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91集
第91集

感应篇汇编第91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九十一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4/08/21  台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91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二句,【矜孤恤寡,敬老懷幼】。請..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0:12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91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91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九十一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4/08/21  台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91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二句,【矜孤恤寡,敬老懷幼】。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二百八十八頁第二段,我們看經文:
【蜀漢張裔少與楊恭友善。恭卒。遺孤未及數歲。裔迎恭母事之。為恭子娶婦。買田宅與之。人重其義。後為益州太守。】
這一段我們來看一下字句解說:
只有第一句『蜀漢張裔』,這個「蜀漢」就是三國時代劉備,因為他在成都稱帝,國號漢,他是以漢朝宗室來稱帝,在四川,要繼承漢統,歷史上稱它叫「蜀漢」,這叫「蜀漢」是指劉備。「張裔」,「張裔」本身他是四川成都人,舉孝廉,劉備任命他為巴郡太守,後來他任諸葛亮的參軍,本身他博通書史,他有治《公羊春秋傳》。
這一段的白話解釋:
就是說蜀漢有一位張裔,他年輕的時候,跟楊恭非常地友好,『友善』就是交往得是非常地親密、親近。楊恭後來死了以後,留下他的孤兒,還不到幾歲的孤兒。張裔就恭迎,迎接這個楊恭的母親,還有這個孤兒來扶養,把他的孤兒養長大以後,還為他娶媳婦,而且買田地房宅給他。這個張裔心量非常地廣大,把這個楊恭的母親,當成自己的母親在孝敬,把楊恭的兒子當成自己的兒子,還幫他娶媳婦,還買田宅給他。當時的人非常敬重他的這個道義,後來他擔任益州的太守。
這一段裡面,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就是說,他們兩個只是朋友關係,楊恭死了,他把他的孤兒跟母親,迎接來奉養。這個如果是今天換成我們的話,我們做得到嗎?我們為什麼會做不到?能做得到的是菩薩,做不到的那就是凡夫。
我們來分析一下說,為什麼我們做不到?假如我們做不到,我們要找出那個原因,這跟我們修學有關,修行就在破這個執著,破這個自私自利,破這個我執,難道不是嗎?你破我執,你就證四果阿羅漢;你破法執,你就成菩薩;你再破根本無明,你就成法身大士了。如果你不破我執,你還是在三界六道輪迴。所以我們學佛,其實我們的目標就是成佛,就是往生極樂世界。
所以讀到這一段的故事,我們必須要消歸自性,什麼叫消歸自性?就是它跟我們性德有關,就是消歸自性。所以我們來探討說,如果換成我們是張裔,我們為什麼會做不到?他張裔做得到,所以我們的障礙是什麼呢?我想我引用淨空老法師的開示,首先你必須要知道,這個障礙來自哪裡呢?我剛才講來自執著,為什麼會執著呢?就是因為自私自利,我們總是為自己,我們迷惑了,我們忘記自性過去無始、未來無終,我們因為沒有往生極樂,我們因為沒有開悟,所以我們與生俱來的這個習氣,這個我執,就會造成我們自私自利,我貪、我愛、我瞋、我癡。
所以往往你在處理事情的時候,我,我怎麼樣,你的無明自然就生出來了,那個我就跑出來,那個見聞覺知,第一念的見聞覺知,到第二念就變成五蘊了。所以老法師說,障礙來自於自私自利,我們就是要把這個自私自利的念頭放下來,你跟菩薩其實是沒有兩樣,生佛不二。那麼你跟菩薩學,你也可以學得很像,我們稱叫發心菩薩,我們叫發菩提心,我們就是要學習作菩薩。
所以自私自利,它是菩提道上的最大障礙,會起嫉妒心、跟無明、跟煩惱,這個是一定會有的,那這為什麼產生這樣呢?就是因為我們不明白宇宙人生真相,也就是說我們不明白諸法實相。老法師說自私自利的念頭,自私自利的行為,我們得到的利益太少,因為你只要自私自利一起來,功德沒有了,福報只剩下一點點,福德只有一點點,真正的是微不足道。能把這個自私自利的念頭捨掉,那麼你所得到的利益是無量無邊,你所享受的環境是華藏世界,是極樂世界。為什麼貪戀五濁惡世,而不肯捨棄呢?所以你只要執著,你就是娑婆世界的眾生,你只要自私自利,你就是五濁惡世的眾生。你只要放下這個自私自利,你就是極樂世界、華藏世界的菩薩,就是這樣而已。
所以往往我們都是因為美其名,叫度眾生,但是你知道什麼叫眾生嗎?其實你一個妄念,一個自私自利就是眾生,所以到最後成佛的時候,就是《金剛經》裡面講的「度無量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度者」,為什麼?因為你恢愎性德了。所以《心經》裡面不是講嗎?「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智慧是本具的,就是六祖大師說的,「何期自性,本自清淨」,迷了以後叫無明煩惱,悟了以後叫菩提自性,叫覺啊。迷了以後叫眾生,悟了以後叫做佛。所以你透過修行,返迷歸悟,你從斷惡修善,轉迷為悟,轉凡成聖,你最後成佛了,是恢復性德而已,本有的東西,本自具足,本不動搖,本不生滅。
所以《心經》裡面講說「無智亦無得」,你有一個得跟失,那還不是智慧的東西,不是自性的東西,為什麼?它還有對立啊,還有能所。你不是說我得到一個智慧,那就有一個能得的心,跟所得的智慧,那你能所還沒有辦法不二。所以你恢復性德以後,連智慧也不可得,你就是一心的體用而已嘛,一心的體相用,就是恢復父母未生前本來的面目嘛,如此而已啊。你恢復成阿彌陀佛,你本來是凡夫,後來變成恢復到阿彌陀佛,你就過著阿彌陀佛的生活,所以「無智亦無得」。
到後來連無所得也不能夠執著,你說好,那我什麼都沒有得到,連那個念頭也要打掉,「以無所得故」,你說我得,那還有一個得,對不對?你說我無所得,好,我連無所得也不要執著,連那個也要放下來,「以無所得故」,放下無所得的那個心,就是菩提薩埵,「薩埵」就是,「菩提薩埵」是印度話,「薩埵」它是,整句叫「菩提薩埵」,事實上就是菩提。所以你到達,證得這個「以無所得故」的時候,那個心叫做菩提。
