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古今感应故事  »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1 » 感应篇汇编24集故事12则
第24集

感应篇汇编24集故事12则

第二十四集的故事十二則 1、黃柏霖警官:百日一結一罪一罰 时间段:00:31:45--00:36:24 『百日一結』,譬如說我們現在在抓這個黑幫,組織幫派,我們警察局每個禮拜都要開專案會議,每個給你..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5 16:54

感应篇汇编24集故事12则

第二十四集的故事十二則
1、黃柏霖警官:百日一結一罪一罰
时间段:00:31:45--00:36:24
『百日一結』,譬如說我們現在在抓這個黑幫,組織幫派,我們警察局每個禮拜都要開專案會議,每個給你算,你哪一個分局落後了、哪一個分局領先了,落後的請你到警察局報告,我就去那邊報告過,在那邊頭低低的講不起來,因為沒有績效,叫百日一結。你想想看,人間都會這樣,何況是天上?如果沒有三日一小報,沒有十日一大報,沒有百日一結,請問一下,誰到極樂世界去,誰到天堂,誰到地獄?難道是台灣的殺人犯陳某某可以上天堂嗎?那不可能。資料拿出來,就像我們警察如果抓到小偷了,或者詐欺犯,我們在辦刑案時就是這樣。
我在文山第一分局,在辦那個竊案的時候,他這個小偷,我們現在刑法改了,一個竊案就一罪一罰。因為現在竊案太多了,所以我們法律就修改,真的,你只要偷一件就一罰,然後合下來就不得了。那小偷就這樣,以前沒有一罪一罰,所以他認幾件算幾件。那我們現在不是,因為法律已經修改。我們就抓到以後,證據說明一切,那我們就會把錄影間的照片洗出來給他看,說這個是不是你?那個小偷,我就曾經抓過一個小偷很有意思。兩個一組,他們先觀察四周以後,然後就上去了。上去以後,他以為神不知鬼不覺,沒有人知道,因為那個大樓沒有管理員。然後他們兩個一個是禿頭,一個沒禿頭。那禿頭、光頭的這個他就用假髮戴起來,然後先兩個左邊右邊散開,然後先觀察旁邊有沒有人,然後再上去了。他不曉得錄影間已經監拍進去了,拍進去以後,兩個上去以後,然後就搜刮,把所有的東西拿走,然後剛好那個人家裡有百貨公司的紙袋,他就把它拿走以後,就裝在袋子裡面拿下來了。這個案子我到現場去,左看右看,我後來就問一句話,我說他怎麼出去的?為什麼?因為進來是戴假髮,衣服也不一樣,那出去把假髮拿掉變光頭,衣服又變了,他本來穿,譬如說他穿黑色變成紅色的。奇怪他到哪去了?後來我們就開始追,就是先看他下去有兩個鏡頭,我們就開始追了。後來就追到了,追到他去哪裡開車子,沿路都有錄影監視系統拍下來。他因為另外一個案子被拘在看守所,我們刑警就拿這個證據給他,這個是不是你?他說是,這個我認了。就逮到了。
這就是什麼?百日一結,十日一奏,三日一言,所以現在科技都可以證明。老和尚講量子力學裡面都證明我們的念頭,沒有物質存在,是念頭在決定,量子力學已經證明了。科學其實它都解釋到佛法裡面的道理,它現在唯一解釋不出來是哪裡?真如跟阿賴耶解釋不出來。真如你是緣不到的,阿賴耶就是我們的記憶,我們的回憶,累世的這個記憶。所以這個我相信,三天一小報,十天一大奏,一百天做一個結。我昨天才剛組織一個會議叫「治安個例人口分析」,我們的螢幕秀出來,統統是前科記錄的,都是這個嫌犯,嫌犯裡面那個吸毒的、竊盜的、搶奪的、性侵的,我仔細一看那個相片都好像是什麼?