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古今感应故事  »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 » 感应篇汇编200集故事12则
第200集

感应篇汇编200集故事12则

1、黃柏霖警官:賣魚為生遭惡報造觀音像改業病痊愈 時間段:00:02:37--00:12:13 唐朝許儼以賣魚為生,有一天,忽然間他的身體紅熱得像火燒一樣,痛得像被煎炸燒烤一般。自己說,只看到有一部..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6 16:28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2--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200集故事12则

1、黃柏霖警官:賣魚為生遭惡報造觀音像改業病痊愈
時間段:00:02:37--00:12:13
唐朝許儼以賣魚為生,有一天,忽然間他的身體紅熱得像火燒一樣,痛得像被煎炸燒烤一般。自己說,只看到有一部火車在燒他的身體,並且有萬頭的魚,聚集在吃他的肉。有人勸他多做一些功德迴向,他於是建造兩尊觀音像,並且發誓要改行不再賣魚,全家不再吃酒肉,之後病才痊癒。這個就是講唐朝許儼,他以賣魚為業,他自己本身受到這樣的一個果報。這是講火車燒身啦,『有魚萬頭』啦,「攢食」就是來吃他的肉。
現代的人,如果看到這段故事,可能不太相信,那麼確實是有這種情形。我以前在臺北市警察局,民防管制中心當主任的時候,我有一個部屬叫許永寧居士。他家住臺南,臺灣省的臺南市。那他本身有學佛,一天都一部《無量壽經》。因為他學佛的關係,平常就會到我辦公室跟我談佛法,因為我是他們的主任。那我就常常勸他啦,我說,許永寧你要勸你媽媽多念佛啊,不要殺生啦。他跟我講說,有啊,但是我媽媽就勸不聽。
我們都知道,家人都比較不好度。這是佛菩薩派給我們的功課,除非說,你善根福德因緣都非常好,可能父母都學佛,也吃素,全家都是「諸上善人,俱會一處」。那可能就沒有這個共業,也沒有這個業障,也不需要你去度你的父母,或是度你的兄弟姐妹。我碰到的蓮友裡面,最大的難關都在這個地方,就是沒有辦法度家人。那我就勸許永寧度他媽媽啦。因為我們臺灣臺南,最有名的叫虱目魚,臺灣人也很喜歡吃虱目魚。那我就叫許永寧說,因為我知道臺南一定有很多虱目魚,尤其有些人特別喜歡吃虱目魚的頭。那我就勸許永寧,許居士說,你叫你媽媽少吃魚啦。他說,沒有辦法,我媽媽一天一定要吃三個魚頭。換句話說,要殺三條魚啦。
那終於無常就到來了,他媽媽就捨報往生了。那他人在臺南,就很緊張,打電話給我,主任,主任,幫忙啊,我媽媽往生了,需要助念哪。那當時因為我人在臺北,他家住臺南,等於臺灣的南邊,遠水救不了近火。那我說,好啦,我就打電話給臺灣中部,懺雲老法師的一位弟子,在臺灣很有名的鑑因法師。鑑因法師是記者出身的,原來是「中國時報」的記者,後來出家。鑑因法師他人非常慈悲,因為他到臺北,到臺北的第一場佛學講座,就是我幫他主辦的,而且我是擔任司儀的工作,在臺北市國父紀念館。鑑因法師他很慈悲,我一打電話給他。他就帶了一部車的,他的這些弟子們就到臺南,要幫我這個蓮友許居士他媽媽開示。
結果鑑因法師旁邊,有一位居士有陰陽眼,他看得到中陰身。結果鑑因法師也有帶這個弟子下去,這個弟子是在家居士,他有這個很特別的功能。結果一到臺南許居士的家,因為他媽媽才剛死沒多久,還在助念中。鑑因法師就跟許居士講,他說,哎呀,你念的佛號,你媽媽佛都念出不來啦。許居士就很好奇,問鑑因法師說,為什麼念不出來?他說,你媽媽的脖子這邊,統統被萬頭的魚把她咬住,就跟這裡講,「有魚萬頭」。
鑑因法師跟我這個許居士不認識,他也不瞭解他媽媽到底是學佛還是沒學佛,是吃素還是吃葷的,鑑因法師不知道。鑑因法師第一句話就問許居士說,你媽媽是不是吃很多的虱目魚?而且你媽媽是特別愛吃虱目魚的頭。這時候許居士聽了嚇一跳說,師父,你怎麼知道啊?我媽媽最喜歡吃的就虱目魚頭,一天要吃三個魚頭。後來鑑因法師就特別為他媽媽開示,也為這些她吃過的魚族眾生開示,跟牠三皈依。許居士就做功德迴向給他媽媽。後來經過鑑因法師開示以後,他媽媽當然必須在中陰身的時候,必須要懺悔這個業障。
這個就這裡講的,這位許儼先生,他後來自己看到,萬頭的魚來吃他的肉。有人就勸他說,你要做功德,他就造了觀音菩薩的像兩尊,而且他還要把自己賣魚的工作斷掉,『誓改業』就是他必須要斷掉這個殺生的工作,而且還要發願,全家不能再吃酒肉。後來他的病才好起來。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OO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2、黃柏霖警官:印經印佛像十大功德
時間段:00:12:17--00:15:54
所以這個地方我們也看到助印佛經或是製作佛像,我們知道它有十大功德。這個在一般的印經裡面,大家都會看到,我們就把它唸出來。印經、印佛像的功德:
第一,從前所作的種種罪過,「輕者立即消滅」,重者得轉為輕報。
第二,常得善神擁護,「一切瘟疫、水火、盜賊、刀兵、牢獄之災,悉皆不受」。
