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古今感应故事  »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1 » 感应篇汇编25集故事11则
第25集

感应篇汇编25集故事11则

第二十五集的故事十一則 1、黃柏霖警官:蠢動含靈皆求長命 时间段:00:02:55--00:05:38 所以這個長生對芸芸眾生來講,是大家都期待的。每一個蠢動含靈都不希望短命,都希望長命。沒有一個動..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5 16:54

感应篇汇编25集故事11则

第二十五集的故事十一則
1、黃柏霖警官:蠢動含靈皆求長命
时间段:00:02:55--00:05:38
所以這個長生對芸芸眾生來講,是大家都期待的。每一個蠢動含靈都不希望短命,都希望長命。沒有一個動物願意說,「我的肉割給你吃,好不好?」我一個朋友到屏東去,在屏東監獄的旁邊,有一個「屏東屠宰場」。我這個朋友也很有意思,他就假裝是一個要參訪的貴賓,然後就帶著密錄器,可以暗中把它錄下來。他到這個屠宰場以後,他就去看這些要被電宰的豬什麼反應。電宰的豬要經過一個窄門,通過以後,進去就是電動屠宰刀,就等於死路一條。我朋友在旁邊觀察,那個豬要經過窄門的時候,牠都吃不下東西,你怎麼給牠餵,牠都不吃。通過那個窄門,要進去的時候,牠知道進去就是死路一條,牠兩個腳,那個豬的前腳就頂住窄門,就不往前走,牠也是貪生怕死。所以長生是每一個動物的本能。我們人在還沒有開悟以前,我們哪一個人願意早死?醫生如果跟你宣布說你得了重症,你是什麼反應?很多人這樣講,老法師也這樣講,他說,癌症不是病死的,不是治療死的,是嚇死的。我們講好像很簡單,其實輪到我們的時候,我們就有點像放生書籍裡面所提的那個螃蟹,把牠丟到鍋裡面,蓋子把牠蓋起來,用開水把牠煮熟,本來是鐵灰色,要變成紅色的時候,它的爪就會往上攀,會逃生。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黃柏霖警官:常念放生有感應 身體病痛得治愈
时间段:00:05:38--00:08:40
既然我們想要長生,我們為什麼不放生?你放人家一條生路,就是放自己一條生路。慈悲心是最好的放生的一條路。所以,你假如常保慈悲心,有慈悲心的人、有愛心的人,他心中心念沒有毒素,他念念都是純善無惡。這種人,我們儒家講「仁者無敵」。我常常在帶放生,我也很有感應。但是人都是等到生病的時候、危急的時候、病危的時候,他才想要放生,他不知道平常就要養成放生的習慣。所以我常跟蓮友講,我說放生,放魚也好、放鳥也好,這都是一個前方便,你先去習慣、先去嘗試,把別的動物,把牠釋放、解放,那你將來就得到一個解放的因緣,我們用通俗的話講,你就會碰到貴人。我自己也感受很多,我也是有毛病,身體也會有病痛。有時候運動量不夠,年紀有一點老,腰酸背痛就來了,痛得不行,腰酸是很痛苦的事情。因緣來以後,就去問我們王鳳麗老師,她就告訴我,「你拉筋」。她說,「人到老的時候,筋會老化,你拉筋就不會了」。我就拉筋,現在真的腰不酸,腰也好了。那一天又在電腦E-MAIL裡面看到一個郵件,人家傳給我的,他說,「你怎麼樣可以減少腰酸背痛?」他就教我一招,他說,「你早上起床以前,先不要馬上就下床」。他說,「你在床鋪上兩手往後伸直,兩腳垂在床的外沿,腳差不多一半在外面,然後臀部就左右擺動,扭動我們後面腰骨這裡」。我跟各位講,也還真有用,我這樣練了差不多一、二個月以後,早上起來要去拜佛,腰也不會酸。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3、黃柏霖警官:一念慚愧促成放生團  自己生病遇貴人幫助
