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集)| 如何建立修学的正知正见-成德法师

时间:1个月前   阅读:661

诸位家人,大家早上吉祥阿弥陀佛!

我们这一段时间的课程,都在谈如何建立修学的观念和心态。我们谈到第七点,只有自己是学生。第八点,用心如镜。对,昨天讲到用心如镜。

再来第九点,学习圣教重视领悟。重视领悟,用心去感悟,我们走的是开悟的路,不是走知识堆积的路。知识愈堆积,那变所知障了。所以我们假如以自身来反思观照,刚学佛的时候特别谦虚,都看别人的优点。比方说我们到了一个团体、到了一个道场,我们很谦退,看每个人都是优点。过了两个月,这个谦退的心可能有退了,发现每一个人好像都有问题。所以不是风动,也不是幡动,因为人还是那些人,树还是那棵树,景还是这些景,但是因为我们的心变了。所以有一句法语叫「一切法从心想生」,这句话要不要用心去感悟?「不见一法,离心别有。」我们没有去感悟它,它就是一个知识,我们这个学习的惯性它就突破不了。每一个惯性其实再讲得具体,坏习惯,就是它已经养成了,要把它突破,那都不知道要几百回合的胜负才有可能把它突破过去。

《弟子规》说,「不力行,但学文,长浮华」。这个句子里面可不能有中间地带,不能侥幸,他铁定「长浮华」,因为他路走错了。应该师父讲经有讲到,烦恼的根在哪?俗话讲擒贼怎么样?

学生:先擒王。

成德法师:这句话我们从小就读了,背得可熟了,有没有用上?事实上我们还没遇佛法以前,我们曾经学过的文章,甚至是听过的成语,能不能让我们开悟?「擒贼先擒王」这句话够不够用?够用,但是我们没有用上。师父也开示了,烦恼的根在哪?我执。接着师父怕我们不了解,又做了什么诠释?四大烦恼常相随,这样又把「我执」这个执着又更具体了,我们好去反观:这个是我执,要打掉。

所以我们常常强调修学蕅益大师「净社铭」这四点,不可须臾离也。它第一个就是「净土为归」,「观心为要,善友为依,持戒为本」,这四个它是交融在一起的,你不要又把它当知识背它四个东西。其实「观心为要」跟「净土为归」有没有关系?当然有关系。一念起,九界生因;一念净,佛界缘起。我这一念南无阿弥陀佛,什么缘出现了?净土。我这一句南无阿弥陀佛一念,西方极乐世界莲池里面长出一朵莲花,上面还写著名字,有没有?这一念就是这样感应。一念染,这一念是染污,九界生因,这个还讲得客气一点,一念染,三恶道就生因!

所以祖师说,世之最可珍重者无过于精神最可爱惜者无过于光阴。为什么精神要珍惜?你一念就是十界的因,我们到底要怎么用心?所以师长老人家说,轮回心修什么样的法都不可能往生,轮回心是造轮回业!所以真正知道这个念头、精神不可以滥用,就念念执持名号。所以为什么说看破的人一定放下?他完全看明白了一个念头的力量有多大,他那个警觉性、敬畏心、恐怖心就上来了。所以这一句「一切法从心想生」,我们要懂得去感悟啊!那个修行的警觉性就上来了,甚至于不可能去指责别人,为什么?不干别人的事,整个宇宙哪里来的?心想生。《华严经》讲,知一切法即一念,一念顿现宇宙,都是自己变的。这个道理一明白了,那还有谁我们要去指责?跟别人一点都不相干。当然,在「一切法从心想生」这个道理,老人家常常会讲一个故事。

讲故事也是一门学问,大家听师父讲经,内行人看门道,你可不要听成师父怎么又来了?又在锅漏匠,又在修无法师,又在哪个人,那你就真的是人在福中不知福,这么大一个大善知识,讲经己经炉火纯青,结果我们却听出来不耐烦,那不是很没福报?要知道师父重复是什么意义?重复就代表你听烦了,我们就是惯性的知识学习。你是内学的时候,就像「达摩祖师传」,它跟性德相应的东西——「贯摄常法」,它这个东西它有法味,世间的东西就没有这种摄受力量,那个摄受力很强。贯、摄,摄受力,你一遍有一遍的味道,遍数愈多法味愈浓。你说世间的报纸,有没有人说我看过一遍我很想再看第二遍,没有吧?不一样在这里。你一直重复,真正心用对的人愈听愈有味道,才知道每一个故事的事理其深无底、其广无边,有时候你二十岁听有二十岁的悟处,三十岁听,怎么以前没有这样的体会?随着你的人生阅历,它的味道都不一样,无量义。所以师父为什么重复?不也是在提醒我们:可不要学成知识。当然,现在成德在跟你们分享,也没有标准答案,那只是成德个人的一个体会。

师父老人家说,在佛经当中释迦牟尼重复最多次的就是什么?最重要的。你看在佛经里面讲念佛求生净土,讲了几百次,好多经典都有。还有人特别用心,出了一本书叫《阿弥陀佛圣典》,他就把《大藏经》里面所有劝求生净土的全部把它搜集起来,让我们起信,怕我们不相信,说佛一再讲一再讲。请问大家,《金刚经》佛讲了几遍?基本上就是讲那一次,所以翻译的没有差别。《无量寿经》有十二次翻译本,只留下五种,五种的内容差异都很大,那代表什么?多次宣讲。能领会到这里,可能你脑中浮现一句话,「如来所以兴出世,唯说弥陀本愿海」,这是最重要、最直接、最方便、最了当,而且专为在家人说的,它好修,末法时期很难修行。他不能接受了,才跟他讲其他法门,恒顺众生。若人识得此法门,一切诸佛皆随喜,你肯老实念佛,一切诸佛给你鼓掌,乖孩子乖孩子,他不跟你讲其他的话了。