都好像是歹徒的樣子,好像「歹徒」都寫在臉上。我看那些前科記錄裡,有些女生長得都還算很漂亮,奇怪為什麼這樣會糟蹋自己,變成一個前科記錄的對象。那我就會考詢,就會問那個勤績警員,我說那你起來報告,你對他的了解怎麼樣,那個情形?他就跟我講,我前幾個月都碰到他,他在哪裡工作?在洗衣廠,他在洗車了,他在哪個地方當泊車小弟。我就說,好,他講得很好,大家掌聲給他鼓勵一下。為什麼?他有考校,他有考察。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黃柏霖警官:觀世音菩薩化現度朱鏡宙老菩薩
时间段:00:41:58-00:43:28
這故事裡面我特別舉三個故事。第一個,有沒有鬼神?老法師也常提一個故事,就是朱鏡宙老菩薩的故事。他以前在重慶當官的時候,他當財政廳長,那時候他也沒有配公家車,因為是大學畢業,跟朋友喜歡打麻將,消遣消遣,那時他還沒學佛。有一天麻將打得太晚了,打太晚以後他就回家,回家用走路的。那走路的時候,路上的燈光很暗,有一點微微的燈光。他就邊走邊走,那時候因為太晚了,他也沒去注意,有一點疲倦。他就發現有一個女的走在他前面,可他並沒有注意看,他只是就這樣繼續走,走到一半,突然就想,這麼晚了,怎麼會有人走在我前面,而且是個女的?一看她怎麼沒有腳,連個腳都沒有?他嚇了以後,等到他發現的時候那個女的不見了。他到台灣來講這個故事給老法師聽,他說從那時候開始,他就相信鬼神真的存在。他後來的解釋是說,那個女的鬼一定是觀世音菩薩化現的,為什麼?要來度他。這是鬼神是存在的。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3、黃柏霖警官:靈性殺不死二舅媽死後附身交代後事
时间段:00:43:28--00:50:00
第二個靈性殺不死,這個我用我自己的一個親戚的故事。我小時候,國中的時候,因為我爸爸他是道教的一個住持,小時候我住在跟外祖母在一起,很近。二舅他娶的一個太太是台灣的原住民,我們台灣的原住民的話叫Omiko,她跟我爸爸很好,為什麼?我們台灣的原住民,他們就是對這種煙酒比較不忌諱,我爸爸對她會比較好,來了以後,他就會給她她喜歡的東西。結果她有一天在曬稻穀,在我們那個房子前面,外祖母的房子前面,在那裡曬稻穀,天氣太熱,所以突然間中暑。中暑以後,大便跟尿就拉在褲子裡面,就這樣中暑以後就送到醫院去,就往生了。往生在頭七,還沒到頭七她就來附身,大陸叫附體,我們台灣叫附身,兩地用詞不一樣。就附身,附在誰身上?附在我三舅媽(她姓肖),我三舅媽的身上,我三舅媽在睡覺,結果她真的被這樣附身,因為這是我親眼看到的。然後我三舅媽就坐起來,坐在床鋪上,然後眼睛就閉起來,就開始講原住民的話。這很奇怪,竟然我三舅媽的聲音不見了,變成我二舅媽的聲音出來,我當時就很好奇,說怎麼會這樣,三舅媽人到哪去了?那時候不知道,被附身了,這很麻煩。我爸爸就問她,妳有什麼事情,為什麼一定要這樣做(就是附身)?她說沒有。人就有執著,她說我走的時候,我褲子裡面髒髒的,有大便。你看最後一念,李炳南居士講說,最後一念是什麼?最後一念如果是念佛,就帶著你往生淨土。他說最後一念的種子出來,那個強者先牽,強就是那個念頭很強,就把你牽走了。如果你臨終的時候,你斷氣的時候,你念頭還一直想著我的錢、我的鑽石,或者是我的家業,那這樣就是你的這個貪念、貪心起來,你就跟淨土無緣了。
