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集)| 如何建立修学的正知正见-成德法师

时间:1个月前   阅读:598

诸位家人,大家早上吉祥。阿弥陀佛!

我们这些课程都在跟大家一直交流修学的观念和心态。我们复习一下,第一点是随顺圣贤佛菩萨教诲,不随顺自己烦恼习气;第二,老实、听话、真干。我们谈到老实,首先有提到守这三个条件。

有学长有问到问题,这个问题有提到,如果上课中老师有提到一本书很重要,自己就会产生两种不同的想法,而不知如何抉择。一种想法是要马上去学习或了解;而另一种想法则是不去了解学习,因为师长讲经时说过,要先得根本智,然后再求后得智,广学多闻,学习中总是会有些问题。

这个能提出来非常好。当然,从理上讲我们很清楚,先求什么?根本智,再求后得智。根本智是般若无知,这个是根本智,所以很强调的就是要放下我们的习气。那天师长在《太上感应篇》有讲格物,格除物欲,你烦恼轻,智慧才会长。所以老子说:「为道日损。」你看这个目标都是要求根本智。那师长给我们的方法是「一门深入,长时薰修」,而我们这个方法之前,师长老人家是说你一部经深入,求根本智,但前提是还要扎根。那大家觉得扎根跟一门深入有没有冲突?扎根也是一门深入。其实一门深入就是不断淘汰习气,三根是淘汰习气,「一门深入,长时薰修」也是淘汰习气。

当成德在课程当中提到的,比方今天师长老人家说「遏恶扬善」。「遏恶扬善」,会举一个公案,「昔舜在雷泽」,舜在雷泽,他当官的时候在雷泽,那个地方老百姓不是捕鱼吗?然后都互相争夺好的位置。大舜看到了,怎么样?「恻然哀之。」大家有没有印象?恻然哀之。大舜有没有见人家过?他是恻然哀之,他哀愍众生随顺习气了。结果他是主动去以身作则,他都没有批评任何人,是吧?然后就自己主动去让,见人家在那里争,他都不说话;见人家让,他就赞叹那个让的人。结果一年的时间,「皆以深潭厚泽相让矣」,他做了一年,就转了这个地方的风气。「以舜之明哲」,舜智慧那么高,道理这么明白,「岂不能出一言教众人哉?乃不以言教,而以身转之,此良工苦心也。」

好,那请问大家,你没有看过这段话的人,今天回去要不要翻一下?翻一下。要不要整部《了凡四训》都看?看你的时间。有一个重点,《了凡四训》也是属于扎根的部分。但是你不能今天看看这一本、明天看看那一本,你的心也会乱。比方说,这个时间你是来扎根的,那你现在专攻《太上感应篇》,假如课程里面念到哪一段话,你没有听过,你最起码要去翻一下,是吧?但是你不能一翻,一下子又转到那本书去了吧?你还是回到《太上感应篇》。比方成德又讲到某一部经,《楞严经》里面讲的,「随众生心,应所知量」,那你今天要不要回去翻《楞严经》翻一遍?不用吧,但是这一句你要了解什么意思。就是课程里面有的你要把它消融掉,你就在扎根了,你就在一门深入,你就在深入扎根的经典;或者是你根基已经扎好了,你要一门深入了,那你也在深入这一部经。因为古人说,心中不能无书,但桌上不可多书。那书很多,这边摸摸、那边摸摸,一本也没有深入,而且可能又变成一个知识性的学习。所以我们现在学习,都是要把它领纳在心中,然后就像这个「老实」里面说的,学一句做一句。

比方说刚刚我们念完舜王这个表演,从此刻开始,我们的人生有没有变化?那就要看我们有没有突破那个惯性,是知识的学习还是解行相应的学习。为什么佛陀那个时代很多人听经听到一半就开悟了?为什么我们开不了悟?我们的聪明能力有比古人差吗?师父强调,没有,重点是他们在听的时候听懂了,当下就放下了,他可能执着就放下,就证阿罗汉;分别放下,他入菩萨果位;妄想一放下,他入法身大士。

那当然,其实大家假如仔细去观察,我们七十几个人,在学习过程当中,有些人他学了之后他就发大心,他就肯去放下,他的相貌在这四十多天就有一个比较大的转变。大家去注意看,有些人比较瘦的,现在那个脸就比较圆,虽然他体重不一定增加。《大学》里面讲「心广体胖」,是吧?像我们陈学长,他晚餐不吃,早餐也吃得很少,我们那天一起吃饭,他早上吃一点点。然后他说也没瘦,我说你是心广体胖,因为相由心生。所以大家学圣教,读书贵在变化气质。其实我们陈学长取这个名字现在还活着,就是他的功夫了。你们不知道名字有磁场?这是确实的,不然你改一下名字叫尧帝试看看,你一个月就生病了。「名亦福也」,名就是福报。讲到这里,我有点背后冒冷汗。大家知道我想到什么吗?因为我想到我自己的法名,人家这么叫啊叫啊,我不成的话,那我就有灾难。你看想别人、讲别人很容易,一想回来,冷汗都快流出来了。所以我们陈学长这个名字就是跟阿弥陀佛同样的志向,治理宇宙,叫「一切皆成佛,斯愿若克果,大千应感动」。