所以張裔把楊恭的兒子,當成自己的兒子在養,這是什麼?這個就是忠,他對他朋友很忠啊,他朋友已經往生啦,可是他把他的孤兒,當成自己的兒子,這是真正的忠,非常忠誠,非常真誠。所以我們以前有研討過,忠跟至誠心是相應的,跟真誠心是相應的,至誠心跟真誠心就是菩提心。
所以他把這個楊恭的兒子,當成自己的兒子,這是忠,把楊恭的母親,當成自己的母親在孝養,這是孝,這已經不是說我只孝順我自己的父母那個孝,當然他這個是有緣慈,我們最高的目標,是無緣大慈、同體大悲。所以他把楊恭的母親,當成自己的母親在奉養,這就是孝,換句話說,張裔把忠孝做到圓滿極致了,盡善盡美,自然而然就是性德流露,那他當然得到大自在。
所以諸佛菩薩得大自在,老法師說,佛在經論裡面,這些道理,事實真相,講得太多太多,我們要細心體會,要認真努力,希望能獲得一個自在的轉變。這個自在轉變就是說,你怎麼樣可以從凡夫的不自在、不能作主,變成到佛的可以作得了主,可以自在的這個境界,這個叫自在的轉變。諸佛菩薩沒有一個不是得大自在,他什麼自在呢?我們念《觀世音菩薩普門品》,都知道觀世音菩薩有三十二應,三十二應就是大自在,應以何身得度者,即現何身而為說法。
我打一個比方給各位聽,大自在不是只有說順境才叫大自在,逆境那我就不自在了,不是喔。他順境逆境都大自在,這個才了不起。菩薩讓我們尊敬,讓我們敬佩,就在這一點哪。比如說郭惠珍醫師,我常在講座裡面提到這位法師,道證法師,在臺灣,她是一個修行的成就者。在六月十九日,她捨報往生,往生極樂。她在生前著作了很多很多的講經的光碟跟書籍,留在人間,她示現癌症,為什麼?她本身就是癌症的醫生,叫郭惠珍醫師,榮民總醫院的醫師。
今天讓妳學佛了,讓妳行菩薩道了,突然間妳得癌症了,妳說我為什麼得癌症呢?就像我們臺灣的樞機主教單國璽先生,他剛往生沒多久。他到臺灣的南部一個地方去演講,突然間在演講席上,因為年紀大了,他有那種症狀,就是會尿失禁。他就在那個講座,講得正在非常歡喜的時候,突然間那個尿失禁,尿就尿在滿地都是尿。他當時那個我就跑出來了,那個我跑出來以後,他就非常地難堪,他說上帝開我一個玩笑,怎麼在這麼多人面前,我是一個樞機主教,怎麼可以讓我在大眾面前尿失禁呢?他認為上帝跟他開玩笑,為什麼?這時候還有執著。
到後來他怎麼樣大覺悟呢?又另外一場演講又來了,就是他往生前的最後一次的,他的那個感悟。因為他不僅有尿失禁,這個大小便也不方便。也是有一次在演講,他旁邊有一個男看護,他就要上那個淨房,就是洗手間,廁所,要去上那個大號。我們臺灣叫做大號,大號小號,小號就是小便,大號各位就明白。結果他走到快接近那個廁所的時候,只差幾步路之遙,他糞便掉下來,那個男看護就非常地生氣,為什麼生氣?因為還要幫他整理,還要把褲子再卸下來,還要再擦糞便。當時那個男看護就罵他了,他是一個樞機主教,他只不過是他雇來當看護他的男看護而已,他說你怎麼那麼沒有用,只差幾步路走不到。
各位你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你要有心理準備啊,你將來老的時候,你在病房,你在加護病房,你在你家裡,你年紀很大了,你恐怕連下床的力量都沒有,上廁所的力量都沒有,連大小便都沒有辦法,人到老時真的很沒有用。如果你有便祕的話,到時候連大小便都大不出來,你還要看護或是你的子女,幫你挖大便。
所以佛陀跟我們講說,觀身不淨,四念處裡面有一個觀身不淨,我們這個四大,這個身體,這個四大五蘊,這是苦啊。老子說,「吾有大患,唯吾有身」,我有大麻煩,因為我有這個身體,每一個人都要經過這樣的一個生老病死的過程,是苦不堪言哪。能夠得到大福報,身無病苦、心不貪戀、意不顛倒、自在往生,那是少之又少,那真的要修得很好很好,像鍋漏匠一樣站著往生,那真的要修得很好。毛病習氣都要斷盡了,要一向專念、發菩提心,你最少功夫成片。
所以那個單國璽當時就被那男看護這樣一罵,他當時那個我也有跑出來,但是他馬上觀照,剩下的那個我就很微細了,後來他就悟了。你看順逆一如,逆境就是契機,順境也是契機,順境你不起貪,返照這念心,看到自性那就是契機。逆境不起瞋,馬上返觀自性,迴光返照那也是契機,那就是悟的契機。所以對成佛來講善惡都是一如,貪瞋癡即戒定慧,順逆是一如,為什麼?因為他無我了,他一如了。
所以當時,最後一次的時候,男看護在罵他的時候,你怎麼那麼沒有用,糞便都掉在褲子裡面?當時的單國璽已經不再用不高興的眼神,來看這個男看護,而是帶著一個歡喜心。這就是大自在,老和尚這裡講的大自在,大自在就現前,他怎麼返照這念心呢?他說上帝的美意是把我這一棵枯老的枯樹,這棵樹木長得老了以後,上面就是枯葉嘛。人老了就沒有用了,枯葉,上帝的美意,把樹上剩下僅有的枯葉,就用秋風掃落葉把它掃得乾淨,那就再生了,對不對?枯樹到後來是不是再生?逢春就再生嘛,他當下就悟了,他放下了,放下那個執著,我就破掉了。
所以單國璽他跟我們佛教界非常有緣,是一個大慈悲的修行者,雖然他是一個樞機主教,但是對於佛教,他非常地敬重,他常常跟我們臺灣的一些宗教界的人士對談,比如說聖嚴法師啦,他也跟他對談過。
我剛剛講到說郭惠珍醫師,她剃度成為道證法師的時候,她得癌症的時候,她從癌症病房的醫生出家以後,她變得癌症,還畫了阿彌陀佛五尊出來,還寫了那麼多勸癌症病人的,勸化的書出來。比如說,《傾聽恆河的歌唱》、《毛毛蟲變蝴蝶的故事》,這蝴蝶就表示說自在了,翱翔天際嘛,毛毛蟲就是我們嘛,這就是什麼?都是觀世音菩薩示現。
你也可以講說單國璽的那種領悟,就是觀世音菩薩的三十二應,對不對?為什麼三十二應,他這樣的一個應化身,他可以得到大自在呢?你看他在病苦現前的時候,就誠如那個聖嚴法師,往生的時候,他也是癌症,弟子問他說,師父你痛不痛苦?他說,我有痛沒有苦。那個有痛沒有苦的,這些大修行者,他就是得大自在,才有辦法有痛沒有苦。我們呢?我們是痛苦。
有一次我去關懷一個癌症病人,他喜歡釣魚跟釣蝦,朋友介紹的,在馬偕醫院。我第一次去跟他說法的時候,他非常地高興,他在病床上,他這樣聽到我說法,聽到整個人身體彎下去,非常非常地專注的在聽我說法。後來因為他醫生跟我講說,他只要不再給他打嗎啡,他就死掉了。後來我有答應說,我再去看他一次,大概那時候跟他講的時間是一個禮拜。所以你要是答應往生者的事情,一定要兌現,千萬不要遲到。
後來我大概是遲到一兩天,因為公務太繁忙了,我就到馬偕醫院再去看他,他跟我講說什麼呢?他說,黃警官你不是答應我七天,要來跟我說法嗎?你怎麼讓我多等了一兩天呢?我跟他講懺悔,我說對不起,我真的很忙。他說,我真的就是為了聽你這一趟法,我忍了七、八天,你知道嗎?我說,是是是,我就跟他懺悔,然後再說法給他聽。他聽得很法喜,後來就順利捨報了,我講完大概第二天就走了,第三天就走了。
我到他家去帶他的眷屬共修,我看到兩袋的釣具,像那個高爾夫桿那個釣具,兩大袋。你看,他喜歡釣蝦,喜歡釣魚,癌症現前的時候,整個人身體彎得像蝦一樣,很痛苦。凡夫就會痛苦,聖人有痛沒有苦,就是因為他得大自在。
就像以前我講過,諦閑老法師正在生病的時候,非常地,也是跟我們一樣會痛,沙彌就問他,他說,師父啊,你不是說這是臭皮囊嗎?你為什麼還喊痛啊?那個諦閑老法師跟沙彌講說,沙彌啊,痛是真的啊。為什麼痛是真的?他講這句話的時候,那個痛就是見聞覺知嘛,知道得很清楚嘛,那個知道得很清楚,就是我們的那個第一念,那就是我們的覺性,覺性知道痛不痛,酸不酸它知道嘛,他當然知道啊,他不知道的話,那不就是他沒有這個見聞覺知了嗎?他知道痛跟不痛,舒服跟不舒服,他知道,但是問題他不會迷在這個執著上。他知道痛跟不痛,痛的時候他沒那個執著,沒那個執著,他那個心就是得大自在,那叫三昧,那叫禪定,那叫智慧。
