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集)| 如何建立修学的正知正见-成德法师

时间:1个月前   阅读:765

诸位家人,大家早上吉祥。阿弥陀佛!

我们回到课程当中,昨天是讲到第九点,重视领悟、重视悟性。在《论语》当中,子贡问夫子一个问题,说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孔子回答说,这样是不错了,但是更好是什么?「贫而乐,富而好礼」,这样境界更高。结果子贡回答到,老师你这个意思是不是就像《诗经》一样说的,「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是不是这个意境?那你看,子贡能做这样的一个领悟、回应,代表他不是知识性的学习,他是用心去感悟的。那他这么回应,孔子就很欢喜,跟子贡说,从今天开始可以跟你谈什么?《诗》,「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这个意思就是他可以举一反三,他有这种悟性,可以去联想、可以去推理、可以去反观。

比方说我们《诗经》第一首:「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关雎」这一篇就是指雎鸠这个鸟类,那牠表的法就是牠找伴侣只有找一个对象,牠不会找很多对象,那它就是表夫妇的相处,夫妇之德。那它延伸就是,他用鸟类来提醒我们人,让我们懂得去反观、去领悟。

就像《大学》里面有一句说道,「缗蛮黄鸟,止于丘隅。子曰:『于止,知其所止,可以人而不如鸟乎?』」。其实「关雎」的意境跟《大学》这一段经教,它的意境都是一样的,它在表一个法,让我们去反观,甚至于进一步让我们去效法学习。所以这个是懂得领悟,举一反三,闻一知十。我们又有一句俗话讲,「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假如是用这样的心境去学习,「人同此心」,他是这个感受,可能很多人都是一样有这样的感受;他是这个经历,所以很可能也有很多人有这样的经历,那就懂得在一个地方领悟到一切的地方。

我们《华严》里面讲,「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举一个例子,师长老人家讲经的时候有说到,夫妇相处之道有一句真言。这一句真言大家熟悉吧?「只看对方的优点,不看对方的缺点。」就是这一句教诲,可以让夫妇白头偕老、和乐相处,就一句。所以有时候不在多,这一句能时刻不离,就能达到夫妇的和乐。这一句好不好做?不好做,这一句也是普贤行,只看对方的优点,不看对方的缺点。

我们看普贤十愿,他是一愿一愿提升上去。第一愿是最重要的基础,你没有这一个基础,后面要干干不起来。基础是什么?礼敬诸佛。我们为什么会见另一半的过、会见他人的过?因为我们不相信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我们不相信本觉本有,我们不相信不觉本无。我们现在相信什么?我们的相信刚好颠倒,把他的假的当真的,把他的真的都觉得没有。你看他那一副德行,气死我了。他那个德行是什么?习性,是妄心。佛家用这个字好不好?妄心,妄是什么?假的,没有的。

所以达摩祖师的雕像,一般这个木制品刻达摩祖师,都是哪个姿势比较多?就是这样。你们没看过吗?我家里有一尊,很早以前到一个佛寺去把它请回来。它那个手就是这样,这什么意思?把心拿来。虚妄的东西怎么会有,所以拿不出来,「觅心了不可得」。所以师长老人家说,我们这个时代认假不认真。所以这个必须要了解宇宙人生的真相。我们为什么很难做?因为我们还没搞明白这些道理。好像理上都懂,但是这种理解领悟的不够深刻。为什么我们要长期薰修?愈薰这个金刚种子愈坚固,遇到境界可以起观照,它就有力量了。

所以「礼敬诸佛」是第一个重要。真正相信这一点,看另一半、看一切的人提起来,他本觉本有,不觉本无,你不会放在心。因为你相信他本觉本有,在这个信的基础上,他有什么优点出现了,你就很容易看到、发现。所以这个时候是「称赞如来」,就容易提起来。师长老人家指导的是,「只看对方的优点,不看对方的缺点」,其实也是做一个我们惯性的转变。

《弟子规》上说,「恩欲报,怨欲忘」。我们本来的习惯是恩容易忘,不是故意要忘的,怨容易放在心上。甚至于是几年的交情,可能一件事,我们就只盯着这一个不欢喜,只盯着这一句不顺耳的话,前面几年这个朋友对我的好统统都提不起来了。但是这样的心态是很薄福的心态,所以我们要修福从哪里修起?心量要大,要能包容,面对别人恶意要能善解。所以量大福大。

我们今天师长老人家的课程,讲的是「施恩不求报,与人不追悔」。而在这两集的开示当中,有一个很重要的点,就是你对道理要圆融的明白,你不能着相的去明白。黄念祖老居士常常都会提到,他说一个人圆解,经教圆解,他修一天超过一个没有圆解的人修一劫。一劫长不长?很长。所以听经明理非常重要。比方说修布施,着相的人他可能布施一文钱,他等着我要求那个果报。他绝对会有果报,但是果报就可能是财布施得财富,回来一块一毛钱。但是你圆解以后,那你懂得三轮体空,「内不见己,外不见人,中不见所施之物」,「斗粟可以种无涯之福,一文可以消千劫之罪」,你修的都是满善。就好像昨天我们邓学长,他分享的是要省水省电。生活的一个小事情,但是你用的心是为了整个地球的人着想,为了虚空法界的人着想,那你省一滴水跟省一度电,功德、福德都非常大。所以圆解很重要。

