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9集
第19集

感应篇汇编第19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十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8/04/14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19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九句,【算盡則死..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6-05 08:22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9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9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十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8/04/14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19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九句,【算盡則死。】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第七十一頁,我們看經文。
在還沒有研探這一段「元姑蘇師子林天如禪師」這一段開示,我們來補充說明上一集,其實有很多重要的資料,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就沒有辦法充分的發揮,但是因為也都是在七十一頁,所以我想說在還沒有講天如禪師的開示之前,我們來看七十一頁第二行這個「四十二章經」,上一集並沒有完全的發揮。這個「四十二章經」,這一本《四十二章經》是我們中國佛教史上第一部翻譯的佛經,還有《八大人覺經》,這兩部都非常重要,它是通大乘跟小乘的經典。像學人在佛陀教育基金會內典研究班,我們剛開始學講經,就是要學《佛學入門》,還有《八大人覺經》跟《四十二章經》,還有《阿難問事佛吉凶經》,然後我才進入學《地藏經》。所以我在這邊跟各位介紹一下《四十二章經》。當然如果你有因緣能夠把《八大人覺經》還有《四十二章經》都背下來是最好,對我們修行幫助很大。
《四十二章經》,它總共是一卷,是後漢迦葉摩騰(攝摩騰)、竺法蘭共同翻譯的,是我國最早翻譯的佛教經典。收在《大正藏》第十七冊,全經共有四十二章,所以稱為《四十二章經》。每章的內容簡短扼要,最長的經文也僅是一百多個字,最短的二十幾個字。經中簡要說明早期佛教的基本教義,重點在說明沙門的證果,重點在說明沙門要如何證果、善惡諸業、心證,遠離諸欲、人命無常等這些經義,闡示出家學道的要義。其說理方式平易簡明,為佛教的入門佛經。
這本《四十二章經》翻譯出來以後,因為翻譯的這兩位印度的高僧迦葉摩騰跟竺法蘭,他們豐富了中國傳統文化,他們所翻譯出來的經典非常地流暢,這個就是所謂的佛經在地化,融入了中國文化的元素進去。所以你如果去讀《四十二章經》跟《八大人覺經》,它文字非常優美,而且也跟中國文化很綿密的結合在一起。
那麼佛法傳入中國,根據史書的記載,最早是從後漢,其實後漢以前中國已經有佛法了,列子曾經引述孔子的話,孔子說,「丘聞西方有聖人焉,不治而不亂,不言而自信,不化而自行,蕩蕩乎民無能名焉」。當時孔子就已經知道西方有一位大聖人,東方的大聖人就是孔子,西方的大聖人就是釋迦牟尼佛。
所以淨空老法師曾經在修學的時候請示、請教他的老師李炳南老教授,說孔子跟孟子算不算菩薩?有人說他們是童儒菩薩再來的。李炳南老師說,他說,理上講得通,事上無證據。理上講得通就是,他可能是菩薩化身。因為佛法傳到中國來,在印度已經是過一千年了。我們知道佛陀的法運,正法一千年,像法一千年,末法一萬年,也就是說,佛陀的法運過完正法一千年,它才傳到中國來。那麼中國最早是儒家,還有我們的道家,孔子是儒家的代表。所以三教合一,三教是一體的,是毋庸置疑的,但是當時佛陀會選擇在印度示現,也是因為那時印度的文明比中國還興盛。當時有四大文明,印度文明是其中一個。所以當時佛陀就選擇機緣成熟了在印度示現。但是佛教最後也是在印度滅掉。那分成北傳跟南傳的佛教,反而是北傳大乘的佛教在中國大放異彩,光禪宗就產生了,包括達摩祖師在內,就產生了六位祖師了,至少在中國是五位祖師。那禪宗開悟的,淨土宗往生極樂世界的,那更不計其數。
所以孔子說,我聽說西方有大聖人。「不治而不亂」,為什麼「不治而不亂」呢?因為他是用教育的,佛陀是一個教育。什麼叫教育?覺悟的教育,把人從惡人變成善人,再把善人變成清凈的人,再把清凈的人變成有智慧的人,斷惡修善,轉迷為悟,轉凡成聖,那不就是「不治而不亂」嗎?人是教得好的。「不言而自信」,每一個人都有信德,每一個人都有佛性,那佛陀示現的目的就是,諸佛以一大事因緣,開示悟入眾生佛知佛見。眾生的佛知佛見是什麼?就是蕅益大師說的,我們也有信德。這個「自信」是什麼?信自信他,自他不二,信事信理,理事不二,信因信果,因果不二,這個蕅益大師講的六信。所以當他能夠從斷惡修善,到轉迷為悟,到轉凡成聖的時候,他從眾生成佛,能夠恢復到自性的覺正淨,皈依佛,皈依覺,皈依法,皈依正,皈依僧,皈依清淨不染,他就恢復信德了,他的「自信」,他自己這一種七聖財裡面的信財就開發出來,我們有七聖財,那信財就開發出來,所以「不言而自信」。
那「不化而自行」,跟前面的那個「不治而不亂」是一樣的道理。到這個「不化而自行」的時候,為什麼?因為佛法講自修、自悟、自度,事相上好像有教化,事實上是他自己度自己。好像有老師,有師父領進門,那修行在個人,所以「不化而自行」。他自己不改,佛來都沒有用。「蕩蕩乎民無能名焉」,因為那時候還沒有正式傳進來,所以不知道怎麼稱呼這位西方聖人所傳授的妙法,不知道怎麼去稱呼,那時候還沒有佛教這個名稱。所以孔子那時候已經知道有佛。
根據朱士行《經錄》記載,「秦王四年,西域沙門室利房等十八人,始齎佛經來華,王怪其狀,捕之獄,旋放逐於國外。」就是在秦王那個時候,「四年」,秦始皇在還沒有稱帝以前,那時候他就一個諸候,「秦王四年」。西域有沙門室利房等十八個人,帶了佛經要來贈送給我們中華民族。秦王就覺得他們很奇怪,就把他們逮捕,把他們關到監獄裡面去了,後來不久就驅逐他們出境了。「國外」,就驅逐出境了。由此可知,秦始皇還沒有稱帝以前,就已經有沙門以及佛經到達秦國。所以古代稱中國叫秦國。
