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太上感应篇新证 » 感应篇新证 第125集
第125集

感应篇新证 第125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应篇新证 第六章 诸恶 99 正文:骨肉忿争 译文:有的人私心太重,致使父子兄弟之间至亲骨肉忿怒争吵,以致家庭不和。 分析 家和万事兴,是古训,也是现代的流行语言。家庭是社会的细胞,要建设和谐社会,首先要人与人和谐,创造和谐的家庭是..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24 21:08 主讲:妙音居士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新证 第125集

太上感应篇新证--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新证 第125集

太上感应篇新证 第六章 诸恶 99
正文:骨肉忿争
译文:有的人私心太重,致使父子兄弟之间至亲骨肉忿怒争吵,以致家庭不和。
分析
家和万事兴,是古训,也是现代的流行语言。家庭是社会的细胞,要建设和谐社会,首先要人与人和谐,创造和谐的家庭是最基本的要求。要创造和谐和睦的家庭,就要有一个宽宏大量的胸襟,要包容家庭成员的缺点,甚至原谅他们的无理侵犯。在家庭中如果有人心胸宽大,纠纷就会减少或者没有。要创造一个和谐和睦的家庭,就要有爱心。就事实来说,忍和爱不是一个层次,就忍来说,是别人冒犯了自己,我不计较,不是没有计较的心,而是我自己克制自己,尽量不去计较,不去辨别对与错。而慈爱则不同,慈爱是自己发自内心地去爱每一个人,看见他们或为财,或者为了言语争吵时,会尽力化解他们的矛盾。当他们有难时,自己主动相帮,根本不会计较别人有意或无意的冒犯。要创造一个和谐和睦的家庭,就要处理好各种亲属关系。现代多是独生子女,有兄弟姐妹的人并不多,这方面的忿争不多,但也有新的问题出现,做为男人不但有父母,还有岳父、岳母;做为女人不但有父母,还有公公、婆婆。因为双方都是独生子女,都视为掌上明珠,由此会引发许多矛盾。所以,年轻夫妻处理好与双方父母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主事的人能带动家中每一个人都明理礼让,家庭之中自然会和和气气。相处融洽了。
事例一
年近花甲的瞿先生与妻子省吃俭用,先后积攒了存款人民币9万元,以瞿妻的名义共分8张存单存入银行。不料天有不测风云,2006年12月9日,瞿妻因病医治无效去世。儿子小宏在帮助料理母亲的后事中,悄悄拿走了八张存单,对此瞿先生一无所知。不久,瞿妻单位通知小宏领取了母亲的抚恤金4.3万元。2007年2月,瞿先生在整理房间时意外发现存单及房屋产权证不翼而飞,赶至妻子单位询问,方知抚恤金也被儿子拿走,便要求儿子退回钱和存单,但遭到拒绝,于是父子间开展了一场财产权属的诉讼。法庭判儿子还回一半属于瞿父的财产,另一半是遗产,可以另行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事例二
2005年11月,男方小建和女方小慧被判决离婚,双方所生之子天天随男方生活。此前,他们一家三口住在本市天潼路由女方父亲承租的公房内,同年8月承租人亡故。该房屋建筑面积28.41平方米,自行搭建13平方米,户籍五人,其中包括小建和儿子天天,实际居住女方母亲一人。次年4月,前妻母亲与拆迁单位签订《安置协议》)及《补充协议》,领到补偿款、搬家补助费等共计人民币86万元钱款。
 由于考虑到户口,拆迁单位将其人头费计入,于是将总计19万元的钱款给了小慧,她认为前夫和儿子不是被拆迁安置的同住人,于是只给了前夫和儿子7万元钱款。前夫和儿子则认为,除去女方母亲个人外,余款应当由五人共同分摊,故要求支付其补偿款30万元。另外,由于已离婚,属于两个家庭,拆迁单位在支付房屋拆迁补偿款时未通知自己到场,导致至今未能领到拆迁补偿款,要求拆迁单位对此承担连带责任。
