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古今感应故事  »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 » 感应篇汇编108集故事3则
第108集

感应篇汇编108集故事3则

1、黃柏霖警官:澳洲留學後對父母不聞不問夫婦中年雙雙患癌 時間段:01:45:29--01:49:05 我這次到澳洲參加戒學班,楊居士跟我去,我們講堂楊居士跟我去。他在飛機上跟我講,在澳洲也跟我講這..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6 16:49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108集故事3则

1、黃柏霖警官:澳洲留學後對父母不聞不問夫婦中年雙雙患癌
時間段:01:45:29--01:49:05
我這次到澳洲參加戒學班,楊居士跟我去,我們講堂楊居士跟我去。他在飛機上跟我講,在澳洲也跟我講這個故事,因為楊居士以前住過雪梨,澳洲Sydney雪梨。他認識一個臺灣的移民,移民到澳洲去留學,拿碩士的一個留學生,後來在雪梨落地生根,在那邊創業,擔任澳洲政府的一個賦稅關的官員,也滿大的,生活也很好。當然在澳洲都住別墅,娶的太太也在澳洲留學,兩個人在澳洲過得很快樂。但是兩個人現在都得癌症,年紀四五十歲而已,兩個都不甘願,他們都說,我們沒有做壞事,為什麼得癌症?他不知道剛才講的這個,「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他們說,我們沒有做壞事,我們從到澳洲來留學,就安分守己的做一個澳洲公民,就上班下班、上班下班啊。
我就問了,我說,他一定有做錯事,我說,你再幫我想看看,什麼事?楊居士起來了說,有。因為剛才講的移民到澳洲這個男的得了肺腺癌,女的得了子宮頸癌。我就問楊居士,楊居士跟我講,他說,他父母非常地怨,住在臺灣南部,一生是個老農,辛辛苦苦地賺錢,老農就是種田的,辛辛苦苦把這個兒子培養長大,送到澳洲去留學,兒子就從此以後不聞不問。他說,老人家在臺灣非常地怨,對兒子跟媳婦非常地不滿。我說,問題就出在這裡,我說,他如果肯懺悔還來得及,不肯懺悔就沒得救。
就是老和尚這裡講的,罪業最大是不孝父母、侮辱三寶。他說,我們一生起心動念、所作所為,自己想想,對得起父母嗎?能對得起三寶嗎?他說,這個罪業就不得了,何況其他?他說,如果你犯了罪業,仁人君子的心可能會原諒你,可是鬼神不會原諒你,菩薩能夠原諒你,鬼神不會原諒你,因為善惡到頭終有報,所謂只爭來早與來遲。所以老法師說,果報這樁事情,理很深,事情非常複雜,我們不能只看眼前,眼前那要真實的智慧,你才能看穿三世因果,你才能看得出來。凡夫怎麼能夠看得懂眼前呢?人家存心在做事,你要看他究竟,然後你才真正懂得果報是如影隨形。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零八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2、黃柏霖警官:人的命運掌握在自己的心行不必看相算命
時間段:01:08:28--01:19:31
在弘治甲寅年間,有一個叫呂琪這個人,他剛好春天的時候,到郊外去走一走。在郊外旅行的時候,他突然間,好像刹那間見到一個已經往生的府隸,「府隸」就是以前的一個雲南布政司的那種官員。那個人已經算是陰差了,但是他見到了。祂就拿了一張公文紙給他看,祂說,我現在擔任東嶽大帝的官差。東嶽大帝是泰山的山神,我們一般叫東嶽帝君,在解釋上講,祂是道教的山神,但是祂是陰間的統治神。那麼這個人,這個府隸,已經往生的這個府隸,就跟呂琪講說,我奉命要來抓這幾個人,你也在名單裡面。這個東西是確實存在,老和尚講經的時候,也常提到這些東西。
這個府隸就跟呂琪講了,他說,你也在名單裡面,可是我跟你很熟,我實在講,不忍心去抓你,可是不抓又不行,「汝當幹畢家事」,你回去好好把家裡的事情先料理一下,等我把其他地方的人都抓完了以後,我再來提你,來抓你,大概這個時間要一個月。