时间段:00:09:34--00:15:07
我深深的覺得,我這十幾年來帶放生,我就覺得感觸很多。像我家兄,我剛開始成立「放生會」,是因為他兒子結婚。他說,結婚辦了幾十桌,吃了很多豬肉、雞肉,不好意思,覺得很慚愧。慚愧心就有好處,慚愧心一出來,善念就出來;慚愧心不出來,善念就發不出來。他說,「老弟,你可不可以幫我兒子放個生?」我說,「好」。我們就回家鄉放,去宜蘭的山區那放生。我們就租了二、三團的遊覽車開到宜蘭去,我們就去那放生。也就是那個因緣,成立了「蓮池放生會」,我後來一直帶到現在,已經將近十二年。所以我老哥,我哥哥的功德也很大,他因為有這個因緣,他啟動了我成立這個放生會。 
然後有一次他中風,他中風是怎麼樣?他早上其實很早就起床,他很注重養生、很注重運動,他早上都是三、四點就起來運動,運動到六七點、七八點,中間他是邊運動邊念佛。他很認真,到公園邊走路邊念佛,他一天都可以念好幾千遍。他很用功,回來以後再持咒,再誦他的《彌陀經》。有一天,他就跟我講(他也不好意思跟我講)。我剛剛講,你平常放人家生,你就會碰到貴人,你就可以得到長生,放生就不造殺業了。我老哥就在床鋪上,他站起來頭會暈,他不曉得這是中風的前奏,頭會暈。好幾次以後,我大嫂也不知道有禍要臨頭,她以為是一般老人家的疲憊。他就打電話給我,他說,「我會不會是業障,或怎麼樣?」我說,「不然你誦《地藏經》」。他誦完《地藏經》以後,打電話給我講,「不對,我誦完《地藏經》,頭還會暈」。好像誦完《地藏經》頭就不會暈了。我說,「老哥,你這有問題,會不會是……血壓有沒有正常?」他說,「正常」。我說,「會不會是中風的現象?」我就幫他請消防隊來把他揹下去,就送到台北的馬偕醫院去檢查,檢查都正常。所以你看,業力會跟你捉迷藏,它不會讓你知道等一下大禍臨頭了,這個業不可思議。這個叫業力不可思議,聖力不可思議,願力不可思議。有時候我跟他講,「你保持一個慈悲心、多放生的習慣,放別人一條生命。你貴人就在千鈞一髮裡面就會出現,就是一個救命索,你就可以得到長壽了」。這當然是站在世間角度。 
結果我哥就去馬偕醫院檢查,回來以後,一樣,誦完《地藏經》頭還會暈,我說,「不對不對」。我就打電話給我一個朋友,在桃園,桃園那個師姐非常有慈悲,她說,「不行,一定要去救他」。因為她知道是我哥哥,她說「一定要去救他」。就派了一位她的朋友,會腳部放血的,就請了那位師兄,他懂得放血,就從桃園趕過來,當場跟我哥哥放血。放血完了以後,因為他懂得中醫的病理,他知道中風的前奏。他一看頭會暈,他就馬上把脈,說,「你這是腳中風了,已經接近中度中風」。他馬上就知道放哪個腳跟的一個穴道,就幫他放血。放完之後,我哥就說,「不暈了,好了」。他就在「觀世音菩薩素食店」請他們兩位吃飯,到現在平平安安的。我為什麼講這個故事?就是我哥哥十一年前的那個善念,因為他兒子結婚,吃了太多豬跟雞肉,起了慚愧心,叫我去放生,促成我成立後面放生會的因緣,這個功德力。這就是功德力,他成就了一個放生團,利益多少人?因為他動了一個善念,衍生到後來成立一個放生團,這就是他起一個善念以後可以長生的理由。當然,我現在解釋這個長生,它有更深一層的義涵,它解釋說壽命很長,不可能永久存在或生存,你就算一百多歲,到最後還是會離開這個世界,頂多是百歲。所以長生是對世間人的喜好來說,他們喜歡長命百歲;對我們學佛的人來講,我們的長生就是無量光、無量壽,就是極樂世界,真正就是長生。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4、黃柏霖警官:盜墓集團得惡報  主犯均被奪壽命
时间段:00:28:10--00:31:45
