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古今感应故事  »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 » 感应篇汇编104集故事3则
第104集

感应篇汇编104集故事3则

1、黃柏霖警官:現在病苦消除地獄去受報的業 時間段:01:05:41--01:16:56 「今生作善作惡,來生獲福獲殃」,這個叫做,現在作善作惡,到來生才會有福報,或者遭受那個果報,那就是生報。現在..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6 16:49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104集故事3则

1、黃柏霖警官:現在病苦消除地獄去受報的業
時間段:01:05:41--01:16:56
「今生作善作惡,來生獲福獲殃」,這個叫做,現在作善作惡,到來生才會有福報,或者遭受那個果報,那就是生報。現在作善作惡,第三生,第四生,乃至於十百千萬生,或者無量無邊劫後,方受福或者受災殃,那叫後報。不管怎麼樣,「後報則遲早不定。凡所作業,決無不報者。轉變由心者,譬如有人所作惡業」。為什麼說轉變是由心呢?印祖說的,比如有一個人他作惡事,他應該要墮到地獄去,「永墮地獄」。這個所作的惡事,可能他是前世作的,也有可能是今世作的,叫做「所作惡業」。這個惡業應該要墮到地獄,「長劫受苦」。
後來這個人他「生大慚愧,發大菩提心」,他斷惡修善,他誦經念佛,他自行化他,他求生西方。因此之故,現生他被人家輕賤,「或稍得病苦,或略受貧窮」,或者一切不如意的事情。他被人家瞧不起,或者他得到這個病苦,或者他因為貧窮,或者因為一切不如意的事情,這些都是怎麼回事呢?這些都是要把它當做永墮地獄,長劫受苦的業,他現在正在受報,現在正在受報,它就可以消滅。他有誦經念佛,他有生大慚愧,他有發菩提心,他求生西方,他斷惡修善。可是他現在有這些不如意的事情,有這些病苦,被人家輕賤或者貧窮,那你不能說,你現在學佛,你現在斷惡修善,你現在誦經念佛沒有用,不是。你現在這些不如意,病苦,還有為人輕賤,或者是貧窮,這些都是將來永墮地獄,長劫受苦的業,它現在就消滅掉了。而且還可以了生脫死、超凡入聖。
這一段裡面我舉一個現在的公案,我在二〇〇二年五月三十一日,我在榮總病房關懷一位住在臺北縣淡水的一位女眾,學佛的病人,她是肺腺癌,她已經往生了,她名字叫高春燕。這位師姐我印象很深刻,她當時就跟榮總的護理長講說,有沒有辦法找一位師兄,或者出家人可以跟她講,如何求生西方的道理,跟她開示佛法。當時她就透過蓮友來找我,我就去關懷她,我當時去醫院看她的時候,我自己也嚇一跳,就是說,她證明她是一個吃素學佛的人,她得肺腺癌那個癌症,她到臨命終的時候,她的氣色還是非常地好,這一點是讓我很意外的。
一般來講癌症的病人,那個病容是不好看的,可是我去看她的時候,她的臉色的確是非常地好。我跟她先談她的工作環境、家庭生活,才知道她家裡還有丈夫跟小孩。她四十七歲,她是做什麼呢?她因為家裡窮,所以她是在家裡買了一個工作的機器,在那邊操作五金的機器,所以她吸入很多那種灰塵。她因為家裡太窮了,又要謀生,所以她就在家裡操作工作母機,吸入很多那個廢五金的廢料。但是她志求西方,而且她放下丈夫小孩的情執,她的心念非常地堅定。我跟她談了以後,我就曉得她非常堅定。
後來我就在旁邊,病房旁邊跟她說淨土的往生要道,跟她講了很多,還有印祖的開示。講完以後,最後她要捨報的時候,跟我講一句話,眼睛看著我說,黃警官,我已經知道怎麼去西方了,謝謝你來跟我關懷。然後那個時候臉色非常紅潤,非常莊嚴。本來我們助念的時候,眼睛都閉起來,嘴巴也合起來了。結果助念到一半,她的家人又進來,在旁邊哭。哭了以後,大概是這位師姐,高居士,她有點受到家眷的影響,眼睛又張開了。再跟她繼續說法,再跟她安慰,她後來到最後的時候,眼睛就閉起來了,而且全身柔軟,而且法相非常地莊嚴。為什麼?因為她一生都是學佛,然後她本身又是吃素。