那《魏書•釋老志》有記載,「前漢武帝狩中,霍去病獲昆邪王所獻金人,長丈餘,帝以為大神,列於甘泉宮,焚香禮拜。」這個在《魏書•釋老志》記載,在前漢武帝,當時的大將霍去病,獲得昆邪王獻金人,就像我們現在就是,佛像有木刻的啦、有銅的啦,給它安金就變金人了,「獻金人」,就是雕塑的佛像,長大概一丈多。前漢武帝以為是「大神」,就把它安置在甘泉宮,還焚香禮拜。可知漢武帝的時候,佛像已經到達中國了。那麼這些事實只能算是佛教到中國來的「肇端」,「肇端」就是開始,但是「並沒有正式的宏傳」。
一直到東漢明帝永平十年,這個地方是說,「東漢明帝永平七年」,就是佛經還沒有傳進來的前三年,就是「東漢明帝永平七年」。明帝作一個夢,夢中有出現那個金人飛到宮殿裡面來,「飛行殿庭」。「頂有圓光」,你看我們現在畫佛像上面都有一個圓光,佛光,「頂有圓光」。那麼第二天就問群臣了,問這些重臣說,這是什麼祥瑞呢?當時太史官傅毅就回答說,《周書異》記載,《周書》就是周朝的歷史記載,周昭王時,「有五色光,入貫太微,太史蘇由奏曰:有大聖人,生於西方,故現此瑞,一千年後,聲教至此。王命勒石記之,陛下所夢,其是矣。」
你看佛教一千年後要傳進來,一千年前,也就是佛陀在的那個時候,那個時候周朝周昭王的時候,佛陀降生,整個宇宙就有「五色光」。以前的史官都會觀這些星象,來給皇帝一個建議,他從星象看吉凶,他看到「五色光」就入貫太微星,紫微星,我們一般講說紫微星。太史蘇由當時他就跟周昭王報告了,他說,有大聖人生在西方,所以才會這麼祥瑞。那一千年後,「聲教」,他的教法,會傳到我們這個地方來,就中國。周昭王就叫人家刻在石頭上記載這一段歷史。陛下,你現在所夢的就是這位西方的大聖人。於是東漢明帝就派郎中蔡愔,還有博士王遵、中郎將秦景等十八個人去求佛法,「往求佛法」。
到月氏國,這個字也有人唸肉支國,有唸月氏國,就是古代的一個國家,也是一個佛教國家,當時他們國王非常地熱愛佛教,他們的地點大概在現在的中國的敦煌跟祁連山那一帶。所以你看敦煌壁畫,那時候就是佛教很興盛。所以現在敦煌壁畫是佛教的一大寶藏。月氏國,大概是在敦煌跟祁連山這一帶,也就今天的靠近阿富汗這些地區,都是屬於那時候月氏國的國土範圍。剛好在這個地方,月氏國遇到了攝摩騰跟竺法蘭兩位尊者,用白馬馱經像要來中國弘法。然後蔡愔就請他們一起,陪同他們一起來。到東漢明帝永平十年到達洛陽,暫時住在鴻臚寺。
「鴻臚寺」,我們稍微介紹一下,鴻臚寺是古代官府的機構,「在周名行人,掌朝覲聘問之事」。在周朝的時候它是屬於,你要去覲見皇帝,這個事情,有點像外交部,這個事情就鴻臚寺在管的。以前不是一間佛寺,是一個政府的公家單位。那麼在秦朝叫「典客」,所以你看佛寺裡面有叫典座,它是「典客」。掌諸侯以及歸義蠻夷等事,就這些沒有開發的民族它來歸順,還有諸侯的事情,這是漢朝的時候是由鴻臚寺來負責,它的任務有點像今天的「外交部」。「寺是官舍」,是「府廷所在」,就辦公處所,「皆謂之寺」,其初僅用在「衙署」,以前是官府衙署,自從攝摩騰跟竺法蘭來以後,他們就暫時在鴻臚寺接受招待,後來又白馬寺做為他們的常住,從此以後給僧眾所居住的地方都稱為「寺」,沿習到現在。
好,我們再回到剛才這個地方。當時攝摩騰跟竺法蘭兩位尊者來的時候,就先暫時住在鴻臚寺,後來「乃建白馬寺」,以紀念這一匹白馬馱經,所以叫這一個用白馬名稱建立白馬寺,來提供給攝摩騰跟竺法蘭他們居住的地方。兩位尊者就翻譯出《四十二章經》。「為中國有佛寺」。「寺」是剛才講過,漢朝那時候官府辦事的機關,「它並不是廟,而是帝王所管轄的一級單位」,皇帝下面設九個寺,「寺的長官叫『卿』」。佛教傳入以後,「皇帝下面再增加一個單位」,就從九個寺再增加第十個寺,這個寺的名稱就叫「佛寺」。就是這樣來的,很有趣,「佛寺」,現在我們都叫「佛寺」。那中國翻譯經典就從這個時候開始。
新來的佛教,就受到朝廷皇帝以及大臣的崇奉跟保護了,於是這些中國五嶽的這些諸山道士心懷嫉妒。古代就會有嫉妒,不用到現在,在漢朝那時候就會有嫉妒了,我們說同行相忌。他們就上表奏給皇帝說了,「陛下棄本逐末,求教梵僧,恐非大道,臣等五嶽諸山,多有聰明智慧,博通經典者,請與試驗。臣等經術,悉能了了,太虛符咒,並皆明白,吞符餌氣,策使鬼神,入火不燒,履水不溺,願與比較」。這是挑戰了,要挑戰佛教了。老和尚說,有競爭就會有鬥爭了,接下來就戰爭了。所以中國佛教史上,就有三武滅佛,這個我們都聽過,佛教史裡面,被滅三次都沒有被滅掉。
你看他就跟皇帝說了,他說,陛下,你「棄本逐末」,我們中國是道家,你「棄本逐末」,你還求教那個「梵僧」,就是印度來的僧人,這恐怕不是「大道」。我們五嶽諸山這些道士,大家都很聰明有智慧,而且我們「博通經典」,你可以來考試,來比較比較。我們這些人所懂的「經術」,我們都能夠通達明瞭,不管是「太虛符咒」,而且也都很明白。我們畫符啦、燒符啦、吞氣啦、吐氣啦,我們可以策動鬼神,而且「入火不燒,履水不溺」,走在水上不會溺死,我們希望跟梵僧比較比較。
皇帝就答應了,選擇一個良辰吉日,在白馬寺的南方蓋三個臺,分別安置,一個臺是佛經,一個臺是道家的經典,一個臺是放什麼呢?它放佛舍利,倒不是放儒經,不是放儒家的經典,是放佛經,道家的經典,還有一個是佛舍利。那皇帝這邊就率文武百官在旁邊要,還有這些道士,當然還有攝摩騰跟竺法蘭,來比較一下,到底哪一個是真正有這個,我們現在講說有功德力的。結果叫人家舉一把火,把這三個平臺的東西的經典跟舍利全部燒。道家的經全部燒成灰燼,全部燒成灰燼了。「佛經則光焰煥發」,當然有燒起來,但是燒起來那個火焰傷不了那個佛經,「火不能燒」。當然這個現象是佛菩薩用神通力來護持佛經。攝摩騰跟竺法蘭他們有神通,你看這種高僧的神通,當下「踴身虛空」,像阿難尊者一樣,踴到虛空去,「現諸神變」。
釋迦牟尼佛在的時候,對於這些外道,佛陀都是顯神通先度化他們,把他們降服。像佛陀有一次要度三迦葉那一千個徒弟,他們三兄弟一共有一千個徒眾。那他們是在拜火神教,那洞裡面有一隻龍,那隻龍就會把人家吃掉,火龍。佛陀為了度這三迦葉兄弟,佛陀就說,沒關係,他去住他那個洞內。結果他們三兄弟就要看啦,看是不是第二天佛陀被那隻火龍吃掉了。結果佛陀用神通力,用缽把那隻大龍攝在,像一個小龍、小昆蟲一樣,就攝在那個缽裡面了。那外道三兄弟馬上頂禮跪下去,皈依佛陀,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乖乖地接受佛陀的教化,成為佛陀那個「一千二百五十人俱」的那其中的一千個,就是三迦葉兄弟。你看佛陀用神通降服火龍,跟這個一樣。
攝摩騰跟竺法蘭就「踴身虛空,現諸神變」,當場說一個偈語,「狐非師子類,燈非日月明,池無巨海量,丘無嵩岳榮,法雲垂世界,法雨潤群萌,顯通希有事,處處化群生」。這個是了不起,幾句話就把佛經的殊勝跟奧妙,用畫龍點睛把你講出來。哎呀,你們這些道家,你們想要說跟佛家比,但我們不是說一定要分彼此了。攝摩騰跟竺法蘭的意思是說,狐狸跟獅子那兩個長相有點像,也有尾巴的,狐狸看起來,不仔細看有點像獅子,但是牠太小了。他說,狐狸不是獅子。燈跟天上的日月也不能夠比。「池無巨海量」,你沒有像佛陀那種「心包太虛,量周沙界」的這種,「無緣大慈,同體大悲」這種心量。你那個池怎麼可以跟佛陀那個「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相比?你只是一個池,水池而已。佛陀是什麼?是「巨海量」,功德性海。「丘無嵩岳榮」,你只是一個小山而已,是「丘」嘛,你怎麼可以跟中國東嶽高山,「嵩岳榮」就是很高聳那個山,那種千年的神木、萬年的神木,你那個小山怎麼可以跟它比呢?「丘無嵩岳榮」。
