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集)| 如何建立修学的正知正见-成德法师

时间:1个月前   阅读:579

诸位家人,大家早上吉祥,阿弥陀佛!

我们昨天谈到,在真干当中我们还要懂得自我勘验,我下的功夫方向对不对?效果如何?要勘验。黄念祖老居士在《净修捷要报恩谈》,这个算是他老人家晚年离往生时间比较近的一段很宝贵的开示,就《净修捷要》,将他一生修学的这些心得、领悟,可以说是和盘托出,所以师长老人家特别推崇《净修捷要报恩谈》。尤其《净修捷要》对我们现代人很契机。现在人谋生不易,包含不只是工作上,生活上、家庭中都有很多的责任要去承担、要去善了,所以很可能读经、听经这些时间都相对少。虽然这三十二拜经文不多,但是却是大乘、小乘、显、密、净、律、教这些精华都在里面。

曾经也跟大家交流过一个重点,就是这些大成就的人,当生就有成就的人,他的时间是非常宝贵的,所以他在晚年所做的每件事,都是为了后世的众生、有缘人着想,不然夏老不会编这个《净修捷要》,黄念老也不会把它这么深入去讲解。大家要知道,夏老那不是普通的境界。记得成德刚学佛的时候,好像听师父讲经,说在美国人家拿夏老的照片,「这个人是透明的」,是吧?所以夏老一定是洞察到我们未来社会的生活形态确实修学不易,透过这个短短三十二拜,掌握佛陀四十九年所说一切经的精华所在。而且又是依天亲菩萨的五念法门,这个都是大乘修学的核心,礼拜、赞叹、发愿、观察、回向,这些精髓都在这三十二拜当中了。讲了那么长,还是让我们能知缘惜缘、知福惜福,来受持这个《净修捷要》。

在黄念老的讲解当中他有说到,要谨防业力发动。最重要一定要自己时时是善根在增长、善根在发动,不要是业力发动。什么是业力发动的状况?就是一般世间人说:「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这句话说出来有没有无奈?这有点味道了。还有一句可能更有感受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好像遇到的这些横逆,自己都招架不住。我们很怕这样的境界吧?可是事实上,这样的境界,其实我们很可能已经有很长一段随顺习气,才会走到这样的地步来,没有很长时间不会造成这么严重的状况。我们世间人讲,什么事情都有征兆,「福有福始,祸有祸先」,都有征兆。所以懂得时时反思观照的人,他就会发觉自己错了方向,修学不得力了,赶紧要调整自己的心态,调整修学的方式,去检讨,这个很重要。不能事情干完了,稀里糊涂的,也不知道哪边不足、哪边错误,那下次再做依然还会再犯这些问题。所以《群书治要》里面有一个精神,也是做事的重要态度,「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在夏莲老他的「六信四愿三幸一行斋自警录」当中有一段话,对我们勘验自己挺好的。他说到:「天赐之福」,上天要赐福泽给这个人,「先开其慧」,先开他的智慧;「天降之罚」,上天要降灾祸之前,不是马上就降灾祸,「先夺其魄」,先把他的魂魄夺掉,先夺其魄。什么是「开其慧」?夏老说到:「惭愧」,惭愧不是沮丧,你一惭愧了三天爬不起来,这不叫惭愧,这叫消极、沮丧;惭愧,「奋发」,真惭愧起作用了,他会效法颜回夫子不贰过,「这太丢脸了,我下次不能再犯」;奋发,「改过」,下勇猛心去对治习气;惭愧、奋发、改过,「皆天开其慧者也」,我们的心态时时保持,这个是善根发动。什么是「天夺其魄」?「悠忽」,每天恍恍惚惚,稀里糊涂的就过了一天;悠忽,「昏惰」,昏昏沉沉,然后很散漫,「惰」,这个人很懒惰;昏惰,「自欺」,就是不承认自己的问题;自欺,「饰非」,有过错还在掩饰,掩过饰非。悠忽、昏惰、自欺、饰非,「皆天夺其魄者也」。这一段开示对我们勘验自己修学的状况,是非常好的教导。

还有一点也是可以勘验,就是作梦。作梦能不能勘验?因为俗话讲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所以代表我们白天常常动的念头,可能夜晚在作梦的时候会出现。古人也深明此理,有一位好像是明朝的尚书叫杨翥,他作梦梦到自己到李子园里面摘了人家两颗李子。他就反省自己,一定是我白天对这个义跟利都没有很好的分辨然后用功,所以在梦中还会起这个贪、偷人家东西的行为出来,所以就罚自己几天不吃饭。你看他在梦中还在勘验自己的功夫不到位,这个行谊是非常可贵。

好像有学长有问到作梦的问题。这个同学问到:试问人在梦中,这个前六识是否起用如白昼?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梦中所造的身口意业是否与白昼所造的诸业相同?第三:梦中所现的外境,他人之所造诸业,与梦中自己所造诸业有何不同吗?是何因果道理?接下来又谈到,忽然想:倘于梦中离世,虽有信愿,却未有准备,请问可以往生西方否?所以细想极恐(很恐惧),应如何着手下功夫?

