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古今感应故事  »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 » 感应篇汇编176集故事7则
第176集

感应篇汇编176集故事7则

第一七六集的故事七則 1、黃柏霖警官:姑姑往生開啟助念因緣 时间段:00:03:59-- 00:18:23 首先我們在還沒有探討這個道理以前,我們先來討論一下說,這個獵人的孫子,他們這些孫子都戴上這..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6 16:32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176集故事7则

第一七六集的故事七則
1、黃柏霖警官:姑姑往生開啟助念因緣
时间段:00:03:59-- 00:18:23
首先我們在還沒有探討這個道理以前,我們先來討論一下說,這個獵人的孫子,他們這些孫子都戴上這些鬼臉面具,那麼這些獵犬看到鬼臉,牠以為看到鬼。那就是說狗的靈性、狗的覺性跟我們人一樣。
那麼有些人就說了,尤其是臺灣的習俗,臺灣的習俗說,狗牠的眼睛,特別的有這種敏感性,牠能看到幽冥界的眾生。這個在臺灣的習俗裡面就是說,假如這些狗,如果看到幽冥界的眾生,牠們會有哀鳴,就是那個聲音會非常,拉得非常地長,牠的吠聲,那個狗的吠聲會拉得很長,就是狗牠本身有生恐怖心。
這個在我剛開始學佛的時候,大概是在一九九四年,當時我去受菩薩戒。我是到新北市的海明寺受菩薩戒,當時我是報名受五戒,這我在講課裡面有提過,是當時的得戒大和尚悟明長老要我改的。悟明長老是我們當時的臺灣的中國佛教會的會長。在我去受戒前,我去看我姑姑,我其實會助念也是從我姑姑開始的。我爸爸他們四個兄弟就唯一,就是一個他的妹妹,我姑姑。她原來是住在臺灣省的澎湖縣,一生持「大悲咒」,她是持「大悲咒」。那我去受戒前,她到臺北來看她女兒,就住在她女兒家。我去看她的時候,我記得還很清楚,我跟她結緣一尊佛像,還幫她布置佛堂。

那麼當時她跟我講,問我什麼時候受戒完畢。我是在一九九四年那一年,中秋節前七天去受戒。我就有跟我姑姑講,說我大概是中秋節可以受戒圓滿,可以出來。那她就跟我講一句話了,她說,那我等你回來我再往生。她其實受持「大悲咒」,也有一定的功德力。她當時就準備了七寶,七寶的珍珠、琥珀、瑪瑙啦,這些七寶。
我當時還跟她講,那時候我還不知道表法,七寶就是七菩提分、就是七覺支。我們在「三十七助道品」裡面有七菩提分,就是七覺支,就是擇法覺支啦、喜覺支啦,你們去瞭解那個佛學名詞。我當時對佛法領悟得不深,我說,那妳帶這個七寶到西方,那妳往生以後火化,不是變成灰嗎?怎麼帶到西方呢?我不曉得這個七寶就是七菩提分的表法。她就跟我講說,好,我就等你,到你受戒完我再往生。
我記得受戒完了是,那一年中秋節是禮拜五。那我就回到我家,就住在臺北市的景美。我姑姑當時她,我在受戒期間她生病,她就住到我家附近的那時候的三軍總醫院。那一天早上起來,我就覺得很奇怪,就有一個,就是我們俗話說第六感,我就感覺我姑姑是不是走了,打電話去問我姐姐,她說姑姑走了。我那時候還沒有開始學會助念,就一九九四年我才開始學助念,是從我姑姑開始的。
那我就帶著西方三聖,馬上趕到當時的臺北市汀州路的三軍總醫院,我就到她的病房去。那時候我姑姑事實上已經斷氣了,斷氣從哪裡看出來呢?從那個耳朵,它已經有一點開始變成,因為我們的地水火風開始分離的時候,我們的屍體開始就變僵硬了,耳朵那個地方就會變得比較接近有一點點黑斑出來,黑斑,就是我們一般所謂的屍斑。
我那時候坦白講,因為還沒有助念的經驗,跟一般人一樣,也很怕死人,我小時候很怕死人。我是從發願以後,瞭解十二因緣,是我們這個阿賴耶識這個靈魂。李(炳南)老師說的,去後來先作主公,還沒有來投胎它先來等,往生以後它最後離開,就是那個八識,第八識阿賴耶識,修行到成就的時候,第八識這個靈魂轉成靈性。
那時候我就請了西方三聖,到三軍總醫院的病房去看我姑姑。那時候是,禮拜六,整個醫院的主治大夫都下班了,剩下輪值的醫生。它的助念室在三軍總醫院的後面,靠近臺北市的水源路。它當時規定禮拜六、禮拜天,因為主治醫師不在了,所以就不能開死亡證明。那當時就是,我記得是禮拜六的晚上,因為我姑姑沒有生兒子,她就是收養了一個女兒,那我就跟我姑姑的這個養女,就是我姐姐,陪伴著我姑姑。
