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古今感应故事  »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 » 感应篇汇编151集故事6则
第151集

感应篇汇编151集故事6则

1、黃柏霖警官:不重禮義兄弟相殘 時間段:00:07:40--00:10:20 為什麼說現在沒有禮呢?這裡跟你講,社會會動亂、家庭會不和,古代的人很重視禮,現代的人不重視禮。我舉個例子給各位聽,我的..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6 16:37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151集故事6则

1、黃柏霖警官:不重禮義兄弟相殘
時間段:00:07:40--00:10:20
為什麼說現在沒有禮呢?這裡跟你講,社會會動亂、家庭會不和,古代的人很重視禮,現代的人不重視禮。我舉個例子給各位聽,我的故鄉宜蘭有四個兄弟,他爸爸早死,他媽媽後來隔沒多久,也被車子撞死了。被車子撞死以後,因為有車禍賠償,就一筆款項,金額還不少。這四個兄弟就回家過中秋節,過節,在他們父母辛辛苦苦建立的庭院裡面,我們鄉下都那種四合院的。
他們在家宅的前面的廣場,四個兄弟在那邊過節,談談談到後來就為了分家產。因為母親死掉了嘛,就要分割財產。那麼最小的弟弟老么,老四就跟老大在爭執母親車禍死亡賠償金分配問題。一言不合以後,老大就去拿切西瓜的西瓜刀,當場把他老么砍死。砍死以後,自己害怕法律的制裁,就喝農藥自殺。後來自殺沒有成,被警察逮到以後移送法辦。這就是什麼?沒有禮,他為了財產,哥哥可以殺弟弟,兄弟之間就沒有禮,有禮的話他會尊重大哥的意見。
所以這個就是什麼?就是說老和尚跟我們講的,待人接物要懂得禮貌,禮非常重要,不能小看。所以古人對這個禮非常重視。在一個家庭裡面,父子、夫婦、兄弟,人人都要守住這個禮,一家和睦,家和萬事興。在社會上人人懂禮,社會祥和,社會穩定和諧,它很重要。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一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2、黃柏霖警官:不知廉恥詐騙集團盜取不義之財
時間段:00:10:20--00:13:36
「義」是道義,起心動念、言語造作,要合情合理合法,這就是「義」。「廉」是廉潔,不取分外之財,不會佔別人一點便宜,這叫做「廉」,你不會去佔別人的便宜。現在不是啊,詐騙集團一大堆啊,他不知道廉恥。
我們以前抓到那個詐騙集團,他們還有教戰手冊呢,他怎麼教戰手冊?他說,這些有錢人,他都得的不義之財,他教這些我們一般叫做什麼?車手,車子的車,手掌的手,什麼叫車手?他負責去收錢而已,他上面還有頭目在控制,頭頭在控制,請他去跟被騙的被害人去收,比如說十萬、二十萬、五十萬。那打電話假裝檢察官,說你涉及洗錢,所以你的帳戶必須要查扣。所以你把錢交來檢察官,法官保管。再假裝檢察官、假冒檢察官,他一樣給你仿個一模一樣的識別證,也穿白襯衫、打領帶,像個公務人員。他還有跟你仿照公文書,一模一樣的公文書,還有檢察長、法院的院長的章戳,還有那個公文書的公文編號,他都有,真假莫辨。
我去看那個假公文,跟真的幾乎一模一樣,因為什麼?因為現在都是用傳真的,電子公文列印出來都一模一樣。以前不是啊,以前用手寫的,還稍微可以辨別一下。現在不是啊,統統是傳真過來的,電子公文過來的,都是電腦輸出的。他就叫車手到某一個超商店的列表機那邊,去準備拿公文,拿到以後就開始去騙人。
我們抓到的時候就問這個車手,因為這個車手他什麼都不知道,他只負責收錢。他說,他教我們,說這些有錢人都是得了不義之財,所以我們把他劫財濟貧,他們這叫劫財濟貧,這叫做什麼?就這裡講的,「是非不當,向背乖宜」。現在的社會就變成這個樣子了,這叫做什麼?不知道廉恥,他取非分之財,佔別人的一點便宜。所以我們在偵破這個案子裡面,有好幾個退休人員錢被騙走了,跳樓自殺。所以你不知道廉恥,社會就亂掉了,這就是「廉」。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一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3、黃柏霖警官:一生行善臨終放下情執得到善終
