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德法师:如何建立修学的正知正见?(第一集)

时间:1周前   阅读:800

如何建立修学的正知正见(第一集)

成德法师 2019/5/9 档名:16-003-0001

 


诸位家人,大家早上吉祥,阿弥陀佛!

刚刚学长很细心,在成德的位置上,把这个椅子横着摆。因为之前了解到,说成德调理之后不能坐,他是横着摆。医生交代是七天以后就可以坐了,在那七天是不能坐的。突然成德就有一个思考,因为印光祖师有强调,一切事不离因果二字。所以一个礼拜不能坐,只能罚站是结果,原因是什么?原因可能前世今生都罚人家站,所以没有一件事是偶然的。

那当然,大家不要一听,那以后不敢给人家罚站了。所以这个还不能从相上看,就是你是情绪化罚人家站,是吧?才会种这个恶果;假如你是真正爱护他,他站了以后,深入反省,甚至站了都开悟了,那就不会受恶报了。所以这个因果是非常细腻的,因果也要看得很透彻,不然有时候我们学因果学到自己很害怕,跟人相处也很害怕,会不会这样?因果是法药,这个药你不要用错了、吃错了,那它就不能利益自己,也不能利益他人。所以因果的道理一定要把它了解透彻。

师长老人家这个讲座,对因果道理的分析,是讲得非常的仔细、全面、透彻。有没有学长听到现在,说我对因果还是有疑问,有没有?有的话可以现在马上提出来,「心有疑,随札记」,都可以马上探讨,真理是可以探讨的。但是在学习的过程,我们要相信圣言量。佛是生生世世不妄语,所以他舌头伸出来可以盖住头,所以人的相貌也是修出来的,相貌也是因果。一个人三世不妄语,舌头伸出来可以舔到鼻尖。

诸位学长,你们听过这一段开示没有?回去有没有照镜子?一照,怎么差这么远,那这个都是可以反思的地方。尤其司马光先生说修行从哪里下功夫?从不妄语开始,因为每天讲话的机率很高。连《无量寿经》上也是提到身口意三业,它把口业放前面,「善护口业,不讥他过」。所以修学首先要能反观我们自己的严重习气在哪,《了凡四训》也是讲到,修行要从最难处,最严重的地方下功夫。这个要找到也不容易,我们看俞净意公找了多久?他四十七岁的时候还没找到,所以要找到自己问题确实不容易。

孔老夫子在《论语》里面有一句感叹,他老人家说「已矣乎」,已矣乎用现在的话叫「哎呀,算了吧」,就是这个意思。所以大家下一次再看《论语》的时候,只要看到「已矣乎」,马上要很重视这一句话。圣人不会乱叹气的,是吧?都是表法的,入性德的人一举手一投足,他都是真心在流露,我们都要善于去观察,会学到很多东西。孔子讲:「已矣乎!吾未见能见其过,而内自讼者也。」大家有印象这句话吗?哎呀,算了吧。我没见过能够,「见其过」就是知过,「内自讼」呢?悔过而已,还没到什么?改。所以为什么佛门有一句话说,修行非帝王将相所能为,那个大将军,十万大军他如入无人之境,他勇猛不勇猛?那你叫他不发脾气或者叫他不吃肉,他说那你杀了我吧,是吧?所以为什么佛门传统的建筑,进佛门最主要的那一幢建筑物叫做大雄宝殿,能调伏习气的是大英雄。

所以整个修行其实就是知过、悔过、改过。看破是知过,放下是改过。我们同仁安排这一次的课程,感觉他们也很用心,应该也是他们自己修学这么多年一些体悟,觉得安排这些经典、师长教诲,对护念初发心的,不管是弘护的人才,那都是很重要。这是成德自己的感受。就像《无量寿经》上说的,「护佛种性常使不绝」。佛种性就是菩提心,这么多年轻辈的这么发愿这就是菩提心,怎么护持好他们的菩提心。

而佛门讲「护」,「护佛种性常使不绝」,「兴大悲,愍有情,演慈辩」。年轻人在这些课程当中,正确知见扎下去了,算不算「授法眼」?对呀。「杜恶趣」,他这条路上,面对很多境界的诱惑,他有主宰了,那就「杜恶趣,开善门」。所以事实上《无量寿经》也好,任何一部经典,我们当下能不能落实?是可以落实的。善于思惟的人,那每一句经教都有受用处,每一句经教都能自利利他,自他是不二的。