再拉回来,一切法从心想生。刚刚是说重复很多次,我们才会被深深的提醒,这些是很重要的,一定要从这些地方下功夫。

师父最常讲的一个故事,就是章太炎大师到阴间去上班,做东岳大帝的祕书长你看他早上要忙,晚上还得上班,就去了。章大师他也很慈悲,他接触佛法,说那个炮烙之刑很恐怖,他去了之后就跟东岳大帝说:「可不可以把这个刑罚废掉?太残忍了。」这东岳大帝也很有智慧,他笑一笑,我先让这个狱卒带你去看一下,就把他带到炮烙之刑的现场。他一到,啥都没有,突然领悟了,原来不是东岳大帝设的,不是阎罗王设的,是什么?业力变现。其实这个故事当中,东岳大帝有没有智慧?他也很善巧,他再给他讲一堆道理,那道理可能当事人也知道,他体会没那么深,让他自己去领悟,他一看,突然悟到了。

所以重视领悟很重要我们从事教学的人,甚至于护念你的小孩、护念你的属下、护念你的学子都要重视悟性。还有,掌握不了这个度,会把人家的悟门给堵了。所以走教学是一门艺术,这也是不容易的事情。尤其面对现在这个社会的大众,他们所经历的家庭环境、社会背景,复杂度比一百年前的人如何?可能十倍、百倍不止。所以我们的内功、我们的慈悲、我们的善巧,真的是要比古人多十倍、百倍才行,不然利益不了众生。

说到这里一切法从心想生,地狱的刑罚都是我们自己的业力变现的。而地狱十因六果在哪里讲的?在《楞严经》里面。我们佛门有两句话,开智慧是《楞严》,成佛是《法华》。《楞严经》很重要,尤其《楞严经》给我们讲,上一次跟大家举的「清净明诲章」,那个很重要。后面还讲「五十阴魔」,修行的路上境界太多了,一不小心就到邪路上去了。尤其「清净明诲章」讲的,杀心不除,尘不能出;淫心不除,尘不能出;盗心不除,尘不能出,就讲五戒。你没有从起心动念处对治的话,你要出离六道轮回,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楞严经》还讲「摄心为戒」,什么是持戒?我们身口意三业能摄受住,不让它妄动,这个是摄心、是持戒。表面上我们持得很好,内心里面看到别人有过了,「你看这个人没持戒,那个人怎么样」,戒己经破掉了。持戒的人只要还见人家过,他己经实质上戒都破掉了。

所以佛门有一个公案,南山律祖道宣律师,他持戒持得好,好到什么程度?天人来供养。结果刚好窥基大师也很仰慕他。窥基大师叫「三车和尚」,他要出家谈条件,一车金银财宝,一车书,一车美女伺候他。统统满足他,这个叫祖师的善巧,先把这个人引进来最重要,他看得懂他宿世善根,他一出家了,他这个缘就能唤醒他很多善根,自然而然三车就放下了。我们的师父,还有这些祖师们都有这个功夫。

成德就不举远的,李炳南老师功夫可了得。江逸子老师大家认识吗?「地狱变相图」、「西方极乐妙果图」,还有「论语画解」,成德敢讲,无人能出其右,在艺术界。为什么?总在遇缘不同,他遇到的缘太殊胜了。一生的画作,有没有人知道多少的?我是不知道,几千件我看有,都是宝。十几岁在台湾,那个作品就是全台湾的一等奖,他的作品还被进入故宫博物院,少年得志。后来有机缘知道有李炳南老师了,他去拜师。然后第一次见面就说:「我跟你老人家学唐诗,学诗,我不跟你学佛。」你看李老的年龄比他爷爷还大,你看他年轻人一见面:我只跟你学诗,我不跟你学佛。你看你收不收?你说毛头小子,口气这么大,还谈条件?你看人家李炳南老师,「没问题、没问题」,善巧接引他。然后,这个一讲可能这节课又讲不成了,他那个细节太精彩了。

李老就唐诗一跟他讲,引人入胜,江逸子老师佩服得五体投地。讲讲讲了一段时间,李老说:「下一次你讲给我听,不能都我讲,也挺累的,下次你讲给我听。」他一听:「好。」他也很认真准备,就找了一个杜甫的诗,下了很大功夫,下一次来讲给李老听。讲讲讲,讲了一段时间,李老说:「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江老师说:「我那么认真讲,你还不专心?」他还有点不高兴。接着又讲一段时间,李老师说:「真的有声音,你没听到啊?」他这个念头,他想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这个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接着李老跟他说:「你真的没有听到杜甫在哭的声音吗?你把他的诗讲得这么烂。」你看把他的慢心给调伏掉。

后来又过一段时间,说:「哎呀,逸子(就是叫江老师的名),对不起,刚好我们慈光图书馆办大专佛学讲座,我不能给你讲诗了,我得跟你请假。」那江老师就诚惶诚恐,哪有老师跟学生请假的?当然是一定要以人家大专佛学讲座为主,那就空一二个礼拜不能上课了。结果李老师就开始上佛学讲座,来了很多人。结果江老师上课己经上瘾了,所以没去听老师讲课很难过,他就到慈光图书馆外面,就在那探头,边听边探头。结果李老就从窗户看到他,就叫他的名字,「来,进来,进来」。这么一叫,就非进来不可了。一进来就把他安排在第一排正中间那个位置,然后让他坐在那里。然后接着怎么说?「你们真是有大福报,今天江同学来了,因为他来,我给你们讲一首唐诗」,大家都鼓掌,「他假如每天都来,我每天都给你们讲一首」。那你说他来不来?接下来,当然江老师他就上了那么多天佛教了。结果后来课程结束了,然后下一次他又跟老师一对一上课,老师还没说话,他说:「老师,我要学佛了」。