時間段:00:30:01--00:37:26
所以當時佛陀要滅度的時候,要圓寂的時候,侍者阿難也哭,阿難當時還沒有證法身。如果以大乘來講要證法身,要開悟,證法身要到甚麼?要到大徹大悟,要到圓教初住位。就像六祖大師明心見性,他們這種就是生死自在了。廣欽老和尚也是到這個境界,生死自在。海賢老和尚也是生死自在,叫做「死生恆理」。海賢老和尚都知道他要走啦,前一天就先預告了,他明天不要再拔草種菜,他不需要人家助念,這就是「死生恆理」。
我助念那麼多人,助念將近二、三百人,我看一位,只有一位是這裡的標準,就是「死生恆理」。是我爸爸的義女,義女就是,臺灣叫做義女就是乾女兒,我爸爸收她當女兒。她姓韓,韓阿葉,在基隆。她年輕的時候就守寡,她先生是個捕魚的,後來死在海上,她一生就沒有再改嫁,把女兒跟兒子撫養長大。那後來因為她是,她並沒有學佛,她是屬於我們臺灣民間的道家信仰,拜王母娘娘的,也好,善人。她假日平常都去關懷這些窮苦人家。我會去關懷基隆脊髓損傷協會,就是那個脊髓受傷的坐輪椅的,就是她介紹的。
她一年會有一次在基隆的市中心會冬令救濟,我有去給她幫忙,送米跟送錢過去給她。她就一個人發動整個基隆這些善心人士,成立一個叫什麼?拋磚引玉協會,這名字取得很好,叫拋磚引玉協會,把妳的愛心拋出來,叫拋磚引玉協會。她一生做了很多善事,她都在實踐了,我們所謂的知行並用,她把慈悲去落實了。剛才講推己及人,想到自己就想到別人,先想到別人再想到自己,老法師說,這叫推己及人,這叫仁愛和平。佛法跟儒家講的,都在實踐這個道理,你做到了你才有這個功夫,叫死生恆理。
可能我這個姐姐對生死看得很多了,她常常去關懷苦難的人嘛,去送米、送錢啊,看了太多這種世間病苦的人,她看太多了,所以她體悟得也深。所以後來她臨終的時候,是在臺北仁愛醫院,我去看她,她是在我面前斷氣的,是真的在我面前斷氣。她怎麼斷你們知道嗎?我在旁邊跟她開示說佛法,說完佛法以後,她眼睛也沒有看我,她事實上眼睛是張開的,她後來就全部不看她家裡的人,她怎麼不看你知道嗎?因為我們看就會住相生心,因為女兒會悲傷嘛,女兒都是她拉拔長大的,含辛茹苦帶長大,她當然會想到她媽媽,因為從小就沒有爸爸。那看到媽媽現在要走,怎麼不會流淚呢?那一流淚就會動心。你知道我這個姐姐沒有學佛,她多有智慧?她怎麼弄你知道嗎?她竟然拿那個毛巾、那個手帕把臉蓋起來,我第一次看到,我第一次看到這樣,我就覺得好奇你知道嗎?
我跟她開示的時候,她還沒有把毛巾蓋起來喔,是她要快斷氣前才蓋起來,這一點才厲害啊。我看她怎麼呼吸你知道嗎?因為我們人要死的時候,呼吸是比較急促的,要那一口氣是真的很困難的。她是,就是一口氣是,現在呼吸起來很簡單,對不對?可是要死的時候,那一口氣價值連城,很珍貴的。你現在也許不珍惜這一口氣,可是要死的時候,那一口氣是很重要的,沒有再上來就走了。她就是這樣,那個速度很慢、很和緩。我先跟她開示完了以後,講佛法完了以後,她聽懂了。到後來呼吸愈來愈急促的時候,到最後急促的時候,她事先有交代她女兒,把我的臉蓋起來,就用手帕把她蓋起來。蓋起來是不是全部都沒有看到了?女兒在哭她也沒看到,因為什麼?表情她沒看到,自在,最後往生的時候把它掀起來,非常安詳。
我就跟她女兒講,妳媽媽最差最差,人天,以她一生的善行,又沒有改嫁,持戒。雖然她沒有像佛家去受五戒,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雖然不能像佛家五戒這麼圓滿。但是以她一生的善行,十善業道也做了,保住人天應該是沒問題。所以她這個方法,我助念這麼久第一次看到,用手帕蓋起來,都沒看到,沒看到怎麼樣?不會住相生心。你只要看到哭,你就動心,一動心,念佛的心就沒有了,情執就上來了。親情的執著,愛欲就生起來了,執著一生,愛欲起來,墮落就有份了,沉淪就有份了,那就要隨業流轉。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一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4、黃柏霖警官:酸辣湯理論
