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集
第1集

感应篇汇编第1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7/12/28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01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感..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29 16:46 主讲:黄柏霖警官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7/12/28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01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感應篇彙編》前言,也就是《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集。末學從二O一三年六月九日,尊奉淨空老法師的慈命,接定弘法師《感應篇彙編》的講座。定弘法師是從《感應篇彙編》的第一集講到二十三集,然後他就到正覺精舍去學戒了。所以在二O一三年的五月中旬,學人到正覺精舍去覲見上果下清律師,那麼在大雄寶殿有跟定弘法師談一些話。因為定弘法師是澳洲公民身分,所以他到臺灣來是用外籍身分進來的,是由學人擔任他的在臺灣停留期間的保證人,所以跟定弘法師也在香港佛協有認識,而且也很尊敬定弘法師,也很感謝定弘法師給學人一個機會。
那麼我從二O一三年六月九日,講《感應篇彙編》第二十四集,一直講到今年二O一七年的,預定播出時間是二O一八年的一月二十一號,講到《感應篇彙編》二百六十二集圓滿,總共講了四年又六個月。所以末學講完了《感應篇彙編》,就決定再把《感應篇彙編》的第一集到二十三集,我再來補講,這樣就很完整的由第一集到二百六十二集。那麼第一集到二十三集,各位菩薩、各位同學也可以參考定弘法師所講的一到二十三集,定弘法師講得非常好。
從現在開始,我就補講《感應篇彙編》第一集到二十三集。那會在孝廉文化網路電視臺,一樣每個禮拜天晚上,原則上是七點到九點,或者是七點半到九點半,敬請各位菩薩、各位同學收看孝廉文化網路電視臺,在全球可以上網www.xlcitv.com。好,這個就是網路電視臺的中文跟英文的網址,請各位菩薩、各位同學可以收看第一集到二十三集,我們會全球播出,大概是在每個禮拜天晚上,原則上是七點到九點,或者是七點半到九點半。詳細時間,播出時間,請各位看孝廉文化網路電視臺的節目時間表。
那麼現在我們來看看課本,請各位同學翻開《感應篇彙編》第一頁。前面的序文我們就不說,我們直接從卷一,第一頁開始講起。我們看課本第一頁,我們看經文:
【太上至尊之稱。蓋稱天立教。示人不可玩忽之意。感如種植。應如花果。以此二字名篇。謂有感必應。亦隨感隨應。彰天道好還之理也。語云。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其感應之謂乎。通篇以首四句提綱。已括全篇之義。以下皆發明此四語。是以天地有司過之神。至先須避之。乃統論神明糾察之密。罪罰之嚴。先啓人敬畏之心。是道則進。至當立三百善。言為善召福之報。苟或非義而動。至殃及子孫。言為惡召禍之報。下又於橫取枉殺二端。特重言之者。見其惡尤甚也。夫心起於善。至凶神已隨之。更推本於起念之初。即為神所鑒。福基禍胎。宜懍懍辯之於最初也。其有曾行惡事。至轉禍為福也。示勿因從前之過自棄。果能改過遷善。則轉禍為福。實為至易。此太上開示之本旨。所謂禍福無不自己求之。應前惟人自召之意。末總結以語視行三端。為奉行積累之格律。結句勵以勉行。勉之一字。為改過遷善之要訣。叮嚀之意。深切至矣。】
好,我們先看這段的字句解說:
我們看第一行,『太上,至尊之稱』,「太上」我們一般講,道教通常是以「太上」指稱太上老君,以示老君的永恆與至大至尊,這個稱呼。但是「太上」其實它有很深的含義在裡面,道教解釋得也很多。所以「太上」在這裡是「至尊之稱」,這至大至尊,就非常尊貴。我們佛經上講叫無上,我們說無上菩提,所以這個無上也跟「至尊」同樣的一個意思。
在道家裡面,在道教裡面,洞陽子《太上洞玄靈寶天尊說救苦妙經註解》,這是道教的一本經書,作者是洞陽子。他的解釋說,「太者至大之稱,上者尊崇之號。以其始乎太初太易之上,故曰太上」。又指時空的無限性,這個是道家的說法,叫時空的無限性,那就是什麼?它沒有限制。那麼也可以說,如果像我們佛家來講的話,就超越時間跟空間。那麼超越時間跟空間,那就是甚深禪定。
另外一本道教的書,叫混然子王道淵《太上老君說常清靜妙經纂圖解註》說,「太者,無大可大謂之太。上者,無極可極謂之上」。這個解釋也挺有意思的。你要知道我們的心體叫什麼呢?我們常常形容我們的心體叫做,我們的自性叫什麼?叫法身德遍一切處。那大而無外,小而無內。這個是我們講,我們這一念真如自性的本來的面目,就是大而無外,小而無內。所以《華嚴經》裡面講說,須彌納芥子,芥子納須彌,這個都是在講心性的廣大。所以道家這個解釋也算是,也可以說很接近佛家講的這個境界,他說,無大可大謂之太,「上者,無極可極謂之上」。
王元暉《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經注》,「太者,無也;上者,極也」,謂太上即無極。那對我們佛家來講,我們佛經的解釋就是,無者就是無相,實相,就無相無不相,究竟圓滿了,究竟佛果,四十一品無明破盡了,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所以這個就是根據道教的解釋「太上」,那我也用佛經的講法來解釋。「太上」其實也可以講說太上老君,也可以講說至尊至大,那就是什麼?跟我們的自性,我們的自性是最尊貴的,也可以講,我們的自性就是至尊至大。
再來我們看『稱天立教』,「稱天立教」,「稱」就是符合。「天」,就世界的精神本原。那就是說,稱合本性而設立的聖賢教法,這叫「稱天立教」。
『玩忽』就是對法令職守等不嚴肅認真的對待,這叫「玩忽」。
再來,『天道好還之理也』,「天道好還」是出自於《老子》,《老子》說,「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強天下。其事好還」。就是你必須要以王道、必須要有正道、必須要用仁道來輔佐你的主子。你的主子就是皇帝,你的國君,你來輔佐他,你必須要用什麼?你必須要用王道、必須要用仁道、必須要用正道來輔佐國君、來治理天下,這叫「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強天下」,不能靠武力來震懾天下,像秦始皇焚書坑儒。「不以兵強天下」,不能用武力來威懾天下的這些百姓。「其事好還」,這個都會有因緣果報的,叫「其事好還」,就是任何一件事情,都會有因緣果報。這個地方就以天道循環,報應不爽,為「天道好還」,這個意思。
