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7集
第17集

感应篇汇编第17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十七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8/04/04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17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經..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5-24 19:49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7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7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十七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8/04/04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17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經文,【刑禍隨之,吉慶避之,惡星災之。】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第六十四頁,我們看『刑禍隨之』,「刑禍隨之」就是刑罰、災禍的事情都跟隨而來。
我們看第一段的經文:
【刑。是官罰。禍。是天殃。隨。跟定不離之意。太虛真人曰。人若遇我以禍。我以福往。則福德之氣。恆生於我。害氣重殃。自生於彼。茲言刑禍。隨定惡人。即害氣重殃。恆在其身也。】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太虛真人』,這個是道家裡面的一位真人,祂又叫做赤松子,被道家的一位修行人叫陶弘景,在《真靈位業圖》列為太虛真人,也就是赤松子被列為太虛真人。在《諸子百家大辭典》道教裡面,赤松子是古代的仙人。《列仙傳》稱其為神農時的「雨師」,「服水玉以教神農,能入火自燒,往往至崑崙山上,常止西王母石室中,隨風雨上下」。相傳漢初名臣張良功成身退,棄人間事,從赤松子遊。張良後來功成身退以後,據說他離開人間凡塵俗世,就是跟著赤松子修行。
再來『害氣』就是邪氣,有害之氣。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刑』就是官方懲罰的事情。『禍』是上天所降的災殃。『隨』是跟定不分離的意思。太虛真人說,他人如果嫁禍於我,我能以福祿回報,那麼福德的善氣永遠在我身上生發。那些繼續造惡的人,災害的惡氣、慘重的禍殃自然會在他身上生發。在此說到刑罰災禍的事一定跟隨著壞人,也就是災禍的晦氣永遠在惡人身上。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華嚴經曰。閻浮提內。五濁衆生。不修十善。專造惡業。殺盜邪淫。妄言綺語。惡口兩舌。貪瞋邪見。不孝父母。不敬三寶。更相忿爭。互見毀辱。任情起見。非法謀求。以是因緣。刀兵饑饉。疾病死喪。人禍天刑。種種受報。由此而言。可見總是自業所招。非由他作。然趨避介於一念。堂獄只在目前。若果有人。實修諸善。而得惡報者。必無是處。】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華嚴經』,上一回我們有提到復菴和尚的《華嚴綸貫》,當時在那一集裡面,我們也有介紹《華嚴經》的由來。那麼《華嚴經》是佛家裡面最重要的一部經典,佛陀在菩提樹下證果之後,首先就在菩提樹下開演《華嚴經》,佛陀在定中,二七定中說《華嚴》。當時二乘以下的弟子如聾如啞,完全不能夠契入那個境界。為什麼呢?因為《華嚴經》的境界就是佛菩薩的生活。所以這個《華嚴經》,我們學佛的人來說,不讀《華嚴》,不知道佛家的富貴,我們所謂的開慧的《楞嚴》,成佛的《法華》,所以《華嚴經》在佛經裡面被稱為經王。老法師也有講,《佛說阿彌陀經》是小本《華嚴》,《無量壽經》是中本《華嚴》。
我們今天再來跟各位特別再介紹一次《華嚴經》的由來。假如今生今世能夠把《華嚴》看一遍,讀誦一遍,我相信對自己個人的修行一定可以提升很多。那麼《華嚴經》,在唐代賢首大師在《華嚴經》的傳記裡面有提到,依照《文殊般涅槃經》,「佛去世後,四百五十年,文殊師利猶在世間」,依《大智度論》上,諸大乘經典,多是文殊師利菩薩所結集的,《華嚴經》則是文殊菩薩所結集的。
佛剛入涅槃之後,「賢聖隨隱,異道競興」,這什麼意思呢?因為佛陀在的時候,那個時候眾弟子解脫成就,因為那個時候,佛陀的正法期間,他的跟隨弟子修行都有很大的成就。所以「賢聖隨隱」,跟著佛陀入滅了,像舍利弗啦、須菩提尊者啦等等這些佛陀的眾大弟子,隨著佛陀入滅了,「賢聖隨隱」了。那麼正法一千年以後,就像法一千年,「異道競興」,就是開始,過了像法時期以後,末法時期,邪師說法如恆河沙,所以「異道競興」,邪知邪見就開始起來了。
「乏大乘器攝此經」,那個時候缺乏大乘根器的菩薩行者來攝持《華嚴經》。那麼《華嚴經》安在海龍王宮,在龍宮多久呢?「六百餘年未傳於世」,沒有到世間來,也就是佛陀第一個正法五百年以後,《華嚴經》還是在龍宮裡面。那是龍樹菩薩入龍宮以後,見到這樣浩瀚的,也可以講說前所未見的佛家這麼貴重的、這麼重大的這部經典,所以龍樹菩薩「誦之在心,將出傳授,因茲流布」。這是賢首大師在《華嚴經傳記》裡面提到這一段因緣,有《華嚴經》的由來。
那麼唐代清涼國師,他也是弘揚《華嚴》的。清涼國師他在《華嚴經疏》裡面有提到,《華嚴經》又叫「摩訶衍藏」,「摩訶衍」就是大乘,「摩訶」就是大,「摩訶衍藏」,就大乘藏。是文殊師利與阿難尊者,於鐵圍山結集此經,「收入龍宮」。「龍樹菩薩往龍宮」,見此大不思議的經典有三本,「下本有十萬偈四十八品,龍樹菩薩誦得流傳於世故」。《大智度論》上稱此經為「不思議經」,「有十萬偈」。「《梁攝論》中名《百千經》。《西域記》說遮拘槃國有此具本」。那中本的《華嚴》,下本的《華嚴》是十萬偈,這個是龍樹菩薩誦出來的,那中本的《華嚴》有四十九萬八千八百偈,一千二百品。那上本《華嚴》有十個三千大千世界微塵數偈,一四天下微塵數品。那麼中本《華嚴》跟大本《華嚴》不是我們閻浮提的人心,人的心力,所能夠修持跟奉持的,所以不傳,仍然在龍宮裡面。
