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古今感应故事  »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3 » 感应篇汇编234集故事8则
第234集

感应篇汇编234集故事8则

1、黃柏霖警官:印祖關於邪淫的開示 時間段:00:12:49.26--00:25:26.17 印光大師怎麼跟我們開示呢?印光大師對於邪淫這個部分,印光大師講的邪淫,經文裡面講的『邪緣外合,滅德喪心』..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7 09:09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3--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234集故事8则

1、黃柏霖警官:印祖關於邪淫的開示
時間段:00:12:49.26--00:25:26.17
印光大師怎麼跟我們開示呢?印光大師對於邪淫這個部分,印光大師講的邪淫,經文裡面講的『邪緣外合,滅德喪心』,印光大師講的邪淫就是指夫妻以外的淫慾行為,這個叫「邪淫之事」。印祖說,「邪淫之事,無廉無恥」,就是寡廉鮮恥,沒有廉恥心,也沒有慚愧心。與妻子以外的女子來往,這個都要算邪淫。印祖說,這種邪淫行為是「極穢極惡」之事,就是非常地汙穢,非常邪惡的事情、極惡的事情。「乃以人身,行畜生事。」得人身不容易,要持五戒十善才有機會得人身,可是為了愛慾去做邪淫行為,就是印祖講的以人身行畜生事。所以《地藏經》裡面有跟我們講,「若遇邪淫者」,來世是「雀鴿鴛鴦報」。「雀鴿鴛鴦」是什麼?「雀鴿鴛鴦」就畜生道了,「雀鴿鴛鴦報」,所以以人身行畜生事。
「是以艷女來奔」,年輕人或者是男子,好色的男子,如果有碰到美女當前,美女投懷送抱,都會說艷福不淺,就叫印祖說的「艷女來奔」。「艷女來奔」就是災難的開始。「妖姬獻媚」,有些男人做生意,或者是尋花問柳,會到風花雪月,酒店啦、舞廳啦,或是有女子坐檯的餐廳,會召妓陪酒。這些從事色情工作的女子,就是「妖姬獻媚」。「妖姬獻媚」這種行為,印祖說,「君子視為莫大之禍殃而拒之」,君子看到這些艷女妖姬「視為莫大之禍殃」,禍害跟災殃,「而拒之」,而拒絕她。所以君子能夠拒艷女妖姬,拒這些女色,所以君子他福報當然就大。所以我們看到很多戒淫的書籍裡面講的果報的故事,能夠拒絕邪淫的,後來都功成名就,事業有成。
所以印祖就說,君子因為這樣的一個拒絕邪淫的行為,所以「必致福曜照臨,皇天眷佑」,這個果報就是什麼?就「福曜降臨」,「福曜」就是福星降臨了,「照臨」,「福曜照臨」,就福星降臨,皇天護佑,上天就保佑。小人視這些艷女妖姬,「視為莫大之幸福而納之」,小人看到這些艷女、女色,就覺得是非常地幸福而接受了,「幸福而納之」,「必致災星莅止」,必然導致災星蒞臨,「鬼神誅戮」,遭到鬼神的誅殺。
「君子則因禍而得福,小人則因禍而加禍」,這裡面我就舉一個公案就是「君子則因禍而得福,小人則因禍而加禍」。我一個蓮友,他是在做畫的裱框的工作,畫啦或者是墨寶的裱框的工作。有一天我就跟他在做裱框的時候,就跟他聊這個事情,他就跟我提,他們兩個夫妻都是很善良,在我們臺北市經營裱框店。我這位蓮友的太太,她的爸爸就是這裡講的,深受邪淫之害,是真正的現世報,現實的淫邪果報故事。
這位蓮友太太,她的父親本來在我們新北市新店碧潭地區,是富甲一方的有錢人,經營木材生意,生意非常地好,賺很多錢。但是這位蓮友的岳父他本身,他的岳父本身就是好女色,喜歡飲酒作樂,所以常常,早期在我們新店碧潭地區那邊有很多酒家,你注意看如果有做生意很多的地方,就會有這些風花雪月的場所會產生。所以印光大師有說,《感應篇》裡面也有講,青樓女子就是我們講的妓女,就風花雪月的場合,這些都是什麼?這些都是在因緣果報,在因果循環,在償還業債的地方。這些酒家啦、酒店啦,這些風花雪月的場合,這些都是償還業債的一個地方,一點都沒有錯。
那我這個蓮友的岳父,當時就幾乎天天到碧潭的酒家,招酒家女飲酒作樂,每個月的酒家來結帳的錢,當時的錢,幾十年前,新臺幣都到達每個月五十幾萬臺幣,那時候臺幣十來萬就可以買很多房子了,可以買很多土地了。我這個蓮友的岳父,他們的祖父輩的,都很用心在積功累德,所以在新店地區的這些廟、佛寺,幾乎是他們祖父輩都有供養,財供養,有財布施。蓋廟的時候,龍柱都是他們祖父輩供養很多金錢布施。
