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古今感应故事  »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3 » 感应篇汇编245集故事6则
第245集

感应篇汇编245集故事6则

1、黃柏霖警官:人身難得  佛法難聞  當早修行 時間段:00:11:06.15--00:35:34.04 所以佛法裡面常說,「人身難得,佛法難聞」,得人身有什麼好處?如果你不讀..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8 12:16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3--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245集故事6则

1、黃柏霖警官:人身難得  佛法難聞  當早修行
時間段:00:11:06.15--00:35:34.04
所以佛法裡面常說,「人身難得,佛法難聞」,得人身有什麼好處?如果你不讀聖賢書,不聞佛法,我們可以講說,不得人身好。為什麼?因為至少你不造業,如果你沒有聽聞佛法的話,那你得人身會造業。但是你得人身以後,你聽聞佛法,你就知道因果,你不敢造業,那就不會到三惡道去受報了。所以老和尚說,如果你得人身,但是你沒有讀聖賢書,沒有聽聞佛法,那還是不要得人身好。為什麼?因為你不造罪業,你造作罪業要墮落到三惡道去,到三途,時間是太長太長了。那你何苦在這短短幾十年,像你在這一生中,為了金錢利益而殺人,那來世要還命債,要先到地獄去受報。那等到果報受盡以後,喔,你在人間就有花報了,要被法律判決死刑,然後再到地獄去受報。受完地獄果報以後,你出離的時候,還有餘報未了,你還要受短命多病之報,那還要還命債。
所以你得人身,結果你只是造殺業。老和尚說,你何苦在這短短幾十年當中造作罪業,要長劫輪迴受苦呢?那你得這個人身有什麼用呢?有什麼好處呢?老和尚特別做一個比喻說,做畜生,毒蛇猛獸,牠造的罪業比人輕得太多了。所以畜生死了以後,有很多都能轉生到善道來,不是沒有道理的。動物,我們仔細觀察,當然你看其他豬啦、牛啦、羊啦,雞、鴨,牠有造什麼業?所以牠畜生道受盡以後,牠就有機會轉為人身了,假如牠有這個善根的話。那就最凶猛的毒蛇猛獸,你說,老虎好了,你不侵犯牠,牠也不會侵犯你,老虎、狼、獅子只是在餓的時候才獵捕小動物。老和尚說,看那個動物奇觀,裡面有許多畫面,老虎、獅子吃飽了躺在那個地方,小動物繞在牠周圍,牠理都不理。所以畜生道比起人造業輕得多。
所以也有很多人說,人比鬼可怕,就這個道理。人為什麼比鬼可怕呢?因為老和尚說,人的瞋恨心非常可怕。像臺灣新竹就發生一個同性戀的事情,有一個女孩子長得外表也不錯,跟她先生結婚以後生一個女兒。後來離婚,到工廠去上班,認識一個女的,結果是同性戀,女的同性戀。薄命的這個女孩後來又去認識一個男孩子,結果在手機的短訊裡面被她這個女的同性戀看到。這個薄命的被害人在沐浴的時候,當場被她這個同性戀的拖出來,從冰箱拿了一把尖刀把她刺了三十幾刀,殺到那個刀柄都斷掉了,最後面目全非。結果是怎麼樣?她問她說,妳為什麼背叛我?這個女的同性戀,這不正常的女生跟女生的關係。那個報復心、嫉妒心一起來的時候,瞋恨心一起來的時候,那個殺生害命的那種瞋恨心非常地可怕,手段狠毒,造作重罪,害千萬人身家性命。
老和尚說,何必要造這個罪業呢?所以佛讚歎人身之可貴,說「人身難得今已得,佛法難聞今已聞」,佛陀講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就告訴你說,人身是非常珍貴的,要得人身不容易。江逸子老師在《因果圖鑑》裡面講的,猶如「盲龜遇浮木」,就像大海茫茫裡面,一隻瞎掉的烏龜在大海裡面好不容易頭伸出來,我們眾生輪迴叫頭出頭沒,好不容易頭伸出來,剛好鑽進去是一個洞。那個洞就是一個浮木,就是一個木頭剛好裡面有個洞,讓你得人身的機會,這是「人身難得」。
佛陀讚歎說,「人身難得今已得」是什麼意思?,是要教你好好把握人身修行,不是教你來造業享樂的。那為什麼「人身難得」?因為可以從人身修到成聖成賢,可以修成佛。佛陀先示現給你看,歷代祖師示現給你看。你依照佛陀教的方法,三藏十二部,你「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癡」就可以跟佛陀一樣即身成佛。這一生,你上根利智的就可以明心見性。你如果能像《金剛經》裡面講,這一輩子持戒修福,你悟性不高,但是你持戒修福,你一樣可以明心見性。