我提兩個公案故事來印證這個減奪是千真萬確的,而且是現實的公案。第一個公案就發生在台灣,二O一O年到二O一一年。有一個竊盜集團,這個竊盜集團是專門偷死人的。竊盜有偷活人,但是也有偷死人的,連死人的錢他也要。他怎麼偷?他們先去找目標,他們竟然用現代的科技去犯案,他們拿手機先去找位置,然後他們到處再去搜尋。他們一共破壞了二十二座墳墓,就是把棺木撬開。有時候他們更誇張的,他們還會用金屬探測器,因為他可能也怕死人,死人躺那裡他也怕。棺木蓋起來以後,他們用金屬探測器探,看看金屬是藏在哪個位置,棺木裡面的哪個位置。他知道以後,就在那邊挖個洞,圓孔,然後手就伸進去,把金子抓出來。這個盜墓集團就是這樣的一個做為。一共四個,一個姓黃的跟姓陳的,還有一個姓吳的跟他的女朋友。他們盜完以後,大概盜了二十幾座以後,人家的家屬就很難過,就跑過來看,就找堪輿專家,就是風水師去看。風水師就很有經驗,他說,「這種人一定會得到惡報的,一定會得到衰耗」。 
剛才前面不是講「算盡則死,多逢憂患」嗎?結果他們做完沒多久,馬上就被警方抓到。警方抓到以後,要破案的前一天,要去抓那個姓黃的,那個姓黃的就突然間心因性猝死,簡單講就是心臟暴斃,就突然間死掉了。另外那個姓吳的,在出庭期間他也死掉了,同樣的病因,心因性猝死。這個叫他壽命被奪走,他命被減掉,減掉就沒有了。說不定他可以活五十歲,結果他去作這個案,被減了十二年,再減十二年。他如果偷一個墓減幾年,再偷兩個,減掉,減到後來沒有了,沒有就抓走了。一扣就扣二十四年,五十歲剩下二十六,搞不好他只有二十六歲了,當然就死掉了,就這個道理。這個叫《太上感應篇》裡面講的「算盡則死」。這兩個作案的竊嫌死掉以後,其中一個姓陳的,他雖然逃過一劫,但是他也好不到哪去。《太上感應篇》裡面講,「人皆惡之,刑禍隨之」,他們也受了刑罰。後來這個姓陳的,他的父親跟他的祖母也相繼死亡。完全印證了前面講的『自非義而動,至死亦及之是也』完全正確。這是我舉出第一個例子來做一個印證。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5、黃柏霖警官:勸人少結冤仇  時時回頭一看
时间段:00:31:45--00:37:24
第二個例子就發生在民國十三年,就是公元一九二四年。就發生在陝西漢中,一個駐軍的營長。這個營長本身很好色,手下有一個書記官,娶了一個太太很漂亮。這個營長就看上書記官的太太很漂亮,就起了邪念。《太上感應篇》講了「見他色美,起心私之」,就想要搶奪。因為他本身自己已經結婚,又生了三個女兒,所以他就處心積慮想去追到這個書記官的太太。可是人家已經結婚,他沒有辦法,他就想用一種計謀,用一個罪名來害他這個書記官。他後來想出一個方法,說他這個書記官通敵,就是跟敵人有通,就用通敵罪把他槍斃了。槍斃了以後,他就要娶這個書記官太太。書記官太太就跟他開出個條件說,「不行,我要一夫一妻」,因為她也知道他有太太。結果這個營長一不做二不休,貪欲臨頭、迷惑顛倒的時候,什麼壞事都做得出來,傷天害理的事都做出來。這就會被減奪,馬上就下地獄了。他怎麼做?他想娶這個書記官太太,沒有辦法了,他就把他老婆毒死,他就把三個女兒也毒死。人家說老虎狠毒,牠都不會吃牠的小虎,何況是人?這已經是沒有人性,人還活著,已經是畜生的習性,不可能當人,連當人資格都沒有。結果他就把他太太毒死,把三個小孩也毒死了以後,他以為神不知鬼不覺。殊不知,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鬼神知,加上亡靈知。 
