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古今感应故事  »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 » 感应篇汇编181集故事4则
第181集

感应篇汇编181集故事4则

1、黃柏霖警官:一體的含義 時間段:00:04:25--00:42:48 『乖萬物一體之仁』,「乖」就是背離、違背。「萬物一體」,眾生與我一體,這個「一體」是什麼意思呢?老子說得好,老子說,「天地與..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6 16:31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181集故事4则

1、黃柏霖警官:一體的含義
時間段:00:04:25--00:42:48
『乖萬物一體之仁』,「乖」就是背離、違背。「萬物一體」,眾生與我一體,這個「一體」是什麼意思呢?老子說得好,老子說,「天地與我同根,萬物與我一體。」「法界觀」裡面說,「情與非情共一體。」我們知道佛陀在開悟的時候,佛陀的開悟法語裡面有一句,「情與無情,同圓種智」。所以在《三藏法數》裡面,「出法界觀」它有解釋,什麼叫「一體」?「出法界觀」裡面講,「一體者,常住真心之體也」,就是我們的真如理體,「常住真心」就是我們的真如,它的本體,真如的理體是無形無相的,覓之了不可得,作用無量無邊。
六祖大師就是悟這個理體,六祖大師在聽客棧裡面,有人誦《金剛經》,六祖大師不認識字,誦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的時候,他豁然頓脫契入了。那就是什麼意思呢?就是六祖大師當下,他那個我執、法執都破了,他也破根本無明了,他契入一真法界。因為法身大士才能夠契入常住真心的理體,就是法身大士以上的。我們如果是講天台宗的判法,圓教初住位的菩薩他才能契入,因為圓教初住位菩薩,到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等覺,有四十一品無明要破。等覺菩薩還有一品生相無明未破,等到四十一品無明破盡了,進入妙覺位,成究竟佛,那就是入常寂光淨土,那就是究竟佛了。
那四十一位的法身大士,他是什麼?他是分證佛,分證一分常寂光淨土,分證法身,這就是這裡講的常住真心。所以法身大士就是實報莊嚴土,跟常寂光淨土的究竟佛,還有分證佛,他們都不起心、不動念,他們證得一體三身佛。體是清淨法身佛;相,圓滿報身佛;作用,百千億化身佛。我們一般,我們佛法上的解釋,清淨法身佛就是毗盧遮那佛,就是理體。相呢?圓滿具足,盧舍那佛。作用呢?就像釋迦牟尼佛到世間來,分身法界救度眾生,百千億化身佛,那是用。所以諸佛菩薩都證得體、相、用,一般叫從體起用,攝用歸體,體用不二。所以真如的理體是真空,作用是妙有,恆河沙。這個我們學經教的,我們學佛的,我們要懂這個道理。所有諸佛菩薩在說,就是這一件大事,這叫生死大事,摩訶般若波羅蜜多。
所以那個真如理體就是真空,那個用就是妙有,就是六祖大師他先契入那個「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他就是證入那個不二法門,真空妙有,空有不二的不二法門。然後經過他的師父,弘忍大師袈裟遮圍,跟他用《金剛經》印證。當時因為弘忍大師的弟子,「終日只求福田,不求出離生死苦海」。也就是說,你整天只想要做善事,只想要有福報,可是你並不想要出離三界,六道輪迴,這叫做「終日只求福田,不求出離生死苦海」。那就是講我們哪,我們每天汲汲營營地,就是名聞利養,放不下、看不破世間的五欲六塵,那就是「終日只求福田」。渾渾噩噩地,啊,一生就結束了,又再換下一生了,那下一生到哪一道去?怎麼來的?自己迷迷糊糊地。