「法雲垂世界」,「法雲」是什麼?我們八地菩薩,法雲地菩薩,八地菩薩是不動地菩薩,到法雲地就成佛了。佛陀的法給眾生清涼,「法雲垂世界」,可以教化世間,讓世間眾生可以離苦得樂,可以轉迷為悟。所以「法雲」就是我們講說,「香雲蓋菩薩摩訶薩」,這個「香」是表什麼?「香」是表空有不二的真心。「法」就是一樣,空有不二。「雲」,你看是什麼?「雲」,你在下面看是有雲,可是你坐飛機坐到空中去,雲穿過去,所以「雲」代表,「雲」就是一種表法,是表什麼?它表空有不二,相有體無。但是你有雲,會不會覺得很清涼?所以古代禪師講,「青山原不動,白雲自去來。」所以「雲」在佛教裡面,它的形容非常地自在解脫,所以「法雲垂世界」。「法雨潤群萌」,佛陀的甘露法雨是滋潤所有眾生,十法界眾生,蠢動含靈都可以接受教化,一闡提都可以成佛,「法雨潤群萌」。
「顯通希有事」,你想要顯神通,對佛來講太簡單了嘛,六通本具的嘛,「顯通希有事」。「處處化群生」,你真正可以改變一個凡人變成聖人,從凡夫修成佛,那才是大神通,你弄這些神通是弄什麼神通?你把一個人改變,變成成佛,那才是大神通。他說,「處處化群生」。可以把鬼道眾生超度到極樂世界,把地獄眾生超度到極樂世界,那才是大神通。怎麼改變?讓他轉煩惱成菩提,那才是大神通啦。你顯那些什麼奇奇怪怪的什麼什麼那些變魔術,那些神通,那不是神通,「顯通希有事」。對佛經,人人都可以成佛。轉凡成聖才是大神通,轉迷為悟才是大神通,顯這些神通,這是非常稀有的。對我們佛經,對佛法來講,對學佛的人來講,能夠到開悟的時候,這些都是很正常,他日常生活就是可以顯神通了,不思議的,是這個意思。
這個時候,道士聽完了,六百二十八個人全部皈依佛教。「司空劉峻等」兩百六十個人,京師這些讀書人,文武百官,這些民眾三百九十人,還有皇帝後宮的陰夫人王婕妤,還有她的這些侍女,「彩女」就是她的這些侍者,一百九十人,看到這個神異,同時要求出家。皇帝也期待他們,希望他們能夠修證聖果,皇帝就為他們蓋十間佛寺,城外七間安僧,「城內三寺安尼」。從此以後,三寶具備,「佛法大行」。
這一段就是《四十二章經》,攝摩騰跟竺法蘭當時怎麼把佛教傳進來,這一段歷史非常地珍貴。所以我在講天如禪師以前,我先把這一段先敘述出來一下。
好,我們看第一段的經文:
【元姑蘇師子林天如禪師曰。佛祖出世。單單只為汝等諸人。各各自己脚跟下。有一段生死大事。所謂生不知來。死不知去者是也。如是生死。盡大地。被他籠罩。從古以來。無有一人不被生死吞卻。且莫說從古。只說汝有生以來。回思十年二十年前。親戚朋友。死卻多少。且莫說他人。只說你自己。現前四大色身。妄認為我。從朝至暮。種種愛護他。種種資養他。他卻念念遷謝。漸漸消殞。不覺不知。臘月三十日到來。只覺得手忙脚亂。與落湯螃蟹相似。平日英雄豪傑。果安在哉。又或一死之後。形色變壞。臭穢逼人。雖有至親骨肉。亦不肯正眼覷著。平生恩愛情義。又安在哉。以故祖師道。一息不來。便同灰壤。前路茫茫。未知何往。只恁麼死了燒了。早是可憐。何況更有隨業受報。正是要緊事在。何謂隨業受報。汝平生所作所為。無不是業。纔有業。便有報。報之隨業。如影隨形。此身既死。一箇識神。或墮地獄。或墮餓鬼畜生。展轉輪迴。受無量苦。這箇是受報底境界。那箇是生死業根。業根者。在汝即今一念間也。汝無始以來。因貪瞋癡。無明煩惱。妄想狂心。觸境遇緣。隨聲逐色。使得七顛八倒。無業不造。即此便是生死之根也。思量生死事。鐵漢也灰心。由是佛祖。廣運慈悲。大發哀憫。教你參禪學道。令汝掃除妄想狂心。認取主人翁。識取本來面目。趁此眼光脚健。做箇清淨解脫之人。臨命終時。得大受用。生死無礙。去住自由。這箇謂之了生脫死。真大丈夫也。】
這一段,天如禪師不愧是開悟的聖僧,你看古代那個時候的高僧大德,他給你開示這一段,就等於一部《藏經》。所以我說,如果以這一段來說,大概是三頁,我跟各位報告,講個十集都不夠,不要說是一集啦,這裡面每一個字都可以讓你開悟,都是一大事因緣,這一篇如果搞懂了,生死自在,往生極樂世界沒問題。所以我說這一段,天如禪師的開示,講個十集都講不完。
假如我們都講完以後,學人想說從這個《感應篇》裡面,我再挑幾篇精華,重要,重要,重中之重的精華,我把它挑出來。挑出來幹什麼呢?我們再發揮,就好像說這水果裡面,挑出最好的水果出來,我覺得這個東西是必要的。《感應篇彙編》太了不起了,《太上感應篇》到《感應篇彙編》,就印證到老法師說的,我不是圓人,圓人說法,無法不圓。你如果從《華嚴經》角度看《感應篇彙編》,《感應篇彙編》變成《華嚴經》,你從《法華經》去看,它變《法華經》的境界。所以真的不能小看,一般人真的是太小看了這《感應篇彙編》。尤其是老和尚,老法師這個法脈,秉承了印光祖師的教誨,極力的弘揚《了凡四訓》、《太上感應篇》、《感應篇彙編》、《陰騭文》。
以前我在還沒有講《感應篇》以前,我們一個修行的前輩就跟我講,哎呀,你要講佛經啦,你不要講那個道家的經典,那以後你會投胎到道家的系統裡面去了。我說,我去極樂世界,怎麼會到道家的系統去呢?我跟那個長輩開玩笑,我說,我是要到極樂世界,怎麼會到道家的系統去呢?你如果真到極樂世界,印光大師說,一萬頭牛給你拉都拉不回來。那何況是,你執著這個你不能夠從這個經典裡面去明心見性,見性成佛。可能他的意思是說,你一直薰這個道家的經典。這裡面你哪一個字可以看出它是薰習道家的經典?它雖然是道家的善書,可是經過歷代祖師這樣把它編輯,把它這樣會通以後,它幾乎是一部了義的經典,它把儒釋道三家最精華全部放在一起,有點像醍醐,像醍醐灌頂一樣。
所以以後我們把二十三集補講完了以後,因為學人這講了五年,從來沒有休息,那又領眾,非常辛苦,所以學人有意思在五月底到六月底,要到佛寺去閉關二十一天。那這不是說,老和尚說開悟才能閉關,我只是去潛修而已,但是名稱上像閉關,就把自己關起來。那等我出來以後,七月一日再開始講《安士全書》。預計八月五日,二O一八年八月五日才開始正式播《安士全書》第一集。這也是我對印光大師、對周安士居士、對淨空老法師的一點最基本的、最卑微的、最虔誠的一個恭敬,就我先把自己去關起來,用功二十一天,再出來講《安士全書》。那中間我們二十三集播完以後,大概還有四集的空檔,這四集的空檔就是從七月份的第二週到七月份的第五週,這樣總共還有四集的空檔。因為我們二十三集補講的,第二十三集補講是在七月一日播,所以還缺四集,我準備把《感應編彙編》挑四個最重要的地方,把它挑出來再加強發揮,再講單獨的四集。以上是我在還沒有講這段以前,我先做這樣一個補充說明。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姑蘇師子林』,「姑蘇」就是蘇州吳縣的別稱,因它這個地方有姑蘇山而得名。「師子林」,位於江蘇蘇州東北的園林路。據明朝僧人道詢重編的《獅子林紀勝集》裡面記載,「該園」,就是獅子林這個園林,是元朝的時候,「至正二年」,僧人惟則,就是天如禪師,為紀念他的老師中峰和尚。這個大家都認識的,《中峰三時繫念》中峰國師,他是一個開悟的聖僧。你看名師出高徒,中峰和尚他開悟了,他的徒弟惟則天如禪師也是開悟的聖僧。他為了紀念他的師父中峰和尚(普應國師)而創建。由於中峰禪師原來住在天目山獅子岩,而這個地方又很多竹林跟怪石,形狀有點像獅子,所以就把它取名叫「獅子林」。當時範圍比較小,屬於菩提正宗寺的一部分,那邊有一間佛寺,叫「菩提正宗寺的一部分」,給那個僧人談禪靜修的處所。後來方便起見,改名為「獅林寺」。明朝嘉靖年間,部分的園林被當地的「豪家」,就是那些土豪、富豪,佔為私人的花園。在明朝萬曆二十年重歸佛門,並改名叫聖恩寺。清朝乾隆十二年前後,被當時的人來重新修建,並築圍牆,跟佛寺分開,同時改為什麼?改名為畫禪寺。「以後屢經興廢」,一直到現在。