所以你看祖先積德,《感應篇》裡面講,這些子女就視財富如糞土,我們古人講揮金如土,這種不肖子孫,所以五家共有裡面,有一個叫不肖子,他就是揮金如土。所以沒多久這位做木材的企業家把福報用完以後,那業報就現前了,他的元配因為他每天都沉迷於酒色,所以離他而去,跟他離婚了。這位木材的企業家就娶了一個印尼的外勞做妻子,那他因為做木材所以有從印尼進口木材,也在印尼有投資工廠。後來事業因為沉迷於酒色,沉迷於這些邪淫的事情,事業兵敗如山倒,最後新店的這一家木材工廠被火燒掉了,整個都燒光了。他那個再娶的印尼妻子就離他而去,跑掉了,跑掉的時候還帶了一本支票,到處給人家開了很多的金額,金額很大的金錢,在外面負債。所以這一位做木材的企業家,我蓮友這個岳父到後來變成傾家蕩產,晚年非常淒涼。
所以印光大師說,「故曰禍福無門,唯人自召。世人苟於女色關頭,不能徹底看破,則是以至高之德行,至大之安樂,以及子孫無窮之福蔭,來生貞良之眷屬,斷送於俄頃之歡娛也,哀哉。」印祖特別跟我們告誡,他說,「禍福無門,唯人自召」,世間人如果沉迷於女色關頭,在女色關頭如果不能夠徹底看破,懸崖勒馬,如果不能夠徹底看破,那就是以自己至高的德行、至大的安樂,以及他子孫無窮的福報、福蔭,以及來生得不到貞良的眷屬,他把來生貞良的眷屬斷送在頃刻之間的、短暫之間的這種歡樂縱慾裡面,實在是悲哀。以上這個是在《印光大師文鈔·增廣篇卷三》「欲海回狂」。在《安士全書》裡面有「欲海回狂」,裡面印祖有寫了一篇序叫「普勸受持流通序」,在這裡面印祖有做這樣的開示。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三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2、黃柏霖警官:做父兄的要在戒色方面告誡子弟
時間段:00:26:28.22--00:45:22.03
世人,世間人會染上終身的疾病,常常是從新婚的時候引起的。新婚的時候年少無知,往往放縱情慾過度,毫無節制,大多變成虛癆,甚至短命早死,連累妻子守寡,遭受痛苦。為何不想一想,結婚是要成為百年的婚姻眷屬,終身都要互相陪伴,何苦從新婚一個月之內,卻種下一生的禍根呢?所以為人父兄在遇到子弟將要結婚的時候,應當要誠懇的反覆叮嚀自己的子弟,用這個道理來告誡他們。
這一段雖然也是很短,但是也是很重要,主要是為什麼會生病?都是年輕的時候縱慾。印光大師對這個戒淫的事情,印祖開示得非常地多,《印光大師文鈔》開示裡面,印光大師有說,「人從色欲而生,故其習偏濃」。人為什麼會有這個情執?會有這個色慾呢?愛慾呢?印祖說,「人從色欲而生」,所以子女要來投胎的時候,就會看到父母在行淫。「人從色欲而生」,動了一個貪愛,所以他這個習氣就特別特別的重,「故其習偏濃」。在阿賴耶識裡面,這個情執的種子是無量無邊的。「一不戒慎,多致由色欲而死」,印祖說,稍微不戒慎恐懼,大多是因為色慾而死掉的。
「後世人業重,情竇早開」。下面這個開示是印祖對於做人家父兄的,要怎麼教育子弟,在戒色方面要如何告誡子弟,這一段印祖開示得非常好。印祖說,世間人業障重,「情竇早開」,尤其像現在,現在小孩子發育都很早,為什麼?因為吃了太多的人工的色素,人工的加工產品。你看吃這個,尤其像吃美式的麵包,美式的麥當勞,那裡面有很多生長激素。那個生長激素,它透過食物吃下去以後,變成先天的賀爾蒙,變成發育得太早。這個就是印祖說的,「世人業重,情竇早開」,十一、二歲他就會談戀愛了,「十一二歲,便有欲念」,這個是確實。「欲念既起,無法制止」,年輕人嘛,他沒有透過修行,他真的沒有辦法去克制慾念。「欲念既起,無法制止」。
我曾經在內湖分局,當副分局長的時候,就偵辦過一個案件。國中而已,國中就是這裡印祖說的「十一二歲」。我們臺灣的國中學生,大概是在十二歲到十三歲這個年紀。我辦的那個案子,那個國中的學生,就是跟他女同學在圖書館讀書,下課,父母還在上班。兩個人就有男歡女愛了,十二歲,十一、二歲就有了。這印祖說,「便有欲念」。然後這個男生就說了,哎呀,我在圖書館書讀不下去了,女生也說她讀不下去。然後男生因為家住內湖嘛,家庭環境還不錯,他就跟這個女生說,不然到我家去讀書。父母還沒下班,小孩子有鑰匙,就把女朋友,女同學帶到家裡面去。
本來回到家剛開始還有看書,看不了幾分鐘,又說看不下去了。男生就說很累了,就躺在床鋪上,女生也跟著上去了,沒多久兩個就發生性行為了。亞當夏娃電影裡面講,亞當、夏娃偷吃了蘋果,兩個就發生邪淫了,淫慾的行為。結果小女生就懷孕了,十二、三歲而已就懷孕了,那就去墮胎了。小男生就很緊張,就跟他媽媽講,他媽媽就告訴她這個小女生,這個同學到醫院去墮胎了,這麼小就教她殺生了。這不就是印祖說的業障重嗎?「世人業重,情竇早開」。「欲念既起,無法制止」。我們從剛才講的這個國中的學生,男女同學,你就知道,他慾念起來,他怎麼有辦法克制呢?「無法制止」。所以現在墮胎非常地多,不只是臺灣,全中國也是一樣,尤其是寒暑假,在臺灣叫九月墮胎潮,快開學的時候趕快去墮胎。他們不叫墮胎,他們說,哪裡有夾娃娃的地方?夾娃娃就是,墮胎就要用夾的,夾出來。
