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21集
第21集

感应篇汇编第21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一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8/04/21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21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我們看經文,【..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6-23 06:46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21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21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一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8/04/21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21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我們看經文,【又有三台北斗神君在人頭上,錄人罪惡,奪其紀算。】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第七十九頁。
在還沒有解釋這一段經文以前,我們有幾句話來跟各位同學說明。我們在前兩集,我們都分別跟各位報告,就是「算盡則死」這一段開始,元朝姑蘇師子林天如禪師的,他所開示的「生死大事」,還有明朝杭州雲棲蓮池大師所作勸世的歌,還有宋朝顏丙《普勸修行文》,這三位高僧大德他們的開示非常地重要。尤其是「生死大事」,這三篇都跟「生死大事」有關。諸佛菩薩以一大事因緣,開示悟入眾生佛知佛見,這是佛陀到這個世間的本懷。所以瞭解「生死大事」,就是出三界,了生死,也就是我們常講的了生脫死。但是因為時間的關係,包括今天這一集,在三集裡面,其實我們都沒辦法充分的發揮。
譬如說,在「算盡則死」裡面,宋朝顏丙《普勸修行文》裡面的一段,講我們這個身體,他說,「此身無可愛惜,諸人當願出離。」這個就什麼?要破身見,要放下我執。你破身見就是初果須陀洹了,圓教來講的話,就初信位菩薩,「諸人當願出離」。「如何迷昧底,尚逞風流,懵懂漢猶生顛倒?」這是指凡夫迷惑顛倒。「或有骷髏頭上,簪花簪草;或有臭皮袋畔,帶麝帶香。羅衣罩了膿血囊,錦被遮卻屎尿桶。用盡姦心百計,將謂住世萬年。不知頭痛眼花,閻羅王接人來到;那更鬢斑齒損,無常鬼寄信相尋。箇箇戀色貪財,盡是失人身捷徑」。這個就是形容我們眾生迷惑五欲六塵,執著這個身見。認為可以「住世萬年」,這就是眾生的常見。「無常鬼寄信相尋」就是無常大鬼不期而到、不期而至。「日日飲酒食肉,無非種地獄深根。眼前圖快活一時,身後受苦辛萬劫。一旦命根絕處,四大風刀割時,外則脚手牽抽,內則肝腸痛裂」。像這一段經文,就可以讓我們好好去深入。還有下一段的,我們看顏丙居士這下一段,「離八苦得八自在」,「移六賊為六神通」。像這個我們都沒有充分的發揮。
