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净空法师讲解 » 太上感应篇119集
第119集

太上感应篇119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第一一九集)1999/10/30新加坡淨宗學會檔名:19-012-0119 諸位同學,大家好。請看《感應篇》第五十七段: 【知過不改。知善不為。】 這是惡報裡面的第三段。這一段裡面的文字一共到第六十句,五十七到第六十,到「侵凌..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5 14:49 主讲:净空法师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太上感应篇119集

净空法师讲解--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太上感应篇119集

太上感應篇(第一一九集)1999/10/30新加坡淨宗學會檔名:19-012-0119
諸位同學,大家好。請看《感應篇》第五十七段:
【知過不改。知善不為。】
這是惡報裡面的第三段。這一段裡面的文字一共到第六十句,五十七到第六十,到「侵凌道德」這一句,我讀這一段經文,感慨非常之深。讀了之後,仔細想想,經都不能講了。聖賢的功夫,沒有別的,就是在改過。註解裡說得好,一開端「文殊菩薩白佛言,少年造孽,到老修行,得成佛否?佛言: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回頭就是改過,圓悟禪師說:「人誰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唯君子能改過遷善,則其德日新。」什麼是君子?在佛法裡面,真正發心修行的人,這個人就是君子。佛法修學有三個階段,天台家講「六即佛」,「名字位」那是不能改過的,有名無實,決定不肯改過遷善,這種人是假的學佛,不是真學佛。「觀行位」是真學佛了,觀行位是什麼?落實,把佛陀的教誨去做到,依教奉行,這是觀行位。我們念佛求往生,要做到觀行位往生才有把握,生凡聖同居土;要是「相似位」,那你就生方便有餘土;「分證位」則生實報莊嚴土。所以要改,知過就是覺悟,這個人覺悟了,改過就是用功,功夫落實了。
我讀了很難過,我剛才講我不敢講經了,我只有回去住小茅蓬,閉關靜修。為什麼?跟我學的人不知道改過,不知道自新,我講經說法全盤失敗。我清楚,我明白,為什麼還厚著臉皮在這裡講?沒有機緣接近我的人,有不少人想學,我們利用網路、利用錄像帶傳播,送給真正有心想學的人,為他們,所以厚著臉皮在這裡幹,不怕人恥笑。自古以來,唯有好學才對得起老師,而一個老師一生當中能收幾個學生,太難了!現在人了解事實真相,所以也就能原諒我,不再羞辱我了。過去我在全世界許多地方,說得好聽一點,弘法利生的事業,自己總感覺得非常孤單、非常辛苦,沒有志同道合的。所以每一次回到台灣,我一定去看老師,我總是勸老師,希望老師能多栽培幾個學生,我們在海外能有點助手。老師也很感嘆,是啊。許多年當中,每一次見面我都會提到這個問題,大概總提了七、八次。最後老師跟我說,我不是不栽培學生,你替我找學生。從此之後,我不敢再說話了,為什麼?我找不到學生。我才明白他,他不是不教,是沒有人學。學要真聽話,真依教奉行。陽奉陰違,我們還幹欺騙老師的事情,老師曉不曉得?曉得、明瞭。聽李老師講經的人,在台灣超過五十萬人,常常跟他身邊常隨眾二十多個人,一天到晚不離開老師的。這二十幾個人,哪個真學,哪個假學,他心裡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知道,我也知道。李炳老在台中,後半生全部貢獻在那邊,真正跟他學的人,幾個人?三個人而已,他已經就相當安慰了。
所以以後我到北京訪問黃念老,黃念老是我在美國跟他聯繫到的,那個時候我是「美國佛教會」的會長,掛名的會長。那邊同修對我很尊重,說他們要請一個密宗上師到那個地方來傳法,跟我商量。我不同意,我說我們祖祖相傳,一門深入,長時薰修,不要再搞其他的。然後我就問他,這個上師從哪裡來的?他說從北京。我就問他這大名。他說:「黃念祖。」我一聽說黃念祖,這個人的名字我印象很深,從前李老師曾經跟我們提過。我就問了一聲,我說:「是不是梅光羲的外甥?」他說:「是的。」我說那請他來。梅光羲是李炳南居士的老師,這是我們同門的,同門不管講哪一個法門,路不會走錯,不會指錯。我們並不是排斥哪一個法師,我們怕把自己所修學的法門搞亂了,這是我們一個師承,他是夏蓮居的傳人,梅大師的外甥。我說這個人雖然沒見面,知見一定不會錯誤,歡迎他來。