可是重点还不在这里,重点是「菩萨畏因,众生畏果」菩萨不着相,看一个年轻人说我不学佛,他看到的不是这个相,是什么?因在哪。他知道他会这个态度,绝对不可能是空穴来风,有原因的,这个原因不解除,必然是他的障碍,是吧?所以教学的人不能着相,不然一着相,你就挑这个学生不好,挑那个学生不好,你就完全被这些相给障住了。然后一障住了,这个缘就把我们的傲慢、脾气都给叫出来。那接下来更恐怖,就断人慧命,就不好玩了。

就问江老师,这么一问就问出了,long time ago(很久以前),他小的时候生病,那个年代是吃不上白米饭的,母亲看他病那么重,就去借米煮了一碗白米饭给他吃。好像那个年代的人都挺想生病的,生病才有这些东西吃。结果他就很期待,那个白米饭煮好了,他妈妈正好要把它端出来给他吃,你看想了多久的东西过来过来,突然听到出家人那个锡杖的声音,托钵。他妈妈一听到这个声音,就有出家人来托钵了,二话不说,把那一碗饭就赶紧端出去供养那个出家法师。所以在江老师幼小的心灵当中,就觉得出家人把我那一碗期待已久的饭给抢了,所以他的内心对出家人就有反感。那小时候他又没有这个判断,什么恭敬三宝、奉事师长,这个他不懂,他只知道白米饭我没吃到。结果就把这个原因说出来了。

当李老听到这个原因的时候,非常的严肃,然后看着江老师说道,「你母亲恭敬三宝的这个功德太大太大了,她这个福报大到她的后代要不出龙象,就是出佛门的大护法。」你看这一段话一讲完,那江老师对李老很尊重,他这么一听,「哦,我妈妈的后代要不出龙象,就是出佛门的大护法」。当然成德没有在现场,可能江老师一听,看着他的未来是什么?你看把一个烦恼转成什么?菩提,转成一种愿心,你说这个教书的智慧有多高!他藉每个因缘,因缘虽然是剎那生灭,借假修真。这个身体是假,可以修成佛;每一个缘是剎那生灭,每一个缘在聚散当中你会用了,可以「护佛种性,常使不绝」,把人的菩提心、善根都给护上来了。

刚刚我们是讲到哪?讲到窥基大师。窥基大师这个三车法师,就这个善巧把他引进来了。那他也很仰慕人家持戒,所以就要经过那个终南山,就要去参拜道宣律祖。每天都有天人来供养,道宣律祖也想:他来了,天人来供养的时候好好让他看一看。结果后来窥基大师来了,那一天天人没来。隔天天人又来了,道宣律祖说:「你昨天怎么没来?」接着天人说:「昨天有大乘菩萨来了,然后护法神把这个山团团都围住了,我进不来。」道宣律祖听到这里,背后流冷汗。你看他持戒精严,他也想说表演给他看一看,怎么知道很可能人家的境界还更高都说不定。所以持戒精严,但是绝对不能见人过,不然这个戒就破掉了。

事实上我们假如善于去体会,在这个时代龙蛇混杂,佛门强调慈悲为本,现在的众生比起三千年前的众生苦难多还是少?多。请问大家,佛菩萨是同体大悲,那现在来的菩萨会比三千年前少吗?假如比较少,那同体大悲就不成立了吧?既然愈苦难的时代,佛菩萨示现得愈多的话,我们是肉眼凡夫,有没有可能佛菩萨我们把他看错了?有可能。那怎么办?假如他是菩萨,我还把他当凡夫一直批评,造这个业就麻烦了。怎么办?总要有个解决方法出来,不然今天成德讲到这里,大家心头上有一颗石头了:这个人是不是菩萨?那个人是不是菩萨?你每天烦恼,很恐惧,那不行。「礼敬诸佛」,修普贤行,既然分不清楚,那看一切人都是菩萨。所以师父讲平等心的时候,把他的心法告诉我们,「在我的心目当中,一切众生都是阿弥陀佛,我对一切众生的供养跟对阿弥陀佛绝对没有两样」。平等心的落实。师父再加一句,「不是把众生当作阿弥陀佛,众生本来就是阿弥陀佛」。所以佛菩萨入法身境界的他见性,跟人一见都是见人家的真心、不变的本性,所以他看一切人都是佛。所以说当我们看一切人都是佛,恭喜你,你成佛了。当我们看一切人都有问题,一切法从什么?心想生。

所以这个时代龙蛇混杂,请问大家提婆达多是什么来历?提婆达多现在在哪?在地狱。可是他享的是很高的福报,因为他是来配合佛陀演戏的,是吧?有正面就有什么?反面。所以没有他配合,怎么会给我们后世这么多的启发?你现在有没有遇到提婆达多?没有遇到那么厉害的,说不定人家示现的是浪子回头金不换,所以都要礼敬。达摩祖师说,「你绝不可轻视执迷不悟之人」,有没有?最后这段话很重要吧?都有可能在一念之间弃恶从善。修行愈来愈简单,也不要去打量人家长短,礼敬诸佛,一切皆恭敬。就像师父讲这个「受辱不怨」,教导我们处事一定要什么?恭敬、谦虚去对待一切人,不跟人结怨,随缘消旧业。我们不是净土为归吗?什么时候净土为归?不可须臾离也,不然就是假的,信愿不具足,一时激动而己;真正信愿具足的,念念求生净土,就像印祖讲的:「随忙随闲,不离弥陀名号;顺境逆境,不忘往生西方」。