所以我想說,等我補講二十三集完了以後,我想說,《感應篇彙編》我再特別講四集,那我們就把它定名為《感應篇》特別一集、二集、三集、四集。因為我們補講的這個《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三集,首播是在二O一八年七月一號,七月份的第一週。那麼另外七月份還有四週,我們想用這個《感應篇》特別一集、二集、三集、四集,來做為七月份的全球首播的節目。因為學人要講的這個《安士全書》陰騭文第一集,應該會在八月五號,第一個週日,全球首播。所以在這邊我先做這樣的一個預告。
我們看今天要討論的經文:
【又有三台北斗神君。在人頭上。錄人罪惡。奪其紀算。】
我們來看這段經文的字句解說:
『三台北斗神君』就是,「三台」是星名。在《晉書•天文志》裡面記載,「三台六星,兩兩而居,起文昌,列抵太微。一曰天柱,三公之位也。在人曰三公,在天曰三台,主開德宣符也。西進文昌二星曰上台,為司命,主壽。次二星曰中台,為司中,主宗室。東二星曰下台,為司祿,主兵」。這個是「三台六星」。另外在這個經文裡面,北斗,共七星,在太微之北,以居北而似斗得名,又稱七政星。《隋書•天文志》裡面,「七政星明,其國昌。不明,國殃。斗旁欲多星則安,斗中少星則人恐上,天下多訟法者。」北斗星又叫「七政星」,如果它很明亮,表示這個國家國運昌隆。如果不明亮的話,表示這個國家會有災殃。北斗星旁邊如果很多星星,就表示平安。斗中如果星星少的話,則恐怕皇帝這邊,朝廷會有大事發生,天下會有很多的「訟法者」,就是會有很多治安不安寧,很多訴訟的事情。
再來『紀』,「紀算」的「紀」,「紀」就是十二年為一紀。
『算』是百日。
這一段經文的白話解說就是說:
還有三台星和北斗星的主管神君,經常在人的頭上,記錄人所犯的罪惡情況,按其所犯過惡事實輕重,給予減算或削紀不等的報應。
好,我們看八十頁第一段經文:
【此一節。言人之一身。行住坐臥。皆有鬼神鑒察也。三台六星。上台司命。中台司福。下台司祿。主人生死壽夭。北斗乃紫極都曹。為天地日月江河海之元。合陰陽木火土金水之德。宣威三界。統御萬靈。斡旋氣運。斟酌死生。人有罪過。錄入惡籍。量度重輕。奪其紀算。紀。十二年也。又管輅曰。南斗注生。北斗注死。凡人受胎。皆從南斗過北斗。若有祈求。宜向北斗。又七真曰。吾每月初三。又二十七日。必一下降。受人醮祭。察人善惡。又業報因緣經曰。七星之氣。常結為一星。在人頭上。去頂三寸。其人為善則光明。為惡則光暗。大善則光愈著。大惡光滅沒。人不見而鬼神見之。今曰在人頭上。錄罪奪算。詢非誣矣。】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司命』是星名,乃文昌的第四星,主壽,有「主舉過、行罰、滅不祥,又主死亡」。又稱灶君,我們民間說司命灶君,就是這一座星。祂主人的壽命,或者人有過錯,或者是受到懲罰,或者降不吉祥,或者主死亡,是司命灶君。
『司福』,星名,在典籍中稱司中,為文昌的第五星,主宗室,又主生。
『司祿』,星名,為文昌的第六星,「主兵,所以昭德塞違」,又「主增年延德,又主掌功賞、食料、官爵」。所以司祿是主管你的福報、你的功賞,還有你的飲食,你的地位、官位。這個是「司命」、「司福」、「司祿」。
再來,『北斗乃紫極都曹,為天地日月江河海之元』,「紫極」是星名,道教稱天上仙人所居的地方。「都曹」,「都」是統領、統率。「曹」,分科辦事的官署或部門。北斗七元星君,「北斗居天之中,為天之樞紐,斡運四時」,就春夏秋冬。「凡天地日月,五星」,水、木、金、火、土五大行星。「列曜」,群星,星宿。「六甲」是星名,可以分陰陽而配節候。二十八星宿,「諸仙眾真」,上自天子下及黎民百姓,壽命福祿,貧賤富貴,「生死禍福,幽冥之事,無不屬於北斗之總統也。人若誠心啟祝,叩之必應」。