我们再拉回来,我们刚刚讲到的普贤行。我们修普贤行重不重要?重要。为什么?因为我们只要不修普贤行,就跟我们的目标背道而驰。我们学贵立志,我们立了什么志?「现生优入圣贤之域」,还有另一个重点,「报尽高登极乐之乡」。这一件事可不是开玩笑的,为什么?师长老人家说的,你不往生西方,你传统文化只可以做一世。因为你没求生西方的话,那你这一生做传统文化会修满大的福报。今天师父也讲了,哪个功德最大?亡国不怕,怕什么?文化断绝,人类必须重新摸索。你看我们一生很多人都到三四十岁,都会感叹一句话:假如人生可以……那可不可以再来一遍?不行,人生的经验历练、智慧的积累是不容易的。所以我们为什么要文化传承?因为传下来了,那我们所有炎黄子孙的人生都是在五千年智慧之上来经营。所以很多老实听话的人,二十几岁就开悟的,在我们历史当中还不少,他们就有大福报。所以文化承传最重要。

我们现在来做这一件事叫五千年来头等好事,为什么是叫头等?因为以前还没有出现文化断绝的危险,以前没有,现在出现了。刚好我们就遇到这个文化危急存亡之秋,就遇到了这个时机点,那我们当仁不让来承担起来。只要这一生全心全意为文化承传,以此功德回向西方,决定往生。这个是师父讲的,不是我讲的。这一段话是不是师父给我们授记?就像印光大师说的,「果能依我所说修行,决定可生西方极乐世界」。那印祖讲这一段话前面的开示不长吧?「无论在家出家,必须上敬下和。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代人之劳,成人之美。静坐常思己过,闲谈不论人非。」就这一段,「行住坐卧,穿衣吃饭,从朝至暮,从暮至朝,一句佛号,不令间断。」然后「常生惭愧心及忏悔心,纵有修持,总觉我功夫很浅,不自矜夸。只管自家,不管人家。只看好样子,不看坏样子。看一切人都是菩萨,唯我一人实是凡夫。」这一段话可能才一百多字,不长,但是接下来印祖说,能照这样做,「决定可生西方极乐世界」,这授记了。告诉大家,这些大修行人讲话,他是性德流露,它都是跟经典相应的。我们不要小看印祖这一段话,里面有什么?三福六和、三学六度、普贤十愿,都是性德,这五个科目都是性德,都在里面。

往生西方是成佛了,那成佛的《法华》,《法华经》,当生成佛的经典。「唯有一乘法」,一乘就是成佛,「无二亦无三,除佛方便说」,说二乘、说三乘、说五乘是方便说,一乘才是彻底究竟。《法华经》的精神有四点。所以师父老人家说,你这一生弘扬传统文化,以此功德回向可以往生,这个是符合《法华经》的当生成就的教理,这不是随便说的。《法华经》的精神,你当生成就四法。哪四法?第一个,「接受诸佛护念」。我们就是念这一句阿弥陀佛,接受诸佛护念。这是正修,其他三点是助修。印祖刚刚那开示,念佛讲得最长,那是正修;其他的三福六和、三学六度是助修,正助双修都讲得很圆满,接受诸佛护念。《阿弥陀经》上讲的,「一切诸佛所护念经」。而且这个佛号的功德不可思议,我们黄念祖老居士他是理工科的教授,他常常都用我们理工科的语言来诠释经教,他说这一句佛号就是数学里面的无限大。很多人一学佛:「我以前造的业不少,那个都是种子,因缘会聚时,果报还自受」,愈看愈害怕。好,我们待会再来分析因缘果。

刚好有同学问到,那你所有的业它是有量的,这一句佛号怎么样?无限大,所有的有限遇到无限大都会怎么样?消融掉。For example:阿闍世王,佛陀那个时代的,杀父害母,罪业重不重?非常重。那杀父害母是一个五逆罪,他还迫害佛陀,五逆他几乎都犯了。他临终忏悔,然后念佛。所以两种人可以往生,一种就是忏悔的力量很大。「罪从心起将心忏,心若空时罪亦亡。」真心里面有没有六道轮回、有没有罪业?他忏到他的性德透出来了,这个消业是力量非常大,这忏悔。但是他也念佛,他念,念很短的时间,他就上品中生。你忏悔不念佛也不能往生,你一念佛,跟佛的四十八愿相应了。那请问大家,他从地狱被拉去成佛,念了就几声佛号,这个佛号功德有多大?不好算。

这个是印度佛陀时代的,我们拉回来中国唐朝,唐朝的张善和,一生杀牛,临终地狱相现前,所有的牛头要跟他讨命,他吓得大叫。刚好有一个出家人经过,听到那个声音就进他们家,劝他赶紧念佛,他念了十声就往生了。所以请问佛号的功德有多大?

师长老人家很喜欢思考,所以我看有一些学长也很喜欢思考。然后他们也有一个困扰说:「我这样算不算胡思乱想?」其实只要你的思考不离因果在思考,那不是胡思乱想。你在把什么?原因给它找出来,这个不是胡思乱想。你那个毫无道理逻辑乱想一通,那个是胡思乱想。

我们再拉近一点,因为现在人你给他说东他会说西,你给他说古,他说那是古代的,现代做不到。然后你就拉回来,在文革前夕,那是一九六O年代,江苏有一个人大代表叫某某人。对不起,我年纪大了,没记起来,黄念祖老居士在《无量寿经讲记》有讲。人大代表他是一个很有名的中医,那看的病人排队排得很长,一天赚一两黄金的钱,你看他医术多高。结果他有一个弟弟,因为家里富有,他那个弟弟算是他父亲的妾生的,然后就喜欢吃喝嫖赌这些都有。后来他这个弟弟母亲去世了,他都是吃喝嫖赌玩乐,就是阔少爷。只是他母亲去世了,因为他自己的哥哥学佛,就有帮他这个算庶母念佛送终。他这个弟弟就留下一个印象,要死的时候念佛。结果等到他自己业报现前,看到地狱了,赶紧叫他哥哥来。他哥哥说,你赶紧念佛。他因为看到母亲有种这个种子,他就赶快念佛。念了很短时间,见到阿弥陀佛,把他接走了。

