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古今感应故事  »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 » 感应篇汇编156集故事8则
第156集

感应篇汇编156集故事8则

1、黃柏霖警官:做生意逼人自殺自己家破人亡讀《地藏經》改變命運 時間段:00:08:01--00:26:56 這個在現實裡面,事實上很多地方都有發生這個故事。就拿我身邊的一位蓮友發生的真實故事,我來..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6 16:36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156集故事8则

1、黃柏霖警官:做生意逼人自殺自己家破人亡讀《地藏經》改變命運
時間段:00:08:01--00:26:56
這個在現實裡面,事實上很多地方都有發生這個故事。就拿我身邊的一位蓮友發生的真實故事,我來跟各位分享。以前我在某一個地方帶共修的時候,我們有一個蓮友,這位蓮友他後來才學佛。當時他是因為共修這個地方,原來的老師父修得很好。修得很好以後,當然這些大德或者高僧他們有些都能知過去、知未來,就是我們講的所謂他會有這種神通道力。我所認識的道場這位老師父,他確實是修得的,就是說他不是一般旁門左道的神通,他確實是藉修德顯性德,自性所流露出來,本有的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
那我這位蓮友當時他親近這位師父的時候,這位師父,他們都叫師父,事實上是一個居士大德,年紀很大了。他這個能力到什麼程度呢?有一次,我第一次跟他見面的時候,我送他蓮花地毯,還有西方接引圖。因為我們早期臺灣佛教是被日本政府壓迫,所以佛教不敢公開的宣揚。所以早期臺灣的佛教,都叫做齋教,吃齋的齋。
這位老師父確實是有那個能力,我親眼看到的。就有一位老先生就來問他了,手上拿一個字條,上面寫他兒子的名字,但是他的這個兒子已經死掉了,就寫三個字,那就名字拿給他看。這位老師父講一句話,他用臺語講,我在旁邊親耳聽到。他說,這個人已經死去了,你擱來問我?翻成國語說,這個人已經死掉了你還問我?所以你想想看,從名字可以斷生死,這個實在是,不是普通的能力。
那等於是什麼?閻羅王的生死名冊確實是有。我們看很多的因果故事裡面都會講說,有閻羅王的生死簿,那名字不就生死簿嗎?所以你活多久?多少壽命?我們看《感應篇》裡面的故事,乃至於我們所聽到的因果故事,確實是我們人間講的,生死有命,富貴在天。這個富貴在天的「天」,不是老天給你的富貴,是你前世種善因得樂報,不布施就得貧窮報,這叫做「在天」。不是說老天給你錢財,你不布施因,怎麼會有果呢?
所以佛法講三世因果,我們一般人都誤會說,在天哪。所以臺灣過年的時候,初一的時候,正月初一就會叫做搶頭香。他們說搶頭香可以賺很多錢,把那個香爐都推倒了,結果整年還是沒有賺到錢。那證明神不能賜財給你。《了凡四訓》裡面講:「不獨得道德仁義,亦得功名富貴」。不只是可以拿到功名富貴,也可以得到道德仁義,「道德仁義」就是智慧,就是「是心是佛,是心作佛」,一樣的道理。
這位老師父就跟這個人講說,這個人都已經死掉了,你還考我?所以我剛才講的這位蓮友,做生意的這位蓮友,他就是,剛開始就是很迷他師父的這個能力。所以他當時就買了一臺英國的好車,我們翻成臺灣的名稱叫做積架,英文叫JAGUAR,叫積架,這是英國名牌的汽車。他就開了這個積架的汽車,就帶著這個師父到處去幫人家服務。所以他早期就不學佛,他也不從心地下手,他不知道說,因果的一個大前提是,「一飲一啄,莫非前定」,「前定」就是過去生所造的善因跟惡因。
