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古今感应故事  »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 » 感应篇汇编189集故事5则
第189集

感应篇汇编189集故事5则

1、黃柏霖警官:善惡之報如影隨形狠心逼人果報自受 時間段:00:19:00--00:33:21 這個地方是指明朝徐池他富有,但是他個性非常地橫暴,他想得徐八的房子,就不惜叫人家去引誘徐八的兒子出來嫖..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6 16:30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189集故事5则

1、黃柏霖警官:善惡之報如影隨形狠心逼人果報自受
時間段:00:19:00--00:33:21
這個地方是指明朝徐池他富有,但是他個性非常地橫暴,他想得徐八的房子,就不惜叫人家去引誘徐八的兒子出來嫖妓啦、放蕩啦,可能也是帶他去賭博,以致造成了負債累累,最後不得不,徐八把房子賣掉,那當然徐池就是得償其願了,他想要他的房子。結果沒想到,他自己的二子五孫統統染怪病。巫師就說,這是徐八鬼魂在作祟,徐八不甘願。這是一段,這個地方講的是一段事情,是講這個果報。那這個果報確實這是,這個鬼魂祂有冤氣在,因為徐八他知道這是徐池把他的子孫敗壞掉了,所以他要來報仇。
所以以前我有一個蓮友姓陳,跟這個情形很像,他是我長壽山共修的蓮友,姓陳,他是做紡織企業的。那麼以前他在長壽山的時候,他那時候還不知道自己精進修行用功,他都是靠長壽山的老師父,願興老師父會給他指點迷津。因為願興老師父他修得,這個修行的境界不錯。再加上早期臺灣的佛教,這個寺廟庵堂,民眾來了就是想要求健康啦、求富貴啦,會求神問卜,這是早期的會比較偏向於迷信。
所以我這個陳姓蓮友,當時他就是只知道,每年就是跟這個師父問吉凶,要做什麼生意?要投資什麼呢?都問這個師父,所以他那個時候做房地產,也買房地產,然後做紡織也賺了不少錢。那就跟這個一樣,他的朋友就是在新北市,就是以前的臺北縣新莊,一樓到三樓的這個,我們臺灣叫透天厝,就是樓房、洋房。新莊的透天厝的這個屋主,就向我這個陳姓蓮友借錢。那當時大概應該有算利息,借錢,那銀行也有貸款,這個房子銀行也有貸款。所以我的陳姓蓮友,他是屬於第二胎。後來這個屋主他繳不出利息來,也沒辦法繳出銀行的利息來。那銀行就要把它拍賣,拍賣這個房子。因為我這個陳姓蓮友是屬於第二胎,設定第二胎,那第一胎是銀行。我們臺灣叫第一胎、第二胎,就是第一順位、第二順位。銀行因為收不到利息,就把你房子拍賣。
那這個屋主就去拜託我陳姓的這個蓮友,他說,你可不可以把標單寫高一點?比如說這棟房子它價值,比如說價值三千萬,那向銀行貸款一千萬,或者一千五百萬,假設說他向銀行貸款,一千五百萬好了,那我朋友再借給他,我這個蓮友借給他,大概是八百萬,那就第二順位。所以一千五百萬再加八百,等於兩千三。那這個房子它價值三千萬,市場的價值三千萬,那銀行就要拍賣了,那拍賣的話,第二順位有優先的承購權,他可以優先去買下來。那這個屋主就拜託我這個陳姓蓮友說,你可不可以把那個標單的價格寫高一點?因為它底價是兩千三嘛,連第二胎,第二順位的錢,那你也可以寫兩千三、兩千五、兩千六都可以,但是它的價值有三千萬的價值。
那我這個陳姓蓮友,那時候沒有學佛,這個屋主就拜託他,說你不要填兩千三,你填兩千五百萬,你多兩百萬給我東山再起。我這個房子如果拍賣,有拍賣到兩千五百萬,我還銀行一千五百萬,還給你八百萬,我還有兩百萬,可以東山再起的機會。結果我這個陳姓蓮友就說,我才不會標兩千五百萬,我當然寫兩千三百萬,結果真的兩千三百萬標到。標到以後,這個房東,這個屋主就不甘願,跟這裡一樣,跟徐八一樣,他就在裡面,這個徐池是他的子孫都染怪病。那我這個陳姓蓮友,標到了這個房子的屋主,在裡面自殺死了。
