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德法师:如何建立修学的正知正见?(第二集)

时间:2个月前   阅读:572

诸位家人,大家早上吉祥,阿弥陀佛!

刚刚注意到成德上台的时候还有音乐伴奏。昨天有吧?昨天也是这个音乐吗?你看这个觉照力很差,为什么今天有听到音乐昨天没听到?可能昨天第一堂课比较紧张,人烦恼做主的时候,观照力就弱了,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都被这个执着卡住了;今天上来是第二天,稍微放松一点,恢复一点觉照,才知道人家用心良苦,放这么好的音乐加持我。以前没放的时候,我都会想说,怎么李老师上台有音乐?你看,成德这个无始劫的习气,遇境逢缘它就起现行了,就有点攀比心上来了。

但是我们修学传统文化有一个很重要的心法当然这个师父都给我们点出来了。我们确实福报大,我们说知福惜福造福,知缘惜缘造缘,知恩感恩报恩这个我们都很熟,但是我们要深入去理解这些话,知福惜福还要再造福;可是假如不知福,他就不会惜福,那这样福报再大会怎么样?那就花掉了。福报就像钱一样,你没把它好好去用在积功累德,你把它挥霍了,那福报就花掉了。

所以师长老人家他给我们讲法,我们福报大不大?我们刚听的时候特别专注,听的时候常常听到触动处,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有时候更控制不住了,得要顶礼三拜,「老人家是太伟大了,老人家太慈悲了」,有没有?这是第一年的状况。再听个三年、五年,开始:「师父怎么又讲这个了。」我告诉大家,成德学佛差不多十年左右,可能还没有,那时候是二OO六年,学佛差不多七八年那时候,刚好到联合国,当时候是汤池的一些经验供养给这些大使。结果师父做总结发言,成德心里想说,这么好时机,面对底下都是大使。结果师父讲什么时间最多呢?三个老师。我在那急不行,你知道吗?这个时候赶快把一些道理开解,怎么讲三个老师?当时候在下面还着急。所以你看看不懂,看不懂师父在做什么,还觉得自己看法对。其实很多年以后才突然有一点体会,传统文化是师道,它的大根大本。假如人对根没有深刻的体会,你把很多花果告诉他,他不一定有受用,甚至于会着在这些花果上面。

比方说那一天我们看师长老人家,他现在的法缘到联合国去了。那个花果多么的壮丽,我们看了佩不佩服?这个佩服里面有没有羡慕?有没有善恶夹杂?哎呀,你看站在联合国,挥挥手。可能一开始的发心很纯,但是走着走着,很多的赞叹、掌声,会不会把我们无始劫的习气给调出来?这个别人看不到。所以昨天说「贤护等十六正士」,这个贤护最重要要护谁?要护好自己才行。

所以《了凡四训》那一句话很重要,「惟从心源隐微处,默默洗涤」。没有下这个功夫,我们第一关绝对打不破。第一关打不破,就是这一辈子学了几十年连门都没进。所以师长老人家常常讲,他出家受具足戒,回去看老师,给老师谢恩,这个公案我们都很清楚。到慈光图书馆,老人家一看到师父,远远的说什么?「你要信佛!你要信佛!」这个我们听了几次了?很多次了吧?我们信佛了没有?所以为什么师父要重复?因为那个是最关键的,假如我们在这个最关键当中没有真实入心,这个根就没有了。

我们走这一条路的名闻利养会输给世间吗?成德个人觉得超过世间,是吧?你今天有权了,人家一直赞叹你、一直恭维你;你一离开了,人家还是这个态度吗?是吧?可是你发心走这一条路,很多人他是真正赞叹你,而且很信任你,那种名闻的力量有时候不比世间小。所以我们走这一条路,师长老人家说,这也是刘素云老师给我们请法的,我们这些年轻人还不懂得请法。刘老师问师长老人家说:「他们这一辈年轻人,走师父你这条弘法利生的路,难度跟你比怎么样?」师父说:「难度百倍都不止。」

所以就让成德想到夏莲居老居士有一段法语,也在昨天跟大家介绍的,都是他老人家走过的修学的深刻体悟,就是这个「六信四愿三幸一行斋」。有没有人昨天去翻了这一篇?没有翻很正常,因为你们没有手机,可能手上也没有这个书。里面就提到,我们在末法时期,内障外魔。内心的烦恼障我们比师父多多少?我们保守估计十倍就好了,这已经很客气了,这个时候会用到我们曾经学过的数学。内障十倍,外魔、外在境界的诱惑也十倍好了。十乘以十,怎么样?一百,十的平方就是一百倍。「无人不具」,每个人都会遇到。有没有人听到这里:「算了吧,别走了吧。你看师长老人家那时候说:『讲经下错一个字转语,堕五百世野狐身』,别讲了吧。」那我请问大家,别讲了要干嘛?「哇,好难啊,别走了吧。」别走了要干嘛?干嘛?只有一件事,搞轮回。不要说堕三途,这个讲也太实在了。但是对大众的时候,这个也要敏感。这个是缘不同,应对也不同,这个可不是狡猾,这个是什么?你要会观机,要随众生心,应所知量。

所以很多人性格很直,这个优点太难得了对修行来讲,直心是道场;弯弯曲曲的人,就是很会耍小聪明的人修行很难。直心的人要修行比较相应,但直心的人必要过的关就是容易得罪人,还要调柔。所以修行不容易,这个深要深到心性相应,不然每一个优点都还有得磨。所以修行要有耐性,我们昨天,包含到今天的修学重点,跟大家一起探讨,修学正确的心态,这个恒心就是一个很重要的关键。

