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古今感应故事  »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3 » 感应篇汇编249集故事5则
第249集

感应篇汇编249集故事5则

1、黃柏霖警官:佛教徒如何看待燒金紙 時間段:00:11:03.09--00:39:44.29 這裡面也有提到「枉積蠟錢」,那我們在學佛的過程裡面,也常常碰到蓮友問這個問題,就是有時候你去助念,亡者..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8 13:12
黄警官讲因果故事3--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249集故事5则

1、黃柏霖警官:佛教徒如何看待燒金紙
時間段:00:11:03.09--00:39:44.29
這裡面也有提到「枉積蠟錢」,那我們在學佛的過程裡面,也常常碰到蓮友問這個問題,就是有時候你去助念,亡者的家屬都會燒紙錢。但到底是不是要燒紙錢?最近臺灣也為了這個,道教也為了燒香跟燒金紙的問題,政府因為用環保的法令來規定,造成整個臺灣道教界的信徒反彈,到總統府去抗議、去示威。所以我們今天就是要來談,尤其是中元節快到了,我們就來談,到底燒金紙應該怎麼看待?我們知道印光大師有開示,佛教徒,學佛的人對於燒金紙不鼓勵也不反對。我以前有聽印光大師講過這一段開示,可是印光大師為什麼說,我們佛教徒不鼓勵也不反對呢?尤其是第二句話,不反對。我把印光大師他整段的開示,我把它找出來來供養各位,讓各位能夠完全明白,為什麼印祖要這樣說?
印光大師論紙錢錫箔,「錫箔」就是燒紙錢。印祖說,佛弟子祭拜祖先,應該以誦經、持咒、念佛為主。「焚化箔錠」,就是燒紙錢,也不宜廢,這句話要聽清楚。印祖說,也不應該,我們佛教徒常常會講,不要燒紙錢,你就障礙他,阻礙。學佛人不用燒紙錢,可是那些沒有學佛的人,你用學佛角度去看他,他會反彈,而且他會反感。所以印祖說,也不宜廢。「以不能定其即往生也」,但是也不能說,「也不能定」就是不能夠決定說,他會不會往生。即定是他可以往生,這位亡者可以往生,也不應該妨礙,讓那些未往生西方的人,「亦不妨令未往生者資之以用耳」,意思是鬼道眾生需要,他沒有往生西方嘛。這個是在《印光大師文鈔續編卷上·復海門蔡錫鼎居士書三》裡面,印祖有提到這句話。
「錫箔一事」,「錫箔」,就是燒紙錢這件事情,雖然不是出自佛經,但是它的來源非常地遙遠。在《法苑珠林》,這本是佛教裡面的感應的善書、的佛書,叫《法苑珠林》。在《法苑珠林》有二十三頁,專門在說錫箔,就是金銀,臺灣叫金紙銀紙,「以及焚化衣物」,到底亡者要不要燒衣服給他?也就是所謂的布帛。像我們臺北善導寺,我父親跟母親的神主牌位都在善導寺。老和尚以前有在善導寺待過。它是早期中國佛教會早期這些大陸的出家人到臺灣來,隨著國民政府到臺灣來,落腳的地點就是善導寺跟臨濟寺。老和尚是在臨濟寺出家,也是在我們臺北市的圓山。善導寺在臺北市火車站附近,也是滿大的佛寺。現任的住持是了中法師,也是我們臺灣佛教界的長老,他也辦了一個佛教大學。善導寺它就是屬於中國比較正統的傳統佛教的一個道場。那我去那邊,有時候去祭拜我父親我有看到,它那個地方也有準備什麼呢?它也是開方便門,大概是骨灰啦或者是神主牌位放在善導寺,這些信徒要求,它也有弄一袋一袋的元寶,燒紙錢。但是在那邊沒有看到一般民間燒金紙跟銀紙,但是確實有看到,我有看到燒元寶啦,燒這些紙錢的部分,是這裡講的。
到底亡者要不要燒衣服,就是布帛。印祖說,其實《法苑珠林》這段文章、這段記載,它是在唐中書令岑文本,岑文本他記載他的老師跟一個鬼官,就是幽冥界的鬼差,這些官員,陰間的官員,他的互相對答問話的記載。這個人彷彿好像叫做眭仁蒨,剛開始不信佛,後來跟鬼神對話,跟這個鬼官談得來,「相契」,談得來,就相信了。並且眭仁蒨就叫他的弟子,唐中書令,中書令有點像我們現在的國務院總理,或者是臺灣的行政院長,這中書令。並且叫他的弟子岑文本要為祂準備「設食」,「設食」就是我們現在做「三時繫念」啦、蒙山供養啦,我們會準備蒙山供養的物品,就「設食」。「遍供彼及諸隨從」,供養這些鬼官以及祂們這些隨從。