那麼當時因為他有錢嘛,人家就跟他借錢,那借錢的人是住在新莊,一個透天厝,我們臺灣叫透天厝,就一、二樓的樓房。因為這個一、二樓透天厝,他本身有第一胎向銀行貸款,我們臺灣叫第一胎,就是第一順位。比如說這個房子價值三千萬,那你向銀行借一千五百萬,那銀行就是第一順位的債權人,我們臺灣叫第一胎。
那麼新莊的這位債務人,就跟我這個共修的蓮友借第二胎。比如說再借一千萬,或者借八百萬這樣,那就變成第二胎。後來,這位新莊房屋的主人沒有錢可以繳利息,包括繳銀行的貸款。銀行就要來催討,房子就會拍賣,我們臺灣叫做法拍屋。
那法拍的時候,第二順位的,就是第二胎的人可以優先去填說我要買下來。那銀行如果剛才講,如果三千萬的房子,他貸一千五百萬,你再借給他一千萬,那等於二千五百萬,那這個房子價值三千萬,比如說。第二順位這個人他就很聰明,他不會開三千萬的底標,他一定會填銀行貸款那個金額就可以了。比如說銀行是貸一千五百萬,他欠他八百萬,他填二千三百萬,他就可以把這個房子標下來,那淨賺七百萬臺幣,因為它市價,市場的價值三千萬。
當時新莊這個屋主就拜託他說,你填,因為我欠你八百萬,八百萬再加銀行貸款一千五百萬,等於二千三百萬。他拜託他說,你填二千五百萬,給我二百萬東山再起,我還掉銀行一千五百萬,再還給你八百萬,我還有二百萬可以東山再起。那我這個朋友竟然跟他講說,喔,不行,我才不願意填二千五百萬,我當然填愈便宜愈好啊。後來房子就給他標下來,他拿到了,換主人。所以這個房子就是五家共有,今天換你住,明天你沒有錢,拍賣掉,別人住,這叫五家共有。
結果這個第一個主人,第一任的主人,屋主想不開,在裡面燒炭自殺。在臺灣也常常發生這種情形,那就變成鬼魂了。鬼魂祂就陰魂不散了,祂不願意離開這個地方。這人都有執著啊,祂可能這一棟房子,是祂辛苦賺錢買下來的房子,祂對這個東西,祂有所堅固的執著,祂不願意放下來。只要祂沒有造大惡,祂沒有被黑白無常抓到地獄去,就開始鬧鬼了。
我這個朋友有一次在共修,那時候就跟我講,我在帶他們共修。他就說,黃警官,我拜託你幫我抓鬼,好不好?我說,我不會抓鬼,我只會講經。他說,你不是很會講經嗎?我說,講經不等於會抓鬼,我說,我不行。我還跟他開玩笑說,我還滿怕鬼的咧。我說,我不會抓鬼,我會講經,我會講道理。
後來有一次,我在新莊地藏庵,就地藏菩薩的廟,大概三百年,清朝蓋的到現在,我滿喜歡去拜那個新莊地藏庵的地藏王菩薩。我就在這個廟門口碰到我這位朋友的太太,她整個臉都發黑,我一看嚇一跳,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我叫她大嫂。我心裡在想說,怎麼變這個樣子?原來她死期已近。怎麼近呢?因為因果輪迴、因果循環。
後來我共修這個地方,這位老師父往生以後,他就沒有依靠了。以前都可以問那個老師父說,我明年的運怎麼樣啊?我明年應該做那個生意啦?那就有一個依靠,對不對?那位老師父走了以後,他就沒得依靠,要問誰?又沒智慧,以前又沒有修行。好,他生意開始大敗,自從買了那個房子以後,那個錢都沒有賺到,就是這裡講的,趁人之危,「迫人於顛沛之際」,他一定會被厲鬼索命。
所以我們看《感應篇》,這古代的故事喔,現在就發生給你看,而且還發生在我旁邊給我看。我朋友,親眼親自看的故事啊。後來我在地藏庵看到他太太臉色發黑,我就知道說有問題,後來才知道整個內幕。然後他搬進去住以後,就開始不平安了,他太太的病就開始發作。為什麼發作呢?因為他們後來做生意失敗,也是債主臨門。故事短短在幾年之間,這個故事重演,因果故事重演。