人家諸佛菩薩、六祖大師、鍋漏匠都證明給你看。你看海賢老和尚在往生前開示,他說,老佛爺要接他走了。海賢老和尚說,靈魂修成靈性,全世界都會知道,成佛嘛。現在果然老和尚叫淨宗學人要學習海賢老和尚的道風跟修持。我們講堂一天要播放三次,每天中午兩次,晚上再一次,每天薰,每天薰。海賢老和尚也做到了,他是入一真法界,他最少是分證佛。所以六祖大師,他就是契入這個真如理體,真空是無相的,作用無不相。所以我們的真空妙有,我們這一心,我們的真如的體用,叫做無相無不相。講無相是講它的體,講它的作用是無不相,合起來我們一般都稱什麼?叫實相。
我剛開始講《占察善惡業報經》的時候,當時是簡豐文老師單獨教我,在佛陀教育基金會的內典研究班,他叫我專弘「地藏三經」。第一本,《地藏菩薩本願經》。第二本,《占察善惡業報經》。第三,《地藏十輪經》,也就是一般統稱的,我們講的《地藏十輪經》。《地藏十輪經》還沒有問題,《地藏經》註解很多,可以參考。唯獨《占察善惡業報經》是比較難,蕅益大師有註解,但是也很深,近代的夢參老和尚有講,但是夢參老和尚所講的沒有蕅益大師的深。
蕅益大師不愧是阿彌陀佛再來的,不管是他著作《阿彌陀經要解》,或者註解《占察善惡業報經》的註解,都是在講實相,所以非常地深,那我講不出來。一開始講《占察善惡業報經》的上卷,那沒有問題,講相上怎麼樣修福,怎麼懺悔,那個沒問題。講那個木輪相法,第一輪、第二輪、第三輪,那個基本上一般都看得懂。
但是講到下卷的話那就麻煩了。所以《占察善惡業報經》講兩個觀照法門,一個唯心識觀、一個真如實觀,講到真如實觀就是教你悟。所以講到下卷的時候,一開始就是講實相,我就講不出來,筆記準備了一大堆,看到老師在看著我,緊張得滿頭大汗。那是為什麼?因為我們所講的法,都是有依止的,我們依靠筆記。當然因為我們現在是初學講嘛,淨空老法師說,要依祖師的註解,比如說像你依印光大師,依淨空法師的開示,依蓮池大師的註解,或是蕅益大師註解。老法師說,剛開始學講經就是要這樣,依一家之學不會走偏路,那就是老法師所學的覆講。老法師到現在,還是一直認為覆講可以讓想要弘法利生的講經者,能有所悟處。他說,這個是最究竟的,也是最笨的方法、也是最好的方法。
問題現在大家都不信這個,大家都要學通家,不願意學專家。通家,就佛學院的教育叫通家,什麼都要學,樣樣通,那樣樣鬆,沒有一門深入。你看胡小林居士,還有劉素雲老師,就是遵照老和尚的開示,一門深入。劉素雲老師專攻《無量壽經》,胡小林居士專攻《大乘起信論》,他有悟處了。你只要讀到一千遍、兩千遍、三千遍,老和尚說,小悟、大悟、證悟。那你看一切大乘經典,就是一經通,一切經通,你就豁然的契入。這個沒有辦法去解釋的,不可思議的,就這裡講的「常住真心之體」,就是實相。
所以你要是不薰習般若,不一門深入,你講常住真心,你會講,可是你不知道它是什麼個境界。這個東西就「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像智者大師講「如是我聞」,光講一個「如是我聞」,九十談妙,講了三個月,講一個「妙」字,講三個月,講「如是我聞」,講一個「妙」字就可以講九十天,這是從心性出來的。
所以六祖大師就是聽到客人誦《金剛經》,他豁然頓脫,契入常住真心之體。後來他的師父弘忍大師給他袈裟遮圍印證,用《金剛經》印證。六祖大師再跟他師父報告,他說,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不動搖;何期自性,本不生滅。這個是什麼?這也是真的體,這四個是體,也就是真如理體,常住真心之體。後面那個「何期自性,能生萬法」,就是從這個真如理體產生無量無邊恆河沙的妙用。你眼睛在看的、耳朵在聽的、鼻子在嗅的、舌頭在嚐的、手在抓、腳在走路的,所有每天待人處世的這些,常住真心之體的妙用,那就是從體起用。所以六祖大師是契入這個真如理體的體用不二,他師父給他印證說他開悟了。