「欲念既起,無法制止。又不知保身之義」,年輕人他怎麼會知道去保護身體呢?「遂用手淫」,甚至還有用手淫的。印祖說,這種行為,這種年輕人早期的愛慾行為,以及手淫的行為,就好像「如草木方生芽,而即去其甲,必致乾枯」,就好像說,草木才剛要發芽,「如草木方生芽,而即去其甲」,就把它的芽拔掉了,外殼拔掉了,最後一定是枯死,「必致乾枯」。「聰明子弟,由此送命者,不知凡幾」。自己的子弟如果很聰明、很優秀,因這樣的一個行為而送命者,「不知凡幾」,非常地多。「即不至死,而身體孱弱」,就算沒有死,身體也開始衰弱了,「身體孱弱,無所成立」,長大以後百病叢生。「及長而取妻,父母師長絕不與說保身節欲之道」。等到小孩子長大了,做為人家的父母,做為師長,做老師的也決定不會跟小孩子,跟同學講「保身節慾之道」。
所以我的母校大隱國小七十週年,說要叫我回去跟畢業生講話,剛好我講到這一段,我回去可以跟他們講這一段的道理。你跟他講,哎呀,去競爭、去鬥爭、去戰爭,賺錢,等於教他早死,不如跟他講如何節慾保身之道。我就剛好今天的課程講到這裡,校長叫我,母校的校長叫我回去,跟小孩子講。我想講這個最實際了,「保身節慾之道」,做父母、做師長現在都不敢說,不好意思說,父母開不了口,老師更不敢說。所以老師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故多半病死」,有些都是病死的,皆是由手淫及貪慾、貪愛房事所致,都是由於手淫或者貪愛房事所造成的。因為這一段主要是講貪愛房事,尤其是針對年輕人,年少無知,所以我們引用印祖這一段開示,非常地適合。
「故孔子答孟武伯問孝曰」,孔子在答覆孟武伯問什麼是孝,孔子說了,「父母唯其疾之憂,乃令戒房事」,父母畢竟是長輩,父母擔心小孩的疾病,有這樣的憂愁,主要是擔心兒子不戒房事,「乃令戒房事」。「不戒房事,則百病叢生。能戒房事,則病少多矣。」所以我剛才講,印祖在《印光大師文鈔》裡面,對於這個戒淫的事情,印光大師著墨非常地深。因為印光大師知道,那是輪迴的根本,往生的障礙,所以印祖對於殺生跟戒淫特別特別的強調。所以印祖說,你不戒除房事,「則百病叢生」,你想要長命百歲,你就必須把房事戒掉,至少要減少,「則病少多矣」,那就少病了。
所以孟子說,「養心者莫善於寡欲」,這句話很好。孟子說,你想要把心調養好,想要把心修好,那不如寡欲,「莫善於寡欲」。「其為人也寡欲,雖有不存焉者寡矣」,我們看歷代的祖師大德,儒家的底子非常地好,你看他們文言文的底子,非常非常地深。所以孟子說,「其為人也寡欲,雖有不存焉者寡矣。」他說,一個人如果能夠減少欲望,「寡欲」,「雖有不存焉者寡矣」,就是說,一個人如果能夠寡欲的話,那麼他不長壽幾乎是很少,「雖有不存焉者寡矣」。「其為人也多欲,雖有存焉者寡矣」,這是反過來說,這個人如果慾望太多了,愛慾太多了,他就算是長壽也很少了,「雖有存焉者」,就是他能長壽的倒很少見,「雖有存焉者寡矣」。
「古人重民生。禮月令,仲春先雷三日,遒人以木鐸巡於道路曰,雷將發聲。其有不戒其容止者,生子不備,必有凶災」,就古代都很重視這種,「重民生」,「古人重民生」。「重民生」的意思就是說,古代的人很重視這種生活的一些節制,古代的民風非常好。「禮月令」,對於每個月裡面,有哪些季節的特別重要的日子,古代的人都能夠守禮,「禮月令」。譬如說,春天的時候,打雷的前三天,春雷的前三天,「仲春先雷三日,遒人以木鐸巡於道路曰」,如果春雷一開始的時候,前面都會有人,都會有官府的人,或者是有人會用木鐸,在挨家挨戶之間的道路上,敲木鐸來告訴民眾,「雷將發聲」,就是春雷即將要發聲了,春雷即將要開始了,某些東西必須要知道戒止、知道警戒。
「不戒其容止者」,就是自己的一些生活的一些行為要知道節制,叫做「其有不戒其容止者」。如果你不遵守這個規定,不遵守老祖宗的這個經驗法則,「生子不備」。如果在這個春雷的時候,如果你行淫生子的話,大部分都是什麼?「生子不備」,生出來五官都不太端正,而且小孩都不太好。「必有凶災」,可能是肢體不全啦,或者夫婦死亡啦,或得到惡病啦,這「必有凶災」。「此國家政令也」,古代像這種東西屬於國家政令。現在國家就沒有這樣的規定了,現在國家像臺灣就比較麻煩了,還要同性戀立法,同性戀立法。那不整個家庭、倫理道德都摧毀了?所以你說現在社會怎麼不亂呢?人家以前這個東西,這麼一個「雷將發聲,其有不戒其容止者」,都還是屬於國家政令,「此國家政令也」。
「今則父母師長,絕不與兒女談及此事」。那個時候,印祖那個年代就這樣說了,更何況現在,距離印祖往生的時候,已經差不多也快七、八十年了,現在的父母更不敢講了,那時候就不敢講,現在絕不與兒女談及此事,做父母、做師長的都不敢談。像我就會跟我小孩講,跟女朋友可以去喝咖啡,可以談戀愛,但不准有墮胎行為,也不准發生未婚生子的事情。我都會跟小孩這樣教育,「絕不與兒女談及此事」,這個我是會跟小孩講。所以現在這個部分,做為人家父母或是師長,要用比較委婉的方式,跟小孩子,兒女談這種因果的事情,你用比較委婉沒有關係,不要傷到他的自尊。
