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古今感应故事  »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3 » 感应篇汇编203集故事6则
第203集

感应篇汇编203集故事6则

第二O三集的故事六則 1、黃柏霖警官:天子親耕的三個意義 時間段:00:05:07--00:08:00 『天子親耕』是古代的一個很好的傳統,這是一種古代的禮,像現在都沒有了,古禮。當然也有看到現代有..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6 22:30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3--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203集故事6则

第二O三集的故事六則
1、黃柏霖警官:天子親耕的三個意義
時間段:00:05:07--00:08:00
『天子親耕』是古代的一個很好的傳統,這是一種古代的禮,像現在都沒有了,古禮。當然也有看到現代有一些民選的總統,他會所謂的Long Stay,到鄉下跟農民住在一起,有些會跟農民一起插秧種田。這個就是,就不像古代「天子親耕」那麼隆重。那麼在古禮裡面講,古代的帝王,就天子,在每年的正月,會親自到田間耕作,表示重視農業。在《禮記·祭統》篇裡面說,「天子親耕於南郊,以共齊盛。」《穀梁傳·桓公十四年》,這裡面有記載,「天子親耕,以共粢盛」,「粢盛」的意思就是指在祭祀用的器皿裡面,來裝這些食物跟穀物,來供養祖先,這個就是「以共粢盛」。
在《周禮》裡面注解說,古代的帝王,「古之王者貴為天子,富有四海,而必私置藉田」,「藉田」就是古代的天子、諸侯徵用民力耕種的田,叫「藉田」。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它有三個意義,第一個是「奉宗廟親致其孝也」,就表達孝道。「二曰以訓於百姓在勤」,告訴老百姓要勤勞,「勤則不匱也」,勤勞就不缺乏,不會匱乏。「三曰聞之子孫躬知苗稼」,就是我們農夫的艱難,不能夠放逸,就告訴子孫要知道農夫的艱難、農作的艱難,不能夠放逸。「三曰聞之子孫躬知稼穡之艱難無逸也」。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O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2、黃柏霖警官:隨意散棄五穀  是對上天不敬
時間段:00:12:06--00:17:41
自古以來隨意散棄五穀的人,大多都會遭到雷擊的災禍。因為百姓以糧食為他們所仰賴的,如果輕棄它,這個是對上天的一種汙辱,一種不恭敬,「輕之是褻天也」,就是對上天的不恭敬。所以它的果報就非常地重,它的報應就非常地重。古代有「天子親耕」,皇帝親自到民間參與耕作,那聖人,歷代聖人都重視稻米,重視農業,這一切都表示百姓所要食用的米糧,非常重視。可是現在的人,卻將五穀隨意的、隨便的散棄,或者任意的抛棄在田裡,不去收成。或者是在倉庫中任其腐爛,而不拿出來發放救濟。或者把它投入水火之中,把它燒掉。或者是把它放在地上,隨意讓人畜踐踏。或者只吃那個精美的,而丟棄那個粗糙的。或者因為準備太多,而將剩餘的拋棄。或者將煮熟的米飯隨意浪費。
就像昨天電視報導,有幾個年輕人去餐廳點飯菜,因為餐廳的生意太好了,這一群人沒有耐心,就狂點了七十幾樣的菜,然後全部都抛棄,吃幾口就離開了。當然他也不在乎那個錢,他就把它付錢以後就離開,點了七十幾道菜。這就都是這裡講的,隨便將煮熟的米飯隨意的浪費,或者抛棄,「或羹飯已成而妄廢」。或者是農作物還未收穫,就將其割除。『先芟』就是先把它割掉,還沒有收成就把它割掉了。或者拿這個糧食來飼養飛禽,或是拿這些糧食來飼養這些家禽,就家裡養的這些雞鴨,或者以菽麥等五穀來餵食牲畜,這些都太過於『暴殄天物』。
要知道農夫是在炎熱的太陽下耕種稻穀、稻禾,所流的汗水一滴一滴的掉在禾稈所種的地上。誰又去瞭解所吃的盤中的餐食,盤中的食物,每一粒米,每一粒米糧都是辛苦得來的呢?請想一想,在饑荒的年頭,每一顆米糧就像珠寶一樣珍貴,都像珠寶一樣可貴。怎麼忍心在豐盛的年頭,將它輕易的拋棄呢?如果能讓大家把農產品當做寶物一樣珍惜,那麼饑荒凶惡之年是沒有理由到來的。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O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3、黃柏霖警官:雪竇禪師的故事