所以这个学长他也很警觉。梦中是不是修行?也是修行,也是可以勘验到我们的功夫的状况。人在熟睡的时候就没梦了,所以熟睡的状况只有第七识还会起作用,第六意识它就没有起作用了。你看在梦中,你还会分别这个人挺丑的、那个人挺漂亮的,那个就是分别执着,所以一般熟睡的话是第七意识。做个比喻,比方说两个人睡觉盖一个被子,假如你还清醒,对方给你被子拉过去了,你说:「算了,让给他盖」;可是你假如在熟睡当中,你啥也没想,他拉了被子,你也会把它扯过来,因为你下意识我要盖被子。所以人的我执是很深的,你完全熟睡的时候还是会拉被子。所以要靠修行,要到第九次第定才能把这个我执给降伏,是吧?要到阿罗汉的境界,所以这个不容易的。所以梦中第六意识是会起作用的。那像我们平常,你平常在跟人相处的时候,你的眼耳鼻舌身意统统在作用,就是你前六识都在作用。可是你在梦中的时候,你的眼睛没有起作用,耳朵有时候也没有起作用,但是也有可能旁边有声音出来了,然后那个你也听,还影响你梦里的状况。所以有可能是你在作梦的时候,五识还有一些境界来,你还在其中;有时候是五识都没有,只有第六意识在起作用,这个都有差别在。

梦中所造的身口意业与白天造的不相同,它比较微弱。因为它比较微弱,所以造的业是比较轻的。再来,它没有具体的言行,是吧?你清醒的时候,你还有言语、还有行为,还跟那个人结恶缘了。有没有哪一个人作梦之后跟哪个人结恶缘了?有一个人跑来说:「你在梦中打我一下,我今天非揍你一顿不可。」除非他已经有他心通,可以看到你的梦了,但是他有这个修养,他不会跟你计较。所以一般梦中的业是比较轻的、比较微弱的。

再来,你刚刚问到说,他人所造的诸业,其实梦中别人又没有参与你的梦,他有什么业,是吧?所以他人谁变的?自己的心变的,所以全部是自己的业。其实这个梦还是跟日有所思有关系,因为你白天这些念头很强,所以在晚上还不休息,它还会继续现前,就会作梦。

忽然又想到说,我梦中假如死了,离世了,虽有信愿,却未有准备,请问可以往生西方吗?请问大家,可不可以往生?这句话有矛盾,是吧?虽有信愿,却未有准备,那要准备什么?还要准备收拾包袱吗?是吧?而且我们修学要很清楚,无常迅速。印光祖师说,修行人都被无常吞,无常来都没有心理准备,一下子命就被夺走了。所以我们真正具足信愿,我们常说:往生与否在信愿之有无,品位高下在持名之深浅。所以修念佛法门最重要的往生的关键是信愿具足,不是说你念佛要念到一定要怎样的功夫,只要你有信愿跟阿弥陀佛的四十八愿交感,哪怕你还没念到功夫成片,佛来接你的时候他会放光照你,你就会一心不乱;那个一心不乱是佛放光照你的,不是你的功夫。所以信愿才能感召阿弥陀佛来接引。

重点是,只要对世间还有留恋,那就信愿不具足。所以师父常说往生不难,难在哪?放不下。你世间都放得下,又想去西方,那「十方如来,怜念众生,如母忆子……子若忆母,如母忆时,母子历生,不相违远」,你想佛菩萨跟佛菩萨想你相应了,那就不分开了,「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所以得要看破世间,看得破了,什么事你不留恋你就会放得下,心上不会有这些尘劳,那阿弥陀佛什么时候来你就跟他走了,就不用准备了。尤其海贤老法师讲的,「成佛是大事,其他的都是假的」。但是问题是下面这一句就是真看破了,你要看破什么都是假的,都带不走。当下就要练习,一定要看淡,然后要慢慢放得下。

所以那天跟大家交流了一段,黄念祖老居士开示的,喜欢是留恋娑婆,讨厌也是留恋娑婆。所以我们对人事物还有喜欢放不下,还有讨厌的念头放不下,都是情见,都是情执,都是留恋娑婆。所以信愿要具足,这些教诲对我们是很重要的,不然我们勘验自己的功夫,都会觉得自我感觉良好,我很想去。但是事实上每一天接触那么多人事物,我们的内心里起伏很大,我们很多事情一直都挂在心上,这个都是留恋娑婆。所以祖师大德的开示很重要,我们听了之后才能明白我们自己的功夫到底是什么状况。经典也是一样,祖师大德开示也是一样,他们都是智慧的代表。