眭仁蒨就問這個鬼官了,就問說,陰間跟陽間什麼東西可以相通?鬼官就說了,「金銀布帛可通」。「金銀布帛」,就是金紙銀紙可以通。所以現在臺灣有些道場很有意思,幫亡者,幫他燒一個賓士車,紙做的賓士車,把它做成一個紙錢。紙去做的別墅,還給祂燒。還給祂做那個紙人,金童玉女。裡面還有送給祂什麼?人民幣,然後還有美金、還有臺幣,提領處,冥國銀行,臺灣就很多都這樣的,花樣非常地多。那我看過一個新聞報導更有意思,就是一個黑道頭目往生,他的這些嘍囉、他的這些幫派分子為了懷念他們老大往生,就紮紙人送給他。紮什麼?紮手握著機關槍的黑道分子的紙人,那個黑道的紙人還特別畫得很凶惡的樣子,還長了鬍鬚,手握機關槍,也有這種情形。
眭仁蒨就問鬼官了,他說,陽間跟陰間有什麼可以通呢?祂說,「金銀布帛」可以通。但是祂是說,用真的不如假的,「真者不如假者」。「即令以錫箔貼於紙上」,祂的意思就是說,你用真布帛、用真金銀,那當然是最好,但是你如果用錫箔,就是我們那個金紙上面有一個小小的錫箔貼在那個紙上,或者「以紙作綢緞等」,「便可作金或衣服用」,這個也可以,就是等於方便。「此十餘年前看者」,就是印光大師在十幾年前看過這個記載,已經記不起來,它是記在《法苑珠林》的哪一卷哪一篇。印光大師在回覆給他的弟子裡面說,你們想仔細去看,可以去查看看,時間應該是在隋朝的時候,隋朝的初年,那個時候岑文本還在讀書,他是到唐朝的時候才當到中書令。這個是他老師眭仁蒨跟鬼官的對話的一個經過。
那麼寫這封信請示印祖的是金振卿居士,那麼印祖就告訴他了,就是金振卿居士,他就說,你的性情太過於自以為是。當時印祖有一個弟子叫范古農,這是民國初年,早期民國初年的,也是在中國的一個大居士叫范古農。范古農所說,雖然不知道它的出處在哪裡,但是於天理人情來說,也是符合的。可能是這個金振卿居士寫信請示印光大師,有可能是要呼籲全國廢掉這個事情,就是燒金紙的事情。他在請示印光大師說,可不可以呼籲全國來廢掉這個燒金紙的事情。印光大師跟他講,他說,如果你真提倡,你會受到「鬼擊」,他說,你可能會受到鬼道的攻擊。
「世有愚人,不知以物表心」,他說,世間人,有一些比較愚昧的人,他不知道用,「不知以物表心」,就是不知道用供養的物品來表達他的真心。那他都是「以多燒為事」,「專以多燒為事亦不可」,他假如要燒多也可以。但是最好怎麼樣呢?「當以法力心力加持」,最好是用法力跟心力來加持,才可以讓它「變少成多」。就像施食一樣,七粒米可以變成像須彌山那麼多,這變食真言裡面一樣,它可以變少成多,以遍施自己的宗親以及一切孤魂則可。但是如果你用燒紙錢來供養佛菩薩,「則非所宜」,不應該,因為佛菩薩不接受世間人這樣的供養。那世間人用飲食香花來表示他的誠心,來供養佛菩薩。用真誠心來供養,那是最重要的。但是世間的愚人他無知,縱然他是用金紙來供佛,你也應該用一念誠心這樣來看待。
印光大師很慈悲,他說,你不要這樣去看不起他,這樣以一念誠心來看待,也有功德。譬如小孩子捧沙供佛,就是阿育王的前身。佛陀在的時候,有一次跟阿難尊者在外面托缽,在行腳,在路上看到一群小朋友在玩,其中有一位小朋友,看到佛陀來以後,非常地恭敬佛陀,沒有東西可以供養,就用一碗,用捧沙,手捧這個沙,這土地上的沙要來供養佛陀。佛陀就用缽接下他的沙的供養,佛陀是接受這個小孩子的恭敬心。後來佛陀就跟阿難講,說這位小孩子在我圓寂以後,在數百年之間,他會降生在印度,名叫阿育王,會統治全印度,以後會護持三寶。
後來阿育王在數百年後,真的,這個小孩子真的誕生在印度,統一全印度。剛開始也是非常地暴虐,但是後來經過善知識的引導,讓他入佛門,親近佛法,終於成為佛教界的大護法。佛法在印度傳到斯里蘭卡,就是阿育王的兒子跟阿育王的女兒,把佛陀的法傳到,也把佛陀的火化的舍利供養到斯里蘭卡,也是阿育王的兒子跟女兒送到斯里蘭卡,錫蘭,以前叫錫蘭。所以阿育王的前身是那個小孩子,「小兒供佛以沙」。阿育王還甚至因為這樣而得到鐵輪王的福報,我們知道這個娑婆世界有金輪王、銀輪王、鐵輪王、銅輪王,阿育王是得到鐵輪王的福報。