所以老法師說,觀世音菩薩他有三十二應,就是大自在,三十二應,三十二種應身,隨類化身,隨機示現,他這個轉變自己作得了主,這就得大自在。我們今天轉變自己作不了主,什麼叫我們今天轉變作不了主?你的東西我幫你拿來了,你痛苦得不得了,你作不了主啊。對不對?你的房子不見了,你的錢被人家騙走了,你的事業失敗了,你作不了主啊,你痛苦,痛苦得不得了,這就是什麼?我們今天的轉變自己作不了主。
我們變成什麼呢?誰在作主呢?業力在作主,這是真的。六道凡夫他是隨業流轉,我們起心動念都是造業,造善業得善果,三善道受身,就轉到三善道,造惡業就轉到三惡道,轉變不自在,因為什麼?你自己作不了主。
那菩薩呢?菩薩是稱性而為,他是乘願再來,他得大自在,所以諸佛菩薩為什麼轉變自在呢?說實在話,就是他盡忠盡孝,他把忠孝兩個字看清楚,看明白了。就像這裡文章裡面講的張裔一樣,他把忠孝看清楚,看明白啊。他跟他的朋友楊恭的母親跟孤兒之間,他沒有分別執著,他才有辦法把他的母親當成自己的母親,把他的兒子當自己的兒子,那就是不分別,不執著了。所以諸佛菩薩千經萬論,就是講這兩個字,講得非常圓滿,徹底究竟。所以我們要明白,一部《大藏經》都是在說這兩個字,忠孝,就是這兩個字的詳詳細細的說明。
我們看第二段的經文:
【沈嘉謨。吳江人。當父官黃門時。居鄉好義。同邑有顧子者。甫十齡。失怙而家業頗饒。時值寇警。邑令集諸大姓。議餉軍大戶。眾謂無如顧子。公獨憮然曰。以是藐孤。寧堪此役。眾謂其僕多可任。公曰。吾正慮彼強僕。挾重役以欺凌幼主。則家立破矣。如必欲役顧子。吾願代之。欣然註己名。軍興幾年。不累顧子。合邑誦義。】
我們來看這一段:
『沈嘉謨』,「沈嘉謨」他是國子監的生員,為人孝謹仁厚,好讀宋儒書,文章非常地好。
『吳江』是在今天的江蘇省。
『黃門』,這個「當父官黃門」,「黃門」就是古代的官名,後為非宦官充任的黃門侍郎,給事黃門侍郎等官的簡稱。
『甫』就是剛剛。
『失怙』就是父親死了,喪父就叫「失怙」。
『大姓』就是有勢力的人家。
『大戶』,「餉軍大戶」,這個「大戶」就是世家大族。
『寇警』就是敵軍入侵的警報。
『邑令』,「邑令」就是縣令。
『餉軍』,「餉軍」就是給軍隊發糧餉,發薪水。
『憮然』就是很驚訝的樣子。
『藐孤』就是幼弱的孤兒。
『此役』,這個「役」就是差遣。
『軍興』,二百八十九頁第二行這個「軍興」,就是戰事發生,發生戰爭。
我們來看這段的白話:
沈嘉謨是江蘇吳江人,當他父親在門下省當官的時候,他在鄉里裡面,他喜歡做好事,『好義』就是好行道義之事。有一次同一個縣裡面,有一個顧姓的家的小孩,他剛滿十歲,他父親就死掉了,但是家業頗為富饒,就是家裡非常有錢。當時遇到盜賊作亂,縣令召集這些有權勢的大戶,就是當地有影響力的這些地方士紳,這叫「集諸大姓」。大家都說,『議』就是大家都說,不如叫那個顧子去啦。因為當時縣令召集這些大戶人家,就是要討論說,要發給軍隊的糧餉。大家就推這個,推舉這個說,就請那個顧家,他的兒子來擔任,去服役啊。
沈嘉謨當時,「獨憮然」,「獨憮然」就是他當時就很驚愕的說,他小孩子這麼小,「以是藐孤」就是這麼幼小的孤兒,怎麼受得了兵役的折磨呢?眾人就說了,他家裡有很多僕人可以擔任哪。沈嘉謨就說了,我就是正在擔心說,他家裡的僕人太強勢了,太強悍了,恐怕就會用這個兵役,這麼繁重的兵役,來欺負他們這個幼小的主人,那麼這個家就破掉了,『則家立破矣』,他的家就破掉了。如果一定要叫這個顧家,這個小孩去服兵役,那我願意代他去,就很欣然的寫下自己的名字,登錄自己的名字。後來在戰事發生這幾年,從來就沒有再,從不再連累這個顧家的兒子。整個縣的人都非常稱讚他的這個義行。這一段是比較簡單,我們就講到這裡。
接下來,我們再來看下面這一段:
【寡也者。方當盛年。夫忽告殞。形單影隻。觸目無聊。況女幼男微。百事未舉者耶。此即孟子所謂窮而無告者也。窮者極也。禍變如此。非窮極歟。欲語誰吐。非無告歟。恤者周之扶之。養其身。成其節也。人生天地間。惟寡婦極苦。少則強暴欺凌。富則宗族吞噬。老則龍鍾誰憐。貧則衣食無措。至寡而無子。立志守節者。尤為難得。人能矜而恤之。則足感上帝於九天。格鬼神於三界。豈云小惠已哉。】
我們來看字句解說:
『告殞』,這個「告」就是表明,「告」就是表明、宣告,「殞」就是死亡。
『觸目無聊』,這個「觸目」就是眼睛所看到的地方叫「觸目」。「無聊」就是,這個「無聊」不是我們覺得很無聊那個無聊,「無聊」的意思叫鬱悶、精神空虛。
『未舉』,「未舉」就是,「未」就是尚未,「舉」就是舉辦、興辦。
『窮而無告』,「無告」就是沒有依靠,窮困痛苦無所告訴,這個是上次我們有提過,《孟子·梁惠王下》,「王曰:『王政可得聞與?』對曰:『昔者文王之治岐也,耕者九一,仕者世祿,關市譏而不征,澤梁無禁,罪人不孥(nú)。老而無妻曰鰥。老而無夫曰寡。老而無子曰獨。幼而無父曰孤。此四者天下之窮民而無告者。文王發政施仁,必先斯四者。』」
這上次我們有解釋過,就是說,「無告」就是孤苦無所投訴,無處可投訴。齊宣王當時就問孟子了,他說國王治理國政的方法,你可以講給我聽嗎?王政之法就是說,是怎麼樣治理國家?就請孟子講給我聽,就齊宣王問孟子啦。
孟子就回答說了,他說從前文王在西伯行政,治理岐山的時候,耕田的人他的收入九分之一,供給國家,就是繳稅;做官的人他世世可以享受這個俸祿;經過海關檢查,而不扣稅;池中也不禁人家捕魚;犯罪的人只有他本身受刑,並不連累他的妻子。還有年老無妻的叫做鰥;年老無夫的叫做寡;年老無子的叫做獨;年幼無父的叫做孤。這四種人是天下的窮民,沒有一個地方可以投訴、可以依靠。文王在施政的時候,一定會先照顧這四種人,這個主要是窮而無告,是講文王在治理岐山的故事。
『窮極』就是非常地貧窮。
『誰吐』,這個「吐」就是陳述、陳說。
『周之』,「周」就是救濟。
『吞噬』就是吞沒或者吞佔。
『龍鍾』,「龍鍾」就是身體衰老,行動不便。
『衣食無措』,「無措」就是沒有著落。
『上帝』就是天帝。
『九天』就是天空最高處,古代說天有九重,比喻高遠。
『格鬼神於三界』,這個「格」就是感動。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
所謂寡就是正當盛世之年,丈夫就忽然死去了,『形單影隻』,放眼所見的都是非常讓人家憂傷的事情。何況所生的小孩還很幼小,很多事情都還沒有辦法完成,這就是孟子所謂的窮而貧,窮困痛苦得無所投訴的人家。
所謂窮就是極的意思,經過災禍的變化,這個『禍變如此』就是,可能家裡遭受了一些橫禍或者一些的災變,這叫「禍變如此」。所以才會到這種貧窮的地步,窮到極點。要向誰傾訴呢?有誰肯聽呢?這不就是沒有傾訴的對象嗎?
恤就是說周濟扶持,要養育她的身體,成就她的節操。生活在這個天地間的人,就這個寡婦最苦,年紀輕的寡婦怕被人家強暴欺負,富有的寡婦怕她的錢被宗族來併吞,年老的寡婦老態龍鍾,誰來可憐她呢?貧窮的寡婦衣食沒有著落。到這個寡婦沒有兒子了,立志守節的還更難得。如果人能夠『矜』,「矜」就是同情而幫助她,「恤」就是幫助她,周濟她。那麼就可以感動居住在高遠的九天上帝,感通三界的鬼神,這怎麼可以說是小恩惠呢?