有一次在澳洲,刚好一对夫妻去学习,应该有差不多一个礼拜。他们学完了也觉得收获颇多,也很恭敬的向师长老人家做汇报,他们的学习心得。结果汇报完,他们总结了一句话,「佛法不离生活」。当时候成德刚好在旁边,觉得他们总结得挺深刻的,佛法不离生活。老人家听完,等了差不多两三秒钟,接着回了一句话,说:「佛法就是生活。」不离,不离那还有什么?二。就是,它就是什么?一。所以这个解行相应,那它也变成一了。

记得刚开始学佛的时候,师长老人家讲到,要把《无量寿经》变成生活、工作、处事待人接物,这个对我们修学也是很重要的知见,这样我们不会把生活跟经典给打成两截。当时候师父是讲:落实百分之一百,上品上生;落实百分之九十,上品中生;一直算下来,落实百分之二十,下品下生。现在讲什么道理都要跟往生挂上钩,因为一跟往生挂上钩,我们的耳朵就撑起来了,下面是重点。

之前刚开始,师长老人家要推《弟子规》的时候,很多我们学佛的人都觉得《弟子规》是世间法,不想学。当时候要去参与课程的人很少,不重视。后来老人家写了一封信,说希望大家来听这个课,然后在后面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说释净空顶礼。这样发下去,大家一看师长老人家这么重视,不敢不去,才去参加的。所以「听话」容不容易?不容易,老人家说《弟子规》很重要,大家还有自己的想法。得要老人家说他老人家顶礼了,他是不是已经认知《弟子规》重要了,也还不一定,只是说再不去不行了。去了深入了解《弟子规》这些教诲,反思到这些根基都不够,才重视起来。所以师长老人家讲的话,他是透过他几十年,甚至现在讲的话是六十几年的修行讲出来的。我们不见得能体会得很深,但是谁最有福报?你就先做的人、老实听话的人有福报。因为你做着做着就会懂了,就会有体悟了。所以老实人有福报,他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有一位新加坡的同修,当时候老人家让他学传统文化,他也是就觉得那个是世间法,我学的是大乘佛法。《无量寿经》上说:「于我法中,得名第一弟子。」这句话大家有没有印象?那重点来了,我们读到这一句话的时候,「于我法中,得名第一弟子」,走路都有风,那这句话变毒药了,这句话变增长我们的什么?傲慢。假如说「于我法中,得名第一弟子」,说那我得要有第一弟子的样子,起心动念、一言一行,都要给世间人做榜样,那这一句经句就放光了。

所以学一部经典,首先我们学习的心态要对,心态要对。昨天是文殊菩萨圣诞。大家这个培训过程有几个重要的日子,首先开学第一天农历三月二十二号,是妈祖的诞辰,很巧。这个是去年就定的日子,也从来没有人发现,刚好李老师在上课前一天才知道,你看感应不可思议吧。感应的速度快不快?有多快?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感应有多快。

在一个监狱里面,刚好进来一个女犯,长得很漂亮,结果就有一个监狱里的官员就起了歹念,要非礼这个女子,旁边的同事制止他,「你不可以这样」,制止他。结果这个有正气的官员,当天晚上他的女儿家进了小偷,两个小偷。结果其中一个小偷要对他女儿非礼,被另外一个小偷制止。同一天晚上,感应多快。假如这个官员那一天没有制止他的同事,可能剧情就不是这样演了,所以行善要及时。自己的命运,甚至于跟自己的祖先、子孙的命运是什么?连在一起的。你看我们读《地藏经》印象就很深刻了,婆罗门女一发愿,你看她的母亲就超度了,光目女亦如是,所以密不可分。

所以这个感应的速度确实是非常快速的。那我们这么一发心,谁知道了?师长老人家的法语里面有一句叫「一念遍虚空法界」。大家相不相信?真的吗?大家真的相信了,那佛菩萨是无处不在护念我们,因为他们是入法身了。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我们一发愿他知不知道?他护不护你?护。那你还担心什么?担心是烦恼,烦恼相续了,佛菩萨能不能加持上来?就加持不上了。所以要相信一切佛菩萨安排,自己不操心,安住在当下,护好我们每一个念头。那很多考验境界一关一关就跨过去了。但是假如生烦恼或者怀疑了,那烦恼做主,这个愿还在不在?这个愿就有点,就像那个收讯一样就有点「滋」快消失掉了。

所以人的人生只有两种,一种是愿力,一种是业力。假如是业力的话,那真的会有一种感觉叫「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大家还没学佛以前有没有这个感触?你们的命都挺好的,没有这个感触。很多事情都做不了主,半点不由人,这个是业力。人生都是酬业而来的,那你有了愿力才能转这个业力。那天还跟大家提到黄念祖老居士有说,以前的人三天没遇到倒霉事就哭,「佛菩萨不加持我了」,为什么?他们有一种警觉性,顺境淘汰人,逆境磨鍊人。逆境的时候警觉性高,顺境的时候在享福当中,容易失去警觉性堕落。所以他的警觉性就在于把这个顺境,有警觉说是魔王的诱惑来了,他就不容易在顺境当中堕落下去,所以修行要很有警觉性才行。

