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太上感应篇新证 » 感应篇新证第122集
第122集

感应篇新证第122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应篇新证 第六章 诸恶 96 正文:谩蓦愚人  译文:有的人设圈套使老实人或者缺少智慧的人上当受骗。  分析  现代设局骗人的事时常可见,让人防不胜防,卖假文物的,卖假珠宝的已经过时了,兑换XX债券的偶..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24 21:05 主讲:妙音居士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新证第122集

太上感应篇新证--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新证第122集

太上感应篇新证 第六章 诸恶 96
正文:谩蓦愚人 
译文:有的人设圈套使老实人或者缺少智慧的人上当受骗。 
分析 
现代设局骗人的事时常可见,让人防不胜防,卖假文物的,卖假珠宝的已经过时了,兑换XX债券的偶尔会碰见。现在谎称对方亲人被绑架,或者出车祸,或者重病骗钱的,经常会出现。至于冒充记者、同学借钱,更是屡见不鲜。甚至大人教育子女,也要教他们如何去骗人。人们不把骗人做为可耻的行为,反而成为一种“能力”,真是颠倒是非,大错特错了。 
事例一 
郭正是个农民,她冒充某报社记者到处去骗人。一天她到一个美容院,说要给予报道,装模作样地采访半天,然后挑了上千元的化妆品,看在记者的份上,老板给其打了五折。郭正称没有带钱,改天送来,拿东西走了。第二天她真的又去了,她说要参加一个聚会,她穿了新衣服,但没有化妆,请美容院给她美容并化妆。她说钱又忘记了,等过几天来一起带来。美容院看在记者的份上又给她做了美容和化妆。从此以后,这个记者就没有影子了。美容院到某报社去找人,报社称我们这里没有这个人。美容院才知道上当了,急忙报案,后来有人认识那个女人,说是某处的一个村民。他们到村里去找,她已经出去到外地打工去了。美容院和报社一起起诉了她,郭正被追究法律责任。 
事例二 
老孙是某省电台记者,他抓住一件恶劣的事,以曝光相威胁。对方是一个企业,便在无人处给了他二万元钱,做为封口费。但对方曾得罪过他,为此,老孙仍将这件事写成新闻,在媒体上发表,企业受到追究。但老孙并非为民做主,而是泄私愤。于是他又写了后续报道,发在内参上,企业知道后,又找到他,请他吃饭,求其高抬贵手,给他五万元。老孙收钱后并不罢手,仍然炒作此事,为此企业告他收好处费、受贿,法院将其判刑。 
正文:贪婪无厌 
译文:有的人贪取财物、名声、地位等种种好处,不知道满足。 
分析 
贪欲是愿财物、名声、地位等成为自己拥有的东西,为此造下种种恶业。人心不足蛇吞象,就是说人的贪心不会满足,永远没有厌止的一种比喻。贪欲的种类很多,有的贪钱财,有的贪官位,有的贪异性情爱。一个贪字,不知道毁了多少才华横溢的人才,但前仆后继的人们,觉醒者真的不多。 
官场人死于富贵,这是现代官场实际情况的真实写照。某位曾感慨地说,当你什么都有了,你也什么都没有了。他本人就是在什么都拥有的时候,自己把自己送上了断头台。有的官员捞到手的钱几代人都花不完,仍然在不断在捞,就如同上瘾一样,对他们来说不贪污,不受贿反而不习惯,不正常。 
其实聚则意味着散的开始,待其恶业众多,天地惩罚的时候,散的痛苦就来临了。不仅现世家破人亡,来世不知道要到哪里受苦去了。 
事例一 
任蔚彬,杭州环保系统工作20多年,自称“老环保”,曾任市环保局拱墅环保处处长、上城环保处处长、上城环保分局局长。因犯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于2006年2月5日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 
环保局的权力,被人戏称为“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要管空气”。从2002年1月起,任蔚彬成了杭州市上城区“管天、管地、管空气”的一把手,辖区内的有关单位、有关人员自然就寻找各种机会想要结识他。 
某大酒店的老板程某就是其中一位。2002年底,程某请任蔚彬和有关人员一起吃饭,饭后,他塞给了任蔚彬1万元的红包,作为拜年费。但是程某并没有马上求任蔚彬办事。到了2004年,程某的酒店缩小规模改造工程完毕后,为了减免排污费的事项,请任蔚彬亲自到酒店查看,完毕之后,程某又塞了1万元现金到任蔚彬的车上,任蔚彬没有拒绝。某大厦的老总包某则采取细水长流的方式接近这位局长大人,2003年到2006年,连续四年春节,包某都要送上2000元的银行卡,以感谢任蔚彬对其业务上给予的帮助。 