所以那時候在共修的時候,有一次共修結束以後,我這個陳姓蓮友說,黃警官,黃警官,你可不可以帶我們到我住家,去幫我超度亡魂?我就跟他講說,我只會帶共修、講課,我不會抓鬼,你不要找我。後來我沒有答應他,我沒有去。結果事情隔了一陣子,一段期間以後,這個長壽山老師父也往生了,這個陳姓師兄也沒有人可以依靠了,再加上整個經濟大環境不景氣,他生意就開始失敗了,就不行了。
後來我這個陳姓蓮友,他雖然順利的得到這棟房子,但是最後他自己也周轉不靈,房子也要被銀行拍賣。那當然他也有向他的朋友,也是一樣去第二順位,第二胎再去借錢。那當銀行要拍賣的時候,我這個陳姓蓮友就拜託他那個好朋友說,跟前面那個一樣,第一個的情形一樣。他說,你可不可以價錢再填高一點?讓我有東山再起的機會。我這個陳姓蓮友就這樣跟他朋友拜託。他朋友說,我才不願意填那麼高,我當然是填底價。結果這個房子也被拍賣掉,那也是他朋友順利買下來。
所以證明老祖宗跟我們講的,佛跟我們講的,這個房子是五家共有,沒有錯,戰爭、水火、官府課稅、強盜、不孝子孫,這五家共有。最後我這個陳姓蓮友的太太,後來知道他的房子被拍賣,無家可歸。因為我這個陳姓蓮友還欠銀行很多錢,所以銀行就開始去查封,他家所有的親朋好友的財產,包括他的兒子在銀行上班,都被銀行要追索金錢,因為可能他貸款貸得很多。
最後我這個蓮友他的太太,本來一、二十年,那舊的病疾都沒有發作,血癌,結果一發作就血癌,後來沒有多久就死掉了。死掉以後因為無家可歸嘛,所以送到板橋殯儀館,我在板橋殯儀館就幫她助念,那時候我就跟她開示安慰,跟我這位陳姓蓮友的太太安慰。因為陳姓蓮友就躲在我們新北市的三峽,一個山腳下的偏僻地方,躲在那個地方避難。他也怕銀行還有討債集團向他追討,他就躲起來。所以他太太的喪事,他也沒有能力辦,也不敢通知親戚、親朋好友。最後我送她一個骨灰罈,然後在板橋殯儀館幫她助念,然後我也跟他講說,那就在板橋殯儀館做一個簡單的喪事,我叫我朋友給她辦這個喪事。那我就發動蓮友,幫她做一個很簡單的告別式,然後我們就發動蓮友把她送去火葬以後,讓她完成這個人生大事。
那時候我就跟我這個陳姓蓮友講,我說,你要開始真正的修行,你不能再迷信風水,一切禍福吉凶,「善惡之報,如影隨形」。我們說「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我就跟我這個陳姓蓮友講說,你要徹徹底底地懺悔改過,如是因,如是果。你以前怎麼去對待第一任的房東,人家就怎麼對待你,這是活生生的現世報,現在做現在報應。所以尖酸刻薄就是慳貪成性,這種情形在社會很普遍。不相信因果,不相信輪迴,不相信果報,不相信舉頭三尺有神明,不相信善惡報應,認為錢是萬能的,所以就為所欲為。
後來有一天他作夢,他夢見他太太被兩個人押著,滿臉愁容,非常地憂傷的樣子,來夢中給她先生看。他夢醒了以後,非常地憂心跟我講,他說,我太太被兩個人把她押著,那就是討債鬼,冤親債主不放過她,那討債鬼,他問我該怎麼辦?他說,很奇怪呢,以前我那個師父,願興老師父往生的時候,旁邊有兩位護法來保護他,護法神在保護他。怎麼差那麼多?我太太來夢中給我託夢,旁邊卻是有兩個人把她押著。
後來我告訴他說,你一定要懺悔改過,要積功累德,要開始布施、行善積德、行善修德。然後你誦一百零八部《地藏經》迴向給你太太,也迴向給你的冤親債主,希望能夠解冤釋結。結果一百零八部《地藏經》誦完以後,他太太來夢中給他示現,來給他入夢,結果旁邊那兩個冤親債主不見了,然後穿著海青,胸前掛了一百零八顆念珠,而且帶著笑容跟他揮揮手。換句話說,他太太也已經得度了、超度了。這是那個故事,我這個陳姓師兄的故事跟這裡很像。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八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2、黃柏霖警官:城隍廟教因果帶來長治久安