再來,『宣威』是宣揚威力。
『斡旋』,運轉、扭轉,或者是主導操控。
『管輅』是三國的魏國的術士,三國時代魏國的術士,我們說曹魏、曹魏,就魏國的術士。字公明。「應清河太守華表召為文學掾」,就是佐助的意思,等於助手。「官至少府」,就是縣府裡面的一個官職,叫縣尉,「少府丞」。他年幼的時候喜歡天文,等到長大以後,他精通《易經》與占卜。據說管輅他知道自己的壽命不會超過四十七、四十八,結果他真的四十八歲那一年死掉。他自己可以知道,他自己什麼時候會死。
『南斗』是星名,即斗宿,有星六顆,在北斗星之南,形狀像斗,故稱「南斗」。「南斗」,我們剛才講,南斗主生,北斗主死。
『七真』是「道教稱北斗七星為七元解厄星君」,亦分別賜名為貪狼、巨門、祿存、文曲、廉貞、武曲、破軍。所以你算紫微斗數,這幾個星宿都會出來,尤其是貪狼、巨門、文曲星,還有廉貞、武曲、破軍,這都很重要的星座。
『醮祭』是道教設壇祈禱、祭奠的一種儀式,他們道教的儀式。
『詢』,確實,這個意思。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這一節裡面,是在說明人的一身無論在行住坐臥,都是有鬼神在鑑察、考察。三台六星中的上台叫司命,中台叫司福,有叫司中,下台叫司祿,乃主掌人的生死長壽夭折等事。北斗乃紫極星的都曹,為天地日月江河海的根元,聚陰陽二氣及木火土金水五行之盛德,宣揚威信於三界之中,統御著千萬的生靈,掌理整個氣運,調適生死大事。世人犯了罪過,就將它記錄在行惡的冊子上,衡量所犯的輕重,奪其壽命的多寡。紀就是十二年。
又三國時候的管輅說,南斗星主管生,北斗星主管死。凡是人受胎都是從南斗星注定,然後移過北斗星掌理。如果有所祈求,應向北斗星祈求。又七真說,我們在農曆每個月的初三日,以及二十七日,一定有一個星君下降人間受人祭拜,並鑑查人間的善惡。又《業報因緣經》說,七星的氣團,經常聚結成一星,在人的頭上,離頭頂有三寸。如果這個人行善,就出現光明。如果行惡,其光就暗淡。大善人其光愈明亮,大惡人其光即消滅。凡人是看不到的,然鬼神卻可以看到。現今說,在人的頭上,記錄罪行,以奪取壽命,的確一點也不假。
那麼這一段裡面有一段很重要的經文,就是『在人頭上,去頂三寸。其人為善則光明,為惡則光暗。大善則光愈著,大惡光滅沒,人不見而鬼神見之。』這個我們以前就有聽過長輩或者有修行的人都會說這樣。像我們念佛人念得真的功夫到家的話,有四十里的光明,就跟這個講的一樣。有二十五位善神會護念你,如果你持戒持得很好,念佛念得很好,有二十五位善神。這些善神都是光明的,有四十里的光明護念著這位真修行人。這個是真實的故事,不是古代傳說。
老法師怎麼說呢?第一點,老法師說,人人身上都有光,光明大小顏色不一樣。我們住的地球是人鬼雜居,就是我們這個地方是五趣雜居地,凡聖同居土。我們的講堂裡面,像我們孝廉講堂,每天都讀《無量壽經》,禮拜一到禮拜五,每天有十幾位老菩薩在這邊恭誦《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從二O一O年到現在,也八年了,每天都是這樣精進用功。什麼是最好的光明燈呢?你自己的自性光明。你每天念《無量壽經》,就是跟阿彌陀佛見面。你每天念佛,就是發信號給阿彌陀佛。如果你是發菩提心,一向專念,你是用真誠恭敬心來念這句阿彌陀佛,誦《無量壽經》,那你就可以跟阿彌陀佛無障無礙,光光相照,那個信號就接通了,就像我們打手機一樣。
