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古今感应故事  »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1 » 感应篇汇编98集故事3则
第98集

感应篇汇编98集故事3则

1、黃柏霖警官:母親誦一千部《地藏經》  兒子憂鬱症痊癒 時間段:01:29:02-- 01:35:32 我們這裡的一個蓮友,住在新北市的板橋,羅師姐,她的兒子就是憂鬱症,唸我們這邊的師大..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5 16:49

感应篇汇编98集故事3则

1、黃柏霖警官:母親誦一千部《地藏經》  兒子憂鬱症痊癒
時間段:01:29:02-- 01:35:32
我們這裡的一個蓮友,住在新北市的板橋,羅師姐,她的兒子就是憂鬱症,唸我們這邊的師大附中,唸不下去了,因為憂鬱症就沒有辦法唸了。我們這裡也有一些蓮友來,有憂鬱症,現在憂鬱症的很多,他坐不住,一看到法師到我們講堂開示,他就跑掉了,他就不聽了,他的業力就逼著他不聽了。我們那個羅師姐她後來怎麼治療她兒子的憂鬱症呢?她知道這是一個業障,她就跟地藏菩薩發願,她說我來誦一千部的《地藏經》,來消除我兒子的業障。而且她剋期取證,在一定的時間之內把它念完,我們修行發願,最好能夠剋期取證。比如說你發願一千部《地藏經》,你至少開個時間出來,你不要說我十年念一千部。你說我最少三年,一天一部,一年三百六十五部,三年一千部,你要定一個剋期取證的時間,就像打佛七一樣,打一百個七,那個道理一樣。因為你剋期取證的時候,你就有一個目標,你可以去達到這個目標。我們這個羅師姐就發願說要誦一千部《地藏經》,多久?半年之內誦完,那非常趕。半年的話,只有剩下三百六十五天的一半,才一百多天而已。她怎麼做呢?她就叫她先生說,你幫我分攤個幾百部,我自己念個幾百部,他們兩個夫婦就在半年之內誦完七百部,她的婆婆幫她念三百部,加起來一家三口,半年誦一千部《地藏經》。誦完以後,他兒子竟然憂鬱症好了,前年去唸師大附中,就繼續唸完,現在在唸大學了,這是佛家對憂鬱症的治療。現在日本這個醫生,他是用道家的無為,所以它這個是什麼?它是治標,佛家治本。好,我們這是,不是說在分別彼此,確實是有這個公案,他是真的憂鬱症治好了,憂鬱症真的治好了,一千部的《地藏經》消除他的業力。
這個日本的醫生就發現說,這個病人的家屬禮拜六、禮拜天一來以後,病情會惡化。所以他就跟病人的家屬約法三章,他說這樣好了,下一次你來的時候,你照我的規定來做,你帶你愛看的報紙,你愛看的書,你到這邊來看病人。到了以後不要講話,你靜靜地坐在病人的前面,看你的書,聽你的音樂,看你的報紙,什麼話都不要說。然後,病人如果問你問題,會問家屬問題,你只能長話短說,該說的就說,不該說的不要說,三言兩語就把它結束,這樣就好了。你不要讓他想太多,現在是因為你住院,現在小孩子又不讀書了,小孩子又離家出走啦。我跟你講,他病情一定惡化。自從你生病以後,我現在工作也不順了,家裡三餐不繼了,他病情一定惡化,這些不能說。這是真的。家裡如果有憂鬱症的病人,我跟你講真的很苦,很苦。要真的用佛法來解決,拜佛懺悔,放生吃素,改過遷善,戒殺放生,誦經迴向,念佛來迴向,一定可以解決的。的確是如此。我們講堂有個憂鬱症的師姐,沒有一個佛寺願意收留她,剛開始來,我也不習慣,你知道嗎?她剛開始來的時候都到我們後面,一個人在後面吃飯,我不曉得她是憂鬱症,我還問我們志工說,她是誰啊?他們偷偷跟我講說,老師,她有憂鬱症。我就特別的包容她,我說,喔,沒有關係,我就讓她比較有特別的行為。經過我們這樣不斷的把她接引,不斷接引以後,她現在來以後,早上來會參加讀誦《無量壽經》一部,再參加念佛,繞佛,她的師兄,她的先生,固定早上一定把她送到我們講堂門口。