這個東西到底你相不相信?有沒有?我在基隆淨宗學會講《金剛經》跟《地藏經》的時候,基隆淨宗學會香積菩薩,專門煮素食給我吃的阿英姐,阿英老菩薩,我就很佩服她,她念佛念得很好。她的女婿是非常地暴虐,就是常常打她的女兒,她的女兒是一個清潔工,她的女婿後來到大陸,中國大陸去做生意,也在大陸又另外有外遇的對象,回來臺灣就會打阿英姐的女兒,打到怎麼樣呢?打到阿英姐的女兒到醫院去診療的時候,連醫生都看不下去,向警察報案,申請家暴令。這個故事是阿英姐親自講給我聽的。就是說這個陰差要抓人,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阿英姐的這個女婿,後來從大陸回到臺灣以後,覺得身體不舒服,四十幾歲而已。他就到基隆長庚醫院去檢查身體,一檢查是肝癌末期,他身體非常地壯,他說,我怎麼可能得肝癌呢?我怎麼可能會死呢?阿英姐就勸他了,因為他脾氣很不好,她說,你要不相信基隆長庚醫院,不然你一樣都到長庚,你就到臺北縣還有一個林口長庚醫院去檢查,兩家不同醫院檢查,看報告怎麼樣。阿英姐的女婿就到臺北縣的林口長庚醫院檢查,結果檢查出來還是肝癌末期,他就乖乖地了,當面對死亡的時候,那種剛強就統統不見了。
阿英姐就跟他講說,你到這個關頭來,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救了,你乖乖地跟我念佛,我教你念佛。你看,阿英姐沒有把他當成壞人,阿英姐就像阿彌陀佛一樣,沒有善惡對待,雖然他以前這樣的欺負她女兒,打她女兒,她心中沒有怨,阿英姐是真的老實念佛人。她說,我教你念阿彌陀佛。她就大概短短的三個月之內,她每天教他念阿彌陀佛,帶著他念。有一天阿英姐就到基隆淨宗學會去煮素食給我吃,那不在(家),不在,她的女婿就告訴她的女兒說,今天阿彌陀佛到哪裡去了呢?怎麼沒有煮飯給我吃呢?他已經把阿英姐當成阿彌陀佛,他不叫她岳母。他說,今天阿彌陀佛怎麼不在呢?
結果後來念了三個月以後,他的女婿就跟阿英姐講,他說最近會有兩班的法船要到,我不是第一班的法船,我是第二班的。他說,第一班的,我們附近有兩個人會搭第一班的船,我是第二班的。阿英姐也半信半疑,是真的假的?他講的那個日期,那一天阿英姐到附近去打聽,果然有兩位學佛人往生,這第一班的法船。他講的第二班的那一天,阿英姐就有預感,因為他講的時間,第二班的時間差不多接近了。
阿英姐就跟她女兒講說,妳今天不要去幫人家清潔房子了,因為她女兒在幫人家打掃房子,結果她女兒還是要去打掃。你看,阿彌陀佛就這樣安排。她女兒到那個打掃的家以後,主人跟她講,今天不用打掃了,很乾淨,回去,回去啦。這個也是另外一種程度的預知時至。等到阿英姐的女兒開門進來的時候,她先生剛好斷氣,見到她先生最後一面,這就是說,他這個是念佛得到佛力加持,他能有這種感應。
所以東嶽大帝的這個役夫就跟呂琪講說,我先去抓其他地方的人,大概中間要一個月,你回去把家事料理好,我再來抓你,大概中間要一個月。呂琪回去以後,他就把這些話告訴他的兒子,而且交代說,我這一生有三件事情沒有了了我的願。他說,某五他家的喪事沒有辦法幫他做,我想代他們把喪事辦完,不能夠做,這是第一件,我覺得很遺憾;第二件,某一位,某人家的一個貧窮人家的女兒,二十幾歲沒有嫁,我想幫她嫁出去,也還沒有做到,這是第二件;第三件,就是某一個道路已經傾塌了,我想把它重新修建,我沒有做,這是第三件事情。
呂琪就把他身上的家產,把他所有的錢拿出來交給他兒子,把這三件事情辦好。他兒子果然把這三件事情全部辦好以後,準備要治理他的後事。呂琪就在家裡,「杜門俟死」,就是在家等候死亡。經過幾個月以後,好像沒有什麼變化,其他的兒子就跟他爸爸講說,你那個都是妄想,是假的。後來那一年的除夕夜,他再遇到東嶽大帝的這個官差,他就跟祂對話了,祂說,我本來要勾魂,勾攝到半路的時候,要去抓你的時候,就是除夕夜就要去抓他,不讓他過這個年關,忽然接到免提牌,不用抓了,祂說,你近來有做三件事情,三件善事,加了二十年的壽命。你看,你這邊一做善事陰間馬上知道。呂琪後來更健康,比以前更健康,果然後來二十年以後才死掉,所以這個禍福之變跟這個道理一樣。
