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古今感应故事  »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 » 感应篇汇编168集故事10则
第168集

感应篇汇编168集故事10则

1、黃柏霖警官:古德講經說法紀念老師忌日 时间段:00:21:41-- 00:28:39 一般叢林裡面都有法堂,法堂就是講經說法的地方。像我們到臺灣的正覺精舍,它大雄寶殿還有另外一個法堂,果清律師對..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6 16:33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168集故事10则

1、黃柏霖警官:古德講經說法紀念老師忌日
时间段:00:21:41-- 00:28:39
一般叢林裡面都有法堂,法堂就是講經說法的地方。像我們到臺灣的正覺精舍,它大雄寶殿還有另外一個法堂,果清律師對來訪的信眾,都在法堂升座說法。那麼以前在禪宗的禪室裡面,都還掛一個牌,叫普說牌。《天如惟則禪師語錄•卷九》,這裡面有記錄一篇天如惟則禪師的開示。他是在他的老師中峰和尚的忌日,中峰和尚的忌日是八月十四日,有一位泉南菩薩戒弟子蔡普明設齋。我們知道老法師也有開示過,就像佛陀一樣,他接受弟子的供養以後,要為弟子說法。《楞嚴經》就是佛陀接受供養以後,再開楞嚴會上,當機者當然就是阿難尊者。
這個地方也是一樣,泉南菩薩戒弟子蔡普明,他設齋供養。他就倡率四眾,啟請天如惟則禪師普說。當時啟請,這個「卷九」裡面有記錄這一段就是說,中峰和尚已經涅槃快三十年了,「如今涅槃已來又將三十年矣」,他們有蓋一個佛寺紀念他老師,叫師子林。他說,我們這個師子林,年年此日都為設高座,就是每年在師父中峰禪師和尚的忌日,我們每年紀念他都會講經說法。所以師父說,以前叢林裡面,和尚都會講經說法,你從這個地方就可以得到一個見證,老和尚講的沒有錯。
你看他們每年紀念他的老師中峰和尚的忌日,當天都是講經說法,就是「為設高座」,「張其遺像」就是把中峰禪師的遺像把它掛起來。「會諸人瞻禮一番」,讓所有這些弟子能夠瞻禮中峰和尚,「亦無他意」,可是好像也沒有什麼其他的意思。「蓋欲諸人舊曾見他底再見如故」,就是說以前跟過中峰禪師的,現在再見一次他們以前的師父,希望他們「重發道心」。「今之新見新聞底亦使同發道心」,以前沒有跟過中峰和尚的,今天新看到的、新聽到的學人,也能夠同發道心。
你見中峰和尚,紀念他的忌日是要幹什麼呢?這個地方他就講了,天如惟則他就說了,「了卻生死事」,你要怎麼樣?「煩惱無盡誓願斷」,你要了這個生死大事。否則你每年紀念你師父有什麼意思呢?師父還是師父啊,師父成佛去了,那你還是輪迴去了。所以就是《法華經》裡面講,佛陀說了,我以一大事因緣,開示悟入眾生佛知佛見。你明心見性就是了卻生死事,你沒有明心見性,你就沒有辦法了卻這個生死輪迴。所以生死是大事,一般我們稱它叫生死事大。那我們淨土的人,就說我們一定要帶業往生,才是了卻生死事。你如果沒有帶業往生,老法師說,你只是跟阿彌陀佛結個善緣,來生他世有機會,再遇到淨土法門。
所以天如惟則禪師說,「汝若不會此意」,如果你不瞭解這樣的一個意思,不能夠去體會,「不發道心」,你不願意發菩提心,不發道心就是你不願意發深信切願,是你「蹉過善知識」,他說,你就「蹉過善知識」了。「是你不知生死事大」,你就是不知道生死這件大事,「道你不知,已是屈你」。就是從這一段經文,這裡面五百三十頁最後一行,『道你不肯修行,也是屈你』,就從這個《天如惟則禪師語錄•卷九》裡面這個地方出來的,「道你不知,已是屈你」。
「生死事那箇不知有,生決定有死,死後決定隨業受報。」這一句話是很重要的,我們講說,一出生就決定死了,「生決定有死」,死後去哪裡才是重要,「死後決定隨業受報,何況眼前常見他人死了燒了。」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六八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2、黃柏霖警官:我見他人死我心熱如火
时间段:00:28:39--00:34:36
『古教云:我見他人死,我心熱如火』,就從這個地方,我們看這個五百三十頁的這一段,就是跟這個地方一樣的。
好,再下來,「古教云」,這個「古教」是什麼意思呢?「古教」,它出在南北朝,也就是梁武帝那個時候,寶誌公禪師,叫誌公禪師,寶誌公禪師是梁武帝的國師,據說是觀世音菩薩再來的。誌公禪師他有寫一篇「勸世念佛文」,「勸世念佛文」這裡面講,「生老病死苦,人生那個無?若不念彌陀,怎的免三途。」它裡面也有講,「我見他人死,我心熱如火。不是熱他人,看看輪到我。」
我們常常去助念,常常到太平間,在中國大陸叫做送往生,你天天去幫人家助念,天天去幫人家送往生,有時候是親戚朋友,有時候是蓮友,有時候是不認識的。你去助念,你能不能夠去體會誌公禪師這裡講的,「生老病死苦,人生那個無?若不念彌陀,怎的免三途。」還有下面這一句,「我見他人死,我心熱如火。不是熱他人,看看輪到我。」
為什麼叫「熱」呢?「我心熱如火」,急得不得了,死的時候什麼都沒交代。像這幾天,過年前二月六日,臺灣發生大地震,發生在臺灣南部,高雄美濃,高雄美濃反而沒有事,臺南卻倒了一棟大樓。講經這個時候還在開挖中,已經知道的,有四十幾位已經往生了,還有一百多位還沒看到屍體,完全被這個高樓大廈的磚塊,這個牆壓在地底下。那就是什麼?你看到這個新聞,你會不會想說生老病死苦啊?今天沒有在別的地方,在我們臺灣這個小小地方,臺灣南部而已。從臺北開車到臺南,也不過是四個小時左右,四個小時車程的人,發生這個地震的大災難,你能難保以後不會在你家嗎?不會在臺北嗎?如果是臺北、是你,你怎麼辦?
