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67集
第67集

感应篇汇编第67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六十七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4/ 03/ 07 台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67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十九句,【忠孝】之二十一。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0:10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67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67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六十七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4/ 03/ 07 台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67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十九句,【忠孝】之二十一。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二一二頁,第四行:
【又曰。大不孝之所以習成者有四。一曰私財。財入我手。便為我有。而在父母手者。又謂我得有之也。財足則忘親。財乏則覬親。求財不得則怨親。親不能自養。而寄食我財。則又怨親。甚且以單父隻子。而因財相夷者有矣。少長互推。而棄親不養者有矣。不知身誰之身。財誰之財。我不帶一財來。而襁哺無缺。以至今日。誰為者乎。乃多營幾文財。便欲與我親較算也。二曰戀妻子。妻子習狎。而父母嚴重也。有美味錢財。欲以娛妻寵子。有佳會良辰。欲以擁妻抱子。而悅親之念遂微也。不思子為我子。而我為誰子。親子我而我不顧。則我亦何賴有子哉。夫妻和好。固是一家樂事。然當呱呱待哺。便溺未分時。豈解戀妻。豈妻能顧復得我生活耶。父母看子成人得有室家。不勝終身之喜。乃有婦而親反不得有子耶。三曰嫖蕩。欲火正熾。客誘如狂。有倚廬傷心者。不解也。家業浪費。婦姑勃谿。有激聒誚讓者。不辨也。懷子不寐。風雨淒永夜之魂。垂白無歡。菽水冷半生之奉。吁嗟。狂興幾何。忍令有此。四曰爭妬。天地之大也。人猶有憾。父母之於眾子也。情豈無偏。乃攘臂爭分。側目奪寵。或兄弟而觭觤不平。或姊妹而計較纖悉。護短爭長。分曹伐異。相讒蠱而家道暌。積瞋喜而孝情薄矣。此四者。亦人之常情。恐孝子不免。而其流遂至於大不孝。吁。可惕哉。】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第六行『覬親』,這個「覬」就是企圖或者希望非分的東西、非分的財產。在這裡是指子女企圖希望得到父母的財產,這個意思。
再下來這個『寄食我財』,「寄食」就是在別人家寄住,吃別人的。這裡是指父母跟我們共住,用我們的錢財,這個叫「寄食」。
『單父隻子』,「隻子」的意思就是獨子,「單父」有可能是父親跟母親已經分開了,我們現在講叫單親家庭。或者是母親已經往生了,也可以叫「單父」,所以這個「隻」就是單獨的意思。
接下來『相夷』,「相夷」就是互相的毀傷,互相的傷害,「夷」就是傷害的意思。
再翻過來,『戀妻子』這一段,『習狎』,「習狎」就是親密的行為,(狎)這個字唸「暇」,「狎」的意思就是親密。
『嚴重』就是很嚴肅的樣子,不茍言笑,這叫「嚴重」。
『親子我而我不顧』,「子」在這邊就是慈愛的意思。「親」是指父母,父母慈愛我,「而我不顧」就是不照顧。
『何賴有子哉』,這個「賴」就是利益、好處。「何賴有子」的意思就是,養育孩子有什麼用呢?
接下來『呱呱待哺』,「呱呱」就是小孩子哭啼的聲音。
『便溺』就是排泄的糞尿。
『豈妻能顧復』這個「顧復」是《詩經·小雅》篇裡面的,它的原文叫:「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長我育我。顧我復我,出入腹我。」「顧復」是從這個地方出來的。「顧復」是指父母的養育,父母帶小孩子出去,總是放在旁邊,不斷的回頭去看小孩子在不在。這個「顧」就是回頭,「復」就是反覆的這個動作,這叫「顧復」。
『室家』,「室家」就是小孩子娶妻成家,這個叫「室家」。
『乃有婦而親反不得有子耶』,這個「乃」就是豈有、難道這個意思。
『婦姑』,「婦姑」就是指婆媳。古代都叫婦姑,現代我們叫婆媳。
『勃谿』,就是婆媳之間常常會為了一些家裡的意見,譬如管孫子、先生(媳婦的先生、兒子)等等這些,會常常跟媳婦意見不一樣。所以「勃谿」的意思就是吵架、相爭。這個也是現代年輕人的一個毛病,嫁過去以後都說我跟婆婆合不來。妳把她當成自己的媽媽,就合得來了。因為血緣不同。但是能夠當眷屬,一定是有緣,過去生當過眷屬,所以六道互為眷屬。這個「勃谿」就是婆婆跟媳婦之間會有相爭或者是爭執。
『激聒』,「激聒」就是吵鬧、嘮叨不休、紛紛擾擾,這叫「激聒」。
『誚讓』,「誚」就是譴責、責問,這個唸「竅」。
『永夜』,「永夜」就是漫漫長夜。時間跟空間,因為人執著才會有。我們都當過年輕人,年輕的時候談個戀愛,兩小無猜,陶醉在感情裡面的時候,等一個小時、等兩個小時,都無所謂。結完婚以後,太太稍微慢一點,就開始罵人了。老公稍微慢一點就開始罵人了,讓我等那麼久,等十五分鐘,等十分鐘。所以時間是因為執著才有的。你打破了這個執著,就沒有時間跟空間了。
像阿羅漢來講的話,阿羅漢可以看五百世,阿羅漢就是破了執著,他出了三界,他不受後有,他不用再輪迴了。菩薩是破了分別,但是菩薩還沒有入一真。佛妄想斷了, 破根本無明,證入一真, 證法身,那就是見法身啦。等到你入一真法界的時候,就入這個甚深禪定,就是我們講的三昧。如果你入了甚深禪定,你到佛菩薩、法身大士的甚深禪定,這個三昧,他就是打破時間跟空間了,所以他就可以回到過去,他可以預知未來,那麼六通就現前了。
比如智者大師,我們一般稱他叫做小釋迦,他讀到《法華經》的時候,他入甚深禪定了。他就說,佛陀的靈山一會,猶然未散,他回到過去了,他說佛陀的靈山會尚沒有散,怎麼說呢?他的禪定功夫,已經進入佛菩薩的法界了,就是一真法界,對不對?