但是世間的愚人不知道求生西方,所以用很多金紙、金錢,買錫箔來燒、來寄庫,這個現在臺灣的民俗還有,這寄庫。印光大師說,其實這個是癡心妄想,這個是以自私自利的心想作永遠做鬼、永遠當鬼的計畫。這個也不問是非,只希望有一些不問是非,只希望有佛事可以做的,可以有一些供養的這些俗僧、這些出家人,便隨他們的意思來做。例如在印光大師那個年代,他們在中國的民間也流行「破地獄、破血湖、還壽生者」,非常多的人也都在做這種事情,甚至一些俗僧也在做。印光大師說,「然君子思不出其位,但可以以此理自守,及為明理之人陳說」,意思是說,如果知道這個利害關係的,應該把它講出來。「若固執不化之人,亦不得攻擊,以招致人怨」,但是有些固執不化的,你就不用跟他結惡緣,以免招致他們的怨恨,對於自己、對於別人都沒有好處。就是當時可能也很多流行破地獄啦、破血湖啦、還壽生等等,寄庫啦這些行為,印祖說,有些很固執的人,就不用再跟他談。
另外有一件事情,就是焚經之事。在印祖那個年代,在超薦亡者的時候,有燒經書,焚經就是燒經書。「焚經一事,雖有功德,吾人不敢提倡」,印祖說,我不敢提倡。因為以「粗心人多,每每燒於錫箔灰中。錫箔灰,賣於收灰者,將紙灰簸出,而留其錫以賣之,此經灰不同棄於垃圾中乎。誰肯細心另用器焚之,而以其灰投之於大江大海中乎。」印光大師說,因為那個年代有流行這樣的一個風俗,就是燒經來做功德。燒經,經文的經。印光大師說,他不敢提倡,因為粗心大意的人很多。你把燒經文的書,燒經文的經書跟錫箔灰混在一起,再把這些灰賣給專門收灰的人,他是要那個錫。因為那個錫是燒不掉的,他是要那個錫,留那個錫,那就變成把經灰也丟在垃圾堆裡面去了。他說,沒有人肯細心的用另外一個桶子來燒這個經。這個灰,經書的灰,印祖也有講,經書如果不能讀了、不能用了,你要把它焚化。這個經書已經不能再看,都破損了,字都模糊了,經文都模糊了,要把它火化的話,印祖有說,把它火化以後,要用一個乾淨的布袋把它裝進去,放在大海大江裡面沉到海底。
印光大師說,他剛出家的時候,看到有放蒙山、燒黃表、加往生錢,就把往生咒的咒文印在往生錢上面。往生錢做成像錢那個形狀,上面印往生咒,這樣叫做往生錢。印光大師當時在他那個年代,有看到很多人燒往生錢,有些燒到一半沒有燒掉的,上面還有往生咒的經文沒有燒到。在清光緒十六年,在北京龍泉寺,早上印光大師離開龍泉寺的山門,看到昨天晚上燒焰口,送孤魂所燒的紙堆裡面有往生錢,大概有兩寸厚,只燒到一半。印光大師再把它撿起來,放在字簍裡面,「納之於字簍中」。況且還被那個僕人打掃,叫那個僕人不要放在一般的垃圾堆裡面。印祖說,這個都要很細心去做,若大派頭人來做,則沒有辦法得到利益,就先遭到災禍了。
在前數年,在太平寺,在蘇州有一個叫隱貧會的,「代售朱書《金剛經》」,就是用硃砂筆寫的《金剛經》。真達和尚,當時是印祖的弟子,真達和尚聽到印光大師這樣開示,跟他制止說不能賣。「如有人送朱書《金剛經》,不必於做佛事燒,恐無有細心人料理」,恐怕沒有細心的人來處理這個事情,就會犯錯。如果在家中的話,應該用一個清淨的地方,用一個大鍋或是一個鐵盆,把這個「置經於上,上又加以箔錠」。以上這一段印祖說,世間愚人不知道求生西方,用金錢買錫箔來燒當做寄庫,他說,這個叫癡心妄想,是以自私自利的心希望永遠做鬼道眾生。這個是《印光大師文鈔三編卷二·復金振卿居士書》裡面有記載這一段。
最後印光大師也有提到他的弟子,叫做龍梓修、濮秋丞這兩位居士,在民國十八年,想要「以一千六七百圓,在寶華山」,這也是中國大陸的一個很有名的道場,叫「寶華山」,要做一堂水陸法會,就為了這個事情來跟印光大師報告。印光大師教他們這兩位弟子,說你們用這個錢來打佛七,念佛。可是這兩位弟子就捨不得用這個一千六、七百圓來打佛七,只用幾百圓來念佛耳,他們希望印光大師贊成他做水陸法會。其實這個不是只有在印祖那個年代,現在在臺灣也是一樣,我相信中國現在也是一樣,你同樣叫他去護持水陸法會跟護持佛七,他可能會比較選擇護持水陸法會,他不會去護持佛七,都一樣,就執著以為,眾生總是以為水陸法會功德比較大,這個地方印祖就提到了。印祖說,他這兩個弟子大概用八百圓去做水陸法會,可見世間人都是喜歡熱鬧鋪排,「不是真實求超薦先亡」,就是不是用真實的心,來求超薦他們的歷代祖先以及冤親債主,以及超度普度孤魂野鬼,孤魂眾生。