「及至得病,醫生亦不令戒房事」,醫生幫你看病,他也不跟你管這個事情。印祖說,生病了去給醫生看,醫生也不教他戒除房事,「蓋不以人命為重,而冀病日重,而屢為醫療也」。印祖都會覺得說,做醫生的要以人命為重,你不要說他一直生病,最好常常來給你看,然後你就可以常常,因為醫療而賺到錢,「而屢為醫療也」。印祖說,醫生如果是這樣的用心,「醫如是用心,其罪浮於截道劫財之強盜矣」,印祖就這樣比喻說,做為醫生的如果你這樣的用心,那就好像馬路上、道路上,在搶劫人家的劫財的強盜,也沒什麼兩樣。以上這一段是印光大師在《文鈔三編》裡面,「卷二」,在答覆真淨居士書裡面有提到這一段。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三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3、黃柏霖警官:傷骨未戒女色致丧命
時間段:00:45:22.03--00:48:24.15
剛才講到說『恣情無度』,就是從新婚開始,『累婦孀苦』,害得妻子守寡。這個地方印祖有舉一個公案,印祖說,印祖在講這個公案,是在民國十幾年前的時候了,他說,「民國初年」,民國十幾年前,有一位「鉅商之子」,有一個富家的子弟,「學西醫於東洋」,到日本去學西醫,考試都得第一名。有一次坐電車,日本那時候就有電車了,「未駐而跳」,電車還沒有靠站他就跳下去了,「跌斷一臂」,結果手臂斷了,斷了一隻手臂。「彼系此種醫生」,因為這位鉅商之子,這位富商的兒子本身就是學,大概是學骨科的,所以說,「彼系此種醫生」。「隨即治好」,所以他自己馬上就把自己治好了。
「凡傷骨者必須百數十日不近女色」,印祖也很懂得醫療,很懂得中醫,印祖說,凡是傷到骨頭的,在一百天之內不能夠靠近女色。這位富商之子,他的手臂好了沒有多久,「以母壽回國」,因為他母親壽誕,他回國祝壽。「夜與婦宿」,當天晚上就跟一個婦女過夜,「夜與婦宿,次日即死」,第二天就死掉了。為什麼?就是印祖剛才講,傷骨者一百天之內,或數十天之內不能靠近女色。所以這位富商之子,第二天就死掉了,「次日即死」。「此子頗聰明,尚將醫人」,印祖說,這位富商的兒子,算是很聰明,準備要當醫生救人,「何至此種忌諱,懵然不知」,為什麼這種忌諱他自己不知道呢?「以俄傾之歡樂,殞至重之性命,可哀孰甚?」印祖說,以短暫的快樂,乃至於把自己的性命,都喪失掉了,「殞至重之性命,可哀孰甚?」有什麼比這更嚴重的呢?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三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4、黃柏霖警官:君子有三戒  戒色戒鬥戒得
時間段:00:49:40.16-- 00:52:02.04
『孔子曰:「血氣未定,戒之在色」』,這一句是出自於《論語·季氏》篇。「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壯也,血氣方剛,戒之在鬥;及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得。』」這是孔子講君子有三戒,戒色、戒鬥、戒得。少年時代要戒色,血氣方剛戒鬥,年老戒得。所以年紀輕的時候,在色慾方面要禁戒,老的時候錢要放得開。
在《論語講要·季氏第十六》,李炳南老教授他的註解是這樣,他這樣解釋,為什麼「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呢?李炳南老師說,「血屬陰,氣屬陽」,血氣未定的意思就是說,「血屬陰,氣屬陽」,怕陰陽不調合,人的身體必須要陰血陽氣流行,人的身體必須怎麼樣?陰血陽氣要充足,而且要暢通無阻、流行,「始能維持生存」。少年時候「身體內的血氣尚未充實,要戒的是色情之慾。因為色慾最損血氣,不戒則身體發育不全,往往夭折,故須戒色。」古時候「男子三十而娶,女子二十而嫁,即有戒色的用意」。所以古人你看他定這個,「男子三十而娶」是有道理的,「女子二十而嫁」。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三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5、黃柏霖警官:為什麼女色是眾苦本  障礙本  殺害本  憂愁本
時間段:00:53:27.01--01:03:13.09
