此刻很真、很善、很美。他用怜悯同情的语言对她说道:

 

「莲华色女!我听完你讲的关于你的身世,虽然是一段可怕的因缘,但能依着佛陀的教示而行,这样的因缘是有结束的时候,遥阔的大海,无边的大地,是能藏纳污秽的。只要你能忏悔过去,精进佛道,过去的一切没有问题,此刻你获得佛陀救济的机缘已到,你跟我去见佛陀吧!」

 

莲华色女很欢喜,她以这样的因缘做了佛陀的弟子。

 

后来,在佛陀女众弟子的僧团中,莲华色女成为模范的比丘尼。比丘中是目犍连神通第一,比丘尼中就是莲华色女神通第一。

 

改过自新,是离苦得乐的不二法门。在大圣佛陀的教法中,哪怕他过去是十恶五逆之人,只要他精进修道,回心忏悔,总是可以得救的。

 

目犍连不但是神通第一,大孝大慈更是闻名。

 

他曾入地狱救母,七月十五日盂兰盆会相传至今。他曾劝弟布施,以神通力带弟往六欲天中,令其知道布施功德不会唐捐。他曾代佛陀讲说七佛通偈,七佛通偈就是「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他和舍利弗好像是佛陀的左右手,佛陀特别依赖的就是舍利弗和目犍连。

 

目犍连和舍利弗献身推动佛陀的法轮,贡献最大。佛陀的教法能于很短的时期遍及全印,他们俩实有不可磨灭的功劳。光荣归于佛陀,他们从未为自身的利益着想。

 

佛陀教法的隆盛,信仰的人当然欢喜。但不喜欢佛陀教法隆盛的,不但有提婆达多,还有更多的异教徒。尤其阿闍世王皈依佛陀之后,他对其他的异教很是排斥,这更增加了异教徒憎恨佛法的兴隆。

 

异教徒不敢来压迫佛陀,他们现在不但畏惧佛陀的威德,而且也畏惧国王的势力。最后他们想到先除去佛陀的两臂,那就是舍利弗和目犍连。

 

目犍连在弘法途中,经过伊黎闍黎山。他在山中静坐时,给当时的祼形外道见到,他们就集合很多的人从山上投下石头。石头如雨般地落下来,目犍连无常的肉身被打成肉酱。但祼形外道两三天不敢走近目犍连亡身的地方,他们惧怕目犍连的神通道力。可是为了传播佛法的种子,为了给后世做个为法牺牲的榜样,他的色身真的与世长辞了。

 

比丘们不久知道目犍连殉教的消息,有的垂头丧气,有的要为目犍连向异教徒报仇,有的就请问佛陀道:

 

「佛陀!目犍连尊者是那么了不起的人,他过去在跋伽国布教时,恶魔以神通入他的腹中,他能安静地告诫恶魔说,佛陀的弟子,除非业力现前,恶魔是不能害的。恶魔惧怕他的神力,就又出来了。现在这么一位有神通的尊者,真的是业报现前吗?他的后果怎么这么样地不幸呢?

 

佛陀体证到宇宙的真理,他没有像比丘们那么激动,佛陀安静地告诉大众说:

 

「对了!肉体是无常的,业报是要了结的。只有目犍连尊者,亡身的时候不迷而入涅槃。生死的问题,在觉悟者面前是不成问题的。有生就有死,死是不必惊慌惧怕,要紧的是对死亡时有无把握。目犍连尊者为着宣扬如来的教法,他的牺牲真是无限之美!」

 

尊者目犍连的故事讲完了。

 

这节课就交流到这里。感恩大家!

 

阿弥陀佛!


上一篇:(第7集) | 无量寿经第二次复讲-刘素云老师

下一篇:成德法师:为学第一功夫,要降得浮躁之气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