还有,《楞严经》里面还讲到什么是信具足。我们今天说信愿之有无,那什么是信具足?「自他一体,无差别相」,叫信具足。假如「自他一体,无差别相」不信,那你持戒再好,你听经多闻再多,依然是信不具足。那这一段开示也很重要。什么是「自他一体,无差别相」?他相信众生跟我是什么?一体不可分的。那假如我们遇到境界的时候,你看他那个人我的对立、分别非常强,那有没有自他一体的一种心境?那就没有了。

那我们再回到《无量寿经》,三辈往生,上辈、中辈、下辈都有哪个条件?「发菩提心,一向专念。」那自他彼我对立很严重,就不在菩提心当中了。「若知自性是众生,故愿度脱;自性是佛道,故愿成就。不见一法离心别有。以虚空之心,发虚空之愿,行虚空之行,证虚空之果,亦无虚空之相可得。如是发心,名之为圆。」我们看省庵大师《劝发菩提心文》,老人家也是用心良苦,他把什么是邪、什么是正、什么是真、什么是伪、什么是大、什么是小、什么是偏、什么是圆,给我们讲得这么清楚,那我们这个心才能用对,我们那个发菩提心的方向就是完全正确了,不然我们都会觉得我有发菩提心,但是一勘验,那确实不相应。所以是不是真的发菩提心,《劝发菩提心文》就是很好的一个勘验的经典。

这个是就黄念老讲的,我们来勘验我们信愿有没有具足。那我们就先讲到这里,勘验的部分。

那你比方说,我们这一部经《太上感应篇》讲的是深信因果,那我们要勘验,我们这一部经有没有真正深入,真正把因果了解透彻,那怎么勘验?我们遇到人事物还有没有情绪、还有没有埋怨,这个就勘验出来了。人有埋怨的时候,那我们不信因果,「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你看达摩祖师遇到一只鸟被射下来了,老人家也藉这个缘给牠说法,是吧?但是你看他马上告诉牠:「你被箭所射也是因果循环所致,你不要有埋怨,我为你授三皈依,日后做人好修行。」那这一幕跟我们有没有关系?你说那是射鸟,跟我没关系。我们也是众生,我们也是要在一切境界当中深信因果,这样才能随缘消旧业,报掉了,不再造新殃。我们遇到了,我们起对立、起控制、起瞋恨了,那又造一个新殃了,这样就冤冤相报,没完没了。所以刚刚听师父讲经,「受辱不怨」,你必须连那个报复的念头都不能起来,不然它会是什么?一个种子,这一生没有报,有可能来生又会报。

再来,我们谈第三点,圣教是内学。早上有同仁、有学长提到,容易见人家的过。事实上这个问题应该是所有的修行人都必须要过这一关,这一关其实挺不容易的。比方我们从经典来看,《朱子治家格言》有说,「因事相争,焉知非我之不是,须平心暗想」。我们人跟人冲突,一个巴掌拍不响。所以,等于是说能冲突起来,因为两个人都发怒了。这句话也告诉我们,假如人跟人要摩擦起来的时候,只要有一个人觉得我可能也有错,他的瞋恨就会怎么样?就会比较降下来,不会一直盯着对方的错。

好,我们现在用师父的法来解决这些问题,「别人错的也是对的,我对的也是错的」。当然,这个从文字上我们是依义不依语。别人错的为什么是对的?那个对是什么意思?也是因果相续,不是偶然的。比方说,现代人很自私,现在人脾气大,他会不会突然变成一个自私跟脾气大的人,不会吧?他也是因果相续而来。所以为什么说可恶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你看,我们在分析东西都不离深信因果。所以为什么《无量寿经》说「先人不善,不识道德,无有语者,殊无怪也」?每一个人从一个角度看都是受害者,尤其我们是炎黄子孙,居然没有学到五千年的智慧,可不可怜?所以所有的人都是可怜人,我们还跟谁对立?所以别人错的也是对的,那个对的就是正常的。

可能有人又会说了,那我跟他劝过好多次了,他还是不听。可能我们家里的人,他又不是不懂,他又不是不学,我劝他那么多次了,他还是不听。我们劝人家劝不动的时候,那行有不得怎么样?反求诸己。为什么愈近的人愈难劝?因为他也觉得我们没做好,所以又有一句话叫五十步笑百步,人家心里不服。所以这个「行有不得,反求诸己」,它真的是讲到彻底了。他不服是结果,有没有原因?有,因为他觉得你也没有做得很好,这是一个角度。所以人家觉得我们没有做得很好,人家不接受那也是对的,哪有错?也是人之常情。再来还有,很可能他现在的行为完全是情绪化,可是问题是,他那个情绪化是不是因为长期对我们行为一点一滴积累的,今天这件事只是导火线而已。

有时候我们会觉得家里的人说,这么芝麻蒜皮的事情,搞那么大,发那么大脾气干什么?大家有没有这个经验?可是我们也着相,着在他小题大做。事实上,可能我们家里的人已经怎么样?「我忍你很久了。」但是这个时候你可不能补他一句话,「真心像镜子,你落那么多印象干什么?」你又用道理又要压过去了。所以所有的境界都在练自己的心,你得要往内观;只要一往外,一看他不对了,又要跟人家讲道理了,那愈打愈火热,止不住了。

