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大德说因果  »  临终关怀 » 助念生西須知第3集
第3集

助念生西須知第3集(点击播放)

助念生西須知(第O三集)  黃德川老師主講 諸位老師,諸位大德,諸位蓮友,我們現在繼續來談印光祖師所開示最為要緊的「臨終三大要」。 我們前面提了第一要,要「善巧開導安慰,令生正信」。第二要,「大家換班念佛,以助淨念」。剛好這個「..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3-06 13:16 主讲:黄德川老师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助念生西須知第3集

助念生西須知第3集

助念生西須知(第O三集)  黃德川老師主講

諸位老師,諸位大德,諸位蓮友,我們現在繼續來談印光祖師所開示最為要緊的「臨終三大要」。
我們前面提了第一要,要「善巧開導安慰,令生正信」。第二要,「大家換班念佛,以助淨念」。剛好這個「善巧開導安慰,令生正信」,弘一大師有寫一個很好的句子,正是能夠來派得上用場。這是我們那一年去弘一大師紀念館,在大陸,弘一大師留下的墨寶。弘一大師說,「過去事已過去了,未來不必預思量,現在萬般皆放下,一心念佛到西方。」真是太好了,對啊,人要臨終了,你還牽掛這個、牽掛這個,那你不是自己在誤了大好前程?難道你就這樣子的沒有福報嗎?辛苦了一輩子,到臨終還在那邊,整個心裡這樣子亂七八糟,那這個太可惜、太可惜。所以真正勸他,就是你真正的有沒有想要離苦得樂?有沒有想要解決你的這些這個目前和將來的痛苦?就是萬緣放下,一心念佛,就這一條路。
那我們第二要提的,大家換班助念。剛才講念佛的佛號要念得清楚,你要弄清楚,我們是來助念,是來幫助對方提起念佛的正念,那對方是一個要臨終的人,他這個四大要分離,那個人最脆弱的時候。所以你想一想,為什麼古人他要積一些陰德?他就是怕在臨終的時候業障現前,自己又做不了主。我們雪公老師在的時候講,讀書人積陰德,他有時候,人生啊不能掛一個無事牌,他碰到什麼沒辦法避免的災難的時候,他有陰德的力量可以給他逢凶化吉。
你看有些要搭那班失事的飛機,又因為某種緣故沒有搭上,有些出了車禍,他又可以閃過,種種這個很不可思議,他就是他懂得要積陰德。那麼老師講,對我們念佛的人來講更要緊,我們念佛要往生,往生的臨終,這個是很要緊的一個關卡。那你近臨終的時候,你最脆弱的時候,你無始劫的善惡業力都現前。那我們有這陰德的力量,就把我們這些惡因緣給排除掉,能夠讓我們佛號能夠提起,能夠安詳往生,那這個太要緊太要緊了。
然後我們接著看第三要,「第三,切戒搬動哭泣,以防誤事者」。千萬不能去搬動,不能去哭泣,才不會去誤事。祖師講,「病人將終之時」,病人將要臨命終的時候,「正是凡、聖、人、鬼分判之際,一髮千鈞,要緊之極。只可以佛號開導彼之神識,斷斷不可洗澡、換衣,或移寢處。任彼如何坐臥,只可順彼之勢,不可稍有移動。亦不可對之生悲感相,或至哭泣」。
你看祖師講得太好,蓋棺論定,你這一期壽命到了,你下一生需要再投胎當人,還是要當鬼,還是要往生西方去成聖,了生脫死,這時候就是做一個判定,「一髮千鈞」,是非常要緊。你了解到這麼要緊的一個生死關,你真正有福報、有智慧的,只有一條路,用佛號開導他的神識,開導他往生極樂世界。其他要洗澡、換衣服,後學看的很多,一般世俗,人快要臨終的時候,趕快把他洗澡,把他擦身體,把他換一件壽衣。實際上,我們看那麼多才知道說,為什麼我們一般中國人講人死去當鬼。
末學小時候說,人死一定也當鬼嗎?人不是好好做人,我們也可以當人,好好行善也可以生天,為什麼人死會去當鬼?我們看過才知道說,原來都是家屬的不明瞭事理,活生生的把他推到三惡道去。你眼裡看那些沒有學佛、念佛的人不都是這樣子嗎?第一個就是去醫院去壓,去做這臨終的急救。然後救不行的話趕快送回家,趕快把他擦身體,趕快幫他換一件壽衣,然後在旁邊哭,不都是這樣子嘛?那生龜脫殼的時候,你幫他做這件事情,你想想,要走的人他心怎麼會安寧呢?當然整個心那種痛苦,而且又講不出來,也就是自己沒辦法表示,可是神識還在。活生生的就由於家屬的不了解事理,而把他推到三惡道去,太可惜太可惜了。
你想一想,一旦無常到,方知夢裡人,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你一輩子拼死拼活的這些榮華富貴,財產沒有一分毫帶去,空手而來,空手而去。你這時候把他換金的衣服、玉的衣服也沒有用。後學到我們中國大陸去,去參觀皇帝的陵寢,那個墓也是被挖,也照到皇帝的照片,不也是一堆骷髏。他那陪葬那麼多的東西,他也會死在那邊,也是一堆白骨頭,都沒有用。乃至有些那個穿那個什麼玉佩的衣服,說也許能夠把他的屍體保護多久,不也是沒有用,還不是臭在那邊、死在那邊。這個臭皮囊,這個你守的那個死屍,你在那當守屍鬼啊。
