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古今感应故事  »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 » 感应篇汇编155集故事11则
第155集

感应篇汇编155集故事11则

1、黃柏霖警官:當官舉人不當最終雙雙落馬 時間段:00:15:55--00:18:20 我們接下來看下面的公案,這個是在中國大陸所編的《太上感應篇新證》裡面它所講的。它說,某一個城市的李姓長官,他做..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6 16:36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155集故事11则

1、黃柏霖警官:當官舉人不當最終雙雙落馬
時間段:00:15:55--00:18:20
我們接下來看下面的公案,這個是在中國大陸所編的《太上感應篇新證》裡面它所講的。它說,某一個城市的李姓長官,他做事很大方,他也敢做敢為。甚至把職位提拔給他認識的一個人,這個人本身是個企業家,這個企業家他因為在地方上已經很有錢了,他也想要一點權力,所以他想去從政。他透過這個李姓長官,所以他要到一個職位,當了一個鎮長。可能這個企業家,他有幫忙這個鎮還清欠款。
但是因為這個城鎮有很豐富的礦產,這位劉姓的企業家他上任以後,他沒有好好去建設,反而大力的搜刮民財。後來他又花錢去買了一個官位,一個縣的官位。結果他走馬上任以後,雖然他是春風得意,一路順風,如魚得水。但是沒有經過幾年,他這個鎮因為偷稅漏稅案被揭發,把劉姓的這個官員揭發出來。劉姓的官員就交代出李某給他提拔的,李某又交代了很多行賄的事情,這些人統統在官場上中箭落馬。所以當地的民眾就說,這個劉姓的官員,還不如自己做企業,還掙了不少錢。我們在中國大陸,賺錢叫掙錢,那我們臺灣叫賺錢。他說,何必要去當官呢?最後進監獄,鎯鐺入獄呢?這個公案我覺得非常地好。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2、黃柏霖警官:存私心推薦秘書升官群眾評議不合格連累仕途
時間段:00:26:51--00:28:19
那麼在中國大陸所編的這本《太上感應篇新證》,所舉的一個現代公案裡面,它也有這麼一個相近的故事,這是反面的一個故事。它說,某一個城市有一位長官,兩位貼身的祕書都派出去當地方官。那一個祕書因為貪汙公款、包養女人,被人檢舉揭發受到法辦。另外一個祕書因為學問淺薄,沒有什麼能力,態度又不好,目中無人,做事不講理,所以被群眾評議中獲得不稱職票。
诶,我們覺得中國大陸這個也挺有意思的,他們有民眾可以評議,如果你不適任就投不適任的票,這個叫不稱職票。他不稱職就是不盡責,而後被免職。這個市長,這個市的長官,因為工作沒有什麼建樹,而且也沒有什麼大的失誤,但是他的兩個祕書都下馬,造成對他仕途的影響。這個公案也是中國大陸這邊編輯出來的。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3、黃柏霖警官:抓錯人成冤案警察丟官入獄
時間段:00:39:05--00:42:18
比如說像我們臺灣的治安機關,早期就發生案子,這其實我在警界,我們也有耳聞這些事。警察機關為了取締的績效,或者說刑案績效。那執法人員可能就,比如說去抓賭或是去取締黑道的時候,叫黑道交出槍來。而那個槍是叫黑道拿出來丟在某一個公園,警察去把它拿來,這就是查獲一枝黑槍的績效。事實上那個都是非法手段拿出來的,或者是說發生重大的槍擊案件,真正主謀的沒有出來,找一個小弟頂罪,用人頭頂罪,這個事實上也有發生過。
