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古今感应故事  »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1 » 感应篇汇编78集故事2则
第78集

感应篇汇编78集故事2则

1、黃柏霖警官:伏虎大和尚——廣欽老法師 時間段:01:11:23--01:23:06 我師公,就是我們後面的,這我師公,我們臺北土城的承天禪寺的開山的祖師,也是我們淨土宗的高僧大德,我師公廣欽老法..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20 16:12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78集故事2则

感应篇汇编78集故事2则

1、黃柏霖警官:伏虎大和尚——廣欽老法師
時間段:01:11:23--01:23:06
我師公,就是我們後面的,這我師公,我們臺北土城的承天禪寺的開山的祖師,也是我們淨土宗的高僧大德,我師公廣欽老法師,廣欽老和尚。我們臺灣人稱他叫水果師,他就只有吃水果。他早期在大陸福建的承天禪寺的時候,他在那邊修行的時候,他就到山上去閉關。他在閉關的時候,他只有帶一個簡單的食物,大概是短期用的食物。他就走到那個佛寺的最頂端的那個山洞裡面,要去那邊用功精進修行,沒想到那個地方是老虎的洞穴。然後我師公那時候,廣欽老和尚就坐進去,在那邊打坐,打坐的時候,有一天突然間他聞到,他有得到一個功夫的時候,他突然間聞到這個洞口有一個很腥羶的那種味道飄過來,就是老虎已經走過來了。然後他一看到老虎的時候,他當時也沒有說恐懼,沒有。他就講一句話說:老虎菩薩,老虎菩薩,你是在地人,我是外地人。因為他是從山下上來的。他說你是在地人,牠是在山上住的老虎,是牠的家嘛。你跑到老虎的家去打坐,老虎當然會生氣啊。
他因為看到老虎的那一剎那的時候,老虎也被他嚇到,你知道嗎?因為廣欽老和尚看到牠說,阿彌陀佛,他就念一句阿彌陀佛,念得很大聲。所以我們平常念佛功夫就要像我師公這樣,遇到任何境界的時候,南無阿彌陀佛,就出去了。我們一個蓮友在這邊,莊居士騎機車跟人家相撞,他是往西邊走,對向一個機車騎過來,他跟他相撞,相撞以後他人就飛出去,飛出去的時候,他人就飛到對方的車道。他從開始跳出去的時候開始念南無阿彌陀佛,他就是南無阿彌陀佛這樣掉下去,毫髮未傷。你看看你有沒有辦法在這個緊要的關頭,六祖大師說的,「輪刀上陣,亦得见之」。什麼叫輪刀上陣?古代兩軍對峙的時候,駕了那個戰車,殺啊,對不對?攻啊,就是聲音,就是戰鼓連天的時候,那一剎那的時候,你會不會心慌意亂?如果那個時候你還保持這一念心,「如如不動,不取於相」,佛號不斷,那表示說你有功夫。
我師公當時看到老虎,任何人換成我師公那個位子說,完了,今天晚上變成是老虎的大餐了,老虎要咬死你啊,變成牠的晚餐啦。我師公那時也沒有想到怕死啊,他只有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就講這句。老虎聽到南無阿彌陀佛,倒退走了好幾步,牠真的就是後退,那個老虎真的後退。老虎後退以後,就一直眼睛看著我師公,我師公因為他大概是已經入定好幾天了,所以他也就沒有吃東西,他好幾天沒有吃。他剛開始在打禪坐的時候,那個肚子那個腸子不聽使喚,那個腸子就咕嚕咕嚕咕嚕,就作響。我師公就會拍打他的肚皮說,乖乖,乖乖,不要吵,不要吵,等到將來我成就了,我們有大富大貴了,我再給你吃好的,吃好的。大富大貴就是指我師公得到解脫了,證得大涅槃了,那就大富大貴。他說,乖乖,不要吵,不要吵。
然後老虎倒退好幾步以後,兩個眼睛就瞪著我師公,我師公用意念跟牠溝通,所以代表什麼?我們這一念心是不可思議的,老法師講的念波,你是慈祥的念波,對方接受到的就是慈祥的感應,生命的道理水知道,對不對?你對那個水讚歎它,它結晶體就很漂亮;你對那個水辱罵它,它的結晶體就很醜陋。依報隨著正報轉,這一點都沒錯。
