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6集
第6集

感应篇汇编第6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六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8/02/01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06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經文,【太上曰:禍福..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3-06 13:14 主讲:黄柏霖警官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6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6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六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8/02/01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06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經文,【太上曰:禍福無門,惟人自召。】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第二十二頁,我們看經文:
【太上曰。禍福無門。惟人自召。】
我們看這一段經文的白話解說:
太上老君說,禍和福之間,本來就沒有一定的門道,只因人心起善惡之念所感召而來的。
好,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經文:
【此節合下一節為一篇綱領。乃垂訓之大旨也。論聖賢之心。不因祈福避禍。而後為善不為惡。論造化之理。積善積惡。而餘慶餘殃。固不爽也。】
我們看這一段經文的字句解說:
首先我們看『太上』兩個字,「太上」就是太上老君,那太上老君是道家的祖師,也就是道教的教主,又稱為道德天尊。太上老君老子,他是春秋時代的思想家,也是道家學派的創始人。在《史記》裡面有記載,老子他本姓姓李,名耳,字伯陽,他是楚國苦縣人,在今天河南鹿邑縣的東部。他曾經擔任周朝「守藏室之史」,有一點像現在的歷史博物館之類的這種官,叫「守藏室之史」。後來辭官,他應函谷關關令尹喜邀的請求,他為這個函谷關的關令著有《道德經》五千餘字,後來「莫知其所終」,也不知道他最後是停留在何處。那道家的說法,他騎著那隻牛就往西行了。儒家孔子曾經問禮於老子。
再來,『禍』就是災害、災殃,指一切有害的事情。
『福』就是幸福、福氣。在《書經》洪範篇裡面,有講五福臨門,是第一個壽,「一曰壽」,就是長壽。「二曰富」,就是富貴。「三曰康寧」,就是健康長壽。「四曰攸好德」,一般都說好德。「五曰考終命」,就是善終。所以我們講五福臨門就是長壽、富貴、康寧、好德、善終。在《禮記》祭統篇上說,「賢者之祭也,必受其福。非世所謂福也。福者,備也;備者,百順之名也。無所不順者,謂之備」。所以「福」是什麼呢?真正的「福」就是開啟本有的智慧。「無所不順」,那什麼境界才會「無所不順」呢?無所不知,無所不覺,明心見性,見性成佛,那就是「無所不順」了,這叫「百順之名」。所以「福」就是「備」的意思。
『門』就是事物的起點、關鍵。
『惟』是副詞,相當於只有、只是。
下面這個『自召』,所以剛才我們念的「禍福無門,惟人自召」,應該是比較正確。「召」就是招引、導致,所以「召」跟招是同一個意思。
『垂訓』是垂示教訓。
『大旨』,主要的意思,大要。
『造化』是指自然。
『餘慶』是指行善積德,造福子孫。
『餘殃』就是禍延子孫。
『故不爽也』,「故」,必,一定。「不爽」就是不差,沒有差錯。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這一節和下一節都是《感應篇》的綱領,這一節就是「禍福無門,惟人自召」,下一節是「善惡之報,如影隨形」,這都是《感應篇》的綱領,乃是太上老君垂示訓勉我們的大要。講到聖賢的存心,不是因為祈福或避禍才來行善,行善事不做壞事,『而後為善不為惡』。「論造化之理」,談到天地造化的真理,「積善之家」,其德澤一定福蔭子孫。造惡之人,造惡的人,其災殃必定禍延子孫。這本來就是不會有差錯的定律。
好,我們看下一段:
【小曰吉凶。大曰禍福。無門。無定門也。自召。自作自受也。言天地無私。因物付物。禍之福之。本無一定之門。聽招致以為報應。惟在人心自召耳。然人一念未起時。此心湛然。如同虛空。何有善惡。只因此念纔動。所向好事是善。所向壞事為惡。其先不過起一念。行一事。及後日積月累。遂有善人惡人之別。而得禍得福。悉決於起念之時矣。故太上開口曰無門。曰自召。懍懍於為人起念之時。喫緊提撕警覺。覺者。內觀洞照也。人心善惡。莫不有幾。一念內照。便知向往。易曰。幾者。動之微。吉凶之先見者也。於此覷得破。做得主。自然欲淨理純。動與吉會。若毫釐有差。天地懸隔矣。】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聽』就是聽憑、任憑。
『湛然』,清澈的樣子。
『懍懍』就是戒慎恐懼。
『提撕』是教導,提醒。
『洞照』就是明察。
『幾』,「莫不有幾」,「幾」就是隱微,多指事物的跡象、先兆。《易經•繫辭下》,「幾者動之微,吉之先見者也」。《易經》裡面講,「幾者動之微」,就是我們心念,起心動念得非常微細的那個地方叫「動之微」。這個時候就決定了吉祥或者是凶惡,所以「吉之先見者也」。韓康伯注,「幾者,去無入有,理而無形,不可以名尋,不可以形靚者也」。按照《孔穎達疏》裡面解釋,「幾,微也」,就是非常微細的。「是已動之微」,就已經起心動念了。動者,「心動、事動,初動之時」。那麼這個時候,他還沒有見到這個理,「其理未著」。「唯纖微而已」,非常微細的一個念頭。這叫「幾」。
『先見』,事前顯露,就是現。
『覷得破』就是看得破。
『動與吉會』,起心動念與善相應。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從小處說是『吉凶』,從大處說是『禍福』。『無門』是沒有一定的門道。『自召』就是自作自受的意思。要知道天地沒有私心,造什麼因就得什麼果,本來就沒有一定的門道,完全依據得到的結果做為報應,這原因是在人心自己所招感來的。然而人的念頭在未動之時,是很清楚的,是很清淨的,是安定的,就好像虛空一樣,哪有善惡之分呢?只因念頭才剛開始動,心向著好事就是善,心向著壞事就是惡。這剛開始只不過是起一個念頭,做一件事情而已,到後來天天『日積月累』,就會有善人和惡人的差別。至於會得到禍害或福祉,完全是取決於動念之初。
