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古今感应故事  »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 » 感应篇汇编173集故事9则
第173集

感应篇汇编173集故事9则

1、黃柏霖警官:善知識如世之明燈毀謗結罪不只一人 时间段:00:18:00--00:24:30 所以這一段老法師也有開示,老法師開示三點,第一點,老法師說,對於這些有道德的人,你要是侵犯,這個罪過就..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6 16:32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173集故事9则

1、黃柏霖警官:善知識如世之明燈毀謗結罪不只一人
时间段:00:18:00--00:24:30
所以這一段老法師也有開示,老法師開示三點,第一點,老法師說,對於這些有道德的人,你要是侵犯,這個罪過就很重。就像我們看這個分守道,他的罪過就很重了。你對他們不但沒有尊敬,你還輕視他。這個分守道是把國清禪師綁起來,而且還打了二十板,這還不是輕視啊。有意無意之間侮辱他、欺負他、障礙他,實在講佛家這些結罪,不是結罪障礙在一個人。
你認為結罪是一個人,或者障礙一個人。老法師說,你欺負一個人、你侮辱一個人,這個罪小。他們的道德學問德行,對於社會有很大的影響,就是如果你是侵凌有道德的人,那麼你所結罪的,不是只有一個人。如果你欺負一個人、結罪一個人,那還是小事。問題是你結罪的是有道德學問德行的人,他們對於社會的影響很大。你侵凌侮辱他,是破壞社會大眾的信心。佛在經典上講,這些善知識是眾生的眼目、黑暗的明燈。他們教化眾生,這些人是社會上的善人,是社會大眾的好榜樣。那麼你侮辱他,毀謗這些人,不是對他,你是對整個社會的一切眾生的侮辱。
前一陣子,我們臺灣的媒體,這些所謂的名嘴,為了某一個佛教團體。這個佛教團體因為買了一座,我們內湖這邊的一座山。當然他可能出發點也是好意,想蓋一個兒童醫院,專門搶救兒童生命的一個專屬醫院。他的出發點跟立意,其實也不是壞事。這個團體在臺灣是專門做佛教慈善事業的,也做了很多淨化、環保的工作,也做國際賑災。但是臺灣的這些媒體的名嘴,就已經到無藥可救的地步,混淆視聽。當然可能有些人在裡面,因為牽扯到土地的利益,還有私人的利益,就假借媒體的公器,來進行毀謗跟攻擊。當然相對的,也對這個佛教團體施行毀滅式的攻擊跟謾罵。
這個就是什麼?這個就是老法師這裡講的,至少他們也是社會上的善人嘛,他們也是在做為社會大眾的榜樣嘛。那麼你侮辱他、羞辱他,是對整個社會一切眾生的侮辱。把一切眾生善良的樣子毀棄掉了,使社會大眾失去善惡的標準。大家都不願意行善了,大家都不願意去斷惡,那這個罪可大了啦,這個罪就很大啦。因為這樣的結罪,你才墮阿鼻地獄。反過來說,你對於道德之士的稱讚、擁護、幫助,功德是無量無邊的。
就很多人批評毀謗《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毀謗夏蓮居老居士所會集的這本《無量壽經》。相對的也毀謗淨空老法師,而且毀謗得非常地厲害、非常地嚴重。來佛寺的海賢老和尚要往生前,特別捧著《若要佛法興,唯有僧讚僧》這本書,他表法什麼?表法說「若要佛法興,唯有僧讚僧」。他說,從人心看天心。所以不能夠毀謗聖賢,海賢老和尚最後要圓寂以前,特別交代,不能夠毀謗聖賢,聖賢就是有道德的人。