我好像了解我们学长当中也有很亲的亲人,也是业报现前,后来刘素云老师给他护持,他也是很短的时间念佛,也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了。这些更近的公案。你们假如说那是几十年,一九六O年代的,那你就再端一个热腾腾的公案给他。所以大家的故事跟公案要多准备一点,给大众起信。所以这个是无限大。

不管你有多大的罪业都不怕,不管你是善根福德因缘都不具足都不怕,你只要老实念佛,善根福德因缘的增长,那是快速的增长,很多念佛公案里面都有。不是念佛的故事里面有一个智商有问题,很可怜,有一个道士就看他可怜,收他为徒,是吧?王呆头。这个都是真的,都是记录的,《净土圣贤录》这些记载的,王呆头。然后那个道士就觉得他很可怜,就收他为徒。他什么也不会,什么字也不认识,让他做做内务,然后就教他念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就这样。他就这样一直念一直念,突然有一天就大笑,哈哈哈一直笑。然后他那个道长,他的师父就觉得他不守规矩,就拿那个棍子要打他,就要打他。他说:「你今天不能打我了。」他开悟了,就念到开悟。平常他哪些动作不对了,他那个师父就拿棍子敲打他。所以那一天他笑了,可能他师父:「你发什么神经?」就要打他。他说:「你今天不能打我了。」然后就劝他师父,你不要学那么复杂了,就念佛就好了。所以什么都不怕,你已经遇到,就是我们俗话讲的,你已经中了佛门的第一特奖,你好好抓住这个机缘,所有的遗憾都不是遗憾。

这是第一个,接受诸佛护念,一念相应你就一念佛。这个法门叫他力门、果教派,是他力,靠阿弥陀佛四十八愿加持、诸佛加持;而且是果教派,什么是果教派?其他的法门是修因得果,这个法门是直接从果起修,所以这个法门的标志是莲花。一般树都是什么?开花,然后最后才结果,它是先有因,先开花后结果。这个法门用莲花来代表因果同时,花开了,莲子也长在里面了,因果是同时的。从果地上修,就是把阿弥陀佛果地的功德,他依正庄严的功德,拿到我们因地上来修。这个就是即修即果,等于是阿弥陀佛果地上的果实,拿到我因地上来修。所以我念一声佛,就摄阿弥陀佛圆满的功德成我自己的功德。所以叫名召万德,他这一个阿弥陀佛佛号里面含摄万德,所以叫万德洪名,那是他修出来的。然后他以这个果实,让我们在因地上修。所以我们念一声佛号,就摄他老人家圆满的功德为自功德。所以念一句,蕅益大师说,念一句就有不可思议的功德在其中。

黄念老他讲得更具体,他做比喻,他说比方你今天要吃馒头,你要开荒、你还要挑种,然后你还要耕耘、还要施肥,然后把麦子种起来了,就要收割,然后有经验的人配合一下,我连麦子都没看过,收割制造成面粉,还要揉。最后你看多少工序,馒头做好了才能吃一口,这个叫自力法门。他力法门是怎么修?直接馒头给你,你就吃下去。当然要咬一口,你不咬,营养进不去;你不咬,佛功德不能摄为你的功德。所以这个法门它简单、直截、方便,就在这个道理。这个就是我们了解了这些事实真相,就接受诸佛护念。

第二个,「植众德本,积功累德」。所以我们做这个弘扬文化,五千年来第一等好事,这个功德大。这第二个,「植众德本」。当然,就如我们《太上感应篇》讲到的,积功累德。积功累德里面有一个公案,好像当事人叫葛繁是不是?人家去请教他怎么修行。其实他只是每一天都做几件善事,比方说这个椅子歪掉了,可能有人走过去会撞到,他把它摆正;比方说他看到一个大石头在那里,可能有人过去了会踢到,他就把它移开。就是只要他碰到随手的事情,他就去举手之劳,都尽心尽力去做。都是一件小事而已,但是他每一天都做很多。其实就像我们班风说的,念念为……这个心能保持,请问大家一天能干多少好事?你在打饭的时候都想着,后面还有人要吃,那你吃饭也有功德。你都去替人家服务,统统是功德。生活是功德、工作是功德、应酬是功德,处事待人接物,统统都是念佛,统统都是功德,因为你是用佛心去做的,你是用三轮体空的心去做的,你是用你的真心去做的,这个功德都很大。所以这个植众德本,随时随地都能修功德。

第三个是「入正定聚」。入正定聚就是一个方向、一个目标,没有变。所以为什么说我们弘扬文化,但是要知止,止于哪里?极乐世界。你只要有求其他的果报,那就已经不是功德了。有求的心做的不是功德,是福报。那你就有福了,你就要去受报了,但是不一定去三善道,因为去三善道,你要不贪不瞋不痴。贪瞋痴有,可是修了很多福报,到哪里去享?畜生道龙王也很有福报,还有畜生道里面狗也很有福报。

我们看很多外籍的劳工牵着一条狗,牠那个毛都很漂亮的,那个都去洗spa的,很干净,漂漂亮亮。告诉大家,那一条狗每天有一个人伺候。请问在座的同仁,哪一个人每天有一个人伺候的?我们的福报都比不上那条狗,你知道吗?可是牠福那么大,牠在畜生道,牠还愚痴。所以真正修行人,看懂宇宙人生的真相,绝不求世间的福报,绝不求来生。轮回路险,走的都是三世怨:第一世修福,第二世一享福就晕了,第三世就堕落。什么叫堕落?三途一堕五千劫,这佛在经上讲的。不是一堕下去像潜水就上来了,一下去就上不来了,五千劫那么长,这不是开玩笑的。所以蕅益大师说,「归命大慈父,早生极乐国,弹指归安养,阎浮不可留」。阎浮提不好玩,一不小心就下去了。所以入正定聚很重要,一个方向、一个目标。

