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17集
第117集

感应篇汇编第117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一七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4/02/05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17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三十句,【受..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0:22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17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17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一七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4/02/05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17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三十句,【受辱不怨】。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三百六十六頁,第二段經文:
【台州彭矩。慈祥謙遜。嘗與一人。同宿於店。彭先早歸。其人失傘。意彭持去。登彭門怒罵。見彭懦。且言失衣索價。彭如數償之而去。鄰人有恃強侵彭地者。置不問。後鄰以橫罹訟。彭反為周旋得免。其餘善事甚眾。因無子。往西獄祈嗣。夢神曰。以汝忍辱仁柔。力行善事。已允所請。遂生三子。後遭蜀亂。十室九死。彭獨合家無恙。】
我們來看這段的字句解說:
『台州』在今天浙江省境內。
『謙遜』就是謙虛恭謹。
『同宿』就是一同住宿。
『意』,懷疑,「意」就是懷疑。
『恃強』就是用蠻橫的手段,用強橫的方式,這叫「恃強」。
『置不問』,「置」就是放下。「恃強」,「恃」就是依賴。「置」就是放下。
『以橫罹訟』,「橫」就是橫暴。「罹」就是遭受。「訟」就是官司。
『周旋』就是照顧周濟。
『西獄』就是華山的別稱,在陜西省華陰縣南邊。
『仁柔』就是仁愛溫和。
我們來看這段的白話解說:
台州有一位彭矩,他非常地慈祥而且謙虛,曾經跟一個人共同投宿一個旅店。彭矩先早點回旅店,恰好那個人遺失了雨傘,他懷疑是彭矩把它拿去了,就到彭矩所住的房門大罵。看到彭矩他很懦弱的樣子,就說要彭矩依照他所遺失的衣服,可能也連衣服都遺失了。所以這個地方,前面講雨傘,這裡又加衣服,所以就說連衣服也要他賠,『索價』就是要求他來賠償。彭矩就按照他所要求的數目,給他以後就離開了。後來他的鄰居也是用強橫的方式,侵佔了彭矩的土地,彭矩也不過問。後來這個鄰居因為強橫無理,而遭到官司的訴訟,彭矩不但不記恨,而且還想辦法幫他脫罪,才讓他這個鄰居免於受處罰的命運。
他所做的其他善事,那就非常地多。因為沒有小孩,所以他就往西獄華山祈求給予子嗣,祈求兒子。這個地方西獄,我們剛才講就是到華山去求,那邊可能有很多佛寺,或是道觀之類的。就夢見神明跟他說了,祂說,你本身有修忍辱,仁慈柔和,而且做了很多善事,所以你所祈求的,上天已經答應了,於是他生了三個兒子。後來他在四川的動亂裡面,十家有九家都死掉了,唯獨這個彭家,他們全家都無事。
這個是浙江台州彭矩他忍辱的故事。這個地方有一個重點,他去西獄華山求兒子,神給他託夢,說因為你修忍辱,仁慈柔和,而且做了很多善事。所以這就是種善因得善果,他要先做善因下去,才得到上天給他賜兒子。這個地方忍辱仁柔,我們看到他,住同一個飯店裡面,跟他一起住的這個人非常蠻橫要叫他賠,他也賠了。鄰居強佔他的土地,他不僅說不過問,也就是說不追回來,鄰居因為這樣遭遇到官司,他還幫他脫罪,那這就是什麼?他後來在四川你看,十個家庭裡面,有九個家庭都死掉,只有他們家閤家沒有事,這是他因為有德。
所以《群書治要》裡面有講,《群書治要》裡面有《黃石公記》有講,黃石公就是我們前面有提過,就是張良的這個,授給張良兵法的這位老人。黃石公說,「柔能制剛,弱能制強。」「柔者德也」,所以你看他修,彭矩修忍辱仁柔,這裡提到「柔者」就是道德,就是他的德行。「剛者賊也」,「賊」是什麼意思呢?「賊」就是會侵損你的功德法財。「弱者仁之助也」,弱的人那個慈悲心會幫助他。「強者怨之歸也」,所以剛強的人,他是會遭受到賊害。柔和就是德行,柔弱的人能感召仁義志士的幫忙,剛強的人容易遭受怨恨。這個地方我們做這樣的一個補充。
我們來看接下來這段:
【江陰夏翁。與客對弈。忽一人咆哮奔來。曰止欠汝家利銀二兩。何故日令家人逼我。翁未及答。其人大罵。推桌毀棋局。翁笑曰。汝欲告免乎。即舉筆付免票。其人急謝去。客歎盛德。翁曰。忍為眾妙之門。大凡涉世應物。而以橫逆加我。譬猶行荊棘中。徐行緩解而已。彼荊棘亦何足怒哉。又如虛舟之撞我。飄瓦之擊我。便能方寸不勞。而怨可釋。況此人貌很言戇(zhuàng)。必有所恃。恐激成意外之變。故寬免之。晚刻。報是人死於廁。細詢其故。乃知是人。債迫無措。服毒而來。意欲圖詐。因感夏翁寬免。不忍詐害。故急歸覓糞青解毒。而藥性暴發。已不及解矣。翁對天拜謝。人咸敬服。翁非平日火氣消除。深有涵養。到此安能把捉得定耶。夫忍辱固修身之要。然次而守富要訣。亦在學喫虧也。】
我們來看這段的字句解說:
『江陰』是江蘇省江陰市。
『對弈』就是下象棋。
『咆哮』,高聲大叫。
『利』就是利息,『銀』就是錢。向人家借錢所付的利息叫「利銀」。
『告免』,「告」就是請求。「免」就是省去、免除。
『付』就是支付。
『大凡』就是總括一般的情況,大抵。
『涉世應物』,「涉世」就是歷經世事。「應物」就是待人接物。
『橫逆』是強暴不講理。
『譬猶』,譬如。
『荊棘』就是多刺的植物。
『徐行』就是慢慢走。
『虛舟』,沒有人駕馭的船隻。
『方寸不勞』,「方寸」就是指心思。「勞」就是煩惱,麻煩。
『況此人貌很言戇』,這個「很」就是狠毒殘忍的那個狠,跟那個狠心的狠,不同的字,但是同一個音。「言戇」,「言」就是言語。「戇」是迂愚剛直,臺灣話叫土直,就是個性很耿直,這個叫做「戇」。「貌很言戇」就是態度凶狠、說話莽撞這個意思。
『無措』就是張皇失措。
『圖詐』就是企圖詐騙、詐害、詐欺、侵害。