看下面這個,『佛言,「女色是眾苦本、障礙本、殺害本、憂愁本。」』女生看到這四句也不要自責,佛陀說這句話一定有他的道理。在《大寶積經·菩薩藏會第十二之十·尸羅波羅蜜品第七之三》裡面,佛陀有這一段的開示。佛陀說,「當知婦人是眾苦本、是障礙本、是殺害本、是繫縛本、是憂愁本。」確實,如果婦人不是三太的話,不是周文王的祖母、周文王的母親、周文王的太太,如果不是這樣三太的話,那當然是「眾苦本」。
所以佛陀說,主要為什麼是「眾苦本」呢?因為情執。情執它最後的果報,就是輪迴六道之苦,就「眾苦本」。我們說,「愛不重不生娑婆」,其實也是因為淫慾。「是障礙本」,如果不是菩薩道侶,有些甚至會來障礙到你修行,障礙你修行的成就道業,「是障礙本」。「是殺害本」,有些是冤親債主來做夫妻眷屬的,最後不是夫殺妻,就是妻殺夫,所以叫「殺害本」。「是繫縛本」,這個叫做軟冤家。雖然也是夫妻恩愛,但是最後還是一樣,就像拿繩子把你繫縛起來一樣。「是憂愁本、是怨對本、是生盲本,當知婦人,滅聖慧眼。當知婦人,如熱鐵花,散布於地,足蹈其上。當知婦人,於諸邪性,流布增長。」這是佛在《大寶積經》裡面說的。
我引用《淨心誡觀法》裡面,它說,女人有十惡,「女人十惡者,具說難窮,今略言之」。因為如果你厭離心生不出來的話,這個《淨心誡觀法》裡面,告訴你怎麼生出厭離心出來,怎麼去戒除女色。很多人女色戒不了,很困難。「一者,貪淫無量無厭。經云:『十方國土,有女人處,即有地獄。』」這句話,有女人的地方就有地獄,所以極樂世界沒有三惡道,那個地方沒有女生,沒有女眾。「十方國土,有女人處,即有地獄。」「二者,嫉妒心如毒蛇。家有婦類,悉生憎垢。口似相親,心如冤家。」嘴巴跟你講很愛你,心裡像冤家一樣。
「三者,諂曲詐親。凡見人時,未語先笑,口云憶念,心懷嫌恨。」「四者,放逸。但念彩衣,裝粉釵釧,修治面目,望他愛念。」這是指女人「放逸」就是,「但念彩衣」就是女人衣服永遠少一件,不滿足。「裝粉釵釧,修治面目,望他愛念。」「五者,口多惡業,出言虛誑,實情難得,凡所論說,虛多實少。」「六者,厭背夫主。」「七者,一切女人多懷諂曲,實情難得。」「八者,貪財不顧恩義。」「九者,欲火燒心。」「十者,女身臭惡,不淨常流,春夏熱時,蟲血雜下。」當然這個是女眾裡面也有很多菩薩,菩薩示現。這個是主要是你生不出一個厭離心的時候,以上這個《淨心誡觀法》,它告訴你怎麼去放下女色情執。
但是佛陀在《增一阿含經》裡面,有這樣的一段開示。佛陀說,「寧以火燒鐵錐而烙於眼,不以視色興起亂想。」佛陀說,寧可像那個火燒的鐵錐來燒你的眼睛,「不以視色興起亂想」,也不願意去看女色,生起妄想出來。「寧以火燒鐵錐而烙於眼,不以視色興起亂想。是時阿難白世尊曰:『當云何與女人從事?』」阿難就問佛陀說,怎麼樣跟女人共事呢?要怎麼一起做事情呢?「當云何與女人從事?然今比丘到時,著衣持缽,家家乞食,福度眾生。」佛陀你告訴我們說,不能看女眾,問題我們比丘去托缽的時候,人家一開門,「家家乞食」,我們要給眾生種福田,福度眾生,那怎麼辦呢?我們一定會看到女主人。
佛陀就說了,「佛告阿難:『莫與相見,設與相見,莫與共語,設共語者,當專心意。』」念阿彌陀佛,佛陀就說了,最好不要相見,「莫與相見」。你看阿難碰到,阿難尊者碰到摩登伽女,就沒辦法了,差一點淪陷了,差一點就沒有今天的阿難了,就是「相見」了。「莫與相見,設與相見」,要是見到怎麼辦?「莫與共語」,不要跟她說話,「莫與共語」。「設共語者」,如果跟她說話的話,「當專心意」,一心念佛。
「爾時,世尊便說此偈:『莫與女交通,亦莫共言語,有能遠離者,則離於八難。』」佛陀這句話講得很好,「莫與女交通」,這個「交通」有兩個解釋,你不要跟女生單獨坐一部車,這也是一個方式,坐一部車一定會出問題的,要不然就會產生一些不好的,一個負面印象,「莫與女交通」。第二種就是什麼呢?你不要跟她溝通,「莫與女交通」就是不要跟她交流,交流通往,「莫與女交通」。
所以臺灣那個懺公,懺雲老法師戒律就很嚴格,女眾一定要距離懺公七步,不能靠近,你要過去請法,侍者一定會擋起來,算起來要七步,不能離懺公太近。現在不是啊,現在女眾還會去拉師父的手,跟師父勾在一起,這很麻煩,真的很麻煩,這是「莫與女交通」。老和尚沒問題,高僧大德沒問題。眼、耳、鼻、舌、身、意,對色、聲、香、味、觸、法,身對觸欸,所以「莫與女交通」。所以我們在前面有討論過,皇后娘娘要去抱小沙彌,那小沙彌馬上就擋住,不准靠近,我是出家沙彌,妳不准靠近。這就是什麼?你不動念,她動念了,「莫與女交通,亦莫共言語」。佛陀說,如果能夠遠離的話,則離八難。這個是這裡講的,「佛言:『女色是眾苦本、障礙本、殺害本、憂愁本。』」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三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6、黃柏霖警官:樂極生悲  縱慾成患