所以當時我師公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出來以後,老虎就靜靜地看著我師公,我師公就用意念跟牠溝通,他就用意念跟牠溝通以後說:老虎菩薩,老虎菩薩,你是在地人,我是外地人,你這個洞口先借我修行一下,將來我成就以後,我度你。這跟佛陀碰到那個歌利王一樣,歌利王就是一個暴君,這故事我們都講過很多遍了。他因為在山上跟嬪妃去玩,他睡著了,佛陀在那邊入定,說法。結果那個嬪妃就很高興,看到一個這麼莊嚴的修行者,就過去要請法,佛陀就跟她們開示,叫她們離開五欲之樂,她們就非常高興。歌利王醒來以後,他認為佛陀動了意念了,佛陀說我沒有動意念,歌利王就拿著刀子割他的耳朵、身體,佛陀說我也沒有起瞋念,他說我將來成佛的時候,我第一個度你。就是這一世裡面,佛陀,釋迦牟尼佛成道的時候,第一個度的對象就五比丘裡面的第一個,憍陳如尊者,在那一世是歌利王。歌利王的意思就是暴君、暴虐的意思。
同樣的道理,廣欽老和尚在山洞裡面碰到那個老虎,老虎也是暴虐。所以你今天碰到一個惡的眷屬,惡的因緣的朋友,惡的因緣的同事,你就把他當成歌利王,你要怎麼辦?你要生慈悲心,你要包容他,你要去度化他,你要為他懺悔,你要功德迴向給他,你要禮讓他。所以當時廣欽老和尚就跟老虎說,當我成就的時候,我就第一個度你。結果那個老虎好像似懂非懂,聽完以後就轉身,搖搖頭以後就走到門口,坐在那邊不動,當守門大將軍,當廣欽老和尚的護法。
後來廣欽老和尚入定一段期間以後,他所帶的食物也都用完了,那就必須出去找食物,就看到山上的那個猴子在吃的那個水果,吃著吃到一半丢在下面。廣欽老和尚他就惜福,雖然這個猴子咬過的水果,他也把它撿起來吃,猴子就傻傻地看著他。牠們猴群就看著他,這個人好像跟我們同一國的。廣欽老和尚也沒有善惡的對待相,也沒有這個淨跟穢的對待相,說這是猴子吃過的,我不吃。他沒有這個分別,沒有這個執著,就沒有這個妄想了。
所以那個猴子後來發現說,廣欽老和尚也吃牠們吃過的食物,所以後來猴子乾脆那個水果拔一拔,就搬到他的洞口供養廣欽老和尚。那個老虎就守著洞口,當他的守門大將軍,護法。隔沒多久就把母老虎,就牠的太太,虎妻還有牠的兒子,小老虎都帶過來,帶過來以後,這個老虎就跟廣欽老和尚就搖頭擺尾,就跳躍得很高興。牠說我們全家都來啦,你趕快給我們皈依。廣欽老和尚就為牠們這個虎的家庭,虎爸、虎媽、還有虎子,一家三口給牠們皈依。這三隻老虎修到大福報,雖然是畜生身,但是牠修到大福報,當一代聖人的護法。我相信牠到第二世就轉離畜生身了,牠也一定可以往生極樂了。所以後來就很多砍木材的商人工人到山上去,曾經這樣眼睛看到老虎幫廣欽老和尚守在洞口,看到猴子拔水果供養給廣欽老和尚吃。這個消息不脛而走傳到山腳下,傳到山腳下以後,他的封號就出來了,他說山上住了一個伏虎大和尚,伏虎就是把老虎制伏的大和尚。
然後回到佛寺裡面去的時候,他後來就下山,回到佛寺裡面去的時候,最後境界來考驗,人家是要考驗他是真功夫還是假功夫。後來寺裡面就給他出了一個狀況,有心人就給他出了一個狀況,就寺裡面丢掉一筆很大的供養金不見了。因為當時他有在那邊當值,也就是我們現在講的值班。結果廣欽老和尚受盡了很多的懷疑跟汙衊,最後還他清白,這是什麼?這是驗證通過了。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七十八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2、黃柏霖警官:表弟的太太投河自盡仗佛力的功德把她找到
時間段:00:08:29--00:22:36
就是在差不多十年前左右,我家鄉的表哥,吳居士他是我表哥,就是我大舅的兒子。我大舅生的第二個兒子,我表哥是報恩來的,我表弟討債的、是報怨的。前一陣子我還聽家鄉講,我大舅一生所賺的積蓄被他這個第二個兒子,就是我表弟,他去經營地下錢莊,自己到後來因為賭博,把所賺的這些不正義的財也全部都輸掉了。他自己反而也向地下錢莊調頭寸,在臺灣調頭寸就是調現金,後來沒有辦法還。我聽我家鄉講,我舅舅他們講,大舅活到一大把年紀,快九十歲了,一生所積蓄的全部都賠出去,就是為了這個第二個兒子,人家逼債嘛,就把房子,我大舅的房子也查封了。