而这个警觉性高,才是我们刚刚说到的「护佛种性」,首先要护谁?护自己。「贤护等十六正士」,你看贤护排第一位,贤护他首先要护好自己。所以自己不能度,而能度人者,无有是处。所以我们发了愿,这个发愿,四弘誓愿这个次第很重要。第一愿是「众生无边誓愿度」,我想大家这一个多礼拜的课程,这个菩提心、勇猛心都发出来了,以师志为己志,这个志立下去了。四弘誓愿第二「烦恼无尽誓愿断」,这要调伏习气了。这个因果教育对调伏习气的帮助是非常关键的。所以老人家在这一个专题,甚至在他讲经当中都特别强调修学因果的重要性。所以护持自己这个警觉性要很高。

我们刚刚讲到了孔子这个叹息,人很难看到自己的过失,进而去反省。其实我们课程当中安排的《俞净意公遇灶神记》,大家读诵,还有之后是看电影,这个安排是非常重要的、用心的,这个也真的是「护佛种性常使不绝」。大家看俞净意公,他的资质是很好的,是吧?「十八岁为诸生」,是秀才了,「每试必高等」,你看他聪明智慧高不高?高哦。可是他虽然有这么聪颖的资质,但是假如没有真正走入知过改过的修学方向的话,那不进则退,那就开始慢慢慢慢的,他走的是什么?学术的学习,知识的学习。

蕅益大师就有一段话提醒我们,「学问愈多,我慢愈炽」,炽盛的炽,火字旁。「学问愈多,我慢愈炽;习气愈长,去道愈远」,他走的路就不对了,所以「惟益多闻,增长我见,可惧也」。我们这么难得,人身难得,佛法难闻,东土难生,这一生可以成就道业往生作佛,但是假如不警觉,这个方向走错了,那就非常非常可惜了。所以蕅益大师有这一句提醒。

我们之前看胡小林老师的分享,他之前学了之后,他也是懂了一些道理,然后有去看家人的问题,所以无形当中遇到家人,家人会感觉有什么?压力。他一反省,一定是从自己做起,他整个家庭就转过来了。所以他也给我们证明,依报随着正报转,这个都很深刻的。他也给我们表演了,儒家讲的「行有不得,反求诸己」,胡老师他这些心法,他是真正领悟得很深刻。他的片子看完了,重点在哪?拉回来,佛法就是什么?我的生活、我的工作、我的处事待人接物,这样才有受益处。胡老师那个课程里面,句句都是他的肺腑之言。比方说他提到,佛法带给我的是什么?是家庭的冲突。不应该是这样,怎么我学了佛之后反而造成这个情况?他的反思就很深刻了,就都从自己开始,然后去设身处地去体恤。你看最后他自己改过,家里人后来认同他了,都把心里话告诉他,之前你回来,家里人都很恐惧,是吧?要把那些肉都藏起来,反而让家里很不安。这个是胡老师的课程,我们要有这个反思。包含《俞净意公遇灶神记》,成德感受到,它是每一个要走上实修的人必经的过程,不只是俞公,每一个人都要走过这样的过程。这个也不是成德自己想的。

大家有没有观察出来,老法师常在讲经当中提到夏莲居老居士讲什么,提到频率最高的就是提夏老的两个字「真干」。有没有?对啊。所以你会观察,你可以观察出来我们这些祖师大德他们的行谊,看出他们的本迹。比方说再考大家一个问题,李炳南老师是什么菩萨再来的?你们知道的人别讲,让人家不知道的人思考一下,要会配合。在哪里看出来?「未改心肠热,全怜暗路人,但能光照远,不惜自焚身。」诗言志,诗里面不是把他的一种心志表达出来了嘛。这一首诗不就是「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的精神吗?