所以我们有商量过传统文化的XY轴,是吧?「严以律己,宽以待人」。所以师父这句话其实也是在注解这个「严以律己,宽以待人」的修学态度。比方,他那些印象都是我们以前做错落下的,所以也是我们错。当然讲起来很简单,在境界当中就不是那么简单了。比方说落印象是自己造成的,可能我们下一个念头是,「那我也改很多了,不然你要怎么样?」你看,这要伏住妄念、伏住贪瞋痴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时时都是向内调伏自己的心,这个是真功夫。

刚刚讲的师父这一句法语,别人错的也是对的,你都一直在往内了;我对的也是错的。修行是修这一颗心,心是分别执着就错了,心是真心才是对的。当我们产生我对你错,分别产生了,傲慢产生了,高下见产生了,我们用的都不是真心,还在那里跟人家争什么对错,一点意义都没有,继续争下去只是互相造更多的业而已。所以这一句法可以解决。

还有另一句法也可以解决,因为也是有人去问师父,我实在很难不见别人的过。师父说:「那你真想改吗?」他说:「我真想改。」师父说:「你从今天开始,看到一切人的过失,你就告诉自己,是因为我做得不够好,所以不能感动他。他不孝,你就不要在那里气得半死,你就把孝演给他看;你看到人家无礼,你就把礼演给他看。那变成别人的错,这个缘变成鞭策你更好的提升自己,他是你的逆增上缘。」其实这个也很有道理,因为「人之初,性本善」,他假如出现一个完全做到的人,他还有善根,他虽然不能马上改,但是他会觉得净空老法师做得对。他还有良知,他自己做不到,他还有良知觉得谁是对的,我要效法他。所以真的你完全做到了,那就像我们舜王这样的教化力量,「一年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其实我们很多团队都是老法师庇荫的,像成德我们自己做领导了,做得不好,底下的人还没走,为什么?因为他看在老法师做到了,他这个信心还没有动摇。对,所以我们现在真的都是在老法师的庇荫之下,不然我们怎么摄受人心、怎么带团队?当然,也要期许自己,一切有缘的人对圣教的信心是因为我们做到,让他信心不动摇。我们要珍惜,现在是师父罩着我们,我们有这个机缘历事练心,要好好提升自己。这是第二个方法。

第三,我们想到儒家有一段开示很好,这也是个大儒,唐荆川先生他说到:「须要刻刻检点自家病痛」,就是我们时时刻刻检点自己的毛病,因为「所恶于人许多病痛处」,就是我们好像看别人,这个人怎么这么虚伪,这个人怎么这么攀缘,就是我们在看别人过的时候要能反思到,「盖所恶于人」,我们觉得别人做得很不好的,「恶于人许多病痛处,若真知反己」,就是比方说他脾气大,我一反回来看自己,「若真知反己,则色色有之也」,我们身上也都有。这个话说得非常有道理。

比方说,一个完全没有脾气的人,看人家发脾气是什么心境?他已经没有脾气了,他已经尝到不发脾气的好处了,那他再看到别人发脾气是什么感觉?觉得太可怜了。就好像佛菩萨分别执着都放下了,他过上佛菩萨的日子了,看我们众生还随顺贪瞋痴,他那个怜悯心就起来了,他怎么可能去看众生的过,然后还跟他可以对立起来,然后去批评他的恶,不可能。所以我们之所以能见人家的过,还能够产生这种对错跟对立的状态,事实上我们的内心还有这些习气,那是藉这个缘我们这个习气起现行了。

所以苏东坡先生那个公案说,「心中有佛,见人是佛;心中有粪,见人是粪」。大家要了解,佛法讲彻底的话,一切境界是我们的心变的,我们这个心还看到某一个人脾气很大,那个相是他还是我?是我的心变的。所以真正反己,就有受用处。比方说这个人可能脾气百分之九十,我们还会因他而生气,可能我们还有百分之十;我们没有的话,不会因为他的行为生气。这样一反省,他不也是我们的增上缘吗?若真知反己,那我们都有学处,就赶紧在我们心地当中下功夫。

所以事实上,我们可以去思惟一个问题,就是大家可能有最讨厌的人。那你讨厌他一定是他哪一个行为,是吧?那我们可以静下来思考看看,你最讨厌这个人的那个行为我还有没有,这个值得大家去反观看看。假如还有,那还有什么好对他生气的?感恩他都来不及了,因为他提醒我们,我们还有这个,那我们不是很生气吗?