虛雲老法師,他當時在受法難的時候,他也是入甚深禪定。他就進入彌勒內院,聽彌勒菩薩講「唯識」,後來彌勒菩薩叫他回到人間來,他說他不想下來。那彌勒菩薩就說他世緣未了,他說我才剛進來聽一會而已,怎麼現在就結束了呢?所以你看,四天王天的一天,人間五十年,如果你只有活五十歲的話,四天王天才剛一天而已。那如果你活一百歲的話,四天王天才兩天而已。那忉利天它就倍數增長啦,它的一天,我們人間一百年,所以天人很快樂啊。
那這還是欲界,那還有色界、還有無色界,二十八層天,到最高無色界的非想非非想處天,八萬大劫,但是八萬大劫,他還是沒有出三界。所以什麼人出三界呢?阿羅漢、菩薩、佛,我們講聲聞、緣覺他就出三界。所以你現在如果能夠入甚深禪定,那你就打破時間跟空間了。那麼你的生活 ,你的證量,就入華嚴的境界了,就是一多不二了,入平等法界了。很多高僧大德他在(世)的時候,就有這個功夫。
比如我以前講過,道證法師還在榮民總醫院當郭惠珍醫生的時候,她去我們這裡的新北市的土城承天禪寺,晉見廣欽老法師。廣欽老法師就跟郭惠珍醫生講,他說妳的大冤家要現前了,後來郭惠珍醫師出家以後,就是我們當今修行非常好的道證法師。她後來得腫瘤,住世四十八年,在觀世音菩薩的成道日,六月十九日往生極樂。
我在講座裡面常常提到道證法師,是修得非常好的一位比丘尼,是懺公,懺雲老法師的高足。你看廣欽老和尚見到她的時候,她坐在他前面,是郭惠珍醫生啊,他就可以知道說妳的大冤家要現前啦,這是什麼意思?你也可以講,廣欽老和尚已經有宿命通。你想什麼他都知道,他有他心通。他什麼都可以看得到,天眼通。你看,他可以知道她的大冤家要現前,這叫宿命通。他知道她的因緣果報,這個不思議的!這個比任何科學儀器還高明。
所以我們這個本具的覺性,菩提自性,佛性,它是超越一切的。所以佛陀才講一句話,說:「奇哉奇哉!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如來」就是什麼?「如來」就是佛的智慧,一切種智。所以時間跟空間是因為執著才有。你出三界了,那就打破時間跟空間了。
再下來『垂白』就是頭髮都白了,就是指老年人,這個地方是指父母。
『菽水』,「菽水」它是在《禮記·檀弓下》,「子路曰:傷哉貧也。生無以為養,死無以為禮也。孔子曰:啜菽飲水,盡其歡,斯之謂孝。」這個「菽水」是什麼呢?「菽」就是吃豆類、喝清水,那比喻什麼?比喻他生活非常清苦。子路說,實在是令人悲傷,貧窮啊,父母在的時候我不能奉養他,父母死的時候,我不能為他盡這個禮節。孔子說,你只要讓他吃這個,哪怕是吃這個豆類清水,這個飲食非常地清苦,但是能夠「盡其歡」,「盡其歡」的意思是說,你能夠盡這個孝心,孔子講的和顏悅色,色難,你要有那份心,你用真心來盡孝,父母都歡喜。哪怕是吃豆類、喝清水,父母都非常地歡喜。孔子說這個叫孝。
『狂興幾何』,「狂興幾何」就是不孝子去嫖蕩,他還要瘋狂到什麼時候,這個意思。
再翻過來二一四頁『攘臂』,「攘臂」就是手臂伸起來。我們在跟人家爭執的時候,有時候手臂都會伸起來,這叫「攘臂」,很激動的樣子。臺灣的選舉活動,都會有這種攘臂,「好不好啊?好不好啊?」就是這個意思。
『側目』,「側目」就是斜視,很不禮貌,斜著眼睛看人,好像有一點生氣的樣子,這個叫「側目」。
『觭觤』,「觭觤」是指野獸的角,有一俯跟一仰,比喻它有一點偏。「觤」就是角不整齊,羊角一長一短,表示不相稱。所以「觭觤」的意思就表示不能夠配合、不能夠相合,這個意思。
『分曹』,兩人一對叫「曹」,「分曹」就是分成若干對,我們現在叫做分派系,這叫「分曹」。
『伐異』就是攻擊異己,攻擊那個跟自己意見不同的人。
『讒蠱』,「讒蠱」就是以惡言或者詛咒等言語,加害攻擊別人。
『家道暌』,「暌」就是違背、分離。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
這一段裡面講說,大不孝,所以養成這個習慣,有四個原因。第一個是私財,凡是這個錢,只要是進入我手中就是我的,而父母手中的錢,我也可以得到。子女有錢就忘記父母。子女沒有錢,『財乏』就是子女沒有錢,就「覬親」,就是希望貪想父母能夠給我錢,若向父母拿錢,拿不到,則埋怨父母。父母親年紀大了,不能夠養活自己了,而寄住在我們家,跟我們一起吃跟住,用我們的錢,這個叫「寄食我財」,那麼又埋怨父母。這個在目前這個時代是非常地多。如果把小孩子送到美國去讀書,那更麻煩,為什麼呢?小孩子送到美國去以後,美國人比較沒有我們這種傳統文化,沒有這種倫理道德,所以他們比較強調個人主義。所以一般到美國去讀書的話,父母去探親的話,多多少少都有這種感受,說這個西風跟中華文化不太一樣,那我們中華文化總是希望怎麼樣呢?三代同堂,現在要找到四代同堂不容易了,大概頂多三代就很了不起了。也有福報大的,也有五代同堂的,那要很大的福報。
我就助念過一個老菩薩,我跟她助念的時候,她大概是八十七歲,她算是妹妹,她們有四姐妹,也有一百多歲的,也有九十幾歲的,最小是八十五歲,她是八十七歲。四個姐妹都修得非常好,不造口業。所以我去助念的時候,去跟她說法的時候,子孫滿堂,那就是真的五代同堂。叫我去助念跟關懷的,是她的孫子叫我去的,我就跟她孫子講,我說你這個老奶奶生前,一定修得很好,不造口業,對不對?他說對對對對,我老奶奶從來不罵人。一輩子口德修得非常好。你看善終啊!五福裡面善終最難!她善終,而且也沒有插管、也沒有氣切、也沒有急救、也沒有挨一刀,有些都還要挨一刀欸。像我外祖母往生的時候,因為是癌症,所以胸部這樣剖一刀,這叫刀兵劫。所以你有造那個殺業,到臨命終的時候都會現這個果報出來,跑不掉的,因果不空。
「寄食我財」,就是指說父母住到我們家來,用我們的、吃我們的,子女會埋怨。『甚且』就是另外有一種,像單親家庭,或者是他的父親只生了一個獨子,父子之間也因為這個錢財而互相傷害。
或者是說,「少長互推」就是說,要奉養父母了,弟弟跟哥哥互相推卸,要不然就是媳婦有閒話,讓父母親不知道如何是好。所以在《圓滿臨終關懷》裡面,我就有寫到這一段,現代的年輕人或者現代的人,認為都很進步了,比如說你生兩個兒子來講的話,都讓父母親輪流到我家作客,這個月到大哥家吃跟住,下個月到弟弟家去吃跟住。那如果只有生一個兒子,就麻煩啦,會被人家嫌。所以就變成這個兄弟之間,或者媳婦之間,就讓父母當遊牧民族。
我就在《圓滿臨終關懷》裡面講,我說應該兒子跟媳婦做遊牧民族,而不應該讓父母做遊牧民族,什麼意思呢?比如說父母住在大哥家,那麼做弟弟跟弟媳的,一個禮拜抽一天到兩天,去大哥家跟父母共餐,一起吃飯,你一個禮拜比如說去兩次到三次,一個月就去十幾天,不要讓父母跑來跑去,像遊牧民族,有沒有道理?
現代的人都不是這樣想。這還是好一點的,兄弟輪流供養,更差的,把你送到養老院,福報送出去了,給外勞供養,他認為我出錢就好,他就沒有真性情,他沒有真心供養,也就是說沒有盡到孝心。『而棄親不養者有矣』,這個就是棄養,不知道你這個身體是誰生出來的?你這個錢是誰給你的?沒有父母生你,你今天能夠讀到博士嗎?你能夠賺錢嗎?我不帶一文錢來,當你出生的時候,『襁哺』就是你嬰兒的時候,一直到現在長大,培養你讀書到成家立業,也沒有讓你短缺過,這叫『襁哺無缺』,一直到今天,『誰為者乎』呢?你這些錢是誰給你的呢?你這些所擁有的福報,是誰給你的呢?你說你能力很強、你智慧很好、你智商很高、學問很好,但是誰給你這個色身呢?沒有父母和合讓你有這個投胎因緣,你不可能到人間來啊。「誰為者乎」的意思是這樣。所以為什麼我們要盡孝、要報恩、 要知恩,就是這樣。
你只有多賺幾文錢,就想要跟父母親計較,這是第一個原因:私財。為了錢家庭失和,父母跟子女感情破裂。這是第一個做子女的就變成大不孝的原因。
那麼第二個不孝的原因在哪裡?「戀妻子」, 就是太聽老婆的話,這個叫「戀妻子」。『妻子習狎』,與妻子在一起的時候,就很多親密的行為,可是父母親只要一進來,都沒有笑聲了,靜悄悄地。父母坐一邊,你自己坐一邊,都沒有話了。甚至把電視給父母看,你跑到房間 ,書房裡面,不理父母。『而父母嚴重也』,就是很嚴肅。
『有美味錢財,欲以娛妻寵子』,有什麼山珍海味美食,或因什麼賺到錢,第一個就去娛樂妻子,讓妻子高興,去寵愛自己的小孩。
『有佳會良辰』,有什麼好的宴會 、美好的聚會,總是『擁妻抱子』,帶著自己的妻子、抱著小孩前往。反而對父母親、讓父母歡喜的這個孝心、這個念頭愈來愈微薄了。你不曉得你自己是,『不思子為我子』,你不想想看,你現在是有兒子,那你又是誰的兒子呢?父母親愛我們,我們卻不照顧他們,以父母的立場來講,要這個兒子有什麼用?
夫妻和好本來是一件好事,可是當你『呱呱待哺』,就是你剛出生的時候,嗷嗷待哺的時候,那時候糞尿不分的時候,那請問一下,那時候你還會戀妻嗎?對不對?那麼你的妻子能夠照顧你嗎?你的生活嗎?沒有啊。
父母看子女長大成人,而且成家立業,這是人生一件非常令他歡喜安慰的事情,『不勝終身之喜』啊。可是沒想到娶完媳婦以後,父母親反而失去兒子的孝心了。這是第二個不孝的原因,大不孝的原因是因為戀妻子。
所以做兒子的本身一定要有這種勇氣,像有很多跟父母住在一起的常常會發生這種情形,所以我們一定要去避免。你有去參加什麼宴會,去看什麼好的藝術表演,要問爸爸媽媽的意見,爸爸媽媽你要不要去?出國旅行,爸爸媽媽你要不要去?