時間段:00:19:10--00:26:46
再來雪竇禪師,在佛教裡面非常有名,他是宋代雲門宗的宗僧,他遂寧人,遂寧在今天的四川蓬溪縣之西。他俗姓李,字隱之。他們家裡很富有,「家世豪富」。但是他們家都是「以儒業傳世」,「幼受家學」,這個雪竇禪師他從小接受很好的家教。老和尚講說,家學、家風、家業。這個雪竇禪師從小,他就有出世的這種心,這種都是宿世有非常好的善根。他從小就立了大志,他要出世,就是要解脫生死,要明心見性。所謂出世跟入世什麼意思呢?出世就是他想要成佛作祖,想要離開輪迴,對世間五欲六塵他不會貪戀,這個叫出世的心。我們講說厭離娑婆,欣求極樂。這個出世的心,就是對世間的這些五欲六塵,他非常地厭離。
所以他在很小的年紀,就「離俗入道」,就離開家庭,就進入佛門中修行了,叫「離俗入道」。他投益州普安院仁詵法師出家,他剛開始是學習「經律」,就是經藏跟律藏。「兼涉世法」就是後來還有學習一些經世之法,就是要怎麼樣去為人處事。他受戒以後,他「唯專定業」,就是一門深入了。後來「得法」,就是古代高僧大德,他師承哪一位高僧大德,這個叫「得法」。一般來講「得法」都是會怎麼樣?會傳衣缽,比如說二祖慧可大師,他就可以說,他得法於達摩祖師,因為達摩祖師後來傳衣缽給他。那六祖惠能大師得法於五祖弘忍大師,這個也可以叫做「得法」。古代這些有修有證的、開悟的這些聖僧,他們得法以後,都會在他們的祖師,就他們的師父旁邊,會服侍一段期間。比如永嘉大師他得法以後,後來六祖大師給他印證以後,他也在六祖大師旁邊服侍多年。所以「得法」就是一種傳承的意思。
那麼雪竇禪師他「得法於復州北塔之智門祚禪師,依止五年」。這個就是我們講,所謂的五年學戒。像淨空法師他就依止李炳南老師五年,後來再延續五年,總共十年。所以這個雪竇禪師,他得法於智門祚禪師。他得法以後,他在旁邊服侍了五年,「盡得其道」,完全得到他師父的真傳,得到他師父的精華,叫做「盡得其道」。「後隱於錢塘靈隱寺三年」,後來他就在,隱居在錢塘,就錢塘江這裡,就杭州這邊,靈隱寺三年。後來他前往擔任蘇州翠峰寺住持,第二年再轉往明州雪竇山資聖寺。
到資聖寺,他在那邊法緣就非常殊勝,叫「海眾雲集」,我們一般叫做蓮池海會,「海眾」就表示他的,仰慕他的這個德風的,想要跟他修學的弟子非常地多,叫「海眾雲集」。「大揚宗風」,一般講宗,教下,宗門教下,一般講宗門是指禪宗。我們講八宗共弘,禪宗以外的都叫教下。所以這個「大揚宗風」,它是大弘禪宗這個意思。因為雲門宗也是禪宗的門派之一,「乃有雲門中興之祖」稱呼。
所以雪竇禪師他開示的偈語,非常非常地深,不是上根利智很難契入。所以他後來把雲門宗重振了,被稱為中興祖師。後來因為雪竇禪師,他「久住雪竇山」,所以後代的人都稱他叫雪竇禪師。他在皇祐四年入寂,就圓寂,「世壽七十三」。皇帝追封「明覺大師」,「諡號『明覺大師』」。他遺有《明覺禪師語錄》六卷,還有《碧巖集百則頌》,還有詩集《瀑泉集》行世。這個是『雪竇』,他又叫重顯法師,重顯禪師。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O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4、黃柏霖警官:人無壽夭  祿盡乃死
時間段:00:26:58--00:57:04
宋朝的尚書豐稷,經常對人說了,在他年少的時候,親自面見雪竇禪師。雪竇禪師以惜福兩個字來教導人說,人不分長壽或短命,只要福祿享盡,死期就到了。這叫老法師常提的祿盡人亡,叫『祿盡乃死』。這個豐稷說了,我一生都遵照這個訓示,平常都不肯稍有浪費食物,『凡事不肯稍有暴殄』就是,我平常都不肯稍有浪費食物。
這個地方,「祿盡乃死」,「人無壽夭,祿盡乃死」,我們來報告一下,淨空法師對於這個「祿盡人亡」,尤其現在的人,都比較不能夠知福惜福,所以這個「祿盡人亡」很值得我們去弘揚這個因果道理。淨空法師說了,他說,如果你不肯布施,你命裡頭那一點錢財,如果用盡了,那麼人也就亡了,所謂「祿盡人亡」。老法師說,第一點,你所用的財物,包括金錢跟物資,這些都是世間人所貪求的,這個世間哪個不貪財?所以佛在布施裡面,把它列為第一條。你想要富貴,你想要金錢,那你就必須要做財布施,所以佛陀把布施擺在第一條。