『糞青』就是糞的汁叫「糞青」。
『暴發』,突然發作。
『把捉』就是把守,把持得定,這個「把捉」應該就是把持得定。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
在江陰,在今天江蘇省境內的江陰市,江陰地區有一位夏翁跟客人在下象棋的時候,忽然有一個人面帶怒容,憤怒的樣子,大吼大叫的跑過來說,我只欠你家利錢二兩銀子而已,為何你每天叫人家來逼債呢?夏翁還來不及回答,那個人就破口大罵,把整個桌子推翻,攪毀他們下象棋的棋盤。夏翁就笑著說了,他說,你是不是想請求免付錢呢?然後就拿起筆來,簽一張免付利錢的字據給他,那個人急急忙忙道謝離開。跟他下象棋的這個客人非常讚歎這個夏翁的德行。夏翁說了,他說,忍是解決所有事情的奧妙的要門。
問題就是我們不能夠忍耐,忍不下來。為什麼忍不下來呢?主要是習氣,還有毛病。我們的無始劫來的這個無明習氣非常地重,還有堅固的我執跟法執,這個都是不能夠忍耐。所以『忍為眾妙之門』,就跟我們講的一切法得成於忍,同樣的意思。忍在前一兩集我們都解釋得很清楚。這個地方講說,大體來說,待人接物,處世待人接物,如果有橫逆的事情加在我身上,這就好像說你走在充滿荊棘的草叢裡面,你只有慢慢地走,來紓緩荊棘所造成的,不要被它刺傷。這些荊棘有什麼好讓你生氣的呢?就好像說空船撞到你一樣,或者空中的飄瓦擊中你一樣,用這樣去看待,你就不會讓心中動怒,「方寸不勞」就是不會心中動怒,當然這個怨就可以消除了。何況這個人面貌看起來,這個人態度蠻橫、說話莽撞,這地方講「況此人貌很」,「很」就是很狠的意思。「貌很言戇」就是說,他說話態度蠻橫莽撞這個意思。『必有所恃』,可能他身強體壯體力好,或者他有練這些武功,或是他身上有帶刀,或者他有現代的武器,帶槍,這都有可能,「必有所恃」。恐怕會激怒他,就會產生意外的變故。所以應該要寬恕免除他,寬恕的來避免,這個地方的「免」不是要免除,應該叫寬恕的避免這種意外之變,也就是保護自己的最好方式,叫「故寬免之」。
到了晚上的時候,有人就來報稱了,說那個人死掉,在廁所裡面死掉了。他仔細去把他瞭解的結果,才知道說這個人因為被債務逼迫得走投無路、慌張失措,他就先服下毒藥,來找這個夏翁。他本來是怎麼樣呢?本來是打算企圖來詐騙他的錢財,可是他雖然在那邊大吼大叫,但是夏翁都不受他影響,他說你是不是要免除這個利銀呢?就拿起筆來,他簽個免付利銀的字據,所以這個人就因為感受到夏翁的寬免,不忍心詐害他,所以他就急急忙忙地要趕快回家,要找那個糞青來解毒。可是因為藥性暴發了,藥性突然間發作了,已經來不及解毒了。
如果當時要不是說這個夏翁忍耐,當時他如果在那邊跟他衝突或是責問,那麼這一個人就可能會死在那個夏翁的前面,夏翁就難逃我們現在講法律的這種麻煩了,所以他免除這個難。所以當時聽到說這個人死在廁所的時候,夏翁就對著上天拜謝。其實他應該最感謝的是他自己。很多人都對於夏翁他這樣的德行,感到很敬佩、敬服。夏翁如果不是平常修養有素,心中的火氣已經消除了,怎麼會有這麼深的涵養呢?在這個關鍵的時候他能夠把持,把心性把持得住,能有這個定功。所以談到忍辱,本來就是修身的一個重點。而且它也是什麼?是守富的一個要訣。最重要是什麼?學吃虧而已。
這一段裡面,我們看到夏翁本身他能夠避開這個災禍,他就是怎麼樣?他就是有真實的功德,就是忍辱,忍辱行。陳大惠老師他也常常講養德、修德,我們的德行像夏翁這樣,遇到這樣的一個,這個人這樣來無理取鬧、咆哮、辱罵,甚至把這個棋盤都推翻掉了,他還是開一個免付利銀的字據給他。這個就是夏翁本身,他自己講說,他平常火氣消除,他平常就沒有什麼毛病習氣了,那個火氣就是無明火,他平常就沒有什麼習氣、這個瞋心的習氣,所以火氣能夠消除。
所以我們一般人火氣大,肝火旺,都會去吃降肝火的藥。我以前也是這樣,以前我有時候肝火也很旺,都去吃那個降肝火的藥,其實吃到後來連肝都受影響。最好的降肝火的藥就是念佛,就是拜佛,聽經聞法,這是最好的降肝火的藥。為什麼?因為你只要無明煩惱習氣一除,你就是清涼地菩薩摩訶薩。我們看《楊枝淨水讚》裡面講,「楊枝淨水,遍灑三千」,那個「楊枝」是什麼意思?「楊枝」就是楊柳枝,觀世音菩薩楊柳枝。所以楊柳的意思,你看楊柳樹它是很軟,它是可以一直垂下去,楊柳枝代表什麼?楊柳枝是代表剛才講的「忍辱仁柔」,我們提到前面那個公案,「忍辱仁柔」,仁慈又柔和。
所以也可以這麼說,我們說這個袈裟,出家人的袈裟,或是我們在家人所穿的幔衣,就是你這個菩薩,你受菩薩戒以後,你會披這個幔衣,我們在家人受菩薩戒的時候披這個幔衣,那幔衣就是什麼?你看它有個偈語,「善哉解脫服」,你要先把那個幔衣放在這個頂門上然後跪下去,每次你要搭幔衣以前都要這樣做,「善哉解脫服,缽吒禮懺衣。我今頂戴受,禮佛求懺悔。」再把那個幔衣披上去。我記得我們剛受五戒跟菩薩戒的時候,師父就會教我們怎麼搭幔衣。那剛開始真的手忙腳亂,都搭錯了。現在當然是習慣了,披下去馬上就這樣穿過來,扣上去就可以搭。有些地方五戒就可以穿幔衣,有些地方規定菩薩戒他才搭幔衣。
所以我們當時在受五戒、菩薩戒的時候,得戒和尚授給我們幔衣的時候,我們都唱剛才那首偈語,很好聽。那時候我們唱,很多人在下面都哭成一片。長跪,大家都懺悔,所以流下懺悔的眼淚。他唱起來那個調非常好聽,我來唱一遍給各位聽。「善哉解脫服,缽吒禮懺衣。我今頂戴受,禮佛求懺悔。」然後你就反覆的在搭的時候,就邊唱邊搭起來,就是說你披上這一個幔衣,不是好看,不是炫耀,不是告訴別人說,喂,我是菩薩戒,我是五戒,不是這個意思,不是拿這個幔衣來炫耀跟人家不同。你穿海青,你看我是搭幔衣的,不是,你一定要記得,它就是懺悔的衣服,所以叫做柔和忍辱衣。
這件幔衣搭下去,你就是要學習做菩薩,學習做菩薩,你就要像《金剛經》裡面的,學習佛陀在因地的時候,五百世都在修忍辱行,你要學佛陀忍辱仙人的德行。歌利王說他有沒有起慾望的心?他說,沒有,佛陀說,沒有。後來歌利王拿刀子割佛陀的耳朵、鼻子、手腳,佛陀不起瞋恨心。所以這一件幔衣就是,它是一個解脫服,讓你到達解脫的彼岸,「波羅蜜」,到彼岸。但是它也是柔和忍辱衣。所以你既然受五戒、菩薩戒,你搭上這個幔衣了,你去行六度萬行菩薩行,你就是要學習養德跟修德。修德,藉修德顯性德,你到波羅蜜的時候,性德就流露了。
所以我引用怎麼去修德?我們看《無量壽經》第三十一品裡面講,「其智宏深,譬如巨海。菩提高廣,喻若須彌。」「忍辱如地,一切平等。清淨如水,洗諸塵垢。熾盛如火,燒煩惱薪。不著如風,無諸障礙。」「曠若虛空,大慈等故。」這一段講到這裡的時候,它就是在講忍辱的時候,它是什麼樣的一個境界?《無量壽經》第三十一品裡面,就跟你說明真正的忍辱波羅蜜是到什麼境界?這一段在黃念祖老居士的註解裡面他是這樣說,他說,這個是表示極樂世界的菩薩自利利他的德行,「二利之德行」,他首先表我們的忍辱、我們的性德、我們的智慧就像大海一樣,所以比喻菩薩的智慧,他的廣大宏深,「宏」就是廣大。就像《華嚴經》裡面講的,「當願眾生,深入經藏,智慧如海」。我們每天念三皈依,「自皈依法,當願眾生,深入經藏,智慧如海」。