像我們有很多同事都非常好。他人生看得很開,我們有一個組長非常地孝順,兄弟姐妹之間非常有感情,他一年一定編一個預算,我們這位同事非常地樂觀。他一年一定存個二三十萬塊臺幣,然後就帶著他的爸爸媽媽,還有他的岳父岳母,還有他自己兄弟這邊,大人小孩,還有他太太那邊的,組成一個觀光團,差不多加起來二三十個人。比如說他們今年到日本,明年就到美國。你看,我這個同事就很有心量,所以他們全家族的感情就非常好,就沒有這裡講的一些紛爭。這是戀妻子,變成大不孝。
第三個『嫖蕩』,生了一個兒子愛嫖蕩,嫁了一個丈夫愛嫖蕩。這個經文裡面講,『欲火正熾,客誘如狂』。這年輕氣盛,或者這個淫慾心很重的人,這個叫做「欲火」。所以佛陀當時就跟阿難講,在托鉢的時候,佛陀說這個五欲之火,財、色、名、食、睡就像火一樣,剛好遠處的山上有人在燒山,放一把火燒山,佛陀當時就跟阿難講,他說阿難啊 ,五欲之火就像遠處那個燒山一樣,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這「欲火正熾」。所以「客誘如狂」,外面的女子,或者女色,或者是風花雪月的女子,來引誘客人,而這個兒子或者這個丈夫如癡如狂。
『有倚廬傷心者』,這個「倚廬」就是說,可能父母在家裡等兒子回來,或者是太太在等先生回來,這個叫「倚廬」,靠在門邊傷心,他也不明白。而這些丈夫也好,或是做兒子的也好,把家裡的財產浪費了,為了嫖蕩浪費家產。婆媳之間為了兒子嫖蕩的事情產生了衝突,叫「勃谿」。家裡紛紛擾擾,『激聒誚讓』,那麼這個家裡就變成什麼?吵鬧的聲音不絕於耳,而他也不分辨。
講到這裡,我講一個故事給各位聽。我們臺灣的報紙有登一個新聞,有一位巫姓的男子才三十七歲,他因為涉及強盜罪被起訴,他父親本來在地方上是很有名望的,當一個農會的主管,也小有名氣。可是因為他兒子不斷的造惡,他兒子犯了這個強盜罪,而且前科累累。因為從小他是獨子,這個巫男是他的獨子,姓巫 ,獨生子,那家中非常寵愛。但是這個年輕人他犯了詐欺 、竊盜、偽造文書,出獄以後到處做壞事,又涉及強盜毀損、公然侮辱罪,被移送法辦。他強盜罪被移送法辦的時候,他父親長期飽受街坊閒言閒語。沒有等到他兒子回來,後來他父親想不開喝農藥自殺。這個小孩子,你看多不孝,他知道他父親自殺以後,因為他被羈押,他就向法官申請,我父親死掉了,家裡有喪事,請看在人倫親情份上,讓我回家奔喪。
法官也是很慈悲,就給他回去啦,結果回去以後,他分到那個農地家產,一共一千多萬。結果還在四十九天的守喪期間,他就把這一千多萬的現金,每天帶著大筆現金到酒店去,就發生在我們臺中,找小姐到市區的汽車旅館開房間,縱慾。剛才講「欲火正熾 ,客誘如狂」,就是這個例子。結果沒有想到他一個月,這樣縱慾一個月,吃喝玩樂,一個月的時間,他把他爸爸給他的財產,上千萬的財產全部花光,而且是在守喪期間。這在我們中國傳統文化是非常忌諱的。他到酒店去揮金如土,結果他騎機車,晚上喝了一點酒,騎機車經過臺中市的某一個路段,精神恍惚,車速過快,擦撞路邊的汽車彈飛出去,滑行十幾公尺以後,當場頭部去撞到東西,送醫以後顱內出血死掉。
這叫做什麼?《太上感應篇》裡面講,「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是以天地有司過之神,依人所犯輕重」,你犯什麼?你犯大逆不孝,你犯守喪期間去嫖妓啊,嫖蕩,這裡講的「嫖蕩」啊。父親因為你羞愧自殺,那更大不孝,他父親是喝農藥自殺。所以這是「依人所犯輕重」,你犯這個是五逆的重罪啊。你害父親死掉,那你不就等於殺死他一樣嗎?所以《太上感應篇》裡面講的「是以天地有司過之神,依人所犯輕重,以奪人算。算減則貧耗」,他這個還不算是貧耗,他馬上怎麼樣?「刑禍隨之」,然後「惡星災之,算盡則死」。奪紀奪算,一紀十二年,奪算,一百天。你看他整個被除掉了,他生命的歲數被除掉了。你造一個大惡,就十二年了,一紀,命就沒了。這我們這邊報紙登得很大,在這裡,對不對?可是這個實在是太寵他啦,他死的時候他外祖母還講說,我這個孫子很乖。
所以這個地方講說,他也『不辨』,就是不能夠分辨是非。想當年妻子抱著小孩徹夜難眠,屋外風雨交加,為他傷心落淚,那種淒涼的景象,讓人家整夜驚心動魄,擔心你沒有回來。今天『垂白無歡』,今天你的父母親鬢髮已白,卻沒有人去膝下承歡、去盡孝。連後半輩子微薄的生活物質供養,也因為兒子嫖蕩,浪費這個家業而發生危機。『吁嗟』就是唉呀。這個嫖蕩,這個瘋狂的不孝子,他這個欲心還能夠維持多久呢?怎麼忍心讓自己最親愛的人傷心到這種地步呢?這一段就是嫖蕩,是大不孝。
第四個就是『爭妬』,互相嫉妒。尤其是兄弟之間,家族之間。它這個地方講說,天地這麼大,有時候人都還會埋怨老天不公平。人還會埋怨老天,父母對眾小孩,難免有時候在照顧上會有一點偏頗,就是『情豈無偏』,難免有時候會比較疼老大,或是比較疼老幺。可是兄弟之間或姊妹之間,就會「攘臂爭分」,就會互相爭執,『側目奪寵』,怒目相向。或者兄弟意見不合,大動干戈。或者姐妹連小事情都要計較,叫『計較纖悉』。袒護自己的缺點,然後要爭高下,這叫『護短爭長』。
那麼在家裡分派、分派系,「分曹伐異」,攻擊別人,互相散播不實的話,或是謠言去毀謗對方,讓這個家族 、這個家道就逐漸逐漸的衰落。『積瞋喜而孝情薄』,什麼意思呢?就是心中累積的瞋恨、喜怒的這種情緒,那孝順的真情,因而就慢慢淡薄了。
以上四個:「私財」、「戀妻子」、「嫖蕩」、「爭妬」是在家庭裡面,做子女之間最容易發生的毛病。所以它這個地方講,『人之常情』。但是怕連孝子都不能夠避免,為什麼?孝子如果很孝順的話,那媳婦不配合也是很麻煩。『孝子不免』的意思就是這樣,『恐孝子不免,而其流遂至於大不孝』,那反而變不孝了,大不孝了。所以要警惕。
這一段裡面有一句話我們來探討一下,「不知身誰之身,財誰之財」,就是你不曉得你身體是從哪裡來的?你的錢是誰給你的?你不帶一文錢來,跟父母計較。講到這個錢財,我們做子女的,我們小時候父母辛辛苦苦把我們撫養長大,我們到社會上去賺錢,我們本來就應該要孝順父母的。像現在的話,憑良心說,現在年輕人比較不能夠吃苦耐勞,所以現在有很多就是依靠爸爸,我們臺灣叫「靠爸族」,「依靠」的「靠」 ,叫「靠爸族」,就是他依靠家人,有很多年輕人他不願意就業,每天守著電腦。事實上報紙上登出來很多這種殺父殺母的,很多家庭悲劇。
首先這個錢的問題,是眾生的執著。我們剛才講了,錢入我手就是我的,所以眾生最不能看得開,就是財色名食睡。沒有透過學佛修行,他是很不容易把這個慳貪的習氣捨掉。
所以我們學佛就是修六度,第一個就是佈施。我們先去捨財佈施,捨外財。再來捨內財,去當義工 、去當志工,把這些外財捨掉以後,再把我們的身心捨掉,最後把我們的煩惱習氣捨掉,那最後才有辦法解脫。
所以有些沒有學佛的家庭,或者是有些沒有學佛的小孩,他跟父母之間就常常為了這個錢起衝突。所以這個眷屬因緣,是我們探討的一個重點。我們學佛要體悟這一點。體悟這一點眷屬因緣,倒不是叫我們放棄眷屬,而是什麼樣呢?我們要放下那個執著、放下那個瞋恨、放下那個嫉妒、放下那個貪愛。這真的不容易咧!