所以我們所做的,我們是有根據的。我們根據什麼呢?所謂的欲知山下路,須問過來人。我們根據佛菩薩、聖人,他們是聖人,他們是成就的人,他講的就是大慈大悲、憐憫眾生的事情。你看佛是皇太子出家,阿彌陀佛是國王出家,你人世間要追求的一切榮華寶貴,他們都擁有了,毅然捨下,他騙你做什麼?他完全是大慈大悲,憐憫眾生,不忍心我們眾生在那邊受苦受難,知道這件事情大家都要經過,而大家都沒辦法解決,而佛菩薩慈悲,應化在這個世間,講出真正可以解決的問題,就是告訴我們這樣子做。
所以我們就這樣子做,別人怎麼講,他是外行啊。尤其臨終的時候,這些冤親債主現前,幫你出主意,叫你要怎樣怎樣。我們可自己要清頭,要拿定主意,不要隨波逐流,那誤了大事,那這個太罪過了。所以後學勸多少我們學佛的蓮友,我說,你們家裡要發生事情,你要留意好,那些沒有什麼學佛的親友晚一點通知。我們都家裡都佛化了,你不要,可能我們要往生了,通知這個、通知那個,那些沒有學佛的親友來這邊就幫你出主意,在那邊幫你干擾,你佛號別念了,那這個太罪過了。
我說,我們晚一點通知,最起碼預計通知到他們來的時候,他們這些不會念佛的人來的時候,已經最起碼也超過八個鐘頭,他要干擾也比較干擾不到。那我們不用怕,他們要怪罪說,怎麼沒有馬上通知?我說,我們父母要臨終,我們又不像一般的時候,好好一個人打電話通知你。我們臨終的時候,我們看護好臨終,這麼要緊的事情我們守著父母都來不及,我們哪會像好好一個人說,要通知你,通知誰?所以這一點很要緊很要緊。我們通知怎麼?我們通知能夠來成就我們父母親屬往生的人,這些虔誠的蓮友,我們通知這些人,那些沒有學佛晚一點通知。為什麼?你通知那些沒有學佛的人,你就是把父母的冤親債主通知來干擾他,不就是這樣子嗎?非常非常要緊。
而且那禮儀社也是,不要家裡有個人剛斷了氣,馬上通知禮儀社。那禮儀社,那你跟他搶生意,來巴不得你馬上就幫你入殮下去。那禮儀社等我們助念完後才慢慢通知,所以後面我們都還會提到。所以這個是非常非常要緊,有些知道怎麼做,可是他沒有實際的經驗,也亂了手腳。所以這祖師講的,萬萬不能「洗澡、換衣,或移寢處」。那既然這樣子的話,那我們最好就是這個病不行,我們趕快事先回家,在家裡陪老人家念幾天的佛,不要等到最後那一口氣,匆匆忙忙。
我們看了很多,都不行了,然後用個氧氣桶在那邊壓壓壓,實際上已經斷了氣。那不是他在呼吸,就是瞞一下生人的眼目,說你看他還在呼吸。實際上是你的手在壓氧氣桶,那已經死掉了,不能呼吸了。那一種痛苦,他要走走不了,你要壓,這樣子真是臨命終全部去干擾到。提早回到家裡。我們將心比心,要是我們的時候呢?我們當然希望在自己家裡安詳的念佛,而不是在那邊死在醫院裡面。後學可以這麼說,醫院裡面,特別是加護病房啊,急診室,這個就冤魂聚會所。哪有一個地方死傷那麼多?那麼多死傷、傷亡的人,他們個人的冤親債主全部集結在那邊在折騰啊。
後學曾經去看探望那個蓮友,他母親在加護病房,一進去,我們看得眼淚真的掉下來。我說,好好一個人,進去就感覺那種陰森森的感覺,每一個人躺在那邊都是機器在幫他治療,那個簡直是一個刑場嘛,五馬分屍嘛。何不在家裡?我們又可以念佛,那邊一句佛號都念不到。你看,早晚進去探病,半個鐘頭,輪流一個人不到五分鐘、十分鐘。我們為什麼做這麼殘忍的事情?他辛苦一輩子,我們最後有兒孫在旁邊給他念佛,能夠聽到佛號、能夠看到佛像,能夠有旁邊人這樣子圍繞幫他送終,那不是多麼的莊嚴、多麼的安詳、多麼的溫馨嗎?
為什麼在那邊這樣陰森森的,看過去自己就在病重,看過去都是那些半死不活的,那真是嚇都嚇得半死了。所以我蓮友他父親在加護病房去探望的時候,因為插管子不能講話,他就用寫的,他說,我在這裡連做人最起碼的尊嚴都沒有了,在那邊任君擺布,赤身裸體的。然後看到護士來,寫,吸血鬼又來了。你看看,又要幫他抽什麼血去化驗。就是這樣的,我們不要做這些事情。所以一般人他因為他沒有一條路走,一直沒有辦法面對這個事實,就是真的是很淒慘的度過臨終最痛苦的這一段時間。還好現在醫院有一些安寧病房,他們知道說,做這些無謂的急救是沒有用的。他們提倡說,不要再做這些醫療了,給他最後,我們做一點簡單的清潔護理的事情,給他安然的度過那一生。
然後祖師有講了,為什麼?因為這個時候身體做不得主,你「一動則手足身體,均受拗折扭裂之痛,痛則瞋心生,而佛念息」。「隨瞋心去,多墮毒類」。因為這時候你幫他動了,他會痛啊,痛,心裡是痛恨之下,他當然是到不好的地方,「可怖之至」。「若見悲痛哭泣,則情愛心生,佛念便息矣」。有些你在那邊哭啊、痛啊,他還捨不得你啊,你也捨不得他,捨不得也得走啊。糟糕,一走,那個情愛又過來了,又來輪迴了,「隨情愛心去,以致生生世世,不得解脫」。這個時候祖師講,「最得益者,莫過於一心念佛」。所以諸位來聽這個《助念生西須知》,就是要把握到這個最得益的無價之寶,就是一心念佛,其他都沒有用,其他都不管用,其他都派不上用場,其他都不能解決問題,乃至會誤了事情。