你看我這個親戚二舅媽,她就是念頭,最後斷氣的時候,其實身體雖然是假的,我們現在講的就是印象,就是阿賴耶落下那個種子,阿賴耶落下那個種子以後,那個種子就這樣不滅,就帶著離開這個人世了。所以就證明是什麼?這個靈性真的不滅。你把他殺死,殺死他最後死掉的那一剎那,知道誰殺他的,他一定是牽你索債的、索命的,你逃不掉的,這一世抓不到,下一世抓你。因為在他阿賴耶裡面,恐怖就恐怖這個阿賴耶。這個阿賴耶,我常解釋說,各位如果不明白阿賴耶,我用一個最簡單的解釋,電腦裡面的記憶體。你看你資料打這麼多,它都存在裡面,我就把它摳出來以後,台灣叫USB,不曉得大陸叫什麼,中國叫什麼我不知道,台灣叫USB。你看我所有檔案,可以把它儲存在一個小小的USB裡面,我跟你這樣講,台灣就知道這叫USB,資料都在裡面。它是一個裝置,藏了這麼多資料在裡面,幾十萬字都可以在裡面,你想想看。
所以佛跟我們講,這個無形無相,講我們這個心,叫大而無外,小而無內,正是如此。你再進一步解釋阿賴耶,我說這個記憶,為什麼善惡記憶會記在裡面,為什麼會有老法師講的報恩報怨、討債還債?像那個飛機,飛機只要發生空難失事掉下來,絕對第一個找什麼?第一個找黑盒子,飛機的飛行的記錄器,整個過程都記錄下來。你看,連機器都會這樣沿程、沿途的記錄,又何況是人!你來到人間,沿途的記錄那太可怕了,你如果知道這一點,這裡面講的千真萬確,你非信不可,不可能讓你什麼人都不知道的在那邊瞎混的,不可能。
所以,我二舅媽這樣交代說什麼,她說是褲子弄髒了。第二個交代什麼?她說她那個兒子太小了,那三個女兒都很小。所以她交代我爸爸說,我二舅叫阿燦,她說你跟阿燦講,不能再娶太太,她怕後娘欺負小孩。我二舅為了這句話到現在,八十幾歲還不肯結婚,還不肯再婚。那後來講一講以後,我爸爸就說,好了,這事情都會答應妳。完後就給她拍一拍,她又躺下去睡著了。我比較調皮,第二天早上,我就去問我三舅媽。我說,三舅媽,三舅媽,妳昨天晚上有沒有怎麼樣?我不敢講說她被附身。她說沒有,昨天晚上很好睡,睡得很飽。你看,她魂被勾走她都不知道,被人家進了她的身體講話她都不知道,她說睡得很飽。我們不可知的世界、不可知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學佛就可以慢慢解開這個祕密。所以我們還沒有開智慧以前,我們的智慧叫寶藏,三德祕藏,法身德、般若德、解脫德,它叫做三德祕藏,這是智慧。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4、黃柏霖警官:善惡報應終不爽幫派分子魂當場被抓走
时间段:00:50:00--00:51:54
接下來「奪紀奪算」,我用什麼來做這個故事來跟各位講一下,前幾天,我就記住這一個,我們這邊一個黑道的公祭就在我們這裡,內湖這裡有個三軍總醫院這裡。因為黑道的一個兄弟他的母親公祭告別式,我們就怕這些黑派、黑幫的火拼,我在現場坐鎮。我跟你講,我還走過那個地方,我還看那些兄弟,我們台灣叫兄弟,不知道大陸叫什麼,就是幫派分子。我還看他,每一個每一個都注意看,因為這是我們職業的一個習慣,我們會先像掃描一樣,我們先掃描一遍,看周邊有什麼異常動靜,結果就注意看那幾個在那嚼檳榔的。那是下午兩點多開始,差不多隔了一個小時,到三點多,突然間發現距離五十公尺,有一個兄弟當場就休克,就躺在現場,口吐白沫,那就是說等於快死掉了,趕快就通報,趕快叫119過來救人。我有看他最後上那個車子,就抬上去,抬上去以後上救護車,到隔壁的三軍總醫院,到五點多就死掉了。魂當場被抓走,他有沒有做什麼事情我不知道,但是人當場死在現場,他本身又是幫派分子。有時候你聽了,心裡自然而然就會警惕起來,真的是有善惡報應。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5、黃柏霖警官:善惡報應終不爽當場奪紀奪算
