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古今感应故事  »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1 » 感应篇汇编99集故事3则
第99集

感应篇汇编99集故事3则

1、黃柏霖警官:禪宗二祖慧可大師的故事 時間段:01:16:16-- 01:38:27 禪宗二祖,他是慧可大師,他就是被人家陷害死掉的。禪宗二祖,他原名叫神光法師,原來的法名叫神光法師。他俗姓姬,河..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6 16:24

感应篇汇编99集故事3则

1、黃柏霖警官:禪宗二祖慧可大師的故事
時間段:01:16:16-- 01:38:27
禪宗二祖,他是慧可大師,他就是被人家陷害死掉的。禪宗二祖,他原名叫神光法師,原來的法名叫神光法師。他俗姓姬,河南虎牢人。他父親因為沒有兒子,所以向上天、佛菩薩祈禱很久。有一天晚上就看到一道異光進入,照滿整個房間
,他母親就懷孕了。所以二祖慧可大師出生的時候,就把他取名叫光。他少年的時候喜歡讀書,但是他沒有悟本性。但是他從小志氣不凡,他喜歡博涉詩書,他喜歡讀這些詩書的古書,而且喜歡談老莊,早年周遊聽講,遍學大小乘義,後來閱讀佛經,超然自得,他有所領悟。依永穆寺的寶靜禪師出家。
他的修行過程也是很特別的。在記載上來講,他神光換骨。他是怎麼樣去找到他的師父達摩祖師呢?據說是神人給他引導的,叫他去參達摩祖師。當時慧可大師三十二歲,他在香山終日打坐,就是香山終日宴坐,「宴坐」就是禪坐。經過這樣八年,他有一天在寂默中,突然間見到一個神人跟他講。他有一點點的定功了,就在寂默中,忽然間見到一個神人跟他講:「將欲受果,何滯此邪?」祂說,你本來就可以得到果位,你為什麼停留在這裡呢?這個意思。「大道匪遙,汝其南矣」。祂說你要求的明師不在這裡,在南方,就是「大道匪遙,汝其南矣」。慧可大師知道說這是神人在助他,所以那時候他們就把他取個名字叫神光。
第二天他覺得頭很痛,他的師父要幫他治療,突然間空中就傳聲音過來了,「此乃換骨,非常痛也」。祂說,這個叫把他換骨,不是一般的痛。「師遂以見神事白于其師」,神光法師覺得這個事情很神奇,他就把這個事情告訴他當時的師父。他的師父就摸他的頂骨,這個頂骨在這裡,這個地方五峰秀出。五峰就是有五個山峰這個感覺,這很特別,一般人兩個就不錯了,一般人大概後面鼓起來,這邊再鼓起來,這樣兩峰,他是五峰。他說「即如五峰秀出矣」。他師父就跟他講,「汝相吉祥,當有所證」,他說,你這個相非常吉祥,應該將來會證果的。「神令汝南也」,這個神人叫你往南方走。
我為什麼提這一段呢?我在看「達摩祖師傳」,我很喜歡看,二祖慧可大師這一段。後來我看電影裡面是一隻兔子,那個神人化為一隻兔子,引導他往前走。在電影裡面事實上也有很多境界來考驗二祖慧可大師,很有趣。到後來你們看「達摩祖師傳」,達摩祖師後來為了度那些壞人,那些強盜,後來顯神通。有沒有看到?他在打木魚,到大殿裡面打木魚。這部電影非常有趣,拍得非常地神奇。
他的師父就跟他講了,他說少林寺那個達摩大師,應該就是你師父了。事實上,他師父是在等他,他四十一歲那年,所以你看這個,一個偉大的一代宗師要這樣成就也不容易,要遇到善知識。你看他三十二歲就開始想要找老師,他前面那個師父不是他的老師。對不對?他這樣又禪坐了八年,要等了八年,他師父等他九年,少林寺面壁九年,等他,在等他。
所以老法師說,現在是老師不好找,相對的,學生也不好找。我很幸運,我能夠親近淨空老法師,還有淨空老法師的學生,簡豐文居士,教我佛門的基礎。