最后一个,「发救一切众生之心」,这是第四点,这是《法华经》的四法。而且诸佛加持你是平等的,可是为什么每个人的受用不同,甚至还有一些是根本加不上去?他有业障,他不肯念佛,佛法摆在他面前他不肯学,他有业障。这个加持力跟什么成正比?跟后面这三条成正比。他积极积功累德的人加持力大,因为他跟佛同样的志愿,以师志为己志,那加持当然大了。第二个,他的目标完全都不动,这加持力大。为什么?你一直想去,那个感应力可强了。「黄金臂昼夜常垂,唯许行人独委」,阿弥陀佛那只手什么时候伸出来?你想去,很快就接去了,你就感应了。当然,假如你有利益众生的缘,那佛菩萨会跟你再留几年,那个到时候阿弥陀佛会跟你讲,不用操心。跟后面这三个成正比,住正定聚,然后发度一切众生之心,这个心要发出来,同体大悲的心要发出来,这样得诸佛加持就大。

我们刚刚是提到师父的话,包含印祖的开示,其实都是给我们授记,也都是掌握了当生成就的这些教理的、这些行门的。我们再回到刚刚讲到的普贤行,这个也是当生成就,菩萨不修普贤行,不能圆成佛道。第一个,「礼敬诸佛」,这个是心跟佛一样广大,诸佛,那就是一切众生都是佛,他没有差别。第二,「称赞如来」。第三是「广修供养」。广是什么意思?广不是多的意思,广是平等的意思,广是没有边界的意思。所以俗话讲的,佛法无边,有边那它就不叫广了。所以这个刚刚跟大家讲的你要圆解,广不是多,多跟少就是相对的,广是绝待圆融,它没有相对的,一有相对的就分别了,分别了接着就产生执着。有好有坏,喜欢好讨厌坏,有美有丑,你看对待出现了,接着执着就产生了。所以这个普贤行我们也要圆解。所以听经重要,你把道理听明白,你就是用圆解的这种心境去力行,那修的功德是不一样的。

刚刚我们讲,这个夫妻关系也是落实普贤行,我们礼敬诸佛,那就看不到他的妄心,看不到他那些缺点;然后称赞如来,就是都看到他的优点,这个确实是做一个转变。《弟子规》上讲的「恩欲报,怨欲忘」,其实我们真的深刻体会到「本觉本有,不觉本无」,这个做起来确实就不难。我们看到师长的行谊,连陷害他的人来找他,我们都知道的事,然后师长对他很亲切,坐坐坐,然后拿东西给他吃。我们站在旁边都傻了,因为事情刚发生不久,那个人还敢来。然后师父就真的是啥事都没有发生过,对他还是很恭敬。那我们还在那里气得牙痒痒的。所以不依教奉行,师父怎么表演我们也不得力。所以成德很多这种好的机缘能看师父表演,看不懂的话福报就折掉了。确实也看不懂,后来是因为跟大家分享,一上台这个有加持力;下台就不一定了,下台只要有妄念,是非人我一起来,加持力就上不来了。台上没其他念头,你看没其他念头,有时候还想不起来,现在忘性太大;还有其他念头,就不知道该讲什么了。所以在台上没其他念头,好加持,就容易想到一些师父的行谊,就有所感悟。所以还是感谢大家,不然我还悟不到这些地方。真的都是讲课的时候,突然那个情景就有那个领悟。

我们遇到师长,不效法他老人家,这个叫自暴自弃,是不是?「见人善,即思齐,纵去远,以渐跻。」所以《弟子规》的根我们要不要扎?要,这都是《弟子规》上教的,做人的根基。请问大家,只有夫妻关系这样相处可以白头偕老,其他的不是吗?朋友相处是不是这样?有一句话讲「相见易得好,久住难为人」。有没有道理?有道理!为什么有道理?他点出了我们人与人相处,大部分容易什么?见人过,落印象。一开始的时候都有刚认识的那种,用哪个词?一般男女相处叫热恋期,就是刚认识的那种新鲜期,都看对方的好。慢慢有看到一个不好,他就开始发作用了、作用了,作用到最后可厉害了,啥都不好了。所以不是风动,也不是幡动,不是境界有问题,自己有问题。

我曾经有一次在珠海讲课的时候,我说夫妻相处的一句箴言,只看对方的优点,不看对方的缺点。结果有一个女士她就说:「没有优点」,喊得很大声,坐在前排。然后我就看着她说,我说这位女士妳真不简单,妳先生没有一点优点,妳还嫁给他,妳有地藏菩萨的精神,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她也听了在那里一直笑。那我请问大家,她先生她认识的时候,说他没有优点,她会嫁吗?不可能的。假如她先生没有优点她还嫁,她是第二个刘素云老师,她功夫可了得。你看刘素云老师她先生什么情况?精神有问题。你看刘老师单纯到什么程度?她的同学说,「妳看我们某某同学这么可怜,妳就嫁给他吧。」她说:「好啊,嫁给他吧。」