或者抓色情的,有的因為沒有嫖妓,而不承認嫖妓,甚至有些地方被活活打死的,聽說也有發生過這種情形。或者是某個地方到屋裡面去搶劫,為了破案就竟然抓了幾個應屆高中畢業生,屈打成招,後來關了幾年以後才案情大白,原來是抓錯人。還好那幾個年輕人沒有被判死刑,但是卻耽誤他們錦繡的前程。當然這些辦案的人,後來也受到天的懲罰,結局聽說也非常地悽慘。
這個也有發生在臺灣。比如說臺灣在早期,一九八二年四月十四日,發生計程車的李師科搶劫案件。他是殺警奪槍,他去搶臺北市的一個土銀古亭分行五百三十萬臺幣。結果我們刑事警察局抓錯人,也是抓到一個計程車司機,但是那個人不是李師科,他叫王迎先。王迎先後來被逼供以後,沒有辦法,就在臺北市的某一座橋投河自殺來明志。後來也造成這辦案的刑事局五位警官丟官入獄,甚至亡走海外。這個就是所謂的「夜臺飲恨」。人都已經死了,命要不回來。但是因為你偏執意見,『不為虛心詳察』,那就會造成「夜臺飲恨,怨怨不捨」,會冤冤相報。所以刑罰罪犯,他刑罰的年限,這尤其是可以做為法官的參考,刑罰的年限,你把他處罰判決的年限跟他所犯的罪應當相稱,這個叫做「刑當其罪」。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4、黃柏霖警官:以惡為能貪官下場
時間段:00:42:18--00:44:25
但是如果是因為你私心加重刑罰,你索賄,這就是十分惡劣的行為。像我們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就有一位檢察官,這個檢察官他就索賄了很多錢。甚至介入黑道幫派,甚至人家醫院被法拍以後,介入以後,他索賄的情形,後來被人家舉發以後,關在看守所裡面。他用盡各種辦法想要辦交保,後來也給他得逞了,他後來大概是判了二十幾年。結果他正要辦交保的時候,他很高興的準備了一筆交保金。在我們臺北地方法院交保室,正要繳那個交保金的時候,就當場在臺北地方法院交保室的門口,口吐白沫,當場死亡。後來送到臺北的和平醫院,到院前就死亡。這就是什麼?這就是這裡講的,我們前面講的「最干天怒」,會得到報應,「最干天怒」。
所以你不小心弄錯案情或者使無辜人受害,這不只是工作失職的問題,而是違背了上天有好生之德的美意,最後你還是果報還自受。這種偏差有可能導致判案者家破人亡,你把他判了,判錯了,子孫會衰敗。所以做司法工作的工作人員絕對不能夠掉以輕心。所以我覺得大陸編的這一本《太上感應篇新證》,他編得很好。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5、黃柏霖警官:屈打成招致冤死做鬼索命於法官
時間段:01:02:12--01:05:07
所以在中國大陸所編的《太上感應篇新證》裡面也有這樣的一個公案,它說屈打成招,最容易造成冤死。當然現在的法律是嚴禁用刑逼供。但是在解放前,應該是在一九四九年以前,解放前,國民政府撤退臺灣的時候,那時候在杭州浙江省省立第一師範學校,發生了師生中毒的慘案。經過公醫鑑定結果,係飲食中含有砒霜中毒所造成的。那時候該學校的學生叫俞爾衡,他是負責學生自治會的伙食。經過刑警隊認為他有嫌疑而將他拘捕。俞爾衡在刑警逼供之下屈打成招,他自己承認是在飯中裡面放砒霜的兇手。
刑警就將俞爾衡移送法辦,檢察官起訴。後來法院受到刑警隊供詞的影響,將俞爾衡判處死刑。俞爾衡不服上訴向法官說,他是被刑警屈打成招,而受冤枉的經過。但是浙江高等法院仍然將他判處死刑。俞爾衡在法庭上厲聲的對承辦法官說,這件事並不是我做的,你判我死刑,我做鬼也不放過你。果然,這個承辦的浙江高等法院熊庭長,在俞爾衡執行絞刑後半年,忽然得急病死掉。這是浙江司法界所發生過的真實案例,是很可怕的。所以我們看剛才這個馬炳然的案例,還有前面有提過的,「夜臺飲恨,怨怨不捨」,一定會有因果報應的。這是真實公案。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6、黃柏霖警官:廣欽老和尚預知道證法師患腫瘤