第三,「夙生怨懟」,就是過去生的冤親債主,「咸蒙法益,而得解脫,永免尋仇報復之苦」。
第四,「夜叉惡鬼,不能侵犯,毒蛇餓虎,不能為害。」前幾天我們看到新聞報導了,那是真的很恐怖,在國內,就中國大陸。那麼有一個動物園,開車進去要遊這個動物園,真的人活生生地,在攝影機前面這樣,看到那個人被老虎咬走。「毒蛇餓虎,不能為害。」
第五,「心得安慰,日無險事,夜無惡夢,顏色光澤,氣力充盛,所作吉利。」
第六,「至心奉法,雖無希求,自然衣食豐足,家庭和睦,福祿綿長。」
第七,「所言所行,人天歡喜」,到任何地方,「常為多眾傾誠愛戴,恭敬禮拜」。
第八,「愚者轉智,病者轉健,困者轉亨,為婦女者,報謝之日,捷轉男身。」
第九,「永離惡道,受生善道。相貌端正,天資超越,福祿殊勝。」
第十,「能為一切眾生,種植善根。以眾生心,作大福田,獲無量勝果。所生之處,常得見佛聞法。」「直至三慧宏開」,「三慧」就是聞思修,聞慧、思慧、修慧。「六通親證」,「六通」就是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漏盡通,「速得成佛」。
所以印佛像功德很大,末學以前在早期學佛的時候,我印了非常多的西方三聖,還有觀世音菩薩聖像,還有地藏王菩薩聖像,跟大眾結緣。我也雕刻了很多佛像,跟道場結緣。就是助印佛經,佛陀教育基金會,我印了非常多的佛經。所以在法布施這一塊,在末學剛學佛的時候,非常認真的去助印佛經,還有印刷佛像,跟大眾結緣。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OO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3、黃柏霖警官:殘忍嗜食鱉頭部長腫瘤
時間段:00:16:57--00:21:59
『懷景元』,他是北宋承節郎,承節郎就是北宋的武官職務。他本身是錢塘人,就是浙江省杭州市人,他喜歡吃鱉,這懷景元喜歡吃鱉。有一個士兵他很會烹煮,因為懷景元喜歡吃鱉,所以這個士兵,幫他煮菜的這位廚師,他如果要烹煮鱉的時候,會用刀先把鱉的頸部把它砍斷,讓牠滴血。他說,這樣味道會比較完整,而且比較美味。後來懷景元他頭部就長了『瘰癧』,那個頭部大到沒有辦法抬起來,走路的時候一定要抬頭,這有點像鱉在走路一樣,像鱉或者烏龜在走路,那個頭部都要抬起來。
這個鱉跟烏龜都有靈性,前一陣子有人傳一個微信給我看,傳一個相片給我看。就有一隻烏龜,有一位不曉得是法師還是居士,在跟牠開示,然後帶牠念佛。那隻烏龜很特別,法師在給牠三皈依的時候,在給牠開示的時候,那個烏龜就靜靜地趴在那個地方,低頭在聽師父開示,有時候還會頭抬起來。然後當師父在跟牠開示,在法師幫牠開示的時候,講到牠過去生所造的諸惡業的時候,那一隻烏龜就流下眼淚了。這拍照的人真的拍到,那一隻烏龜真的流下眼淚來。我相信這個應該不會做假,因為那個眼淚確實從烏龜的眼睛流出來。
所以你看這個懷景元喜歡吃鱉,而且把牠的頭先砍斷,他自己長了「瘰癧」。『瀝血』就是讓牠流血。「瘰癧」就是在頸部這邊生了那個叫做老鼠瘡,它這個有結核結節,這樣一節一節的、一粒一粒的,累累如串珠的病症。一般在醫學上,在中國大陸這邊,稱它叫做頸淋巴結結核,是這種症狀。那懷景元他最後就是長了這個「瘰癧」,而且愈長愈大,大到他頭抬不起來,因為太重了,但是走路頭一定要抬起來,要伸長頸部,這頭頸。那麼後來這個「瘰癧」,「瘰癧」,腫瘤就慢慢地擴散,皮膚都爛掉,最後頭掉下來死掉。宛如受刀刃之狀,就好像被刀砍下去一樣。
這個故事它在《夷堅志》裡面,「鱉報」這裡面,是講這個廚師。但是在我們這個經文裡面,它並沒有把廚師講出來,它在講懷景元。所以在《夷堅志·鱉報》裡面講,是後來這個果報發生以後,懷景元從此以後不敢再吃鱉。但是我們以課本的經文為主。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OO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4、黃柏霖警官:殺生的果報
時間段:00:23:02--00:37:17
在《無量壽經·濁世惡苦》第三十五品裡面,這一段經文我們把它念出來,「其一者,世間諸眾生類,欲為眾惡。強者伏弱,轉相尅賊,殘害殺傷,迭相吞噉,不知為善,後受殃罰。故有窮乞、孤獨、聾盲、瘖瘂、痴惡、尪狂,皆因前世不信道德,不肯為善。其有尊貴、豪富、賢明、長者、智勇、才達,皆由宿世慈孝,修善積德所致。世間有此目前現事,壽終之後,入其幽冥。轉生受身,改形易道。故有泥犁、禽獸、蜎飛蠕動之屬。譬如世法牢獄,劇苦極刑,魂神命精,隨罪趣向。所受壽命,或長或短,相從共生,更相報償。殃惡未盡,終不得離。輾轉其中,累劫難出。難得解脫,痛不可言。天地之間,自然有是。雖不即時暴應,善惡會當歸之。」
這個懷景元,就是「善惡會當歸之」。他雖然沒有當時立即得到報應,但是最後他也跟這個鱉一樣,斷頭而死。所以「自然有是。雖不即時暴應,善惡會當歸之。」所以這一段,老法師在開示的時候,老法師說,這一段主要在講殺生的果報。老法師說,黃念祖老居士的註解裡面講,在所有的惡當中,在惡之中,首標殺生惡,就是在所有這個惡裡面,在所有的惡事裡面,最先標出來就是殺生的罪惡。「太賢曰:『世間所畏,死苦為窮。』」這個「窮」不是貧窮的窮,是極。就是說,以死苦為最嚴重,我們講說生老病死苦,問題要死死不了,要活活不來。所以這個死,四大分離,那就是死苦,是最嚴重。