時間段:00:40:54--00:46:46
如果用佛家角度來講,這個知是什麼?這個知就是我們的見聞覺知,你看得很清楚、聽得很清楚,那個就是我們本有的見聞覺知。所以禪宗裡面講說,「知之一字,眾妙之門」,一切智慧來自於這個靈知性,就是我們的自性。但是禪宗又講一句話,「知見立知,即是無明本」。你知見,你本來是佛知佛見,這是電腦、這是桌子、這是花、這是水果,你很清楚。但是這個知,你再加以分別執著的話,那就是「知見立知,即是無明本」,無明就來了。
以前我常跟各位解釋的,我的酸辣湯理論。我見到那個師姐點酸辣湯,到餐廳點酸辣湯,素的啦,不是葷的酸辣湯。老闆煮好保溫,不是熱的,她來點的時候,老闆舀了一碗溫的酸辣湯給她吃。她不喜歡,她一接觸以後,她說,這個不熱,這個就是知。她說,這個不是熱的,我不吃,叫知見立知,這樣你就聽懂了。如果你能夠保持那個知,而不變動,那叫如如不動,那叫三昧。動的時候也是這樣,靜的時候也是這樣,那就是三昧,這是要有修行功夫的。
所以你的靈知性、你的見聞覺知、你的佛知佛見在哪裡?古大德跟我們講,收攝為一微塵,放開在六根門頭。在眼曰見、在耳曰聞、在鼻能嗅、在舌能嚐,就是我們前一陣子討論過的,波羅提尊者在見,我們經文上也有討論過。波羅提尊者見異見王,他的佛性在哪裡?在眼曰見、在耳曰聞、在鼻能嗅、在舌能嚐、在手能抓、在腳能奔,這就是我們的佛知佛見。
問題我們保不住那個佛知佛見,根塵一接觸,這個不熱,這叫根塵接觸,色聲香味觸法,酸辣湯算是味,色聲香味。這味道碰到你嘴巴舌根,舌根是眼耳鼻舌身意的舌,舌頭的舌。碰到外面的色聲香味觸法,味,味道碰舌根。這不熱我不吃,誰知道不吃呢?是嘴巴知道不吃呢?還是舌根知道不吃?還是心知道不吃?心迷了變成習氣說我不吃嘛。那麼那個知,佛陀告訴我們那個佛知佛見在哪裡?在作用上,但是你覓之了不可得,你要找它的體,找不到。但是它無處不在、無所不在,每天跟你生活在一起,你卻迷而不覺,不知道主人在哪裡?去外面找主人,主人睡著了、主人迷惑顛倒了,你找得到就找得到這裡講的知,就是「三時繫念」裡面講的靈知性,靈知心、緣慮心、肉團心,「三時繫念」裡面講這三心。
靈知心就是我們的佛心、真如心、我們的真心、本來的面目,父母未生前,還沒有生你以前的面目。誰找得到它,誰就回得了極樂世界,回得了極樂的故鄉。這就是「三時繫念」裡面講的,「若人登彼岸,極樂有歸舟」,你要懂得照這個道理,才找得到那艘船,「極樂有歸舟」,「若人登彼岸」,「彼岸」就是解脫。所以這個地方講到這個知,我覺得《感應篇彙編》深者見深、淺者見淺,你要把它當成一般的知,也可以啊。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一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5、黃柏霖警官:東瓜和尚生死自在
時間段:01:05:33--01:11:38
那我舉一個公案,什麼叫做真正生死自在?在清朝有一個叫東瓜和尚,人家不知道他的名字,因為他喜歡吃東瓜,記載他是在杭州,他是杭州人,在華嚴庵出家。他出家以後,他專修念佛法門,在他的附近還有一個庵,是慧照法師,慧照法師是他的同參,他們兩個感情非常好。東瓜和尚的修行很奇怪,他吃飽飯就到城裡面去走一走,到杭州街上去走一走,到晚上就回來,晚上繼續用功念佛,每天都一樣。那麼他的同參道友慧照法師覺得很奇怪,他好像不太修行,一天到晚都到街上走一走,但是也不敢跟他問,你到底在幹什麼?這樣的生活總共經過了十多年。
有一年的年底,就是東瓜和尚要往生的那個年底,他見到慧照法師,跟他講,他說我明年正月初六要去西方,你正月初六要來給我送行。慧照法師看他在開玩笑,因為他認為說,他白天都到城裡面走一走,晚上再回來,他真的在念佛嗎?真的在修行嗎?他也沒有信心,他就嘴巴不敢說,心中在冷笑,口裡就回答說,好啦,好啦,你要往生,當然我會來送你啦。東瓜和尚說,我一旦話說出來就標準喔,不要忘記喔。慧照法師說,好啦,好啦,不會忘記啦。
