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古今感应故事  »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3 » 感应篇汇编230集故事6则
第230集

感应篇汇编230集故事6则

1、黃柏霖警官:聰明深察而近於死者  好譏議人者也 時間段:00:03:31.01--00:32:06.23 『聰明深察而近於死者。好譏議人者也。』這一句經文是出自《孔子問禮》,在《史記·..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6 22:46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3--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230集故事6则

1、黃柏霖警官:聰明深察而近於死者  好譏議人者也
時間段:00:03:31.01--00:32:06.23
『聰明深察而近於死者。好譏議人者也。』這一句經文是出自《孔子問禮》,在《史記·孔子世家》和《史記·老子韓非列傳》裡面有記載。孔子當時向老子問禮,孔子要回去的時候,孔子將回,就是孔子要離開的時候。老子送時說,當時老子就送下面這一段話給孔子,老子說什麼呢?老子說,「吾聞富貴者送人以財,仁人者送人以言。吾不能富貴,竊仁人之號,送子以言,曰:『聰明深察而近於死者,好議人者也。博辯廣大危其身者,發人之惡者也。為人子者毋以有己,為人臣者毋以有己。』」
這一段老子跟孔子講,他說我聽說,富貴人家要送人都是送錢。「仁人者送人以言」,有仁愛心的人、慈悲心的人,送給人家都是用好話一句。老子說,我不能夠富貴,所以「竊仁人之號」,他老子不敢自己稱自己是「仁人」,所以他就「竊仁人」,就是哎呀,我姑且有一點點,「竊」就是說,有一點佔用「仁人」這個名號,「竊仁人之號」。我送你幾句話就是,「聰明深察而近於死者,好議人者也」。這是我們要記得,老子特別提醒孔子。這句話什麼意思?這句話對我們很重要,我們要瞭解孔子的個性是「直道而行」,有話直說,我們現在講有話直說。孔子他生性正直,又主張「直道而行」。因為孔子曾經說過一句話,孔子說,「吾之於人也,誰毀誰譽?如有所譽者,其有所試矣。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他們的道風都是「直道而行」。因為孔子是聖人嘛,這個「直道」就是我們像,也可以講說是直心、深心、大悲心。
孔子這是從性德流露出來的聖賢之語,聖賢的智慧,所以孔子他不拐彎抹角的,因為他是從性德流露。一般來講的話,聖人都會有這種節操跟風骨,這個在佛家裡面講叫安樂行,他完全解脫了,他已遠離財色名食睡。更進一步的說,他如果放下我執、法執,如果是大菩薩再來的,法身大士他們都有辦法做到富貴於我,猶如浮雲。孔子他就講,富貴於我,猶如浮雲。他不攀緣,他不追求名聞利養。
孔子想去周遊列國,他只是希望把他的理想提供給各國的國君參考,能夠救度蒼生。比如說,我們佛家的祖師,達摩祖師見到梁武帝,我們一般人如果沒有開悟的話,我們還有貪瞋癡慢疑的話,我們碰到富貴人家,可能我們的言語行為就會走樣,就不是「直道而行」了,就是會說客套話啦,哎呀,皇帝你英明哪,對不對?閣下你很英明哪,國王你很英明哪。當然禮貌上是,這個可以講說是一種讚歎,但是真正大菩薩跟聖賢,他們就是「直道而行」。
達摩祖師當時跟梁武帝對話,梁武帝問他說,我蓋了這麼多佛寺,供養這麼多出家人,印了這麼多經,有沒有功德?達摩祖師說,毫無功德。因為達摩祖師從性德流露出來,他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什麼叫功德?什麼叫福德?從性德流露出來叫功德,簡單的說,你沒有離相,你還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你還有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你沒有離開四相跟四見,那你所修的善事統統是著相而修,沒有離相,沒有三輪體空,沒有能布施的我、布施的東西、布施的對方。那你四相不離的話,你那個我執還在,你我沒有破掉,我執沒有破掉,那你我貪、我愛、我瞋、我癡都還在,那你還是凡夫,那凡夫怎麼會有功德呢?有福報而已。