所以《论语》里面说,「好仁不好学,其蔽也愚」。好仁好不好?特质里面有仁慈心,挺好的。但是你没透过学习,这个仁心没有到见性、没有到圆满,它有不足。所以仁慈的人,《晚晴集》里面包含弘一大师选出了大乘经跟祖师教诲的精华一百句。这一百句好不好选?我们有时候要自己会有一种思惟想象,不是乱想。你一听到《晚晴集》是弘一大师选一百句,你就要想象《大藏经》摆在你面前,祖师教诲也摆在你面前,来,选吧,好不好选?一体会这个情境,就会知缘、惜缘、造缘。这一本《晚晴集》拿在手上,会不会不珍惜?不会。《群书治要》容不容易选出来?一万四千多册,你来选选看,选出六十几册,还要是精华。所以有一句话叫人在福中,这句话讲谁?讲我们自己。

《格言别录》里面讲:「精明者,不使人无所容。」精明好不好?就做事比较精细,比较考虑得到。可是不要因为自己太精明,旁边跟你共事的人觉得压力很大。是吧?对呀。所以《了凡四训》说:「吾辈处末世」,我们现在在末法时期,「勿以己之长而盖人,勿以己之善而形人,勿以己之多能而困人」,这都是优点。但是你没有真正学得更加的调柔跟圆融,优点有时候你伤到人自己不知道。伤到人有没有造业?有。这一生要成就,要随缘消旧业,不再造新殃。那我们稜稜角角不磨,每天「我要往生」,这边刺一个,那边刺一个,你都结恶缘,那你怎么往生?所以这些句子都是我们最熟悉的,我们要深入思惟,就会给自己很重要的修学指导。不能常听的句子都听得太熟了,老人家念上句我们能接下句,自己有没有受用?所以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这个做下去才能深、才能有广度。

《太上感应篇》还没开始讲,所以人生最难的不是奋斗,而是抉择,就是在因缘当中要取舍。好像要把一个理讲透是需要时间的,大家有没有这个感受?是吧?可是你每一个理都要讲透,成德觉得可能最后一堂课的时候,成德会说:「来,我们翻开《太上感应篇》,太上是什么意思?」这个也是太夸张、太执着了。刚刚又收到两张大家提的问题,你看假如「来,我们先讨论一下这个问题」,可能这个问题还没讨论到,好,时间到了,我们下一节课再说。那这个问题跟大家商量一下,问题是要探讨,但可不可以在成德讲课当中顺便带出来,回答大家的问题,大家一起探讨一下。甚至于大家要了解一点,昨天李老师说:「师父常说:『你会么?』」这个是禅宗的话。那我们用老法师的法语来诠释会不会,这个我们比较亲切。不然一句「你会吗?」「我又不是修禅宗。」大家要知道,禅是什么?佛心。所以禅的精神对修行重不重要?当然重要了,全性起修,全修在什么?在恢复我们的性德,所以禅宗的精神很重要。

你看夏莲居老居士编《净修捷要》,不是破我们,禅、教、密、律是一还是四?对,一才入得了门所以佛门叫什么?不二法门,全部都是指导我们回归这个真心。所以师父又有一句法语很精彩,「生活是念佛工作是念佛应酬是念佛,处事待人接物,没有一样不是念佛」。你说这个有没有禅宗的味道?师父后面还补一句:「几个人懂啊!」我们懂了,师父拿起一个杯子,我们就笑了,叫拈花微笑,以心传心,这个法就传给我们了。

所以师长一直在讲「会吗?」要会修行。其实师父讲的频率最高,就是诠释这一句。我们修行就是六根接触六尘,不起心、不动念、不分别、不执着。这句话讲够清楚吧?有没有指导我们怎么修行?有,六根接触六尘,而且师父还很慈悲,他说起心动念放下我们现在还做不到先从六根接触六尘放下什么?执着。执着是什么?见思烦恼。再分开来,见惑、思惑。思惑我们最熟悉的,贪、瞋、痴、慢、疑。六根接触六尘,就在这个境缘当中,我们有「我贪」起来了,赶紧打掉;「我瞋」起来了,赶紧打掉。今天我们在面对他人,这个「我瞋」一起来,打下去的时候,心里马上调柔,就不会跟他对立冲突了,剧情就不是照业力演了。这个时候我们就慢慢体证到什么?依报随着正报转,「哎呀,我这几十年来那个旧的剧情开始改编了」,但是它的关键就在这个会不会。

其实我们《无量寿经》持诵了这么久,有没有同样这一句教诲?有。所以经典就是生活,不然我们持了老半天都没用上,那经典还是经典、生活还是生活,又没有入不二法门了。所以有一个人,师父说:「你先念三千遍」。然后那个人也挺老实,就念了三千遍。三千遍之后跑来见师父:「师父,我已经念了三千遍,接下来怎么办?」师父说:「再念三千遍。」

佛门有一个学习的重点,「依义不依语」。不然我们也可能是那个念完三千遍又来,那接下来怎么办?再念三千遍。你要依那个义理,不要着在文字相上。师父让我们念三千遍的用意在哪里?那可能不是一个用意而已,是吧?那每个人你只要有一个领悟了,你就好好照着做,你那个领悟你就自己可以体证到了,修定,还是让我们熟悉之后在生活上能反观。结果他念了三千遍,变成例行公事,这些悟处都没出来,要再念三千遍。所以我们陈学长这个悟性很好,因为昨天成德遇到他,刚好吃饭时间,我说:「你不吃饭?」他说:「我不吃,你说要增胖三公斤,对我来讲我要瘦三公斤。」你看这个大乘根性,不着言说相。