這就是什麼?「我見他人死,我心熱如火」,那個「火」就是什麼?很急啊,來不及交代啊,現在躺在這個大樓的磚塊底下,銀行存款統統沒有用,這個身體保不住,眷屬保不住,金錢,就是家計也保不住,全部歸零,這就是全部歸零。「我心熱如火」就是什麼?那個中陰身要離開的時候,牽腸掛肚的,什麼都沒有放下,什麼都沒有交代好,道業沒有成就,帶著怨恨惱怒煩離開人間,帶著病苦離開人間,帶著貪生怕死,心不甘、情不願離開人間,這叫做「熱如火」。
那你看到人家死,你看到人家這樣受災難,你的感覺怎麼樣?你是只看到一則新聞嗎?你應該警惕,「不是熱他人,快快輪到我」。所以「要免輪迴苦,及早念彌陀。生前多念佛,死後生極樂。」這句話可以把它記起來,「要免輪迴苦,及早念彌陀。生前多念佛,死後生極樂。」你看這麼多念佛人,看《淨土聖賢錄》,裡面往生的例子非常地多。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六八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3、黃柏霖警官:佛法無多子的公案
时间段:00:37:23-- 00:53:51
再來『佛法無多子』,這個「佛法無多子」是禪宗的用語,簡單的說,就是開悟的人很少,迷的人很多,這叫「佛法無多子」。我們李炳南老教授講的,一萬個人修行,往生極樂只有兩個人,兩三個人。所以一萬個人跟兩三個人,兩三個人就是變成很少啦。因為明心見性,見性成佛,都是摩訶薩,大菩薩,我們稱他叫法王子,要紹繼佛種,承擔如來家業的,叫做法王子,這是佛陀的法王子,佛門的法王子。所以這個地方講「佛法無多子」,就是佛門裡面要找明心見性的、大徹大悟的,非常地少,叫「無多子」。
我們把這個公案來講一下,臨濟宗創始人臨濟義玄禪師,一般都稱叫臨濟義玄禪師。臨濟義玄禪師在黃檗禪師跟大愚禪師幫助之下悟道的故事,就是「佛法無多子」,從這個地方出來的。在《臨濟語錄》裡面有這麼一段記載,「師到大愚,大愚問」,就是義玄禪師到黃檗禪師那邊去參學。後來義玄禪師又去參學大愚禪師,所以叫「師到大愚」。「大愚問:『什麼處來?』」「師云:『黃檗處來。』」大愚禪師問他說,你從什麼地方來的?義玄禪師說,我從黃檗禪師那個地方來的。
「大愚云:『黃檗有何言句?』」他說,大愚禪師問他說,黃檗禪師有跟你開示什麼嗎?「師云:『某甲三度問佛法的大意,三度被打』」,禪宗叫棒喝,用棍子打你。「三度被打,不知某甲有過無過?」就是大愚禪師問他說,那黃檗禪師有沒有說什麼呢?義玄禪師說,他說,有一個人某甲三次去問黃檗禪師什麼是佛法大意?三次問三次被打。各位,禪宗是講什麼呢?禪宗是講棒喝,他們有很多方法,他棒子打你,不是說你討厭,我棒子打你,不是。要把你打醒,有時候這麼一打,他就醒過來,就開悟了。所以他三次問,三次被打。你被打會喊痛,痛的是誰呢?是誰在喊痛呢?你去找那個,去參那個誰在喊痛?
我們以前有講過,馬祖道一禪師是百丈禪師的師父。馬祖道一禪師有一次跟著百丈禪師在外面經行,剛好有一群燕子飛過來,飛過來以後又飛走了,這個叫什麼?這個相已經出現了,境界已經出現了。飛過去以後,馬祖道一禪師就問百丈禪師說,燕子呢?百丈禪師說,燕子飛過去了,他就住相生心了,其實見性沒有來跟去。燕子沒有飛過來,你也在看啊,你是看那個燕子沒有飛過來的景象啊,比如說這是一個天空,旁邊是稻田。
那馬祖道一禪師跟百丈禪師在那邊經行,他們師徒在那邊對話,燕子還沒有飛過來,燕子沒有飛來,難道見性就沒有起作用嗎?對不對?見性一樣在起作用,見什麼?見一個燕子沒有飛過來的天空,就是教你參這個,禪宗不是我們可以參、我們可以學的,那根機要很利的。你平常一直在用它,可是你日用而不知,不離當下。
所以你悟的話,活活潑潑地、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了知,了了見。你每天都用它但是你不認識它,就是你的覺性,你每天都在用它,你用眼睛看,眼見色、耳聞聲、鼻嗅香、舌嚐味、在手在抓東西、在腳在走路,你怎麼沒有用它呢?但是你日用而不知,六祖大師說,你日用而不知,這就是什麼?迷而不覺。所以你要先去體悟,這個重點是說,馬祖道一禪師說,燕子呢?那時候百丈禪師還沒有開悟,他說,燕子飛過去了,這就是著相,跟著境界轉。
所以有一次我去參訪一位東北的一位譚林長,淨空老法師送給他一個法語,叫境隨心轉,迷的人心隨境轉,悟的人境隨心轉,你自己可以作得了主,你自己可以當家作主。所以燕子飛過去,相有來跟去,見性沒有來跟沒有去。燕子還沒有飛過來以前,見性一樣起作用,燕子飛過來,它一樣起作用,它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見性如如不動,不取於相。
所以當時百丈禪師就說,燕子飛過去了。他的師父馬祖道一禪師馬上捏他的鼻子說,沒有過去,就在這裡。因為他喊痛嘛,你怎麼知道喊痛?你的覺性告訴你的啊,不然你怎麼會喊痛?所以馬祖道一禪師說,沒有飛過去,在這裡,他把它捏得很痛。所以這個見性,見聞覺知,從來沒有離開你。你輪迴,它跟著你去輪迴,只是說你去輪迴受報的時候,你是帶著你的惡業去受報。覺性不增不減,它不垢不淨,你帶著去受報,是你的業力去受報,你所造的惡業,你的業障去受報。覺性不增不減、不生不滅,等到你哪一天開悟了,禪宗叫塵盡光出,烏雲全部散開,光就透露出來,那就成佛了。