因為他做生意也需要貸款,所以他又把這個房子拿去向銀行貸款,他錢又不夠用,又去叫第二胎,跟別人借錢,換他跟別人借第二胎,也是他認識的朋友。然後他後來繳不出利息,他的房子又被拍賣了。他一樣跟上一次第一代的那個主人講的話一樣,他去拜託,現在算成他是第二個主人嘛。拜託第三個要來借他錢的,第二胎那個債主說,你再多填二百萬讓我東山再起。第三位那位屋主就跟他講一句話說,我才不願意這樣。他說,我當然填愈便宜愈好。後來房子就被拍賣掉了,房子又被第三個人奪走了,他只不過是住了幾年而已。
然後他太太就是因為這樣的打擊,本來二十幾年都沒有事的,血癌發作,後來就死掉了。死掉以後很可憐,因為他已經走投無路,然後他又沒有錢處理他太太的喪事,他就躲起來,跟他兒子切斷父子關係。因為銀行會繼續再追討,從他追討到他小孩的薪水,銀行的薪水,他小孩子是在銀行上班。那後來我知道這個消息以後,我知道他沒有錢處理他太太的喪事。因為他怕親戚朋友知道,他躲起來,躲在我們新北市三峽山區的一個小房子裡面。那工廠當然就不見了,結束了。
後來我就幫助他太太包括助念,在臺北板橋殯儀館幫她助念。因為沒有地方可以助念,因為沒有房子,房子全部被人家拿走了,他也沒有地方可以容納屍體。所以就是在臺北板橋殯儀館助念。我還送她一個骨灰罈。然後他說,他怕親戚朋友知道這個喪事,所以不敢通知親戚朋友。我就發動蓮友,然後我做維那,我請我一個蓮友打木魚,再請他幫忙請一個法師來主法,在臺北板橋殯儀館幫她做一個最簡單的告別式。
我們臺北分成甲級、乙級、丙級,我就給她選個最簡單的丙級廳,幫她做告別式。但是也很莊嚴,二、三十個蓮友去跟她念佛誦經。然後我跟我另外一個做葬儀社的蓮友講說,你不要跟他收太多錢,成本就好,因為他已經走投無路了。所以你想想看,他以前把人家賺來的錢,全部又不見了,就這裡講的,『而所取之財,不亦終歸烏有乎?』「烏有」就是化為烏有。
後來他就夢見他太太,當時他就開始跟我共修《地藏經》。我說,你要好好修行,你求地藏王菩薩,然後你誦《地藏經》來消業,你做了這些不好的事情。他這個也算是「殺人取財」,對方燒炭自殺,因為你逼債,他想不開就在裡面燒炭自殺,那不就等於「殺人取財」?那這跟殺人沒有什麼兩樣。你說,我是討債啊。問題是他死掉了,那就是殺人取財,害死一條命。
我說,你跟我共修《地藏經》。他夢見他太太被兩個人押著,就是無常大鬼,然後滿臉愁容。因為他太太跟他感情非常好,那他就跟我講一句話,他很怨歎。他說,我曾經夢過老師父,老師父往生的時候,旁邊兩位護法金剛,就是我們一般看的像天神一樣在保護他師父。他說,怎麼差那麼多?我太太死了以後變兩個無常大鬼押著她。後來我就告訴他說,你誦一百零八部《地藏經》給你太太迴向。結果他真的誦一百零八部《地藏經》。結果他在最後一百零八部《地藏經》誦完以後,迴向完畢,他太太穿海青,胸前掛一百零八顆念珠,在夢中示現給他看,旁邊那兩個無常大鬼不見了。你看這麼神奇,不可思議。所以《地藏經》跟你講,神通不可思議,智慧不可思議,慈悲不可思議,是講地藏王菩薩。
那後來我就告訴他說,從此你要老老實實地,你要重新再把自己的心地要修好。我說,你從《地藏經》下手。我說,如果你還有福報,就可以東山再起。那以前所欠人家的債,你要好好跟銀行談,看要怎麼還?你還是要還給人家。後來他就這樣,不斷跟我一起共修以後,他每個月都誦《地藏經》,每天都誦《地藏經》。那我有讀誦那個《地藏經》CD嘛,早期讀誦的《地藏經》CD,後來改成DVD。
