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古今感应故事  »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 » 感应篇汇编133集故事2则
第133集

感应篇汇编133集故事2则

1、黃柏霖警官:魯國的木匠——梓慶的故事 時間段:00:57:04-- 01:05:16 我就舉一個故事,就是在中國的老莊思想裡面,莊子讓我們是非常讚歎的一位,可以講說聖賢。莊子在他的「達聲」篇裡面..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6 16:45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133集故事2则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133集故事2则

1、黃柏霖警官:魯國的木匠——梓慶的故事
時間段:00:57:04-- 01:05:16
我就舉一個故事,就是在中國的老莊思想裡面,莊子讓我們是非常讚歎的一位,可以講說聖賢。莊子在他的「達聲」篇裡面,有提到一個魯國的木匠,叫做梓慶的故事。這個梓慶他當時,人家叫他做一個樂器。他把它削木為鑲,「鑲」就是要把它插進去的一個卡榫,削木為鑲,這個鑲他上面把它雕老虎的樣子。大家看到這個鑲,後來插進去那個卡榫裡面,插得幾乎是天衣無縫,剛剛好,不會太緊,也不會太鬆。這個做木工的人大概都知道,那是憑功夫的,就是那一念心,很專注的那一念心。文殊師利菩薩講的,「制心一處,無事不辦」。世間法都要這樣,何況是修行?
結果這個梓慶,他就在做卡榫的時候,做到幾乎是天衣無縫。怎麼樣可以做到天衣無縫呢?因為他到後來,他也做到忘我,民眾非常地讚歎,驚為鬼斧神工。我們一般讚歎說,這個工程做得很好叫鬼斧神工。梓慶後來這樣做木工卡榫,做得成功以後,做這個鑲做成功以後,魯國的國君非常讚歎他,魯國的國君就召見他了。他就問梓慶了,他說,诶,梓慶,梓慶啊,你這個什麼方法?你怎麼可以做到這樣一個天衣無縫,插進去不太緊,也不太鬆呢?梓慶就很謙虛的跟魯國的國王講,他說,我準備要在做這個鑲的時候,我不敢損耗自己的絲毫力氣,我就用心去齋戒。你看他都懂得去齋戒。
他說,我用心去齋戒。我為什麼要齋戒呢?因為我齋戒是為了靜心。它這個靜就是安靜的靜,他說,我要齋戒的時候,我在齋戒的時候,我很用心的去做。齋戒到第三天的時候,我就忘記了慶功跟封官,我這個鑲做起來以後,人家會給我什麼酬勞啦,會給我封什麼官啦。他先忘記這個名利。所以他說,我忘記慶賞爵祿,「慶賞爵祿」,就是忘記名利,他先把五欲六塵的名聞利養放下來。第三天,他齋戒的第三天,他先把名聞利養放下來,慶功跟封官,這個就是放下名利。他說,齋戒到第五天的時候,所有人對我的是非的非議、褒貶,我全部忘掉了,不管他們讚歎我也好、或是毀謗我、或者說我這個鑲做得不好,我全部把這些毀譽全部放下來,叫做「非譽巧拙」,它原文叫「非譽巧拙」,他說,我就把這個東西忘掉了。
第一個,三天忘記名聞利養。五天忘記這個身,這個身見,他不計一切非議、是非、褒貶。到第七天的時候,我就全部忘記,連我自己都忘記了,他入忘我之境。然後他到第七天的時候,做好齋戒完了以後,他到忘我之境以後,他就到山林裡面去,把最適合的木材砍下來,觀察這個樹木的質地,就是它的質材。我精心選取自然形態合乎製鐻,這個鑲,就是它的原文叫製鐻,金字旁再一個,右邊是一個收據的據右邊那個字,制鐻的材料,直到一個很完整的鐻已經成竹在胸了。我大概用判斷的,用智慧判斷說,這樣這塊木材,這樣可以做鐻剛剛好。這時候我開始動手加工製作,我順手一加工,就完成現在這個鑲的樣子了。他最後告訴魯國的國君說,我做的事情無非叫做以人合天,就是我的天性和木材的天性相結合。所以我的鐻製成以後,被人家譽為鬼斧神工。