夏老最强调的是这两个字:「真干」。这本书是《净语》,它的后面有附录夏莲居老居士自己在修行过程中的心得,你看这是他的真迹。所以把它整理起来,附录在后面叫「六信四愿三幸一行斋自警录」。自己警觉、警惕自己,自警录。字字珠玑,几乎我们所有修学过程中会遇到什么境界,里面都给我们很好的提醒跟护念。当然我们要常看、常读,会很受用,这个都是过来人的话,都不容易听到的,要我们很珍惜它。我们刚刚讲到修学的态度很重要。态度决定成功,态度决定成就。不是成就以后再来改变态度,不可能。态度正确是因,修学成就是果。

我们看我们这个班上,有我们杨震公的后代,杨震公再下来,宋朝的杨时。学长里面,我们凤雯学长、博晗学长,还有梦蕾学长,还有……都是杨氏的后代。插个话,我之前听师父常常讲说,「我们做这个事业,都是佛菩萨加持,祖宗安排」。这个大家听过没有?祖宗安排,你相信吗?我当时候觉得有道理,但是体会不深刻,后来办了汉学院,突然有一天觉得,师父这些话都是真实不虚的,真的是祖宗安排。

大家看《百家姓》,「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再来,「冯陈褚卫,蒋沈韩杨」,有念到你姓氏的请举手。你看不少,快一半了,请放下。全中国有两万多个姓,那为什么才念了十二个就这么多人举手?再来,《百家姓》是哪个朝代?宋朝。请问汤恩比教授最佩服是哪个朝代?宋朝,他最佩服宋朝。清明上河图,文化鼎盛。他说假如有来世,我必在中国。所以大家注意找那个三四十岁的,长得有点像英国人的,他一转世还有前世的习气,那可能就把汤恩比给找到了,好好培养。你看他是一代汉学家,结果我们的汉学院办在哪?英国。师父到英国去,那一趟去参观,还到了上议院,谁安排的?赵氏公会安排的。「赵钱孙李」,赵氏公会安排的。谁带威尔士校长去见师父的?赵教授带的,三一圣大学的赵教授带的,你看有这么巧吗?

你看我们汉学院一开始总务整个工作,钱先生负责的。李老师也是打头阵的,还没有到汉学院以前先到实修班,「赵钱孙李」。我们第一任院长周院长,第二任院长胜妙法师,俗家姓吴。我们汉学院最大的护法吴董事长,你看「周、吴」。我们基金会负责人王会长,都来了。结果干部里面还有姓陈跟姓蔡的,我说,我们两个来凑什么热闹。因为《了凡四训》说,「远思扬祖宗之德,近思盖父母之愆」,父母的过失,祖宗的过失,我们要去弥补。因为两千五百多年前,孔子在陈蔡绝粮。告诉大家,现在汉学院主要负责煮饭的也姓蔡,你看陈蔡绝粮,现在煮饭吃,有意思吧!

所以很多师父讲的话,是经过很多事你去领悟,我们因为太容易可以听到师父的教诲了,有时候会把他老人家的话听轻了,都要用心去领悟。那不只是师父,这些祖师大德,其实我们念《劝发菩提心文》,真正念到跟省庵大师交感,你就体会到祖师那种同体之大悲,是吧。那个话就把他的心肝都挖出来了。只为了什么?成就你。所以实在讲,这个学习的态度是要用心去领悟。

「谓我释迦如来最初发心,为我等故」,释迦如来无量劫修行备受诸苦,为了谁?为了我。那除了释迦如来还有谁?一佛出世,千佛拥戴,那释迦如来传到我们这三千年每一位祖师,所以为什么《华严经》讲,「无量因缘」,人真正懂因缘,他就惜缘了,他就不愿意糟蹋了。你看李炳老在台湾弘法不容易,都被人家排斥,还叫四宝,是吧?大家听那个都要去感悟。法传到师父不容易,师父又和盘托出传给我们。大难大难!这里面假如有哪一件事情,出了什么情况,后面这些缘就没有办法接续再发展了。释迦佛如是,师长老人家如是。

你看包含我们这些同学们,他们的上师、他们的老师极力支持他们来学汉学,到英国汉学院学习。这个也是给我们表法,若要正法、佛法兴,唯有什么?僧赞僧。而且大乘佛法的基础是儒道。我们修学的人,对于「务本」两个字要高度重视。孔子在《论语》开篇就讲,「君子务本」,你看孔子第一句话说:「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这已经点出来,修学最重要的要什么?解行相应。「学」,解;「习」,行;而且「时」,时时落实,不能间断。「说乎」,有法喜,那又给我们点出一个学习的方向,假如我们愈学烦恼愈多,那就方向不对了,要赶紧调整。第二句就告诉我们「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成语里面又提醒我们,所以大家要珍惜中华民族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太珍贵了。字里面有智慧,词、成语里面都有智慧。就不要说一句,就不要说一本经了,光是一个字,比方「恕道」,是吧,如其心。所以我们这个张学长的名字取得好,时时提醒大家,最重要的一个处事态度。