所以他那個《地藏經》CD在車上放,放到那CD帶都壞掉。你看他每天無時無刻不在誦《地藏經》,他沒有誦就在聽。他是做布料的,他就批發那個大塊的布料,然後再賣給加工廠去做衣服。他就經過這樣不斷的懺悔、改過、修行,然後慢慢再起來以後,最後他買了一部車。現在工廠也恢復了,機器又買回來了,又繼續生產了,開始又有訂單。這就是改變命運,就是《地藏經》講的從心地下手。這是真實的故事,來跟各位講說《感應篇》所講的都完全是事實。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六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2、黃柏霖警官:為錢財踏斃棄嬰自己兒子墜樓亡
時間段:00:30:37--00:35:32
他特別舉一個例子,我們剛才這邊有講說:「庸醫為財,致人於危急之時,皆是從財起見」,就是看了錢財而害人。那麼他這裡舉了一個公案,他說,在《近代果報錄》裡面有記載這一段。他說,有一個叫葉伯皋這位先生,他是以前軍閥。以前在中國,我們民國初年的時候,軍閥割據。當時在軍閥割據的內戰裡面,各地方富有的人家都避居到青島,中國青島這個地方很多。
那麼有一天清晨,青島市的近郊,有一個人把私生子棄置在路旁,丟棄在路旁。然後在那個小孩的身上,在那個嬰孩的身上綁著鈔票七百元,上面寫著說:「求仁人君子,善撫此孩,洋七百元,以為酬報。」他說,希望有仁人君子能夠幫我撫養這個小孩,我這邊送大洋七百元,希望你們幫我養這個小孩,我做為報酬。
某甲剛好經過那個地方,看到嬰孩身上綁著鈔票,他不但沒有發救護的善心,反而起了一個狠毒的念頭,萌起毒念,把小孩子踏斃,當場把他踏死,把這個小孩子踏斃,踏死。然後把七百元大洋就拿回家了。回家以後,他很高興,就拿個五塊錢,給他八歲的兒子。他的兒子非常地高興,喜極而跳,跳起來,結果不小心失足墮樓,失足墮樓以後,就掉到樓房的底下,腦漿迸裂而死,摔死了。
某甲非常悔恨,就把他在路邊踏死那個嬰孩的事情告訴他妻子。他的妻子非常痛恨他做這個惡事,以致造成自己的兒子立時遭受跌斃的惡報,要跟他拼命。他老婆要跟他拼命,哭鬧不休。給員警聽到以後,拘捕某甲,以殺人等罪送法院訊辦。這是真實的果報故事。
其實這道理很簡單,那位私生子也是一條命,你為了七百元當場把他踏死,你以為他就死掉了嗎?你以為人死了,一了就百了嗎?不是。老法師說,一了不是百了,是沒完沒了。因為靈性是殺不死,靈性是不滅的,靈性是殺不死,靈性它無形無相,非色聲香味觸法,非青黃赤白。就是我們迷了以後叫靈魂,悟的時候叫靈性,你執著了就變成靈魂,不執著變成靈性。靈性就是佛性,就是佛,靈魂就是眾生、凡夫。
你以為他是一個小孩子,這麼一個小的小孩子,你把他踏死就死掉了。他沒有死,他的靈魂就跟著他回家了,跟著這個某甲回家。他當時起瞋恨心嘛,當場你殺死我,那我也讓你小孩跌死,這叫鬼神捉弄,這叫百分之百的現世報,非常可怕。這就是什麼?「殺人取財」,為財殺害別人的生命,這個就是我們中國大陸的這位編者,他所講出來的真實故事。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六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3、黃柏霖警官:外燴廚師多殺生被親生兒子殺死
時間段:00:46:44--00:47:52