有一天,她的師兄就跟我們講堂志工講,說我師姐的憂鬱症真的已經減輕,而且慢慢在康復中了,他說你們佛法真的不可思議。所以佛法它是治本,從根本解決,哪裡?是業力,心地,萬法唯心造。你從業力,「罪從心起將心懺,心若滅時罪亦亡」,你從業障去懺悔,你跟冤親債主懺悔。所以你看那個憂鬱症的師姐,現在就好了,她現在穩定了,跟正常人一樣,我們救了她的生命,也救了她的慧命。所以我們要學習不捨眾生,不棄眾生。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九十八集)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2、黃柏霖警官:殺僧毀寺的李根源被虛雲老和尚度化為佛門護法
時間段:00:40:33-- 00:59:33
這個地方,我就舉一個公案的故事。我們講到菩薩大慈等故,我們就要舉出大菩薩的救度眾生的這種苦心。就舉我們近代的虛雲老法師。虛雲老法師在辛亥革命,清帝最後一個皇帝遜位的時候,因為那時候各省都發生一些把出家人趕出佛寺,甚至寺廟被毀的情形。那個時候,因為虛雲老和尚是在雲南雞足山祝聖寺那個地方,虛雲老和尚在那邊弘法。那個時候掌握雲南省的新軍的軍隊權力的是誰呢?是協統李根源。這個李根源非常痛恨各方的僧徒不守戒律。你看老法師說戒律很重要,所以像這個地方講說,因為李根源認為這些出家人他不守戒律,他就親自帶領軍隊赴諸山,到各山上去驅逐這些出家人,甚至把佛寺拆掉。當時虛雲老和尚是在雲南祝聖寺,他們有聽到老和尚的名聲,他們就覺得很奇怪,虛雲老和尚是個窮和尚,為什麼這樣得民心呢?其中一定有很多特別的事情。所以他們指名就是要逮捕虛雲老法師。當時出家人全部都跑光了,雞足山的住眾還有一百多個人。有人勸老和尚說,你暫時避開一下。但是老和尚他護教心切,他希望保護佛教不要被毀滅掉,他就不願意逃避,他就說了,他說如果是業報,避也避不了,只有以身殉佛,方是上策。
經過數日以後李根源率兵入山,駐軍在悉檀寺,把這個金鼎的雞足大王銅像,以及佛殿諸天王殿都毀掉。老和尚因為覺得事情很緊急,所以他想要去見李根源協統,但是那個守門的士兵認識老和尚,叫他趕快逃走,不肯通報。老和尚不顧一切,直接走進去,他就見到李根源跟當時的前布政史趙藩在殿內。因為趙藩跟虛雲老和尚是舊識,就問老和尚,為什麼到這邊來呢?老和尚就說明來的意思,來的目的。李根源就非常地生氣,首先他就責備虛雲老和尚說,佛教有什麼幫助呢?佛教有什麼用呢?佛教有何益?老和尚就答了,他說聖人設教,就是要濟世利民。對於這些初機的人,佛菩薩慈悲,讓他們能夠先斷惡修善。自古以來都是政教並行。政治它是能夠來安定人民的生活,但是教化的工作,也是政府的責任,所以教以化民。佛教它是教人家治心,「心為萬物之本,本得其正,萬物得以安寧,而天下就太平了」。李根源聽完虛雲老和尚這個解釋以後,心裡稍微緩和下來。
所以虛雲老和尚就是有智慧,他跟他講說,你說佛教沒有用,佛教有用,佛教可以幫助政府安定人心。像現在老法師推動三個根的工作,在中國大陸很多傳統文化的老師,像劉素雲居士、像陳大惠居士、謝奕輝居士,他們都在推動三個根的工作。那做到後來怎麼樣?做到後來各大城市的書記也都出來辦這個論壇。那就是什麼?幫助政府安定人心,教化人心,人心安定了,心為萬物之本。本如果能夠得到清淨,正就是清淨,萬物得以安寧。