燒紙錢、錫箔這個不可以廢除,也不一定要堅持說,一定要燒多少。要知道這個燒錫箔、燒紙錢,「須知此濟孤所用」,就是說鬼道眾生有用。所以印祖為什麼說不要,不贊成也不反對,道理就在這個地方說,對鬼道眾生來說,這些紙錢跟錫箔,祂們執著。所以「須知此濟」,「此濟」就是會幫助這些孤魂野鬼所用。佛菩薩跟往生的人,「了無所用」,對於佛菩薩或者往生西方的人,「了無所用」,沒有,不需要。
「應當以佛力、法力、心力,變少成多。若人各得一,縱數千萬萬,也不能遍及,以孤魂與鬼神,遍滿虛空故」。「若知變少成多之義,則濟孤之心亦盡,而且無暴殄之過。是在人各至誠以將,則心力周遍,冥資亦隨之而周遍矣。」這一段印祖講得非常好,這不是說你燒多少錢的問題,燒多少紙錢的問題,是應該用佛力、法力、心力,變少成多,因為孤魂跟鬼神也是遍滿虛空故。如果你明白變少成多的意思,那麼你就不會有這種「無暴殄之過」,就是太浪費的這種過錯。最主要是個人要至誠心來供養,你至誠心來供養,用心力周遍法界,幫助幽冥眾生的利益也隨之周遍法界。這個是印祖在《印光大師文鈔續篇卷上·與李慧澄居士論焚化經灰及往生錢書》,這裡面印祖有這樣的一個開示。
特別我這樣把它提出來是,因為臺灣也是都為了這個問題困擾,佛教界很多人對這一塊,到底要不要燒紙錢呢?也大家眾說紛紜。印祖給我們一個很明確的指示,以誦經、念佛、念咒為主,以幫助亡者超薦西方為主。第二,用佛力、法力、心力真誠來供養,這是最重要的。第三,我們不贊成也不反對燒紙錢,因為鬼道眾生祂有這個執著,所以我們也不能說廢除。以上三點是我們總結印祖的開示,來讓各位明白有關要不要燒紙錢的問題,我們做這樣的一個探討。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四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2、黃柏霖警官:因事悟理  必藉相以導真  瞻仰聖容  賴華香以薦奉
時間段:00:41:41.28--00:49:13.20
『諸經集要』,應為《諸經要集》,一共二十卷,是唐道世,應該是法師,道世撰,又稱《善惡業報論》,收在《大正藏》第五十四冊。《諸經集要》是摘錄經律論中有關善惡業報的要文,並加以分類編輯而成的典籍。與梁朝寶唱法師所編的《經律異相》,這本《經律異相》在臺灣佛教界也有流通,同具有佛教百科辭典的性質。這個地方,全書,《諸經集要》分成三十部,也就三寶、敬塔、攝念、入道、唄讚、香燈、受請、受齋、破齋、富貴、貧賤、獎導、報恩、放生、興福、擇交、思慎、六度、業因、欲蓋、四生、受報、十惡、詐偽、墮慢、酒肉、占相、地獄、送終、雜要。此三十部又再細分為一百八十五項,各部或篇首置述意緣,述說該部之大意。這樣看起來,這個《諸經集要》確實這裡面編得非常完整,是確實可以做為世間人修行的一個準則,一共有三十項,幾乎都跟我們生活有關、跟我們修行有關。這一段為什麼提到《諸經集要》?這是在《諸經集要·香燈部第六·述意緣第一》裡面就有這段經文,就『夫因事悟理,必藉相以導真;瞻仰聖容,賴華香以薦奉』,就從這個地方出來的。
我們知道佛陀講經,事理是圓融的。事就是要彰顯佛理、要彰顯真理,事跟理是不能偏廢的。因理成事,因事顯理,這是我們修行上要知道的事情。所以不能夠因事廢理,也不能夠因理廢事,兩個都需要。所以佛門裡面有事修、理觀這兩種修行,譬如說,你常常去參加法會啦、放生啦,做善事啦,鋪橋造路啦、救濟貧困啦,這個就是做善事,最後是要什麼?最後是要達到修到,布施修到「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就修到三輪體空,那就是悟理了,那就跟《金剛經》裡面的境界一樣,不住色布施,不住聲香味觸法布施了,那就跟理相契了,這個叫做因事悟理。你不能說,哎呀,你都是專注事修,不好好在這邊讀誦經典,不在這邊確實去領悟佛經的道理,他因緣還沒有到嘛,不得少善根福德因緣,他因緣還沒有成熟嘛。老和尚說,不斷的去布施,不斷的去修,去行善,他累積到一定的程度的時候,因緣具足的時候,老和尚說叫什麼?叫「福至心靈」。就福報累積到一個程度的時候,他突然間就契入了,「福至心靈」,所以「夫因事悟理」。