所以臺灣的新北市的土城承天禪寺廣欽老和尚,他臨終最後的法語,跟弟子講,沒來沒去沒代誌。這是臺灣話,因為廣欽老和尚講臺語的,他不認識字。他講,用臺語講,叫沒來沒去沒代誌,用國語講說,簡單講就是說,自性沒有來去,自性沒有生死。就是六祖大師的開悟那五首偈語,何期自性,本自清淨、本自具足、本不生滅、本不動搖、能生萬法。
所以這個地方,大愚禪師問他說,「黃檗有何言句?」「師云」,某甲三度問佛法大意,三度被打。那個時候義玄禪師說,不曉得某甲有過跟沒有過錯?然後大愚禪師就跟他講了,「黃檗與麼老婆,為汝得徹困,更來這裡問有過無過。」他們這個禪宗用語很特別,而且是古代的,他們古代的遣詞用句跟我們現在不一樣。「黃檗與麼老婆,為汝得徹困,更來這裡問有過無過。」他的意思就是說,黃檗禪師當時的開示沒有把你的執著打下來嗎?「為汝得徹困」,如果有打下來,你何必來這邊再問有過無過呢?你就明白了嘛。
所以為什麼說禪宗要根機很利?就是這樣,因為你聽不懂,聽了以後你不曉得他在講什麼。老和尚講說,你會嗎?那個你會嗎那個會,就是禪宗講的你相應嗎?你能夠領悟嗎?簡單講就這樣,你能領悟嗎?這個大愚禪師一開示完以後,「師於言下大悟」,你看義玄禪師就開悟了,「師於言下大悟」。大悟以後講了一句話,「元來黃檗佛法無多子」。從這個地方出來的,原來黃檗禪師也好,佛法也好,「無多子」,能夠領悟的人不多啊,能夠開悟的人不多啊,也就是說能放下妄想分別執著的人不多啊。你放下執著出三界,你放下妄想離開十法界,是無多子啊。
「大愚搊住云」,就是抓住他,「這尿床鬼子,適來道有過無過,如今卻道黃檗佛法無多子,爾見個什麼道理,速道,速道。」「師於大愚脅下築三拳。」大愚禪師就抓住他說,你這個尿床鬼子來這邊講什麼有過無過,你去說黃檗佛法無多子,好,你說出來,你說出來為什麼無多子?你看到什麼,見到什麼道理,你能夠見到什麼?見到你的自性嗎?快說,快說。然後義玄禪師就在大愚禪師的脅部下打了三拳。大愚禪師托開說,「汝師黃檗,非干我事。」這一句話就要去參了,你的師父黃檗禪師不是泛泛之輩。此公案後世頗多拈提。這個「佛法無多子」是從大愚禪師跟義玄禪師的對話裡面出來的。
所以《大慧語錄》裡面,「卷四」裡面有這一段,「撒手懸崖信不虛,根塵頓盡更無餘,始知佛法無多子,向外馳求轉見疏。」佛法是向心內求法,是內典,佛法不是外求的。佛法不是說你要做多少好事、多少善事你才能夠開悟,那只是個方便。所以佛法不是向外求,佛法是向內求。所以「撒手懸崖信不虛,根塵頓盡更無餘」,你六根接觸六塵,只要把你的執著、分別放下來,把你的妄想放下來,你就契入了,狂心歇,歇即菩提。「始知佛法無多子」,所以佛法不怕沒有人開悟,這個也可以講說,反過來講,「佛法無多子」就是也可以講說,佛法不怕不開悟,只怕你不願意放下,只怕你向心外求法,就「向外馳求轉見疏」,你向外求反而不能夠開悟了。
那麼禪宗的大詞典裡面講,「無多子」就是沒有多少,很少。在《臨濟語錄》裡面,「師於言下大悟云:『元來黃檗佛法無多子。』」《五燈會元•卷十八》裡面講,雲巖天遊,「想君本領無多子,畢竟難禁這一頭」。禪宗確實是不容易的。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六八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4、黃柏霖警官:平常要練念佛功夫統統歸到阿彌陀佛
时间段:00:54:22-- 01:10:14
老法師說,佛,再來逗點,日常生活當中就像練兵,臨命終時是打仗。他說,你學佛、你念佛,平常的日常生活就像練兵一樣,在操兵。臨命終的時候就像打仗一樣,你練兵要幹什麼?就是要打仗。老法師說,「眾聖所由謂之門」,「眾聖」是指什麼?「眾聖」是指聲聞、緣覺、菩薩、佛,前面的三個是三乘,後面的佛是一佛乘。我們在《法華經》裡面講,聲聞、緣覺、菩薩是三乘,佛陀在《法華經》裡面講,「唯有一乘法,無二亦無三,除佛方便說」。這個地方講,眾聖是指聲聞、緣覺、菩薩、佛,都從這個門進來的,這個門是什麼門?心地法門,就是你這一念心,你的念頭。
老法師說,我常在講席裡面跟同學講,宗門教下,宗門是指禪宗,禪宗以外的叫教下。宗門教下在中國兩千年當中,因為佛法到中國來,到現在將近兩千年,從東漢明帝永平十年進來,傳到中國來以後,大概到現在兩千年。中國這兩千年當中成就的人,也就是真正能夠明心見性的,從佛法傳到中國來,就是到現在也兩千年囉,真正能夠明心見性的,見性成佛的,生實報莊嚴土的,老法師說,肯定超過三千人。其實按照比例是不多的,對照現在十三億人口,中國現在十三億人口,三千人是一個非常少的比例。