当然,诸位女同胞,这个要效法,因为刚刚说「见人善,即思齐,纵去远,以渐跻」。妳要傻到那个分上,妳才去练这个功夫,不然到时候嫁了以后来找我,说都是被我害的。所以说话不容易,讲完之后要在另外一面补一下,不然到时候人家出事了,也是有连带责任。所以有一句话说:心地淳厚近道易,世智辩聪得道难。心地淳厚,那个厚在哪里看到?完全不见人家的过,甚至人家在讲自己过的时候他难受,赶紧给人家台阶下,厚道。我们现在是恨不得好好痛快的骂他一顿,人家是见到人家在批评自己他心里难受。谁给我们示范不彰人短?许浚医生,他在片子里面出现好多次。比方说他不是留下来给那些病人治病吗?他要去看病以前,不是跟着两个同伴吗?结果治完病,这两个医生就开始,你看就这样给他看一场病,结果也不拿点钱来,总挖一点可以出来。你看许浚听了马上:「我们赶路吧。」就不忍心听那个批评人家的话,他们在批评老百姓,「我们走吧。」不要让这个批评继续下去。再来你看,当时候后来他留下来,是不是有一个陪他,后来那个朋友也是为他好,「你会赶不上的」。结果老百姓急了,「你要走你自己走」,轰他走。结果那个医生说:「你们这些人,我已经一天一夜都没合眼了,你们竟然这样对待我。」结果你看许浚怎么说:「你不要生气,你不要在意,他们也只是一时心急而已。」他听到别人批评了,他很厚道,马上把它转掉,或者给对方什么?台阶下来。

再来还有一幕,那个阿石把他挟持到他们家去,有没有?他已经赶不上了,最后挟持他:「你一定要到我家来」,看他那个老妈妈。他眼看着就要毁掉我的前程的人,你看他马上专注的帮他的母亲治病。治完以后还从自己口袋里掏了一些钱出来,然后对阿石说:「我开的这个药,因为你妈妈身体比较虚弱,必须吃一点补的东西,不然怕扛不了,所以你买一些给你母亲吃。」说到这里,阿石怎么样?痛哭,被他的德行感动了,「都是我害你的。」你看许浚大夫说什么?「没有关系,我妈妈说死了以后可以好好的睡。其实我只要再加紧脚步,可能还赶得上的。」你看还给阿石台阶下。所以这个「心地淳厚近道易」,容易。所以我想,像刘素云老师这种善根,一辈子绝对没有占过人家一次便宜的,厚道。

所以刚刚跟大家讲到的,这个女士说没有优点,其实真的都是她自己变现的世界,从情人眼里出西施变成没有优点,都是自己的心造的,跟别人没有关系。这是夫妇相处,事实上延伸到整个伦常,甚至于延伸到团体与团体、国与国,都是如此,都只看对方的优点,不看对方的缺点,就对了,这样都一定能和睦相处。我们举这个例子,就是举一反三,闻一知十;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再来孔子又强调「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是完全理解,所以他回应。因为同学们不了解,请教他,他说:「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而事实上,忠恕我们再给它往深处,就是一个字,叫「爱」,就是性德,爱就是性德,自性第一德就是亲爱。比方说忠,尽己之谓忠,推己及人之谓恕。尽己之谓忠,那你要全心全意。反求诸己就是忠,他的忠就是心都没有偏,他没有往外,他没有指责,他没有着相,他只是往内。自己的心统统不要有杂念、邪念,不要有分别执着,忠。所以反求诸己,推己及人,这个是恕道,一个是往内,一个是往外。

《中庸》又说:「成己,仁也;成物,知也,合外内之道也」,外内,内圣外王。内圣一个字代表,忠;外王一个字代表,恕。忠,自爱;恕,爱人。那是不是一个仁爱之道?爱己爱人。好像是子贡,子路、子贡、颜回跟夫子在一起,夫子问他们,什么是智?什么是仁?子路说道:「仁者使人爱己,智者使人知己」;结果子贡讲:「仁者爱人,智者知人」;到了颜夫子,颜回夫子说:「仁者自爱,智者自知」。这个公案就挺有味道了,就是务本。「欲爱人者先自爱,欲助人者先自助。」你要去亲民,要用什么去亲民?「明明德」去亲民。你没有格致诚正的功夫,习气做主,怎么去修齐治平?那不可能,做不到。自己不能度而能度人者,无有是处。所以我们在亲民,在接触有缘众生的时候,还要把什么摆在第一位?成就自己要摆在第一位。只有自己是学生,内学,藉这个缘反观内心。所以这个「一以贯之」,一个「爱」字贯穿世出世法,一个「忠恕」贯穿世出世法。

那我们拉回来,刚好有学长问到:请法师为众学生阐明「好为人师」、「不见世间过」、「教不严,师之惰」、「亲有过,谏使更」、「过不规,道两亏」五者之间的关联。这个想得可周到了,这是有心人。当然,成德看到这里就知道,问问题的人是明白人,讲课的人不咋明白。为什么?因为讲,我可能讲讲讲,讲了这个角度,另外一个角度没有顾及到。所以可能这个问问题的学长,他已经看到有人听得有点搞不清楚了,所以他赶紧写上来,再补补其他的角度。因为这几天成德都一直在强调,「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然后强调强调,最后「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人都不看了,不敢看了,不见世间过,一看我又要见了。所以有时候讲课,讲讲讲,你讲得不圆融,人家要不偏到这边,要不就偏到那边。结果这个问题一问,方方面面就顾及到了。

因为这个「不见世间过」强调,到时候大家又偏到「过不规,道两亏」也不干了,因为「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所以法是圆融的,假如你觉得这一句跟另外一句是冲突的,我们的理解一定不对,佛法是圆融的。所以你只要这样去思惟,然后你会往深处更去看,因为一般会觉得矛盾是着相了。

所以其实这个回答,《了凡四训》一开头,有一些儒生去问中峰和尚,他说打人、骂人是恶,礼敬人、赞叹人是善。中峰禅师怎么说?「未必然也」。所以最重要是什么?心,心是根本。