「損他之中,無過奪命」,損害別人最重的就是殺生,奪別人的性命,奪其他動物的生命,叫「奪命」,就是殺生。「人所最怕者,死也」,人最害怕的就是死。老法師說,不但是人,動物,所有的生物,沒有不怕死的。所以人最怕死,人最愛惜的是生命。到要命的時候,老法師說,他什麼都可以捨,就像你遇到強盜一樣,要你的命的時候,什麼都可以給他,功名富貴也可以給,他只要命。所以眾生最怕死,最要的就是命。「是以殺害他生,最為大惡。此不但佛教,其他宗教」,也戒殺人。就殺害眾生是最大的惡,這個不但是佛教,連其他宗教也是勸誡不能殺人。
那佛教更是大慈大悲,對於這個事實真相瞭解透澈,不但人不能殺,所有一切動物都不可以殺。因為蠢動含靈皆有佛性,殺生就是殺佛。蚊蟲螞蟻,佛門弟子都知道愛護。我們在講座裡面,也有提過很多公案,有些人往生的時候,螞蟻全部上身,佔滿了眼睛、耳朵、鼻子、嘴巴,這就是螞蟻來報仇。雖然其他宗教沒有講到動物,但是一定講到不能殺人。
經文裡面講,「強者伏弱,轉相尅賊。殘害殺傷,迭相吞噉。」這四句,老法師說,這個「尅」,「轉相尅賊」,「尅」跟克服這個字是一樣的,也是殺。戰爭的時候,克敵就是殺敵。「《會疏》曰:『強者伏弱』」,「能殺者為強,所殺者為弱。人畜皆然。」那麼這個《會疏》的意思就是說,人跟人相殺,畜生跟畜生相殺,都是這個狀況。就好像兩軍對峙,殺敵人一樣,「轉相尅賊」,你一定要殺敵致勝,一定要殺害對方的生命。例如雀取螳螂,我們說麻雀捕螳螂,人捕雀,這叫「轉相尅賊」,這個意思。所以殺生致死或者是傷害其身,這個都是我們在日常生活當中常見到的。我們有時候會不經意的去傷害這些小生命,尤其這些體積比較小的,像螞蟻啦、蟑螂啦。
所以老法師說,這種情形在今天這個社會,可以說太普遍了。佛在經典上講,講了很多,就世間為什麼會有戰爭?刀兵劫就是戰爭。所以人跟人之間最嚴重的大惡,就是戰爭,互相殘殺。佛在經典上講說想要免除世間,沒有刀兵劫,除非眾生不吃肉,欲免世間刀兵劫,除非眾生不吃肉。所以如果你不能離開吃肉,就沒有辦法離開災難,災難就不能避免。換句話說,食肉就是戰爭的果報根源,佛一語道破。
老法師他講他自己的例子,他說他這一輩子裡面,經過兩次戰爭。他說滿清亡國,軍閥割據,這個他說年紀還小,他沒有經歷過。他經歷過兩個戰爭,一個是中日戰爭,一個是國共戰爭。老法師看到戰爭的痛苦,所以他一接觸到佛法,他聽到佛經上所說的,他馬上就素食,他學佛半年,他就吃素了。為什麼?因為老法師體會戰爭的可怕。老法師就看到佛經上講,吃肉、傷害眾生,就會有刀兵劫。所以老法師說,《無量壽經》裡面講的「殘害殺傷」,在人間是戰爭,對動物來講就是殺害動物。
老法師說,你看,我們現在到餐館去,在大都市裡面,你看到的酒店,你走進去,宴會上、酒席上,放的是什麼?眾生的屍體。沒有學佛以前迷惑顛倒,說人間美味;學佛以後,這個覺性出來了,良心出來了,看到是什麼?看到那是動物的屍體,是死屍。老法師說,這還能下嚥嗎?還能動筷子嗎?那旁邊的人就說我們是迷信啦,魚是吃海水的啦,所以應該可以吃魚,有福不享受,他說,這是享福啊,是口福啊。
老法師說,我們現在知道,那是口業,那是屬於口業。口業不能夠欺騙人,你看到吃這些眾生肉就是口業。這個口造什麼業呢?老法師說,總而言之,就是地獄業,地獄罪滿了還要還債。他說,《楞嚴經》裡面佛說得很好,吃牠半斤,還牠八兩。現在吃的是口福,將來還債的是什麼?是苦報啊。所以因果定律裡頭,叫做絲毫不爽,欠命的要還命,欠債要還錢,縱然到無量劫,因緣聚會的時候,果報就現前了。
所以我們明白這個道理,我們瞭解業因果報,老法師說,別人對我們的傷害,我們不要放在心上,想到過去生,我們也可能對他有傷害,今天我們被別人傷害,這個果報我們就清了,這筆帳就了了。那有些人就會對我們這種精神,我們學佛的這種犧牲的精神,忍讓的精神,認為是阿Q精神。老法師說,阿Q精神就是菩薩精神,不是壞事,這一定要做到於人無爭,於世無求,處處退讓。我們自己真正得到什麼呢?四個字,心安理得。我們道理明白了,心就安了,無論是順境、是逆境,我們都歡喜承受。懺除業障、斷惡修善、積功累德,是佛教給我們的。
我們真幹,縱然這些眾生過去傷害過我們,今天來還債了,我們也不忍心牠的生命受到殺害。不忍心這個事情,不忍心去做這個事情,那錢財就更不重視了。在這樣的一個念頭生起來的時候,一個不忍心的念頭生起來的時候,老法師特別講說,哪怕是這些眾生過去生傷害過我們,我們現在都不忍心去傷害牠。他說,這個不忍心一生出來,貪瞋癡慢就放下了,外面的殺盜淫妄就不造了。這樣的人生,老法師說,是真正體會幸福圓滿的人生。就「五惡」,《無量壽經》裡面講的「五惡」,我們就放下來,不造了。我們講到這一段懷景元這樣的因緣果報,我們引用《無量壽經》,這一段老法師的開示來做印證。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OO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5、黃柏霖警官:喜吃鱔魚全家喪命
時間段:00:38:45--00:40:08