这个花花世界太厉害了,我们一念不求生,那一念就可能开始沾染了,这是真的不是假的。三时系念有一句话讲得特别透彻,「须臾背念佛之心,剎那即结业之所」,只要不念佛、不持咒,就是轮回心起来了,又造轮回业了。所以真正知道自己妄想纷飞伏不住的,铁定很用力的老实念佛,不然我又要造轮回业了,我可这一生要牢牢把握这个无量劫来稀有难逢之一日,这样的机缘不能再错过了。「不再造新殃」,因为再造新殃又要带我们去轮回了,「随缘消旧业」。有这个心,人家找你麻烦高兴,为什么?早一点报掉,千万不要临终来扯我的腿,我可没那个功夫被扯腿还伏得住,所以赶快都报掉了最好。

我们也都在探讨这个修行关关难过要关关过夏莲老、俞公都给我们启示,夏莲老说「此二关不破,任你谈玄说妙,终是门外打之绕」,入不了门。第一关,自欺;第二关,灼然见得自己满身过失。而见人过就是过失当中很厉害的,大家要知道,见人过是傲慢,傲慢可是瞋恨的核心。而瞋恨一起可不好玩,「一念瞋心起,火烧功德林」。所以师父讲经的时候说,我们修了多少功德,想一想上一次发脾气什么时候?假如是刚刚,就叫并无功德,全部烧完了,重新再来。

所以《金刚经》说「一切法得成于忍」忍辱重要,不修忍辱成就不了。所以师父说,小忍小成就,大忍大成就,不忍不可能有成就,不管是世出世间。所以要栽培自己,要从忍辱下功夫;要选人才,也要看他忍辱的功夫到哪里。你看自受用、他受用。我们体会得深,才能护得到别人;我们都没有体悟,我们传递的还是知识。所以孔老夫子的教学我们佩服他什么?师父讲经说的,为什么释迦牟尼佛、孔老夫子的教化能影响几千年,那个力量还那么大?没有别的,因为他们是做到再说,圣人,身教的力量非常大。

曾子曾经讲一段话,说他跟着夫子观察到夫子有三个优点,他非常佩服,可是他都还没做到。这三个优点,第一个,见人一善,忘其百非,是夫子之易事也,很容易亲近。这个我们要不要学?要学。这句话跟哪一句菩萨道相应?菩萨所在之处,让一切众生生欢喜心。我们也想这么做,但是这个是心地功夫。我们一不高兴,嘴角就翘得很厉害,人家一看,赶快走吧,状况不大对劲了,那怎么可能让一切众生生欢喜心?所以这个心法,这一句就是,见人一善,忘其百非,代表老夫子的心中只放人家的好、人家的优点、人家的付出。师父教了没有?教了,师父说,只念人家的恩,不记人家的怨;只见人家的优点好处,不见人家的过失。这善护自己的心,这些都跟普贤行完全相应,他礼敬诸佛、他称赞如来、他忏悔业障,只见自己过,不见别人过。

第二,见人有善,若己有之。这个就是《太上感应篇》说的,「见人之得,如己之得」。我们很多年长的学长们也很可贵,看到这些年轻的学长,都随喜他们的善根,这个就是「见人之得,如己之得」。夫子就是「见人有善,若己有之,是夫子之不争也」,他对人没有嫉妒心,不会去跟人家争高下,不争也。其实嫉妒心很厉害的,我们现在还没什么,它还不起作用;有什么的时候,那嫉妒心可厉害了。

第三,「闻善必躬亲行之,然后道之」。这个太用心良苦了!他遇到好的教诲,他不是先去跟人家讲,他是先自己亲身去落实,体悟得很深了,然后再去供养给大众。所以徐醒民老师在讲《大学》的时候,有一句很重要的话,是用我们的「明明德」去什么?「亲民」。「明明德」是性德,他一定是烦恼轻,他调伏烦恼,然后智慧长,他用这个修出来实修的智慧去供养大众,这非常重要。

成德曾经听到,有讲课的老师他在跟别人讲:我一年讲课三百场。请问大家,你听到有一个人一年讲课三百场,你会怎么看这个事情?请问他的时间都在哪?飞机上,在讲台上。包含会讲出这一句话,他的内心也要慎重,是不是有「不炫己长」?再来,我们是同一个时代的,都是成年以后才学的,请问修身要不要下功夫?请问齐家要不要下功夫?那三百场是对大众,都是治国、都是利益社会国家,那什么时间拿来修身齐家、拿来格致诚正?对。所以上台是因缘,下了台很心虚,因为讲的自己没有做到,还得下功夫才行。实在讲,成德假如现在没有出家的话,这个讲台我真的不敢上,就是希望自己赶快多下一些功夫。但是因为现在己经出家了,出家也是个行业,对,行业要干活,出家人最重要的,师长老人家说你要讲经,而且交代不能中断。当然不是说讲课了,就忽略了修身、齐家、格致诚正,那不行的。所以那个学不躐等,对我们都是提醒。