眷屬因緣老和尚跟我們講,他說做六親眷屬的因緣無非是報恩、報怨、討債、還債四種因緣。夫妻是緣,有善緣、有惡緣、有報恩、有報怨的。子女是債,有討債、有還債的。所以講到這個,我們瞭解是四種因緣。我剛才講說,並不是叫我們放棄,乃至於說,那隨他去了,不要管他啦,也不是。我們要怎麼樣呢?我們要轉為菩薩道侶,所以要放下那個執著是不容易。
有一次我去臺南淨宗學會講因果,我碰到一個老參,老蓮友,年紀很大了,她先生很早就往生了,生了一個兒子非常孝順,就生了這麼一個獨子,也沒有生女兒。這兒子在科學園區上班,也是高所得的。結果我講完因果以後,她單獨跟我聊,她說黃師兄,我想請教你一個問題,怎麼樣去看破這個眷屬因緣?我說怎麼回事啊?她說我兒子很孝順啊,每天早上,跟我住在一起啊,早上起來就幫我把洗臉水準備好,然後稀飯就先幫我端好,菜幫我夾好,非常貼心孝順的小孩。我說這怎麼樣呢?她說,死掉了。我說那妳就把他轉成念阿彌陀佛。她說我也嘗試去轉,就是轉不了,我每次轉阿彌陀佛的時候,就想到我兒子。我說妳總共轉幾年了?她說我轉一年多,我還是轉不過來,不容易啊。所以老法師跟我們講,這四種因緣,我們知道,我們平常就要學習放下來。
我們要去瞭解這四種因緣,為什麼說要去瞭解呢?有些人說,不會啊,因為我們人都有隔陰之迷,我們一出生就忘記前世的事情。打個比方,我給各位說一個故事,我有一個朋友,我年輕在做組長的時候,在士林分局當組長,就有一個義警分隊長,他在中山北路算是一個大地主,賺了很多錢,年輕的時候辛辛苦苦,買了很多土地,賺了很多錢。奮鬥了一輩子,到老的時候,自己一身都是病。他請我吃飯的時候,他因為糖尿病,要打胰島素。所以滿桌的酒席,我那時還沒有吃素,我說你叫這麼多酒菜,你都不能吃、不能喝,有什麼用呢?他說,因為我糖尿病打胰島素。那時候我講得很天真,我說那你這樣人生有什麼意思呢?那時候你看,沒有學佛,就沒有智慧,還認為山珍海味就是人生。
現在學佛了,知道要放下這些東西。生命真正的意義跟價值是早日能夠明心見性,開智慧。可是那時候愚癡啊,所以那時候跟他這樣講,結果隔沒多久他就死掉了,自殺。為什麼死掉呢?他的大兒子給他賭博輸了一億。輸了一億以後,他非常地生氣,因為他總財產也不過兩三億而已,就給他輸掉一半的財產。然後他就把他兒子軟禁在哪裡?我們臺北市的延平北路七段,一個朋友家裡把他關起來,軟禁,派人監看。
結果那個業力的牽引就很奇怪,業力牽引,業力不可思議,「能敵須彌,能深巨海,能障聖道」,對不對?這個業力就會去找。結果那個黑道分子,那個賭博的知道他兒子被軟禁在延平北路七段,又把他帶出去了,結果又輸多少?又輸了一億。總共財產才三億,他輸了兩億。他第二個兒子非常乖,幫他爸爸做生意。這樣你看,一個是不是報恩,另一個是不是報怨?你總要相信了吧?
同樣父母生的,對不對?DNA是一樣的、基因是一樣的,但是業因不一樣,我們講過,決定基因的是那個業因,業因是什麼?前世造的因,你現在看得到的是DNA,是基因,那是顯微鏡分析結果,知道是DNA,是誰的兒子。可是業因你看不到,業因是無形無相無色,我們的阿賴耶識啊,在哪裡?在我們這一念心,阿賴耶識裡面,藏在裡面。所以阿賴耶識這個業因不可思議啊 ,也是這個道理。所以你看過去生種的因,到你家投胎轉世,做你的眷屬。
後來他爸爸死掉的時候,怎麼死的呢?因為非常地傷心,就穿著白色的上衣,白色的褲子,他坐白色的賓士600,住在我們中山北路四段的豪宅裡面,就在自己家裡面的地下室,吃了300顆的安眠藥死掉。因為他是地方上的名人,所以必須要停棺,在家裡停一兩個月。我到派出所去查勤,那個所長跟我們講說,哎呀,組長,他生那兩個兒子,那大兒子賭博輸錢那個,非常地不孝。我說為什麼不孝呢?賭輸錢本來就不孝,對不對?他也不送終,他竟然跟那個義警,因為他爸爸是義警分隊長,他竟然跟義警的同仁講說,有沒有人要幫我爸爸守喪?我一天出五百塊。你看,他輸了他爸爸兩億,還害爸爸自殺,他連守喪都不要守。那你要不要看透?「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亦為是假名, 亦是中道義。」
所以《文昌帝君陰騭文》裡面有一段,我把它唸出來,我們來瞭解。《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裡面提到:「可見六親眷屬都是冤仇」。各位讀到這一段,不要回去說,太太妳是不是我仇家啊?兒子你是不是我的仇家啊?我們是知道以後,我們慢慢去怎麼樣?轉冤親債主為菩薩道侶,你要去度他們,去接引他們。
所以聖人是跟我們講,可見六親眷屬都是冤親、冤仇,在沒有說破的時候,眼前膝下,看成是自己的骨肉。如果被明眼人點破,什麼叫明眼人?就是開智慧的人。像廣欽老和尚看到郭惠珍醫生,郭惠珍醫師她這個大冤家現前,那個就是明眼,所以明眼就是智慧眼,就「吾有正法眼藏」,那個「正法眼藏」就是智慧眼,被智慧眼點破了,才知道前後左右都是討債的人啊。世間人還要為討債者積累財富、聚樹怨敵,我們在得到財富的過程裡面,難免我們會去造業,我們會去樹敵,我們會去製造冤家。但是你的財富生不帶來,死不帶去,「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你的財富,剛才我講這個個案裡面,三億被大兒子賭博輸了兩億。
所以《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裡面有講這一段,它說,「陽間有忘恩負義的人,陰間沒有扺賴不還的債。」世間人,世人只知今生的債務重,不知道來生的債更重。什麼叫來生的債更重?你現在造的身、口、意業,就是造來生的債。你現在所造的惡業,就是來生的債。有債一定要還,就是世間人都不知道來生的債更重。世間人只知道今生的債是什麼?你做生意欠人家錢,是這一世的,你只看到我現在做生意欠人家錢,向銀行借錢,這叫今生的債。可是來生的債呢?就是因果。所以你不知道來生的債更重。現在如果討現世債的人,這一世來討債的人,站在我們家門口,比如說你現在欠人家錢,到你家門口,人家去要錢,你在路上看到你還不敢回家咧,「不敢入內」呢。
像我以前有一個朋友,他做生意失敗,大概是欠地下錢莊的錢,那一些討債的都在他家門口等,他不敢回去,躲在汽車後面,在那邊偷偷地看,在那邊啃麵包,不敢回家,所以「不敢入內」。
主人還很討厭、很記恨地說,他怎麼可以到我家來討債呢?唯獨投胎到來討前世債的人,債主直接就是進入房間,「債主直入內房 」,投胎轉世,做你的孫子、做你的兒子,這叫做「直入內房」。「安然高臥」,因為他生出來躺在床舖上,你要疼他、撫養他,「安然高臥」。使欠債的夫婦,兩個人百般的珍惜,你要疼惜他。「乳哺懷抱」,就像我剛才講那個義警分隊長,把他大兒子乳哺懷抱到長大。等到年紀長大了,就把家產田園全部蕩盡,就賭博把它輸掉了,輸了兩億。他一輩子賺了三億,包括欠銀行的錢還要還,全部都被輸光了。「不留一針一線」,全部交給他,這個時候「回想半生忙碌,無非借本求息」。所以你現在倒人家的債,你現在欠人家錢不還,你現在造的惡業,將來要還,這叫「借本求息」。「枉為別人作牛馬,難道不是很愚蠢和可哀嗎?」這是《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裡面,幫我們解剖 、給我們解析。