那我们也再复习一下,文殊菩萨不是跟善财童子,善财童子是学生。善财童子的善是善良的善,好像有学长以为是拿着人民币刷刷刷,善财童子他是表一个当生成就的学生的榜样。文殊菩萨说:「什么是药?取将来。」善财童子说:「统统是药。」每一个东西都有它的属性、都有它的作用,你把它用对了,砒霜也是什么?好药;你用错了,人参也会杀人。然后他说尽所有都是药。接着文殊菩萨:「什么是药?取将来。」又讲了一遍。善财随手摘了一个草药交过来,「此药能杀人,也能救人」。所以每一个法我们有没有自受用、有没有他受用,关键的就是我们心用对了没有。心用错了,这个法药就变毒药,自己生烦恼,亲人也痛苦,因为被压迫得很难受;自己心态对了,有自受用,自然有他受用,自他不二,依报随着正报转。

所以我们学佛了,你的另一半都笑不出来,铁定我们有问题。一个巴掌拍不响,只要有摩擦、只要有对立的气氛,两个人是一般见识。所以我们成语里面说半斤八两、五十步笑百步。程度差很多的对不起来,比方说一个明白人、一个糊涂人,他不会对立。

大舜是明白人,他的父母、弟弟糊涂,有没有对立?没有,「负罪引慝」。所以我们这个修行就怕什么?吃亏。「为什么不是他承认错误,就得我承认错误,他错得比我还严重。」「为什么不是他退是我退,我已经忍了多久了。」不管是错多少了,其实都是错了。而且换一个角度讲,就是因为对方让我能看到我有这个习气。发现自己的过失叫什么?开悟。所以对方让我们开悟,不然我们今天空过。「一日不知非,则一日安于自是;一日无过可改,则一日无步可进。」所以我们见到这个人会生烦恼,这个人是我们的大善知识。有可能我们见到善缘的人,相处了十年,他还没有说我们一个问题,我们还察不到自己的过。这个人一出现,我们马上情绪就波动了,这是真正的善知识,我们还没往生西方,说不定是普贤菩萨来护你的,观音菩萨来护你的都说不定。

不然,当前我们身体还健壮,这个习气都伏不下去,临终能得力吗?对,现在身体还硬朗都伏不下去了,还等到哎哟、哎哟,那个时候就更没有功夫了。人一生病,躺在病床上三天才知道,生病的时候要念佛可不容易。对,所以这些我们看了会起心动念、会有情绪的人,真善知识。所以师父也是教我们怎么修?怨亲平等,把那个怨摆在前面。但是这样的因缘往往都是比较亲近的人,其实他们对我们都有很多恩德的。时时提起来,慢慢的那些怨慢慢就下去,就转过来了。所以我们要做个转变,对父母、对一切人,对亲近的人做个转变,念恩忘怨,这个才跟普贤行相应。

所以这个药要会用。跟大家举个例子,佛法讲「只闻来学,未闻往教」,又说「为诸庶类作不请之友」。这里有没有冲突?「只闻来学」,他来,「未闻往教」,我不能去。另外一句话是众生没请自己来,「为诸庶类作不请之友」。两句有没有矛盾?没有。那大乘佛法一个字:爱,爱的教育。请问,「只闻来学,未闻往教」,有没有自爱?有。代表什么?我们不要好为人师,觉得自己可以教别人。其实客观的来讲,我们都是成年以后才学传统文化的,要调伏到「智如泉源,行可以为表仪者,人师也」,要到这个境界容不容易?不容易。假如我们起一个念头:我可以当人家的老师。当然,这个是指在修行方面。你说你今天教幼儿园,那你教的是小朋友,那当然,说到这里,其实教幼儿园也要防止好为人师。为什么?有时候那孩子心很清澈,他没啥面子,他也没有分别心。有时候他那种性德亮光点,你会欣赏的话,你会愈来愈年轻,愈来愈有赤子之心。当然,他行为错了,那个你要纠正他。

假如是在修行,在传统文化、佛法的领域,我们起个念头说,我们可以当人家的老师,这个念头很可能就会增长慢心,而且会不自知自己的程度。那成德说到这里,你们可不要有些是团体的负责任人,一回去了,「从今天开始统统不要叫我老师。」那你的学生就憋得很。要随缘,但是要明白,要清楚自己的状态。人家叫老师,那是成全他的恭敬心,可是自己要战战兢兢,不能对不起他,不能对不起他的父母。所以那一声老师是提升自己,也是利益到对方,自他都受用。假如这一声老师一叫,我们愈来愈贡高我慢,那自己习气现前,请问这些学生会得利益吗?贡高我慢会在哪里显现?绝对会在讲话的时候不经意就出去了。那你的学生尊重你,你讲错了,他还不能判断的时候,他也觉得对,所以他就不知不觉在学。所以我们为什么强调家文化里面,师父讲经的时候说,在大家庭里面,所有的长辈都有一个态度、有一个共识是什么?小孩子在,不能给他们不好的影响,一言一行都要做榜样,就是这样的一个责任感很重要。

所以任何的经句你拉回来,自受用跟他受用,那个义理就出来了,那个正确的心态就可以提起来。所以今天「只闻来学,未闻往教」,就是我们不要「好为人师」。然后学生是什么?他主动来学的他就珍惜。你主动过去的,他又不珍惜,然后你讲讲讲他又不入心,「原来佛法只是这样」,把他佛法的缘提早给报销掉了,结果你热心还干了坏事,缘不成熟,你去攀缘。他主动来的,他恭敬心现前,他受用;然后你也不好为人师,你也自受用。

「为诸庶类作不请之友」它对治什么?对治我们自己就是慈悲心不够,不够热心,只顾自己。明明你那个临门一脚一踢他就受用了,你还不去,这不对。对治我们这个只顾自己小乘人的习气,所以「为诸庶类作不请之友」,那对方也得利了。