第三點,老法師說,吉凶禍福就在一念之間。所以覺悟的人一定是全心全力讚歎、協助,我們力量不夠、緣分不夠,我們嚮往之心是圓滿的、我們稱讚的心是圓滿的,這樣功德也是圓滿的。何樂而不為呢?為什麼要造作罪業呢?這一段老法師開示到這裡。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七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2、黃柏霖警官:張良忍辱恭敬得兵書
时间段:00:29:16--00:43:35
『張良』,我們前面有介紹過,我們再講一遍。「張良」是秦朝末年人,他字子房,他最先是戰國時代的韓國人。他的祖父跟父親,相繼當韓國的五世相,就五朝的宰相。秦始皇滅掉韓國以後,張良他們就一直想要復國。所以傾家蕩產,就是要求來找刺客。張良當時就是擔任刺客這個工作。他在博浪沙,博浪沙在哪裡呢?在今天河南省的東南,郟縣的東南,他在那邊狙擊秦始皇。結果沒有殺到秦始皇,是誤中了副車,第二部車,於是張良就逃亡,藏在下邳這個地方。所以在那個地方,就在圯上遇到這個老人,給他《太公兵法》。
那在秦二世元年,張良就聚集了少年百餘人,回應陳勝、吳廣起義。後來張良就帶了這一百多個人,歸屬給劉邦領導,他擔任劉邦的重要謀士。劉邦進兵到關中之後,張良特別勸劉邦不可以貪戀宮室,然後又在鴻門宴上幫劉邦解危。所以在項羽跟劉邦爭奪天下的楚漢相爭的戰爭裡面,張良跟劉邦講,你一定要爭取英布、彭越、韓信聯兵來破楚,反對酈食其分封六國諸侯之策。劉邦數次都用張良的獻計,他的計畫。所以他被人家讚歎,也被劉邦說,「運籌策帷幄中,決勝千里外」。「運籌策帷幄中」,帷幄就是軍營,「決勝千里外」。後來漢高祖封他為留侯,他又協助劉邦定功行封,並勸劉邦西都關中、定立太子等。張良跟韓信,還有蕭何,並稱為漢初三傑。
再來『下邳』,下邳縣,在今天的江蘇睢寧縣西北,古邳鎮東三里。
『圯上有老人』,這個「圯」是古代的方言,就是橋的意思,「圯」就是橋的意思。
『履』就是鞋子。
『孺子』就是小子、年輕人,或者豎子,豎子就是小孩,這有一點點藐視輕蔑的意思。
第二個『履』就是穿鞋。
『跪進』就是跪著奉進。在《漢書》張良傳裡面講,「良愕然」,張良就覺得很奇怪,這個老人叫他幫他穿鞋子,所以良,張良就很驚愕,很驚訝。「欲毆之」,想要打這個老人,「欲毆之」。可是看他是老人,「為其老」,看他是老人,「乃彊忍」,勉強忍耐下來,走下去橋下幫他把鞋子撿起來。然後用跪進,把鞋子幫這個老人穿起來。
再來『孺子可教』,我們說「孺子可教也」。這個在我們經文裡面也有提到,就是在《漢書•卷四十》張良傳裡面,那位老人把腳抬起來,給張良再把他鞋子穿上去,然後就大笑一番了,笑的時候,張良覺得很訝異,「良殊大驚」。那麼這位老人離開以後,他又走回來啦,大概走了一里多,「父去里所,復還」,就是說這個老人他本來已經離開張良,走了一里了,又走回來。「曰」,就講這句話。他是離開以後,走了一里多再走回來,才講這句話,就是這裡講的,「孺子可教矣」。「後五日平明,與我期此」,五天以後,在這個地方再跟我見面。「後五日平明,與我期此」,在我這邊跟我再見面。「良因怪之」,張良覺得很奇怪,「跪曰」,就跪下去說,好。
