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太上感应篇新证 » 感应篇新证第131集
第131集

感应篇新证第131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应篇新证 第六章 诸恶 105 正文:怀挟(199)外心 译文:有的人为了个人私利暗中怀藏着外心,表面上却装作亲密的样子。 分析 阳奉阴违的事情,现代人实在做得太多了。人们认为这是生存、升迁提拔、或者发展事业的需要,却不知道这是一种..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24 21:15 主讲:妙音居士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新证第131集

太上感应篇新证--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新证第131集

太上感应篇新证 第六章 诸恶 105
正文:怀挟(199)外心
译文:有的人为了个人私利暗中怀藏着外心,表面上却装作亲密的样子。
分析
阳奉阴违的事情,现代人实在做得太多了。人们认为这是生存、升迁提拔、或者发展事业的需要,却不知道这是一种十分恶劣的品质。官场中下级欺骗上级,表面上服从,实际上各行其是。生活中,子女违逆父母,夫妻互相背叛,各找情人。朋友勾心斗角,同事当面说好话,背后下毒手,种种现象,在生活中比比皆是。人们之所以这样做,无非是执著一个“我”字,为了自己得利,或者为了保卫自己的利益,才会怀挟外心,做出天地鬼神不相容的事情来。
事例一
干活时不管生死 回家时“卸磨杀驴” 
台“军情局”对手下特绝情 
饱受批评的台湾军情系统近日又爆出了一则丑闻。据台湾《联合报》4日报道,一名日前被大陆释放的台“军情局”特务想回台与家人团聚时才发现,他早在7年前就被军方宣布“死亡”了,而“军情局”竟然还劝他的家人,“是否考虑别接回来了?” 
据报道,今年10月中旬大陆方面通知,因在大陆从事间谍活动而于1982年被捕的台湾“军情局”情报人员李俊敏经多次减刑已可获释,希望李的家人尽快向台有关部门提出申请,以便迎接李俊敏回家团聚。 
李俊敏的独子李正浩得到消息后马上联系“军情局”,不料却被告知,早在1999年年底,“军情局”就以“执行作战任务死亡”为由,为李办理了“死亡”手续。如今李在台湾是一个没户籍、没身份的“死人”。
国民党籍“立委”李庆华随后与李俊敏家属一同找到“军情局”,要求撤销死亡手续,没想到“军情局”先是质疑“是否真是李俊敏”,后来竟然又以“心理已不一样,会变神经病,还可能伤人”为由,劝李家人“是否考虑别接回来了?”直到李妻签下“保密协议”后,才勉强同意重办“复活”手续。 
李俊敏“死而复生”的消息一经披露,立即在岛内各界引起了一片哗然。据悉,李俊敏现年50多岁,上世纪70年代加入“军情局”。1979年,新婚不久的李俊敏突然接到命令,抛下正在怀孕的妻子执行“秘密任务”,直到第二年6月,孩子出生前的一个多星期才回家。但仅仅数天后,还没来得及给刚刚出生的儿子取名,就又被派往大陆,自此20多年音讯全无。李妻多次向“军情局”询问,却都被告知没有消息。 
 对于李俊敏的遭遇,台湾舆论纷纷批评说,李俊敏当年为“军情局”潜入大陆刺探情报如今却换来了个“活死人”的名声,“军情局”如此对待自己人简直是“太无情”。实际上,除了李俊敏之外,“军情局”对自己人“见死不救”的事情还有很多。据台媒体披露,自从1949年至今已有3000余名“军情局”间谍“以身殉职”。2004年1月,多名为“军情局”充当间谍的台商在大陆被捕,结果“军情局”根本不承认他们的身份,并一再宣称跟自己没关系。台商李某由于生意受损,要求“军情局”给予一些补偿,竟被“军情局”以“关得不够久”为由拒绝。 