所以有些人就不相信這些東西,也不去及時行善,等到勾魂使者到的時候,你要再做已經來不及了。你怎麼可以像呂琪這樣,可以碰到他一個舊識,就是他以前的一個朋友擔任府隸,一個官差,而能事先跟他通報一下,通報一聲呢?你有他這個福氣嗎?這一段的意思是這樣。
算命到底準不準呢?我們學佛人,誰都知道,佛教是不主張看相算命的。前面講的這個王志仁,他被相命講,他命中無子,而且數月內會死亡。可是王志仁他發大慈悲,救了人命竟能夠多子延壽,可見人的命運掌握在自己的心行,不必看相算命。我們看袁了凡先生,孔先生算他只活五十三歲,八月十四日丑時往生,連什麼時候死,都可以給他算得出來。他命中無子,他考第幾名,四川一大尹,在任做多久都講出來,三年半,一直到什麼時候?一直到遇到雲谷會禪師。了凡先生遇到雲谷會禪師,禪師教他改命的方法,就是要這幾個重點,各位把它記起來,怎麼改命就在這幾個重點。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零八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3、黃柏霖警官:家暴女婿肝癌末期念佛三月預知時至
時間段:01:10:26--01:15:06
我在基隆淨宗學會講《金剛經》跟《地藏經》的時候,基隆淨宗學會香積菩薩,專門煮素食給我吃的阿英姐,阿英老菩薩,我就很佩服她,她念佛念得很好。她的女婿是非常地暴虐,就是常常打她的女兒,她的女兒是一個清潔工,她的女婿後來到大陸,中國大陸去做生意,也在大陸又另外有外遇的對象,回來臺灣就會打阿英姐的女兒,打到怎麼樣呢?打到阿英姐的女兒到醫院去診療的時候,連醫生都看不下去,向警察報案,申請家暴令。這個故事是阿英姐親自講給我聽的。就是說這個陰差要抓人,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阿英姐的這個女婿,後來從大陸回到臺灣以後,覺得身體不舒服,四十幾歲而已。他就到基隆長庚醫院去檢查身體,一檢查是肝癌末期,他身體非常地壯,他說,我怎麼可能得肝癌呢?我怎麼可能會死呢?阿英姐就勸他了,因為他脾氣很不好,她說,你要不相信基隆長庚醫院,不然你一樣都到長庚,你就到臺北縣還有一個林口長庚醫院去檢查,兩家不同醫院檢查,看報告怎麼樣。阿英姐的女婿就到臺北縣的林口長庚醫院檢查,結果檢查出來還是肝癌末期,他就乖乖地了,當面對死亡的時候,那種剛強就統統不見了。
阿英姐就跟他講說,你到這個關頭來,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救了,你乖乖地跟我念佛,我教你念佛。你看,阿英姐沒有把他當成壞人,阿英姐就像阿彌陀佛一樣,沒有善惡對待,雖然他以前這樣的欺負她女兒,打她女兒,她心中沒有怨,阿英姐是真的老實念佛人。她說,我教你念阿彌陀佛。她就大概短短的三個月之內,她每天教他念阿彌陀佛,帶著他念。有一天阿英姐就到基隆淨宗學會去煮素食給我吃,那不在(家),不在,她的女婿就告訴她的女兒說,今天阿彌陀佛到哪裡去了呢?怎麼沒有煮飯給我吃呢?他已經把阿英姐當成阿彌陀佛,他不叫她岳母。他說,今天阿彌陀佛怎麼不在呢?
結果後來念了三個月以後,他的女婿就跟阿英姐講,他說最近會有兩班的法船要到,我不是第一班的法船,我是第二班的。他說,第一班的,我們附近有兩個人會搭第一班的船,我是第二班的。阿英姐也半信半疑,是真的假的?他講的那個日期,那一天阿英姐到附近去打聽,果然有兩位學佛人往生,這第一班的法船。他講的第二班的那一天,阿英姐就有預感,因為他講的時間,第二班的時間差不多接近了。
阿英姐就跟她女兒講說,妳今天不要去幫人家清潔房子了,因為她女兒在幫人家打掃房子,結果她女兒還是要去打掃。你看,阿彌陀佛就這樣安排。她女兒到那個打掃的家以後,主人跟她講,今天不用打掃了,很乾淨,回去,回去啦。這個也是另外一種程度的預知時至。等到阿英姐的女兒開門進來的時候,她先生剛好斷氣,見到她先生最後一面,這就是說,他這個是念佛得到佛力加持,他能有這種感應。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零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