功德是什麼?功德是戒定慧。在《六祖壇經》裡面講五分法身香,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香,他最後是連解脫也不執著,連解脫也不可得,解脫知見他都脫落了。他過的生活就是解脫的生活,簡單的說,他不會說他自己是佛菩薩,但是他是過佛菩薩的生活。所以達摩祖師跟梁武帝這樣對話,梁武帝問,我蓋這麼多佛寺,這個我還在。梁武帝因為他不明白什麼叫功德?什麼叫福德?為什麼?因為梁武帝還沒有明心見性,梁武帝沒有開悟,梁武帝所修的還是人天福報,還沒有出離三界六道的生死。他雖然會講經,他雖然吃素,但是這個都是福報,講經不等於脫離三界六道,吃素也不見得證明說你是出離三界六道,你只修到福報,得什麼福報?長壽的福報,你不殺生。那講經呢?老和尚講過,法布施得聰明智慧。
所以要真正做到三輪體空,離開四相,要把見思惑破掉、塵沙惑破掉、根本無明破掉,證得法身,你才可以說是功德。到證法身的時候,他所行一切善,都離一切相,他行一切善的時候,當下就離一切相。他不需要再一個能離所離,他不需要。他比如說,我離一切相,他沒有,連那個我能離一切相都沒有,也就是我們《心經》裡面講的,「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智慧是本有的,清淨心本具的,「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你只是把它恢復而已,這個叫功德。所以真正你證得功德了,你就是證得法身。那你證得法身了,你就過佛菩薩的生活,遊戲人間,這個叫做安樂行。他已經不起心、不動念,所以也就不會去攀緣說,你是國王,你是達官貴人,我跟你講話就特別攀緣,他不需要。
所以孔子他自己也講過,他說,富貴於我,猶如浮雲。換句話說,孔子有放下,有放下財色名食睡,歷史上給他評價是「直道而行」。所以梁武帝問達摩祖師這一句話說,我蓋這麼多佛寺、印了這麼多經有沒有功德?達摩祖師說,毫無功德。那梁武帝覺得很奇怪,說為什麼沒有功德?達摩祖師說,「淨智妙圓,體自空寂」,也有講說,體本空寂,「如是功德,不以世求」。這樣的功德,不是說你要去蓋多少佛寺,印多少經,吃多久的素,做多少善事,供養多少僧人,你可以得到這個功德,不是。那只是「淨業三福」裡面的第一福而已,「孝養父母,奉事師長,慈心不殺,修十善業」。
真正的功德是你放下我執、放下法執,再破一品根本無明。換句話說,你把執著破掉了、你把分別破掉了,再斷妄想入一真,你就功德現前了。修行就是這樣而已,那你就解脫自在了。那這樣不僅是一念必生,十念都可以往生。印光大師也常講,「一念相應一念佛,念念相應念念佛。」《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裡面講的,「都攝六根,淨念相繼」,就是這個境界。法身大士他都已經證得什麼?他證得念不退。念不退,他是什麼境界?念念都流入薩婆若海,他念頭不會再退到二乘,也不會退到凡夫,那個叫不退轉菩薩,那叫念不退。
你看看這種生活多好啊。我們現在不是啊,我們現在不要說念不退了,也不要說行不退了,或者位不退。位不退就是不會退到凡夫,行不退就是不會退到小乘的。我們現在是念念都退轉,我們在境界裡面隨業流轉,心隨境轉,就是這個道理。所以你如果平常就是心隨境轉,隨業流轉,毛病習氣都沒有斷,那你念十萬聲佛號也沒有用,你只是修到福報而已。那就是古德講的,喊破喉嚨亦枉然,你臨命終還是去不了極樂世界。淨土宗裡面講,最起碼你能夠伏住煩惱,功夫成片,那至少還可以相應,那你往生才有把握。否則平常放不下來,心隨境轉,住相生心,臨命終正念就很難現前,那怎麼往生呢?因為平常的習性,就養成這個習慣了,心隨境轉了。所以這是提到孔子他「直道而行」,我們來反省我們修行的功夫在哪裡?