那他就是他師父親自,因為他授給他衣缽嘛,叫他趕快逃,要不然,因為大家想要搶衣缽,下面還有一千個弟子想要搶,爭奪這個衣缽。他師父就搖櫓,搖櫓就是乘了一個小船,要把他送出去。六祖大師說,哎呀,師父,我來搖櫓,就划船啦。五祖弘忍大師說,我來幫你搖就好。六祖大師就講一句話,「迷時師度,悟時自度。」我還沒有開悟以前,師父,老師你度我,我悟了以後,我就自己度自己。
所以講到「一體」,我們特別要瞭解什麼是「一體」?是什麼東西?比如說我跟你是一體的,可是利益衝突來的時候,就不是一體了,你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或者你的就是我的。對不對?那為什麼?因為你根本沒有悟嘛,所以你不知道什麼叫一體嘛。師父上人他就契入這個一體,所以師父常講說,契入宇宙人生的真相,虛空法界的眾生跟我是一體的。當一體的時候,你對待石頭也是一體的,你對待螞蟻也是一體的,你對待你的父母也是一體的,你對待你的兄弟也是一體的,你對待別人也是一體的,你對所有天下蒼生你都是一體的,你對待白種人也是一體的,你對待非洲人也是一體的,那個叫做大慈大悲。
昨天我在講《地藏經科註》的時候,青蓮法師在跟我們勉勵,他說,菩薩在修行的過程裡面,為什麼菩薩會堅忍不拔?因為菩薩對自己來講忍苦忍難,忍受一切的痛苦、忍受一切的災難。我們看到佛陀割肉餵鷹、捨身餵虎,修忍辱波羅蜜,成就六度萬行。菩薩都是這樣修來的,對自己是忍苦忍難,對別人是大慈大悲。我們就是要學這一點,我昨天講到《科註》的時候,就學到這一條。這個智慧的功德海,隨拈一滴水都是無量功德。真的,所以我們不跟聖人學習可以嗎?因為我們沒有那個智慧啊。現在為什麼心量這麼狹小?就是我們不能夠契入一體的觀念,契入一體的心性,你沒有辦法契入,所以你那我執、法執就破不了,你那個與生俱來的習氣毛病,就沒辦法斷。
如果你契入一體的自性的話,他這講的一體不是外面的一體,你只要契入你的自性,它本來就是一體的,所以佛叫做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嘛。菩薩是法緣慈嘛,跟他有緣的,有法緣的,菩薩就可以跟他慈悲嘛。我們都是什麼?我們都是愛緣慈,跟我有關的父母我才要幫他忙,才要孝順他,別人我就不管。或者是未出三界的世間的聖賢,眾生緣慈。我們上次講到蘇東坡,對那個鳥在他家庭院孵蛋築巢,那就是眾生緣慈。
所以當你瞭解你這個常住真心的理體的時候,学佛就在學這個地方,就是開示悟入眾生佛知佛見。所以這個常住真心之體,「自性清淨,一體無二」。可是如果你妄想突然間冒出來了,起心動念了,「境界頓現」,那就有對立境界了,就有人我境界了。「於是有情眾生、無情國土,從一真心妄分為二」,有情眾生,無情的國土,本來是真如理體,變成什麼?變成對立了,好壞、美醜、是非、善惡都出來了,那就有喜歡跟不喜歡了,就有愛跟討厭了,那就是輪迴。「當知有情無情,皆是眾生自心所變,實非外物,故頌云,『情與非情共一體』,是也。」就是「唯心所現,唯識所變」。
我這一次到日本去演講,認識了上海的這位菩薩,傅沖居士,老法師也非常地讚歎他。他就是修懺悔法門,他對他父親、對他母親、對他兄弟姐妹,怎麼個懺悔法?他懺悔到清淨,智慧現出來。我非常地讚嘆、非常地佩服,他也許不會講很多經典上的這些佛言佛語,但是他做到了,他「唯心所現,唯識所變」,一切法心想生,他真的都做到了。
他說,為什麼你會看到別人的缺點?為什麼要看到自己親戚的缺點?為什麼看到別人是這樣的呢?這樣不好的一面呢?因為你的阿賴耶識裡面,也有這個不好的種子,是你的種子變現的,所以你要懺悔。所以他跟他所有的兄弟姐妹,他的嫂嫂、哥哥,還有他的父母。當他看到一個不好的行為的時候,他就跪下去懺悔說,是我不敬、我不孝,是我的心裡面有汙染的種子,我向你懺悔。最後他的父母,他的親戚朋友,他的兄弟姐妹全部被他感動,全部學佛。