比方说舜王,陈也是舜王的后代,哇,怎么今天怎么讲都跟他有关。我们胡学长,这个胡姓、陈姓、田姓都是禹王的后代。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曾经去在四书里面,在你所熟悉的经典里面,只要提到舜王的,这个后代都应该把它列出来,一条一条效法,这个得舜王最大的加持。你看以学习态度来讲,舜王有什么好榜样?《孟子》里面有,其实就是老实、听话、真干。那舜王可以学的东西太多了,包含我们师父在其中一集说,舜王的行谊用我们佛门讲叫什么?普贤行,他完全做到了。其实你看《了凡四训》,包含《弟子规》,你念着念着,你会觉得每一个字都放光,都很有意境。「恻然哀之」是什么心境?那么多人在那争来争去,人家也没有发火,也没见他什么过失,就是怜悯他,这个就是法身大士的什么?见性不着相,他时时见人家的本性。

所以今天师父「遏恶扬善」这一集,禅宗说「莫思善,莫思恶」。什么是第一义?「人之初,性本善」是第一义。孟子性善、荀子性恶已经是什么?第二义了,是贤人,不是圣人的境界。

那假如我们今天听了舜王这些样板,我们马上说,我从今天开始做人处事就效法舜王,那我们这一生障道最严重的习气就调伏掉了,就这个公案里面就调伏掉了。什么是最严重的?容易见人家的过。

你看舜王不只是在对老百姓给我们表演见性不着相,他在孝顺父母。所以我们的孝道要跟谁学习?二十四孝第一的舜王。你看父母有过失,旁边的邻里乡党都看不下去了,都要替他出气,舜王怎么说?我的父母没有过,都是因为我做得不够好。他「负罪引慝」,就觉得不是父母的错,是他自己的错,慝就是过失、过错,都是揽到自己身上。然后就是舜王他都已经成年了,他那个心境就像一个赤子、一个小婴孩一样,父母打他,他更往父母的怀里钻,他那个天性都一直保持。然后他做了天子,他也没有快乐,他觉得父母还不能跟他恢复那个亲爱;他娶了尧帝的两个女儿,他也不快乐,就是外在这些财色名利不会让他快乐。然后父母能接受他,能跟他恢复那个亲爱,这是他最快乐的事情。所以孝子心中只有父母。而这种亲爱恢复了,他就会以这个亲爱再去对一切的人。

所以舜王这一段话大家领纳了,我们不以言教,而以身转之,这个是良工苦心也。而且还很精彩的是,《了凡四训》藉由这个公案,又进一步护念所有我们处在末法时期的众生,怎么处事待人接物。有没有看到了凡先生这个表演?我们古圣先贤很会随缘妙用,有没有?比方说别人的一句话出来了,他就藉这一句话来利益众生,藉这句话来护念整个国家。比方举个例子,鲁国国君问孔子,房子往东边建吉不吉祥?那你看我们的念头会怎么回答?你知道吉祥就说吉祥,知道不吉祥就说不吉祥。你看孔子的接话是,天下有五个不吉祥,房子往东边建不包括。你看他心里面是什么?苍生,所以任何一个缘他都是来点化苍生的。

其实师父给我们表演很多这种,藉一个因缘,然后就把一个最重要的道理开出来了。比方说我们在学习传统文化,大家说传统文化有糟粕。我们没学以前受影响,学了以后听到这句话就挺难过的,有没有?你看师父藉这一句话来启发所有的众生,这又是一个随缘妙用,你说糟粕我随你说。那主持人问师父:「传统文化有糟粕,您老人家怎么看这句话?」师父说:「对,有糟粕。」我们当时候在底下都愣住了,那是在香港一个公开的论坛,都傻了,看着师父。师父说:「因为他们都看不懂,就觉得是糟粕。」就是我们看不懂老祖宗的东西就说是糟粕,就敲我们一棒。他真正了解了,那是好东西。那当然,师父也不是把话说到这里而已,因为说到这里还有人不服气,所以接着师父说:「这些文化传了五千年,我们的老祖宗欲望都少,心地清净,假如有糟粕,那还轮不到我们去找出来,早就被淘汰掉了。」那请问,我们的心会比几千年前的祖先清净吗?

好,成德讲到这里,你们平常处事待人接物,比方说跟同事之间在谈话,有没有有时候觉得说,他们又在那里聊了,现在那件衣服在哪个百货公司几百块钱,就开始在那里聊,可是你又走不开,然后坐在那里又很痛苦,又聊这些没用的东西,你们有没有遇到这个情境?然后你在当下干什么?念佛。那也挺厉害的,当下念佛也挺好,但是你可以再加个意念,念佛的时候佛光都照着他们。不然你只是在想,在那里念佛,又在那里想:「讲那些东西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真是无聊,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你还是跟人家对立,你那个利众的心没有时时保持。你说「阿弥陀佛,佛光照他,阿弥陀佛,佛光照他」,挺好的。甚至于你可以顺他一句话,就像舜王,就像孔子。你可以顺着一句话,然后把他恒顺众生,顺到一个很好的教理当中,而且又是他们挺关心的,比方说教育孩子,比方说事业怎么做得好。当然,你要对那些同事也了解,出言要顺人心。那你对他了解,前提也是你有没有常常在关心你的同事。人要惜缘,这个都不能是口上讲的。