第二個,世間人貪財,卻不知道財從哪裡來。其實現在雖然說推動了,推廣傳統文化,或者推廣很多《了凡四訓》、《佛說十善業道經》、《太上感應篇》。但是還是有很多很多的眾生,他們不知道錢財是從布施得來的,你從哪裡看出來?你從現在賭博風氣非常興盛,大家風靡樂透、彩券,你就可以看得出來。也就是說,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說,錢財是從布施來的。所以他們都不知道財從哪裡來的。所以佛在經上告訴我們,財布施得財富,財施是因,財富是果報。
常常老法師講了一個公案,很有名,就是香港的首富李嘉誠。我上次,很多次都在講座裡面提到這個公案。他的算命師也就陳朗,跟李嘉誠很好。淨空法師在香港講經的時候,陳朗有去聽經。所以淨空法師因此就認識這個陳朗。那陳朗就跟淨空法師說了,他說,李嘉誠從廣東移民到香港的時候認識他,那麼當然就去問命了。人都很喜歡去算命,年輕的時候都喜歡算命,會問一生的榮華富貴。陳朗就問李嘉誠說,你希望要多少錢,你才會滿足?李嘉誠說,我只要三千萬港幣,我就很滿足。陳朗說,你的財庫,你的命中是滿出來的,你不可能是只有三千萬港幣。
老法師說,李嘉誠為什麼那麼有錢?他因為因殊勝,他因地種得好。老法師說,如果你跟李嘉誠一起做鋼鐵,你做鋼鐵,李嘉誠做鋼鐵,李嘉誠做鋼鐵會賺錢,你不一定會賺錢,如果你沒有那個因的話。所以財富看到的已經是果報了,它的源頭就是因,布施的因。我上次講過,臺灣中部的靈巖山寺,妙蓮長老,他有一位徒弟,是香港很有名的影星叫劉德華。那麼靈巖山寺在臺灣九二一大地震的時候,震垮了,大雄寶殿蓋得很莊嚴。他們靈巖山寺的妙蓮長老剃度的這些法師都是自字輩的,曾經我就聽過一位自字輩的法師跟我講,他說,靈巖山寺已經重蓋好了。我問他,誰來重蓋的?他說是香港首富李嘉誠來蓋的,那要好幾億的臺幣。我說,那誰介紹的?他說,是劉德華介紹的。
那你看,這麼大間的一間佛寺,李嘉誠來蓋的,他就種這個來世的因。他今生會這麼富貴是前世的因,他現在又蓋了這些伽藍,就是這些佛寺,這麼多人來這邊種福田,這麼多人來這邊共修,這麼多人來這邊聽經聞法,李嘉誠又種了來世的因。所以他這一輩子福報這麼大,他結束以後,當然了,他如果能夠求生極樂世界最好,他這個福報就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像佛陀一樣,有帝王之位他不做。像達摩祖師,他也是帝王之子,他不願意做皇帝。所以如果能夠迴向到極樂世界最好,假如不能迴向極樂世界,他這個福報還是有漏的,它會用得完,可能十世、百世那就用完了。所以它是不究竟的,是有漏的。
所以你這一生財富雖然不多,但是如果你生活能夠節儉,你有多餘的錢財儘量去做布施,那麼愈布施,你所得到的財富就愈多,就這麼個道理。所以我們就有蓮友或志工的眷屬,每一次要賺到大錢的時候,就碰到障礙來了,然後都怎麼樣?功敗垂成,沒有得到那個富貴,沒有得到那個錢財。為什麼這樣?他命裡沒有那麼多錢,沒有種這麼多因,所以那個富貴、錢財、財富得不到,是這個道理。所以他說,我們這位蓮友,他都觀察好幾次了,兩、三次都是快到手了,功敗垂成,沒有成功。所以這個因果非常地公平,非常地不可思議。
我們在《感應篇彙編》裡面講,因果有顯報、有直報、有巧報、有隱報。老法師說,因果善惡不同時,因果通三世,因小果大,因果不空,善惡不能相抵。因果是真理,沒有一個人可以改變,哪怕諸佛菩薩再來,也不能改變這個事實。所以諸佛菩薩、佛陀告訴我們,你要得財富就是財布施,這是因果。你只要照做就可以改變命運,就可以得到富貴。小偷去偷錢,去搶來的,原來是命中所有的,但是他用搶的、用偷的,反而損掉那個福報。所以你愈布施所得的財富愈多,就這麼個道理。你看看淨空老法師就好,他說他是乞丐命,這老法師謙虛的。他年輕的時候非常地苦,跟著部隊到臺灣來。他跟著李炳南老師修學的時候,沒有錢布施。李老師說,你一塊錢有沒有?他說,有。他說,那你就用一塊錢、一毛錢買糖果跟人家結緣。
我們有一個蓮友莊師姐,非常發心,到處跟人家結緣。她參加很多團體的,佛教團體的活動。比如說我們放生啦,我們放生每次都是會八十個、一百個人放生。我們這位蓮友就怎麼樣發心呢?她自己親自做油飯,做了一桶油飯。我們在做放生儀軌的時候,她先供佛,那供佛當然是供養一切眾生啦,供佛、供法、供僧、供養一切眾生。儀式做完以後,放生完了以後跟大眾結緣,每一個人都吃到她一碗熱騰騰好吃的油飯,她跟五十個、一百個結緣。然後自己親自做紅豆湯,尤其是天熱的時候,一碗放冰塊的紅豆湯,大家都是吃得非常地可口,非常地歡喜。讓大家起歡喜心,這個叫什麼?這叫結善緣,「法輪未轉,食輪先轉」。