佛教是公元六十七年正式傳到中國,將近兩千年有這麼多人成就,這是指明心見性的。那麼念佛往生到淨土去成佛的人有多少人呢?老法師說,老法師估計,保守的估計是十萬人。因為能夠明心見性,能夠成佛,能夠到極樂世界,帶業往生,這個都是佛門裡面的法王子。所以老法師說,你說有多殊勝?我們除了淨土以外,走別的門我們都不通,我們沒有這個能力。我們求往生這個門,這個門我們走得通,就是用念佛法門,我們有把握,為什麼?因為你走其他的門都是要斷煩惱,斷煩惱困難。
所以在經典上解釋,你如果用其他的法門,就像竹子裡面那個蟲,一節一節的咬,這叫豎出,豎就是直的這樣出去,很困難。念佛法門是橫出,橫出三界,從旁邊咬一個洞就出去了。那個竹子裡面的蟲,咬一個洞就出去了。老法師說,淨土法門不用斷煩惱,可以帶業往生,就是伏惑。明心見性一定要斷煩惱,一定要破根本無明,但是這個難。但是帶業往生它是伏煩惱,就是伏惑,把煩惱伏住。
他說,老法師說,我們有能力把煩惱伏住,就能夠往生,伏比斷容易太多了,怎麼個伏法?一句阿彌陀佛。所以會念,當我們起心動念的時候,不管是歡喜、是憂慮、還是恐怖、還是怨恨,這四個都是我們日常生活會碰到的。不管是你歡喜的時候、憂慮的時候、恐怖的時候、怨恨的時候,你馬上提起這個佛號起來。用這句佛號,這種念頭一生出來的時候,一生出歡喜、憂慮、恐怖、怨恨的時候,這個念頭一生出來,馬上轉成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把它壓制,把它壓住,你馬上提起計數器念佛,你試看看。
所有什麼念頭都把它歸到阿彌陀佛,什麼都歸到阿彌陀佛,這樣念久了,有耐心,有定功了,你就可以把煩惱伏住,這個不知不覺把煩惱伏住了。這就黃念祖老居士講的,「暗合道妙,巧入無生」。暗合道妙就是,诶,你就真的不會起貪愛心了,真的沒有憂慮了,真的沒有恐怖心了,這就是什麼?這就是你的念佛功夫,可以這些歡喜、憂慮、恐怖、怨恨把它伏住,這叫暗合道妙。
那為什麼巧入無生呢?你念久了以後,定功現前的時候,它就跟智慧相應,就跟自性相應。所以我們說「唯心淨土,自性彌陀」,就跟你的自性阿彌陀佛就相應了。所以你什麼念頭來了,都把它歸到阿彌陀佛,這就把煩惱伏住了。當然這是要經過功夫的啦,你要常常要有定課啦,就像蕅益大師說的,一天最少兩萬、三萬、五萬,如果你念三萬、五萬,不能夠往生,三世諸佛都打妄語,這是蕅益大師說的。
所以你看這些老菩薩,像臺中蓮社的林看治老菩薩,她小學畢業,《念佛感應見聞記》,她編了一本書出來,她幫人家助念的那種感應。你看鍋漏匠也是把煩惱伏住了。所以阿彌陀佛需要這個條件,你伏不住那就沒有法子啦。伏住煩惱,臨命終的時候才伏得住,你說你平常沒有伏住煩惱,你臨命終絕對放不下。所以這個地方講,老和尚講,伏住煩惱,臨命終時才伏的時候,就太遲了,來不及了。你平常就要練這個功夫,平常在什麼時候練功夫?平常在你要生氣的時候,你要起貪愛的時候,你佛號提得起來提不起來?其實就是跟這個講的,跟這篇經文講的,往往十箇五雙都是退道心的啦,全部都倒掉了。就往往十箇五雙,統統沒有辦法,全部退道心。什麼叫退道心?你煩惱伏不住就是退道心。
臨命終的時候像什麼?像印光大師說,像熱鍋上的螃蟹一樣,他說,大部分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呼爹叫娘的,佛號一句提不起來。以前臺灣的道證法師,還沒有出家前叫做郭惠珍醫師,她本身,我們臺灣的學佛人都感覺她是觀世音菩薩再來的。她住世只有四十八年,四十八歲。她本身是跟懺雲老法師學佛的,也跟李炳南老師學佛的,她也在臺中蓮社聽李炳南老師的開示。她在還沒有出家前,她是在臺灣的臺中的順天醫院當癌症的醫師,郭惠珍醫師,在度這些癌症的病人。但是到後來她自己本身也得癌症,這就是《觀世音菩薩普門品》裡面講的,應以何身得度者,即現何身而為說法。
她在順天醫院看診的時候,一百個病人進來,她問一百個病人說,順天醫院外面有一幅一百匹的馬,在草原上奔馳那個百駿圖,她問每一個癌症的病人進來看診的時候,你有沒有看到外面牆壁上掛著百駿圖呢?就是一百匹馬的,一百匹的馬在草原上。一百個裡面有九十九個癌症病人說,妳說什麼?講臺語說,妳講啥?就是妳說什麼?只有一個人他很冷靜,而且很鎮定的跟道證法師說,我有看到百駿圖,這個人業障輕,心有禪定。
就這裡講的你伏住煩惱,臨命終的時候才要來伏,已經來不及了,太遲了,平時要訓練,日常生活當中就是訓練。所以你不要怕業障,也不要怕困難。所以李炳南老師說,歡迎困難、挑戰困難。所以如果你碰到,平常遇到你起貪愛的時候,你起瞋心的時候,你起嫉妒的時候,這個時候就是日常生活當中在訓練,你順境能不能夠念佛?你逆境能不能夠念佛?順境、善緣不起貪心,不起貪戀心,喜歡那個心、那個念頭一起來,阿彌陀佛馬上取而代之。
逆境、惡緣、衝突、瞋恚生起來的時候,我們人跟人衝突的時候,你突然跟對方講一句話,也許可能是親戚朋友,也可能是兄弟姐妹,一句話不妥電話就掛斷。請問電話掛斷那一剎那,你有沒有起怨恨心?有沒有起瞋恨心?我可以跟你講,一百個一百個起瞋恨心,你相不相信?我就有這個經驗啊,不要說別人,就說我自己啊,我在這邊懺悔啊,真的起煩惱,被他,怎麼掛我電話呢?我們會這樣講,他為什麼掛我電話?我又沒說錯話,他為什麼起這麼大的煩惱?你看住相生心了,你哪裡有伏住煩惱呢?