所以老法師說,我們的,老法師是講,他講經的佛堂,老法師說,我們的講堂裡面,人在聽經,許多鬼神也在聽經。這個是事實。老法師在新加坡居士林講《華嚴經》、《地藏經》,那邊的眾生就附體要求在餐廳、齋堂架電視機,放老法師講的《地藏經》。我在一九九八年有帶團到新加坡居士林去參學一個禮拜,那時候,我跟老法師還有李木源居士在一起用餐的時候,老法師就有講這個故事給我聽,說那邊的眾生要求放《地藏經》。那為什麼會在齋堂呢?在電視機上播放呢?因為有請祂們到佛堂、到念佛堂,他們說,佛堂的燈光太亮了,就是佛陀那個佛光太亮了,祂們進不去。祂們說,念佛堂的光太亮了,太強了,祂們進不去。就跟這裡講的一樣。許多鬼神也在聽經,你們的肉眼看不到,除了能看得見的這麼多同修,鬼神在這個地方聽經的數量,比我們肉眼看到的人還要多,不曉得要超出多少倍。
第二點,老法師說,通常出家、在家這些大德講經,都有鬼神來聽,我們凡夫肉眼看不到,有天眼通的人,他能看得到。真正修行人,能夠信解,能夠依教奉行,他得到諸佛護念,得到一切菩薩、善神護持與尊敬。真正修行人,我們凡夫不認識他,往往還瞧不起他。鬼神有他心通、有天眼通,見到他不敢不尊敬,為什麼?他一心向佛,身上放的光不一樣。也就是說,真正修行人在你面前,你可能不知道他是真修實證的修行人。譬如說,像海賢老和尚,他跟一般的出家人好像也沒有什麼差別,但是他是一個開悟的聖人。老法師說,他是六祖大師的化身,你相信嗎?你沒有慧眼,你就看不出來,你沒有正法眼,你看不出來。慧眼見真,你沒有辦法看到這個真正的修行人。我們凡夫不認識他,我們凡夫障深慧淺,業障重,往往還瞧不起他。
所以以前淨土宗的第六祖永明延壽大師的護法錢俶王,就是在永明延壽大師還沒有出家前,他的國王。永明延壽大師是一位稅務官,因為他心地非常慈悲,要搶救物命,他的錢都用完了,暫時用公款買物放生。後來錢俶王因為有人檢舉永明延壽大師挪用公款,就判他死刑。但是錢俶王有交代那個劊子手,說如果這位稅務官要砍頭的時候,驚慌失措,那就砍下去。如果面不改色,那刀下留人。永明延壽大師當時講一句話,他說,哎呀,我一條生命換無量無邊的生命,這麼多生命,值得、值得、值得。後來刀下留人了。那後來他也出家了,錢俶王變成他的護法。所以你看在永明延壽大師的著作裡面,錢俶王有寫序文,在《宗鏡錄》裡面,這位護法國王有寫序文。
當時錢俶王就辦了一個齋會,首席長老的一個位子空下來,大家都很客氣,哎呀,讓你先坐啦。結果一個穿得邋邋遢遢的和尚就進來,二話不說,嘣,就坐下去了。那開始就應供了。應供完了以後,錢俶王就問永明延壽大師說,今天有沒有古佛來應供?永明延壽大師說,有啊,定光古佛來應供说定光古佛來應供。不得了,哪一位啊?他說,就是那一個穿得邋邋遢遢那個,坐在首席長老那個位子,嘣,就坐下去那一個,那耳朵大大地,不知道他是什麼名字,那應供完以後他就離開了。他就到處去打聽了,知道這位大耳和尚住在哪一座山裡面的一個山洞裡面,他就去找,找到了。
找到以後,他身分暴露了,他就必須要圓寂。他圓寂前講一句話,他說,彌陀饒舌,彌陀饒舌。你這個永明延壽大師,你洩露我的身分。這國王說,诶,彌陀饒舌,永明延壽大師就是阿彌陀佛啦。趕快回來,剛好跟國王的一個部下差一點撞到,那個部下來通報國王說,永明延壽大師剛剛圓寂。永明延壽大師也知道他身分暴露了,被大耳和尚講出來了,他也必須要圓寂。所以我們現在的阿彌陀佛聖誕,十一月十七日,阿彌陀佛聖誕,就是永明延壽大師的生日,所以我們就是十一月十七日就定為阿彌陀佛聖誕。那換句話說,永明延壽大師也是阿彌陀佛再來的。