所以他四十一歲的時候就到嵩山少林寺去參謁達摩祖師。神光法師經過他師父這樣講以後,他就前往少林寺,「晨夕參承」。但是達摩常端坐面壁,「莫聞誨勵」,也沒有聽到他給他鼓勵什麼。神光法師就自己在那邊思惟了,他師父坐在裡面都不動,如如不動。我看電影裡面還有演這一段,就是那個小沙彌,因為少林寺的師父會送飯過來,飯都沒有吃。我看電影裡面還演那個小沙彌比較調皮,用那個彈針去彈達摩祖師。達摩祖師用神力,那個針,咚,又彈回來了,又彈回去,很有趣啊。
因為他師父沒有出定,神光法師在那邊自己思惟,他說,「昔人求道,敲骨取髓,刺血濟饑,布髮掩泥,投崖飼虎,古尚若此,我又何人?」他自己就說了,他說古代包括佛陀,包括歷代的這些祖師,他們想要去求道,想要去明心見性,「敲骨取髓」,什麼叫「敲骨取髓」?以骨作筆,以髓作墨,「以髓作墨」就是犧牲自己的身體,用骨頭作筆,這叫法布施。「刺血濟饑」,甚至把自己捨身,佛陀捨身餵虎,割肉餵鷹。
「布髮掩泥」,佛陀曾經有一世是一個貧女。當時因為燃燈佛要去弘法,這個貧女用髮鋪蓋泥濘的地面供佛行走,燃燈佛給她授記說,一百劫以後妳將成佛,名為釋迦牟尼。也有說,釋迦牟尼佛降生在兜率,取代了燃燈佛授記。古代這些包括佛陀跟祖師,他們都這樣犧牲自己,還有投崖飼虎,古代的祖師大德都這樣,那我算什麼呢?
他求法在雪中跪了三天三夜。終夜立於雪中,到天明,他師父還是不准他進去這個洞裡面。神光法師就用刀自斷手臂,表他求道的至誠之心。那一年十二月九日,「天大雨雪」,天下了很大的雪,「師堅立不動」。這個雪已經淹蓋過他的膝蓋了,感得達摩祖師從定中出來問他,「汝久立雪中,當求何事?」你站在雪堆中這麼久,你到底要做什麼?他師父故意問他的。
神光法師悲淚回答說,他就流著眼淚回答他說了,「惟願和尚慈悲,開甘露門,廣度群品」。你來度我,開甘露門。達摩祖師說了,「諸佛無上妙道,曠劫精勤,難行能行,非忍而忍。豈以小德小智,輕心慢心,欲冀真乘,徒勞勤苦。」這句話怎麼解釋呢?他說諸佛菩薩,「諸佛無上妙道」,要經過三大阿僧祇劫,三大阿僧祇劫的精進修行,難行能行,難忍能忍,哪裡只有這麼一個小小的德行,跟小小的智慧,還有你的輕心跟慢心,你就想得到呢?徒勞勤苦。
達摩祖師就跟他這樣講說,古代祖師是這樣的一個曠劫精勤,難行能行,才得到這個無上妙道,你這樣小德小智就要得道。因為達摩祖師這樣講以後,神光法師就馬上把戒刀抽出來,就斷臂求法。「自斷左臂,置于達摩前」,師父,我把手臂斷掉,我來求法。達摩祖師也被他感動了,「遂面謁而大悟,達摩乃付予大法並傳衣鉢」。
這一段裡面有一個公案就是說,當時為什麼達摩祖師傳給他四卷《楞伽經》,而且證明他是開悟的聖人。他當時有跟他做一個勉勵,他告訴這個神光法師,他給他傳法以後賜法名叫慧可。他就告訴他,他說,「外息諸緣,內心無喘,心如牆壁,可以入道」。當時達摩祖師印證他已經得法了,知道他是法器,然後就告訴他,「諸佛最初求道,為法忘形,汝今斷臂吾前,求亦可在」。他說諸佛菩薩最初求道的時候也是為法忘軀,你今天斷臂在我的前面,「求亦可在」,也是有這樣的犧牲,為法忘軀這樣的精神,所以就把他賜法名慧可。