老和尚講六道眷屬的四個因緣是非常地清楚的,我們瞭解以後怎麼辦?我們瞭解以後,我們要包容、要慈悲對待、要度化他們。我們要怎麼樣?我們要歡喜的接受。這個地方,我們就講到這一段。
所以印光大師說,人生是酬業而來的。剛才講你必須要用償債的心去轉化,歡喜還,甘願受。那些會埋怨、會討厭、會吵架 、會打罵、甚至會殺害對方,都不能夠解決問題,只會結下世仇,生生世世再互相追殺、輪迴討債,所以一定要去轉化,學佛轉化。
我以前講佛典故事給老菩薩聽的時候,有一個老菩薩,她在做資源回收,她講給我聽,她說她兒子非常地不孝,要奪她的財產,還逼她把房地產賣掉,他要拿那個現金。這個老菩薩已經七、八十歲了,那時候很氣,常常跟她兒子吵架,甚至拿菜刀,曾經有一次在激動的時候,要拿菜刀殺她兒子。你看,為了錢,剛才講為了私財變成不孝子,變成母親要拿菜刀手刃自己的親生兒。你看這個多悲慘的事情啊。所以因果、業力是非常可怕的。
後來她來聽我講佛法,我就講給她聽。我說佛陀在的時候,有個弟子非常地不乖,叫提婆達多,一天到晚跟佛陀吵吵鬧鬧。他說佛陀啊,你把位子讓出來,給我當住持好啦。佛陀有個大護法,叫頻婆娑羅王,頻婆娑羅王就是《觀無量壽佛經》裡面那位國王,他被他兒子阿闍世王,不孝,把他關到天牢裡。所以他母親韋提希夫人,就每天含淚到監獄去看她的先生,後來就跟佛講,她要求生極樂世界,不要住在這個世間,太痛苦啦!怎麼生一個惡兒子出來呢?這惡兒子也是妳生出來的,妳過去生貪瞋癡所造的業、所結的緣,所呈現出來的這個果報啊。結果提婆達多就跟阿闍世王說,你已經做了國王,你來護持我,我當新佛,你當新王。你看,提婆達多這麼壞的一個佛弟子,佛陀還是慈悲要救他,提婆達多甚至墮到地獄,佛陀都要救他。
因為他們過去生的因緣,曾經有一世,佛陀在因地當菩薩的時候,說法無礙,提婆達多的弟子就非常地羨慕佛陀,就過來聽佛陀講法,聽得法喜充滿。提婆達多起了嫉妒心,當時就起了一個惡念,還發了一個惡願,說我下一世投胎轉世,到你家做你的眷屬,所以他變成他叔叔的兒子,就是阿難尊者的兄弟。然後我就到你的僧團,去破壞你的法門,就當佛門弟子,佛陀的弟子,所以這個也是在示現給我們看,佛陀跟我們講因果不空,「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逢時,果報還自受。」
所以我講這個故事給那個老菩薩聽,老菩薩恍然大悟,很高興跳起來跟我講說,黃師兄我知道了,我就是釋迦牟尼佛,我兒子就是提婆達多。我跟她鼓掌說,妳終於悟啦。她解脫了,這就是剛才講的,妳要怎麼樣?妳不要埋怨、不要討厭,甚至不要殺害對方,妳要用償債的心去轉化。印光大師說人生是酬業而來,酬業是什麼? 欠人家要還哪,這個意思啊。
所以我非常喜歡,我們前面研讀的那一句經文,「夫恩習久愈忘,怨習久愈積,人情然也。故一飯見德,習久則饜嗛起;一施感恩,常濟則多寡生;一迎面見親,累日則猜嫌重。」各位好好把這一段背下來,真的是非常好的一句法語。這個年頭要做到感恩的人,真的是不多。好 ,我們就提到這裡。
那麼接下來我們就講第二段,我們看經文:
【又曰。有似孝而非孝者。父有過。 當幾諫。有愆。 當克蓋。若但知順親於情。而不知順親於理。或任其偏僻。而致戾於一家。或聽其恣睢。而取憎於鄉里。或護其陰私。而得罪於天地。此成親之惡者。烏得為孝。有自謂孝。而實非孝者。能服勞。能奉養。而有德色。在小姓人家。止此一室。父子朝夕團圝。即有言語之傷。尋即消釋。反得真率盡情。乃有士人知書者。其於父。或嫌其老而稱逸以安置之。或憚其腐而託故以違離之。或見其卑而借理以衡壓之。遂致日遠日疏。相對話少,意色冷淡。尊而不親。更有一種好遊者。舍堂上之樂。結朋友之歡。異鄉遠省。累月窮年。覬人膏潤。名曰為貧為養。實則畜子奉妻。烏得為孝。又有人見為孝。而神見非孝者。生亦盡養。事亦承歡。而備物鮮情。絕無真樂。及死亡之日。衾棺盡美。哭踊隨常。亦無真哀。至覓地安葬。竭力費財。又為子孫謀蔭。非為父母求安。此神目視之甚明者也。又有一時稱孝。而不能高千古。即能千古傳孝。而不能滿一心者。其人於前弊。一無所犯。於孝行。無一不周。而未聞大道。修身盡性之事。尚有缺陷。總是墮落遺體。 莫報親恩。故德為聖人。孝斯稱大。為人子者。急宜自省。】
我們來看這個字句解說。二一四頁,『幾諫』就是委婉的勸諫。
『愆』就是罪過、過失。
『克蓋』,「克」就是能夠,「蓋」就是遮蓋。
『任其偏僻』,「偏僻」是偏頗、不公正。
『恣睢』,「恣睢」就是放縱、暴戾。
『陰私』是隱祕不可告人的事情。
再下來二一五頁,『服勞』就是服事效勞。
『德色』就是自以為對人有恩德,而表現出來的神色。
『團圝』就是團聚。
第三行,『或嫌其老而稱逸以安置之』,這個「逸」就是隱遁,把他隱藏起來。
『違離之』,「違離」就是分離、離別。
『衡壓』就是橫逆壓迫。
『意色冷淡 』,「意色」就是臉色、表情不好。
『覬人膏潤 』,「膏潤」就是比喻對人施以恩惠的意思,得到別人的好處, 這叫「膏潤」。
『備物鮮情』,「備物」就是準備各種器物。
『衾棺盡美』,「衾棺」就是喪事裡面的棺木,上面都蓋了一塊布,這個叫「衾棺」。
『哭踊』是一種喪禮的禮節,邊哭邊頓足,就很傷心的樣子。
二一六頁,『千古』,「千古」比喻時代悠久。
『盡性』,『修身盡性』,這個「盡性」, 儒家稱人物之性,均包括天理,唯至誠之人,才能發揮人跟物的本性,使各得其所,這是儒家的說法。如果在我們佛家,「盡性」就是明心見性,見到父母未生前本來的面目,這叫「盡性」。《易經·說卦》裡面,它講「窮理盡性,以至於命」。「窮極萬物深妙之理,究盡生靈所稟之性。」所以佛陀在開悟、證果的時候,佛陀講一句法語說,「情與無情,同圓種智」。我們講說,「三界唯心,萬法唯識」。就是這裡講的,儒家講的,「窮極萬物深妙之理」,然後「究盡生靈所稟之性」。
所以《禮記·中庸》裡面講,「唯天下至誠,為能盡其性;能盡其性,則能盡人之性;能盡人之性,則能盡物之性。」它的意思就是說,天下至誠的人,才能夠盡他的天性;能盡他的天性,才能夠盡人的天性;能盡人的天性,那就能夠盡萬物的天性。能盡萬物的天性,那就可以助天地以化育,可以助天地以化育,即可和天地並立。我們叫做立功、立德 、立言。這是中國古代聖人最高的境界。
我們佛法的說法就是「法身德、般若德、解脫德」,那證得三身就是什麼?「清淨法身佛、圓滿報身佛、百千億化身佛」。就是這裡講的天地並立啦。那佛法更超越了。所以世間的聖人他們到成就的時候,「作之君、作之親、作之師」,可以幫助天地來教化世人,像孔子跟孟子一樣。他們為什麼?他們已經盡了天性了,盡人的天性了,那麼他就可以怎麼樣?盡萬物的天性,所以就可以幫助天地來教化眾生,所以叫助天地以化育啊。