我大舅的這個第二個兒子,就在十年前,他那時候感情生活很豐富,結了婚以後又認識了一個女孩子,後來等於說他背叛了他這個大老婆。我這個弟婦她後來想不開,她就穿著紅色的衣服、紅色的褲子、紅色的鞋子,在我們臺北市,跟我們以前叫臺北縣,現在叫新北市間的這個橋,某一座大橋投河自盡。我們臺北市旁邊這一條河,叫淡水河。臺灣的一些很奇怪的民俗,它是說穿這個紅色的衣褲就代表什麼呢?穿紅色的衣服跟褲子代表她是什麼?她死後她要報仇,就是冤鬼,冤氣上身,含冤而死。有些更奇怪,說什麼兩個拉在一起用紅繩線可以生生世世不分離,這都是一種民俗的說法。佛法講得最簡單了,「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獨生獨死,獨去獨來,苦樂自當,無有代者」。
我表哥就打電話給我,因為我學佛,我大舅舅他們並沒有學佛,他們是一般臺灣的傳統的道家信仰。他跟我講說:表弟啊,你學佛,請你來幫忙,到某某大橋來幫我找屍體。我那一天剛好在幫助某一個佛教團體當義工,在整理那個草地。他跟我講說你表弟的太太投江自盡,投河自盡。我突然間想起來說,我昨天晚上才作一個夢。各位蓮友一定很奇怪說,老師你怎麼都會作夢?我也不知道會作夢。以前我們承天禪寺那個住持傳悔法師,他還沒有擔任住持以前,他常常作夢,菩薩都會給他入夢,有時候會好夢,有時候會不好的夢。
我就夢到什麼呢?我就夢到我到海中央去,然後那個船是平底船,好像快艇,又好像小船,我大概夢是這樣。我那天第一天去,就在臺北市的這個大橋,我帶引磬,我就帶引磬念南無阿彌陀佛。他們在那邊旁邊,我們舅舅他們的家族在那邊,臺灣的習俗就燒金紙、燒冥紙。冥紙就是臺灣的一些習俗裡面說等於,如果以臺灣講叫新臺幣。如果陰間來講的話,它就講說需要燒一些冥紙給祂們,好像是花錢消災一樣。然後他們在找這個屍體的時候,臺灣的習俗會有一個竹竿,就撐住,就綁住亡者的衣服,然後在那邊搖,就說:哎呀,某某人回來呀,某某人回來呀。這個我們一般講叫引魂。
我去的時候,我是用念佛的方式,他們用他們的方式。後來我表哥就跟我講說,他說:表弟、表弟,你跟消防隊的救難人員到江中去找屍體。我就跟消防隊坐上一個快艇,救難船,那個救難船,我到江中才恍然大悟,原來它是平底船,就是我前一天晚上夢到的那個平底船。
那個河流非常地急湍,很急,水流很急,有漩渦。第一天找不到,找不到以後,我就念到黃昏的時候我就先回家。我那個引磬有一個引磬袋,我自己開車我開到一半的時候,往右邊的座位一看,我引磬袋裡面好像有一個東西,一看是一個身分證,一個女孩子的身分證,王某某,就是我表弟的太太,就投河自盡的那位亡魂。我就覺得很奇怪,她的身分證怎麼會跑到我的引磬袋裡面去呢?我當時一看這樣的時候,突然間有一個靈感起來,引磬代表念佛,那她是不是要藉著念佛起來,才有辦法救度呢?我當時是這樣想,回到家以後跟我家人講說今天找不到。我就跟地藏菩薩祈禱了,我跟地藏菩薩說:地藏菩薩,我祈求你加持庇佑,我舅舅他們都沒有學佛,都是一般民間信仰,你明天一定要加持我,讓念佛功德可以讓這個亡魂的業力可以消除,可以找到屍體。
當天晚上我就作了一個夢,又作夢了,第二天晚上作夢作什麼夢呢?我就夢到那個架子上有一個層板、層板、層板,那個屍體像疊羅漢,一個屍體疊一個屍體。我跟你講,如果你沒有到助念室去過,你是不曉得這是什麼意思。我曾經到臺北縣的第三個殯儀館,叫板橋殯儀館,我去那邊助念過,我也到停屍間去看過,它就真的是像疊羅漢,就一層疊著一層,因為空間不夠用,所以一層疊著一層,所以這個人上面再疊一個屍體,這個上面再疊一個屍體,那都是無名屍。所以你現在都會排斥人家,我不喜歡跟你坐在一起,我不跟你做朋友,我跟你講,到時候屍體都擺在一塊兒,那時候你怎麼辦?