老子是好意啦,老子這樣說,不是說孔子就一定這樣,只是老子提醒孔子,「聰明深察而近於死者,好議人者也」,就是我們現在人的毛病,喜歡批評別人。這也是這一章所講的,這一章所講其實是在講口業,「毀人稱直」就是毀謗嘛,那就是口業裡面的惡口嘛、兩舌嘛,惡口、兩舌就是毀謗。「罵神稱正」,「罵神」也是罵神明、罵鬼神,也是造口業,所以這一章主要在講口業。所以老子說,「好議人者也。博辯廣大危其身者」,你如果好辯,又好像說你學問很好,好像你很了不起。那你這樣好辯是很危險的,會危害到你的身體,「危其身者」。「發人之惡者也」,你揭發別人的隱私,攻擊別人的缺點,那一定會招來凶禍,叫「發人之惡者也」。你專門去發掘人家的隱私,我跟你講,對方一定反擊的。這是現在人犯的毛病,你講他缺點,對方勢必給你反擊的。現代很多這種人我是非,世間的爭鬥不休,都是口業造成的,「發人之惡者也。」
「為人子者毋以有己,為人臣者毋以有己」。做人家子女的,做人家大臣、部屬的,不要把我放得太高,要卑下。用現在的話說,要縮小自己。你只要縮小自己,你那個孝心就出來了。你只要縮小自己,你那個忠心就出來。這裡特別提到為人子、為人臣。現在為什麼社會會亂?子女不孝啊,我比誰都大,部屬都不忠啊。他做人家部屬,他不敬哪,做人家子女,他不孝啊,這社會怎麼會不亂呢?所以老子很早就提醒我們這樣。現在的子女,父母給他的錢都是應該的。現在更麻煩了,如果你不給他錢,說反正你死也要給我錢,這個叫啃老族。現在臺灣、中國兩地都是這樣,有啃老族就什麼?啃就是吃掉老父、老母的錢的存款或者積蓄,這個叫啃老族。
我聽說中國大陸也很嚴重。上一代的人都辛辛苦苦地努力賺錢,大陸叫掙錢,行善積德。但是到第二代就不行了,現在都富不過三代,富不過兩代,一代就結束了。為什麼?因為小孩子沒有教好,因為部屬沒有教好,因為沒有教育。我們這裡有發生過一個案子,那個母親很溺愛她的女兒。她母親就把一樓的房子給她女兒,她自己住三樓。後來母親年紀大了以後,因為房子的外面有一根電線桿,那個電線桿旁邊有電塔,因為電塔會有電波嘛,會有磁波。老人家比較敏感,所以這位老媽媽她住在三樓,因為電塔旁邊有電波,這樣她晚上睡眠不好。她就跟女兒商量,說那妳一樓給我住,我三樓給妳住,我們交換一下。那個房子還是她媽媽的,她媽媽送給她而已。你猜她女兒怎麼說?她女兒說,不行,這房子是我的。你看過戶給她算她的。現在的人忘恩記怨特別嚴重,《感應篇》裡面就提的過分溺愛,他將來就是「忘恩記怨」。結果她這個媽媽沒有辦法,要不回來嘛,就跟女兒打官司,把一樓房子收回來。最後法院判決,母親可以把房子收回來。
但是各位想想看,官司打贏了,人倫也破裂了,母女也變成仇家了,何苦來哉呢?因為沒有教育好,就是這裡講的,老子說,「為人子者毋以有己,為人臣者毋以有己。」孔子對這句話,我想是老子給他的勉勵,所以老子對孔子是善意的提醒。老子知道孔子是一個很有學問的人,不是普通人。所以老子就看出,孔子看問題太深刻了,因為孔子直話直說,會傷害一些有地位的人,國王,會給自己帶來很大的危險。所以「聰明深察而近於死者,好譏議人者也」。這句話老法師怎麼評論?老法師說,「聰明深察」就是佛家講的世智辯聰,「深察」是什麼?「深察」是觀察別人的過失。所以這給我們一個反省,看別人過失模糊一點,看自己要清楚一點,「深察」就是清楚。我們現在剛好顛倒過來,看別人的過失特別的清楚,看自己很模糊,不知道自己的缺點在哪裡。
我這次在東京見到一個蓮友的兒子,很有趣,十九歲。他媽媽就是非常熱衷於傳統文化,一心一意就想把她兒子培養成聖賢。所以她這位蓮友跟她兒子,一起讀山東的一所聖賢學校。我這次到東京去參加傳統文化論壇,這個蓮友就帶她兒子來見我,飯店的房間來找我。這小朋友見到我以後,傳統文化,引經據典也能夠琅琅上口。那我就勉勵他要懺悔啦、要謙卑啦。他跟我講說,我沒有缺點。他說,我沒有缺點、我沒有過失。這句話就不對了,我就跟他講說,「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呢?