我在上一集講過,覺性根本殺不死,你就算給他毒死、你給他燒死、你給他砍死,你燒不死這個覺性。怎麼燒不死?靈性的東西是不生不滅的。所以這個營長就在結婚那天,他就跟書記官太太合照,來賓也都在一起合照,合照就拍照。拍照,這相片去洗出來,洗出來以後,他自己去拿,拿了以後看,嚇一跳,他說,「奇怪,相片怎麼跑出……」書記官的太太後面站了一個人,是她先生,軍人,滿臉是血、眼睛凸凸的,身體被子彈打傷的地方,暴開的地方都還很明顯,軍服還沒有扣。他本人的後面就站著他的太太,還有他的三個小孩,已經變鬼了。他太太就兩眼暴突,好像筋脹起來,就好像非常憤怒要抓他一樣的感覺,兩個手往前伸,要抓他的感覺。這個照片後來拍出來以後,大家爭著到處流通。當然消息就傳到他的上司那裡,他的上司就知道他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了,就把他抓起來,以後就判死刑,判死刑就槍斃了。當時這個相片流傳的時候,四川有一位大佬叫趙堯生,趙國的趙,堯舜的堯。趙堯生就在這個相片上題個詞,有點發人深省。他說,「勸人少結冤仇,時時回頭一看」。好像在講這個相片,其實在講我們的心。我們的心不要跟他結冤仇,他要就讓給他。老法師講的,從忍讓到謙讓,忍讓、禮讓一路讓到底,讓了就沒事,你讓了就不會起瞋心。所以少結冤仇,時時回頭一看,我們隨時反觀自照,隨時懺悔、反省自己,看自己的心在想哪裡。講到減奪,我特別提現代的兩個故事來做一個印證。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6、黃柏霖警官:公家東西不私用
时间段:01:20:19--01:21:43
我們學佛有五戒、有菩薩戒,我們有戒法、有戒律。事實上我們佛門五戒裡面這個不偷盜戒就是不與取,就是不能偷。淨空法師也有說,以前他的老師李炳南老居士,在孔德成(台灣的前考試院院長孔德成,孔子的子孫)的官府裡面擔任主任祕書。李炳南老居士就是很踏實的一位修行人,他完全遵守戒律,他每次要到庫房去拿一張紙、拿一個筆,他都要跟孔德成報告。孔德成說,「你不用報告,你拿去用就好了」。可是李老師知道因果,這都是納稅人的錢買的東西,不能隨便用,所以他一定要孔德成答應了「可以」,他才拿。我現在在辦公室也是這樣,如果是影印的東西,不管是影印佛經或是任何東西,我都是自己去買影印紙,自己去影印,我不用公家的東西,甚至你要嚴格的話,其實連公家電話都不能用,這就是遵守戒律。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7、黃柏霖警官:忍辱仙人與歌利王的故事
时间段:01:22:29--01:27:44
這讓我們想到,《金剛經》裡面講了佛陀的過去生,他在當忍辱仙人,就能夠隨時觀照自己的心念,他當忍辱仙人的時候,在山上修行。那個時候有個國王叫歌利王,歌利王就帶著嬪妃到這個山上去玩樂。歌利王翻成華文的意思就是說他很暴虐,他在山上稍微有點累,他稍微休息一下,嬪妃就跑過去要親近仙人,請仙人開示。仙人就跟她們講出離的方法,出離五欲之樂,結果歌利王醒來以後,就發現他的嬪妃坐在仙人的旁邊,他就很不高興,他就跟這個忍辱仙人講,「你怎麼可以跟我嬪妃講話?」忍辱仙人就跟他講,「我沒有動意念」。你看,修行境界高的人,他有禪定功夫,甚深禪定,他就知道有沒有動意念。所以他說,「我沒有動意念」。歌利王說,「你怎麼沒有動意念?」他就把劍拔起來,就要傷害仙人的手跟腳,跟耳朵,他說,「我看你痛不痛,你會不會起瞋心?」仙人說,「我不會起瞋心,我的意圖剛才講了,跟我沒有淫念之心一樣」。仙人就這樣如如不動,他在禪定的境界裡面,你怎麼給他傷害都沒有辦法。所以讓我想到虛雲老法師也是這樣,他也可以做到這個功夫。 