所以修行在哪裡修?修行不是你在禪堂打坐,叫修行修,不是說你這邊拿個念珠在那邊念佛,就說我在修行、我在念佛,那個禁不起考驗的。電話鈴聲響起來了,對方給你臭罵得讓你受不了,這個時候看你煩惱伏得住伏不住?十個五個雙,統統倒下去,作不了主。那你這個時候你就作不了主,你斷氣怎麼作得了主?你想想看,你一定死得心不甘情不願的。這個地方講,順境、善緣來的時候,你會不會起心動念?有沒有起貪心?如果你起貪心了,馬上用阿彌陀佛來取而代之。逆境、惡緣、衝突、瞋恚生起來的時候,阿彌陀佛能不能提得起來?阿彌陀佛能夠提得起來,你才有辦法伏住煩惱。伏住什麼煩惱?你要生氣的這個念頭,你的毛病習氣。
所以你要平常在順境、逆境、善緣、惡緣這邊來練兵,臨命終就是打仗,你一定打贏的。老法師說,你在平常順境、逆境、善緣、惡緣,你用阿彌陀佛把它打掉,統統歸到這一句阿彌陀佛,這叫會念佛。聽清楚,這個念是今心,當下這個心跟覺相應,跟佛相應,這叫做會念佛。這就在日常生活當中像練兵一樣,臨命終的時候是打仗,最後一念是阿彌陀佛,你就往生了。所以李炳南老師在開示助念的時候講一句話,他說,臨命終的時候,斷氣的時候,哪一個念頭先出來,那個強的先帶走。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六八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5、黃柏霖警官:瑩苛法師念佛三天往生的故事
时间段:01:10:51-- 01:14:32
所以蕅益大師說,發菩提心不怎麼困難。我們說,哎呀,發菩提心,是直心、深心、大悲心,好像很困難,對不對?淨空法師說,淨空法師引用印光大師說,印光大師說,蕅益大師講得很簡單,怎麼個簡單法?我們說,哎呀,發菩提心,一向專念,好像很難。因為我們說發菩提心,一發即成等正覺,就成佛了,成大菩薩。
蕅益大師說,第一個,相信有西方極樂世界;第二個,相信真的有阿彌陀佛。你在最困難的時候,你相不相信阿彌陀佛?你相不相信有極樂世界?如果你真的相信,那個真是從自性裡面出來的,怎麼樣給你折磨你都永不放棄,怎麼樣給你一個誘惑,你都永遠不會放棄,那是真信。我們除了正信以外,最重要還要真信,就是阿彌陀佛說,我今天就帶你走,你要不要走?就像瑩珂法師他犯戒,一定墮地獄,他問人家有沒有辦法可以消除業障?可以往生極樂的方式?
他的同參道友跟他講,你看《往生論》,他一看就念佛念了三天,念了三天以後,真把阿彌陀佛念來了。阿彌陀佛跟他講說,你還有十年的壽命,十年後我再來接你。瑩珂法師說,不行,我不能夠再等十年,我再等十年,我一定墮地獄,為什麼?因為我的習氣毛病,我自己最瞭解,我斷不了。我說我現在就跟你走,阿彌陀佛說,好,那你再念,三天後我來接你。他念三天就見到阿彌陀佛,念六天阿彌陀佛來接引。假如你是瑩珂法師,請問你相不相信?瑩珂法師跟他的同參道友講,沒有人要相信,破戒比丘怎麼可能往生?好啦,沒關係啦,反正只有三天而已,我看你到時候真的能走,還不能走?