時間段:00:36:07--00:43:32
所以這個地方,因為有提到向城隍廟求解。所以老法師就有開示,中國以前古代社會太平,天下太平的因素有三個因素,一個是宗祠,一個是孔廟,一個就是城隍廟,這是社會安定的因素,也是維繫倫理道德因果的一個教育的地方,所以城隍廟就負責因果教育。但是文化大革命以後,城隍廟也就被毀掉了。所以城隍才去求淨空老法師幫祂修復城隍廟,淨空法師說,他沒有辦法修復城隍廟,這是國家政策。後來城隍就請淨空法師能夠把地獄的果報畫出來,那淨空法師就請他的同學江逸子老師畫地獄變相圖,這是安徽城隍的請求。
所以城隍廟表因果教化。老法師說,一般人都不知道,所有的因緣果報,用八個字來形容,「厭離心緩,報謝思怠」,「報謝」就是到人死的時候,他還是懈怠,不知道改過,不知道懺悔,精進心提不起來。老法師說,「故望西又曰:『上求下化之要,厭苦報德之道,其唯在天眼照視者歟!』」這個就是指,這個話是指天眼可以看得到,因果報應看得清清楚楚,就在臨命終的時候。
老法師說,在中國古代過去,中國人從小,父母都會帶小孩到城隍廟去拜拜,就從小薰習這個因果教育。城隍廟的閻王殿,老法師說,他小時候一年總要去好幾次。農村裡面並不懂什麼叫佛,什麼叫道,沒有,凡是神廟都會去拜,那城隍廟是不能避免的,一年總要去好幾次。每一次去燒完香以後,母親一定帶你到十殿閻王那裡走一趟,叫你看,你看了,受什麼樣的刑罰、苦報,那是造什麼樣的罪業,然後母親跟大人就會跟小孩講。所以從小就有這個觀念,因果觀念。一年薰習幾次,小孩子的記憶特別好,一生都忘不了。
所以城隍廟對中國古代社會長治久安,貢獻非常大。中國天主教的大主教,中國天主教以前的大主教叫傅鐵山,他跟老和尚是好朋友。老和尚每一次到北京都會跟他碰頭,會去拜見他。那麼傅鐵山生病的時候,住在協和醫院,淨空法師去看他好幾次。有一次,淨空法師就帶了一張地獄變相圖,地獄變相圖二分之一的這個圖,送給傅鐵山。展開之後,傅鐵山看了非常歡喜。
淨空法師就跟傅鐵山說了,他說,我以前在城隍廟,我說從前城隍廟對社會安定的貢獻,至少抵一萬名警察。淨空法師跟傅居士講,說城隍廟對社會安定的貢獻,大概可以抵一萬個警察。一萬個警察沒有辦法把治安搞好,城隍廟的城隍神可以搞好。因為你可以不怕法律,你可以不怕公檢法,公安、檢察官、法官,但是你沒有不怕鬼神的。這個傅老一聽,桌子一拍,他說,不止,十萬個警察,他說,一個城隍廟能抵十萬個警察,讓人心裡面不敢起惡念,不敢做壞事。
現在中國,祠堂沒有了,城隍廟沒有了,孔廟也沒有了,中國從前這三個設施,確實是社會安定無形的力量,現在所講的軟實力,那個力量很大。祠堂它是教孝、教孝悌忠信;城隍廟教因果;孔廟教仁義道德。你看老祖宗很有智慧,他配置這樣,非常好的配置。祠堂教子孫孝悌忠信;孔廟它也是教學,教你做人要守仁義道德;那城隍廟就教你要懂得因果報應。不認識字,沒有唸過書的,他懂得倫理、懂得道德,他相信因果。不認識字的人,因為有這三種教育,所以他一生平平安安地,他能夠快快樂樂地度他幸福的人生。現在就沒有了,現在就亂掉了。以上是淨空法師講城隍廟教因果。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八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3、黃柏霖警官:偷盜眼前似得便宜實則折損福報壽命
時間段:00:57:30--01:01:12
所以這個地方我們看到,無錫錢某詐賭,後來仆倒在地,口鼻出血而死;還有丁湜他本來可以考上狀元,後來因為詐賭,還好這個相士給他提醒,他後來懺悔了,趕快把錢還給別人。印光大師說了,人要修福、要造業,總不出六根三業,眼耳鼻舌身意,身口意三業。這眼耳鼻舌身意,前面五根是屬於身業,後面的意根屬心,就是意業,身口意。那麼三業的,這身口意三業,身業的部分,就是殺生、偷盜、邪淫。印光大師說,身業的這三種,罪業都很重。那像剛才講錢某詐賭啦,還有丁湜也是詐賭,贏了六百多萬,這個都算是偷盜。