《大乘起信论》,我们是不是修大乘的,是吧?那这句就重要了,大乘起信,得要守这个大乘修学的心法,要不着言说相。语言文字都是言说相,所以你不能执着这句经就是什么意思,这个经有无量的意思,是吧?这句经文,他们两个成长背景不一样,岁数也不一样,遭遇也不一样,你跟他开解这一句全部一样,那不是我们鹦鹉学舌吗?你一定跟他分享要利益他,要契理,还要契机。那你契机能不考虑他现在的心态还有他的过去吗?你一开解这句,马上跟他过去的哪一件事情一连接起来,他眼睛就瞪得特别大了,耳朵就竖起来了;你一讲都是别人的,就有点听不下去,还要勉强听一下,因为你那么用心。

所以陈学长他听出来了,胖三公斤的意思就是要健康这样你回去父母看了就高兴,是吧?这个就把意思听到了。

「离言说相,离名字相」,名字相就是名词术语。我们走学术路线,以后要小心这一点,那是学术,他就研究这句是怎么讲的。很多人一听师父讲「孝」字或者哪一个字,结果他学《说文解字》了,然后就卡住了:「《说文解字》不是像师父老人家这么讲的」。他这么一卡住,执着开始发酵了。发酵成什么?再听师父讲经,那个信心跟那种恭敬退了。所以这个心态它是不知不觉会起变化的。

我记得我刚回到大陆,还没开始跟大众交流《弟子规》,先去拜孔子。结果到了北京,后来要到山东,刚好遇到一个出家人,像弥勒佛一样,影像还很深刻。他特别有意思,我们一起去的人,有人吃素有人没吃素,我们围在一起吃饭,有人就吃肉。这个法师,因为出家人有时候年龄看不出来,我也不知道他几岁。然后他就在那吃的,然后在那笑很开心,说:「人家吃肉满口香,我吃青菜往西方」。我当时候听了特别感动,你看他的恒顺众生功夫很好,人家不会去盯着别人的问题,他说「人家吃肉满口香,我吃青菜往西方」。你看念这句的时候,那些吃肉的人不就种一个,他也没嫌弃他,种一个什么?吃青菜往哪里?往西方极乐世界,跟人家结个缘。

结果接着他乐呵呵的又跟我们讲:「我有一些徒弟,他们去上了佛学院,还没去以前,遇到我叫我师父师父,叫可亲了;去上了三年回来,连师父都不叫我了。」他是带着笑意讲的,所以我印象特别深刻。但是就会觉得很深刻就是,学了一点知识,佛学院就是学很多经教,心态不见了。

所以人可贵可贵在哪里?那个心都不变。比方说这个人对你有恩,你那种感恩心一直没有变;突然有一天他做你的下属,你还是没变,这个就不简单了。所以我们常常说,「这个人对我变心了」,那个人气得要死。其实我们是不是一个变心的人?我们自己都是变心的人,我们还去批评别人变心,那人家服不服气?他当然不服气。所以除非我们做到了,不然我们不能去挑他这个缺点,而我们也有,我们没有资格挑他。这不是我讲的,《大学》讲的,「君子有诸己而后求诸人,无诸己而后非诸人」,这个话通达人情。「无诸己而后非诸人」,我们要提醒他的缺点,结果我们身上有的时候,他服不服气?所以圣人通达人性就是这样。他心里会很自然的不服气,你五十步还笑我百步。那我们又很执着一定要跟他讲,他那个情绪就愈顶又一直顶在那,又没效果,所以自他都没有益处。然后我们又花太多时间看别人、说别人,自己又没用功,他就愈看我们又愈不顺眼,这叫恶性循环。所以怎么跳出恶性循环?修行心态里面第一个重点,随顺圣贤佛菩萨教诲,不随顺自己烦恼习气。这一句话师父讲的频率也很高。所以师父常说:「最重要的要重复。」佛陀是这样,老法师也是这样。可是我们现在重点在重复我们听太熟了,就没把它放心上。所以我们变成要互相提醒,不然修到最后会变老油条,我们不愿意走这条路。

所以刚刚讲到,《无量寿经》里面讲的,「不起贪瞋痴欲诸想,不着色声香味触法」,那这个不就是师父讲的六根接触六尘境界,是吧?不起心、不动念、不分别、不执着。所以《无量寿经》有没有教我们?有。我们读了它几千遍,都还没用它。《无量寿经》里面又有一句话讲,「亦无希求不希求想,亦无彼我违怨之想」,「舍离一切执着,成就无量功德」。其实我们前面做到了,生活是功德,工作是功德,应酬是功德,哪怕你一个微笑、一个眼神,统统是功德。有没有人可以用一个眼神让人家充满信心?有吧。有没有人可以用一个微笑把人家的初心给唤醒?师长老人家就有这个功力。

成德有一次也是很沮丧,都憋着,也不敢讲,个性比较内向。你们有看出来吗?所以要看懂一个人是不容易的,我个性还是比较内向。我有一个结拜大哥就说了,说成德是上了台就变另外一种人。他用一个比喻,我们台湾有很多庙,庙里面不都会降乩吗?降乩你们听懂不懂?有那个鸾生,叫降乩生,「我是吕洞宾来了,还是三太子来了」,这样,三太子来就会像小孩一样。他说,你上了台就好像乩童ki-tâng)。闽南人就听得懂了,就好像被附身一样。其实他误会了,成德是相信老法师的一句话,也是李炳南老师教导师父的,哪一句话?至诚感通。自己习气很重,根本没有资格跟人家讲法,可是又有机缘,求佛菩萨加持,所以一上来了,什么念头都没有了;你还有其他什么念头,你怎么讲,是吧?你说今天在讲课的时候还能打小差吗?打不了了。