「所最貽害者,莫過於妄動哭泣。若或妄動哭泣,致生瞋恨,及情愛心,則欲生西方,萬無有一矣。又人之將死,熱氣自下至上者,為超升相;自上至下者,為墮落相」。這個經上講,人要臨終的時候,他那個身體的熱氣,還好的人一直往上沖,由下面一直是這樣,所以由腳底一直冷冷冷上來。所以我們台灣人說腳底人、腳底人,這腳底人、腳底人。我們研究佛法就知道那是一句好話,就做人,好好的做人,要臨終的時候由腳底先冷上來,慢慢慢慢慢一直冷上來,冷到身體,冷到最後頭部的,那他是神識是往上超升的,往上升過去,那是最好的。
假如說頭先冷的,到最後腳丫子熱乎乎的,哎呀,那可麻煩了。一直到現在只有聽過一個蓮友講,他親戚就是這樣子,身體都冷透了,只有腳熱乎乎的。他就感覺真的是不大好。因為沒有念佛,沒有念佛,旁邊也有干擾,死得很淒慘、很難看。可是這個祖師有解釋,所以經上有講「『頂聖眼天生,人心餓鬼腹,畜生膝蓋離,地獄腳板出』之說」,我們以後有解釋。就是說,雖然有這些說法,可是祖師講,「果然大家至心助念,自可直下往生西方。切不可屢屢探之」。
也就是說,他冷的部位不一樣,那你,我們現在念佛,我們就不用去探他哪裡冷、哪裡熱。萬一他神識還沒有離體,你一探,他又痛苦。本來頭頂熱熱的,一探,糟糕,頭頂冷了,變成身體熱,那就麻煩了。所以祖師講,不要去探他,你就誠心的助念,「自可直下往生西方」。「切不可屢屢探之」,「以致」,你看,「神識未離」,「因此或有刺激,心生煩惱,致不得往生」。「此之罪過,實為無量無邊。願諸親友,各各懇切念佛,不須探彼熱氣,後冷於何處。為人子者於此留心」,才是真孝。
「若依世間種種俗情,即是不惜推親以下苦海,為邀一般無知無識者,群相稱讚其能盡孝也。此孝與羅剎女之愛正同。經云,羅剎女食人,曰,我愛汝,故食汝。彼無知之人之行孝也,令親失樂而得苦,豈不與羅剎女之愛人相同乎?」祖師講,「吾作此語,非不近人情,欲人各於實際上講求,必期亡者往生,存者得福,以遂孝子賢孫親愛之一片血誠,不覺其言之有似激烈也。真愛親者,必能諒之!」
祖師在這講得太好了太好了。祖師講,我叫你們臨終不要動、不要哭、不要換衣服,不是講說不近人情,實際上就是要你們做一個真正的有意義的孝心,有意義的恩愛至親。在實際上來講求,他這個時間到,一定得走。一定得走,你在這邊做無意義的事情,你還讓他走得很痛苦,讓他走後墮到三惡道,那你不是真是太罪過了嗎?佛菩薩幫我們開導這個一心念佛往生的路,你這樣做可以讓你的父母親屬,非常安心的往生極樂世界。
所以我們見助念的人念一念,他本來病啊,诶,怎麼念一念都笑嘻嘻的?我說,當然笑嘻嘻的,含笑西歸。這麼莊嚴的阿彌陀佛,大慈大悲,照著他發的願,現在他的前面,把他接引往生極樂世界,他不高興才怪。反過來,你做這些無意義的事情,往生的人痛苦,你本身也痛苦。因為你看著父母親友走掉死得很痛苦,你一輩子那種印象沒有辦法磨滅。所以祖師講,我們照著佛菩薩講的這樣子慎終、念佛、往生,世間五福臨門,世間的福得到。我們念佛往生極樂世界,出世間的福也得到。就在於你主事者有沒有明瞭這個事實,有沒有照著這樣子做。
所以這樣做的話,不只往生的人,亡者能夠往生,你在生的人也得到福報。那還得了,你成就一個人往生極樂世界,就是你家裡有一位眾生作佛。那家裡有一位眾生作佛,那一個福報啊,那真是德蔭你後代的兒孫,沒有辦法估計。再者,他真的能夠往生,他有無量的神通、無量的智慧,能夠真是超拔過去的父母、歷代的祖先、累劫的冤親。那這一種的天大的福報,真的就是說,真正的孝子賢孫他能夠接受、他能夠照辦。
所以我們了解到這裡,這一點,人家怎麼講,我們要謝謝他的好意。我們做的是有根據的,我們根據什麼呢?我們根據這印光祖師「臨終三大要」。印光祖師根據什麼?印光祖師根據三藏十二部的精華,幫我們講得很清楚。所以為什麼他說,臨終不要動、不要哭、不要換衣服呢?佛經上就講得很清楚,我們人投胎的時候神識先來,世俗講靈魂。你父精母血陰陽交合的時候,有緣的神識就投進去了。走的時候神識最後離開,不能動了、不能哭了,不能用呼吸了,沒有脈搏,可是他還很清楚。
怎麼知道呢?你看人家玄奘大師,這唯識宗的祖師,專門就是研究這個,那種智慧專門研究這個。壽暖識,先來後去作主公,投胎的時候先來。去,後去,最後離去,他是主公,你的神識是主人。壽暖識就是說我們人身體還有溫度的話,就是表示他的神識還沒有離體,也就是表示他的壽命還沒有結束。後學想到這個,那好,我說那佛經上幫我們講得這麼的清楚。現在這個醫療時代,很多人也是有一點好心腸,現在醫院裡面講他們常常有人會提到這個問題,就是有關那個捐贈器官的問題。當然能夠發這個心是很難得,那真是菩薩心腸。可是後學就講,你要做什麼事情之前先把這些道理弄清楚,你有沒有那個能耐?