這大乘藏就是文殊師利菩薩在須彌山的外邊,有大鐵圍山那裡,來結集這個經的文義,把它修整潤色。當然有很多菩薩跟阿羅漢在這個地方結集經藏。結集《華嚴經藏》以後,圓滿之後,大家就討論了,這部經太妙了,這部經沒有人會相信,沒有人會懂,這一部經不應該存放在世界上,也就是這個娑婆世界南閻浮提這個地方。於是就用神通力把海龍王請來,那就跟龍王說了,你的龍宮裡面有那麼多地方,現在我們想把這套《華嚴經》存到你的龍宮裡面保存著。龍王當然歡喜得不得了,所以龍王接受吩咐,就護持這一部《華嚴經》,在龍宮典藏。所以這一部《華嚴經》在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在結集經藏以後,世間人也沒有聽說有一部《華嚴經》。
一直到佛滅度以後六百年,佛滅度後六百年,有一位龍樹菩薩。我們知道龍樹菩薩,以前我們有介紹過他,他是八宗的祖師,根器非常地利,跟他兩位同參道友到王宮去調戲宮女,差一點喪失生命,最後他求佛陀,他要好好修行了,才逃過一難。這龍樹菩薩,他根器非常地利,他把世間所有的書全部都讀完了,已經沒有什麼經書可以讀了,加上他有一點慢心,傲慢心。所以大龍菩薩就想度龍樹菩薩,帶他到龍宮,因為他世間的書全部都讀遍了,而且他憶而不失,所以大龍菩薩就用神通力帶龍樹菩薩到龍宮。
所以這個龍宮究竟在哪裡呢?龍宮其實是在一個不同維次的空間裡面。很多人誤解,海龍王應該是在大海裡面,海龍王應該是住在大海裡面,所以龍宮應該是蓋在海底中央。以前,在十幾年前,我們中國國內就常常發生了一些天災,有很多老法師的弟子就希望能夠消災免難,就用那個塑膠瓶,用比較大的塑膠瓶,就把一部《無量壽經》放進去,拿到大概在山東那一帶,就到海邊去做儀式,然後要想把大的塑膠瓶裡面那個《無量壽經》送到海裡面去。然後他的意思是說要給龍王看,祈求龍王,海龍王你幫幫忙,不要天災這麼多。他們就寫一封信給淨空老法師,請示說,老法師,那我們把這個塑膠瓶裡面裝很多的《無量壽經》,全部送到龍宮去,請龍王加持,不要再有天災,有沒有用?老法師說,那龍王永遠收不到。他說,你用塑膠瓶把《無量壽經》放在海中央,那石沉大海,龍王收不到。要怎麼進到龍宮?禪定功夫啦。你入甚深禪定,就像智者大師一樣,他在讀誦《法華經》的時候,他進入甚深禪定,就回到過去了,他就參加佛陀的靈山一會,他出定以後就跟眾弟子說,佛陀的靈山一會儼然未散。這是什麼?這是靠甚深禪定。不是在海中央,它是在不同維次空間。
所以龍樹菩薩到了龍宮以後,就看到這部《華嚴經藏》,一看到這個法寶是無量無邊,這個經典太不可思議了,大不可思議了,太大了。他突然間覺得自己非常渺小,一見到《華嚴》才知道佛家的富貴,他以前所讀誦的經典,跟這個《華嚴經》一比起來,是小巫見大巫,根本沒辦法比。那麼龍宮裡面,這一部《華嚴經藏》一共有三本,剛才講過,有上本、中本、下本。上本《華嚴經》,有十個三千大千世界微塵數偈頌,是十個三千大千世界微塵數偈頌,一四天下微塵數品。
我們知道一個日月,一個須彌山,一個四大部洲,這是一個世界。集聚了這一個世界,成一千個世界,就是一千個須彌山,一千個日月,一千個四大部洲,四大部洲就是東勝神州、西牛賀洲、南贍部洲、北俱盧洲,這樣叫做什麼?這樣就是一個小千世界。再聚集這個小千世界成一千,就是中千世界。再聚集一千個中千世界,就是一個大千世界。所以三千大千世界就是這樣來的。這還僅僅是一個三千大千世界。現在說《華嚴經》裡面有十個三千大千世界,有這麼多的微塵數偈。十個三千大千世界所有的微塵,這裡的微塵,十個三千大千世界這個微塵,每一粒微塵都算上,你說有多少?沒有人算得出來。
所以《華嚴經》的上本裡面,有十個三千大千世界裡面的微塵,再把它分、變成十個三千大千世界微塵數偈,那個偈頌有十個三千大千世界的微塵這麼多。那個品有多少呢?一四天下的微塵,把它分成它的品,叫一四天下微塵數品。這是大部《華嚴》。所以一個須彌山,一個日月,一個四大部洲,叫一四天下,這樣一四天下的微塵都算上了,有這麼多品,也算不完。
那中本《華嚴》有四十九萬八千八百偈頌,有一千二百品,這麼多。這上本和中本的《華嚴經》,因為太多了,不是我們世間人的心念的力量修行得到,所以也記不了這麼多的品跟偈頌。所以龍樹菩薩他有大智慧,龍樹菩薩他也是一樣,望這個《華嚴》興歎,所以他看到上本《華嚴》跟中本《華嚴》這麼大,他就在很短時間內看一遍下本的《華嚴經》。下本的《華嚴經》最少,十萬偈頌四十八品。龍樹菩薩他憶而不失的,記憶力特別好,他在龍宮待的時間也不長,他就在很短時間內把下本《華嚴》全部記起來,過目不忘,念一遍就記得了。那麼他在那裡出來以後,再把《華嚴經》記起來把它寫出來,流傳在這個世界上,流通在人間,就是這個下本《華嚴》,我們稱一般稱為八十卷的《華嚴》,就是這一部八十卷的《華嚴經》。那上本跟中本的《華嚴經》,剛才講過了,就變成還在龍宮裡面了。
那麼下本的《華嚴經》裡面,有說每一類都是有「十」,這個「十」在《華嚴經》表無量,表無盡,重重無盡。所以佛在這個《華嚴經》裡面,無論是講神也好、鬼也好、人也好、菩薩也好,都以「十」為數。為什麼說「十」呢?這「十」代表十十成百,百百成千,千千又成萬,就代表百千萬這麼多。這個「十」代表重重無盡。
所以這個是「華嚴經」,我們特別再重新來介紹一下。
再看『閻浮提』是印度的一種樹的名稱,「乃樹之名」,「提」是洲的意思,也翻成南贍部洲,南贍部洲就是南閻浮提、南贍部洲、南閻浮洲。在《長阿含經•卷十八》記載,「閻浮提洲品載,其土南狹北廣,縱廣七千由旬,人面亦像此地形」。閻浮提原本是指印度之地,後來泛指這個人間世界。
我們再看下面,『五濁』,我們在讀《佛說阿彌陀經》裡面有「五濁」,五濁世間。根據《悲華經•卷五》,《法苑珠林•卷九十八》之說,「五濁」就是「劫濁」、「見濁」、「煩惱濁」、「眾生濁」、「命濁」。老和尚說,這五濁裡面是怎麼造成的呢?這個「劫濁」也好,「見濁」也好,「煩惱濁」、「眾生濁」、「命濁」,老和尚說,都是從兩個地方出來的,一個是「見濁」,一個是「煩惱濁」。「見濁」就是見惑,「煩惱濁」就是思惑,貪瞋癡慢疑,這兩個造成後面的「劫濁」,還有「眾生濁」、「命濁」。首先我們必須把這五濁搞清楚,是怎麼來的?就是「見濁」跟「煩惱濁」造成的,這兩個才是根本。
那什麼叫「劫濁」呢?就是「減劫中」,「減劫中」,人壽減到三十歲,開始有「饑饉災起」,饑餓了。減到二十歲的時候,「疾疫災起」,就是瘟疫。減到十歲的時候,「刀兵災起」。那個時候,到十歲的時候,路上的草拿起來就變刀劍,就可以砍人,所以那個時候,人非常地凶惡。那時候因為人民不勝其苦,開始懺悔,再每一百年加一歲,再往上增,加到八萬四千歲,這樣叫做一增。人在造惡的時候,每一百年減一歲,減到十歲,這叫「減劫」。這一增一減,這個一增一減。這個叫做,我們講「劫濁」就是世界的眾生無不被害,那這是「劫濁」。