所以了凡先生用心良苦,这个都是真佛弟子,时时不忘护念众生。成德也跟你们分享过,我们可能修行的过程当中,所有的问题可能根源都在哪?跟父母的相处。其实《了凡四训》也讲得很清楚,在「敬重尊长」这一段,「家之父兄,国之君长,与凡年高德高位高识高者,皆当加意奉事」。孝是中华文化根,敬是中华文化本,我们扎根得从大根大本。「皆当加意奉事」,这个就是敬重尊长。在家则孝顺父母,你看从这里下功夫,「使深爱婉容,柔声下气」,接着,「习以成性」,他内化了。你对父母都不会挑他们毛病,都是轻声细语,都是「怡吾色,柔吾声」,那你内化之后,「习以成性,便是和气格天之本」,你到哪跟人家相处,不会在言语当中跟人家冲突、摩擦。《了凡四训》了凡先生这段话精不精彩?所以《了凡四训》要念三百遍,是师父的教导,它帮我们明理。

那了凡先生,从大舜这一段话拉过来,大舜这个表演,他接着说,「吾辈处末世」,就是末法时期,「勿以己之长而盖人,勿以己之善而形人」。你看这个话也跟今天师父讲的「不彰人短,不炫己长」,因为不做到的话,人与人不可能和睦。家和万事兴,一不和了,这个家、这个团体兴不了,统统卷在人我是非里面。所以这一段话对于我们修学已经有年限的人,或者本身才能比较出众的人,这些都是一个很重要的提醒,「勿以己之长而盖人,勿以己之善而形人,勿以己之多能而困人」。所以人长处多了,会不会增长傲慢?善事做多了,会不会去要求别人?所以我们的这个习染,它都是在不知不觉当中增长的。所以我们没有高度的一个观照警觉性,什么时候被自己卖掉,说实在很难说。

那怎么观照?这三根是很好的观照,包含「劝发菩提心文」,也是很好的观照。你看「功勛不忘」,我们做过的事常常放在心上,见到人就喜欢讲,我以前做什么,我挺厉害的,这个就是无形当中我们做过的这些事都留在我们心上,其实我们就会增长慢心。真正会用功的人,他经历过的事情,他奉献过的他不放在心上,但是那个经验他要放在心上,经一事,长一智。甚至于不是自己提出来,是别人在赞叹他的功劳的时候,他马上什么?这是老祖宗的,这是师长老人家的威德,他绝对不居功。其实师父老人家就给我们做表演,他老人家一生对众生、对世界贡献那么大,任何的赞叹,我们在旁边观察,老人家从不去说自己好在哪,都不讲,做过哪些有贡献的事情,他让功于众,让功给祖先、佛菩萨,他马上那个功劳就让掉了。所以我们在身边观察,都是很难得的一个学处。

所以这一段话提醒我们,了凡先生讲「勿以己之长而盖人,勿以己之善而形人,勿以己之多能而困人。收敛才智,若无若虚。见人过失,且涵容而掩覆之,一则令其可改,一则令其有所顾忌而不敢纵。」你知道了不说他,他心里有数,他觉得你都能包容他。我们要了解,我们修学要有自知之明,还有要自知,接着进一步能知人。

9-2

上次有跟大家提到,我们说学心理学要跟佛菩萨学,佛门有法相唯识的课程,那个就是很透彻的心理学理论。我们现在去学其他的心理学,他的心理学的始祖不见得是开悟的人。所以为什么说佛法难闻?因为佛是觉悟的人。世间的人看了那么多书,假如他不是觉悟的人,他所看的书,那个人的妄想,尤其是分别执着,他看着看着就受他影响。所以为什么要开这三个条件?你不守这三个条件,你一去接触其他的东西,他又有分别执着,你随时随地都在受他影响,在增长分别执着。

那当然,不是今天成德一讲到法相唯识,你们马上到图书馆去找法相唯识的书好好来看。我们现在是学哪一部经、学哪一门课,我们就安在当前的因缘,把它学透。学透一本再学第二本,这个也是师长老人家在李炳南师公那里学习的精神,学一部学透了再学第二部。

师长老人家在讲经当中有讲到,我们的善心所只有十一,恶心所有二十六,所以我们学好终年不足。比方说,孝道重不重要?很重要。我们可能学了一二年,都还不见得得力,有时候跟父母讲几句又不耐烦了,还不见得能得力。可是学坏一日有余,你比方说嫉妒、傲慢,或者甚至发脾气,很可能一接触、一看就会了。或者节俭,比方说今天你很尊敬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很节俭,你看了他的这个动作,看了他的这种生活状况,印到脑子里,反正某某人也没有这样,你那个学坏是很快的,但是学好不容易。所以护念自己的道业是大工程,很不容易。