再看下面,『天網恢恢』,「恢恢」就是寬闊廣大貌。《老子》說,「天網恢恢,疏而不失」。我們警察的術語,常常告訴這些罪犯,那我們在預防犯罪的時候,我們都會用,「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那《老子》說,「天網恢恢,疏而不失」。我們中國大元帥陳毅說,他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時辰一到,一切都報。這是我們陳毅元帥說的,他就懂得因果報應的道理。
再來『感應』,「其感應之謂乎」,「感應」有兩種解釋,第一個是交感相應。在《易經》咸卦裡面說,「咸者,感也。柔上而剛下,二氣感應以相與」。這是《易經》裡面講的道理。另外一個「感應」就是講,佛教講的有感有應,就佛教名詞,「眾生有善根感動之機緣,佛應之而來,謂之感應」。所以「感」屬於眾生,「應」屬於佛。「《三藏法數》三十七曰:『感即眾生,應即佛也。謂眾生能以圓機感佛,佛即以妙應應之。如水不上升,月不下降,而一月普現眾水。』《正法華經》一曰:『無數世界,廣說經法,世尊所為感應如是。』」
在天臺宗立「四機四應」,我們中國的天臺宗,就對「感應」它建立了「四機四應」。在《法華玄義》六上曰,「眾生根性百千,諸佛巧應無量」,「今略言有四」。就是《法華玄義》裡面說了,就眾生的根基有百千種,有人是下根的、有人是中根的、有人是上根的,各種根性都不一樣。那麼諸佛就「巧應無量」,諸佛就會用各種善巧方便來給你感應。所以剛開始我們在學佛的時候,都會有很多奇妙的感應,那對佛生起無比的信心,然後就入了佛門,精進用功,受三皈五戒。
像末學學人在剛開始學佛的時候,也有很多很多的感應,那感應都非常地不可思議。或者比如說,像我們去助念,就很多的感應。所以我在講課裡面也提過,曾經有一位昏迷三十天的,醫生認為不可能醒過來的,經過佛力加持,跟他說法以後,第二天醒過來,這就是感應,就是「諸佛巧應無量」,難思難議。我的蓮友連阿勉師姐她的媽媽連吳差,在仁愛醫院中風,醒過來以後不認識家人。我帶連師姐她們姐妹到正覺精舍,還有南林尼僧苑,男眾戒律道場跟女眾戒律道場去供僧。供僧回來以後,诶,連師姐她的媽媽連吳差,禮拜六就排便都是血,吐也吐血,禮拜天也吐血、排血。到禮拜一,诶,吐完以後,就跟她女兒說,诶,我怎麼在這裡?就正念現前了,這就是非常不可思議的感應。所以《地藏經》裡面講說,眾生的業力不可思議,但是聖力也不可思議,那願力也不可思議,就這個意思。
在天臺宗裡面講「四機四應」,它大約分成四種,「一者、冥機冥應」,是老法師常講的冥感冥應,就是「冥機冥應」。「冥機冥應」就是說,冥感冥應就是說,在不知不覺裡面,你發願,你這樣去做,在不知不覺裡面產生很多感應,但是你沒有感覺,你沒有發現。但是這一段期間都很平安,這一段期間都很順利,但是你感應不是很明顯,但是到後來心想事成,到後來事情非常地圓滿。你回想,诶,怎麼會這麼巧呢?就會發現佛力的加持在裡面,叫冥感冥應,就「冥機冥應」。就很多不可思議的人出現,不可思議的氣候,不可思議的,比如說,你發願要去蓋一個佛寺,不可思議的就很多菩薩擁上來。那你剛開始,你也不會說很明顯的,你就是不會感覺很強烈,只是說到後來整個事情成就以後,你才發現說,诶,真的有佛力加持在裡面,「冥機冥應」。比如說,你去身體健康檢查,你有發願、有放生、有吃素,結果發現檢查以後,一切都平平安安地。有些人,就有些有發現一個身上有長什麼東西,經過發願以後去放生,诶,再去檢查說它都不見了,沒辦法解釋,「冥機冥應」。
那「冥機顯應」,感應得特別明顯。像剛才我說,我這個連師姐的媽媽,經過代她去供僧以後,回來以後正念現前,這個叫「冥機顯應」。你看不到佛菩薩,佛菩薩怎麼給你加持,你看不到,你也好像也沒有感覺,可是確實恢復正念現前,這叫「冥機顯應」。
第三個,「顯機顯應」,很明顯的佛菩薩加被,很明顯的有感應,這非常清楚的,「顯機顯應」。像臺灣的女眾戒律道場,南林尼僧苑,臺灣的九二一大地震是在二OOO年的時候發生大地震,九二一大地震。南林尼僧苑就震垮了,在臺灣省南投的國信鄉震垮了,後來搬到現在的南投魚池南投縣的魚池鄉要重建。那弟子就發一個願了,因為她們是一個戒律道場,我發一個願說,南方世界湧香雲,五百地藏護南林。那經過三年募了一千三百多萬,把她們的道場全部重建起來,現在整個南林尼僧苑的戒律道場,建得非常地恢宏、非常地雄偉、非常地殊勝。很明顯的感受到佛菩薩的加被,也很明顯的感受到五百地藏護南林,就五百個菩薩在三年之內,每個月捐錢,總共捐了三年,後來清點的結果是五百位。五百位的居士響應我的號召,投入南林尼僧苑的重建工作,在三年之內都沒有停頓的每個月都這樣捐款,三年總共湊了快一千三百萬。這是沒辦法去想像的,這叫「顯機顯應」,很明顯的佛力加持。
你現在再叫我重來我也沒辦法,在那個時間點,那個時間,在那個地點,在那個因緣之下,因緣聚會,「顯機顯應」,這就很明顯的地藏菩薩加持。這個南林尼僧苑當時,她們在臺灣省南投縣國姓鄉的時候,就是她們以前那個佛寺的時候,九二一大地震來的時候震垮了,震垮以後,只有一尊韋馱菩薩沒有倒下去,只差不多這樣。這韋馱菩薩堅守崗位,我們警察的術語叫堅守崗位,他護持法王城,就不能倒。所以地震搖那麼厲害,這麼一小尊的這個韋馱菩薩竟然沒倒下去,這個很神奇,這可以講神蹟。這叫什麼?這叫「顯機顯應」。很明顯這就是韋馱菩薩加持,這叫「顯機顯應」。
我們臺灣懺公懺雲老法師修得很好,老法師在講經也有提過。老法師在剛開始學佛的時候,就跟懺雲老法師在茅棚修苦行,精進六個月。老法師在講經也有說,說懺雲老法師修得非常好。懺公他住世總共是九十五歲,也是高壽。九二一大地震來的時候,蓮因寺毫髮未傷,整個佛寺連個裂縫都沒有,你看這麼不可思議。只有要上去那個蓮因寺的臺階裂一個縫,只准動一下下而已,這叫什麼?這叫「顯機顯應」。很明顯的,那邊有護法龍天在保護懺公的道場。為什麼?因為懺公他是真的真修實幹,是真修,真實修行的,這大家都知道的。
我們早期臺灣的律宗,持戒律的,持戒念佛,兩位高僧大德,沒有他們兩位,就沒有後面的道海律師、果清律師,還有宗興律師,也幫我們主持,這兩位律師都先後幫我們主持臺北的萬人念佛。兩位都是天臺宗的傳人,都是四十六代,天臺宗四十六代。那早期兩位高僧大德就是廣化長老跟懺雲老法師,這兩位律宗的大德,高僧大德,弘揚律宗,弘揚持戒念佛,功不可沒。他們兩個奠定非常好的基礎,才有臺灣今天這樣的一個戒律道場,正覺精舍,還有南林尼僧苑,還有圓通寺等等,這個叫做「顯機顯應」。
