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古今感应故事  »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 » 感应篇汇编179集故事4则
第179集

感应篇汇编179集故事4则

1、黃柏霖警官:老法師關於蘇東坡學佛的幾點開示 時間段:00:03:49-- 00:45:14 蘇東坡先生,印光大師說,他是五祖戒禪師再來的,也就是說,他並沒有往生西方,他是又再來輪迴。淨空法師他有..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6 16:31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179集故事4则

1、黃柏霖警官:老法師關於蘇東坡學佛的幾點開示
時間段:00:03:49-- 00:45:14
蘇東坡先生,印光大師說,他是五祖戒禪師再來的,也就是說,他並沒有往生西方,他是又再來輪迴。淨空法師他有評論蘇東坡先生,淨空法師說,蘇東坡一生念佛,可是他不能夠往生。老法師他的開示裡面有關蘇東坡,我們把它整理一下,總共有下面八點。
第一點,老法師說,他剛開始學佛的時候,那時候老法師還沒有出家。他跟隨李炳南老師學佛的時候,李炳南老師就警告淨空老法師,他說,古人不要學蘇東坡,今人不要學梁啟超。這兩個都是學問家,很有學問,而這兩位也都學佛。老法師說,這兩位居士是佛學家。各位要記得,佛學家跟學佛家是不一樣,兩個字倒過來,這個層次差很多。學佛就是學覺,學佛陀的覺悟,自覺、覺他、覺行圓滿,最後圓滿無上菩提。那麼如果你是佛學,比如說你在大學裡面你教佛學,可是如果你沒有明心見性,見性成佛的話,那你只是做佛學研究,那佛學研究它只是一個知識,它不是一個智慧。
末學曾經到我們臺灣新北市,也是臺北市的近郊,有一所大學叫做華梵大學。這個華梵大學,從學校的名稱,就可以知道它是一個佛教大學,梵就是清淨的意思。華梵大學是我們臺灣的一位比丘尼,修得非常好,曉雲導師她創辦的。曉雲導師就是倓虛老法師的弟子,本來倓虛老法師不收女眾的,對曉雲導師是開這個緣。華梵大學是曉雲導師創辦的,在北部地區,臺灣的北部地區辦得還算不錯。它裡面有一個東方人文思想研究所,末學只是那個東方人文思想研究所的碩士畢業,我去那邊唸過碩士。
但是我去我是深深覺得,它是做知識研究。它做什麼知識研究呢?就是佛學知識,所以跟修行沒有關係。我們上課同學也都拿到碩士,也有博士的,但是我看十個九個都是做佛學研究。將來準備當個講師啦、副教授教書。他只是教不同的世間法的書,叫教佛法、教佛學,但是不等於是學佛。你像李炳南老師,他就是什麼?他就是也曾經擔任過臺灣的中部的中國醫藥大學的教授,還有中興大學的教授。
我上一集有講說,淨空老法師說,他的老師多才多藝,有定功但是沒有開悟。他也能寫詩,能寫詩詞,寫了三千多首,也會教《論語》,編了一本《論語講要》。在傳統文化這一塊,李炳南老師是非常深入的,培養出兩位大德,一個是徐醒民老師,一個是江逸子老師。那麼佛法的部分,我們講說「李炳南老師全集」,李炳南老師的「佛七講話」。李炳南老師培養出兩位高僧出來,一位是淨空老法師,一位就是千年難得一見的,持戒律的果清律師。光培養這兩位弘宗演教的大師,那就不得了了,那功德就很大了。
我們剛辦完李炳南老教授圓寂三十周年論壇,那是真的精采得不得了。三天真的是一個非常法喜充滿,兩千多人,聽論壇的這些學員,三天沒有一個人退席,沒有人打瞌睡。可見上臺講述李炳南老師一生,這些他的學生跟弟子,他們講座的題目也好,或是內容也好,讓大家非常地法喜。李炳南老師他雖然是個教授,但是他不是佛學家,他是一個學佛的大菩薩,他是一個真正的修行者,所以這個層次上是不同的。因為你如果把佛學當做研究,你只是得到知識,知識不等於智慧,知識它不能夠降伏煩惱,但是智慧可以斷煩惱,所以差別在這個地方。
所以老法師說,李炳南老師告訴他說,古人不能學蘇東坡,今人不能學梁啟超。因為他們兩位都是佛學家,蘇東坡的文章大家沒有話說。他們搞的是佛學,不是學佛,一個是覺,一個是不覺。覺悟的話,他就一定是菩薩、一定是佛,正等正覺是菩薩、正覺是阿羅漢,你最少拿到小乘的果位是阿羅漢,正等正覺是菩薩,無上正等正覺那就是佛了,這才叫做學佛。那麼佛學,你頂多拿到博士,拿到博士那可以當個教授,但是你不能夠明心見性,見性成佛,不能夠成佛作祖。所以學佛學到成就,我們稱他叫佛陀。
只要是法身大士以上的,破一品根本無明的,像觀世音菩薩、地藏王菩薩,像印光大師、像蕅益大師、蓮池大師,他們也都通儒、通佛的。蕅益大師還寫一本「四書註解」,他們對於儒家也都很深入。尤其是印光大師也是一樣,如果你們去看《印光大師文鈔》,印光大師對儒家的深入,那個儒家的底子非常地深厚。但是你看印光大師、蕅益大師、蓮池大師,他們都通儒通佛,但是他教我們往生極樂世界。所以他們都稱為人師,而不是經師。
如果你對於佛學很有研究,你來當一個大學的教授,你只能說是經師,你教一部佛學的經典。所以我們在辦李炳南老教授論壇的時候,我們總結李炳南老師的一生,他是菩薩的化身。所以李炳南老師堪稱為人師,所以我們最後總結李炳南老師的歷史定位,是「經師易遇,人師難遭」。你碰到一個大學教授,這很容易碰到,「經師易遇」。但是你要碰到他可以把你德行開顯出來,他自己本身不僅德行開顯出來,他有悟處,他有甚深禪定,他本身能夠明心見性,那他是人師,像佛陀是人天師。