吳地,今天江蘇省蘇州市一帶的風俗,吃鱔魚的人都將鱔魚活生生地,投到滾沸的熱湯中煮,過不多久鱔魚就被煮死了。在唐玄宗天寶年間,「當塗」就是今天安徽省蕪湖縣東北,這地方有一個賣魚的人,叫他的兒子去取鱔魚來烹煮。忽然間有一條鱔魚變成蛇,有數尺之長,他的兒子回頭一看,其餘的鱔魚都變成蛇了,變化成蛇之後都離開了。他的兒子因而生病,病了一天就死了。而且在一個月之內,全家七口都相繼死光了。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OO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6、黃柏霖警官:殘忍吃泥鰍胸部潰爛而死
時間段:00:42:12--00:54:49
錢塘,今杭州市地方,有一個叫呂五這個人,他喜歡吃泥鰍。但是泥鰍很難殺死,他吃泥鰍的方法,不是一下子就把牠殺死,他每次都將泥鰍放在一個容器當中,用鹽跟醋來餵食牠,餵食就是用鹽跟醋來給牠吃。泥鰍疲困到無法動彈的時候,才將牠們剖殺加以燒烤。他說,用這樣的方法,能讓鹽跟醋入其骨,所烤出來的泥鰍,肉酥脆味美。
後來他自己的胸部,就患了燥熱的病症,後來他的胸部就罹患燥熱的病症,常常想要喝鹽跟醋的溶解水,經常向家人要來喝,而且還說,燒焦了,烤焦了,趕快翻過來看看。他家裡的人就將他的身體翻來覆去,一日夜總要上百次。到最後『肉爛』,肉腐爛了,腸也潰爛了,最後死掉。這個「錢塘呂五」,喜歡吃泥鰍跟鰻魚,他先用鹽巴跟醋來餵食,結果他自己最後,他也是胸部燥熱,那必須要喝鹽巴跟醋。然後一樣說,烤焦了,烤焦了,最後胸部潰爛死掉,這就是因果不虛。
老法師說,琉璃王,我們以前也有在這個講座裡面提過,釋迦牟尼佛他們的釋迦族是被琉璃王滅掉。琉璃王是個大國王,因為他媽媽茉莉夫人是婢僕的女兒。在印度裡面,四個種姓裡面,是首陀羅,是賤民,在印度它這個種族還是有差別待遇。所以琉璃太子在當小孩的時候,回去他的外公、外祖母家去玩的時候,因為看到佛陀紀念館很莊嚴,他跑進去玩,腳踩到佛陀的紀念館,被管理員呵斥他,他是婢女之子,不能夠汙染這個聖地。
那老法師說,這個在《釋迦譜》有這樣記載,他說,這個也不是前世的因果,也不是再前世,而是很長很長的時間了。後來釋迦族被琉璃王要發兵攻打,前三次都被佛陀擋下來,最後一次琉璃王就不理佛陀,直接繞道而行,把釋迦族滅掉。那時候弟子就問佛陀,為什麼他們釋迦族會被滅掉呢?佛陀就講,在無量劫以前,琉璃王他們這一群將士,那時候都是在畜生道,在一個魚池裡面的一群魚。這個琉璃王就是那個魚裡面的頭目,就是魚王。那他現在的這些兵將,就是那時候的這些小魚、跟螃蟹啦,這些蝦。
那麼釋迦族,那時候是這個漁村的漁民,捕魚的人,他們就把這個池塘的魚統統打撈起來,把池塘的水放掉,魚全部殺掉。這群被殺的這些魚,怨恨不滅,生生世世都記得要報仇。到釋迦牟尼佛出世的這一世,這些魚牠們轉到人道來,那麼這些魚也變成人,琉璃王的這一族。所以老法師就講,這個殺業是無量劫的怨恨,小小的一件事情,一挑撥就變成戰爭了。那釋迦牟尼佛也想去阻止這個戰爭,釋迦牟尼佛也想去救他們的釋迦族。但是釋迦族曾經造過這樣的殺業,那佛他有三不能,佛他第一個,無緣不能度;第二個,眾生度不盡;第三個,定業不可轉。釋迦族所造的這個殺業,佛陀也沒有辦法,所以阻止不了,如是因、如是業、如是果、如是報,救不了,怎麼勸也不聽、不接受,琉璃王一定要把釋迦族滅掉。
所以老法師說,最後釋迦佛他們的家族,就有一些從後面逃掉。所以他們的家族,釋迦牟尼佛的家族,最後逃到西藏,在後藏,以後就沒有再回到尼泊爾這個地方來了,就在西藏那邊落戶。所以淨空老法師說,釋迦族也算是中國人。老法師說,這件事情是當年章嘉大師告訴淨空法師的,我們知道章嘉大師,他也是密教裡面的一位大師。那麼釋迦族這一整個族,後來逃難的這個族,逃到後藏,告訴我們什麼情形呢?老法師說,告訴我們,冤家宜解不宜結。什麼樣的怨恨,都要把它看破,要化解,否則就會冤冤相報,記得喔,什麼樣的怨恨都要把它看破,否則就是會冤冤相報。他說,一定不能夠跟人家結怨,這個是世間人現在最容易犯的毛病,就是跟人家結怨,跟人家結冤仇,結怨的後果很悽慘。
琉璃太子就是一個真實的公案,他要不是說當年,他回到她茉莉夫人她們的娘家,就是琉璃王的外公、外祖母家。他回到外祖父的家去遊玩,去參觀佛陀紀念館,被管理員呵斥說他是婢女之子,這樣侮辱他,琉璃太子的怨恨就是這樣出來的。那是最早的怨恨,這只是近因。最遠的因是在無量劫以前,琉璃王是當魚王,他現在的兵將都是那時候的這些,那時候他的魚族,魚池裡面這些魚,他們當時被殺害的怨恨,那是遠因,那是最早結的怨,因為你要他的命嘛。
剛才我們講過,所有眾生、所有動物,牠們都貪生怕死,牠們都要命。我們剛才講,你就算是人,他沒有命的時候,他都想要求命。你要他的命的時候,他什麼都可以給,功名富貴也可以放下來。所以老法師說,結怨的後果很悽慘,生生世世,多少世都不能夠解決。我們看《慈悲三昧水懺》裡面,袁盎跟晁錯的恩怨。袁盎跟晁錯的結怨,在十世以前,在漢朝的時候,晁錯因為袁盎向皇帝說了一句話,被砍頭,晁錯找袁盎找了十世。可是這十世裡面袁盎都當國師,他沒有辦法報仇。一直到唐懿宗的時候,唐懿宗尊敬悟達國師為國師,因為太師椅的問題,賜給他沉香太師座。他因為起了傲慢心以後,護法神退開以後,晁錯就可以報仇,這是《慈悲三昧水懺》的由來,這也是結怨。