那這個地方各位如果有看蓮池大師開示裡面,就有提到這一段開示。因為到後代的這些徒子徒孫都要紀念中峰和尚,那蓮池大師就講過一句話,蓮池大師說,他看到這些,大家都在開中峰和尚的等於追思法會,他說,你們年年都辦追思法會,你們不是去想你們師父的追思法會,你要去學習怎麼跟你師父一樣開悟。蓮池大師說,最重要是這一點,不是你年年辦追思法會,這樣就好像變成一場法會。你怎麼去追尋聖人的足跡前進?你也要開悟,那才是紀念開悟聖僧的意義。
這個是提到「獅子林」,是由天如禪師所創建的。
再來介紹這位『天如禪師』,他又稱為惟則法師,是元代臨濟宗的禪僧,又稱維則,江西吉安人,「俗姓譚,號天如」。年幼的時候在「禾山剃髮」,後來「遊天目山,得法於中峰明本禪師」,就是中峰國師,「為其法嗣」。在「元順帝至正元年」,「住蘇州師子林」。第二年他的「門人」,就是他的弟子,「合力斥資,建造菩提正宗寺」,請惟則法師,請天如禪師「登堂說法,大宏臨濟宗風」。皇帝賜給他「佛心普濟文慧大辯禪師」,以及「金襴衣」,金縷織成的袈裟。那麼天如禪師有注解《楞嚴》集唐宋九解,還有「《楞嚴經會解》二十卷。又造《楞嚴經圓通疏》十卷」。天如禪師,他窮通天臺永明大師的教旨。而且很難得,他兼弘淨土法門,念佛法門。他著有《淨土或問》,破除淨土教的疑惑,「策進修行」。此外還有《禪宗語錄》、《十方界圖說》等。這個是「天如禪師」。
天如禪師他是一個開悟的聖僧,他鼓勵人家念佛。所以像天如禪師,或者是明朝的蓮池大師,這些禪宗的大德,他們知道要明心見性,見性成佛,很困難,所以他們到最後什麼?都是禪淨不二,鼓勵人家,這些禪門的修行人還是要兼念佛。
那有關怎麼念佛,天如禪師也開示了很多,我引用幾段。那麼就有人去請示天如禪師了,說工作繁忙,怎樣念佛修行?這不只是元朝的問題,到現在我們還是這個問題,哎呀,我到底是做生意重要,賺錢重要,還是當官重要?能念佛修行嗎?這一段就提供給我們還沒有退休的,本身也學佛的,或者你在做事業的,你怎麼同時能夠念佛修行?黃念祖老居士說了,不廢世法而行佛法,不離世法而證佛法。怎麼做呢?現在有些世間的人,他說,哎呀,我世間事不能夠拋棄,我世緣比較重,我工作很忙,我沒有時間念佛。這樣的人怎麼辦?怎麼教他念佛修行?你看天如禪師怎麼開示,天如禪師說,答曰,「世網中人,若是痛念無常,用心真切者,不論苦樂逆順、靜鬧閒忙,一任公私幹辦,迎賓待客,萬緣交擾,八面應酬,與他念佛,兩不相妨。」
我們來探討一下他這一段開示。關鍵在你怎麼樣呢?世間法就像一個,像捕鳥那個網一樣,就像那個捕魚的網一樣,就把你網住了,你就不得自在了。那你怎麼念佛呢?你要「痛念無常,用心真切」,那不管是苦樂境界、順逆境界,不管是清淨啦、熱鬧啦、閒啦、忙啦,或是公事私事啦,幹完了以後,在「迎賓待客,萬緣交擾」的時候,「八面應酬」,這跟念佛沒有什麼關係,問題是在心不在事。所以在家居士都很忙,但是重點是要怎麼樣?重點你肯不肯念佛,跟你有沒有「痛念無常」是有關係的。你要是「痛念無常」,你一定念佛,你「用心真切」,你一定念佛。所以不管是在做事業,或是在官場,遇到逆境或是順境,遇到苦的事情或是樂的事情,在靜中或是在鬧中,或者是在閒或在忙,公事還是私事,即使是「迎賓待客,萬緣交擾」,種種應酬現前的時候,跟念佛是「兩不相妨」,不妨礙的。
那問的人就說了,那事情很多,就沒法念佛了,我到底是辦公重要,賺錢重要呢?去接訂單重要呢?還是念佛呢?天如禪師回答說了,不妨礙啊。就像中峰國師在《懷淨土詩》理面說的,「念佛不曾妨日用,人於日用自相妨。」念佛不妨礙你日常生活的作息。你在日常生活裡面產生妨礙,那才是麻煩。所以念佛實際上不妨礙我們的日常生活的種種事情,但是我們人在日用當中,自己放不下,自己才妨礙了自己。這句話才是重點,講到這裡就是把重點講出來,你自己在事情上起了執著嘛,你在待人處事的時候,在剛才講的,你在辦公事私事的時候,在「迎賓待客,萬緣交擾」,你起心動念了嘛,你攀緣了嘛,你起了貪瞋癡了嘛。你在「八面應酬」的時候,坦白講,你也是迷失了自己了嘛,你放縱自己嘛,把身體都搞壞了嘛,喝酒搞得身體都搞壞掉,是你自己妨礙自己,是自己放不下你的,當完分局長,又想當局長,當完局長,又想當署長,你自己放不下。你說,我沒有時間念佛是因為我還要再想,你是想要當局長,再當署長,這跟念佛沒有什麼關係。你要是肯念佛,你當分局長也可以念佛,你當局長也可以念佛。我跟你講,我真有一個同事,他就當到分局長,他也念佛吃素,他現在當總隊長了,他也念佛,他也吃素。哎呀,這了得,我們這個同事就是厲害,做到這個中峰禪師講的這樣,他自己放下自己。
所以關鍵是說,你有沒有痛念無常?你有沒有真心切願?是你自己放不下自己嘛,是自己妨礙自己。所以中峰禪師講得真的是好,「念佛不曾妨日用,人於日用自相妨」,你自己去造成障礙嘛。所以要用無常心切,「用心真切」。時時都用得了心,關鍵是你要不要念佛。你說,我要賺錢,你要賺錢你就跑到錢那邊去了。看你哪個看得重,你要是說,錢看得重,名看得重,你就往那邊去了嘛。你說,我想解脫,我想戒定慧,我看得重,你就往極樂走了嘛。關鍵是在這裡,我剛才講是在心不在事。
我們來看印光大師怎麼開示,《印光大師文鈔•與陳錫周居士書》裡面講,「言念佛正行者,各隨自己身分而立,不可定執一法。如其身無事累,固當從朝至暮,從暮至朝,行住坐臥,語默動靜,穿衣吃飯,大小便利,一切時,一切處,令此一句洪名聖號,不離心口。若盥漱清淨,衣冠整齊,及地方清潔,則或聲或默,皆無不可。」印祖回覆陳錫周居士說,說到念佛正行,看你個人的身分來決定,不可以固定執著一法。如果你「身無事累」,你沒有什麼事可以牽累,那你從早到晚,從晚到早,「行住坐臥,語默動靜,穿衣吃飯,大小便利」,大小便啦,「一切時,一切處」,令此這一句洪名聖號,不離心口,心不離佛,佛不離心。包括盥洗清淨,「衣冠整齊,及地方清潔」,或出聲念,或是默念,「皆無不可」。所以做任何事情都沒有妨礙,看你自己的決定。
那天如禪師又開示一段了,你看他這裡都不講禪,他都講念佛。天如禪師說,「不見古人道,朝也阿彌陀,暮也阿彌陀。假饒忙似箭,不離阿彌陀。」講得真好。說古人說,你沒看到古人說嗎?早也阿彌陀,晚也阿彌陀。假使說你忙得像一支箭,弓箭那麼快,還是要不離阿彌陀。忙中不能迷失了,忙中不能亂掉了,「假饒忙似箭,不離阿彌陀」。哎呀,這一句,各位把它好好背起來。