所以师父那时候有讲,人家说我是爱讲经的和尚,师父讲这个的时候还在笑,他说人家还说我是爱讲经的和尚。其实那个是批评的话,然后师父听了也很乐,师父说其实我是透过讲经伏住我的烦恼。其实这一句不又是一个修行的重点?什么方式可以让我们的烦恼伏住,那个就是对我们很好的方法,你举一要反三。你听完这句,「师父都有这么好可以调伏习气的方法,我又没有机会讲经」。那你看,那每一个法你有执着了,不受用还生烦恼。

所以昨天欠大家一个故事,刚好顺着讲。文殊菩萨说:「遍大地,什么是药,采过来。」善财童子是文殊菩萨的学生,他思惟了一下:「遍地皆是药」,他回应文殊菩萨,这个叫「父母呼,应勿缓」,他回应了。接着文殊菩萨又说:「什么是药,采将来。」又重复一次。这个时候你看人家善财童子,老师又讲一句了,他可不能又回「全部是药」,那就不对了。他就采了,抓了其中一个草药就递过来。文殊菩萨接过来:「此是药,能救人也能杀人。」是吧?每一句法是药,所以叫法药。草药治我们的身体,法药治我们的法身慧命。可是当我们的心态不对的时候,有夹杂,不够老实、听话、真干,都夹杂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分别执着,那这个法都变毒药。

为什么成德推荐大家多听几遍「菩提心贯注在整个生命中」因为师长老人家讲得太透了,心的根本、行的根本都讲透了,真是称性之极谈。他其中不是刚好有人问问题吗?递来的这个问题单,师父讲讲讲突然说,愈学愈分别、愈学愈执着,还觉得自己是佛弟子,统统学错了。那我们听这句话,我们听的时候,「愈学愈分别、愈学愈执着」,完了,那这句话是不是药?不是法药。是什么?这个话又增长我们的执着了。所以修行不容易就在善观己心,能时时洞察我们这个念头是觉正净还是迷邪染。所以说我们三皈,最重要的六祖提醒我们:「觉而不迷,正而不邪,净而不染」。

章嘉大师是帮师父扎基础的,章嘉大师的话重要。所以章嘉大师说,三皈依就像车票,上了车拿了车票,到达目的地下车了,请问这个过程当中车票在哪?没有一刻离开身体。不能离开,一离开查票的人一查:「请下车,不能再走了」。「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

那当然,成德讲到这里,可能大家另外一个烦恼又出来了,我现在正思惟,我思惟得对不对,总要有善知识给我印证吧?我也不愿意都是随顺我自己的烦恼习气,那我怎么知道我的思惟对,是吧?刚刚有没有人起了这个烦恼?所以我们分享课程的人,也很怕讲完之后让人家一堆烦恼,这个就造很多罪业。

所以这里就更显得蕅益大师讲的「净社铭」。「净社铭」就是净土宗的净,社团的社,座右铭的铭。就是团体的修行,这四个是纲领。其中一个就是「善友为依」。大家都是同一个师门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们这一个思惟,我们是当局者,可是他们是旁观者,他们可以护持我们。我们讲出来,大家看一看都没有问题,这样就可以做;假如我们所有的人都觉得还是有疑惑,好像角度不同,不能达成共识,这个时候可以向上请教。师长老人家是很慈悲的,最后只要是他的弟子们的问题不能解决,哪有可能他老人家不指导的?可是我们可不能每一个问题都直接逼到他老人家那里去,那他老人家每天不忙死了,是吧?除非我们解决不了的。

刚好讲到这,就拉回来跟大家回应一下,就是我们讲到一个修学,甚至于你接受所有经教,非常重要的一个心境。其实师长老人家也帮我们选出来了,老人家说学传统文化第一堂课,这个都是师父布置的,不是我们的智慧能达到的,当时候师长老人家知道我们在分享传统文化,就让我们讲一个主题,叫「如何做一个如理如法的好人」,你要如理如法修行。用什么来讲?用白鹿洞书院的那一段教诲,「四千五百年前,中国的老祖宗是怎么教导他的后裔的」。所以点出来整个学习的目标、学习的内容。内容是什么?五伦。学习的方法: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笃行之后还分出来三个大的纲,哪三个?立身、处事、接物。接物当中又从五千年的文化挑了两句,哪两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行有不得,反求诸己」。大家相不相信,《四库全书》这么一大部书,就是这两句话的注解。

佛陀四十九年所说的经,就是「看破放下」这四个字的注解。不管哪一个,《华严经》什么经,每一句都可以归在看破放下。一切法门都归到两个字:「止观」。看破,观;放下,止。所以佛陀是最会归纳,一下子让我们掌握纲领。又一即一切,又从理又到一切事相。所以会修的人,时时能抓到根本,又能用到每一个事相当中。所以这个叫「依体起用」,依这个真心起用,「摄用归体」,又每天的处事待人接物的领悟,又回归到自性,回归到烦恼轻、智慧增长。

佛法不是要学很多,你学到最后不是深刻去解行的时候,我们走的就是一条非常习惯的路,惯性,学知识的惯性就上路了。我们现在要念佛不容易吧?「哎呀,我怎么没念佛」,赶快提醒自己。可是请问大家,我们有哪一次打妄想要提醒自己?「我来打一下妄想」,没有吧?太熟了。所以修行就一件事,听起来是两件事,事实上是一件,「生处令熟,熟处令生」。但是一个人假如「生处令熟」了,这个佛号熟了,那个妄想自自然然就愈来愈少了,所以还是一件事。

