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古今感应故事  »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 » 感应篇汇编105集故事5则
第105集

感应篇汇编105集故事5则

1、黃柏霖警官:聽經聞法最快樂、最幸福是最大的福報 時間段:01:49:43--01:54:45 老法師說,苦難的範圍很深很廣,我們現在講說,「濟人之急,救人之危」,那就是別人有苦難,我們要去幫助他..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6 16:49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105集故事5则

1、黃柏霖警官:聽經聞法最快樂、最幸福是最大的福報
時間段:01:49:43--01:54:45
老法師說,苦難的範圍很深很廣,我們現在講說,「濟人之急,救人之危」,那就是別人有苦難,我們要去幫助他、要去救他。老法師說,苦難的範圍,它是很深很廣。今天在社會上有地位的、有財富的人,他也是有苦難,這是一般人所疏忽的。他們說有錢人怎麼會苦難呢?老和尚說,你們不知道,他的苦難在哪裡呢?他怕錢失掉,他怕死了以後就墮三途,怎麼不苦呢?怎麼不遭難呢?他說,這些人迷在五欲六塵中,他不能自覺,你叫他學佛,他說學佛是迷信,他對於佛法一無所知,對於聽經研教,他更沒興趣,也沒有緣分。
這是真的,我一個蓮友他的親戚,這一對夫婦是在新北市做企業的,住在豪宅區。每個禮拜六、禮拜天,他因為加入扶輪社,每個禮拜六、禮拜天,都約這些扶輪社的社友到他家唱卡拉OK,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打牌的打牌。就隔沒多久,我這個蓮友的親戚,他太太就死掉了,我們還到他家去誦經。就是說,老法師這邊講的,他對於聽經研教,他沒有信心、沒有緣分,沒有這個福德因緣,也沒有這個善根。他的緣分就在世間的歡樂場中。世間人看到這個人生活很幸福,很多人羨慕,全都錯了。他那種歡樂的日子能過幾天呢?過完以後,淪落到三惡道。
就像我以前跟各位講過,我在這邊內湖當副分局長,我跟我們分局長去拜訪我們這邊地方仕紳,義警中隊長,他家是豪宅。他們兩個夫妻加兩個兒子,住獨棟的別墅,一共一到七樓,旁邊都是高樓大廈,只有他們這棟別墅豪宅是在兩棟的豪宅中間,可以俯瞰整個臺北市的一〇一夜景,可以俯瞰整個臺北市的基隆河,美得不得了。我當時上他們家的頂樓看臺北市的夜景,我說,怎麼有這麼大的福報住這裡?他們就招待我們,他們的客廳差不多跟我們講堂這邊一樣大。他還跟我講,黃副座,我跟我太太到新竹去參加,類似我們講說,飢餓三十那種,就是七天都不吃東西。他給你吃排毒餐,就把身體的毒素全部排掉。我說,那有沒有用啊?他說,很好,我身體非常好,回來以後還可以吃很多東西。他排完毒回來繼續吃,他不曉得最毒的東西就是癡毒,沒有智慧,剛才講癡毒,他沒有排。
結果他這樣招待我完,我再看他家的豪宅,他還坐那個賓士六零零,黑色的。最近他才一塊土地,跟捷運局聯合開發,賺了臺幣十五億,十五億到了以後,他馬上就走了,死掉了。那一天他們在辦交接典禮,因為他義警中隊,一直到他的癌症重病現前,他穿那個制服,用跑步的,緊張得不得了,臉色發白。我問旁邊人說,他怎麼跑這麼快?他說,你不知道嗎?他得了肺腺癌末期,要死了。老和尚講,這種歡樂日子能過幾天呢?過完以後淪落到三惡道,這一件事情佛菩薩看得很清楚,他們是苦難的眾生啊,你不要羨慕啊。老和尚這一段講得真的很好。
我們都會羨慕有錢人住豪宅,坐賓士的,在大陸叫朋馳,各位不要羨慕。我們心在道上,我們聽經聞法最快樂、最幸福,是最大的福報。老和尚說,你不要看這些老菩薩念佛,他將來往生佛國。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零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2、黃柏霖警官:借人錢財抵賴不還城隍面前毒誓成真!