那正好是,我們用唐朝白居易居士來講,白居易他後來都有親近佛法,他不是見鳥窠禪師嗎?他說,什麼是佛法大意?那鳥窠禪師不是跟他講嗎?「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他說,這個三歲小孩都知道。鳥窠禪師,也有叫鳥巢禪師,鳥窠禪師說,三歲都知道,八十老翁做不到。講的是,禪師都是畫龍點睛,都是一針見血,講放下講到要到死都還放不下,是一樣的道理。
白居易就是心有戚戚焉,白居易可能當官當久了,他忘記阿彌陀,他怎麼講呢?他也寫了一首偈語,「余年七十一,不復事吟哦,看經費眼力,作福畏奔波,何以度心眼,一句阿彌陀,行也阿彌陀,坐也阿彌陀,假饒忙似箭,不廢阿彌陀,日暮而途遠,吾生已蹉跎,旦夕清淨心,但念阿彌陀,達人應笑我,多卻阿彌陀,達又作什麼,不達又如何,普願法界眾,同念阿彌陀。」這個白居易還是有一點功底,他已經七十一歲了,他說,我就不能再寫詩了,「不復事吟哦」,寫詩不能解決生死問題。他比什麼你知道?白居易比蘇東坡聰明。「不復事吟哦」,就是不能再寫詩了。我如果看經,眼睛不行了,老花眼了,「看經費眼力」。我想去修福,體力不行了,我怕這來來去去奔波,這很累啊,「作福畏奔波」。哎呀,年紀大了,心力有限了,「何以度心眼」,我怎麼去度我這個正法眼呢?我這個智慧眼呢?「一句阿彌陀」。
走也阿彌陀,「行」,走路也阿彌陀,「坐也阿彌陀」。假如忙得像箭一樣,這一段「假饒忙似箭」跟天如禪師講的就一樣了,「不廢阿彌陀」,那天如禪師講「不離阿彌陀」。他說,忙得像箭那麼快速,也不要離開阿彌陀佛。為什麼?「日暮而途遠」。末學在香港佛協講臨終關懷跟念佛法門,就講日暮途遠,很多蓮友喜歡我這個講集,這個講座,「日暮而途遠」,就勸人家念佛。太陽要下山了,路還很遠,還沒解脫嘛,沒有辦法入涅槃,「日暮而途遠」。「吾生已蹉跎」,這一輩子已經都浪費掉了,「吾生已蹉跎」。「旦夕清淨心」,早晚都要保持一顆清淨心。「但念阿彌陀」,只念阿彌陀佛就可以清淨心了。那很發達的人,這些達官貴人,可能會笑我說,欸,白居易,你不要這樣好不好?早也阿彌陀,晚也阿彌陀,當官重要啦,一天到晚念阿彌陀。我以前當官也是這樣被人家笑,跟白居易一樣,「達人應笑我,多卻阿彌陀」。「達又作什麼」,那發達當大官又怎麼樣?不當大官又怎麼樣?「不達又如何」。「普願法界眾」,普願所有法界眾生,「同念阿彌陀」。
這白居易想通了,悟透了,跟我那時候離開官場心境很像,這個還是要放下,因為遲早要放下,真的是自在。我還是覺得,當時提早退休是對的。我提早五年退休,為了辦萬人念佛,二O一五年的臺灣清明中華民族萬姓先祖祭祀大典暨萬人念佛法會,第一次跟第二次二O一六年,老法師都有來。二O一六年,我還奉老法師的慈命跟江逸子老師的慈示,我辦李炳南老教授圓寂三十周年論壇,老和尚也到,清公和尚也到,江逸子老師也到,臺中蓮社出動了九個老師,出動九位老師來。我如果沒有退休,我怎麼有那個福報辦這個師公上人的圓寂三十周年論壇?人的一生,我在活的時候,我都沒有這個智慧去聽李炳南老教授的課,那就是要很汗顏了,為什麼?他代表佛陀說法,我在沉淪。幸好我覺悟得快,在有生之年還可以幫師公上人盡一點棉薄之力,辦他三十周年的圓寂三十周年論壇,與有榮焉。我修了一點點的薄福,才有這個福報,老和尚給的,雪公,雪廬老人給的。這證明選擇退休是對的。
我當時提早五年退休,在四年前提早退休,為了辦萬人念佛。跟各位報告,大概如果五年來的薪水,損失是臺幣,年終獎金都算一算,還有平常的薪水少了,一個月少了兩萬多塊,我給它算過,大概少掉兩百五十萬到三百萬臺幣。但是我現在所得到的法喜跟那一種自在,兩百五十萬買不來,三百萬買不來的。那種快樂,老和尚說,世味哪有法味濃?所以坦白說,當時要退的時候,還是有一點猶豫不決,放不下。捨不得,放不下,貪戀紅塵。現在想通了,快樂。所以真正念佛人應該如此,一天到晚一句阿彌陀佛,行住坐臥都可以念,跟我們做事不妨礙。
道川禪師又講一句法語了,他又說了,「竹密不妨流水過,山高豈礙白雲飛。」這句禪宗的法語非常地了得,很高深的境界。竹林很密,就好像是什麼?你到山上,裡面不是有竹林嗎?那竹林很密,對不對?水還不是一樣滲下去。就像我們,竹林就好像,竹林很密就好像我們事情很多,但是並不妨礙流水。你看那個水多自在,不管你竹林的形狀是怎麼樣,你那個竹林茂密到什麼程度,它水照樣穿透過去。山雖然高,山你再高,白雲照樣可以飛過去,白雲可以飛過,對它並沒有障礙。
如果依禪宗的修行來說,我們起心動念,做任何事情的時候,如果當下起了觀照,那麼當下就是,就瞭解自己這一念心。所謂身在哪兒,心在哪兒,禪宗裡面常講這樣,身在哪裡,心在哪裡,就教你提起正念。我們常常是什麼?身在哪兒,心不曉得在哪裡,就撞到牆壁了、撞到門檻,就摔倒了,這道理是這樣。所以禪宗就講說,你當下能夠起觀照,那我們是當下阿彌陀佛。如果你不能起觀照,那你即使打坐參禪也沒有用,因為你還在打妄想。一念不在,當下就等於死人了,這禪宗講的是真的直接了當,很有意思,你一念不在家的時候,你當下就相當於死人了,這很有趣。有時候講到禪宗,講很簡單,但是我們都會犯。一念不在當下就相當於死人了。所以最主要不在於你有沒有事情,是看你有沒有覺照能力,觀照的心有沒有提起來。用我們淨土的標準說,你忘了佛了嗎?你忘了阿彌陀佛了嗎?你縱使忙得像箭一樣,也不能離開阿彌陀佛。
今天學到這裡,就這句話撿起來,就夠了。如果你覺照的心能起來,那麼即使竹密也不妨礙流水過。事情再多再忙,照做。做到後來,作而無作,無作而作,有多少事情對你都沒有妨礙。什麼意思你知道嗎?你都沒有起煩惱嘛,你都沒有起貪瞋癡慢疑嘛,你都沒有起執著嘛。念佛人可以在日常生活中、做事當中去修行,這是淨土法門最方便的地方。所以黃念祖老居士在《大經解》裡面講,「至簡至易」,你只要有嘴巴,有嘴巴可以念佛,有心就可以。「至捷至徑」,它是一條捷徑,不管你是動中、靜中,行住坐臥都可以。至為廣大,不管你是聰明愚笨,不管是賢愚,不管是男的女的,不管是富貴貧窮,都可以念佛,是淨土法門最方便的地方。
再來,『生死大事』,所以今天我跟各位報告說,光這一段要講十集也沒問題,這每一個都是精華,那現在這「生死大事」也是精華。「生死大事」,這一句是出自於《師子林天如和尚語錄•卷之二》,「何謂生死事大?生不知來處謂之生大,死不知去處謂之死大」,就我們俗話講醉生夢死啦。「如是生死不是等閑戲論,譬如箇縵天網子盡大地人被他籠罩」。這個是從《師子林天如和尚語錄•卷之二》裡面摘錄出來這個原文,我們現在就好好來探討,因為佛陀講三藏十二部經典,說法四十九年,就在講這件事情,「生死大事」。
所以最近為什麼說,我對這個事情,我很耿耿於懷,就是我的家兄,就是我大哥,一個非常健康的身體,平常三點多就起來,游泳,然後再做早課,也吃素吃了二、三十年,現在是七十六歲,突然之間變成一個非常瘦的像皮包骨一樣的一個人,洗腎,每天痛苦得不得了。我最近忙著萬人念佛,比較沒有時間去。前幾天我去跟他開示,帶蓮友去跟他關懷、跟他開示。我前面先開示兩場。到第三場,我就帶蓮友去念佛了,每一場都念三十分鐘,總共念三場。我前面兩場開示,旁邊都有病人,因為兩個病人住同一間病房,有時候也不能太大聲,隔壁的會起煩惱。我先辦萬人念佛完了以後,我去跟他開示兩場,兩次。第三次,我帶蓮友去助念、開示。第四次,帶蓮友去念佛、去開示。第五次,昨天,帶蓮友去念佛、開示。我第一次就掛佛像,第一次開示完就掛佛像。第五次去,就是已經是第五次了,昨天把老和尚的播經機帶進去,佛、法、僧三寶全部到了。