所以太上老君一開始就說,沒有一定的門路,就說自己招感來的。這是在警惕世人在起心動念的時候,要戰戰兢兢地,要加緊提醒自己能夠保持警覺。『覺』是內心觀察,「覺」是向內心觀察,使能夠很清楚明白,人心的善惡一定會有起動的徵兆,只要時時向內觀照每一個念頭,便可以知道心的嚮往方向。在《易經》繫辭下傳裡面說,徵兆乃是微動的現象,所有吉凶可以預見的地方。就在這個地方,能看得透澈,能看得破,能看得透澈,能夠做得了主。自然欲望清淨,道理純真,自然欲望就能清淨,欲望就能轉為清淨,就能見到清淨的真理,『欲淨理純』。只要起心動念都能夠與吉祥合在一起,如果有絲毫的差錯,恐怕將來的結果就會有天地之隔的大差別。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宋靈源禪師謂伊川曰。禍能生福。福能生禍。禍能生福者。以其處危之時。切於思安。深於求理。尤能祇畏敬謹也。福能生禍者。以其居安之時。縱其奢念。肆其驕怠。尤多輕忽侮慢也。】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靈源禪師』,又叫惟清法師,他是北宋禪宗臨濟宗黃龍派僧人,俗姓陳,隆興人,就是今天的江西南昌人。他參訪晦堂祖心而得悟,並且傳他的法脈,並嗣其法就傳他的法脈,所以在《佛祖綱目》裡面有記載,「惟清,字覺天,自號靈源叟」。「叟」就是老人。世稱靈源惟清,著有《靈源惟清禪師語要》一卷傳世。
『伊川』就是程頤,這個是北宋,這兩兄弟,一個是程頤,一個是程顥,他們都是北宋的哲學家,也是北宋理學家的創立者之一。字正叔,河南洛陽人,一般學者都稱他叫伊川先生。他在十四、五歲的時候,跟他的哥哥,跟他的長兄程顥,一起拜周敦頤為老師,就「同學於周敦頤」就是拜周敦頤為老師。在遊太學的時候,太學是當時國家的國立大學,伊川先生就作《顏子所好何學論》,「顏子」就是顏回,《顏子所好何學論》這篇報告。他這篇報告一出現出來以後,當時主管太學的胡瑗非常驚訝他的才能,認為他是個人才,程頤是個人才。但是當時的宰相是王安石,王安石當時當宰相,王安石我們知道他是變法,王安石變法,所以當時是他主政的。所以當時在王安石那個時代,伊川先生沒有被重用,所以他跟他的長兄程顥在洛陽講學。
在司馬光執政的時候,司馬光當宰相的時候,他被推薦為「崇政殿說書」,這個應該是當時一項文職的工作,比較偏向學術,所以叫「崇政殿說書」。「與修國子監條規」,就參與修編國子監條規,「國子監」就是現在的國立大學。在宋哲宗的時候,伊川先生就擔任了宋哲宗的侍講,「侍講」等於講課給皇帝聽,或者陪皇帝研究經學。其「為哲宗侍講期間」,程頤他「敢以天下為己任」,所以他敢議論時政,也就是說批評時政,褒貶時政,叫「議論褒貶」。毫無所顧忌,沒有任何顧忌,所以還是有學者的骨氣跟風範,「無所顧忌」。他的聲望跟名氣非常地高,「聲名日高」。跟隨他學的非常地多,「從遊者日眾」。後來程頤因為反對司馬光的新黨執政,他就被貶官了,「而被貶」了,擔任「西京國子監守」,就有一點是大學的教職。不久就被削職了,就被免職了,不久就被免職了。而且還被遣送到哪裡呢?四川的涪州。交給地方管制,就是沒有工作,還被派到四川交給地方管制。程頤在被貶官期間完成著作《周易程氏傳》。
你看這個,看似災禍,貶官,往往就是什麼?作逆增上緣。就像我第一次貶官的時候,我第一次貶官是在一九九四年,擔任臺北市警察局大同分局組長,被貶官。當時我在當大同分局督察組長的時候,我是管二百五十多個警察。那麼被貶官以後,也是莫須有的原因就被貶官,貶官以後,就被派到臺北市警察局的大安分局擔任民防組長。督察組長在警察局裡面是很熱門的,他是專門管警察風紀的,那偵察隊長是管刑事偵察的。這兩個是一個分局長裡面的左右,武的就是偵察隊長,文的話就督察組長,一個管風紀,一個管刑案。那是在我,可以講說我擔任警官的算是最高峰的狀態之下,當時被貶到大安分局,拉下來,擔任什麼?擔任民防組長,管民力組訓。就一般民警,在我們國內叫民警的一種組訓工作,組織訓練的工作,管兩個人,就管兩個人而已。
那個時候我很多同仁,也有同學被貶官了,到後來借酒消愁,後來就變成肝癌。我是轉禍為福。在那個時候我就,剛好因緣來了,看到中國時報刊一個廣告,是當時中國佛教會的會長悟明長老,一般都稱他叫觀音老人,他是從浙江普陀山請了一尊觀音菩薩到臺灣來。那當時在以前的臺北縣,現在的新北市樹林鎮的海明寺,我當時就在那邊受戒,海明寺,悟明長老的道場在海明寺。
講到這個受戒也是很有趣,當時我就去見我師父,我師父是承天禪寺廣欽老和尚的知客師。因為那時候我酒量非常好,而且都是喝洋酒,XO啦,還有Johnnie Walker、約翰走路啦,還有二十一年的威士忌,英國皇家禮砲,我們臺灣叫皇家禮砲,就是英國最有名的酒,叫二十一年威士忌。那都很貴,一瓶合臺幣五千元。那抽的菸都是抽好菸,就是抽德國的Davidoff,那個牌子是黑色的,Davidoff的這個名牌的香菸。所以那時候我要去報名受戒的時候,我師父就有一點點說,你能受戒嗎?他就這樣看我,一個充分存著懷疑的眼光。他就教我一些方法,就能持否?你不要出聲音,那師父就教我。他就叫我拿著香跟著他拜,講到不殺生能持否?你不要出聲音。
後來我就去報名以後報到,悟明長老就通知寺務室,要約見我。當時我們戒子,五戒有四百多人,菩薩戒有四百多人。早上都是拜大悲懺,因為悟明長老就推展大悲懺,他在臺灣弘揚大悲懺非常非常地深入,所以一般人家也稱他叫觀音老人,他是專門推展大悲懺。所以當時他在帶我們大悲懺的時候,早課都大悲懺,那老人家年紀大了,那時候他已經是七、八十歲了,他活到一百多歲坐化。他身材就是非常發福,個子不高,講話非常地慢,非常慈悲的老人。
那時候帶我們拜大悲懺的時候,他就說他拜下去起來,他看到滿地都是黃金,他說地板都金光閃閃。那時候就跟我們開示了,哎呀,你們在座一定有菩薩再來的。就說我們是,這不是我啦,你們在座有菩薩再來啦,我老人家,我不打誑語。他說,就佛光普照,滿地都金光閃閃,是這樣跟我們講。我那時候早課聽到那個大悲懺,那個唱誦的時候,我在哭得一蹋糊塗,真是傷心,懺悔的眼淚都流出來了,就像那個迷失的羔羊一樣,好不容易找到家了。就像窺基大師一樣,本來不想出家,就是玄奘大師度他,那他開出三個條件,三車,第一個要一部車全部裝書,那一部車專門裝金銀珠寶,那一部車裝服務他的這些美女。玄奘大師答應他說沒問題,那三車照單全收,一帶他到大雄寶殿,爐香讚一唱下去,他也哭得淅瀝嘩啦,三車統統不要了,回去了,回去了。這就是什麼?這叫金剛種子浮出來了。
所以我們現在薰什麼,都入我們的阿賴耶,我們薰善的種子,也入阿賴耶,我們薰惡的種子,也入阿賴耶,我們薰金剛般若的種子,也入阿賴耶。所以唯識學裡面講說,善、惡、無記,無記就是不善不惡的,都入阿賴耶裡面。所以以前我們在內典研究班的時候,簡豐文老師就跟我們講,就是佛陀教育基金會的創辦人,他說,你們這一輩子薰多少般若,你能夠薰到十分,下次乘願再來,從第十一分開始修起,你這一輩子金剛般若零分,下輩子從零分開始修。我覺得他講得很有道理。老師跟我們講一句話,很有意思,他說,你這一輩子薰金剛般若,你下一輩子縱使乘願再來,或者是你帶著業障來人間。你沒有往生極樂,當然是帶著業障來人間,變業報身嘛。
老師跟我們講一句話,他說,你這輩子所薰的佛法的種子,金剛般若種子,等到你下一次,你遇到因緣會逢時,遇到善知識,遇到你的啟蒙老師,遇到佛陀的三藏十二部經典,你只要遇到般若經典的時候,你那個金剛般若種子就浮出來以後,你那時候的習氣就是,你的習氣在遇到金剛般若的時候,豁然頓脫,就斷掉。比如說你去受戒,受五戒、菩薩戒,你本來沒有辦法改變的習氣,沒有辦法去斷惡的習氣。比如說你很愛吃肉,可是你受完五戒以後,你得到那個戒體以後,那個戒體產生一種力量出來。那個戒體就是你完全做到,你發心立願都很真誠,你有這個受戒的心,那就得到這個受戒的德,就得到這個受戒的體。所以戒體很重要,你戒體一得到以後,那個習氣就脫落了,至少那個習氣就被伏住了,被戒法伏住了。
所以當時悟明長老叫我受菩薩戒,我當時不敢接受,後來就還是去從五戒,又受了菩薩戒。那後來我就是跟悟明長老,他的寮房旁邊的那尊老觀音,就是他的寮房對面有一個觀音殿,我就去祈求那尊老觀音菩薩,就是悟明長老從中國普陀山請過來那尊老觀音菩薩祈願了。我就跟觀音菩薩說了,我說,我酒放不了,我菸也放不了。那我就跟觀音菩薩談條件了,我說,那酒不能喝,可不可以喝藥酒呢?我就要求三杯藥酒,可不可以抽菸呢?你看,沒有戒心,哪來的戒體呢?