人家子贡功德也很大,会发问的人,修很大的功德,有没有?你看阿难一问,「汝今斯问,胜于供养一天下阿罗汉」,「布施累劫」,这么大功德,因为他把《无量寿经》问出来了。那人家子贡问孔子,「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那就是你时时不忘这一句教诲、这一个处事的态度。孔子说「其恕乎」,就是这个恕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我刚刚怎么讲到这里来?讲务本,对。最近记忆力有点衰退,所以对于《无量寿经》说,「何不于强健时,努力修善」,感悟就不一样。看到你们年轻挺羡慕的,要加把劲,不要说我还年轻,不行。大家去翻翻,祖师,开悟都二十几岁就开悟了。六祖大师二十四岁就开悟了,包含蕅益大师、莲池大师都是很早就开悟了,所以要勇猛精进,很重要。

刚刚讲到要「务本」这个态度,所以我们一字一句都是祖先留下来的智慧。你看成语里面说,不要「舍本逐末」,不要「本末倒置」。这成语有没有智慧?有啊。人生为什么有一些阅历之后,你反而会更珍惜自己的文化,觉得不容易?因为成德曾经在印尼跟华人分享传统文化,可是他们已经听不懂华文了,得要有翻译的,结果我刚好跟他讲到一个成语,叫做负荆请罪。一句话大家听懂了没有?负荆请罪,马上那个影像,廉颇背着那个荆棘,去跟蔺相如请罪,你就浮起来了。

结果我一句成语讲完,这个翻译的人翻了老半天还没翻完,因为他说很久很久以前,在战国的时代,赵国有个廉颇、有个蔺相如,蔺相如完璧归赵,所以你看我们祖先他们留下来,他们表演出来的那些圣贤风范都变成成语,都在成就我们的法身慧命。都是用心良苦,所以我们的祖先是最慈悲的,最念念想着后代子孙,所以他才能创出汉字跟文言文,才留下了《四库全书》这样的经典,全世界也除此一家而已。是不是偶然的?不是。所以知道祖先用心了,我们跟祖先这个时空就打破了。所以风檐展书读,古道就照颜色了。

刚刚不是讲到杨氏的后代,你看「杨时立雪」,这是不是成语?那就让我们可以提醒到,修学最重要的心态是什么?恭敬。所以师长老人家在「传统文化如何学习」当中提到修学的态度,提了十二个字,这个我们也要好好的来感悟,「老实、听话、真干、真诚、恭敬、清净」。「一分诚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诚敬得十分利益」。而且杨时他已经考上进士了,可是他不去就任,他要继续深入学问,这个是不被名闻利养染着,这个是恭敬心当中,事实上也有对百姓的慈愍心在里面,因为他有真实的学问,他才能造福于人民。「青年十二守则」里面就提到「学问为济世之本」,你要有真学问才能济世,但是真学问那是解行相应的学问。

所以徐醒民老师强调的是,是用我们的明德去亲民。那等于是用我们格物致知、诚意正心的功夫去供养给大众,所以是自度了,然后把这个心得怎么样?去供养给有缘的人,去利益人民。所以大家看师长老人家讲经有没有娓娓道来,都是他修学的心得,都是他自己真正做出来的这些成果供养给大家。所以我们遇到师长老人家也是很幸运,很幸运!因为我们跟老人家处于同一个时代,面对同样的人事物,他老人家是怎么把经典给表演出来的。有时候我们看《大学》、《中庸》会觉得比较深,可是你把这些经句跟师长老人家一生自行化他联想,要体会这些句子就不是那么难,是吧?这个理一跟事结合起来体会就快。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体悟?你比方说《中庸》讲的,「大德者,必得其位,必得其禄,必得其名,必得其寿」。你一想老人家,那不是很清楚了吗?所以改造命运,现在最好的榜样就是我们自己的善知识,就是我们的师父上人,是吧?延寿多久了?已经翻倍了,而且是什么?现世报。

我们刚刚学的有现世报,有现报、有生报、有后报,还有个不定报。老人家表演的是现世就呈现出来,本来是短命又没有福报。现在三种布施修得好,财布施,所以他财富自在,需要多少钱,起个念头就来了。大家听到这里,心里不能说那是老法师,起这个念头那麻烦了。大家要知道,真理可以在每个人身上证明才叫真理,而且佛菩萨示现,他不会跟你讲了一段道理,讲完之后说,「嘿嘿,对不起,你做不到」。那不是跟我们开玩笑吗?这个不是我编的,这个是成德当初刚学佛的时候就听到这一段,不过「嘿嘿」是我加的。这个要厘清一下,是为了增加一点戏剧张力,不过这个道理没有乱改。这个就给我们一个很深的印象,原来佛菩萨表演,他是「随众生心,应所知量」的,他哪有一个念头说我来想想怎么表演,那他已经起心动念,他是凡夫了。他所呈现的一定是跟这个时代应机的。他怎么去表演一个现代人都做不到的,不可能。