就有一次我帶蓮友到正覺精舍去供僧,那當然就有很多蓮友參加了。诶,我們這位莊師姐很有心,她先早上做一桶,因為那一天剛好是夏天,她先做一桶放冰塊的這種紅豆湯,或是薏仁湯。等到回程的時候,在中間高速公路休息站,她打開跟大家結緣,還親自舀這羹湯給大家結緣。你拿到她親自裝好的,給你的那一碗清涼的紅豆湯,感恩的心點滴在心頭。就是這裡講的,愈布施所得的財富就愈多。所以我們這位莊師姐,這樣不斷的去布施,也消了她的業障。因為她布施的當下,她只要不著相,離相,那個善事都是功德,功德是可以滅罪的。你只要能做到即相離相,不要著這個能布施的我,所布施的食物,還有所布施的對方,你不要去著這個相,不要有所求,那都會跟自性相應,都變成功德。
結果她的師兄也有一定的年紀了,七十幾歲了,前一陣子二度中風,就是中風第二次。照理講一般中風都是三次,命就完了。第二次一般的中風,正常來說第二次中風都很危險,都會倒下去,要嘛就是手腳不靈活。但是她的師兄就是奇蹟出現,因為她師兄也接受她的感召,參與義工的工作,跟她出去行善,去利益他人。結果她師兄中風的時候,莊師姐平常就學會中風的時候要怎麼急救法,她做一個簡單的急救動作,然後馬上送到一個醫院。剛好那個醫院送對地方,那個醫院也很會治療。結果她師兄現在完全動作恢復正常,跟生病前一樣,沒有任何中風的跡象,身體機能完全恢復。這叫做什麼?這叫重罪輕受。那為什麼可以重罪輕受?因為他業障有消,他有這個福德,有這個功德。
所以第三點,老法師說,如果你不肯布施,你命裡那麼一點點錢,那個錢財如果用盡了,那人也就亡了,所謂「祿盡人亡」。現在的人不知道節儉,古時候的人講求節儉,節儉有好處,節儉本身就是福。老法師特別解釋一個公案。他說,美國萬佛城的宣化上人,宣化上人在佛門裡面,也是讓人家值得非常尊敬的一位高僧。他曾經得到一個大護法,供養他很多的錢,美金,來幫助他完成萬佛城的建設的工作。
那淨空法師就講過這樣的公案,就是說,為什麼美國的這位企業家願意拿那麼多錢,供養宣化上人蓋萬佛城呢?萬佛寺,美國萬佛寺。他說,有一次,有人介紹他跟宣化上人在一起,大概是聽宣化上人開示。結果他就看到一個動作,宣化上人一張衛生紙,從頭到尾就用那張衛生紙,摺了再摺,摺了再摺,用了再用,始終沒有把那張衛生紙浪費掉。那個企業家一直注意這個動作,他就覺得說,宣化上人是一個非常節省的人,非常節儉的高僧。從這個地方可以看到他知道因果,知道惜福,知道他的節儉,這個道風,所以他就願意護持宣化上人。
所以老法師說,節儉是美德。那對我們來講,節儉就是福報。像我剛才講莊師姐,她把錢,她賺的工人薪水不多,她拿出來,自己省吃儉用。拿出來以後,她拿去布施。這樣的話,她省吃儉用那個福報,她又把它布施出去,跟眾生分享,把那個慳貪把它布施掉,慳貪把它布施掉,就可以滅她的罪。為什麼?因為把她的貪瞋癡慢的貪,這個無始劫來的習氣把它滅掉,那當然就是變功德了。所以節儉,比如說我們六十年的壽命,你有六十年的福祿,祿就是福報嘛,你有六十年的福祿。你非常勤儉,到了六十年到的時候,诶,你的福報還沒有用完,你的祿還沒有享盡,還有多餘的,多餘的怎麼樣?壽命就延長。
你看到很多植物病人,你看那個中風的植物病人,老法師說,他很有錢,他福報還有,還沒用完,他捨不得走,然後躺在醫院,幹什麼?躺在醫院他也不能享用,但是他有福報,他家人會給他請特別護士。他一樣吃,他吃什麼?吃流質的,他不是吃我們這邊所吃的一般正常食物,他不是,他吃流質的。有人給他換尿布啦,給他整理乾乾淨淨地啦,享受那個福報,有護士,有很好的醫療照顧。老法師說,因為他福報還沒用完,就這裡講的,他祿還沒有享盡,還有多餘的。
那我們現在講的這個,不是像剛才那個植物病人,我們現在講的是說,這個人他很節儉,他命中只有六十年的祿,福報。但是到六十年,因為他很節儉,所以到六十年到的時候,他沒有走,他福報還有,他壽命就延長。所以才曉得惜福也是長壽之道。所以家中用過的器材啦、桌椅啦、沙發啦、衣服啦,用到它不能用為止,這就是惜福,延長一切物命的壽命,這也是惜福。那惜福是怎麼樣?老法師說,是長壽之道。