我在「明因果,解業力,幸福圓滿人生」裡面,當時在二0一0年,在香港佛陀教育協會講「明因果,解業力,幸福圓滿人生」,我就用到這個公案。因為當時我是有講一個林口廚師的命案。林口廚師賺很多錢,後來被他的兒子殺死,他兒子勾結他同學,他兒子殺他父親、他同學殺他母親。他的父母總共被砍各五十刀,手腳都被砍斷,連脖子都快斷掉。因為他爸爸是做辦外燴的廚師。我們臺灣辦外燴就是人家有婚事、有喪事,他就幫人家辦桌,幾十桌的餐桌,都是辦外燴,賺很多錢。被他這個,因為他元配離婚了,再娶一個太太所生的小孩殺死。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六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4、黃柏霖警官:奸巧難逃鬼神眼殺人罪犯終落網
時間段:00:47:52--00:51:15
這個地方我們說,乩仙來跟他講二十年前的事情,就是印證了我們講的,舉頭三尺有神明。我也曾經在講「X檔案」裡面有提到這個故事,在「明因果」裡面有提到這個故事。就是發生在我們臺北港的一位王姓的司機,被他的同行害死,棄屍在我們桃園的蘆竹鄉竹圍港的出海口。當時檢察官去驗屍的時候,看不出來到底是意外死亡呢?還是投河自盡?看不出來。
後來怎麼破案的呢?也是鬼神講出來的,神講出來的。這個王姓的司機的太太,就是不相信他先生會意外死亡,或是投河自盡,就到處去找證據,到處去問神。當時加害人是他同行的一個姓宋的,還有一個姓陳的主嫌。這個姓陳的主嫌叫這個姓宋的,把屍體丟棄在桃園的蘆竹鄉竹圍港的出海口,還把他的手機拿過來。然後這個姓陳的就非常奸詐的,就人在臺北縣的三重,我們現在新北市的三重,撥電話給屍體,大體,就是放的那個地方,就是出海口那個地方。他就叫那個姓宋的把手機拿起來接聽,但是不要出聲音,保持二十秒的空白,他要製造不在場證明。
他以為沒有人知道,天衣無縫啊,姓陳的真的打電話給被害人,被害人都已經死掉了,怎麼會接手機呢?當然是他的共犯姓宋的來接,但是不出聲音。然後將來警察問到他的時候,他說,我有不在場證明,那這樣就沒有辦法辦下去了。確實後來警察也辦不下去,因為沒有證據。後來就是這位王姓的被害人的太太去問神,神跟她講說,妳先生不是意外死亡,也不是投河自盡,是被人家害死的,而且害死他的人,兩個人。你看厲害不厲害?我們臺灣話就很準啊。
這就告訴我們什麼?關聖帝君有一個《覺世真經》裡面講這一句話,它說,天知、地知、你知、鬼神知。如果你想到這樣的話,有鬼神在看的話,我們常一般講的,天眼洞視、天耳徹聽,「人間私語,天聞若雷」。人間講悄悄話,你不要跟別人講好不好?天上都知道,像打雷一樣。所以這個公案,跟我們講一個很明顯的因果故事。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六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5、黃柏霖警官:不義之財不能取最終還報在子孫
時間段:00:56:56--01:02:21
我們到現在都在講古代的公案,我現在講一個真實的現代公案。我一個朋友,這個我在講因果裡面也有講過,在我們臺北天母。他早期非常地辛勤努力,也買了很多產業。他生了兩個兒子,大兒子是討債來的,賭博輸了很多錢,二兒子很乖巧幫他做生意。那當時我是在士林分局當督察組長,這位富人他是我們當時的士林分局的義警分隊長。
有一次我去查勤,派出所的所長他跟我講說,那個義警分隊長已經自殺死了。我問那個所長說為什麼自殺?他說,被他的大兒子害死了。當時他還沒有自殺的時候,他就有一次請我吃飯。因為他本身都打胰島素,他有糖尿病,腎也不好,所以就注射胰島素,所以他什麼都不能吃,看著我吃。當時我還沒有吃素,當時我就知道他很有錢。他大兒子輸掉的錢,總共我們這位義警分隊長,身家大概有三億左右的臺幣,他的大兒子賭博輸了一億。然後他就非常地氣憤,把他大兒子就軟禁在我們臺北市士林區的延平北路,叫人家看管,軟禁。