法院审理后认为,拆迁单位依据房屋拆迁许可证,具有对被拆房屋实施拆迁的权利。因此,法院判处前妻及其母亲支付前夫和儿子房屋拆迁补偿款人民币30元,驳回前夫和儿子要求拆迁单位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
事例三
有一个女士讲述说,我与丈夫国轩(化名)是经人介绍认识的,谈了朋友以后才知道,原来他母亲与我是一个单位的同事。开始我以为婆婆是个好相处的人。
结婚前的一天,一向话很少的国轩突然很认真地找我谈话,他提出要与我“约法三章”:“一,我母亲发脾气时,你说话的声音千万不能太高。二,她在说你时,你千万不能顶嘴。三,她发完火之后,你千万不能使性子不理睬她。如果因此让你觉得不痛快的话,你可以骂我、打我,就是不能惹她生气。”我欣然答应了。
结婚的第二天,婆婆提出以后吃在一起。可接着婆婆又要求我们:除了每月交50元饭钱,还必须交10元钱她生儿子时“肚子疼的钱”,一共60元。要知道,当时我与国轩的工资奖金加在一起也才130多元。不久,国轩的妹妹打算结婚。我和国轩外出旅游了一趟回家后,发现家里贴着喜字的风扇被婆婆搬去做女儿的嫁妆了。国轩妹妹出嫁的前一天,因为家里小,婆婆嘱咐我们晚点过去。可等我们临近中午过去时,婆婆却大为光火,认为我这个嫂子在小姑出嫁当天居然不去帮忙。有一次,邻居家娶媳妇,那家婆婆坚持不放鞭炮,而媳妇偏要对着干,并且扬言听不到鞭炮声就坐在车里不出来。婆媳僵在那里,最终媳妇赢了。在之后的每次争吵中,媳妇总是占上风。一次,在大家一起吃饭时,婆婆说起这事评论道:“要是我家媳妇这么跟我吵架,我肯定给她两个耳光。”尽管如此,我还是坚持把这顿味同嚼蜡的晚饭吃完。我仍然恪守跟国轩的“约法三章”,没有把不满直接对婆婆发泄,可是对婆婆,我已经没有刚开始的那种感情了。
后来,单位分给我一套一室户。虽然房子很小,很远,户口也属于郊县,但我还是决定和国轩搬过去。分开吃后,我依旧关心着婆婆,得知婆婆要外出旅游,我抱着10个月大的孩子,背着塞满奶瓶、尿布和食品的大包,兴冲冲去了婆婆的车间。当我拿出婆婆爱吃的巧克力、肉松和苏州豆腐干时,她的同事一个劲地夸我想得周到,唯独婆婆不高兴,还冷冷地说着:“你别以为送我些吃的,我就会给你带上南京盐水板鸭,你休想。”我不懂婆婆为什么拿冷淡回报我的热情,只好经常回避她来少惹是非。
可还是有事发生,婆婆总会找出事情来责备我和国轩。孩子贪玩没有进门就叫奶奶,她就淌眼抹泪地怪我没教育好;国轩去我婆婆家,我打电话嘱咐身体不适的他多喝水,就被认为是在催促国轩回家,连带国轩也被痛骂。我们的结婚戒指、存折之类也都被她保管;她还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把其他亲戚的户口迁进我们的房子里来……
如今公公去世了,最近,婆婆附近的房子都在动迁,婆婆的最后落脚点总是一个问题。国轩的姐妹们曾经表示过我和国轩应该承担起责任,但是,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宁愿和国轩离婚,也不愿与婆婆一同生活。
事例四
5岁的驰驰(化名)来自江西抚州,今年2月,驰驰因多次发烧却未能痊愈而辗转多地求医。两个月后,来到上海求医的驰驰被确诊患上急性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由于机体缺少造血功能,驰驰不得不依靠输血维继生命,但这并不能治本。
上海市儿童医学中心血液肿瘤科主任医师陈静教授告诉记者,由于杨驰还有一个同胞姐姐,所以医生们首先考虑为姐弟两个做骨髓配对。而在通常情况下,同胞兄妹的配对成功率在25%左右。此时,10岁的姐姐莹莹(化名)正在老家上小学四年级,为了拯救病重的弟弟,莹莹放弃了期末考试,并在骨髓移植手术实施前1个月来到了上海。