第四個,「顯機冥應」,很明顯的佛菩薩加被,但是不知不覺的把這個災害化解掉了,把這個災難化除了,但是你沒有感覺。比如說,我們臺灣因為精進用功的人非常多,而且行善的人也很多。在過去幾年裡面,有很多強烈颱風,也很不可思議的,從太平洋過來以後,東太平洋過來以後,也可以講說碰到中央山脈轉向,但是很明顯的就轉向了,就轉到哪裡呢?就轉到沖繩,日本的方向去了,要不然就轉到南方,南邊,到菲律賓去了,也就沒有跨過來。也有可能說是中央山脈擋住,但是我們都相信是佛力加被,是「顯機冥應」,最後化解掉。以上四個是「感應」的四種。
再看下面,『發明此四語』,「發明」,這個在古代大德在註解的時候,都會用「發明」這兩個字。像周安士居士他註解《安士全書》,他編著《安士全書》的時候,他都用「發明」這兩個字。就是他自己的補充說明,他自己的一個解釋,這叫「發明」的意思,說明,證明。
再看第二頁第三行,『更推本於起念之初』,「推本」是探究、尋究根源。
第四行,『宜懍懍辯之於最初也』,「懍懍」就是危懼貌、戒慎貌,就是很危險、很害怕、很警戒、很謹慎的樣子,這個叫「懍懍」的意思。
再來,『改過遷善』,改正錯誤,決心向善,這是出自於《易經•益》,「君子以見善則遷,有過則改」。在益卦裡面講,「君子以見善則遷,有過則改」。
『格律』,倒數第二行,「格律」,「為奉行積累之格律」,「格律」就是法度。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太上是至尊的意思,是上天用來教化眾生,告訴世人不可以輕忽這篇聖賢的道理。「感」就像種植果樹一樣。「應」就像開花結果。用「感應」兩個字做篇名,是取其『有感必應,亦隨感隨應』的意思,以彰顯天道一定會有回報的道理,以彰顯天道一定會有回應的道理。俗話說,『種瓜得瓜,種豆得豆』。說明天理如網,廣大浩瀚,看似稀疏,卻一點也不遺漏,這就是所謂的「感應」。
全篇最前面四句提綱挈領,也就是「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這是本篇的提綱,也就是總綱,所有一切禍福的根源就來自這四句十六個字,「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全篇的真義都包含、都包括在裡面了。往下經文都是在啟發、說明這四句經文的意思。所以這四句,「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這是體,本體。那麼「善惡之報,如影隨形」,再往下的「善惡之報」,可以講是它的用。從『天地有司過之神』開始,到『先須避之』這一段,是在總括說明,神明糾察人間善惡的縝密,以及對於造惡者懲罰的嚴厲,首先建立眾生的敬畏心。
再來,從『是道則進』到『當立三百善』,這一段是在說明,行善可以召來福報。從『苟或非義而動』到『殃及子孫』,這一段是在說明,造惡會招來災禍的報應。往下又在「橫取人財者」,我們《感應篇》裡面的經文,「橫取人財者」,從這個地方開始,「又枉殺人者,是易刀兵而相殺也」,這兩句。往下又在『橫取』跟『枉殺』這兩方面,特別以嚴厲的口氣來說明。因為是看到這種行為惡性特別的重大,所以太上老君特別告誡,不要「枉殺人」,也不要「橫取人財」。
再來,從『夫心起於善』到『凶神已隨之』,更進一步推論到起心動念的地方,神明已經開始鑑察了。這起心動念的開端是一切福報的基礎,也是禍患的根源,所以最初的念頭就要戒慎恐懼的分辨清楚。再看第二頁的第四行,『其有曾行惡事』,有人曾經做過惡的事情,也可以『轉禍為福』,指示我們不要因為從前曾經有罪過而自暴自棄,如果真能誠心改過向善,一定可以轉禍為福,實在是很容易的事情。
以上這些道理,都是太上老君開示的宗旨。所謂『禍福』,沒有一項不是自己召來的,以此相應前面所說的『惟人自召』的意思。最後總結的地方,以『語、視、行』三方面,「語善、視善、行善,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語惡、視惡、行惡,一日有三惡,天必降之禍」。最後太上老君以「語、視、行」三方面做為奉行此篇,積累功過,報應的鐵律。結語以鼓勵嘉勉,好好去行。「胡不勉而行之」就是,太上老君還是說,你要勉強去做,就是結語以鼓勵嘉勉眾生好好去實行。『勉』這個字實在是改過遷善的重要訣竅,也就是修行要帶三分勉強,要帶一些勉強。改過遷善也是這樣,所以「勉」這一個字實在是改過遷善的重要訣竅,一再的叮嚀,意義是很深遠又確切的。
以上這一篇主要是講「太上」這兩個字是至尊,是至為尊貴,至尊至大的,它是非常尊貴的,它是跟性德相應的,是跟我們自性相應的。你能夠符合太上老君的教誨,能夠符合感應篇的教誨,就是跟性德相應,這是一個基礎。從這個基礎,從凡夫到成佛。所以你不要輕忽,這是一本道家的書,你不要看不起,它是一本道家的書。老和尚說,佛陀說,不學小乘,而學大乘者,非佛子也。現在小乘已經沒落了,老和尚說,現在小乘要用什麼來做基礎呢?五戒十善必須要以儒家的《弟子規》,道家的《太上感應篇》、《文昌帝君陰騭文》,必須以這三本書,再加《了凡四訓》,做為小乘的基礎。你不學小乘而學大乘,非佛子也。也就是說,你淨業第一福完全落空。你淨業第一福,三世諸佛成佛的淨業三福,你第一福沒有了,那就沒有第二福跟第三福可言。
所以這個太上至尊的稱呼,就是「稱天立教」。佛菩薩、聖賢、老天、上天來教化眾生,必須要靠什麼?必須要依文字般若、依觀照般若、依實相般若。也就是說,必須用聖賢的道理來教化世人。也就孔子四科裡面,四科的教育裡面,第一個,德行擺第一,再來是言語,再來是政事、文學。所以德行以什麼來教學?德行必須要以古聖先賢的聖賢教誨的道理,我們中國的四書五經,我們佛家的三藏十二部經典,都必須要用這些教典。比如說在基督教來講,它也必須要怎麼樣?它必須要依《聖經》。伊斯蘭教來講,我們說回教來講,它也是要依《可蘭經》,我們一般講叫《古蘭經》。
所以任何一個宗派,不管你只要,上天為什麼設立這個宗教?各種宗派宗教的這個,就是適應各種不同地區的人民的需要。佛菩薩示現在人間,示現各種不同身分來教化世人。老和尚說,這些示現,佛菩薩示現在這個世間的,你也可以說,耶穌也是菩薩示現的。你也可以說道教裡面的媽祖也是菩薩示現的。也可以講說是,觀世音菩薩示現的。所以「稱天立教」就是這些各種宗教來教化世人,它所依據的經典,用這個經典來教化它的人民、它的百姓,能夠改過遷善、能夠斷惡修善、能夠轉迷為悟,最後能夠轉凡成聖。所以「建國君民,教學為先」,一切都是為教育。這個叫做「稱天立教」,告訴我們世間人說,你不能夠輕忽,認為它是聖賢或是古代的帝王,用這樣來做為統治工具等等,不能用這種心態,也不能認為它是一個迷信或是一個宗教。一般人都不知道宗教主要就是主要、重要、尊崇的,教育、教學、教化,他不知道這個道理,他一直把宗教當成一種迷信。所以這個地方一開始就跟你講,「太上,至尊之稱」,就直接從至尊至大的自性角度談這個感應。