虛雲老法師在大陸,在剛解放的時候,虛雲老和尚當時就有被帶去問。在虛雲老和尚的記錄裡面,他有提到這一段。當時,因為人家要逼他,「有沒有放什麼貴重的東西?」他就說,「沒有」。沒有,當然就有被用棍子打。後來虛雲老和尚就入定,他也沒有起瞋恨心,他入定了以後,因為定中沒有瞋恨,定中他貪瞋痴已經是伏住。至少,假如你修行,如果你有到一定的定功,它確實是可以把貪瞋痴伏住的。我們念佛念到功夫成片,功夫成片是什麼意思?就是習氣不起現行,你貪瞋痴沒有斷,可是因為你念佛念得已經到一個功夫成片的地步,你遇到境界來的時候,你煩惱習氣不會跑出來。你習氣不會跑出來,並不表示你習氣已經斷掉了,只是說你念佛功夫了得。已經到功夫成片的時候,你碰到任何一個境界,順的境界或者不順的境界,你順的境界不會起貪,逆的境界不會起瞋,你可以做到這個地步,就叫做功夫成片。但是習氣有沒有斷?他習氣沒有斷,他習氣只是沉澱下去而已,它被伏住了,這叫功夫成片。但是這樣就可以往生,功夫成片就拿到往生極樂世界的入門票,有門票就進去了。 
佛陀在當忍辱仙人的時候,他就有這個定功,所以他碰到嬪妃過來,他不會起淫欲,這叫不起心不動念。歌利王用刀子給他割,他不起心不動念,他就有這個功夫,不起瞋心。所以貪瞋痴,佛陀那時候就斷掉了。忍辱仙人後來又跟他講,「我真的沒有起淫欲心,我也沒有起瞋心,我將來成佛的時候,我第一個度你」,還這麼慈悲。到這一世,忍辱仙人成為釋迦牟尼佛這一世的時候,他度的第一個弟子,就是《無量壽經》裡面講的憍陳如尊者,這是他度的第一個人,就是當時的歌利王。所以真的大慈大悲,到大慈大悲的地步,他是怨親平等的,真的是怨親平等。我們現在會討厭這個人,會喜歡那個,因為我們的習氣未斷,我執未破,我們才會這樣。等到你成佛的時候、你往生極樂世界的時候,沒有冤親債主、沒有仇家,也沒有恩愛,全部都平等,那就證得真如、證得自性,這是念佛的好處。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8、黃柏霖警官:平日常行六度念佛  臨終順利捨報往生
时间段:01:36:59--01:39:20
功德就是要得開悟、明心見性,我們淨土就是一定要往生極樂。我們修福德,我們藉修德顯性德,然後達到性修不二,成就修德就是我們現在六度萬行的用功修行。我們現在在念佛、讀誦經典,在做利他的工作,這些都是在修行,這叫做修德。性德人人本具,等到你有一天,你修到因緣成熟的時候、身心脫落的時候、一念成熟的時候、預知時至的時候,你自然而然性修不二,就合二為一,菩提就現前。 
我最近就有一個蓮友,他也跟我一起共修了很久,陳居士,他得癌症往生,他就是這樣。他得了癌症以後,他從發病到往生剛好一年,他往生前,他知道已經沒有辦法挽救,他就跟家人講他要回去了,要準備助念。他回去,在家裡助念的時候,還沒有斷氣以前,自己拿引磬,因為他以前就帶共修,所以自己拿引磬來念「南無阿彌陀佛」。雖然他煩惱沒有斷盡,他習氣還沒完全斷盡,但是他的悲心出來,他的福德出來,他的資糧就出來了,所以他回去的時候,他還可以拿著引磬帶大家念佛。念到後來,他「阿彌陀佛」念不下去的時候,他就斷氣捨報了。捨報,我去跟他說法的時候,很好,他的瑞相很好,他們家人就在助念的客廳,他躺的地方的右側,幫他放阿彌陀佛、西方三聖,他的眼就看著西方三聖,很好,佛接引去了,面對佛像。他多年來,十幾年來修行念佛的定功終於在這個時候派上用場,就成就了這個功德。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9、黃柏霖警官:梁武帝跟達摩祖師的故事
时间段:01:43:56--01:46:03