 今年4月,曾被台湾“军情局”命名为“国府001号情报员”的老牌间谍张志鹏召开记者会,声泪俱下地控诉“军情局”“过河拆桥”,在他失去价值后就不顾其死活,在台湾社会引起了不小轰动。有分析人士评论,张志鹏可以说为台湾“军情局”立下了汗马功劳,其结局尚且如此,其他一些“小角色”的境遇就更可想而知了。实际上,目前台军间谍机关的士气日益低下,许多情报人员都对当局冷漠的态度心怀不满,甚至在背后大骂当局“拿间谍性命不当回事,军队中大多数人都不再愿意干间谍特务这个行当,甚至还流传这样的说法,“一旦迈入‘军情局’,就意味着给自己的前程画上了句号。”
再析
“文化大革命”时期,那时林彪表面上忠于毛泽东,实际上却想抢班夺权。在人面前,林彪“万岁”不离口,毛泽东语录不离手,江青甚至亲自为他拍学习《毛泽东选集》的照片,登在杂志上,给人们造成紧跟毛泽东的印象。背地里他残害老干部,打击一切影响他夺权的人,因为他的阴谋被毛泽东发觉,最后他迫不及待,设计了571 工程纪要,要杀害毛泽东,当他的计划败露后,苍皇出逃,落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正文:自咒(200)咒他
译文:有的人与人相争的时候,为达到目的,或证明自己清白,自己诅咒自己,而又诅咒他人。
分析
善良的人知道修心,面对别人的欺侮,任由他骂,任由他打。骂不还口,打不还手。人们之所以会自咒咒他,其主要原因还是嗔恨心在作怪,圆满的嗔心有五个条件:一是有憎恶心。执著损害我的人损害的相。二是有不堪耐心。是难忍,难容之心。三是有怨恨心。对于不饶益数数非理思惟随之而忆念的缘故。四是有谋略心。就是想要损害他。五是有覆蔽心。由嗔恚缠所覆蔽的缘故,不觉得羞耻,不了知嗔恚的过患就不能从嗔恚之中出离。
做为修行人,首先要降伏嗔心,应当在起心动念头上遮止,一发现心住著于损害相,当即遣除。把冤家损害的相,观为前世父母,未来诸佛。从根本上止住嗔心,这样就不会恶狠狠地咒诅他人和自己了。
要知道,由于嗔恨而无正当理由地诅咒别人,只想泄私愤,到头来受报应是自己。因为我们每个人前世所造的业力不尽相同,每个人的善报与恶报也不一样,这样,每一个人的福禄是有数的,寿命也是有一定数量的,只有他自己造恶业才会减少,不会因为你恨他,骂他而减少,所以,我们又何必做这种于他人于自己无益的事情呢?
事例一
2007年9月1日有记者报道:狗被毒死主人悬挂“诅咒他人不得好死”咒人的广告。报道说:昨天,记者在海安县城江海市场北侧路口惊讶地看到:电线杆上悬挂着一块“诅咒他人不得好死”的广告。仔细一看,原来是谁家的宠狗被人毒死了,狗的主人伤心悲愤之余,才做出这一过激、不文明的举动来。那上面写着:毒死狗的人,和出主意的人,儿子、孙子、老婆全都死光……。不知道被咒骂者是否有灾难发生,骂人者却受到公众的批评。
事例二
吴XX在地震发生后骑着摩托车背亡妻回家,被人们称为有情有义的中国农民。但是他不赡养父亲,被媒体曝光后,受到人们的遣责。他说父亲虐待他们,他还拿出一个他前妻的笔记本做为证明,他甚至说父亲咒死了他的前妻,他说,他和他父亲的事哪怕闹上法庭,最后坐牢都不怕,但就是不会赡养。他的行为引起人们争议,对于他究竟是情义男,还是绝义人争论不休,不过不赡养父亲的行为一定是错误的。
正文:偏憎(201)偏爱(202)
译文:有的人以自己好恶为标准,对喜爱的百般照顾,对厌憎者极力排斥欺压,偏向十分明显。
分析
现代的偏憎偏爱表现种种,花样翻新,范围更广,影响更深远,造下了人间种种悲喜剧,引人警惕。
为官者收了别人的贿赂,给人当保护伞,从而形成明显的偏向,被保护者可以获得官位,获得不合理的经济利益,可以明目张胆地做违法乱纪的事情而不被追究法律责任。
父母对子女的偏爱偏憎,往往会引发家庭矛盾。尤其是后母继父,对前夫前妻所生的子女偏憎的情形特别严重,甚至进行种种虐待,至于寄居篱下的孤儿,多数能得到温饱就不错了,别想得到其它物质,甚至连书都不能读。