因為我姐姐她們不是學佛的,我就陪著她們上救護車,後來繞了一圈就停在太平間,我也不知道。我還問那個救護車的司機說,為什麼你不給我們送回去?他說,因為你沒有死亡證明,醫生沒有開,屍體不能離開醫院。那就到太平間裡面去了。我第一次上太平間,是我姑姑往生。左右兩邊都是停著屍體,上面有放鮮花的啦,有放念佛機的啦。我姑姑的大體就放在中間,旁邊大概停了十幾具屍體,我都不敢看,我都不敢看那些屍體。就在一直在那邊念佛,跟著念佛機念佛。念到晚上半夜就會緊張了,只剩下我一個,我姐姐她們出去了,剩下我一個人在那邊,守著我姑姑的大體,愈想愈緊張。
後來我就要想辦法幫我姑姑救出去,因為在這邊,根本蓮友不能來助念。我那時候有認識幾個剛認識的蓮友。後來我就拿了我的警察的服務證,去找那個太平間的管理員,想要套交情。就像那個倓虛老法師下陰間,閻王要過案的時候,他想跟那個鬼差套交情,就問一些問題,燒金紙有沒有用啊、誦經有沒有用啊,問那些鬼差。這個我在拍《玉曆寶鈔》的時候,拍倓虛老法師的故事裡面,也有提到這一段。鬼差說當然誦經有用啊。
那當時我也是像這樣,我去跟那個管理員套交情,結果那個管理員看到我的警察服務證跟我講,這裡是我管,這裡我最大。我的服務證沒有用,因為這個地方死人都歸他管的。後來我那時候就會求地藏菩薩,我那時候剛開始的時候,我親近地藏菩薩其實不久,我就雙手合掌,我說,地藏菩薩你幫我啊,我要把我姑姑救出去啊,在這邊怎麼助念?只有我一個人,根本沒有蓮友怎麼助念?愈念愈怕,旁邊都是屍體怎麼念?而且是半夜。
诶,我跟你講,地藏菩薩真的感應道交,非常靈感,跟觀世音菩薩一樣,「千處祈求千處應,苦海常作渡人舟。」我一合掌以後,其實也沒有地藏菩薩的像,一合掌就跟地藏菩薩感應道交,為什麼?因為地藏菩薩已經,他久遠劫都成佛不願意成佛。他是法身佛,法身佛是什麼?是破根本無明的法身大士,法身大士他是念不退的,他沒有來去相,他是證得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生不滅。
所以我一祈禱以後,馬上就有感應,地藏菩薩就給我靈感說,該怎麼去處理。我當時提出兩個請求,請地藏菩薩幫我,第一個,我怎麼把我姑姑送出去?第二個,我怎麼可以調伏這個管理員?因為他說這裡他最大,他管的。後來,這個是方便法,但是為了接近事實,我不得不這樣說。但是,欸,你們不要把它想成一個不好的一個聯想。那我就,地藏菩薩就給我一個靈感,那我就準備一個小禮物,我就去送去給這個管理員。老和尚說要多送禮嘛,要多送禮自然的人際關係就會好嘛,老和尚,老法師教我們多送禮。
我就去準備個小禮物,送給這個管理員,這個太平間的管理員。管理員一看到禮物就說,你早一點說嘛,我們自己的人,你早點說嘛,他連續講兩次說,我們是自己的人。那好啦,那我就跟他講說,那我姑姑的大體可不可以運出去啦?他說,自己的人,你禮拜一再來補證件就好,沒問題啦。這套用臺灣的俗話說,有關係就沒關係啦,沒關係就是有關係啦,這個是世俗的作法。但是佛法裡面跟你講,要通權達變,因為為什麼?因為這緊要關頭啊,助念是這八小時、十二小時,是最緊要的,超過明天禮拜天,那助念的因緣結束了那很可惜。說也奇怪,地藏菩薩在幫我這個忙,我到現在如果有困難,我都跟地藏菩薩祈禱,都是感應道交不可思議,這老和尚講至誠感通。
那就是真的這樣,大體讓我移出去,移出去以後,當然也花了五千元的救護車的費用。從三軍總醫院把我姑姑的大體搬回到她家,南京東路,臺北市南京東路五段。那麼到我姑姑家的,她女兒家的門口的時候,我姑姑是住好像是三樓,那大體就要移下來。可是因為那個樓梯很窄,所以不能用擔架,那用什麼?用當時我姑姑離開醫院,那個病床的那個床單來抬起來,用床單抬起來,我抬一邊,那個救護車的司機幫我抬一邊。
我當時在現場,確實看到一隻狗在旁邊,那一隻狗是真的是長鳴,而且牠吠聲非常地可怕,拉的聲音很長。那證明說我姑姑的神識有跟著她大體回家。所以人不是死了就一了百了,老法師說,人死了就沒完沒了。那換句話說,那一隻狗牠的眼睛,已經看到我姑姑的神識,陪在她大體旁邊進去了,上樓了。所以就這裡講說,這個德興程氏的獵人,他買的這些鬼面具給他的孫子戴,為什麼那些獵犬會把這些孫子全部咬死?就是這個原因,因為牠把它以為是鬼啊。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七六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2、黃柏霖警官:打獵人的殺生果報