那再來,「見濁」,就「正法已滅,像法漸起,邪法轉生,邪見增盛,使人不修善道」,這個叫「見濁」。
「煩惱濁」,「眾生多諸愛欲,慳貪鬥諍,諂曲虛誑,攝受邪法而惱亂心神」。這叫「煩惱濁」。
「眾生濁」,又叫「有情濁」。「眾生多諸弊惡,不孝敬父母尊長,不畏惡業果報,不作功德,不修惠施、齋法,不持禁戒等」。這個叫「眾生濁」。
「命濁」又叫做「壽濁」。「往古之世,人壽八萬歲」,現在惡業增加,「人壽轉減,故壽命短促」。所以你看佛陀在的那個時候,人壽大概是一百歲,每隔一百年減一歲,你看往下減,減三十,每一百年減一歲,所以現在的平均壽命應該在七十歲。因為佛陀滅度一般講三千年,所以每隔一百年減一歲,剛好減三十歲。佛陀在那個時候,那時候人的壽命都是百歲。你看現在「百歲者稀」,「壽命短促」,所以這個叫「命濁」。
「五濁之中,以劫濁為總,其餘四濁為別」。四濁裡面,又以「見濁」跟「煩惱濁」兩個是自體,濁的自體,而成「眾生濁」跟「命濁」兩種。
那麼這一段,五濁裡面因為很重要,我們現在就是一個五濁惡世,老法師對這個五濁惡世也有開示,老法師在講《阿彌陀經要解講記》裡面,也有提到這個「五濁」。
老法師說,第一個「劫濁」,「劫濁」是指,「劫」是指時間。時間哪有不清淨的呢?時間怎麼會不清淨呢?對不對?那麼為什麼叫「劫濁」呢?過去歷史上所謂的黑暗時代。那個時代真的是黑暗嗎?不是。人民造惡太多了,形容它是一個黑暗時代。今天這個世界也就是這樣,大家造業造得很重,所以這個時代就不是一個好時代,我們稱之為亂世。老和尚說,以後的歷史家會記載,現在這個時期叫做亂世,大亂之世。印光大師在七十年前就預言了,以後的人,殺父殺母、殺夫殺妻、殺子殺人,人心日趨暴戾。印光大師他們那個年代,還是清末民初。那個時候,整個世界會變成亂世,老和尚說,也不過是最近五十年而已。五十年前,那個時候人心還很淳樸。那印光大師他們那個時代,在清末民初,那時候就已經預言說,以後殺父殺母、殺夫殺妻、殺人殺子,層出不窮。現在就是這樣,那這個叫做亂世。
所以大亂之世就是「劫濁」的意思。所以你過的這段期間就是很亂,這個叫「劫濁」。像我們現在就是劫濁,就是感覺很亂,沒有一個地方安定的。你看前一陣子那個IS政權,中東那個恐怖分子,造成伊拉克啦、敘利亞,敘利亞到現在還是在戰火蹂躪,伊拉克啦、利比亞啦、敘利亞人民千里跋涉,離開他們的家園,遷徙到歐洲去。那麼歐洲現在也都是對這些移民的問題,也是非常非常地頭痛,美國也是一樣。這個就是現在是大亂之世,所以是「劫濁」。它不是本身有問題,是因為一切眾生有後面四個,「見濁」、「煩惱濁」、「眾生濁」、「命濁」的染濁,所以這個時代就變成「劫濁」的時代了。這是第一個「劫濁」。
第二個「見濁」就是你的見解被汙染了,見解不清淨稱為「見濁」。所以現代人就是這樣,他不相信因果,不相信因果報應,不相信有來世,不相信有輪迴,這個叫「見濁」,邪知邪見。現代的人相信,人死永遠當人,人死什麼都沒有了,這個叫佛經上講見惑裡面的邊見。這「見濁」。換句話說,你對人生、對宇宙的觀察錯了,雖然錯了,自以為正確,這叫「見濁」。尤其像現在名嘴,所謂的媒體的政治名嘴,誤導眾生,擾亂世間,妖言惑眾,莫此為甚,這叫做「見濁」的現象。思想非常混亂,思想非常地汙濁,邪師說法,如恆河沙,各宗各派,新興的宗教非常地多,不曉得哪個是佛陀,有的說他是佛陀再來的。各種新興的宗派,妖惑人心,眾生趨之若鶩。你看臺灣的一些新興的宗派、宗教,動則五萬、十萬人。那真正有修行那些高僧大德去講課,不到五百、一千。這叫「見濁」的現象,「見濁」,那是大家都思想汙染,還有現在色情汙染啦,網路的汙染啦,手機的汙染啦,這些都是「見濁」現象。從現在就看得出來了,你不曉得去選哪一個好,在微信上啦、在手機上傳遞的,你無從選擇。像臺灣有很多公共汽車,很多的這些宗派的廣告,那有些自稱為某某大師的廣告,「見濁」,「見濁」的現象。
第三,「煩惱濁」。在這個煩惱裡面,主要是講貪瞋癡慢疑。疑就是懷疑,對於諸佛菩薩、古聖先賢的教訓懷疑。我前幾天在聽到一個朋友跟我講,他也是學佛人。他說我們臺灣,不是海外。因為我們臺灣現在,就現在變成因為政治的問題,擾亂了很多的民眾的生活環境,變成一種很多的這種所謂的轉型正義啦,或者是什麼建立公平正義,等等這些,很多都是假轉型正義,行鬥爭之實,造成很多人心惶惶,百業蕭條。
所以那一天那個念佛的同修跟我講,他就跟我講一句話,我也很訝異,他說,我們念佛念得希望這個磁場能夠改變,希望能夠國泰民安,怎麼現在因為政治的關係,人心日益渙散,日漸的消沉。對諸佛菩薩、古聖先賢的教訓懷疑,沒有信心了,不曉得世出世間聖賢他們的智慧是真實的,他們的教誨超越時間跟空間,超越了國家民族,超越了學術宗教,是一切眾生最寶貴的經典跟經驗,最有價值的教誨。你對它起懷疑,那就大錯特錯了。這是煩惱的根源,也就是說你思想染汙了,思想錯誤了。這叫「煩惱濁」。
再來「眾生濁」,「眾生濁」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生活跟我們的生活環境的汙染。你看現在霧霾啦,嚴重的霧霾,在臺灣也是一樣,現在是嚴重的霧霾,空汙,空氣汙染,叫空汙。大陸也是有霧霾,臺灣現在也是變空汙,空氣汙染。不敢用核電,那只好燒煤啦,那燒煤還是造成空氣汙染啦,變成惡性循環。大家要求生活享受,不斷的開冷氣,不斷的開汽車,二氧化碳不斷的排出去,整個變成一個惡性循環。這就是生活跟我們生活環境的汙染。這一點我們現在社會大眾都已經意識到、注意到。還有其他的農藥汙染、病毒的汙染、工業的汙染,我們現在講的飲苦食毒,沒有一樣不是汙染的,這個叫做「眾生濁」。我們的空氣汙染,水資源的汙染,甚至連氣候都產生異常的變化,這是經上講的「眾生濁」。你看佛陀多有智慧,把現在的現象全部在三千年前,佛陀就預言出來。
第五,「命濁」,「命濁」就是壽命減短。實在講我們的身心受自然界的汙染,不能享盡他的天年。本來人的壽命應當活到八十歲,現在一般來講,因為「眾生濁」跟「煩惱濁」,還有「見濁」,所以本來應該活到八十歲,現在活到五、六十歲,他就死了,這叫「命濁」。總而言之,一句話,就是我們的身心環境嚴重的汙染。
這個問題在從前,實在講不嚴重,釋迦牟尼佛已經在大聲疾呼了。我們今天讀到這一段經文,深深感到釋迦牟尼佛真實的智慧。經上所說的幾乎是針對我們現代人所講的,完全是我們今天社會上面臨的問題。老法師說,五濁到底要輕還是重?還是要我們眾生去轉變。眾生怎麼去轉這個五濁惡世呢?老和尚說,佛告訴我們,一切法唯心所現,唯識所變,一切法從心想生。還是必須要從眾生回頭來做。由此可知,斷除濁惡,恢復清淨,必須從心地下功夫。所謂心淨則國土淨,這句話的意思是說,我們心清淨了,環境就清淨。因為環境是依報,身心是正報,佛說,依報隨著正報轉,我們身心一清淨,外面的環境自然就清淨了。所以修清淨心才是根本解決問題的方法。我們怎麼去轉變五濁惡世為極樂家邦?就必須修清淨心做為根本解決問題的方法。大家如果不修清淨心,五濁惡世就只會愈來愈惡化。