尤其我们还要慎重,尤其我们现在有家庭、有孩子了,我们一言一行假如是不对的,小孩学得非常快。甚至于小孩的学习能力不是看到你的一言一行而已,连我们的心念,年龄愈小的孩子都能感觉得到。我不知道有孩子的学长们你们有没有这样的经验,比方说你那几天,你的心里就很烦躁,可能你就觉得孩子好像那几天也不是很稳定,他会感应到这些磁场。

我们曾经有一个领导者,有一天带着他的女儿到人家家里面去,结果他的女儿好像那时候才三岁吧,她就自己跑到前面,然后跳到人家的沙发上,两个脚就抬起来,在那脱袜子,脱得很悠游自在,把袜子脱下来放在人家沙发上,然后再脱第二个放在人家沙发上。把他看傻了,因为他每天都做这个动作,他不知道他的孩子在不知不觉就学会了。所以很可能走上家庭的修行人,你的孩子可能就是来护你的法的,因为为人父母的那种爱的力量是非常强的,只要念念想着说一定要给孩子好的榜样,那我们就会谨慎我们的起心动念跟一言一行。甚至于有责任感的长者,以前我们大家族的话,师长老人家说一个大家庭里面都有一个共识,在孩子面前不能做出不符合伦理道德的行为,这是一个大家族里面所有身为长者的人有的共识。这一段大家听过师长老人家讲没有?在小孩面前绝不给他们不好的影响。这一点,成德感觉我们的父辈还有,好像忍不住脾气了,「进房间说,进房间说,小孩还在这里」,都还有这种责任。包含我们在单位里面,身为领导的人,也要有这样的一种责任、态度。

所以「勿以己之长而盖人,勿以己之善而形人,勿以己之多能而困人」,因为这种行为一出来,下属就学会了。「收敛才智,若无若虚。见人过失,且涵容而掩覆之,一则令其可改,一则令其有所顾忌而不敢纵;见人有微长可取、小善可录,翻然舍己而从之。」因为现在人有这个善心善行不容易了,你去赞叹他,这个就是《弟子规》说的,「道人善,即是善,人知之,愈思勉」。这一点老人家也表演得很彻底,因为老人家洞察到在这个时代,能发心、能愿意走这条路已经很可贵了,所以老人家都更多的是鼓励我们、肯定我们,很少批评。因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人,走这条路、发这个心了,根基也不是很牢,一批评信心就没了。所以老人家处事,对人心、对时代的情况,观机都是很柔软、很用心的。

那刚刚跟大家讲的,这个问题回答到这里。那我们在一门深入的时候,尤其在扎三根的时候,也是一步一步来扎。而且在听经的时候,事实上讲经的人,他已经把他所能领会的这些教理,包含他自己落实的心得,他都会在讲这一部经的时候讲出来,所以听经是很大的福报。所以「讲论得之最速」,他讲的时候,可能他讲一个小时,可能他准备很久,甚至于是他几十年修学的心得。大家听师长讲经,应该这个感受就比较强烈。事实上老人家这一部《太上感应篇》,真的我们把它深入、听明白了,每个道理了解之后,也鞭策自己一句一句去落实,请问大家,《华严经》有没有在里面?四书五经有没有在里面?都在里面了。所以这一部《太上感应篇》真的用心去学了,你再把四书五经拿出来,会触类旁通。所以「圆人说法,无法不圆」,师父这一部经,他是圆人说法,大乘经、四书五经都在里面了。

上一次是跟大家讲到「老实」这个部分,接着我们讲「听话」。听话在《阿难问事佛吉凶经》有一段重要的开示,说到:「从明师受戒,专信不犯。精进奉行,不失所受。」听话的人就是「从明师受戒」。你看经文就告诉我们,我们要找老师找什么老师?不是很有名的,是他已经是明白的。所以这个字,比方说对成德来讲,成德看到这句说「从明师受戒」,那我自己都没学明白,那我自己没有资格当老师。你看佛家讲明师受戒,儒家《韩诗外传》里面讲的,「智如泉源」,智慧像泉源一样一直冒出来,「行可以为表仪者」,就是他的一言一行都是符合经教,可以给众生做榜样的,「人师也」,这是人师的标准,这是儒家的标准。

成德为什么要讲这一个点?一来我们以后假如从事教育工作,那我们要当一个名符其实的老师,我们就要鞭策自己要达到这样的一个目标。我们还不是这个目标的时候,我们还不是这个程度的时候,那我们不能以师自居。「啊,我有很多学生」,那我们自己都还没有明白,一开口就说我有很多学生。那当然,你是在学校教书,那个都是小朋友,那是我在学校教书,我的这些学生。假如我们是说学佛,学佛是「从明师受戒」,那我们自己习气还那么重,我们都觉得自己是老师,这个在自知上就出现问题。那我们还没有明白,我们就觉得自己是老师,这个意念会带起我们什么习气?好为人师的习气就被带起来了。