所以我们修学很强调悟性,不是强调知识。师父在开解的时候,我们走的是开悟的路,不是走知识的路。到英国汉学院去是和光同尘,你不是跟着英国人走。孙中山先生是国父,就已经讲出来了,我们要跟外国人学的就是机器,其他的都要跟中国学。当时候成德看台中莲社的这些刊物,就看到师公在六几年、五几年就大声疾呼,不要认外国人当爸爸。你看台湾有没有大智慧的人?有。所以福报重要,没有福报,大智慧的人不能发挥。

所以你看当时候唐朝有福报,魏征大人就可以发挥了。现在习主席出来了,我们魏校长应该也可以发挥了,因为现在走的是大唐盛世的契机。可是问题是大家要认清楚,现在不是大唐盛世,现在是刚开始,那个芽已经冒出来了,还不是结果。我们认清现在是发芽,所以就不会想着我要吃苹果,想着要干嘛?灌溉、施肥是我们的责任。现在可不能在那里皱着眉头:「我要吃苹果,我要吃苹果。」那叫不识时务,看不清楚时局。

所以很多道理,真的,老祖宗包含这些前人,都给我们讲得很清楚。所以我们受的难一句话就讲透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一个家要兴,就是要回到他老祖宗的教诲;一个团体要兴,就是要回到当初创立他们团体,最重要的其实也是祖先,用我们大陆的话叫开创者,叫老革命,是吧?你回到那个精神,它就兴了;你忘了本,忘了本哪有树可以长得好的道理?所以这些道理都是相通的,你可以举一反三,《华严经》说「一即一切」,这个都是用悟性。

所以老人家用四千五百年前这个教诲,让我们可以抓住五千年来教诲的纲领,在立身、处事、接物能够这样来观照。接物当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主要对谁?对他人;「行有不得,反求诸己」,对谁?自己自受用、他受用。那我们想一想,「行有不得,反求诸己」,我们听到这一句的时候,吞不吞得下去?大家吞下去没有?药要吃下去才会有作用。我们欣赏这个药,欣赏了三四年,「行有不得,反求诸己」,那还是不能治病,得吞下去才行这个就是佛门说的受持,你得受持才行。吞不下去正常的,但是《了凡四训》勉励我们,「始而勉强,终则泰然」。

很勉强,吞不下去。那不吞要干什么?诸位学长,不吞要干什么?轮回。以后我们家人之间有人被卡住了,「我实在受不了了」,受不了要干什么?你就不要再讲了。受不了要干什么?点到为止。你跟他要轮回「我要轮回,关你事」。所以讲话过了,点到为止,人家还觉得你护念很好;过了之后,「关你什么事?」因为你没给他留面子。没有,我刚刚什么都没讲。我刚刚有讲吗?你们要配合一下,不过我这个不是赖你们。所以佛陀说,若说我有说法者,即是谤佛,不能解我所说义。大家读《金刚经》读到这一段会不会:这是啥意思?明明说了四十九年,说他没说。所以这个就是说,万法怎么生的?因缘所生,「当体即空」,它那个缘聚就什么?缘散了。所以你下一次要用这一句的时候,要是缘分怎么样?刚好恰当的时候用这一句。你缘分用不恰当了,这一句话出去,人家恨你二三年。所以出言要顺人心,他的接受度你要能掌握,「知其心,然后能救其失也」,《礼记.学记》里面的话。

所以对自己要严格,对别人要「宽以待人」。所以别人对我发脾气我宽容,但我不能对别人发脾气。为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真的这一句心法下去了,当前所有烦恼全部治掉,除非你不吃药。你相不相信,这一句法解我们当前所有烦恼假如你有哪一个烦恼这一句解不了,请写上来,然后成德要向你忏悔,因为我讲错话了。是吧?讲错话了要负责任,不然我就堕野狐身。那大家不能让我堕野狐身,有遇到哪个不能解的,一定要给我写上来,OK

为什么有根本智,还要有后得智?因为人种类有多少?很复杂。你在福建长大,那江西人的思惟模式你了解吗?你在安徽长大,那你去了陕西,陕西人他的性格你了解吗?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是吧?对呀。所以你看师父他在点我们问题的时候,他都不会说你怎么样、你怎么样,他都说什么?我们都是烦恼非常重的凡夫。大家听师父讲经的时候,有没有把他的心法透过这一句听到了?所以会听的人,那一集里面不知道学多少东西。

所以修学态度当中,有一个态度很重要,「慕贤当慕其心」,这也是禅宗的精神。你要学到他的什么?不是学到他的言说。假如我们学到老人家的存心,应该我们的弟子学完之后出来都跟他老人家处事相应。可是好像还有一段距离,我们好像「我跟师父哪里像?」大家有没有经验?你出去工作,跟人相处,人家不知道你学佛,突然有一天说:「你是不是净空老法师的学生?」假如人家这么跟你讲,你是师父的真弟子,因为人家从你身上可以感觉到老人家讲的教诲,或者他的行谊你有展现出来。

你可不能一见到人就拍胸脯「我可是净空老法师的学生。」你犯了兵家大忌。这是对外犯了兵家大忌,对内呢?把自己给卖了。为什么?讲这句话的时候,有夹杂什么没有?有没有要藉由师父的光怎么样?给自己抬一抬身分,那不是把自己给卖了吗?然后你讲这句话,为什么犯兵家大忌?以后人家就说:「净空老法师的学生,你师父说什么,你师父说什么,你怎么都没照做?」那你就在那边气得要死:「我也还在修行,我又不是一步登天。」可是你要知道,人家为什么会这样对你?是你自己造成的,你不先露馅,人家怎么会这样要求你?所以讲到最后,怎样也想不通的事,最后这一句「行有不得,反求诸己」还真能救我们。「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有可能我们会讲「那就一件小事而已,他这么较真干什么?都要出人命了。」万法因缘生,那件小事叫导火线。