所以我就跟傅沖居士說,你跪所有的兄弟姐妹跟你的父母,就是跪你的自性。你的自性裡面迷惑顛倒了,你懺悔是懺悔自己的迷惑顛倒,不是對方這個缺點的迷惑顛倒,是你看到這個缺點,你的種子變現的。當你懺悔到清淨的時候,他們依報也改變,他們外面也改變,被你感動,那就一體了。你跟他不會分別說,你自己不會分別,他就不會跟你分別,當你轉識成智的時候,他也跟著你轉。他們是境界嘛,那境隨心轉,他們那個境界不是外面的境界,是你心中變現出來的醜陋境界,是一個不好的境界、是一個討厭的境界、是一個喜歡的境界。
當你透過懺悔的時候,你這些善惡對立的境界,種子轉為清淨的時候,你轉,他們跟著你轉,這叫做境隨心轉,修行要這樣修才會成就。哎呀,我這一次去,最大收穫就是學習這個,我學習善財童子五十三參,我向他學習,我們是學經教的,我們不如他。他真的是受盡千辛萬苦,艱苦折磨,痛不欲生,甚至染上幾乎快得憂鬱症,重度憂鬱症,也想要去自殺。最後他用這個最簡單,也是最實用的懺悔法門,把他的慧命救回來,非常佩服他,傅沖居士。
所以我說,你很像大乘經典裡面講的,那一位常不輕菩薩,佛陀也很讚歎這位常不輕菩薩。他對任何人都是懺悔,都是跪拜懺悔的。甚至他跪外道,那外道還羞辱他,我不需要你跪,我不需要你懺悔。常不輕菩薩還是講,你們成佛,希望你們度我,這麼謙卑,常不輕菩薩。如果你真能這樣去老實、真幹、聽話,你的心要老實、要真幹、要聽話,不是你的外表要老實、真幹、聽話,是你的心哪,那你修行一定會有成就的。
所以老法師講,你要怎麼去把世間的苦因果拔掉?我們都不喜歡生病,我們都不喜歡心裡煩悶。你怎麼拔世間的苦因果?你怎麼與出世間的樂因果?你想要去得出世間的那個法樂,也就是智慧現前的那種解脫的境界。老法師說,拔世間苦因果,跟與出世間樂因果,與就是給、給你,這兩句話是一切眾生很難做到的,為什麼做不到?因為迷失了自性,迷失了這個常住真心之體,迷失了這個一體,不知道虛空法界跟自己是一體。這是老法師來解釋「一體」,老法師解釋得也非常好。你迷失了虛空法界一切眾生是跟你一體的,問題是你沒有悟進去,你沒有大徹大悟。你大徹大悟,你就知道虛空法界眾生跟你是一體的。
我們來看六祖大師,他是不是做到了?他悟了以後,他師父送他走,給他衣缽。六祖大師到獵人堆待了十五年,他那時候還是居士,沒有出家。他幫什麼?他幫獵人煮飯、炒菜,他吃鍋邊菜,我們一般講吃肉邊菜。獵人跟你,獵人是殺生,六祖大師是一個開悟的聖人,他已經開悟了,他師父給他,弘忍大師已經給他衣缽,信物了,那他是開悟的了。換句話說,他已經是法身大士了。那六祖大師可以在獵人堆待十五年,他也沒有說,急著想要出去弘法,他也沒有說急著想去講經說法,去度多少眾生,他沒有。他師父跟他講,「遇會則藏」,到四會縣的時候藏起來。他聽他師父的話,藏了十五年,在獵人堆藏了十五年,「遇會則藏」。
我真的很佩服六祖大師這樣的一個定功,不簡單。你看到獵人在殺生,我相信他,獵人隊裡面,人家都是拿刀的,拿弓箭的,他能怎麼樣呢?他只能偷偷地把一些他們抓回來的動物,把牠偷偷地放掉,可是他竟然可以和光同塵十五年。什麼叫和光同塵?你看不喜歡的,你看不順眼的,他在墮落的,你可以跟他相處十五年,然後來慢慢感化他。這就是這裡怎麼講?因為六祖大師已經悟了,虛空法界一切眾生,有沒有包括獵人?包括獵人,是跟我一體的,一體的時候就沒有對立,就沒有分別,就沒有執著,就沒有喜歡跟討厭了。
我們現在就是證不了,進入這個一體。所以我們跟家人都合不來,我們跟同事就合不來,我們跟朋友就合不來,兩三天就翻臉了。蓮友也合不來,不要說是家人跟外面的人,你根本跟蓮友就合不來,甚至跟你的師父合不來,我也看過這種情形,為什麼?因為他沒有證入一體。所以說證入一體的妙用,無量無邊,你甚至可以對待眾生。我套用「壽命是一點一滴努力來的」那個陳女士講的話,「壽命是一點一滴努力來的」這本書的作者陳女士講一句話,她教她小孩怎麼樣對待這些螞蟻?她說,很簡單,妳把牠當成自己的小孩就好了。這就是一體啊。