然後他給你描述,我們每一個人的性德,這個忍辱的性德是什麼呢?用須彌做比喻,他為什麼把菩薩的這個忍辱行用須彌做比喻呢?因為須彌山是一個三千大千世界最高的中心點,最高的山,又稱為「妙高山」。宋朝的《宋譯》裡面講,須彌山又稱為什麼?「堅固不動,如須彌山」。你要做到堅固不動,忍辱行就出來了。我們都會動啊,人家稍微給我們言語刺激、侮辱,我們就動了。所以他這個地方用這樣做比喻,因為須彌山是四寶所成的,這個地方四寶的表法,我們一般講的四寶以為是金、銀、瑪瑙、琥珀等等這些,其實這個四寶的表法是什麼?常、樂、我、淨,所以表示菩薩的菩提是萬德莊嚴,用須彌山來比喻,那個菩提的高廣「更無有上」,不會再超過這個菩提之心,所以這個山它代表妙光,比喻智慧光,「山之妙光」比喻智慧光,「常照世間」。「山之安明」,「安」表示「妙定,如如不動」,「明」代表「潔淨,如寶無垢。」「威光」就是「威德之光」,就是「智慧之光」。
所以黃念祖老居士裡面的註解,把「忍辱如地」,《無量壽經》的「忍辱如地」,他說,大地「平等忍辱」,它離開一切分別。在《往生論註》裡面講,「如地負荷,無輕重之殊。」忍辱要到什麼境界呢?忍辱要到什麼?就像大地在負載一切萬物一樣,它沒有分輕跟重,「大地載物,重者輕者,同一負荷,無所揀擇」,沒有分別。這表示「菩薩忍辱之德,遠離一切彼我、恩怨,違順之別」,這個意思。「清淨如水」,就是菩薩的智慧清淨得像淨水一樣,「能洗除種種塵勞垢染」,「洗諸塵垢」就是能夠洗除一切的煩惱。
「熾盛如火,燒煩惱薪」,這個智慧之火可以燒掉煩惱,像木柴一樣把它燒掉。所以「菩薩智慧猛利,熾盛如火,斷除煩惱」。菩薩他的作用呢?他的智慧作用呢?他忍辱的作用呢?「不著如風」,「不著」就是不染著一切境界,像風一樣,「風性流行,一切無住」,像風在吹一切都不會停止的,「亦無執著」。所以因為無執著的緣故,所以到各種世界都能夠「自在無礙,如風行空」,就表示菩薩無住而生其心那種境界。「曠若虛空,大慈等故」,用虛空比喻菩薩的平等大慈像虛空這樣「寬廣無際」。所以《魏譯》裡面講,「猶如虛空,於一切有,無有著故。」「故以虛空之無著,表慈心之平等。」《無量壽經》在這個地方是比較深了一點,那我把《無量壽經》這一段,把它來解釋菩薩忍辱的境界。
接下來我舉一個公案,跟夏翁這個情形很像。夏翁因為他的忍辱,所以免除一個人命的災禍。這個公案是發生在江蘇省城外約三十里,那個地方有個村落叫桃花村,那個地方的人是以耕農為業。有一位叫劉天文這個人,他是個秀才,他在村中開館授徒,教書的,他學問很好,才高八斗,學富五車。但是他始終考不上功名,都是名落孫山。他有一個特點,可能他的所知障比較重,所以他對於一般人敬天畏地敬神明,他非常排斥,他認為那是迷信。所以他不崇重神明,他認為敬神都是迷信,但是他又沒有辦法考取功名,所以他常常自怨自艾,自己前程無望。但是因為家貧,無以為生,所以只好開館授徒。他的妻子吳氏還滿賢慧的,跟他結婚以後生了一個小孩,名字叫盛連。劉天文雖然他不敬神明,但是至少他這一生裡面還滿守本分的,安分守己,也不管人家的是非。
有一天剛好鄰家有一個曹員外,有一隻鵝丟掉了,被人家宰殺。同一個村莊裡面,有一位叫趙大斗這個人,這個趙大斗本身他是無賴之徒,家裡也常常「常致凍餒」,挨餓挨凍的意思,就是家裡常常入不敷出,也算是蠻窮的。這個趙大斗的妻子非常地凶悍,而且個性本性很好貪、好吃,常常去捉別人的雞鴨殺來吃。曹員外就有聽過這個趙大斗妻子偷竊的習慣,知道她的底細。他認為應該是,他的鵝不見,應該是趙大斗的妻子把牠捉去吃掉了,所以到官府裡面去告趙大斗。趙大斗聽了非常生氣,因為他沒有偷鵝,他就拿了鋼刀要殺他太太。他太太就說謊話,就辯解說,鵝乃是劉秀才殺的,不是我偷的,我親眼看到啊。那有什麼證據呢?她說,那個劉秀才他家裡殺了一隻鵝,那個鵝毛都放在他家的庭園旁邊,你們不信可以去看。
結果趙大斗到達劉秀才的家裡,去看他的庭園,果然真的有鵝毛一堆。其實是這樣,其實那一天是劉天文,這個劉秀才他祖先的忌日,也正巧他殺一隻鵝,怎麼那麼巧?他殺一隻鵝,鵝毛就丟在庭院旁邊,剛好被趙大斗的妻子看到,她就栽贓給他,栽贓給劉秀才,這個窮秀才。所以全村的人都說劉秀才做賊,這個劉秀才有口難辯,這也是一種忍辱,在考他了,含冤莫訴。當地的保長,就有一點像我們現在講的里長,以前叫做保甲,我們臺灣以前早期叫保甲,這個地方講保長,就鄉下的一個里長之類的,或者鄉長,叫保長。
這個保長就出來調解了,他說本莊,我們這個呂祖祠,就是呂洞賓的廟非常地靈驗,呂洞賓,八仙之一。他說,我們一起去那邊擲筊(jiǎo),擲筊,就是我們臺灣的廟裡面都會有這種擲筊,就是用樹根去做的那種,我們臺灣話叫聖杯,這是擲筊。如果兩個都蓋起來的話,就是若陰,就是兩個都蓋起來的話,那麼是這個女的所做的。如果兩個都掀起來的時候,就是陽,陽者男孩子偷的,那這樣子,就不是趙大斗太太偷的,就是劉秀才偷的。所以說如果講兩個都蓋起來,那就是趙大斗太太偷的。如果兩個都掀在正面的話,那就是這個劉秀才偷的,陽者男所竊。大家照這個約定,就到呂洞賓的廟連擲三筊,結果三次那個筊都現正面,就是裡面那個陽的。大家就說,那就是劉秀才所做的,就是秀才所偷的鵝。
曹員外他這個人還算是不錯,他就不追究,他不追究,趙大斗也不追究他的妻子。曹員外就罰這個劉秀才喝三杯懺悔酒,從此息事寧人。但是因為劉秀才,現在整村的人都傳說,全莊的人都說他身為老師,為人師表,偷人家的鵝,就被誣以偷鵝之惡名,聲望墜地,聲望掃地,館中學生統統退學,不再跟他學了。劉秀才只有仰天歎息,百口莫辯,因為正巧他家庭院有鵝毛,怎麼解釋都解釋不了。當時捕快,警察沒有科學辦案。如果我們現在來講,會有錄影監視器下去採證,那就知道了,那時候沒有監視器,所以他百口莫辯。
經過兩年,曹員外生病,百藥無效,吃什麼藥都沒有用,那就恭請呂祖,就是呂洞賓降乩了。以前鄉下可能跟臺灣一樣,都很喜歡降乩扶鸞。這降乩扶鸞,印光大師說,祂有些有可靠性,有些不可靠。他說,有些祂會給你講一些佛教的一些道理出來,那是有的。印光大師說,一般都是靈鬼祂來附身,所講出的一些簡單的做人處事的道理。他說,這個是有的,但是學佛人,印光大師說,不應該迷這個降乩扶鸞。呂洞賓就降乩了,可是旁邊要有一個人,它這個可能是扶鸞。扶鸞就是沙盤,必須要看那個字,要有一個人抄寫,抄錄。以前在鄉下降乩扶鸞,都找那個有一點學問的,懂一點書的,他才看得懂字,文盲他怎麼看得懂字是什麼字呢?他就不會啊,對不對?