但是業力牽引,就像我們一般的巡弋飛彈一樣,業力是不可思議的,《地藏經》裡面講業力是不可思議。結果他的兒子被軟禁在延平北路,最後還是被這些賭徒找到,再把他帶出去賭,又輸了臺幣一億。所以他總共三億的身家,被輸掉兩億。這位分隊長非常地傷心,有一天就穿白色的衣服、白色的褲子、白色的鞋子,把房地產都過戶完了以後,在他的自家豪宅的地下室,吃了三百多顆的安眠藥自殺。他的車子剛好是賓士的,朋馳的白色的車子。後來他在停棺期間,他的大兒子拜託所長說,可不可以請人幫他守靈?一天五百元。那個所長看不下去,說他不孝子。
那麼這個故事,後來我在去年二0一四年,我到日本太和淨宗學會,請我去帶共修,演講。當時我是在日本東京的一家禪東院,一家佛寺裡面帶共修,大概有二百多人,太和淨宗學會的孫會長請我去。我在講這個故事的時候,因為剛好那個禪東院的住持是日本人,所以當時在致歡迎詞的時候,有請一位臺灣臺北移民去東京的女子當翻譯官。後來我在講這個因果故事的時候,就是講天母這個因果故事的時候。那位翻譯官的女子,臺灣的移民就跟我講,她說,黃警官,你曉不曉得?你講的那個故事的當事人,曾經在早期騙過我祖母跟我舅舅,騙了將近一兩億的錢財。
我說,怎麼騙的?我說,真的是這個人嗎?妳會不會聽錯?她說,絕對不會錯,你講的人、事、時、地、物都對。她說,我知道這個人是誰。因為她也是臺北人。她說,早期我祖母辛辛苦苦賺來的錢財,我們都是買田地的。她說,你講的那一位分隊長,那個人他把我的舅舅帶出去賭博輸錢,然後再併吞我們家的財產。其實因果就是現世報,他當時騙人家的錢財去賭博,換成他的大兒子,也被人家騙去賭博輸錢,然後他所得的錢財,又全部化為烏有。就是這裡面講的,『謀財不能自用』,所以這個就是真實的一個公案。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六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6、黃柏霖警官:倓虛法師到陰間的故事
時間段:01:14:16--01:16:23
就像天台宗的倓虛老法師一樣,因為倓虛老法師他的俗家的父親,曾經到附近的觀音廟去求子。那麼有一天倓虛老法師俗家的媽媽就作了一個夢,就看到一個梵僧,就是一個印度來的出家人,走進去她的房間。然後就跟倓虛老法師的媽媽講說,妳房子借我住。倓虛老法師的媽媽說,不行,要我們家男人答應才可以。他說,妳說可以就可以。他說那個房子就是指她的肚子,那倓虛老法師的媽媽以為是住的這個房子。後來他爸爸就夢見那個梵僧,走進去他太太的房間,後來就入胎了,出來就是倓虛老法師,他的俗家名字叫王福庭。
我們也講過他的故事,他曾經下過地獄,被閻王問案。他說,他以前他舅舅跟他講。因為他姓金的同學後來也是流行病死掉,他非常害怕。當時他舅舅教他讀一千遍的《高王觀世音經》,他說,讀一千遍的《高王觀世音經》就不會死掉。所以他後來閻王在問他的時候,他就跟閻王講,他說,我讀一千遍的《高王觀世音經》怎麼沒有給我延壽呢?閻王說,有啊,你十七歲本來就應該死掉,現在二十二歲,延了五年的壽命。他說,這樣好不好?我再念一天十遍的《金剛經》,你放我回去。閻王知道他是未來的天臺宗祖師,他說,好,好,後來又叫鬼差把他送回來,他回魂了。這是很有名的倓虛老法師曾經到地獄的故事。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六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7、黃柏霖警官:老闆投胎兒子來討債明白因果物歸原主