我們如果看到這個高居士這樣的一個情況,你會怎麼樣?就是前面講的,就認為說沒有因果,作一點小善就想要望大福報,遇到逆境就說作善遭殃,那就退失道心了。但是印祖說,她這樣受病苦、受貧窮,事實上是她以前所作的惡業,將來應該要到地獄去受報。因為現在的貧窮,因為現在她受這個病苦,事實上是在消除她到地獄去受報的那個業。因為她已經生大慚愧,她已經生大菩提心出來了,她已經斷惡修善了,她已經誦經念佛了,她志求西方了。
為人所輕賤,被人家輕賤,這些果報都在消業。那從哪裡去作證明?從《金剛經》裡面去作證明。《金剛經》裡面講,「所謂若有人受持此經,為人輕賤,是人先世罪業,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業,即為消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印祖說這一段《金剛經》的經文,就是轉變由心之義,之妙義。《金剛經》裡面講說,如果有人受持這部經,《金剛經》在講什麼?你們知道《金剛經》在講什麼嗎?《金剛經》就在講,「云何降伏其心」,須菩提問這個問題。佛陀開示,「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對不對?「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你受持這部《金剛經》,你被人家輕賤,你以前前世所作的這些罪業,應該要墮到惡道去。因為你現在被人家輕賤,所以你先世的罪業就消滅掉了。消滅掉以後就可以,「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就是無上正等正覺,就能夠往生。
從《金剛經》這一段,再到印祖的開示,再講到剛才我講那個高居士的案例,就可以得到佛所說的,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不誑語者、不異語者,是真實不虛。所以印祖說,「世人稍遇災殃,不是怨天,便是尤人」。這是一般人的通病,很少人會當做償債想,生悔罪的心出來。但是印祖說,你們要知道,「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種稂莠則不能得嘉穀」。「稂莠」就是稻穀旁邊那些雜草,那些雜草不可能長出稻穀出來,你想種那個雜草,你要生稻穀,怎麼可能呢?「種荊棘則勿望收稻粱」,「荊棘」就是有刺的草,你不要期待它能夠長出稻穀出來。
「作惡獲福者」,他假如作惡事而得到福報,是因為他過去生宿世的栽培深,他有種那個因。假如他今生不作惡,那福報更大了。就好像他富家子弟,每天吃喝嫖賭的,「揮金如土」,沒多久他就挨凍受餓了。因為他錢多,金多,假如他每天都這樣,「日日如是,縱有百萬之富」,假如他有百萬的財富,「不幾年即便家敗人亡」,沒有幾年就家破人亡,「掃地而盡矣」。這是作惡獲福者是這樣。
作善獲災殃,「作善遇殃者」,印祖說,「宿世之罪業深也」,你在作善事以前還有前世,你作的惡業很深。「若不作善」,那你的災殃更大。比如犯重罪的人,他還沒有被砍頭,「未及行刑」,他再立小功,但是因為這個功很小,不能夠全部赦免他的罪,故未能全赦,所以改重罪為輕罪。假如他能夠日日立功,「以功多且大故」,假如他將來功勞很大,而且很多了,「罪盡赦免」,那罪業就赦免了。然後又恢復開始「封侯拜相,世襲爵位,與國同休」,就可以做很久了。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零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2、黃柏霖警官:死去丈夫託夢說同學借錢沒有還