時間段:01:22:30--01:37:14
那麼這裡我就來講一個城隍神的故事。在我們臺灣新竹有一個新竹城隍爺,城隍廟,在臺灣城隍廟裡面算是比較大的。在以前,臺灣早期的時候,在新竹那個城,有一個叫林篤敬這個人,他家裡非常富有,這個林氏他為人也很忠厚,個性比較魯直。他跟城裡面一個叫許友梅這個人交情不錯,情同手足。但是這個許友梅本性很狡猾,利己損人。當時許民他家裡窮,他向林篤敬借了白銀一百元,然後跟他講說,等到他將來有錢的時候,他一定奉還。林篤敬也慨然地答應。許民就拿了白銀百元維持生活,並且去做一些小生意。過了十年,林篤敬的家,家運開始衰落,而且又生病,家裡慢慢貧窮。那他就仰屋興歎了,想到以前很富裕,現在變成貧窮,為什麼懸殊差這麼多呢?這很簡單,他福報用完了,業報就現前了。
佛法就是這樣,你以前布施多少,用完了,用完就沒有了。所以像印光大師說,縱使是你有百萬家財,你每天揮金如土,到最後一定是什麼?一定敗家,揮霍殆盡,最後貧窮。許友梅他後來反而變成財丁兩旺,有錢又家裡小孩也都很好,他又到衙門當吏役,就官差,而且很會逢迎上司,跟地方仕紳都往來。林篤敬當時因為已經家貧了,他想到說現在許友梅已經發達了,以前他窮的時候是我幫他的,我現在貧窮,我請他幫忙,也應該理所當然幫我啊。
結果有一天他去找他,剛好在路上碰到,那這個許友梅旁邊有兩三位,也是算是豪友,豪友就是也是在地方上很有財富的人,跟他在一起。林篤敬就趨前跟他講,恭喜你最近發財了,就說明來意,說要回那一百元銀元。這個許友梅當時因為旁邊有這些富人在,他覺得有失體面,他就是唯唯諾諾地說,沒有辦法就說,我哪裡有欠你的錢呢?你認錯了,如果你真的欠錢,我可以幫助你。這個林篤敬聽完他這樣說,非常地生氣,就罵他無情。他說你現在有錢了,你就沒有想到,以前你苦的時候跟我借錢,你還敢忘恩負義?說得更大聲了,後來就圍起來,引起很多人注意,大家就把他圍起來了,圍觀的愈來愈多了,也不知道誰是誰非。
林篤敬就說了,他說,如果你否認十年前你跟我借了錢,沒有借這個錢,好,那現在我們兩個人,一起到新竹城隍廟去立誓。這個新竹城隍,我曾經去新竹的時候,我有去拜訪過,這個廟真的很大,有去那邊參拜。大家就簇擁著把林篤敬還有許友梅,就推到新竹城隍那邊去發誓。臺灣人有這個習慣,就是詛咒,要不然就到神那邊去發誓,你有做什麼事,要怎麼樣怎麼樣,臺灣人有這個習慣。然後就跪下去了,就詛咒了,大家就散開了,已經詛咒了嘛。
林許就回家了,許友梅回家以後,他覺得心裡很不安,也沒有心吃飯,他愈想愈不對,後來他也喃喃自語的說,哎呀,只為了那一百塊,為什麼當時不還給他呢?還要到城隍爺那邊去詛咒,那城隍爺靈感得不得了。因為許友梅他住在新竹,他對新竹很瞭解,他也瞭解這個城隍爺很靈感。所以這些,我們講說再壞的人,他縱使不怕法律,但是他怕什麼?他怕鬼神,他還是怕。所以許友梅就愈想愈不對,他瞭解這個城隍爺很靈感,威靈顯赫,遠近馳名,香火鼎盛。所以他想那萬一被城隍爺處罰,那不是遭受凶災嗎?他就利用晚上,黑夜的時候出門,直接去城隍廟,去跟城隍報告,跟城隍懺悔,他說,哎呀,城隍對不起,我今天在你這邊詛咒,我確實有跟他借一百元。
那一天果然,晚上城隍爺給他託夢,城隍爺跟他怎麼講呢?他說,「汝能反省,亦可赦宥」,就是可以赦,可以原諒你。但吾神職任再三天就要轉他處,你看我們剛才講說,城隍他是有任期的,他說,我的任期只剩下三天,我就要轉任到其他地方了。但念在你能夠改過自新,我給你一條生路,明天你很虔誠的到我們新竹城的某一個地方,有一個白髮老人,在賣甘蔗的老人,你向他哀求,這個老人將在某天接任我這個本境的城隍,就接任我這個位置。