所以接下来我们再讲到一个,儒家很重要处事的恕道。要做个转变,怎么转变?这个是范仲淹先生的儿子范纯仁,范忠宣公纯仁,他有一段话说到,他是劝诫他的孩子说,「人虽至愚」,他的先天比较愚钝一点,「人虽至愚,责人则明」,要看别人过,他会变得好像很清楚。成德以前教小学的时候,一些比较调皮的孩子,比方这次不是他犯错,别人犯错了,你一问,他都可以讲出来别人错在哪里,他平常最常犯错的,可是他一讲别人可厉害了。那事实上,当我看到这样的学生的时候,我心里起什么念头?你看你,你看你,都在看别人。事实上,他都在看别人,我呢?我也在看他,我也在看他的过。所以修行容不容易?不容易。

你看「达摩祖师」那个镜头,他在那打瞌睡,明明他就打瞌睡,打到点得太大醒过来了,是吧?醒过来了他也没有觉得自己在那打瞌睡,他马上向外看,「你看,都在打瞌睡」。他明明自己在打瞌睡,他看别人错。结果风一吹,「油灯灭了」;第二个,「你怎么说话了?」第三个,「我们不能说话」;第四个,「嘿嘿,只有我没说话」。所以圣教是内学,很不容易,那个要有高度的内观、内省,才有办法走上修行的路。

所以唐荆川先生讲的,刻刻检点,然后能真知反己,其实我们身上也都有。子贡很聪明,口才也一流,你看孔子对他的教导。道理也明白很多,这个都会出现我们修学的误区了。「子贡方人」,方人就是批评人。孔子说,子曰:「赐也贤乎哉?」端木赐,你很贤德了吗?接着孔子说:「夫我则不暇」,不暇就是没有那个时间跟工夫去批评人。其实夫子讲这句话是非常有道理,而且也是他老人家自己修行的心得,就是说真下功夫的人,时间、精力都不够用,哪还有时间去看别人跟论别人。同样的这种心境,在夏莲老修学当中也完全点出这一点,夏老说:「真学道之人,无剪爪之暇」,就是他用功到连剪指甲的时间都没有,「安有功夫说闲话」,哪还有什么时间、精力去讲别人的是是非非。

因为克己复礼,我们都知道克己不容易。有一位也是儒家的大儒,他说「二十年治一怒字」,这个都是很有涵养,甚至都有胎教的人,都是大儒,「二十年治一怒字,尚未消磨的尽」,就是他的瞋恨心还没有完全降伏,「以是知克己最难」,就是要调伏一个习气,调伏这个瞋恨他花了二十年工夫还没有完全消磨掉。那等于我们这一生要伏住这些烦恼时间都不够用,假如我们还看别人过、还要去批评,那我们根本就不可能能功夫得力。所以今天学长们提出来说习气很难调伏,尤其这个见人过,只要这个过没有调伏,我们这一生也不可能是修道人。这不是成德讲的,六祖大师告诉我们,「若真修道人」,真正的修道人,「不见世间过」。那我们见了,我们就不是真正修道的状态,只能跟佛法、圣教结一个缘,但是这一生要成就不大可能。

所以范纯仁先生讲的,「人虽至愚,责人则明;虽有聪明,恕己则昏」,就给自己找借口宽恕自己,就会昏暗,就会用妄心。我们想起昨天,我们谈到真干,这个干字是什么?一毫懈怠,一毫自恕,这里讲的就是自恕,「恕己则昏」。接着范纯仁先生说,「人但常以」,他这一段话就做个转变,「人但常以责人之心责己」,我们很容易看别人、指责别人、批评别人,以责人之心怎么样?责己,「以恕己之心」,我们每天不对的念头挺多的,我们都很容易包容自己,别人才说错一句话,就三年都跟他过不去,这个不行,要做个转变,「以恕己之心恕人」。能这样去处事,「不患不到圣贤地位」。所以我们见人过这个习惯,也可以用这一段法语来对治,以责人之心责己,以恕己之心来宽恕他人。这是跟大家讲到这个是内学、内功。

接着我们看第四个,修行要主动。之前我们讲孔子的一段法语,「不曰如之何如之何者,吾末如之何也已矣」。当然这种主动,比方说「见善如不及,见不善如探汤」,这是《论语》的话吗?是。你看,见到自己的恶念、恶行如什么?就像摸到那个滚烫的水,赶快要制止;「见善如不及」,就是我们看到师父的榜样、圣贤人的榜样,马上下决心要去效法,这个都是主动的态度。当然,我们很愿意去下功夫,可是也不要用力过猛,矫枉过正。你下了很大的决心,最后变成压力很大、很沮丧,这样也不妥。我们刚刚说的惭愧,接着是什么?奋发。你的惭愧变成沮丧,那个不对,要循中道,用功不能太紧,把自己压得喘不过气来。小家庭一分享,到你的时候一分享,整个家都是低气压,然后大家心脏都有点喘不过气来,你那种痛苦、那种消极一下子感染了所有的人。当然,我们被感染也是我们定功不够,也不能怪他。所以四大天王都是表法,东方持国天王拿什么?琵琶,所以他护国不能太紧,也不能太松。那护国再拉回来护什么?护身、护心、护自己的修行,也要宽猛相济,不能用力过猛,不能压力太大,紧了会断;也不能太散漫,松了就弹不出来,就修不成了。