時間段:01:06:45.02--01:09:58.02
這一段叫「樂極生悲」,重點是「樂極生悲,縱慾成患」,這八個字。這八個字裡面,我引用印祖講的一個故事,印祖在《印光大師文鈔》開示裡面有提過這個故事。他說,有一個商人,他正在走運,「走好運」,他前面做了一件生意,「獲六七百元」,非常得意。第二天就由他的妾處,就是可能他有娶兩個太太,有原配跟妾,第二天就由他小妾,他愛妾的地方回到他的原配的地方,妻子那邊去住,「往其妻處」。他妻子就很高興丈夫回來了,「其妻喜極」。剛好是五月份,天氣很熱,「時值五月,天甚熱,開電扇」,那時候就有電扇了,「開電扇」。他妻子就很熱心啦,丈夫好不容易回到原配這個地方,妻子這個地方,天氣很熱嘛,就趕快開電扇,準備洗澡水。「取冰水加蜜令飲」,要洗澡的時候,洗完澡以後,就給她先生喝一個冰水加蜜,喝下去。
「唯知解熱得涼」,只知道說可以消暑解熱,可以清涼,「不知彼行房事,不可受涼」。這個商人跟他妻子又行房了,不知道這樣行房的事情是不可以馬上喝冰涼的東西,「不可受涼」。結果他跟他太太行房以後,他太太趕快去倒一杯冰水加蜜給他喝,結果她先生受涼了。「未三句鐘」,「三句鐘」大概是什麼?大概不到四十五分鐘,「未三句鐘,腹痛而死」,她丈夫「腹痛而死」,肚子非常地痛,最後死掉了。「是知世之由不知忌諱,冒昧從事,以至死亡者,初不知其有幾千萬億也。」印祖說很多人不知道這個忌諱,「是知世之由不知忌諱,冒昧從事」,以至於造成死亡。這一段就是這裡面講的,「樂極生悲,縱慾成患」,最佳寫照,用印祖這個故事是非常適合這個「樂極生悲,縱慾成患」。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三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7、黃柏霖警官:妾於佛前發願救夫命  夫因未能戒欲終喪命
時間段:01:20:20.22--01:35:49.11
這一段給我們很大的啟示,印祖也特別有這一段,類似這一段故事的開示。印祖說了,「即夫婦之倫,若一貪湎,必致喪身殞命。」這一段衢州徐姓這位節推,就是這裡講的「夫婦之倫」,雖然是夫妻倫常,但是如果你太貪愛沉迷淫慾,必遭致喪身殞命。亦有不過貪,但是也有不貪的。但是他不知道忌諱,「冒昧從事,以致死亡者,殊堪憐愍」,實在讓人家很憐憫、很同情。印祖有編了一本《壽康寶鑑》,在印祖那個年代有編這本書,這本書《壽康寶鑑》,現在也流通得非常廣,已經翻成白話。這個是前賢所編輯《不可錄》,說明「色慾之害」,以及「戒淫窒慾之格言,福善禍淫之證案」,持戒的方法、日期,忌諱的時間、時處、人事,裡面都有「縷析條陳」,都有記載得很清楚。印祖認為這本《壽康寶鑑》可以「覺世救民」,「懇切周摯」。
那麼跟這個故事一樣,發生在民國那個年代,有印祖的一位弟子,我們就來把他講出來。印祖在《壽康寶鑑》流通的時候,特別為他這個弟子迴向。這個弟子是四川人,是羅濟同,他當年的時候才四十六歲而已,他是經營輪船業的,在上海經營輪船業,就是商船,他個性非常地善良忠厚,而且相信佛法。印祖當時有幾個在家居士都是當時很有名,就是編輯《印光大師文鈔》,其中有一個叫關絅之,在《印光大師文鈔》裡面,有提到關絅之這位居士。這關絅之跟這位羅濟同,有一起辦了一個淨業社,就有一點像我們現在淨宗學會。
在民國十二、三年,羅濟同常想到靈巖山來皈依印祖,可是因為事業太忙,沒有辦法。民國十四年,因為生病,肚子膨脹好幾個月,非常危險,中西醫都沒辦法救。到民國十四年的八月十四日,他在整理吃藥的帳單的時候,因為金錢,花太多錢,所以生氣的說,「從此縱死,亦不再吃藥矣」,他就當時可能藥費太多了,他說,我寧可死掉,也不要再吃藥了。「其妾乃於佛前懇禱」,他的愛妾就在佛前發願,「終身吃素念佛」,希望他丈夫病情能夠好轉。結果他妻子,他的愛妾發願吃素念佛以後,不可思議的,羅濟同這個病就轉好,有轉機了,就有轉機了,就排泄了很多淤水,「不藥而癒」,就好了。
所以印光大師八月份的時候,到上海,住在太平寺。九月初二前往淨業社,跟關絅之、羅濟同他們見面,雖然羅濟同當時身體不是完全恢復,但是氣色就是「淳淨光華」,就是發亮,非常地好。見到印光大師就很高興說了,師父來了,我應該在上海跟你皈依,我就不用到靈巖山寺了,所以就決定選在初八,跟他的愛妾到太平寺受三皈五戒。然後又請程雪樓、關絅之、丁桂樵還有歐陽石芝、余峙蓮、任心白等居士陪著印光大師吃飯。然後初十的時候,又請印光大師到他家去吃飯。