『感如種植,應如花果』,它用世間的道理解釋給你聽,「感應」就是什麼?「如影隨形」。什麼叫「如影隨形」?就像說你人站在太陽光底下,身正則影正,身斜則影斜,這就是感應。這沒有辦法去解釋的,你身站得正,那太陽光照下去,你的影子就正,這就是感應。你身體站斜了,影子就斜了,這也是感應。所以身正則影正,身斜則影斜,心正得善報,心斜得惡報。所以這個地方又跟你講說,用「種植」做比喻,就像你「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你種花、種水果,你怎麼去給它栽培,它總是要俱足四個因緣。我們佛家講四個因緣,親因緣、所緣緣、無間緣、增上緣,要四個緣。這四個緣就是我們一般講的,你種植這些花果要怎麼樣?要空氣啦,要水啦,要土壤啦,要除草啦,要栽培啦,要施肥啦,這些都是緣。所以「感如種植,應如花果」,那感應就像開花結果一樣。
所以這個地方一開始就跟你講,「有感必應」,「隨感隨應」,所以佛家裡面講就有現報、生報、後報,三世因果。現在做,現在報。現在做,來世報。現在做,無量世,二世、三世、十世、百世再報的。現報,生報,後報。這叫做什麼?「有感有應」,「隨感隨應」,以彰顯老天天道好還之理。所以這個道理就是「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大家都朗朗上口,但是五欲六塵、名聞利養現前的時候,大家都忽略了「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這些道理。大家都朗朗上口,耳熟能詳,但是都到最後結果,禁不起財色名食睡的誘惑,最後都造了三惡道的惡業,都不能夠自己把持自己,到最後留下千古之恨。所以感應這個因果報應的道理非常地重要。
那往下它就在探討整篇的《太上感應篇》,從經文一開始,從「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一直探討到後面的「語善、視善、行善」,中間條理分明的、次第分明的,跟你彰顯它裡面的幾個重點。為什麼要這樣做?到最後,比如說「橫取」、「枉殺」,「橫取人財者」跟「又枉殺人者,是易刀兵而相殺也」,這兩句話,祂特別在最後跟你告誡。還有「心起於善,善雖未為,而吉神已隨之,善神已隨之;或心起於惡,惡雖未為,而凶神已隨之」,這告訴你什麼?告訴你起心動念了,所有的一切『福基禍胎』都根基於起心動念,起於起心動念,告訴你要從起心動念下手。那最後再來,最後祂再給你一個機會,老天再給你一個機會,就是懺悔,「『其有曾行惡事』至『轉禍為福也』」。最後再告訴你這一生怎麼修行,要「語善、視善、行善」,做一個總結。
這一篇也可以講說,整個把《太上感應篇》很完整的提綱挈領的描述出來,讓我們很清楚的。這也可以講說,在講經裡面講叫做本經因緣,在佛經上解釋叫五重玄義。在這裡面它簡單的把這個《太上感應篇》的因緣全部敘述出來,非常完整。
再看下面這一段經文:
【世道不古。人心澆漓。禮教不能勸化。刑罰不能禁止。惟感應二字。可以動其從善去惡之良心。人即不畏王法。未有不畏鬼神者。王法或可以勢力機巧而脫。鬼神定不以富貴幽隱而遺也。故有序此篇者云。善者聞之益勸。不俟獎賞之加。惡者覩之自危。踰於刑罰之及。可見此篇。不但扶翼聖經。亦且補助王化也。】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不古』就是不淳樸了。
再來,『人心澆漓』,「澆漓」就是浮薄不厚,現代的人不厚道,不厚道就是「澆漓」,是指社會風氣逐漸惡化。清朝昭槤《嘯亭雜錄•德濟齋夫子》裡面這樣說了,「人心為風俗之本,未有人心澆灕而風俗朴厚者」。它說人心就是一個風俗的根本,人心向善,風俗就好,人心向惡,風俗就敗壞。我們現在講叫社會風氣,社會風氣就是風俗,我們說風俗習慣。所以人心是決定風俗的好壞的一個根本,人心如果能夠向善,那這個地方的風俗民情非常地好、非常地善良、非常地忠厚。
就像老法師到日本去講經,老法師說,日本它有學到唐朝時候,中國儒家跟佛家的精華。中國傳統文化其實是對日本來講,對日本人來說是根深柢固的,日本人受漢化的影響,其實非常地深,包括日本現在他們所穿的這種和服,其實是唐朝那時候中國的禮服。日本人學中國的傳統文化,可以講說學得非常地深厚。所以老和尚說,事實上在日本的鄉下,這夜不閉戶,在日本鄉下其實還是可以實現的。現在是因為日本它也西化了,整個都受西方的汙染。因為它戰敗國,美軍統治他們,美軍統治了日本,所以日本是受了美國的影響很重。但是他們明治維新以後,他們是以漢文化,漢學文化為根本,以西化為用,學西洋的科技為用。這一點他們倒是做得比中國好,日本做得比中國好。我們是全盤西化,從五四運動以後,整個從清朝末年到五四運動,整個傳統文化就等於都,老和尚說丟掉了兩百年,最少丟掉兩百年。從慈禧太后開始到民國戰亂,總共,老和尚說,丟掉大概將近兩百年,整個把傳統文化都丟掉了,老祖宗的東西都不要了,人家日本至少它有保存下來。所以如果你到日本的鄉下,其實他們真的還維持非常淳樸的這種善良風俗,這叫「人心為風俗之本」。所以老法師特別也讚歎日本人鄉下那種淳樸。
像末學到,學人到日本東京參加傳統文化的講座,華僑總會的會長,中國華僑總會的會長,招待我們去附近的一家佛寺用餐。那是純粹,在佛寺裡面當然是吃素了,純粹都是用那種日本料理的方式來做這個素食。那你從他們素食餐廳的擺設,跟那一種儀軌,還有那種奉菜、奉茶過來那種穿日本的和服。包括幫我們帶路的是一位老先生,七十幾歲了,雖然他講的日文我們聽不懂,可是他非常誠摯的那種態度,那種非常真誠的跟你解釋說,走路要小心一點。他還提一個古代的燈籠,就手上提了一個日本式的古代燈籠。事實上是有路燈,他不需要這樣,可是他就是,這種是什麼?這就是一種風俗,非常好的風俗,就是待客之道。那就是什麼?就是有禮。他告訴你,要下臺階了,要上臺階了,轉彎了。你脫鞋子的時候,他叫你鞋子交給他,非常恭敬的把你的鞋子擺在定位,這完全跟《弟子規》都符合的。所以你從這個地方,可以看出日本他們在學傳統文化,那種根基之深,從這個地方可以看得出來,是學得非常到家的。這叫「人心為風俗之本」,確實。
但是我們現在風俗習慣都不好了,國不國,君不君,父不父,子不子,國君不像國君,丈夫不像丈夫,妻子不像妻子,父親不像父親,兒子不像兒子,這父不父,子不子,家不家,國不國,老和尚講的,這是什麼?社會風氣可以講都亂掉了,我們現在講都亂了套了,叫人心敗壞。那《感應篇》裡面跟你講,以後我們就會探討到風氣敗壞,社會風氣敗壞從什麼?從自己自家子弟沒有教好開始敗壞,子弟沒有教好開始敗壞。「人心為風俗之本」,從自家的子弟沒有教好開始敗壞,這是千真萬確,老祖宗教我們的。所以有賢母,印光大師說,妻子掌天下之一半大權,有賢母才有賢女,有賢女才有賢妻,有賢妻才會有賢人。今天我們中國國內的,我們國內的,我們祖國的習總書記,我們習總書記他誰教的?他的母親教出來的。所以有賢母才會有賢妻,有賢妻才會有賢子,社會才會有賢人。所以「人心為風俗之本」,一點都沒錯。「未有人心澆灕而風俗朴厚者」,沒有說人心非常地澆薄、非常地敗壞,而那個風俗還可以保持得非常忠厚,不可能,因果不相應。