再来,这个主动也有对治的这种意义在。其实六度都是对治,布施对治悭贪,持戒对治恶业,忍辱对治瞋恨,精进对治懈怠,禅定对治散乱,般若对治愚痴。我们自己的习气自己要清楚,然后要用什么法来对治,这个要自己下功夫。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请问我们一天会遇到多少境界?万境交集,哪有你一天的境界,比方只有一个贪心,有没有瞋?有没有慢?都有。所以你在一切境界当中,你都要正念提起来,来对治邪念跟习气。所以《劝发菩提心文》里面有一句话叫「以无量善法对治烦恼」,你要以契机的法去对治我们这个烦恼。比方说,很急躁的人要治之以缓,等于是脾气很暴的人要治之以和,粗线条的人要治之以细,就是要用细心来对治。我们性格有偏颇的地方,都要用法来对治,这个对治就要历事练心,要练出功夫来;要练出功夫,也要练出耐性来,也不要着急,打败仗是正常的。所以夏莲老提醒说不计成败,是吧?不要又被境界转了,又气馁了,又兵败如山倒。

我们看第五个,我们修学要有耐性、要有恒心、要有毅力。比方谈到这个耐性,用功也要很有耐性。比方说定课每天都要做,不要断;比方说听经,每天要听。师父说他没有一天离开佛菩萨的经教,这个也是很重要的教诲,我们一天不读经、不听经,烦恼就愈来愈多,所以这个都要很有恒心、很有耐性。修行只有两件事,这两件事事实上再深入只有一件事,就是「生处令熟,熟处令生」。我们什么很熟?分别执着很熟;什么很陌生?真心很陌生,佛号很陌生。所以修行就是这个分别执着很熟,慢慢用佛号取代,慢慢用正念来取代,他熟处就令生了;那你时时佛号都慢慢提起来了,生处就变熟了,所以事实上佛号熟的时候分别执着就生了,所以也是一件事。但是这个修行都有过程,要时时安住当下就好。印祖讲的,「圣狂之分,在乎一念」,不要把它想得太复杂,多少败仗那个也是因缘聚散,当体皆空,最重要的是当下这一念要对,在当下用功夫。

这个恒心,我们用一段也是夏老的话来讲,这个也是《华严经》里面提到的,我们修行就像钻木取火一样,你钻木取火,你一定要钻到火出来,你不能停。其实这个火出来,表的就是你要修到智慧现前,不然你一停下来不钻了就凉了,是吧?「火势随止灭」,这个就是不能懈怠,要有恒心。就用这个钻木取火来比喻我们不能懈怠,一定要坚持不间断的用功,智慧才可以现前。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经验,很沮丧,然后几天都不肯听经、不肯念佛。成德自己的感觉是,也曾经好几个月都很沮丧,之后那个沮丧会成为一种习惯,拉都拉不回来。所以用功一停下来,不只不能进步,可能会什么?前功尽弃。所以这个恒心,有恒为成功之本,对我们的提醒也是很重要。

这个耐性里面,就是我们要谨防急于求成、谨防浮躁。古德有讲:「为学第一功夫,要降得浮躁之气定。」浮躁我们心就很散乱,然后也定不下心。什么事情我们还是要道法自然。永明延寿大师,他的教诲里面有一段话说到「万物尽从成熟得」,又说「熟果不摇翻自落」,就是这个果实熟了,你不用摇它它自己掉下来,这个叫水到渠成。就是说有耐性的话你就不着急,你会不管是自己的修学,还是他人的因缘,或者是利益众生的因缘,你就会懂得什么?水到渠成,不要操之过急,因为欲速则不达,你一着急了适得其反。所以「熟果不摇翻自落,生禽谁唤却惊飞」,这个就是反效果了,这些动物反而被你吓跑了。好像师长老人家今天讲经也说,佛菩萨去利益众生都是什么?被动的。可是有一件事是主动的,提升自己,那是主动的。正己是主动的,化人什么?随缘,不去攀求。你看师父出家,他也是被动的,人家请他九次,那代表他的德行成熟,人家一定要请他出家、一定要请他讲经,这个就是缘成熟。