然後他就找一個認識字的,那當然就是劉秀才,叫劉秀才來參與。可是劉秀才他這個時候就想,「劉思往事」,他現在想,神不明,貽我臭名,你這個神明怎麼講?你這個神明根本就是沒有智慧,「神不明」,就是你不能夠明察秋毫,你莫名其妙,賜神筊賜三個都陽的,害得我背黑鍋,我偷人家的鵝,讓我背這個惡名,神造成我背這個臭名。他在那邊抱怨完了以後,你看他起心動念,那神就知道。所以老和尚說,你怎麼樣可以讓冤親債主找不到你?你不要起心動念,怎麼樣可以不起心、不動念呢?法身大士才有辦法不起心、不動念,破一品根本無明,分證法身,你就不起心、不動念了,鬼神就找不到你了。
結果它這個劉秀才在那邊動念頭,在那邊等於暗中在抱怨這個神明不明。呂祖就降乩了,就寫一首詩出來了,這首詩寫得很有意思:「休道純陽不顯靈,活人為重失名輕。當時若弗通權變,墓塚離離草已生。」這句話什麼意思呢?祂說,你不要說我呂純陽不顯靈,呂洞賓不顯靈,你們世間的活人都怎麼樣?你們都重視那個名。我們不是為名就是為利,就放不下那個我執,我的名相,所以祂說「活人為重失名輕」。「當時若弗通權變」,當時要不是我通權達變,用一點小神通,弄那個神筊,讓它兩個都現陽的,就是正面的。「墓塚離離草已生」,早就鬧出人命出來,就有一個人會死掉,「墓塚」就是墳墓。
劉秀才到這個時候才知道說,啊,神明很慈悲,為什麼呢?祂通權達變,免傷人命,當時兩個如果都是陰的話,那就是趙大斗的太太偷的,那趙大斗就把他太太砍掉了,那不就鬧一個人命嗎?結果沒有多久,曹員外的病就好起來了,把這個事情就告訴全莊的莊民,大家才知道說,劉秀才是正氣之人,他忍辱受屈,受了委屈,大家知道以後覺得很不好意思。所有以前他教過的學生,又回到他原來教書的地方,再繼續開館授徒。當然這個館子裡面,人家給他的供養就增加了很多,叫「館穀信豐」。「聲譽」就是他的名聲,就愈來愈好了。曹員外憐憫他貧窮,贈給他一百元,叫他進京去趕考,後來他登第了,到湖廣那一帶當官,顯宦。他的子孫非常地昌盛,「門第光輝」。趙大斗他的妻子雖然一時免死,但是她誣人惡名,陰騭有虧,難免遭受惡報。
這個地方就提到了,它說,神的靈應,祂有隱顯莫測之妙,祂有隱報跟顯報,「隱」就是暗中的,「顯」是你看得到的,祂有通權達變的方法,但是怎麼樣才可以感應神明呢?「惟誠能格」,能感召,「感而遂通」,如果你至誠了那就通達,就相通了,「感而遂通」,這不是世間人可以知道的。當時使擲筊三陰,如果三個都是陰的,那趙妻已成刀下亡魂了。但是劉秀才他最後還是沒有改變這個觀念,劉終亦不悟,就是說,他一昧的毀謗人家這些民間的敬神是迷信。這個作者講的意思就是說,他這樣也不對,他的意思是說,你這樣自迷不信,也是很嚴重。
但是信本身有正信跟迷信,如果我們以佛教來講,什麼叫正信?正信的佛教徒,每一個人都有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香,心、佛、眾生三無差別,人人皆有佛性,人人皆該作佛,那就是正信,就是我們講的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皈依佛就是皈依覺,皈依法就是皈依正,皈依僧就是皈依清淨不染,那就是覺而不迷、正而不邪、淨而不染。依這三個門進去,到達解脫的彼岸,這是正信。你不能說因為人家敬神就說是迷信。所以聰明正直為神,神祂是彰善癉惡,癉惡就是憎恨罪惡,你可以尊敬,但是不可以褻瀆,可以相信,但是不能夠迷。
如果每一個人都能夠存著敬畏之心,抱著向善去惡的念,所求的事情無愧於心,只要你清香一炷,虔誠禱告,都能夠得到神靈的默祐,神明的庇蔭。不需要說你供養很豐盛,這樣才叫正信。如果你見義不為,怙惡不悛(quān),怙惡不悛就是說,你造惡而不悔改,叫做怙惡不悛。利慾居心,敗壞道德,無所不為,東拜神聖,西求佛祖,要焚香叩首,你每天花很多錢,日費萬錢,這個叫做迷信。
像我們臺灣就有發生這種情形。因為臺灣瘋迷這個樂透,那有一個窮小子,他沒有錢,想錢想瘋了,他就到我們臺北縣那個永和有一家廟,新北市有一家廟,他去求那個神明。當然他簽大家樂又沒有中,他就很生氣,就上去趁人不在的時候,把那個神明的廟,神全部請下來把祂丟掉,這就是迷信。那天報紙又登出來,更誇張了,就有一個人也是無賴之徒,也是迷這個,想錢想瘋了,他想簽這個樂透,又不準,又不靈了,他拿了一把刀到廟裡面去,把觀音佛祖也劈下去,把關老爺也劈下去,被警察抓到。
就是這裡講,你見義不為,造惡而不悔改,利慾居心,敗壞道德,無所不作,無惡不作,那怎麼有辦法呢?你就算拜神明求佛祖都沒有用。所以它這個地方後面講的這個結論就是說,這個劉秀才這樣也不對,你不能說人家敬神統統是迷信,他最後還不是呂洞賓救他?他雖然不信呂洞賓,但是他至少我們前面講過,他守本分,他修忍辱,他忍辱,你看他修忍辱,他忍辱不辯,受辱不怨,他就得到果報了。不然他是一個窮秀才,窮到沒有錢養活自己,功名又考不上,根本就沒有福報。但是因為還好這個曹員外丟掉一隻鵝,對不對?呂洞賓雖然說,你沒有拜我,但是祂也是暗中幫助你,至少你是個秀才。你為人公正,你為人還算滿正直的。雖然說你不信神,不敬神,神不會跟你計較,但是至少祂會看到你的心,還滿守本分的,教書的,教書至少還會教一些仁、義、禮、智、信。雖然說你不敬神,但是至少呂祖看起來,呂純陽看起來,呂純陽祖師祂還是覺得說,孺子可教也。
所以你看曹員外丟了一隻鵝,陰錯陽差就全村的人就到這個呂純陽的廟來去求,哪曉得這麼巧?村裡面的人說擲那個神筊,如果兩個都是陰的,就是女的幹的。如果兩個都是陽的,就是男的做的。結果偏偏三次都是陽的,那就劉秀才被冤枉了兩年,總共兩年。陰錯陽差又演變到一個因緣巧妙,因果巧妙,曹員外生病,丟掉鵝的也是他,生病的也是他,最後幫助他的也是曹員外,給他一百塊進京趕考,考上功名,到湖廣那邊去當官,顯宦,子孫都能夠昌旺。
講這個故事是什麼意思?他就是受辱不怨,雖然他也埋怨,可是他百口莫辯,但是至少他也接受了。為什麼?因為學生都不給他教,全部跑都離開他了,人家說他有辱師表。我們講說「士可殺不可辱」,他就是含冤莫辯,忍受了兩年,福報現前,對不對?後來人家覺得很慚愧,誣衊了他,全部的學生又回去給他教,他是「館穀豐盛」,就是收入就很豐,聲譽日隆。這個故事就告訴你,受辱不怨就是一個福報。所以夏翁也是因為這樣,因為他忍辱了,所以那個人本來吃了毒藥,本來是要陷害他,要敲詐他,結果看他那麼慈悲,又簽了一張免付利銀的字據給他,覺得很慚愧,趕快離開,不想害這個人。你看看,這個忍辱等於就是保護了這個夏翁,免遭受這個災禍。所以這一段我用剛才講說公案的故事來做一個說明,忍辱真的是既是福德也是功德。
我們再來看下面這一段:
【明王莊毅公竑。字公度。開府維揚時。有屬官單(shàn)某。行不檢。公嘗折抑之。偶被論歸。過其任所。單候送。致餼(xì)殷勤。公嘉其誠款。擇受數缶。以為醬醯(xī)。比(bì)發之。皆糞穢。無何。事白還官。單遁。令家人詐發喪。有仇家踪跡(jī)之。執而訟於公。公但善平其訟而釋之。】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王莊毅公竑』,他本名叫王竑,他是明朝陜西人,他字公度,號休庵。他退休以後就改了一個名字叫戇庵。「莊毅」是他死後朝廷給他封的一個尊稱,叫「莊毅」,所以這個地方叫「王莊毅公竑」,他的本名叫王竑,是一個當官的,在明朝的時候是當官的。