「必藉相以導真」,「真」就是性,性相是不二的,性因相而顯。我們講自性,自性是什麼?是無相無不相,真如實相,諸法實相,它是無相無不相,是空有不二,是真空妙有,我們所謂說,真實不虛。所以我們這個自性的本體,我們是見不到,但是我們感受得到,我們用得到。但是雖然自性是本自具足、本自清淨、本無動搖、本不生滅,這個真是這樣,但是也要藉能生萬法這個相來顯出這個本自具足,自性的本自具足、本自清淨、本無動搖、本不生滅,所以能生萬法那就是相。所以性因相而顯,性,自性因相而顯,所以「必須藉相以導真」。
「瞻仰聖容」就是禮敬佛陀禮敬聖相,都是用什麼?用花跟香來表敬奉,花代表修因證果,香代表戒定真香,這樣來表達供養。《諸經要集·香燈部第六·華香緣第二》,「若以一掬水用灑佛塔」,就是這裡了,這裡面有提到這一段經文,跟我們《感應篇》一樣了。「若以一掬水用灑佛塔,除去不淨。以華香供養,舉足一步詣於塔寺。一稱南無佛,欲使是人墮三惡道百千萬劫,終無是處。」我們《感應篇彙編》跟這裡講的有一些不一樣,它是說,「一稱南無佛,欲使是人墮三惡道百千萬劫」,《感應篇》裡面就沒有提到這樣,只是『是人若墮三惡道者,無有是處』。《諸經要集》是講,「終無是處」。都是這一段《感應篇》的經文,就是從《諸經要集》裡面摘錄出來的,可見我剛才講的這部《諸經要集》確實是很重要的一本書。希望有機會我們也把這本,我希望我把《諸經要集》,我也把它摘錄出來,看有沒有機會在網路電視臺流通,這個我覺得非常好。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四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3、黃柏霖警官:三車法師窺基大師之生平
時間段:00:52:21.09--01:10:50.08
『感通傳云』,「感通傳」是《道宣律師感通錄》,是道宣律師他所編輯的,又叫做《感通傳》,又稱為《感通錄》,又曰《律相感通傳》一卷,是唐朝道宣律師他所編輯的。感天人來降,付與戒律事理問答者,這個是《感通傳》。提到道宣律師,我們知道道宣律師跟窺基大師的公案非常有名,老法師也有講過這一段的故事。中國律宗的初祖是終南山道宣律師。道宣律師本身他持戒非常精嚴、清淨,所以感得天人供養。我們臺灣持戒律的正覺精舍還有南林尼僧苑,他們尊奉的祖師就是道宣律師。道宣律師他都是日中一食,午餐是由天人送供養,不需要自己去托缽。
在道宣律師同一個時代,有一位窺基大師,他是出生在豪門貴族。這個典故是這樣,就是當唐太宗的時候,玄奘大師到西域去取經,經過西域的時候,看到在山洞裡面有一位尊者在入定,年紀非常大了。當時玄奘大師跟這位尊者對話,這位尊者就告訴玄奘大師說,他等下一尊佛彌勒菩薩來,他要把佛陀的法傳下去。玄奘大師就跟他講了,他說,你等到下一尊佛彌勒菩薩來,要五十六億七千萬年,太久了。他說,你到震旦國先去乘願再來,你等我到西域取經回來以後,你來幫助我弘法利生。他後來就聽了玄奘大師的勸告,他說,好好。玄奘大師跟他講說,你往東走,震旦國,就中國的方向,你找那個最高的房子,你就到那邊去投生。你知道在古代那個年代,房子最高就是皇宮,這是皇帝大臣,這些達官貴族所住的地方,房子都很高。他因為出家人福報大,所以他就到唐朝的時候,他就投生到唐朝很有名的一個大將,唐太宗那時候,很有名的一個大將,叫尉遲恭,他投生到那個地方去,當尉遲敬德的姪兒。他一投生到尉遲敬德家,做尉遲敬德的姪兒,出生以後,他就變成富貴,豪門貴族了,富家子弟了。
當時玄奘大師回國以後,就跟唐太宗報告這個事情,就問皇帝說,皇帝有沒有在這幾年生出一個太子出來?唐太宗說,沒有。他說,不對,應該已經來投胎了,現在應該已經是年輕人了。皇帝後來就幫他找,後來就找找,找到尉遲敬德他的姪兒,就是窺基大師再來,就是那位尊者再來。玄奘大師就跟唐太宗就去拜訪他了。那麼拜訪他,因為當時他就是一個豪門貴族,我們現在話叫做公子哥兒,父親又是當將軍,有錢有勢,過富貴的生活。