許民,許友梅醒過來以後,他醒過來以後,他覺得很奇怪,這個夢很奇怪。他醒過來以後,他就再到城裡面去拜見新竹城隍,而且擲筊三次,都信以為真。第二天回家,他就把這個夢告訴他妻子,他就按照夢境所講那個地點去找,果然在中午的時候,看見一個老翁在賣甘蔗,城隍爺跟他講是一個白頭老翁賣甘蔗。現在問題是這個白頭老翁,他自己本身也不知道他要往生,而且現在要去當城隍,他也不知道。他是一個善人,我們剛才講,守仁行義,他就可以跟天同德,就可以當神。
結果那個許民到了以後,許友梅到了以後就跪下去了,跪下去以後他就一直跟他講,他跟他講,他跟林篤敬借一百塊的事情,然後詛咒的事情。他說,請老翁幫忙,老翁怎麼說呢?因為他還沒去當城隍,他不知道他快往生了,快去當城隍。他說,汝作事虧心,有干天律,如果我死能為城隍,必先拿汝歸陰,以警世人,使不敢忘恩負義。這一個城隍比前面那個城隍個性還硬,跟人一樣。這個官員跟那個官員,比如說我當過副分局長,前任的分局長比較慈悲,後面的分局長六親不認,道理是一樣的。人同此心,天同此理,長官個性都不一樣,每一個人作風都不一樣。
這一個地方,老翁就說,你做虧心事,有違天律,如果我死掉能夠當城隍,我一定先抓你歸陰,以警告世人說不能夠忘恩負義。前面那個比較好商量,這個不好商量。結果許友梅被責備,惱羞成怒,他轉個念頭,你看他還是沒有這個福報,福不能抵業,我們講過,「迷人修福不修道,只言修福便是道」,修道是怎麼樣?修道是要去滅自己的毛病習氣,要去清淨自己的身口意三業,你修福不修道,你習氣毛病都還在,你執著、分別、妄想都還在,業還在,為什麼?貪瞋癡慢疑一品都沒斷,一個煩惱都沒斷,業障就是在嘛。業障在很簡單,你福報用完,業障就現前,縱使你這個福報可以用一世、兩世、三世,你總有用完的時候,你用完的時候業報就現前。
但是功德可以滅罪,什麼叫功德?息滅貪瞋癡就是功德,勤修戒定慧就是功德。所以許友梅本身就是沒有修行,他只不過是一個衙門裡面的官差而已,他平常也是逢迎上司,結交地方仕紳。我們講說這是愚癡的人、沒有智慧的人,有福報沒有智慧,叫癡福。他突然間,那個白髮老翁跟他這樣一罵,他惱羞成怒,他說,他突然間說,世間真的有這個事情嗎?不對,這個老翁精神還這麼好,他再三天,他未必能如城隍所述的會死掉啊,當城隍啊。就悻悻然回家了,誰知道三天後,那個老翁果然無病而終。許友梅一聽到,緊張了,真的死了,就趕快跑去看,果然如是,他已經走了。
再經過大概數旬,就是經過一兩個月,許某突然間有一天,染一個怪病就死掉了。那這個事情為什麼會記載出來呢?因為許友梅他死掉以後,他的妻子許妻不滿這個事情,所以告到官裡面去,告到官府裡面去。所以新竹城的人都知道,這個因果的故事就記載下來。所以世間人不要以為神明無知,詛咒無憑,要知道天鑑分明,神靈洞察,報應昭彰。
這個地方我就引用《無量壽經》裡面講的,剛才講說許友梅本身說,那個老翁跟他這樣講,他說,真的會這樣?會走嗎?這叫什麼?他就不知道無常迅速,我們來引用《無量壽經》三十三品,「勸諭策進」品裡面講,「世人善惡自不能見,吉凶禍福,競各作之」。就是剛才講,許友梅這個事情就是這樣,就是「世人善惡自不能見,吉凶禍福,競各作之,身愚神闇,轉受餘教,顛倒相續,無常根本,蒙冥抵突,不信經法,心無遠慮,各欲快意,迷於瞋恚,貪於財色,終不休止,哀哉可傷。」