所以我们要有这个信心,「信为道元功德母」,谁真干,谁就可以印证这些殊胜的果报。财布施得财富;法布施得聪明智慧,师长老人家一生说法,辩才无碍、随问随答;无畏布施得健康长寿。那你看俞净意公也是非常好的榜样,他的感应比了凡先生还殊胜、还要快,是吧?他三年以后整个命运就开始转变了。而《俞净意公遇灶神记》就是夏莲老这一段话最好的注解。夏老哪一句话呢?夏老说到:「学者须先打破自欺一关,始有商量处。」必须先打破自欺一关,商量处就是才能谈得上修行。所以自欺一关不破,那代表还没有入修行的门。

虽然俞净意公他已经读圣贤书一辈子,活到四十七岁了,门入了没有?还没入啊。所以子路他是登堂了,那子路他的人格特质有一点很可爱,他闻过怎么样?闻过喜啊。他高兴别人提出他的问题,所以他能成贤。所以能成圣贤都不是偶然的,都是他的一些求学的态度非常可贵,他才能成。就像刚刚讲到的杨时先生,他不去当官,他觉得我要先把学问成就起来。「学问为济世之本」,你没有真实学问,那变成把老百姓当实验品了。

《论语》里面也有讲到,子路推荐他的同学子羔要去当官,孔子骂他,你要害人家的孩子。那子路就是说边做边学就好了,「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读书,然后为学」,就讲了这一段话。孔子说,就最讨厌这个口才这么会辩的人。所以我们听经听了几年了,口才好不好?很好。所以假如没有把自欺一关打破,那我们也很容易骗自己。所以修学路上有一个坎很厉害的,就是被自己给卖了,这个就是自欺,就是自己把自己给卖掉了,把自己的法身慧命给毁掉了。

比方说我们在境界当中,觉得有点干得很烦,干不下去了,然后就讲了一句话:「哎呀,随缘随缘。」随缘对不对?我们现在要找借口,全部都是「《华严经》上有说,《无量寿经》上有说」,那就变成合法去掩盖非法,就麻烦了。那我们只要一引经据典,甚至于还说「师父上人说」,人家对方就「嗯,好好」,人家就不讲了。所以要打破自欺,这是修学第一个重要的关卡。

所以这一篇《俞净意公遇灶神记》,我们念着念着入进去了,那整个经文就是护念我们怎么打破自欺一关的方法。你看灶神点出他的问题,「意恶太重」,所以得从念头对治起了;「专务虚名」,所以你看名闻利养不容易,这名闻利养也是无始劫的习气了。

我们刚刚举的杨时的例子。佛门莲池大师,当时候一群出家人,去参善知识遍融禅师,也是爬很高的山上去寻访,去请教遍融禅师。走了那么远的路,不知道走了多少天。结果遍融禅师出来接待他们,强调了一个重点:名闻利养沾都不能沾。这一段大家听老法师讲经有听过吧?应该有一些人有印象。结果所有的人听完,遍融禅师一离开,所有的人都说,「哎呀,老生常谈」,就觉得没什么。只有莲池大师特别震动,但他没有说出来,只有他一个人受益了。后来他老人家有成就了,他说,我能有这样的成就,是得力于几十年前遍融禅师这一句提醒。所以祖师就给我们很好的证明,就是「一分诚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诚敬得十分利益」,哪怕是一句话,他可能都终身就受用了。

那像杨时,名闻利养他放下,然后去跟程颢学习。结果有一次程颢送杨时的时候还讲了一句话,说「吾道南矣」,就是我的道已经往南方传了。那代表杨时那时候的学问好不好?已经很好了,已经算是被认证的人了,你看他还非常谦卑。程颢去世之后,他又跟程颐学习。所以「杨时立雪」是跟程颐的时候发生的,刚好程颐就是闭起眼睛休息,可能睡着了,然后杨时跟游酢两个人就立在旁边,等了很久,不敢打扰老师。最后雪都积了一尺了,然后老师醒过来,窗外雪已经那么高,代表他对老师非常恭敬。所以你看儒家有成就、佛家有成就的,都是恭敬。