當時也有第二個公案的對話,就是說當時神光法師,慧可大師就跟他師父講說,問他一個問題說,就是「諸佛法印,可得聞乎?」什麼叫諸佛法印?我們講說佛陀靈山拈花,迦葉破顏微笑,這叫做傳法印,以心印心。這個叫做法印的意思,你開悟了,師父給你印證。比如說像五祖弘忍大師跟六祖惠能大師。六祖惠能大師,五祖弘忍大師到舂米坊去看他的時候,在地上用錫杖敲三下,三更入室,他就是通知六祖惠能大師到他的寮房去,要傳他衣鉢。因為六祖大師就題了那個偈語:「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他師父知道他已經開悟了,然後就為他說《金剛經》,袈裟遮圍。他跟他師父,「諸佛法印」,印證的法語是什麼?「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不動搖。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能生萬法」。這個叫什麼?傳佛法印,師父為你做印證。
他就問他的師父了,他說「諸佛法印,可得聞乎?」你可以告訴我怎麼樣可以開悟嗎?他師父跟他講,「諸佛法印,匪從人得」,不是從人,去從別的地方去得到,那叫心外求法。然後接下來慧可大師跟他師父講,他說「我心未寧,乞師與安」。他說我內心不安,請你幫我安心。達摩祖師說,「將心來,與汝安」。達摩祖師有一個雕刻佛像是這個動作,將心拿來,我幫你安。結果慧可大師良久說,「覓心了不可得」。他想了一下,奇怪,我心在哪裡?他跟他講說,師父我心不安。師父說,心拿來我幫你安。這什麼意思?這是他們機鋒話語,就是禪師在跟禪師之間的那種禪機對應。
他講說我內心不安,他師父講說,將心來我為你安。他反照之間,他找不到心。為什麼找不到心?因為心體無實無虛,你說它實,你找不到,你拿不到,你說它虛,你又可以感受得到。你執著的時候,你就覺得很痛苦,很煩惱。對不對?你很難過。它不虛啊,它無虛啊。你說它實嗎?你又找不到,它在哪裡?它在你六根接觸六塵,根塵在起作用的時候,你就見到你的心。所以就在作用上,就像鏡子在照東西,你走過去它就照到相。那照性在哪裡?在相上就見到照性,所以古德講說,「見相即見性」,就這個道理。這個是很深的一個意境。
他說,弟子心不安。不安的心跟安的心,同一念心。迷的時候,叫不安的心,悟的時候,安,安心,悟了以後就安心了,你就心平氣和了,心安理得了。你平等心現前了,你清淨心現前了,你覺悟的心現前了,那就安心了。所以你念佛念到功夫成片,事一心不亂,理一心不亂,到理一心不亂就安心了,真正的安心了,你不起心不動念就安心了。你還會起心動念,就不能安心。你會有得有失,你會有好有壞,你會有苦樂憂喜捨。因為你有得失、有能所、有好壞、有美醜、有是非、有善惡,那你就不安了。
人家說你好,你就高興了,人家說你不好,你就不高興了。人家給你掌聲,你就高興,不給你掌聲,你就不高興了,你有得有失。那什麼時候才可以安心呢?得失心放下來,攀緣心放下來。你開悟了以後,你我執破了,法執破了,再破根本無明,你無明破一品,你證得法身,就真正的安心。所以迷的時候,叫不安的心,有業障,有因果,有痛苦,有憂愁。悟的時候,覓之了不可得,「夢裡明明有六趣,覺後空空無大千」,這個意思。所以他講到說,覓心體了不可得的時候,他師父知道說他契入了,我為你安心竟,我已經幫你安心了。誰幫他安心?他自己安心了,他放下了嘛。這是一個很高的意境。
這個地方為什麼提到他這一段,因為他後來就成為二祖慧可大師。在北齊天保三年,他傳給三祖僧璨大師,他就到河南的鄴都,化導四眾三十四年,在那邊教化眾生三十四年。然後「韜光混跡,變易儀相」,就是什麼?穿著就很特別的那種穿著。「或入酒肆」,或是到酒店,「或過屠門」,或是到屠宰場去,「或習街談」,或是跟那些街上的人在那邊談話,「或隨廝役」,或是那些工人跟他在一起。有人問他說,「師是道人,何故如是?」他說,師父啊,你是修道人,你為什麼穿著這個樣子?而且跟這些人在一起呢?二祖慧可大師說,「我自調心,何關汝事」,我自己會調心,干你什麼事。