我覺得我引用這一段,很適合形容剛才講這種城隍爺的故事。形容林篤敬跟許友梅他們中間只為了區區的一百塊銀元的借貸,欠債不還的一個故事。黃念祖老居士的註解裡面,怎麼解釋這個三十三品,「勸諭策進」品呢?他說「世人愚癡,不明何者是善,何者為惡」。世間人不明白三世因果,愚癡沒有智慧,所以以致於不知道什麼是善,不知道什麼是惡。「各逞己意,妄加分別」,就是世智辯聰,我們八難之一。於善惡三世因果的恆規,不能夠生起信心,不相信有三世因果,這就是所知障跟煩惱障的結果,就是這樣。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零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3、黃柏霖警官:女兒放生齋僧讀經中風母親恢復清醒
時間段:01:10:00--01:22:01
我有一個蓮友叫做連阿勉師姐,以前我在講座也有講過,她的媽媽叫連吳差,現在已經往生,往生到極樂世界去了。連師姐的媽媽連吳差,當時中風的時候,住在我們臺北市的仁愛醫院。連師姐她跟我共修很久,我《地藏經》的讀誦的木魚就是她打的,她修得也很好,而且很有定功。她平常就幫人家縫縫衣服,在工廠做手工裁縫的工作。當時我怎麼度她來行菩薩道呢?後來因為我跟我師姐去幫助一些團體,煮素齋給人家吃,每個月一次,都要煮一兩百個人的素齋,給環保人士他們來吃午齋,一個月一次。
我就跟連師姐講說,妳平常怎麼煮素食給妳家人吃?她說,他們都不吃素啊,我就把青菜燙一燙,他們愛吃就吃。我說,妳這樣不行,妳沒辦法度妳家人。她說,那怎麼做呢?我說,妳一定要用心去煮素齋,把他們帶進來。先以利鉤牽,而後入佛智,他如果覺得素食很好吃,他就會多吃素食,就減少殺業。當時她先生喜歡釣魚,每個禮拜六、禮拜天都去釣魚,然後釣了一大堆魚回來,都把她的冰箱塞得滿滿地。連師姐非常苦惱說,整個冰箱都是魚,這就是業啊,這是共業啊。
那妳怎麼去度妳家人呢?結果我就開始教她去行利他,去幫助眾生,用素食跟大家結緣。你要去種那個,素食就是妳吃一天素,就是減少一天殺業,這樣差不多磨鍊了大概六七年,她也累積了福報。後來佛陀教育基金會招募志工,要煮香積,她去應徵。那我再跟簡老師推薦一下,她後來就錄取了。現在在佛陀教育基金會煮素食給這些志工吃。我就跟她講說,妳現在已經在佛國了,在極樂世界,每天見的都諸上善人俱會一處,那不就極樂世界嗎?佛陀教育基金會專門都是在印佛經到全世界去流通的。
她的媽媽中風,在臺北市仁愛醫院,她非常地焦慮、非常地憂心,為什麼?因為她媽媽算是重度的中風,呈昏迷狀態。後來醒過來,醒過來以後,不認識連師姐她們姐妹,她們兩個姐妹都學佛。連師姐就到我們講堂共修《地藏經》,我在誦《地藏經》的時候,她有跟我講,她平常也忙得沒有辦法來找我,就為了那個媽媽的事情來找我,就在講堂共修《地藏經》。共修完了以後,我就跟她通電話,我說,阿勉啊,連居士,我覺得妳媽媽現在昏迷醒過來,不認識妳,妳不要慌張。我說,妳媽媽平常修得很好。因為她媽媽跟我共修佛一,在長壽山共修將近十年。我以前有在長壽山,臺北縣(新北市)三峽區那邊,有一個地方的道場叫長壽山,元亨寺老住持往生以後,我在那邊幫助十年,幫他把道場穩定下來,就每個月打一次佛一,每個禮拜共修一次,用十年的時間把道場穩定下來,現在好好地。不然那個老住持往生,裡面就差一點,道場就不穩定。
她媽媽跟我共修的時候,她一天一部《無量壽經》、一部《地藏經》,佛號都不斷。所以連師姐就很緊張說,我媽媽昏迷,怎麼往生極樂世界呢?昏迷就是不能夠正念現前。那天晚上我就跟她講,我說這樣好了,禮拜六我剛好要帶放生,我們先迴向給妳媽媽,妳幫妳媽媽先放生一點魚。她就大概買了五千塊的魚。我說,妳媽媽以前有沒有殺過魚?她說,一定有的。她說她們以前住在臺北市的隔壁,新北市三重那邊,河水要是氾濫,淡水河都會把二重埔跟三重埔那邊都淹沒了,魚都跑到岸上去。她媽媽就用桶子去裝那個魚,都一桶一桶的分給親戚朋友、鄰居吃。所以我就叫她放生魚。