他說,到時候你們要記得來送我。瑩珂法師三天一到,他只念一刻鐘,一刻鐘就念三十分鐘,我們現在講是一刻鐘大概十五分鐘,他大概念三十分鐘。老法師說,大概念三十分鐘,他就走了,他真的活生生這樣斷氣啊。诶,人家真的有功夫,他說走就走了,奇怪,好像自動斷氣的,海賢老和尚就是自動斷氣的啊,就捨報啦,就走啦。我們業障重的啦,在醫院裡面插管急救的啦,死不了就死不了,植物人,你根本沒有辦法。但是念佛法門功夫到家有辦法,他說走就走了,他就是什麼?他煩惱伏住了,他定功現前了,他深信切願。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六八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6、黃柏霖警官:蓮友奶奶有佛緣選擇回臺過年往生
时间段:01:14:32-- 01:16:46
所以這個地方,老法師說,所有順逆境、善緣、惡緣來,統統歸到阿彌陀佛,這叫會念佛。在日常生活中要像練兵一樣,臨命終是打仗,最後一念是阿彌陀佛,你就往生了,就跟李炳南老師講的,最後一念出來,如果是念佛的種子最強,那就阿彌陀佛接走了。四十八願第十八願,臨命終時的一念、十念都能夠往生。可是你平常你不念,到臨命終,你那個五欲七情要是出來了,你怎麼辦?立刻就到三途去了。
我們今天有個蓮友跟我講,她的奶奶住在阿根廷,因為這幾天我們講堂過年拜千佛,她來跟我講,她說她老奶奶從阿根廷回到臺灣來過年,到廚房去洗個東西,洗完就往生了。這個叫做有佛緣,她如果在阿根廷往生,因為阿根廷他們是基督教、天主教的國家,她的親戚朋友裡面住在阿根廷,統統都是天主教、基督教的,沒有人會念阿彌陀佛。诶,因為我們這位蓮友萬女士,她每天都到我們講堂來念《無量壽經》、誦《無量壽經》,她們全家都是淨土法門的,祖孫三代統統是念佛的。
所以我們這位蓮友的老奶奶是特別會選擇時間,選到臺灣來過年,過完年就走了。剛好臺灣的親戚朋友給她助念,她就有善根福德,她有善根福德因緣。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六八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7、黃柏霖警官:平常念佛不如夢中念佛夢中念佛不如病中念佛
时间段:01:17:39-- 01:22:15
所以老法師說,你平常看得淡,樣樣放得下,煩惱就大幅度減輕,沒有那麼嚴重,臨命終的時候就容易放得下。假如你還有一點點,經過善知識臨命終開示,就放下了。所以這句佛號是很容易把它換過來。問題,我們學佛、念佛,就像要生處轉熟,就像炒菜一樣,你到廚房去炒菜,要炒到很熟練,你就變成一個很好的香積菩薩。念佛也是一樣,平常都不念佛,病中怎麼會念佛?你病中不會念佛,臨命終怎麼會念佛呢?
所以我說,平常念佛不如夢中能夠念佛,在夢中有時候會碰到什麼?有時候你夢中會碰到無常大鬼,夢中有時候會碰到這些冤親債主,你佛號一出來,祂就消失掉了。這個我試過,我只要在夢中作惡夢,一念阿彌陀佛,惡夢馬上醒過來,試過,真的能念得出來,念阿彌陀佛。所以平常念佛不如夢中念佛,夢中念佛不如病中念,你生病,一般的人生病都被痛、被這個執著、被這個恐怖嚇死了,佛號念不出來,很緊張、很恐怖。
所以你平常念佛不如夢中念佛,夢中念佛你不如病中能夠念佛。像我去身體健康檢查,有一定年紀了,我去身體健康檢查,那要全身麻醉,要照胃鏡,要照大腸鏡。诶,他說什麼都不能帶。所以我跟你講,如果你到醫院去開刀,他一定叫你穿醫院的衣服,什麼你掛的佛像啦、念珠全部拿掉,你什麼都沒有,計數器也不能帶。計數器、念珠,這種統統不能帶,你用心念佛。那我就是這樣,我去照胃鏡的時候,他全身麻醉,我就阿彌陀佛,就念阿彌陀佛,念念,他麻醉針一打下去,然後我就睡著了。醒過來,他已經照完了,有一兩個瘜肉他已經處理掉了。這個就是一個簡單的生死過程,死的時候就是好像作夢一樣,好像睡覺一樣,醒不過來那叫死掉了。所以死掉就是那個睡覺醒不過來一樣,那現在睡覺會醒過來,所以晚上睡覺的時候,請問一下,你作得了主還是作不了主?
老法師說,這一句佛號很容易把它換過來,所以一定要放得下,要知道這個世間什麼東西全是假的。這就是海賢老和尚說的,什麼都是假的,只有念佛求生極樂是真的,其他統統是假的,一場空,真的。像這幾天臺南大地震倒掉了,一場空,身體也是空的,眷屬也是空的,家計也是空的,這一句話,從這樣的一個驗證,一場空,你把它看成作夢。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六八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8、黃柏霖警官:人生正如黃粱一夢
时间段:01:22:15-- 01:26:40
所以人生就是我們一般講的叫黃粱一夢,以前有一個人要到城裡面去參加狀元考試,他就在一個餐廳裡面作了一場,小盹一下,睡了一下覺,短短睡一個覺。他點了一個大概是小米粥,黃粱,小米粥,那個小米粥還沒有煮熟,他夢全部都作完了,夢什麼呢?夢到他到京城去考試中了狀元,在中了狀元以後,後來當官當到後來,最後當宰相。宰相當完以後告老還鄉,到最後告老還鄉,老了準備要死掉了,這樣整個過程,最後被一個道人看出來,道人把他叫醒了,他說,宰相宰相,醒來吧。那個道人有一點小神通看得到,看他作這個宰相的夢,狀元的夢。那個道人就給他拍醒了,宰相,請起來吧。你看他知道他在作宰相的夢,老法師常講這個公案。
這個讀書人一醒過來,黃粱還沒煮熟,小米粥還沒有煮好,叫黃粱一夢啊。人生有時候真的是黃粱一夢,要看清楚啊,夢裡得到黃金不會喜歡,你夢裡面得到黃金,喜不喜歡呢?還是不喜歡呢?起來的時候一樣也沒有。永嘉大師說的,「夢裡明明有六趣,覺後空空無大千」,永嘉大師說的。你夢裡遇到那些冤家對頭要殺害你,沒事,醒過來的時候也沒有了,全都沒有了。把這個世界看做夢境,把這個世界看做什麼呢?看做我們來旅行觀光,來玩的地方。