然後到筦城匡救寺,「盛揚宗風」。「宗風」就是禪宗的風氣。「學者雲集」,那時候很多人在那邊聚集。當時有一個法師叫辨和沙門,辨和法師,他在寺中講經,他的徒眾都跑去聽二祖慧可大師講經。然後他怎麼樣?他就憤怒嫉妒,毀謗於邑宰。就是這裡講的,「誣詞以詆瑕,陰計以敗美」,去破壞他。「邑宰」就是什麼?「邑宰」就是縣長、縣令。
翟仲侃,翟仲侃就把二祖慧可大師抓來,問他了,他說人家說你是邪魔外道,是不是?二祖說是,他說你是迷惑眾生是不是?他說是。後來就把他砍頭了,一砍頭以後,冒出白漿,流出來是白色的,這都是證果聖人。時年一百〇七歲,當時一百〇七歲,時間在隋文帝開皇十三年。唐德宗追封他叫大祖禪師。當時知道這件事情的人就覺得很奇怪,說為什麼二祖慧可大師會被縣令把他殺害?人家就覺得很奇怪。原來他是還命債。過去生這位縣官是一頭牛,二祖慧可大師是牧童,當時在懸崖邊,牧牛在吃草,要把牠拉回來,拉不回來,二祖慧可大師,當時的牧童起了一個無明,生氣就把牠踹了一腳以後,那個牛不小心掉到懸崖下面就死掉了,就還這個命債。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九十九集)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2、黃柏霖警官:喜食大閘蟹罹患胰腺癌  臨終發大心做功德順利捨報
時間段:00:53:37--01:04:17
這個地方,我來提一下我個人的故事,你修隨喜功德,讚歎功德,你一樣也可以得到福報。這個事情就是發生在二〇一〇年,我一個學佛的朋友叫林果密居士,他以前有個念佛會在我們新北市的蘆州,叫蓮品念佛會。當時他在蘆州傳授舉辦「三皈五戒菩薩戒會」,是誰來做得戒大和尚呢?是我們已經圓寂的這個,臺灣的中部「南普陀佛學院」的院長道海律師,跟果清律師一樣都是持戒律的,持得非常好的,叫道海律師,他已經圓寂了。在我們臺灣中部,這幾位持戒律的高僧大德,在我們臺灣佛教界得到大家非常高的尊重、尊敬。一個就是道海律師,一個是早期的廣化老和尚,再傳下來就是道海律師,然後懺公,就是懺雲老法師,已經圓寂了。現在碩果僅存的,就是果清律師。
這一次老法師請他在澳洲淨宗學院舉辦戒學班一個月,末學也有去參加,道氣非常地殊勝,非常地好。早課五點開始,四點就要起床,臺北時間凌晨兩點,晚上安板十點,臺北時間晚上八點。戒學班也要求每一個人,報到第一天要把手機交出來,不能滑手機,全程止語,不能講話,然後完全按照叢林的規矩。
比如說用齋的時候,早上六點用早齋,中午十點四十用午齋。每天都持午,沒有藥石,就是沒有晚餐。比如說早上,早齋六點,一定是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護法居士會讓比丘先去打菜,打完以後再換比丘尼上去打菜,然後再來就是優婆塞,男眾居士上去打菜,最後就是優婆夷,女眾上去打菜。還要唱「二時臨齋儀」,用完齋以後要唱「結齋偈」。「結齋偈」唱完以後要先送正覺精舍的羯磨和尚先離開,或者果清律師先離開,或者老法師離開。然後再起立,東西單對面站,恭送法師離開。然後再念佛,大眾念佛離開。威儀非常地好,道氣也非常地好。這次報名名額不多,兩三百名,大部分都是中國大陸的,很有福報,我也很讚歎。有些女眾的師姐在後面聽到這個戒法這麼殊勝,後面都哭了,感動都哭了。我問她們說,妳們真的聽了很感動?她說,對啊,難遭難遇。
二〇一〇年一月,我這個學佛朋友辦的戒會。當時要談辦戒會的時候,剩下不到三天到一個禮拜。林居士打電話跟我講說,黃居士,我再一個禮拜,不到一個禮拜的日子,要辦五戒、菩薩戒。我說,你又辦。一共辦三次。他說我現在缺錢,我說缺多少?他說缺將近八十萬,四十萬到八十萬之間。我說好啦好啦,我想辦法。我就發願,就護持他。