所以淨空法師開示的第一點,我們要好好記得。如果你都把佛經聽完了,你不能夠銷歸自性,你不能夠實踐、不能夠落實。那你頂多只是一個老法師說的,學佛學得很豐富,但是到最後變成佛呆子。所以這一點我們要記得,不是說你經要背很多、要聽很多,你一定要開示悟入佛知佛見,這是佛陀的本懷,佛陀要我們也能夠見性成佛。淨空法師說,人人皆該成佛,因為每一個人都有佛性。
這是佛陀在菩提樹下證果,講的那一句開悟的偈語,「奇哉,奇哉,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因為妄想執著而不能夠成佛。也就是六祖大師開悟,跟他老師五祖禪師報告的,五祖弘忍禪師報告的,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不動搖;何期自性,本不生滅,最後何期自性,能生萬法。這就是六祖大師的開悟的一個證明。前面那個四句,本自清淨、本自具足、本不動搖、本不生滅,是講我們的自性功德,它沒有生滅來去,它本不生滅。
就像《心經》裡面講,不增不減、不垢不淨、不生不滅,後面那個能生萬法,就是無量無邊的功德妙用。那就是用了,這恆沙功德的妙用,就我們一心的體用,體用是不二的。就像鏡子的照性一樣,鏡子你走過去,你胡來胡現,漢來漢現。胡來胡現就是,胡就是外國人,你外國人走過去,它照外國人。中國人走過去,它照中國人。你都沒有人走過去它也是在照,它照一個沒有人走過去的相。這個鏡子的照性就是我們每一位眾生的覺性。但是那個照性,你要去找那個鏡子的照性,你找不到,但是相上見得到,你只要走過去,它就照得到,你不走過去,它也在照。
那一個體性,照性就是體性,你覓之了不可得,但是作用恆河沙。就像我們的覺性一樣,那我們的覺性在哪裡呢?我們的覺性在眼見色、耳聞聲、鼻嗅香、舌嚐味。你要是沒有開悟,你只要眼見色,你習氣就跑出來了。你見到喜歡的你就是很喜歡,見到不喜歡的你就覺得很討厭,你煩惱就生出來了。在哪裡?在你這一念心的阿賴耶識裡面,你只要根塵一接觸,眼見色、耳聞聲,你很高興,你不高興,那一種習氣就跑出來了。那個叫做善惡對待,那個是有憎、有愛,憎就是討厭,愛就是喜歡,這就是煩惱的根源,這就是輪迴的根源在這個地方。所以眼見色、耳聞聲、鼻嗅香、舌嚐味、身對觸,在手能抓、在腳能奔,都是我們自性的妙用。這個是第一點,我們要搞清楚,佛學跟學佛不同的地方。
第二點,老法師說了,他說,這兩個人就是指梁啟超跟蘇東坡,在佛教裡頭都很有名氣。名氣大不好,名氣大就是福報,福報享盡了,要有那個德行去支撐。所以老法師說,這兩個人都很有名氣,但都沒有成就。像淨空法師他很有名氣啊,人人都知道淨空法師啊,但是他修行成就了,一樣。為什麼?因為像老法師、印光大師,他們這種大修行人,他們都已經到三輪體空的地步。他們能夠即相離相,他們的世間的名聞利養、五欲六塵,統統放下來了。
你讚歎他也好、你毀謗他也好,他「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他能夠如如不動,不取於相,他心不隨境轉。你怎麼毀謗他、你怎麼讚歎他,他們都能夠如如不動,不取於相,為什麼?因為他們已經俱足定慧等持的三昧功夫,完全不受這些境界的影響。他們心不隨境轉,他們心能夠轉境,就是《楞嚴經》裡面講的,「若能轉境,則同如來」,「如來」就是佛性,就是清淨,他就是佛了,「若能轉境,則同如來」。
我們現在差就差在這裡,我們稍微有一點名氣,我們就高高在上。等到有人毀謗你的時候,你就非常地難過、痛苦,就是為什麼?因為我們不能夠離相,我們有這個我見,有這個我相。所以菩薩他只要離開四相,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你怎麼稱讚他、怎麼毀謗他,他們都能夠如如不動,不取於相。這個就是你有名氣,但是你修行沒有成就。老法師說,提到佛學,他們樣樣都通,說得頭頭是道,但是一句也沒有做到,這個叫做什麼呢?這在我們經典上講說,理明白,事糊塗,道理都懂,境界一來的話,無明風一來,沒有辦法當家做主。那當然,這個生死關頭,他就不能夠做主了。所以蘇東坡到臨命終的時候,他是昏迷的,他昏迷的。
第三點,老法師說,他們的煩惱習氣沒有斷,只是在經論上去做研究,沒有真正的修行功夫,佛法真實的利益他們沒有得到。佛法的真實利益是什麼?就是戒定慧,三無漏學。這個真實的利益,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香,五分法身香他不能開顯出來,他沒有定慧等持的三昧功夫。所以他沒有得到利益,他不能夠解脫自在,他不能夠來去自如,他不能夠「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這是第三點。
第四點,老法師說,我們在多年前,曾經印過《西方公據》這本書,《西方公據》這個話,最初就是蘇東坡說出來的。你看他有辦法說《西方公據》,就好像說一個入場券一樣。我們要怎麼樣才可以拿到《西方公據》的入場券呢?你最少也要功夫成片,什麼叫功夫成片?你煩惱不現行。你根塵接觸,你煩惱不會發作,你可以煩惱伏得住,這個在李炳南老師說叫伏惑,煩惱被你伏住了。斷惑是怎麼樣?斷惑就要破根本無明叫斷惑。你不能夠斷惑,最少你要有辦法伏惑,這叫功夫成片。所以蘇東坡先生,他都可以說這一句《西方公據》。我們淨土經的經書裡面,確實有這本書,《西方公據》,這蘇東坡說出來的。但是老和尚說他一句都沒做到,俗話講,光說不練。