後來在五戒過堂的時候,觀音菩薩就讓我去領悟。在過堂的時候,我夾的第一道菜是香菇。因為我們那時候受的是在家《優婆塞戒經》裡面的那個六重二十八輕,那個六重第六條是酤酒戒,就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大妄語、不說四眾過、不酤酒,不酤酒就是不能賣酒,不能送酒,最後一條戒是不酤酒戒。後來我們搭上縵衣過堂的時候,我夾的第一道菜就是香菇,結果香菇沒有到嘴巴,就掉下去了,把我縵衣弄髒了。我這個人早期是有潔癖的,為什麼我的縵衣會弄髒呢?那我受戒馬上就有罪惡感,那我的縵衣都髒了怎麼辦?當時當下就悟了,我放不下兩個東西,一個是香菸跟酤酒戒,兩個加起來剛好是香菇,香菸跟酤酒戒,所以我是香菇度我的。
所以有情無情,同圓種智。你看那個永明延壽大師開悟偈,「撲落非他物」,他有一天經過一座橋的時候,看到有人在丟一個石頭,丟到河裡面咚一聲,也有說在砍柴、劈柴的聲音,柴掉下來那個碰的一聲,他開悟了。當然我不是開悟,我只是有所領悟。「撲落非他物,縱橫不是塵,山河及大地,全露法王身」。開悟,法無定法,哪一法不是佛法?劈柴也是佛法,只要能讓你覺悟,劈柴也是佛法。只要能讓你開悟,香菇也是佛法,讓你開悟,讓你悟說這些習氣該斷,那香菇也是佛法。所以佛陀說,「說法者,無法可說」,「法尚應捨,何況非法」。哪一法不是佛法?這佛陀說的,真能夠讓你悟,香菇也是佛法。
所以我那時候就生起一個慚愧心,就覺得自己很慚愧,來受戒還放不下這些習氣。七天以後回到家就把肉斷掉,把酒斷掉,把香菸斷掉,只有七天而已。所以老和尚說,戒律很重要。確實,如果沒有戒律,我現在還在吃肉,我哪裡有資格講經呢?如果我沒有受戒,我現在還在抽菸,對不對?如果我沒有受戒,我現在還偷偷喝藥酒。但是這三個習氣全部斷掉,一個禮拜而已。所以老和尚說,戒律很重要。確實很重要。
所以提到這個地方,提到程頤在被貶期間完成著作《周易程氏傳》,有時候就是轉禍為福在一念之間,那他這個是逆增上緣。我們上次有講到《易經》,對不對?伏羲做《八卦》。那《易經》裡面,三個人做的,一個是伏羲,一個是文王,周文王,一個是孔子。文王做《六十四卦》的時候,在哪裡做?在監獄裡面做的。所以可見,像你看這個程頤被貶官期間,他完成了《周易程氏傳》。所以到南宋的時候,他被追封為「正公」。這個是「伊川」。
再來,『祇畏』就是非常地害怕,非常地敬畏。「祇」就是大的意思。
『侮慢』就是對人輕忽,態度傲慢。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宋朝靈源禪師對伊川先生說了,禍能夠生福,福也能夠生禍。禍之所以能生福的原因,是因為人處在危險的時候會提醒自己,要真切的思考如何轉危為安,深深地反覆在實理上推敲,尤其能夠保持恭敬畏懼,謹慎自己的言行。而福能生禍的原因,是因為人在居安的時候,往往在不知不覺當中放縱欲念,並讓自己的驕傲、怠慢的心態無所節制,尤其大多數的人都會有輕浮疏忽、欺侮傲慢的作為所導致的。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東嶽大帝訓曰。行善如春園之草。不見其長。日有所增。行惡如磨刀之石。不見其損。日有所虧。禍福密移。迷者罔覺。】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東嶽大帝』是道教崇奉之泰山之神。泰山是我們中國五嶽之首,中國古代,各朝各代帝王大都要朝拜祭祀泰山。東嶽大帝掌管人間的生死,人死後魂都要到泰山。道教所建的東嶽廟就是祭奉東嶽天齊大帝,每年農曆的三月二十八日是開廟祭祀之日。
再來,『訓曰』,《東嶽大帝寶訓》,一日作善,「福雖未至,禍自遠矣;一日行惡,禍雖未至,福自遠矣。行善之人,如春園之草,不見其長,日有所增;行惡之人,如磨刀之石,不見其損,日有所虧」。東嶽大帝這個《寶訓》,也很多人都把它做成標語,貼在醒目的地方提醒世人。「一日行善,福雖未至,禍自遠矣」,我們一天做一件善事,福報雖然還沒有到,但是災禍已經遠離了。我們「一日行惡」,一天造惡,「禍雖未至,福自遠矣」,災禍雖然沒有來臨,但福報已經離開了。所以《太上感應篇》裡面講,「一日有三善」,一日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我們講說,「語善、視善、行善,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語惡、視惡、行惡,一日有三惡,天必降之禍」。它不講「三年」,這個我們以前有討論過。所以你「一日行惡,禍雖未至,福自遠矣」,福報就已經離開了。行善之人,像春天花園的花草一樣,你沒有發覺它在長大、長高,但是「日有所增」。造惡的人就像磨刀之石一樣,你不感覺這個石頭有虧損,但是它「日有所虧」。
『罔覺』就是無知。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東嶽大帝說,行善就像春天時花園的草一般,雖然肉眼看不出它在長大,其實每天都在增長。做惡就像磨刀的石頭,雖然肉眼看不出它在減損,其實天天都在虧蝕。禍福的移轉都是在暗中進行的,迷惘的人是無法察覺得到的。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經文:
【唐六祖慧能曰。一切福田。不離方寸。經云。吉凶禍福。皆由心造。又云。罪福二輪。苦樂兩果。皆三業所造。一心所感。若一念心瞋恚邪婬。即地獄業。慳貪不施。即餓鬼業。愚癡暗蔽。即畜生業。我慢貢高。即修羅業。堅持五戒。即人業。精修十善。即天業。證悟人空。即聲聞業。知緣性離。即緣覺業。六度齊修。即菩薩業。真慈平等。即佛業。夫心淨則香臺寶樹。淨剎化生。心垢則邱陵坑坎。穢土稟質。非從天降。豈屬地生。祇在最初一念所致。離卻心源。更無別體。】
那麼這一段也非常地好,這一段我們會用比較久的時間來探討這一段,那麼這一段也可以講說是佛經的精華。所以《感應篇彙編》是儒釋道三家的菁華,一點都沒有錯。像前面這個東嶽大帝就屬於道家的。那再往前,靈源禪師,這個也可以講說是儒家的,因為伊川先生是儒家的。那麼這一段它引用六祖惠能大師的開示。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首先我們介紹六祖惠能大師。那麼我個人跟六祖大師的因緣非常地深,我講我怎麼會去薰習《六祖壇經》呢?《六祖大師法寶壇經》呢?我把這個因緣稍微提一下。我是佛陀教育基金會第一屆內典研究班的同學,那我們的指導老師就是淨空老法師的高足。當時淨空老法師在臺灣早期弘法有兩大護法,一個男眾,一個女眾,女眾就是景美圖書館,臺北景美圖書館,其實我的舊家距離老和尚的景美圖書館很近,走路大概十分鐘。