所以老法師說,迷失了自性,不知道虛空法界跟自己是一體的。為什麼是一體?因為一切眾生皆有佛性,關鍵在這裡。螞蟻也有佛性,你有佛性,牠有佛性。佛性是平等的,不增不減,不垢不淨,不生不滅。問題你不尊重牠有佛性,你認為牠是螞蟻。所以,因為一切眾生皆有佛性,含小動物,所以佛已經證得這個一體的境界,所以佛供養一隻螞蟻,跟供養一個僧人功德一樣。為什麼?因為佛是平等心、清淨心。所以我們現在就明白,什麼叫一體?一體就是你的平等心、清淨心啦。因為清淨心產出來的妙用就是,它的本體是一體,它作用就是大慈大悲了嘛。我們凡夫有我法二執,無始無明的情執,我們做不到無緣大慈。當你開悟了,你就做到真正的慈悲,自他不二。
如果真的覺悟虛空法界跟自己是一體的。如何做到一體?老法師說,從布施下手。這一點末學還要學習。剛才講的,「壽命是一點一滴努力來的」那位陳女士,螞蟻到她家,成群結隊的,她旁邊給牠放了糖跟水來慰勞。她說,螞蟻菩薩行軍很辛苦,所以她的慈悲心救了她自己。後來她們全家發生火災,三個小孩都沒有燒死,因為慈悲心救了她。所以你怎麼救你自己的生命,救你的慧命?很簡單,慈悲心嘛。那展現出來就是吃素啦,不惱害眾生啦,護生啦,放生啦,你就可以達到世間人要的消災延壽嘛,你就可以得到出世間的智慧般若嘛。所以從布施下手,做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不著色聲香味觸法布施,你就證得空、無願、無相,入一真法界。
這一段師父講的很高深喔。師父說,你先從布施下手,你開始不管是財布施、法布施、無畏布施,你先從布施下手。剛開始可能有所求,到後來無所求,到最高境界,是《金剛經》裡面講的那個無相布施,沒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無相布施到最高境界是「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我們在經典上講叫三輪體空。
然後佛陀在《金剛經》跟我們講,不著色聲香味觸法布施,什麼意思?你眼見色、耳聞聲,你不會住相生心,你心中的妄想、分別、執著都放下來,那叫不住色布施。你不會起心動念,就不住色布施了。你不會起心動念,就不住聲布施嘛,你聽到聲音是好的跟不好的,你都可以放下來。你看到眼前的東西,好的跟不好的,你都可以放下貪愛跟瞋恨、跟厭惡,那就是不著色聲香味觸法布施嘛。你吃東西,不管這個東西好吃不好吃,你如如不動、不取於相,這個叫不住味布施嘛。你知不知道它是煮得淡、煮得鹹,煮的味道好跟不好?你知道不知道?你知道啊,但你知道,不起心,不動念,那叫不住味布施啊,味道的味,那就恭喜你了,你契入法界了。
法界在哪裡?法界在你這個常住真心的理體,那這樣就一體了,這些六塵境界跟你就是一體了。當你契入一體的時候,你心就平等了,你心就清淨了,眼睛見色、耳聞聲、鼻嗅香、舌嚐味,恭喜你,你已經一體了,一體就平等了,清淨心就現前了,這叫做一體的啦。當你契入這個境界的時候,你對待一切萬事萬物,有情無情,你就可以做到虛空法界眾生是跟我一體的。這樣大慈大悲的行為就出來了,你就可以跟佛陀一樣,你到時候可以割肉餵鷹、捨身餵虎了。現在叫你割肉餵鷹就不行,痛得要死,我不能割我的肉給牠,因為你沒有一體啊。
所以傅沖居士講一句話,他說,我們跟父母、跟兄弟姐妹,就是左手跟右手嘛,他用最簡單的比喻嘛,是一體的嘛。那為什麼你現在打右手呢?他是一體,你為什麼打他?為什麼欺負他呢?你為什麼要討厭他呢?就是因為你不知道他是左手、右手嘛。老法師也常常這樣比喻,就左手、右手嘛。可是我們不是,明明是一體的,我們就是左手跟右手要對立,就像牙齒跟舌頭,它會不會對立?它們對立,我們就沒得吃東西啦,一定是舌頭被咬到啦,那就不和諧、不協調,不協調這嘴巴就不能運作啦。你看,天生的這個妙用,舌頭它軟軟地,那牙齒硬硬地,牙齒也不會去欺負舌頭,舌頭軟軟地,也隨順了這個牙齒,兩個配合得天衣無縫,產生功能,滋養我們這個色身。