所以《大学》重要,我们所学、所用功,离不开明明德、亲民,明明德是自爱、自利,亲民是利他、化他。还有一句很重要,「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最重要的是什么?知止,你才能有后面功夫的提升;不知止,后面什么都没有了。请问要止于哪里?止于至善。还有点抽象,对我们来讲,止于求生净土。所以刚刚跟大家讲说,为什么说净土为归?你有念头没有求生净土,无始劫那个对世间习染的惯性就上来,四大烦恼常相随就上来了,「须臾背念佛之心,剎那即结业之所」,做不了主。这个不是我讲的,老法师在英国汉学院的时候,一谈到知止,他说这个知止就要止于求生净土。

我们都是成年才学的,就不要说过去生的习染,就前面这十几年、二十几年、三四十年,世间的东西可染得不少,在梦中都还常出现。所以赶紧要多念佛,「生处令熟,熟处令生」才行。自己要做到,这个是身教的力量,很大。

我们再说回来,「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这句话我们重视领悟的话,见人过就连在道中都没有了,就不是真正的修道人。当然,就是说还没正式打八段锦,还在热身当中,还没正式打,还没真道人。可是问题是无常迅速。成德跟大家讲那么久,其实成德对治这个习气也是己经几百几千回合还没对治好,但是以这个错误的过去供养初发心菩萨。

比方成德有一次,有一个同事跟人家冲突很大,那个冲突后面会有很大的流弊。结果成德就刚好抄经句,就是要提醒他:你现在这个状况,脾气、跟人的对立,这个是不对的。我就写了一段,我己经不记得那一段话了。结果也很善巧,就递给他,善巧他就不会说敏感,好像我在挑他毛病,就善巧很自然的拿给他看。他一看完,眼睛瞪得很大说:「你看,他们就是这样」。我很震憾,你知道吗?就是他严重到我要劝他了,然后他看完那一段话就很生气的说,他们就是这样。成德讲这一段的时候再拉回来,其实我看他,我也在看他的过,我统统还在梦中的梦,我也没醒。真的没醒,没有觉悟,以后会不会犯同样的错?以后也犯。

所以成德身体不好也不是偶然的我们处在这个位置不好玩,处在这样的位置,你做错一个决策,影响多少人?很难算,你做错了一个决策、走错了一步,后面因为你而跟上的人成德都有因果。所以《孝经》里面说,「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为什么一个国君要这样?他一错了,影响的是一国的老百姓,所以他得「在上不骄,高而不危;制节谨度,满而不溢」。人有声望了、人有权力了,调伏不了习气的时候,在这样的境缘,哪有不习气做主的道理?对。所以虽然大家都很慈悲,看到成德生病了说:「你太辛苦了!」都是很厚道,给成德台阶下。人家给我们台阶下,我自己可要反思这十几年走过的路才行,没有反思彻底了,下一步还是会犯前面的错。

所以成德观察到一个人是这样,在团体里面也是这样。什么现象?比方说,团体里某一个人他现在掌权了,权力握得很厉害,同事就会:他这样做不对,他这样做独断专行,整个团体搅得乱七八糟。可是成德经历过这些事之后,观察到什么?当这一个掌权的人下来了,换当时候批评的那个人上去,他的严重程度有时候不亚于他前面批评的这个掌权的人,这样的情境成德看了不止一次。所以有一句俗话叫「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个对我们有没有提醒?为什么他三把火?他觉得前面的哪些做得不妥、不对,他上来他就想改。其实他得冷静冷静,因为有时候他看不对的时候只是他的角度。

所以有一些一上来把整个国家政策改很多的,最后都非常严重的失败。谁就是个例子?王安石变法,把那些忠臣,司马光宋朝这些名臣都被他贬走了。你说他学问好不好?很好。结果你看,这么多有德行的人提醒他他都没醒,最后还去找一些小人来合作,搞到最后很惨,他的儿子也死得很惨,绝子了,他唯一的儿子很年轻就死了。所以读历史对我们也是一个重要的提醒,不能意气用事。

我们再扩大来讲,现在民主政治都强调政党轮替,有没有?那个反对党批评的,底下的老百姓「好,痛快」,他那骂人骂得底下都鼓掌,骂他贪污。结果下面一个上来,贪得比前面的还厉害,那你能怪谁?师父老人家说,那个票是自己投的,那个叫因果票,你自己投票选出来,你要受那个果报。所以你看,没有古圣先贤的智慧,我们有时候在共业当中会整个被拉进去,不冷静的。

所以师长讲,几千年来选干部哪两个字?孝廉。你看现在都是学历、口才,那个口才好到群众一堆支持他的。你要拉拢这样的人,告诉你,以后他就把你给推掉了,因为他那个煽动根本就是为了他的什么?利益。可是当他的看法跟他的领导不一样的时候,下一个他要推掉的目标是谁?可能就是你了。所以我们处在这个时代,真的是「子孙虽愚,经书不可不读」,哪有一个有德行的人常常在那里扬人家的恶?所以现在弘扬《太上感应篇》很重要,「不彰人短,不炫己长」。他学过《太上感应篇》,他善恶他会看,这个人行为都跟《太上感应篇》不一样,这个人的票不能投。

所以大家有没有看「一切法从心想生」,我们自身也好团体也好,大到政党也好,都是因为只见别人过不见自己过,才衍生出这些对立跟冲突。所以「不见一法,离心别有」,还是要拉回来,不然又完了,又被自己给卖了。所以这个叫一切皆考验,不是考别人,考自己。「一切皆考验」,不能被境转,不能被境牵出去,「看尔怎么办」?面对境界,「对境若不识」,面对境界不知道只有一个人是学生,是内学,「须再从头练」,就被境界给抓去了。