时间段:00:51:54--00:54:58
第二個公案就是,我一個朋友鄭居士,他工廠在台北的某一個地方。記得有一年的過年,他跟我講,因為我們台灣的工廠開張,過年開張,就開工的時候,都會拜拜,都會祭拜。然後他剛好到公司去上班,他們裡面的一個幹部,因為他那個幹部本身好像在一個公廟在幫人家辦事,他本身的行為我是不知道。但是他看到一個人突然間活生生這樣死掉在他面前。他就跟我們那個鄭先生講,因為鄭先生看到他的時候,他對著牆壁講話(用台灣話講:不要這樣,有什麼事情好好講),不要這樣,有什麼事情我們慢慢商討商討。就這樣對著牆壁講話,對著空氣說話。我們鄭先生說,奇怪,這個人怎麼搞的,一早來就是這樣,對牆壁說話。他看到了,他看到那個所謂的不同維次空間的眾生了,簡單講就是這樣。他說不要這樣,有什麼事情慢慢商量。隔沒多久之後(因為人的習氣種子就跑出來,我們現在講說巴結巴結),他說鄭先生,你趕快去買金紙,買金紙。台灣的金紙、冥紙,就好像陰間的鈔票一樣。這印光大師有講,人家問印光大師說,這個冥紙,冥紙是真的還是假的,是真的還要用錢嗎,鬼道還要用錢嗎?那你執著才會有。印光大師說,站在佛門的立場,不贊成;不贊成,但是也不反對。為什麼?因為鬼道他執著他就會有。所以他就叫那個鄭先生說,你趕快去買金紙。那我那個朋友鄭先生趕快去買,買回來以後,他一樣在旁邊幫他燒。他就好像說,大家好好商量,你要命?要錢?錢,我現在燒給你。結果他不是要錢,他是要命。當場燒完以後,過不到兩分鐘,突然間,好像是心臟不舒服,一下躺在現場,好像是心臟病,突然間呼吸困難那種感覺。躺在現場以後,就口吐白沫了,就送到台北的某一家醫院。他叫我去跟他關懷,因為我在做臨終關懷,我就過去了。整個人包起來像木乃伊,用白布包起來。那我也就沒有把他掀開,我就跟他說一點佛法,然後給他念佛。就是當場「奪紀奪算」的。這真的是事實,而且我還親眼看到這兩件故事,來特別跟各位分享。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6、黃柏霖警官:慎獨知於衾影司法院前院長力拒女色
时间段:00:59:44--01:03:06
「衾影不愧時」,我來解釋個公案,這滿有意思的一個真實的公案。台灣的司法院前院長叫王寵惠博士,王寵惠博士他是廣東東莞人,他早年留學英國、美國、德國、日本,美國耶魯大學法學博士。民國以來,我們講一九一二年以來,國民政府遷到台灣來以後他是擔任台灣的司法院院長,司法首長,是最高的。他的學問非常淵博,仁慈、爽直、淡於名利,生平不好女色。王寵惠博士在留日期間,剛好那時候,在光緒二十六年,光緒二十六年是一九O一年,民國還沒有建立,民國建立是一九一二。光緒二十六年,當時國民革命的這個志士叫秦力山,他因為在大通起兵失敗,就逃到日本去,清朝要抓他,就逃到日本去。王寵惠那時候已經在日本留學,就收留他。那麼秦力山跟幾個大陸去的學生就住在樓下,王寵惠住在樓上。他們請了一位日本的下女,就是傭人,日本的一個傭人來打掃。