年過了以後,到正月初六那一天早上,東瓜和尚到附近的法慧庵,受人家供養吃飯,還沒有回來。慧照法師就要來送他,看他不在,就知道說他一定在開玩笑,連自己都沒有在準備,他說會往生,哪有這種事情呢?但是慧照法師想一想說,已經來了嘛,就在他的廟裡面坐一下,坐到東瓜和尚吃過午飯回來了。回來見到同參慧照法師坐在那裡,就問說,你來做什麼?他說,你不是告訴我,正月初六你要往生嗎?你叫我來送你啊,你還問我說要來做什麼?很奇怪呢。真的啊?東瓜和尚說,真的啊?我有對你說過嗎?你如果沒有提起我也忘了呢,喔,這樣好,我現在就去。
他就去沐浴換衣服,穿海青,披衣,披衣已經穿好了,就進去大殿拜佛。拜好以後就坐著,向他的同參道友說,這樣我要去了,但是我有一首偈頌請你寫下來。他就開始唸,他說,「終日走街坊,心中念佛忙,世人都不識,別有一天堂。」我每天終日都走杭州街上,我心中都是不離佛,心中忙念佛,世間人都不曉得,我心中有天堂,他心中沒有煩惱就是天堂了嘛。
他偈子寫好以後,就念一聲阿彌陀佛,靜靜坐在那邊。他的同參慧照法師看他靜靜坐著,以為他在念佛,不敢去吵他,念了念了,念了一段時間以後看他,诶,奇怪,他怎麼沒有動靜呢?過一段期間再去摸他,他已經沒氣了,果然就走了,非常地自在。所以他這個「終日走街坊,心中念佛忙,世人都不識,別有一天堂」。他完全在定中,他每天念佛就在修定,他到後來定慧等持,智慧現前,所以他能夠預知時至,說走就可以走了。還說,你不提,我還差一點忘記了,好好好,你在這邊等一下,我去準備。他去沐浴,穿海青,披衣,到佛前拜三拜,人家坐起來念佛就走了,這才是真功夫啊。
這就是佛陀的,最起碼他有達到、做到佛陀那個境界,「那伽常在定,無有不定時」,「那伽」就是神龍,神龍牠不是在動嗎?我們說神龍見首不見尾,牠在動,雲裡面、雲端這樣動,對不對?「那伽」就是神龍,你看牠在動對不對?牠在定中,「那伽常在定」,牠就在定中。這個東瓜和尚是拿個念珠到城裡面去走一走,他是像神龍這樣動來動去的,早上去城裡,晚上回來,好像神龍這樣走來走去的。他心都在定中,他眼睛在看沒有攀緣,哎呀,那邊好熱鬧,他心沒有動,他心不隨境轉,他是有這個功夫。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一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6、黃柏霖警官:六祖預知時至慈悲開示眾弟子
時間段:01:12:24--01:15:56
所以六祖大師他在《六祖壇經》的,付囑流通品第十品裡面有講到,六祖大師在太極元年的壬子,七月份的時候,在往生前一年的七月,他告訴他的門人說,要往新州國恩寺建塔,叫人家趕快去動工。第二年的夏末落成,還交代說,第二年的夏天的末端要完成。到第二年的七月一日,六祖大師召集他所有的弟子說,我到八月就要離開世間了,「汝等有疑,早須相問」,你們有疑問趕快問。「為汝破疑,令汝迷盡。吾若去後,無人教汝。」我如果走了以後,沒有人教你們啦。
「法海等聞,悉皆涕泣」,法海跟阿難尊者一樣也是哭啊,法海禪師是六祖大師的小同鄉,是當他侍者,首座和尚。法海聽到以後,「悉皆涕泣」,大家都哭了。「惟有神會」,不動神情,神會這個小和尚他就不動神情,「亦無涕泣」,他也不哭。六祖大師說了,「師云:神會小師卻得善不善等,毀譽不動」。他說,神會小法師,你善跟不善都不執著了,「毀譽不動,哀樂不生,餘者不得。數年在山,竟修何道?」他說,那你這幾年在山上,你修了什麼呢?那其他弟子都在哭嘛。
六祖大師說,「汝今悲泣,為憂阿誰?若憂吾不知去處,吾自知去處;吾若不知去處,終不預報於汝。汝等悲泣,蓋為不知吾去處;若知吾去處,即不合悲泣。」這一段的白話意思是這樣,你們現在都在哭,你們是為了誰在憂傷呢?在哭呢?如果你們憂傷說,我不知道去哪裡,我自己知道我要去哪裡,我要去佛國,我要去成佛作祖,六祖大師要去成佛作祖。如果我不知道去哪裡,我不會事先跟你們先講,我一年前就跟你們講了,「終不預報於汝」。
「汝等悲泣」,你們這樣哭,是因為你們不知道我去哪裡,因為弟子沒有開悟嘛,所以不知道要去哪裡。如果知道我去哪裡,你們就不會哭了,「若知吾去處,即不合悲泣」。「法性本無生滅去來」,自性沒有生滅去來。後來他最後作一首偈語給他弟子,叫「真假動靜偈」,這個如果各位要看的話,可以去看《六祖壇經》。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一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