任蔚彬曾说,我知道在哪里失手的,一个是朋友,一个是春节。有些朋友拿过来,你不拿,好像你看不起他一样,以后人家想想看,你怎么这么死板。如果不熟悉的话,求我办事,这个钱我绝对不拿的。仅仅是为了酒店的排污费,程某就大方地送出两万元。那么,这排污费的蹊跷究竟在哪儿呢?任蔚彬说,标准是有的,核定是很随意的,我可以给他核定高、也可以核定低,而且经营情况,比如你经营情况不好,关了两个月打报告给我要免(排污费),那我给你多免一个月也看不出来。当然,环保局长的权力还不仅于此。2004年,某大厦工地夜间施工扰民,引起群众强烈抗议,任蔚彬出面协调。事情解决之后,包工头马某送上了一张一万元的银行卡。 
任蔚彬也说过,从主观上,我实际上把权力看得一点都不重,并没有拿这个权力卡别人的意思。环保补助资金是用于重点排污单位治理污染源及环境污染的专项资金,它的审批权掌握在环保部门手里,因此,这笔钱安排给谁、安排多少,可以说是由环保部门说了算。任蔚彬说:比如我们给你安排5万元专项资金,你能不能给我们单位搞个一万元钱的福利,也不是说一定要从专项资金里(出),一般来讲企业为了自己的利益,都肯的。说是给职工争取福利,但是面对送到自己面前的感谢费,任蔚彬也照样笑纳。2005年,某饭店在锅炉改造过程中,因为任蔚彬的帮助,获得13.75万元的环保补助资金。任局长把2千元的感谢费纳入了袋中。 
在任蔚彬看来,环保补助资金就如自己的囊中之物,只要变个戏法,想用就用。2001年下半年,时任拱墅环保处处长的任蔚彬,以虚报治污项目的手段,从市环保局支取了5万元环保补助资金,并把这笔钱打入了一家汽车维修公司。当时,他跟(公司老板)吴某某谈好,这五万块钱作为单位的汽车修理补助和职工搞福利的钱。然而,直到任蔚彬调离拱墅环保处,都没有和这家公司发生任何汽车修理费用。 
2002年初,一方面是春节临近,另一方面自己即将从拱墅调往上城,于是,任蔚彬抓紧时间做好资金和账面文章。他让汽车维修公司的老板吴某把其中的2万元送回,作为奖金发给了本单位职工。同时,从技术服务部打出一张3.5万元的支票到某宾馆,并开具发票到技术服务部做账。四个月后,已在上城任职的任蔚彬将3.5万元套现,存入自己的账户。又过了几个月,任蔚彬要出国,又从吴某处支取了2000美元,用于个人在国外的开支,并明确告知吴某在这笔钱从放在他那里的剩余的3万元环保补助资金里开支。 
任蔚彬认为,自己说了算,反正问题也不大,拿了先用,用了再说,这种现象存在还是比较严重的。2006年初,任蔚彬要购买房产,用40万元小金库的公款作为首付,后归还了30万,还有10万元至案发仍未归还。2002年底至2003年初,某油脂厂分两次给上城环保分局送来2万元,作为工作经费。因为各个环保分局都有,任蔚彬觉得存入小金库不安全,于是就将这笔钱交给财务人员,代为存入自己个人名下的账户,但后来却被用作个人消费花掉了。 
任蔚彬说有的钱我本来不想要的,还又还不出去,放在那里变成死钱,死钱么弄弄又去用掉了,这个和我主观意愿上是相违背的。所以,小金库在环保系统几乎是个公开的秘密。在为职工争取福利的名义下,任蔚彬想方设法扩大小金库的资金渠道,环境影响测评项目协作费,就是一个主要来源。 
一个单位要到环保这里来做审批的话,一定要提供环境评价,但是有些项目,他不懂怎么做环境评价,这样就会推荐他一些单位,这些单位都是经过确认的,让他自己去选,但是有局限性。我们推荐环境评价单位,环评单位给我们一定比例的返还,从25%-35%都有。据纪检监察机关查明,从2002年到2006年,在局长任蔚彬的授意下,上城环保分局为辖区内从事环保业务的杭州市环科院等多家单位,在业务推荐等事项上提供帮助,并以协作费的名义收取回扣,其中油菜烟净化设备按销售额10%至15%,环境影响测评项目按项目收费30%至35%的比例收取,累计收取人民币约56万元,用于职工福利。 
任蔚彬说,我们当时认为公家拿是正常的,没有感觉,因为大家都是这么做的,因为整个系统都是这么做的。靠我的力量去抵制,我无法扭转这个局面,我只能说我能保证我的利益,这是最重要的。我不可能去抵制这种做法。反正都是用在职工福利上,从这个角度,没什么害怕的,想想大家都在搞的,要死大家一起死,一种侥幸心理。事实也正是如此,纪检监察机关从任蔚彬案顺藤摸瓜,查处了全市环保系统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等严重违纪违法串案,涉案人员达90余人,其中23人被立案查处。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