所以弘揚倫理道德因果。怎麼修清淨心?當然是念佛。但是現代人他不相信三寶,所以老法師不得不強調,不然用最快速的方法,就是扎三個根啦,倫理道德因果這個先扎下去,先救再說了。這三個有基礎了,才有機會修清淨心,你沒有倫理道德因果的基礎,沒有扎根,你怎麼修清淨心?他都是自私自利,他都追逐五欲六塵,他都追逐貪瞋癡慢疑,他都是我貪、我愛、我瞋、我癡,那怎麼會修清淨心呢?那所以必須要先扎三個根。所以老法師說,當然我們淨宗行人是從念佛來修清淨心,那對這些世間的眾生,老和尚強調,還是要恢復中華傳統文化,做扎根的教育。
這個是老法師在《阿彌陀經要解講記》裡面開示這個「五濁惡世」的「五濁」,我們提出這樣的報告。
再來,『綺語』,按照佛經上的解釋,一切含有婬意不正之言詞,叫做「綺語」。這是口業裡面的妄語、綺語、惡口、兩舌,這裡面「綺語」就是含有「婬意不正之言詞」,又叫做「雜穢語」,這個是十惡之一。在《大乘義章》裡面說,「邪言不正,其猶綺色,從喻立稱,故名綺語」。「《俱舍論》十六曰:『一切染心所發諸語,名雜穢語。』《成實論》曰:『語雖實語,以非時故,即名綺語。』」它不是真實語,那個就是「綺語」。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華嚴經》上說,在這個閻浮提內的五濁眾生不修習十善業,專恣造作惡業,諸如殺生、偷盜、邪淫、妄言、綺語、惡口、兩舌、貪婪、瞋恚、邪見等十惡業,又不孝順父母,不敬信佛法僧三寶,更是互相忿恨鬥爭,互相毀敗侮辱,任意起念,以不正當方法謀求利益。由於這些因緣業力,遭致刀兵戰亂、荒年饑餓、疾病死喪遍地,人造禍,天降災,種種的報應。從這個地方來說,可見一切都是自己造業所招惹的報應,並非他人所做。然而要趨吉避凶,都是存在一念之間,天堂、地獄只是在目前。如果有人實際去修諸善業,卻得到惡報的,必然是沒有這個道理的。
好,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漢梁統。乞增重法律。朝廷不從。統後夢神曰。雖幸朝廷不從爾言。陰府已錄爾過。爾今欲以刑毒人。子孫之報。能免乎刑哉。獲罪於天。無所禱也。統子皆死於非命。至冀罪惡愈深。竟滅族。】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梁統』是東漢安定烏氏人,他性剛毅,好法律。後來在劉玄更始二年,擔任酒泉太守。赤眉軍侵入長安,梁統起兵自保,為武威太守,後來擔任九江太守。他施政主張嚴刑峻法。
『獲罪於天,無所禱也』,這個是《論語•八佾》裡面出來的經文。在李炳南教授的《論語講要•八佾第三》裡面,李炳南老師說,如果得罪上天,則無處祈禱了。「老子說:『天網恢恢,疏而不失。』一個人非分而求,所造的惡,便是得罪於天,必受天譴」。
再來,『冀』是梁冀,他是東漢人,也是梁統的子孫,「冀」就是梁商之子。那麼梁冀他的兩位妹妹,順帝跟桓帝之后。剛開始,梁冀是擔任黃門侍郎,順帝的時候拜大將軍。到沖帝死的時候,梁冀想立質帝。當時皇帝就稱梁冀是跋扈將軍,梁冀乃起惡念要毒死這個皇帝,另外再立桓帝。梁冀也冤枉加害了李固、杜喬。當時的朝野都非常地畏懼梁冀。梁冀他們家門三個后、六個貴人、七個侯、兩大將軍、尚公主者三人,其餘卿、將、尹、校五十七人。他在位二十年,「窮極滿盛」,當時他過得非常窮奢、豪奢的生活,多建了很多的宮廷庭苑,苑圈就是宮廷庭苑,又強迫人民數千人擔任奴婢。後來東漢桓帝跟中常侍單超等誅滅梁氏,梁冀跟他的妻子皆自殺,財產被沒收充公,賣的錢得了三十餘萬萬,全部被充公。這是梁冀滅族,被抄家滅族。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漢朝的梁統乞請朝廷加重刑罰,朝廷不准。後來梁統夢見神明說了,還好,雖然朝廷不聽從你的建議,但你的罪過在陰府已經記錄了。你現在想用極刑來毒害世人,這報應是在你的子孫,是無法避免受刑戮的。你已經獲罪於天了,祈禱是無濟於事的。梁統的兒子因案死在獄中。到了梁冀這一代,因罪惡造得太深了,導致整個家族被滅亡的命運。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劉甲。凡與人交。必有禍。王建未信。延之談。未終日。建遂失火。因目為鵂鵩。見之無不速避焉。枚乘曰。福生有基。禍生有胎。納其基。絕其胎。禍安從來。旨哉。】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延』就是邀請。
『鵂鵩』就是鵂鶹,鴟鴞,鴟鴞就是一種像貓頭鷹這種鳥類,它的羽毛是棕褐色的,有黃斑,尾巴是黑褐色的,腿部是白色。鵂鵩牠的外型跟鴟鴞長得很像,但是頭部沒有角狀的羽毛,牠所捕食的食物是老鼠跟兔子。但是在古書中常把鵂鵩常常視為不吉祥的鳥,跟鴟鴞一樣是不吉祥之鳥。
再來,『枚乘』,這是一個人名,他是西漢臨淮淮陰人。他很會作賦,「善辭賦」,很會作詩詞、辭賦。在漢景帝的時候,為吳王劉濞郎中。劉濞想謀反,吳王想謀反,那麼枚乘就上書給吳王,因為他是擔任吳王的郎中,就上書來勸諫吳王不要謀反,但是沒有受到吳王的採納。於是枚乘就離開了吳王,到梁國,做為梁孝王的門客。那麼吳楚七國謀反時,他也一樣上書勸諫,勸劉濞罷兵,吳國劉濞罷兵。他因為這樣而知名。後來漢景帝的時候,召見枚乘為弘農都尉,他因為生病的緣故離開官位。漢武帝的時候,「以安車蒲輪」,「安車」就是安車的輪子用蒲草包裹,以防顛簸,用以迎送德高望重的人,表示禮遇,表示優禮,優待禮遇。所以當時這個武帝是「以安車蒲輪」來迎接枚乘,因為他後來年紀大了,「死於途中」。
再來,『基』就是起始。《漢書•枚乘傳》,「福生有基,禍生有胎」。福報的來臨一定有它的原因,「基」就是它造作之因,它所種下的福因,這叫「福生有基」。「禍生有胎」,「胎」就是它的根源,也是它的原因,為什麼會招來災禍呢?也一定有它造作惡業的原因,叫「禍生有胎」。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劉甲這個人,凡是和他往來的人一定會惹禍。有一位王建不相信,就請他來面談了。還不到一天,王建的家就失火了。因此大家都視他為如鵂鵩一樣的凶惡不吉祥,看到他就趕快避開了。漢朝的枚乘說,福氣要生起是有原因的,禍害要生起也是有根源的。能從基本上做起去納福,從根源上去著手、去除禍,那麼禍害就無從生起,這真是要旨。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吉慶避之。】
『吉慶避之』就是吉祥可慶的事情都會遠離。