這就是什麼?真正修行人,我們凡夫不認識。那個大耳和尚穿得邋邋遢遢,誰看得起他?往往都還瞧不起他。鬼神有他心通,祂有天眼通,因為什麼?他旁邊有光,鬼神看到旁邊的光。所以你真正有修行,你到太平間、到加護病房,你到車禍現場,這個我很有經驗,都是仰仗阿彌陀佛的願力、仰仗地藏王菩薩的威德加持,我們才有辦法。不然我們業障這麼重,習氣這麼多,毛病這麼多,我們怎麼能夠擔待這些眾生的業力?都是佛菩薩給我們加被的。
所以往往我跟亡者或是病人長跪說法,一跪都是跪兩個小時的,那感應道交,感應不可思議。我在講課裡面講很多故事,那昏迷一個月的師大附中的一位老師,我去跟他開示以後,第二天醒過來。昏迷一個月,醫生都沒辦法解釋說,他為什麼昏迷一個月?然後沒辦法斷氣,那為什麼又醒過來?不知道。這是佛力加持,阿彌陀佛的加持。那一位文化大學副教授的媽媽,氣切七年了,我去跟她開示,要她放下情執、放下瞋恨,對丈夫的瞋恨、怨恨,請這位副教授誦一部《地藏經》做助緣。我說,看看你媽媽明天早上六點半能不能捨報?诶,第二天早上,真的六點半捨報,佛力加持。
所以這些,你說醫院啦、加護病房啦、太平間啦,有沒有眾生?當然有眾生啦。但是這些鬼神,祂有他心通、有天眼通,祂知道你是個正信的佛弟子,你是正知正見,你持戒念佛,你有發菩提心,祂們會護念你,祂見到你,祂不敢不恭敬。老法師說,見到這位有修行的人,真正修行人,祂不敢不尊敬,為什麼?因為這位真正的修行人一心向佛,身上放的光不一樣。
第三,老法師說,實在講,每一個人、每一個眾生,身上都有光,只是我們的心不清淨,看不到。如果心地清淨,我們能看到每一個人的身光。人人身上都有光,光明大小不一樣,顏色不一樣,最好的光是金光。你念五欲六塵,你身上的光是灰色的,這個我來做證明。我在香港佛陀教育協會見到一位前任韓國總統的御醫,他透過幾位居士的介紹到香港佛協去。那他有一臺機器專門就是,韓國那個總統,他幫他照顧身體。那個機器很奇怪,就是十個手指頭放在那個像一個電腦一樣的儀器上面,它先測你沒有念佛的時候是什麼個樣子,那它會有光譜出來。我的光還不錯,我測出來的那個光譜還不錯,很好。那你經過念佛以後,那光又不一樣,念阿彌陀佛,他叫你念阿彌陀佛,念十聲,那現出來的光譜又不一樣。
那我在旁邊看,很多居士,師兄師姐下去測,有些現出來的光是綠色的,那當然不理想。有些是深黑色的,有些是墨綠色的,那都不是很理想。另外一方面,也告訴你說,你身體上有變化,身體上有狀況,也就是你的身體,這個身體的身心狀況有問題,你身上有病氣,那測出來就是不一樣。所以老法師說,你念的是五欲六塵,你身上的光是灰色的。你念阿彌陀佛,你身上的光就放金光,這個我相信,因為當時現場表演的,確實如此。這全看你自己的心念。真正修行人大慈大悲,身心清淨,他的心念一轉,金光就現前。所以當時我聽那位韓國前總統御醫講一句話,他說,因為他是講韓國話嘛,他說,黃老師,你很慈悲。他透過翻譯跟我講,他說,你對所有眾生都很慈悲。我說,這個我相信你講的話,確實如此,我對所有眾生都慈悲。不管老人小孩、蠢動含靈,我都慈悲。所以你大慈大悲,身心清淨,你的心念一轉,金光就現前。它放的光不一樣,我們肉眼看不到,鬼神祂看得到。
以上是老法師對於我們身上到底有沒有光,「人為善則光明,為惡則光暗」,老法師做這樣的開示,增長我們的信心。
好,看下面這一段:
【唐婁師德。高宗朝。勳隆寵優。一日晨起。忽見星官謂曰。汝曾誤殺二命。罪當奪紀。星光將盡矣。其日隨即神昏。因告人曰。我一生謹慎。只因誤殺二命。今遂早死一紀耳。未幾果卒。張拱辰曰。婁公夙稱明恕。為唐重臣。尚不免於奪紀。況常人造惡多端乎。可不慎哉。】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婁師德』是唐高宗、武則天時候的大臣。他弱冠的時候,「以進士及第」,「授江都縣尉」,後來「累遷」到,就是升官到監察御史。在唐高宗的時候,朝廷招募猛士抵禦吐蕃,婁師德他自告奮勇的,「以文臣應募」,就是他以文臣來遭受皇帝的招募,帶領部隊西討吐蕃,「屢有戰功」。「出將入相」,總邊任前後三十餘年。他個性以「謹慎忍讓聞名」。
『高宗朝』就是唐高宗李治,他是唐朝的第三代皇帝,唐太宗李世民的第九個兒子。他在唐貞觀二十三年五月,唐太宗去世,李治即位,是為唐高宗,當時他才二十二歲而已。次年改元永徽。在顯慶末年,唐高宗他患了「風眩頭重」,就頭會暈,「風眩頭重」。「目不能視」,眼睛看不到。很難「操持政務」,沒有辦法治理國政了。他的皇后武則天,皇后就是他的夫人,武則天「得以逐漸掌握朝政」,朝廷內外稱他們為「二聖」。從此武則天成為掌握實權的統治者,唐高宗處於大權旁落的地位。在弘道元年,唐高宗去世。
『勳隆』,「勳」就是功勛、功勞。「勳隆寵優」,功勞盛大,備受皇上的優厚寵愛,這個叫「勳隆寵優」。
『明恕』是明信寬厚、明察寬大。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唐朝的大臣婁師德,在唐高宗的時候功勳盛大,極受皇帝的寵愛。有一天早上起床,忽然聽到星官告訴他說,你曾經錯殺了兩條人命,所造之罪要減壽十二年,你的星光就快要熄滅了。當天婁師德的神識隨即昏昏沉沉,因而告訴他人說了,我一生行事謹慎,只因為誤殺兩條人命,所以今世要早死十二年。過沒多久,果然就死了。張拱辰說,婁公平時一生為人尚稱英明寬恕,是唐朝的重要大臣,尚且不能免除奪紀的處罰,更何況平常人作惡多端呢?看到婁師德的例子,能不小心謹慎嗎?
好,這一段,「又有三台北斗神君在人頭上,錄人罪惡,奪其紀算」,這一段雖然看起來它是道家的,「三台北斗」這是道家的,經典上所記載這些三台的星宿的神君,北斗神君、南斗神君,這也都是道家他們的,道教他們的說法。但是我們不能夠說,因為是他們道家的說法,我們就生起不恭敬的心或是不相信的心,這樣是不對的,一切都是上天、佛菩薩的方便施設。我們上一回有提到,上一集裡面我們也有提到顏丙他的開示,他講,儒釋道是一體的。
所以這一段,「又有三台北斗神君在人頭上,錄人罪惡,奪其紀算」,老法師怎麼開示。我們來看看老法師怎麼開示?
第一點,老法師說,這一句是說人無論在什麼時候,不論在什麼個地方,你的一舉一動、你的起心動念都有鬼神看到。鬼神當中還有專門鑑察世間人的善惡,你的心善、行善,祂有記錄,你心惡、行惡,祂也有記錄。換句話說,天地鬼神那邊有我們一生的起心動念,一切造作的完整檔案,比我們世間人警察局、調查局,記錄還要清楚。這是很可怕的,我幹過警官我知道。我們以臺灣的警察來說,我們刑事警察局有八號分機,所有的刑事資料,那邊都有檔案記錄。我也管過戶口,我們警察系統裡面都有戶口的口卡、戶政的口卡。我們只要調口卡,就可以看出這個人他不管搬到哪個地方,他所有的犯罪記錄都有記錄下來。但是天地鬼神所記錄的,不僅僅是惡的記錄,還有善的記錄。所以老法師說,如果我們明瞭這個事實真相,怖畏之心自然就生起來了,對於自己的心行一定會檢點。