所以生生世世,多少世都不能夠解決,愈結愈深,連佛菩薩都無可奈何。所以《無量壽經註解》裡面講,「世間冤報之事,互為禍害。既造業因,必結惡果,報應雖不立即顯現於當時」,「雖不臨時」,雖然當時他沒有得到報應。「但因果不虛,決當報償於後世」,雖然當時沒有報,但是等到他福報用盡了,後面就會受到果報。老法師說,這個事情麻煩。這個是淨空老法師在《淨土大經解演義》裡面,五百零八集的開示。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OO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7、黃柏霖警官:般若的含義
時間段:00:56:51--00:59:42
『仗般若之功』,這個「般若」,我們知道是智慧,六度裡面最後就是般若。這個「般若」它有不同的種類,比如說第一種,共般若跟不共般若,「共般若」,像聲聞、緣覺、菩薩他們共通而說的般若,叫「共般若」;那「不共般若」,是要,破四十一品根本無明的法身大士,跟究竟佛,他們所證的智慧叫「不共般若」。它為什麼叫「不共般若」呢?它不共聲聞、緣覺,它不共羅漢跟辟支佛,所以「不共般若」就是深般若,「共般若」就是般若。就是像阿羅漢,他證我空真如,他這個也是智慧,但是他這個叫「共般若」,這是第一種,共般若」跟不共般若。
那麼「般若」,第二種還有,實相般若、觀照般若、文字般若。像我們現在讀經啦,我們讀《金剛經》啦、《無量壽經》啦,那個叫做「文字般若」。那麼我們讀了經以後,老法師常講隨文入觀,用經文來印證自己的境界,印證自己的心行,口說心行,那叫做「觀照般若」。你透過這樣修行,你破見思惑、塵沙惑、破根本無明,再破一品根本無明,你破見思惑、塵沙惑,再破一品根本無明,分證一分清淨法身,你就證得一分的實相般若。這個叫文字般若、觀照般若、實相般若。等到你四十一品無明破盡了,你成究竟佛了,你圓滿實相般若,然後你的日常生活就是觀照般若,你的教化眾生就是文字般若。這個就是實相般若、觀照般若、文字般若,這個我們就解釋到這裡。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OO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8、黃柏霖警官:抄寫佛經超度亡者
時間段:00:59:46--01:03:22
泗洲,在今天安徽省境北方的地方,有一位趙璧,他夢見他的亡妻託夢說了。她說,我在生前的時候,殺害許多生靈,殺害許多物命,尤其我特別喜歡吃那個醉蟹。現在我們講醉蝦啦,把那個米酒倒下去,那個蝦都叫做醉蝦。那這個地方叫醉蟹,就把酒倒下去。她說,我特別喜歡吃醉蟹,我所殺的蟹非常地多。死後閻羅王就命令鬼族,將我押到蟹山,被一群蟹鉗住我的雙眼,使得我遍體都流血,日夜都在痛苦當中。我請求你為我抄寫《金剛經》七卷,以便仗著金剛般若的功德,拔除地獄的苦難。趙璧允諾亡妻的請求,當寫經完畢之後,又夢見他的亡妻說了,已經承領你寫經的功德,我已經超生到天堂。這是抄《金剛經》的功德。
我們也曾經講過戚繼光,他在帶領部隊的時候,帶領將士的時候,他有一個士兵陣亡了,託夢給他,也是要抄寫《金剛經》迴向給祂。當時戚繼光抄得非常地專注,到後來,他的侍從就把茶水端進來。因為戚繼光太專注了,他說,不用,他說不用,他就分了心了。結果那部經雖然有抄完,但是裡面夾雜著不用兩個字。那位士兵當天晚上又給戚繼光託夢,說你這部經沒有完整,多了一個不用。那戚繼光只好再重寫一部了。最後來給他託夢說,祂也得到超度了。所以這個抄經,抄《金剛經》,抄寫《金剛經》,現在都有很多地方,都用這種抄經的方式來度眾,也是很好。抄經,當下就是在修戒定慧,叫「制心一處,無事不辦」。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OO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9、黃柏霖警官:殺蛇遭頭部受傷果報誦地藏經消業障手術順利
時間段:01:04:42--01:15:50
從前有一位叫徐僧保這個人,他以釣蛙為業,在殺蛙的時候,先截斷牠的頭。蛙已經被砍成兩段了,那個頭部還會吃草、跳躍,經過一段時間才死。這個徐僧保在他二十六歲的時候,有一天忽然死掉。還沒有將他的屍體放入棺木,他的身體從腰部以下,忽然間從中斷裂,就好像那個蛙被他砍斷的痕跡一樣。
這個就是我們剛才講,如是業、如是因、如是果、如是報,確實是千真萬確的。我曾經到我們這邊內湖的三軍總醫院,去關懷一位環保志工,也是我們某一位佛教團體的環保志工。當時我去跟他關懷的時候,他的頭部已經砍一半,裹著紗布。蓮友就跟我講了,哎呀,他這個環保志工也是很發心啦,也捐一部環保車啊。我就去醫院給他關懷了。因為還不瞭解什麼原因,只知道他是一個電工,電器工。他說是在一個一樓的房子的屋頂,在修理電線,在工作的時候就突然間摔下來。一樓,從一層樓高的屋頂摔下來,頭撞地就腦部充血。就把他,醫院就把他的頭部割一半了,割一半以後來治療,那裹著紗布。
那時候我就到內湖,這位環保志工的家裡,帶了他太太,他的妻子跟他的家人,還有我帶的蓮友,在那邊誦《地藏經》祈福迴向。在誦經的中卷跟下卷的時候,我就問他的師姐。他師姐沒有學佛,就是他妻子沒有學佛。我就說,妳本身,我就先問他妻子,妳本身有沒有吃素?她說,沒有。我說,那妳有沒有造殺業?她說,沒有,只是偶爾會去釣蝦。我說,妳在哪裡釣蝦?她說,在我們以前的臺北縣,現在新北市的坪林釣蝦。那我就問她了,妳一個禮拜,妳一個月去幾次?她說,一個月去兩次。我說,那妳一次釣多少蝦?她說,一次大概都釣上百條啦。我說,那很多啦,一個月就釣一、兩百條的蝦啦。