這只是一個木匠的小故事而已,他就到忘我的境界,他就可以做出鬼斧神工的鐻,就是那個卡榫,那個鑲出來。所以如果你修行修到無我,像阿羅漢一樣,你不就出三界了嗎?你做到無住而生其心,不就成佛了?世間法都要忘我,何況修行要出三界、了生死?所以首先,你先「須識所生之本」,那怎麼去直下會取呢?因為無上菩提是要直下會取,也就是說,「欲求不死,當明不死之人」,這個「當明不死之人」就是直下會取,也就是要去悟這一念真心。禪宗裡面講,你需要直下識自本心,因為這個不是用想的。老法師說,要離心意識參。禪宗裡面講說,離心意識參,你不能用第六意識,不能用第七識末那執著,不能用第八識阿賴耶。你不能說,想到無上菩提,說喔,原來無上菩提是這樣,那是心意識。因為無上菩提是離心意識的真心妙用,這個叫做古代禪家講的識自本心,他們叫做直下會取。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三十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2、黃柏霖警官:長壽山兩位大德的故事
時間段:00:27:57--00:46:46
我以前在長壽山帶共修。我們有一個黃炳文師兄,也是我們本家。長壽山那個住持是願興老菩薩,九十七歲往生。老和尚在「種善因得善果」裡面有讚歎他。因為有人跟老和尚提到這位老居士,早期在臺灣日據時代就開始修行了。他的師兄弟就是黃炳文師兄,他們兩個一起開山的,兩個都修得很好。願興老師父是在一九九七年走,那修到什麼程度?我在一九九六年人家跟我介紹,因為他道場是在承天禪寺的後面,聽說廣欽老和尚也去看過他,他們私交也不錯,廣欽老和尚是我師公。我見到這個願興老師父,我是送《金剛經》到承天禪寺,人家就跟我介紹說,我帶你到後山見這位在家居士,修得非常好。
我總共見他三次面。第一次面是一九九六年,就他往生前大概五個月。我送去的時候,他在樓上在那邊打坐,我在樓下等他,他在樓上等人,他大概知道,大概是有人要來跟他請法。我上去,他就跟我開示蕅益大師的《彌陀要解》。那他用什麼註解呢?他用淨空法師講的《彌陀要解》來開示。他就跟我講,淨空老法師講得很好。這是我第一次跟他見面的印象,他就跟我講《阿彌陀經要解》,蕅益大師註的。第二次見面,我送他蓮花地毯還有西方極樂圖。他跟我講,這個蓮花地毯,我不能坐,我也不能拜,這留給阿彌陀佛用。你看,從他這樣就可以看出他很謙卑、很恭敬。
第三次我看到他,有一個老信徒來請教他,因為這個願興老居士他修的功夫不錯。他也懂得一些我們一般講叫做,有人會問命運,就跟他請示。那這個人拿給他是他死掉的兒子的生辰八字,因為臺灣早期一般來講,民眾都很喜歡所謂的求神問卜,他們不曉得要學袁了凡居士去改變命運,就是「命由我作,福自己求」。我就在旁邊看,我也沒有問,因為它是一個佛寺嘛,元亨寺,我在旁邊看。
那個人就問老居士了,他就拿兒子的名字給他看,他只有看名字而已,我真的也嚇一跳,他說,這個人都死掉,你還問我幹什麼?只有看三個字他就知道死掉,這不就是功夫嗎?給你看你也不知道這個人死掉。他說,這個人都死掉,你還問我做什麼?我是在旁邊看,我實在很佩服說,哇,這修行有到這種地步了。後來他就帶著我去吃飯,我說,老師父,您可不可以幫我算一算啊?他說,你不用算啦!你不用算啦!他拉著我的手去吃飯,這是我跟他見三次面。
送他蓮花地毯那天剛好是農曆的九月三十日,藥師佛聖誕。到第二年,就是一九九七年的二月,他是三月二十九日往生,農曆三月二十九,就是一九九七年的三月二十九日,他圓寂。他圓寂的時候,非常多人跟他助念,大概四五百人。臺灣中國佛教會前任的會長悟明長老給他封棺,因為悟明長老的道場離他大概是幾公里。