所以這個地方就是老法師說的,「深察」就是觀察別人的過失。我們的個性都喜歡什麼?喜歡打聽別人的過失。尤其現在微信都很發達,傳來傳去的,很容易去把別人的隱私揭發出來放在微信上,這個也不必要啦。我常常勸蓮友,不需要浪費時間看這些東西,太浪費時間了,微信啦,還有LINE。當然手機它本身沒有所謂好跟壞,看你怎麼給它運用,我們不能說微信就不好,它也可以傳播佛法,它可以傳播善的訊息。但是相反的,它也很容易搞名聞利養,也很容易造作罪業,揭發別人的隱私。所以這裡講,喜歡打聽別人的過失,喜歡蒐集別人的過失,這個就是這裡講的,「聰明深察而近於死者,好譏議人者也」。這就是經文裡面這一段,我們要牢牢地記住,不要打聽別人的過失,不要去蒐集別人的過失。
現代人這四個,觀察別人的過失,喜歡打聽別人的過失,喜歡蒐集別人的過失,喜歡聽別人的過失,這是現代人四個毛病。各位仔細去給他觀察,你聽到的是是非多還是讚歎多?現在幾乎沒有讚歎,都是嫉妒、毀謗,幸災樂禍,說三道四的。現在很難聽得到讚歎,所謂的隨喜功德,很難啦,現在很難。所謂的同道相忌,學一樣的都會互相嫉妒、互相排斥。這四種過失我們一定要避免,因為它會損害你的德行。老子說,這種人「近於死者」。「近於死者」什麼意思呢?會招來殺身之禍,會招來災難。老法師講,不得好死。老法師他開示老子這句話,「聰明深察而近於死者,好譏議人者也」。老法師這句話的結論說,你世智辯聰,喜歡觀察、打聽、蒐集別人的過失,而且譏笑批評,不得好死。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三O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2、黃柏霖警官:君子於人當於有過中求無過  不當於無過中求有過  而責己當反是
時間段:00:32:29.13--00:36:07.04
士君子在待人處世方面,一定要做到自己的一切行為都正直無邪,這才是直。有些人本身不能正直,而只以毀謗他人來稱自己正直,這就已經喪失良心了,怎可稱他為直呢?而且正直的人,居心一定要忠厚,該說的時候就要說,使人知錯能改,主要是要有足夠的誠心的表現,而不是在言詞上的表達,這就是所謂的直。那些毀謗他人的人,以汙損他人名譽來滿足自己怒氣的發洩,卻自認為是行直道,這不是讓人覺得很痛恨嗎?老子說,有聰明才智,又能深入觀察的人,卻使自己陷入死地,這種大多是喜歡譏笑、諷議他人的人。
宋朝的伊川先生程頤說了,君子對待他人,應該在他有過失之處找出沒有過失的地方,不應當在沒有過失中去挑剔他的過失。然而要求自己應當要與這個標準相反。什麼意思呢?我們對待別人,我們學君子,應該是在別人有過失,你儘量去找他的優點,找出他的優點出來,好像說他沒有過失一樣。而不應該對待別人說,他本來就沒有過失,你偏偏要雞蛋挑骨頭,在他沒有過失裡面再找出有過失。這樣不是君子,這是小人。那我們要求我們自己怎麼樣?我們要求應該要怎麼樣?我們應該要求說,對待自己要與這個標準相反,就是我們沒有過失,我們自己要告訴自己,我要找到有過失。這個標準,你才是跟君子一樣。噯,世間的人造無窮的口業,所以太上老君才再三嚴厲的告誡,說我們剛才一開始就講說,這一章這一段經文九十五句,事實上是在探討口業。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三O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3、黃柏霖警官:口業的罪過
時間段:00:36:08.15--01:04:49.24
所以我們學習這一章,我們必須要學習老子的勸告,不要去批評別人。那我們就來探討一下,『世間之人,口業無窮,故太上再三嚴戒也』。現代人我剛才講過,很容易造口業,我們就來探討口業的罪過。喜歡批評人,把所修積的功德全部漏光,這是李炳南老師說的。世間人沒有學佛,他造口業那也就沒有話說了,因為他迷惑顛倒。我們學佛人,如果在修行的過程裡面,還是去造口業,那跟世間人有什麼差別呢?那就是李老師說的,所修積的功德全部都漏光了。老法師說,他以前跟李老師學教的時候,李老師常常講,你們所修的這些功德都從口裡面流出去了。