時間段:01:11:59--01:13:49
老法師常講說,你有辦法回到過去,也可以有辦法去到未來,那只有禪定。你禪定才可以突破時間跟空間,如果你進入甚深禪定就見到了。那當然,如果你像首楞嚴禪定,佛陀這個首楞嚴禪定,那你六通就現前了,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漏盡通都現前。
比如說我師公廣欽老和尚,他就修得很好。廣欽老和尚不認識字,他有一次在臺北的承天禪寺,接見當時還沒有出家的道證法師。他在接見道證法師的時候,當時道證法師她還不知道她有癌症。廣欽老和尚就跟道證法師講,他說,妳的大冤家快要現前了。那當時道證法師不知道她會有癌症,事情講完沒多久,她後來就得腫瘤了。道證法師確實得到腫瘤,但是她後來就是不使用藥物,完全是靠念佛的方法,最後捨報的時候是四十八歲,是在觀世音菩薩六月十九日,成道紀念日,凌晨三、四點的時候,她在念佛聲中、拜佛聲中往生極樂。道證法師我們都非常地欽佩她,她修得非常好。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7、黃柏霖警官:臨命終冤親債主變現過世親人
時間段:01:16:26--01:17:31
《地藏經》裡面講說,人臨命終的時候會有很多冤親債主變成你的父母、你的兄長、你的親戚,變成你的親戚朋友或者你的長輩,要來迎接你。事實上《地藏經》裡面講说,祂有可能是你的冤親債主,這個也是事實。
我以前有講過,我有個蓮友叫周耿民,他的祖母在我們的馬偕醫院要往生的時候,她就跟周耿民講,她說,你姑姑跟阿姨都站在旁邊等我。就在病床的旁邊等她。周耿民說,祖母,不對啊,阿姨跟姑姑都已經往生了,怎麼她來等妳呢?陰間的人也有可能是冤親債主,在那邊等著要索報,那就是她當時雖然她人坐在馬偕醫院,但是她已經見到那一種不同維次空間的景象,就是因為她已經有那個業感了。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8、黃柏霖警官:司法人員明察秋毫使冤案昭雪
時間段:01:17:58--01:22:09
那我們看現代公案,在中國大陸所編的《太上感應篇新證》裡面有提到這樣的一個公案,這是明察秋毫,差一點把一個人判死了。但是還好明察秋毫,救了一命。人家說公門好修行,這就是公門好修行。在中國大陸有一位叫于偉這位司法人員,他在某個城市的檢察院工作,他是擔任筆跡鑑定的工作。他在審理一個殺人案件裡面,他有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就是從犯交代說,是主犯威脅我參加綁架殺人。那個勒索書,就是我們講勒索信,是主犯逼我寫的。但是那個人名是主犯填的,並且是在涵洞中由主犯把人殺死,他把責任推到主犯身上,推得一乾二淨。後來主犯被警察抓來以後,也承認從犯這樣講是沒有錯。
這個案子到這裡為止,看起來好像是滿正常的,有主犯、有從犯,證據又好像有了,按理說是可以判決了。但是于偉在進行筆跡鑑定的時候發現,他發現這個人名的寫法跟其他的字,看起來是有一點不太一樣,故意偽裝的。但實際上卻是同一個人所寫的筆跡,而且都是那個從犯的筆跡,他就對他有點懷疑了,這個于偉就對那個從犯有點懷疑。為了這個事情于偉跟他的同事,還特地到那個涵洞去查看,發現那個涵洞根本不適合作案的條件,可能是現場會有很多車子來往,根本不可能在那邊殺人。於是于偉他就提出他的觀點、他的疑點,給有關部門重新偵查這個案子,重新再審理。
後來查出來了,原來綁架跟殺人都是從犯一個人所幹的。這個從犯這個主嫌被抓了以後,他假裝他是從犯,他想找一個替死鬼。他知道他那個村裡面有一個人很膽小,而且很怕事。就像剛才這裡面講的周志廉一樣,他被誣為強盜主嫌,趕快花錢去賄賂官員叫人家說不要給他判刑,結果反而害死他自己。