我們眾生之所以是凡夫,就是一個我執。你看我們打個針,那個針頭那麼一點滴都會很痛,何況說你這些器官?你神識還沒有離體你割割看。誰肯將肉割自身?你自己割割看,要把它弄清楚。你不要沒有弄清楚,最後在那邊救人不成,自己還墮落,在那邊痛苦、哀嚎,那個真是不得了。所以他們有醫生看多了,曾經發表文章說,做什麼事情要有智慧,要想清楚再做,不要跟著一窩蜂在那邊跟著流行。
就曾經有車禍的女孩子去世,醫了多少醫藥費,家裡負擔不起,醫生就建議她說,什麼可以捐、什麼可以捐。那不是好啊,捐一捐,就簽下去,可以抵多少醫藥費。結果一送到加護病房,已經宣布死亡了,都準備好,醫生喊一聲,開刀。開始要動刀了,那個亡者馬上眼淚一直滾下來,嚇得醫生都不敢動,說,哎喲,我們還沒有動刀,她不能呼吸了,沒有脈搏,她還知道,眼淚一直流下來。你看這件事情真的不是開玩笑的。
所以我們要決定做一件事情之前先把它想好。後來後學問那個醫院裡面的醫生說,他們講的讓後學真的是覺得佛都沒有講錯。他說,那個捐贈器官要趁熱,氣色趁熱,熱乎乎的趕快把他割。他說,冷掉後就比較沒有作用。後學一聽說,阿彌陀佛,真是佛經上就講得很好。壽暖識,壽命,你的壽命,你的溫度、暖度,你的神識。神識還沒有全部離體,就是身上還有熱度。身上還有熱度,就是壽命還沒有徹底的結束。所以儒家也知道,他說還魂,儒家他三日大殮有些會還魂。他趁熱,就是神識還知道,還知道,趕快幫他割。
我們看到佛經上有舉一個例子,佛的一個弟子過去生,他是發,他說我發菩薩心,人家要來求什麼我就施捨什麼。一動了這個念頭,天帝馬上化身為一個孩子說,我媽媽生病了,說要有修行人的眼睛來和藥。他說,這樣子,好,馬上挖給你,就挖出來。他說,哎呀,你挖得太快了,不是右眼是左眼。怎麼不早講?忍痛,又挖左眼給他。挖給他,他聞一聞說,你這個修行人眼睛這麼臭,怎麼讓我媽媽來當這個藥引?就把它放在地上踩踩踩。他已經真是不容易,那個退轉的心,退了五百劫的這個道心。不是那麼簡單。
像我們要發心,我們要了解佛法,福慧雙修,你有福報、有智慧。譬如說捐血,我們在座劉醫師就知道,這個血可以再生的,你捐血你要身體很好。不過像血液,我覺得很要注意,你身體有毛病可不要隨便去捐血。不要你好心,結果你那個血裡面有什麼不好的細胞,結果人家,捐出去,人家接受你的血,人家在那邊病的半死。
一說捐血,最近聽說一個,現在捐那個什麼什麼骨髓什麼的,說那種都可以再生,而且那個對我們身體的新陳代謝也好。你要身體真的很好的話可以去捐。我見過有捐了,聽說上百次捐血的人看他身體都很好。他說,這個兩個月就再生出來,都沒問題,這樣子反而新陳代謝可以很好。譬如說你真有心的話,你眼睛有一個,你可以捐一個嘛,你獨具隻眼嘛,你有辦法。你不要等到臨終,那個受不了。所以談這些事情就是給大家有一個啟示,你試著做一件事情之前,要先把它想好才做決定。
那像印光祖師談的這個就是配合一般人都能夠接受。一般人都能夠接受,我們人就是談要壽終正寢,安然而去。各有因緣,這個身體一定會壞掉的,我們就是做這樣子這麼多人得利益。至於你有那種,可以說,刀怎麼幫你割,怎麼那個,你都不會起瞋恨心的,你試試這樣去做。你是現在有功夫,可是我們談的是一般人要得利益的。了解到這一點我們才知道佛菩薩慈悲應化在這個世間不是那麼簡單的。
佛在世的時候,有個國王臨終的時候,臨終人,臨終這樣子冒汗。他旁邊那個侍者用那個羽毛扇在幫他扇風,扇得太累,那羽毛扇的扇子輕飄飄的碰到他身上。你看看,祖師講,臨終的時候那種痛苦,只是羽毛扇輕輕的碰到身體,他痛恨得不得了,那一念瞋恨的心馬上墮到惡道去,這是佛經上記載。所以做什麼事情我們要把它想好。
像郭醫師,這道證法師,她在醫院裡面也有碰到一位宰豬的。你看他向郭醫師講說,他要能夠捐什麼捐什麼。郭醫師說,你這個心真是菩薩心腸,可是你真正要讓眾生得利益的,你何不還好好念佛,往生極樂世界?郭醫師講,她說,你這個眼睛捐給人家,人家要去看好看壞不知道。你的這個器官人接過去,人家不曉得有沒有什麼,裡面有什麼不好的細胞,人家敢接受嗎?人家接受的人,他敢保證他不會和你一樣得癌病嗎?她講了很多,然後最後他就接受郭醫師的建議。一個宰豬,那個病痛起來都好像豬在叫的樣子,最後安詳念佛,往生極樂世界,也感動了多少人,也顯示出佛菩薩的這個慈悲。
然後我們最後再解釋這一段,「頂聖眼天生,人心餓鬼腹,畜生膝蓋離,地獄腳板出」。印光祖師說,「頂聖眼天生者」,就是說人氣已經斷了,已經斷了氣,身體都冷透了,剛剛講他身體會慢慢冷,因為神識慢慢出離。「唯頭頂獨熱者,則必超凡入聖,了生脫死」,因為他的神識是從頭頂上出去,最後離開,頭頂上還有熱度。那像我們念佛人,那是往生極樂世界去了。「眼天生者」,假如「眼及額顱處獨熱,則生天道」,喜歡做善事,他壽命到的時候他氣一直升上來,頭也熱了,身體也冷了,他從眼睛、額頭這裡出去。所以頭頂冷了,就只這裡熱熱的,那是生天。