佛法講有漏,什麼叫有漏?這個杯子底部是有漏洞的。這個有漏洞,你裝水下去,它一定往下一直滴光。所以有漏叫什麼?有漏在佛法裡面的用詞,叫煩惱。無漏呢?無漏就是沒有煩惱。所以我們一般叫無漏智慧,或者是有漏善、無漏善。你如果能夠離相布施,這叫無漏善,它就變成功德。如果你著相布施,這叫有漏善。有漏善是什麼?他有福報,但是他沒有辦法出離,不能離開輪迴。因為他只得到福德,並沒有得到功德。功德可以滅罪,福德不能滅罪。滅什麼罪?滅你貪瞋癡慢疑,你無始劫來的習氣毛病。功德它的功能在這個地方,它可以滅掉你的貪瞋癡慢疑。也就是說,你如果能夠離相布施跟功德相應,你會發現你的德行愈來愈好,你為人愈來愈謙卑,你對人愈來愈恭敬,你對任何事情在任何境界裡面,你都能夠把我放下來,這個叫功德。
所以李老師跟淨空老法師他們說了,你們每天所修的這些功德都從口裡流出去,佛法講這叫有漏。喜歡批評別人,喜歡說別人的過失,這真的叫有漏。你平常在念佛,你在行善,你在讀經,結果你又批評別人,你前面所修的念佛、讀經,行善,不就變有漏嗎?那有漏是怎麼樣?有漏還要輪迴。你所修的福報不見得在人道。慈雲灌頂禪師說的,念佛人有一百種果報,第一個是墮地獄。不是說念佛人就不會墮地獄,老法師說,念佛人第一個墮地獄,是慈雲灌頂大師說的。那他為什麼墮地獄呢?念佛怎麼會墮地獄呢?因為他用貪瞋癡的心念佛,他用名聞利養的心念佛,那怎麼不墮地獄呢?那他念佛行善就變成有漏福。所以這個有漏福,就不一定在人道享,有可能在惡道,所有你所修積的功德全部漏光,是李老師說的。
老法師說,說別人的過失是最大的過失。六祖大師說的,「若真修道人,不見世間過」。我也是要跟這句話,老法師這個開示我要自我勉勵,說別人過失是最大的過失。你怎麼去發現你的過失呢?我這一次在日本東京的第二屆的傳統文化論壇,我為了響應我們中國中紀委辦公室推動學習《了凡四訓》。所以我在東京的論壇,我直接切入的就是談《了凡四訓》跟因果的關係。《了凡四訓》裡面哪一個跟因果有關係?四個都跟因果有關係,「立命之學」、「改過之法」、「積善之方」、「謙德之效」,第二個最重要就是「改過之法」。所以我在東京這個論壇,我就提改過。改過跟因果有什麼關係?有絕對的關係。那我們怎麼改過?我們怎麼學袁了凡先生?你做到老和尚講的這句話就可以了,說別人的過失就是最大的過失。那是你的毛病習氣,你為什麼喜歡說別人的過失?有些人嘴巴就是守不住,他不說很痛苦。所以這個世間,是非真的特別多。
所以老法師說,最嚴重的過失是你想想為什麼?如果從你本身來講,你心就不清淨了。我們講說發菩提心,你真誠心也沒有了,而且你的心又是虛偽的。你清淨心沒有了,你的心是染汙的。你平等心也沒有了,而且你還有高下心,你覺得自己說的就是對的,別人都是不對的,平等心沒有了,正覺也沒有了。《無量壽經》裡面三個標準,清淨、平等、覺,你清淨心沒有了,因為你心汙染了。平等心也沒有,因為你有高下心,說別人不對,只有你對,那平等心也沒有了。最後你愚癡,所以你正覺、你覺悟的心也沒有了。清淨、平等、覺,覺也沒有了,慈悲也沒有了,你自私自利。
所以從這個地方來看,口業對你來講有多大的傷害。那為什麼會有這些口業呢?就是你的妄想、分別、執著。如果你口業不斷,喜歡說別人的過失,它是跟菩提心不相應的,是跟大乘佛法不相應的。你跟大乘佛法任何一個法門都不相應,所以你修行上不會有成就。你想要修行上有成就,那你從口業開始修起,「善護口業,不譏他過」。如果在世間法來講的話,口為禍福之門,我們講,禍從口出,病從口入,這個口業容易招來災難。喜歡批評別人,有意無意跟人家結了冤仇。結冤仇遲早要遭到報復,因果通三世。你喜歡批評別人,人家也批評你,果報如是,你怎麼能夠免得掉呢?所以從你自己本身來講,你的德行受到損害、受到破壞,你的修行功夫也受到損害、受到破壞。那這樣不是吃力不討好嗎?