我夢中就夢到那個屍體是一層一層的,後來我在夢中就講一句話說:找到了、找到了、找到了。就是這樣。因為我當時有跟地藏菩薩祈禱說,希望讓我舅舅他們對佛法有一個信心。當時我是祈這個願。結果第二天,我就繼續念佛,到現場繼續念佛,後來消防隊繼續來找,後來就在離我念佛大概左前方不遠的地方,靠近河岸的水草區,種了很多水草,原來那個屍體是卡在水草的草根裡面出不來,所以她浮不出來。所以那個消防隊人員,就潛水人員在那邊搜尋的時候,在水草區的草叢裡面找到那個屍體。她帶起來的時候,是用一個帆布袋帶起來,全部都是什麼?全部都是沙。就放在那個橋下助念,我就帶兩三個朋友過去,蓮友啊。
葬儀人員跟我講,葬儀社的人員跟我講說她那個水泡兩天,皮膚都已經爛掉了,所以要把她淨身很困難。所以當時那個皮袋不能打開,先助念。助念的時候,我想她承受這麼重的一個業力,所以當時我就跟我蓮友講好,因為我們剛好是三個男眾去。我說我們一個人各念一〇八部《往生咒》。我們誦《阿彌陀經》完了以後,我們都會誦《往生咒》三遍。我就跟大家講說,我們一個人各一〇八遍的《往生咒》,希望祈求佛力加持。誦了一〇八遍《往生咒》以後,就很多小鳥在這個屍體的上方,在那邊盤旋,小鳥還滿多的。
後來我就跟她說法,我就跟她說:妳是我表弟的太太,我們大概只有一個很淺的這種見面之緣。因為我到臺北來以後,就很少跟妳們互動了,比較少回去,所以不是很熟。我說當時就是大家沒有這樣的互動,所以也就沒有辦法讓妳去接觸到佛法,接觸到因果。妳今天選擇這條路,基本上在佛法裡面講,自殺是不能夠解決問題的,妳必須要用智慧、用佛法去轉這個業力,用懺悔,用包容。妳這一條路基本上是不對的。
我說到這裡的時候,她大概是激動,她那個鼻孔就流血出來了。我跟她說的佛法,說到這個世間的苦集滅道以後,那麼她感動,受到這個佛力的加持,她流出那個血液,就從那個屍袋裡面這樣流出來,很明顯,這就表示什麼?表示說我們這個神識,我們說「去後來先作主公」,這個神識是很不思議的,是我們這阿賴耶識,一般民間講叫靈魂,它無形、無色、無相。但是它應物現形,你投胎到人間來以後,變成這個四大跟五蘊的作用。「四大」就地水火風,變成物質,「五蘊」就變成精神作用。所以老法師說,我們本有的覺性迷了以後,本有的覺性是見聞覺知。因為迷了以後,自性迷了以後,變成阿賴耶識以後,這個本有的見聞覺知就變成了五蘊的色受想行識,五蘊的苦、五蘊的煩惱。
所以你看她在中陰身的時候,你只要一跟她講佛法,你給她關懷,觸動她的那個本有的覺性,雖然她現在是迷了,但是也許她是流下那一種懺悔跟悔過的那個感動出來,這個血液自然而然它就會釋放出來,這個我在講座裡面常常提到有這種很不可思議的現象。這個就是我講的說,曹娥是靠她的孝行把這個屍體引上來,我這個表弟的太太投河自盡,我是仗佛力的功德把她找到,所以這個很不可思議。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七十八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