再下來,『開府』,「開府」就是以前官員的名稱,在清代的時候出任省督撫,叫「開府」。
『維揚』是揚州的別稱。
『屬官』就是部屬,屬下的官吏。
『不檢』就是不注意自己的行為,不約束自己的行為。
『折抑』,「折」就是責難,指出別人的錯誤跟缺點。「抑」就是阻止。
『論歸』,彈劾,王莊毅公他被彈劾,罷官回鄉,這叫「論歸」。
『任所』,任職辦公的處所,也就是這個地方是指單某,他以前的舊部屬單某所在的任所,也是可能當個小官,叫「任所」。
『候送』就是送行。
『致餼』,「致」就是奉獻、獻納。「餼」就是贈送別人的糧食,就是食物,比如說我們像現在講罐頭類的,這個意思。
『誠款』就是忠誠,很真誠。
『數缶』,「缶」就是瓦器裝罐頭的,我們現在裝這個食品的罐頭,那個罐頭以前可能都是銅製的,或者是瓷器做的,這叫做「缶」。
『醬醯』,「醬」就是醬油醃製的。「醯」,含有酸味的醬,類似那個醋,叫做「醯」。
『比發』,「比」就是介詞,等到。「發」就是開啟。
『糞穢』就是大便,糞便。
『無何』,沒有多久。
『遁』就是逃亡。
『令家人詐發喪』,「詐」就是假裝。「發喪」就是辦理喪事。
『踪跡』就是追查他的行踪,這個意思。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
明朝的王竑,字公度,在維揚,揚州的時候,當督撫的時候,有一個姓單的部屬行為不檢,王公曾經責備制止他,造成單某他懷恨在心。有一次王公因為案子被人家論罪彈劾撤職返家,路過這個單某的任所,單某就很恭敬的迎候他,態度非常地慇勤,而且還贈送他一些食物。王公,王竑很感謝他誠懇的款待,而這個單某也準備了幾罐食物要送給王公。王公想說,他這麼誠懇,他送給他這個食物是酸醋所浸的醬菜,王公就把它挑個幾瓶帶走了。結果一打開的時候,裡面都是糞便、汙穢的東西,他把它裝糞便進去了,來羞辱他,王公也沒有生氣。
過了不久,事情大白了,王公恢復他原來的官職,這個單某說慘了,王公又回去當官了,說慘了,怕他報仇,單某因為害怕而逃走。因為他送給他的罐頭,等於報復他幾年前責備他的那個怨恨,用這樣來發洩。單某知道王公又恢復官職了,就趕快逃走了,害怕逃走。告訴家人說,假裝說他死掉了,辦理喪事。但是他還有欠其他仇家,其他仇家要去追查他的行踪,把他拉到官府,訟告於王公,就告他啦。王公就好好地平息他的訴訟,讓他官司能夠和平的解決,平息了,而且將他釋放。王公這是真的受辱不怨。
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謹按涅槃經。昔有一人。讚佛為大福德相。或曰。何以見之。曰。年志俱盛。而不卒暴。打而不瞋。罵亦不怒。非大福德相乎。今人於橫逆當前時。但曰。彼來成就我福德相。榮孰甚焉。則在我能犯而不較。在彼亦將化悟矣。】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謹按』就是引用論據,這是史實開端的常用語。
『涅槃經』有大乘跟小乘兩部,小乘說釋迦牟尼佛入涅槃前的狀況。大乘部說佛雖現入滅之相,而佛身常住不滅。這個是「涅槃經」。
『年志』,「年」就是年紀。「志」就是志向。
『卒暴』就是緊迫。
『榮孰甚焉』,「榮」是榮耀。
『犯而不較』從哪裡出來的呢?「犯而不較」就是別人觸犯你自己,但是你不計較,這叫「犯而不較」。它這是從《論語·泰伯》篇裡面,「曾子曰:『以能問於不能,以多問於寡;有若無,實若虛,犯而不校,昔者吾友嘗從事於斯矣。』」這一段的解釋就是說,曾子說,自己有才能,問沒有才能的,自己見識多的,去問那個見識少的,這就是「以能問於不能,以多問於寡」。這表示什麼?謙卑。你會的去問不會的,「以多問於寡」。有而自覺如無,實而自覺如虛,無故受人侵犯而不報復者,昔日我老友曾如此實行,它這一段的意思是這樣。在劉寶楠《正義》解釋裡面,他主要是講顏回,講到他的志願,他說「無伐善,無施勞」,這個地方講若無若虛之意,「犯而不校」是指說,顏回他的修養非常地好,顏回的意思就是說,「人不善我,我亦善之」,人家對我不好,我一樣對他好,這是顏回的修養,這是「犯而不校」的意思。
「以能問於不能,以多問於寡」這個就是,這個地方主要是顏回他學孔子的修養、修行。孔子他進入太廟,每一件事情他都問,就是孔子表示他謙卑。孔子也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可是他是很謙虛的問太廟裡面的事情,這是「以能問於不能」。孔子本身後來有學琴,他學琴於師襄,又拜七歲的童子項槖為老師,這叫做什麼?「以多問於寡」,他年紀比較長的,年長的問年紀比較輕的,不恥下問。
「犯而不校」是他人侵犯我,我不報復,待人應該要這樣。「昔者吾友嘗從事於斯矣」,這個「昔者」就是曾子在講顏回的德行,那個「昔者」,因為曾子在講這一段的時候,顏回已經往生了,顏回已經不在,顏回是最早往生的。他說「昔者吾友嘗從事於斯」,就指「以能問於不能」,以至於「犯而不校」,曾子稱讚顏回他這個德行,這個意思,這一段「犯而不較」是從這個地方出來的。
『化悟』,「化」就是受感化,「悟」是覺悟。
我們看這一段的經文白話解說:
謹按《涅槃經》所說的,以前有一個人讚歎佛陀具有大福德相,我們知道佛陀有三十二種相、八十隨形好,這都是福德相,大福德相。有人就問他說了,何以見得呢?他說了,佛陀正在當壯年的時候,就立志修行成佛,他心中從來沒有起瞋恨之心,不生暴戾之氣,受他人捶打也不瞋恨,受到責罵也不發怒,這不就是大福德相嗎?現在的人橫逆等不合理的事情當前的時候,但說彼來成就我福德相。如果你現在的人,如果碰到橫逆現前的時候,你要怎麼講?你要說他是來成就我的福德相。
就像剛才我們講那個窮秀才劉秀才一樣,他遇到橫逆現前,人家汙衊他偷了曹員外的鵝,他是一個老師,為人師表,斯文掃地,學生都離開了。這叫『於橫逆當前時』,他當時他當然不會去想說,彼來成就我福德相,是後來呂純陽祖師救了他。但是我們要學這裡講的彼來成就我福德相,你不是要福報嗎?不是要福德嗎?這是何等榮幸的事情呢?如果能這樣做,能夠做這樣,至於受到侵犯的時候,能夠不去計較,別人因為這樣而受到感化,而有所領悟。這一段主要是引用《涅槃經》佛陀的菩薩行。
再下來最後這一段:
【鄭暄曰。默默默。無限神仙從此得。饒饒饒。千災萬禍一時消。忍忍忍。債主怨家從此隱。休休休。蓋世功名不自由。】
這裡面這是鄭暄所講的。