我剛要去護持的時候,剛好有個因緣也來了。我們臺灣一個很有名的歌星,這個歌星她姓蕭,蕭姓的一個歌星。她的媽媽是葉女士,她得肺腺癌,本身是個企業家,也曾經親近淨空老法師。所以當我去跟她關懷的時候,我印象很深刻,是二〇一〇年的十二月十三日她住院,住在臺北市的臺北醫學院。當時人都好好地,十二月十三日,到十二月十七日就插管了,就嘴巴插管。在十二月十三日到十二月十七日的時候,我跟她聊的時候,我還特別問她,她的一些生活習慣的問題,她都不跟我講。因為她是個企業家,福報非常地大。她的祕書就跟我偷偷講,她說我們這個董娘,董事長很喜歡吃大閘蟹,一到中國大陸去出差,下飛機第一個動作吃大閘蟹。不是先去談生意,先去吃大閘蟹,所以也造了不少殺業。
然後我問她本人,她也不講,我說有沒有墮胎?她說也沒有。那妳要懺悔業障,要知道妳造哪些業啊。我去關懷,我當然要知道說,她曾經造過哪些業,她也不講。後來到十二月十七日,十二月十三日進去醫院,十二月十七日就開始插管了。最後勉強用筆寫跟我講,她說我墮過三次胎,我才知道。所以那時候,我就帶蓮友到她的工廠,在臺北縣的新店,她的工廠,誦《地藏經》。
也很不可思議,誦《地藏經》的時候,她本來肺部已經積水了。這個肺部的瓣膜,我們肺有那個肺片,就是在呼吸,一呼一吸之間,它塌下去不能夠再彈回來了,那很危險。所以後來也使用到葉克膜,臺灣叫做葉克膜呼吸系統,就一種急救的,一種輔助的體外呼吸,用體外呼吸的機器幫助她呼吸,叫做葉克膜系統,這是臺灣一種翻譯的名字。就是妳不能夠自然呼吸,也不能夠有心臟的打血的功能,心臟不能夠運轉,那就在體外裝置一臺葉克膜的機器幫助妳呼吸,幫助妳心臟能夠產生功能。
這個業力就是這樣不可思議。妳把肺部解決了,她胃出血。所以業障很不可思議,能敵須彌,能深巨海,能障聖道。後來她在這個生病期間,還好她發大心,她捐了一百萬,我把它全部拿去做善事。放生的、印經,全部去做善事,最後大概剩下四十萬,我就把它捐給這個戒會,就是果清律師跟道海律師,他們要傳戒的這個戒會。
那麼也一直不能斷氣,她從十二月十七日插管,到她往生是十二月三十一日,完了以後,第二天的一月一日,元旦。我印象非常深刻,因為我人在現場,我人在那個蘆洲戒會的現場,唱那個「戒定真香」,因為戒會要開始了,我就把這位葉姓女士,這位病人她捐的這個四十萬,我全部供養戒會的八百個戒子他們的幔衣,還有他們的打齋,還有他們戒會的所有費用都靠這四十萬,完成這個戒會,讓它能夠功德圓滿。
所以你真正這樣去發心,它是會有功德,那功德可以滅罪。結果這個戒會在第一天的時候,在一月一日的時候,在唱「戒定真香」的時候,我就接到她兒子打電話,跟我講說,我媽媽剛剛捨報。同時間捨報,我人在蘆洲,他的媽媽躺在臺北醫學院加護病房,所以這個隨喜功德很不可思議。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九十九集)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3、黃柏霖警官:善事易敗,善心難成
時間段:00:12:28--00:21:22
我們講說「善者人我所同得」,但是往往會遭受到人家的「誣詞以詆瑕,陰計以敗美」。也就是說,善事易敗,善心難成,常常會有這樣的困擾。我們在佛門裡面事實上也看到很多這種情形,比如說佛陀教育基金會的,我的老師簡豐文老師,他就有這種情形了,「誣詞以詆瑕,陰計以敗美」,是真的有這種情形。