「五日平明」,五天後張良就前往,那個老人已經在那邊了,很生氣就說,「與老人期,後,何也?」你跟老人約好,你還遲到,為什麼?「去,後五日蚤會」,離開,五天後早上再見面。因為張良遲到嘛,所以老人就很生氣了。他說,你跟老人約會,跟老人約好,你還遲到,為什麼?離開,五天後早上在這邊再見面。結果五天到了以後,雞啼的時候,張良就去了,就趕快趕過去了。結果那個老人又先到,「父又先在,復怒曰」,這個老人再第二次生氣了,再第二次生氣以後說,你又遲到,為什麼呢?「去」,考他第二次了。「後,何也?」你遲到為什麼呢?「去」就是離開,「後五日復蚤來」。就再過五天以後再一樣早上來,那就第三次了。
就五天又過去了,張良乾脆半夜就去了,他不要等到天亮了,「良夜半往」,半夜就也不敢睡覺了,張良就趕過去了。結果他到了一下下,那個老人也來了,「父亦來」,很高興的說了,「當如是」,當如是,年輕人就要這樣,應該要這樣。乃給他一本書,「出一編書」,一部書。說,就這裡面講的,「讀是則為王者師」,你把這本書讀了,研討過了,你就可以當帝王的老師了。而且給他預告,「後十年興」,十年以後,你就會發達了。十三年後,「孺子見我」。「濟北」就是楚漢時期,那個時候諸侯國屬於現在山東,「穀城山下黃石即我也」。你到濟北,這個地方有一個穀城山下,有一個黃石,看到一個黃石頭,那個就是我。然後講完就不見了,「遂去不見」。張良日夜看這本書,「旦日視其書,乃《太公兵法》」,就這裡講的『太公兵法』。張良就覺得非常地訝異,「良因異之」,常常拿起來讀誦,溫習讀誦。
所以這個地方我們看,張良跟這個老人,他要得這本,可以當帝王老師的這本兵法,《太公兵法》,他不是說只有幫他穿鞋子這樣就拿到了。他先去橋的下面去幫他撿鞋子,然後老人在橋上等他。他把鞋子撿起來以後,老人把腳伸出來,叫他幫他穿上去。這就是什麼意思,你知道嗎?在破你的我執,破你的執著,他修忍辱啊。
所以六度裡面最難修就是忍辱,所以佛陀講了這個六度萬行,到中國來,本來這個忍辱是翻忍耐,那為什麼後來翻忍辱呢?因為中國人講,「士可殺,不可辱」。讀書人,你可以砍他的頭,但是你不能侮辱他。你看張良年輕的時候,他也不是沒有脾氣,他本來也不想下去。結果他鞋子把它撿起來以後,到橋上的時候,他老人家叫他幫他穿上去。他本來要去打他,後來覺得他年紀大了,還是把它穿上去,他強忍著,忍耐下來了。你看,忍耐下來以後,就有大福報啊,後福啊,那這是第一關考試。
第二關考試是什麼?給他約說,本來老人家已經走了一里又走回來了,跟他講,五天後在這邊見面。結果張良第一次遲到,老人不給他,然後再教訓他說,跟老人約會怎麼可以遲到呢?再講第二次,五天後早上見,結果還是老人先到,老人也不給他這個兵法,再跟他講第三次,給他三次機會。到第三次,張良,你看這麼有耐心,第三次,他乾脆也不敢睡覺,半夜就去等了,老人比他晚到。所以這個老人就說了,「孺子可教也」。這什麼意思呢?張良從頭到尾就是做到恭敬心、真誠心。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七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3、黃柏霖警官:竭誠方獲實益
时间段:00:43:35-- 00:52:00
所以印光大師說,「竭誠方獲實益論」裡面提到,印光大師不是跟我們講嗎?「念佛方能消宿業,竭誠自可轉凡心」。你怎麼改變業力?改變業力很簡單,至誠心,恭敬心。所以至誠心,就是跟發菩提心一樣。所以印光大師說,「下人不深,不得其真」。你不夠謙卑啦,你謙卑得不夠徹底,你就得不到真實,「不得其真」。你學世間的這些一才一藝,學世間的這種才藝,都還要很真誠,你才有辦法得到那個精髓,那個老師才會教你這些技巧。所以你不專心致志,你不能竭誠盡敬,你怎麼可以得到呢?