时间段:00:24:05-- 00:34:17
這個地方,這一段裡面,我們就講到說這個獵人一生,殺害這麼多的物命,難道沒有果報嗎?淨空老法師有開示,淨空老法師說因果巧報,老法師特別講這個因果巧報,就是講打獵人的殺生的果報,就獵人的殺生果報,這一段也是講獵人的果報。老法師怎麼說呢?老法師說,良好的習慣都是從小時候養成的。不殺生養什麼?養慈悲心,慈悲心必須要養成,不吃眾生肉的習慣開始。所以你說你很慈悲,你既然學佛,慈悲心要養成,你必須要先吃素。有些人學佛還是放不下肉,我知道的有些蓮友還是放不下肉。甚至有些受了戒的,他還說可以開緣,這個不太如法,你既然受戒,那就要斷殺業,就不能再吃眾生肉。
為什麼呢?老法師說,你不吃眾生肉是表示你不忍心,他說,這個地方講的,不是在講因果,這個地方只是講慈悲心。人要懂得因果就不敢吃眾生肉了。人有慈悲心,不忍心吃眾生肉,人要有慈悲心,不忍心害別人。所以我辦這個活動也好,或是我平常在助念也好,我跟亡者長跪,長跪說法。所以像我辦這個萬人念佛或是論壇,很多蓮友都有一個感觸,他說,哎呀,黃老師你太慈悲了,其實我也是學老法師的。他們都要求說,老師我跟你合照,其實我已經很累了,我全身真的很累了,因為非常地忙碌,但是我還是抱著笑容跟他們合照。當時想了一個想法很簡單,就眾生需要。老法師說,你從跟眾生、跟蓮友合照開始做,老法師有特別這樣開示。所以你如果請老法師跟你合照,老法師也一般都不會回絕,有求必應。
所以老法師說,如果有慈悲心就不忍心害別人、傷害別人。為什麼?因為不道德,如果懂得因果,不敢吃眾生肉,不敢傷害別人,為什麼?有報應的,善心善行有善果報,惡念惡行有惡報,業因果報絲毫不爽,我們講善惡報應一點也不假,一點都不假。現代的人就是因為科技太發達,相信科技、相信科學、相信網路、相信人定勝天,所以無惡不作,很多傷天害理的事情,都不畏因果,也不怕地獄、也不怕法律。
前幾天我看到一個網路的新聞報導,好像是發生在我們中國國內。他們是說在網路上看到一則新聞,有一個人用火把,活活地把一隻小牛,小活的牛,把牠燒得那個牛到後來痛苦得不得了。我們這幾年在傳達因果報應,還是有用,人都有那種,老和尚講,敬畏因果的這種善心善行。那我就看了很多網路的蓮友,就對這位的,這個人用火把燒小牛,非常不認同,他們就問他說,你不怕報應嗎?你不怕下地獄嗎?你看,這就是因果觀念。
老法師講說,他學佛學了半年就開始吃長素,為什麼?因為老法師小時候,他懂的道理不多,但害怕果報,為什麼呢?因為他從他父親身上看到果報,因為這個果報是他自己親自看的,看到他父親走的時候的果報。他父親是個好人,但是造的罪業很重,為什麼呢?造什麼罪呢?因為他父親喜歡打獵,抗戰期間他父親是軍人,管什麼呢?管彈藥槍枝的,就是軍械官,管武器的,所以槍枝彈藥取得就非常方便。
老法師說,他記得那時候,他大概是十五、六歲,家裡面長短槍總共八枝,老法師都記得。子彈是一箱一箱拿回家,所以就用去打獵。每天早上起來,天還沒有亮,他們的父親就把老法師跟他弟弟叫起床。老法師的弟弟現在還在當教授,我也常跟他見面。那麼老法師因為那時候已經十六、七歲了,所以他就跟著他父親去打,他弟弟膽子比較小不敢出去。老法師說,他總共打了三年。老法師這也是給我們表法,是示現他父親的這個因緣果報的故事。他說,老法師說,他每天至少打十發子彈,而且槍法很準,槍法是練出來的,不要瞄準,幾乎是百發百中。老法師有練到這種本事,天天練、天天打。
所以老法師今天,老法師修行成就,老法師告訴我們什麼?轉迷為悟,轉凡成聖,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老法師說,學佛以後,他一回想,他父親死的時候,跟《地藏經》裡面所講的完全一樣。他父親死的時候,往山上跑,往海裡面衝。他說他父親死的時候,骨瘦如柴,但是力氣很大,幾個人都抓不住他,看到水就往水裡鑽,非常可憐。為什麼呢?殺生的果報,打獵在山上,抓魚在水裡,魚怎麼抓的?用炸藥去炸,在水底爆破,魚整個都翻上來,一顆炸藥下去以後,幾千條魚都浮上來。