中國大陸這個案子,就是從犯所找的那個替死鬼,他本身是村裡面非常膽小怕事的,他一害怕連話都說不出來。於是從犯就編造這個情節,交代說,就是那個村民他是主犯,而他自己是從犯。而那個村人,怕事的那個人被抓以後果然一切都招了,一切都承認了。但是這個案子,被細心的于偉給看出來,看出破綻,那個人終於可以昭雪釋放,于偉因此立功受獎。你看,從事司法工作,他可以救人的命,但是也可以害一個人的命。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9、黃柏霖警官:學佛修行助辦案
時間段:01:22:09--01:24:21
從事鑑定工作,我曾經在我們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服務的時候,我就跟我們臺北市鑑定中心謝松善這位居士,他現在已經退休了,他是我們臺北市鑑識中心的主任。因為我們常常一起開會,他跟我感情也很好,我們都是學佛的。我就跟謝松善主任交換意見,我說,你一天有時候常會有很多刑案會發生,命案。我說,你到現場去看的時候,你會不會相信我們智慧的力量、清淨心的力量?他說他相信,為什麼?因為我們這位謝松善主任,他從事鑑識工作三、四十年,他本身很有善根,他是吃素的,學佛人。而且他不喝酒,他也不吃肉。他不喝酒、不應酬、不吃肉,而且他本身又學佛,所以心非常清淨,他也念佛。
他就跟我講,他說,每一次發生重大命案到達現場,他當然第一個動作,他會先念佛迴向給這個被害人。因為被害人到現場,有時候凶殺案子,可能就肚破,腸子就露出來,那死相都很難看。或者是上吊自殺的,或是被毒死的,那死相都不好看。我們謝主任就很慈悲,他一到達現場,首先他會心中默念佛號迴向給這個亡者,希望他能夠得到超生,能夠放下瞋恨、報仇的念頭。後來他就跟我講,我就問他一個問題,我說,因為你念佛、你吃素、你不喝酒、不吃肉,你會不會發現,你很容易發現那個別人看不到的證據跟蛛絲馬跡?他跟我講說,確實。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10、黃柏霖警官:司法人員共修學佛超度判死刑人員
時間段:01:32:32--01:35:10
但是我覺得說,只要我們多講這些因果報應的故事,多說這些傳統文化,多推動倫理道德因果教育,我相信因果報應,聽的故事多、道理聽得多,老法師說,他們就不敢做惡的事情,要有人去教他。
像我們臺北地方法院就有很多檢察官跟司法官,他們非常有善根,他們就組成一個共修會。每天中午利用吃完飯的時候,可以利用一個小時的時間在臺北地方法院,他們找一個空間,他們會舉行共修活動,他們會誦經念佛,有幾個檢察官跟法官在帶,這是好事。他們每年都會找一次的時間,找一個比較大的地點,可以容納四、五百人的地點,邀請所有司法界的人員參加中峯三時繫念法會。他們都在聽淨空老法師講經,他們請悟道法師每年都去主持一次的中峯三時繫念。當然他們也很慈悲的希望超度這些曾經在司法案件被判死刑的這些眾生,都能夠得到超拔,這是大慈大悲。就是老法師講的,我們學佛就要有這種大慈悲心,要有這種恭敬心,要有這種平等心,要有這種清淨心。那他們就是菩薩,化身在司法界的救人菩薩、度人的菩薩。我相信有他們在,就可以感化很多同僚、很多同事,做到印光大師說的知因識果。那你做知因識果,瞭解了,你就不會造成誤判的情形。這樣來講,司法官就是一個我們現在講的,明察秋毫的現代閻王,斷案審判都能夠公正嚴明,讓惡的可以得到他的懲罰,但是也可以得到教化;讓善的可以得到保障,正義可以伸張。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11、黃柏霖警官:監獄人員失職致命案得生病貧窮果報
時間段:01:35:10--01:42:01