包含我们讲到学习的次第,「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假如我们今天身还没修,就急于要齐家;或者我们家还没齐,急于要什么?利益社会,这个就攀缘了,就变成学习是躐等了,没有循着这个次第了。所以去利益他人,那是缘成熟,佛菩萨、观世音菩萨自然会去安排。所以我们应该是先尽到我们的本,本分在哪。比方说,我们自己跟父母都还不能真诚、不能交心,那我们怎么去利益众生?你跟父母能交心,你的真诚才能现前,跟父母都有这些隔阂,那你真诚怎么现前?可是有一些人他可能小时候父母没有学,那根本就没有好好照顾他,甚至还抛弃他,有没有可能遇到这个情况?有可能,所以现在被抛弃的孤儿有。所以有时候,我们一开始说一定要从父子有亲去恢复,那他们一听难不难受?那有可能这个法契不契他的机?不一定。所以这个现象以前很少见,几乎没有,现在比较多。这个也是社会都是功利主义,人愈来愈自私,才会造成这样的行为。可是纵使是这样的人,他一定有遇到对他无私奉献的人,不然他不会活到现在长大了,是不是?所以,他也有一分那种很自然知恩报恩的这种性德可以透出来,所以我们说述祖德,那也是我们李老师他们设计这些课程,也都是顺着人的性德在引导。这个时候可能对他来讲,那个幼儿园的园长,他一想他的眼泪就流下来了,他一想才慢慢知道我恩德那么多,他那个亲爱他就可以延伸出来。

所以佛菩萨都会看,你身还没修,那他不可能给你派任务;你硬是要去攀这个缘,最后你自己也很累,把事也给搞得乱七八糟都有可能。所以应该还是要从孝顺父母开始做起,「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当你真的跟父母完全没有隔阂,那就是你的身修有个基础了、家齐有个基础了,自然而然会有利益众生的缘分。胡小林老师也说,一个人要落实经教、要练功夫,哪里最可以练?家里面,家里面的人特别了解你,家里面的人也特别能包容你。

再来我们看下一点,第六点,不画地自限。之前有举到冉求跟夫子的一段话,冉求说他「非不说子之道,力不足也」。孔子马上点醒他,什么是力不足?「力不足者,中道而废」,是走到一半力量不够了,你现在还没开始走,所以你这个是「今女画」,这个是变成画地自限。但是人要不画地自限,最重要的也是要相信自己,「信为道元功德母」,也要相信自己有如来智慧德相,也要相信我们印光大师的一句话:「人皆可以为尧舜,人皆可以作佛」,这是印祖的,颜回夫子的是说,「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为者亦若是」,我们有这样的信心,就不会画地自限。

第七(成德现在讲的这些,都只是自己很粗浅可以想到的点,大家有想到其他很重要的观念跟心态,也请大家要反馈给成德,成德有机会的时候,一定帮大家去做供养),只有自己是学生。这一点,我们从两个角度来看。第一个就是,所听的一切经教都是讲给自己听的,自己是当机者。师长有一次讲经有提到说,跟他十几年的这些弟子,在听他老人家讲经的时候,念头是这个是老法师讲给初学的,这个是老法师讲给谁听的,就不是讲给他听的,这样的心态,他就不得受用了。应该是说,老法师讲的每一句都是讲给我听的,我就是当机者,我当下就要去受持。其实这个心态也不容易。我们在台上跟大众分享,成德是感觉我们七十几个学长善根不一般。成德有时候在讲课的时候很常发现,几乎每一堂课都有这种现象,就是底下听的人,听、听、听,他就会出现这样的眼神,这样。那个眼神,成德的理解就是,他看台上那个人讲的,「那个人有没有在听,那个就是说他的,他有没有听清楚?」就是他关注的是这样,晃过去。

当时候成德在海口的时候,有一次就是边讲就看到那个先生那个眼神就开始变化了,然后就转头。他的儿子还坐在中间,他转过头,然后把手伸过去拍拍他太太,然后看着她,拍拍他太太,都没有讲话。我的解读,那个先生说:「老师在讲妳,老师在讲妳。」然后那个太太也转过头来,瞪了她先生一眼,也没说话,瞪了一眼。那个瞪是什么意思?「你也没好到哪里去,还讲我。」那个孩子呢?所以三个人谁最认真?那个小孩认真在那听,他还没有见人家过,他都很老实在听。当然了,这些心念之后会不会影响到小孩?铁定会。所以要当个当机者也不容易。

其实我们真的冷静下来,老人家刚刚讲的,哪一句我完全做到了?那也还没有。一句完全做到了,性德的智慧就透出来了。每一句经教都是调伏什么?习气的。调伏得彻底了,这个性德之光就透一点出来。所以每一句我们还没做彻底,注意力都还放在别人身上,那就不可能得力了。

第二个是善财童子五十三参的精神,就只有自己是学生,其他的都是老师。其实孔子也是这么教我们的,「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我们的心念都是放在圣贤、师父、佛陀,他们的优点我还有什么没有效法,我还有什么过没有改,每天都在这下功夫,一定可以德日进,过日少。我们假如觉得进步不明显,应该我们的心念还是没有回到这个「只有自己是学生」的态度。所以不得力一定有不得力的这个我们心念用错的地方。印光祖师他那一段话讲的,「看一切人都是菩萨,唯我一人实是凡夫」,也是「只有自己是学生」很好的一个注解。