日本的這個傭人看到王寵惠年少英俊,她就常常用語言去挑逗他,去調戲,王寵惠他當時就不理她。不理她以後,有一天凌晨四點,這個女傭人、日本下女就赤身,就是衣服脫掉,我們台灣的國語叫赤身裸體,她就跑到王寵惠的房間裡面去。那王寵惠博士見狀,就非常驚訝,他馬上跟她說,不可不可。他講不可不可,那這個下女狂奔而走。樓下的秦力山跟中國的幾個留學生就跑上來看,他們對王寵惠他見色不淫的這個定功、定力,非常的佩服。所以他做到文昌帝君裡面講的「慎獨知於衾影」。他蓋被,對不對,他如果是他沒有這個定功的話,那棉被掀起來,她就進來了。他對得起那個棉被,他對得起他自己。所以就是慎獨知於衾影。他後來功成名就,也積的這是陰德,他在一九五八年往生,高壽九十多歲。所以你知道有監察,你就不敢做這個惡的事情。那麼修行人如果知道鬼神在監察,他修行一定會成功的,他成聖成賢都有可能。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7、黃柏霖警官:良心醫師拒女色感得兒子中進士
时间段:01:08:38--01:13:33
慎獨的第二個,這個地方我要解釋一個慎獨的公案。在江西省餘幹縣,有一個陳醫師。陳醫師本身醫術非常精湛,他品德也很好。有一天,餘幹縣有一個病人,姓張,張家人家他得了肺癆病,可是又窮,沒有錢可以醫病。這個陳醫師就幫他醫治,用幾個月時間幫他醫治,不收他的錢,而且送他醫藥,而且把這個張姓人家病都治好了。他非常的感恩,沒有辦法去形容那種感謝。有一天,這個陳醫師又到鄉下去望診,要回到城裡面,時間太晚,天黑了。天黑以後,那旁邊都沒有什麼人家,他就到張家去稍休息一下,結果他就在那邊借宿一晚。那麼陳醫師進到房間裡面去以後,到晚上的時候,突然間這個張婦,就是這個病人他的太太,突然間來敲門。她說你把我先生的病醫好了,我沒有辦法回報,我今天晚上用肉體來奉獻給你,這是我婆婆的意思(這以前古代好像也有這種現象)。然後這個陳醫師就一直推,他說「不要了,不要了,不要了!不行不行!」就一直這樣推。但是,這個人畢竟他也只是個醫生,他德行是不錯,但是他也不可能是一個木頭,對不對?他也是會動人性的那種欲望,沒辦法克服。他面對這個張婦這樣百般的挑逗以後,他幾乎快把持不住。
正在最危險關頭的時候,快要危險的時候他突然間想到這種觀照,我們講說聖賢道理都可以提供給你觀照。他就想到古代那個戒淫文裡面有一段字非常好,它說,「即使邪緣湊合,勿喪良心,惟以慧力照之,正念持之。當念自心之良知,炯炯然其在我也;虛空之鬼神,森森然其鑑我也;頭上之三台北斗,赫赫然其降臨我也;家中之灶神,身上之三尸,凜凜然其伺我也」。這個伺,就是一個人字旁,加一個司法的司,伺就是這樣監視的意思,伺看我。「天堂福樂」,天堂的這個福報,「天堂福樂,一轉瞬而可登」,你就可以跳上去了。「地獄的苦輪」,一失足,就被捲進去,「一失足而將入。臨崖勒馬」,我們講臨崖勒馬,「苦海回頭,於萬難自持之時,存一萬不可犯之想」。古代的這段文章他有讀過,在他那記憶裡面,阿賴耶裡面就浮出來,他用這句話來觀照。觀照以後,那個張婦就一直要靠過來,一直要跟他寬衣解帶的時候,他說「不可不可」,這是第一次講不可。第二次,她又進攻進來了,他又急得滿身都是汗,他說「不可不可」。好,那到第三次,張婦又過來了。弄了整個晚上,這沒辦法休息。到第三次他講,他就在寫一下告訴他,不可兩字最難,不可兩字最難,就這樣講,就寫這幾句話,就抓那個筆,不可二字最難,不可二字最難。那後來,這個事情就這樣一直「不可」以後,整個晚上就保住清白。