第四,實在講,一個人在一生當中,他有一定的祿命,就是我們講說命中注定的,你一生當中你有多少財富,有多少的收入,都是命中注定的。人最可貴的就是知道自己的命運,知道自己的命運他人就老實了。像袁了凡一樣,「立命之學」,他是被孔先生算定了。他後來講說,他一生命都被算定了,他就在棲霞山跟雲谷會禪師對面而坐,三天三夜不起妄想。雲谷會禪師以為他是高人,原來他說他是命被算定了,沒有什麼好想的。後來雲谷會禪師教他怎麼去改命,怎麼去立命。他說,如果你能夠知道自己的命運,你人就老實了,你就會安分守己了。換句話說,你的心就定了,不會去胡思亂想。
第五,不知道命運,要去跟命爭。很多人都是這樣,跟命鬥。你要長壽,你應該多放生、多吃素,不是到生病的時候去跟命鬥,這不可能的。所以你要懂那個原理、原則,你要去做無畏布施,你就可以得健康長壽。很多人不知道命運,卻是要去跟命爭,那是很冤枉的事情,人沒有辦法跟命爭的。老人家常講一句話,臺灣話也還滿有道理,臺灣話叫命帶骨,千刀削不落。用國語說啦,命帶骨,千刀萬剁削不掉。命帶骨就是生下來就注定了,就是什麼注定的?是業力注定的,隨業而來,人生是酬業而來的,過去生做善業,這一世得樂報;過去生造惡業,這一世得苦報。前世他造不殺生業,這一世得長壽的果報,這隨業而來的。所以人沒有辦法跟命爭的,老法師常講說,「一飲一啄,莫非前定」。「一飲一啄,莫非前定」,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人要是跟命爭,他的災難就來。為什麼?因為你會去搶劫,你會去無惡不做,所以人跟命爭,他的災難就來了。
老法師說,諸位如果能冷靜的觀察一下,在現前的世間,你就能看得到,很多人鋌而走險,搶銀行。前一陣子很多歐洲的詐騙高手,到臺灣來,竄改提款機裡面的,我們所謂的ATM提款機裡面的程式,偷多少?八千萬臺幣。首謀跟這些共犯,一部分被活逮,被活捉,八千萬被追回了六、七千萬臺幣,一個都跑不掉,這是什麼?他命裡沒有八千萬嘛,他就是什麼?要跟命爭,那他的災難就來,鋃鐺入獄了。他的災難就來了,他命裡沒那麼多錢,他鋌而走險去販毒、去賣毒,最後自殺身亡。
我們曾經有一個毒販,女的,年紀很輕,吸毒以後沒有錢就去賣毒,然後又是屬於同性戀者,長得也非常地,外表也是長得很不錯。那就在有一次被警察抓到以後,要移送法辦的時候,暗藏一把尖刀。所謂的皮帶刀,那個皮帶刀,就是皮帶抽起來就是一把刀。要到法院要把她羈押的時候,就在開庭那一剎那,假裝上廁所,自殺身亡,災難就來了,販毒。所以老法師說,你仔細觀察,在這個世間,你就可以看到這個因果了。
第六,許多人想盡辦法去賺錢,去搞股票。你仔細去觀察一下,不錯,有些人確實賺到錢,但他的命也沒有了。有人日以繼夜的,熬夜啦,拼命的想去賺這筆錢,最後高血壓中風,一命嗚呼。或是錢賺到以後,全身都是病。有些人賺錢賺到了,雖然命還在,但是他的身體已經毀掉了,一身都是毛病。這個說明我們不能跟命爭。
第七,你玩股票所賺來的,說老實話,還是你命裡有的。你命裡要是沒有,你也賺不來。就算你命裡有六十年的財富,你今天一下子把它賺回來,賺來了,就好比上班拿薪水,你把六十年的薪水統統拿到了,發一筆大財,可是到下個月你就沒有收入了。錢用光了,用光了就完了,還不如每個月去拿好。
第八,社會上現在大家都貪財,所以現在水災很多,為什麼?老法師說的,瞋心多火災,貪心多水災。卻不知道財從哪裡來。佛知道世間人都愛財,所以佛教我們生財之道,生財之道就是財布施,你愈布施你所得就愈多。佛教給我們怎麼樣去修福,怎麼樣去培福,怎麼樣去享福,實在講這才是真實的教誨。所以老法師在講課裡面,常常提到一位古人,就是中國的財神。他說,中國很多商人拜財神都拜關老爺。他說,其實是拜錯了,應該拜范蠡。他是越王句踐的第一把功臣,我們現在講叫第一把手。他把他的愛人西施布施出去,布施給吳王夫差。最後吳王夫差為了西施,弄到國家也滅亡了,越王句踐也復國了。
范蠡知道越王句踐這個人,可以共患難,不能共富貴。所以他就,越王句踐復國以後,范蠡就帶著他的愛妻西施,離開這個人間了,改名換姓,然後他就出去做生意,他也不當官了。一生賺了三次的財,大錢,三財三散,就賺三次,布施三次,都去幫助窮苦的人。三進三散,三次錢賺進來馬上又布施出去,三進三散,就范蠡,他懂得布施的道理,他愈布施愈多。所以他命裡有的,布施出去還是再進來,就三進三散。這就是很有名的,范蠡他的財布施。所以財神應該供奉范蠡,他告訴你什麼道理?你要得財富,必須要財布施,那才是真正的財神。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O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5、黃柏霖警官:顏回之德行