我自己还没有真正学师父经教以前,我曾经也参与,因为台湾的佛教团体还是很多,而且很多都很大,我当时候也有去参加,坐在火车上,去参加活动。结果就听到有一些师兄、师姐,他开口就是:「某某人是我度的,某某人是我度的」。我当时候还不是很懂,但是我那时候听的时候就觉得怪怪的。其实人讲的每一句话有没有磁场?我当时候听只觉得怪,但我也不懂。后来读《金刚经》,你看释迦牟尼佛度尽无量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你看佛度了那么多众生,他心上有没有落一个痕迹:「我有度众生」?没有。而且佛也很清楚,众生是自性自度,他本来就有佛性,其他的只是助缘而已,他是自性自度的,佛不会居这个功。可是我们接触佛教了,把人家带去道场,就觉得这个众生是我度的,这个众生是我度的,其实这个话当中他已经在增长他的慢心,可能他自己也不知道。

比方我们曾经分享说,上等学子可以禁得起老师的折磨,好像是奋发努力吧,就这个意思。结果就有家长听完课以后说:「好,我好好回去折磨折磨我的孩子。」就是他听一个东西,他的心念就偏掉了。我们要去折磨孩子,那自己是不是上等学子?所以为什么我们强调说听课的一个心态。孟子提醒我们说,「人皆好为人师」。其实成德一直在强调这一点,也是成德自己犯得最严重的地方。然后你们是初发心,你们还没中毒。因为成德已经中毒很深了,这一生不知道解毒还有没有希望,但是已经中毒了,就希望年轻人走这条路别中毒,这个是真心话。但是藉由跟大家分享,也是在提醒自己。

好,这个是「从明师受戒」。所以我们自己择师也是要找明师。所以一般来讲,老师找学生,学生找老师,那是要有一段相处,互相都很清楚了,再结这个缘。因为这种师生缘不能是激动的,激动是什么?情执,一激动了,他什么都好;后来缘变化了,他什么都不好。「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这个在《论语》里面说的,「既欲其生,又欲其死,是惑也」。我们迷惑了,因为我们被情执障碍住了。但是不能怪这个人,「不是风动,也不是幡动」,是什么?我们藉这个缘心动。当然,当你恨得牙痒痒的时候,只要你肯一念回光,你的受益就大了,因为这一念回光就发现我们严重的情执了。那个一看清楚了,肯放下了,你最恨那个人,他就是你最大的善知识、最好的增上缘。所以我们讲到这里,又回到我们要带走的,你会么?会不会修?就像释迦牟尼佛面对歌利王的这个例子。

我们再看,听话者,「闻教便行,奚待更劝」。他听了这个教诲,他马上、当下就入心,要去做。有这种心境的人,那别人不用劝他用功,他自己就很精进了。刚刚跟大家说舜王的后代要学习,舜王就有这个善根。在《孟子》里面说到,孟子说,舜王还没有遇到老祖宗的教诲以前,他跟一般的农民差不多,他有时候走路的时候旁边还跟着一只野猪,旁边很多大石头,跟一般的农民没有什么差别。到什么时候开始有差别?「闻一善言」,闻到一个好的教诲,「见一善行」,看到一个人家好的德行、榜样,然后「若决江河」,就是他那个要效法的决心、毅力,就像大水、江河把那个堤坝都冲掉,就是他那个力行的劲很勇猛,谁也挡不住他断恶修善的这种决心、毅力。所以,因为他的这个态度,他成为圣王。所以他改习气或者依教奉行的决心毅力非常强,谁也不能障碍他断恶修善的决心跟行为。成德反观是可能遇到一些事情不顺,信心就会动摇或者是会退心,这个就要想到舜王这个榜样来效法。

听话者,宁为成功找方法,不为失败找借口。这个是听话的态度。听话者,「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听话者,七个及时当下就好好去做、好好去落实。

9-3

接着我们谈到是真干,老实、听话、真干。夏莲居老居士对真干有好几句开示,也跟大家做供养。第一,真干者,当然,我们可以随文入观,随着这些法语我们观照自己,有没有相应,还是距离差在哪,我们就知道怎么用功。「真干者,向道之心过于飢渴饮食」,就是向道之心超过很饿的时候想吃饭的那个渴望,比那个还要强才行。接着讲到,「有一毫夹杂、一毫自欺则非真」。夏老还把真,什么是真注解了一下,什么是干注解了一下。「有一毫夹杂」,我不是念佛,我不是正念了,那我夹杂了什么?夹杂了轮回心。大家要了解,一念起就是九界的种子,只要不是念佛,九界生因:贪心一起来,种了什么种子?饿鬼道;瞋恨心起来,地狱又种一个种子。所以一个念头的力量是很大的,不可小看。

《太上感应篇》师父举了安世高大师的同参道友,是吧?出家人,明经好施,也算是慷慨。明经,也是有聪明的人,可是他也忽略了自己的念头,有一次托钵怎么样?饭菜不满意,生了瞋恚。那当然强者先牵,他应该脾气也不是很好,强者先牵,他那一世结束,到畜生道当龙王,你看这一念带他去当龙王了。也确实,他香火很盛,因为他喜欢布施,福报很大,很远的地方都来给他做供养。然后来问他事的都很准,因为他明经,也很聪明,但是还是堕到畜生道。所以我们看到这个夹杂就要想到,夹杂了分别执着的时候,那个都是轮回心造轮回业,就不是真。