後來李根源又再問老和尚,他說要這個泥塑木雕做什麼呢?空費錢財。老和尚就跟他答覆了,老和尚說「佛言法相,相以表法,不以相表,於法不張」。他說佛法必須用相來做表法,相以表法,不以相表,於法不張。你看我們佛法僧三寶就是用住持三寶來做表法,住持三寶,常住三寶。你看,我們佛像就是代表佛寶,佛說的三藏十二部代表法寶,我們出家眾就代表僧寶,這叫做相以表法,代表佛法僧三寶。你必須藉由住持三寶你才能夠進入佛門以後,你透過修行,你才能夠開發你自性的三寶。自性三寶就是,皈依佛就是皈依覺,皈依法就是皈依正,皈依僧就是皈依清淨不染。你要開發你自性的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香,五分法身香,你首先要皈依你的自性三寶,你自性三寶開發出來以後,你才能夠見到五分法身香。所以這個地方,虛雲老和尚就跟他講,他說「不以相表,於法不張,不足以令人起敬畏之心,人心若無敬畏,無惡不作,無作不惡」,那禍亂就會形成了。所以他說我們刻孔子的像,雕孔子的聖像,讓我們對孔子起恭敬心。「丁蘭刻木」,丁蘭是「二十四孝」裡面之一。他因為想念他的父母親,所以他就刻了他父母親的像,每天出去回來一定要禀報。這個丁蘭的孝行感動了很多人,這叫丁蘭刻木。還有中國的各宗族的祠堂,這祠堂裡面也有祭祀祖先。像這些還有東西各國裡面也有銅像,它都在做什麼?它是讓人家有所皈,皈就是依靠,而且能夠啟發他敬信之心,他說功效是不可思議。所以你怎麼可以說佛像這些泥塑木雕有什麼用呢?浪費金錢呢?對不對?虛雲老和尚就講到這個,用世間法跟他解釋,然後他說講到最究竟的時候,「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那就不需要相了,他已經開悟了。如果能入不二法門,「若見諸相非相」。「諸相」就是有,「非相」就是空,能夠見到空有不二,那就見到自性如來了,自性的自性佛了,那就則見如來,這叫「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李根源聽了虛雲老和尚這樣講完以後,稍微有點笑容了,就叫左右拿茶點來。你看讓老和尚等了很久,講兩個道理給他聽了,才供養老和尚茶點。
第三個問題就問虛雲老和尚了,他說和尚都不做好事,反而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實在是國家的廢物。老和尚就答了,老和尚說,這個和尚是通稱,他裡面也有聖賢僧,也有凡夫僧。什麼叫聖賢僧?他已經開悟的叫聖賢僧,他還有煩惱的出家人,叫做凡夫僧。對不對?你不能因為少數一些不肖的僧人,他可能行為不檢點,可能他沒有守戒律,但是你不能夠因為少數不肖的僧人,你就把這些罪全部歸罪在所有出家人身上,這樣是不對的,出家人裡面也有修得很好的。他說比如說秀才不好,你怎麼可以拿那個不肖的秀才罵孔子呢?然後再進一步比喻了,就像是你今天帶領部隊一樣,你部隊軍紀嚴明,紀律嚴明,但是你能夠保證你每一個士兵都能夠這麼正直嗎?這麼一問恐怕李根源,可能就讓他真的啞口無言了,事實也是如此。他說這個是什麼,「海不棄魚蝦,所以為大;佛法以性為海,無所不容。」出家人他秉承佛陀教化,護持三寶,對眾生潛移默化的教育,它的功能是,其用彌張,是非常地明顯的,怎麼說它是廢物呢?李根源聽了這一段話以後,法喜就出來了。人家怎麼樣?講到他的心性了,就是這裡面講的,「猶有一念之明,未必不可救解」。虛雲老和尚對待李根源,李根源他也殺了出家人,他也毀了佛寺。如果照世間人講說,李根源應該要槍斃了,拒絕如仇。可是虛雲老和尚,就像剛才我們講的,「雨甘露法,潤眾生故」。他說法就像甘露一樣滋潤眾生,「雨甘露法,潤眾生故」。為什麼滋潤眾生?你看李根源聽他講完以後,笑顏逐開,就有笑容了。為什麼?人人都有佛性。就六祖大師說的,「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你從這個地方就可以得到見證。