來了之後,他帶了一部《無量壽經》的註解,油印的本子,鋼版刻字油印的本子。我們曉得,它那種印刷不會超過一百五十部,一百五十部以後就模糊不會清楚,所以數量很少,只帶了一部。他把這本送給我,我看了之後非常歡喜,我弘揚這部經,他也弘揚這部經,當時在全世界弘揚這部經的就這麼兩個人,所以看了非常歡喜。在美國沒有機會見面,他在美國住一個月就回北京去了,所以我一定要到北京去看他。我們一見如故,同一個師承,他很感慨說:「李炳老有你這一個學生就夠了。」我們跟一個老師,要知道老師的恩德,要報恩,用什麼方法報恩?依教奉行。佛教我們「息滅貪瞋痴」,教我們「勤修戒定慧」,我們貪瞋痴還天天增長,戒定慧忘得乾乾淨淨,對不起佛菩薩,對不起歷代傳法的祖師大德。李炳南老居士在台中教學三十八年,能夠遇到這三個學生真正肯幹。怎麼幹法?就是這兩句,「知過能改,知善肯為」,沒有別的。不能改過,不肯為善,這是自暴自棄,怎麼能有成就?
我這一生生活在感恩的世界裡,承蒙老師的教誨,我明白了,知道自己怎樣修學。曇鸞法師在《往生論》註解裡面講,末法時期修羅、羅剎太多了。什麼是修羅?嫉妒、瞋恚是修羅。我們想想自己有沒有嫉妒、瞋恚?什麼是羅剎?貪瞋痴是羅剎。所以祖師講這些話,我們讀了,想一想自己是不是?是修羅、是羅剎,不要緊,回頭是岸,這是佛講的。一定要放下,為什麼?「世間無常,國土危脆」。土耳其的大地震,台灣的大地震,過去中國唐山大地震,那不就是佛菩薩示現給我們看,幾秒鐘身家性命全沒有了,我們從這個地方體會佛講的「世間無常,國土危脆」。學佛人有智慧,什麼是智慧?抓住現前這一剎那,成就就在此地,念頭一轉,超凡入聖。可是這個念頭怎麼轉都轉不過來,習氣煩惱太重。從前李老師教給我們,教導學生在學生什麼時候?二十歲以下的可以教訓他。二十歲到四十歲不能教訓,要顧全人家的面子,只用暗示,不可以明說。四十歲以上的,他有過失都不能說了。古人處世待人的心態,四十歲以上定型了,暗示尚且不可,怎麼能說?超過四十歲怎麼辦?讀書,只有在讀書裡面,印光大師教給我們這三本書,好!《了凡四訓》、《感應篇》、《安士全書》天天讀,讀的時候對照自己的起心動念,對照自己的言語造作,好的要保持,明天還要這樣作法,錯誤的趕緊改,四十歲以上只有這個辦法。所以對於四十歲以上的人,犯過失還有批評,這個人也是無知,沒念過書,念過書的人不會說。
所以我們想想,從前弘一大師在南普陀教學,學生有過失,弘一大師一句話不說,這一天不吃飯。學生看到老師今天沒吃飯,大概我們自己犯了過失,自己去反省,去改過、懺悔,老師明天吃飯了。不知道改過,不知道懺悔,老師明天還不吃飯,後天也不吃飯,念佛往生了。不肯說你,說了有什麼用處?說了又不能改。李炳南老居士看到學生有過失,年歲小的教教,講經當中暗示,四十歲以上的人,決定不說。我跟他的時候還算不錯,我跟他的時候是三十二歲,蒙他特別愛護,他還肯說。說了我們就能改,他還可以再說;說了不能改,他下次再不說了。所以各地的同學,頭腦一定要清楚,絕對不是跟在我身邊的都是聖賢人,沒有這個話。李炳南老居士跟在他身邊的都不能成就,一定要聽其言而觀其行,辨別這個人賢與不肖,千萬不要誤會,常常跟在法師身邊的這個人一定就了不起,這是你們的錯覺。我今天不得已把話說清楚、說明白,千萬不能產生錯覺,為什麼?誤了你們自己的前程。這不是我一個,自古以來,要看他是不是真正肯學、真正好學。我們常常圍在李老師身邊二、三十個人,這裡面也有行邪道的,也有不如法的。黃念祖老居士曾經告訴我,他也有幾位同學在佛教界裡也負盛名,修學不如法,走上邪道,走到名聞利養裡面去了,名字我就不必說了。他所說的這些人都不在了,都已經過世,黃老居士自己也往生了。
過去這樣的情形就常見、就不少,現在更多。什麼原因?現在人煩惱習氣比古人重,現在社會這些五欲六塵的誘惑,比過去增加許許多多倍,能在這個環境裡把持得住,不是凡人。所以他依舊起惡念,造惡業,我們看起來很平常,不足怪也。能敵得過,那我們恭敬禮拜,他是聖賢降世,他不是凡人;凡人不能夠避免這個過失的。我們清楚,我們明白,千萬不要認為在我身邊這些人個個都是聖賢,那你就完全錯了。我自己還是凡夫,我的好處能聽老師的話,念念感老師的恩,不敢做對不起老師的事情,我的長處就在此地,我知恩報恩。韓館長照顧我三十年,我念念不忘,我坐在這個地方,她的照片掛在我對面,我講經我看到她在笑,我看到她的歡喜相。我決定得生淨土,而且告訴同學,我隨時隨地都可以往生。我是凡夫,業障深重,我能夠修成這樣,個個人都能修成,你們肯不肯幹?憑什麼有這個把握?憑放下,世出世間法我一法都不沾染,就憑這個。有一絲毫的沾染,你就去不了。「財色名食睡,地獄五條根」,染上一條,這個染是什麼?念頭,不是在行為,行為太粗了。念頭上有那麼一絲毫念頭,你還沒有放下,你就去不了。
這是惡報第三段,第三段是「世俗之惡」,世是讀書人,俗是平民,一般讀書、平民的惡,這是第一條。這一條要做不到,所有一切修為全是假的,你必定還是隨業流轉,該受什麼報應,還是受什麼報應,我們不能不留意,不能不認真去思惟。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