我們為什麼修行不能成就?我們好好去探討一下,問題出在哪裡?口業是最容易犯的。所以夏蓮居老居士在《淨語》裡面有提到一句話,這句話老法師開示也有提過,我們大家都應該要學習。夏蓮居老居士說了,淨宗同學如果三年不講話,保證開悟。欸,這個可以學。我們臺灣苗栗九華山,銅鑼九華山,有一位圓寂的高僧比丘尼,叫福慧比丘尼。她的弟子很多,她們都修懺悔法門,叫朝山的懺悔法門。早期我開始學做維那的時候,我就發願到苗栗銅鑼九華山,去朝一年的懺悔,一個月一次。這是半夜去的,晚上十點多開始朝,朝到凌晨大概兩、三點,然後再吃平安麵,回到臺北,連續一年。我本人親自見過這位福慧比丘尼,在臺灣很受到大家尊敬的一位比丘尼。我們一般臺灣人稱她叫救世師父,她是一個女眾,圓寂很久了。
我當時會見到她本人,是因為我爸爸中風,在宜蘭。我因為要孝順爸爸,希望爸爸中風趕快好起來,所以我利用休假日,我就坐車到苗栗銅鑼。當時救世師父的道場,還在苑裡,苗栗苑裡鎮,當時剛開始的道場是在苑裡鎮上。當時我去求大悲水,我就見到一位比丘尼,個子不高,皮膚非常潔淨,五官非常地亮。你看到她就可以從她身上看出一種德光,道德之光,那個德行之光。她穿的那件衣服,可以講叫百衲衣。那件長褂我看是冬天穿的,她夏天也是那一件,好像沒有換下來,但是非常地清香。她在九華山那個道場,中間有一口井,她親自舀大悲水給我。所以我算是因為孝順,也有這個福分、有這個機緣見到救世師父本人,人家稱她是觀世音菩薩再來的。
福慧比丘尼到現在她圓寂這麼久了,她的弟子還是如潮水般的一直在朝九華山。她度了很多人,她專門度什麼?業障非常深重的這些造作罪業的眾生,可以講說幹殺盜淫妄的人,全部都去救世師父那邊朝。這可能對中國大陸蓮友可能不是很熟悉,但是如果你到臺灣旅遊的話,你只要向學佛人稍微打聽一下,苗栗銅鑼九華山救世師父,值得你們去朝山。我倒是建議大陸蓮友,如果到臺灣來旅遊,可以好好去參訪苗栗銅鑼九華山救世師父。那感應不可思議,那真正是有修的地方、有道的地方。她們很特別,就是開這個懺悔法門,朝山,就度了很多人。當時我在苗栗見了這個救世師父的時候,我要給她供養,她跑給我追,她不接受供養。後來旁邊的蓮友跟我講說,師父不接受供養啦,你不要一直要給師父供養。
福慧比丘尼,我後來瞭解,聽說她是不倒單的。沒有人知道她在寮房裡面的用功程度到什麼境界,但是肯定的說,她有做到一點就是她能說話而不說話。聽說她可以說話,但是她是修止語,不說話。為什麼?因為《地藏經》裡面講說,舉止動念,「無不是業,無不是罪」。我們嘴巴一動,是非就生了,不造業都很困難。所以為什麼佛家裡面常常講止語,止語?所以止語對於修行人來講,是一個必修的功課。你如果能夠有止語的功夫,你就會發現,你對人事物,六根對六塵,你看得特別清楚、聽得特別清楚,你會觀照自己這一念心。
所以福慧比丘尼,這個九華山的救世師父,聽說,我是聽她的弟子說,她是修止語,就是可以說話,但是不說話。就是這裡講的,夏蓮居老居士在《淨語》裡面說的,淨宗同學如果三年不講話,保證開悟。這個話說得有道理,老法師說,三年不說話,你口業清淨了。所以喜歡說話的人,你的功德都從這裡漏掉了。所以我們如何去減少煩惱?口業,儘量不要去造口業,或許是一個幫助你減少煩惱的地方。
老法師說,如果說對這個世間,對眾生,特別在現在這個時代,你造的業都是地獄罪業,老法師說的。為什麼?因為今天這個社會,大家都曉得動亂不安。老法師說,將來歷史上會記載,現在這個時代是屬於天下大亂的時代。這個動亂是誰造成的呢?喜歡說話的人造成,尤其臺灣特別嚴重,就是什麼?名嘴治國。名嘴,說起來是名嘴,是好聽的啦,那造是非啦,什麼名嘴?他的嘴巴還有名嗎?造業啊,造口業啊。喜歡說話的人造成的,天天批評別人,天天說這個不是、那個不是,在這裡面製造是非、製造糾紛、製造鬥爭,在這裡面製造矛盾、在這裡面製造對立。
所以我到日本去講課,我到中國大陸去,我就發現,雖然中國大陸他們對於媒體這一塊,他們有約束,但是我覺得這個約束是對的、是好的。為什麼?容易清淨。你看那個日本,我去看日本那個電視媒體,也是管理得很好,沒有說謾罵啦、攻擊啦、毀謗啦,沒有啊,非常好的一個磁場。所以基本上,日本它整個社會來講的話,我覺得在現在動亂不堪的這個年代,日本基本上來講,它還是維繫一個很好的倫理道德的文化在裡面,還是有值得我們敬佩的地方。但是日本人他喜歡吃活魚嘛,所以他們殺業重,又發動戰爭,所以他們這些也背負老祖先的這些罪業。