所以先從布施下手,不著色聲香味觸法,你不著六塵境的時候,你是真布施,你就是已經捨下了。所以最高境界,把自己的煩惱布施掉,那是最大的布施。而且離開四相,你就證入空、無願、無相。我們剛才講過,無相是我們的理體,真空也是我們的理體,無願呢?我應該做的啊。這不是什麼我發願,你剛開始要發願,可是到證入理體的時候,悟了以後不需要了,為什麼?本來就應該要做的,是無願,發願的願,不是那個埋怨的怨,是無願,空、無願、無相,這個三解脫,三種解脫。那就進入一真法界,跟一切眾生便融為一體,這兩句話就不難做到了。哪兩句話?拔世間苦因果,與出世間樂因果,你就得到了。這是我特別引用師父上人解釋什麼叫「一體」。這個一體講很簡單,做起來很困難。在這個地方,「乖萬物一體之仁哉」,我們特別把它做延伸的解釋。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八一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2、黃柏霖警官:放生十五年佛菩薩護念
時間段:00:51:00--00:54:51
我講過,末學常常引用蓮池大師的開示,個人對蓮池大師非常地景仰,總覺得跟蓮池大師特別有一種親切感。末學帶的放生會,就是蓮池放生會,就是很自然的取了這個名字,也不是說刻意的要跟蓮池大師一樣,就自然而然就把它取成蓮池放生會。到現在也差不多十五年了,已經帶了這個放生會十五年,每個月放生一次。總是很感念諸佛菩薩,尤其是觀世音菩薩的護念,始終不缺錢。每一次放生的時候,前一天都是颳大風、下大雨,等到我們要去放生的時候,晴空萬里,沒有任何障礙。人愈來愈多,有時候多到一百多個人。放生完了以後,我都會跟他們說佛法,說因果故事分享,看他們都聽得津津有味,不忍離開。
那我們放生會,賣魚給我那一位黃先生,他也被我度化了。他雖然魚賣給我,我常常在講因果故事他也聽到。所以他每一次都會捐兩千元,也是種了善根啦,然後他爸爸、媽媽是吃素的。所以有時候業力的牽引,讓我們身不由己,他爸爸、媽媽很慈悲,吃素,可是兒子造這個業,開這個賣魚的商店。爸爸、媽媽為了贖罪,為了幫兒子種這個善根,每個月我們放生,一定煮這個,比如說炒米粉啦,素的米粉啦,一炒就是幾十盒,或者煮蓮藕湯啦,或者紅豆湯啦,冬天的時候就煮薑湯啦,來跟大家結緣。看了很感動,為兒子修福。
所以這個蓮池放生會,我們救了很多生命,還是已經要被宰殺的,像上一次救了十五頭牛,那是臺灣省農委會他們所畜養的乳牛,平常都是擠牛奶給大家吃的。因為年紀大了,不能再生產牛乳了,奶水了,就要被殺掉。全部都被我救下來,現在在養老院,在臺南觀音的家護生園區,在那邊安享晚年。最近又救了十二頭的鹿,其中有五頭母鹿,有身孕的,要準備被殺,要取那個小鹿出來當藥引,也被我救下來。我就會不知不覺打電話,那他跟我講,今天有動物要急救。很多東西都是很奇怪的,打完電話事後去想起來,怎麼這麼巧?前一天不打,後一天不打,我打那天就是要被宰殺,這都是菩薩護念的。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八一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3、黃柏霖警官:蓮池大師七筆勾白話解
時間段:00:55:16--01:09:47
『蓮池大師』,我們介紹一下,他另外一個法名叫祩宏,明末四大師之一。他是杭州人,他姓沈,他為什麼學佛呢?因為他看到鄰居一個老婦念佛,他問她說,妳為什麼念佛?那個老婦人說,我先生念佛能夠身無病苦,能夠預知時至往生,念佛非常好。蓮池大師受了她的影響,在他的書桌前面寫了一個「生死事大」四個字。
他也是通禪宗再歸心淨土的,他本來是生員,生員就是秀才。以前科舉考試,拿到入學資格的讀書人,也是士大夫的最基層,叫生員。在以前的府啦、州啦、縣啦,在府學跟州學跟縣學裡面,生員,它裡面也有貢生啦,也有監生啦這些名稱,統稱為諸生。所以蓮池大師在十七歲的時候,他就補諸生這個缺。他二十七歲以後,他在四年之間,他連續遭到喪父喪母這個痛苦,他作了「七筆勾」而出家受具足戒,自號蓮池。晚年居住在雲棲寺,在現在的杭州。所以一般大家都稱他叫「蓮池大師」,或者雲棲大師。