所以佛陀讚歎人身的可貴是得人身容易解脫,容易解脫一定要聞佛法、要讀聖賢書、要覺悟,這三個要,要聽聞佛法、要讀聖賢書、要覺悟,那這樣,這個人才可貴。人要不覺悟有什麼可貴?反而不如三惡道的眾生。所以這個理跟事,我們都要搞清楚,要清楚,都要明瞭,真正清楚明白了就是覺悟。老和尚說,在《了凡四訓》的開示裡面老和尚說,真正發現自己的毛病習氣,重新改過向善,發現自己的毛病習氣就是覺悟的開始,是真正的修行的開始。所以你真正的覺悟,世間的一切法自然就能看破、能放下,一心向道,那這個人身就可貴了。
所以我們聽完老和尚這樣開示,我們才知道說,「人身難得今已得」是什麼意思,不是讓你來這個世間賭博啦、酗酒啦。我一個朋友他也是學佛人,但是他是求人天善。他做生意的,搞企業的賺了很多錢,也跟人家追求時髦,就是這裡面講的『衣食車馬』,也吃得好,也上好的館子、上好的飯店,他也要享樂享樂。買什麼?跟人家流行開那個重機車、重型機車,一臺重型機車在臺灣來賣,普通都要五、六十萬,三、四十萬臺幣,重則要一百萬臺幣。美國哈雷機車啦、BMW重機車啦,在馬路上開,一般摩托車都不能跟你比,威風凜凜,人家路人都為之側目。
我認識的這個朋友,他做企業的,也學佛,就跟人家去玩重機車。假日就開重機車出去野外兜風兜風、遊山玩水。結果在我們宜蘭蘇澳那個地方,因為那個馬路很寬,就呼嘯而過,就享受那個飆車之樂。結果一個老菩薩過馬路,老太婆過馬路,碰,撞下去,壓死一個人,撞死一個人,樂極生悲。就這裡講的「衣食車馬」,『皆足喪志累身』,他就不是「累身」了嗎?要吃官司啊,過失致人於死啊,要賠人家很多錢。這還不打緊,一輩子的遺憾哪,自己開一個重型機車,把一個老老實實的鄉下老婦人,把她撞死了,一輩子難安,一輩子難安,後悔莫及。所以經典這樣跟你講,《感應篇》跟你講『何益之有』,有什麼利益呢?
『張燈演戲,唱曲飲酒』,賭博博弈,這個危害很大。所以世間的一切都是假的啦,借你用的啦。老和尚說,錢在你口袋才是你的,錢離開你的口袋就不是你的。世間一切都是假的,沒有一樣是真的。佛在《金剛經》跟我們講,很清楚、很明白,「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我們要常念,時時刻刻警惕自己,全是假的,在這一些虛假上面做合計,哪有不搞輪迴的道理呢?哪有不墮落的道理呢?什麼是真的?智慧才是真的啦,可以帶你往生佛國,可以帶你往生極樂世界,不再受六道輪迴,那才是真的啦,放下萬緣才是真的啦,隨順眾生才是真的啦。
佛教我們隨緣,隨緣是什麼意思?隨緣就自在了,隨緣是什麼意思?有很多人都會講隨緣,什麼叫隨緣不變?什麼叫不變隨緣?隨緣不變就是攝用歸體。不變隨緣呢?不變隨緣是從體起用。什麼叫從體起用?體就是你的本體、就是你的自性。你悟了以後,你明心見性以後,明心見性,你悟後起修,你破了四十一品無明。其實只要破一品根本無明,你就可以得到這個無上菩提覺法樂、無上涅槃寂滅樂。你只要做到破一品根本無明,分證一分法身,你就可以得到這個受用了,你就可以享受法身德、般若德、解脫德。當你能夠開發三德祕藏出來的時候,你才有資格說,不變隨緣,你知道嗎?為什麼?因為你不會再起心動念,叫不變嘛。你證得這個本體以後,明心見性以後,你見到父母未生前的本來面目以後,你從體起用,就是六祖大師前面那四首偈語,何期自性,本自清淨、本自具足、本不動搖、本不生滅。那四偈就是開悟了,那就是本體了。後面那個「何期自性,能生萬法」,那就是受用,禪宗裡面講的大機大用。
所以你要破根本無明,分證法身,你就可以不變隨緣,從體起用。那隨緣不變是什麼樣?隨緣,隨順一切萬法,隨順緣、逆緣,你就可以做到隨順緣,你不起貪,隨逆緣,你不起瞋了。你就有那個功夫了,就可以隨緣不變了,這個意思啊。這樣的話就自在了,老和尚說,這才是真實的受用、真實的利益,就是《無量壽經》裡面講的那三個真實,「開化顯示真實之際」、「惠以真實之利」、「住真實慧」,那三個真實。然後你再能夠信願念佛,求生淨土,這是真實當中的真實,沒有比這個更真實了。