所以現在批評別人的人,就是在這個世間製造矛盾對立,破壞社會安定,破壞世界和平,讓全世界眾生都受苦受難。你天天說話批評這個、批評那個,罪過啊。大家都批評,所以才會有世界末日,這是共業所感。我們要真正覺悟啊,從今天開始以後不再批評人,那就是修最大的功德。為什麼?從此以後我們不破壞社會安定,我們不破壞世界和平,這個功德多大?雖然世間人沒有人稱讚你,世間人不知道,但是佛菩薩知道,龍天善神知道。所以從口業先修起,《無量壽經》裡面講,「善護口業,不譏他過。」佛真正慈悲到極處,不但口業,口不能說、不能言,口不能說別人過失,心裡不能夠記,不能有這個念頭。我們要養自己的清淨心。老法師說,我們的心要像茶杯一樣,這個茶杯希望裡面裝的都是眾生的善,最善最美的,那我們的心就美了。千萬不要裝一切眾生的垃圾,最不善的,最壞的,最骯髒的,最惡毒的,那我們的心就變壞了。
為什麼現在的人癌症多?癌症是什麼造成的?癌症是病毒,是你身上的細胞裡面的惡細胞多於好細胞。可是你的身體上的惡細胞為什麼會這麼剛強呢?為什麼你身體的惡細胞這麼強呢?因為你的心念變成的。你自性迷了以後,你真如變成阿賴耶了,你念念都是貪瞋癡慢疑,幾乎沒有善念,全部都是惡念,全部都是自私自利,那你身體上的細胞怎麼會健康呢?所以你如果要避免癌症,其實除了放生吃素以外,最重要是說,你不要造口業。你看那個癌症的癌,裡面是三個口,再來是一個山。這個三個口也可以講說,我們講說禍從口出,病從口入,也可以講說三個嘴巴吃了很多眾生,動物,但是也可以講說你嘴巴造業如山這麼多。嘴巴一個就已經是不得了了,為什麼兩個眼睛、一對耳朵、兩個鼻孔,為什麼只有一個嘴巴?天地造作我們這個五官,它配對的,兩隻手、兩隻腳、兩個眉毛、一對眼睛、兩個鼻孔、兩個耳朵,奇怪,怎麼一個嘴巴?所有五根裡面統統給你配的都是成對的,但是只有一根給你配單獨一個,就是嘴巴。所以德行從哪裡修最容易?從嘴巴修。
我常常做臨終關懷,喜歡批評別人的,喜歡造口業的,你就要擔心臨命終會不會被插管。臨命終的時候,如果你肺部功能不行的時候,你就必須被插管。如果你臨命終的時候,你還不會斷氣、還不會捨報,但是你的肺部功能不行了,也沒有辦法斷氣,但是還可以自行呼吸,但是你的自行呼吸力量不大,必須要靠機器呼吸的時候,這個時候醫生就會通知你家人給你插管。插管很痛苦啊,像一把劍刺在你的喉嚨裡面。
在《玉曆寶鈔》裡面,在地獄裡面有拔舌地獄。所以現在也有很多人容易患什麼癌症呢?舌癌,舌頭那個舌癌,還有喉癌,長在喉嚨,你想想看為什麼會長在喉嚨?長在舌頭上呢?就是口業。我曾經有個同事得癌症死掉,那督察,後來被一位我認識的法師度了。他最後死的時候,怎麼死的你知道嗎?他舌頭割掉,他沒有舌頭。所以《地藏經》裡面講說,造口業得到「無舌百舌報」。什麼叫「無舌」,你知道嗎?像這種癌症,舌癌,到臨命終的時候舌頭被割掉,這叫「無舌」,沒有舌頭。那什麼叫「百舌」呢?你來生他世到人間來的時候,你說話沒有半個人相信你說的話,「百舌」就是你說了一百句都沒有半個人相信。為什麼?因為你口業造了很多,所以我們要口說好話,口吐蓮花。佛家都常跟你講,身做好事、心存善念、心存善心、口說好話,我們一般講叫口吐蓮花。
所以老法師說,我們這個心就要像這個杯子,裝最美最善的,我們的心就美。不要裝垃圾,惡毒的,最壞,最骯髒的,最不善的,那我們的心就變壞了。這個道理不難懂,我們時時刻刻要注意,看到一切不善的,絕對不要放在心上,絕對不要放在口上,修行從這個地方開始下手。針對這一段,我們呼應這一段經文,『士君子立身行己,要當行其在我者,必使正直無邪』,所以你怎麼樣可以達到「正直」的目的呢?怎麼樣叫做「正直無邪」呢?也是從口業開始的,口業開始修起。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三O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4、黃柏霖警官:崔浩毀謗滅佛  備受五刑慘報
時間段:01:26:48.22--01:32:19.22