那师长老人家也给我们表演,他对三个老师,他也是老实、听话、真干。而这个老实、听话、真干,夏莲居老居士在后面,他的心得里面有很多都是注解「老实、听话、真干」。所以确实是佛佛道同,英雄所见略同。我们往往藉由这些祖师大德的心得,我们体会得会更全面、更深刻。所以这一两节课,可能会引夏老一些话来跟大家一起分享。

刚刚讲到俞公「专务虚名」,王阳明先生有讲到这个名闻利养注解到:他说人家称赞你,心里就挺高兴的;人家批评,心里就闷闷的,这个就是名利心。就是他分析得很细,其实他这个分析就注解了《了凡四训》里面讲的,「惟从心源隐微处,默默洗涤」。这个是夏老讲到的,「学者须先打破自欺一关,始有商量处」。

那俞公他要打破自欺也是不容易。你看我们读到他的这个经文里面,他也是说到,他「于次日元旦,拜祷天地,誓改前非,实行善事,自别其号曰净意道人」,就透过这个别号来提醒自己,要从意恶来对治,「志誓除诸妄也」。你看「初行之日,杂念纷乘,非疑则惰,忽忽时日,依旧浮沉」,所以也不是说马上就整个转过来。接着他说:「因于家堂所供观音大士前,叩头流血,敬发誓愿:愿善念永纯,善力精进,倘有丝毫自宽,永堕地狱。」所以他「有丝毫自宽」这个话,就是不能有一丝一毫的自宽、自恕、自欺在里面,要真干。

请问大家,我们每一个人要不要发这样的誓愿?要不要下这样的决心?假如没有下这样的决心,自欺这关过不过得去?不见得能过得去。所以我们看电影、我们读经,尤其这个故事的话,那我们就是当机者,我们就是那个主角,就是那个主人翁,我们用这样的心境去读去体会。真的没有下这样的决心,要调伏我们无始劫的习气确实是不容易。

当然大家不一定要磕头磕到流血,那个精神就是要下到那个决心。所以夏莲居老居士也是讲:「学道须具大勇猛心,立决定志。」就是我这一生一定要成就,我不要再轮回了。接着他讲「不顾生死」,就是死都不怕,就怕念头不对;「不计成败」,就是今天我们这个念头不对了,没关系,赶快把正念提起来就好了,不要在那里想,哎呀,我又错了,我怎么又这样了,你这个念头又会相续很多的妄念。反正错了就错了,赶紧「正念现前,邪念自然污染不上」。不然我们念头错了,又会把一个很严重的习气拉出来,就是消极、沮丧、没信心,就一下又掉下去了。所以您看夏老这一句注解又提醒我们,不要再去想,怎么又这样了,怎么又失败了。不计成败,不顾生死,去下功夫。

接着说:「须灼然见得自己满身过失,功夫始有着手处。」「灼然」,其实意思就是看得很清楚,能见得自己满身的过失,功夫始有着手的地方。老人家有一句法语说到,「发现自己的过失叫开悟」,所以看到自己问题,很可贵的。不然没有看到,我们这一天可能又空过了,就变因循了,没有发现。发现自己过失叫开悟,改正自己过失叫真修行。所以我们看自己问题要看得很清楚。

孔子说要看到自己问题并不容易,事实上我们最严重的习气并不难发现,可是为什么孔子又说不容易看到?其实最严重的习气应该最常出现,是吧?强者先牵,强者那一定是最常出现的,它力量强。所以要发现并不难,难在我们一个学习的态度没有建立起来。所以这个学习观念、心态很重要,也是师长老人家提醒我们的,佛法叫内学。为什么其他的我们称外道?不是贬低的意思。内学它就是随时怎么样?向内,向内他就会受益。向外就着相了,向外就见人家过了。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所以一看到善,回到自己身上,我要效法;看到不善,回到自己身上,我要改正。他马上就观照自己,就见过,所以善恶都是老师,都是善知识。那他有这个观念态度了,他就会往内。我们不往内,要察自己的过就不容易。

比方说「达摩祖师传」,我不知道大家印象最深的有哪些镜头,比方说成德印象很深的其中有一个镜头,因为也是自己常犯的。他们四个人进去坐禅,然后其中有一个人,他打瞌睡醒过来了,有没有?然后他接着怎么样?他接着看到别人打瞌睡,他在那里「你看他们打瞌睡」,其实他自己怎么醒过来的?你看他,他第一个,打瞌睡,他假如马上反省:「我怎么打瞌睡了?」他痛定思痛,他可能最后就先修成阿那律了,是吧?修成宰我了。但是他没有,他一醒过来马上看别人。然后你看他第一个,「油灯灭了」。第二个人:「你为什么说话?」那不也是看别人吗?第三个人说:「我们不能说话。」第四个:「嘿嘿,只有我没说话。」所以我们再回想起来你看这一段话,夏莲老接着下了一个注解,说「此二关不破」,第一关是自欺,第二关是不能见自己过。「此二关不破,任你谈玄说妙」,就是《华严经》什么「事事无碍,理事无碍」你都可以讲得很圆融,「终是门外打之绕」,就是连门都没进来。所以为什么说善知识重要,因为修学过程的境界太多了,没有善知识、过来人指导,我们有时候陷到一个陷阱里面去,自己不清楚,观照不到。