這一段,老法師也有給我們很多的開示,我們來看看,老法師他講到這段的時候,老法師他的開示是這樣。老法師說對這些鰥寡孤獨的,我們要像文王這樣慈悲。老法師說人都會經過這樣,八個苦,生、老、病、死、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五陰熾盛,這是佛陀說的,生而為人會有這八個苦。你說生,出生,在媽媽的肚子裡面,有十個月胎獄,這個叫做生苦。人到老的時候,就是我剛才講的這種四大不調,還有疾病,病魔纏身,然後最後要斷氣,斷也斷不了,不是說你想要死就可以死啊。
就像我們以前的長官,那個督察長,他是真的有經過這個苦,他一生其實是功在國家。我們臺北市一些大型的這個群眾運動,都在他的指揮若定之下,順利的平定下來。比如說幾年前,我們臺北最有名的,所謂的紅衫軍,紅衫軍的遊行,他們都穿紅色的T恤,那叫紅衫軍。整個臺北市幾乎都是遊行的隊伍塞滿了,那一場活動,就是這個李金田先生,他率領警察安定下來,平定下來。當然沒有作亂啦,也沒有暴動,只是說因為人太多了,怕沒有辦法解散,就是由他來順利的疏導,然後順利的讓這些群眾解散,所以他功在國家。
他一生這麼辛勞,他也得了這個生老病死的老跟病跟死。他後來,因為在我們臺北市最繁重的,這個中正一分局是最繁重的,擔任分局長。我跟他是好朋友,因為我們兩個對這個佛法很有興趣,我們常常在研究佛法,探討佛法。尤其他對《六祖壇經》很有興趣,我就會跟他解釋《六祖壇經》是什麼意思,也可以講說他一生把他的生命跟青春,都給了國家社會跟警察。
最後他升到新竹縣當警察局長的時候,他得了肺腺癌,後來經過不斷的煎熬,也經過化療,癌症的治療,也曾經治療到後來頭髮掉光。當時很多人就叫他退休,他沒有退,很多人就批評他說他戀棧,他當時很痛苦很煎熬。後來又調回臺北市當督察長,當發表他當副局長的時候,他後來就送到臺大醫院了,還沒有去坐那個副局長的位置,他就病發了。
我去看他的時候我就知道說,他那時候裝了那個呼吸器,他呼吸困難,那時候我沒有跟他說佛法,為什麼呢?因為旁邊,他旁邊照顧的親屬,他兒子也不喜歡我說往生的事情,所以我就沒辦法說。但是我偷偷拿一個紙條,交給他的老部屬,在那邊照顧他的老部屬,女的,一個女警,女警官。我說萬一副局長有任何的狀況,妳打這個電話給我。
其實我已經在暗示她說,副局長應該要走了,一看就知道要走了。我們常在做臨終關懷的人,我們只要看他的病容跟他的症狀,大概可以判斷說這個大概應該是人生的最後了。結果果不其然,差不多兩個禮拜以後,他就到臺大醫院,就插管了,進加護病房就插管,他兒子也不讓我講,不讓我做臨終關懷,他說我爸爸一定會再好起來。
結果有一天,我在中午,在參加華藏淨宗學會的歲末的一個餐會的時候,我用完餐以後就接到電話,這個副局長就病危了,要往生了。當我進去看的時候,他因為插管的關係,整個嘴唇都是紅腫得非常地厲害嚴重,這叫做死苦。所以我們的四種魔裡面,一個叫做煩惱魔,一個叫五陰魔,第三個叫什麼?第三個叫死魔,最後叫天魔,你要出三界的時候天魔就來了。
第五個苦呢?就是愛別離,那這個大家都懂,那怨憎會呢?就是怨偶,冤親債主來做眷屬,那求不得。老法師說還有一個叫五陰熾盛,五陰就是我們的煩惱,他說這八種苦,實際上都可以避免。我們聽到這裡就很有興趣了,有可以離苦得樂的方法嗎?然後老法師就這樣講,他說可以避免,那怎麼避免呢?老法師說把它轉過來,怎麼轉過來?他說,聰明人、有智慧的人,他懂得果必有因,就是明白因果。你要先明白因果,你種善因一定得善果,我們起心動念都為自己,所以我們造作的都是不善的因。在《了凡四訓》裡面講,你只要為自己就是惡,對不對?只要為別人才是善。
老法師說,我們起心動念都為自己,所以造作不善的因,才會有這八種苦。換句話說,你為什麼會有八苦呢?因為你只是為自己,因為你自私自利,因為你有我執。如果你念念都能夠為社會,念念都為眾生,這八種苦,這八種苦難自然就消除。離苦得樂是一句真實話,決不是空話,端在個人的覺悟,真正的回頭,認真努力去做。換句話說,如果你真正去落實了,你真幹了,老實聽話了,像劉素雲居士,她就是離苦得樂了,對她來講她已經自在解脫了,她不用等到往生了,她現在就可以離苦得樂了。
劉素雲居士不是得了一個很重的疾病嗎?對不對?紅斑性狼瘡啊,她用十年的功夫,一門深入,長時薰修,一句佛號,一部《無量壽經》,她現在就是離苦得樂了。那劉素雲居士有沒有生老病死呢?沒有了。有沒有愛別離?沒有了。有沒有怨憎會?也沒有了。有沒有求不得?也沒有了。劉素雲居士有沒有五陰熾盛的煩惱?也沒有了。那劉素雲居士她怎麼樣?她離苦得樂了,她得自在解脫了,換句話說,她現在的心就往生極樂了嘛,她真正回頭了。因為我們知道劉素雲居士是老實、聽話、真幹,所以她真正回頭。
所以你看,真正回頭就可以把八苦轉成怎麼樣?轉成這個無上菩提覺法樂,無上涅槃寂滅樂,他可以法喜充滿哪,可以得到法樂啊,那病當然就是好了,這是第一點,老法師對我們的開示。
第二點老法師說,我們前面有講過正己化人,他說這個是在度他,在化他,在度化別人。在化他的過程裡面,第一句話是總說,正己化人是總說,往下再詳細列出科目,這一句,二十二句這一句就是行仁,我們現在研討的這一段,這幾段都是在行仁,什麼叫行仁?就是仁慈、仁愛如何落實。
我們前面有討論到,文王之政,不過曰,哀此煢獨而已,這四個字將周文王的治國理念、目的完全說出來,憐憫這些孤寡老幼,我們剛才講的這一個,照顧這個鰥寡孤獨的,使他們都能夠免除一些憂患苦難,頤養天年,那這樣的一個施政,叫仁政。
老法師說,做一個國家領導人,能夠行仁政就是聖王。由此類推,地方的官員也懂這個道理,推行仁政。我們佛法裡面,世尊教導從政的工作人士,當時佛陀在的時候,佛陀很多護法都是國王,都是這些國王的大臣。當時佛陀在佛經裡面,就有一部經叫《仁王護國經》,這個在般若部裡面,它叫《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經》,裡面有,你看佛陀也是很有智慧,佛陀不是只有教我們離苦得樂,他還可以教國王怎麼樣治理國政。所以這部經裡面,佛陀對於治理國家、領導群眾,應該做的是哪些事情,佛也把這些鰥寡孤獨,老弱殘障,沒有人照顧的,都要加以憐愛、憐憫、救濟,特別要去照顧他們,我們現在講的社會福利事業,每個地區都很認真的在推行。
接著,我們在前面有討論過,「夫子之志,亦不過曰,老安少懷」。孔夫子是我們東方的大教育家,他教育了什麼?也是在教這些事情。所以老法師在講這段的意思是說,佛陀在講經裡面提到這個《仁王護國經》,也是告訴你說,要怎麼去照顧這些鰥寡孤獨、老弱殘障的人。孔子他講,夫子之志也不過是老安少懷,「夫子」就是孔夫子,也是在講這個事情,講什麼?也是要照顧這些鰥寡孤獨、老弱殘障。
由此可知,世出世間的大聖大賢,都在教導我們這件事情,尤其佛法裡面講說因果,我們不尊敬老人,不愛護老人,不照顧老人,那試問我們自己會不會老呢?我們自己也會老,我們也希望年輕人照顧啊。所以佛在經上講,教我們深信因果。這個話很深很長,我們能夠深深體會。所以你能夠尊重別人,就是尊重自己;愛護別人,就是愛護自己;照顧別人,就是照顧自己。這裡面最重要的,就是要有真誠心,那就是菩薩道。