所以為什麼禪宗裡面講,六祖大師在拿到衣鉢以後,五祖座下的出家人就要去追逐這個衣鉢。六祖大師到避難石的時候,以前當過將軍的惠明法師,他就追到了。他追到以後,他知道六祖大師在避難石的後面,他就跟六祖大師說,我為法來,不為衣來。你看他這樣迴光反照,本來他那個貪欲心是想去奪那個衣鉢。但是他迴光反照以後,他跳脫那個善惡對待,他說我為法來,不為衣來。那就表示什麼?他想要得到解脫妙法。六祖大師跟他講,他說,「不思善不思惡,正與麼時,哪個是明上座本來面目?」他教他放下善惡對待。不思善,不思惡,就放下善惡對待。我們就是因為放不下善惡對待,我們會有執著,會有分別,我們會有好惡之心,憎愛的分別。我們離不開那個憎愛的分別,如果你離開那個憎愛的分別,你就見到本來清淨的佛性。李根源何嘗不是如此呢?他說這些出家人不守戒律,所以就應該殺這些出家人,把他趕出去,佛寺毀掉。這個就是一念之差,他就沒有跳開善惡對待。虛雲老和尚跟他解釋,出家人裡面也有聖賢僧,也有凡夫僧,所以李根源聽完以後笑逐顏開,俯首向老和尚致敬。你看剛開始的時候,他連看都不想看。老和尚剛到的時候,他連看都不想看他,對不對?連茶水都沒有,沒有恭敬心。他最後聽完法以後,俯首就等於向老和尚頂禮,向老和尚致敬。於是跟老和尚同進晚餐,秉燭深談,老和尚看他因緣,這個善根流露出來了,他有這個善根福德因緣。所以老和尚就跟他講因果分明的道理,然後再說到業網的交織,由業果的因緣再說到世界相續,眾生相續。愈說老和尚愈暢快,那理也說得愈深。李根源將軍當時就用溫言接應老和尚的開示,但是他就對著老和尚不禁歎息說,他說佛法這麼廣大,這麼好,可是我為什麼不知道,我已經殺了僧人,毀了佛寺,我造破和合僧,五逆罪,我怎麼辦呢,我罪業深重,奈何,奈何。你看他就開始知道因果了,所以淨空老法師講得沒有錯,因果教育是最有用的。虛雲老和尚就說,這是一時的風氣,不是你一個人的過。這是表示大慈等故,我們剛才講,菩薩有大慈等故,大慈憫心。他說你以後就是保護三寶,那功德就更大。李根源聽完以後就非常歡喜。這是什麼?虛雲老和尚慈悲,給他有一個什麼?「未必不可勸禁」,他還有一念之明,還可以回頭。所以李根源後來就非常歡喜,就移住到祝聖寺,跟著老尚住在一起,在那邊也吃素了。
後來照這個記載裡面講,八月四日山中忽然出現金光,山頂到山腳下都有,草木成黃色。相傳在祝聖寺有三種光,一個是佛光,二是銀光,三是金光。佛光,連年都會有,銀光跟金光是開山以來只見過幾次。李根源也有看到,他非常感動,所以他對虛雲老和尚執弟子禮,請老和尚為雞足山的總住持,他就把部隊撤下來。往後四十年之中,李根源就成為佛門的法門外護,出力非常地多。這裡我特別用這樣的一個虛雲老和尚的公案,來解釋這一段何龍圖所說的,對這些惡人,我們要有慈悲心來救度他,讓他有回頭的機會。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九十八集)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3、黃柏霖警官:分享戒學班的殊勝
時間段:00:30:37-- 00:40:33
所以為什麼佛法是雨甘露法呢?像這次末學到「澳洲淨宗學院」參加老法師在澳洲淨宗學院的戒學班,老法師就說戒律非常重要。所以老法師就發了慈悲心,希望讓我們淨宗學人能夠親近戒法,啟請了「正覺精舍」的果清律師,還有副住持天因法師,還有果良法師,在九月二日到十月一日,在澳洲淨宗學院舉行戒學班一個月。這個戒學班非常地殊勝,大概有兩三百人在那邊薰習戒法。每天早上四點就要起床,五點作早課,六點就準備要用早齋了。如果是四點起床的話,是臺北的時間凌晨兩點,用完早齋以後就出坡。澳洲淨宗學院那個地方,可以講說像淨土一樣,非常地清淨。然後八點開始上課,大部分都是果清律師在教《南山律》、《在家菩薩戒》。八點上到差不多十點四十,然後就是過堂午齋。午齋就是很有戒律。如果按照正覺精舍他們的叢林的规矩的话,淨宗學院也配合得非常地好,首先排班的,排東單、西單。