「肚腹獨熱,則生餓鬼道」,「心處獨熱,則生人道」。诶,走了,心什麼都冷了,心這裡熱熱的。後學見過?得到助念的,最起碼我們是沒有幫他碰的,我們稍微試探一下,因為助念完後稍微幫他探一下。诶,很奇怪,我們不必碰到,他這人去世後,他自然有一股陰涼的那種氣。這樣陰涼、陰涼、陰涼,到這裡就感覺這裡好像就是熱熱的,其他又陰涼,他這個做不得假。你要心獨熱,則生人道,那就證明經上講的,他臨終最起碼能聽到一佛名、一菩薩名,他仗著這個功德他最起碼不是墮三惡道。那肚子又熱了,肚子熱,那生餓鬼道。像目連救母,媽媽就是墮餓鬼道。那身體冷了、腳也冷了,肚皮這裡熱熱的,因為他神識從這裡出離。
再者,「膝蓋獨熱」,那是生畜生道,有些去投胎當畜生。「腳板獨熱」,那個麻煩了,他不是超升相,他身體是從頭頂上一直冷的,冷到最後由腳板、腳底這樣出去,所以腳底最後出去,腳還熱著,那「則生地獄道」。
祖師講,這個都是由於人在生的時候所造的善惡二業,「至此感現如是,非可以勢力假為也」。「是時若病人能夠志誠念佛,再加以眷屬善友助念之力,決定可以帶業往生」。我們是凡夫,我們是一品惑都沒有斷的,「決定可以帶業往生,超凡入聖耳」。「不須專事探試徵驗,以致誤事。至囑至禱!」這個是祖師解釋這個。所以我們了解到這裡,那就是很要緊的。我們碰到這個事情,你什麼都不用想它,什麼都不用管它,大家誠心誠意的一心念佛。所謂的遍滿虛空一個彌陀,給他這往生的人就是一個阿彌陀佛的念頭,其他念頭都沒有,他在這種情況下決定決定能夠安詳往生極樂世界。
那麼我們再請翻開《助念生西須知》的第二頁,現在做一個總結。印光大師開示的「臨終三大要」,第一要就是要「善巧開導安慰,令生正信」,要「切勸病人,放下一切,一心念佛」,如有應交代的事情,「速令交代,交代之後,便置之度外,即作我今將隨佛往生佛國想,以志誠念佛之心,必定感佛大發慈悲,親垂接引,令得往生」。這是第一要。
「第二,大家換班念佛,以助淨念」,「病人心力孱弱,不易相繼長念,此時全仗他人相助,方能得力,須知肯助人淨念往生,亦得人助念之報,且莫說為父母盡孝應如是,即為平人,亦培自己福田,長自己善根,成就一人往生淨土,即是成就一眾生作佛,助念宜分班。法器惟用引磐,念佛不快不慢字字分明」。
「第三,切戒搬動哭泣,以防誤事。病人將終之時,正是凡、聖、人、鬼分判之際。只可以佛號開導彼之神識,不可以洗澡、換衣、移動、哭泣,任彼如何坐臥」。所謂的「頂聖眼天生,人心餓鬼腹,畜生膝蓋離,地獄腳板出。」「只要懇切念佛,不必探彼熱氣,決定蒙佛接引帶業往生」。規矩就是在這裡。
再來,我們講一下弘一大師開示的「人生之最後」,這「人生之最後」也是由這個「臨終三大要」開導出來。因為我們時間的關係,我們就是講後面第五這個重點。弘一大師就說,「病未重」的時候,你病還沒有很重的時候,可以「延醫服藥,仍應念佛,勿作服藥愈病想」。這個講得太好了,你病沒有重,醫生就是看病,我們也是找醫生看病吃藥。可是不能說我就找醫生看病吃藥就好,不念佛,那不行,我們也是念佛,雙管齊下。
這個病重的時候,這個病已經幫你示現,你已經不行了,那你就應該要「一切放下,一心念佛求生西方」。這樣子的話壽沒有盡,病可以速愈。壽盡的話,可以往生。「若痛苦加劇,不生驚惶,作酬業轉業想」。「神智清」的時候,「應請善知識為之說法,令生歡喜」。第三個,臨終的時候,千萬不要再問遺囑,「閒談雜話」。自己假如想要沐浴更衣的話,那你可以「順其欲而試為之」,試著看一看。因為他掛心這個,你講,好好,稍微幫你擦一下,你稍微穿一下衣服。可是要弄清楚,這時候是他還很清楚的時候,你不能他昏迷的時候做這個事情,那不得了。他很清楚,我們做這個事情就是安他的心,讓他佛號能夠提起,因為他有掛念,他不懂啊,他說我走的時候換個衣服,他能夠自己好好換最好。
所以後學常講,我們最好像那個往生的淨土聖賢,人家也有那個自己都換好衣服,然後去參加共修,然後就往生,那個最好了,不用再叫助念了。我們現在講助念,我們講一講,等一下再一助念,這就往生去,那也是很好,對不對?所以他有些他心裡有一個罣礙,他要換衣服,而且是很清楚,你等下要往生,換換衣服、擦擦身體,我們就試著看一看。真的不行的話就不要勉強。「或坐或臥皆隨其意,不可勉強」,不能說一定要躺怎樣,什麼樣的姿勢,都不要動他。請人家助念,要供一個佛像給人家看。「助念輪班」,詢問病人念佛的習慣,念佛的聲音不可太尖銳。
命終的時候,「不可哭泣、移動、更衣、洗澡,不必固執頂門溫熱之說」,完全跟印祖講的一樣,「不必探摸」。「八小時後若關節硬,宜以熱毛巾搭洗」。也有些怕說,那這時候沒有馬上幫他換衣服,那走後我要換衣服,他要硬。不必怕,後學所念過的百分之九十幾全部身心柔軟。而且將心比心,因為我們念,他很高興,人一高興、一輕鬆,手腳都暖暖的。因為沒有得過,他會緊張、會痛苦,那個關節當然硬。有些人比較體質、天氣的關係,他真的有一點僵硬的話,不必怕,用熱毛巾,熱乎乎的熱毛巾把他敷一下就暖了。後學親自助念完後,還幫蓮友更衣,我望著他,他是走掉的老人家,說老伯請坐起來,幫你更衣,然後就把他坐起來,他可以坐起來。都不用怕,這些實際上都不要緊。