老法師說,這個地方一樣東西都不是你的,過兩天又要走了,我們到這個世界來,就是來觀光一樣。房子借你住的,錢是借你用的。所以老法師說,在你口袋裡面的錢才是你的,離開你口袋不是你的。房子借你住是你的,離開這個房子,房子就不是你的了。老法師特別舉一個例子說,他到日本去講經,他說,老法師說,他到日本那一次是第七次,老法師跟日本特別有緣。老法師說,第一次來住的時候時間最長,住了二十一天,其他大概都是住一個星期,或者不到十天。把世界當做旅遊的地方,觀光旅遊,不是老家,老家在西方極樂世界。所以你要搞清楚啊,現在這個你的家,臺北的家、桃園的家、北京的家也不是你的家,它是借你住的啊,時間到你就要離開了。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六八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9、黃柏霖警官:釋義三途八難
时间段:01:31:03-- 01:40:35
再來五百三十二頁第二行,『墮落三途八難苦海之中』,這個「三途八難」,「三途」,我們常常講三惡道,但是三惡道也叫三塗,火塗、刀塗、血塗,跟三惡道,地獄、餓鬼、畜生同一個意思。那為什麼又叫火塗呢?火塗就是地獄道,為什麼?地獄裡面都是猛火,因為在那個地方受苦的眾生,「常為鑊湯爐炭之熱所苦,或以彼處火聚甚多,故稱火塗」。刀塗就是餓鬼道,於彼處之中眾生,「常受刀杖驅逼等之苦」,這些夜叉羅剎會拿這些刀杖,驅趕這些餓鬼,所以叫刀塗,「故稱刀塗」。「血塗,即畜生道,以於彼處受苦之眾生,強者伏弱,互相吞噉」,就像動物一樣,「飲血食肉,故稱血塗」。所以血塗是指畜生道。
所以蓮池大師說,如果臨命終的時候為刀劍所傷,或者槍枝刀劍所傷所殺死的話,就很容易去墮落到這三惡道去,墮落到就是什麼?血塗跟刀塗。那為什麼叫塗呢?這個塗有兩個意思,第一個叫殘害,比如說塗炭啦、塗炭生靈啦,「一為所趣」,就是梵本的《無量壽經》的阿波耶伽底,裡面的意義翻成惡趣、惡道,這個塗的意思是這樣。
再看下面這個「八難」,「八難」在《長阿含經•卷九•十上經》裡面,《中阿含•卷二十九•八難經》等記載,這個「八難」,我們先把內容唸出來,再來解釋,把「八難」的名稱我們先唸出來,然後再來解釋這裡面的意思。第一個,「在地獄難」;第二個,「在餓鬼難」;第三個,「在畜生難」;第四,「在長壽天難」;第五個,「在邊地之鬱單越難」;第六個,「盲聾瘖瘂難」;第七個,「世智辯聰難」;第八,「生在佛前佛後難」,這一共是八難。
那麼解釋一下,第一個,「在地獄難」,眾生因為惡業所感,「墮於地獄,長夜冥冥而受苦無間,不得見佛聞法。」在地獄是沒有辦法見佛聞法的。第二個,「在餓鬼難,餓鬼有三種」,業最重的餓鬼,「長劫不聞漿水之名」,一滴水都沒有,「長劫不聞漿水之名」。二,業次重的餓鬼,「唯在人間伺求蕩滌膿血糞穢」,只能吃這些大便啦、糞便啦,這是業次重的餓鬼。第三,業輕的餓鬼,「時或一飽,加以刀杖驅逼,填河塞海,受苦無量。」有時候人家給祂拜一下,可以得到一個溫飽,「時或一飽」,這叫業障輕的餓鬼。這餓鬼有三種。
第三,「在畜生難,畜生種類不一,亦各隨因緣受報」,或被人家畜養,就是家裡養一些動物啦,「或居山海等處,常受鞭打殺害,或互相吞噉,受苦無窮」,這叫畜生難。第四,「在長壽天難」,長壽天此天以五百劫為壽命,祂的壽命有五百劫,也就是色界的第四禪中的無想天,外道修行都生在這個地方,在無想天,也是障礙見佛聞法,叫長壽天。第五,「在邊地之鬱單越難」,「鬱單越」是什麼呢?「鬱單越」就是翻譯叫做勝處,生在這個地方人壽一千歲,但是他「貪著享樂而不受教化」,因此「聖人不出其中」,這個地方沒有聖人出現,「不得見佛聞法」,也見不到佛法。
第六,「盲聾瘖瘂難」,這種人雖生中國,這個中國,古代佛經講中國,不是講我們現在講的中國,在古印度中部摩竭陀國一帶,就是恆河兩岸的叫中國。因為恆河兩岸都比較先發達,佛法比較興盛,所以那個叫做中國。所以叫中國難生,信心難立,人身難得,佛法難聞。所以盲聾瘖瘂,「此等人雖生中國」,但是業障深重,「盲聾瘖瘂,諸根不具」,雖然遇到佛出世,但是不能夠見佛聞法。你聾子,你啞巴聾子,你眼睛瞎了,你見不到佛像,他見不到高僧大德,他不容易,盲聾瘖瘂的人,他沒有辦法親近三寶,很困難,他不能夠見佛聞法。
第七,「世智辯聰難」,世智辯聰,雖然他很聰明,但是他的習氣重,不相信出世大法,「出世正法」,叫世智辯聰。第八,「生在佛前佛後難」,業障重,福薄緣淺,所以生在佛誕生在這個世間、成道在這個世間之前,或者在佛滅度之後出生的,這個都叫佛前佛後,「不得見佛聞法」。
那怎麼樣去對治這個八難呢?《增一阿含經•卷十六》裡面記載,要持八關齋戒,可以對治這個八難。所以八關齋戒功德很大。「另據《成實論•卷二》」,以四輪來對治八難,哪四輪?第一個,「住善處,可生中國」,你要投生到,你至少第一個,你投胎的地方要有辦法親近佛法,這叫「住善處」。你投胎的地方,那個地方都沒有佛法,你怎麼親近呢?所以第一個,要住善處,你持八關齋戒可以住善處。第二個,「依善人」,你要依善知識,要依好人,跟隨好人,就可以生值佛世。第三個,「自發正願」,你要正知正見。第四個,「宿植善根」,累世要種善根下去,而且要諸根完具。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六八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10、黃柏霖警官:到底有沒有生死?