我見淨空老法師的時候是一九九七年,韓館長要往生前半年,當時是人家介紹我去見淨空法師。當時在臺北市的景美華藏圖書館的時候,韓瑛館長,老和尚有講過,韓瑛館長護持他三十二年,沒有韓館長的護持,就沒有今天的淨空老法師,所以老法師非常感恩,也非常懷念韓瑛館長。我那時候在跟老和尚,在知客室見師父的時候,我就跟師父請示佛法的問題。我當時不曉得怎麼來的勇氣,直接跟師父說,第一次見面就這樣說,我說,師父,你講經說法,講得這麼好,那你往生以後,老和尚現在還在,你看已經隔二、三十年了,你往生以後,這些你所講經說法要怎麼保存下來?那師父就跟我講,那韓館長說,裡面有一間房間要幫我裝電腦,以後所有資料都存到那個電腦裡面去。就這樣一個對話而已。
隔了半年以後,韓館長就往生了,老法師在景美圖書館的因緣就結束了。當時老法師是在新加坡弘法,新加坡居士林,李木源居士護持。那麼當時也可以講說老和尚的第一次法難,那所有悟字輩的法師都陸陸續續離開景美圖書館。當時師父的侍者悟全法師,現在做澳洲淨宗學院的副院長,我跟他熟,還有悟道法師,當時他們就叫我傳一份資料給師父看。
那麼師父後來就回到臺灣來,召集了重要的這些出家弟子跟在家居士,在臺北市火車站對面的來來大飯店。因為師父他沒有道場,所以變成他沒地方去,只好住飯店。在臺北市來來大飯店召見了悟道法師,還有我,還有也可以講說,老和尚跟悟道法師的護法,陳永信大居士,就現在新北市雙溪小築的功德主陳永信居士,他是非常護持悟道法師的。當時老法師就慈示我,黃警官,你籌劃辦理社團法人華藏淨宗學會。我們當時就發起一個因緣,就把現在華藏淨宗學會的會所,臺北市信義路四段三三三號二樓買下來。我都是參與當時的整個道場的設計跟規劃,還有裝潢。當時我們幾個居士就發起,我當時也發心了五十萬臺幣,陳永信居士一個人捐了八百萬,另外再募七百五十萬,湊起來一千五百五十萬,買現在的華藏淨宗學會的會所,那就開始推動了。
那時候後來籌辦的社團法人華藏淨宗學會成立以後,老法師主持第一次的社團法人的理監事會。按照臺灣的法令規定,要召開會員大會,還有理監事會,然後就布達第一任的理事長。當時老法師主持這個會員大會的時候,老法師是坐中間,悟道法師坐右邊,我坐左邊。當時老法師就說,第一屆華藏淨宗學會理事長,委任悟道法師擔任理事長。所以這是悟道法師擔任華藏淨宗學會的因緣以及由來。後來有華藏淨宗學會,我當時早期也參與理事跟監事的工作。理事是執行業務,監事是監管、監察業務。後來悟道法師就創辦了華藏弘化網,就現在的網路電視。
你看所有老法師的在香港佛陀教育協會講經的經典,全部彙集到華藏弘化網,再做成光盤,再做成網路電視,送到全世界。這不就是當時我跟老法師第一次的對話,我說,師父,將來你講經說法的帶子,要怎麼弘傳到下面下一代去?師父說,用電腦。就等於我們現在講的數位化,那國外叫做數碼化,我們國內叫數碼化,我們臺灣叫數位化。就存所有這麼大的檔案,再存到一個硬碟裡面,就可以存進去了,大硬碟。這是我跟華藏淨宗學會跟師父的第一次的因緣,就在一九九七年。
那我現在提到六祖大師的因緣就是,老法師的女眾護法是韓館長,那男眾護法就是簡豐文老師,就是佛陀教育基金會。今天中國大陸佛教會這麼興盛,都是當時在開放以前,我們鄧小平副總理在南巡的時候,整個經濟大開放的時候,當時其實兩岸是沒有直航的,也還沒有開放探親。當時我的老師簡豐文老師就到中國大陸去,把所有法寶帶進去,包括淨空老法師講經的光盤,還有經書、佛經,全部帶進去。那老師到中國大陸去弘法,不是弘法,送法寶過去,那整個手提箱都是美金,那都是幾百萬美金。所以簡豐文老師,我可以這麼說,帶領早期佛陀教育基金會,把佛法傳到中國大陸,立功厥偉,功不可沒,影響非常地深遠。後來才有法鼓山的經書進去,後來才有佛光山的進去,後來才有慈濟功德會進去,早期都是佛陀教育基金會把法寶送進去。所以我對簡豐文老師非常地尊敬。
那麼當時佛陀教育基金會的董事長就是淨空法師,老法師。那當時有個華藏講堂,也是在佛陀教育基金會的三樓,是講堂,是講經的地方,叫華藏講堂,我在那邊都講過經。那我一直到現在,還在佛陀教育基金會帶經典研討班。那我是參與第一屆的內典研究,所以我很感恩老法師的因緣,也很感恩簡豐文老師的指導。如果沒有啟蒙老師,我今天就沒有機會在這邊跟大家研討《感應篇彙編》,他幫我打下很深的基礎。
我們內典研究班,從《佛學入門》、《四十二章經》、《八大人覺經》、《阿難問事佛吉凶經》,再到《地藏經》,都跟著老師研討一遍以後,簡豐文老師跟我講,黃警官你專攻「地藏三經」。就是造成我今天,成就我今天講因果的由來。《地藏經》是一個基礎,孝道,是孝經。所以當時老師就跟我講說,你專攻「地藏三經」,也就是《地藏菩薩本願經》、《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還有《占察善惡業報經》。這三部經,我都在佛陀教育基金會講過,尤其《地藏經》講得更多次。
那麼《六祖壇經》,也是我跟著老師學習一遍以後,簡豐文老師叫我開始習講,練習講《六祖法寶壇經》,我在佛陀教育基金會講了大概兩部,兩次。所以我跟六祖大師的因緣很深,我也很喜歡《六祖法寶壇經》。那講一個有趣的事情,有一次我在還沒有講經以前,到臺北市的某一個,那個也不算是佛教的道場,是朋友帶我去的,有一點像臺灣的一貫道或是道教的一個道場,我朋友因為他認識他們,帶我去。
結果那個道場的主事者,他有到廣東的南華寺去參訪,他有請了兩尊的,就是裝像框的六祖大師的法像,就是這一張,這一張就是我當時在臺北市中山區有一家道場,那家道場那個住持,剛好到廣東南華寺請了這個六祖大師的法像回來。就這麼巧,他帶兩張。那麼這一張就放在他椅子旁邊,我什麼都沒有看到,我只看到這個六祖大師說,這一位是誰?我當時也不知道他是誰,他是肉身菩薩,我還問那個住持說,那這一位是誰?他說,這一位你不知道嗎?他就是鼎鼎大名的六祖大師。我說,我很喜歡他。我不知道怎麼說,我就說,我很喜歡他。他說,好,那你喜歡,我就送給你。就送這一尊給我,一直跟著我,一直護念著我弘法。