玄奘大師因為他有智慧眼,他可以知道這位就是尊者再來的,他想度他出家,知道他善根深厚,想勸他出家。但是窺基大師當時他,後來沒有辦法,被玄奘大師說得就是要出家,後來他開個條件,因為他要享受,要享受貴族的生活,那還是放不下。所以他跟玄奘大師提了三個條件,第一,我要帶一車的書,因為他喜歡看書,那前世是出家人,讀誦經典。老和尚說,法布施得聰明智慧,所以你看他到這個世間來,他就喜歡讀書。為什麼?他前世是修行人、是出家人,都是讀誦經典。這是第一點,他說,我要一車的書,我要出家的時候,要到佛寺去看。第二個,我要帶一車的金銀財寶,物質享受不能缺乏。因為他已經投生在富貴人家當子弟了,所以我們為什麼說,富貴修道難,就是這個道理。第三,因為他出生在豪門望族,所以很多的侍女陪伺,他說,第三要有美女伺候我,所以要一車的美女。這是很有名的三車公案,三車法師的公案是這樣來的,一車書、一車金銀珠寶、一車美女。
玄奘大師他就是先以利鉤遷,而後入佛智,我先答應你,然後就好,你這三車,我全部答應你。他就是真的裝了這樣三車的書、金銀珠寶、美女,都浩浩蕩蕩就開到佛寺去了。一到佛寺去以後,就開始唱戒定真香,爐香讚一唱,那個大鐘、大鼓一叩下去,這位尊者前世的修行善根浮出來了。為什麼?相應嘛。阿賴耶識裡面那個過去生在佛門裡面當出家人,朝暮,早晚課,早課、晚課,晨鼓,我們講說,晨鐘暮鼓,讀誦經典,你的阿賴耶裡面都是這一種清淨的這種種子在裡面。人家說,「一入耳根,永為道種」,就是這個道理。遇到緣的時候,說斷就斷掉。就像我一樣,我以前也是喝洋酒XO、威士忌,抽好菸,德國DAVIDOFF。可是我一受戒以後,一個禮拜我就斷掉這個菸跟這個酒了。
我講過我受戒的故事,就一個香菇就度了我。因為我們受菩薩戒第六重戒就是酤酒戒,我就放不下香菸跟酒。觀音菩薩就用香菇來度我,就搭縵衣過堂的時候,我夾的第一道菜就是香菇,那個香菇就掉在我的縵衣上,就把我的縵衣弄髒掉了。後來我就悟了,悟了就是說,我放不下這個香菸跟酤酒,就是酒戒。因為我在要受戒前是,因為當時得戒大和尚是中國佛教會的會長悟明長老,他只有在那個所有七、八百個戒子裡面,他唯一叫我改菩薩戒就是他。他叫我到他的寮房,他說,黃警官,你改為菩薩戒。我說,不可能,我還跟他講不可能。後來我去他寮房隔壁那個觀音菩薩那邊求了半天,還跟觀音菩薩拈鬮,說你答應我。我當時開的條件是,給我抽菸還有三杯藥酒,觀音菩薩也答應了,我那時候還很高興。沒想到第五天過堂的時候,五戒過堂,我就搭縵衣以後,夾的第一道菜就是香菇,我就悟了,我來受戒的心完全沒有,沒有受戒的心,哪裡有受戒的德?還有受戒的戒行呢?當然就得不到戒體,那時候我就悟了。所以我就決定回到家以後,七天以後就把菸斷掉、把酒斷掉。
我們那時候,我們簡豐文老師就跟我們提這句話,就是說,我們在學講經的時候,他就跟我們講,簡老師跟我們說,我們現在都在薰習般若,金剛種子,縱使你來生他世,假設你沒有往生西方,因為你往生西方就是阿惟越致菩薩,就不退轉菩薩,你不可能退轉,那不退轉菩薩都是法身大士,你是下來就是大菩薩。可是如果你沒有往生西方,你現在如果多薰習金剛般若種子,你將來到人間來的時候,你遇緣成熟的時候,你那個金剛種子就會浮出來。它就是根本水不能淹、火不能燒,它是堅固無比,它是不會壞掉的,因為不生不滅、不垢不凈、不增不減的。所以你遇到緣的時候,它那個金剛種子就會浮出來,所以你現在這一世的修行裡面,如果你金剛般若薰習得愈多,你下一世乘願再來的時候,你那個善根流露出來,你那個慧根要彰顯出來,速度非常地快,說斷就斷,頓脫。就像你這一輩子,如果持戒很精嚴的話,你來生他世,一樣跟果清律師一樣持戒非常精嚴。