所以管子說了,「思之思之,又重思之。思之不得,鬼神其將通之。非鬼神之與通,乃精誠之極也。」這印祖說的,翻成白話說,推敲再推敲,想了又想,推敲再推敲,推敲到沒辦法再推敲了,思考到沒有辦法了,突然間豁然貫通,好像是鬼神幫你通的,「鬼神其將通之」。印祖說,不是鬼神幫你通,「非鬼神之與通,乃精誠之極也」,是你精誠到極致了。人家說「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所以真誠心確實是非常重要的,恭敬心、虔誠心是最重要的。你要事情成功,不管是做世間法、出世間法,你要成功,一定要真誠。
上一次我們有舉這個故事,印祖說的一個故事。印祖一共說了四個故事,其中第一個就是漢朝的魏昭,這個故事跟這裡很像,跟張良,跟這個老人很像,跟太公很像。漢朝魏昭去見郭林宗,他想向郭林宗,依止在他座下學儒,這裡面就講了,「以為經師易遇,人師難逢」,因為他認定郭林宗是他值得學習的。
所以我們這次辦「李炳南老教授圓寂三十周年——木鐸春風三十載」,就是李炳南老教授圓寂三十周年的一個學誼道風論壇。我們紀念李炳南老師的往生,因為他對臺灣的淨土宗,跟儒、佛的貢獻很大。淨空老法師特別跟我推薦給臺中蓮社,向徐醒民老師推薦,也同意江逸子老師的建議,讓末學可以承辦木鐸春風三十載,李炳南老教授圓寂三十周年的學誼道風論壇。我也很全心全力去做,我們即將在二O一六的三月二十八、二十九、三十,在臺北科技大學,我們除了舉行祭祖大典跟念佛以外,我們還辦這三天的論壇,來紀念李炳南老教授圓寂三十周年。
我就把臺中蓮社的雪廬,雪廬就是我們雪公,就是我們李炳南老教授,「雪廬風誼」,我們重新把它拍成一個紀錄片,拍片。這部片子來介紹李炳南老師。「雪廬風誼」,這本就裡面有提到最後一段,就是「經師易遇,人師難逢」。當然江逸子老師跟我講說是,人師難遭。所以經師易遇,人師難遭難逢,你碰到一般會教你經書的啦,或教你讀書的老師很容易遇到,但是你要碰到能夠開啟你的智慧的人師,那就不容易。
因此魏昭就想向郭林宗來學習,所以來做為他的侍者,「供給灑掃」,就幫他,照顧他的生活起居,端水啦、盛飯啦、洗盤子啦、供水果啦,還有幫他掃地啦等等,叫「供給灑掃」。有一次郭林宗生病,就命令魏昭做稀飯,結果魏昭把稀飯做好端進去了。郭林宗就呵斥他說,「為長者作粥,不加意敬事」。你幫長輩做稀飯,你這麼不恭敬,這麼不認真,「不加意敬事,使不可食」,那這稀飯就不要吃啦。
魏昭都沒有辯解,再把稀飯端回去,重新再做好以後再端進來,又被罵第二次啦,那又端回去。到第三次把它再端進去的時候,郭林宗又呵斥第三次,但是魏昭臉色不變,「容色不變」。這表示什麼?表示魏昭心很清淨,他有定功,也就是說魏昭的忍辱功夫,也是不簡單的。他這個時候,他的我相非常地淡泊。郭林宗就說了一句話,「吾始見子之面,今而後知子之心矣」。他說,我剛開始跟你見面的時候,我只看到你的表面而已,但是我現在可以看到你的心了。所以還就是一個至誠心跟恭敬心。
這個魏昭求學郭林宗的故事,跟張良得到這本《太公兵法》很像,還是怎麼樣?呵斥三次,但是張良也是有福報,魏昭也是有福報,那福報來自哪裡呢?很簡單,忍辱波羅蜜。《金剛經》裡面講,「一切法得成於忍」,果然是沒有錯,就是能夠忍耐。人家說,俗話說,「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所以忍辱確實是一帖非常好的妙藥、良方,值得我們學習。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七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4、黃柏霖警官:張良謙德讓封賞
时间段:00:57:11-- 01:00:02
再來『封留侯』,這個是在《漢書•卷四十》張良傳裡面有記載,剛才有提過。漢高祖說了,「運籌策帷幄中,決勝千里外,子房功也。自擇齊三萬戶。」就是漢高祖對他的評價,對張良的評價。他說,運籌帷幄,決勝千里,他說,主要就是張良的功勞,你自己選擇啦,齊這個地方三萬戶給你,做為封地啦。張良就說了,「始臣起下邳」,剛才我們講下邳嘛,「始臣起下邳,與上會留」,我跟主上你是在留這個地方,在留縣見面,「此天以臣授陛下。陛下用臣計,幸而時中」,老天助你啦,你用我的計畫、計謀,幸而都能夠戰勝啦。「臣願封留足矣」,我願意在跟你見面的留縣這個地方,封這個地方給我就好了啦,「臣願封留足矣,不敢當三萬戶。」你看,不敢為天下先,這個張良能夠知進退,他不敢功高震主。漢高祖給他說,要封三萬戶給他,他說,我不要。他還說,我非常感恩,我在留縣見到你,我能遇到你,我才有今天。