講一個雪公老師在的時候一個非常有魄力的話,因為雪公老師是自己一個人住,雪公老師九十幾歲。老師就講,我將來走後,你們都不管都不要緊啊。老師都不,我只要能夠往生,我管它這個。老師說,我都不用管你都不要緊。老師說,這個身體自然會有人處理。最起碼那個警察也會來處理,都不用你去管他。要緊是往生極樂世界,不要掛念這個臭皮囊。我們了解到這一層,人就自在一半,你就信得過佛,阿彌陀佛自然會幫你安排。
所以弘一大師就舉古人的詩說,「我見他人死,我心熱如火,不是熱他人,看看輪到我」。我們談這個事情,我們這一世還沒有碰到,我們眼裡看的,我們的親朋好友、左鄰右舍不都是碰到嗎?你就看一看,有念佛處理和沒有念佛處理,那種利害是天淵之別。我們今年,跟我們印光祖師往生極樂世界六十週年,我們感謝祖師留下這麼好的「臨終三大要」的開示。大家回去再詳細的把它看,最好和家人好好的把它恭讀,好好把它研究,去照著這樣子辦,那我們往生就排除一大半的障礙了。
我們祝我們的印光祖師和紀念弘一大師一百二十歲的誕辰的紀念日,兩位高僧大德乘願再來加被蒼生,將來都能夠在極樂世界和兩位高僧大德,能夠在蓮池海會諸上善人共聚一處。我們念一句印光大師留的偈誦以茲紀念。後學念一遍,大家跟著念一遍,請合掌,「應當發願願往生,客路溪山任彼戀,自是不歸歸便得,故鄉風月有誰爭。」我們再念一遍弘一大師的開示,「過去事已過去了,未來不必預思量,現在萬般皆放下,一心念佛到西方。」我想我們重視這一件事情,人世間要減少多少無謂的這些冤魂,那真的每一個地方都是清淨的佛號,我們感召一尊一尊的阿彌陀佛一直來接、一直來接,那真的是最護國祐民的事情,而不是造成多少的冤魂在那邊冤聚會。
那往生的證驗很多很多,我們再翻過來,我們看第五頁,既然臨終要注意的事情這麼要緊,然後我們再談一下助念的意義與規矩。既然是我們《助念生西須知》,我們知道要幫人家助念,那我們自己對助念都還弄不清楚,我們要幫人家就比較幫不上力。這是我們雪公老師在我們蓮社助念團成立的時候的開示,「助念之意義與規矩」。雪公老師開示說,助念也就是幫助對方往生,簡單明瞭。那助念者對往生的道理和方法必須要清楚,對方才能夠得到利益。
人臨終的時候,個人的神識不一,你平日所作所為,這個時候影子會一一的起現行,帶著你的本性往外走。這個時候完全是業力在作主,力量大者就在前頭。「惡業多,則惡種子力量大」,一衝出來就下到三惡道。「若善業多」,那善業種子就領著你又去生到人天二道。那我們念佛的人,平日有念佛的功夫,我們就有念佛的種子,我們念佛的種子要力量大,種子先出來,就能夠蒙佛接引往生西方。「若力量小出不來」,那這時候我們淨土法門有助念,別人在旁邊幫助我們念佛,就容易把我們的念佛的種子力量引出來。「所以平日有修持」,臨終的時候佛種子先出,「往生就有希望」。所以簡單的講,助念正是幫助人家提起念佛的佛號,幫助他往生,所以這個助念的意義就很清楚。
雪公老師又講一句很要緊的話,大家把它切記切記。老師講,我們佛教徒,不論平常你念多少經或持多少咒,你臨命終的時候,你種子出來的唯有阿彌陀佛四個字你才有用,才能夠幫助往生。老師講,「此語甚為重要」,大家必須要深深的記住。所以助念的時候要遵守規矩,「家人千萬不能出來打攪,亂出主意。人死了不要圖什麼熱鬧」。助念團到我們家中來,「可以準備茶水,其餘均不用準備」。所以這個很要緊,你看看雪公老師在的時候講了多少遍了。
老師說,有些人就覺得念阿彌陀佛會不會不夠,還要加念什麼、加念什麼。雪公老師就講,你要加念,你最少三藏十二部都去念,你最好所有的佛菩薩都去念,不然你念了這個漏掉這個,念了這個漏掉這個。我們修的叫做持名念佛法門,你的功夫是在這句佛號上。老師講說,不要說你臨終的時候,你病下去啊,你看我們常去探病,真的有些病下去,平常念得滾瓜爛熟的經咒一句都念不出來。一個最簡單的《心經》,你叫那些病人躺在床上你背一個《心經》來看看,他就背得不成調。反過來,阿彌陀佛,你有念的沒有念的,你一提起他就能夠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那就太好了。
再一個老師講,你往生的時候,就是阿彌陀佛的種子出來你才到極樂世界去。你其他的經咒的種子出來,抱歉,你極樂世界沒有去成,你不要怪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發的願是你臨終的時候,你執持,把他抓緊,執持阿彌陀佛的佛號,臨終這樣正念分明,心裡是阿彌陀佛的念頭,我來接引你往生極樂世界。你其他的經咒,你極樂世界沒有去成。因為什麼?願力不一樣、因果不一樣,召感不一樣。這一句話非常非常要緊。
再有,有些以念阿彌陀佛的方法來念其他的佛,那他可沒有把這個修行的路途弄清楚。阿彌陀佛發願說你執持我的名號我來接,其他的佛沒有發願說你持我的名號我來接。所以我們把這些弄清楚後我們才知道,我們真的是把握到一個天地間的無價至寶。為什麼上至文殊菩薩、普賢菩薩、觀音菩薩、勢至菩薩,下至五逆十惡都可以往生極樂世界?這是徹底的和盤托出佛出世度眾生的本懷,讓你這一生短短數年就可以成就,就可以擺脫無始劫的生死苦,就可以圓滿佛果的唯一一條不二法門。