時間段:00:50:54--00:53:07
我有一個同學,我上次到屏東監獄去演講,碰到我的同學,屏東監獄典獄長,他是基督教的。基督教照理講對這些事情,雖然基督教也有講地獄,但是他們基本上就比較不相信這些東西。他上次就告訴我,我去演講的時候就跟我講,柏霖,柏霖,你知道嗎?我們黃某某那個同學。我有一個同學已經死去了,他當過典獄長。他說,你知道有一個有趣的事情。我說,什麼事啊?他說,祂死去的時候來跟祂太太託夢,說我們有一個警大同學跟祂借了二十萬塊臺幣沒有還,然後那個借條放在辦公桌的抽屜裡面。祂跟祂太太託夢,祂太太也不知道這個事情,跟剛才這個程老爺的兒子一樣,支票放在西裝裡面她不知道。
我同學就跟我同學的太太託夢,祂說,妳到我辦公桌抽屜打開,有一張借條,臺幣二十萬的借條,妳去拿出來。結果她去辦公室找,真的找到這張借條。然後去找我同學,某某人,你是不是欠我先生黃某某,一筆臺幣二十萬塊的借款沒有還?他說,祂不是死去了嗎?她說,對啊,但是祂來託夢啊。喔!那我趕快還給妳,不敢欠死人的錢。
所以你說欠命的要還命,欠債的要還債,你債賴得了嗎?對不對?你現在不還,你躲得了今生今世,你躲不了生生世世,你躲不了來生他世,我這一世要不到,那我下一世怎麼辦呢?我到你家去投胎,當你的兒子,繼承你的家產,不就全部都是我的了嗎?是不是這樣?《文昌帝君陰騭文》裡面,還有《感應篇》裡面很多這種故事。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零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3、黃柏霖警官:一輩子行善做好事為何死後下地獄
時間段:00:32:16--00:47:48
當時諦閑老法師說,上海這位程姓的官宦人家,他在上海死掉了,他有一個太太,另外有一個兒子,後來也死掉,跟一個媳婦。因為這個程老爺的太太,程老夫人很想念她先生,剛好上海那個地方有一個法國人,這個法國人他會通鬼學。我們現在講叫什麼?臺灣有一個名稱叫什麼?叫觀落陰,觀照的觀,落是落下的落,陰就是陰間的陰。其實我們學佛,我們不太喜歡講這個東西,為什麼?因為六道是真實存在的,但是因為怕眾生執著這些東西,有罣礙,所以佛陀在的時候,他嚴禁弟子講神通。但是你說神通存不存在?我們本來就具足六通: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漏盡通,這本有的性德。
結果這個法國會鬼學的這個人,程老太太就拜託他說,你既然通了,你去把我先生的魂召回來。就跟他們談好價錢,一次要一千塊,那時候的錢。程老太太因為想念丈夫心切,她就給一千塊,一、兩千塊無所謂。那天晚上這個法國人就到她家的客廳擺一個祭壇,再把電燈關掉。法國人就在裡面捏訣念咒,大概一刻鐘的功夫,電燈打開,但是沒有見到鬼來。洋人說,哼!這個人真難找,在陰間找了半天也沒找到,後來見到他在地獄,無論怎麼叫他,就是叫不出來。
各位為什麼他叫不出來呢?因為業力不可思議。地獄是怎麼樣?《地藏經》裡面講說,地獄誰可以到?「若非威神」,要不然就是業力。「威神」就是諸佛菩薩到地獄去教化眾生,「若非威神,即須業力」,要嘛就是業力,怎麼可能讓你一個法國通靈的,說給你叫出來就叫出來,如入無人之境,怎麼可能呢?很簡單嘛,你打個比方,你說你現在關係很好,給你到監獄去走一回,到監獄去,人間的監獄就好了,你不要說是民眾了,就算你是法務部長,你是總統,你是部長,你到監獄去,你可以把一個犯人放出來嗎?很簡單的比喻嘛。不可能放出來,對不對?