排班的時候要進齋堂,要去打飯菜的時候,完全照叢林的規矩,不管是東單西單,排班一定是比丘在前面,比丘尼在後面,再優婆塞,再優婆夷,這四種。志工都會管制得很好,比丘去打飯菜的時候,比丘尼還不能前進,等到比丘那邊打完菜了,比丘尼再過去,比丘尼打完了以後,優婆塞再過去,優婆塞打完了,優婆夷再過去,非常有次序。志工其實不多,但是秩序井然。你看有學戒律跟沒學戒律就差在這裡。而且全場止語,不能講話,所以磁場非常地好。他們每天要拜三百拜的佛,要念一萬聲的佛號,而且每天要持午,就是過午不食,晚上就沒有提供任何的東西吃了,下午也沒有餅乾了,什麼都沒有了。你就必須要持午到第二天早上,每天都是八關齋戒。所以我去的時候,我就感覺那個磁場特別好,特別的法喜。過堂的時候要唱「二時臨齋儀」,早齋有早齋的「二時臨齋儀」,午齋也是有,到時候還要結齋,還要唱「結齋偈」。在用餐期間都不能講話,每一個人發給你兩個鐵碗,一雙筷子,用個袋子裝起來。結齋完了以後,一定是送戒和尚先離開,正覺精舍講戒的法師先離開,然後再東」西班對面站,恭送法師回寮。比丘跟比丘尼離開現場以後,居士才陸陸續續念佛離開,所以秩序非常地好,磁場非常好。這個戒學班可以講說辦得非常非常地成功。下午是兩點開始上課,上到四點,差不多四點半左右。四點四十,老法師就在攝影棚講《科註》,同學就在大廳裡面看電視轉播,或者在教室裡面看電視轉播,一直到晚上六點半左右,晚上還有晚上的課程。完了以後,大概是到九點、十點,回到自己的寮房,然後再安板,就休息了,止息了。
我看寮房裡面的同學都非常用功,大部分都是中國大陸來的,非常地用功,很佩服。他們真的是非常有福報。清公和尚在上課的時候,在講戒律的時候,後面我就看女眾就在哭了,就是這裡講的,「甘露使人起死回生,佛之教法,能令眾生,永斷生死,得大涅槃。故曰甘露法。」甘露就是讓你解脫,雨就是讓你滋潤,久旱逢甘霖那種感覺,「如天降雨,普潤三根,故曰潤眾生」。有一個老菩薩,我記得他在聽完清公和尚講課完了以後,出來跟我講說,這個戒律怎麼這麼嚴格啊,我以前做了太多太多惡的事情,他說我不讀戒律,我不知道戒律這麼可怕。上品罪,中品罪,下品罪。所以老和尚講說戒律很重要,就是這個道理。不學不知道,他說一知道就嚇一跳。所以戒律就像這裡講的,法音雷震一樣,把這些迷惑顛倒的眾生震醒,「震驚世間,以喻法音,能覺群迷」。我們不斷地在造業,不斷地在犯戒,迷而不覺,這不就是群迷嗎?所以佛菩薩就讓我們慈悲的老法師跟清公和尚,以及三師來覺未覺者,讓我們這些未覺的凡夫能夠覺醒。這個就是怎麼樣?這就是這段裡面講的,佛菩薩對待我們就像何龍圖裡面講的,「凡惡之初作,只緣一念之差」,佛菩薩看我們就是這樣,他認為我們就是因為一念之差而已,因為一念的迷,不知道回頭。所以我們就是要學習佛菩薩這樣的精神,「未必不可救解」。 你像謝總,謝奕輝總經理,在潮州辦的道德講堂,老法師非常地讚歎他。他也曾經做錯事,走過迷路,他現在回頭了。老法師在講座裡面講,他最少到現在辦這個講堂,這個講課已經度了大概七千個人了,很多人去道德講堂上完課以後,一個禮拜以後就把毛病習氣改掉了。甚至有開網吧的,去上了道德講堂的課以後,即時的悔悟,要把網吧停掉不開了,就是這裡講的,「惡之既作,猶有一念之明,未必不可救解」。所以佛菩薩就是大慈等故,「如來聖教,於諸外道,一切世間邪劣教中,最為真實」,所以叫真實功德。「殊勝清淨,猶如醍醐,亦如甘露,令得涅槃」。菩薩的心就像,「曠若虛空,大慈等故」。菩薩的這種平等大慈,「如虛空之寬廣無際,故曰『曠』」,以喻菩薩「慈心廣大;虛空無著」。「故以虛空之無著,表慈心之平等」。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九十八集)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