這是《無量壽經》二十五品裡面講的,「要當孝順,至誠忠信」。所以《無量壽經》裡面講,忠孝為世間美德之本啊。所以為什麼說這個忠跟孝,老法師說,到成佛才究竟圓滿,就是這個意思啊。
那這個誠,誠就是我們的菩提心。所以儒家講誠,在《禮記·大學》裡面講,「此謂誠於中,形於外。故君子必慎其獨也。」「曾子曰, 十目所視,十手所指,其嚴乎。」如果你做到,十目所視, 十手所指,你都能夠慎其獨,那麼你必然是至誠的。
《大學》裡面有講,「誠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惡惡臭,如好好色,此之謂自謙。故君子必慎其獨也。」就好像你很討厭惡臭的東西,就好像你很喜歡美好的東西一樣啊,這只是儒家的一個形容啊。那如果在我們佛家講,至誠心是什麼?我們的性德啊。這個是這裡講修身盡性之事。
『墮落遺體』,「遺體」是什麼呢?是子女的身體為父母之所生,因此稱子女的身體為父母的遺體,叫待罪之身。那我們這個字句解說,就解釋到這裡。
我們現在來看白話。
又說,有一些人好像很孝順,實際上並不是孝順。父親有過錯,你應該委婉的勸諫,有過失,你應該要想辦法,『當克蓋』,就是說你還要去維護父親的尊嚴。如果只知道順親,你知道孝順父母親,在感情上你是這樣孝順,可是你卻不知道用理智去孝順父母親。而「任其偏僻」,「任其偏僻」的意思就是說,你最後變成怎麼樣呢?任他去放縱,放縱造惡,這叫「任其偏僻」。
或『致戾於一家』,或者是讓他,「致戾於一家」就是讓家裡產生暴戾之氣。『或聽其恣睢』,或者是說你放縱他去造惡,而讓這個鄉裡的人去討厭他。或者你袒護他的「陰私」,「陰私」就是不為人知的這些,有失性德的事情,這叫「陰私」,不為人知的這些缺失。『而得罪於天地』,那麼你就等於讓父母得罪於天地了,就造下父母墮落的原因了。『此成親之惡者』,那麼你就變成讓父母去造惡了。這怎麼可以稱為孝順呢?這是第一種。
另外接下來就是說,有些人孝順其實不是孝。能服其勞,就是你能夠來幫忙父母做事,能夠用飲食來奉養父母,『而有德色』,你自己覺得你臉上就有一種自得的、自己認為很了不起的這種臉色,叫自得之色。『在小姓人家』,就是在小家庭裡面。這麼一家,父子要朝夕的相處,「團圝」就是相處,有時候難免會在言語上有衝突,要『尋即消釋』,要想辦法立即的化解,反而才能夠恢復父子有親的性德。
在家裡,難免父母親會意見不同。就上次我講的,內湖這裡發生的一把火燒掉五屍六命的這個命案、血案,可以說是命案。他的父親因為跟兒子、媳婦、孫子住在一起。因為他父親的老妻在兩年前死了,那寂寞,就娶了一個東南亞柬埔寨的一個少妻回來,才二十幾歲而已,父親已經六十幾歲了。自從娶進門以後,他兒子跟媳婦就非常非常地排斥這位少妻,常常在他爸爸面前,要把這個少妻趕出去。有一次,就在祭拜他的母親的時候,大概是這位少妻來得太晚了,他兒子就在那邊惡口、惡言、惡語 ,造成父子兩個打起來,兒子竟然把爸爸壓在地上,這非常地不孝。這叫『有言語之傷,尋即消釋』,你要去跟爸爸懺悔說對不起,他沒有。所以他爸爸常常在家裡悶悶不樂。唯一最快樂的就是抱著孫子,到裡長家去聊天、去訴苦、去講他的寂寞。
後來他兒子得寸進尺,叫他爸爸搬出去,說要不然就要把那個少妻趕回去東南亞。所以他爸爸後來就產生一種恐慌的心理,加上社工人員引導錯誤,叫他的少妻搬出去。後來我們在檢討責任的時候說,是誰出這個主意叫她搬出去的呢?人都會有執著,他有情執啊。對不對?結果他爸爸愈想愈難過,就要同歸於盡,就去偷偷地買了三筒瓦斯,趁他兒子在樓上洗澡的時候。他兒子住三樓,他住二樓,當時在買那個瓦斯筒的時候,把兩筒藏在他自己的房間裡面,等到他兒子去洗澡的時候,再把那兩筒拖出來,再把瓦斯蓋打開,讓空氣中充滿了瓦斯味,他再一把火把整個房子都燒掉。所以他、他兒子、他媳婦、兩個孫子、還有他媳婦肚子裡面那個胎兒,八個月,爆開,一共五屍六命,人間慘劇啊!所以我們在讀到這個大不孝,是五無間地獄啊,很可怕。
所以你要適時的去把它化解,才能夠恢復父子有親的性德。雖然有一些讀書人他知書達理,但是對於他的父親,他嫌他太老,可能有些是沒有讀書,鄉下人。找一個理由,把他安置在外面,意思是說要給他過好的生活,把他隱藏起來。或者是怕他的思想太迂腐、太保守了,就假託理由離開他父母親。或者看他父母親很卑微,『而借理以衡壓之』,有時候在講道理的時候,他說哎呀,你不知道啦,我是讀博士的人哪,你沒有讀書啦,你懂什麼?用這個道理去壓制他的父母,這叫做「衡壓之」。以致父母跟子女之間的感情日漸的疏遠,相對面沒有話說,表情、臉色冷淡,雖然他也尊敬他的父母親,但是他沒有那個孝心,這就『尊而不親』。
那麼更有一種,喜歡到處去遊玩的人,他捨堂上的歡樂,喜歡結交朋友的歡樂,到他鄉遠省,到其他省、其他鄉去拜訪朋友,經年累月都沒有回來。「覬人膏潤」,而且還貪圖別人的富貴跟財富,希望別人能夠幫助他,這叫「覬人膏潤」。名義上是說因為他貧窮,因為想要養家,實際上他是在外面,自己娶妻生子,是在那邊養他的妻子,這怎麼可以稱為孝呢?
又有一種人說稱為孝子,但是神看他不是孝子。他在父母生前也能夠盡量的來奉養他的父母,在事相上、在事情的供養上,他也能夠承歡膝下,準備的物品也都有,但是『鮮情』,就是缺少這份真心供養、真誠供養, 沒有歡喜心,叫做『絕無真樂』,他沒有用歡喜心來盡孝。到父母親死的時候,雖然他也能夠「衾棺盡美」,就是說在喪禮上做得非常地風光,我們所謂的備極哀榮。那麼出殯的時候,也能夠跟世俗人一樣,『哭踊隨常』就是他也會哭泣又頓足,好像很傷心的樣子,但是他沒有真正的真哀。
這還算不錯咧,他還是有哭踊隨常,臺灣的話,大部分都很麻煩呢,臺灣有一種習俗叫五子哭墓。大陸人大概不知道,臺灣就有這種東西,這是喪禮,有錢,自己不哭、不流眼淚,請誰呢? 請別人家的,用錢去請人家來哭,臺灣叫做孝女白琴,她也一樣披麻戴孝,在那邊哭得跟真的一樣。
以前我小時候在鄉下,常常聽到這種哭聲,我說怎麼哭得那麼傷心?我爸爸說那是假的。我那時候年紀還小,我不知道 ,我說爸爸,她們怎麼那麼傷心哪?他說那是假的,用錢請來的。你看,他連一滴淚都不想流,這裡還有講「哭踊隨常」,他用錢去請人家來哭。這叫做『亦無真哀』。
所以沒有學佛,沒有智慧,這就是愚癡,他只要博世間人的好評,說他們家很孝順哪,其實不是啊。
有一次,我一個朋友很有意思啊,他有學一點佛,他們家大概是四個兄弟,他爸爸還在客廳停棺。他是做木工的,有一次到我家來做木工,他講這個故事給我聽。他是老三,臺灣的勞工往生的時候,有一個勞保的費用可以申請,大概是幾十萬,那爸爸往生了,就可以申請勞保補助。大哥跟二哥就為了這筆錢,兩個兄弟在地上打起來,爸爸還在旁邊停棺。我那個朋友老三哪,他就很生氣跟他們講,你們乾脆就打死,我再買兩付棺材。
我們如果學佛,我們現場會佈置一個佛堂,我們會為父母做七,請法師來做七。或者我們在那邊播老法師的講經帶,或者在那邊誦《地藏經》,裡面一片祥和幸福美滿。沒有學佛就差在這裡。為了一點錢在那邊打架,對不對?