所以我就引用《地藏經》裡面的經文,經文上講:「當墮無間地獄,千萬億劫,求出無期」。「地藏白言:『聖母,若有眾生,作如是罪,當墮五無間地獄,求暫停苦一念不得。』」連要停止一念休息說不要受苦,都沒有辦法,何況要請他出來呢?這不可能的事情。接下來經文又說了,光目女的母親她後來因為死掉以後,光目女非常地思念。光目女母親死掉以後,她就投胎到她們家裡當婢女之子,但是一出生就會講話,所以叫做「稽首悲泣,告於光目:『生死業緣,果報自受,吾是汝母,久處暗冥,自別汝來,累墮大地獄,蒙汝福力,方得受生。』」
那要怎麼樣才可以有辦法見到親人?就是你要有超拔的功德、超薦的功德。你有超薦的功德,就像梁武帝超薦他的夫人一樣,「梁皇寶懺」就把他的夫人從地獄超升到天界,所以只有福報、福力、功德力才有辦法超拔,否則是不可能離開地獄的。
「地獄罪報,其事云何?」當時光目女就問她的媽媽了,她說,地獄罪報,它的情況是怎麼樣?「其事云何」。「婢子答言」,就是光目女的母親就回答說,她說,「罪苦之事,不忍稱說,百千歲中,卒白難竟」,那裡面的苦,你要說百千年都說不完。我們聽起來都好像很簡單,因為你讀誦經文,打一個比方,你現在得癌症,你到醫院去做化療。我們那個劉春金蓮友,他就跟我講,他說,黃警官,你不知道,他說,到醫院去做化療,吐都吐不完。他說最需要的是什麼?就是拿衛生紙給他吐。這就是「不忍稱說,百千歲中,卒白難竟」,苦不堪言。
程老太太她聽到法國人這麼一說,喔,她就火冒三丈了。她說你這個洋鬼子玩意兒,真會騙人。程老太太就惱羞成怒,因為什麼?聽到他先生下地獄,她惱羞成怒。我丈夫一輩子樂善好施,蓋廟修橋,不升天就已經夠寃枉了,為什麼反而下地獄呢?這不是故意汙辱我們嗎?這個法國人被她訓了一頓以後,因為沒有證據,他也拿不出證據出來,也沒有辦法辯駁,白受了一頓氣。然後那個法國人就說了,好啦,好啦,假如妳不信的話,如果妳另外有家人剛死不久,我可以給妳們再來做個證明。
剛好程老太太有個兒子在娼寮,娼寮就是去嫖妓,比如像我們臺北這公娼寮。在這個娼寮裡面死掉沒幾天。有人就想起來程老太太的大兒子的媳婦,她說,大少爺不是剛死了嗎?妳現在叫她來召魂哪,可以藉這個機會,叫少奶奶花幾個錢把大少爺的魂召出來。洋人就插嘴說了,如果妳願意的話,我減價一半,五百塊就好了。大少奶奶很年輕,少奶奶也很想念她丈夫,心想這也好吧,找來見一見也好,安慰自己的心。就花了五六百塊給他,然後把生辰八字跟死去的日子開好,給這個洋人,重新再登壇作法。這一次就不像上次一樣,登壇不到一會兒功夫,鬼就來了。
各位如果想到這裡,如果你們說,真的鬼會來嗎?我上次不是講過嗎?我二舅媽,在我國中的時候,我二舅媽是原住民,她死去的時候是在曬稻榖,因為她中暑,所以褲子裡面都有糞便跟尿。所以她死後一個禮拜,就真的附在我三舅媽的身上。這個我是很反對什麼附體,這些什麼通靈這種說法,但是那確實是我小時候親眼看到的,這證明什麼呢?我們講這些的目的就是強調一件事情,就是靈性不滅,我們這個靈性是不滅的。死去的是那個四大五蘊的肉體,靈性是不滅的,這一點是我們所要說出來的一個目的。