很不可思議的事情,我帶蓮友去念佛,這三次,竟然隔壁那個病人出院了,三次的時間都沒有病人進來。我把播經機放好以後,教我哥哥要聽播經機,老法師的佛號,還有看老法師的淨土大經的《科註》。我最後一次念佛完了以後,請他聽播經機的時候,病人才進來,阿彌陀佛安排一個重聽的病人進來住在隔壁,你看這有趣不有趣?他重聽就不會去管你隔壁有沒有在放佛號、聽播經機,佛力不可思議。經過我這樣關懷五次,那最後三次是念佛還有說法,我哥哥已經把生死大事體悟了,他願意放下所有這些這個世間的紅塵了。他決定,因為他是道家的嘛,他修道教的。我問他,因為他是拜王母娘娘,我問他,你要去極樂世界阿彌陀佛那裡呢?還是要去王母娘娘那裡?他說,我去極樂世界。我說,那這樣就搞定了,我就說,那這樣就可以辦了。他現在都,我教他說,你病苦來的時候,就是一句阿彌陀佛。
很不可思議,帶蓮友去念佛的第一次的時候,他吐了一盆的痰出來,實在是,我們實在看了也是很不忍心,但是讓你看到這個九孔不淨,吐出來那種痰你是不敢看的。不可思議,要念佛的時候,裡面整個痰全部吐出來,連他自己都嚇到了。吐了一盆,不是一點,是一盆。昨天最後一次去跟他念佛的時候,他跟我講,可以吃稀飯了。
所以這個生死事大非常重要,我們就來談「生死事大」。禪宗五祖要傳,五祖弘忍大師要傳衣缽給六祖大師的時候,曾經對他弟子,當時他的弟子也是幾千人,對弟子說了,因為他弟子都喜歡修福報嘛,他說,「世人生死事大,汝等終日只求福田,不求出離生死苦海;自性若迷,福何可救?」你們都搞不清楚生死事大,這個輪迴的事情很重要,你們都不知道生死的可怕,不知道輪迴的可怕,你們每天求福田,都不求想出離生死苦海。你就算做善事,下一世得當富翁,享受福報又造業,到下一世,下下一世,又去惡道去了,這有什麼用呢?如果你下一世就到惡道去,那就苦不堪言,那你怎麼辦呢?「不求出離生死苦海」。你自性迷了以後,你那個福報有什麼用呢?你到鬼道去,你只是一個有福報的鬼而已。福不能救你,為什麼?福不能抵業,你必須要轉成功德。
所以生死確實是人生中頭等大事,為什麼?就像我哥這樣一樣,要必須面對死亡。所以我現在慢慢去體會說,看到我哥哥這樣,家兄這樣的話,受病苦的折磨,還有面對生死的困難,我才體會印光大師祖師說,把一個「死」字掛在額頭,就剛才講「痛念無常」。人人都要面對死亡,有一天輪到你,「我看他人死,我心熱如火,不是熱他人,快快輪到我」。講都很簡單,當你面臨的時候,才知道那有多困難,多麼不容易。
一般人對於死亡都採取什麼?呸呸呸,不要談,這個不吉祥,「採取逃避的態度」。而且說,我一定活一百歲以上的,「心存僥倖」,希望能夠長壽,他不敢說長壽不死,他「長壽晚死」,晚一點死。所以很多人都把那個他寄望他生命的時間,花費在哪裡你知道嗎?買什麼保養品啦,什麼養生的健康食品啦,什麼養生啦,譬如說登山啦。當然健康也是很重要,當然必須要去運動,對不對?要活就要動,要運動,對不對?健康啦,壽命上啦,最好什麼仙丹妙藥。
像我哥哥一樣,每天晨泳四、五個小時,他要是學我們那個,我們萬人念佛宗興律師那個侍者,王建富師兄。那天我們請萬人念佛幹部吃飯,哎呀,他講給我聽,我才感動。他六十五歲退休,現在才六十九歲而已,他念佛念到頭髮烏黑,頭髮全部變成黑色的,烏黑。他說,他每天中午吃完中飯以後,大概兩點多就不吃晚餐了,為什麼?因為他八點就要睡覺,我哥哥也是八點睡覺,他也是八點睡覺。我哥是三點起來晨泳,他是一點半起來念佛,他拜《淨修捷要》。《淨修捷要》三十二拜,每一拜再多拜十聲阿彌陀佛,等於三十二拜變成三百二十拜,拜到整個人長相去老還童,那個皮膚比年輕人還好。我問他說,你今年貴庚?他說,六十九歲。皮膚比我還好,像年輕人,頭髮變烏黑,講話不疾不徐,像老僧入定一樣。我說,你一天念阿彌陀佛聖號多少聲?五萬聲,一天五萬聲。他這個是真正健康食品,不求長壽,自得長壽。這個印光大師說,不求康寧,自得康寧。他念佛念到到家的時候,自然是健康長壽。現代人都什麼?都顛倒,去找那個健康的方法,找那個長生的方法,花很多錢去什麼,打那個胚胎,胎盤素,那還殺生,打那個胎盤素,增加他皮膚可以更年輕。很少人想要把將來來臨的死亡做好準備。
所以臺灣有一位懺公的弟子,叫鑑因法師,他講得很好,還沒有死以前,先學習怎麼死。他說他助念,我跟他很熟,他助念多少人你知道?助念三千人,我才三百而已,他三千人。他到處都去助念,鑑因法師,中國時報記者出家的,我們兩個交情不錯,鑑因法師,懺公老法師的弟子,在臺灣中部。鑑因法師就說,還沒有死亡以前,先學會怎麼死亡。你怎麼學,你知道嗎?你天天去看助念,就會了,天天去太平間,你就會了。你常常跑加護病房、急診室,保證很容易放下來,然後來求這個出離生死苦海的法門。因為人的生命是很脆弱的,隨時都可能會離開,甚至沒有辦法預告,突然間一個天災人禍,在一瞬間就奪去我們的生命了。像美國九一一爆炸案,那根本來不及準備,在空中就爆炸了,化為灰燼了,連交代都來不及。
所以面對死亡,這個無可奈何的情境,我們究竟該怎麼去面對呢?這是「生死事大」,我要跟各位來探討的。這一集真的很重要,學佛就是要學這一條。我現在先引用幾個經典,在佛教的經典裡面,我引用大乘、小乘的啦,藏密的都有啦,佛陀跟諸位大師對生死無常這一大事,有很多重要開示、
譬如說南傳的佛教經典,《經集》中說,「在這世上,人生無歸屬,不可知,煩惱而短促,充滿痛苦。幼者和長者,愚者和智者,所有的人的歸宿都是死亡。」所以俗話說,一出生就決定死亡。《箭經》裡面說,這是南傳經典裡面,「人認為『這是我的』」,我們都是這樣,我執,這是我的老婆,這是我的錢,這是我的。但是隨著死亡而消失,我的也沒有了,我的老婆、我的財產也一樣,不能跟著你去,消失了。你要「認識到這一點」,虔誠的、有智慧的人,不用去「崇拜自我」。《衰老經》裡面說,「貪求,迷戀,沉醉於愛欲,吝嗇,邪惡,這樣的人陷入痛苦時」,悲歎的說,「我們死後,將成為什麼」呢?因此,讓我們世人學會知道什麼是世間上的邪惡,讓他不要再造惡。有智慧的人就說了,「人生是短暫的。」這是引用南傳的經典。
所以看到世間人貪戀這個生存的戰戰兢兢,還有那些癌症的病人面對死亡那種恐懼。我一個蓮友她得子宮頸癌,她也是佛教徒,她跟我講什麼?她說,這位劉居士說,老師,你知道嗎?那個化療,到醫院去化療,那個地方像什麼?像菜市場。她是化身成菩薩,她在跟後面進來,後面進來的人很恐慌嘛,不要怕,不要怕,她安慰後面的不用怕。因為她在前面化療,她因為有學佛,所以她會安慰病人,她跟後面,後面進來的會怕,不用怕,不用怕。她說,你知道嗎?在做化療的時候,最需要的是什麼嗎?我不知道是什麼。她說,老師,最需要的就是衛生紙了,為什麼?要吐啊。所以各位聽到這裡,我覺得是說,我們學佛是很幸運的。