所以「人身難得,佛法難聞」,我們今天得人身了,聞佛法,這樣寶貴的機緣,要不要把它抓住呢?你要是不抓住,那就太可惜了。「一失人身,萬劫難復」,這句話我們不要當成耳邊風,「萬劫難復」。你一旦到餓鬼道去,連一滴漿水都沒得喝。你到地獄道,那就永無出期了,再得人身不容易,畜生道也是一樣。那麼縱然再得人身,有沒有機會聞到佛法呢?如果得人身的時候這個世間沒有佛法,人身也是空過。老和尚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有佛法的時間短,沒有佛法的時間長。釋迦牟尼佛的法運一萬兩千年,這一萬兩千年過去以後這個世間沒有佛法,沒有佛法時間多長呢?五十六億七千萬年,彌勒菩薩示現作佛,這個世間才再有佛法。
各位想一想,一萬兩千年跟五十六億七千萬年不能比啊,所以佛跟我們講的話是真的。人身失去,再得人身,不容易啊。得人身又能聞佛法,那就更不容易啊,這一生不能認真修學,怎麼對得起佛菩薩呢?怎麼對得起自己這一次幸運得人身呢?所以生活環境當中,順境也好,逆境也好,周邊環境一些人事,善人也好,惡人也好。老和尚說,他總是以一個真誠、清淨、平等心來對待。什麼樣的折磨都甘心忍受,老實念佛,幾年之後就往生了,何必計較?為什麼放不下呢?我們從這個地方去體會,佛法真實受用我們就得到了。
所以這個「作為無益,懷挾外心」,如果用老和尚這個開示來解釋,『世間萬事,轉頭即空』,你就能夠完全明明白白、清清楚楚,跟這個世間一切人、一切事總不計較,恆順眾生,隨喜功德,功德就是老實念佛。想想無益的事情我們不做,就是這裡講的「作為無益」。印光大師跟我們講什麼?印光大師跟我們開示說,對自己有利,對別人不利,印光大師說,不要做,對自己有利,對別人不利。對自己不利,對別人有益,印祖說,要做。
所以老和尚說,功德就是老實念佛,想想無益的事情我不做,什麼是無益的事情呢?帶不去的事情。我們剛才不是講嗎?「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帶不去的事情就是什麼?名聞利養啊,金錢啦、豪宅啦,這些都帶不去的。這裡面跟你講,「第宅臺池,衣食車馬,以及一切詩畫珍玩古董」,這些事情你根本帶不去的。帶不去就不要做了,去做利益眾生的事情,何必把那個錢拿去買那些會成住壞空的、會生住異滅的那些沒有用的東西呢?我們要辨別清楚。損人利己的事情更不能做,準墮三途的。所以我們要做的是利益眾生的事情,捨己為人,有多少力量我們貢獻多少力量,你的福報是圓滿的。如果你有十分力量,你只貢獻一、兩分,這個福報很少,有缺點,不圓滿。
所以人生苦短,何必造業是我們要講這一段的一個結論,跟這段經文「世間萬事,轉頭即空」來做對應。所以要記住,老法師說,人生在這個世間苦短,中年以上同修就有感觸了,六十歲以上就進入人生的冬天了,感觸更深。既然人生苦短,何必造業呢?何必造罪業呢?何必跟人家過不去呢?你想通了,想明白了,決定不造惡業,決定不做損人利己的事情。翻過頭來,多做損己利人的事情,這是為你自己修福。我們說吃虧就是佔便宜,你將來帶得去的,為什麼?你吃虧就是消業障,你吃虧就是修福積德,那帶得去的。
我們自己在短短時間裡面受一點苦難算什麼?人家說,修行帶三分病,佛陀也告訴我們,「以苦為師」。所以要想到來世時間長,無論落在哪一道的時間都很長,你就算生天了,享福的時間長,但是他還是會有,還有五衰相現的時候。你要墮到三途,受苦的時間長。唯獨人世,就是得人身這個時間非常短暫,不能不覺悟,只有百年而已。佛教我們的話句句都是好話,句句都對我們真實長遠的利益,不是利益他,利益我們。所以以上我們就引用老法師的開示來做為這一段的,看到這一段以後,我們應該有的一個覺悟。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四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2、黃柏霖警官:蘇公隄的由來
時間段:00:43:43.14--00:51:03.17
接下來我們介紹這位很有名的『蘇軾』,蘇軾是宋朝人,眉州眉山人。因為他得罪了當時的王安石變法,那麼得罪王安石以後被連續貶到好幾個州。當時他到黃州當這個,以前州是在縣跟省之間的這種行政組織。他蓋了一個房子,「築室於東坡」,大概是他住家旁邊的小山坡,他蓋了一個房子,所以叫東坡,「自號『東坡居士』」。大家都知道東坡肉,但是東坡肉,就是東坡居士他喜歡美食。後來他官當到端明殿侍讀學士。這個地方就是講蘇軾蘇東坡在杭州當知府的時候,他『浚二河,修六井』,這個有典故的,所以對西湖很有貢獻的是蘇東坡。西湖我這次有去過,我到浙江去講課的時候有到西湖去,確實是人間的美景。上有天堂,下有蘇杭,一償宿願,確實是非常地漂亮,美景。