至少有3个月的时间,驰驰的父亲杨武良是很欣慰的。“医生检测驰驰和莹莹的骨髓配对,而且驰驰身体内的骨髓干细胞没有明显排斥,因此可以进行移植手术。” 7月17日,在东拼西凑了20万元后,手术开始进行。莹莹先后为弟弟采集了两次血液和1次淋巴细胞。3天后,莹莹出了院并回了老家,而驰驰仍需留院观察。“情况有好转,脸色一天天红润了起来,血小板、红细胞等血象监测指标也慢慢恢复正常。”母亲肖新屋说。
手术后,因为担心病情反复,驰驰一家三口一直留在上海。杨武良说,“一直住院的费用太高昂,因此就租了每月120元的房子,到了换药或需要检测的时间,然后搭乘公交车到医院。”据悉,这来回的路程约为20公里。今年11月,驰驰的身体开始出现复发症状。“11月12日起,移植物逐渐被排斥,目前又恢复急性重型再障状态,建议再次进行移植。”
陈静教授说,接下来等待驰驰的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再一次采集姐姐的细胞进行第二次移植手术,另外一种就是通过药物治疗。但是,对于复发的驰驰来说,后者效果非常有限。 为此姐姐要再次为弟弟捐骨髓。象这样连生命都是姐姐给的,还会忿争吗?
事例五
李老汉家住的平房要拆迁,不久老人就会分下来新房,这时儿子认为自己年轻时没有借到老人的光,这回总算有机会了,于是找到父亲要房子。父亲听后大骂儿子不孝,儿子一听操起家伙就打父亲,急得姐姐急忙打110报警。民警来后对其儿子进行了教育,说明子女要赡养老人的道理,还提醒当事人,如果儿子不听劝阻,要及时报案。如此儿子,实在是不孝之极,这样的事情在现代真的不少。
事例六
孟庆莲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她有个女儿,丈夫做生意,一家人很和美。2008年的一天,她丈夫出门发生车祸身亡,处理完事故后,孟庆莲拿到手18万元钱。因为这笔钱,引起大姑姐的不满,她抬出母亲和孟庆莲要钱。孟庆莲处理丈夫留下来的往来帐,将欠的外债还清,这时只剩下8万元钱。为此,她把帐目拿出来,告诉大姑姐欠了多少外债,剩下多少钱。并且表示可以把剩下的8万元分给母亲4万元,其余留做孩子读书的费用。他大姑姐不相信,找新闻媒体曝光,说孟庆莲私吞财产,不养八旬老母亲。又扬言要到法院告状。为此,孟庆莲多次找大姑姐一家谈,说:一家人有什么事不可以坐下来商量呢?并清来律师,律师根据法律条文解释,说:遗产要还清债务后才能分割,若分割孟庆莲占一半,另一半也要三个继承人共同分割。这样老太太还拿不到四万元钱。孟的大姑姐听明白后,主动向弟媳道歉,一家人握手言欢,重归于好。
事例七
为了照顾智障弟弟,哥哥终身未娶。这件事在辽宁省葫芦岛市流传。赵树友从记事起,就知道弟弟一出生他就再也没有见过母亲,是父亲含辛茹苦把他们拉扯大。弟弟是先天性痴呆,终生丧失劳动能力。贫困的家庭,再加上没有劳动能力的赵树华,生活过得很窘迫。弟弟赵树华除了吃饭、睡觉外,再有的事情就是搞破坏了。堆好的玉米、垛好的白菜,经常是赵树华一时性起,就抓得乱七八糟。但在赵树友的心里,没有手足情更宝贵的了,弟弟破坏的事情,他再一一做好。天冷的时候他先把炕烧热,天热的时候,他为在一旁傻睡的弟弟扇扇子,地里的活都是他一个人忙活,有什么好吃的,他总是留给弟弟,自己舍不得吃一口。
家中没有女人不成家,年轻的时候,赵树友有人给他介绍对象,他坚持要带着弟弟过,就这样他错过了婚姻。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再有人给他介绍,他就说不找了,他说我一个人承受这一切吧,娶个媳妇也是跟我受罪。现在六十多岁的赵树友已经是满头白发了,他的最大希望是兄弟俩个好好活着。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