第五個,蘇東坡每到一個地方,都帶著一幅阿彌陀佛的畫像。就像我們蓮友一樣,我們蓮友有些人都習慣在胸前掛一尊觀世音菩薩,或者掛一尊阿彌陀佛。但是他的念頭、他的行為,他的身口意都不像阿彌陀佛,也有這種蓮友。蘇東坡每到一個地方,都帶了一幅阿彌陀佛的畫像。人家問他說,這是什麼東西?他說,這是我生西方的公據,結果他沒有往生。
第六,蘇東坡雖然一生念佛,實際上他並沒有往生,為什麼不能往生呢?因為他那個文人的習氣太重。你看,習氣還是沒有改,沒有斷。所以習氣一定要在平常就要改。根塵接觸,你自己毛病發作的,比如說你很會計較,很會嫉妒別人,看到別人成就你會生煩惱,你很慳貪,捨不得,你情執特別重,放不下,你殺心特別重,看到小動物就要殺牠,你很懈怠,好逸惡勞,六根對六塵很容易起憎愛心,我們一般講,俗話叫愛恨分明,愛恨分明這個很麻煩的習氣,是絕對不能往生的。所以這個文人的習氣太重,老法師說,障礙他往生了,所以不能夠往生。
所以你毛病習氣在什麼時候發現?你一定要在根塵接觸的時候,你就會發現你的習氣跑出來。但是你有聽經聞法,你有念佛拜佛,你對你的習氣,你會生起慚愧心出來,你會起慚愧心你就會拜佛懺悔,這個就是拜佛念佛的好處。你聽經聞法聽了,你就很容易發現你的習氣,這就是覺悟的開始,自覺。
第七,老法師說,他喜歡作詩、喜歡填詞、喜歡寫文章,名氣很大沒有用。人家李老師,李炳南老師也會寫詩寫詞,可是人家李炳南老師往生極樂世界。那蘇東坡就不行了,他不能往生。李炳南老師的文章也寫得很好,但是一個有定功,一個沒定功。這些事,就是寫詩跟詞跟文章,跟了生死出三界毫不相干。就是我們祖師跟我們講的,三藏十二部,饒給他人悟,一千七百個公案,都是生死岸邊事。我們蓮池大師、蕅益大師,也常常都會開示這個道理,這三藏十二部,饒給他人悟,我就是一句佛號持到底。
人家海賢老和尚就是這樣,三藏十二部,饒給他人悟。人家他念到功夫成片、事一心不亂、理一心不亂,他就做到「知而無知,無知而知」。像老法師說,海賢老和尚什麼都知道,他說,什麼都知道,就一定是明心見性,見性成佛。所以三藏十二部,饒給他人悟,一千七百個公案,都是生死岸邊事,就是跟了生死、出三界沒有關係。你會講很多公案,比如說禪宗裡面的公案,總共把它歸納,大概是一千七百個公案。你朗朗上口,但是你煩惱一品都沒斷,你還是一樣繼續輪迴。請問這一千七百個公案,你都背起來,能夠講出來,有什麼用?都是生死岸邊事,所以叫做跟了生死、出三界毫不相干。
這個你平常在境界來的時候,你看看自己的心,倒底是悟還是迷?不用騙自己。老法師說,生死這種事情,可以騙別人,不能騙自己,有沒有把握,問自己就知道了。老法師說,蘇東坡寫這麼多詩跟詞、文章,最後把自己的往生西方的事,全部耽誤掉了,全部誤掉了。鍋漏匠也不會寫詩,也不會寫詞,也不會寫文章,一個字都不認識。他只不過是一個補鍋鼎的,煩惱深重的,一位很普通、很普通的凡夫。但是因為遇到他的老師,諦閑老法師。因為他覺得這個世間太苦了,他不僅是生活苦,煩惱苦。
他跟他同學講,因為是他同學嘛,他請他給他剃度。諦閑老法師說,你年紀這麼大了,你一個字也不認識,現在教你去讀經你也沒有辦法,我鄉下有一間小廟,你就到那邊去一心念佛,我請個護法護持你。就有位女眾菩薩煮齋飯給他吃,有個男眾護法護持他。他說,你念佛,念累了就休息,休息好就繼續念。這樣人家他念三年,念到預知時至。他要往生前去城裡面看一些老朋友,跟這個煮飯的護法居士講,明天不用煮了,就是明天他要往生,不用煮飯了。人家給他一點小供養,他把那些小供養都存起來,存在一個桶子裡面,上面有灰。以前在大陸的時候,早期的時候,那時候老人家可能就是晚上半夜不方便,吐一些痰,等等這種小桶子,就是盂桶。他就把人家給他一點小供養放在那個桶子裡面,做什麼?連後事都不麻煩別人。
最後他回來以後,他站了三天三夜,以前鄉下交通不方便,人家護法馬上去報告諦閑老法師,這樣要一天,等諦閑老法師來,又要一天,這樣就兩天了。來了以後,看他站了三天三夜,諦閑老法師說,你比名山古剎的方丈和尚還了不起,名山古剎就大佛寺啦,大叢林裡面的大和尚啦,還了不起,你比弘宗演教的大師還更了不起,就是你比能講經說法的還更了不起。這樣站了三天三夜,哪一個有辦法死掉用站的?他老師,就諦閑老法師,就給他拍肩膀,拍一拍,你了不起,了不起,拍完他就倒下去了,這個就是功夫啊,這就是神通啊。
蘇東坡先生也把阿彌陀佛帶在旁邊,也會寫詩跟詞跟文章,到臨命終的時候昏迷,沒有往生西方,印祖也說他沒有往生,老法師也說他沒往生,那應該是他沒往生啦。老法師說,他最後把自己往生西方的事情耽誤,沒有一個事情比這個更重要。就是佛在經典上講,在《法華經》裡面講,佛以一大事因緣,開示悟入眾生佛知佛見。往生西方的人,他都能夠預知時至,身無病苦,心不貪戀,意不顛倒,他對生死毫無恐懼,全部都準備好了。所以你看《淨土聖賢錄》裡面那些大菩薩,那些往生的人,他們都事先知道要走了,甚至會去拜訪朋友,還會沐浴清淨,都有那種功夫。像海賢老和尚也是一樣,印光大師也是一樣,廣欽老和尚也都能夠預知時至,他本來在臺北縣,就新北市的承天禪寺,他跟弟子講,他要到妙通寺去,他準備要往生。