這個『鄭暄』,我們來看字句解說裡面,「鄭暄」他是明朝崇禎時候的進士,他最先是在嘉興府做知府。他做事情辦事精練、廣行德政,被當時人所稱道。他處理政務斷案英明,遇到有人請託說情的時候,他一定嚴詞拒絕,他也是清官,而且曉以道理。他革除舊案、舊弊,修府學,府學就是學校,建弘文館,振興文教重視教育。而且還疏浚城河,築官堰,就是水庫,修橋梁,政績斐然,深受當地民眾的擁戴,入祭名守六賢祠。後來他升到什麼?升到大理寺卿,擔任都御史任應天巡撫。不久因為明末農民起義,他辭職返鄉。明崇禎十二年,鄭暄跟蔡秋卿、周之夔等鄉宦,他們這些地方的仕紳,在藤山建鄉賢祠,重興社學,就是辦教育。一年後清兵入關,唐王被殺,藤山社學也被焚毀,鄭暄後來憂鬱死在他們的故鄉。他寫了一本著作《昨非齋日纂》二十卷,都是治家格言,這是「鄭暄」。
『饒』就是寬容,「饒饒饒」就是寬恕。
『忍忍忍』,這個『隱』就是隱沒。
『休休休』,這個「休」是助詞,意思是罷了、罷了、罷了,放下了,用佛家的用語是放下了,放下。
『蓋世』就是才能超世。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鄭暄說,沉默、沉默、沉默,無數的神仙從這個地方修得,沉默就是什麼?《金剛經》裡面講的無諍,不要辯解,沉默以對。無諍,就是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無諍。無諍也是什麼?「云何降伏其心」,須菩提問佛陀第一句話,「云何降伏其心」,佛陀跟他講,「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那就是無諍。不住色聲香味觸法布施,也是無諍。所以這個『默默默』,無數神仙從此成就,如果是我們佛法來講的話,無數的摩訶薩,菩薩摩訶薩,就是從無諍而成就的,對不對?沒有能所對待的。還有我相、人相,就有爭執,就有人我是非。所以他說,「默默默,無限神仙從此得」。這個地方你在日常生活裡面,有任何的侮辱、任何的委屈,就是沉默以對,不用辯解,這本身就是一個修行,就是修忍辱。受辱不怨,一定會有福德現前。你要學佛陀,成就福德相。
再來,饒恕、饒恕、饒恕,就是寬恕、寬恕、寬恕,『千災萬禍一時消』,所有這些各種不同的災難,「萬禍」,「千災萬禍」,一時都跟你消除了,要怎麼消除?寬恕別人就消除了,就不會招來殺身之禍,「饒饒饒」,寬恕別人。
「忍忍忍」,忍耐、忍耐、忍耐。「債主怨家從此隱」,冤家債主從此不再出現了,就要忍。「忍忍忍,債主怨家從此隱」,就不再出現了。
罷了、罷了、罷了,放下、放下、放下,蓋世功名會讓自己不自由,你要放下這些。放下以後,蓋世功名對你來講就無所求了。
這一段裡面,「默默默」、「饒饒饒」、「忍忍忍」、「休休休」,事實上是講一切法得成於忍。慈舟大師跟我們怎麼開示呢?慈舟大師說,「修忍要離一切相」,你修忍辱,要離一切相,不能有任何染著,你不能說我忍、我忍,忍到後來受內傷,會受內傷,到後來不是憂鬱症,就是痛苦不堪,這就是用強壓式的。所以知道就是「修忍要離一切相」,這樣「方能不感未來苦果」,就不會招感未來的苦果。如果你著相,遇到侮辱了,你很執著,著相遇到侮辱了,「則亦忍亦瞋」,你雖然能夠忍但是你瞋心還在,你那瞋心是什麼?你瞋心並沒有銷歸自性,你是用壓制的方式把它壓住,讓它不起瞋心,它那個種子還在,我們不能夠轉境,若能轉境,則同如來。你把瞋心轉掉,用阿彌陀佛把它轉掉,轉掉以後就怎麼樣?那瞋心到哪兒去了?如果你能夠悟的話,老和尚說,瞋心就回到常寂光淨土了,回到自性了。
如果你是用忍的,但是你也有瞋心,你只是沒有發作,慈舟大師說,「瞋心一生,則必圖報」,你一定要報復,因為你瞋心還在,那來世一定會報復的,來世會報復。「若循環報復」,因果循環來報復,還是不能出離輪迴。你這一世忍下來,下一世換我來欺負你,換你忍耐,我來欺負你,這就是循環報復。「則不能出輪迴」,仍然感召苦果也。
所以慈舟大師說,眾生來侮辱我,我能夠忍,這個叫做「生忍」,又叫做什麼?「耐冤害忍」。但是這個「生忍」,慈舟大師說還不是忍辱波羅蜜,還不是,要到達「法忍」,法忍又叫做,「又名安受苦忍」。生忍、法忍、無生法忍,我們講說證得無生叫「無生法忍」,法身大士就是證得無生法忍。「忍,就能忍人說」,就是菩薩。「辱」,就是從對方來說,就是加以,跟你加上侮辱的人。你能夠忍的就是我相,能夠忍對方所說的、侮辱你的叫人相,所忍的人叫人相。他侮辱你的「言語器具」,這個叫做什麼?這叫「辱我之語言器具」。你這三個都做到了,不著相了,沒有我相、沒有人相、沒有眾生相、沒有壽者相,這樣才叫做,「是名忍辱波羅蜜」,這樣就是「無生法忍」。
你說我能夠忍耐,這個叫我相,能忍這個我相。對方侮辱我,這叫人相。那用很多語言毀謗我,這叫眾生相。這個也要把它放下來,最後沒有我相、沒有人相,沒有他侮辱我的很多的這些毀謗的話,這個壽者相把它放下,四相都離了叫做「忍辱波羅蜜」。所以到達這個境界,才叫「無生法忍」,又叫做「諦察法忍」。能忍、所忍,三輪體空,「三輪一切諸法,性本不生,同一實相真理,即空即有,真俗圓融也」。這就是慈舟大師解釋,忍辱要離一切相,才不會感召苦果。為什麼不感召果報呢?因為它已經到達性德了。
這個鄭暄所講的「饒饒饒」、「忍忍忍」、「休休休」,老法師說,他說這個也是一種受辱不怨的境界。他說,這一件事情很難做得到,必須要做到的但是還是要做到,為什麼?他說,這一句話受辱不怨,跟我們切身利害關係很大。他說,世間一般人哪一個人在這一生當中不是遭遇到許許多多恩怨的事情呢?佛法裡面跟我們講說八苦,生、老、病、死、求不得、愛別離、怨憎會、五陰熾盛。「怨憎會」就是討厭的偏偏在一起,「愛別離」就是喜歡的偏偏要分開。他說,這個就是古今中外無不令人感歎的事情。
他說,這兩件事情都不是我們願意遇到的,可是在這一生當中偏偏會遇到。你要嘛就是怨憎會,要嘛就是愛別離,你一定會碰到,怨憎會也是忍辱。比如說,女生結婚了,丈夫有外遇,那就是這裡講的怨憎會,那這就是忍辱了。老法師說,這個就是什麼?就是在一生當中偏偏會遇到的,而且時時會遇到的、處處會遇到的,原因是什麼呢?就是不能夠忍辱,而且從小怨結成深仇大恨。這一個是淨空老法師對於「受辱不怨」的第一條開示。
老法師首先先點出來,受辱不怨這一件事情重不重要?重要,跟我們的修行有關,跟我們的一生都有關係。最明顯的兩個,一個是怨憎會,一個就是什麼?一個就是愛別離。怨憎會,可能你兒子跟你合不來,可能跟你兄弟合不來,可能姐妹合不來,你可能跟你太太合不來,這叫怨憎會。也不能離婚,也不想離婚,那是怨憎會。那這就是忍辱的開始。所以老法師說,受辱不怨,好像都會去碰到,而且常常去碰到,時時去碰到,而且偏偏會遇到,這就是六道輪迴的真相,冤冤相報,循環的果報。
前世可能都是互為六道眷屬,可能是祖父、祖母,前世搞不好都是兄弟姐妹,甚至祖母來再嫁給他當孫子,前世是祖母跟孫子,那這一世來,我前幾天聽到一個蓮友跟我講。他說,他這個兒子是讀成功大學航太工程的碩士,娶的那個媳婦非常地凶,那個媳婦會喜歡管他的先生。然後他的媳婦是在臺北的某一個醫院當雇員。他們這兩位,我這蓮友他是學佛的,他跟太太常常都是誦經迴向,念佛,也很用功。他們也很苦惱,就生了這個兒子,偏偏娶了這個媳婦,本身又合不來,這就是怨憎會。他昨天就講給我聽,因為他是學佛人,難免就要去探討說前世今生,到底他們倆個,這個兒子跟媳婦是什麼關係呢?怎麼搞成這個樣子呢?