這表示什麼?張良確實是有智慧,他除了能夠忍辱以外,他其實也是很謙讓的,這就是他的福報。他說,我跟你相見是在留縣,你封留縣給我就好了,我不敢當三萬戶。那當然劉邦就放心了,你看劉邦後來把韓信都滅掉,也把彭越都滅掉,把英布都滅掉,這些都跟他是一起打天下的。這個留縣就是屬於泗水郡,就在今天的江蘇省沛縣東南五十五里的地方。這個地方講「封留侯」是這樣來的,有這個典故。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七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5、黃柏霖警官:捕鳥傷生而喪命
时间段:01:29:34-- 01:31:09
這確實,我這一張就給各位看,這是活生生地殺生的果報。我們臺灣臺南北門那邊有個捕鳥人,他因為沒有找到一個什麼好的工作,就以捕鳥做行業。他就爬上電線桿,去捕捉八哥小鳥,這小鳥都還沒有長翅膀,羽毛都還沒有長出來。在電線桿的洞裡面,他發現了有三隻八哥雛鳥,他就把牠抓起來放在口袋裡面。結果沒有想到,他的手一揮就被高壓電電死了,掛在電線桿上面死掉了。消防隊把他抬下來以後,他口袋那三隻小鳥,還有兩隻還活著的。那這就是這裡講的,「何苦造無窮之怨孽,盈我有限之囊資耶」,就是卻只有滿足你有限的利益而已。一隻八哥也不過是三百元,三隻也不過是九百元臺幣。你為了九百元臺幣,把一個寶貴的生命都失去了,是多麼可惜的事情,何苦造這個罪業呢?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七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6、黃柏霖警官:嗜食魚眼得視網膜剝離
时间段:01:34:55-- 01:36:35
所以你現在有什麼樣的病,那個因,就是你過去世所造那個殺業的因緣。我有一個蓮友就是,也是教《弟子規》的老師,一個蓮友,他的母親現在眼睛都會視網膜剝離。視網膜,我們臺灣叫做視網膜剝離,就是那個眼球裡面,上面那個視網膜會脫離,視網膜剝離。我就問那個老師了,我說,你媽媽以前是不是很喜歡吃魚的眼睛?他說,對。他說,我媽媽以前一天要吃三顆魚的眼珠。有些人他會特別喜歡吃魚的眼睛,它軟軟地,一吸,咬一下就吸進去了。結果他媽媽現在,從中年到現在都是動這個手術,就是視網膜剝離手術。跟這裡一樣,你用竹竿去貫穿鳥的頭部,現在頭就痛。
那怎麼辦?你一定要吃素,一定要放生,要多放生,一直放。然後要懺悔,要拜佛懺悔,要誦《地藏經》迴向,這非常有用的。你只有透過這樣斷惡修善,而且真正不能再造殺業才可以。明白因果,懺悔業障,是最好的良藥。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七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7、黃柏霖警官:畜生身難脫離
时间段:01:41:16-- 01:42:52
第三點,老法師有說,為什麼牠不容易脫離畜生身呢?他說,釋迦牟尼佛在經典上,裡面跟我們講了一個故事。有一次,釋迦牟尼佛跟侍者阿難尊者,在祇樹給孤獨園經行的時候,佛陀就跟阿難說了。看到祇樹給孤獨園裡面有一窩螞蟻,佛就看到了,佛跟阿難講,笑一笑就跟阿難說了。弟子們看到佛陀看螞蟻在笑,問他是什麼原因?佛陀就說,他說,這一窩螞蟻,七尊佛都出世過去了,牠還沒有離螞蟻身,牠還沒有離開螞蟻身。不是說螞蟻壽命長,是說死了以後,還在這個窩裡面投生螞蟻,什麼原因?執著。「一切法從心想生」,螞蟻牠不覺悟,以為那個身就是自己的身,以為那個生活環境就是自己的生活環境,所以牠生生世世做螞蟻,生生世世離不開牠的巢穴。老法師說,很可怕。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七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8、黃柏霖警官:堅持放生龍天歡喜
时间段:01:43:38-- 01:47:53