接下來老法師說,佛在經論裡面,佛菩薩教學的六個綱領,六個原則,就是我們講六度波羅蜜。這個六度波羅蜜裡面,一般講經的人,都把這六個名稱的名相,稍微解釋一下就過去了。老法師說,聽的人好像也懂,但是其實不懂。老法師說,六度波羅蜜這六個綱領它是說不盡的,他說釋迦牟尼佛說法四十九年,天天講,由此可知它的意義非常深廣,但是最重要是怎麼樣?就是要去落實。
第一個布施,老法師說,對於沒有人照顧的老人,我們要特別關懷。所以老法師說,他到全世界各地去弘法,老法師都會去關照注意當地的這種老人機構。他說關懷這些老人,事實上是一種布施愛心,慈悲心的布施。布施愛心,布施慈悲心,布施真誠心,布施清淨心,那麼這一類的布施,但一般人來講的話,就看到說,他沒有衣服,給他衣服穿,買一點衣服送給他,他沒有東西吃,送一點糧食,但是欠缺那個真誠的愛心,做的功德,做得就不夠圓滿。那不夠圓滿實在講沒有功德,他所做是屬於福德,還不是圓滿的福德。
老法師說,什麼是圓滿的福德呢?那就是要有真誠的愛心,真正的布施照顧,慈悲救濟。你要告訴他說,他為什麼會受這些苦難?我們學佛人很清楚明瞭,也就是說,老人家你去關懷他的時候,你必須要告訴他道理,他為什麼會有這種苦難?比如說鰥寡孤獨,那你要講道理給他聽。我以前有講過,我曾經在環保站的時候,因為帶著我家師姐,還有幾個師兄師姐,去那個環保站煮素食給那些環保志工吃。我們做了七八年了,每一次都提著大包小包的菜,每個月選擇一天,到那個環保站,有很多環保志工在回收那個寶特瓶,還有回收那個報紙跟紙張。
因為那個負責人拜託我說,黃警官我們這個大回收日、環保日,都沒有人煮素食,你可不可以來煮給我們吃?我說可以啊,我就帶著我師姐,跟幾個師兄師姐,我們就利用第二個禮拜天,我們就去那邊做香積。我師姐她們在裡面洗菜、切菜,在那邊煮菜,我就在那個環保站這邊,我講佛法給那些老菩薩聽。
他們在那邊做環保,我邊做我邊講故事給他們聽。其中有一個老菩薩就跟我講,他有在注意聽我講佛典故事,因為這些老菩薩,你跟他講太深,他聽不懂,他年紀大的,有些都七八十歲,又重聽。那你就要很有愛心的慢慢講給他聽,還要逗他們笑,他們笑得呵呵地,我很喜歡聽黃警官講故事,他們每次都這樣啊。我還表演故事給他們看,他們要說,說故事比賽啊,他們說,黃警官你會講經,那你來演一個故事給他們看。我就演那個佛陀的故事給他們看。
因為以前有一個長者僱了一個長工,他的名字不好,叫做可憐,他的名字叫可憐,所以就被那些其他的這個家裡的佣人笑,他說你的名字不吉祥,你就可憐,可憐,所以大家都欺負他。有一天這個長者就出去啊,因為家裡很有錢,那個盜賊就要進來搶劫這個長者家裡的錢財,被稱為可憐的這個家丁,他那時就急中生智,因為家裡事實上沒有幾個家丁,盜賊很多啊。他就敲鑼打鼓,敲鑼打鼓,好像家裡很多人那種感覺,就後來把這個盜賊嚇跑了。長者回來非常讚歎他說,哎呀,你很有智慧了,你怎麼會敲鑼打鼓呢?還把燈全部打亮呢?後來當然就不是可憐了,就變成智慧了。我就講這些故事給那些老菩薩聽。
後來我又講佛陀的故事,我說佛陀當時在僧團裡面,有一個叫提婆達多,提婆達多就一直要破和合僧,就是讓僧團不合。為什麼老菩薩會到環保站去呢?因為他家裡非常地苦,為什麼?他兒子不孝,一直要跟他要他的權狀,我們臺灣叫做房子的所有權狀,要把他房子賣掉,要變現成現金,要去花掉。他就是只有那一棟房子,所以他就不給他兒子,就跟他兒子就吵架了。那他氣了以後,就要拿菜刀要砍他兒子啊,他動那個念頭。
後來就到環保站來,聽我講故事以後,我跟他講說,佛陀當時怎麼樣去幫助提婆達多?提婆達多墮地獄,佛陀還要去救他。後來他就跟我講,他就舉手說,我叫他們心得分享說,老師,老師,我知道了,黃警官,我知道了。我說,你知道什麼?他知道那個道應該要括弧,他說,我知道了,我說你知道什麼?他說,我就是佛陀,我兒子是提婆達多。我說答對了,這就是什麼?權巧方便,讓他轉念,他後來就得自在了。
這就是說我們關懷這些老人,我們照顧他,要有真誠的愛心,但是我們還要跟他講因果道理。你要真正的慈悲救濟,不是只有,剛才老法師講,不是只有送衣服,跟送一些米跟飯給他吃。你還要跟他開導,要講佛法跟他分享,那怎麼分享呢?你要跟他講八苦的由來,生死的由來,輪迴的由來。老法師告訴我們說,我們就用老法師這個方法,如果你有去養老院關懷老人,你就用老法師這個方法。老法師說,告訴他為什麼人會來受這些苦難?就是為什麼會鰥寡孤獨啊?如果你去關懷一個寡婦或是關懷一個鰥夫,或是你去關懷一個孤兒,那你除了送東西給他以外,你能不能跟他講這些八苦的根源呢?
老法師說,為什麼會有這些苦難?他說,我們學佛人應該要清楚明瞭,人到這個世間來有兩種業力,一種是引業,引導我們來人道投胎的,這個叫做引業,也就是說你為什麼可以來當人?你有造那個善業,有五戒十善,所以那個叫做引業,你造的、你做的那個五戒十善就是引業。所以你可以到人道來投胎,就是說你過去生中,五戒持得不錯,所以你可以得這個人身。
但是雖然得人身,每個人一生的果報不相同,有人當窮人,有人當富人,有人當大官,有人當販夫走卒,為什麼?果報為什麼不一樣?因為果報屬於滿業。滿業是過去生中你所造的善惡業,它關係到我們這一生到人間來的容貌、身體健康狀況、物質生活、精神生活,種種條件的不同,都是屬於滿業。所以為什麼有些人他這一輩子健康?因為他在過去生中,所造的善業就是不殺生。這個人為什麼到人間來,他一身都是病?因為他過去生所造的滿業,殺業很重。他為什麼這一輩子可以得到富貴?因為過去生財布施,為什麼貧窮?因為過去生沒有布施,這就是滿業。
所以這些鰥寡孤獨,他們的引業跟我們一樣,可以得人身,但是滿業不一樣,這佛在經論裡面說得太多了。他很貧窮,沒有財富,為什麼?因為他沒有修財布施,他慳貪吝嗇,所以受貧窮的果報。他沒有智慧,沒有獨立謀生的能力,這是前生沒有修法布施。身體不好,不健康,多病,這是沒有修無畏布施。我們要從果看因,從他的思想、他的言行造作,現在是在造因,我們就知道他將來的果報。
所以這一段就是,你去關懷那個老人,你去關懷這個鰥寡孤獨的時候,你要開導這些道理給他聽。那麼這樣,為什麼要講這些故事給他聽?讓他明白因果,他明白因果以後他就會有智慧,他就會看得破,他能看得破,他才能放得下,放得下什麼?放得下這個鰥寡孤獨這種執著。
老法師說總而言之,六道、十法界,乃至於佛法講的一真法界,都離不開因果。所以佛家常講說,「萬法皆空,因果不空」,離不開因果的定律。我們想要自己生活得很健康,很美滿,那麼你要在因地上修,就是要修因,幫助別人應該以什麼為主呢?幫助他開智慧,要以這個為主,這才是真正的慈悲救護,就是你要救他的慧命,真正幫助他離苦得樂,永脫輪迴,不再搞這些生死麻煩的事情,你是真正的在救濟他。不是缺衣服送衣服,缺食物送食物,你只救他一時,你救不了他永久,你救不了他生生世世。你幫助他這一生,那他來生怎麼辦呢?老法師這一段講得非常好,值得我們學習。