我们再来看「不好为人师」,那是对治我们的傲慢。可是当有机会出现了,对方信任你,然后你又看到他有这个问题,他也信任你,你不跟他讲,那个就是对不起人,「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所以「人皆好为人师」是提醒我们,结果提醒到你最后变成恐惧了,「我不能好为人师了」,然后连可以劝他的时候你也不劝了。那不就把这个药都用错地方了,那这个药的功效就用不出来,反而有反效果了。所以每一帖药是对治我们什么?我们明白,不是着在这个行为上面,「依义不依语」。

比方「不见世间过」,这个也是对治我们见人家过。「教不严,师之惰」,这个也是对治我们当老师的人,要很勤奋,不能懈怠。「亲有过,谏使更」,「过不规,道两亏」,这个都是强调我们都有这一道义,应该去劝善规过。教师指出学生的过失,帮助学生成圣成贤,尤其是这个学生肯受教,此种行为是否算是好为人师?这个就不算了。亦或长辈对能受教的晚辈,是否算是好为人师?这个也算是爱护、护念,这个不叫好为人师。但是这个要看实际情况,就是你劝了之后他真得受用,那这个算。因为最后的判断都是自己判断,这个时候是自我,你还要客观看对方有没有受益。不然你当领导或者当老师,你的学生跟底下人事实上跟你生活在一起压力特别大,然后我们还自己觉得,我在「善相劝,德皆建;过不规,道两亏」。自己看不到内在给人的压力的时候,所有的经教都是照自己的意思去领会、去解释了,那就又入了一个误区叫什么?合法掩护非法,其实我们心念偏了,但是我们都用经教把我们偏掉的心态合理化。这样的情况要破掉没有别的,真的肯听别人的劝谏。

其实实实在在话,在我们这样的团队里面,你说他要谋私利、勾心斗角,要达到他什么名利,这个是很少的。当然,大家都还在修行,都还有习气,有时候讲话没顾及你的面子种种,这个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还是一个什么?提醒你、成就你的心。

而且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们昨天念那一段范纯仁的话:「人虽至愚,责人则明」,看别人缺点,他是旁观者,看得很清楚;「虽有聪明,恕己则昏」,我们假如宽恕自己,慢慢就看不到自己问题了。所以只要别人肯提,你真正肯接受,都会有受益。我们学唐太宗,我们干五千年第一等好事,要成就千年盛世,这个功业不比唐太宗小,要不要学唐太宗的胸怀?要。唐太宗不是纳谏,唐太宗是什么?求谏,求人家劝谏。而且求谏,人家指正他,指正完下去了,旁边有听到的臣子说:「陛下,他批评得太过了,你看你根本没有这些问题,他还批评你这些问题,你怎么没有给他纠正?」唐太宗说:「我假如纠正他了,他以后劝我他就有顾忌了,他就不敢讲了。甚至于我纠正他了,他一出去又说,我讲什么陛下给我否定掉了,这个一传出去,有可能影响别人放开胆来劝我。」所以人家劝他错误了,他还不去制止对方,他包容到这样的一个度量。唐太宗是谁?历史当中这些有成就的人,我们都应该怎么?效法他们。这是世间的圣王,还不是出世,我们现在要当生成佛,这些都得效法。

有成家的学长,你们假如内功练得差不多了,回去就请你的另一半给你劝谏。然后你先念一天佛再做比较好一点,加油加多一点。你假如真干的话,可以这么去做。你真干、真接受了,从这里下功夫,依报随着正报转,这是真的不是假的。一真一切真,一妄一切妄。你假如说:「你看所有的人都认同我,就我那另一半挑我而已,我应该是做得不错了。」《华严经》上讲:一真一切真,一妄一切妄。因为看得最清楚的,外面的人还没看那么清楚,里面的人看得最清楚。

我们就不说别的,历史当中范仲淹先生、司马光先生,唐朝这些宰相、名相,请问大家,他的太太对他佩不佩服?这世间的圣贤,佩服!会不会顶他?不会。而且他出去在外十几年,一句怨言都没有,因为他的德行感动了他的另一半。我们现在是当生要成佛,感动不了另外一半的话,很难这一生成就。所以这个十八铜人阵要不要打出去?关关难过关关过,就挑最难的一关下手,这叫真干。

成德讲得不一定对,就再听我一句,假如另一半不认同,我们在外面形象又很好,人家都认同,很有可能是「世有行人,一向修行,不究自心,但知外务,或求利养,或好名闻」,这个是很无形的。所以假如我们没有好名,就是没有面子的话,另外一半讲我们,我们是不会生气的。所以这些东西看不到,外面的好像人家又赞叹更多,有可能是让我们更不看清自己的状况。

所以拉回来佛法讲,佛法讲的都是究竟彻底之法。我们为什么佩服佛菩萨?因为他讲那个理我们想破了脑子都想不到,它完全是彻底圆满的。佛门讲依报随着正报转,我们相不相信?要信佛!所以李炳南老师那一只手指着谁?指着我们这些宝贝徒孙,你不要说指着老法师,都是在护念我们后世的人。你看他老人家讲了两句很重要的修学指导,李炳南老师说:「白衣学佛,不离世法,必须敦伦尽分」。现在很多学佛的人,好像都逃避家庭责任,流弊很大。「白衣学佛,不离世法,必须敦伦尽分;处世不忘菩提」,你处事待人接物不忘菩提,「要在」,最重要的是什么?「行解相应」。

今天师父又强调解行,强调「有解无行,增长邪见;有行无解,增长无明」,这个都是强调一定要解行相应。而且李炳老还把这两个字怎么样?换了位置,行解相应。提醒我们不能离开五伦修行,不能离开本分。而且一定要重行,不然又掉入了学知识的惯性。这个行就提醒我们,体会得一句,就好好的干一句,真学佛。

我们有时候冷静想一想,学了这么多年,勘验我们自己,老法师讲的一句我们都没做到,佛讲的我们一句也没有做到,这是真的不是假的。假如我们真的体会我一句都没做到,那怎么还有得傲慢?我们就惭愧我们糟蹋佛陀、糟蹋师父的教诲了。那个惭愧心很深,不可能去见人家过了。