老和尚說,那時候戰爭沒有什麼食物,生活非常地困苦,但是那一段期間,他們家裡常常有野味,有魚可以吃。可是抗戰勝利以後,也不過是五年時間而已,五年時間,他父親就遭受這個痛苦了,就這樣死去了,所以是四十五歲。老法師學佛以後,一看到《地藏經》就呆了,講的完全一樣,他不敢吃肉了。所以章嘉大師教老法師修布施,老法師頭一個就是學放生。自己沒有這個力量,跟隨大眾放生,跟大家一起去,這個罪業他父親造得太重了。所以老法師說,《楞嚴經》上講,「人死為羊,羊死為人」,你吃牠半斤,來生要還牠八兩,這是業因果報。所以欠命的一定要還命,欠債的還要還錢。以上是老法師在《淨土大經解演義》第五百四十二集裡面所開示的,這個因果巧報,打獵人的殺生的果報。打獵人殺生果報,我們到這邊分享到這裡。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七六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3、黃柏霖警官:彈弓打鳥得頭痛懺悔發願消業障
时间段:00:34:17-- 00:38:46
接下來在還沒有講下一段以前,我也藉這個機會反省我自己。我小時候也是有一點調皮,我小時候我喜歡用,小時候因為愛玩嘛,用彈弓就打,用石頭彈弓去打電線桿上的鳥,而且練得射擊的準確性很高。老法師是用獵槍,我是用彈弓打鳥。當時確實打很多鳥下來,而且都打到鳥的頭部掉下來,那鳥的頭部都受傷了,小時候我有造這個殺業。那麼這個中間過程,我是從開始懂得放生以後,我有放很多鳥類的眾生。我記得在前幾年,我人還在臺北當副分局長的時候,學佛以後就陸陸續續地頭部會痛,尤其是右太陽穴非常地痛,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
有一次大概在幾年前,我要帶領蓮友到香港去見師父,那一天晚上我印象非常深刻,痛到幾乎在地上用滾的,受不了、受不了,很痛、很痛,不知道什麼原因,就是因果業報現前。因為我的公家配的宿舍裡面,就辦公室的寢室裡面,我都會有一個小佛堂,在我寢室裡面,我都會在裡面做早晚課。我外面是辦公室,那裡面是寢室,我睡覺的地方有放一個小佛堂,有掛地藏菩薩的像,還有阿彌陀佛。我當時痛到不行的時候,因為第二天要搭飛機,要出國去香港見師父嘛,當天晚上痛到凌晨三、四點,睡不著。我起來跪在地藏菩薩面前發願,我也願意誦《地藏經》迴向給祂們。然後我就跟冤親債主溝通,我願意把這一次到香港見師父的功德,我迴向給你們。說也奇怪,迴向完以後,我再躺下去就睡著了。
所以你學佛愈精進,你愈想靠近大善知識,那都會有障礙的。李炳南老師說,當你在做善事的時候,你在修行的時候,障礙會非常地多,困難會非常地多。但是李老師說,困難愈多,障礙愈大,功德愈大。所以李老師說,歡迎困難,歡迎困難。所以我這一次辦;這個李炳南老師的論壇,也是碰到很多困難,我就學習李老師這個精神,歡迎困難,歡迎困難,最後克服困難,圓滿完成這個論壇。這是我自己講我自己的殺生果報。
所以這一、兩年,我在辦萬人念佛,我都立大牌超度,我都寫一個牌位叫小時候用彈弓打鳥的動物靈,超薦的功德人就是陽世,就是我本人。承蒙三寶加持、阿彌陀佛加持,這些眾生都也肯原諒我,那我也確實現在是吃素了、受戒了,所以業障是有消一些。所以蓮池大師說,「病由業起,業由心造」。這一個方法可以解決業障問題,就是懺悔法門,念佛迴向,這是唯一消除病苦、懺悔業障最好的方法,就是念佛、放生,還有吃素,吃素、放生、念佛、懺悔,這是四帖藥。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七六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4、黃柏霖警官:執政者所應該有的作為跟表現
时间段:00:53:09-- 00:57:23
『借令長民者』,「借」就是假如。「借令長民者」,這個「長民者」我們來說明一下,就為民之長,就是官長,古時候是指天子、諸侯或是地方官吏。在《禮記•緇衣篇》裡面有講,「長民者,衣服不貳,從容有常,以齊其民,則民德壹。」這一段我們來解釋一下,這個是在《禮記》的「緇衣篇」裡面的第九章寫的。這什麼意思呢?什麼叫「衣服不貳」呢?「從容有常」呢?「以齊其民,則民德壹」呢?