再來,『禮教』就是禮儀教化,出自於《禮記經解》,「恭儉莊敬,《禮》教也」。你看這四個字就表示「禮教」了。我們對人對事能不能夠「恭儉莊敬」,你恭敬、節儉、莊嚴、敬事,你只要在待人處事能夠符合這四個字,「恭儉莊敬」,這就「禮教」。但是現在的人都沒有了,一點點的恭敬心都沒有,怎麼會有福報呢?老和尚說,禮教沒有,天下就大亂了。那現在怎麼辦?現在「禮失求諸野」,你到鄉下去看還有。
再來,『機巧』就是詭詐。
『幽隱』就是隱居、潛藏。
『勸』就是勤勉、努力。
『不俟獎賞之加』,「俟」就是等待。
『自危』就自感處境危殆。
『扶翼』,輔佐,扶助。
『聖經』指儒家經典,對佛教或其他宗教經典的泛稱,都可以稱叫「聖經」。
『王化』就是天子的教化。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世間的道德規範已經不如古代了,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已經非常薄弱,社會上所流傳的禮儀教化已經不能勸化人心了,國家所訂的刑罰也不能禁止人民犯罪了,唯獨『感應』兩個字,還可以引動人去惡從善的良心。人心即使不怕王法、不怕法律的懲罰,但還沒有連鬼神都不怕的。王法或許還可以利用勢力的關係,或者運用機巧的手段脫罪。但鬼神卻不能以富貴來買通,或躲到陰暗的地方就可以逃過一劫。所以在此篇的序文中說到,善良的人聽聞此篇,就愈能勸發向善的心,不必等到有人加以獎賞才去做。造惡的人看到此篇,就會自覺不安而不敢行惡,這比刑罰來懲處還有效力。由此可見,這《太上感應篇》不但可以幫助聖佛的經典來教化世人,還可以輔助天子或領導者來治理國家。
這一段就從剛才《太上感應篇》先開宗明義,把整個《太上感應篇》的綱要,以及它裡面的太上的教化的用意跟道理描述出來,來解釋出來以外,這一段接著來講現在的社會現狀,這個還是在一千年前的時候寫的。我們說正法,佛教裡面講,正法一千年,像法一千年,末法一萬年,現在是末法了。因為佛陀圓寂滅度到現在,已經兩千五百年了。佛陀在印度示現,在我們中國周宣王那個時代,佛陀降生在印度。在東漢明帝永平十年,在漢明帝,老和尚說,漢明帝是一個非常有作為的仁君,他熱愛佛法,漢明帝本身他也會講經,他喜歡聽法師講經,他對佛家非常護持,對佛教非常護持,他本身也會講經,這漢明帝。所以你看古代的聖王、古代的帝王會講經。現在總統哪會講經呢?古代帝王是聖賢示現才去當帝王。你看乾隆皇帝,你看康熙皇帝,那都是聖賢示現的。那雍正皇帝也是,你看雍正皇帝還作《感應篇上諭》,那要不是聖賢怎麼作得出來?他怎麼寫得出《雍正感應篇上諭》那種文出來。我這次在新加坡就是講《雍正皇帝感應篇上諭》。
還有你看那個劉宋文帝,劉宋就是古代的劉宋,劉裕創立宋朝的劉宋。宋文帝他是聖賢示現的,你看他的顧問侍中,他的侍中就是他的大臣何尚之,對皇帝講的話,他跟皇帝的對話,「何尚之對曰:『百家之鄉,十人持五戒,則十人淳謹。千室之邑,百人持十善,則百人和睦。持此風教,以周寰區。則編戶億千,仁人百萬。而能行一善則去一惡,去一惡則息一刑。一刑息於家,萬刑息於國,洵乎可以垂拱坐致太平矣」。你說這種文要不是聖賢菩薩怎麼講得出來呢?這完全都是菩薩在講的話。把它翻成白話,「何尚之」就是等於,相當於宰相,他雖然不是宰相,但是他的地位等於宰相。
宋文帝,你看多了不起,宋文帝蓋四個學院。他整個江山並不是整個中國,還是在偏向於現在中國南方這一帶,就江南這一帶。唐朝以前那個五胡亂華,那時候有南北朝,所以他們那不是整個中國,他們只是在中國南方江南這一帶。他就這樣講了,他說,「百家之鄉」就是兩千個人的地方鄉鎮,如果有十個人持五戒就好。欸,他會做成典範,十個人就,這十個家庭就可以做一個典範,大家會學,他會影響到這個地方民情風俗。所以「十人持五戒,則十人淳謹」,那十個人就非常地,剛才講的,我們剛才講到的非常恭敬、非常節儉。
「千室之邑」,如果是有,「千室」就是什麼?一家十個嘛,那等於一萬個人這個城市,「千室之邑」就是一千個室裡面,「邑」就是以前比縣稍為大一點。如果有一百個人持十善,「則百人和睦」,那這個就是風俗的教化,那就可以遍布全國了。那「行一善則去一惡,去一惡則息一刑」,能夠行一個善就少動一個刑罰,少做一個惡事就少動一個刑罰。一個家,一個刑罰不會到一個家裡面去,一萬個人沒有受刑罰,在整個國家裡面有一萬個人沒有受刑罰,則可以「垂拱天下致太平」了。這個就是劉宋那個年代。
唐朝是中國佛教最興盛的時候,那時候最興盛,像你看唐朝,比如說,玄奘大師、窺基大師、道宣律師、六祖大師、神秀大師、五祖弘忍大師,都在唐朝那個年代。你看那時候,可以講高僧大德,聖賢輩出,人才輩出。那時候不像現在,「世道不古,人心澆漓」,那時候還有禮教。我們知道,老和尚講過,道德仁義禮,中國的道德仁義禮,從三皇五帝到春秋戰國,到漢朝的時候它還有怎麼樣?它還有禮。道德仁義禮,最後,春秋戰國的時候,都已經是仁義了。但是在禮教的時候,在漢朝還可以維持,唐朝是在漢朝的後面。你看唐朝在那個年代的時候是什麼時代呢?那個時候嚴格講起來已經是像法。為什麼?因為佛陀的教法,佛教傳到中國來,在印度的時候已經是正法一千年了。那佛陀滅度以後,一千年以後才傳到中國來,那時候是東漢明帝永平十年,那時還在唐朝的前面。所以到唐朝的時候,嚴格講起來已經是像法。正法一千年,像法一千年,末法一萬年,我們現在是末法,所以是「世道不古,人心澆漓」。那正法時期怎麼樣呢?在佛陀那個時代,在那個年代,正法的時候,他們都是解脫成就的,他們那時候證果的很多。但是到像法的時候,就剩下什麼?就剩下塔寺,大家喜歡做善事,塔寺,還有多聞成就了。所以在正法的時候,禪定跟解脫。到像法的時候,是塔寺跟多聞,能說做不到。那麼到現在末法就鬥爭堅固了,鬥爭就非常地激烈了。所以這個就是「世道不古,人心澆漓」。
這一段其實它講得非常地好,最主要就是說,這些惡人,禮教已經沒有辦法影響到他們了,這個還是一千年的,從明朝、清朝到現在,到民國這樣一千年,可以講說是從宋,唐宋元明清,宋朝、元朝、明朝、清朝,這樣差不多一千年,《感應篇》大概應該,這些歷代的祖師大德來註解,應該有一千年。在那個時候他們就講,「世道不古,人心澆漓」了。所以禮教不能夠勸化他。『刑罰』,他也不怕法律,刑罰不能制止他。但是「感應」這兩個字,他沒有不怕的。「感應」這兩個字可以讓他,可以引動他從善去惡的良心。