隔不久,他孩子長大二十幾歲去參加秀才考試,那文章大概寫得普普通通,不是很好,考官後來第一次看到,這文章寫的沒有什麼,就把它放在旁邊了。突然間好像空中有聲音講「不可」,這個考卷就提起來了,不可?他又拿出來看一下,這寫的也沒有怎麼樣,結果把它又放回去了。「不可不可」,然後就又放回去了。第三次的時候因為他又聽到聲音說不可不可,他又把文章拿出來一看,「不可兩字最難,不可兩字最難!」他又再看一看,嗯,這好像有點可取之處。好,就把他錄取了。這就是什麼?就是因為這一位陳醫師做到了,沒有犯《太上感應篇》裡面講「見他色美,起心私之」(我們以後會讀到)。他觀照了《太上感應篇》的力量,就做到慎獨。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8、黃柏霖警官:倓虛老法師到陰間又還魂
时间段:01:31:20--01:33:38
我舉一個例子給各位聽,是倓虛老法師的《影塵回憶錄》裡面有提到這一段。倓虛老法師十七歲的時候,在河北,他的同學金德勝死掉,去參加他的葬禮,婚禮後四天死掉,因為得霍亂他的同鄉金德勝死掉。倓虛老法師他俗名叫王福庭。他後來回去就嘔吐,他就很緊張,他說糟糕了,因為那時候也沒有什麼醫藥。所以他後來回去就嘔吐,嘔吐以後,他就好像睡著就死掉,那魂就飄出去了,飄出去以後,鬼差就把他抓走以後飄飄,飄山過海,就飄到閻王那邊去了。去了以後,他就看到這個鬼差在那邊寫資料,他就問鬼差說,這個陽間超度誦經有沒有用?他說當然有用。他就給他看,他說你看這個是剛往生的牌位,請出來,你看就是有香紙經卷,有香煙在吹那種感覺,煙就吹上去的那種感覺,陽世人在給他做超度。後來閻王要審案的時候,就問他,說你已經死了,你知道嗎?倓虛老法師就說,可是我媽媽會想我,他就跟閻王在那邊對話。閻王說你不知道你死了嗎?他說你可不可以放我回去?他說小時候我舅舅跟我講,念《高王觀世音經》念一千遍就可以不用死,我真的兩天就念了一千遍。閻王就跟他講,有,你那時候十七歲,延長五年到現在二十多歲,怎麼沒有延壽?他就跟閻王講,說閻王,我再念《金剛經》,我一天念十遍,你就放我回去好不好?閻王當然知道他是未來的倓虛大師,他說好,就把他放回去。放回去以後,快到他家的時候,他躺在那個炕上,他媽媽在那邊哭泣。他快到的時候,鬼差就把他臀部一踢,「你回去!」他又醒過來,已經是中午十二點了。這是倓虛老法師講了他到陰間的一個故事。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9、黃柏霖警官:勾魂使者抓錯人
时间段:01:51:34--01:54:47
我舉一個例子給各位聽,這是我根據一個聯合報(台灣有個「聯合報」)的記者叫邱傑他寫出來的。邱傑他去訪問當事人,他說我們台灣桃園的地方法院有一個書記官他已經往生了,在一九七九年五月的時候,這個查一峰就往生了。另外一個書記官叫劉國浚,這個書記官劉國浚跟查一峰體型、長相、個性都很像。那邱傑的這個標題叫「還魂記」,這兩書記官面貌酷似,勾魂使者捉錯人。結果這個記者就去訪問當時救劉國浚的這個檢察官,林金本檢察官。因為劉國浚他後來回憶說,他當時覺得喉嚨這邊有點痛,他被脖子勒住了,勒住以後,他就不自覺的走到法院的檢察署的大廳,要去餐廳的方向。就到中午十一點快十二點的時候,就昏倒在大廳現場,就被檢察官林金本發現,馬上叫這個陳信貴(法警)趕快把他救起來以後,用車子送到桃園的敏盛醫院,那就等於十二點多就送進醫院。他到醫院的時候,這個指甲就黑了,像要死掉了,就開始打強心針,電擊就打下去了。這個時候,他魂已經被抓走,但是人的身體在敏盛醫院急救,還有點微弱的氣息,但是魂已經被抓走了。抓走以後,他就覺得飛得很快,到一個房間,突然間,門就踹開,就進去了。進去就看到一個穿黑袍的那個高大的人就出來,那個是冥官。