在佛門裡面有一個故事,梁武帝,當時南北朝梁武帝碰到達摩祖師,達摩祖師也跟他開示。梁武帝就跟達摩祖師問,他說,「朕」,就是他本人,因為他是皇帝。他說,「我布施這麼多的供養,我蓋了這麼多的佛寺,我供養這麼多法師,我這麼多的善事,我有沒有功德?」達摩祖師說,「實無功德!」梁武帝聽了就愣了一下,「奇怪,怎麼沒有功德?」因為,我剛才講,我們一般人就會對福報、福德、功德弄不清楚。他蓋了這麼多佛寺,他以為這就是功德,其實它不是,這是善事,它是福報,福德跟功德是不一樣的。所以達摩祖師就跟他講,實無功德。他為什麼說「實無功德」?他說,「淨智妙圓,體本空寂。如是功德,不以世求」。淨智妙圓就是我們的自性,我們自性的智慧,它是圓滿的、遍照法界的,無所不知、無所不覺。我們的覺性,你只要開悟了,我們講三明、六通、十八不共法,剛才講的,我們到極樂世界以後可以天眼洞視、天耳徹聽、他心遍知,這就是他證得了,證得以後無所不知、無所不覺。其實我們的無所不知、無所不覺,現在還在不在?現在還在,本自具足,沒有失去。但是我們現在因為有三細六粗,有無明習氣,所以碰到境界來,我們的習氣跑出來以後,我們的知,知見立知,就變無明。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10、黃柏霖警官:德山宣鑒禪師開悟的故事
时间段:01:52:40--01:59:26
佛門裡面有一個德山宣鑒禪師,他喜歡研讀《金剛經》,他寫的一本《金剛經》註解叫《青龍疏鈔》。他當時是在北方,一般禪門裡面講「北漸南頓」,北漸就是神秀大師帶領弟子在修行,南方就是六祖大師帶弟子在修行。有些修行人就說南頓北漸,實際上法沒有分頓漸,法就是法,哪裡有頓漸?是因為眾生修行的因緣不一樣。德山宣鑒禪師就聽南方的人講,他說不假文字,一悟即得。但是悟哪那麼簡單,一下就可以?我們不去藉教悟宗,宗就是我們心地,我們是藉念佛來悟我們的心地。所以他說,「不假文字,一悟即得,哪那麼簡單?我讀了多少年我才寫這本《青龍疏鈔》」。然後他就揹著這個《青龍疏鈔》要去南方,跟南方的修行人對辯,要辯論。在路上就碰到個老婆婆,這個老婆婆是觀世音菩薩化的,這個老婆婆就要考他。所以修行要經過考試,修行沒有經過考試就不能證菩提。觀世音菩薩就要問他,觀世音菩薩當然知道他背上是揹的什麼,是揹的《金剛經》註解《青龍疏鈔》。她說,「請問禪師,你揹的這後面是什麼?」他說,「《青龍疏鈔》」。她說,「《青龍疏鈔》是什麼?」他說,「解釋《金剛經》」。她說,「《金剛經》,那我就請教你一句話」,她說,「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請問你買我什麼心?」因為她在賣點心,「你買我什麼心?」 
這禪師就一點點還沒有脫落,他真的被卡住了,他被問倒了,他說,「對,我要買什麼心?」因為你有執著,就有過去、現在、未來,你現在講「我的心」,我的心現在已經變成過去,分分秒秒就過去了,現在心馬上就變過去,未來還沒到,未來是妄想。未來是一個妄想,未來心不可得;現在心馬上變過去,也不可得;過去心過去了,你要不回來。你說,會不會再活到五十歲、四十歲?也不可得,過去心不可得。所以人生不能重來。被她考倒以後,他就在那邊想,他當場就愣住了。後來觀世音菩薩當然就把這個點心包起來就走,不賣給他了。他後來去見他的師父龍潭崇信禪師,就打一個燈,因為天黑了,就打燈。他的師父就把他這個燈吹掉了,就熄掉的那一剎那,他開悟了。那一剎那沒有過去心、沒有現在心、沒有未來心,他見到了。為什麼見到了?天黑了,他在打燈,打的蠟燭,他師父就把它吹掉了,他看得很清楚,他見性,他的覺性見到了。因為你見到黑暗也是見性,你見到光明,有燈打亮,也是見性,見性沒有分明暗。我們的習氣會分別明暗,「黑漆麻烏的」,你就會怕黑。其實見性沒有明暗,見性就是這裡面講的,心鏡朗然,神珠廓徹,就始終像那個燈一樣,一直在那邊亮,從來沒有熄滅過。我們常常用佛性比明月,我們為什麼見不到月光?烏雲把它障住了。你只要烏雲散開,月光就顯出來,它一直都是心鏡朗然、神珠廓徹,它在照。為什麼看不到光?因為烏雲障住,烏雲就是我們的習氣煩惱。 