這個是孔子在提怎麼負責管理百姓生活的執政者,所應該有的作為跟表現,要有三個。孔子說,第一個,要有固定不變的服裝;第二個,要有循規蹈矩的禮儀,就是那個禮節;第三,以前面這兩個,兩種品德來教化百姓,讓老百姓的道德能夠齊一而有恆。這三個就是執政者要知道的,一個是教禮,一個是服裝,另外就是教化百姓。所以這個「長民者」是指施政人員,管理百姓的天子也好,諸侯或是地方官吏。
在《禮記•緇衣篇》的第三章裡面也有寫道,說「夫民,教之以德,齊之以禮,則民有格心。教之以政,齊之以刑,則民有遁心。故君民者,子以愛之,則民親之;信以結之,則民不倍。」這一段的意思在講什麼呢?就是說「教之以德」,你教化老百姓道德,然後用禮來教化百姓,「齊之以禮」,那民眾就會自己來守法,「格心」就是自己就會守法。如果你「教之以政,齊之以刑」,你用刑法來統治他們,民眾會有逃避的心,「遁心」就是逃避的心,我們說逃避法律的漏洞。所以管理民眾的,統治民眾的,你要用愛心來對待民眾,民眾就用愛心來回報你。
所以這一段就是告訴你用德教,以德教化百姓,或是用刑法、政治來管理百姓,兩種不同的施政風格。你用道德來教化百姓,民眾可以具備分辨善惡的這樣的一個教化的感應,他會遷善避惡。如果你是用刑法、用施政來管理百姓,老百姓他會有逃避刑法的心理,無法產生積極的道德動力。所以你為政者要愛護百姓,以信實而恭敬的態度來接納民眾,進而得到百姓的認可跟擁護。這個是這裡講的「長民者」的由來。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七六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5、黃柏霖警官:餓死猴子與慈心待猴的兩種不同果報
时间段:01:01:40-- 01:08:58
我最近助念一個蓮友,姓楊的楊居士,她是一個女眾。她以前有一段期間跟我一起放生,一直隔了很久都沒有再來放生。那在幾個月前,我在放生的時候才知道,她在我們新北市的新店被車子撞了,撞擊以後頭部受重創,昏迷在慈濟醫院。後來我在現場,我有幫她募了二十八部《地藏經》,迴向給她,也為她放生,這個現場放生功德有迴向給她。第二天我就到慈濟醫院去跟她關懷。她是插管兼重度昏迷,我跟她迴向完了以後,開示完了以後,出來的時候,她女兒才跟我講一個故事。
她女兒跟我講說她媽媽,就是這個楊居士,年輕的時候跟她先生吵架,她後來是離婚了。她跟她先生吵架鬧情緒的時候,她先生養了一隻小猴子,她為了報復她先生,起了瞋恨心以後,她就把她先生養的這隻小猴子,活活地把牠,不給牠吃東西,活活地把牠餓死。這楊居士女兒跟我講的,說當時那隻小猴子死掉的時候,第二天她媽媽坐在椅子上,就是那個恍神的樣子,很像死去的那隻小猴。所以我想有很多地方都會碰到這種猴子來侵犯到民宅。比方我們臺灣有很多新聞報導,高雄壽山啦,有很多動物園附近啦,都有很多放生的猴子啦,或是野生的猴子,都會侵犯到民宅。去覓食,去找食物吃,有些人就會獵殺牠。
有一次我到新加坡去,我住到新加坡一位居士家裡,郭來興居士的家裡。他福報很大,他請我去演講。我到新加坡去演講,他的房子都常常供養出家人在他家住,有些是法師啦,有些是法王啦,密教的法王都住在他家。他家房子非常地大,福報很大。我早上起來的時候,我就看到他旁邊的森林裡面,因為他住在別墅區嘛,那旁邊有很多森林,猴子都爬進來。郭來興居士就跟我講,他太太,郭太太說,她說,這些猴子進來,他們旁邊有種了一顆水果樹,那水果樹他們也不收成,牠愛吃就去吃,因為牠一翻牆就跳進來了。然後這些猴子很聰明,知道哪裡有水果,它水果,拜那個佛桌上的水果,牠會爬到佛桌上把水果拿走,其他的,牠不在現場胡鬧。有些猴子牠會在現場拉屎啦,或是把家裡搞得一團亂。