第二點,「三台北斗」,這是說四尊神明,在中國民間道教供奉的,上台管人的生死,中台管人的福報,下台管人的祿命。要用現代的話來說,下台是管財富,中台是管社會地位,上台是管命運,一個人『生死壽夭』、富貴窮通,都有鬼神在掌管。我們要問,這些人有沒有權力主宰我們的生死禍福呢?說實在話,祂們沒有權力主宰,但是祂們管轄這些事情。吉凶禍福是我們自己定的,祂們來執行。就像人間的警察一樣,法律是定好了啦,你遵守法律,警察不會來抓你,你不遵守法律,你交通違規,警察就來抓你,一樣的道理嘛。就像我們世間一樣,類似警察局、調查局這些機構,人要行善,祂們呈報上去獎勵。譬如說,表揚好人好事。人要是造惡,祂們報上去執行懲罰。祂們是鑑察執行的單位,並不是主宰。真正的主宰是我們自己,所以命運是自己造的,自作自受,這個道理與事實我們都要清楚、都要明瞭。所以我在講「明因果,解業力,幸福圓滿人生」,我就常常引用說,講那麼多年的因果,我跟老法師報告,我說,命運是由業力來的,業力是由因果來的,因果是由心念造成的。所以心念決定因果,再決定業力,再決定命運。所以金山和尚說,要相信業力,不要相信命運,不要相信算命的,要相信業力。那跟老法師講這個講的道理是一樣,自己的命運是自己造的,自作自受。
第三,縱然造一些罪過,前面曾經說過,只要你知過能改,天地鬼神不會懲罰懺悔改過的人。至於佛菩薩更加慈悲,對於造惡墮落惡道的眾生,依舊是以慈悲心看待,那是聖人。鬼神還是凡夫,情執還沒有放下,看人行善祂歡喜,見到人造惡祂厭惡,祂是凡夫。我們今天也是凡夫,以我們自己的心情去度量這些天地鬼神,也能夠略知一二。
第四,北斗星君,在道教還有南斗星君,南斗主人生,北斗主人死,主就是主管。人到人道來投生,南斗星君祂來記錄,這些資料留在哪裡?人的壽命死亡的時候也有記錄,北斗星君管這個事情。俗話說,如果人有所祈求於神明,應當要向北斗。這些天地鬼神常常輪流降臨在世間,祂們降臨有一定的日期,大概每兩個月會來一次,或者來兩次,幾乎都是有一定的。好像祂們的巡察,什麼時候到某個地區去巡察,兩個月來一次,這是用中國過去的甲子,六十是一周的甲子。那六十是兩個月嘛,兩個月是六十天嘛,六十是一周的甲子。所以至少每兩個月,祂們會來一次。
第五,《業報因緣經》裡面說,「『七星之氣,常結為一星』,在人頭上,去頂三寸。」這就是我們中國古時候人講的,舉頭三尺有神明,經上講,不是三尺,是「三寸」。舉頭三尺有神明,那三尺很高,但是經上講是「三寸」,這裡講,「去頂三寸」,「在人頭上,去頂三寸」。一個人心地善良、行為善良,這個人頭頂上有光,光的大小不一樣,色彩也不一樣,人見不到,鬼神見得到。現在有一些修禪定的人能見到,心地清淨到某一個程度的人也能夠見到。還有一些像練氣功的人,氣功也是修定的一種,他也能夠見到。光的顏色最好是金色的,其次是黃色的,最不好是灰色的、黑色的,到黑色的這個氣,人的壽命差不多將要盡了。他們叫做氣,在佛法裡面講叫光。由此可知,人不能不修善。
第六,老法師說,人生實在是苦短。當年老法師從香港回來臺北,他想一想,第一次到香港是一九七七年,第一次老法師到香港在那邊住了四個月,講《楞嚴經》。當時邀請老法師的是聖懷長老、謝道蓮居士。這聖懷長老,末學有印象,他是倓虛老法師的徒弟,他法相莊嚴,稍微有福態,個子不高。他是我在華梵大學受在家菩薩戒的時候三師之一當時老法師在講這一段經文的時候,老法師說,聖懷長老現在還在,那麼謝居士已經往生了。老法師說,當時許許多多當時在一起共修的同修們,一大半都不在了。這個我們看我們大學同學啦、高中同學啦、小學同學,也是這個意思。同學會的時候,有些人都已經走了。一樣的道理,人生就像一場夢一樣。過去他們居住的,老法師說,這些接待他的居士,他們都是住香港上等高貴的住宅區,老法師都去過了,現在大樓還在,主人換人了,所以使我們深深感觸到無常迅速。