放生完了以後,我們又誦《地藏經》,然後又去放生。完了以後,我跟她講說,我帶妳們到臺灣中部持戒律最好的女眾道場跟男眾道場。女眾是南林佛學院,懺公非常讚歎的一個比丘尼佛學院的道場,有六七十個比丘尼,專門研究戒律的。男眾道場持戒最好的就是果清律師的正覺精舍。我們先到南林佛學院去齋僧,她們兩個姐妹賺的錢不多,但是每一個道場各供養十萬塊,很發心,她們的薪水不高,一兩萬塊臺幣而已,供養十萬塊,每一個道場。她們兩個姐妹拿出來的錢。
然後到南林精舍齋完僧以後,剩下來就供養她們佛寺。完了以後,我們就到正覺精舍,到的時候剛好中午,清公和尚在休息,我們就把供養金放在知客室。知客師就到清公和尚的寮房外面三彈指,這樣三彈指,清公和尚不出定。然後那個知客師就下來,跟我講說,黃警官,抱歉,清公和尚入定中,不見客。我們眾生都有個執著,希望師父給我加持,師父的功力比較好。所以我當時是有點失望,怎麼來見不到清公和尚呢?
剛好南林精舍的當家師如慧法師跟常智法師陪我們去。那時候定弘法師還沒有到正覺精舍。心裡有一點點失落感,如慧法師說,沒有關係,既然見不到清公,我們就到大殿去迴向。我說,師父妳來說,好不好?如慧法師說,不要,你說就好了。我就帶連師姐在佛前發願,然後齋僧功德迴向給她媽媽,希望能夠業障消除,病苦減輕。那我們就回來了,回來的時候是禮拜六。禮拜天早上,她媽媽就吐血又大血,排泄那個血,而且量都很大。連師姐就很緊張,她說,我媽媽怎麼會吐血呢?會大血呢?我們讀《了凡四訓》裡面講,「夢吐黑物」,你作夢的時候,你如果學袁了凡居士,或者你改過積善。《了凡四訓》裡面講說,你會作夢的時候夢見佛菩薩,或是夢吐黑物或是穢物,表示說你業障消的現象。
連師姐她就是這個情形,她媽媽就是我們齋僧完以後,她就吐又排泄很多血。到禮拜一,再吐一次血以後,吐完以後,醫生把她再治療一下以後,她恢復清醒了,她認出來說,阿勉,我怎麼會在醫院?會講話了,會認識她女兒了。阿勉就嚇一跳,妳會講話啦,終於恢復正念分明了。不可思議的感應道交,齋僧功德很殊勝。隔了不久,我又去看她媽媽,她媽媽中風的手就捲得很厲害,然後我再鼓勵連師姐繼續誦經迴向給她媽媽。
隔沒多久,輪到連師姐的姐姐顧著她媽媽。有一天,有一個清潔工叫阿美,這個清潔工就進來打掃了。阿美本身並沒有學佛,她是道家修行,她是拜我們臺灣民間的神,叫三太子。然後因為她身體特別敏感,她會有感應就會,我們臺灣講叫類似乩童,三太子神就會附她的身體,她就會起乩那種感覺。連師姐跟她講,妳不能起乩,妳不能起乩,我們是學佛的,我們是阿彌陀佛的。阿美就沒有辦法起乩了,連師姐就在旁邊持大悲咒,她就沒有辦法起乩了。
後來連師姐就問阿美這個清潔工說,妳剛才為什麼說妳們的三太子這個神要起乩呢?她說,沒有,那個三太子說,妳媽媽可以壽命活得很長,我們會把它想成說什麼?她媽媽可能會好起來,延壽,其實是什麼?無量壽,善人,善女子無量壽。然後她說,然後呢?她說,妳為什麼要起乩呢?她說沒有,我的護法神說,等一下七爺、八爺要過來了,就是黑白無常要過來了。她說,黑白無常不能過來,過來就等於抓我媽媽走了。那個阿美清潔工也沒有講說,要去抓哪一間的。就說完不到一個小時,隔壁那個病人就往生了,就抬出去了。
我講這個絕對不是故事,我們也不強調怪力亂神,但是它是確實佛陀說的,這個三界六凡的確是存在的。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零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4、黃柏霖警官:戰亂時施粥給災民日後躲過幾個大劫
時間段:00:05:46--00:12:33