我們看第一段經文:
【避。求而不得之意。天道無親。惟親善人。人能去惡為善。恭己順天。自然靜與道合。動與福會。苟或反是。明罹刑憲。幽伏神誅。奪算夭壽。吉避凶隨。必然不免。】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天道無親,惟親善人』,這一句經文是從老子的《道德經》第七十九章,原文就是「天道無親,常與善人」,那這裡是「惟親善人」,它原文是「天道無親,常與善人」。上天是非常公平的,上天怎麼樣去「惟親善人」,上天如何去厚待這些善人呢?這個地方我們提幾點來跟大家共勉,哪幾項事情是可以行善積德的。一個是孝。
怎麼樣可以增加福報?我們這裡提供幾點建議跟大家分享,一共有六個。
第一個就是孝,「孝養父母,奉事師長」,這個我們知道是淨業三福第一福。佛門裡面也是從《地藏經》開始發心立願,也是孝經。所以百善孝為先。所以孝是我們的性德,道家裡面講,孝應該是出於自然的,但是事實上,佛家講孝是性德。所以你戒,孝名為戒,你真正做到、真正守戒,那才是真正的孝。所以孝是本身你能夠盡孝,本身就容易培福,就有福報。所以道家強調,人要回歸到孝道的本性。所以老法師說,孝為中華文化的根,敬為中華文化的本。孝敬父母,尊敬師長,這是我們應該要做的,因為是性德。能夠隨順性德就是大孝,能夠隨順性德就是福報。所以第一個,我們用孝來累積福報。
第二個,就是救人性命。就是《易經》上說,「積善之家,必有餘慶」,我們又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這個救人性命是大陰德。但是救人的生命跟救人的慧命,當然兩個不能同日而語。那這個地方是講救人性命,那救人慧命也是很重要,救人性命是無畏布施,救人慧命是法布施。所以孫思邈在《備急千金要方》序裡面,孫思邈說,我們知道孫思邈就是,我們稱他叫做藥聖、藥王,他說,「人命最貴,重於千金,一方藥濟人病痛,功德過於千金」。所以這個就是孫思邈在《備急千金要方》序裡面,他就講這樣。
世間人最重視兩樣事情,一個是人命,一個是財產,所以「人命最貴,貴於千金」。你有一個藥方,能夠幫助他解除病痛,「一方藥濟人病痛,功德過於千金」。所以他在編纂的藥書裡面,稱為《千金要方》,他就告訴後代這些行醫的人要有這種醫德,要視病如親。所以救人性命也是積功累德、修福的一個最好方式、最好的方法。所以有些人精研醫道,擅長藥物學的本草學,經常義務為人治病。所以我們看很多人都會喜歡從事義診的工作,到落後的地區啦,到病苦地區,或是災禍地區,或是戰亂地區,從事醫病的工作,這是救助病苦的工作,這個無畏布施得健康長壽。尤其現在很多人到非洲去,他們在那邊生活的環境非常地困難,但是他們還是樂此不疲從事這種救人的工作,這個就是最好的行功立德的一個方法。
再來是興建大利。我們民間有很多人喜歡做這種工作,就是鋪橋造路。民間的說法,說修橋造路是造福子孫後代的大功德。那修橋能夠度千萬人。所以我們臺灣嘉義有一個嘉邑行善團,他們是行善的一個團體,做得非常有成績,幾乎臺灣大部分的一些橋梁都是這個嘉邑行善團他們所蓋的。他們有很多認同這個行善理念的義工,他們會投入這個行善的隊伍,到偏鄉地區,到比較困難的地區,去造做橋梁,方便往來的行旅,行人跟旅客,這個陰德也很大。這個叫做什麼?這叫興建大利。所以臺灣或者是我們自古代到現在,大家都重視鋪橋造路這種行善。這也是我們這裡要講的就是,你怎麼當成善人的一個方法。
那麼現在也有很多這種集資修路修橋的地方,有些人甚至會在這個橋上刻上自己的名字,功德碑。那麼在國內大理劍川縣,有一座跟金沙江上的鐵鏈橋同名的風雨橋、金龍橋,那裡有兩座橋,一個叫風雨橋,一個是金龍橋。那個橋頂上有一副對聯,那對聯寫得非常地好,它說,「崇善懷德寸心昭日月,修橋鋪路陰騭積兒孫。」這是你看,中國老祖宗就告訴你這個方法,你發一念善心,我們所謂的一善破千災,你能夠崇善向德,「崇善懷德」,崇善修德,你這一念心,天地皆知,叫「昭日月」,天地皆知。那修橋鋪路這些陰德怎麼樣?庇蔭子孫,「積兒孫」。這個是第三個,興建大利。
第四個,要做為一個善人最好的方法是什麼?戒殺放生,不要造殺業。放生就是救生、護生,以慈悲善心救助這些弱小生命脫離死亡,獲得生命的機會,還其自由。所以戒殺放生也是做為一個善人可以去修持的。
第五個,就是供養。供養有財供養、法供養。我們講供養是什麼樣?布施跟供養差在哪裡?老法師有講過,我們凡夫不管是財布施、法布施、無畏布施,因為還不到達三輪體空,所以凡夫所做的都是布施而已,還不到波羅蜜,還不到布施波羅蜜。真正到三輪體空,沒有我相,沒有人相,沒有眾生相,沒有壽者相,這叫供養。這個供養它是遍十方的。所以供養的意義是非常地深的,它的意義大於布施。這是第五個。
第六個,是行善、勸善,老子說,「道者萬物之奧。善人之寶,不善人之所保。」《文昌帝君陰騭文》、《太上感應篇》、《關聖帝君覺世真經》等都是道家、道教勸人向善的書籍。我們這一段會引用這個就是老子勸世人向善,他的這句開示就是,「天道無親,常與善人」,它就是老子勸人為善,特別勸導有能力、有機會的人,希望能夠在今生種下行善的種子,那就會累積更多的善行。當然到最後能夠修到像佛家講的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能做到行一切善,離一切相,那就可以達到功德了。但是對於這些眾生,他能行善,累積福德,我們還是必須讓他們淨業三福的第一福,才有辦法提升到淨業三福的第三福,「發菩提心,深信因果,讀誦大乘,勸進行者」,成就功德。眾生畢竟是煩惱深重,業障毛病習氣深重,他不可能一下子從福德修到功德,能行善我們就要多鼓勵了。這個世間多一個善人,就少一個惡人,那麼少一個善人,就多了一個惡人,我們還是要普勸眾生能夠斷惡修善,才能夠轉迷為悟,轉凡成聖。
這裡我們因為這一段,「天道無親,常與善人」,「惟親善人」,我們特別做這樣的補充。
『恭己』就是恭謹以律己。
『罹刑憲』,「罹」就是遭受,「刑憲」就是刑罰,就法律。
『伏』就是承受、承當。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避』是求卻得不到的意思。天道是很公平的,不會有所偏私的,唯有善良的人,福祥才會親近他。一個人如果能去惡行善,恭慎自己,順從天理,自然在靜的時候,心就能夠跟天道會合,在動的時候,行為能與福祉會合。如果去善行惡,在陽世必遭受到法律刑責的制裁,在陰間必將被神明所伏誅,被奪去壽命福分,吉祥必會離去,凶惡隨之而來,這是不能避免的。