一念自欺就不是真。大家这次学习,下功夫最多时间的是《俞净意公遇灶神记》,除了读诵以外,还看了整部八集的电视剧,应该对整个不自欺的领会,包含怎么扭转这个不自欺,应该会很有领会跟方向。

接着,「有一毫懈怠」,就是懈怠懒散,就不是干了;「有一毫自恕」,宽恕的恕,自我宽恕,就不是干了。这些东西都很细微,自我宽恕是什么?给自己台阶下:哎呀,算了,还是随缘,我们别太执着,随缘吧。其实自己不够毅力,想退缩,然后还加了一句:哎呀,随缘随缘。那这个就是自恕。「我又不是佛菩萨」,那这个话,是吧?人家在提醒你,「我又不是佛菩萨,那境界那么高」。当然,假如说这个对方不是很欢喜的时候,「我又不是佛菩萨,你这么高标准要求我干什么?」那可能假如我们是对方的话也要反省,「教人以善勿过高,当使其可从」。一件事情都有不同的角度,不同的一个学处。

比方我们强调说,真心像镜子,是吧?所以我们要学习不落印象,那是严以律己;但是别人落印象是正常的,宽以待人。所以这个就是法要心态对了才能把它用好,不然这个法就变成在让别人生烦恼了。所以也曾经跟大家交流到说,我们以前学数学,有一个X轴、Y轴,坐标。学传统文化也有X轴跟Y轴,X轴是什么?宽以待人,X轴是宽以待人。Y轴呢?严以律己。那个要深到什么程度?深到时时观照自己的心念有没有控制、有没有要求,那才叫严以律己、宽以待人。

这个是夏老对真干的注解。他下面还有一句讲得很好,「真则三心圆发」,三心其实就是菩提心,菩提心就是真心。三心圆发,我们师长老人家慈悲,怕我们对三心体会不是很理解,他老人家把这个三心再扩展,五心:真诚、清净、平等、正觉、慈悲。真诚是体,清净平等觉是自受用,慈悲是他受用。这个五心让我们对自己的真心、自己的菩提心很好观照,我这个心念有没有符合五心?没有符合那就不是真,赶快「不怕念起,只怕觉迟」,转过来。

「干则六度兼修」,真则三心圆发,干则所做的事都是菩萨行,干则六度兼修,都是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其实六度万行在哪?请问大家,到厨房去帮忙,有没有修六度万行?在厨房帮忙,布施,内财布施;在厨房帮忙不能愈帮愈忙,厨房也有厨房的规矩,你要遵守,持戒;现在天气愈来愈热了,在厨房里面那个温度又特别高,要忍得住,忍辱;然后做菜要愈做愈好,要精进;做的时候心都不散乱,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个是禅定;煮饭的时候你都明明白白,知道在修菩萨行,这个是智慧。所以六度在哪?anytime、anywhere。你在教室里上课,你马上上课的时候都不打瞌睡、很专注,腰都挺得很直,这个就是做法布施,你做榜样给人家看;上课有上课的规矩,你都在守着规矩;然后你听课的时候也不会不耐烦,这个是忍辱;然后愈听愈专注、愈听愈发心,这个也是精进;听的时候都不会开小差,很专注,很有定力,这个是禅定;时时刻刻知道随时都要为人演说,那这个也是很有智慧了。这个是说到六度兼修。

接着下一句,夏老说:「真干者,宁肯碎骨粉身,终不忘失正念」。宁肯碎骨粉身,死都不怕,就怕正念失掉了。死可不可怕?不可怕。我们不了解生死它才可怕,死其实就像换衣服一样,这个身体坏掉了,再换一个衣服,但是要换更好的才行。等于是说用那种必死的决心去调伏妄念、邪念,不这么用功突破不了。就像那个俞净意公,你看他也是杂念纷呈,最后在观音菩萨前叩头到流血,他就下这个决心,是不是一样?「愿善念永纯,善力精进,倘有丝毫自宽,永堕地狱」,他就下了这个决心,死都不怕,就怕念头不对。这些都是我们的榜样。

再来,真干者,「节省时间,爱惜精力」,这又很具体了,真干的人,一分一秒不浪费。「节省时间,爱惜精力,作钝功夫」,这个钝功夫就是依教奉行,就是老实念佛,这个就是作钝功夫。「勿使一秒钟空过,勿使一句话空说。」接着成德再整理给你们,我看你们抄得这么辛苦。接着夏老讲:「作钝功夫是真捷径,舍此而别求捷径,皆是舍捷径而自趋纡远者也」,这个纡就是走弯路了。老子也说:「大道甚夷,而人好径。」就是其实大道不是那么复杂,是很平缓的,但是人就喜欢耍小聪明,是不是有更快的、更方便的?你看你就这样「阿弥陀佛」一直念下去,不难吧?但是人就觉得:有那么容易吗?他就很多念头,就不容易相信了。所以钝功夫就是真捷径。

这个是夏老讲到真干,最后还有一句,他老人家说,「习重者业重,习净者」,清净的净,「习净者业净,是以真心学道者必自去习始」,就一定从改习气下功夫,这个也是一个真干的态度。不止是从改习气,改哪一个习气?最严重的、最难调伏的那一个。从最难的下功夫,那这个是真正想当生成就的态度出来了。