懺雲老法師的弟子道證法師,住世四十八年,我們臺灣的學佛人都說,稱她是觀世音菩薩再來。她本身得癌症,她不化療,她還在癌症期間,畫出五尊佛出來,五尊阿彌陀佛。她最後要往生的時候,跟她同參道友講,在嘉義一個小茅棚裡面,拜佛的時候跟她的同參講,我不能再陪你了,我要走了,她就念阿彌陀,佛沒有出來,阿彌陀,她倒下去就往生了。她還是癌症病人,生死自在,她這個往生西方的事情,完全自己有辦法做主,懺雲老法師也是一樣。
這個地方我們讀到蘇東坡先生,我們要好好反省,你就算拿到博士,你知識非常豐富,佛法的經典都能說,但是你做不到。佛法裡面講信解行證,最後就是要證入,就是要悟入,那就是見思惑、塵沙惑要破,你最少要能夠把煩惱伏住,你才有辦法帶業往生。最後一點,老法師說,蘇東坡在臨終的時候,別人勸他念佛,這個我們講過了,在以前我們講經的時候我們也講過。別人勸他念佛,也是他的護法勸他念佛,他說,功夫用不上力啊,為什麼?他沒辦法做主,他煩惱伏不住啊,煩惱伏不住就是功夫用不上力啦,這個意思啦。
就像海賢老和尚年紀那麼大了,一百一十二歲,爬到柿子樹上去摘柿子。你們如果看《來佛二聖永思集》裡面,你看海賢老和尚爬到柿子樹去砍樹枝,要摘柿子下來給弟子吃,你看他可以一手扶在樹幹上,自在啊。人家說,啊,老法師,你危險,你危險。他說,我在念佛哩。什麼意思你知道嗎?就他沒有妄想啊,他沒有妄想就是,妄想的當下就是,其實本體是覺嘛,他沒有妄想,就是覺性起作用嘛,他是清淨心嘛,他對任何事情都沒有牽掛,他來去自如。
這種就是蘇東坡臨命終的時候,人家勸他念佛。他說,功夫用不上力,意思是說他可能被病苦所困擾,臨命終的時候四大要分離,氣息薄弱,冤親債主全部現前,平常的那些煩惱習氣,平常所貪愛的、所瞋恨的,一一在臨命終的時候會全部現前,就像你看影片一樣,全部都現前。你神識要出去,魂要離開了,那是很恐怖的事情,冤親債主全部到,就像印光大師說了,臘月三十那一關就過不了,累世所欠的債,在那個地方全部都出現了。臘月三十就是農曆的過年除夕夜,印光大師說,人的臨命終就是臘月三十,過不了關。
我一個蓮友她本身,她們兩個姐妹都學佛,一個在某某功德會當委員,一個是修淨土的。我有勸她說,哎呀,妳要告訴妳媽媽念佛啊。她跟我講說,哎呀,我有跟我媽媽勸,我媽說,妳們念就好啦,我老的時候再來念。結果她媽媽一句佛號都不念。後來到那一年過年的時候,中風,就無常,「無常根本,蒙冥抵突」,就《無量壽經》裡面講的,它會什麼時候來,妳不知道。
結果她媽媽突然間中風,重度昏迷,送到我們臺北市的萬芳醫院。她說,黃警官,你趕快來,跟我媽媽關懷。我發了願,就誰找得到我,我就去。結果我一去,她雖然昏迷,但是她很清楚,她執著得不得了,她雙手跟雙腳都被萬芳醫院護士把她綁起來,為什麼?因為她當下被插管,因為她一進去以後,昏迷以後,她肺部不能夠自行呼吸。這個到醫院一定要記得,你久病以後,也是肺部不能夠自行呼吸,就是說你一直躺在病床上的時候,你躺久以後,你肺部功能會退化,你不能夠自行呼吸。
什麼叫自行呼吸呢?你可能剛開始要靠機器,可是我們肺部有自己的功能,它能夠自行呼吸,當你一旦不能夠自行呼吸的時候,醫生就會建議給你插管,就是像一把劍把你插在喉嚨這邊插下去,透過機器把空氣送進去。那是很痛苦的事情,一分一秒都很難熬。插管插一個月,如果你還斷不了氣,你業障還在,你沒辦法捨報。捨報不是你想要捨報就可以捨報,你要生,活不過來,要死,死不了,那要怎麼辦?因為你還死不了,所以醫生根據醫學上的需要,他會給你氣切,管子拔掉,氣切。
我曾經去助念一個老菩薩,他太太在年輕的時候學佛,他就給她障礙,在板橋,他氣她太太學佛,把她太太的海青拿來,用菜刀把它剁成碎,我們講說,把它切成像菜一樣,這樣一塊一塊的。這麼一個起瞋恨心的丈夫,最後他變成植物人,在板橋醫院。那一天我記得是阿彌陀佛聖誕,十一月十七日,他被氣切,我去跟他開示說法。他竟然被佛力加持,突然間可以講話,這照理講是不可能,為什麼?因為他氣切是不可能講話,因為聲帶這邊就不能講話。
他突然間跟我講很多話,他說他也是好人啦。我說,是啊,你是好人,我說,你哪裡好?你講給我聽。他說,有人警察要來開單子,比如違規停車,他叫他趕快跑,他說,他也是這樣的好人。後來他開始毛病就來了,習氣就來了,開始罵他太太。他太太是一個念佛人,很老實,很愚蠢的這種鄉下的婦女,她就是知道一句佛號。他就開始責怪她,我們趕快回家,把這些機器全部搬走,他就開始罵了,他罵完以後,罵幾句以後,突然間聲音就不見了,沒辦法再講話了,這就是臨終的情形,就是這樣,用不上力。
剛才我講的我那個蓮友的媽媽,送到萬芳醫院也是這個情形,像五花大綁一樣。我在旁邊要給她開示,她一直在那邊掙扎,你想想看,她聽得進去嗎?她完全聽不進去,她的念頭就是,你趕快給我放了,不要給我手腳綁起來,趕快把我管子拔掉,這是她的唯一妄想,就是這一條,唯一的執著就是這個。這個時候什麼都聽不進去,你放念佛機也是一樣,沒有用的,這臨終病人我看太多了。
去助念一個個案,她兒子給她蓋陀羅尼被,還是菩薩戒的,我們臺灣某一個佛教團體的菩薩戒,在床鋪上滾來滾去的,為什麼?因為她洗腎,身體很癢,我一看,我跟旁邊叫我去的師姐說,她還不會走。她說,你怎麼感覺?我說,我說不上來,她不會走的,妳們現在趕快給她送到,她平常在哪裡洗腎?不然妳現在把她送到三軍總醫院,或者送到醫院去給她洗腎以後,她就比較舒服。她兒子在旁邊,在床鋪上放著西方三聖,跪著一直在那邊磕頭如搗蒜,哎呀,阿彌陀佛,你趕快接我媽媽走啦。