像我剛開始學佛的時候,我就有盡到這個孝。我爸爸剛往生的時候,我上次有講過,我求地藏王菩薩,他在羅東聖母醫院,一直阿-阿-阿-,原來是要求阿彌陀佛。我上次講過那個故事,我後來就去求那個,我哥哥認識的一家廟,裡面有地藏王菩薩。然後那個住持跟我講說,你爸爸要磨到見骨。我爸爸真的在床鋪上,褥瘡,就見到骨頭,這真的是磨了十年,中風。後來我爸爸往生的時候,竟然被什麼?被修女看到。修女說,哎呀,這個人往生啦。阿彌陀佛拜託修女去看,那修女才會通風報信。趕快打電話給我妹妹說,妳爸爸往生啦。你看,多麼不可思議的感應道交。
我在這邊求地藏王,那邊沒有看到蓮友,阿彌陀佛就拜託一個修女,因為我爸爸是住在羅東那個聖母醫院,所以很多修女。阿彌陀佛就拜託修女來看到我爸爸往生斷氣。所以我妹妹趕快就把我爸爸的遺體送回我們家鄉三星。那我就再趕快趕回去,趕回去以後就開始辦理爸爸的助念事情,還有在臨終我請師父過去,跟我爸爸做三皈依,那時候才剛剛學佛,不懂啊,所以師父就跟我爸爸皈依,叫道西。我媽媽,我也給她供養,孝順她,叫道福,那我呢?我叫做道昇。我們都是道字輩的,因為廣欽老和尚的弟子,都是道字輩的。所以你看,就變成菩薩道侶了,道西、道福 、道昇,就變成師兄弟了,對不對?這在菩提道上就可以見面了。
那時候我一直在忙爸爸的事情,也請了法師去,跟爸爸做三昧水懺,做三時繫念。那很有趣的就是說,我有供養西方三聖,我爸爸往生助念的時候,有一個西方三聖。我媽媽是瘖啞人 ,啞巴,那麼爸爸在百日以內,我就給他做三時繫念。有一天晚上,爸爸就跟阿彌陀佛站在我媽媽的床鋪前面,因為瘖啞人必須要用(手勢)比的嘛,他不能用講的,講的我媽媽聽不懂。我媽媽在夢中,旁邊站著阿彌陀佛,我爸爸站右邊哪,就跟我媽媽比說,我現在旁邊就是阿彌陀佛,在他那邊摳摳鏘,臺灣話叫摳摳鏘的意思是說打木魚,打木魚打一打,不是打一個大磬嗎?這臺灣話叫摳摳鏘,就是敲木魚、打大磬的意思。我爸爸就比這樣的意思是說 ,我現在在他那裡打這個木魚,打這個大磬,就等於是在那邊念佛的意思,你看多麼有趣的一個比喻啊,這真的事情,我剛做完三時繫念。那時候兄弟姐妹都不能出這筆錢,我說沒有關係,供養法師的我來出,那時候臺幣五萬塊 ,我出的。你看,多麼不可思議的一個感應。
我媽媽早上嚇得醒來以後,趕快拖著我弟弟到客廳去,跟我弟弟說,這個昨天晚上有來,就是指阿彌陀佛。所以我爸爸往生,我當時做佛事的時候,我非常地疲倦,助念完了,因為也沒有睡覺,我躺著就睡著了。所以後來,因為臺灣的習俗,都會分這些爸爸身後的錢嘛,給各兄弟姐妹,大家分一點錢嘛。那當時要辦喪事的時候,我就自己先拿錢出來,先辦家裡的喪事,那麼他們分給我的,我就再分給他們,分給姐姐她們跟妹妹她們,你要真正有這個孝心。
再下來是『至覓地安葬,竭力費財 』,或者是找地,要安葬,要找風水,他能夠『竭力費財』,會用很多錢去找這個。但是他是為了『子孫謀蔭』,這是什麼?要謀得好風水,庇蔭我的子孫哪,不是為『父母求安』。『此神目視之甚明者也』,這神都會看得到啊。
所以像我家的祖墳,以前我早年的時候,我做學生的時候,是我哥哥他們那時候去做的。那十幾年前,因為他們當時是,臺灣的習俗都會看風水坐向嘛,那後來整個都坍掉了,已經快坍到自己祖墳的一半了,那很危險。我們叔叔輩,我爸爸有四個兄弟,他們也沒有人願意出這筆錢。那時候我自己就說,好,所有的修繕費用全部我來負責。我重新把它做好,讓祖先有一個安頓的地方,就這裡講的是為父母求安。
『又有一時稱孝』,又有一時稱為孝,但是他不能夠『高千古』,他不能夠傳到「千古」,就是傳得很久遠。縱使能夠傳得很久遠,但是他不能夠『滿一心』,什麼叫「滿一心」呢?就是不能夠讓他的孝心達到功德圓滿,叫「滿一心」。這種人對於前面所說的這些毛病、弊端,他不會去犯,『一無所犯』。對他的孝行也『無一不周』,他也都能夠做到盡善盡美。但是獨獨就是不能夠怎麼樣?『未聞大道』,什麼叫「未聞大道」呢?沒有明心見性。如果以我們淨土來講,沒有往生極樂世界,修身盡性之事他沒有做到,這不是大孝。
『尚有缺陷,總是墮落遺體』,對父母來講,你沒有往生極樂世界,你沒有成佛,你沒有成為菩薩,你不是盡到大孝,你就是「墮落遺體」,就是待罪之身。為什麼?我們常常講說,「一人得道,九祖升天」,不要說雞犬升天,九祖都託你的保佑啊。我們以前講到一個道家的故事,修仙道。他真的在山上修仙道升天了,白日升天了。他家養的雞跟狗,跟他一起升天了,叫雞犬升天,對不對?但是如果你真的往生極樂世界,你真的成佛啦,那不得了,是這裡講的,如果你不能夠往生西方,不能夠成佛,你是一個「墮落遺體」啊,對不起父母啊。
所以就不能夠報親恩哪,所以怎麼樣?『德為聖人』,像淨空法師這樣,「德為聖人」,能夠成為聖賢,這樣才叫大孝。我們終於明白,讀到這裡,你看多麼重要,所以《太上感應篇》了不起,它不是講世間善,它跟你講做到大孝是要怎麼樣?「德為聖人」,要聞大道,要「修身盡性」,「盡性」就是明心見性,成為聖賢。所以『為人子者 ,急宜自省』,所以做人家兒子的,要好好反省反省。所以這一點很重要,那麼我就用這一點來作為我們這一段的重點的探討。
「滿一心」,「聞大道」,這是我剛才講的明心見性。那我就講一個故事,老和尚常常跟我們講一句話,說我們修行上,我們用什麼功德去超度我們的父母?我們用什麼功德去超度我們的冤親債主?除了我們發菩提心,我們的至誠心以外,最主要是要怎麼樣?你要能夠悟入佛知佛見。你要有辦法能夠功夫成片,帶業往生。
那我這裡要講我們一個盡到大孝的故事,就是我們近代的高僧大德,虛雲老和尚,他開悟,有功德力超度他的母親。在清光緒二十三年,老和尚五十八歲,到阿育王寺去禮舍利,每天三板起床,到晚間開大靜,禮三千拜。你看,了不起,虛雲老法師一天拜三千拜,各位聽清楚啊,一天三千拜,不是三百拜。我們過年拜千佛,一天也不過一千佛,這真的不簡單。過年我拜一千佛,當天回家的時候,走路兩個腿都已經痠得很痛,不容易啊。
所以我記得我以前在華梵大學,受菩薩戒複戒,曉雲導師在傳戒。倓虛老法師的弟子,超塵大和尚來做主法和尚。我去我們這邊的華梵大學去受複戒,菩薩戒複戒。開堂和尚就講一句話,說你們戒子在這邊受戒五天,那時開堂和尚叫傳孝法師,現在已經往生了。他說你們這些戒子,在五天之內要拜三千拜。我那時候想,看那個課程表,從早上早課開始,五點早課一直到晚上九點,課程都排滿了,哪有時間拜三千拜啊?每天都排滿,根本中間休息時間只有十分鐘、二十分鐘,什麼時間拜呢?我跟你講,只要發願就拜得成。我那時候就有那種志氣,就有那種願力,說我一定要做到。所以學佛路上,其實沒有什麼祕訣,老和尚講真幹,就這個意思。你真幹,就真正做到了。當然,老和尚還再交待,加一個老實聽話。
我坦白講,那時候是真幹,結果我就利用什麼?人家下課去上廁所,我不去上廁所,少喝水,我就利用下課二十分鐘就拜,再二十分鐘再拜。這樣中午人家去睡午覺,我不睡覺,拜。到晚上九點要離開了,還有一個小時可以休息,我再繼續拜到十點安板。它要五天,我这样一天就拜六百拜,利用那個空檔拜六百拜,五天三千拜完成。所以在燃香的時候,在手臂燃香的時候,戒子有七八百人。我剛才講過,天臺宗的祖師,他的弟子叫超塵大和尚,是我們的主法和尚,他原來是住在香港,超塵大和尚的師父是誰呢?倓虛老法師,所以我很喜歡講《影塵回憶錄》,可能我跟倓虛老法師也有因緣。倓虛老法師的女弟子,就是我們臺北的華梵大學的那個創辦人曉雲導師。
結果我們在排燃香,我就不敢排那個主法和尚,我就排二師父。結果不知道怎麼回事,擠到前面的時候,擠擠擠擠,擠到後來變成我跑到主法和尚那邊去,因為擠來擠去的,女生很多,想一直擠到主法和尚那邊去,結果我不知道怎麼搞的,被擠到大和尚那邊去,就是主法和尚那邊,主法和尚就燃我,燃到我的時候是第五個,再燃下一個的時候,主法和尚說他頭很痛,他就去打木魚,說我不燃了,我要回寮了。他就回去啦。前面的戒子大家看得都傻眼,怎麼大和尚要走了?七八百個弟子只有燃六個,我很幸運是其中第五個,那三千拜有功德力啊,有感應道交啊,真誠, 剛才講至誠心,可以至誠感通,就這個意思。
虛雲老法師,他有一天晚上在禪定中,似夢非夢,見到空中一條金龍飛落,落在這個舍利塔的,舍利殿的前面。因為那個塔前面有一個水池,池內那個龍,龍飛到這個池塘邊,龍需要水。那個金龍飛下來以後,就在那個池塘邊的水旁邊,那麼數丈金光晃耀。因為是似夢非夢,老和尚就跳上那個龍背,騎那個龍脊,騰空一處就飛出去了。山水秀麗 ,花木清幽。樓閣宮殿,莊嚴奇妙,西方極樂世界了。看見母親在樓閣上遠眺,看遠方,老和尚大叫,請母親趕快騎龍到西方去,就是他母親跟他一樣,坐在龍背上,騎上去了。老和尚大叫,請母親騎龍到西方去。龍就慢慢降下來,夢就醒來了,老和尚身心清爽。老和尚生平,因為他母親看到他出生的時候,就氣死了, 為什麼呢?虛雲老和尚生出來的時候是一個肉團。 所以他母親見他生出來的時候,氣死了,當場就死了。所以虛雲老和尚沒有見到他母親,他後來就從普陀山去朝五臺山,是為了報他母恩,就他母親生他,沒有他母親生他,哪裡有這一世的虛雲老法師呢?