就有個修道人跟他講了,他說,哎呀,這個太太,你兒子的太太,前世是他的祖母,你這個兒子前世是她的孫子。後來他爸爸,就我這個蓮友說,看起來很像呢,他兒子要是跟他太太吵架,一定在地上打滾。他說,奇怪,他兒子怎麼會這樣呢?他做爸爸的也很奇怪說,長得這麼大了,怎麼還在地上打滾呢?因為他生氣,生氣沒有地方發洩,那就像小孩子就在地上打滾。然後他這個媳婦在頤指氣使他的兒子的時候,就像祖母在叫孫子一樣,你過來!她就罵他,你過來!你去拿東西。他說,就像祖母叫孫子一樣,一模一樣的動作。
我這個朋友他是去問人家,這蓮友他旁邊跟我講說,是有點像,但是只能說有點像,但又不能說妳是他前世的祖母,已經到今世來,你要怎麼去解釋?輪迴的東西,你根本,除非你有神通,你有天眼通、宿命通、他心通,你才有辦法說我拿出證據出來,都已經轉生受身,對不對?《無量壽經》裡面講「轉生受身,改形易道」,那我們就是改形易容啦,你到人道來就是改形易容,面貌都變了,這叫輪迴的可悲,在這裡。你不同生極樂國你怎麼辦?這裡老法師講,他說,恩恩怨怨的事情在這裡面循環受報。這是第一點,老法師這樣說。
老法師第二點說,老法師說,你要不相信,他說,你看《文昌帝君陰騭文》裡面一開端,文昌帝君說,他過去生報恩報怨的這些事情慘不忍睹。他說,還好文昌帝君遇到佛法,否則他很難覺悟,很難回頭,這是真正的癡迷。老和尚提到這一段,我們就來跟各位報告,以前我也講過,文昌帝君祂十七世都是士大夫身,曾經有一世祂是怎麼樣呢?有一世祂就是祂要來投胎的時候,祂在天上,祂看到秦始皇使用殘酷的統治方法,可以講說任意踐踏民眾,民眾生活在水火之中。當時文昌帝君在天上,祂就看到人間遍地烽火,祂就非常地同情,當時祂就看到什麼呢?他看到那一幕就是漢高祖劉邦跟他的二太太戚夫人在親密的愛語,這個九天的監生大神在旁邊就把祂推下去了,推文昌帝君推下去了,因為祂正在看到,小孩子要投胎的時候,會看到父親跟母親在愛語。
這個時候監生大神就把祂推下去,祂說,你到這裡當漢帝的兒子。然後祂就是,那時候看到的時候,就是中陰身,那祂就落到皇帝的旁邊,戚夫人的懷裡面託生了。所以有人說,經典上說,託生的時候,看到父母會合的時候,如果是男胎,就對父親生怒心,對母親生愛心。如果是女胎,對父親生愛心。
因為文昌帝君一出生的時候,他叫如意太子,他的長相,骨骼,神骨跟漢高祖很像,劉邦很像,所以劉邦非常地疼他,所以一直想把他立為太子。當然劉邦也很疼戚夫人,反而冷落了呂后,呂后當然嫉妒心非常地強。當時劉邦漢高祖要想立如意太子做太子的時候,其實他還有一個兒子叫劉盈,呂后生的兒子叫劉盈。當時呂后就反對,呂后怎麼樣反對呢?呂后就去結合張良,張良再請了四個隱士出來,哪四個?商山四皓,「皓」就是白頭髮的。他請了商山四皓出來,來幫這個劉盈漢惠帝。
後來劉邦還是不敢立如意太子做太子,最後還是漢惠帝劉盈。後來漢高祖到晚年的時候,大權都掌握在呂后手中。因為漢高祖生病了,所以整個大權就被呂后掌握。呂后掌握以後,漢惠帝心地很善良,他知道他的母親呂后要害死戚夫人跟如意太子,所以漢惠帝故意把如意太子找來他的皇宮一起睡覺,要保護他,這個漢惠帝很善良。但是呂后要殺如意太子以前,先殺戚夫人,她把她灌了個啞藥,啞巴的藥。那就在如意太子面前,就把他媽媽凌虐而死。吃那個啞巴藥以後,把她丟在哪裡?丟在那個豬舍裡面,豬圈裡面。當時他媽媽戚夫人被凌虐致死的時候,當時如意太子看在眼裡,非常地憤怒,發了一個毒願,他說,我將來要變成一隻毒蛇大蛇把妳吞掉。「率然」就是蛇的意思,大蛇的意思。
後來如意太子也死掉了,死掉以後,文昌帝君祂因為一直想要報仇。後來呂后死了以後,呂后也是投生到東海之濱一個叫做邛池的縣,「邛池邑」就是邛池的一個縣去投生。呂后當然也有到地獄去受報,她後來還有福報,她後來到東海之濱這個邛池這個地方她去當縣令,他的名字又叫呂牟,跟前世姓呂一樣,叫呂牟,這呂后的後身。文昌帝君的母親戚夫人她也投胎到這個地方來,當一個村婦,嫁給一個姓張的老頭,兩個割草為生,都很窮。因為沒有生小孩,兩個都有一定的年紀了,兩個夫婦就出去割草。有一天就跟上天祈求說,希望上天賜一個兒子。他們兩個老人家就割了一滴血放在石頭下面,用石頭把它蓋起來,他說,這一滴血如果能夠生出任何動物出來,我們都會當牠是小孩。
結果隔了不久,那個石頭把它掀開,裡面就生出一個什麼?第二天掀開那個血已經變成一條蛇,金色的,大概一寸左右,一寸長。收養了一年以後,牠就長出角來,腹部底下也長出腳來,而且能夠變化,要下雨的時候,他就可以從中幫助。愈養愈大,吃了羊豬狗馬,吞食。邛池邑的這個縣令他有一匹良馬,是呂后的弟弟呂產的後身,到這一世來以後就變成一匹馬。牠就把這一匹馬吞掉。當然這個縣令就很生氣,就要去捉這一條大蛇,可是這一條大蛇牠會出神入化,捉不到,就把張姓的老夫婦兩個抓去關。文昌帝君在那一世變成大蛇了,率然就變大蛇,牠會風雲變化,就變成一個讀書人,去見這個縣令。他說,你面有死氣,你死期將至。這個縣令非常生氣,就喝令他出去。
後來牠就開始呼風喚雨,這隻大蛇就呼風喚雨以後,牠就借海水,把這個城裡面全部灌水,周圍四十里全部都淹沒了。這條大蛇再背牠的父母出來,離開那個城。這個事情後來被當地的海神晁閎,晁閎就向玉皇大帝報告,這個邛池龍牠用海水淹死了平民五百多戶,用口數來計算總共淹死兩千多人。這兩千多人裡面真正牠的仇家只有八十幾個,其他的都是枉死的,冤枉死掉。後來邛池龍,天帝就懲罰牠,牠就變成邛池龍,囚禁在積水之下。因為連年大旱,水乾露出泥土,牠身體廣大,無洞可鑽,太陽很強,內外熱惱,那個鱗甲裡面都長出小蟲,來咬牠的肉,牠非常地痛苦。
這樣經過很多年以後,有一天突然間天氣變涼,天光忽然打開,五色祥雲浮空飄過,中間出現聖人瑞相,就是佛陀,佛法東傳到中國來。在這個黑裡透紅的頭髮裡面,像螺一樣的旋轉覆蓋在頭頂上,金色的身體像月亮一樣,祥光四射,各種微妙好相。所有的山靈河神,萬聖稽首頂禮,歡喜讚歎,聲動天地。又有天香繚繞,從四面匯合起來,天花紛紛飄落,所落之處都成為春天。這個時候這隻邛池龍,牠耳聰目明,鼻息相通,心清口潤,發聲朗朗,仰頭哀號,乞求佛陀救度。當時佛陀他的旁邊就有人跟這個邛池龍講了,他說,這是西方大聖正覺世尊,你趕快求釋迦文佛來度你。他說,佛法要傳到中國來了,你既然有緣相逢,前世罪業就可以消除了。
當時邛池龍就躍身在天光中,跟佛陀報告過去因果報應的事情。世尊說,好,弟子,你一向以來都以孝家忠國,做了很多利益眾生的事情。但是因為我執未盡,執著有我、有人,不知道眾生是一體的、怨親平等,所以你殺害了很多眾生。佛陀當時就問他了,你現在有沒有怨家敵人仇人的想法跟憤怒愚癡的念頭呢?開示這個道理以後,牠豁然頓悟,無我相、無人相,各種妄想頓滅以後,牠的龍身就消失掉了,脫離龍身,這個時候變成一個男子,受佛灌頂,他皈依佛陀了。