結果我叫師姐說,趕快把她送到醫院,她這樣掙扎,太痛苦了,她佛號念不下去的。就這裡講的,功夫用不上力,生死心不夠切,她不能夠放下,她身體有堅固的執著,有我貪、我愛,沒有辦法。結果送到醫院去以後,再治療一年,死在三軍總醫院的太平間,還是一樣叫我去,總共隔一年。所以老法師說,你看,在佛法上,他能講得頭頭是道,雖然一生念佛,可是他不能夠往生,不能夠出三界,不能夠了生死,這是值得我們警惕的。
以前我們也提過一個公案,印光大師常常在提的,諦閑老法師的學生,顯蔭法師,年紀輕輕地,二十三、四歲就死掉了,還到日本去唸佛學,研究東密,研究密教。印光大師還勸他,要沉潛、要潛修,他就是執意不聽,也不聽他師父諦閑老法師的勸解。最後死的時候,印光大師說他是昏迷,旁邊雖然有人助念,沒有用,他佛號念不出來,昏迷怎麼念佛?顯蔭法師,印光大師說,通宗通教,講得頭頭是道,那都是生死岸邊事,一點辦法都沒有,沒辦法做主。這是提到蘇東坡,我們特別提這一點。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七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2、黃柏霖警官:四種慈悲
時間段:00:51:35-- 00:57:10
佛經上講四種慈悲,前面的兩種都是凡夫有的。第一個叫愛緣慈悲,比如說我們對我們自己的親人,我們對親戚朋友,我們的兄弟姐妹,我們特別愛他們,因為他們跟我有關係,你會去幫助他,會去愛護他,會去照顧他。但是如果不是親朋好友,你這個心生不出來,這個叫做什麼?這個叫愛緣慈悲,這是標準凡夫,他比一般凡夫好多了,他至少還有慈悲心,心地還是善良的。
再來第二種,第二種就是眾生緣慈悲,第二種什麼情形呢?比如說讀書人,他很有德行,剛才講蘇東坡先生就是個讀書人,他很有德行、有學問,他心量拓開,也就是《弟子規》上講的,他已經達到「凡是人,皆須愛」,到這個境界了。這個境界在佛法裡面講,叫眾生緣慈悲。他把自己的愛心拓廣了,他能夠慈悲一切眾生,這很難得,我們中國人稱這種人叫聖賢,大聖大賢,他的慈悲心能夠到達一切眾生,包括動物。所以蘇東坡先生對鳥這麼愛護,也可以講說眾生緣慈悲,他的慈悲心能夠到達一切眾生。這是第二種。
第三種,在佛門裡面講菩薩,是屬於法緣慈悲,他不是佛,他在學佛。佛陀說,遍法界虛空界,萬事萬物都跟我是一體的。菩薩正在學習佛講的這個道理,他都在學習虛空法界眾生跟我是一體的。所以菩薩他就把他的慈悲心,像佛一樣廣被法界一切眾生。但是菩薩他的起心動念沒有斷,分別、執著沒有了,但是他還有起心動念,這個是屬於法緣慈悲,就是他沒有分別、執著了,但是他還有起心動念。實教菩薩,就是法身大士以上的,破根本無明一品以上的,圓教初住位的菩薩,他們就沒有起心動念了,他們所證得就是分證佛。一共有四十一品,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等覺,這四十一品的無明破盡了,入妙覺位,成究竟佛。
這四十一位法身大士,他們都叫分證佛,他們也能跟佛一樣,做到什麼?第四種,「無緣大慈,同體大悲」,這叫做最後一個無緣慈悲。無緣慈悲就是佛或者是分證佛,圓教裡面的分證佛,我們一般稱法身大士的境界,無緣慈悲,無緣是什麼?沒有條件的,為什麼無條件呢?因為眾生跟他是一體的,跟佛是一體的,一體哪裡有條件呢?就像左手幫助右手一樣。我們現在就是沒有一體的概念,所以右手不幫左手,佛跟眾生一體,一體哪有條件呢?
所以佛是無緣大慈,佛,無緣大慈大悲,菩薩是法緣,聖賢是眾生緣,一般凡夫只有愛緣。所以到聖賢,他的慈悲心、他的愛就拓廣,真的做到「凡是人,皆須愛」。看年歲跟我父母差不多大,對他的禮敬跟自己的父母就沒有兩樣;看到年齡小的,跟自己兒女一樣的,他就會把他看做自己的兒女一樣去照顧。這是世間聖賢,記得,這是世間聖賢。佛法的修學沒有別的,一步一步向上提升,決定沒有逼惱的這種心態。所以我們不要去惱害眾生,你最起碼要學世間聖賢,要做到眾生緣慈悲,不要去惱害眾生,這學世間聖賢。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七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3、黃柏霖警官:世人多殺生遂有刀兵劫
時間段:01:05:37-- 01:11:53
慈壽禪師說啦,「世人多殺生,遂有刀兵劫。負命殺汝身,欠財焚汝宅。離散汝妻子,曾破他巢穴。影響各相似,洗耳聽佛說。」這白話的意思是說,世間人都喜歡好殺生,造了很大的、很多的殺業,所以世間才會有刀兵劫。其實現在到處都有戰爭,恐怖戰爭,像中東一樣,現在敘利亞、伊拉克、利比亞,那就是刀兵劫。他們流離失所,難民跑到歐洲去。像巴黎,那恐怖份子在足球場裡面大開殺戒,機槍掃射,死了很多人,歐洲也都陷到恐怖戰爭裡面。美國也是一樣,美國九一一也一樣。這就是「刀兵劫」。
我個人覺得說,你遇到壞人被砍殺的,那也是刀兵劫。你遇到強盜被殺害,那也是刀兵劫。你生了重病以後上手術房,醫生做大手術,那也是刀兵劫。像我們就幫一個小朋友,他剛出生沒多久,出生七天就上手術臺,因為他心臟問題,就一定要動手術。生下來第七天就被動手術,幾乎每個月都要動手術,很可憐。他媽媽有學佛,請我務必幫他放生。我都在放生的時候,幫他迴向這個小朋友。最近就比較沒有消息,應該是有改善,可能手術的次數就減少。他過去生,這個小孩子,出生前的過去生絕對是賣肉的、殺肉的。我說,他一定是殺魚的,殺魚、殺豬的,他現在都在還這個殺生的罪業。