那我在佛陀教育基金會講了三部的《六祖壇經》,我相信也是得到六祖大師的加持,我才有辦法講出《六祖大師法寶壇經》。我們知道淨空老法師也講過《六祖大師法寶壇經》。那我就把它裱框起來,每天就見到六祖大師。這張法像,六祖大師的法像,我跟隨他已經幾年知道嗎?差不多將近二十年,我非常地珍惜這個因緣。這就是我跟六祖大師的因緣由來。所以我今天再藉這個機會,我記得我們前面的課程裡面,好像沒有單獨的介紹六祖大師,所以今天要很完整的來介紹六祖大師的一生。
我們現在看字句解說:
『六祖慧能曰』,他是唐朝人。這個地方,「慧能」是用智慧的慧,那有很多人就會疑惑了,到底是恩惠的惠呢?還是智慧的慧?兩個都有人用。像《感應篇彙編》,這個地方是用智慧的慧,就慧能大師,但是一般都是用恩惠的惠,一般是用恩惠的惠。那麼在《六祖大師法寶壇經》裡面,是用恩惠的惠,他是禪宗第六祖。我們現在來介紹他關於這個名號的由來,就是惠能大師這個名號的由來。他後來往生以後,皇帝追封他為大鑑禪師,他是公元六三八年到七一三年,唐代的高僧。
六祖大師法號的由來是這樣的,有說是智慧的慧,也有說是恩惠的惠。因為六祖他在出生的時候,在六祖門人曹溪法海曾經記載,「專為安名,可上惠下能也。父曰,何名惠能?僧曰,惠者,以法惠施眾生;能者,能作佛事」。這個地方我解釋一下,當時六祖大師出生的時候,有兩位僧人到他家去敲門,他父親就把門打開,那兩位僧人就恭喜,恭喜這位六祖大師的父親,俗家的父親盧行瑫。他說,哎呀,恭喜菩薩,你們家得貴子。貴子就是很好的一個小孩。可以幫他取名,取什麼名字呢?可以取惠能。那他父親就問說,他說,為什麼取惠能呢?他說,為什麼取這個惠能名字呢?那個出家人就說了,「惠者,以法惠施眾生」。果然講對了,六祖大師是古佛再來的,也是菩薩乘願再來的,以法來幫助眾生,《六祖大師法寶壇經》就是「以法惠施眾生」。「能者,能作佛事」,什麼叫「佛事」?「佛事」就是清淨的事情叫「佛事」。所以六祖大師他天生非常地聰穎,他一聽到法,他就悟,但是他不認識字。六祖大師,安放他的真身的,也就是他肉身菩薩,那個南華禪寺,南華禪寺也是用惠能,恩惠的惠。所以我們習慣是用惠能,就是恩惠的惠,惠能大師為準。
惠能大師的早年生平是這樣的。在《六祖壇經》裡面,惠能大師自己敘述他的家庭,他祖籍是范陽人,就今天河北省,那個地方的地名叫范陽。父親是盧行瑫,也是擔任官員,後來被貶官放逐到嶺南,就今天的廣東跟廣西這一帶。那貶官以後,就在嶺南這邊就往生了。那麼六祖大師他父親早亡以後,他家境非常貧窮,他就以賣木柴為生來孝養他的母親。他不認識一個字,不認識字。
有一次,惠能大師在挑木柴到客店去賣,聽到一個客人誦《金剛經》,誦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他豁然頓脫。也就是說他在那一剎那,他明心見性,見性成佛。他就問客人了,你在讀什麼經呢?客人就跟他講,讀《金剛經》。那麼六祖大師聽了他讀誦《金剛經》的時候,他便開悟了。他就問,這個《金剛經》從哪裡來的呢?讀誦的這位客人說,他從蘄州黃梅山東禪寺請來的,那裡有五祖弘忍大師在弘法,也就是禪宗的第五祖,法門非常興盛,座下有一千多個弟子,有一千餘人。
後來就有一位功德主,有一個人出資金錢,幫助六祖大師惠能大師,去黃梅山東禪寺去請法、去參學。這位善心人士取銀十兩供養他的母親。惠能大師就告別他的母親,前往黃梅拜見五祖。他拜見他的師父五祖的時候,他的師父有問他,你來這邊做什麼?問其所來以及「欲求何物?」,你來這邊做什麼?那六祖大師就回答說了,「師答曰:『弟子是嶺南新州百姓,遠來禮師,惟求作佛,不求餘物。』」這口氣非常大,果然是大菩薩再來。他說,我是嶺南新州的百姓,我老遠到這個地方來頂禮老師你,我只有求作佛,其他我沒有想求的。直接了當,我只求作佛,「不求餘物」。「五祖謂:『汝是嶺南人,又是獦獠,若為堪作佛?』」他說,你「是嶺南人,又是獦獠」。「獦獠」是那時候,因為嶺南廣東廣西那一帶都沒有開發,所以用現在的話說,那個地方是沒有文化的民族。他說,你又是「獦獠」,就是沒有開發的民族,沒有開化的民族,就是沒有文化的地方,你怎麼可能作佛呢?「若為堪作佛?」
「惠能曰:『人雖有南北,佛性本無南北』」,獦獠身與和尚身,「獦獠身與和尚不同,佛性有何差別?」這講得真的是擲地有聲,他說,人雖然有南北,師父你是北方人,我是南方人,佛性哪裡有分南方的佛性跟北方的佛性呢?佛性就是佛性,不增不減,不垢不淨,不生不滅。佛性就是「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故名如來」,《金剛經》裡面這樣說。所以他說,佛性沒有分南北,所以每一個人都有佛性,那蠢動含靈也有佛性。那獦獠身跟和尚身不同,我是沒有讀過書的人,那和尚你是一個出家人,我是獦獠身,我跟和尚,雖然我們的因緣不一樣,那佛性有什麼差別呢?五祖大師一聽就很驚訝說,這個人的根器怎麼這麼利?不認識字,他能講出這樣的話出來。所以開悟與否,非關文字。
所以為什麼《大乘起信論》裡面講,「離言說相」,「一切法從本已來,離言說相、離名字相、離心緣相」,就這個道理。「畢竟平等、無有變異、不可破壞,唯是一心故名真如」。「畢竟平等」就是沒有分南北,沒有分獦獠身、和尚身,這「畢竟平等」。「無有變異、不可破壞,唯是一心,故名真如」。所以五祖弘忍大師覺得他根機太利了,「稟性非凡」,就派他到廚房去舂米了,你到廚房去做事。總共在那邊待八個月,他只做兩件事情,舂米、破柴,從來沒有一次上過大殿,也沒打過一次禪七,也沒有聽過一次法會,都沒有。
你看,當時五祖弘忍大師準備要傳法,他就叫弟子要寫一首偈語出來,來勘驗他們的修行境界,以便來傳衣缽,「傳衣授法」。那麼當時神秀大師就在南廊壁上寫一首偈語,「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弘忍大師出來一看,他說,這個偈語沒有見性,叫大家拿香祝拜就可以了,依這樣去修行,就可以得到利益了。為什麼?因為神秀大師這個「身是菩提樹」,我們這個清淨法身也不是菩提樹,菩提樹只是一個比喻而已。我們有清淨法身佛、圓滿報身佛、百千億化身佛,我們一體三身佛,這是我們本來的面目。所以我們這個身,神秀大師是以菩提樹做比喻,就表示他還有一個依止。那他以明鏡臺比喻我們的本心,「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就好像那個鏡子一樣,鏡臺常常給它擦拭,上面會有灰塵,常常把它擦拭,不要讓它惹塵埃。這個偈語,他沒有開悟,他還有一個依止,也就是法執未破。所以五祖弘忍大師說,拿香祝拜可以得到利益。