印光大師說,偷盜的人物,眼前看起來好像得到便宜,其實他是怎麼樣?他是折自己的福報跟壽命。所以前面那個錢某,就是壽命被奪紀,被奪紀奪算。我們《太上感應篇》裡面講,「天地有司過之神」,那關聖就是司過之神,他都被奪紀了、奪算了,最後「算盡則死」,然後就死亡。印光大師說,折自己的福報跟壽命。你命中應該得到的,你去偷的是你命中應該得到的,其實你命中應該得到的,比你偷的東西還多好幾倍。你命中沒有這個福報,你也偷不到。這老法師常常講的,如果你用計謀去拿來的,去取來的,用計取,就是用計謀去取來的,或是用勢力去脅迫人家取來的,或是幫人家管理錢財,作弊取來的,這個都算偷盜。印祖說了,偷盜的人必定生浪蕩之子,他的子孫就會來敗壞他的家產。所以偷盜的人他必生浪蕩之子,來把他的家產敗光。廉潔之士,清廉自持的人,他必生賢善之子來光宗耀祖。印祖說,這個就是天理一定的因果。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八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4、黃柏霖警官:來得不明去得正好
時間段:01:06:00--01:22:13
這就是起初耗損他人,後來也被他人所耗損,這就是俗話所說的,來得不明,去得正好。這八個字講得真好,來得不明就是你的錢財來得不明不白,錢財散掉,錢財虧掉了,那就是去得正好。來得不明,去得正好就是這個意思。由此可見,今日那些被人耗損的人,就是以前耗損別人的人,那麼今日耗損他人的人呢?有不在轉眼之間又被他人所耗損的道理嗎?這是因果輪迴,冤冤相報,沒完沒了。
所以這句話,來得不明,去得正好,所以臺灣有一句俚語,我覺得跟這裡很像,那我們臺灣有一句俚語就是,失德財,冤枉了,它是臺語,但是要翻成國語就比較不好翻,這臺語是這樣說,就失德錢,冤枉了。那失德財就是說,你錢財是用不正當的方式得來的,這叫失德財,就是你得到這個錢財是用詐騙的,用計謀所得來的錢,這叫失德財。冤枉了,就是不知不覺的就敗光了,可能就玩股票輸掉了,可能就是發生重大事情,就破掉了,或者子孫給你敗掉了,叫失德財,冤枉了。跟這裡講,來得不明,去得正好,一樣的道理。
所以印光大師說了,天下的事情都有因緣,「其事之成與否,皆其因緣所使」,這件事情它成功跟失敗與否,都是它因緣所造成的。「雖有令成令壞之人」,感覺上好像有人讓它成功,有人讓它失敗。比如說,這個人被貶官了,這個人被依法究辦了,這個人本來官當得很好,當得大大,就像我們現在習總書記在打貪腐一樣,在打老虎。以前蔣經國的時候,以前臺灣老蔣時代的時候,蔣經國也在打老虎,就專門打貪官汙吏,而且是特大的。而我們看到某一個人突然間出了大事情,所以「雖有令成令壞之人」,但是真正讓你會造成這樣的果報的,實際的權力乃是我的前因,是你自己以前所造作的惡因。
我們臺灣最近發生一個新聞,非常地讓人家感歎,這因果不空,真實不虛。在臺灣鬧得沸沸揚揚的某一個企業家,他等於講是惡性倒閉了,然後逃到美國去,在美國過著逍遙快樂的日子。結果等到「因緣會逢時,果報還自受」,在高速公路發生連環重大車禍,就撞死在高速公路裡面。現在好幾天,屍體都沒有人領。就是這裡講的,實際的權力,乃是我之前因,你前面造作的惡因,「不在彼之現緣」。你現在看好像說有某一件事情,我們看說這個人現在在高速公路發生重大車禍,這個車禍是緣,你好像說是不是開車不小心發生重大車禍?「不在彼之現緣」,而在他的前因。
「明乎此」,你明白這個道理,「則樂天知命,不怨不尤」,就是自作自受。所以如果我們知道前後因果,「窮通得喪」,你貧窮、你發達、你得意、你失敗,「則窮通得喪,皆我自取」。印光大師說,都是我自己招感來的,跟別人不相干,跟玉皇大帝不相干,跟閻羅王不相干,「皆我自取」,我自己招感來的。「縱遇逆境,不怨不尤」,你明白這個道理,明白這個因果道理以後,你碰到逆境的時候,你就不怨不尤,不用怨天尤人,為什麼?自己的前因造成的。