窺基大師這個就是很明顯的例子,就是他過去生薰習金剛般若種子,雖然他還是放不下經書啦,世間的書啦,放不下這些金銀珠寶、放不下這些美女。可是等到玄奘大師把他帶到佛寺,那個大鐘一叩下去,唱戒定真香的時候,就像我們在受戒的時候,悟明長老帶我們念大悲懺,然後帶我們拜大悲懺的時候,唱那個大悲懺就非常地感動,裡面有一半都哭得唏哩嘩啦,全部都哭了,尤其女生哭的特別多,我也掉眼淚,都哭了。為什麼?過去生的那個金剛種子浮出來了嘛,慚愧了嘛,造了這麼多業,到今天才到佛祖前面來要受戒。那個慚愧心,我們的七聖財裡面的慚愧心自然而然它就流露出來,你就跟佛就接上去,跟佛就接上這個緣,就接走了,佛就跟你接走了,你的菩提心就開始準備要萌芽。
所以我們當時在拜大悲懺的時候,因為早課是拜大悲懺,因為悟明長老在臺灣是專門弘揚大悲懺,所以他又自稱叫觀音老人,他活到一百歲。他現在是坐缸,人非常地好,是中國佛教界的老好人,好好先生,是從浙江普陀山過來的。他從浙江普陀山請了一尊觀音菩薩過來,把這個法脈傳過來,現在由他的弟子再繼續弘揚。所以這個就是什麼?當時在我們拜大悲懺的時候,悟明長老就跟我們講,他因為老人家年紀大了,他拜下去,他起來的時候看到滿地都是,像我們說黃金鋪地,他看到滿地都是金光。悟明長老就跟我們講說,哎呀,開示的時候說,哎呀,你們在座一定有菩薩再來的。我這個出家人不打妄語,不是日光燈的光,是佛光,還有菩薩的光,我看到了。他說,我出家人,年紀這麼大了,我不打妄語,你們在座一定有菩薩再來的。那除了我以外啦,其他可能真的有菩薩再來的,這就是什麼?你薰習到這個因緣的時候,雖然中間你會迷惑顛倒,你可能會走到這個,被五欲六塵把你誘惑了,但是你馬上就拉回來,就跟這個窺基大師一樣。
當時他在唱那個,到佛寺裡面唱戒定真香的時候,他到痛哭流涕,後來跟玄奘大師說,好,我要出家了,三車不用了,退回去了,所以金銀珠寶也退回去了,美女退回去了,還有書也退回去了,老老實實地跟玄奘大師修行,後來成為他的繼承人,唯識宗也就是法相宗的傳人,鼎鼎大名的唐朝的窺基大師,不得了。他誕生在將軍府,就好像你現在在當一個億萬富翁的兒子一樣,但是時間一到就出家了。出家以後,這些億萬家財對你來講,如過眼雲煙。就像初果的聖人看到地上這個糞便,他知道是糞便,他就連看都不想看,他知道是糞便,因為他已經知道,一切法,畢竟空,不可得,無所有。他已經悟得那個空性的時候,他對這個世間的金銀珠寶美女,他已經不會再嚮往了,也就是說黏不上了。黏,就是很黏的黏,黏不上他了,他的道心就出來,那菩提心就發了,是很不可思議的,這個是金剛種子,這個菩提種子是非常地不可思議。所以為什麼到《華嚴經》的時候,一多不二?一生出無量,無量歸一,從本垂跡,從體起用,攝用歸體,就在講這個境界。所以後來窺基大師就修行上非常有成就。
當時窺基大師也是非常仰慕道宣律師,有一天就路過終南山了,想去順道拜訪道宣律師了,道宣律師也很想利用這個機會來教訓窺基大師持戒重要。大概因為窺基大師是大乘菩薩,大乘菩薩他是講心戒,他重心戒,不重事相。但是菩薩他是遊戲人間,你不知道他的真實境界。所以老和尚說,小乘戒重事相,大乘戒重心,重起心動念,你心只要一動念就犯戒了。所以倒是,不是我們說,道宣律師是小乘戒,是道宣律師他持戒很精嚴。但是他覺得說,窺基大師是一個菩薩行者,他可能不是很重視持戒,所以他想要跟他教訓持戒重要。
窺基大師在山上一直坐到中午,他大概兩個高人碰到高人。其實窺基大師大概也知道怎麼回事,但是就說而不說,他就不說出來,他大概也知道,故意坐到中午。道宣律師想讓他顯一下說,等一下天人應供,讓窺基大師見到。他們都好像已經有他心通了,窺基大師大概也知道說,你想叫天人來,那我就坐到中午。結果中午天人沒有來,沒有見到天人來供養。道宣律師就很失望了,本來想用這樣感化窺基大師說,你看我持戒修到天人來應供,所以持戒很重要。結果不料發生意外,進不來。