時間段:01:11:12--01:17:56
『顔淵』,我們來介紹一下「顔淵」這位聖人。「顔淵」又叫顔回,孔子的弟子,春秋末年魯國人,他字子淵,他貧而好學,他居陋巷,「一簞食,一瓢飲」,「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就是指顔回。他列德行科,孔子稱讚他是「不遷怒,不貳過」,可惜他早死,孔子哭得非常傷心,後世尊他為復聖。
我們來介紹一下顔回他的求學,顔回有一次跟季路服侍孔子,孔子就要他們發表他們的志向。子路就說了,「子路」就是季路啦,「願車馬、衣輕裘,與朋友共。敝之而無憾。」就是願意把車馬啦、衣服啦、皮衣啦,跟朋友共同享用,就算穿壞了我也沒有遺憾。可見子路對於財物,他不是很重視,他很喜歡交朋友的個性。那顏淵他的境界又不一樣了,他就告訴孔子說,「願無伐善,無施勞」,我們在前面有講過,《感應篇》有講過這一段,「願無伐善,無施勞」,就是說我不張揚自己的優點,我也不無故的勞役百姓。可見顔淵重視謙虛跟仁愛的本性,這個境界又比子路這邊高了。
那麼孔子就告訴顏淵說了,「用之則行,舍之則藏,唯我與爾有是夫!」就是朝廷有用我們,我們就去實踐,朝廷如果不用我們了,我們就隱居起來講學,只有我跟你是這樣的,可見孔子很重視顔淵,「唯我與爾有是夫」。「子路曰:『子行三軍,則誰與?』」「三軍」就帶部隊了,孔子說了,「子曰:『暴虎馮河,死而無悔者,吾不與也。必也臨事而懼,好謀而成者也。』」顏淵聽完孔子這樣說以後,顔淵就說了,「顏淵喟然歎曰:『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後。夫子循循然善誘人』」,他就讚歎他的老師。他說,「仰之彌高」,愈看老師就愈讚歎他,「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後。夫子循循然善誘人,博我以文,約我以禮。欲罷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爾。雖欲從之,末由也已。」就讚歎孔子,循循善誘,誨人不倦。
孔子曾經在匡這個地方受困,顏淵後來跟在他老師旁邊,孔子說了,「吾以女為死矣。」顏淵就說了,「子在,回何敢死?」夫子你在,我怎麼敢死呢?後來顔淵早逝,他二十九歲,他頭髮都白了,顏淵二十九歲頭髮就白了,他後來年輕早亡。孔子非常難過,孔子說了,「自吾有回,門人益親。」又說,「噫!天喪予!天喪予!」老天哪,讓我這個顔回,這麼好的弟子,顔回死掉了,「天喪予!天喪予!」這一句是很有名的,「噫!天喪予!天喪予!」老天為什麼讓我這個顔回死了呢?隨從就說了,因為孔子很激動嘛,隨從就說了,「子慟矣。」他說,孔子,你太傷心了。孔子說,「有慟乎?」我有傷心嗎?「非夫人之為慟而誰為!」他說,這種聖人,就是說指顔回這樣的德行好的人,不傷心怎麼可能呢?「非夫人之為慟而誰為!」就是說,是這麼好的人,怎麼這麼早就往生了呢?這怎麼不讓人家傷心呢?是這個意思。
後來魯哀公就有問孔子了,他說,「弟子孰為好學?」你的弟子裡面誰最好學,魯哀公就問孔子了。孔子回答說,「有顏回者好學」,我的弟子顔回是最好學的,他怎麼好學呢?他「不遷怒」,這個我們要學顔回,我們自己錯,不要去怪別人,都是你造成,我才犯這個錯,「不遷怒,不貳過」,他不會再犯第二次的錯誤,學顔回「不遷怒,不貳過」。「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則亡,未聞好學者也。」我從來沒有聽過一個人好學到這種程度,就指顔回。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O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6、黃柏霖警官:舜不窮其民  造父不極其馬  是以舜無佚民  造父無佚馬
時間段:01:19:03--01:35:27
接下來這一句,『帝舜巧於使民』,這個在《孔子家語·顏回第十八章》裡面,有提到這一段公案,這一段公案很值得我們學習,古人的聖人智慧很好。老法師說,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那你怎麼去向老祖宗請法呢?它這裡面就是老祖宗的法,在裡面。所以湯恩比博士說,中國人碰到困難,他不會走投絕路,為什麼?他會回過頭去問老祖宗,這個就是老祖宗的智慧,「帝舜巧於使民」,這就老祖宗的智慧,現代人都不懂這個道理,我們這一段裡面都是老祖宗的智慧。