我就問她說,為什麼妳師兄頭部會受撞傷?她說,我就問原因,我說,一定有原因的。她就跟我講,她說,有一次她師兄,就是她丈夫在一樓的屋頂,在另外一個地方工作。然後因為那個屋頂,那個一樓房子的屋頂雜草叢生。結果她先生在那邊工作的時候,就拿了榔頭,要開始敲打這些電線的時候,突然間發現草叢裡面,屋頂的草叢裡面有一隻毒蛇。在我們臺灣叫眼鏡蛇,眼鏡蛇是很凶猛的,而且牠的毒性非常強,一被咬住都是死路一條,必死無疑。
結果她先生,她的師兄一看到這隻眼鏡蛇很緊張,自然的反應。人都是貪生怕死的,剛才講過了,都想求活命,「轉相尅賊」。剛才我們提到《無量壽經》裡面,「轉相尅賊」,就像兩軍對峙,要置對方、敵人於死地一樣。人跟人,剛才有講過,黃念祖老居士說,人跟人、動物跟動物,人跟動物何嘗不是「轉相尅賊」?就像要把這個賊、這個強盜、這個敵人,殺死一樣,俗話講,這生死攸關。
結果她師兄自然就產生這種,我們講說人類的自然反應吧。他就把榔頭拿起來,直接看準那個眼鏡蛇頭部,這樣啪敲下去,就把那一隻毒蛇殺死了。然後那隻眼鏡蛇的頭部也碎掉了。這個跟各位講,毒蛇的瞋恨心最強。瞋心,要嘛就是墮老虎,畜生類裡面的老虎,要嘛就是墮落到毒蛇猛獸,那都是瞋恨心非常強的。所以絕對不能殺蛇,當然其他動物也不能殺啦。毒蛇非常有報復性,很可怕。結果他這個頭一把牠敲以後,現做現報,都不用等到下一世再報,這一世就給你報了。結果他自己在另外一個地方工作的時候,他從一樓的屋頂摔下來,頭部摔破了。
所以我在這位環保志工的家裡,帶《地藏經》共修的時候,我在帶完《地藏經》以後,我就帶她們家人懺悔。「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癡,從身語意之所生,今對佛前求懺悔」,而且我告訴她們一定要吃素。就像剛才我們研討過許儼,他是雕觀音像,而且他還是一樣要改行業,而且從此全家不吃肉,才有辦法讓這個業障消除,要發大願。所以我如果去醫院關懷,如果他還有生命現象,我都會告訴他說,你一定要發願,最好發願吃全素。也有很多業障重,願發不出來。哎呀,我不能發啦,我發,不照願去做,會遭天打雷劈。
所以這位環保志工,也是因為這樣,他也有這樣的一個懺悔的機會,也很不可思議。我們帶完《地藏經》共修以後,透過他家人替他懺悔,那我也到醫院去,再跟他開示一次。我告訴他,一定要向這一隻蛇菩薩懺悔,而且要多行放生業,要吃素,不能再造殺業。我說,如果你有福報,你就能夠活過來,醫生一定可以找出原因。因為當時他頭部瘀血的時候,醫生把他腦袋、頭部,切割一半的時候,醫生確實找不出一個,沒有發現那個真正的原因。後來經過誦完《地藏經》懺悔以後,我說醫生,如果你這個業,能夠跟這個蛇菩薩解冤釋結,醫生一定可以找到原因,最後醫療就會很順利,那麼你的頭部就會恢復健康。
後來是真的,醫生發現一些他的症狀的情形,最後對症下藥。再來傷口好了以後,他頭部就恢復了。再把這個血管接好,縫好,再把頭部放回去。這算是什麼?這算是很嚴重的刀兵劫,只差沒斷頭而已。就剛才我們看了,有斷頭的,這個懷景元是斷頭的。今天所講這些都是殺生的果報。所以想要世間沒有戰爭,沒有刀兵劫,除非眾生不吃肉,我們特別舉這個環保志工的公案來印證。徐僧保他把青蛙斷頭,他自己到後來,他的屍體,腰部以下也斷掉,那果報跟青蛙一模一樣。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OO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10、黃柏霖警官:殺豬為業燙死喪命
時間段:01:20:16--01:24:03
從前泰州,在今天江蘇省高郵縣東南,有一位姓韓的人,從小就以殺豬為業。有一天,忽然自己燒了一鍋沸滾的熱湯,傾倒在殺豬用的大盆中,自己就脫去衣服下水洗澡。他的妻子無法制止他。於是在盆中輾轉翻滾,皮肉都已經腐爛了,他還不知道痛苦。而且還自己拔取身上的毛髮說,這個豬頭還有毛,不乾淨,人家不要買。這個時候,說完話,他隨即就死了。
這位泰州的姓韓殺豬的屠夫,他當時自己在滾燙的沸水裡面洗澡的時候,其實他的神識已經相應畜生道了。也可以講說他已經,他的神識在地獄道受苦了。所以殺生的果報,非常地令人可怕、令人害怕。老法師說,良好的習慣,一定要從小時候養成。養成什麼?養成不殺生。為什麼不殺生呢?要長養慈悲心。慈悲心必須要養成,就一定不能夠吃眾生肉。為什麼?因為不忍心。
這裡不講因果,單單講慈悲心。人要懂得因果,不敢吃眾生肉,人有慈悲心,不忍心吃眾生肉。這幾句話一定要記起來,人要懂得因果,不敢吃眾生肉,人要有慈悲心,不忍心吃眾生肉。人要有慈悲心,不忍心害別人、傷害別人,為什麼?不道德。如果懂得因果,不敢吃眾生肉,不敢傷害別人。為什麼?會有報應。善心善行,有善果報;惡念惡行,有惡報。業因果報絲毫不爽,善惡報應一點都不假。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OO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11、黃柏霖警官:命從哪裡來的?