我们接着第三点。有没有哪个学长说,我哪个最严重我还不知道。有没有可能?有可能。夏莲居老居士说,须打破两关。哪两关?第一个是自欺,第二个还要灼然见得自己满身过失。这两关不过,佛门进不了。这两关前面还有一关,今天其实也念到了,就是习气使然,浑然不知。就比方说,人家说你很傲慢。「我哪有傲慢,我没有傲慢,我还挺谦虚的。」就是人家都觉得他很严重了。我们也有同仁,在我们这个大家庭,人家给他指出来,他不觉得。人家举的一定是我们比较严重的。所以这个俞净意公他也处于这个状况,是吧?他不觉得,他还写疏文,一直上到天庭,我已经那么用功了,怎么惨膺天罚?他也看不到自己有问题。

这个时候得有善知识护念,我们有受谏的态度,就有道友会提醒我们。谁最清楚我们?问父母,问最亲的人。比方说已经结婚的人,你假如抵抗力不错的话,还顶得住的话,问你另一半,我哪个习气最严重?可能对方会说,你要听真的还是假的?然后你就想到我是真干的人,当然要听真的。当然,面对自己的问题也是需要勇气的,得要把这个面子撕掉,才比较能够接受别人的劝,这个也不容易。

成德到现在都还突破不了,因为我妈妈就说我这个人好面子。所以成德自己回想起来,在相上很容易被自己卖掉,修学二十年了,讲学也十六年,跟大众交流,但是从小到大这个面子还是没有调伏。所以有时候跟大家分享底气也是很不足,但是毕竟大家初发心,因缘都比成德好,成德以这个惨痛失败的经验,尽一点微薄之力护念大家。这个理有顿悟,就是这些理我们能讲,但事还要渐修,还得真干才有办法调伏得了。所以成德一直觉得自己是不会退缩的人,都觉得自己很有信心,不会担心什么,结果这一次身体一不好,兵败如山倒,所以以前那个认知根本是错的。为什么?这一辈子都是遇顺境,当然感觉良好,没什么问题。

我从小到大没有吃过苦,你们看得出来吗?三岁我就住在高雄市了,什么好东西都吃得到,所以从小也不会羡慕人家说,人家家里很有钱,然后什么什么……我从没有羡慕过别人的家庭,因为我妈妈觉得什么新出来的水果,哎呀,挺好的,就买回去孝敬老人,我们也沾点光,是吧?所以好像啥东西也都吃得到。我爸爸实在讲也很疼我们,虽然家里不是很有钱,然后就会打听,哪个牛排,很贵很贵,然后去吃一吃。那可能一吃下去,可能我爸爸那个月的薪水就去一半了那种,都吃过。就也真的是很爱护我们,所以接受的是满满的爱。所以不能辜负父母这分爱,自己也期许自己要用这个不求回报的爱来处世待人,但是我还没做到。因为我父母他们对我们都没有一种索求,都是完全付出。像我姐姐去美国读了博士,就问我爸爸意见,是留在美国好还是回来,我爸爸说妳怎么好,那边好找工作妳就留那吧,不过我姐还是回来了。就是我没有感觉我父母对我们有丝毫的要求、控制,所以从我父母身上我是感觉什么叫无所求的付出,很感谢他们给我的这个身教。

我们看第三,学习观念、心态第三,圣教是内学。我再拉回来一下,就是这个真干里面,真干的人还有一点就是他都务本,「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有的人干得很努力,他一分一秒也不浪费掉,可是他干到枝末上面去,就很可惜。罪从心起,还从心灭,一切善恶皆从心造,如果连这个道理都不知道,只在表面上下功夫,徒然……配合一下嘛,徒然浪费时间。他也很用功,他在表相上。

所以师长老人家说章嘉大师教他从根本修,这个就是很重要的指导。师长老人家说,我学佛的根基是章嘉大师帮我打下来的。这句话跟我们有没有关系?有没有?师父都要打这个根基,我们要不要打?要。那章嘉大师教了什么?我们有没有思惟一下,所有师父讲到章嘉大师教什么,赶紧都把它写下来,这个都是最重要的根基所在。

我是觉得这个一讲又要下课了,你们自己把它写下来好不好?去思惟一下,然后也去体会一下,这个最重要的我自己有没有领纳?有没有在干?我们再找时间再来探讨这一点。比方说「从明师受戒」,「我是跟着老法师学的」,请问,你马上能提得起来师父哪一句教诲你时时放在心上?现在你脑子里有没有?假如没有,一句还想不起来,那就没有受戒了,没把他老人家教诲放心上。大家有想到哪一句?银学长,用真心不用妄心,好。有没有哪个学长还没有讲过话的?不要看别人,佛法是内学,不要看别人,请坐。

比方说成德想到的,「别人错的也是对的,我对的也是错的」。师父那个法语为什么让我们很震撼?老人家这个话里面都是实修的领悟,而且里面还包含着人情事理在里面。其实这一句话就能让我们在菩提道中所有的障碍都去掉,只要我们能回到这一句法语,因为这句法是正念。我们有烦恼是妄念、是邪念,只要能回到这一个教诲,正念现前,邪念自然污染不上。还有师父很重要的教导,生活在感恩的世界里,那是代表一切人事环境、物质环境,统统生活在感恩的世界里,逆境恶缘,也是生活在感恩的世界里。那一段话很精彩,那都是师父在一个很恶劣的因缘当中,他老人家突然上了一大阶,他的心得汇报,都供养给我们。