成德只要想一想,我去批评别人,可能我以后还比他更严重,自己那种警觉感,因为那个景象发生在成德面前印象很深,就拉回来提醒自己,都是不彰人短,都是纯是一颗护念他人的心。昨天还跟大家强调,什么叫信具足?自他一体,无差别相,这个叫信具足,这才跟菩提心相应,才跟慈悲相应。所以师长老人家为什么用五心?就是让我们时时观照,念头不要用错了,五心就是真心,时时不离真诚、清净、平等、正觉、慈悲。

我们这一会,看得到的这么多的善友在护念我们,看不到的不知道多多少倍,是吧?说到这里,成德再供养大家一个心得,成德的观察每一个人甚至每一个团体、每一个国家,佛菩萨都尽了全力护持他。可是他现在怎么还是堕落,或者这个团体还是出问题?问题都不在哪里?不在佛菩萨那边,不然他就不叫佛菩萨,他也入不了那个境界。

大家读过《地藏经》没有?《地藏经》里面有很重要的一段话,佛陀跟地藏菩萨交代,阎浮提众生,哪怕只有什么?一毫的善,一丝一毫的善,你都不能让他堕到三恶道,有没有?

学生:有。

成德法师:好,地藏菩萨答应没有?地藏菩萨做到没有?你们没反应,你们居然怀疑地藏菩萨,这个就很严重了。再来一尊,观世音菩萨,「千处祈求千处应」,哪有苦难众生需要他老人家帮忙他不帮忙,那他就不叫观世音菩萨。他契入的是什么境界?上与十方诸佛同一慈力,下与六道众生同一悲仰,就是六道众生的痛就是他的痛,他焉有不知?对。所以重点在哪?佛菩萨苦口婆心,掏心掏肺,但是我们不听话。不听话,又不敢让我们造严重罪业,因为不听继续讲,他在那骂人,「太囉嗦了」,毁谤,毁谤佛菩萨那是罪,佛菩萨不能让我们造这个罪,他就先退开了,在旁边看,「生生世世,随逐于我,心无暂舍」。所以这些真相,我们没有从经典、没有从祖师那边,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假如不是遇到圣教,我们可能不知道父母他那十重恩,他那养育之恩,我们可能都己经忘了大半,都是透过经典慢慢给我们唤醒,才体会得少许父母的恩德。所以这些真相我们体会到了。

「劝发菩提心文」,我不知道大家读是什么感觉?我们以前读书说,读「出师表」不哭者不忠,读「陈情表」不哭者不孝,读「祭十二郎文」不哭者不悌。当时候成德就联想,读「劝发菩提心文」不哭者没有良心。你看祖师他有这么高度智慧、德行的人,他怎么劝我们修行?「不肖愚下凡夫僧实贤,泣血稽颡」,「稽颡」是给我们顶礼,乞求我们受持,「泣血稽颡,哀告现前大众,及当世净信男女等,惟愿慈悲」,请大家慈悲,只要听我一点点就好了,「少加听察」。这不就是祖师给我们掏心掏肺吗?你说我们这个因缘里面,俞净意公来了没有?这都是阿惟越致菩萨,那是绝对的。你在读他这一篇文章,他焉有不加持你的道理?

我们所有读的经典,每一部里面都有无量因缘我们才读得到,「一日常规」那也是依据「程董学则」,那是《养正遗规》里面的一篇纲,那背后也有应该是庐江的同仁把它整理出来,跟我们整个生活当中相关的把它列出来。所以真的我们说重视领悟,我们去体会。

《法华经》亦讲:「大事因缘出现于世。」这个大事因缘就是要让众生当生成佛。可是在这个大事因缘里面又包含着什么?无量因缘。一佛出世,千佛拥戴。这个千佛里面,这每一尊佛又有无量的因缘在里面。我们就回到自身,那请问师父的背后有没有无量因缘?哪个因缘没有了,就没有师父给我们讲法了。我们的成长有没有夏莲居老居士的护持?会集本是他老人家。夏老的后面又有无量因缘,甚至于夏老当初在民国时期、在抗战的时候,有没有生命危险的时候?说不定是哪一个菩萨帮他挡了一枪都说不定,我们只是没有去研究而己。他们那个年代都很不容易的,他们都把一生的成就和盘托出供养我们。

知福惜福造福,知恩感恩报恩,知缘惜缘造缘。这样的感悟,成德觉得自己的信心恢复了不少,因为我相信佛菩萨随时在护持我,在护持着每一个人,这一点成德是非常相信。这也是从观察当中得来的,从自身,还有从我接触的所有的同仁,他修行有起伏,但是在关键的时候都有人去护持他,不然我们走了十几年哪能走到今天?哪一个坎没过来就没有到今天了。成德观察到,不只是人、不只是团体,国家也是这样。

台湾,二OO九年,师父老人家在台湾治牙齿,还讲了一部很重要的经典,《修华严奥旨妄尽还源观》,就是把《华严经》的精髓,这是贤首大师写的学《华严经》的心得报告,《华严经》的浓缩就在里面,第二次宣讲在台湾讲的。不会看的人,哦,师父去弄牙齿。佛菩萨哪有一个念头:「我要去弄牙齿」,他是随缘的,随众生的缘。结果去了,那一年成德也在台湾。结果那一年老人家一有机缘,尤其跟国民党这些什么立法委员、什么各个县市首长,都跟他们对话,把《三民主义》的精华、把老祖宗好的教诲都介绍给他们,这么多人,几十个,还有民进党的都有,都是在政界有一定力量的,最小的是个县市长,要不是立法委员,要不就是中央官员。可是几十个人在那样的机缘,就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中华文化重要」。这个人一出来,师父一生的智慧、福报完全就加在这个人身上。你说加不加?铁定加。师父一直强调,哪一个地方做中华文化示范特区最好?哪里?你们这么小声,因为这里只有我一个台湾人而已,我不自己讲没气了。