時間段:01:27:47--01:46:32
所以這個命怎麼來的?我們來聽老法師怎麼開示。命是過去生中的造作修來的。老法師說,在《無量壽經》黃念祖老居士的註解裡面講,《會疏》裡面說,「行謂行業」,「行業」就是你的身口意的行為,你的行為結果叫業。「三業所作。德謂福德,行之所感。」福德是你的修行所感召來的,這福德是你的善行、你的修行所感召來的福報。功德也是「行之所感」,兩個都一樣,你要去做啊,你要去做才會感召這個福德,你要去做才會感召這個功德。
那福德跟功德差在哪裡?福德跟功德,功德比福德殊勝。功德,他離相,他不執著,福德,他著相。他著相就變成福德,他離相就變成功德。一個是住相生心,一個是「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是功德。一樣去做這個善事,但是他沒有我相、沒有人相、沒有眾生相,三輪體空,這個善事變成功德。但是他是有所求,著相去修,這個善事變成福德。梁武帝一生做的福德,老法師說,他在哪裡?他在天上享天福。所以這個福報,「又『非朝夕所得,故云積植。」』你所享受的這個福報,都不是短時間內得到的,都不是一朝一夕的,是經年累月的,叫積德植福。
所以老法師說,在這個世間做大官的,發大財的,這些都是他過去生中,他積植的福德多所感來的果報。這個道理要懂,如果他沒有這麼大的福德,他得不到這麼多的財富,得不到。縱使得到了,禍害就來,有人講說是德不配位。所以他如果不是有這麼大的福德,他得到的是一個災難。就有發生這個情形,美國有一個黑人中了樂透,美國樂透,結果電視給他拍出來。他就拿了那個中樂透的彩券,記者給他拍出來,新聞也給他登出來。第二天就被殺掉了,就被殺死。被誰殺死?不知道,這就是這裡講的,如果他沒有這麼大的福德,他得不到這麼多財富,他縱使得到了,禍害就來。但是他沒有種這麼多的因,善因,他得到了,禍害就來了,不是生大病,就是遇到災難。
我們臺灣也發生過一件事情,有一個人也是去買樂透,彩券,那中了非常多的錢,結果後來癌症死掉了。他分給他的大太太、二太太,身後,他死後,為了這個幾千萬的彩券,在那邊互打官司。就這裡老法師講的,他不是命中有的,他不是生大病就是遇到災難。為什麼?沒有福享,很多人搞不清楚這個狀況。沒有福享,過去生沒有種這個善因,沒有種這個福因,就沒有福享。所以因果絕對真實不虛,因果不空。你得到這個財富,還要去享它,他真的能去享受這個福報,是他命裡有的,命裡頭有的,這是一定的道理。如果你命裡面的福報沒那麼大,你去當那個官,那個位子都坐不穩,一天到晚部屬出事情,一天到晚你的機構出事情,最後官位保不住,因為他福報沒那麼大。
所以老法師說,如果你想做官,你想發財,佛經上有教你,有教你生財之道,或者是做官之道,那是正確的方法。財從哪裡來的?佛告訴我們,財富從財布施中來的,財布施是因,愈施愈多。聰明智慧是法布施來的,健康長壽是無畏布施來的。每個人都有這個命運,命從哪裡來的?命是過去生中的造作,就是積植的善惡的行業。
有些人就會講說,那過去生就是,我還沒有來投胎以前的過去生。其實這一念,現在講完就變過去啦,現在講完就不是現在式了,就過去了。所以三世,我們講前世、今世、來世,如果你要講比較微細一點的話,前一念、現在一念、未來的一念,就三世了,不用等到這個色身捨報以後才是三世。前一念,現在這一念,後面那一念,就是三世。所以命是過去生中的造作,就是積植的善惡的行業。你積植的善業多、厚、長,你的壽命就長。你積植的惡的行業,是重、是多、是廣,你的命就短命。如果積植的是善,這一生得的是福報。積植的是不善,這一生就是非常地苦,就是貧賤的果報。古人所謂人生在世,「一生皆是命,半點不由人」,人不能夠跟命爭。有一句話說,人不能跟命鬥。
以前我岳母跟我講了一句臺灣的俚語,她用臺語。我先用臺語講,那我岳母講的,這個老人家,老人言其實滿有智慧的。她大概也是,我岳母的媽媽告訴她的,這老人言很有智慧,她講臺語。她說,命帶骨,千刀削不掉,這臺語。這當然我們中國的蓮友,是聽不懂我在講什麼,我用國語來表達。她說,命帶骨,千刀刮不破。就是用國語來表達是這樣,千刀刮不破。
那命帶骨什麼意思?好像是這個命跟我們的骨頭,是連在一起的,解釋好像是這樣,跟剛才這講的一樣。你的命是怎麼來的?過去生所積植的善惡行業,你種的是善因,長壽的因,這輩子的壽命就長,身體就健康嘛,這命帶骨的意思是這樣,是前世的造作,善惡的行業帶下來的。那個帶下來是什麼?是「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哪。所以才說,「一生皆是命,半點不由人」。人不能跟命爭,這個道理要懂,我們這一生就能平平安安,度過這一世。最重要的就是智慧,為什麼?智慧可以提升自己的境界,提升來生的福報。這句話我們好好記得,老法師的開示,智慧可以提升自己的境界,提升來生的福報。人要為後世著想,不能只為這一世。這一世把福報享盡了,沒有修福,來生怎麼辦?那來生是苦不堪言。