冥官很厲害,冥官的頭腦比那個電腦還厲害。他說你怎麼抓的,他怎麼抓過來?放回去,放回去,抓錯了,放回去!這小鬼看錯了,就他把放回去。他說,不是你讓我抓的嗎?放回去,放回去!他就放回去了。放回去以後,他沿途還跟他講說,你這樣,我告你妨礙自由!他搞司法的,告你妨礙自由。他就快到的時候就放回來。後來記者問他說那到底是在哪個地方?他說我不曉得,就是一片很大的門,一轉過去,就他的空間了,不同維次空間,老法師講得沒有錯。在這個地方,五趣雜居地,不離這個地方,這凡聖同居土,這是千真萬確。就他放回去以後,就是繩子把它扔開以後,好了,你回去。就把他踢下去,跟前面那個倓虛老法師一樣,就把他踢一下,好了,你回去。他醒過來,已經在敏盛醫院躺了三個多小時,後來急救就好了,他也沒有病。劉國浚現在好好的,各位有機會可以去訪問他,這是記者訪問的。這個就是「還魂記」,是千真萬確的,他被抓入陰間。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10、黃柏霖警官:殺蛇得眼病稱念觀世音菩薩圣號病愈
时间段:01:54:47--01:58:11
那接下來再跟各位講一下,符仲信他死掉,還是做善事,他死掉。我有一個蓮友張居士也是一樣,他喜歡做善事。齋僧大會,到金門去參加,做那個水陸大法會,因為有八二三炮戰死的很多士兵,他就去那邊做超度法會。他福報算是很大,全國齋僧大會,還有我們這某一個佛寺的護法總會,他去做,做很多善事。結果,金門的水陸大法會做回來以後,他女兒突然間病危。他開一個公司,他女兒跟他非常要好,非常疼他的,他這都依靠她,那他盡量去做善事。結果就是馬上送到林口長庚醫院,插管以後,一天一夜就死掉了,他非常傷心。他修行修得也不錯,還有他福報很大。他後來因為太忙太累了,就得了一種病,就是我們台灣講的俗話叫飛蛇,飛蛇就從這個眼睛這邊這樣穿過去,這個病毒就這樣感染到整個腦部。到榮總醫院,幾個醫生會診,本來是要動刀子。因為他忽然看不見,那個病毒穿過,他看不見,兩個眼睛都快瞎掉了。
張居士是我非常仰慕的大德,跟符仲信一樣,在我之上,不在我之下,我們只是沒有真參實證。後來他就想到台北龍山寺,口袋裡面有觀世音菩薩的相片。他就開始就默念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觀世音菩薩。念到後來,慢慢慢慢的,就看到一線曙光,就看到光明了。那後來經過一些療法以後,物理療法以後,到後來就恢復。有一回,在一個戒會裡面,我跟我一個朋友在辦一個五戒、菩薩戒戒會,我就看到他做功德主。我問師姐,他太太,我說妳有沒有殺過蛇?她說倒是沒有記憶了,「不過師兄你這樣提,我倒想起來,我媽媽要往生的時候,我夢見一條很大的蛇,在夢中」。她的習氣跑出來,那個張太太,「我就看到蛇進來,我就拿一個棍子要把牠打」。你看,我們阿賴耶識裡面那個瞋心,殺業的種子都還在。她自然後來就去拿一個棍子要打那條大蛇,結果夢中那條大蛇就跑掉了。那是要來討債的。結果他女兒要生病的前幾天,一條真正的蛇,躺在他女兒房間的旁邊,那多可怕。後來叫消防隊把它抓走。到底結果怎麼樣,不知道。我說你趕快給牠超度,趕快懺悔業障。所以看過這個王璧如大師,他後來又恢復了,他真參實證有功德力。再看到這個符仲信往生,我在這邊來供養各位,不是你拼命去做好事,好事好,可是你要悟。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11、黃柏霖警官:龐蘊居士的故事