這個「帝舜巧於使民」是在《孔子家語·顔回第十八章》裡面,有這樣的記載。魯定公就問顏回說了,「子亦聞東野畢之善御乎?」「對曰:『善則善矣。雖然,其馬將必佚。』定公色不悅,謂左右曰:『君子固有誣人也。』顏回退。」「後三日,牧來訴之曰:『東野畢之馬佚,兩驂曳』」,兩匹馬就是跑掉了。「曳」就是跑掉了,「兩驂」就是古代馬車有四匹馬,牠有兩匹在旁邊的,兩匹在中間的,「兩驂」就是兩匹在旁邊的馬跑掉了,「曳」就是跑掉了。「兩服」就是兩匹在中間的,這叫「兩服」,古代的馬車是四匹馬嘛,兩匹在中間的就稱為「服」。
「後三日」,「牧」就是古代負責養馬的官,叫「牧」,養馬的官。「兩服入于廄」,「廄」就是什麼?就是馬的房間,馬廄。「公聞之,越席而起,促駕召顏回。回至,公曰:『前日寡人問吾子』」,「吾子」就是,古代講說,我對你很敬愛,一般都稱為「吾子」,意思是說魯定公很重視顔回,就稱他叫「吾子」。「前日寡人問吾子以東野畢之御,而子曰:『善則善矣,其馬將佚。』不識吾子奚以知之?」「顏回對曰:『以政知之。昔者,帝舜巧於使民』」,就從這個地方出來的,「造父巧於使馬。舜不窮其民力,造父不窮其馬力;是以舜無佚民,造父無佚馬。」
唉,這一段非常地好,充滿了古人的智慧。「今東野畢之御也,升馬執轡」,「執轡」就是什麼?就是駕馭馬的馬韁、韁繩。「銜體正矣」,「銜」就是馬嚼子,就是青銅或是鐵製的,放在馬的嘴巴旁邊,馬口內,用以勒馬,來控制那個馬,控制牠的行止,「銜體正矣」。「步驟馳騁」,「步」就是慢慢地走,叫「步」,叫緩行,「步」就是慢慢地走。「驟」就是走得很快,「馳騁」的意思就是縱馬疾馳,就讓馬就是快速的走,「馳騁」。「朝禮」就是調習、訓練,「朝禮畢矣;歷險致遠,馬力盡矣;然而猶乃求馬不已。臣以此知之。」
這一段原文是記載在《孔子家語》「顏回」篇第十八裡面,我們把它翻成白話,因為太深了,喔,我們把原文再把它唸完。「公曰:『善。誠若吾子之言也。吾子之言,其義大矣。願少進乎。』顏回曰:『臣聞之,鳥窮則啄』」,也是從這個地方來的。「『鳥窮則啄,獸窮則攫,人窮則詐,馬窮則佚。自古及今,未有窮其下而能無危者也。』公悅,遂以告孔子,孔子對曰:『夫其所以為顏回者,此之類也。豈足多哉?』」「多」就是讚歎啦、稱讚啦。
這裡面有四句我們要學起來,「鳥窮則啄」,鳥沒有東西吃,就到處在那邊啄了。「獸窮則攫」,那個老虎、獅子要一餓的話,牠就要抓動物來吃了,「獸窮則攫」。你看到很多那個動物頻道裡面,你看那個很飢餓的老虎、獅子,牠就要去抓那個羊啊、鹿啊,「獸窮則攫」。人要是窮了,窮到極處就詐了,開始想要去騙錢了,跟人家借錢用騙的啦,我會還給你啦,「人窮則詐」,騙親戚朋友啦等等,這「人窮則詐」。「馬窮則佚」,馬如果跑得沒有力量,牠就跑掉了,這叫「馬窮則佚」。「自古及今,未有窮其下而能無危者也。」從古代到現在,沒有說因為他窮到極處,沒有危險的。
我們把這一段的白話跟各位翻譯一下:
魯定公問顏回說了,你也聽說東野畢他很擅長駕車嗎?駕馬車嗎?顏回就回答說了,他擅長倒是擅長啦,雖然如此,可是他的馬將來一定會逃跑、逃逸。這聖人就是有智慧,他會先,他會什麼?他會看出來,他從哪裡看出來?你有智慧,就會從人事物裡面去分析。很多人,我要是去演講,我要到大陸去演講,比如說我最近到天津去講課,講完課很多人問我問題,根本我也不會通靈,我也沒神通,他們喜歡問我。那我都會按照,我就我所知道的、我領悟的,我告訴他一些事實。
他們就說,欸,老師你很厲害,你怎麼講得這麼準呢?其實不是準,是學到一點點聖人的智慧,學到一點點老法師的智慧,就會怎麼樣?會觀察入微,觀察入微你就知道問題在哪裡,癥結在哪裡,怎麼去答覆這個問題?這就是智慧的好處,智慧的好處在這裡。顏回就是這樣的啊,顏回說,他將來他的馬一定會跑掉的啦,逃逸了。魯定公露出不高興的神色,對左右的人說,君子原來也會誣陷人。他就是講顏回是君子,他說,君子原來也是會誣陷人。顏回就不說,不再說話,因為他「不遷怒,不貳過」,他就退下去,回去了。
結果三天後,只有三天而已,馬官就來報告說了,東野畢的馬跑掉了,在旁邊駕車那兩匹馬跑掉,只有中間那兩匹馬回到馬棚。魯定公聽了就跨過那個坐席,他本來坐在席子上,跨過坐席,站立起來,催促那個駕車的人說,趕快去召顏回來朝廷見我,去召顏回入朝。顏回來到以後魯定公就問他了,前天我向你說東野畢駕車的事,你說擅長倒是擅長,但是他的馬會跑掉,不曉得你是根據什麼知道這個事情呢?