我们今天说到务本是真干,一谈到根本,请问大家,你会想到什么是根本?直接讲出来,大声一点,孝亲尊师。还有没有?心是根本;持戒,戒是无上菩提本。还有没有?修身为本。这没有标准答案。还有没有?已经讲得很全面,当然还是有了,信心是根本,信为无上菩提本,长养一切诸善根。所以我们有时候会觉得好像退心了,绝对跟信心起了动摇有关,没有很复杂。所以为什么师长老人家受具足戒了,李炳老见到他要说什么?你看又是一个机会点抓住了,是吧?所以你看大善知识,他都藉每一句话启发我们的法身慧命。所以怎么学,教学,李炳南老师、师父,那可让我们太多学处了。

甚至《了凡四训》里面云谷禅师厉害,他把《礼记.学记》用得淋漓尽致,「道而弗牵,强而弗抑,开而弗达」。你看他那个设问,设问就是开而弗达,启发他,不是一次把答案都告诉他,开而弗达。他说:「汝自揣应得科第否?应生子否?」这是一个做法,接着会怎么发展?「余追省良久。」这是《了凡四训》上云谷禅师这么做。假如云谷禅师说,你根本就不会有子嗣,你根本就不会有功名,因为你怎样怎样怎样,你嫉妒心很重,你那个乱喝酒……给他讲,那个人「哦、哦、哦、哦」,他服不服气?不一定服气。结果这么一设问,他一反思,他自己讲出来,那不一样,他已经反省很深刻才讲出来的,而且是他自己承认的。虽然他认错了,云谷禅师都给他很多勉励,是吧?「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从后种种譬如今日生,此义理再生之身也。夫血肉之身尚然有数,义理之身岂不能格天。」这个就是「强而弗抑」,强就是鼓励他,不要否定他,不要压制他。这个是跟大家讲到真干从务本。

再来,真干的人不自欺,他会做勘验,就是很认真干的人,做完事了他会检查,检查自己到不到位,所以修行也有勘验自己。这个勘验,在《了凡四训》当中就有勘验的,看自己学对了、学不对。经文当中说了,他自己「发愿改过,明须良朋提醒,幽须鬼神证明,一心忏悔,昼夜不懈,经一七二七,以至一月二月三月,必有效验。或觉心神恬旷,或觉智慧顿开」,这个就是修学比较得力,「或处冗沓而触念皆通」,最近大家分配到工作,有没有本来想有点不耐烦,突然正念提起来,灵感也来了,处冗沓而触念皆通,「或遇怨仇而回瞋作喜,或梦吐黑物,或梦往圣先贤提携接引」,大家这几天有没有梦到圣贤、佛菩萨?「或梦飞步太虚,或梦幢幡宝盖。种种胜事,皆过消罪灭之象也」。接着又交代得很仔细,「然不得执此自高,画而不进」。还举了蘧伯玉,他一直改、一直改,一直提升,都是查自己不足。接着,「吾辈身为凡流,过恶猬集,而回思往事,常若不见其有过者,心粗而眼翳也。然人之过恶深重者,亦有效验。」这一段成德读起来真的是很深刻,因为这一年多退转,几乎每一句都有感觉了。「或心神昏塞,转头即忘,或无事而常烦恼,或见君子而赧然消沮」,以前都很高兴去见师父,这段时间都有点不敢见了,「或闻正论而不乐,或施惠而人反怨,或夜梦颠倒,甚则妄言失志,皆作孽之相也。苟一类此,即须奋发,舍旧图新,幸勿自误」。这一段话就是勘验我们修学的状况,这个很重要。

还有一段祖师的话,这段勘验也很好。说我们修学会愈来愈简单,简单到只有一句南无阿弥陀佛;愈来愈谦虚,谦虚到看一切人都是菩萨,唯我一人实是凡夫;愈来愈惭愧,好事向别人,坏事向自己,这个句子也是很好的勘验。甚至于是孔子他一生修道,也是提供给我们勘验。他老人家是「三十而立」,志向很明确,我们志向明确了没有?十五志于学,他这个学是什么?就是学内圣外王,学格物、致知、诚意、正心是内圣,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外王,就学这个学问。三十而立,这个立就是不会动摇,任何境界他都不会退缩。「四十而不惑」,不惑就是不迷惑,不惑就是遇到境界无可无不可,他能权变,比方说遇到乱世,是进还是退,他都没有碍了,机缘成熟,他去辅佐新的皇朝,让百姓少受杀戮,这个进退他是自在的,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踰矩」,这个也是我们可以勘验自己有没有不断在提升的一个标准。

好,今天的课跟大家交流到这里。谢谢大家!


上一篇:(第8集)| 如何建立修学的正知正见-成德法师

下一篇:(第10集)| 如何建立修学的正知正见-成德法师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