所以殺業造得多的時候,我們經典上講,你吃人家半斤,還人家八兩。所以世間人因為造殺生,所以才有刀兵劫。你欠人家的命,我就殺你的身體。欠他人的命,就殺你來償還,叫「負命殺汝身」。欠別人的錢財,就燒你的屋子、屋宅來償還。有人離散你的妻子,因為你曾經破壞牠的巢穴,因為你過去生或者前世,曾經破壞牠的巢穴。這種報應影響,道理都是相同的,我們要多洗耳恭聽佛的開示。
這個地方就提到刀兵劫,老法師就開示。大家都怕戰爭,因為戰爭一來,流離失所。我們近代的中國可以講說,是刀兵劫最嚴重的一個年代。我們有國共內戰,有八年的對日抗戰,還有北伐戰爭,那些都是刀兵劫。還有南京大屠殺,日本兵在中國東北研發生化武器,殘殺我們的同胞,那都是刀兵劫。戰爭怎麼來的?我們現在的戰爭怎麼來的?老法師說,戰爭怎麼起來的?冤冤相報。人都討厭戰爭,希望這個世間永遠沒有戰爭,古大德告訴我們,能不能夠做到?能。老法師說,只要眾生不吃肉,世間就永遠不會有戰爭。
古人這首偈子寫得好,「欲知世上刀兵劫,但聽屠門夜半聲」。我們往下就會提到,蓮池大師對這種殺業的形容,是非常地恐怖的。「但聽屠門夜半聲」,就是天還沒有亮,屠宰場那殺豬、殺牛、殺羊的,這一種畜生慘叫的聲音。你殺牠,牠殺你。牠的罪在畜生道受滿了,佛在經上講的,「人死為羊,羊死為人」,這些畜生,牠在畜生道罪業受滿了,牠又到人間來。所以說,「人死為羊,羊死為人」,牠又到人道來投胎,有個人身。而你造了許多惡業,你變成畜生。這一生你吃牠,來生牠吃你。共業,就是戰爭,就是造成戰爭,這是遠因。所以我們要想永遠沒有戰爭,只有一個方法,就是不吃眾生肉,愛護動物,敬鬼神。這是老法師開示戰爭怎麼來的?就是吃眾生肉。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七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4、黃柏霖警官:琉璃王滅釋迦族的因果故事
時間段:01:11:53-- 01:36:06
這裡面我們就提到一個真實的刀兵劫的故事。佛陀親自開示的,琉璃王跟釋迦族,我們知道佛陀他們的釋迦族,叫迦毗羅衛國,是佛陀的祖國。佛陀雖然他成佛了,但是他的祖國被滅掉,迦毗羅衛國被整個滅掉,釋迦族被滅掉,這是有很深的因果故事。佛經上記載,有琉璃王領兵攻打釋迦族。這個首先要先跟各位講,這個佛典故事,為什麼琉璃王要率兵攻打釋迦族?這是講到後面的因果,但是它中間有緣。等一下我們會講到前因,講到現在的,後面的果報就是滅掉釋迦族,那它中間有個緣,叫因緣果報。那它有個緣,它有個前因、遠因,現在的果報,中間有個緣插進來,緣就是導火線。
所以李炳南老師說,你造的惡因,你透過懺悔,透過改過,透過念佛,透過修行,透過修六度萬行。他說,就像你過去生,無始劫以前你造的惡業,那個種子掉在一個空瓶子裡面,它沒有土壤,沒有水份,沒有陽光,沒有空氣,你把它拴起來,它那個種子不會發芽。這是李炳南老師形容的。你那個種子掉在空瓶子裡面,什麼都沒有,也沒有土壤,也沒有水份,也沒有陽光,它沒有辦法發芽,它不能夠開花結果。
那麼為什麼琉璃王他會去滅釋迦族?它是有原因的。因為佛陀成佛以後,他們的釋迦族被稱為太陽的民族,很優越。因為誕生佛陀這樣一個偉人出來。所以釋迦族他們就把它蓋一個佛陀紀念館,他們族人就覺得很榮耀,所以他們釋迦族的人是不嫁給其他族的。因為印度當時有許多小國,十六個小國,有很多各種不同的族群。以前大印度,就是現在的印度,還有尼泊爾、阿富汗、巴基斯坦,這都屬於古代的大印度。他們的釋迦族因為太優越了,所以他們的女子不嫁給外族。
琉璃太子的父親是波斯匿王,波斯匿王是佛陀的大護法。你們在經典上,如果有看到佛陀開示,怎麼去度化波斯匿王?波斯匿王是佛陀的大護法,波斯匿王的年紀跟佛陀一樣大,他很有福報,佛陀跟波斯匿王怎麼開示?他說,你幾歲看恆河,見過恆河?他說,我三歲見過恆河,我媽媽帶我去的。恆河是印度的一條聖河。佛陀就問波斯匿王說,你現在幾歲?他說,我現在六十三歲。佛陀說,那你現在看恆河,跟三歲見的恆河有沒有不同?因為波斯匿王都修福報,他護持佛陀,可是他悟性沒有開嘛,他不知道那個見性,見聞覺知是本具,本自具足的,每一個人都有這個覺性嘛。

佛陀用權巧方便跟他開示說,你幾歲看恆河?他說,我三歲,母親帶我去的。他說,那你現在六十三歲,你看恆河有什麼不同?他說,一樣啊。佛陀說,那個見性沒有變,可是你從三歲到六十三歲,你已經老了六十年了。你雖然身體上已經老化了,年紀也變成六十三歲了,可是你的見性它從來沒有老,它沒有生,沒有死;沒有來,沒有去;沒有增,沒有減,那個見性沒來沒去。「無所從來,亦無所去」,《金剛經》裡面講,「無所從來,亦無所去」。見性從來沒有生滅,從來沒有增減。人會老,但是見性不會老。所以這是佛陀對波斯匿王的開示,就是要讓他悟那個見性,悟那個聞性。
曾經這樣記載,就是說當時釋迦族裡面,有一位茉莉夫人,茉莉夫人就是她在一個茉莉花園裡面當園丁,照顧那個花園。她長得很莊嚴,很漂亮。但是茉莉夫人她是一個婢女所生的女孩。在印度它有種姓的差別,第一個婆羅門;第二個剎帝利,統治階級;第三個吠舍,士農工商;第四個首陀羅,就是賤民。在印度,到現在還有這種種族的分別。如果是按照這樣講,她是首陀羅,她是賤民之女,女兒。婢女所生的小孩,種族裡面是不能夠通婚,哪怕是裡面階級不同,也是不能通婚。