他編的書,《雲棲法彙》,非常大部頭的經典。他提倡念佛,風化在那一帶,被推為蓮宗,就是淨土宗第八祖。跟當時明朝的紫柏真可大師、憨山德清大師,明末清初的蕅益智旭大師,就是蕅益大師,被稱為明代四大高僧。他在隆慶五年的時候,從外地參訪回到杭州,乞食梵村,就到雲棲山下的時候,看到雲棲山水幽寂,就在這個地方結茅棚居住,安居。
他作了「七筆勾」,「七筆勾」非常地好,我們可以學習。第一個,「恩重山坵,五鼎三牲未足酬」,這是指如何盡孝。「親得離塵垢,子道方成就。嗏!出世大因由,凡情怎剖。孝子賢孫,好向真空究。因此把五色封章一筆勾。」這是第一個。你要真正有成就,你的父母親才可以離塵垢,「離塵垢」就是離開輪迴。所以真正要做什麼?你孝子賢孫要做什麼?要「向真空究」,要徹悟常住真心這個理體,要明心見性、見性成佛,這樣才是盡孝的最圓滿。否則你「恩重山坵」,就是父母親的恩,就算五鼎三牲來供養,都沒辦法報,所以「五色封章一筆勾」。
第二個,是指夫妻愛情。「鳳侶鸞儔,恩愛牽纏何日休。活鬼喬相守,緣盡還分手。嗏!為你倆綢繆,披枷帶杻。覷破冤家,各自尋門走。因此把魚水夫妻一筆勾。」他是說鳳凰,鸞鳳就是很美的鳥,牠們恩愛牽纏,什麼時候可以結束呢?人跟人,人做為人,夫妻之間,愛人之間,「活鬼喬相守」,雖然守一輩子,最後還是要分開去當鬼。「緣盡還分手」,緣盡還是要分開。「嗏!為你倆綢繆」,你們兩個黏在一起,就是「披枷帶杻」,自己把對方上手銬,自己也上手銬。你要先瞭解是冤家,不是冤家不聚頭,所以要「覷破冤家,各自尋門走」,就自己找出路了。因此把魚水之歡的夫妻一筆勾掉,「魚水夫妻一筆勾」。
第三個,「身似瘡疣,莫為兒孫作遠憂,憶昔燕山竇,今日還存否?嗏!畢竟有時休,總歸無後。誰識當人,萬古常如舊。因此把桂子蘭孫一筆勾。」就是你的子孫,你要怎麼去看待?他說,我們這個身體就像「瘡疣」,就是身上長了一個瘡疤一樣。不要為兒孫作遠憂,你想想看,以前的竇燕山,竇燕山我們講過了。《三字經》裡面講,「竇燕山,有義方,教五子,名俱揚。」竇燕山他後來,他祖父來給他託夢,祂說他短命,沒有兒子。後來竇燕山行功立德,不斷的去行善,改變了命運,活到八十二歲,無疾而終,談笑而往生,五子八孫都當官的。他這裡跟你講說,「憶昔燕山竇」,想到以前的竇燕山,今天還存在嗎?
「嗏!畢竟有時休」,就算再好的子孫,還是有結束的時候,緣盡了就是結束了,「總歸無後」。誰曉得以前的人到下一世,他又去輪迴,到別的地方去了,他也不是你的親人了。這一世是你的兒子,下一世是當別人的兒子,他也不是你的兒子了。「萬古常如舊」,從古至今都是這樣的啊。「因此把桂子蘭孫一筆勾」,「桂子蘭孫」就是孝子賢孫,也要放下。這個「勾」不是就是不要理它,不是,就是放下。
第四,「獨佔鰲頭,漫說男兒得意秋。金印懸如斗,聲勢非常久。嗏!多少枉馳求,童顏皓首。夢覺黃粱,一笑無何有。因此把富貴功名一筆勾。」你就算考試都考第一名,「獨佔鰲頭」,哎呀,男子漢大丈夫,怎麼樣一個得意官場,得意功名。當官當了多大,「金印懸如斗」,當官當了多少的官,聲勢非常地久。但是最後還是要退休,最後還是要結束,最後還是要,搞不好被貶官,搞不好被斷頭。
「多少枉馳求」,從年輕努力到老,頭髮都白了。我很多同學當官的,當到局長了,當到副署長了,頭髮都白了。我選擇講經說法這一條路,雖然比較寂寞,但是我活得很快樂。他們都不快樂,因為沒有官位就不快樂了,有官位的時候還可以勉強快樂。「童顏皓首」,從年輕幹到老,白頭髮了,原來是黃粱一夢,「夢覺黃粱,一笑無何有」。因此把富貴功名放下來,「一筆勾」。