「只慚己德之未孚」,只慚愧自己的德行沒有,自己的福德、自己的德行不夠,「不見人天之或失」,不怪老天爺。這個時候「素位而行,無入而不自得矣」,什麼叫「素位而行」?印光大師一直告訴我們「素位而行」,什麼叫「素位而行」?就算是貧窮,就過著安分守己的日子;就算是富貴,也過著安分守己的日子,你做富貴人家,好好扮演富貴人家應該做的本分的事情,這叫「素位而行」。所以君子按照自己所處的地位去做事情,而不踰越本分。這個就是我們針對來得不明,去得正好,我們怎麼去看待。
那這裡我就講一個公案,來充分證明這個古德講的,來得不明,去得正好是沒有錯。我認識一個朋友,我也在講因果裡面常常提到這一個公案,就是以前我在士林分局當組長的時候,我認識我們那邊的天母,就是臺北市中山北路五段那邊,有一位我們天母地區的義警分隊長。義警就是我們警察民間的組織,他在幫助警察執勤。那這位義警分隊長,他在地方上是仕紳,早期奮鬥經營累積了很多財富,所以買了很多土地,後來因為土地而致富。生了兩個兒子,大兒子就是這裡講的,我們今天上課講的,嫖賭鬬訟,不肖子弟,就這裡講的。那我這個義警分隊長這個大兒子就是這樣,二兒子安分守己,幫他做生意。所以大兒子是報怨、討債來的,二兒子報恩、還債來的。所以夫妻是緣,有善緣、惡緣,無緣不聚;子女是債,有討債、還債,無債不來,你不相信也不行。
那麼有一天他就請我吃飯了,他得糖尿病,這都是有業因果報的,有富貴就不能夠健康,事事都不能如意。他因為糖尿病要注胰島素,所以什麼都不能吃,果汁啦。當時因為我還沒有受戒,所以我也沒有吃素,他請我吃一頓葷食,他什麼都不能吃。後來,就那麼一次聚會以後,有一次我去查勤,派出所的所長就跟我講,他說,那個義警分隊長已經自殺了。我說,為什麼自殺?他說,他那個大兒子把他賭博輸錢,輸了一億。他總共的財產大概三億,住在我們中山北路五段一戶豪宅裡面。那麼他兒子把他輸了一億以後,他非常地生氣,就把他兒子軟禁在臺北市的延平北路,士林區的延平北路,軟禁,就把他軟禁起來,派人監看。
結果這個業力就不可思議了,我常說業力就像,阿賴耶識就是一切的總報主,到三惡道也是這個阿賴耶,到三善道也是這個阿賴耶,到四聖法界也是這個阿賴耶。阿賴耶轉識成智,成菩薩、成羅漢、成佛,所以它是一切的總報主。這個阿賴耶就這麼不可思議,業力的牽引就不可思議。他的兒子雖然被軟禁,又被賭徒把他帶出去,又輸了一億,總共輸兩億,三億的財產輸了兩億。這位義警分隊長心灰意冷,就穿了白色的衣服,白色的褲子,白色的鞋子,坐他白色的,在中國叫奔馳車,在臺灣叫賓士車。坐了白色的賓士車,叫他司機把他開到地政事務所,把房地產過戶完了以後,回到他的家,在地下室吃了兩、三百顆的安眠藥,自殺死掉。然後在守喪期間,他的大兒子非常不孝,不願意守靈,還跟派出所所長講說,有沒有義警可以幫我守靈?一個晚上五百元,這所長跟我講的。
那我講這個故事,我就到日本去演講,二O一四年的十一月,我到日本去演講,我講這個故事。剛好幫我翻譯的那一個人是臺北的一位移民,臺北移民到日本去住的一位女子,她幫我翻譯。因為我們是在一個佛寺裡面,在一個禪寺裡面我們打佛二,我順便講因果故事。因為那個住持是日本人,所以她就幫我翻譯這個故事給那個日本人聽,現場也有一些日本人來參加這個佛二。
結果我把故事講完以後,就是這個天母義警分隊長故事講完以後,那位師姐就跟我講,她說,黄警官,你不知道嗎?我說,怎麼啦?她說,你講的那一個,他兒子給他輸掉兩億的那一位分隊長,我認識。我說,妳怎麼認識呢?她那個翻譯的移民的女孩子就跟我講,她說,我舅舅,我祖母他們家裡的財產,就被他帶去賭博,輸了一半的家產,我們早期,所以我們家的土地有一半賣掉以後,便落在他的名下。就是跟這裡講的一樣,「不肖子孫淫蕩恣靡」,後來整個,『破耗他人無數』,先去耗損別人的錢財,「始而耗人」,後為人所耗,這因果循環啦。以前他叫人家去賭,現在他兒子被人家叫去賭,以前他是耗人錢財,現在他的錢財被人所耗。這就是這裡講的,來得不明,去得正好,他以前來得不明的錢財,在他的大兒子全部又把它輸回去,輸去了,就去得正好。