悟明長老是我受戒的,得戒大和尚,也就是他叫我從五戒改成菩薩戒,就是悟明長老。他說,黃警官,你五戒改菩薩戒。我說,怎麼可能?我五戒都做不好,還菩薩戒?願興老居士的封棺大典,因為他是坐缸嘛,就是坐在那個檜木的佛龕裡面,他助念,大概就我所知道,他助念大概是超過三天。一般佛事是四十九天,他做佛事大概做一百天。很多的法師、很多的居士感恩他過去的幫忙,都去跟他助念,去跟他誦經做迴向,那這是修行有功夫了。這個就是願興老師父他一生的德行。
後來我因為帶了陀羅尼被去,我那個陀羅尼被是中國北京,在中國那邊刺繡的陀羅尼被。它正面是阿彌陀佛的咒輪,背面是阿彌陀佛的四十八大願,是中國國內做的。很多人在助念,大概四五百人,那我就坐在外面那個石椅上,我就動一個念頭。我說,啊,老師父,你要不要我蓋陀羅尼被啊?我說,我有帶陀羅尼被來。我才剛念頭起來而已,他的侍者走過來,他那個女眾的居士,就是幫他服務的侍者走過來。那我就問那個師姐說,師姐,師姐,妳的師父有沒有陀羅尼被?她說,沒有蓋,就穿居士服。她說,來、來、來,你就幫他蓋起來。我就上去幫他蓋,我跟他也不認識,第一次見面,上一次就是見面送他蓮花地毯而已,我就幫他蓋陀羅尼被。
後來悟明長老給他封棺,那我就是捧著這個大勢至菩薩,他的大徒弟就捧著他的往生蓮位,他的大護法就捧他的相片。我在那邊幫他道場顧了十年。因為他那個道場,他在的時候,大概有一千多人的弟子,在我們臺北地區算是滿興盛的。他那個佛寺很簡單,很清幽。然後他在往生前,就是三月二十九日的往生前,大概二月份的時候,他的弟子跟他講說,诶,老師父啊,你帶我們念佛好不好?他就跟他弟子講說,不用啦,快來了,有人會來帶了。你看這個就是,人家他已經,『須識所生之本』,他也不會貪生怕死,他已經知道不死之人是誰,那不死之人就是「吾人本來常住真心」。
所以當時聽說他往生的時候,臺北的張德聲居士,也是淨空老法師早期的護法,都護持淨空老法師在電視講經。去機場接老法師的時候,跟老法師報告這位老居士往生的行儀。老和尚在講經特別讚歎他,說這位老居士,我有聽說過,他修得很好。所以當時他往生的時候,封棺的時候,我送這位老師父一個偈語,他叫願興嘛,我就給他寫個偈語,願深慈悲超十方,興轉法輪度群倫。
他的師弟叫黃炳文,今天要講就是講黃炳文的故事。我在長壽山帶他們共修十年,把他們道場穩住。我用什麼穩住?很簡單,只有念佛法門,一句佛號就把他們穩住十年。到現在道場還維持得正法久住,道風沒有變,是十年沒有變。他們現在一直要請我回去,我說,我實在是忙不過來,不是不幫你們忙。我那時候去護持這個道場的時候,每個禮拜下班開車就到土城去帶共修,每個禮拜這樣開車去,晚上喔。
下班以後晚上七點多,還要開車到那邊共修,晚上十點多,快十一點才回來。每個月去那邊打一個「佛一」,而且是自己帶菜上去的,不是他們準備菜,是我跟我家中師姐,我們提著大包小包的菜,到山上去帶佛一共修,一共這樣十年,把他道場穩住,沒有產生一些人為的困擾。
因為他弟子很多,一千多人,突然間他往生了,頓失重心,眾弟子不曉得怎麼辦?那我就是用念佛法門,那當時在十年之內,大概做了八九年,我請悟道法師去那邊,一年做一次三時繫念,也是我請悟道法師去的。悟道法師帶著悅眾法師,去那邊大概連續做了將近十年的三時繫念。就平常用這句佛號共修,一個月一次「佛一」共修,一年做一次三時繫念,把他們道場穩住了,到現在沒有任何不好的事情發生。
他的師弟黃炳文是怎麼往生的呢?就是我講,他已經悟了什麼叫做不死之人,因為他本身平常也是稱念佛號,他心念非常單純。我聽說他早期的時候,早上很早就起床,做完早課以後,帶了兩個饅頭,帶了一壺水,他就到後山去出坡,就像海賢老法師一樣去幹活、去做事。做到下午五六點太陽下山他才下山。他到底在山上做什麼沒有人知道,可能是念佛,可能是經行,可能是入定、打坐、參禪,這也有可能。