第五個,老法師說,佛菩薩幫助這一切苦難的眾生,跟我們的想像完全不一樣。佛家的教學是教人家明瞭因緣果報,知道我們現在這個狀況是什麼因緣造成的?我們用什麼樣的方法來修正、來改善,這是真正的救濟。你不瞭解因緣果報的理論與事實,這句話聽清楚哦,老法師說,你不瞭解真正的因緣果報的理論跟事實,就很難做到斷惡修善。
不要說我們勸別人啦,人家不容易做到,我們天天在做,在修行,我們有沒有真正在斷惡修善啊?沒有啊。老法師說,惡習氣還是天天在增長,沒有減輕,什麼原因?因果的道理沒有透徹,這句話各位你好好去反省老法師講的這句話,他意思是說,我們現在學佛了,我們有沒有在斷惡修善?我們有沒有反省?我們有沒有看到自己的惡習氣還在天天增長呢?我們有沒有減輕呢?如果你都沒有觀照這些,那你就不能改變業力了,你也不能改變命運了,你也不能離苦得樂了,為什麼你不能改變?為什麼不能改變命運呢?因為因果的道理沒有透徹,所以為什麼因果很重要。
所以老法師說,學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他說,我們學佛要,一般人講要很幸運,要緣要遇得好,要緣要殊勝,遇到好緣。年輕的時候,老法師說,他遇到朱鏡宙老居士,朱鏡宙老居士拿了一本《了凡四訓》給老法師,那時候朱鏡宙老居士他是七十一歲了,老法師當時幾歲呢?二十六歲,他拿了一本《了凡四訓》給他。所以老法師第一部的善書,就是念《了凡四訓》。老法師從《了凡四訓》下手,為什麼?老法師說,這就是從因果下手,因為《了凡四訓》就在講因果。他說他念了幾十遍,老法師說,他深信不疑,他深信因果上扎根,然後他就曉得毛病習氣要改正、要斷,隨順自己的煩惱習氣,後果就不堪設想。能夠把毛病習氣徹底改過來,前途一片光明。
憑良心說,毛病習氣真的是很不好改,我有這種感覺,遇到境界來的時候,境緣來的時候,才知道自己有沒有功夫,我們很容易心隨境轉。所以有時候在講經的時候,有時候我們在分享的時候,「若能轉境,則同如來」,都會朗朗上口。但是真的境緣來的時候,不會轉境那就不能見如來,見什麼?都見到煩惱了,見到貪瞋癡了。
所以《了凡四訓》的落實就是《感應篇》,雲谷禪師送給了凡先生的《功過格》,《功過格》依什麼定的?就是依《感應篇》,就是我們現在在講的《感應篇》。所以《感應篇》是《了凡四訓》裡面講的因緣果報的落實。老法師說,我們在《了凡四訓》裡面看到,了凡先生在寶坻做縣長的時候,推行的就是仁政。他自己的生活特別的節儉,他的俸祿來幫助這些孤寡貧窮的人,收養這些孤兒。然後請老師來教導這些孤兒,稟賦比較遲鈍的,幫助他們學一技之長,可以謀生、可以獨立,這是真正的救濟。
接下來,老法師說,世出世間的聖人,他們所做的布施純粹是法布施。《普賢行願品》諸位都念過,《金剛經》大家也都熟,佛講校量布施,財布施,大千世界七寶布施,都不如經中四句偈的功德大。我們在讀《金剛經》裡面講,經文是這樣的,供養三千大千世界七寶布施,不如一句四句偈,對不對?
為什麼不如一句四句偈呢?老法師說,這是什麼道理呢?他說大千世界的七寶布施供養,只不過是養身命而已,它是跟慧命沒有相干,養身命,你得一生的豐衣足食,物質上的享受,你只能得到這些,不能夠了生死,不能夠出三界。佛經的四句偈是要你徹底明瞭,真正的通達,的確轉境界了,確實超凡入聖了,永脫生死輪迴,這才是大布施。
所以七寶布施為什麼比不上四句偈?就是這個道理,因為四句偈就是讓你開悟,像六祖大師講的,「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他相應了,他那個開悟偈,何期自性,本自清淨,本自具足,本不生滅,本不動搖,能生萬法,那個叫做四句偈。那四句偈就可以讓你超凡入聖,永脫生死輪迴。那麼你的七寶布施只有今生今世啊,就算說你還有來生他世,享受這個福報,那也有享盡的時候啊,因為它是限量的,它是有量的,超凡入聖的大智慧、大布施,那是無量的,那是無盡的寶藏,它差別在這個地方。
接下來,老法師說,這個世間常常會有災難。也有人就問老法師了,他說這個災難是真的嗎?有沒有辦法避免?老法師說有,方法很多,可以完全不受這個災難。其實像現在災難很多啊,我們看現在空難,像臺灣最近也發生一件空難,馬來西亞航空,飛到烏克蘭也被飛彈打下來,對不對?飛到中國大陸,整個飛機不見了,到現在連飛機在哪裡都找不到,屍體也找不到,這就是講災難,災難很多,對不對?我們臺北這邊,還有高雄,也發生氣爆,整條街都炸掉,整條街的這個油管都炸掉了,輸送管裡面爆炸,這是什麼?災難。
他說,怎麼樣可以做到不受這個災難呢?有什麼方法呢?老法師說,提升自己的境界,你就不受了。他說如果你在人間要受災難,如果你的境界一提升到天界,那麼這個災難跟你不相干,如果你再提升到阿羅漢的境界,辟支佛的境界,菩薩的境界,那就有能力救苦救難,你怎麼會受這個災難呢?我們生活在這個世界,對我們修行人來講,未嘗不是好事呢?就是說這個災難,其實對我們來講是個好事,為什麼?因為災難來的時候,你如果還在因循苟且,你還想今天過了還有明天,今年過了還有明年,慢慢來,不積極努力、認真。老法師說,這就不行。所以老法師說,對我們修行人來講,這個災難的來臨,其實是逆增上緣,他說這是好事。
那為什麼我們境界不能提升呢?原因在哪裡?是因為我們執著放不下,我們是非人我、貪瞋癡慢,這個東西是累贅,如果你把這些東西放下來,你提升不難。實在講你不肯放下自私自利,不肯放下堅固的我執,這種堅固的執著就像冰凍一樣,中國人講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們現在堅固的執著,無量劫來的冰凍,我們都知道冰凍不是真的,它遇到暖氣就化解了,那暖氣是什麼?暖氣就是智慧啊,智慧一開就化解了,你堅固的執著就是你智慧不開。
所以章嘉大師教淨空法師,看破是智慧,放下是功夫。沒有智慧你決定放不下,但是放下是幫助你開智慧,智慧又幫助你放下,看破放下,放下看破,菩薩道裡面從初發心,一直到如來地,他們用的方法就是用這種方法,就是看破放下,放下看破,就這個方法。由此可知我們學佛最重要的就是真幹,我知道多少,我就做多少,當你做到的時候,你智慧又開了,你智慧開了,又可以多做了一分,這兩個方法永遠在輪轉,永遠都是相輔相成的。
像海賢老法師,他真正就是看得破,放得下,所以他可以預知時至。你看看,他就講說,老佛爺要叫我回去了,我恐怕今年的過年沒辦法過了。他最後要走的時候還表法僧讚僧,往生前三天,還來拿這一本《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讚僧》,還叫人家給他拍照做紀念,最後示現表法,僧讚僧這個表法,他就走了,三天以後就走了,這是什麼?沒有智慧他怎麼放得下呢?所以我們老法師說,不斷的放下,你就會不斷的增長智慧,這個道理一定要懂。
接下來,我們再來看下面這一段:
【明金陵杜環。父一元。與常允恭善。恭死。母年老。無所歸。冒雨至環家。時一元已卒。環驚問故。母泣告之。環亦泣。扶坐拜之。命家人事之如祖母。母性褊急。少不愜。即詬怒。環順之。奉彌謹。及有疾。親侍湯藥。臨終曰。吾累杜君。願杜君子孫。皆如杜君。卒。殯葬盡禮。歲時祭其墓。人稱高義。】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金陵杜環』,「金陵」就是現在講的南京,「杜環」他是明朝人,他很會寫書法,做人重然諾,他也是當官的,當到太常寺丞。
『少不愜』,這個「愜」,「不愜」就是不樂意、不稱心,「愜」就是滿足、暢快。
『詬怒』,「怒」就是忿怒,「詬怒」就是發怒斥責。
『奉彌謹』,這個「謹」就是恭敬。
『殯葬盡禮』,「殯葬」就是埋葬的意思,「盡禮」就是竭盡這個禮儀。
『高義』,「高義」就是他的行為高尚合於正義,崇高的義行,這個叫做「高義」。
我們來看白話解說:
明朝金陵,就現在的南京市跟江寧縣一帶,那地方有一位叫杜環,他的父親叫杜一元,跟這個常允恭很要好。常允恭死了以後,他母親很年老,沒有什麼依靠,這個常允恭的母親就冒雨到杜環的家裡。當時杜一元已經死了,也就是杜環的爸爸跟常允恭是好朋友。這個杜環就很驚訝的問原因了,常允恭的母親就說了,就告訴他說,他兒子死了,杜環也跟著哭泣,就把她扶著坐在椅子上,就告訴家人說,要把她當做自己的祖母一樣來孝敬。
這個常允恭的母親,個性比較褊急,有一點不如意就馬上會生氣罵人,「詬怒」就是生氣罵人。杜環很順她,你看這不簡單呢,妳到我家來作客,我把妳當成母親看待,妳還這麼急,這可以講說菩薩在考他啦,也可以講菩薩示現。可是杜環孝敬得更加嚴謹,等到她有病的時候,杜環親自來侍奉湯藥。
臨終的時候,這個常允恭的母親就說了,她說,我連累了你們,這個杜君,就是我連累了你,我希望杜君你的子孫,都能夠像你杜君這樣的福報。到最後死的時候,「殯葬盡禮」,他殯葬都能夠盡到禮數,每年還到這個墓前去祭拜,當時的人都稱他叫高義,這個是很難得啦,非常難得。
接下來我們來看下面這一段的經文:
【南陽朱暉。與張堪同縣。所謂張君為政。樂不可支者也。堪於太學中見暉。接以友道。把其臂曰。他日謝世。願以妻子託兄照顧。暉以堪先達。不敢對。自後不復相見。張亡後。暉聞其妻子貧困。分衣食給之。暉子怪而問曰。大人不與張君為友。何忽如此。暉曰。堪嘗有知己之言。吾已信於心也。暉後守臨淮。亦有善政。民歌之。官至尚書僕射。夫今之孤寡無依者。在在有之。安得盡如數公之矜恤存養之哉。茲勸有志。倣行恤嫠(lí)善會。其法募友出金。或月收。或年收。斂存有力之家。勤訪其寡而貧者。按月量給之。固莫大陰功。而不能為此者。或就見聞。隨力周恤。亦何非仁德耶。然恐具是心者。恆為嫌疑讒毀之所阻。智者當思善法措辦之也。】
我們到這一段,我們再來看字句解說:
『南陽朱暉』,這個「南陽」就是河南省舊南陽府,跟湖北省的舊襄陽府。這個「朱暉」就是東漢南陽的人,當時在東漢明帝的時候,他是臨淮的太守,他有治績,民眾非常愛戴他,做人也很有節義,這個「朱暉」。
『張堪』是東漢時,也是南陽人,他十六歲,在長安舉業,就是在那邊修學。他的志向非常高大,行為非常嚴謹,人家稱他叫聖童。在東漢光武年間,他官拜郎中,後來又到了蜀,就是四川蜀境當太守。他處理事情大公無私,對於奸猾,就是這個奸詐狡猾之徒,他賞罰必信。開墾稻田八千餘頃,給民眾耕作,民眾作歌曲來讚歎他,他在那邊任官八年,匈奴不敢犯要塞,他離開的時候,民眾都非常地不捨,這個就是「張堪」。
『樂不可支』,就形容快樂到極點,這是在形容張堪他的施政,在《後漢書》裡面有寫一個《張堪傳》,百姓就歌曰:「桑無附枝,麥穗兩歧,張君為政,樂不可支」,是這樣來的。
『太學』就是國學,我們古代在京城的最高學府,在隋朝以前稱國學為「太學」,後來就稱為國子監。
『接以友道』,「接以友道」是什麼呢?「接」就是交往,「友道」是朋友交往的原則。
『把其臂』,「把臂」就是握持手臂,表示親密。
『謝世』就是去世,死去了。
『先達』就是有德行學問的前輩,這叫「先達」。
二百九十一頁第二行,『大人』,「大人」就是父母叔伯等長輩的稱呼叫「大人」。
第四行,『守臨淮』,這個「守」就是太守,「臨淮」在今天的江蘇。
『善政』就是他的德政,他施政得非常地好這叫「善政」。
『官至尚書僕射』,這個字唸頁,不唸設,「尚書僕射」它是古代的官名。
再下來,『在在有之』,這個「在在」就是到處。
『矜恤存養』,「矜恤」就是憐憫撫恤,「存養」就是撫養。
『茲』就是現在。
再下來這個『倣行恤嫠善會』,就是古代的一種慈善的組織,它是專門在關懷這些,救濟貧苦的寡婦的慈善機構,這叫做恤嫠會,這個「嫠」就是跟寡婦是同樣的意思。
再下來這個『斂存有力』,「斂存」就是,「斂」就是聚集,「存」就是積存。
『按月量給之』,「量給」是酌量給予。
『隨力周恤』,「周恤」就是周濟、救濟。
『智者當思善法措辦』,前面那一句『恆為嫌疑讒毀之所阻』,「讒毀」就是什麼?就是批評、毀謗,尤其是做善事,容易招致這樣的批評跟毀謗,所謂菩薩道是難行能行、難忍能忍,就這個道理。「措辦」就是籌畫(劃)。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
南陽朱暉,他跟張堪是同一縣的人,在當時張堪的善政為人所敬重,有所謂張堪為政,百姓樂不可支,老百姓非常地歡樂。張堪在太學中見到朱暉,他就以朋友之道來接待,牽著他的手說,他日我死了以後,希望我的妻兒能夠託你照顧。朱暉因為張堪他是前輩,不管是學問、德行,都是他的前輩,所以他不敢回答。從此以後,他們也沒有再相見。
張堪死後,朱暉聽說他的妻子非常貧困,就分送衣服跟食物給他的妻子。朱暉的兒子就怪他說了,他說父親,你跟張君不是常來往啊,因為只見一次面而已,為什麼突然間會這樣呢?朱暉就說了,他說張堪對我有說過這個知己之言,我已經是,我已經把這句話深信在我的心中,他很重然諾啊。朱暉後來當了臨淮縣的太守,他也有很好的施政,百姓都歌誦他,他官當到尚書僕射。
那麼談到今天講的孤寡無依的人,其實每一個地方都會有,怎麼可能能夠像剛才我們提到這幾位,諸公所做的憐憫周濟的這個存養的行為呢?那麼在此奉勸有心發願想做這件工作的菩薩、善行的人,要效法,可以去效法,效法就是說,仿效這個周濟,他這個恤嫠善會就是一個慈善的組織,專門在幫助這個寡婦的。
恤嫠善會怎麼來去勸募這些善款呢?他們這個善會的主事者,會在廟會裡面辦這些類似餐會,來感謝這個布施的功德主,布施的人,這個施主的方法。他的方法是怎麼樣呢?他們舉行這個餐會以後,就勸募這個善款、資金,或者每個月收,或者每年都收,一年來收。聚集有錢人,所出的這個善款把它存起來,並且很勤快的去察訪這些守寡又貧窮的人,每個月都給他(她)救濟,這個本來就是一個很大的陰德。
如果不能夠這樣做,也可以就是說,你所聽見,你所看到的,隨你個人能力,你去做,你去幫助他們,這不就也是一件仁德的事情嗎?但恐怕說,你有這樣的存心,但是常常你在做的過程裡面,可能會被人家嫌疑,或者是毀謗所阻止。但是有智慧的人,應該想出個辦法來籌措辦理。這一段主要是講,怎麼去行善的一個方法。這個地方,這一段裡面,我們看到朱暉跟張堪的這個,只有見一次面,他就可以來照顧他張堪的妻子跟小孩。