时间段:01:58:11--02:01:04
唐朝的馬祖道一禪師的弟子,老和尚也講過這個公案,叫龐蘊居士,非常有名,他的太太叫龐婆,他女兒叫靈照。他開悟的時候,他跟著馬祖道一禪師,「馬祖建叢林,百丈立清規」,這我們禪宗非常有名的祖師。他跟著馬祖道一禪師修行,開悟以後,他留在老師旁邊服侍兩年。後來他隨緣入世,教化眾生。他變賣家產,把財物全部沉到湘江的水中,後來行腳到湖北襄陽,他到襄陽鹿門,跟他太太龐婆還有他女兒靈照,過著耕讀的生活,就是種田、耕讀的生活,還讀書,讀佛書,讀佛經。當時他把錢沉在湘江裡面,民眾看到就跟他講說,龐居士,你為什麼把錢放在湘江?錢可以做好事,把它放到江裡面做什麼?他講了句非常有名的公案的話,他說多事不如少事,少事不如無事,還說好事不如無事。
這個無事,不是說沒有事做。老法師說什麼事都去做,但是就是沒有煩惱掛心頭,天天做事,天天無事,心中沒有事。你有執著、你有煩惱就有事。你沒有煩惱、沒執著、沒有牽掛,就是心中無事,這才是真正的無事。所以沒有一件事情煩惱掛在心頭,這樣他心就無爭、無事。所以他示現,龐居士示現不攀緣,這才是至善圓滿。所以說如果你處心積慮的想去做,但是你沒有悟,這樣也是不行。所以你心性圓滿,稱性流露,這才是至善圓滿的好事,出離三界。你不墮二邊,不起善惡二邊,不著,不執著。誰是你真如本性?一句佛號持到底。印光大師說,萬牛拉不回,那才是至善圓滿的功德。所以,你真能這樣,你真正有悟處。老和尚講,你會麼?就是你能夠明心嗎?老和尚常常講,你會嗎?那個「會」是禪宗用語,是說你能夠有悟處嗎?如果有悟,你就知道會跟王璧如大師一樣,可以延壽,延了十二年。這樣才可以滅罪,然後出三界,自己離開輪迴的枷鎖。閻王會恭敬你,從生死簿裡除名,這才叫地獄除名、天堂掛號。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12、黃柏霖警官:虛空若能鎖得住再來抓我金碧峰
时间段:02:02:16--02:03:41
最後我用禪宗一個有名的公案金碧峰禪師講給各位聽。金碧峰禪師他入定,定功很高。他喜歡一個缽,沒事情摸一摸。他入定以後,他時間到了,小鬼來抓他。奇怪,找不到金碧峰,怎麼辦?他就問土地公。土地公,「我知道他最喜歡那個缽」。就把它敲一聲。「誰玩我的缽?」他就出定了,抓到了。抓到以後他就覺得實在很洩氣。他最後說,跟那兩個黑白無常講,他說這樣,讓我看最後一眼好不好?讓我再摸一下,摸那個金缽。他就把那個缽拿上以後,他把最後的執著,跟他最後的最愛,把它拋向虛空,就破掉。破了之後,執著就破掉了。就寫了一個非常有名的偈:若要拿我金碧峰,除非鐵鏈鎖虛空,虛空若能鎖得住,再來抓我金碧峰。這非常有名。這什麼意思?你想要抓我金碧峰,除非鐵鍊鎖虛空,他心包太虛了,開悟了,以法身為體,證法身了,像虛空法界這麼廣大,開悟了。鐵鍊怎麼會鎖得住虛空?你把它吊起來?鎖不住,虛空若能鎖得住,當然是鎖不住。所以我們要心如虛空,我們的覺心就像虛空一樣。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