美国跟英国要打仗,是不是因为就是那个船头发生那件事,是不是?就是那船头的事,就一件小事就打起来了。不对,那叫什么?导火线。真正原因在哪?真正原因可能都积累了一百年还多久了,最后终于藉一件事爆发了。同样的,我们在反思事情的时候,就一件小事,干嘛那么小题大做?你看我们就转不过去。其实要了解,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多少事落在心上。好,重点来了,要求自己要不落心上;对待别人,落心上很正常。「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行有不得,反求诸己。」我们再讲一句我们最熟悉的话「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其实这一句何尝不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行有不得,反求诸己」的注解?甚至于《论语》里面多少句都在讲这个「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得到什么果报?人家不怨我们,「远怨矣」;那躬自薄而厚责于人,必然结很多怨。

所以刚刚跟大家讲的,我们去领会师长老人家这个言语背后的存心,甚至言外之意你都可以去领悟,你收获就大了。所以学人情事理,大家不能一听「师父都有李炳南老师可以跟,跟着什么都明白人情事理,我又没得跟。」所以有没有人听完课之后,回去把棉被盖上在那里哭「我都没有像李老这样的老师」。我们有二祖对达摩祖师那个恭敬心,其实我们听一片老人家的光盘,都不知道学多少了。然后把领悟学到的去落实,那个悟性就一直上来了。所以佛陀也有一句话提醒我们,不要太执着,「神光,不要太执着」。

佛在《遗教经》,等于是他灭度以前讲的,里面有一句很重要的精神,但原话我不记得了,佛的意思就是说,佛子离我数千里,受持吾戒终必得道就是他的弟子离他那么远,只要受持他的教,一定可以证果在吾身边,就是这个弟子在他的身边,不受持他的教诲,也不可能成就。所以有一句话很重要,时空是真的吗?我们都听过,时空是人的什么?错觉。要不要继续用错觉?不要,把错觉打掉。当下如面佛天,如面师长老人家给我讲经,那个听起来绝对不一样,我们不受用就是感受里面有夹杂分别执着。

所以为什么师长老人家说他有弟子在哪里?在那个荧光幕前,他没见过。这不是也点出来了吗?真正传人不在他身边,甚至他没见过,可是是他的传人,这是真的不是假的。你看刘素云老师见老人家第一面的时候,她还没见以前,她就已经是什么?传人了,她已经转境了,她也跟我们证明了。可是你看她见了以后,又是表法。没见,不执着;见了,藉由缘表法。她修学很好,老人家还赞叹,「她念佛超过我」。师父也在给我们表演普贤行,你不要听师父在赞叹刘老师,听了怪怪的,不是很舒服。一听经会有不舒服,马上厘清,什么念头?内学,马上反观,我不舒服的源头在哪里?就可以看到分别执着,赶紧把它放下,就有受用了。所以你看刘素云老师她修学这么好,都是师父这么肯定的,人家一段时间就去当面汇报学习心得,就给我们演出一个学生的态度。

据成德了解,我们同学当中,有亲近过刘老师很多次的人,这个都是福报。这一生要见到这些高僧大德不容易,要很珍惜。有时候有机会亲近一段时间,我们的珍惜会怎么样?会有减退。所以你看师父老人家,章嘉大师过世之后,他在帮章嘉大师守灵,那么多天在做什么?这么多年来大师教我什么?这惜缘。后来师父有没有造缘?有,这是他的老师最欢喜的事情。「爱敬众人,即是爱敬圣贤」,众人得法益了,章嘉大师最高兴,李炳老、方东美教授最高兴,他造缘,我们都是他造缘当中受益的弟子。

我们谈来谈去一个多小时了,其实不也是谈怎么不分别、不执着,安住当下。所以今天大家也听《太上感应篇》的故事,好不好听?很好听,那个声音真好,讲也好。今天有没有讲到「三心不可得」?还没有吗?有一个天什么禅师,他不是讲了什么过去的事,还在那里懊恼,这叫过去烦恼;你现在这事情该做不做,犹豫不决,这叫现在烦恼;想着未来,孩子是不是要怎样,要不要买房子,这个叫未来烦恼。这过去、现在、未来烦恼念念相续就是分别执着。所以修行有一句很重要的话,叫安住当下。讲到这里,那不想过去、不想现在、不想未来,那我要怎么想?想阿弥陀佛。有人来跟我讲话了呢?真诚对待。这是真心都保持了,那就不是用三心了。

所以夏莲居老居士就讲,念佛跟处事要用第一念,不要用第二念。第二念就是分别执着,第一念就是真心。那怎么用?我们之后的课程再跟大家交流。今天再讲这段话,这一节课又game over(结束),我们今天一定要把修学的心态跟大家讨论一下。事实上刚刚这一个多小时有没有讲修学心态?没有一句不是。你们要给我一个反馈,这样我比较讲得下去,不然变成我好像硬强迫自己,是这样吧、是这样吧,硬是强迫大家要接受,这个是不行的,这叫控制的念头,这个不对的。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文章」所以讲话这个人情事理,你会听经的人就学到,你真的有机会看到师父的时候,你就要好好去观察。所以汉学院的学生也很有福报,师父老人家特别关心,一年去汉学院的时间也都算比较多,有时候还超过一个月都有。那会观察的人,就会在师父举手投足当中去学习。所以大家早课都「一心观礼」,不要只在三十二拜会观察,要从三十二拜到什么?一切处,就变善财童子五十三参了。谁是善财?「善财,《华严经》末后去参学的那个善财。」完了,表法,着相了,着语言文字相了。