在這個地方,我們就來講一個故事,一個公案。就是以前這個滄州,有一個,這個廟的名稱也滿特別的,叫插花廟。那裡面有一個比丘尼,是一個尼僧,是女眾的出家人,她姓董。那天剛好遇到觀世音菩薩的聖誕,她就準備了很多供品,要來拜觀世音菩薩。忽然她就覺得很疲倦,她就靠著這個桌子,稍微暫時休息一下。
但是在恍惚之間她就夢見觀世音菩薩跟她講說,這句話講得很有意思啊,觀世音菩薩跟她講,「爾不獻供,我亦不飢,爾即獻供,我亦不加飽」。翻成白話就是說,妳給我供養,我也不飽,妳不給我供養,我也不會飢餓,妳給我供養,那麼我也不會說增加,很飽,那這什麼意思呢?你要知道,很多人都把觀世音菩薩,把佛菩薩當神,這不對的。
你在拜佛菩薩那是一種恭敬心,比如老法師說,你供水,水代表清淨,代表智慧,要清澈如水,供水的表法是這樣。供花,你就要想到因果,這都是一種表法。你供這個香,這個香我們講說香雲蓋菩薩,《爐香讚》,「爐香乍爇,法界蒙薰,諸佛海會悉遙聞」。
比如說我們念《爐香讚》這句話,那麼你在供這個香,給佛菩薩供養的時候,你就要觀想,「爐香乍爇」,表面上講起來,事相講起來說,這個香剛燃下去,剛剛這樣裊裊的上升對不對?就是說,你發一念這樣的一個菩提心,這叫「爐香乍爇」,那為什麼法界蒙薰呢?法界就遍一切處嘛,法界是你這一念心,你的真如,你的真如、法身是遍一切處嘛。你只要一發菩提心,心等虛空,你就心包太虛,量周沙界。所以我們這一念心,是遍一切處,是遍法界性。
所以「爐香乍爇,法界蒙薰,諸佛海會悉遙聞」,這個香的供養是什麼樣?這個香就是我們現在供養的這個檀香、沉香,但是它也表法是我們的什麼?我們的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五分法身香,這五分法身香,用這樣來供養佛菩薩,供養諸佛菩薩,「諸佛海會悉遙聞」。
因為《華嚴經》裡面講的,佛菩薩的世界一多不二,一就是一切。所以我們常講說,我們在拜《占察懺》裡面,有這句觀想偈,「能禮所禮性空寂,感應道交難思議,我此道場如帝珠,釋迦如來影現中,我身影現如來前,頭面接足歸命禮」,道場在哪裡呢?道場就是你這一念真如的心啊,這一念心也具足跟釋迦牟尼佛同樣的性德。
所以你能禮的心跟所禮的佛,「能禮所禮性空寂」,這個你的自性跟佛陀的自性,是不一不異,是平等的,為什麼叫空寂?它是絕待的清淨,它是真空,它是無所住啊,它是清淨寂滅啊,所以「能禮所禮性空寂」。「感應道交難思議」,你只要這念真誠心一發出來,跟佛菩薩感應道交,那個是不思議的,為什麼?因為自性裡面沒有時間跟空間,沒有過去、現在、未來。我們現在有時間空間,才會有今天明天,很久以前,未來,很久以後,對不對?如果你打破時空了,入甚深禪定,那就沒有時間跟空間的距離,所以叫做豎窮三際、橫遍十方,「三際」就是過去、現在、未來。你要記得,自性裡面沒有時間空間,沒有過去、現在、未來,所以它能夠「感應道交難思議」。
我打個比方給你聽,我常講這個笑話,我有時候常常我會找不到東西,我會祈求地藏王菩薩說,因為我有時候東西會忘在哪裡。比如有一個師父寄放給我這邊兩千塊的放生款,我把它放在廣欽老和尚的那個,荼毘的時候有在空中現的,那個蓮花的那個照片下面。我回到家的時候,把我師姐拿給我的那個,有個德真法師的那個供養金,兩千塊,要放生跟印經的,我把它放在那個,廣欽老和尚的蓮花的那個照片的下面,放在袋子裡面,就放在背包裡就來辦公室了,我放在,拿回來以後,到辦公室以後,我把這個資料袋,就放在書櫃裡面哪。
有一天我想起來說,好像那個法師有交待我放生跟印經啊,那個錢放在哪裡呢?我怎麼找都找不到,我就又來了,我又去找地藏菩薩說,地藏菩薩你幫我找看看,我東西放在哪裡?好不好?然後我就,地藏菩薩就引導我,引導我去那個書櫃打開,我正要準備整理《感應篇彙編》的資料,剛好拿一本《佛學入門》一出來,《佛學入門》的書剛好放在那個廣欽老和尚荼毘的蓮花的旁邊,我拿《佛學入門》就看到那個蓮花照片,我就想到,在裡面了,拿起來果然是兩千塊紅包在裡面,「感應道交難思議」。
所以「能禮所禮性空寂,感應道交難思議,我此道場如帝珠」,「帝珠」就是珍貴的寶珠,像天宮裡面那個寶珠一樣。所以這個地方就是說,「爾不獻供,我亦不飢,爾即獻供,我亦不加飽」,因為觀世音菩薩已經證得法身了,他是等覺菩薩,在常寂光淨土,以禪悅為食,所以怎麼?你供養他就吃飽,那他不就是凡夫嗎?他不是還有我執嗎?我們就是因為現在是凡夫,所以我們才會一日三餐啊,佛菩薩是禪悅為食啊。
所以觀世音菩薩跟她這樣講,他說寺門外有流民四五輩,有流浪漢,有四五位流浪漢,討不到東西吃,貧困餓得不得了,妳暫時把供養我的這些供品,拿去供養他們,那麼功德勝過妳現在所供養我的十倍。結果她突然間就,夢到這個夢以後就醒來啦,門一打開,果然沒有錯,外面有四五位流浪漢在外面,飢民在那邊討飯。她就把那個供品拿去供養他們,給那些乞丐,然後她自己說,這就是菩薩的意思啊。
那這是什麼呢?就是說這一段經文也好,或是我們剛才讀的,《太上感應篇》這裡面講的,像救濟這些亡者的遺眷,她又貧窮,又孤苦伶仃,這個就是《地藏經》裡面講的,「校量布施功德緣品」裡面的,第十品,「佛告地藏菩薩,南閻浮提,有諸國王、宰輔大臣、大長者、大剎利、大婆羅門等,若遇最下貧窮,乃至癃殘瘖瘂、聾癡無目,如是種種不完具者。是大國王等欲布施時,若能具大慈悲下心含笑,親手徧布施,或使人施,輭言慰諭。是國王等所獲福利,如布施百恆河沙佛功德之利。何以故?緣是國王等,於是最貧賤輩及不完具者,發大慈心。是故福利有如此報。百千生中,常得七寶具足,何況衣食受用。」
你從這一段裡面,你就可以去找因果啊,為什麼這個人能夠得到富貴?為什麼他福報可以一生、十生、百生、千生?為什麼?就是因為他在過去生布施的時候,他親手徧布施,或是派人家去做,為什麼?因為他有發大慈悲心,為什麼他下心含笑?他很謙卑嘛,很歡喜的去布施,他無所求去布施,布施給誰?給那個最窮的,給那些殘障瘖瘂的人,聾癡,眼睛看不到的,聾癡無目的,這個就是他五官不完具,就是不完全的人。
如果你布施那個是用大慈悲心、謙卑的心、歡喜的心,還要什麼?「輭言慰諭」,還要安慰他,還要鼓勵他。這樣的福報,就像你布施百恆河沙佛,那個功德一樣,你把他當成佛在供養。何以故?因為你,這些國王,用在最貧賤不完具的人,他發大慈心,什麼叫發大慈心?就是真誠心。所以福報有這樣的一個果報,在百千生中,七寶具足。
如果講到佛法的七寶,就七聖財,信財、戒財、捨財、聞財、精進財、慚愧財、定慧財,這個七寶具足就是可以開智慧,何況是你在世間用的衣食呢?所以求富貴得富貴,求功名得功名,求道德仁義得道德仁義,求智慧得智慧。這個就是你要從什麼?你要從大布施下手,大慈悲心下手。
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