结果最近师父说,看看海南岛能不能做?我一听紧张了,听思聪,本来都讲台湾,现在变成海南岛了,哎,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那你说台湾有没有机会?完全的机会。还是澳洲有福报,把这个大善知识请去澳洲,马上特批,给他永久居留,还派部长亲自送,尊贤!《群书治要》在哪里?right now(此刻)。你会看的,《群书治要》师父在表演,人家澳洲也在表演。陆克文也在表演,他一上任,把师父邀请去给他讲治国之道。师父不是常讲经的时候说,那个陆克文邀我去堪培拉,就见师父的时候一大杯咖啡,一大杯。师父说干那个事累死了,还是他老人家自在。当个国家领导人可不轻松,他上来可不得了,很不简单。师父跟他说,你不要叫反对党,每一叫反对党、反对党,自己落一个印象都是对立的。所以有没有看到师父的智慧?老人家看一个字都知道这个字的流弊在哪里,看到一个词都知道怎么样护念众生。善巧方便,所以告诉他,你以后不要叫反对党,要叫什么党?兄弟党,反对党就是为反对而反对,兄弟党就是一起为老百姓谋福。他真做,国与国和睦相处、平等对待,政党与政党、族群与族群。

所以陆克文一上来,就对着他们澳洲原住民的一个长老,非常有威望的长老,给他忏悔道歉。为什么?他们政权进去了,一定杀戮了本来住的这些澳洲的原住民,这个冤仇不能化解,他道歉。这么好的人,才做不久。为什么佛门叫福慧双修?人民没有福报,好的人上去也坐不稳。陆克文的中文可好了,他是在中国读书的,这么好的人,你看他在位的时候,现在中国跟澳洲关系那不知道多好。所以你看这机缘都过去了。你看愈多,就不着急了,什么缘丝毫勉强不来,未来烦恼,看多了就算了,别操心了,没用。最重要的什么?安住当下,赶快修福修慧,这个是我们能掌控的,其他的缘,我们不要皇帝不急急死太监,赶快回来修。

台湾机缘过去了,新加坡有没有福报?假如老法师现在还在新加坡,新加坡现在是什么国家?领导全世界的教育跟文化,是不是?你看师父己经到了联合国,己经「净空之友社」都设了。新加坡也是多元文化、多元种族,假如师父没走,现在榜样在哪?对。新加坡不用赚其他的钱,就赚观光文化教育就赚翻了,这个机会它不见了。

所以成德是因为经历了很多事,最后说真的同体大悲是对每一个人,他还会遭难,那绝不是佛菩萨不慈悲,是我们自己看不懂,没有听话,随顺了自己的执着分别,严重的固执性格造成的。佛菩萨也只能流眼泪,在旁边很有耐性的等我们不固执了、等我们相信了,「信为道元功德母」,这个加持力瞬间就过来了,没有时空的障碍。所以为什么忏悔以后,一个人的脸可以马上变一个样?那一忏「如千年幽谷,一灯才照,则千年之暗俱除」,它消了,消了之后那个加持力「啪」就进来了。忏悔都是因为突然明白佛菩萨苦心、父母苦心,他肯听话,那个加持力就进来。

我们刚刚是从「一切法从心想生」谈起,章太炎大师到地狱去也了解到,地狱是自己的业力变现,所以叫地狱十因六果。「劝发菩提心文」里面说:「念生死苦。」大家念这一段的时候印象深不深?尤其这一段虽然是讲地狱、饿鬼、畜生,请问哪一段最长?地狱。是吧?「登刀山也……则方寸皆割裂。热铁不除饥……铜难疗渴,饮之则骨肉都糜……巧风吹之,则死已还生……忍听叫嗥之惨;煎熬盘里,但闻苦痛之声。冰冻始凝,则状似青莲蕊结;血肉既裂,则身如红藕花开。一夜死生,地下每经万遍;一朝苦痛,人间己过百年。」好,谢谢大家。

我们念完这一段,这些情景我们要想到,阿罗汉他脱六道了,他可以看五百世,他一想到自己堕在地狱的情境,想到都恐怖得怎么样?流血汗。请问大家,我们这一生有没有痛到流血汗的经验?没有。那就知道那种痛苦比我们世间不知道多少倍。佛是真语者,地狱太苦了,若能念地狱之苦,这个懈怠不起,精进自己会生起来。

《楞严经》里面讲的地狱十因六果,我们就不能造这个因。成德只举一个因跟大家做供养,佛陀讲到,「阿难,此等皆是」,就地狱这些业报,「彼诸众生自业所感,造十习因」,这个习其实都是习气,过去今生的习气,然后「受六交报」,就受那些苦报。「云何十因?」哪十因?「阿难,一者,婬习交接」,就是邪淫,「发于相磨」,摩擦,「研磨不休,如是故有大猛火光」。我们慢慢去体会,一切法从哪?心想,所以我们这个习它是相磨,结果你看磨的东西它就会出火,所以它感的就是猛火。「如是故有大猛火光于中发动」,慢慢形成这个业果,「如人以手自相磨触,暖相现前」,你相磨它就热了,暖相现前。