中午,天人送飯來了。道宣律師就問了,昨天為什麼你沒有來?天人說,昨天有大乘菩薩在山上,方圓五百里裡面,我據說,當時記載說,方圓五百里都是金甲神。祂說,都有金甲神在護衛,有很多護法神在護衛,我進不來。那換句話說,窺基大師的護法神位階很高,這個應供天人祂根本進不來,我們進不來,道宣聽了以後慚愧至極。這是老法師說的,不是我說的,老法師說的。所以老法師說,我們看到別人有過失,其實自己以為人家真有過失。他不是真的有過失,其實其中有密意,非凡人所知。所以窺基大師是大乘菩薩示現,有護法神保護,天人都無法接近,這不是小乘戒律精嚴,天人恭敬者所能比的,這些理事,我們要清楚明瞭。「若真修道人,不見世間過」,罪業決定可以消除。這是老法師在講《大乘無量壽經》裡面有這一段的記載。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四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4、黃柏霖警官:同誦《華嚴經》  燃香心不同  果報相去遠
時間段:01:18:17.19--01:20:43.08
宋朝周開山常誦《華嚴經》,又有一僧人能誦《金剛經》,二人同時暴斃而死。冥王先請周開山誦《華嚴經》,非常禮敬他,接著延請這位僧人誦《金剛經》,心中不怎麼尊敬。當誦經完畢後,冥王就說了,你們兩位因誦經的功德都可以延長壽命二十四年,持誦《華嚴經》的人更應當受敬重,將來不必再到我這裡了。當時誦《金剛經》的僧人心中感到十分慚愧,因而問周開山的住處,希望能前往拜訪。
兩人醒來之後,這位僧人立即前往潞州,今天山西省長治縣,訪問到周開山,問他其中的原因。周開山說,我每次要誦經之前,必定換穿乾淨的衣服,用香水來灑掃佛堂淨室,然後再取石中火,或是以鑽木取火來點香,以莊嚴肅穆的心來祈祝心願,開口有如面對佛說話,從來不敢怠慢疏忽。如果沒有這種淨火,絕對不敢用其他的火來點燃香。誦《金剛經》的僧人感謝說,我真的是有罪過啊,我每次誦經,經常用竈火來點燃香,就這一件事情來說,我的不淨之心已經夠多了。要知道燒香是為了表達我的尊敬心,必定要用清潔,要乾淨才可以焚燒,萬一竈中燒有穢柴,就是不乾淨的木柴,再用竈火來點香,尊敬的心反而變成猥褻的心了,所以太上老君才禁止我們竈火燒香。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四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5、黃柏霖警官:心中多不用二字  誦經功德即不滿
時間段:01:20:43.08--01:24:06.01
那麼這裡面有提到這位僧人誦《金剛經》,這裡面我們也聽老法師講過這個公案,就是明朝戚繼光誦經超度他的士兵亡魂的故事。誦經可以消業障、開智慧、解冤結,也可以度亡魂,讓不得善終的眾生可以投生到較好的境界。根據《感應篇彙編》裡面也有記載這一段,明朝平定倭寇最出名的將領戚繼光,他每天都會讀誦《金剛經》。有一天,他就夢到有一個鬼魂請戚繼光幫他誦《金剛經》求超度。其實這個鬼魂就是他的部下,已經陣亡了,請戚繼光誦《金剛經》超度祂。因為戚繼光是一位很虔誠而且樂於助人的佛教徒,所以他就答應了。可是當戚繼光正在誦《金剛經》的時候,誦到一半的時候,剛好一位僕人、奴僕送茶過來,戚繼光就搖手表示不用。當時換句話說,他沒有說話,但是他搖手表示不用,已經動念頭了,那心就不專注了,他說,不用。沒有想到當天晚上,那位士兵、那個亡魂就過來告訴戚繼光說,你今天誦的經很好,可是你誦的時候有多一個不用兩個字,所以效力就沒有圓滿。明天請你再誦一部幫我超度好嗎?第二天戚繼光特別吩咐僕人,不可以再來打擾,所以就聚精會神的把這個《金剛經》誦完。後來那個士兵亡魂就超生了,來託夢感謝。
所以我們遇到親友病故,請出家人到家裡來誦經,現在社會上有很多這種情形。請出家人來誦經,家人都不會下去誦經,所以這樣亡者得到利益就比較少,恭敬心不夠。所以或者是說,你跟出家人在誦經的時候,在那裡發呆或是胡思亂想,不看經本。隨法師在拜懺的時候,也不知道所拜的佛號,佛菩薩聖號是什麼?這樣超度亡魂的力量就非常地薄弱。所以這個悲心、恭敬心跟念力要懇切。所以家屬,家中有親屬往生,在四十九天之內,不斷為亡者誦經,尤其像《地藏經》、《金剛經》、《彌陀經》,就是要這樣的恭敬,那麼這個功德力就非常地大。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四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