惠能大師他當時在舂米房,聽到童子在誦這首偈語,他也說,這個偈語沒有見本性。然後他後來請人代勞,他也想跟眾生結來生緣,他就到這個壁上,他也寫了一首偈語,請人家代寫,他說,「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這個本來無一物就是什麼?本自清淨、本自具足、本不動搖、本無生滅,你只要不起心、不動念,怎麼還會有煩惱呢?「何處惹塵埃」呢?所以菩提本來具足,樹只是一個比喻而已。那菩提自性非大小方圓,非青黃赤白,所以也不是樹可以去比喻的。「明鏡」就是我們的心鏡,我們這個心鏡也不是用一個鏡臺可以去比喻。我們的心鏡,我們這個心的照性,我們的覺性,鏡子有照性。那我們這個真如自性有覺性,我們這個自性的本體就是我們的見聞覺知,有我們的覺性。我們的覺性在哪裡?我們找不到。本體見不到,作用看得到,就像鏡子,鏡子的照性在哪裡?鏡子的照性,你見不到,你走過去,它就照,你不走過去,它也在照。你走過去,照一個,「胡來胡現,漢來漢現」。胡就是外國人,外國人走過去,它照外國人,本國人走過去,它就照本國人,所以「胡來胡現,漢來漢現」,沒有人走過去,它還在照。所以這個照性你找不到,但是在相上見得到。
那我們的覺性在哪裡?我們的覺性在六根接觸六塵的作用上。你有沒有起心動念,你就知道了,你眼見色、耳聞聲,你就有喜歡跟不喜歡。那你眼見色、耳聞聲,如果你沒有憎愛,沒有喜歡跟不喜歡,那個叫見性。你耳聞聲,沒有分別、執著,沒有妄想,那叫聞性。可是如果你聽到這個聲音、音樂很喜歡,你起了貪愛,那就變聞識了。你聽到這個音樂,很不喜歡,生起一個討厭心,那聞性就變聞識了。這個照性,你就見不到了,這個覺性,你就見不到了。所以大經裡面講說捨識用根。所以鏡子的照性在哪裡?「胡來胡現,漢來漢現」,在作用上,在相上,你去找那個、見那個照性。那我們的覺性呢?我們的覺性在根塵接觸的時候,第一念是清淨的,是本自清淨、本自具足、本無動搖、本不生滅,那你起了憎愛以後,那就由真如變成煩惱。所以本來無一物,怎麼會惹塵埃呢?你起心動念了嘛。
那麼大家就很驚訝,弘忍大師見了以後告訴大家,這個也沒有開悟,就把這個偈子擦掉。後來弘忍大師就到舂米房去,就用拄杖在地上敲三下,那六祖大師就明白。到三更的時候,五祖為他袈裟遮圍,印證,用《金剛經》印心,因為禪宗從初祖到五祖都是用《金剛經》印心的,用《金剛經》印心。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大徹大悟,然後再提出他的心得報告,就是何期自性,本自清淨、本自具足、本無動搖、本不生滅,何期自性,能生萬法。這個五個偈子是他的心得報告。本自清淨、本自具足、本不生滅、本無動搖,是它的本體。何期自性,能生萬法,是它的作用,他證得體用不二。所以五祖決定他就是衣缽傳人,並且咐囑六祖大師坐船南下,等待時機弘法。那衣缽就不再傳了。當時有告訴他,「逢懷則止,遇會則藏」。就到廣東四會縣的時候,你就隱藏起來。「逢懷』就是到懷集縣,四會縣跟懷集縣都在廣東。「遇會則藏」,「逢懷則止」,到懷集縣的時候,就在那邊就停止了。
後來六祖大師也沒有馬上出來弘法,在獵人堆待了十五年,幫獵人服務。這個叫做和光同塵,獵人是殺業最重的,煩惱習氣最重的,六祖大師還要在那邊服侍獵人十五年。在那邊獵人所捕獵回來的動物,活的就被他放生了,所以他吃鍋邊菜。後來他在獵人堆待了十五年以後,認為機緣成熟,在三十九歲那一年,因為他二十四歲開悟,在獵人堆待了十五年,等於三十九歲。所以你看,六祖大師二十四歲就開悟了,他沒有馬上出來弘法,也沒有去做什麼方丈住持,都沒有。
他當時還是居士。就到廣州法性寺,當時印宗大師,印宗法師在講《涅槃經》,他就坐在後面聽課了。那剛好掛著幢幡,風在吹,風動、幡動,當時兩個僧人在那邊爭辯,他說風動,一個是幡動。六祖大師坐在後面,他說,不是風動,也不是幡動,「仁者心動」。你起心動念了,風在吹,幡在飄,這是自然現象。你心動了,那境界跟著動了,你心被境轉了。你心不動,風在吹,幡在動,你如如不動,不取於相,你心不隨境轉,所以說「仁者心動」。這兩位僧人就馬上跟印宗法師報告,那麼印宗法師,就非常地器重他的悟性,他說,你是不是得到五祖弘忍大師衣缽的這位傳人?六祖大師就提示他的衣缽,確定他是禪宗的傳人。然後印宗法師就為他剃度,為他剃度以後再反拜他為老師,就反拜六祖大師為老師。所以老和尚說,其實印宗法師跟六祖大師,其實都是菩薩示現,互相表法。
在儀鳳二年,韶州刺史韋璩仰慕六祖大師的道風,率同僚入山,請惠能大師入城,在大梵寺講堂為眾說法,兼授無相戒,僧尼道俗有一千多人。門人法海禪師編錄其法語,名為《六祖法寶壇經》,就是我們現在在讀誦的《六祖壇經》。
那惠能大師到曹溪寶林寺,在今天廣東韶關南華寺弘揚禪宗,主張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的頓悟法門,影響華南諸宗派,所以一般人家稱他叫南宗,在這個地方傳法長達三十七年。當時六祖惠能大師他的同門師兄神秀大師主張漸悟,在華北地區也非常地興盛,號稱北宗。所以一般歷史上稱,「南頓北漸、南能北秀」。
在唐中宗神龍元年,武則天跟唐中宗遣內侍薛簡,前往曹溪迎請六祖大師,入宮接受供養。當時惠能大師他以年紀老邁,久處山林,推辭武則天的好意,他就不去京城接受供養。薛簡就懇請說法,而且記錄下來帶回去,回報武則天跟唐中宗。唐中宗當時賜摩納袈裟一領,以及絹五百匹,以及水晶缽,供養六祖大師,並且命改稱寶林寺為中興寺,由韶州刺史重修。所以以前的皇帝都是佛教的護法。又給予法泉寺寺額,並以惠能新州的故宅為國恩寺。
在唐玄宗開元二年,在河南滑臺的無遮大會上,惠能大師的弟子荷澤神會,辯倒了神秀大師的門人崇遠跟普寂法師,使得南宗成為中國禪宗的正統。在延和元年,公元七一二年,惠能大師回到新州。唐玄宗先天二年,六祖大師交代弟子,開始建報恩塔,並且預告第二年的七月,他要返回國恩寺。八月就示寂,就是準備要往生了,在國恩寺往生,世壽七十六歲。唐憲宗追封他為大鑑禪師。