顏回就回答說了,顏回說,我是根據為政的道理知道這些事。他說,從前「帝舜」,就是舜帝,他擅長治理百姓。「造父」就是以前有一位很會駕馬車的人,很會調伏馬的,這個人叫「造父」。他說,造父擅長駕馭馬,但是帝舜他為什麼被稱為仁君呢?因為他做到不窮盡百姓的力量,也就是說,你不要把老百姓僅有全部的錢都挖光了,你不要把老百姓的力量全部都用盡了,那會怎麼樣?他一定造反的,你要懂這個道理,我們所謂的現代的話叫什麼?官逼民反,就是不懂得學帝舜這個道理。帝舜絕對做到不窮盡老百姓的力量,造父做到不窮盡馬的力量,就不把馬的體力用完這個意思。
所以帝舜沒有逃亡的百姓,這樣懂了嗎?人民都擁護他。造父也沒有逃跑的馬。現在這個東野畢駕馬車,他蹬馬上車,他就踹上去以後,握住韁繩,馬嚼子的位置放得很端正,馬或是慢慢走,或者快速走,或者馳騁,他都調理得很周到。穿越險阻,奔向遠方,馬的力氣都已經用盡了啦。然而他還是要求馬再繼續奔馳,奔跑不停止。我觀察這樣,就是顏回有這樣觀察過東野畢,他說,臣下就是根據這些事情,知道這些道理說,他的馬一定會跑掉的。
這就是什麼?這是有智慧。你心非常地清淨的時候,我們所謂講的,我們禪宗裡面講的「淨極光通達」,大乘經裡面這樣講,「淨極光通達」,「淨」就是什麼?你心清淨到極處的時候,「光」就是你的智慧,就通於神明了,你就跟神明一樣的通了啦。就是說你的判斷,你的智慧,你的處事,就會跟神明一樣,料事如神了啦。為什麼?因為你有智慧嘛,「淨極光通達」,什麼都知道。
我就是根據這樣知道的啦。魯定公就說,好,確實如你所說的這樣,你的話意義非常重大,希望再給我稍微談談。他就,這魯定公很有智慧,他說,你再跟我多談一點,跟我多談一點。顏回就說了,這顏回很有智慧,我聽說,鳥兒困窮的時候,就會啄人;野獸困窮的時候,就會襲擊人;人類困窮的時候,就會欺詐;馬困窮的時候,就會逃跑。從古到今,沒有使他的手下困窮,而能夠不遭受危險的。他就在教育魯定公說,你要好好愛護老百姓,要體恤老百姓,你不要把民力用到窮盡了,老百姓就不擁護你了,就會有危險了啦。他就告訴他說,從古到今,沒有使他的手下,就他的部下,困窮到能不遭受危險的。
魯定公很高興,就把這件事情告訴孔子了,孔子回答說,顏回所以能成為顏回,就是因為這件事情。所以孔子很有智慧,他喜歡顏回,他說,顏回有德行,他說,顏回之所以成為顏回,就是因為這一類事情。這件事情難道也值得讚美嗎?他本來就是這樣,這有什麼好讚美?你不讚美他也是這樣,你讚美他也是這樣,聖人果然是聖人。
「使民」就是什麼?這是在《論語·學而》篇裡面,「子曰:『道千乘之國,敬事而信,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所謂「千乘之國」,就是古代那個國家,配一千匹馬車的,這種是屬於大國,「千乘之國」就是大國。他怎麼樣來處理事情?他做事情很有信用,「敬事」,他對事情恭敬而守信用。「節用而愛人」,他會很惜福。「使民以時」,他用老百姓一定會用恰當的時機,這叫做「使民」。
『佚民』,「佚」就是逃逸、逃跑的。《韓詩外傳·卷二》裡面講,「舜不窮其民,造父不極其馬,是以舜無佚民,造父無佚馬。」舜他不把民力用到窮盡,造父不把馬力用到殆盡,所以舜裡面沒有逃跑的百姓,造父沒有逃跑的馬。
『造父』,我們來介紹一下,他是伯益的九世孫,西周很會駕馭馬的這位,等於是馬夫啦。傳說中他在桃林一帶,得到八匹馬,八匹駿馬。他調訓好以後,獻給周穆王,周穆王配備上好的馬車,就叫造父來開,來駕駛,經常外出打獵遊玩。這個就是「造父」。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O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