所以阿彌陀佛發了這種接引的願,那真的是不得了啊,十方諸佛共同讚歎,十方三世佛,阿彌陀第一。其他的佛也是多生多劫這樣修,修到成佛後,他沒有發這個願。其他的方法也有感應,可是你要感應,說以一個凡夫的身往生佛國,今生要了生脫死,那沒有辦法比擬的。我們是感應要這一生以一個凡夫就可以了生死,就可以往生極樂世界,就可以成佛度眾生。所以我們去參禮印光祖師的關房,祖師不是拜一個死字嘛,「學道之人,念念不忘此字,則道業自成」。
旁邊又寫了一個對聯,後學就覺得非常的好,寫「汝將死,快念佛」,若不念佛,「決墮地獄」。我們要不往生極樂世界,我們遲早輪來輪去,遲早墮地獄是有分的,「決墮地獄」。「餓鬼畜生尚難求」,你要求個投生當餓鬼、當畜生都不容易。休妄想人天福報,更不用說來投胎當人生天啦。這是左聯,「汝將死,快念佛」,你快要死了,快念佛。若能念佛便超極樂,就超生到極樂世界。「聲聞緣覺猶弗住」,我們超越聲聞緣覺,定能證等妙菩提,我們決定可以證到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的佛果。所以祖師對這個念佛真的是九牛莫挽。祖師發願說,我了解到這個無價寶,即使其他的佛再現身,再叫我改念佛之外的方法,祖師講,我也不改。那我們可沒有祖師這種骨氣。
我們要沒有福報、沒有善根的人,我們這樣聽一聽淨土法門,這麼一個簡單明瞭單純的方法,而不懂得珍惜的話。你看現在在傳播這些話的,再聽聽那個,你又心裡就動搖了,光念阿彌陀佛好像不夠吧,人家說要加加什麼。今天朝三,明天暮四,腳踏兩條船你就不能成就,何況你踏那麼多船,畢不了業。就像大學裡面修的學分、念的科系,你這一科系好念,我們修的是淨土,專宗持名科系,我們就出生死就很快拿到畢業證書了,比其他科系,你再念一念畢不了業。
所以雪公老師在的時候常講,我們念阿彌陀佛就是念阿彌陀佛,你就給我老實念佛。歷代多少高僧大德臨終最要緊的開示,把整個心都挖出來,老實,老老實實。你念阿彌陀佛,還想要念其他你不老實啊,對阿彌陀佛沒有信心。沒有信心,阿彌陀佛要來接你,你也走不了。老師就?說,摻一句藥師佛都不行。老師還舉例,說念阿彌陀佛,像我們雙手打拍子,你聽這個聲音。你念其他的佛你也是拍掌,打桌子,頻率不一樣、感應不一樣,你感召不了阿彌陀佛來,你自己誤了大事。所以老師的這句話好好的把它記住,你人往生的時候,唯有阿彌陀佛的佛號出來你才能夠往生。了解到這一點,我們去助念的時候就恭恭敬敬的,我現在正在送一個無價的寶給對方。
那我們去助念的時候有一些要注意的規矩。第一個,我們「自己吃飯,不麻煩別人,只喝茶可以」。要知道我們去助念是幫助人家念佛往生,這是天大的功德。那人家家裡有事情,我們不要去麻煩別人,又不像平常來喝個茶,來切個水果,準備個晚飯,那樣不行的。人家誠心誠意的去就是念佛。後學就親自碰到就是這個經驗,像那時候,先慈往生的時候,說真的我們就一直在念佛,旁邊坐誰我都不曉得,有多少批蓮友來來往往我都不知道,也沒有想說倒個茶水,也沒有說準備喊個車子給人家坐,弄個交通,都沒有。才了解老師是過來人,老師是有經驗的,不要去麻煩別人。我們就是助念,助念我們就走啊,都不用麻煩別人。你不然的話,那你去幫忙別人,反而讓人家在那邊麻煩,那你是反而幫人家打閒岔。他家人唯恐念佛都來不及,還在那邊和你這樣子寒暄,不必不必。這些事情等全部念完後,要問什麼再問。
第二個,萬萬不可收紅包,「此絕對不可破例」。我們去助念去幫忙人,不是去販賣佛法。說真的,你紅包,你們送個幾千萬也不夠啊。如果往生極樂世界,那是無量無邊的功德,所以萬萬不可以販賣如來。很單純的、很清淨的。所以我們去念的時候,他家屬都要先講,我們是完全義務的,道義之情前來相助,你們就是念佛,其他什麼都不必麻煩。頂多準備個茶水,有時候念佛時候會口渴,準備個茶水放著,他們渴的人自己去喝,也不用倒來倒去。
後學有留意到,在助念的時候有些倒來倒去,借過一下,念得好好的,然後茶會幫你放在手上,真是打岔,念得心要靜下來又被這個不懂的干擾到。就茶水放到旁邊自行取用,都不要去打閒岔。祖師,雪公老師講,萬一我們破壞規矩,變成不給紅包就心不在焉,或是這家紅包怎麼給的比前家少,那就阿彌陀佛就不誠心念了,那助念變成去賣錢了,「這是破壞佛法」。連收人家的東西也不可以,你不收錢,他送個東西給你也不行。更不可以說,那現在不收紅包、不收東西,以後我們要捐什麼捐什麼。我們曾經去幫你助念,你可以捐一點,變相買賣嘛。都完全非常清楚的,非常純道義的,我們「在家人去助念,拿錢就是造罪業」,拿人家紅包這助念團就完了。「大家要學印祖,否則是叛徒,不遵守規矩就是欺師滅祖」。
凡是蓮友有加入念佛班都有名冊,「班員的直接眷屬相信佛法」,有了事情我們就去助念。若不信的就不用說了,這是助念的範圍。當然各地的範圍可以自己去定,主要因為為了這個事情可長、可久、可遠,我們就是一定要定規矩。不然的話,雪公老師講,光我們那時候在台中,台中一天死喪多少人?我們不要說全省,光台中就好,那你都去念呢?誰有那種人啊,真的有那麼大的福報嗎?所以後學多年來留意到一點,最好就是家庭佛化最好,家裡就是有人,你家裡就是現成最好的助念人才,其他再聯絡蓮友。