我身是誰的身?你要想清楚啊!所以虛雲老和尚他的孝心,他從普陀山朝五臺山,中間經過冰天雪地,差一點就快死了,碰到一個乞丐兩次救他,煮那個稀飯給他吃,熬那個粥給他吃,還給他喝那個熱湯。他得那個下痢,就是一直瀉得不止,瀉得不停。後來他去打聽,他問他說你是誰?他說我叫文吉。他就到五臺山去打聽,有沒有一個和尚叫文吉和尚?他說沒有,從來沒有一個文吉和尚,他說那是文殊師利菩薩,化身成文吉幫他,幫他護這個法。這不可思議。
所以怎麼樣才可以報親恩呢?我引用印光大師這一段,印光大師說,什麼是修身盡性之事呢?盡大孝。我用《印光大師文鈔卷三》,他寫給「紹興何閬仙家慶圖序」裡面這一段文,因為這一段文很長,我把它先唸出來,以後有機會我再解釋。
印光大師怎麼來勉勵我們。他說,「蓋吾人現前一念,本自靈明洞徹,湛寂常恆,直下與三世諸佛,無二無別。但以背覺合塵,迷心取境之故。致令原無遷變增減者,常受遷變增減之厄。了無一念常住不動之時矣。」這一段的意思就是說,我們現前這一念佛性,本來是「靈明洞徹」,本來是清淨,「湛寂常恆」,就是常住真心的,跟三世諸佛是無二無別的,但是我們因為背覺合塵,我們迷惑顛倒,執著境界,就是「迷心取境」,所以就變成有生滅,就有「遷變」,就是有生滅變化。所以這個常住真心就轉為生滅的心。
那麼,「 我大覺世尊愍之,示生世間,成等正覺。隨順機宜,廣垂言教。普令一切眾生,背塵合覺, 復本心性。滅元無之幻業,了本有之真心。故華嚴經云,奇哉奇哉,一切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但因妄想執著,不能證得。若離妄想,一切智 ,自然智,即得現前。」那麼這一段的意思就是說,我們每一個人都具有這個如來智慧德相,但是因為有妄想執著,所以我們不能夠證得,如果你把妄想執著放下來,你一切智,自然智就現前了。
那麼印光大師又說了,「須知智慧德相,與妄想執著,唯是一心,原非二物,迷之則全智慧德相,便成妄想執著。悟之則全妄想執著,即為智慧德相。」這迷悟只是一念間。「喻如水結成冰, 冰融成水。」用冰跟水做解釋,濕性是一樣的,冰代表我們堅固的執著,水代表我們清淨的智慧,同一體性。
「亦如醉見屋轉,屋實不轉」,就好像喝醉的人,看到房子好像在轉,事實上房子是沒有轉,是那個人喝醉了。「迷謂方移,方實不移」,迷的時候,覺得好像方向方位不對,事實上是什麼?是他自己迷失了,方向事實上沒有變動。
「所謂萬境本閒,唯心自鬧」,「境界無好醜, 好醜起於心」。「一心不生,萬法俱息者」,我們講「狂心歇,歇即菩提」,「一切法從心想生」,境界就是你的心。你起心動念,那境界就有好壞美醜、是非善惡的分別,你不起心、不動念,境界就是清淨,這叫「萬境本閒,唯心自鬧」,自己綁自己,自己鬧自己,自己生自己的氣,還在怪境界。
「然此理悟之雖易,證之實難。若非宿根成熟,孰能親證親到。故我世尊,特垂方便,立一信願念佛求生淨土法門。無論若聖若凡,或愚或智,與夫天仙修羅之輩,地獄鬼畜之儔。但能至誠發願,持佛名號。聖則頓成佛道,餘則帶業往生。既得往生,則惑不期斷而自斷,德不期證而自證。譬如洪鑪片雪,未至而化。德人覿面, 鄙念全消。」這什麼意思?佛陀知道眾生,你要叫他頓悟,多麼不容易。所以創立這個信願念佛,求生淨土法門。我們眾生的業力,就好像那個冰天雪地,你把這個雪把它丟到洪鑪,它就化掉了。
「夫孝子之於親,宜先乎本而次乎末,養其體而導其神。倘唯知服勞奉養以安之,立身行道以榮之,而不知以常住無生之道,念佛往生之法,諭令修持。使其生念佛號,死生佛國。」這就是這裡面講的,要度父母往生佛國。
「辭生死之幻苦,享常住之真樂。承事彌陀,參隨海眾。」度父母親往生極樂,可以參隨海眾,「聞圓音而三惑淨盡,睹妙境而四智圓明。不違安養,徧入十方。上求下化,廣作佛事。徹證即心本具之佛性,普作苦海度人之慈航。是所謂見小而忘大,得近而遺遠。」如果你不能度父母親往生,就好像你見小而忘記大的,得到近的,失去遠的。「乃中人之局見」,這是一般中下的格局,「非達士之大觀也」,這不是菩薩的境界。
所以印祖最後跟我們開示,就是說,「若能令慈親與己,併及家眷,同出娑婆,同生安養,同證無量光壽,同享寂滅法樂,同作彌陀法王子,同為人天大導師。方可盡其孝慈之心,與夫教育之誼。其所謂孝慈教育,非世之所謂孝慈教育也。」
這一段已經講得很明白,真正的大孝,印光大師講的,跟我們今天所研討的,是不謀而合。我們今天所研討的,二一六頁這裡講,你雖然在世間,你都能夠盡到孝,也「一無所犯」,前面那些毛病你也沒有犯,「於孝行」, 你「無一不周」,但是你「未聞大道」,你不能夠盡性,所以你要怎麼樣?要「德為聖人」,你往生極樂世界,你就可以德為聖人,你就可以成為菩薩了,你的性德就流露,「法身德 、般若德、解脫德」,三德祕藏就現前了。你的性德流露,就像六祖大師挑柴到客棧,人家讀《金剛經》,讀誦《金剛經》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他豁然頓脫,他契入了。最後他去參訪五祖,在舂米的時候,他師父給他講《金剛經》印證,袈裟遮圍,他跟他師父講,「何期自性,本自清淨;本自具足;本不動搖;本不生滅 ;能生萬法」。他性德流露了,就「德為聖人」了,那這樣就是大孝。我們要學習虛雲老法師、六祖大師。
今天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敬請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