第五,老法師說,你看諸佛菩薩,世出世間的聖賢,他們圖我們什麼?說得也是,地藏王菩薩跟觀世音菩薩,還有阿彌陀佛,圖我們什麼?我們今天對他們紀念、祭祀、恭敬,這都不是諸佛菩薩需要的啊,他不是為了這個啊,他們什麼都不要啊。諸佛菩薩已經證得法身了,他們四十一品無明都破盡了,成究竟佛了,他們沒有四相了,怎麼還會為了這個水果呢?為了這個供品呢?你現在給他紀念、祭祀、恭敬,你燒了好香,難道佛菩薩都為了這個嗎?不是啊,他們什麼都不為啊。他們已經證得無生法忍了,不生不滅,他們只有一個慈悲心,是大慈大悲,希望眾生好。
所以這個,弟子個人就非常體會得很深,弟子,末學也都能夠去體會諸佛菩薩的這個悲心。我帶了一個放生團,就是在二OO二年帶到現在了,現在已經是二O一六了,我帶了這十四年的這個放生團,叫蓮池放生會,都在我們基隆這邊來放生。賣魚的常常跟我講,他說,黃老師,黃警官,你那個福報不錯耶。我說,為什麼?他說,昨天還颳大風下大雨,冷得不得了,诶,你來,今天就出太陽,天氣又好又暖和,沒風沒雨的。
我放生的時候,蓮友都非常地多,有時候多到一百多人。每個月我都會放生一次,那感應都是很不可思議的。放生完以後,我都會在原地再繞佛三匝,帶蓮友繞佛三匝,然後再迴向。然後在放生現場,我都會講因果故事跟他們分享,他們都很喜歡聽我講因果故事。這就是什麼?是我們的真誠心,佛菩薩就給我們庇佑,每一次我們放生,比如說有時候碰到颱風來,也很奇怪,到那邊就沒有風沒有雨,就停掉了。那我們離開以後,又開始颳大風下大雨。這就是諸佛菩薩,他們什麼都不期待,他要什麼?他要我們好啊,要我們學習向善啊,要我們學習慈悲心,不要墮在惡道受苦啊。這是真正佛家所說的,「無緣大慈,同體大悲,」沒有條件的,對我們什麼要求都沒有。
我們要認識清楚,我們敬聖敬賢,實在講是尊敬自己的德性。這個地方我們要好好學,我們尊敬聖賢,就是尊敬自己的性德,尊敬自己的德性,尊敬自己,好好學。這個裡面的意思很深,現在世間人懂得的人愈來愈少,為什麼?沒有人講啦,也沒有人肯做啦。所以我們尊敬聖賢,我們不殺生,對誰有幫助?對我們自己有幫助啊,是修福啊,是開發自己的性德。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七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9、黃柏霖警官:上臺學講經的三個條件
时间段:01:52:47--01:56:52
第九,老法師說,上臺學講經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做得到的,一定要知道自己的根性。那麼怎麼學講經呢?老法師說要幾個條件,基本條件,第一,就是要捨己為人,慈悲心。這裡因為提到殺生的問題,老法師這裡也提到這個慈悲心。你沒有這個心,你的學問不能夠深入、不能夠透徹,自私自利是重大的障礙。佛家常講,「慈悲為本,方便為門」。那個慈悲心是根本,學教的根本是大慈大悲。我們仔細觀察,從釋迦牟尼佛開始,到歷代的這些弘法的祖師大德,如果沒有慈悲心,他弘法利生的效果有限、影響面不大,真正有卓越成就的,都是大慈大悲。這是具備第一個條件,所以弘法講經的第一個先決條件,就是不為自己,首先要捨己為人,要有慈悲心。
第十,老法師開示的第十點,第二個條件是什麼?一定是要師承,這一條困難。師承是對老師絕對的尊敬服從,老師是過來人,他把經驗、心得傳授給你,我們對他不尊重,不肯依照他的方法去修學,那怎麼會成功呢?那只有自己去摸索,這個難。所以善學的人,一定是借重老師的經驗成就,以他做基礎,完全繼承他的長處,再改正他的缺點,學生就超過老師了。儒佛代代相傳,都是用這個方法教導的。時代在進步,文化水平不斷的向上提升,所以尊師重道要沒有這個條件,我們在講臺上弘法利生,是做不到的。
第十一,講經的第三個條件,就是懂得一門深入,長時薰修。一門深入,要深入到什麼程度呢?深入到見性,是這個標準。在教下講,深入到大開圓解。這個現象就是這一部經都通了,通了性,見了性,一切經都通。任何經典展開,裡面的義理你都清楚,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但佛法通了,世間所有法也通了,這是佛家常講的,一經通一切經通。
所以我們如果要上臺學講經,這三個條件我們一定要記起來。第一個,要為眾生服務,就是要有慈悲心。第二個,要師承,要有善知識來跟你指導。第三個,要一門深入,長時薰修。如果你能夠,這三個條件都能俱足,那你就可以作為一個很好的弘法利生的一個講經的人。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七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