你读《地藏经》,地藏地藏汝之威德不可思议,佛陀摩地藏菩萨顶,谁是地藏?念《地藏经》的时候,念到这一段有没有头顶热热的菩萨表修德,我们是修行人,那菩萨表修德,所以四大菩萨是谁?那不是我们,我们就没修了。菩萨就表修德,我不学地藏菩萨,我不学普贤菩萨,那不就没有修行。因为四大菩萨是代表,一切的修行,这四大菩萨就圆满了。所以大家可不能读普贤行愿,那是普贤菩萨的境界那是地藏菩萨的境界那是观世音菩萨的境界,那叫愈念愈分别、愈念愈执着。人的道心随时都有加减乘除,所以要护好。因果有加减乘除,道心也有加减乘除,随时都在变化

讲到人情事理,因为昨天成德讲到杨震先生,杨宝的后代。你们在听故事就知道,杨震是杨宝的子孙。杨宝又救了王母娘娘的使者,后来给他四个玉环,然后四个孩子,四代三公。所以师父说慈心不杀落实在哪?《太上感应篇》。所以这个不杀的功德很大,这个杨家的后代体会就深了。因为我昨天念了三位学长,然后我就觉得好像还有,但是不记得了。后来一下来说,我们杨学长没有讲到,我就提醒我自己,明天一定要讲一下,这叫人情事理。

因为我曾经有一次,在马来西亚刚好有课程。在马来西亚那个好像有七八千人,场地比较大,一开始你要:尊敬的什么法师,尊敬的丹斯里先生,就是要称呼。结果那次我就这样称呼称呼,称呼完就要开始讲。结果一看左边,丹斯里先生的太太坐在那里,我就很难过了,因为我们刚刚没有注意到。你就讲丹斯里先生贤伉俪,是吧?人家就很欢喜了,人家这么大力支持。结果落了这一句,害我挺难过的。可是不能继续难过,因为还在讲课,所以你得赶快调整一下心态,赶快讲,但是这个印象就很深。就处事的时候,人情事理要方方面面顾得到,不然有时候你花了很大的精力,最后漏掉一些很重要的部分,最后还搞得人际关系当中产生一些误会,就不好。所以,阿弥陀佛,藉由这件事也供养大家,以后大家处事待人接物,处处留心皆学问,人情练达皆文章。

我们这个学习,当然首先要立志。其实我们这几天的课听下来,大家立志没有?都立了。比方师长老人家说:「学佛就要学释迦牟尼佛,学儒就要学孔子,学道就要学老子」,那目标很明确了。接下来我们学习的内容是什么?要不要抽一下签?知道的请回答一下。没有标准答案,大家不要害怕。比方说学习的内容是什么?鸿超学长。我称你一下鸿超学长,可能我们底下的学长就想起来,「行超普贤登彼岸」。

叶学长:谢谢法师的鼓励!鸿超刚才想到的就是师长提的三福、六和、三学、六度、普贤十愿这些内容。谢谢。

成德法师:这是佛门的。儒家的呢?五伦、五常、四维、八德,这个纲就很明确了。谢谢您的广修供养,阿弥陀佛。他是受持普贤行,这个超字就是普贤行。那我们再归纳,就是师父常讲的,就是伦理教育、道德教育、因果教育、圣贤教育。这个都是名相方便让我们理解,那这个四是四吗?请问你讲伦理的时候,有没有道德?有没有因果?有没有圣贤?所以这个是方便让我们很有系统的,你一想到圣贤教育,两纲八目:明明德、亲民,格物、致知、诚意、正心,这是明明德;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亲民。你就好掌握,也便于你观照思惟。而你在伦理里面,就是落实道德。你一个父子有亲里面,有没有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仁爱和平?那当然有。这个是我们学习的内容。尤其古人有讲:「人无伦外之人,学无伦外之学。」那我们就知道,真实的道德学问就是落实五伦大道,不是在五伦之外还有什么道可以修。

我们要落实这个五伦,为什么李老师特别强调七个及时?那也一定是她个人甚至于她带团队过程当中,观察大家修学的状况,很希望大家能得力,观察到大家可能那个下手处还不够具体。大家现在来上课了,李老师讲七个及时好像也是顺理成章。其实李老师讲七个及时酝酿多久了?近的十几年,从她遇到传统文化,有没有开始酝酿?她没有那些体悟,七个及时就不是她讲了,家文化也不是她讲了,别人讲。所以大家也要很体会李老师良苦用心,把这些十几年的深刻体悟供养给大家。所以这个下手处就更明确了,七个及时,其实在五伦里面都能落实。

再来,修学的次第、次序。这我们想得起来的,当然,「众生无边誓愿度」,接着「烦恼无尽誓愿断」,这是次第。包含两纲八目也是次第,要从格物、致知、诚意、正心,接着才能身修而后家齐。这个就是提醒我们学不躐等。佛陀也讲,「不先学小乘」,这个是在《佛藏经》说的,「不先学小乘,后学大乘,非佛弟子」。我们所有中国的门派都是大乘,小乘已经中唐以后就没落掉了。所以这句话对我们也重要,我们得学小乘。所以我们学《太上感应篇》,就是要扎好大乘的根基。因为我们愈了解为什么学,我们就学得很认真。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学,没办法我就报这个名了。汉学院就说得来上这个进修班,那就很憋了。要了解为什么要学。