「浚二河」什麼意思呢?「修六井」,我們這邊提一下這歷史典故。蘇東坡被貶到杭州當知府,杭州它靠近海,地下的水都比較苦鹹,居民那時候住的不多。唐朝的時候有個刺史叫李泌,他最早的時候是引用西湖水做六井,這六井是哪六口井呢?就錢塘六井,就相國井、西井、金牛井、方井、白龜井、小方井。大部分這六口井在今天浙江省的杭州市內,但是都已經湮沒了,現在是找不到這六口井,這六井。老百姓要喝的水就很充足,那時候是唐朝刺史李泌他最早引西湖水。
到白居易,這也是一個唐朝詩人,白居易做杭州知府的時候,他疏浚了西湖水引入運河,再從運河引入農田,農田可以灌溉達千頃,百姓就富裕起來了。但是有時候,西湖水就常常會乾涸,就是會枯掉了。從唐朝到五代吳越國,每年都要疏通治理。宋朝建國以後,南宋的首都就在杭州嘛,就沒有再治理。所以西湖就變成雜草叢生的沼田,湖水幾乎都乾掉了,那運河也乾涸了,就引錢塘江的潮水灌溉、灌入。那麼錢塘江這些運河的水經過市區,潮水渾濁又多淤泥,三年要清一次淤泥,市民一大禍患,民眾深以為苦。那六口井,「六井」,這裡講「修六井」,這「六井」也幾乎荒廢了。
輪到蘇東坡到杭州當知府的時候,诶,蘇東坡就很有智慧了,他自己先到哪裡呢?他先到西湖、錢塘江、運河等地先勘察。他就發現茅山有一條河流可以將錢塘江的潮水引入,那麼鹽橋也有一條河流可以引入湖水。於是蘇東坡就疏浚了這兩條河流,並且引這兩條河水引入運河。以後錢塘江的江潮就不再流入市區了,那就當然沒有淤泥了。然後蘇東坡又建了很多水壩,就是堰閘,就是水壩,小水庫,控制湖水的積蓄跟瀉出。然後他召募大批的災民供給他們吃跟住,以工代賑,讓他們修復六井。這裡講的「修六井」這樣來的。
「浚二河」就是一條就是茅山這一條,一條是鹽橋這一條,叫「浚二河」。所以經過蘇東坡這樣修復以後,「修六井,浚二河」,就把水已經乾涸的西湖,雜草叢生的湖沼,就把泥沼挖出來。他把泥沼挖出來以後,就放在西湖的中間,做一條南北貫通三十里長的長隄,就這裡講『築長隄種柳樹』。蘇東坡就把它淤泥挖起來以後,把它堆高以後變成一條三十里長的長隄,這個我去的時候有看到。蘇東坡又召募了百姓在西湖中種什麼?種菱角荷花、菱荷,西湖就不再乾涸淤塞了。湖中的植物又可以收穫賣錢,賣的錢就可以存起來來做為治理西湖的費用。诶,這蘇東坡很有企業經營的這個頭腦、這個智慧。長隄築好以後,就種植大量的芙蓉、楊柳。春天的時候鳥語花香,柳蔭成行,望之如畫。杭州人就把這條長隄稱為『蘇公隄』,這是蘇東坡對杭州的貢獻,這裡講,「民因名為蘇公隄」是這樣來的,我們不厭其煩的把這個典故講出來.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四O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3、黃柏霖警官:楊傑將錯就錯  西方極樂  蘇東坡聰明自誤  語絕而逝
時間段:00:51:03.17--01:09:07.21
蘇東坡是很有名,他到哪裡都會帶一幅畫,那一幅畫就是佛像。他說,這是西方公據,西方公據就是他到西方極樂世界的憑據。我們就來談一談,蘇東坡是一個學佛人。老和尚常講過一句話,他說,以前他們在跟李炳南老師學經教的時候,李老師也常常有這樣提,就現代不能學梁啟超,以前的古人不能學蘇東坡。其實蘇東坡,其實坦白說,大家對他都是耳熟能詳,尤其蘇東坡跟佛印禪師這是大家都知道的。其實他也是在歷史上真的是留下千古的好名,他其實是和尚再來的。印光大師說,他過去生是什麼?五祖戒禪師,他不是禪宗那個五祖弘忍大師,不是。有一個禪宗的佛寺叫五祖戒禪寺,叫五祖寺,五祖戒禪師是蘇東坡的前身,他過去生是禪師再來的。
印光大師對蘇東坡有特別的論述,我們就來談一談。我們先從,因為蘇東坡也是宋朝人,那談論蘇東坡,兩個人,一個是蓮池大師,一個是印光大師,兩個都是祖師。蓮池大師是淨土宗的八祖,第八代的祖師,印光大師是十三代的祖師,可見這兩個祖師都很重視蘇東坡先生。剛好宋朝那時候,有一位大學問家叫楊傑。楊傑這個人要特別介紹一下,他「字次公,號無為子」。他本來是修禪宗的,他「參天衣懷禪師大悟」,他是有悟的喔,楊傑是有大悟喔。後來,「後丁母憂」,後來他的母親往生了。楊傑就「閱大藏」,就讀藏經。他才發現淨土法門的殊勝,他本來是修禪的。後來他發現淨土法門的殊勝以後,就他做一個表法,自己好好用功,後來他淨土得到成就。坦白說啦,現在,不要說是現在啦,就唐朝以後,禪宗要開悟的其實也不多。都是怎麼樣?都是禪淨雙修。