到後來,這個文昌帝君到哪一世?到三國時代,他跟著鄧艾去攻打劉備的蜀國,當時守城的是諸葛亮的兒子諸葛瞻。當時他跟鄧艾當行軍司馬的時候,這個文昌帝君在那一世他是當行軍,他是當這個軍職。他有勸鄧艾說,你不要走大路,你要走小路,避開那個鋒芒之禍,就是弓箭。可是鄧艾沒有聽這個行軍司馬的建議,就是這一世的文昌帝君變成一個軍官,他勸他的上司鄧艾從小道出去,他不聽。後來他只好跟著鄧艾攻出去。諸葛亮的兒子諸葛瞻,他就放弓箭,全部亂箭射過去,這個行軍司馬就文昌帝君就被亂箭射死。這樣什麼意思?一百枝箭一千枝箭射過來,他還那一世邛池龍害死那個村落裡面,幾乎是接近兩千條的人命。這個就是剛才淨空老法師說的文昌帝君的故事。
所以老法師說,因果的循環,就是因為不能忍辱的關係,當時他不能忍辱。所以第三條,淨空老法師說,受辱不怨很難做得到,但是要做得到,為什麼?他說,跟我們有關係。老法師就用他自己的例子做解釋,他說,他曾經在做學生的時候,他在南京讀書的時候,他們班上有個同學叫白振寰。老和尚記憶力很好,他在南京讀書的時候,他的同學他都還記得,叫白振寰。老和尚說,這個名字我記得很深刻,他教我忍辱。他說,不知道這個人還在不在?他說,這個人有修養,老法師對他非常佩服。
在學校裡面,老法師當時年輕的時候,也跟我們一樣,年輕好勝,而且得到老師的愛護,同學的尊敬,也就是說老法師在學生時代是當學生領袖。那這個白同學是老和尚最瞧不起他的,老和尚常常給他難看,汙辱他。但是他一點都不生氣,很難得,而且還在背後對淨空法師讚歎,沒有說淨空法師的壞話。一個學期下來以後,淨空法師被他感動了,他說,他用身教來教我,太難得了。這一套本事老法師就學會了,而且他一生受用。他在一生裡面任何場合,人家對他無禮,當面侮辱淨空法師,罵他、毀謗他,老法師都若無其事,一句話都不說。你罵讓你罵,罵累了,你就不罵。你要打就讓你打,絕不還手,等到你打累了,你就不打了。老法師說,我就學了這招。
他說,這一個學期,大概四五個月,我就被他感動了。老法師說,他這個人很難感化,我的同事罵我、打我的時候,不出三天,他們覺悟得特別快,三天以後就買了禮物來看我,向我道歉,說他錯了。我說,你沒有錯,他們比我厲害,不到一個星期,他就感動了,就回頭了。這就是老法師說的,你如果能忍耐,能忍,不但不吃虧,而且還佔了便宜。這是第三點。
第四點,老法師說,在公司行號裡面,經理、老闆覺得你有涵養,你有修養,賞識你,同事尊敬你,升遷,你機會都擺第一的。誰幫你忙的?罵你的那些人,打你的那些人,侮辱你的那些人,幫了大忙。如果你不能夠忍辱,你要爭、要吵、要鬧,對你自己就造成重大傷害,這個是眼前的事實,眼前的利害,有幾個人能認識呢?知道受辱不怨呢?
第五個,老法師說,佛家講花報,果報更殊勝。花報是這一生,果報在來世。他說,你的冤家、你的對頭都化解了,都變成朋友,都變成熱心幫助你的力量。無論你做什麼事情,你都很容易成就。所以佛菩薩常教導我們,寧捨生命,不跟人家結冤仇,這句話我們要記得,寧捨生命,不跟人家結惡緣、結冤仇,為什麼呢?因為結冤仇來生會相報,會冤冤相報。生命算不了什麼,捨身受身一切眾生都不能避免,這是小事,所以說生死是小事。他說,死生才是大事,死了以後再生,那才是大事。他說,這兩個字顛倒,意思就不一樣了。生死是這一生的事情,小事,死了以後你會去投生,你生到哪一道?那才是大事。這個身死了,他變成畜生、變餓鬼、墮地獄,你說這個事大不大?這個身體死了你作佛去了、作菩薩去了、生天去了,所以死了以後到哪裡去?這才是大事。這個事情幾個人懂?幾個人相信?這是第五點。
第六點,老法師說,輪迴這個東西,現在慢慢都被證實了,尤其像美國在催眠。它催眠裡面,有人就會說出他前世是從人道來的,有從畜生道來的。他說,這個都是事實得到證明。老法師就舉他以前在美國弘法的時候,碰到一個居士,叫蔡文雄居士。這個蔡文雄居士他在剛到美國的時候,他就講一件事情給老法師聽。他說,他剛到舊金山的時候,開車的時候,迷了路,走到一個小鎮,這個蔡文雄說突然覺得這個小鎮他很熟,他就告訴他同車裡面的人說,車子應該怎麼走,有什麼建築物,果然都沒錯。他說,他是第一次到這個小鎮,所以那個蔡文雄本身也很迷惑,他就把這個情形告訴淨空法師。淨空老法師說,你有可能以前是到舊金山那邊來淘金的。因為以前美國要挖金礦,都從中國運送工人來這邊,努力來這邊挖金。他說,你有可能那時候是來這邊來淘金的,但是住在這個小鎮,後來你死了以後,這次投胎又來過,所以對這個地方都很熟悉。所以老法師說,有時候你在去旅行的時候,如果有過去生住過了,你都會覺得這個地方很熟悉。
最後老法師說,要知道六道輪迴,我們要想到來世怎麼辦?這一世時間很短促,縱然活了一百年,其實只是一彈指而已。老法師就說,就像他現在活到七十幾歲,現在應該是八十八了,因為他講《太上感應篇》的時候是七十幾歲。他說,五六歲的事情,現在還記憶猶新,他說,好像昨天一樣。所以想想人生有什麼意思呢?為什麼要造惡業呢?為什麼要跟別人過不去呢?要多想一想,與人為善,決定不與人結惡緣。人家惡意對待我,我們一定要回頭反省,不要一昧的都是說他的錯,不見得。他惡意對我,為什麼不惡意對別人呢?所以要冷靜想一想,心就能夠平靜下來,平靜就能夠生智慧,是不是我自己做得不好呢?還是說我言語得罪人呢?說錯話呢?無意當中得罪了人呢?人家對我們不好的態度,我們覺得那是應該的,因為我做了不善的因,應當要接受這個果報。
如果你事事都推到對方去,都責怪別人,這是重大的過失。縱然這一生沒有跟人家結怨,說不定是前生跟人家結怨。他說,我們學佛人,都要相信有來生、有前世,這個怨我們承受了,決定沒有報復,那麼這個帳就到這裡結清了,一筆勾銷。忍讓比什麼都重要,特別是小事,微不足道的事情,更不可以計較。重大的侮辱都可以不計較,何況是細小的事情呢?一定要用智慧,要用慈悲去化解。人沒有不能感化的,不能感化人,是我們自己的德行功夫不夠,我們的智慧不夠。我們要學大舜能夠忍,大舜就是他有個長處,他就是見不到別人的過失,只見到自己的過失,所以人家才稱大舜為大聖、大聖賢,原因在這個地方。所以大舜後來感動他的父母,感動他的弟弟,感動他的鄉黨,最後當了皇帝,堯把皇帝王位讓給他,列為二十四孝,這就是什麼?這就是忍辱的大福報,大福德相。
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