我們這位郭居士,他們夫婦很慈悲,他們也不忍心去傷害牠們,牠愛來就給牠來,跟牠和平共存,你拿了就走,我也不捕殺你。那猴子牠懂得這一家人很善良,所以牠來的時候不在現場撒野,拿了水果牠就出去了,牠就離開,牠也不在他的家大小便。這就是什麼?牠們也有那個靈性,牠知道這一家人心量很大。所以你絕對不能生一個厭惡心出來,你生一個厭惡心,那就會有瞋恨心出來,你就會想辦法獵殺牠。所以我們常常講說,「一念瞋心起,百萬障門開」。
所以這個地方告訴我們,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什麼道理?真正懂得因果教育,不敢為非作歹。這老法師開示的。老法師說,今天倫理教育重要,倫理能不能把人管好?老法師說很難。為什麼?因為人的習氣太深,太重了。古人所說的高名重利,他能不能保持得住呢?保持不住。保持不住他就會背師叛道,名利的誘惑力,力量太大了,能保得住嗎?但是如果懂得因果他就不敢了。
老法師說,你看西洋人,像西方的人,西方的人他們有一些思想,他們的哲學認為武力擺第一。就像美國一樣,什麼都要用武力解決,都到別的國家去侵略,賣武器給別的國家去打仗,美國造的這個殺業非常地重。西方人認為什麼呢?他們認為有強大的武力才能夠奪取政權,才能保持自己的富貴,短期間內好像也出現效果,但是最後的時候都滅國,都滅亡,亡國。
這就要講到因果的問題,殺人要不要償命?欠債要不要還錢?從前他們有宗教,宗教裡面也有講因果啊,可是後來這些帝王把因果刪掉,他認為刪掉因果,就不會有墮地獄。殊不知刪掉,墮地獄更嚴重。為什麼?讓大家不相信因果,不講因果了。所以因果教育,如果真正懂得因果教育,不敢為非作歹,懂得倫理道德,是不好意思為非作歹,因為怕良心責備。但是在高名厚利的誘惑之下,往往昧著良心,他就屈服在名利之下,他就會幹壞事。所以真正懂得因果教育他不敢,因果裡最大的,有沒有天堂?有沒有地獄?有沒有報應?真有,不是假的。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七六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6、黃柏霖警官:買光魚餌也是放生方法
时间段:01:11:09-- 01:16:34
所以放生的時候,我早期在放生的時候,懺公有教我們一個方法,就是臺灣的懺雲老法師,有教我們一個方法。有些人喜歡放生嘛,可是你放生,放魚呢?你又怕說,你放生魚的話,有可能是你放下去,又有人把牠釣走,或是放下的魚海水不能夠適應,可能就會死亡。所以我帶領的放生團,我們放生魚都是漁船捕上來的,再放回海裡面去。早期我在放生的時候我有放鳥,可是放鳥它也有一個缺點,有些人說那你放鳥,就很多人去捕鳥,抓鳥來給你放。或者有些鳥飼養的,你把牠放了以後,牠沒有謀生能力,可能就死在森林裡面。這也有可能,不能說不可能。
有一種放生我可以教各位,這懺公教的。有些人他有許願啦,他生病啦,他趕快想發願啦,比如說放一百萬條的動物啦。比如說我以前有一個蓮友,叫康榮振師兄,康師兄,他就很有慧根,他是長期跟我放生的。他有一次開車,連續發生三次車禍,都差一點死掉。那麼那一次,第三次車禍發生以後,他脫險回來的時候跟我講,我們剛好是在佛一共修嘛,他就跟我講說,欸,黃師兄,我三次車禍差一點死掉。他說,怎麼辦?