但是面對這些可憐的人,他面臨死亡,他們都在那邊「嘟嘟噥噥」地,喋喋不休,就講一句話,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是我?表示他不能夠擺脫對生存的欲望、「生存的貪戀」。這是《洞窟八頌經》裡面。
我們再來看大乘的,《佛說無常經》裡面說,「生者皆歸死,容顏盡變衰,強力病所侵,無能免斯者。假使妙高山,劫盡皆壞散,大海深無底,亦復皆枯竭。大地及日月,時至皆歸盡,未曾有一事,不被無常吞。…如其壽命盡,須臾不暫停,還漂死海中,隨緣受眾苦。循環三界內,猶如汲井輪,亦如蠶作繭,吐絲還自纏。無上諸世尊,獨覺聲聞眾,尚捨無常身,何況於凡夫。父母及妻子,兄弟并眷屬,目觀生死隔,云何不愁歎。是故勸諸人,諦聽真實法,共捨無常處,當行不死門。佛法如甘露,除熱得清涼,一心應善聽,能滅諸煩惱。」這《無常經》。我知道禪宗的,他們都會誦這個,去幫人家助念的時候,都會誦這個《佛說無常經》。我們淨土行人其實也可以誦這部經。
我那天講黃念祖老居士的《大經解》裡面講,什麼叫「一向專念」?什麼叫「發菩提心,一向專念」?「發菩提心,一向專念」,就第一個,黃念祖老居士說,第一個類型,你只有一句阿彌陀佛,一部《無量壽經》,這樣可以稱為「一向專念」。但是黃念祖老居士說,你正助必須圓融。什麼是正行?什麼是助行?你以念佛做正行,可以,應該要這樣。那第二種是什麼呢?第二種,比如說你誦「往生咒」,可不可以誦「往生咒」、「大悲咒」、《心經》,甚至拜《占察懺》?前陣子大家都,也是吵得沸沸揚揚,講得沸沸揚揚,可不可以誦《金剛經》?可不可以誦《地藏經》?很多人問這個問題,黃念祖老居士講得很好,可以。要怎麼弄?你可以誦「大悲咒」,可以讀《心經》,可以讀《金剛經》,可以持咒,但是你必須要迴向極樂世界,全部迴向極樂世界,這樣也符合「一向專念」。第三個,你所做的善事,一毫之善,以至誠心迴向極樂世界。甚至你修禪的,你只要信願俱足,求生極樂世界,也可以。你不用改念佛,你修禪的,你一樣可以到極樂世界去。這是四種,黃念祖老居士在《大經解》裡面這樣的解釋。
所以《無常經》,我們其實也可以來讀誦。《佛說無常經》裡面說,「生者」最後都還是要必須歸死,死的時候整個容顏都變衰了。身體強健的,病苦來侵襲,沒有一個人可以免除的。假使像「妙高山」,就須彌嘛,假使像「妙高山」這麼高的山,當成住壞空的時候,到空劫的時候,到壞劫的時候,還是要壞散。所以「大海深無底,亦復皆枯竭」,在整個成住壞空的這個劫裡面還是一樣,「大海深無底,亦復皆枯竭」。「大地及日月」,因緣一到的時候還是歸盡,「時至皆歸盡」。「未曾有一事,不被無常吞」。
所以壽命一到的時候,一刻都不能留,閻王要你三更去,不肯留人到五更,「須臾不暫停」。問題是你還要漂流在生死海中,隨你的善緣跟惡緣去「受眾苦」,尤其是惡緣。在三界裡面循環輪迴,就好像我們古代那個「汲井輪」,就是要打井水的時候,把那個水桶放下去,再把它用繩子拉起來,那個「汲井輪」,那個輪圈。又好像春蠶做繭一樣,吐絲完了以後,就自己把自己纏起來了,「吐絲還自纏」。我們無上智慧的,無上正等正覺的佛陀,佛陀都示現給你看,八十歲入滅。「獨覺聲聞眾」,還要捨這個「無常身」,何況是我們凡夫呢?
所以父母、妻子、兄弟、眷屬看到生死永隔的時候,你為什麼不警惕?為什麼不愁歎呢?所以要勸大家要諦聽佛陀的「真實法」。「共捨無常處」,什麼叫「共捨無常處」?這些世間都是無常,你必須要學會放下來。應該要走那個不死之門,就是解脫門,涅槃門,「當行不死門」。佛法就像甘露一樣,能除眾苦,可以讓你的煩惱,炎熱的煩惱可以消除,變得清涼。「一心應善聽,能滅諸煩惱」。
所以我們面對,我們時時刻刻憶念「生死無常」這件事情,要勉勵自己去積極的面對生命中的每一刻。講到這裡,我們就告訴各位,我們面對生死無常怎麼辦呢?什麼心態?我們要珍惜每份的因緣,我們要珍惜每一分、每一秒你的時間,老和尚說的,時間不空過。真的是分分秒秒,都比黃金還珍貴,不能讓無意義的事情霸佔我們寶貴生命的時刻。因為我們日常生活都受到貪、瞋、癡等種種煩惱的心念影響而多行惡行,少做利他利己的善行。當我們想到死亡的時候,迫在眉睫,一生營營役役、忙忙碌碌地,不斷追求名利財富,又有什麼用呢?像我們這邊有一位大企業家,身家幾百億,就在某一個大飯店應酬,下樓梯的時候,看著手機滾下來,就當場死在現場了。那幾百億也沒有用,又能帶走什麼呢?所以為這些在死的時候,對我們毫無用處的事物上浪費寶貴生命的時間,又有什麼價值呢?當死亡來臨的時候,縱使有至愛的親友圍繞在身旁,也沒有一個能夠留住亡者,或者隨同帶走。就像現在我家兄在病房一樣,到五點多,我大嫂身體也是老弱了,也必須要回家休息。所以亡者擁有大量財富,也無法買回生命,「因為我們連微塵大的一點東西都帶不走」。而且在死亡的時候,連自己的肉身也要拋棄,更何況是其他身外之物。
這幾段白話,各位不要看它是很簡單,你做不到的。很重要,很重要,死亡要學習,生命也要學習。在這個時刻,我們就是要告訴各位,唯有勤修佛法,至誠懇切念佛,《無量壽經》裡面講的,發菩提心,一向專念,願生其國,方能安然面對死亡。因為像這些修行人,他們都已經修行到清淨解脫,證得般若的境界了,他臨終就是心無罣礙,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他可以安心了。像海賢老和尚一樣,他說,我寧可死,我寧可離開,生死自在。他們這種高僧大德要往生就像什麼?就像雲遊在外面的遊子想返回家園一樣。修行到最高層次的人,他用這種愉快解脫自在的心情面對死亡。我們中等的人,只能做到不要感到心慌,就不錯了。最下等的人,不要感到追悔,啊,早知道我趕快念佛,不致於「追悔而死」。只要你能做到以上這三點,高等的人,自在解脫,面對死亡。中等的人,不要慌張,面對死亡。下等的,不要「追悔而死」,不要後悔。這樣的話,你就想到一句話,我今生已經認真修行了,我死而無憾,這樣就可以了。
如果能從現在開始去發起,你現在開始去發起那個想到觀照死亡的心,思維可能下一刻就會死去。所以老和尚說,每一次起床的時候都要想到說,今天是我最後一天。把每一天都當成最後一天,你就會痛念無常,你就會去認真學習經教,去老實念佛,「實踐佛陀的教誨,認識人生的真相」,觀察導致我們在生死輪迴中的原因,把它找出來,你的執著在哪裡?你放不下的是什麼?努力去把它修持,把它導正過來,「解脫輪迴和苦的法門」。然後最後了斷生死,甚至成就到無上菩提。
佛陀在入涅槃前曾經這樣對弟子說,「我之生命已成熟,我之壽命將盡。我將離爾等而去,獨依靠我自己。諸比丘當精勤、持淨戒及善思維,應有堅定決心及自觀心。誰能勤懇住於法與戒,則超度生命之海,而證得苦盡。」佛陀又說了,「戒定慧與無上解脫,此為喬達摩所證最著之法。智者以所知之法宣示諸比丘,導師以天眼使苦盡而證涅槃。」當然這個開示是從南傳的《大般涅槃經》裡面出來的。所以佛陀說,我的生命已經發揮到極致了,成熟了,我人生已經做到圓滿了,我的壽命也將盡了,我將離開你們而去,你們要靠你們自己。你們諸位比丘要精勤,要精進、要勤奮、要持淨戒、要善思維,要有堅定的決心,以及自己觀照的心。誰能夠勤懇的住於佛陀的般若的法跟戒上面,你就可以超越生命之海,可以超度自己生命的苦海,而證得苦盡甘來,得到解脫。戒定慧跟無上解脫是我喬達摩,就釋迦牟尼佛本人,我喬達摩所證的「最著」,最顯著的法。你們有智慧的人,應該把你們所領悟的境界告訴諸比丘,導師就必須以天眼讓你們所有的人都可以受盡所有一切的苦,最後可以證得涅槃。