惠能大師圓寂以後,他的真身不壞,就是肉身菩薩,至今仍存在,仍保存在。那麼就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被我們習總書記的父親習仲勛保護之下,讓六祖大師的真身、肉身菩薩不會被破壞,這是真的很大的功德。六祖大師他的肉身、真身不壞,運回韶州曹溪,經過他的弟子給他塗漆上金身,上金箔,這個真身塑像,現在仍然保存在南華寺,供奉在六祖殿中。那麼六祖大師他留下了《六祖壇經》一卷,《金剛經口訣》,這個是六祖大師所留下來的法寶。
惠能大師他為禪宗發展奠定了理論基礎,對後來各派的禪師建立了門庭,影響很大。那麼他圓寂以後,他的弟子傳承禪法。那麼在六祖大師惠能大師圓寂以後,禪宗分成南北二宗。惠能禪法,就南方跟北方。以北方的話,北宗是他的弟子荷澤神會禪師的門下,稱為荷澤宗。南宗是以南嶽懷讓門下的洪州宗,跟青原行思、石頭希遷一系的石頭宗為代表。惠能大師的弟子,他的禪法在他的弟子荷澤神會禪師一派的推動下,在北方取代了神秀大師一系的地位,成為禪門的正宗。但是後來荷澤禪師這一派,因為後繼無人,所以在唐末的時候,唐朝末年就衰亡了。
那麼對後世影響比較大的,反而是南方的南宗的六祖大師的門下,當時南宗的門下,形成了河北的臨濟宗、江西的曹洞宗、湖南溈仰宗、廣東的雲門宗、江蘇法眼宗,這五宗。就是達摩祖師所開示那個法語,「一花開五葉,結果自然成」。就禪宗分成這五宗。加上從臨濟宗分出來的楊岐派跟黃龍派,稱為五宗二派,就是七宗。後來法眼宗遠傳到泰國、朝鮮。韓國還有曹洞宗。雲門宗跟臨濟宗更為傳揚到歐美,所以臨濟徒孫滿天下。在中國、日本,則是臨濟宗、曹洞宗兩宗最盛。
那麼六祖大師的弟子裡面,開悟的有四十三位,就是嗣法四十三人,就傳法的。那比較有名的就是荷澤神會禪師、南陽慧忠國師、永嘉玄覺禪師、青原行思禪師、南嶽懷讓禪師,還有石頭希遷和尚、淨藏禪師。以上是介紹六祖大師的生平。
再來看下面這一段,『一切福田,不離方寸』,「方寸」就是指心,它是從《了凡四訓•立命之學》裡面,雲谷禪師說,「汝不見六祖說:『一切福田,不離方寸;從心而覓,感無不通。』」那麼在《六祖大師法寶壇經》裡面,行由第一品裡面講,原文是這樣,原文說,「惠能啟和尚」,因為六祖大師根機太利了,他的師父叫他到舂米房去舂米,去修福。那六祖大師就告訴他的師父說,「惠能啟和尚,弟子自心,常生智慧,不離自性,即是福田」。那我還修什麼福呢?他說,我常常就是,我心很清淨,我很清淨就是常常生智慧了,生智慧就最大的福田,我還修什麼福田呢?「不離自性,即是福田」。「福田」是佛教的用語,可以生長一切善法,「於應供養者供養之,則能受諸福報,猶如農夫播種於田畝,有秋收之利。故名福田」。
這個地方,「一切福田,不離方寸」,我們就來探討一下,佛門裡面常常講的布施。那怎麼布施呢?福田要怎麼種呢?什麼才是最大的福田呢?福田到底要怎麼耕呢?我們說福田由心耕,那心要怎麼耕呢?福田由心耕,要用什麼心去耕這個福田呢?我們就來探討這個問題,為什麼六祖大師說,心中常生智慧,不離自性,即是福田。我們來談財布施。
在《六祖壇經》裡面有預記,六祖是禪宗的第六代祖師,那馬祖道一禪師,可以講說是第七代的祖師,老法師是這樣說,事實上禪宗只傳到六祖。但是馬祖道一禪師也是六祖大師這一系的法脈,因為在《六祖壇經》裡面的參請機緣第六,裡面有先預告,六祖大師先預告。六祖大師在參請機緣第六品裡面,他有告訴來參學的懷讓禪師說,他說,「西天般若多羅讖,汝足下出一馬駒,踏殺天下人」。般若多羅祖師當時就預告說,禪宗將來後代會產生一匹駿馬,「馬駒」就是良馬,就是馬祖道一禪師。我們說「馬祖建叢林,百丈立清規」。馬祖道一禪師的弟子叫百丈禪師。那麼這一匹馬駒,在般若多羅祖師那時候就預告了。「踏殺天下人」就是什麼?他講經說法是祖師,叫「踏殺天下人」。
老法師說,在《六祖壇經》預記裡面,馬祖道一禪師將有兩個徒弟是菩薩化身再來的,一個是在家,一個是出家的。這個在《六祖法寶壇經》裡面,付囑流通品第十裡面有預告,「吾去七十年」,你看六祖大師,他可以先預告七十年後的事情,「吾去七十年,有二菩薩從東方來,一出家、一在家。同時興化,建立吾宗,締緝伽藍,昌隆法嗣」。就是說七十年後,有兩位菩薩從東方誕生,就是中國,一個是出家、一個是在家,「同時興化」,弘揚佛法,弘揚禪宗,建立了禪宗。「締緝伽藍,昌隆法嗣」就是弘宗演教。那麼這個在家是誰呢?這個在家是龐蘊居士。龐蘊居士他表演了一招,有一天他把這些金銀珠寶坐船放到海中央,把它沉到海裡面去。人家問他說,你為什麼把這些金銀珠寶放到海裡呢?為什麼不拿去做善事呢?那龐蘊居士就說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無事,好事不如無事。什麼叫無事?無事不是不要做事,無事是心裡沒有事,心裡沒有煩惱就是無事,你心裡沒有煩惱就是無事。那為什麼好事不如無事呢?你做好事但是你煩惱沒有斷,那是有漏福田,你是做有漏的善事,那你斷煩惱是無漏的好事。所以你做好事,沒有斷煩惱,好事不如無事,無事是沒有煩惱,是無漏了。所以心地清淨,無論做什麼事,一塵不染,決定是沒有妄想、分別、執著。
老和尚說,你能夠心裡無事,才能真正做好事,才能為眾生服務,做再小的善事都是大功德。但是你心裡有事,就是你起煩惱了,你有執著了,那做多少事都是福報而已,不是功德,所以要緊的是心裡無事。心裡無事,不是身體不做事,身無事,你就不會去修福。所以心無事是沒有煩惱,為一切眾生服務,第一是布施,布施金錢、布施體力。那體力是內財布施,金錢是外財布施。所以老法師說,做義工就是內財布施,做義工的功德超過外財。有錢人到廟裡面去布施幾百萬,還不如到道場做義工,用身外財力來布施。用身外財力來布施,功德小,而內財布施,功德大。
老法師說,到法身大士的時候,就不談布施了,講供養。普賢菩薩十大願裡面講,廣修供養。供養跟布施實在講是一件事情,但是用心不同,供養是以孝順心,布施不是孝順心。所以大乘菩薩用布施,普賢菩薩用供養。普賢菩薩代表法身大士,《華嚴經》的四十一位法身大士都是普賢菩薩,都是修普賢行。就是我們《無量壽經》裡面講,「咸共遵修普賢大士之德」。所以普賢菩薩就是用孝順心,用真誠心、用清淨心、用平等心、用孝順心,就是修普賢行。普賢行的功德是圓滿的,做的事情再小,就算布施一塊錢,功德都是稱性的,與虛空法界一樣大,因為心是圓滿的。就算對常住做一點小事,掃地,抹桌子,功德都是盡虛空、遍法界。修的是小福、小事,果報則是無量無邊。若心地不清淨,布施供養是為了自己,為了自己的家庭,為自己的小道場,即使布施億萬財富,所得的福報也很小。這當中的道理,凡夫如何能明瞭呢?凡夫只看外表,連外表都看不清楚,如何能觀察事實的真相呢?