簡豐文老師他有非常大的一個悲願,希望從事佛陀教育。早期護持淨空老法師成立「財團法人佛陀教育基金會」,在臺北市杭州南路三樓,還有地下室,還有七樓,還有頂樓佛堂。事實上對早期的乃至於到現在佛經的流通貢獻非常地大。尤其早期沒有電視,沒有網路電視,沒有衛星電視,佛陀教育基金會把老法師講經的卡帶跟書籍流通到全世界,對淨空老法師的這個法音,法緣的傳播幫助非常地大,貢獻非常地多,這是事實。
因為簡豐文老師他想要從事佛陀教育,所以需要一個很好的環境,所以選擇在以前的臺北縣,現在的新北市深坑,我們現在講叫華藏園區。早期十幾年前,剛開始買現在那個華藏園區那一塊地的時候,一共有四個人是土地的所有權人。因為買土地那個地方是林地,農地,所以要用私人的名義先買,然後再過戶給「財團法人佛陀教育基金會」。這四個人其中一個就是末學,第一個叫簡豐文老師,第二個就是跟簡豐文老師創辦佛陀教育基金會的林國營居士,他福報很大,他不會講經,但是他護持簡豐文老師推動佛陀教育基金會的會務。第三個就是郭秀蘭居士,原來「了凡淨宗學會」,她從事印刷業,專門在印佛經。另外一個就是我。當時我想說,因為我是佛陀教育基金會內典研究班,為了報恩,所以我隨喜這個功德。
這在十幾年前,我們四個人各出一筆滿大的錢,滿多的錢,然後就把那塊地買下來。因為在這個山林裡面要開墾,要變成佛教用地,這中間有很多艱辛的過程跟困難。因為法令的不瞭解,要整地的時候,難免在建設的過程裡面,可能會跟法令會有所不符合。再加上我老師買這一塊地的時候,因為土地要過戶,我們臺灣的習慣會有代書來幫你辦,叫土地代書,他幫你辦過戶手續以及幫你申請政府機關的這些程序。
當時就我所知道,當時那個地方的舊里長跟土地代書,那個舊里長他已經退休了,沒有當里長,但是對那個地方他非常地熟悉,所以他也希望介入這一塊林地跟農地的買賣。所以他就跟我老師說,希望這個申請程序跟買賣由他來做,他賺一點費用。老師就沒有給他做,他含恨在心,就是用這個「誣詞以詆瑕,陰計以敗美」,是真的這樣破壞。他也明知道那個地方是佛教用地,要從事佛陀教育的工作,這樣一個神聖的事業跟志業,他竟然也敢破壞。結果就寫了黑函,我們臺灣叫黑函,就是不實的報告,呈給政府機關跟檢調機關。
其實簡豐文老師,老和尚在講經常常讚歎他,他真的是難行能行,難忍能忍,從事建設公司,把整個一生,不僅把自己的青春捐給佛陀教育基金會,也把他所有的錢財施捨給佛陀教育基金會。所以當時因為主辦者是我老師,簡豐文老師,所以當檢調機關要調查這個案子的時候,那個調查局的幹員就到佛陀教育基金會,要去抓我老師。我老師在基金會辦公的時候,那個調查幹員進去跟他講說要逮捕他,老師還跟他講說你證件給我看,那個調查局的人真的把證件給他看。他說你會不會是詐騙集團的,怎麼抓我呢?結果老師真的這樣被抓走。被抓走以後,到檢察署剛好關了一天一夜,他的夫人趙麗雲居士,她就是我們現在考試院的委員,就把他保出來。所以老師也可以講說為法忘軀。為了這個事情我還出庭作證幫老師講話。
所以你想想看,要做這樣的一個善事,這麼偉大的一件佛陀教育的善事,都要承受這麼大的一個毀謗,乃至於司法調查,乃至於被人家「陰計以敗美」,就是暗中設計不實的事實,然後羅織罪狀,讓他起訴。當然現在也三寶加持,現在也沒有什麼事情,還他清白。華藏園區現在這個場地非常非常地,法務非常地繁忙,它都是借給十方的佛教單位,在那邊辦佛教佛事的活動,從年初排到年尾都排滿。我們當時也都把我們登記的產權全部捐出來給佛陀教育基金會。我聽說老法師也曾經去參觀過,也很喜歡那個地方,也很讚歎。這就是你做善事要有很堅強的毅力跟願力來去完成。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九十九集)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