那我们又讲到刚刚讲的,那要察过,应该严重的过失最常出现,这个才逻辑上讲得通。《中庸》里面说:「伐柯,伐柯,其则不远。」所以说「道不远人」,对呀,道在哪?道就在我们眼前这一念,一念正,就在道中;一念邪、一念妄,就不在道中。所以为什么蕅益大师说善观己心,就是这个念头。

像「达摩祖师」里面有很多这些镜头,比方说我们一开始看到的,达摩祖师遇到有一个人在那坐禅,然后他对着那个坐禅的人说:「这里是哪里?」然后这个人回答说:「跟你讲你也等于不知道。」你看,三王子回什么?「你才不知道呢,这是我的国土。」然后说:「你不认识我,我认识你。」「谁不认识我,我是三王子。」你看这些念头有没有突显出来了,他最严重的习气在哪?傲慢。他为什么会傲慢?你看他这一生的位置。那我们这一生没有当王子,可是问题是我们这一生会不会当官、会不会有权?会哦。那会不会随着这个位置会增长这些习气?你看这样一回回来,我们就受益了。你看他严重的习气有没有在作用?它随时在作用,只是我们没有反观而已。就像刚刚那个打瞌睡的,他那个看别人的也是常常在现,只是他自己没有回过来反思。

包含梁武帝遇到达摩祖师,这个缘容不容易?多难!遇到开悟的人,这多大福报。他有没有受益?没有,因为他没有反观。达摩祖师也点他了「并无功德」,就点他,他的心偏掉了。假如这么一点,他马上反观,那他就受益了。你比方说,他说:「我在这里跟祖师神交,不是一样的吗?」你看讲起来很洒脱。那旁边那个宝志公也只能「嗯」,是吧?其实他跟达摩祖师有没有缘?有啊。那一席话再好好去反思,他可能就悟了。为什么?点出他最严重的了。可是他还是「那我这样不就是一样的吗?」你看道理也讲得很漂亮。所以那个缘是,他珍惜,他才是有缘;他不珍惜,纵使那么近,那还是没有缘。

那师长老人家也强调我们要看得懂善知识,除了师长老人家、这些祖师大德是我们的善知识,其实我们最讨厌的那个人,我们见到他情绪就会起伏的人,那个是我们的大善知识。就是你觉得,唉,真是冤家路窄,那个人就是我们的大善知识,有没有道理?所以我们不知好歹啊,为什么?他提醒我们最严重、最放不下的。我们现在身体还很好,他出现,我们念头都转不过来。那现在身体这么好都转不过来,临终能转吗?所以今天回去,要把你看到之后最不舒服那个人的大名写好,供在你的书桌前。每天给他回向,感谢他提醒我们最严重的习气,那我们这一天就不空过了,就可以在这个最严重的当中去对治。

其实我们对最严重的习气假如不对治的话,我们其实对无常也不是很有警觉性。我慢慢来,慢慢再调伏吧。怎么知道我们明天还在?所以印光祖师在对治习气当中有一个法,他说把「死」字贴在额头上,念头控制不住了,想到这个「死」字,我下一秒我假如死了,我还计较这个干什么?这个念头不放下,这个念头又要带我去轮回了。他随时想无常,随时想很可能下一秒就死了,这个习气就比较容易放得下。好,这个是夏老这一段话跟大家做一个交流。

那还有就是刚刚跟大家讲到这个都有佛菩萨加持,祖宗在安排。因为刚刚念了《百家姓》十二个姓,可能有人说那怎么没有我?心里挺难受的,不会吧?难受也是烦恼,要观照到。大家放心,我去调查过了,现在分两大军团,一个叫汉家军,一个叫唐家军。因为要重回汉唐,所以汉朝、唐朝、宋朝很多开国的这些元勛,你们去查一查,应该都是你们的祖上。所以他们现在调兵遣将,都派大家来共襄盛举。

好,那这一节课先跟大家交流到这里,谢谢大家!


上一篇:(第19集) | 无量寿经第二次复讲-刘素云老师

下一篇:成德法师:如何建立修学的正知正见?(第二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