接着说「二习相然」,这个「二习」的意思就是过去生有这个习性,现在又遇缘现在生这个习性又被这个缘唤醒,过去、现在这个习性「相然」,就是加乘作用,就好像干柴遇到烈火,就愈烧愈旺「故有铁床铜柱诸事。是故十方一切如来」,一切如来都了解这些真相了,所以他讲到的他自己内观照,或者是劝别人,都是提醒这个欲感得就是火,就是欲火。所以「菩萨见欲」,菩萨见到这个欲望,「如避火坑」。所以这一句也告诉我们「菩萨畏因」,菩萨己经了解事实真相,他知道这个习染感什么果,他绝对不起这些习染。

这里还举了《宝镜疏》,也应该是祖师的疏,「诸佛同诃」,这个诃就是很慎重的劝谏我们,「审宜刻骨」,我们应该记住这个教训,刻骨铭心「菩萨共避」,菩萨都避这些恶因,「宁不惊心」,就是我们怎么不战战兢兢的来护好这个念,地狱都是我们这些相应的念头感召来的。所以「呜呼,欲之为火,其毒若此」,这些习性是五毒,危害很大。惟愿有智的男子女人,「幸勿自效扑灯蛾也」,我们不要自己像飞蛾一样去扑火,把自己的慧命给毁掉了。

最后我们再回到我们今天讲第九,重视领悟。大家想到重视领悟,有没有想到哪一句经句?「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怕堵了他的悟性。还有没有?子贡讲,我闻一以知二,颜回闻一以知十。所以好学要跟谁学?颜夫子。你看,孔老夫子赞叹他好学,没有说他每天K书,是不是?说他什么?「不迁怒,不贰过。」所以这个真正的学问是什么?调伏自己的习气。这两句话己经到什么功夫?「不怕念起,只怕觉迟」,他才能「不迁怒,不贰过」,都是在念头当中下功夫,跟「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一样,都是克己的功夫。他老人家也是闻一以知十,其实这些都跟《华严》的境界很相应,是吧?你看得懂《华严》的表法,你从一个点就悟到一切处了,这样就不白费东方持国天王在那里给你弹琵琶。你在那不知道表法,哦,弹琵琶,我比较喜欢听古筝,还在那分别执着,那就麻烦了。

还有一句也是重视领悟,「吾道一以贯之」请问这是不是用悟性来学习?不是用知识吧,知识都是记很多,它不相干,它是「一以贯之」。这是第九点,这个第九点明天再跟大家做交流。

第十点,慕贤当慕其心。这一点不去重视,大善知识来你都看不懂,还挑他很多毛病,那就麻烦了,当面错过。这是第十。

十一,重实质不重形式,这个也是很重要的。《四十二章经》第三十七章讲的,「佛子离吾数千里,忆念吾戒,必得道果。在吾左右」,就在佛陀左右跟在旁边,「虽常见吾」,常常看到我,「不顺吾戒,终不得道」。这句也是强调亲近善知识也不能在形式表象中,要重什么?实质。所以经典里面常常都跟这个呼应,比方说「广修供养」,普贤行摆在第一位的是什么供养?如说修行供养第一,就是把老师的教诲去落实,而不是买很多好吃的去孝敬,这个还排不上位置,第一供养是如说修行。

大家要了解,我们没有契入重实质不重形式,学了就是偏掉了,偏成什么?搞情执。他只想着老法师,一想就哭,想别人都不哭,都想老法师哭。你怎么不想众生哭?我想,你想众生哭的时候老法师最欣慰。看到老法师高兴得不得了,看到家里的人脸很臭,这是真正尊重老法师吗?所以搞情执的,情执是什么?爱憎,他爱老人家爱得不得了,他一定有讨厌别人讨厌得不得了。这个严重,因为他表不了法,人家会说,你看这个人都跟老法师学得这么执着,只会讲道理,都没做出来。一直在强调「我跟老法师学的,我跟老法师学的」,人家一听,学成这样,我不学了。

不能搞情执,我们学佛是学觉悟,怎么换对象?老法师有没有讲不能换对象?佛教我们不能贪,我们不能在佛法里又旧戏重演又在搞贪。所以我们常常都说老法师,我们做的跟他老人家讲的不一样,都在断人家跟老法师的缘。所以最重要的,当下落实老法师的教诲,这是真正供养老法师、恭敬老法师。这是十一。

十二是四依法,四依法我们之前有提过。十三,离言说相,离名字相,离心缘相。第十四,掌握纲领,纲举目张。

你们不用抄,我整理给你们,你们上课的时候不要那么辛苦,不然我看大家抄得这么辛苦,我也过意不去,我有整出来了,再过几天我修一修。

第十五就是劝发菩提心文那一段话,这一段话包含很多心态都在里面,把它节出来,「勿视易而轻浮,勿欲速而不久长,勿懈怠而无勇猛,勿委靡而不振起,勿因循而更期待,勿因……」这一段包含很多都在里面,这段特别把它出来,这个大补汤大家喝一下。

最后十六,我就讲十六点,你们有的再麻烦反馈给成德,成德再帮你们去修供养。十六是修学要有高度的警觉性,面对境界要有高度的警觉性。为什么挑十六?十六,《无量寿经》说:「又贤护等十六正士」。我们没有德行,但是也凑一下表法的意境。

好,谢谢大家!阿弥陀佛!


上一篇:(第10集)| 如何建立修学的正知正见-成德法师

下一篇:(第26集) | 无量寿经第二次复讲-刘素云老师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