那麼這一段裡面,它教我們「天道無親,惟親善人」。人如果能夠『去惡為善,恭己順天』,自然靜的時候就會跟心性契合,跟我們自性契合,跟大道契合,大道就是清淨,大道就是解脫,大道就是戒定慧。你自然而然,你靜的時候就會跟戒定慧相應,就是跟大道相應。動的時候,就是你在工作、你在生活、你在待人處事、你在行住坐臥,往往都是什麼?常遇善人,就會跟福契會,碰到人都是善人,碰到事情都是有福的事情,碰到的都是好的機會,出入都能夠平安吉祥,這個叫『動與福會』。所以我們應該要來奉持這樣的一個,《太上感應篇彙編》裡面這樣的教導我們,能夠「去惡為善,恭己順天」。
那如果你違反這樣的一個太上的訓示,明的,你就會接受法律的制裁,暗的,鬼神就會誅殺。我們說,你可以不怕法律,你可以不怕公安,你可以不怕公檢法。但是法律拿你沒辦法,公檢法拿你沒辦法,鬼神拿你有辦法。這老法師說的,鬼神拿你有辦法,怎麼辦法?鬼神制裁你。所以人有千算,不如老天一劃,這個叫做『幽伏神誅』。很多人不相信這個道理,就鋌而走險,明目張膽,這裡我們就要舉一個公案。
《感應篇彙編》就是,老法師說,就是一部功過格,《太上感應篇》就是一個功過格,一部功過格。所以這裡告訴你,如果你敢違反,「明罹刑憲」,你就會受到法律的制裁,在不知不覺之中就會受到鬼神的誅罰,甚至被奪紀奪算,就奪去壽命,『夭壽』就是減壽,奪紀奪算。那麼吉慶就避之了,吉避凶隨了,就不能夠避免的。
我們舉一個公案就是,我在講因果裡面常提到這個公案。《太上感應篇》裡面講說,「天地有司過之神,依人所犯輕重,以奪人算。算減則貧耗,多逢憂患,人皆惡之,刑禍隨之,吉慶避之,惡星災之。算盡則死」,就是我們現在在探討這段經文。真有沒有這樣?有。這發生在臺灣二O一O年,也不久,大概七、八年前。二OO一O年的十一月到二O一一年的二月之間,臺灣有個盜墓集團。這個盜墓集團是什麼?他們本來是做墳墓的,人家死掉以後埋葬,他們去幫人家建造墳墓,就是建造墳墓的工人。這裡面有一個姓吳的,還有姓黃跟姓陳,還有姓吳的女朋友,他們四個人組成盜墓集團。因為這四個人裡面都有吸毒,那麼吸毒以後,就沒有錢可以去買毒品,所以把邪念動在死人身上。那麼臺灣的習俗裡面,先人埋葬都會有陪葬品,有些陪葬品是首飾或是珠寶,都有這些陪葬品,尤其是在土葬裡面,都會放這些陪葬品。這個盜墓工人的集團就是知道說,有些富有人家在陪葬的時候,會陪葬金銀珠寶,所以就動起邪念。
那麼這四個人在二O一O年十一月到二O一一年的二月,在臺灣省的中部,彰化縣田中、二水、社頭這一帶的公墓,總共有二十二座墳墓被他們盜取了死者的陪葬金飾,變賣花用。而且他們還故佈疑陣,把它布置成像喪家在撿骨那個樣子。後來這個被害的喪家請風水地理師來看,風水地理師就講一句話了,他說,這盜墓集團恐怕會引來衰事。像他們這種民間的地理師都懂這個因果。
那後來警方就查出來四個人涉案。可是其中有一個姓黃這位嫌犯在警方要上門的前一天就暴斃了,法醫相驗是心因性猝死,就心臟病突然間猝死。另外一個姓吳的這位嫌犯是在九月間案件在審理期間暴斃。他們年紀都不大,二、三十歲而已,姓吳的是二十六歲。姓吳的也是暴斃,死因是什麼?也是心因性猝死。你看才二十六歲而已。這證明《太上感應篇》裡面所講的,「天地有司過之神」,「以奪人算」,確實沒有錯。姓吳的這位嫌犯他生前曾經講過,他還沒有死掉的時候有講過,說他農曆過年的時候,農曆新年的時候,跟他的妻子曾女要去泡溫泉,結果出發的時候,兩人騎機車,莫名其妙去撞電線桿,兩個夫妻後來又吵架了,後來就離婚了。
那麼另外有一件事情,就是這個盜墓集團裡面,姓陳的這位嫌犯,他有一次跟這個吳嫌去盜墓的時候,棺材蓋掀開以後,這個吳嫌,吳姓的嫌犯,突然間用臺語告訴這個姓陳的嫌犯說,快跑。那麼姓陳的這個嫌犯回頭罵這個姓吳的說,你看到鬼啊。當這個姓陳的嫌犯跳下去墓坑裡面,準備要偷金飾的時候,竟然看到棺木旁邊蹲了一個女孩子,兩人拔腿狂跑,嚇得臉色發白。這真有鬼神,不是沒有鬼神,靈性不滅,靈魂不滅。這些人就是什麼?不相信鬼神。那麼這個姓陳的人,陳姓的嫌犯,雖然他沒有死,但是他也是災禍連身,他的父親跟他的外婆就在一個月之內相繼過世。這個姓陳的凶嫌,不是說他沒有事,他福報還沒用完,他福報一旦用完的時候,那災禍就來臨了。我們剛才講的,枚乘講的,剛才讀過那一段,枚乘說,「福生有基,禍生有胎」,它是有根源的。
我們來分析這一段的公案故事。這個黃嫌跟吳嫌年紀都輕輕地,怎麼會突然間心因性猝死呢?就是被上天制裁,也是被鬼神制裁,這裡面講「幽伏神誅」,鬼神制裁你。老法師說,你可以不怕法律,你可以不怕公檢法,但是沒有不怕鬼神的,就是鬼神制裁你。他們不僅官司纏身,叫做「刑禍隨之」,而且怎麼樣?「算盡則死」,兩個都被奪紀奪算,奪命了,奪壽算。這四個裡面死掉兩個,吳嫌跟黃嫌,就吳姓的嫌犯跟黃姓的嫌犯,而且年紀都很輕。
第二個,吳嫌夫妻常常吵架,後來變離婚,這叫什麼?叫「多逢憂患,人皆惡之」。
第三個,陳嫌的父親跟外婆竟在一個月之內相繼過世,這叫什麼?這叫「吉慶避之,惡星災之。算盡則死」。
以上我引用這個發生在臺灣二O一O年到二O一一年,四個人的盜墓集團所受的果報,印證《太上感應篇》講的這段經文,「天地有司過之神,依人所犯輕重,以奪人算。算減則貧耗,多逢憂患,人皆惡之,刑禍隨之,吉慶避之,惡星災之。算盡則死。」一個最佳的案例證明,由不得你不信。
好,我們接下來看下面這一段:
【昔一青衿王生。賦性姦惡。所行事。皆悖理逆天。赴秋試。文甚佳。房師欲薦之前列。及填榜。忽失其卷。填榜畢。卷乃出之袖中。房師大悔。密與相見。許以他事相補。未幾。房師轉詮部。生即輸粟入成均。及赴考選。房師正在選司。見生大喜。密令揀一美缺。借恩例與選。至期。房師以父艱謝事。迨後三年起復。仍補選司。生亦以年深應選。揀授一官。萬金之資。可計而得。不數日。生以母死丁憂。房師憐其命窮。乃薦與巡撫為西席。三載可望千金。未閱月。巡撫竟以舊事去官。屢有奇遇。皆成畫餅。生憤恨成疾。臥牀三載。一旦翻然悟曰。皆吾惡積故也。後病遂漸愈。為善終其身。薛西原嘗曰。天地間福祿。若不存些憂勤惕勵之心。聚他不來。若不做些濟人利物之事。消他不去。誠哉是言也。】
這一段,最重要就是學後面這一段薛西原的名言。各位,我們把它翻成簡單來說,薛西原說,天地之間的福報,你想要得到天地間之福祿,你想要得到這個福報,『若不存些憂勤惕勵之心,聚他不來』,你如不精進用功,「憂勤惕勵」是什麼?精進不懈,積功累德,「憂勤惕勵」,警惕自己。如果你不這樣去精進努力,「聚他不來」,福報不會到來。『若不做些濟人利物之事』,不做一些幫助眾生、利益他人的事情,業障是消不了的,『消他不去』。『誠哉是言也』。這一段非常地好。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青衿』,青色交領的長衫,古代學子和明清秀才的長服。你注意看那個電影裡面演,都演什麼?青色的學生服。那個青色交領的長衫都是古代讀書人所穿的衣服,古代讀書人穿的衣服,這個叫「青衿」。現在一般都講什麼?「青衿」是指學子,明清的時候也指秀才。