时间段:01:45:28-- 01:53:47
所以這個地方,我們就來探討一下說,到底有沒有生死?人有沒有死?因為我們今天時間剩下不多,這一篇天如則禪師講的開示因為很長,我們大概要分兩集來說,而且這一段文是非常地好、非常重要,牽涉到我們的生死。只要跟我們生死有關,都是我們應該要學習的,所以今天就到這邊,我們就告一個段落。談到這個識神,附在這塊頑肉上是這個識神,這個識神一附上去,你就知道痛癢、知道冷熱、知道溫飽、知道饑飽、知道苦樂,可是你一出娘胎以後,你就執著這個身體是我的。
我講個笑話給你聽,我在廣州認識一個企業家,廣州孝廉講堂張居士,張益萍居士。他學佛以後,他就生雙胞胎,現在生三胞胎。他第二次生的時候,他的兒子叫正覺、正悟,他取成佛法名字叫正覺、正悟。現在這個第三胎,是三胞胎,就取成佛法裡面的戒、定、慧,叫正戒、正定、正慧,講得很有趣。這次我去看他,他那個第二胎,正覺、正悟那個雙胞胎兄弟,就抱著這個第三胎生出來的,因為第三胎是生兩男一女,這個女的叫正慧。這個二胎的正覺、正悟,他看到妹妹生出來了,就兩個爭著要去抱,正覺去抱著妹妹正慧,他講什麼?這是我的,這是我的,他弟弟正悟要去抱都不給他抱。就這裡講的,「及乎出胎之後,索性認著,喚作我身。」
這個地方我們就探討說,人到底有沒有死?我們引用老法師的開示。老法師說,你不斷見思,你就出不了輪迴,生天,哪一個人沒有生過天?我們這個地球上所有的眾生,你問哪一個沒有生過天?就是到天界去,過去生都在天上住過,天福享盡,業障現前又下來了,就這麼一回事,上上下下在六道裡面,哪一個人沒有墮落過地獄?有,老和尚說,有,老法師說,我們學佛同學當中,有,有墮過地獄的,怎麼知道的呢?催眠知道的。老法師講經也有講過,唐太宗他因為殺了很多人,他情執沒有放下他就墮地獄了,因為《群書治要》他才附體說,他人在地獄,因為《群書治要》他才能夠出離地獄。
所以老法師說,經過催眠以後,在深度催眠之下,問他,你在哪裡?他說在地獄,地獄的狀況苦得不得了,在地獄受苦,他去過地獄。他也上過天堂,真的,六道裡哪一道我們都經歷過,所以不稀奇。接下來老法師就說了,你瞭解這個事實真相,你就知道,人沒有死。所以靈性是殺不死的,靈性是不滅的,靈性迷的時候,造惡業到三惡道去、到三途去,靈性迷的時候,造善業,到天堂。就是這裡講的,人沒有死,沒有死在六道裡面搞輪迴,生死是個肉身,就是剛才這裡講的,它只是一團頑肉長出來而已,肉身有生滅,這是一個正常現象。靈魂不滅,就是靈性不滅。
老法師說,跟各位講,靈魂是迷,迷的時候叫靈魂,覺悟的時候,覺悟不叫靈魂,覺悟的時候叫靈性。所以我在講因果裡面,我特別把靈性跟靈魂跟大家講清楚。我在講因果裡面有講過一個公案,我們臺灣的懺雲老法師講過這個故事。在我們臺灣南投有個老菩薩,生前非常節儉,省吃儉用,存了二十兩黃金,埋在她家的牆壁裡面,埋起來。可是她萬萬沒想到她出去以後,無常到來,被車子撞死了。撞死了她非常地急,她就跟她兒子託夢,說牆壁裡面有二十兩黃金。她兒子半信半疑把牆壁敲開,真的有二十兩黃金。
這表示什麼?這裡講,老法師講,迷的時候叫靈魂,從這個故事可以得到印證,人沒有死啊。如果人死了,她不可能來託夢,她不可能告訴她兒子說,牆壁有二十兩黃金。那表示靈性,靈魂沒有死,所以靈性是不滅的,出不了六道叫靈魂,超越六道叫靈性,那是什麼人呢?阿羅漢以上的,阿羅漢他是什麼?阿羅漢是破見思惑,阿羅漢破見思惑以後他出三界,他離開六道輪迴。所以阿羅漢以上他是什麼?超越六道的都叫靈性,阿羅漢他們就證得這個靈性,他就證我空真如。所以你只要一出六道輪迴,那就是阿羅漢,阿羅漢稱為靈性,他不迷,所以阿羅漢得到正覺位。我們講說無上正等正覺,阿羅漢是得正覺位。
但是阿羅漢所證的涅槃,它不是我們的佛法裡面講的無上大涅槃,無上大涅槃就是佛陀所證的大般涅槃,什麼叫大般涅槃?大般涅槃就是不住生死,也不住涅槃。為什麼?因為涅槃是本具的,涅槃就是我們的自性功德,所以涅槃又叫做圓寂。什麼叫圓寂?就圓滿一切功德,寂滅一切煩惱,這叫圓寂,寂就是清淨的意思。所以佛陀所證的,跟法身大士所證的,是究竟涅槃,究竟涅槃就是大般涅槃。但是阿羅漢所證的,佛陀稱它叫做什麼?偏真涅槃,因為涅槃本具的嘛,但是阿羅漢因為法執還沒有破,所以他所入的境界是偏真涅槃。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六八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