楊傑他在臨終的時候,人家請他說一口偈語,請他說一個偈語。因為一般修行很好的人往生,人家都會請他留下偈語。像東北的修無師往生的時候,人家也請他說偈語。他本來說要去,諦閑老法師要傳戒,他本來說要去護戒,結果後來在那個戒會的時候,他就往生了。老和尚有說,這個修無禪師修得很好。他後來往生前的時候,他講一首偈,「能說不能行,不是真智慧。」所以楊傑臨終說偈,他說,「生亦無可戀,死亦無可捨。太虛空中,之乎者也。將錯就錯,西方極樂。」這個講得也具有很大的禪意,我就簡單的就我個人的領悟,小小的一個領悟來分享給各位。
「生亦無可戀」,他已經完全通身放下了,他完全放下我執,身見他已經放下了,他不留戀,他也不貪生怕死,他已經明白自性本無生死。他練到功夫成片了,以他這個境界來講,最少也是事一心不亂到理一心不亂,因為他大悟了,那應該是理一心不亂了。所以他說「生亦無可戀」。「死亦無可捨」,沒有什麼不能夠放下來。「太虛空中」,我們這個心叫心包太虛,量周沙界,盡虛空遍法界就是形容我們這一念心,小而無內,大而無外,這叫「太虛空中」。「之乎者也」,我們讀很多這些儒家的書,這些儒家的書我們都讀遍了,「之乎者也」。讀了這麼多的經典,「將錯就錯,西方極樂」,為什麼「將錯就錯」呢?因為在佛法禪宗裡面講,一法不立就是,禪宗因為他們禪宗的修行,要無所依止。所以他們也不依靠經典,直下會取。所以這個叫,禪宗裡面講它是,就是禪宗裡面像趙州禪師說的念佛一句,漱口三日,就念一句阿彌陀佛都還要嘴巴再漱口三日。禪宗它是會什麼樣?它一法不立的,它沒有任何依止的,但是這樣不容易開悟。
楊傑他已經從修禪轉到修淨土來,他依止阿彌陀佛。禪宗來講說,連個依止都不能有依止,你有一個依止,那你還有一個我在念佛。禪宗教你說,念佛人是誰啊?問題你參不出來。禪宗教你說,狗子也有佛性,你去參好了。欸,狗到底有沒有佛性呢?你去參。狗有沒有佛性?狗要是有佛性,诶,牠怎麼會吃大便呢?對不對?狗要是沒有佛性,打牠為什麼哀哀叫呢?牠跑給你追呢?肚子餓了還跟你要東西吃呢?到底狗有沒有佛性?有佛性?或是沒有佛性?禪宗都喜歡這樣,這文字遊戲,有一點文字在猜謎一樣。狗子有沒有佛性?叫你去猜,叫你去參啦,不是猜,那還不是用猜的,叫你去參啦。不然再來就說,念佛人是誰?念佛人是誰?叫你去參啦,直下會取。這禪宗裡面常講,這種如入無縫塔,就是連個縫都沒有那個塔裡面是無縫塔。這要不是上根利智,參到後來都是,坦白講,沒有辦法明心見性。
所以他這個地方講說,「將錯就錯」什麼意思?他還有一個依止,他依靠什麼?他靠阿彌陀佛,他要求生極樂世界。所以「將錯就錯」,好,我就往生西方極樂,這個是楊傑最後領悟的境界。他的意思是怎麼樣?我念這句阿彌陀佛念到後來,我就念到黃念祖老居士說的,「暗合道妙,巧入無生。」我有個依止,我到最後,我巧入無生,暗合道妙。楊公大悟以後,「歸心淨土,極力提倡」念佛法門。所以他在臨終的時候,「將謂生死於真性中」,就是說,你見到、悟到真性的時候,悟到這一念心的時候,生死就像空中花一樣。空中的花是你眼花撩亂了,好像你眼花撩亂,眼睛揉一揉,揉一揉以後,好像空中飄了很多花下來,這《楞嚴經》講的道理,「猶如空花」。
「以未證真性」,因為當時楊傑並不是大徹大悟,明心見性,像六祖大師這一種境界的。所以他「未證真性」就是,「未證真性」的意思就是說,他還沒有證入一真法界,沒有分證法身,他「不得不以求生西方為事也」。所以他還是會「將錯就錯」,因為他也沒有完全把握,因為他沒有分證法身,沒有破根本無明,所以他才說,「將錯就錯」。「若徹證真性,則不用求生西方」,為什麼?因為當下就是一真法界,那為什麼我們契不進去呢?因為我們妄想、分別、執著放不下來,根本無明未破,契不進去。所以才說,「若徹證真性,則用不著求生西方,求生仍是一錯」,因為你法執未破。如果究竟來說,「未證而必須要求生西方」,所以說,「將錯就錯,西方極樂」。
這印祖實在是,印祖是一個明心見性的人。印祖一看這個公案,印祖開示就是這麼清楚。所以印祖就引用蓮池大師《往生集》裡面對於楊傑的讚歎,就「於楊公傳後,讚曰」,讚歎,蓮池大師讚歎楊傑,「吾願天下聰明才士,咸就此一錯也。」這意思白話是這樣,白話的意思是這樣。蓮池大師瞭解要明心見性非常地困難,所以蓮池大師說,蓮池大師也是從禪宗轉為淨土,示現為淨土宗的祖師。所以蓮池大師說,我還是願意天下這些很聰明的人,你們都學楊傑「將錯就錯」,不要自以為聰明。他說,如果你能夠這樣學楊傑,才是真正的大聰明。能聽到這句話,我們就很興奮而且很欣慰。所以老和尚講得沒有錯,現在老師不好找,找誰?找祖師當你的老師,你就不會被聰明所誤了,我們說聰明反被聰明誤。