所以因果,老法師說,要從三世去看,你就心服口服了。天底下沒有吃虧的人,也沒有占便宜的人,你要從三世去看,你就心服口服。所以因果一定要看究竟,而不是看當時。你到成佛,果報也是要承受,像佛陀有馬麥之報,對不對?琉璃太子滅釋迦族這個故事我們講很多遍了,佛陀只是敲那個魚王敲三下,他這一世成佛,想到這個事情,頭要痛三次,連佛陀都不能夠違背因果。所以這一段的故事以及這一段的開示非常地好,值得我們省思,值得我們的警惕,證明因果不空。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八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5、黃柏霖警官:因果教育最重要
時間段:01:48:45--01:53:51
好,我們今天所學習的這「耗人貨財」,我們引用淨空老法師講,因果教育最重要。老法師說,我們遵守古聖先賢的教誨,循序漸進的,不可以躐等。縱使你根性很好,也要守規矩。一定要先學德行,德行裡面最重要的,要先懂得因果。那麼誰來教呢?印光大師說,誰教的?是印光大師教的。淨空法師說他學佛學了這麼久,那時候老法師在講這個開示的時候,老法師學佛已經五十八年了。老法師說,他對於印祖這個教誨深深地體會,深信不疑。如果沒有因果教育,縱然學了倫理道德,名聞利養境界現前,自己還是把持不住會變節。這種人很多,小名小利你不在乎、不動心,大名大利的時候,你動不動心呢?你就保不住了。所以因果教育比什麼都重要。
那麼古人跟我們現在不一樣,古人從小就有所謂的扎根教育。他們的扎根教育從什麼時候開始?從胎教開始。母親懷胎的時候,到小孩子生下來滿三歲,一千天是扎根教育。他學會了,根深柢固,一生都不會改變。無論碰到什麼境界,他能守得住,不會被外面威脅利誘,他會如如不動。這個很不容易做到,這是真功夫、真本事。現在去哪裡找這種人呢?你有一個很好的工作,別的公司來找你,把你薪水加一倍,你就去啦,馬上就跳槽就去啦,沒有道義啦,這就是利誘,禁不起誘惑。沒有道義你不能成就,學業不能成就,你在造業,將來果報不善。忘恩負義哪裡會有好報呢?
所以印祖他當年在世,一生為我們示現因果教育的重要。他教人學三樣東西,扎根就是《了凡四訓》,第一是《了凡四訓》,第二是《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三是《安士全書》。他特別講說,《安士全書》是近一百年當中最好的一本書,裡面談因果,「文昌帝君陰騭文」;接下來是「萬善先資」,講殺生的果報;第三篇就是「欲海回狂」,講邪淫的果報;最後「西歸直指」,勸人念佛求生淨土。《安士全書》最有名的一句名言,就是「人人信因果,天下大治之道也;人人不信因果,天下大亂之道也。」
那麼老法師在香港講經的時候,他特別有去注意,說這三本書,印光大師在世的時候印了三百多萬冊。老法師一九七七年在香港講經,在九龍中華佛教圖書館,看到弘化社出版這些善書。後面的版權頁,老法師說,很驚訝,這三樣東西都不是佛經,老和尚說,它那個數量有三百萬多冊。因為老法師認為,印光大師認為這個世界不提倡因果就沒救了。到今天這個社會現象浮出來,是真的。倫理道德重不重要?重要。那因果更重要,所以沒有因果教育,不相信因果,倫理道德不踏實,是表面的。有因果教育就踏實了,從內心生出來的。所以今天這個「耗人貨財」,我們特別引用因果教育的重要來作為結尾。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八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