我就當時在長壽山共修的時候,我就請他跪在觀世音菩薩面前,座前懺悔。我說,你跟觀世音菩薩發願。他說,要怎麼發?我說,你放一百萬條的動物的生命,放一百萬條,那當然有一個期限,比如說三年之內放一百萬條,或是幾年之內放一百萬條的生命。因為他有跟我講,那已經是七、八年前了,差不多,對,差不多七、八年前,他跟我講說,就是他發生車禍的那一年,他跟我講,他說,黃師兄,我跟你講,算命說算我到今年可能死劫難逃,他就是今年會死掉。我說,發願可以改變業力,我說你就發願一百萬條的物命。他到現在身體還很好,已經隔七、八年了。那他真的去放一百萬條的生命。一百萬條是真的,那時候我們有,他也有放很多的魚苗,我們都運整卡車的魚苗,在海邊野放。
那你有一種方法,我提供給各位就是說,我們知道有很多人會釣魚,你在那個釣具店,就是他要去買魚餌。釣魚的人都會到海邊,或是說湖邊去釣魚,那附近就有很多商家會迎合這些釣魚的人,開一些釣具店,賣一些魚餌。一般的魚餌都用什麼呢?有些是用蚯蚓,整盒整盒的蚯蚓,放在這個盒子裡面,裡面都有蚯蚓,然後就用蚯蚓把牠折斷,折斷以後,用魚鉤把牠掛起來,丟到海裡面去把魚釣起來。那是非常殘忍的,你把整條的蚯蚓把牠折斷。
那你怎麼做呢?你就到那個湖邊河邊的釣具店,你把它整盒的魚餌都全部買走。我以前就用這個方法,我就到那個釣具店,把整個的魚餌全部買走,那店家說,你買這要幹什麼?我也不能跟他講說放生,我就給他一個善意的說法,我說我有目的,但是我不說,我有作用。我就把他整個釣具店的魚餌全部買走,那後面要來釣魚的人就沒有魚餌。那一天這個地方的魚,本身就免得被殺害、被釣死。這是懺公,懺雲老法師所教的方法。
因為那個蚯蚓的物命不貴嘛,有些人他經濟情況不好,比如他生病,他沒有錢,他沒有很多錢,他可能去買物命他沒有錢。那你可以去建議,用他這個方法說你用簡單的,因為蚯蚓都很便宜,那這樣的話,他就可以滿他的心願,他可能從放生,他就開始懂得因果報應,那他開始就許願吃素,他的命撿回來。他就開始學佛,就去受五戒,他慧命就會開顯出來,他就重新的一個開始,你就等於救了一個人的生命,你救了他的生命,等於救他的慧命。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七六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7、黃柏霖警官:大將曹彬慈心帶兵改變命運福蔭子孫
时间段:01:29:48-- 01:40:56
這一段我們就來講曹彬,他的家族為什麼累世封王?就是曹彬他以德帶兵,可以消業滅罪。我們來介紹一下曹彬,剛才講曹彬是宋朝的大將,他幫助宋太祖平定天下,有汗馬功勞。有一天曹彬就碰到當時一位高士,就是相命的,陳希夷先生。陳希夷先生他深諳相術,很有學問,看到曹彬以後就對他講了,他說,你邊城骨隆起,印堂寬闊,目長光顯,必主早年富貴。所忌是頤削口垂,沒有晚福。凡出兵作戰,宜開一面之網,或可培植一些晚福。
就是這位陳希夷先生看到曹彬,就跟他講了,他說,你這個城骨隆起,鼓起來,那你印堂比較寬,表示說,加上你的眼睛長得長,你這個會主你早年富貴。但是你的缺點是,你的面頰這邊削下去了,就比較瘦,削下去了,嘴巴這邊就垂下去,表示你沒有晚福。所以他就勸他說,你帶兵作戰,你應該要網開一面,可以培植一些福,曹彬有記起來。
所以曹彬帶兵在攻打四川的時候,佔領遂寧。他的部下、將士都主張要屠城,曹彬嚴厲禁止屠殺。士兵擄獲了很多婦女,他下令另外單獨開闢一個房間,把這些婦女保護起來,絕對不允許他的部屬對這些婦女有姦淫非禮的行為。到戰爭停止以後,對有家可歸的這些婦女,給她錢把她遣送回去,沒有家可以回去的,也幫她們嫁出去,民眾都很感謝他的德政。