那老法師特別提到,救急救難這個事情。老法師說,在《印光大師文鈔》裡面,印光大師大部分的善款都拿去印經,只有抽出一部分做救災救急的工作。他說,印光大師是大勢至菩薩再來的,大勢至菩薩在末法為我們表法,接受供養要以這種方式,要這種做法。但是時代跟環境不同,方法要變通,要通權達變,功德才會圓滿。所以老法師認為,用印光大師的這種方式也是正確的,就是全部去做弘法的工作、印經的工作。
那老法師特別提到,新加坡一位談禪老法師。我這一次到福州去講課,我就有到福州大覺寺,去拜見已經圓寂的這一位談禪老法師,他修得非常好。老法師說,他都在城隍廟擺攤子賣香、賣蠟燭,那賣這些香跟蠟燭的錢幫大陸的佛法,捐款都是美金幾十萬、幾百萬。老法師說,他在舊金山大覺蓮社講經,大覺蓮社的道場,當時買下來是美金七十萬,談禪老法師一個人就供養了四十萬美金。到新加坡之後,老法師親自去拜見談禪老法師,才知道他是一個窮苦的和尚,是一個苦行僧。老和尚去拜訪他的時候,他買礦泉水供養師父,自己去喝自來水。老法師就問他一個問題,他說,你賣香、賣蠟燭,供養這麼多錢給國外的道場跟國內的道場,他們會好好用你的錢嗎?談禪老法師說,供養是我的事情,怎麼用錢是他們的事情,因果他們負責。這句話講得很好。
所以後來我到大覺寺的時候,大覺寺的方丈和尚尼,一講到談禪老法師就老淚縱橫,她就跟我講一個不可思議的感應故事。談禪老法師他現在的骨灰還在福州大覺寺,她有幫他設一個佛堂,我特地到那個佛堂去頂禮談禪老法師。那個談禪老法師的骨灰要進福州機場的時候,海關的官員要求和尚尼把那個骨灰罈放在行李的檢查輸送帶上面。和尚尼說,不行,這是我師父,要經過X光機。他說,不行,一定要放在行李帶裡面。結果那個談禪老法師的骨灰罈經過行李帶的時候,海關官員在看他那個Monitor,電腦那個螢幕,就出現談禪老法師的整個法像,把那個官員嚇到了,他說,怎麼會變成一個人?不是骨灰罈嗎?這個是一個很有趣的感應故事。
所以老法師說,像談禪老法師這種示現都是深明因果的人,瞭解業因果報的事實真相。所以在這種末法時期做示現,一般粗心大意的人是看不出來的。所以老法師特別在講經裡面,提到這位談禪老法師,老法師說,他是真善知識。就是談禪老法師是真善知識。佛教裡面的明師,明是光明的明,不是知名度很高的名。知名度很高,不見得有用,不見得是真的。這是提到什麼是真正的福田。
好,再看下面這個字句解說:
『罪福二輪,苦樂兩果,皆三業所造,一心所感』。這個是引用永明延壽大師的《萬善同歸集》裡面卷上。
再來,『瞋恚』就是瞋心。
『邪婬』,『慳貪』,這個大家都知道。
『愚癡』,貢高我慢。
『修羅』,這個大家都知道。
還有『十善』,我想各位也都知道,我們就不解釋了。
『人空』就是破我執。
『聲聞』,就修四聖諦,苦集滅道。
『緣覺』是修十二因緣。
『知緣性離』,就無明、行、識、名色、六入、觸、受、愛、取、有、生、老死,修十二因緣,證辟支佛。
『六度』是菩薩所修的。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唐朝的禪宗六祖惠能大師說,一切種植福祉的地方,都不離開自己的心地。佛經說,眾生的吉凶禍福都由自己心造。又說,這罪和福二者運作,所得到的痛苦和快樂的結果,都是由身口意三業所造成的,由心地所感召的結果。如果心存瞋恚、邪婬,就是種地獄的業因。心念貪求不滿足而吝於布施,就是造餓鬼道的業因。如果心中愚昧癡妄、無明障蔽,就是種畜生道的業因。如果執著我慢,貢高自大,就是造阿修羅的業因。如果能堅持修持殺、盜、淫、妄、酒等五戒,就是種人道的業因。如果能精修十善,即是造天道的業因。如果能證悟我空真如的,就是種聲聞道的業因。如果能了知十二因緣,而使本性脫離諸業的染著,就是種緣覺的業因。如果能在六度上一起齊修,就是種菩薩道的業因。如果能使心真行慈悲平等,能夠使心清淨平等慈悲,就是種佛道的業因。如果心能夠淨化,心念清淨,則感得香花蓮臺、七寶行樹的自然現前,成就了莊嚴佛土化生,成就化生於莊嚴佛土。如果心地汙垢蔽障,則感得丘陵坑洞坎坷,在濁惡的穢土受生。這並不是從天而降的,也不是由地所生的,只是在心動最初的那一個念頭所導致的。離開了心源的因素,其實就沒有別樣東西會造成這個結果。
好,那麼這幾段,我們就研討到這裡。接下來剩下一點時間,我們來報告老法師對於,「太上曰,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這一句的開示。
第一點,老法師說,「禍福無門,惟人自召」是主,「善惡之報,如影隨形」是輔,這兩句如果參透了,就能夠趨吉避凶,就能夠成聖成賢,就能夠作佛作祖。
第二點,老法師說,吉凶禍福苦樂從哪裡來的?自己感召來的。求佛菩薩神明保佑,有用嗎?求佛菩薩神明赦免我們的罪過,有用嗎?如果是這樣求佛菩薩賜福給我們,求佛菩薩神明滅除我們的罪業,老法師說,這個是迷信,這個是心外求法。《太上感應篇》跟你講,「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吉凶禍福苦樂都是自作自受,自己招感來的。所以老和尚說,你如果悟透了,「命由我作,福自己求」。就像學袁了凡先生一樣,他遇到雲谷禪師以後,雲谷禪師為他開示,先改過,再行善,發願三千善,三千善,一萬善,他改變了命運。沒有兒子,有兒子。禮部考試本來命中是第三名,考第一名。本來是短命的活到五十三歲,八月十四日丑時,後來延壽到七十四歲,延了二十一年的壽命。這就是命由我造,福自己求。
第三點,「禍福無門,惟人自召」,自己造善,自己得福;自己造惡,自己招禍,與別人不相關,這是真理。佛不度眾生,眾生是自修、自悟、自度。這也是六祖大師告訴我們的,眾生是自己修行,自己去覺悟,自己去度化自己。你修五戒十善加慈悲喜捨,生天。造五逆十惡,墮地獄。這叫「惟人自召」。
第四,老和尚說,你今天享福了,哪裡來的?布施來的。佛跟我們講,很清楚,我們覺悟了,我們按照佛教的方法去做,我們想要財富,我們就去做財布施。我們想要聰明智慧,我們就去做法布施。我們想要健康長壽,我們去做無畏布施,你就可以得健康長壽。所以財富、聰明智慧、健康長壽都是從布施得來的,你種這個因,就感召這個果,這佛教我們的。所以我們覺悟了,我們聽佛的話,我們去行善,那禍就遠離了,我們努力行善,那褔報就現前了。我們去斷惡,我們的災禍就遠離了。我們努力行善,褔報就現前了。老法師說,個人是這樣,家庭的命運也是這樣,社會國家也是這個道理,這是第四點。
第五點,因果感應的道理,老和尚說,在我們這個世間科學已經印證了,電波的速度,一秒鐘是三十萬公里,這速度算快了,那光波超過電波。可是人的念波超過光波、超過電波,人一起心動念,馬上就是盡虛空遍法界了。
第六點,老和尚說,因果報應的事情,或是感應的事情,其實在我們的日常生活裡面,在我們周邊的一些周遭的人事裡面,都可以看到感應的故事。我們身邊的一些人,我們冷靜的觀察,人一生當中的遭遇,其實全部都是因果現象。我們能夠去體驗到感應是真實的現象,這就是西方人所謂的真理。
第七點,這個《彙編》裡面有提到,唐代禪宗六祖惠能大師在《壇經》裡面講,他說,「一切福田,不離方寸」,這一句話是總說,跟此地講的「禍福無門,惟人自召」是同一個意思。「方寸」就是我們的念頭,你心裡面起心動念就感得吉凶禍福,小的果報叫吉凶,大的就稱為禍福。佛在經上說,吉凶禍福都由心造,又說罪福這兩件事情,苦樂這兩種果報,都是身語意,就身業、口業、意業,三業造作所招感來的。世間人不懂這個道理,如果明白這個道理,那才是真正說得上自求多福。為什麼叫自求多福呢?你只要想要求福報,你身語意清淨就有福報。如果你身語意三業不清淨,那就災禍來臨了。所以世間人不明白這個道理,就隨順自己的煩惱妄想在造作,那決定招感凶禍。
以上是老法師在開示這個「禍福無門,惟人自召」裡面,老法師跟我們開示這個七點。最主要就是什麼?老法師告訴我們,你首先要瞭解,這個「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就跟六祖大師講的「一切福田,不離方寸」,所以吉凶禍福苦樂都是我們自己心造的。那你明白自己心造的,那就是明白自作自受,自己造作的,這是感應的根本道理。所以佛陀說破迷開悟,離苦得樂,也是在講這句話。迷悟是能召,苦樂是所召,智跟樂是福,迷跟苦是禍。這是這一篇的主要宗旨,這也是聖賢人的存心,也就是佛菩薩的存心。我們想要祈福避禍,求佛菩薩、求神明保佑,這是求不到的,這個就不合感應的道理。所以老法師說,我們如果悟透這兩句,參透了,我們就可以改變我們自己的命運,我們就可以創造自己的福報,我們就可以成就自己的法身德、般若德、解脫德,不僅是可以脫離六道輪迴,而且還可以成聖成賢,還可以成佛作祖,都不離開這個心地。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