命運是真有的,《了凡四訓》,很多同學看過。老法師說他第一次讀《了凡四訓》,是朱鏡宙老居士介紹給他的。朱鏡宙老居士是李炳南的學生,他在重慶當官的時候,老法師特別提到朱鏡宙老居士的學佛事蹟,是很豐富的。他那時候是知識分子,他不信佛。因為跟隨著政府撤退到重慶去,國民政府撤退到重慶。他喜歡打麻將,觀世音菩薩想要度他。就有一天,麻將打得太晚,朱鏡宙老居士就走路回家,那時候不像現在建設這麼發達,走了遠遠才有一盞燈,而且那一盞燈還很微弱。
朱鏡宙老居士在那時候,年輕的時候,就走路走走走,突然看到旁邊有個女孩子跟著他走路,走的速度比他快。結果走過,經過他旁邊的時候,他仔細一看,诶,這個女孩子下面怎麼沒有兩條腿?阿飄,用飄的,就是沒有腿,就一樣可以走,他嚇啦。後來他就跟淨空老法師說,這個女鬼,這個沒有腿的女鬼,一定是觀世音菩薩變現的,他要來度我。後來他就真的相信,人死後有六道,有餓鬼道,真的是有因果,他就開始學佛了,後來跟隨李炳南老師學佛。
這朱鏡宙老居士,他寫了一本書非常好,《論地藏經是佛對在家弟子的遺教》。這本《了凡四訓》是朱鏡宙老居士送給淨空老法師的。那時候老法師還沒學佛,就跟他老人家認識了。朱鏡宙老居士,大淨空法師三十九歲,是他祖父輩的人。因為那一年老法師二十六歲,老法師現在九十歲了,那一年是二十六歲,朱鏡宙老居士已經六十五歲,退休的老人,非常慈悲,送他這一本書。淨空法師用兩個月的時間,跟各位說,老法師說,他跟各位說,他用兩個月時間看了三十遍。我們真的很汗顏,我們不如老法師。老法師《了凡四訓》,兩個月看三十遍,兩個月是六十天嘛,兩天看一遍,老法師非常受感動,知道命運是真的,不是假的。
老法師說,從小就有人替他算過命,他自己是沒有去算過。他學了佛以後,有一些在家居士、同修,知道哪個地方有高人,要把他淨空法師的八字拿去給人家算,這應該是早期的,算的結果給淨空法師看,講得都差不多。第一個說,淨空法師命裡沒有財,命裡的財庫是空的。老法師常自己解釋,說他是乞丐命,但是現在老法師的福報是不可計量的。你看老法師印《群書治要》,印《四庫薈要》、《四庫全書》,幫助強帝瑪法師蓋斯里蘭卡佛教大學,一次就給他幾個億的錢。所以老法師說,他命裡本來財庫是空的,他是今世修來的。
第二,算命的說,淨空法師不能做官,命裡沒有官印,就是出家也不能當住持。確實老法師到現在,他也不當住持。悟道法師是華藏淨宗學會的住持,臺南極樂寺是悟行法師當住持。老法師他不做住持,老法師說,他就在大埔,那個廟不像廟,住家不像住家的一個小道場,在那邊講經說法。確實如果你到香港去見老法師,確實那都是一般的住宅。所以老法師說,他出家也不能當住持。換句話說,不能夠當領導人。他說,領導人要有官印,老法師說他連一個小印都沒有。老法師真的相信《了凡四訓》裡面講的這個道理。
這是老法師特別為我們開示,命從哪裡來的?是過去生的造作修來的。你的長壽是過去生修來的,你的短命是過去生造作招感而來的。所以我們講的唐朝這個公案,這一家新婦跟她滿月的小孩,就為了煮這頭羊,命也沒有了,『母子俱亡』,也沒有辦法親族慶會了。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OO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12、黃柏霖警官:暴飲暴食消耗福報
時間段:01:48:43--01:52:42
第二點,老法師說,「無故剪裁,非禮烹宰」,太上在這個地方特別教我們,古時候的人殺生吃肉,就算肉食也有一定的時節,絕對不是暴飲暴食。老法師說,「剪裁」就是做衣服,「烹宰」就是飲食,穿衣吃飯,從這個地方學節儉,剛才我們講惜福。老法師說,我們從這個地方學節儉,這是日常不能夠缺少的物質生活,聖賢人在這個地方勸勉我們,我們能夠省一分,就能夠幫助別人一分,要常常存這樣的一個心念。他說,我們看看現在這個社會,這兩句,「無故剪裁,非禮烹宰」,現在的人都浪費這些。你看,衣服剛買的就丟掉了,衣服買了沒有穿,在衣櫃裡面,放一段期間回收了,這叫「無故剪裁」,這不是惜福,這浪費福報。「非禮烹宰」,天天暴飲暴食。
我那一天看一個新聞報導,一個大學生,一個女生,天天吃炸雞肉,每天吃炸雞肉,吃到長乳癌二期,癌症二期了,要做化療。天天吃雞肉,吃炸雞肉,不喝開水,只喝那些冷飲。現在都很流行那種冷飲,超商買就有了,外面買的這些包裝得很好的冷飲。短短幾年之間得了乳癌,才十八、九歲而已。這就是「非禮烹宰」,老法師講的,現在這個社會,這兩句話統統觸犯了,犯得非常嚴重,所以福報享盡了,災禍就現前。我們剛才特別提到,你命裡有的,你當然可以享這個福,但是福報享盡了,祿盡人亡。這個要搞清楚喔,你命裡面沒有的,你得到這個福報,不是生病,就是災難來。所以老法師這個開示,我們要好好地謹記在心頭,福報享盡了災禍就現前。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OO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