所以你要相信,既然靈性不滅,所以每一個人都有一個靈性的自性光明。你迷了以後,你的靈性就變成靈魂,我們佛法上講叫阿賴耶識,就八識五十一個心所。所以你清淨的心叫做靈性、叫做佛性、叫做自性。你迷惑顛倒的心,你有無明煩惱習氣那個心,叫做凡夫、叫靈魂,差別在這個地方而已。
所以這個程老爺,他的程老夫人這個兒子馬上就出來了,法國人就在桌子底下哭了一頓,他又說話了。那個女的就問道了,她說,你是某某人嗎?祂說,對,一點都沒錯。她說,你現在在陰間過得怎麼樣呢?因為我剛死不久,還在疏散鬼之列,未受拘禁,過幾天恐怕一點名就要受拘禁了,我在世的時候整天花街柳巷,吃喝嫖賭,不做正經事,造下種種孽,覺得很對不起妳,現在我走到這個地步了,也沒有辦法,除非妳們能夠做功德,念經超度我,我櫃子裡面那件衣服裡面有一張支票。你看祂太太也不知道。祂說,妳把那張支票拿出來,去銀行把錢提出來,家裡的事就請妳多費心了,好好照顧小孩,幫我去做善事,超度我。
祂太太到衣櫃裡面去找,真的找到支票。這時候旁邊的人就把小孩抱過來給祂。他說,你是我父親嗎?當然就哭了,哭了以後,乖孩子,你要好好聽媽媽的話。這個時候,這個鬼也哭了,家裡的人也哭了,客廳就一片哭聲。後來又想起來說,對啊,那老爺呢?那你爸爸呢?老爺到哪兒去了呢?她的兒子就說了,聽說祂到地獄去了。祂說這話的時候,鬼的哭聲更大聲了。程太太旁邊聽了,也沉不住氣,忽然間就也哭了,就插嘴說了,她說你父親一輩子行善做好事,重修某佛寺,捨茶施藥,廣作布施,印送經典,祂有什麼孽還下地獄呢?然後她一邊說一邊急得不得了。
那鬼對程老太太說,聽說我父親以前在北京做官的時候,因為那時候很窮,剛好山西發生饑饉,可能那個時候剛好是水災或者旱災,鬧饑饉,皇上就派他程老爺到山西去賑災,總共朝廷給他多少錢呢?給他六十萬兩銀子。這六十萬兩銀子他也敢汙,這人命關天的錢,他也敢要,結果他把這些錢完全中飽私囊,因此餓死了成千上萬的人。當時朝廷派人去調查,他父親又行了幾萬兩銀子賄賂這些官員。他兒子就說了,因為這個事情掩飾過去,實在罪孽太大,所以到陰間沒有幾天就轉到地獄裡去了。
然後程老夫人就說了,你父親一輩子做的善事也不少,就算是有罪的話,將功折罪,也不致於下地獄啊。她兒子就說了,祂說,功固然有,但究竟抵不過祂的罪這麼重,害死幾千幾萬人,有功德、有善事,將來可以上天去享福,這又是另外一回事情,現在所欠的這些成千上萬的命債,那得先償還啊。程老太太聽了就更火了,既然做善事沒有好處,那還行善幹什麼呢?趕快派個人去到佛寺去,去把它拆了,把那些僧人趕跑了。
諦老講到這裡,就問伍道尹說,這件事在上海鬧了很久,差不多人人都知道,你跟程某是至親,究竟他在過去有沒有這回事?伍道尹就沉思了半天,這伍雍就吞吞吐吐地說了,有點不好意思。他說他當時在北京做官的時候很窮,這個事情也不能說一定,大半來說也許有,我不敢說。換句話就是承認,承認說程老爺有吞賑災款。所以這個是諦閑老法師說出來一個真實的地獄故事。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零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