我們現在說,他良心未泯,他為什麼未泯?因為佛陀有說過,眾生皆有佛性,一切眾生皆有佛性,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妄想執著就是毛病習氣。所以佛陀在講完《法華經》以後,在講《涅槃經》的時候,佛陀特別的告訴他的弟子,一闡提也可以成佛。這就是什麼?『可以動其從善去惡之良心』。人縱使不怕法律,沒有不怕鬼神的。你法律可以用什麼?可以用權力、可以用機巧、可以用勢力來逃脫,但是鬼神卻不可以用富貴買通,不可以躲在陰暗的地方,就可以逃過因果報應,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感應篇》的序篇、序文裡面特別教,特別講,行善的人,不是說因為你會給他獎勵,他才去行善。所以我們《感應篇彙編》裡面很有意思,它講「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它為什麼後面,它前面講「禍福無門」,但是它後面為什麼不講福報呢?它講「善惡之報」,它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它為什麼不講福報呢?你說行善得福報,它為什麼不講福報呢?它為什麼說行善得善報,造惡得惡報?它為什麼不講福報呢?這有它的道理,這裡也跟你解釋出來,你行善不是因為想要去得福報,你才去行善,「不俟獎賞之加」。你行善,你只要能夠聽到以後,你勸導他,他就會去做。很多人就是這樣,見賢思齊,他看到人家行善,诶,他也想捐錢。
比如說我昨天看了一個影片,很有意思,在中國那邊,我們從國內傳過來的微信,非常有意思,就可以講這裡的「善者聞之益勸」。就大概有十幾個出家人,他們示現苦行僧的樣子,然後背著行軍包,他們大概是,後面背的大概是,因為他們要效法佛陀的那種,日中一食,樹下一宿,這種苦行的精神。然後三衣一缽,所以我看他們大概背的,大概都是缽啦,或者是盥洗的用具啦,還有大概是毯子,還有盥洗的衣服,大概是這樣而已。就是一個背包這樣,然後一襲僧服,就這樣,像行軍一樣這樣一字前進。
那中間經過很多人,很多善心人士車子停下來,因為他們在馬路邊行軍,在經行、苦行。然後很多車子停下來,雙手就拿人民幣,怎麼樣就要收,就是讓我供養,有的跪下去,有的就站著。然後他們那個對話很有意思,師父啊,你就讓我供養嘛,你讓我種種福田嘛,你讓我種福田,好不好?那個出家人一直解釋,我不行啊,我不能碰錢,我不能碰,碰錢就犯戒了,我碰錢就犯戒,一直跟他解釋。他其實在說法,在說什麼?說戒律的重要性,在說供僧增長福田。在說什麼?說這裡講的「善者聞之益勸,不俟獎賞之加」,他就會去行善了,這個沒人教他的。他也沒有說,你沒有跟他講說,欸,你供養出家人是最好的福田。你沒有跟他講,他自動車子停下來,他就會去供養修苦行的這些出家人。最後那個人要拿人民幣給這個出家人的時候,那個出家人一再的解釋,苦勸,苦勸。這個民眾就苦苦哀求,你讓我種福田。那個出家人就苦苦地勸化說,我不行,我去碰你的錢,破戒。最後那個民眾非常感動。我看到那一幕,我也很感動。他雙掌合十,阿彌陀佛。
這是什麼?這個是什麼教化,你知道嗎?就是剛才我們討論過的,「人心為風俗之本」。就剛才《禮記》裡面講,《禮記經解》上寫,「恭儉莊敬,《禮》教也』,這就是聖賢的教化。所以你不要小看這樣的一幕,只有十幾個人,這樣的一個出家人,他假如能夠產生一個教化作用跟示範作用,其他的僧人看了會怎麼樣?見賢思齊,其他的僧人會以他們為典範,那這就是教化了。那就可以實踐《禮記》裡面講的「恭儉莊敬」這個精神了。
所以這個地方,我就是看到這個微信傳出來這種影片,我個人看了非常感動。很難得,我們國內,中國還有這樣苦行的出家人,示現佛陀當時的三衣一缽。我們國內有僧人能夠這樣做,做一個示範,做這個苦行的這種,所謂的我們講的,當時迦葉尊者在修頭陀苦行的時候,佛陀有勸迦葉尊者,他說,迦葉你不用再這麼辛苦了。但是迦葉尊者就堅持,一定要示現頭陀苦行,為佛法的正法久住,他示現頭陀苦行。這就是剛才我們講到,「善者聞之益勸」,不是說你去勸導他,他才會去行善。為什麼?因為它是性德嘛,它跟自性相應的嘛。
「惡者覩之自危」,這個造惡的人想要去造惡,看到別人受到那種惡報,他嚇到了,「覩之自危」,人人自危,就不敢再去造了。他看,哎唷,這個犯淫戒的人受到這麼慘烈的果報,他不敢去造了,不敢去犯淫了,這叫「惡者覩之自危」。「踰於刑罰之及」,這比刑罰還有用,這就是因果教育的重要性。所以《太上感應篇》它太重要了,它不僅可以輔佐,不但可以輔助儒釋道三教的聖經,三教的聖賢教化,它可以輔助儒家、道家、佛家,三教的聖賢教化,也可以輔佐國家的法律教育,輔助王化。以前因為有皇帝叫王化,現在是民主社會,所以就叫法律的教育,也可以輔佐、輔助法律的教化作用。
這一段我用這樣個人的一個小小的體悟,來做一個心得分享,來跟大家講《太上感應篇》它的重要性,怎麼樣?它超越法律。也可以講說,老和尚說的,你懂得倫理道德,你羞於做惡事。你不敢去,你可能很羞愧,不好意思去做壞事。但是你懂得因果教育,你不敢去做壞事。老和尚說,你懂得倫理道德,可是要是碰到大名大利現前的時候,碰到很好的名聲啦,很好的利益啦,大名大利現前的時候,你還能不能夠堅持立場,能夠把持得住呢?老和尚說,很難,在現在這個時代很難。但是只要他懂得因果教育,不管什麼大名大利,他就會戒慎恐懼了,他就不敢胡作非為了。所以這一篇整個來講,跟老和尚講的,懂得倫理道德教育羞於做惡事,懂得因果教育不敢做惡事,其實是互相輝映的,是互相感應的。也可以說明,我們的師長,我們的老法師,他的真知卓見,跟聖賢教育完全是一脈相承,一脈相傳。
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人謂此篇。出自道藏。遂疑與儒相背。此總是未曾精研儒書。易曰。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積者。見得善惡不止一事。餘者。見得果報不止一途。易傳檃括言之。此書條晰言之。又書經所載。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詩詠上帝鑒觀。禮載人事得失。春秋事見在前。報書於後。六經所載。精言感應之說。何嘗與此不合一理乎。】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道藏』是道家經典的總名稱。道經的彙集始於六朝,匯輯成「藏」,則在唐朝開元年間,並編有《三洞瓊綱目錄》。宋朝有《大宋天宮寶藏》和《崇寧重校道藏》繕寫本。現在我們所看到的《道藏》,是在明代的正統《道藏》五千三百零五卷,還有《萬曆續道藏》一百八十卷,包括一千四百七十六種書,為現今通行本。明朝道士白雲霽所撰的《道藏目錄詳注》四卷,依北宋張君房的編纂體例,分其為三洞四輔十二類,內容龐雜,龐大複雜,除道教經典外,把先秦至宋朝幾乎各類著述,盡皆收入。內容包括大部分先秦諸子,六朝志怪,以及天文、曆算、醫藥等方面的著述,直至邵雍《擊壤集》,均一一收錄,對中國道教史提供了重要資料。這是《道藏》的整個內容。雖然我們是佛弟子,但是對《道藏》我們也恭敬它,我們把它解釋出來。
『易』,我們來討論「易」,這個《易經》也是非常重要。「易」就是《周易》,我國古代最早的一部獨具體系的特殊哲學著作,又稱為《易》,《易經》。《周易》原只有經的部分,後來出現了解釋古經的《易傳》十篇。漢儒,漢朝的儒學家將它連經並行,故通常意義上的《周易》是兼指經跟傳這兩個部分。