德山宣鑒禪師就這樣開悟了,因為他見性。原來見性沒明跟暗的差別,剎那就見性,真的是「久修百千劫,悟在剎那間」。他吃不到點心,他悟了這念心。真的吃不到點心,悟了這念心,還是值得,觀世音菩薩給他點化。你會讀經,三心不可得,你還想得,請問你買什麼心?一樣的道理。如果是你,你要怎麼講?你去以後,你說「老婆婆」,你拿起來就吃。但是你要很清楚、很明白,很清楚的拿起來吃,這就是本來的靈知性、本來的心。可是你只要一見了以後,眼見色,「你沒有撒芝麻,我不要吃」,那就不是真心,就變成無明。如果你拿起來都沒有分別,不夾雜、不分別、不間斷,老和尚講,不分別、不夾雜、不間斷,那個起來的心就是真如的心,就是佛心。老法師很慈悲,他把佛家很深奧的道理用很簡單的話表達出來,就讓我們念佛人能夠依循。這一段我用這樣來證明、來說明。他見性以後諸相頓離,諸相頓離以後纖毫不染,一點都不污染,他恢復心源,然後證得無生。他就是蠟燭吹熄,啪嚓他見性了。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11、黃柏霖警官:永明延壽大師開悟的故事
时间段:01:59:26--02:04:48
永明延壽,我們六祖大師的開悟也是這樣。永明延壽禪師,我們六祖,像阿彌陀佛的誕辰就是根據他的生日來紀念。第六代祖師永明延壽禪師,他從禪歸淨土,他知道禪不容易成就,所以他就歸心到淨土來,教人家念佛。他有一次經過好像是一個天津的橋,每天走都不知道。有一天突然,走過天津那個橋的時候,人家丟一個石頭到水裡面,「撲落」就丟到水裡面,那個水有石頭掉到裡面,「咚」的一聲,他聽到就見性了。我們的見性、我們的聞性,我們的見聞覺知從來沒有離開我們。只是我們迷了以後,無明習氣把它蓋住,我們的貪瞋痴把它蓋住,所以聞性就被污染,聞性就不起清淨的作用,就變迷邪染,迷而不覺、染而不淨。 
永明延壽禪師有一位師兄弟,興教洪壽禪師,也是聞柴禾墮地的聲音開悟,還寫了個很有名的偈,「撲落非他物,縱橫不是塵,山河及大地,全露法王身」。他見到法性身,見到法身了,他說「撲落非他物」。我個人沒有開悟,我的一個小小心得是這樣,撲落非他物,這個物不是外來的,不是一定要怎麼樣才能怎麼樣,你只要放下就可以,你只要看破就可以了。問題,你是看不破、放不下,所以你見不到。撲落非他物就是說,他從這個撲落裡面見到自性、聞性。縱橫不是塵,縱就是時間,橫就是空間、就是十方,縱就是三世,十方三世的三世,過去、現在、未來,十方三世。 
縱橫不是塵,如果他能夠悟,三世跟十方化為一,歸成一真,縱橫不是塵,就不是煩惱了,它就盡虛空遍法界,縱橫不是塵。山河及大地,原來一草一木、一山一河都在為你說法。山河及大地,全露法王身,都是我們的心性所顯現出來,心淨則國土淨,就這個道理。『明心體道之士,不以身累其性、境亂其真。隨機應物之中,自寓無生之旨,所謂無上至真之妙道也』。真正到明心見性的人,他已經證得常樂我淨,他不受六塵的影響。老和尚講龐蘊居士,講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無事」。無事不是不要做事,無事是做了很多事,但是煩惱不掛在心頭,煩惱不會帶走,不會起任何煩惱。這叫他已經證得心性、自性,這些事情不會累壞他的心性,這些境界不會搞亂他的真如,是這個意思。所以禪宗裡面講,平常心是道。如何證得平常心?平就是不起波濤,常就是沒有生滅、沒有攀緣取捨、沒有苦樂憂喜捨、沒有貪瞋痴慢疑。我們現在是因為迷失了這個平常心。如果你不起波濤、你不起生滅,你現在的心就是道心。我們在二O一三年五月二十一號在巴黎參加三時繫念法會,師父開示說:我們做不到《金剛經》裡面講的,六根接觸六塵,做不到《金剛經》裡面講的不住色布施、不住聲布施。你就用一句佛號,把它轉成阿彌陀佛,眼見色、耳聞聲,都把它轉成阿彌陀佛,那六根接觸六塵就變成阿彌陀佛。老和尚說,你這樣就可以做到《金剛經》裡面的境界。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