各位,我們以上從探討到現在,如果你都能夠明白的話,你按照佛陀的教法,你又何畏懼死亡呢?你就可以面對死亡了。我們剛才講,高等的,自在解脫,預知時至,往生淨土。中等的,面對死亡,不要心慌意亂,不會恐懼。下等的人,不要後悔,不要追悔。這樣就非常地圓滿。
再來看下一句,『消殞』,「殞」就是死亡。
『覷』就是看。
第七十二頁倒數第三行,『只恁麼』,「恁麼」是這樣、如此。
再來,『參禪』是禪林的用語,禪宗的用語,「參入禪道之意」。禪宗的這些祖師跟門人,他們坐禪修行,在禪定中參究真理。那麼參禪應該選擇在安靜的地方,「並節制飲食,放捨諸緣,休息萬事,不思善惡,莫管是非」。《師子林天如和尚語錄•卷之二》裡面的原文是這樣,就是我們經文裡面講的,「教你參禪學道,或教你提箇話頭,或教你念佛脩淨土,令汝掃除妄想狂心,認取主人翁。」這是天如禪師原來的原文。
這個地方我們就來探討一下,因為我們都是念佛的,我們也沒有坐禪,那禪怎麼參呢?我們來看蓮池大師怎麼開示。蓮池大師說,我們淨土行人怎麼參。蓮池大師在「與嘉興朱西宗居士廣振」裡面開示,「人之處世,遇順境者,其情愉以安,遇逆境者,其情憂以危。然而順未足為幸,逆未足為不幸也。溺於意之所便,則出世之心不生,戚戚乎不得志」,「然後厭身世之桎梏,而求以出世,是故萬苦交於前,但以正智觀察,苦從何生?從身生。身從何生?從業生。業從何生?從惑生。因惑造業,因業成身,因身受苦。但能破惑,一切空寂。敢問所以破惑之方?只須就本參話頭上,理會念佛的是誰,捉敗此疑,諸惑皆破,思之毋忽。」
這一段就是剛才我們提到參禪,你就參念佛的人是誰,誰在念佛。蓮池大師說,人在這個世間,有時候遇到順境,心情愉快,感覺很心安。可是遇到逆境,心情就很憂愁,感覺很危險。然而你得到順境,也不要太高興,自己認為很幸運。你碰到逆境,也不要覺得說世界末日,感覺自己很不幸。他說,不用。最怕是什麼?最怕是你自己心裡,你的心念沉溺下去了,你的心沉淪下去了,你自己的出世的心生不出來。什麼叫出世的心?想要求解脫的心生不出來,我們用淨土的話說,你想去極樂世界的心生不出來,信願生不出來。所以「發菩提心,一向專念」,「發菩提心」就是信願,「一向專念」就是持名。
所以蓮池大師說,你出世的心生不出來,一直在憂愁的是你不得志。你要去思維,事實上參禪就是,你要一直去開始不斷的去思維,然後你才覺得說,這個身體,這個身,這個業報身簡直像「桎梏」,就是像枷鎖一樣。有這個身,想要得到欲望,想要得到享受,想要得到好的生活,想要怎麼樣,想要功成名就,你為這個身,變成這個身所奴役了,這個身就是你的枷鎖,你沒有辦法求出離。所以在萬苦交迫的時候,你要用般若智慧觀照,苦從哪個地方來?從身上身體生的嘛。你想什麼?想要吃得更好,睡得更好,住得更好,穿得更好,用得更好,你要滿足這個身體的欲望。你要知道這個苦從哪裡來?從這個身體生出來的。那身體從哪裡生出來?「身從何生」呢?從你的業障嘛、你的習氣嘛,「從業生」,從你的無始劫來,這些阿賴耶識裡面這些習氣生出來的嘛。「業從何生?」從迷惑顛倒生出來,從無明生出來的。
「因惑造業」,因迷惑而造業,因造業而成了這個果報身。因身而受苦,因有這個果報身,有這個業報身去受苦。如果你能夠這樣不斷不斷的把這些煩惱破掉,最後回歸到清淨,「一切空寂」,回歸到清淨,老法師說,回歸到自性。「敢問所以破惑之方?」怎麼去把這個煩惱斷掉呢?只須要「就本參話頭上」,去搞懂念佛是誰,這樣就好了。你把這個疑惑打破了,其他煩惱全部打破。蓮池大師說,好好去思維,不要疏忽了。這個是蓮池大師講參禪怎麼參,要這樣去參,才會成就。
再來,『大丈夫』是「指成年男子,或諸根圓具之男子。《止觀輔行傳弘決》卷二之二謂,人中之最勝者為丈夫。」「大丈夫」在《華嚴經探玄記》裡面講,有四個意義,「自正、正他、能隨問答、善解因緣義」。在《瑜伽師地論》裡面也有記載,丈夫有七個義,「七義」,「長壽久住、妙色端嚴、無病少惱、非僕非女非半擇迦、智慧猛利、發言威肅、有大宗業」。小乘的七聖,「稱七丈夫或是七士夫」。佛有「三十二相」,裡面有一個「大丈夫相」。所以佛又稱「人中之雄」,「故稱大丈夫」。
好,最後剩下一點時間,我們就把這段的白話把它講完,這樣做一個了結。白話解說:
元朝姑蘇師子林天如禪師說,佛祖出現於世間,就是為了我們諸位每個人腳底下都要走過的這一段生死大事,也就是所謂的生不知從何而來、死也不知往何處而去的這個問題。如果就這樣迷迷糊糊地生死,整個大地眾生都是在無明的籠罩中。自古以來,沒有一個人不被生死苦海所吞沒。暫且不要說從前,就只說從你出生以來,回想十幾二十年前,親戚朋友就不知死去多少人。暫且不要說他人,就只說自己,現前由地水火風四大所合成的這個肉身,就已迷惑錯認為是真我,從早到晚對它種種愛護,用種種東西資養,但這個色身卻是在剎那間變化,老化消失,漸漸地衰弱。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如臘月三十日的人生終點,只覺得此時在面臨死亡的恐懼,總是手忙腳亂,好像落入熱湯鍋裡的螃蟹一樣,平時英雄豪傑的氣概結果都到哪兒去了呢?或者是人死了之後,形體和色澤都已變壞,汙穢的屍體臭氣逼得使人難受,雖然有至親骨肉在旁,這時候也不肯正眼看我一眼,平時的恩愛情義此時又到哪兒去了呢?
因為這個緣故,所以祖師就說,人只要一口氣不來,便和灰塵土壤一樣。前途茫茫,不知要往何處。就是這樣死了把它燒掉,身體這樣已經夠可憐了,更何況神識還要隨著所造的惡業去受報應,這才是最要緊的事情。什麼叫隨業受報?你平時所做所為,沒有一樣不是業。只要有業一定會有果報。果報隨者業力,就像影子隨著身體一樣。這個身體既然死了,你那個識神可能會墮入地獄,或者是墮入餓鬼道,或是畜生道,隨著所造業輾轉在六道中輪迴,受盡無邊的痛苦。這個是受報的境界,那個是生死的業識根本。『業根』就是在你當下一個念頭。你從無始以來,由於貪瞋癡,使得自己產生無明煩惱,使得心念變得狂妄,當接觸情境,遇到因緣,就隨著外在的聲色去起舞追逐,把自己的心念弄得混亂不堪,無業不去造,這就是我們生死輪迴的根本現象。
所以每想到生死這件大事,連鐵漢也覺得莫可奈何。也因此佛祖才廣運慈悲心,大發悲憫情,教導你要參禪學道,使你能夠掃除狂妄的心,認識本性的主人,知道父母未生之前本來的面目。所以要趁著眼睛還明亮,身體還健壯的時候,努力修行,好做一個清淨的解脫人,這在生命臨終的時候,會讓人受用無窮,生死大關障礙不了你,所以生死自在,來去自如。這叫做『了生脫死』,也就能夠稱為「大丈夫」。
今天因為這段的內容非常豐富,我們也把重點都能夠發揮出來,希望各位能夠得受用。
所以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只能講到這裡。如果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