他還跟印光大師說了,師父就是弟子的父母,弟子就是師父的兒女。印光大師當時有跟他講一句話,印祖不是普通人,印祖當時有跟他講一句話,但是沒有講白的,沒有講得很清楚。印祖說,「父母唯其疾之憂」,就是孔子講的那句話,「父母唯其疾之憂,汝病雖好,尚未復原,當慎重」,印祖有跟他講這幾句話。他說,你病才剛剛好起來,你要謹慎。「惜未明言所慎重者,謂房事也」。印祖當時就不好意思跟他說,你要慎重就是不要做房事,不要進行房事,就夫妻的房事。
結果到那個月底,印光大師跟這幾個居士在功德林開監獄感化會,羅濟同也與會,參與這個會議。大家都已經快解散了,有十幾個人在那邊留印光大師吃飯,羅濟同來了以後,就交代櫃臺結帳以後,講幾句話就離開了,他沒有跟印祖一起吃飯。印祖當時看到他的面貌,簡直像死人一樣,前幾天亮得不得了,那一天臉色像死人一樣,印光大師已經知道他犯了房事所致了。印光大師當時非常後悔,當時跟他講,「父母唯其疾之憂,未曾說其所以然」,沒有跟他講很清楚說,就是禁房事,「以致復濱於危也」,結果造成這麼危險。想要寫信趕快告訴他戒除,事情又太多,沒有把信寄出去,沒有寫信出去。「九月初六至山」,即寄,九月初六印光大師回到靈巖山,就寄一封信給他,「極陳利害」,跟他講這個利害關係。「然已無可救藥,不數日即死」,信雖然到了,但是已經無藥可救,羅濟同就死掉了。死掉的時候,關絅之邀幾個居士都來念佛,希望他往生西方,不要墮落。
所以印光大師講的他這個弟子,羅濟同才四十六歲多而已,也就是因為色慾,也不知道禁戒,不能夠禁止愛慾,就死掉了。所以當時印光大師就說,必須要設法給大家一個預防、防護,這樣大家懂得預防,就不會這樣等於說,把自己的壽命都奪去了,這樣就失去了如來慈悲救苦之道。所以當時印光大師,就「取《不可錄》而增訂之,排印廣布」。排印以後就編輯成《壽康寶鑑》。印祖的目的是希望,「舉世咸知忌諱」,印祖特別希望世間人都知道這個忌諱的事情。
我們這個「淫慾過度」裡面,後面也都會提到,秦拙菴先生的「修身立命戒期」裡面,每一個月哪幾日是應該要忌諱的,那個就是印祖這裡講的忌諱之事,才不致於誤送性命,這是印祖的慈悲。剛好那個時候有一個居士,他的母親遺資一千六百元,當時他母親給他一千六百元,要印善書贈送,印光大師就教他全部印《壽康寶鑑》。「以拯青年男女於未危」,印祖希望拯救青年人青年男女,讓他們不要發生這個危險。「則以羅濟同一人之死,令現在未來一切閱此書者,知所戒慎」,印祖希望因為《壽康寶鑑》的流通,因羅濟同一個人死掉、死去,讓現在跟未來一切讀到這本《壽康寶鑑》的人,都知道有所戒慎。
並且勸轉流通,「輾轉流通,輾轉勸戒」。「庶可舉世同享長壽康寧」,希望大家都能夠同享長壽、健康、平安。「而鰥寡孤獨之苦況,日見其少」,我們這個裡面也有講,這裡面也有講這個,如果你早亡的話,可能累婦孀苦,害得你的妻子變守寡,就是印祖講說,「鰥寡孤獨之苦況,日見其少」。「如是則由濟同一人之死」,那麼這樣就是,因為羅濟同一個人的死去。「令一切人各得壽康」,那這樣羅濟同本身他的死,他變成是菩薩示現了,就是功德了,「濟同之死,為有功德」。
怎麼樣才是有功德?羅濟同這個故事的公案,本來他生重病,吃了很多藥,後來他的妻妾在佛前發願,為他吃素念佛,迴向給他。後來整個排泄完了以後,去見印光大師的時候,「氣色淳淨光華」,就是我們講氣色非常好,「無與等者」,是沒有辦法去形容。結果隔了十幾天以後,印祖再看到他的時候,其面貌「直同死人」,他的氣色就像死人一樣。才十多天而已,就發生這個事情。當時印祖有特別跟他叮嚀,「父母唯其疾之憂」,父母只擔心小孩子生病,他憂他什麼?就教他希望能夠戒色,印祖還跟他講,「汝病雖好,尚未復原,當慎重」,那個「慎重」就是房事。
所以印祖在這邊說,「濟同之死,為有功德,仗此功德,回向往生,當必俯謝娑婆,高登極樂。」「俯謝娑婆」就是不再受輪迴了,「高登極樂」就是往生淨土。「為彌陀之弟子,作海眾之良朋矣」,那麼羅濟同就可以仗這個功德,往生西方做彌陀的弟子,做蓮池海會的菩薩道侶。「孟子曰:『養心者莫善於寡欲』」,孟子說,「養心者」,怎麼樣把我們的心能夠調伏好?最好的方法,調心最好的方法就是清心寡慾。
「其為人也寡欲,雖有不存焉者寡矣」,這個人如果能夠減少慾望,縱使他不能夠長壽,這種也不多,都可以長壽。「其為人也多欲,雖有存焉者寡矣」,這個人如果慾望太多了,愛慾太重了,就算他是長壽的命,也是沒辦法長壽的。健康的時候,「康健時尚宜節慾,況大病始癒乎」,這幾句話很重要,印祖說,在健康的時候,還應該要節慾,節制愛慾,何況是生一場大病以後,絕對要拒絕房事,要禁戒房事,何況大病剛好之後,更應該不能夠行房事。以上是印光大師所講的,他的弟子,上海的弟子羅濟同的故事,跟我們現在裡面講的明衢州,徐姓的這位松江府的節推,故事幾乎是一樣的。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三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8、黃柏霖警官:愛慾會障礙你發菩提心  障礙你一向專念