那麼在這邊,末學學人特別跟各位報告,我對於《易經》其實不是很瞭解,我並沒有很深入。那麼幫我攝影的陳居士他是《易經》專家。那麼在這邊我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小小體會。因為很多人,《易經》對中國人影響太大了,影響太深了,全世界可以講說,有辦法影響到我們的日常生活,大概是中國的《易經》。所以《易經》在中國的民眾心目中,以及中國整個歷史裡面,包括中國的政治朝代裡面,各朝各代,其實《易經》扮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你不要說什麼,就我們近代就好,我們臺灣就好,臺灣是一個小小的島嶼。那臺灣有些政治人物非常地熱衷這個《易經》,非常相信風水,新官上任第一個重要就看方位,看辦公桌的座向,什麼時候進去都還選時辰,這是什麼?他都是根據《易經》的。
《周易》的作者,前人說法不一,通常是什麼?以伏羲八卦,伏羲畫八卦,伏羲就是伏羲氏畫八卦。周文王重為六十四卦,並作卦《爻辭》。孔子作《易傳》。故班固的《漢書•藝文志》稱,「易道深矣,人更三聖,世歷三古」。重點是在這幾個字,這幾個字講出《易經》的重要性。也就是說,我剛才說的,《易經》影響到中國五千年來中國人的生活,影響到中國人的商業活動,影響到中國的政治,非常地深。所以漢朝班固在著作《漢書•藝文志》裡面,他就這樣稱了,他就這樣說了,「易」,「易道深矣」。他說,《易經》實在是太深遠了。
「人更三聖,世歷三古」,重點就這八個字,「人更三聖,世歷三古」。那麼我就斗膽的來跟各位分享,為什麼班固會這樣說,說「易道深矣,人更三聖,世歷三古」。我的這個簡單的一個題目叫,話《易經》在現代生活中的重要性,也是等於簡單的跟各位介紹一下《易經》的由來。很多人都懂《易經》,但是《易經》怎麼個演變,坦白說很多人不瞭解。《易經》一向被視為儒家群經之首,也是世界四大元典之一。哪四大元典?中國的《易經》、西方的《聖經》、印度的《吠陀經》、伊斯蘭教的《古蘭經》,這四個被稱為最古老的世界四大元典,就最原始的。其作者,就是《易經》的作者,已無從察考,無從稽考。
在《漢書•藝文志》,《易》,「人更三聖,事歷三古」。「三聖」是哪三聖呢?就是伏羲氏、周文王跟孔子,「三聖」即伏羲氏、周文王和孔子。伏羲氏始作八卦。周文王被商紂王囚於羑里獄中的時候,這個是一個古字,就是周文王被商朝紂王,把他囚禁在羑里的監獄裡面的時候,周文王在獄中演繹成六十四卦。孔子作傳,古時候說孔子贊《十翼》,唐代以前並無不同的稱謂。到北宋歐陽修時,開始覺得有一點懷疑,後來歐陽修就發現它的疑點愈來愈多。但是無論是出自誰家的手筆,《十翼》在易學上的價值仍然崇高,這是人家說是孔子作的,《十翼》在易學上的價值仍然崇高,並無絲毫動搖。
那剛才講說「人更三聖」,這我們已經知道是伏羲氏、周文王跟孔子,那「事歷三古」什麼意思呢?「三古」是指什麼?《易經》的產生還有傳承,還有成書,經歷了上古時期的伏羲、女媧生活的新石器時代。到中古的夏商周時期的時代,周文王,就是中古。到近古的春秋戰國以後,就孔子的年代,距今約兩千五百年了。三個大的歷史時期,經過這三個大的歷史時期,所以《易經》向來被認為是中華文化的根源。歷代帝王以及王侯將相均奉《易經》為立身處事,治國的圭臬。所以《易經》被尊稱為帝王之學或天人之學,是有它的價值跟它的意義存在。雖然它是在一個相對的有量裡面,我們所謂的有為法裡面,雖然它還是在詮釋這個我們佛經上講的生滅法,但對芸芸百姓來說,它是非常實用的。
所以有一次我帶蔡禮旭老師,跟馬來西亞漢學院的老師,去見了徐醒民老師,徐醒民老師對《易經》之深入,這是臺灣無人能出其右的。徐醒民老師他可以講說,他整個就是《論語》的化身,整個人就是《易經》的化身。後來那些漢學院的老師就問徐醒民老師說,請問一下徐老師,在《易經》裡面有個「群龍無首」,這怎麼解釋呢?我們解釋到這邊解釋不出來,說什麼叫「群龍無首」,這個卦怎麼解釋呢?徐老師後來有解釋了很多道理,就你有量的有為法,佛經上講,我們講說,有量跟無量,這有量的相對法裡面跟無量的境界就差很多。
後來我就跟徐老師說,诶,老和尚有說,他說,所有的宗教,基督教、天主教、回教跟佛教、道教,都是第一名,都是第一名的時候。那大家都是第一名的時候,那這個就是至高無上了,就不會互相的排擠了。所以到「群龍無首」的時候,我跟徐老師說,到「群龍無首」的意思是說,全部都到佛的境界的時候,就佛佛道同了,就每一個人都是第一名,那是不是這個「群龍無首」卦呢?那徐老師說,對對對對,就是這個境界。
所以易經被稱為帝王之學或天人之學,那《易經》其實當時是這個,以前皇帝都有設一個筮官,占卜記錄集成。秦始皇焚書坑儒的時候,他偏偏就沒有把醫藥、卜筮,卜筮就是《易經》這些書籍,還有農耕以及收有秦代紀錄的書,這些都沒有燒掉,其他都集中燒毀,唯獨就是醫藥、卜筮,還有農耕,這一類的沒有燒掉。當然《易經》就沒有被燒掉了,所以《漢書•儒林傳》裡面說了,「及秦禁學,易為筮卜之書,獨不禁,故傳授者不絕也」。《易經》因為是卜筮之書才能倖免於秦火。
《繫辭傳》說了,「易與天地準,故能彌綸天地之道」。《易經》廣大悉備,其大而無外,其小無內,大至自然界的變遷,人類社會的歷史進程,小到一個卦當中,某一個卦爻,某一個地支都有陰陽的消長變化。所以說易經是卜筮之書,但又不僅僅是卜筮之書,小而言之,可以說是趨吉避凶。應用到最深處,則如《繫辭傳》所說的,「以通天下之志,以定天下之業,以斷天下之疑」。它就這個地方把《易經》形容,《繫辭傳》裡面把它形容到非常高深的一個境界了,「以通天下之志,以定天下之業,以斷天下之疑」。
所以孔子讀《易》,「韋編三絕」,又說了,「加我數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也就是說,如果真能夠懂《易經》的話,不會再犯錯了,孔子都這樣說了。古時候王侯將相身邊不乏,如管輅、東方朔等,善於占卜的謀士。主子有狐疑時,就是皇帝有什麼疑惑的時候,藉由占卜提供進退吉凶的資訊。政治體制上又設立有太卜的官職,國家大事,如冊立繼承人、戰爭、農耕、田獵、婚媾、祭祀等,都須經過太卜把筮得的資訊揉合了當時的環境,加以推理斷定其事的取向,然後向皇上獻謀,最後成為決策。地方上設有卜筮之官,專門掌握占卜事,應民眾請求解答他們的疑惑。
《易經》的預測功能,在中國幾千年來相襲沿用,歷代不竭,事蹟記載於不同年代的不同文書中,已是無庸置疑的事實。現代人拜科技發達之賜,資訊的掌握比古人更豐富,也更容易獲得,但是生活上的環境,遭遇的人事也變得更多元,更複雜,面對事情的時候,憑著自己的學識、知識、經驗,從各種角度思考分析,最後還是無法解決問題,最後還是無法做抉擇。跟古人比起來,現在人的困惑跟現在人的苦惱,比古人實有過之而無不及。觀察近代宗教活動盛行,媒體術數猖獗的情況下,足徵所言不差,解析人生的波段起伏、六親緣分、財利適性、祿命之術,子平、斗數,有其獨到的應驗程度。但對於事情的對象是複數時,例如謀職,理想公司有兩、三家,結婚對象有兩、三人,一時一事的決定,則非《易經》占卜不能為也。但是當今執業占卜,以術謀生,流於俗末,譁眾取寵者眾,深於易理,慈悲度人者寡。