再來,『賦性』,品性。
『房師』,明清的時代,鄉試跟會試當中,中試者對於分房閱卷的房官的尊稱。
再來,『填榜』,科舉時代,將考試錄取者的姓名寫在榜上,謂之「填榜」。這個我在南京講課的時候,我特地去參觀南京夫子廟,旁邊就有這個填榜的這個榜,那個牆。古代考試中榜,他們寫狀元是某某某,榜眼是誰,探花是誰,上面都還寫名字,所以那是古代的。這就是什麼?填榜。這我真有看過。
『未幾』,不久。
『詮部』就是指,「銓」就是指吏部,「銓」,就吏部,就派官的,就有一點像臺灣的銓敘部。任免官員一定要經過銓敘部,像我當過公務人員,我當副分局長啦、當組長啦、當主任啦,我都要接受到銓敘部的派官任命,沒有那一張任命,不算,要派官任命。這「詮部」的意思。
考部就是,『考選』,考部就是你要參加考試,像我參加乙種特考,那叫考部。「詮部」就是你考通過以後,通過訓練,正式擔任公務人員,這叫「詮部」,它一個公務人員的任官命令,會派給你,這叫「詮部」,叫吏部,古代六部裡面有一個吏部。
『輸粟』,明清時代,富家子弟為得功名,想要得到官職,怎麼樣?捐米,捐錢,捐納財貨於官府,稱為「輸粟」,古代用這樣可以求得一官半職。這叫「輸」,「輸」就是捐,「輸粟」,「粟」就是財貨,有時可能是稻米或是金錢。
『成均』,古代的大學叫「成均」,後來稱為官設最高學府,唐代的時候改國子監為成均監。所以你看現在韓國,韓國有一個叫什麼大學,你知道嗎?成均館大學,你自己去查,韓國有一所大學叫成均館大學。所以韓國確實是中華傳統文化,學到中華傳統文化的精髓,所以叫成均館大學,韓國就有成均館大學。所以「成均」就是指官設的最高學府。
『選司』,古代主管銓選官吏的機構,叫「選司」。
『恩例』,帝王為宣示恩德而頒布的條例或規定。
『父艱』就是父喪。
『謝事』,辭職,免除俗事。
『迨』就是等到。
『起復』,指服父母喪滿期後,重新出來做官。以前當官的人,如果父母過世,那叫『丁憂』,「丁憂」就是遭逢父母喪事。那以前的官制裡面,舊制裡面,父母死後,子女必須要守喪三年,三年內不能再當官,也不能夠結婚,不婚娶、不赴宴、不應考,這四個。你看以前多強調孝道,現在沒有,所以才會是亂世。你看以前那種官的倫理為什麼那麼好?他孝順就必會出賢良。我們講說忠臣出孝子,你一定是孝順的子女,才會出忠臣。你看父母親往生,三年不做官,我們現在講叫什麼?叫留職停薪,要回家守喪,三年不做官、不婚娶、不赴宴、不應考。所以陳大惠老師曾經在演講的裡面很感慨講一句話,他說,韓國到現在還有保存父母過世守喪三年的例子,韓國還有,中國沒有,臺灣當然也沒有了。七七四十九天的那個做七,他不是七七做四十九天,他把七個七變成兩個七就結束了。現代人講快,什麼都要快速,連孝道守孝,守喪盡孝都要講快速,怎麼會有福報呢?怎麼會有功德呢?沒有啊。所以現在人福報很短、很少,就是這個道理。
『起復』就是他守父母喪事期滿以後,再重新復職,出來做官,這叫「起復」。
『巡撫』是明朝明洪熙元年始設巡撫,清朝的時候是省級的地方政府長官,總攬全省的軍事、吏治、刑罰、民政等事,職權很重。
『西席』,古代的席次,在右邊為大,「席次尚右」。右邊就什麼?誰坐的?「賓師之位」,老師坐右邊。所以「居西而面東」,這個叫「西席」,就是一般來講,老師叫「西席」。後來尊稱授業之師或者幕友,稱為「西席」。所以你看古代人都講禮,現在不是,現代人沒有這樣做,他哪會把西邊當成西席,讓給老師先坐呢?不會。那右者為大。
『閱月』,經一個月。
『畫餅』,畫餅充饑,落空的意思。
『薛西原』是明朝鳳陽府亳州人,號西原,正德九年進士,擔任刑部主事。他學術來自於,師承什麼?師承周敦頤,宋朝周敦頤,二程,程頤、程顥。最後他融會了佛家跟道家的觀點。學者稱他為「西原先生」。
好,我們再看這段的白話解說:
以前有一位讀書人叫王生,天性狡詐邪惡,所做的事情都違背逆天,背理逆天。參加秋試,文章非常地好,文章非常佳美,房師想推薦他名列前茅。當要填寫入榜榜單的時候,考卷突然不見了。填榜完畢以後,試卷卻從房師的袖子裡面掉下來。房師乃大悔悟,暗中與王生見面,答應他用其他的方法彌補。
不久,這個房師就轉任「詮部」,就是吏部,王生就因為捐輸,就捐贈錢財跟稻米給國家,因此有機會進入國家大學。當王生參加考選的時候,房師正在選司工作,看到王生非常高興,暗中叫他揀選一個好缺,藉著皇帝頒布的恩例規定來揀選。當選期快到的時候,房師因為父喪而辭去職務。等到三年後又復職了,他仍然在選司工作,王生也以資深學員參加考選。房師特別揀選一個官職,薪俸有萬金,垂手可得。經過沒幾天,王生卻遇到母喪而作罷。房師可憐他命運不好,就推薦他到巡撫處當家教,三年可望領到千金。然不到一個月,巡撫卻因為舊案爆發被革去職務。
王生常有這個奇怪的遭遇,但最後都如畫餅一樣不能實現,所以非常地氣憤,最後積成疾病。在臥床生病三年之間,有一天突然覺悟說,都是我積惡太多的緣故。後來病痛逐漸好起來,因為他懺悔了,他覺悟了,他也從此以後終身行善。薛西原曾經說過,天地間所有的福報、福祿,如果沒有存一些憂慮勤勞、警惕勉勵的心,是無法將它聚合到身上來的。如果不做一些濟助他人利益的事情,是無法去除自己的凶惡的業障跟災難的,是無法消除的。這句話是很實在的。
好,我們剩下一點時間,我們來報告老法師對於這一段「刑禍隨之」,老法師的開示。
第一點,老法師說,《感應篇》文章雖然不長,每一句話裡面境界都很深很廣,都蘊藏著吉凶禍福的道理在裡面,確實是「惟人自召」所招感來的。在剛才我們讀過的《華嚴經》裡面有一段經文,「閻浮提內,五濁衆生,不修十善,專造惡業。殺盜邪淫,妄言綺語,惡口兩舌,貪瞋邪見,不孝父母,不敬三寶,更相忿爭,互見毀辱,任情起見,非法謀求。以是因緣,刀兵饑饉,疾病死喪,人禍天刑,種種受報。」這一段老法師特別有開示。老法師說,這一段經文好像說我們現代社會的狀況。確實是這樣,現代人不孝父母,不敬三寶,更互相忿恨爭鬥,互相毀謗侮辱,「任情起見」就是隨心所欲,胡作非為,這是現代的社會狀況。我們想一想,自己生活在這個環境當中,佛說的我們有沒有犯呢?如果有,要知道懺悔,要知道改過自新。如果沒有,應當努力勉勵自己,念佛求生淨土。這個世間沒有值得我們留戀的地方,千經萬論,佛都勸導我們要修淨業。因為你不修淨業,就是選擇六道輪迴。選擇六道輪迴,只會一世不如一世,不會一世好過一世,因為現在是五濁惡世。現在的眾生就是「不修十善,專造惡業」,所以要修淨業。
第二個,閻浮提內,實在講就是我們這個地球,五濁惡世的眾生,五種嚴重的汙染,貪瞋癡慢疑,五種嚴重的汙染。我們在《阿彌陀經》上詳細說過,《無量壽經》上也講得很多。所以修行,在這個時代,我們一生當中,經論裡面許多方法我們是用不上,老法師說,我們希求用最低的水平,最有效果的方法,保證我們這一生,不但不墮三惡道,而且可以脫離三界、十法界。怎麼脫離呢?怎麼可以不墮三惡道呢?