第五,「富比王侯,你道歡時我道愁。求者多生受,得者憂傾覆。嗏!淡飯勝珍饈,衲衣如繡。天地吾廬,大廈何須構。因此把家舍田園一筆勾。」哎呀,我們一棟房子,再買一棟樓房,一棟樓房再買一棟樓房。我們現在講叫做包租公、包租婆,一大堆房子,田園一大堆。他說你富貴就像公侯將相啦,王侯將相,你說歡樂的時候,我說憂愁,有所求就會有感受,得到的時候又怕失去。哎呀,不如粗茶淡飯,我這個出家人,吃粗茶淡飯就像很珍貴的食物,我穿出家人的衲衣就像錦繡,我雲遊四方,天地就像我的房子一樣,我何必去蓋房子呢?「大廈何須構」呢?因此我把家舍田園放下來,「一筆勾」。
再來第六個,「學海長流,文陣光芒射斗牛。百藝叢中走,斗酒詩千首。嗏!錦繡滿胸頭,何須誇口。生死跟前,半字難相救。因此把蓋世文章一筆勾。」這一段才是好。蓮池大師的文筆,人家文言文的底子實在是厚啊,現在根本找不到這種人才。你才高八斗,學海像大海一樣長流,像河流這麼多。你文章光芒四射,別人都比不上你。「百藝叢中走,斗酒詩千首」,哎呀,你什麼都會,飲酒作詩可以作上上千首。但是你好像心中是「錦繡滿胸頭」,好像很了不起。這也沒什麼好誇口的,為什麼?因為生死一到的時候,一句詩歌都不能救你,一篇文章都不能救你,「半字難相救」。你寫了這麼多美的文章,這麼多首詩,到死的時候,沒有一篇文章可以救你,沒有一首詩可以救你,「半字難相救,因此把蓋世文章一筆勾」。
最後一個,「夏賞春遊,歌舞場中樂事稠。烟雨迷花柳,棋酒娛親友。嗏!眼底逞風流,苦歸身後。可惜光陰,懡儸空回首。因此把風月情懷一筆勾。」哎呀,我們喜歡世間的,去聽一場音樂嘛,去看一場好電影嘛,去遊山玩水呢?還是周遊世界呢?那個風月情懷。他說,「夏賞春遊」,到世界各地去走一走。這些歌舞場中,哎呀,去聽一場京戲,去享受一下,「歌舞場中樂事稠」。就像吃什麼?你迷戀這個東西就好像吃稀飯,「稠」,就愈來愈稠了,沒有水了。「烟雨迷花柳,棋酒娛親友」,哎呀,跟朋友喝酒聊天啦,娛樂啦,唱歌啦。他說,你「眼底逞風流」,這些苦到死後以後,可惜生命都浪費掉了,「可惜光陰,懡儸空回首」,回頭一看,空空如也,什麼也沒有得到,「空回首」,「因此把風月情懷一筆勾」。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八一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4、黃柏霖警官:蓮池大師放生鳥族感應
時間段:01:09:47--01:13:15
這個是蓮池大師,蓮池大師在《憨山大師夢遊全集》裡面「卷二十七」裡面有記載。他說,蓮池大師他非常努力的戒殺生,而且崇尚放生。他作了很多文章弘傳在這個世間。當時在海內外,就是在中國各地,大家都非常地尊敬蓮池大師。蓮池大師曾經講《圓覺經》於淨慈寺,聽眾每天都上萬人。哦,這個不簡單呢。蓮池大師講《圓覺經》,有到一萬多個聽眾。
蓮池大師就要建萬工池,為放生池,要建一個放生池。他八十歲的誕辰又把它拓寬了。後來他有請信眾一起來建設這個放生池,有上方跟長壽兩池,每年都差不多費一百餘金。山中設放生所,救這些飛走的生物。放生的錢要多了,怎麼辦呢?佛寺裡面這些出家人,他們就「減口以養之」,大家就儘量節省。每年大概省下費用大概是,每年大概需要費用,米大概兩百石。
然後憨山大師就記載這樣啦,他說,蓮池大師在放這些「羽族善鳴噪者」,就是放這些鳥的時候,覺得很吵,這些鳥會聒噪。可是這些鳥很奇怪的,聽到出家人打木魚聲的時候,牠就「寂然而聽」,沒有聲音,靜悄悄地。這些鳥聽到出家人在念佛打木魚的聲音的時候,牠靜悄悄地在聽。等到木魚聲停止的時候,牠又恢復「鼓翅喧鳴」,又開始在那邊叫了,飛來飛去了。他說,這個就是鳥有佛性。所以,「佛說孝名為戒,儒呵有養無敬」。佛說,真正的大孝,就是最好的戒條,最大的戒法。蓮池大師對於這些動物,他供養牠們,他有恭敬心,而且是有禮在裡面,這不是已經達到孝的極致了嗎?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八一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