時間段:01:41:37.18--01:51:19.29
所以老法師說,佛法說,愛是六道輪迴的根本,「愛不重不生娑婆,念不一不生淨土」。我們的心,如果不能得到正念現前,至少你要伏住妄想。「念不一」就是你不能夠,不能夠伏住見思惑、無明煩惱,那就沒辦法生淨土。所以「愛不重不生娑婆」,這個「愛」就是愛慾。這兩句話很重要,我們淨宗法門就是什麼?就欣求極樂,厭離娑婆,叫「欣厭」。淨宗法門最重要就是,他不用明心見性,他發菩提心,一向專念,但是他最重要一個關鍵,叫做怎麼樣?印祖跟我們講的,要欣求極樂,厭離娑婆。這兩個字,「欣厭」兩個字圓滿的包括了。「厭」是什麼?厭離娑婆。所以你要像阿羅漢這種心,有出離心,你要有出離心,你有出離心,你就是厭離娑婆。
我們怎麼樣可以厭離娑婆?你每天六根對六塵,你的情執愈來愈淡,你的我執愈來愈淡。你每天根塵接觸的時候,慢慢學習放下來,最後完全放下來,這個叫厭離娑婆。你不能說,口念佛、嘴巴念佛,每天念佛,但是情執愈來愈重,那這個就是沒有厭離娑婆。所以厭是厭什麼?厭離娑婆,厭離六道輪迴。那厭離娑婆的最根本,老和尚說,先把愛慾先學習斷掉。你有這個東西,事上沒有,念頭上還是有,也是不行的。你事上沒有這樣做,但是你念頭還有貪愛、還有愛慾,念頭上還有也不行。你有這個念頭,你就出不了六道輪迴。我們廣欽老和尚講一句話,廣欽老和尚說,你貪得人間一枝草,那輪迴就有你的份。跟這裡講的一樣,你貪得人間一枝草,就是你有貪愛。
所以你想要往生極樂世界,專念阿彌陀佛,《無量壽經》裡面講,「發菩提心,一向專念」。所以念不一不行,怎麼樣才「一」呢?怎麼樣才可以「一」呢?老和尚開示,二六時中只有一念。哪一念?阿彌陀佛,什麼都轉成阿彌陀佛,好人也轉成阿彌陀佛,壞人也轉成阿彌陀佛。好眷屬也轉成阿彌陀佛,惡眷屬也轉成阿彌陀佛。好事也轉成阿彌陀佛,不好的事情,惡事也轉成阿彌陀佛。喜歡也轉成阿彌陀佛,不喜歡,討厭的也轉成阿彌陀佛。你除了這一念,別無二念,沒有第二個念頭,這叫「一向專念」。只有阿彌陀佛,那個念頭才會「一」。禪宗裡面講,若人識得一,大地無寸土,如果你能夠悟自己這一念心,大地無寸土。大地無寸土什麼意思?什麼都綁不住你。若人識得一,大地無寸土,身心世界統統放下來。那這樣的話,這樣的一向專念,決定往生。印光大師說,就算一萬頭牛拉住你,也拉不住了,要拉你也拉不住了。這個人一定往生,這個念才是「一」,這樣的人決定得生淨土。你看鍋漏匠站著三天往生,鍋漏匠本身就什麼?他就是一向專念,只有阿彌陀佛。這樣的修行,老和尚說,真的叫做身心世界一切放下。
坦白說了,我們都達不到老和尚講的這個標準,我們既沒有發菩提心,也沒有一向專念,所以一直都在輪迴,沒有辦法往生。所以只有一念,就是阿彌陀佛。剛才說,怎麼變成阿彌陀佛?除了你念佛功夫要好以外,老和尚說,一部《無量壽經》,一句佛號,一個方向,一個導師,這樣也很容易什麼?也很容易一向專念。所以真正能夠這樣的人,可以得生淨土,這個叫身心世界一切都放下。
我們要懂得這個道理,如果有緣,那就廣度眾生。為什麼?因為跟菩提心相應,發菩提心。沒有緣分廣度眾生,但是雖然你有堅固的誓願,但是沒有緣分、沒有機會,但是你有堅固的誓願,不是說你沒有度眾生的願。沒有度眾生的願,念佛念到一心不亂,老和尚這樣說,沒有度眾生的願,念佛念到一心不亂也不能往生。所以往生的條件是,「發菩提心,一向專念」。你發菩提心,你不能夠專念,不能夠往生。專念,不發菩提心,也不能往生。所以這兩個一而二,二為一,它是一體的,發菩提心,就是一向專念。一向專念,也是發菩提心。所以你如果發菩提心的人,你如果不能專念,你夾雜了,你雜修,雖然你有發菩提心,但是你不能夠專一,也不能往生。專念不發菩提心,也不能往生。這個我們要記住。
所以老法師說,愛慾一定要斷,因為愛慾它會障礙你發菩提心,它會障礙你一向專念,你沒辦法專一,你清淨心不容易現前。所以愛慾一定要斷,要從心地上去斷。知道這個後患無窮,無量劫來生生世世修行,出不了六道,就是被這件事情害了,被這個愛慾害了。如果在這一生當中還放不下,那就是跟過去一樣,跟西方極樂世界結個緣而已。你要問哪一天能往生?哪一世能往生?你哪一個時候把愛慾斷掉,就是你往生極樂世界的時候。老法師這一段講得太好了,我們一定要懂得這個道理。你什麼時候把愛慾斷掉,也就是你往生極樂世界的時候,你愛慾沒有斷掉,那你就生生世世在輪迴。所以印祖說了,要到驢年才能往生,驢年不知道什麼時候。所以今天老法師這一段開示,對我們這個「淫慾過度」非常地好。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三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