第三點,老法師說,我們今天緣有了,是無量劫來稀有因緣,我們在這一生遇到了,遇到《無量壽經》了,遇到淨土法門了,這是無比的幸運。那遇到之後,我們要如何把握呢?如何決定成就呢?都在自己。遇到了,老法師說,能信、能解是善根,能夠努力去做這是福德。善根、福德、因緣有了,你能夠努力去做,這是福德,能夠信、能夠解是善根,那不得少善根、福德、因緣,那三個條件都具足了,那當然你如果努力去做,今生一定成就。所以李炳南老師說,當生成就法門,無量劫來的災難都能夠免除,這是諸佛如來的教誨。那怎麼樣做到經典上最低的水平呢?我們剛才講說,經典上講的道理,我們做不到,那最低水平呢?
第四點,老法師說,最低水平就是五戒十善。你把五戒十善先做好。所以末學現在講完《感應篇彙編》五年的講座,我就推動一套善書,叫什麼?叫做《積德興家傳家之寶》。我昨天已經看到樣本,非常喜歡,我們現在成立一個八人小組,在校對整個原文,一個是《弟子規》、《太上感應篇》、《陰騭文》、《朱子治家格言》、《十善業道經》,再來,《顏氏家訓》、《袁氏世範》、最後印光大師的《天下太平之根本》,這八種書的八種寶貝。如果能把這八種寶貝全部都融會貫通了,保證積德興家,保證富過三代。這是末學講《感應篇彙編》有感而發,我對三寶的感恩,對師長的感恩,對天地的感恩,對《感應篇彙編》的感恩,我做這樣的一個發心立願,老法師看了非常高興,即將問世。我將來也會把這套書弘揚到中國大陸去。
這個就是告訴你什麼?把五戒十善先做好,從心地上把它做到,起心動念、言語造作以這個做標準。積功累德,要依世尊在《華嚴經》上講的五品位,什麼叫五品位?就天臺宗裡面講的,名字佛、理即佛、觀行即佛。觀行即佛的五品位就是智者大師說,他要是不領眾,必淨六根,他一定是清淨六根的。清淨六根就是相似位,相似位等於是什麼?等於是圓教裡面的相似即佛,是什麼?是等於破我執跟破法執了,還沒有破根本無明叫相似位。因為圓教初信是破見惑,圓教七信破思惑,貪瞋癡慢疑,圓教八、九、十三信位破塵沙惑,所以圓教的初信到十信是破我執跟法執,他是相似即佛,還沒有破根本無明,還沒有見到法身。到圓教初住位,破一品根本無明,分證一分法身,那叫分證位,那叫分證佛。四十一品無明破盡,才是究竟成佛。智者大師說,他要不領眾,必淨六根。必淨六根是相似位,但是他沒有,他客氣的說他是外凡五品位,就是觀行即佛了。
這個標準都是最低的,人人可以做得到。古人講這個法門,淨土法門,萬修萬人去,這個話是真的,不能去,是你沒有如理如教的奉行。如理如教的修行,哪有不成就的道理呢?今天我們不必唱高調,不必說太高、太玄,老和尚說,那個沒有用處,不切實際。我們現在生活是什麼環境?是五濁惡世。我們眼前是什麼的程度?障深慧淺,根性陋劣。所以我們眼前的根性是什麼?鈍根,就是很不能夠開悟的,執著,妄想分別執著非常強,這就現在程度。法一定要契機,契我們現前的機,我們才能夠得到真實的受用。
第五,經上講這幾句話講得很重,我們警覺到了沒有?「不修十善,專造惡業」,這是總說,下面舉十惡舉出來,殺生、偷盜、邪淫、妄語、綺語、惡口、兩舌、貪、瞋、癡,邪見,癡就是邪見,這是把十惡業說出來。我們一定要警覺到,十惡業我們有沒有?
第六,落實在生活行為上,佛說,「不孝父母,不敬三寶」,這是為人處世的根本。儒家、佛家的教學,都是以孝道做基礎,到終極目標也是把孝道完成,到成佛,這個意思。所以我們講席裡面講得很多,我們對於孝敬兩個字,實在講不懂。為什麼不懂呢?沒有人教,你怎麼會懂呢?你怎麼會懂得呢?佛在經上講的閻浮提眾生耳根最利,看懂不容易,聽就容易多了。但是這一生當中我們沒有緣分遇到善知識,沒有人給我們把這些事情講清楚、講明白,所以我們根本就不懂。孝親尊師這四個字認識,怎麼講法不知道,那你怎麼會去做得到呢?我們在《地藏經》上也有研討過,實在講每一次講到這些經文,老法師說,我們要多薰習,才能在真正生活行持上提高自己的警覺,勉勵自己認真努力修學。
第七,「更相忿爭」就是鬥諍堅固,每一個人都執著自己的邪見,我們現在世間人叫成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見解,見解不同就怎麼樣?就爭鬥,爭執。人與人爭,國與國爭,這還得了嗎?
第八,「互見毀辱」,彼此互相毀謗,互相羞辱。
第九,「任情起見」,「任」就放任,「情」就是情執,完全隨順自己的感情執著生起邪知邪見。
以上這幾點,完全講現在人的習氣跟毛病,這什麼原因呢?就是「不修十善,專造惡業」。所以今天研討這一段,非常有意思,很寫實的把我們現在的社會講出來。
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