那我們是有個念佛班,我們就是班裡平常共修,了解到這個要義,我們就能夠時間到我們義不容辭。我們去助念的時候就帶助念應該準備的東西。那我們現在更好了,我們有設計助念帶、有設計佛像,最要緊助念第一個把佛像請出來,我們阿彌陀佛的佛像請出來、掛出來,掛給那個往生的人看。要知道是阿彌陀佛接引他,他到極樂世界去,要給他看佛像,不是我們要幫它帶回家作紀念品。我們就是佛像給他看,他看著佛像他就不會,比較不會去想其他的。
所以雪公老師最早在台中設助念室,助念室的屋頂全部都是阿彌陀佛,設那個圓的。他這樣抬頭一望,全部八、九尊的阿彌陀佛,他怎麼東看西看、左看右看都是看阿彌陀佛。所以我們蓮友也有在助念的時候,四面都是掛阿彌陀佛,這個其實非常如法。不要給他看我們本人。後學留意到,助念的時候,你家屬最好稍微閃開一下,看到家屬,他又動了情愛的心,又捨不得走。那我們帶著助念的東西,就把它帶去,然後不管他家裡有沒有,我們就帶去。「佛像擺的位置以病人能夠看到為原則,不一定要釘上、掛上」,用擺的也可以。也不一定說一定要掛西方,主要是給他看到,「十方原來是不分東南西北的」。
我們去念的時候,看他還沒有很嚴重的時候,我們就勸「南無西方極樂世界大慈大悲阿彌陀佛」,念六字就轉四字。假如很危急的時候,一去就直接用四字,然後用兩隻引磬有時候互相輪班配合。香,要點香,後學我們助念袋裡面也有香環,就點個香,不要一直再插香,有些動不動都是分心。所以真的在助念的時候,你就看那個情況就知道這是內行、外行。外行人念念眼睛飄來飄去,誰來誰來,那個都很打岔。就心攝下來,一心念佛。我們心靜下來,他往生的人心靜下來,佛就接走了。位子也要坐好,這可以使病人安心。我們不要東張西望。
然後假如說不是很危急,從「南無西方極樂世界」念。假如很危急的時候,就從六字念。再更危急就直接就是四字,就是印光祖師念的,最要緊成就是這個四個字。「一聲阿彌陀佛,三乘皆包括」,重要在引起病人的佛號,功德就無量。那老師講,有要注意的事情,要避瓜田李下。我們助念者必須注意,凡是進門,必先要找主人。因為我們那個地方沒有常去,見到主人後才可以進房子,「以免東西遺失被嫌疑」。那主人叫我們到哪邊去,我們才能到哪邊去,不能我們去幫人家助念,又在人家家裡東走走、西走走,那這個很犯忌諱的。
我們沒有在助念的時候,在一旁不做事,助念時候全心就放在佛號上。助念中,閒雜人不要進來擾亂,可以遠遠的看。也不可以說要進來探病,說一些動情愛的話。要知病人一動情愛,這個心裡佛號就沒有辦法,就完了。助念的時候要尊重助念團的規則,只要在助念了,「別人都不能去探病、打閒岔,以免動情愛失去正念」。也不能讓病人聽到其他的聲音,「哭聲更不可以」。所以這個蓮友就很要緊,看他們家屬要哭,趕快把他拉到外面去。「如此也許會有人發生誤會,認為禁止太多」,助念者必須要忍受這些誤會。
所以平常溝通好是最要緊,像我們蓮社助念,幾乎都是溝通好,都是他們來請求的,他們願意照這樣子做。「病人臨終前若想喝水或吃東西,可以拿給他吃」,但是不能談話。你拿東西給他,也是嘴裡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這樣喂他,不能說。「若說了話,病人心理有別的聲音,就不能一心了」。大家平常做功課都要求一心不亂,臨命終的時候更是要這樣子。所以助念者不能打哈啾,或者是出其他的聲音,給病人聽了都不好。這是平常要練習,練習沒有雜音,否則病人正在念佛的時候,被你這一個干擾,就魂神就不知要飛到哪裡去了。
正要斷氣的時候是最要緊的,不能這個時候家人都習慣這樣看著,要斷氣後,趕到前面哭啊,阿爸、阿嬤這樣子叫,也不要,一定要禁止。大家一心念佛,會動情就是家人壞的。斷了氣後,他神識還沒有走,八識田的業力還在身上。「功夫好與罪業重者,彈指間就出去了」,普通人一般就不容易出來,好像蝸牛的殼要脫出來一樣非常的困難。所以二十四小時,佛號能夠不斷就保險了。所以古人很重視,孔子說,「三天後才大殮」,「三天後靈魂才走,聖人都懂」,普通人對生死事情都不是很了解。
班長就告訴家人,最起碼十二小時內不能動,「不許換衣服或摸身體,誰都不准動,過了助念時間才動」。身體如果硬了,用熱水敷就可以。「助念到此告一個段落」,我們念個迴向文,行個禮就完了。送個陀羅尼經被,有光明咒砂送一包,沒有的話也不要緊。出門後我們就一概不管了。總之助念的意義大家要懂,那還有《臨終須知》,大家可以參考一下。所以成就一個人往生就是成就一尊佛,功德莫大。
我們最後念一段雪公老師的偈誦,我們一起念,這個書上有,「萬劫難逢無上寶,眼前滅罪除煩惱。他年功滿到蓮池,與佛長生同不老。」祝福大家他年一起「功滿到蓮池」,「與佛長生同不老」,無量光、無量壽,阿彌陀佛。我們還是念幾句佛號。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