這是什麼?《易經》到最後是怎麼樣?不是只有在算命,要告訴他怎麼斷惡修善,要告訴他怎麼趨吉避凶,那就必須要相信因果,必須要懺悔,必須要什麼?要走上修行這條路。那就是怎麼樣?就可以做到《易經》裡面講的,謙卦六爻皆吉。謙卦就是修行的結果,你沒有改過、沒有懺悔,你怎麼會謙卦呢?它告訴你謙卦六爻皆吉,就是要修行,所有六十四卦裡面,每一卦都吉凶參半,唯獨謙卦六爻皆吉。所以《易經》告訴你其實不是算命,不是要搞個什麼福報吉凶,它最後告訴你修行,你就可以超越一切了。所以《易經》占卜是現代人必備的知識,具備了《易經》占卜的知識,自卜卜人,是自助助人,天助自助也。那我個人再加一句話,如果你學《易經》再學佛法,再佛的上乘的佛法,心地法門,那揉合起來不得了,用《易經》度普羅大眾,社會大眾,用心地法門接上根基的,那這個佛法就可以在教化裡面,扮演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易經》也是如此。
好,那麼時間的關係,其他的部分我們就不能再一一解釋,我們就來把這個重點,我們把它再解釋一下。『六經』就是這裡面,一個『易傳檃括』,這個我們來解釋一下「易傳檃括」。《易傳》就是《周易》的組成部分,對經而言,故曰《傳》,也稱《十翼》,包括《彖傳》上下篇、《象傳》上下篇、《繫辭》上下篇、《文言》、《序卦》、《說卦》、《雜卦》,這個是「易傳」。「檃括」是矯正竹木邪曲的工具,揉曲叫「檃」,正方叫「括」,泛指矯正。「檃括」就是矯正。再來,我們看『書經』就是《尚書》,下一回有機會,我再跟各位報告《尚書》的由來,也是很豐富,我們必須要瞭解的部分。《尚書》,下次我們再解釋。
再來,《詩經》跟《禮記》,我下次再解釋,也就這《尚書》,《書經》跟《禮記》、《春秋》,等下一回,我再跟各位做補充報告。
「六經」就是儒家的經典。《莊子》天運篇,孔子謂老子說,「丘治《詩》、《書》、《禮》、《樂》、《易》、《春秋》六經」。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有人說此篇出自《道藏》,所以懷疑與儒家的道理相違背,這總是沒有精細去研究儒家的經書所造成。根據《易經》坤卦文言中所載,積善德之家,其德澤必定遺及子孫,積不善之家,其災禍必定殃及子孫。所謂『積』就是指所看到的善惡不止一件事,所謂『餘』就是指所看到的果報不止一種方式,在《易程傳》中對此條有詳細而正確的說明。又在《書經》伊訓篇中記載,作善事者,上天會降以百祥,作惡事者,上天會降以百殃。在《詩經》上歌詠讚歎上帝對人間所行善惡的明鑑和深入觀察。在《禮記》記載人事的得失皆出於人心的善惡。在《春秋》將事例敘述於前,然後將其果報書寫於後。由此可見,六經所記載的內容都是精確而詳實的說明感應的說法,有哪裡不與此種觀念合而為一呢?
好,剩下幾分鐘,我們來報告老法師對於這段經文的開示。好,老法師對於這一段,可以講說《感應篇彙編》的前言,老和尚有做這樣的一個開示。
第一點,老和尚說,他講《太上感應篇彙編》,老和尚是講《太上感應篇》,但是老和尚參考的資料是《感應篇彙編》做重點的講述。老和尚是在新加坡淨宗學會齋堂講的,也就是用完早齋以後,利用半個小時講《太上感應篇》。當時那個時候,末學有帶領臺灣的蓮友到那邊去參學,我有到新加坡居士林,也親自參加老和尚的早餐開示,我也聽老和尚講《太上感應篇》。當時老法師是應弟子的要求,因為當時弟子說,希望他把它當成正式的一個講經課程。可是老和尚跟弟子說,他說,我又要講《華嚴經》,又要講《無量壽經》,又要講《地藏經》,這三部經已經佔我太多時間了,分量太重了,所以老和尚說,想來想去,利用早晨半個小時的時間,利用差不多兩個月到三個月,把這個《太上感應篇》跟《彙編》,把它講圓滿。這是第一點,老和尚開始先把講《太上感應篇》的因緣講出來。
第二個,老和尚說,這一門《太上感應篇》太重要了,在清末民初,印光大師很提倡這個法門。那麼清朝末年的時候,印光大師在普陀山藏經閣閱藏,根據印光大師的年譜裡面記載,他是在那邊閉關三十二年。當時印光大師也在普陀山,有在那邊也擔任曬經的工作,曬經就是把一些怕潮溼的經拿出來曬。那麼當時在浙江普陀,那個定海知縣、縣長,清朝的時候還稱知縣,現在叫縣長,他當時禮請印光大師到定海縣來講經弘法。但是印光大師因為他的鄉音的關係,為什麼會產生《印光大師文鈔》?就是印光大師他陝西的鄉音很重,那一般人會聽不太清楚,所以印光大師就派他的弟子到定海知縣那邊去講經。講什麼經?講《文昌帝君陰騭文》。
老法師說,一位佛教的法師,他會派弟子去講《文昌帝君陰騭文》,一定有他的道理。為什麼?印光大師認為《文昌帝君陰騭文》、《太上感應篇》太重要了,這是扎根的教育,這是因果的教育。因果教育,印光大師認為說非常重要,要挽救世道人心唯有因果教育。沒有因果教育,哪怕是諸佛菩薩聖賢再來也無可奈何,這是印祖說的。所以印光大師的一生極力的提倡《了凡四訓》、《感應篇》,還有《文昌帝君陰騭文》這一類的書籍。當時當然有一些佛教界對印祖有一些誤解跟批評,但是老法師說,這是完全凡夫的知見。因為印光大師是聖人,聖人能夠洞燭機先,能夠預知未來,他瞭解我們現在這個時代,就倫理綱常崩壞,必須要靠這些倫理道德、因果教育才有辦法挽救。
第三,老法師說,我們佛法裡面有講一句話,叫圓人說法,無法不圓。又有一句話說,哪一法不是佛法?老法師說,你們想想看,實在講,世法跟佛法從哪裡分?從你的心上分。你迷了以後叫做世法,你悟了以後叫做佛法。法沒有什麼世間法跟出世間法,法就是法,只有迷悟的不同,沒有什麼世間法跟出世間法,這是從眾生的迷惑跟覺悟來分別,從你心上分的。如果你的心有妄想、分別、執著,那叫世間法。你貪著世間的名聞利養、五欲六塵,那你現在所作所為叫世間法。那麼你想離開妄想、分別、執著,必須走上修行這一條路,那麼你所修學的就是出世間法。
所以老法師說,如果你是有妄想、分別、執著,你學《華嚴經》,你學《大方廣佛華嚴經》,《華嚴經》也變成世間法,為什麼?因為你出不了三界。《華嚴經》是講佛菩薩的境界,是出三界、了生死的,是明心見性的境界,可是你因為有妄想、分別、執著來學《華嚴經》,那《華嚴經》都變成世間法,出不了三界。你如果離開妄想、分別、執著,給諸位說,所有一切法都能夠了生死,都能夠出三界。所以哪一法不是佛法?我們明白這個道理,那《太上感應篇》跟《感應篇彙編》,如果你學了這部《感應篇彙編》,離開妄想、分別、執著,那《太上感應篇》跟《感應篇彙編》就是佛法,就是出世間法。
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