那我们再拉回来,佛讲的依报随着正报转,我们信吗?我们真的信了,那最近的依报是什么?身体最近。所以成德就做得很不好,身体不健康,慢慢要痛定思痛来调整。身体,最近的依报。再延伸,家庭是依报;家庭还大了一点,夫妇是依报,自己的心是正报。「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他是不是真的君子风范,怎么勘验?夫妇关系就勘验出来了。团体是依报,你的家庭就是正报,你的心就是正报。再这样慢慢延伸出来,这样我们才是真的相信依报随着正报转,不容易。

真正面对情况发生问题出来了,能够不互相指责也不容易,都容易是看别人,不是看自己。别人只是我们的什么?依报。所以不是尧舜要有这样的心境,每一个修行人都要有像他们一样的心境,叫「万方有罪,罪在朕躬」。

《增广贤文》讲的,「贤人争罪」,大家听过这句话吗?「贤人争罪,愚人争理」。这一句话尤其是家庭的关系,家庭是讲情义的地方,家庭不是讲道理的地方。在家庭里面一讲道理,感觉怎么样?伤情。《德育故事》里面表演得好好,都不看别人错。大家有没有听过「少娣化嫂」?她四个嫂嫂吵起架来冲突很大,还抄家伙,都出来了。她还没嫁过去,人家说妳嫁过去就完蛋了。她嫁过去了,她很坚定「人之初,性本善」,嫁过去了。一年的时间,她四个嫂子说:「五婶大贤,我等非人」。我这个五婶是大贤人,我们跟她比真不是人,都被她感动了。包含「缪彤自挝」,他的弟弟要吵着分家,他觉得自己做不好,自己给自己打脸,后来他家里人很惭愧。「贤人争罪,愚人争理。」

这个学长讲:「修行人是否应该以『好为人师』、『不见世间过』来时时警策自己?」是的,因为四大烦恼常相随,这个都是傲慢的表现,要把它调伏,而非用其评价他人。那当然你不能说,他好为人师,他见人家过。当我们说别人好为人师的时候,我们也在怎么?好为人师。我们讨不讨厌别人好为人师?讨不讨厌?讨厌。当我们察觉我们也好为人师的时候,以责人之心什么?责己,对自己修养帮助就很大了。所以应该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不希望别人好为人师去压别人,我们自己也不要好为人师去压别人。

若他人指出我们的过失,我们是否应以大心量、感恩心来接受指正?对的。甚至于他讲错了,你都能包容。他提你三点有一点对的,你就感恩那一点。「可是另外两点不对」,另外两点还要感恩,因为他帮你练忍辱。人家批评你不对你还能忍,这个才有功夫。

接着学长讲,「『存心』二字是否在诠释『好为人师』、『不见世间过』时最为重要?」对的,这看到根本了。「不放在心上,是否也很重要?」当然,要不放在心上,才能不见世间过。可是这个不放在心上也不要用错了。什么不放在心上?别人的过不要放在心上,分别执着不要放在心上。那可不能责任都不放在心上,那就叫不负责任了。所以这个法不能用错了,这个不放在心上是指邪念、妄念,这些错的东西不要放在心上;对的东西,「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要时时能提得起来,不能不放在心上。那当然,不是让大家时时都把一大堆经典就在那里背叫放在心上。你平常不让妄念进来,时时保持清净,你所读过的这些经教,在适当的时机一出现,很容易正念就提起来。当我们把很多杂念、这种别人过失放心上的时候,遇到境界,经教提不起来。清净心生观照,清净心会生智慧。这个问题跟大家回到这里。

最后有学长问到,如何能够降伏恐惧心?当然,因为什么事而生恐惧,这个要先了解。我们也要谨防一点,不要好为人师。别人问我们一个问题,我们要先把它搞清楚客观状况再回答,不然有时候人家一问,我们很多大道理啪啪啪都过去了,可能还没有讲到他的那个点上去。可是你问一下,是哪一些恐惧心?是什么样的情况你会有恐惧?这就把客观状况给问得比较精准。

总归一句话,不管你是有恐惧心还是有烦恼,师父今天讲的,理得心就安。你用哪一个理来调伏你的情识,调伏你的恐惧心,调伏你的妄心,调伏你的分别执着,你只要找到这个教理,就可以对治它,就可以对治。这个对治的法自己找到了,比别人跟你讲更好。你自己静下心来读这些《弟子规》的经典,或者佛经的经典,或者回想上师、师父教导的这些,可能就有对治的法。那当然,对治的法当中还有浅深不同、功夫不同。可是你不能说功夫浅不好,他现在的程度只能用浅的,那你让他用深的,他用不出来,反而出事了。比方说一个好色的人,你说历事练心,那你让他在女人堆里练练看,不练出事才怪。

所以忍辱对治瞋恨,黄念祖老居士开出六个忍,都是忍辱的功夫。力忍,压下去。压下去症状解,症状解总比出事好。后面的功夫我们还没到,先用力忍也对,最契机。「力忍,忘忍」,宰相肚里能撑船,不要见他的过,算了吧,忘忍。「反忍」,反省自己。「观忍」,观他的因缘,可恶之人必有可怜之处,观「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观忍。再来「喜忍」,所有的人都是来成就我的,欢喜,看到每个人都是佛菩萨,欢喜。最后一个「慈忍」,同体大悲的慈忍。这六忍。

抱歉,今天时间过得太多了。谢谢大家,阿弥陀佛。


上一篇:(第27集) | 无量寿经第二次复讲-刘素云老师

下一篇:(第28集) | 无量寿经第二次复讲-刘素云老师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