《华严经》讲的也是次第信、解、行、证。讲这么多,事实上它也是相通的。你说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不就是信、解,解是什么?博学、审问、慎思、明辨;行,笃行;证,什么时候证?解行一相应就证。可是证有深有浅,哎呀,体会很深,有证,那当然不是大彻大悟的证,但是积小证、积小悟可以成大悟。这个是次第。

包含《论语》讲的,「可与共学,未可与适道;可与适道,未可与立;可与立,未可与权」,这是不是次第?你要先认真学,然后要提醒自己屹立不摇,然后还要在屹立不摇当中懂得什么?变通。学、道、立、权。

再来学习的方法,有一句话叫「广学原为深入」。请问我们一个多礼拜的课程,学了不少东西,那有没有遵守「一门深入,长时薰修」,有没有?有。讲再多,都是什么?孝亲尊师;讲再多,都是真心。那会学的人都消归性德,所以会学的人学什么都是一门深入;不会学的人,你让他只读一个东西,他就在那个东西当中生执着。这个都要就事而论,这个没有一定的。

而且老人家又说,你选一部经以前,要先把根基扎牢。我说:「师父,假如没有把三根扎牢,然后他一直读《无量寿经》,可不可以?」师父说:「可以,可是他的时间会比较久。」那这个久又是个重点,多久?那总不能读到最后,久到断气了还没受益。所以有时候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因为这个时候就有一个重点,修学的心态要记住,佛陀有教四依法,「依法不依人」,这是不是一个学习的重要态度?很多人卡死在这里。我这么尊敬的老师、这么崇敬的老师,怎么他修学也是这样?怎么他的行为可以做出这样的事?难过了几年跳不出来,甚至还想自杀。我是真实遇过,那个冲击太大了,他最尊敬的人怎么是这样?可是那个冲击为什么能那么大?师生之间是求道,怎么会产生这么大的冲击?情感,是情感产生作用了,「依法不依人」是理智。可是我们刚刚又讲到重点,我们不能做一个变心的人。那你不跟他学就叫变心,那也太着相了吧;不跟他学心不变,这才是会修行。为什么?当初那一颗心没变。你崇敬老师,希不希望他成就?他有恩于你,他教你东西;可是他还没成佛,他也在修行,会不会遇到境界?会。遇到了你劝他他也不听怎么办?怎么办?遇到不听,他愈来愈严重,那你不救他吗?你不护念他吗?这才是真心。

为什么那个冲击这么大?情感还有什么?要求。要求的念头很细微,「他怎么可以这样?我不能接受,他都学多久了?」学再久,也会有关卡。我们又不是这一世才学的,过去世都不知道学多少次了。释迦牟尼佛都来八千次了,那我们跟他老人家不知道学多少次了,不都会出现关卡?那佛菩萨有着急吗?还是很有耐心。所以念念都是为了他,这才是真正的念这个恩。所以很多忠臣为什么离开?「我懒得理他。」这是忠臣吗?离开也是要提醒他。

所以学圣贤,「慕贤当慕其心」。有些忠臣,比方说清朝开国,范仲淹有一个后代叫范文程,他辅佐清兵,请问大家,他是不是不忠?他是看到时局,明朝已经没办法起来了。你看他这么一归顺之后,少杀多少众生,全部是他建议的,皇太极听他的。你看可进可退,他已经达学、道、立、权。所以我们会卡住,一定都有卡住的那个执着点出现。所以佛这些话很好用,「依法不依人」。但是你不能听我这么一讲,回去,「领导,我不干了,我要离开你了」。

时间已经到了。所以你看有时候你开了一个话题,你没把它讲完,到时候又出事了「我听你讲的」。所以这个就是要判断缘,除非你的领导已经到完全劝不动了。纣王,武王要伐纣,也要纣王到那个程度了才可以伐纣。你不能看个不顺眼,「我要效法武王」,那就完蛋了,那就造严重的罪业。

好,「依法不依人」。「依智不依识」,依智慧,不依分别执着,这个就是识。「依义不依语」,刚刚举的例子就是胖三公斤,然后陈学长说他是瘦三公斤,这叫「依义不依语」。

再来,「依了义不依不了义」我感觉老人家这个开解非常有智慧,一般讲「依了义不依不了义」就是,你要依当生可以成就的叫了义,当生不能了脱生死的叫不了义,这是一般的解法,可是师长老人家一解,那我们随时可以用,师父说:「你真的修持之后,你受益的、你得力的叫了义」。开解得好不好?我们抱着那个了义,怎么修都不得力,烦恼愈来愈多,「这是了义、这是了义」,一直抱着它。每个人的情况、善根福德都不一样,你得不得力只有自己知道。所以这个能得力了,就是对你来讲是了义,对你有益处。

所以刚刚说,讲经妄念少,有些人是念佛妄念少,有些人是读经妄念少。有些人一读经有利益了,「你一定要读经,你一定每天还要读多少,你不这样你就修学不得力。」这个就是他一得力,又产生执着,那麻烦了。你看得力的人小心,进一退九,一个人进一步,退九步的危险同时产生。只要我们又把这个「对」执着,他就开始退了,他就不会观机了。所以叫「今日之是不可执」,这也是夏老的话,今天自己觉得对的事不能执着。「昨日之非不可留」,昨天已经过去了,「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不要放心上,会障碍自己的清净心,你没有办法修学了,一直在那里一直懊悔,「今日之是不可执」。这些法确实伴随我们走这条路很重要。这个是四依法。

好,今天时间到了。抱歉,过了十分钟,就先跟大家交流到这里。谢谢大家!阿弥陀佛!


上一篇:成德法师:如何建立修学的正知正见?(第一集)

下一篇:成德法师:如何建立修学的正知正见?(第三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