他要往生的那一年,他是慢了願興老師父,大概慢了將近大概是七八年。他從十一月十一日,阿彌陀佛的聖誕是十一月十七日,永明延壽大師的聖誕。他從十一月十一日就跟裡面那個師姐講,就是那個老師父的侍者講說,我要借妳這個地方死掉往生喔。一般人聽到知道要死就很可怕,我要死了怎麼辦啊?他沒有,他說,我要借妳這個地方捨報往生喔。因為臺灣的習俗是這樣,臺灣習俗,大家都很不喜歡聽到死這個字。就這裡講,「欲求不死」。所以他跟那個師姐講說,我借妳這個地方往生死翹翹,好不好?你看他幾乎是遊戲人間了,人家這種就叫,真正叫做生死自在,我們是生死不自在。就是印光大師講的,死的時候就像那個鍋裡面的螃蟹,呼爹叫娘的,印光大師說叫呼爹叫娘。
結果那個師姐跟他講說,呸、呸、呸,不要講這個不吉祥的話,呸、呸、呸,就是這個話不吉祥。到十一月十五日,因為那個師姐每天送飯菜到他的寮房給他吃飯。這黃炳文師兄,我們都叫他阿炳叔,我們臺語叫阿炳叔,就是中間那個字,我們唸阿炳叔。我跟他很熟,每次我去看他,他就說,我這個《六祖壇經》的卡帶給你聽好不好?因為卡帶都老式的卡帶,那時候已經流行CD跟DVD了,光盤,我們大陸叫光盤。
我跟炳文師兄講說,不用、不用、不用,你自己留著就好。沒有什麼病,每天就在那個寮房裡面,他也沒有說什麼練什麼功,沒有。你說他吃什麼?也是很簡單的,青菜、蘿蔔、一碗稀飯、一個白飯,就這樣而已,人家他活到八九十歲。沒有煩惱,一句話,沒有煩惱,心地清淨、預知時至、身無病苦、心不貪戀、意不顛倒,真的沒有生病,連送醫院都不用去,他連醫院都不用送。現在的人要死的時候,要嘛就是植物人、要不然就老人癡呆症、要不然就是插管、要不然就氣切,要死死不了。為什麼?我們業障深重,人家他沒有送醫院,是真正的叫做五福臨門,壽終正寢。
到十一月十五日的時候,他跟那個師姐講說,我還有三天就要走囉!他還笑笑地,我還有三天,比這樣。換成我們,我還有三天就要死掉了,怎麼辦?沒有,人家說,我還有三天就要走了。就是蓮池大師在大迴向文裡面講的,「屈伸臂頃到蓮池」,就像這樣伸一個手臂,「屈伸臂頃到蓮池」。人家是這麼簡單,我們是死去活來。所以你說修行重不重要?不修行嗎?不修我們就死不了、走不了。老和尚講說,不是一死百了,是沒完沒了。
結果他就跟那個師姐講說,我還有三天就要走囉。那個師姐還是不信,你看,信跟不信差在這裡,那個疑就在這裡。同樣的聞信,同樣聽他講這句話,人家他在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她是還不知道,她也不知道他要走了。但是黃炳文師兄知道他自己要走,可是對方這個師姐不知道他要走。同樣都是一念心,差這麼多,這就是功夫。那後來到十一月十七日,十一月十六日晚上,我們都是子時轉過去才算是十一月十七日,子時是晚上二十三時。他到十一月十六日,那個師姐還給他送飯,他照吃。他就跟海賢老和尚一樣,凌晨兩點自己在房間打引磬,捨報往生。
這個黃炳文師兄是在凌晨兩三點的時候,自然安祥捨報走。到第二天早上,師姐要給他送早粥的時候,才發現他已經斷氣了。真正有修行的人,就是海賢老法師說,不需要人家助念,他就是不需要人家助念。我們那個師兄,給他從他的寮房樓上,背到那個地下室,助念室,去助念的時候,全身柔軟。我問那個背他的師兄說,他怎麼樣?他說,哇,全身甩來甩去的,很柔軟。這就是我們淨土裡面講的境界,預知時至、身無病苦、心不貪戀、意不顛倒。後來我在給他臨終說法的時候,我跟他講的就是《彌陀要解》裡面很深的這個經文。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三十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