我認識了一位王老師,《弟子規》的老師,她的丈夫崔居士,本身對《歷史感應統紀》非常地深入,在高中教書。他就曾經跟我講這個故事,就是他的爺爺在大陸,那個時間點應該是在清朝或者是民國初年,因為戰亂頻繁加上天災不斷,所以他爺爺都會在家門口,會找一個定點。因為他爺爺家裡經濟情況還算是中上以上,所以他爺爺就在這一個定點,就是這裡講的施粥,提供熱粥給路過的災民來食用。因為災難來的時候災民流離失所,所以他爺爺就常常做這樣一個施粥的善事。
這位崔居士就講,他爸爸跟他哥哥,因為他爸爸也剛好兩兄弟,他爸爸現在還住在臺北縣(新北市)的永和。他爸爸跟他哥哥,他爸爸的哥哥就是他大伯,到東北去玩,剛好在松花江那邊滑冰,剛好那個時候是冬天,松花江那邊就結冰。他們就在上面,兩兄弟在上面滑冰玩樂,結果踩到一個地方,剛好是一個湖泊,那個地方冰當然就比較脆弱,他們就踩空以後,冰踏破,兩兄弟就掉下去了。掉下去就等於要沉屍湖底,那就要死掉了。正巧剛好有人路過,把他們兩兄弟救起來,沒有死亡。否則那次照他爸爸的形容,一定非死不可,怎麼會那麼巧在那個冰天雪地,雖然說很多人在滑冰,可是他們兩兄弟在滑的地方沒有什麼人。正好有一個人就在旁邊,就剛好把他們兩個救起來。
他爸爸後來在戰亂的時候,又撤退到中國南方來。那個時候,因為國民政府撤退到臺灣的時候兵荒馬亂,幾乎誰有辦法弄得到車位、弄得到機票,就有辦法搭上飛機、或者船、或者火車,才有辦法撤退到臺灣本島。所以戰亂真的是很可憐,流離失所。他爸爸正好得到一個位子,是他們的一個好像是朋友給他的位子,就上去了。那就第二次了,結果跟他換的那個人,後來就在機場被炸死了,好像是死掉了,等於換了那個位子以後,就換了這個災難,就等於他順利到臺灣來,跟他換位子的那個人,後來就戰死在機場附近,那就第二次災難了。
第三次,到臺灣來,因為他爸爸對於《易經》,對中國古典的小說、古典的書籍很有興趣,而且像是知識份子,喜歡寫文章。早期臺灣戒嚴,蔣介石先生在臺灣實施戒嚴,他爸爸因為寫文章比較尖銳,不符合當局的需要,所以就被關了,在監獄裡面關了好幾年。他爸爸就在監獄裡面,就寫《易經》註解,出來以後去給人家算命,因為他會推算,《易經》他會推算,他自己知道,他知道他自己活幾歲。他跑去給人家算命,算命先生跟他講說,這個人,因為他去算命的時候,對方算命的不知道算命這個出生年月日是他爸爸本人。他說這個人應該死掉了,他說兩次都應該死,一次在北方,一次在多久以前,就是那個撤退戰亂的時候。所以很不可思議。
所以這個地方講說,祝染他設粥大救飢民,他兒子得到大魁天下,這是有可能的,感應道交,福報很大可以福蔭子孫,這是事實。福報可以送給別人,但是功德沒辦法送給別人。比方說你修很多福,你可以送給你爸爸,給你媽媽。像我以前印經書,我都會寫我爸爸的名字、我媽媽的名字。雖然他們沒有學佛,但是他們臨命終的時候,都仗這個福德,都得到了利益。我都把那個助印經書的功德迴向給他們,這是事實。我媽媽要往生的時候,那時候要斷氣,沒辦法斷氣,在那邊痛苦,在斷氣的時候非常痛苦,插管一個月,血都是用噴的。滿一個月以後,當天晚上她要捨報,那天晚上我在家裡就把她這十幾年來,我幫媽媽助印經書,就在佛陀教育基金會助印佛經的這些經書的名稱,還有那個功德,我就跟佛菩薩稟報,跟地藏菩薩報告,我就把它化掉以後迴向給媽媽,媽媽就捨報了,很不可思議就捨報了,結果當天晚上就捨報斷氣了,往生了。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零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