再来第八,用心如镜。因为我们修道就是恢复真心,真心像镜子,所以我们在修学的态度就是用心如镜。《庄子》有一段话,让我们去体会用心如镜,他说到,「至人之用心若镜」,就像镜子一样,「不将不迎,应而不藏」。「不将不迎」其实就是未来勿将迎,「不藏」就是不落印象,过去的事情不放在心上,过去勿留滞,这个其实也是夏老讲的。这些都是让我们怎么心保持清朗、清净,不要落在心上产生这些烦恼。其实也就是说,我们不要有过去烦恼、现在烦恼、未来烦恼,真心一法不立,我们随时都有这些过去、现在、未来的烦恼,那就不能像镜子一样了。

好,那大家去感受一下,假如我们心里有事,你要去做好一件事容不容易?有时候人家在跟你交代事,「唉,唉……」,你魂已经飘出去了,又拉回来,心不在焉,不在当下。因为心里有事,你就很难去应当前的很多缘。有一位大儒叫刘念台先生,他就讲到,「学者遇事不能应」,就是我们遇到事情不能应对得好。就是师父讲的,你面对境界要清楚。像成德这一点就做得很不理想,常常脑子里还有很多念头,所以有时候在境界里就慌张,或者不知道怎么对应。这一点要跟李老师学习,她在境界当中很清楚,还可以当场机会教育,因为她很清楚,她就看到大家情况出在哪里。「学者遇事不能应,总是此心受病处。」比方说,小家庭分享叫你讲你讲不出来,你就不能应了。那你不能说是他逼我讲的,「总是此心受病处」,还是在这个境界当中,自己的心可能有罣碍、可能散乱,可能突然啥念头都没有了。啥念头都没有叫无明,有念头叫妄想。

所以接着他说,「只有练心法,更无练事法」,只有练心法,没有练事法。练心之法怎么练?「大要只是胸中无一事而已」,心上不要放事情,胸中无一事而已。好像有一句俗话说,「无一事,乃能事事」,意思就是你心中无一事的时候,什么事来你就很自然的应。就像我们看师父,他随时都很清净,人家什么境界来都不影响他,问他什么问题马上就答,他无一事,乃能事事。「无一事,乃能事事,此是主静功夫得力处」,就是他「主静」,安静的静,就是他的心常常能够清净、安静下来,不会受境界的影响,主静功夫得力处。所以这个用心如镜,这我们平常要观照自己这些心念。

过去的烦恼,我们深信因果,那应该就不会罣碍了。因为你印在心上很深,就是你还是有不甘心、怨。这个过去烦恼可以消除。包含你转烦恼为菩提,化悲愤为力量,也可以把过去烦恼转掉。甚至于「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把过去的事都转成一个积极面。「过去之非不可留」,过去的错误留在心上,就变成心里的障碍。现在的妄想,就考虑现在的事,犹豫,不知如何是好,这个时候就要懂得万法是因缘生,静下心来,把客观环境分析清楚,不要慌。「度德量力,审势择人」,你应对事情看缘分,都有这个应对的准绳,你就不容易烦恼、妄想。而且这个现在的思惟里面,也是要务本,也是要敦伦尽分,也是深信因果可以对治现在烦恼。你不要担心,为什么?欲知将来结果,只问什么?现在功夫。所以这一句话就对治你现在不要乱打妄想,未来也不要乱打妄想。

再来,未来妄想。其实深信因果,要怎么收获(未来是收获)就要怎么耕耘,就对了。再来我们对未来还有一种担忧,很怕事情做不了,毁了,担不担心?所以最后,印祖有一段话讲的,其实还是不离因缘果,所以什么都离不开因果。印祖讲,「天下事皆有因缘」,都是因缘,「其事之成与否」,这件事能成还是败,「皆其因缘所使」,都是因缘造成的,因缘果造成的。「虽有令成令坏之人,其实际之权力,乃在我之前因,而不在彼之现缘也。」这个事能败主要是谁的原因?操之在我,不在他,他现在再怎么恶劣也破坏不了,那有什么好担心未来的?最重要是自己,「纵使身止诸苦中,如是愿心永不退」。

我们再拉回来,老法师有没有遇到很多不好的缘?可是你看他的果怎么样?殊胜得不得了。人家把他的道场拿走了,没道场了,「都是他害我的」,那完了,败了;可是「我的愿心不退」,最后联合国给他一个道场,那已经是最高的道场了吧。所以你看,「乃在我之前因,而不在彼之现缘也」。「明乎此」,把这个道理搞明白了,「则乐天知命,不怨不尤」,你不怨天不尤人。「素位而行」,守着你的本分,安住当下的因缘去做,素位而行,「无入而不自得矣」。「君子无入而不自得」,明理的人,理得心安,这个未来烦恼就可以藉这些法来调伏。

好,今天就跟大家交流到这里,谢谢大家!


上一篇:(第9集)| 如何建立修学的正知正见-成德法师

下一篇:(第11集)| 如何建立修学的正知正见-成德法师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