當時波斯匿王去打獵,經過那個花園的時候,茉莉花園的時候,看到茉莉夫人,非常驚豔,怎麼這麼清新脫俗的一個女孩子在這裡?那剛好太陽很熱,波斯匿王就跟隨從就在樹下乘涼,看到茉莉夫人,非常地心儀,就是非常地驚豔,就怎麼會有這麼清新脫俗的一個女子?就問她說,妳是哪一族的子民?她說,我是釋迦族。那妳是誰的小孩呢?她一緊張,講得太快,沒有講清楚。她說,我是某某親王的,就是婢女的女兒,她講成某某親王的女兒,講得不清楚。那麼波斯匿王就說,某某親王的女兒,那就想把她娶過來了。那時候他已經結婚了,他就派人去釋迦族提親。釋迦族說,不行啊,她是婢女之女,不能夠嫁,不能嫁給波斯匿王。她不是我們釋迦族,他提親是釋迦族,她不是釋迦族,她是婢女,賤民的女兒,怎麼辦呢?找了半天,就派茉莉夫人嫁給他。
茉莉夫人就是婢女之女,嫁過去以後,當時就生出琉璃太子。琉璃太子小時候,當太子的時候,旁邊會有很多玩伴,就是說童子童女陪伴他嘛。他們就陪他,陪琉璃太子回到他的外公家跟外祖母家去玩嘛。結果琉璃太子有一天不小心,跟這些童男童女跑去看佛陀紀念館,當時有人在管理這個佛陀紀念館。大家都知道他是琉璃太子,是波斯匿王的兒子。
琉璃太子不小心腳踩進去,踏到那個佛陀紀念館的地。管理員說,你不能踩進來。他說,你是賤民之子,你不能踩進來。他說,我怎麼是賤民之子?我是波斯匿王的兒子啊,我媽媽是茉莉夫人啊。他說,你媽媽茉莉夫人是婢女。他才知道說他媽媽是婢女。他非常地憤慨,非常地憤怒,被羞辱。他那一次就跟旁邊的童男童女提起,你們一天跟我提醒三次,我一定要報這個仇。他種下這個瞋恨的種子,在他的阿賴耶識裡面,一定要報仇,要滅掉這個族。所以後來波斯匿王老的時候,退位了,王位就交給琉璃太子。琉璃太子登基以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報仇,發兵攻打釋迦族就是這裡來的,琉璃王領兵攻打釋迦族。
當佛陀知道這個消息以後,知道這是迦毗羅衛國人民共業的果報已經成熟了。佛陀他有六神通,他有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佛陀也教他們的族人不要造業,你種下種子一定會現行。什麼叫種子?你現在造這個殺業,你殺一個畜生,就造一個殺業的種子。種子就進入阿賴耶裡面去了,就是你的意念,透過你起心動念,透過你的口業,透過你的身業所造的十惡,殺生、偷盜、邪婬,進入你的阿賴耶種子,這個叫種子啊,它是無形無狀的啊。但是它遇到緣會起現行,它會發作啊,就像你遇到喜歡的會喜歡,遇到好的會喜歡,遇到不好你會排斥,那個種子就起現行。
佛陀他能夠救人,但是人的業報不能不受。佛陀有三不能,第一個眾生度不盡,第二個定業不可轉,第三個無緣不能度。這是佛陀有三不能。他雖然是一個偉大的佛陀,但是他有這三個做不到的,這是定業不可轉,那定業要怎麼轉呢?自己要去轉,你要學袁了凡居士,學《俞淨意公遇灶神記》裡面講的。你要學袁了凡,發三千善、三千善、一萬善,從事相上改,從理上去改,從心上去改,他最後改變命運了。袁了凡本來算命是要活到五十三歲,他活到七十四歲。淨空法師算命活到四十五歲,現在活到九十歲。他就從心上改,事相也改,理上也改。
事相改,比如說你吃素,我現在吃素就事相改。不要造殺業,不要造殺生,不要造殺生的罪業,這理上道理你都懂。心上要改,你不起惡念,不起殺生害命的念頭,你完全慈悲心現出來,大慈大悲心現出來,那就是從心上改。學佛陀在因地的時候,連一蚊一蟻,一隻螞蟻、一隻蚊子,他都不願意去惱害牠,這就是從心上完全做到。所以佛陀他對人的業報,他不能夠不受,佛陀沒辦法。有罪業的人,不懺除前愆,你不懺除你的罪業,佛陀雖然可以救度一時,但是最後你還是必須要受這個,完全受完這個業報。
所以為什麼善人會得惡報?很多人在生病的時候怪佛陀,怪護法沒有保佑,怪學佛沒有用。他沒有去懺悔業障。我們在講美國蔡晉宏先生,他是一個科技新貴,他得了尤因氏癌,美國三大名醫都說他沒有救,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他做化療,昏迷了七天七夜,在心臟這邊開一個洞,把化療的藥從心臟這個人工血管打進去,昏迷七天七夜。他最後恐懼死亡的時候,他最後求助於觀世音菩薩,他誦《地藏經》懺悔。這個故事我們都講過,蔡晉宏。
他最後跟觀世音菩薩發兩個願,第一個,他願生生世世跟觀世音的腳步,行菩薩道;第二個,他吃素。所以最後他吃素以後,他也是吃得非常地困難,最後慢慢把自己改過來,完全吃素。所以很多人就說,認為他癌症到最後變成不見的時候,一般都認為他是吃素造成的。最後蔡晉宏講過一句話,他寫那個文章的篇名叫做,「當生命與死亡面對面的時候」,就是生命跟死亡面對面的時候,他這個念頭他悔改,他懺悔。他說一般人都以為我癌症會好,是因為我吃素的關係,但是做為一個學佛人,對於因緣果報,深信不疑。八個字做結論,因緣果報,深信不疑。