如果說,哎呀,這個司法工作都不要做,那萬一存心不良的人、貪瞋癡重的人去做這個司法工作,那不是更黑暗了嗎?所以這個地方,我們做這樣的一個補充。當然這一位修行人是認為,司法工作如果錯判了一個命案,會招來殺身之禍,這是事實。所以這位修行人他就說,以預防為前提,這樣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
他一個朋友就講了一個事實,他說,他的朋友的妹夫姓冬,是學法律的,冬天的冬。冬姓的這位人,他在司法部門工作二十多年,後來派在勞動教養院,有點像我們臺灣的少年福利院、感化院之類的這種單位,叫勞動教養院。做單位的首長,就是領導,在那裡工作,平常他其實也算是不錯啦。它這個地方寫的資料說,工作是很實惠,實惠就是說它可能這個單位的缺,非常地好啦。當然有勞動教養院人員的家屬常常會去探監嘛,當然就會送禮啦,送東西啦,送吃的啦,甚至有些可能會要求一些特別的待遇,可能就送錢啦。
但是這個姓冬的,他其實本身也不是很愛錢,他也不是很貪婪,但是個性可以講說太隨順了、太隨和啦。他也給大家都能過得去了,大家也都覺得他是一個老好人,而且還會做一點事的,肯辦事。但是他在職的時候,發生勞動教養院鬥毆事件,結果有人被打死了。雖然這個案子發生以後,不是這個姓冬的人親自打死人,但是做為領導,他管理上不當、不嚴造成的。勞動教養的人員,有人在裡面可能會,就像我們臺灣的監獄裡面一樣,有人就在裡面當老大啦。聽說黑社會的人被關進去監獄裡面,他在裡面還繼續當老大,下面還是有嘍囉在服侍他。他還是用一些特權,比如說會面的時候,賄賂那些看守所的官員,臺灣也都抓啦,整個看守所都被抓光了,那些監獄的管理人員統統都被抓了。為什麼?都有問題,像這個都有可能。
結果勞動教養人員中,有人稱霸或被虐待的情形,我們臺灣也有發生過。他明明知道,這個姓冬的明明知道,但他就是不管。他認為說,讓他們自己管自己。換句話說,那些犯人自己管自己,省得管理人員費心。這個我跟你講,會造業的,會殺人、吸毒的,會判刑的,會竊盜,這些都有很重的業力。如果你常常到監獄裡面去做弘法工作,你就會感受得出來。
我有一次到屏東監獄去講因果,他們放出來聽因果的,還不是重刑犯,是一般刑犯而已。一般比如說竊盜啦,或是毒販裡面吸得比較輕,像安非他命之類的。我在現場講因果,我就深深地感受到說,他們的磁場,業力非常非常地重。那個磁場之強超乎我們的想像,跟我們的念佛道場、我們的聽經道場都完全不一樣的磁場。所以萬法唯心造,確實是如此。
所以姓冬的這位領導,他看到教養院裡面有人稱霸、虐待,他明明知道,但是他就是不管。他說,省得管理人員費心,而且到處都是這樣,所以他也不去制止,反而變成放縱的情形,以致造成這個遺憾的事情,就是造成命案。後來他出事以後,他為了隱瞞這個事情真相,他還向上級呈報說,這是意外死亡,扯個謊掩蓋過去。那些勞教人員的家屬跟上級一點都不知道,事實上掩蓋以後對姓冬的前途也是一點影響都沒有。
但是就在這個事情發生沒多久,就是這個命案發生以後沒多久,這個姓冬的領導就生病了,他是生什麼病呢?他生膽結石,膽結石他不能夠去上班。後來生病以後,竟然一病病了七、八年。他的膽結石位置很特殊,本地不能做手術,後來他到上海去做手術。連手術費、陪護費,總共吃住花了十幾萬人民幣。雖然他單位有給他一部分,還有醫保報銷一部分,但是他自己要掏錢。最後回家要休養,仍然不能上班。
因為他離開工作崗位多年了,除了真正他的朋友以外,沒有人去看他。而且工資也不能全部拿到,他的子女也沒有工作,他家庭生活也陷入困難,進入困難。他自己感慨萬千的說一句話,他說,司法工作不好做,一不小心就造惡業,果報實在是太大了。他自己已經知道了,他已經知道他造了一個惡業下去了。以上是真實的案例跟這個很像,我們很感謝中國大陸這位編輯《太上感應篇新證》的這位菩薩,他這不具名。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