結果印光大師就怎麼說呢?他說,那再講到蘇東坡,「若宋之蘇東坡,雖為五祖戒禪師後身」,雖然他前世是五祖戒禪師,也常常帶一尊阿彌陀佛的佛像。「一軸以自隨」,就跟著他走,表示說,念念都不離阿彌陀佛。問題是你沒有證到阿彌陀佛的境界,未徹證真性,至少你要怎麼樣?我們淨土來講,你要有功夫成片,煩惱要伏住。然後再進入事一心不亂,那再進入理一心不亂。所以蘇東坡常告訴人家說,他身邊這一尊阿彌陀佛的佛像,「此吾生西方之公據也」,是我往生西方的憑證,用現在的話講說,入場券。
但是等到他臨終的時候,「及其臨終,徑山惟琳長老」,「徑山」是哪裡呢?在現在的杭州,因為蘇東坡跟杭州有關。徑山惟琳長老跟蘇東坡很要好,勸蘇東坡,「以勿忘西方」,就你不要忘記西方。這是惟琳長老勸蘇東坡,你不要忘記西方。蘇東坡回答說什麼呢?「西方即不無,但此處著不得力耳。」這什麼意思呢?這個也是禪宗的用語。西方就是真如本性,我們本有的家鄉,就是一真法界就是了。簡單的說,《華嚴經》叫一真法界,淨土宗叫做一心不亂,禪宗叫做明心見性,見性成佛,都是同一個意思。那講經的人,天臺宗叫做大開圓解。「西方即不無」,西方就是我們真如本性。西方是真實有,「西方即不無」,就真實有。
「但此處著不得力」,但是我契不進去,我敲不開,門打不開,就是執著放不下來,我執跟法執破不了,根本無明無法破,就是「此處著不得力」。為什麼?因為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這個要見到實相不容易。要把我見破掉、我執破掉,要把我執破掉、法執破掉,再破根本無明才見到實相,那個實相就是西方。「但是此處著不得力」,我就沒有辦法,功夫還不到,沒有辦法到理一心不亂,說不定連功夫成片都還沒有伏住。
蘇東坡的弟子就門人,就他的學生,蘇東坡的學生錢世雄就說了,就告訴蘇東坡,這個大概在形容蘇東坡要往生的臨命終的時候的情況。「門人錢世雄曰」,就說了,「此先生平生踐履,固宜著力」。他說,先生你不是都帶著阿彌陀佛聖像嗎?你不是要求生西方嗎?「此先生平生」,你這一生就是要到這個目的,你心心念念就想要去,所以你要再加把勁,「固宜著力」,要再努力。蘇東坡就說了,「著力即差」。怎麼「著力即差」,知道嗎?就是說,你還有說,我要修,那個我要修,連那個也不能執著。是沒有錯,但是這個根基要很高才契得進去,一般人是悟不出來的啦。人家楊傑還很老實說,「將錯就錯」,他有個依止,但是他進入,後來巧入無生。蘇東坡他境界沒到那裡,但是他還是要說,「著力即差」,結果說完就往生了,就「語絕而逝」。
這印祖說他,不是我們來說,印祖有智慧眼,他有法眼跟慧眼。印祖他有法眼跟慧眼,印祖就有資格論述蘇東坡,我們是沒有辦法的。蘇東坡這樣的情況,印祖怎麼說呢?「此即以聰明自誤之鐵證,望諸位各注意焉」。是教你說,你們要注意蘇東坡講這樣就是聰明自誤,因為他沒有證道啦。這是在《印光大師文鈔三編下·上海護國息災法會法語》,就是印祖在這個法會上的開示,這一段很精彩而且很有意思,在跟你講禪宗跟淨土宗的微妙。我們還是要乖乖學楊傑,聽祖師的話,「將錯就錯,西方極樂」,八個字記起來。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四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4、黃柏霖警官:起心動念  周遍法界  阿彌陀佛  善中之善
時間段:01:18:53.29--01:27:02.03
所以老和尚就說,不論是有意無意,各位一定要記得,起心動念都是周遍法界。老和尚說,你一定要曉得,你到哪一道去,沒有人主宰。這個事情與佛菩薩不相干,與鬼神不相干,與上帝也不相干,都是你起心動念、言語造作變現出來。真正說穿了,一句話,都是自作自受。你到極樂世界作佛也是自作自受,是心是佛,是心作佛。我行菩薩道,六道裡面的三善道、三惡道,善是不貪、不瞋、不癡,你在三善道,如果你有貪、有瞋、有癡,你是三惡道。愚癡,畜生道;貪婪,餓鬼道;瞋恚,地獄道。這都跟你講粗相,粗枝大葉的,細說就太微細了。
我們不論是有意無意,起心動念都是周遍法界。不但周遍法界,而且出生無盡,會出事情。這個事情可能不在我們的地球上,在別的星球上出事情。我們一個念頭,一個善念對哪裡有幫助,一個惡念對於哪個地方有破壞,自己不曉得。老和尚說,這個就像中醫治病。中醫跟西醫不一樣,中醫的理論很深。你五臟六腑有病,五臟有病,你的痛點是在身體的外面。比如說,你背部很痛,像我愛人就是我家師姐,當時膽結石開刀。痛得不得了,痛到半夜都醒過來,一直以為是胃病。因為它那個位置就在胃部的後面,就在背部,她就一直痛痛。後來到醫院去檢查,後來動手術開刀,拿出一個膽結石,原來是膽結石,不是胃痛。