末學寫了這一本《知苦樂法》,就是講癌症病人怎麼好起來的。事實上也是在講,因緣果報,深信不疑。裡面我提到蔡晉宏的故事,這有點像中國大陸的「山西小院」。末學編的這本《知苦樂法》很多人很喜歡,但在中國大陸流通得不多。我準備將來把它設計成文字檔跟PDF檔,掛在我們孝廉講堂的網站,各位可以下載。裡面也告訴你們,怎麼修持《地藏經》的事跟理。所以你自作自受的業,你就是最後必須要去受完這個業報。所以我講因果,講因果不空,因果是自作自受,不作不受。
第三個,靈性殺不死。哪怕是個小動物,牠也有佛性,牠的靈性你也是殺不死的。你殺一條魚、殺一隻狗、一隻貓,牠們都有靈性,都會報仇的,一定會報仇的。所以佛陀想到他的祖國,他只是盡心盡力幫忙。當琉璃王帶兵要攻打釋迦族的時候,有一個人坐在那個枯樹下面,那就是佛陀,他要等待琉璃王跟他的軍隊。琉璃王對佛陀雖然沒有好感,但是畢竟他是佛陀,所以他不下馬車也不行。他勉強下車告訴佛陀說,佛陀啊,那邊的山上,枝葉繁茂的大樹,你去坐在那邊打坐嘛,那邊比較蔭涼。你不要坐在這個枯樹下面,這枯樹都已經凋零了。你不要坐在下面,這邊太陽太熱了,太陽在曬,非常不好。
佛陀就非常有威嚴的回答琉璃王說了。他說,你說得不錯啦,但是親族之蔭,更勝餘蔭。這個親族之間,它就是一個像樹蔭一樣,可以蔽蔭我們的子孫,所以親族之蔭,更勝餘蔭。雖然是凶惡殘暴的琉璃王,聽到佛陀這個慈悲開示的聲音,他也不能不感動。佛陀話告訴他說,你要滅掉迦毗羅衛國跟釋迦族,祖國跟親族之間的蔽蔭都沒有了。那你還有什麼蔭呢?你的媽媽也是來自釋迦族,你都把你媽媽的家族滅掉了,你還有什麼餘蔭呢?餘蔭就是福報啊,我們說祖先的庇蔭就是福報啊。因此琉璃王心中想,他說,過去國跟國用兵,遇到沙門,總是退兵的。他們以前很尊敬僧寶,就是國跟國要戰爭,遇到沙門出來他們一定退兵的,何況現在是遇到佛陀呢?所以他聽完佛陀這開示,馬上下令撤軍。
琉璃王回軍以後,部隊搬回去以後,佛陀沒有高興,也沒有興奮,因為佛陀知道因果、業,是自然的法則,定業不可轉。不久琉璃王第二次發兵,要攻打迦毗羅衛國,佛陀又坐在樹下等他,琉璃王部隊又撤回。第三次琉璃王再出兵的時候,還是遇到佛陀坐在枯樹下,琉璃王沒有辦法只好下令回軍。可是等到第四次,琉璃王第四次發兵的時候,佛陀知道釋迦族的共業,果報不可避免,因為沒有透過懺悔。他就回去了,佛陀就回去了。因為佛陀對於迦毗羅衛國的人民不懺悔覺悟,才有今天的危難,很惋惜又同情,所以佛陀也不能夠救他自己的釋迦族。後來琉璃王攻打迦毗羅衛國,最後整個都滅掉,把他們整個族都滅掉。
據說當時攻打進去的時候,當時那個國王是佛陀他們的親族。佛陀的父親淨飯王往生的時候,是佛陀親自去送的。可是佛陀他爸爸淨飯王四個兄弟的小孩,大部分都被佛陀度出家,比如說難陀、阿難陀,這些都是佛陀的堂兄弟,都被度出家了。佛陀知道他們家族會有這個災難,所以一些善根比較深厚的這些堂兄弟,他全部度出家,包括提婆達多也是佛陀堂兄弟,也是度出家。
所以到後來聽說,是淨飯王的王位,傳到佛陀他們的親族裡面的一位長輩。那位長輩也是很慈悲,聽說他就是告訴琉璃王說,我現在沉到湖裡面去,你等到我浮起來的時候,你再攻打進來。結果原來他是把他自己的長髮綁在樹根下面,悶死在湖裡面,沒有浮起來。最後琉璃王等太久沒有辦法,就破城門攻進去,但是後面已經開了一些城門,已經逃掉一些人。那一些佛陀的遺族跑出去的,到後來就是現在在西藏的藏教的子民,就是佛陀的後裔。佛陀後裔,就是佛陀他們釋迦族的後代,逃難到現在我們中國西藏,釋迦族後代。
琉璃王攻打進去,把整個釋迦族滅掉以後,戰爭快結束之前,佛陀的弟子裡面,目犍連尊者他是神通第一。他就告訴佛陀了,他說,佛陀,我把釋迦族三千人的神識托在缽中,神識放在天空,保住這三千個人的神識,他跟佛陀講。佛陀說,你入禪定去把缽拿下來看看,現在怎麼個樣子?目犍連尊者用神通力,把那個缽從虛空中拿下來的時候,裡面全部變血水,知道定業不可轉,要被滅掉,佛陀當然知道他被滅掉。他說,你拿下來看看嘛,結果全部變血水,救不了。
這什麼意思?神通抵不過業力,只有智慧,功德可以滅罪、可以滅業。功德是什麼?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香。功德在哪裡?功德在法身中求。你開悟以後,所有的罪業全部都滅掉。你就有辦法像安世高大師一樣,安世高大師兩次還命債,還命債還完以後,他就成佛了。
所以目犍連跟他們眾弟子就覺得很奇怪,他們就問佛陀,他說,偉大的佛陀,你這麼偉大,你開悟的聖人,為什麼你的釋迦族被滅掉,你不能保護他們呢?跟我們一樣啊,我們如果學佛的話,如果遇到厄難,遇到業報,親戚朋友會誤會啊,你吃素也得病啊?你吃素也有災難啊?他不知道因緣果報不可思議,業力不可思議,聖力不可思議。
結果佛陀就跟眾弟子開示了,他說,在無量劫前,現在的釋迦族是當時一個漁村的所有的漁民,他們都以捕魚為生。他們最後這個漁村的漁民,把池裡面所有的魚類全部捕光。當時捕到一條大魚,是魚王。他說,現在的琉璃王就是那一條魚王,現在幫他打仗的這些兵士、這些軍隊,就是當時他的蝦兵蟹將。他說,當時全村的漁民,只有一個人沒有吃魚肉,就是我。他說,我當時童心未泯,我就跑到那個魚王頭上,給牠敲三下。他說,我到現在每次想到這個事情,我頭就要痛三下。佛陀就表法給你看,因果不空。他說,當時整個漁村漁民把這個魚族全部滅掉,所以現在他們整個,我們釋迦族也被滅掉。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七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