後來曹彬奉命征伐江南,他因為不肯生靈塗炭,去傷害百姓,所以假裝生病不肯就職。他的同僚就去探病啦,曹彬就對將士說了,他說,我的疾病,不是吃藥能夠治好的,只要你們誠心誠意的發誓,攻克江南的時候,絕不妄殺一個人,我的病就好了。將士聽完以後,就燒香發誓,答應曹彬說,攻克、攻佔城門的時候,絕對不再傷害一個人。後來因為這樣的一個仁心,讓江南的人心,民眾都來恭迎曹彬的部隊,保全了千萬人的人命。
勝利凱旋以後,曹彬又跟陳希夷碰面了,陳希夷就對他說了,他說,你數年前,我看你的相,頤削口垂。那時候我認定你沒有晚福,可是你現在的相已經改變了,口角豐,頤豐,而且金光聚耀於面目鬚眉,你會增祿延壽,後福無量。那曹彬就問他了,他說,什麼叫金光?陳希夷說,金光就是德光。我們記得我們德行有開顯出來,你就會有「紫磨真金色身」。「紫磨真金」就是這裡講的金光。其色紫光晃亮,如果人有陰德有感,面部會現金光,眉間會現彩光,眼睛會現神光,頭髮會現毫光,身體會現祥光。他那個氣是外面很明亮,內心很收斂、很徹底,外明內徹,內心很清澈,不只可以增壽,而且還庇蔭子孫遠福。
曹彬果然應了陳希夷的預言,剛才講,他一共四代都在當官,七個兒子、孫子、孫女、曾孫,全部當官。他也算是高壽,資料上寫是講六十九歲,高壽而卒。他兒子,剛才講是七人,都是一代名將,子孫昌盛無比。但是也有說他兒子是九人,但是我們這個引用是七人,七子。所以《歷史感應統紀》裡面,有這樣讚歎曹彬,有說了,「其示病也,正如《維摩詰經》所謂,因眾生病,是故我病」,一切眾生病好,我病也好,「存心仁厚如此。古稱三世為將,道家所忌,若彬之為將,正可廣作功德,何忌焉!」
《歷史感應統紀》這樣給曹彬下定論,它的意思是說,當時要去攻打江南的時候,曹彬不是假裝生病嗎?後來他跟將士講,你們只要燒香發誓,攻克江南的時候,你們不妄殺一個人,我病就好了。這就是什麼?他示現生病,就是他的慈悲心。就像維摩詰居士,佛陀那個時代,有一個維摩詰居士,他假裝生病。佛陀派了他很多弟子去,沒有人敢去,舍利弗啦、目犍連尊者啦,他們跟佛陀說,我不敢去。那為什麼不敢去呢?他說,維摩詰居士大菩薩都會跟他們開示,讓他們無以回應。
那後來佛陀就派文殊師利菩薩去。《不可思議解脫經》裡面,都有講這一段精彩的對話,當時就是維摩詰居士假裝生病,佛陀派他的弟子代表佛陀去探病,然後透過探病就討論出、研討出妙法出來。所以維摩詰居士說了,眾生有病,我才生病,眾生假使病都好了,我病也好了。眾生的病是什麼?眾生的病就是妄想、分別、執著,在三界輪迴。所以維摩詰居士說,一切眾生病好,我病也好了,存心仁厚到這個地步。
古代的人講說,三世做將軍就不好了。三世為將,你三世都去投胎當將軍,他說,這個不好,是道家所忌諱的,因為當將軍要帶部隊打仗。但是《歷史感應統紀》裡面講,曹彬當將軍,正好可以廣作功德,有什麼好忌諱的呢?所以這個地方結論就是說,算命是我們,尤其是我國流傳普遍,星相家卜人命運,在佛法裡面講定業,定業就是你的命。所以金山和尚講說,不要相信命運,要相信業力。你從業力面去改造,業力,業由心造,從心去改變,從自己的身口意,清淨身口意三業,你的命運就會改變。
所以我在講因果裡面得到一個結論,我也跟老法師報告。我說,命運怎麼來的?因果怎麼來的?我跟老法師報告。我說,命運就是由身口意來的。你富貴長壽也是你種善因,你種財施、法施、無畏施。你長壽的話是種無畏施,所以你會得健康長壽;你造殺業,你就短命多病,所以命運是從業力來的。那業力從哪裡來?業力從因果來的。因果從哪裡來?從心念來的。所以心念決定因果,因果決定業力,業力決定命運。也可以講說心念決定業力,業力決定因果,因果決定命運。所以這個曹彬的故事就是心能轉業。所以老法師常跟我們講,心能轉境,不是心被境轉,而是心能轉境。曹彬就是慈悲心,戒殺放人、救人,所以他改變了命運。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七六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