老和尚說,痛點就在身外。我們有時候比如說,肩膀哪個地方不舒服、頸椎哪個地方不舒服,手背哪個地方麻,痛點可能是在外面,對不對?但是事實上不是,是你的頸椎壓迫神經造成你某一個部位不舒服,你一直以為痛點在那個地方,其實它是在某另外個地方,某另外一個地方。某個地方覺得不舒服,其實問題不在那裡,問題是在裡面有病,它已經告訴你,有一個訊號出來。所以老和尚特別用這個身體做個比喻,確實牽一髮而動全身。
我們一個正確的念頭,一定他方世界也感應到,這包括地獄道、包括鬼道、包括畜生道。比如說,我們現在說了,比如說,你看地震要來的時候,我們看到很多動物會跑到馬路上來,也就是說,蚯蚓全部都跑出來了,整個動物都遷徙了。有些海嘯要來的時候,很多動物都先知道,一定他方世界感應到,你看地震要來的時候,動物就感應到了。所以你一個正確的念頭一定地方的世界就感應到,所以你迴向給你的冤親債主、迴向給你的歷代祖先,祂可能現在在餓鬼道受苦。可是你在迴向的時候,祂那邊就收到這個念波了、就收到這個磁波了,收到這個迴向的功德了。祂在餓鬼世界,但是收到你的迴向的功德,祂就得到解脫、超度了。
梁武帝他的太太郗夫人,因為嫉妒心墮到蟒蛇之身,來給梁武帝託夢,現蟒蛇身來託夢,驚動到梁武帝。梁武帝請寶誌公禪師做《梁皇寶懺》超度她,她就升天了,她就當天人了,在夢中示現給他看,感應到了。她墮落到畜生道,蟒蛇,他也感應到了,她也知道去求梁武帝來超拔她。所以你動一個正確的念頭,一定他方世界也感應到,他在那裡得到樂報、得到解脫、得到安樂。一個不善的念頭會有一個地方有災難,於是我們居住在這個地球上,所有一切這些有意無意起的念頭要小心、要謹慎。
我們知道實際的狀況之後,才曉得無意之中造的業太多太多了,自己不曉得。如果不深入經藏,哪裡曉得這些事情呢?真正明白之後一定要記住,老和尚說,一定要記住,那就是一句阿彌陀佛的名號,它是善中之善,沒有比阿彌陀佛的佛號更善的。你就起這個念頭,就是阿彌陀佛四個字,它一樣周遍法界。以後阿彌陀佛在你臨命終的時候就拿你的這朵蓮花來接引你,這是你善中之善的念力所成就的,這功德所成就的。所以這一段最主要是講,「皆外心所使」,這個「外心」其實照我們佛經上的解釋就是貪瞋癡慢疑,就是見惑跟思惑,思惑就是貪瞋癡慢疑,就是我們的妄想、分別、執著,就是我們的五欲六塵,就是我們的自私自利了。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四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5、黃柏霖警官:秦檜與妻陷害岳飛  死後墮落無間地獄
時間段:01:28:24.04--01:34:35.23
『秦檜』他是雁蕩山的山僧再來的,你看跟蘇東坡一樣前世都是修行人,這一世得到大福報,造成三世怨。這是剛才老和尚說的,得人身有什麼用呢?如果得人身是造業的話,結果下一世是到無間地獄,那就很悲哀了。得人身是要聽聞佛法,學習聖賢教育。我們來看字句解說,「秦檜」,特別介紹這位歷史人物。秦檜是南宋江寧人,江寧就是今天的江蘇南京人,字會之,曾主張抗金。秦檜剛開始,他是主張要對抗金人,他反對割地求和。後來他被金軍,金朝的軍隊抓去,被金朝的軍隊把他俘虜以後,就抓去了。後來把他釋放,原來他被抓去的時候就投降了,他向金朝投降。
在紹興八年,秦檜重新拜相,重新擔任宰相,他就反對他以前的立場了,就『力主和議』,就是跟金朝和談,「力主和議」就是主張和談。代表宋高宗向金使就是金朝的使節,跪接詔書,詔書就是皇帝的命令。在紹興十年,金朝的都元帥叫完顏宗弼,領兵南侵。岳飛等軍隊大舉北伐,屢破金軍,進逼開封。秦檜就慫恿宋高宗命令岳飛班師回朝,迫令班師,就這裡講的『即促令班師』,就迫令班師。在紹興十一年,宋高宗與秦檜解除岳飛、韓世忠等大將軍的軍權,誣構謀反罪狀,殺害岳飛。
秦檜跟他太太為什麼關在岳王墓那個地方呢?我講這個典故給各位聽。當時那個導遊帶我們去,導遊也不會解釋,我問他,為什麼秦檜跟他太太關在鐵柵欄?為什麼還跑出個秦檜太太?他說,我也不知道,你不要問我。我就解釋給他聽了。我說,當時秦檜跟宋高宗聯手把岳飛調回來。當時以莫須有罪名要來判死岳飛,但是他都找不到證據,找不到他通敵的證據,找不到證據要找證據。後來知道判不下去,為什麼?沒證據判不下去。後來岳飛在被判的時候,秦檜跟他太太當時也在審判法庭裡面,但是大家都不敢講話嘛。據說秦檜的太太就用水,因為不能說話,說話大家就聽到了,就用水在桌子上,寫幾個字給秦檜看。她說,縱虎歸山,必有大患。也就是說,你現在不把岳飛害死,放回去,你的宰相位子就保不住了。