事例一
 据悉,上世纪90年代中期,哈密分局在北京设立办事处,耗资2000万元在五棵松附近买了一块地。2005年,哈密分局被撤销,设在北京的办事处合并到乌铁局驻京办事处,那块地随即被卖出。由于北京地价连年飞涨,这个地块卖价达2亿多元,其中2000万元归还单位,余下1亿多元被宋德玺伙同哈密铁路分局金轮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下称金轮公司)总经理周国际等人私分。
宋德玺被“双规”后,乌铁局副局级以上官员几乎都被有关部门叫到北京谈话,包括已退休的原工会主席、原副局长和房地产处处长等。2008年3月中旬,这些官员被集中在乌鲁木齐开往北京西的T70次列车一节软卧车厢内带至北京,以至于乌市当地有“乌铁局的贪官拉了一火车”之讥。
据知情者介绍,宋德玺从武汉局调任乌铁局,对他来说绝对是个“肥差”。宋德玺任职几年中,乌铁局建设投资高达数百亿元,每年从乌铁局运出去的物资更是难以计数。同时,宋德玺到乌铁局上任后,提拔了一大批哈密分局的人。
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全国铁路系统开始实行多元化经营后,乌铁局也相应成立了多元化经营管理中心(下称多元化中心),下辖很多企业,都是乌铁局最赚钱的机构。宋德玺从哈密分局调来的人到乌铁局后,几乎垄断了这些部门。“至少70%以上的位子都是哈密分局来的人霸着,”知情者称,“他们来了就是搞车皮、搞钱。”
在铁路,最大的资源是车皮。据乌铁局中层干部介绍,以前乌铁局60%的车皮由自治区确定;剩下的车皮,散户和多元化中心各占20%。哈密分局来的人把持乌铁局多元化中心后,留给散户的车皮最多也就是5%,35%的都给了多元化中心。如此,绝大多数散户发货,都要通过多元化中心的代理公司或专业公司,如粮食公司、油品公司、化工原料公司、能源公司等,平白交出高昂的代理费。
据了解,宋德玺倒台,源头是原哈密分局金轮公司总经理周国际揭发。
在乌铁局,周国际和宋德玺的密切关系无人不知。2005年前后,哈密分局驻京办卖出先前在五棵松购置的地块后,所赚取又被宋德玺等私分的1亿多元,即通过周国际设在哈密分局的公司转出。对于其中的细节,周国际心知肚明,他的检举揭发,构成了对宋德玺的致命一击。
 周国际年约50来岁,中上个头,长相富态。上世纪80年代初,周国际带领哈密铁路局工务段劳务公司一些待业青年,组建了建筑队,时称“知青队”。
出身寒微的周国际为人活络,与几任乌铁局领导关系都不错,尤其是和宋德玺交往很多。“知青队”发展成当地赫赫有名的金轮公司,拥有国家二级建筑公司资质。
周国际的金轮公司“麻雀变凤凰”后,已不满足于基建维修、盖房子,而将触角伸向了技术要求高、工程量大的铁路。这一阶段,正是宋德玺在哈密局当政时期。前述乌铁局原中层干部表示,铁路建设的项目虽然是公开招标,但最终大都落入铁路系统下属的企业囊中。在哈密、乌铁局系统,只要重大工程或者铁路工程招标,几乎全是金轮公司中标,没有谁能够抗衡。
上世纪80年代,周国际的金轮公司为原哈密分局(即现在的乌铁局哈密办事处)建了一座供热站,没使用几天,楼墙体就出现裂缝。按惯例,这种伪劣工程,不仅要追回工程款,还应承担责任。但金轮公司不仅没退回工程款,反而多拿了工程款。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建设兰新复线,金轮公司从中承揽了不少重大工程项目。1998年10月1日铁路第二次大提速前,乌铁局提速辖区内很多铁路需要将弯道取直或架设桥梁,其中绝大多数赚钱的工程都被金轮公司得到。