時間段:01:21:28--01:25:14
老法師有講過一個上海的故事。老法師說,世事無常。他說,世間事,老法師說,其實都是因緣果報。他說,只是一般世間人對這種因果的事情知道得不踏實。因為我們什麼?因為我們沒有智慧,我們都有隔陰之迷,而且因果本身是錯綜複雜,有現報、有生報、有後報。現報,現在做現在報;生報,現在做下一世報;後報,現在做好幾世以後才會報。
老法師說,早年有一位上海叫鄔餘慶這位老居士,他就講過一個真實故事。他說,在抗戰初期,在上海認識一個商人,這個商人做生意做得很好。他的小孩子是獨子,非常地頑皮。小孩子有一天,他去上學的時候就帶了十塊錢,結果十塊錢就掉在地上。有一個人就跟他父親認識,就把這個十塊錢撿起來,就跟這個小孩子說,你叫我一聲伯伯,我把這十塊錢還給你。這個小孩子說,這個小孩子也是很調皮,因為他有錢嘛,他家裡爸爸有錢。他說,換成你叫我一聲伯伯,我再給你十塊錢。他說,老法師說,頑皮到這種程度。
那麼有一天這位商人在做生日,請了很多朋友過來。他突然間看到這個小孩子的面貌,非常驚訝,當時他向大眾宣布,他把所有錢財要給這個小孩子。後來他跟他朋友說了,他說他的財產,他為什麼呢?因為他當時,上海這位商人他做生日那一天,他看到他小孩子的臉的時候,他根本就看到他前世的老闆,那個德國人。所以他才會當眾宣布,他財產全部給這個小孩子。
照理講,他也是會給他小孩子繼承,但是他在眾人面前,要表法這個因果。為什麼?他後來才把這個故事講出來。他說,在二次世界大戰以前,他是幫一個德國人做事,在上海。那個德國人後來要回去德國,要回去德國以前,他有叫他把公司的業務先暫時代理一下,就是這位富商。他說,你代理以後,我將來還會再回來。結果沒有想到,這個德國人回到德國以後就死掉了。所以這個公司跟錢財就全部變成這個中國人的。後來就生出這個兒子出來。就在他做生日那一天,他看到他的兒子的臉突然間變成他那個德國人的老闆,他就知道說,是他老闆來投胎當他的兒子,要把公司跟錢財再要回去了。所以上海這個商人就當眾這樣宣布,事實上就是表法這個因果。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六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8、黃柏霖警官:為爭官位而殺人難逃法網而入獄
時間段:01:45:30--01:47:14
大陸這位居士所編的《太上感應篇新證》裡面有提到這個公案,他提到這個故事裡面,是真實的一個故事。他說,有一個較富裕的村要換一個村長,在大陸因為村長要改選,這個村裡面就比較富裕,就有兩個人競爭這個位置。一個是原來的村長,另外一個是有智慧的,大家認為說他很有智慧,可以領導全村村民致富的人。
那麼原來那個村長,他在村裡面苦心經營十幾年,已經成為地方的一霸。他的團夥跟他的家人都去左右村裡面的一些事情。但是由於他腐化墮落,從不考慮百姓的利益,已經失去民心了。他只要看到有人敢跟他競爭,他就心生毒計,在外買一個兇手,在選舉前把那個對方殺害,他自己再次當選村長。但是最後紙包不住火,不久,這個兇手就被抓到,案情大白。他剛選上的村長就成了殺人犯,被判死刑。這是真實的故事。這是裡面講「報應之速,翹足可待」,這個意思,「翹足」就是迅速的意思,時間很短暫。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六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