為什麼秦檜一直怕這些將軍呢?像韓世忠啦,岳飛,因為他怕他們打贏了,他們回來以後,他宰相保不住,要換他們做,不是他做,所以他是自私自利。所以秦檜的太太就說,縱虎歸山,必有大患,必除之而後快。所以後來秦檜就用莫須有的罪名判死岳飛就這樣來的。所以誣構謀反罪狀殺害岳飛,與金朝再次簽定汙辱和約,就是紹興和議。宋朝向金稱臣、納貢、割地。金朝規定宋高宗不許以無罪去首相,就是保住秦檜。這個就是金朝回饋給秦檜的禮物,就是告訴宋高宗說,你不許以任何的事情你把秦檜換掉。「去首相」就是換掉首相。秦檜因而再次擔任宰相十八年,「獨攬朝政,排除異己,大興文字獄,極力貶斥主張抗金的官員」,壓制抗金的輿論,「篡改歷史,獎勵歌誦和議的詩文」。他那個是投降的和議,紹興和議。「密令各地暗增民稅十分之七八」,使很多窮苦的人民,「貧民下戶因橫徵暴斂而家破人亡」,紹興二十五年病死。所以怪不得秦檜會關在無間地獄。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四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6、黃柏霖警官:道悅禪師預言岳飛被害的故事
時間段:01:35:44.25--01:41:22.17
好,這個地方我們再探討一下,很多人不知道這個,我很喜歡說岳飛被害的典故,因為岳飛,還我河山,氣壯山河,這真的是一代忠臣。老和尚說,岳飛為了報仇都還在陰間當鬼王。我們就談一談,秦檜害死岳飛的故事,警惕我們學佛人不要三世怨,這一世好好修福慧,下一世你沒有求生極樂世界,下一世當宰相、當院長,當大官,害死人那就不行了,那就跟秦檜一樣。
南宋抗金名將岳飛,他叫武穆,他被追封為武穆,所以有時會稱他叫岳武穆,岳飛。他是宋相州湯陰人,農家出身,在宋徽宗宣和中從軍,率師北伐。金熙宗就是兀朮,和都元帥完顏宗弼跟岳飛兩軍交戰在朱仙鎮。後來岳飛的部隊打敗了金兀朮,獲郾城大捷,進軍朱仙鎮。因宋高宗跟秦檜力主和議,一天之內降十二道金牌下令退兵,被迫班師回朝。在十一年的時候受召赴臨安,被解除兵權,擔任樞密副使,不久就被抓到監獄裡面去了,以莫須有罪名被殺害。審判的時候,我剛才有講過,秦檜的太太說,不能縱虎歸山,後來被殺了。被殺以後宋孝宗的時候追封為武穆,宋寧宗的時候追封鄂王。
這有個公案,岳飛也親近佛法,他的師父在南京是道悅禪師,道家的道,禪悅的悅,喜悅的悅,他是鎮江金山天江寺開悟禪師,岳飛的師父。岳飛被秦檜下十二道金牌從朱仙鎮召回,岳飛去拜見他的師父,他的師父叫他出家,岳飛他還是念念不忘山河,當時他就說,我出家那國家大事怎麼樣?結果他師父跟他講,你不出家山河又如何?後來他還是要回南方。後來他離開的時候,他師父就,他請他師父指點。他師父就給他講了,「歲底不足,謹防天哭。奉下兩點,將人毒害。」「歲底不足」,剛好岳飛被害死那天是農曆除夕的最後一天。但是不是三十日,是二十九日,叫「歲底不足」。「歲底不足,謹防天哭」,因為岳飛是個忠臣,他被害死,民眾都非常地悲傷。所以民眾的悲傷就是老天的哭泣,就是「謹防天哭」。「奉下兩點」,秦檜的秦是奉下面兩點,「奉下兩點,將人毒害」,連害死他的人都講出來,就是秦檜,「奉下兩點」。
後來劊子手殺完岳飛以後,秦檜就問劊子手說,岳飛最後講什麼話?劊子手說,早知道就聽道悅禪師的話就出家了,就不回朝廷了。秦檜馬上派殺手何立將軍帶部隊去鎮江天江寺把道悅禪師抓來,他要去抓道悅禪師,他要到鎮江天江寺去把道悅禪師抓來。道悅禪師更厲害,他開悟的聖人了。他知道何立將軍要來了,他馬上擊鼓召眾,召僧眾升座說法,師父要走了,你們好好保重。最後他跟弟子講幾句告別的話,他說,「何立至南方,我往西方走。不是法力大,幾乎落他手。」他這個境界更高了,何立帶部隊從南方來,我往西方去了,我往西方走了。「不是法力大」,要不是我明心見性了,我能夠恢復我這個他心通跟宿命通,「幾乎落他手」,我就被他宰了。所以這開悟的聖僧生死自如,但是他不違反世間法。他有能力可以在世間要住多久就可以住多久,但是沒有特別的原因他不壞世間法。他住世因緣一到,他就走了。這是道悅禪師不簡單,這一段我們就把岳飛的典故講出來。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四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