多年间,周国际和金轮公司数次被举报,周国际本人也两次被抓,后被宋德玺等领导保出。时至2008年2月前后,因私分卖地款一事东窗事发,周国际再次被抓;三四月间,乌铁公安局派人抄走了金轮公司及其下属机构的全部账目;4月20日,公安局张贴告示,号召群众举报金轮公司周国际等欺行霸市、行凶报复等“黑社会”性质问题。周国际被抓后,很快供出了宋德玺。
事例二
吴洪明在安徽省的蚌埠市任职期间,作为分管土地、规划、城建、企业等工作的副市长,在两起土地审批过程中,滥用职权,违规审批,给国家造成了巨额经济损失。他也因此成为安徽省近年来由于涉嫌渎职犯罪而受到检察机关查处的最高级别官员。
一、一个草率“同意”让开发商省掉400万
2001年,安徽省蚌埠市空压机一分厂(即“北空压机厂”)经法院裁定宣告破产。2002年6月20日,江苏省无锡市永德房地产公司以2310万元价格竞拍取得该厂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后,在蚌埠注册登记设立了蚌埠市长隆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长隆公司”),准备在该宗土地上开发建设“阳光水岸”住宅小区。
然而在开发过程中,长隆公司发现面临不少问题,主要是拆迁费用大量增加、当初所竞拍的土地面积计算不合理等等。为降低开发成本,长隆公司于2002年8月21日向蚌埠市中市区(后更名为蚌山区)政府递交了《关于北空压机厂房地产开发问题的报告》,要求在拆迁中享受棚户区政策。棚户区政策是一项能够减免有关规费的优惠政策,按照蚌埠市政府出台的“蚌政办(1999)38号”文件的规定,蚌埠市在城市建设中只有37个地段可以享受此优惠政策。
按照这一优惠政策,长隆公司开发的“阳光水岸”小区能够免收城市综合配套费、教育附加费、新墙体材料发展基金,并减半收取白蚁防治费等费用。有关部门根据吴洪明的批示,陆续为长隆公司开发的“阳光水岸”项目减免了本应征收的相关规费计人民币399.8万余元。
二、一次强行“变通”让国家损失6400万元。2003年4月22日,蚌埠市国土资源局和安徽铭基金诺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铭基金诺公司”)签订了国有土地出让合同,将位于蚌埠市涂山路南侧、延安路东西两侧面积362848平方米的地块出让给铭基金诺公司,由该公司用于商业开发,出让价格为每平方米1020元,总地价为3.7亿多元。合同还约定土地出让金分四次支付,至2005年3月1日前全部付清。
2003年12月,在交纳了前两期土地出让金后,铭基金诺公司取得了该地块东西两侧的部分土地使用权及使用证,面积分别为101867.169平方米和79552.92平方米,并投资开发“华夏第一街区”项目。此后铭基金诺公司因资金困难没有交纳剩余的土地出让金。2005年10月,该公司董事长陈某提出,由政府收回土地或者引进别的公司开发。经新城区管委会联系,福建省厦门市宝龙集团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龙公司”)有意开发此地块。
按照有关规定,如果要再引进别的公司来开发,首先必须由政府将土地收回,再根据新的土地评估价格将其出让给新引进来的公司。然而也许是招商引资心切,抑或是“从大局考虑”,吴洪明却指示采取“变通”的方法,迅速将这块土地直接由铭基金诺公司转让给了新引进的公司,尽管铭基金诺公司没有取得该地块的土地使用权。
2005年12月22日至2006年5月23日,宝龙公司分6次交纳了1.9亿多元的土地出让金,并办理了土地使用证。后经评估认定,该宗地块中被违规转让的90445.05平方米土地,其时每平方米价格已升至1729元,比原先的每平方米1020元升值了709元,这样,仅此次违规转让,就在土地出让金上给国家造成了6412.54万余元的经济损失。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