我們先介紹一下「崔浩」,「崔浩」是北魏清河人,他從小非常地好學,博覽群書,學問很好,通曉經史百家,善於計謀,深得魏太祖的寵信。但是他這個人,他的個性暴戾任性。崔浩他本身是信仰道教,他崇信道教,他崇信道教的天師寇謙之。他在跟皇帝的言談之中,崔浩常常譏諷毀謗佛教虛無荒誕,應該一律去除。到了魏太武帝,就是後魏世祖的時候,因為長安沙門有某寺,有某一間寺廟裡面查到私藏的弓箭、矛盾等武器。崔浩當時就借這個機會,奏請太武帝誅殺全國的沙門,毀掉所有的寺廟,燒毀佛經、佛像,崔浩造的罪業很重。雖然經過寇謙之極力的口諫,這個天師,這個道教的天師還有一點天良,他有勸崔浩,不要這樣做得如此的惡毒。但是崔浩始終不聽,寇天師無奈的警告他了,你若一意固執,如此任性做去,必將迫使自己遭受刑戮和滅門報應,他已經跟他預告了。結果魏太武帝竟然聽從崔浩的話,皇帝下令,詔令國內,凡是有經像塔寺全部擊破焚毀,沙門出家人不論老少一律活埋,喔,這個罪很重,一律活埋,造成歷史上很有名的滅法浩劫。等一下我們會介紹三武一宗,滅佛法的歷史上滅掉佛法的三位武帝,三武一宗。
這個事情經過四年,崔浩果然遭受誅戮,就是誅殺,備受五刑慘報。當時的刑法有五刑,是最嚴酷的這種最重的刑,那叫五刑。第一個是什麼?額面刺字,臉部刺字。第二個,割掉鼻子。第三個,砍斷雙腳,砍斷雙足。第四個,割掉生殖器,就是下體。第五個,將他的首級懸於木柱,就是頭砍掉,懸在城門上面的木柱上,骨肉分割成塊,在刑場上,成塊於市。後來他們的家族清河崔氏、范陽盧氏、太原郭氏、河東柳氏等宗族,凡是跟崔浩有姻親關係的,全部遭受株連滅絕。世間人都說,這是崔浩破壞三寶所遭受的報應。
崔浩雖然不信佛,但是他的弟弟崔模深信歸敬佛教。這上天很會安排,安排他的弟弟來保護佛教。他的弟弟崔模雖然在糞穢的泥土中,就是糞坑裡面,看崔浩把佛像丟在糞坑裡面,崔模就把它撿起來恭敬禮拜。崔浩常常鄙視大笑,笑他弟弟崔模。所以你看因果不空,因果分明。崔浩他被誅殺,而且他的姻親全部被殺,唯獨他的弟弟崔模竟然沒有罪。所以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是因果分明,崔模竟然能豁免。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三O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5、黃柏霖警官:兒子病死怨痘神  城隍判責二十板
時間段:01:38:57.22--01:41:16.00
鎮江有一位糕餅店老板姓于,他的小兒子生痘瘡死了,于老板竟然寫了一紙訟狀,想向地方上的城隍告痘神,他的太太就將訟狀奪下來在灶前焚燒。當晚夢見鬼卒將他的魂魄勾引到城隍廟,城隍說了,你家的灶神向我申訴,說你要告痘神,不知道痘神犯了什麼罪?于老板說了,痘神向我索取祭品,我沒有答應,造成我的兒子生痘瘡而死。過了一會兒,痘神來到說了,他的兒子命中注定該死,跟我這個小神有什麼關係呢?城隍就判說了,姑念你是無知小民,就將這個案子送到楊知縣那裡,判他責打二十大板,生病一個月。鬼神先判,那陽間的官就一樣判他這個罪。當時楊蜀亭當丹徒的知縣。第二天于老板在店門前,吊起小門時,正好妨礙並弄破楊知縣的官傘,被判責打二十大板,被責打二十大板,躺在床鋪上,剛好躺了一個月,就跟城隍判的一樣,病一月。鬼神的處罰跟法律,它是相輔相成的。所以你得罪鬼神,往往你身會觸犯法律、會觸犯王法,而受到處罰的說法。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三O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6、黃柏霖警官:忠就是心正
時間段:01:49:07.16--01:50:23.15
忠是什麼?忠就是心正,心要正。你看,忠是上面一個中,下面一個心,你心很正直叫做忠,就心正,忠是心正,一絲毫不偏,一絲毫不邪,這叫忠。所以我們會誤會說,忠是忠於國家,盡忠報國,那當然這是忠。但是真正的忠,你這個部屬忠不忠心,為人忠不忠,你看心正不正,心正他就是這個人一定很忠心的,可以交朋友。忠是心正,一絲毫不偏,一絲毫不邪,這叫忠。實在講,忠就是誠。曾國藩說的,誠就是「一念不生謂之誠」,誠就是忠。你心裡面有邪曲、有偏邪,你就是不忠,你也就是不誠,你的言行自然就輕薄,厚重就沒有了。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三O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