老法師說,自己也一年比一年衰老。老法師講這個的時候,那時候是在新加坡嘛,那是一九九八年嘛,大概是三十一年前,喔,不,二十一年前。那麼老法師今年九十二歲,二十一年前等於老法師那時候幾歲?七十一歲,人生七十才開始。老法師說,老法師那時候就感受到說,哎呀,自己一年比一年衰老了。老法師說,他剛到臺灣的時候,他的同學,老法師的同學差不多將近有兩百多人,老法師說,現在剩下來大概五十個都不到。所以華藏衛視,老法師如果到華藏衛視去,陳總裁都會安排老法師的小學同學跟老法師見面,我也去參加過這個聚會,到現在八、九十,能還見得到,稀有難逢,人生一大樂事。所以師父一看到這些老同學,都是笑呵呵地,看了很感動。人到這種情形,感觸就深了。所以,寸金難買寸光陰,真的,時間寶貴,生命寶貴,不能夠浪費虛度,要把握當下。
第七點,佛說得好,「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為什麼我們還造業呢?為什麼還迷惑呢?對這些道理,雖然我們常常讀書、讀經、研教、聽經,當然包括念佛了,但是總抵不過世間的名聞利養,抵不過世間的財色名食睡的誘惑,抵不過就造業了。業是跟著你走的,你造作善業,你有善報。你造作惡業,那就是惡報,那就有惡報。善惡報都不是鬼神加給我們的,也不是佛菩薩給我們的,也不是上帝,也不是閻羅王給我們的,一切吉凶禍福全是自己造的,自己自作自受,「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只有真正明白這個道理的人,瞭解事實真相,心才平靜,縱然遭遇一切災禍也不會怨天尤人,受到別人的侮辱、陷害,也不會埋怨於人,知道這些都是因果報應。我過去不得罪人,今天別人就不會得罪我,這個把它記起來,我過去不得罪人,今天別人就不會得罪我。我過去沒有陷害人,今天別人怎麼會陷害我呢?
所以有一次,我兒子在大學的時候,他在讀大學的時候,他是學生會的會長,招集他們的學生幹部開會。他有一天打電話給我,他說,爸爸,我的Mac筆電丟掉。因為他是學設計的,那Mac很貴,一臺五六萬塊臺幣。他說,爸爸,我的Mac電腦被同學偷走了,他說,爸爸你趕快來。那時候我還在當副分局長,我開著車。他說,爸爸你趕快來,我準備去報案。他們的大學對面就是派出所,那他媽媽先趕過去陪伴他。那我就在等紅綠燈的時候,我就把地藏菩薩金卡拿起來祈禱,我跟地藏菩薩祈禱說,地藏菩薩,希望你威德加持,希望兒子他心愛的Mac電腦,設計電腦,能夠失而復得。我只這樣祈禱而已。我就用電話跟我兒子說,我說,兒子,你先不要報案,你過去生沒有偷別人東西,你的東西就不會被別人偷走。我只跟他講這句話而已,我什麼話都沒有說。我說,你先不要報案,你先請教官。因為我們臺灣的大學裡面也有配置教官,就是軍人,軍事教官。我說,你跟教官先報告,請教官再調查清楚一點。後來教官就去調那個他們那個社團的錄影監視器,然後再去把他們開會的辦公室打開,我兒子的Mac電腦還在那個辦公室的會議桌上,他自己沒有帶走。印證我講的那句話沒有錯,我說,兒子,你過去生、今世沒有偷別人的東西,你的東西就不會被別人偷走,因果不空嘛。所以後來兒子跟我講說,爸爸,你講得很有道理。
就這裡講的,老法師說,我過去沒有陷害人,今生別人怎麼會陷害我呢?我們受人侮辱、受人毀謗、受人陷害,都是自己造的,自己應當要承受,歡歡喜喜地承受,這筆帳就了了。欠命要還命,欠債要還錢,果報通三世,哪裡能夠逃得過呢?
第八,就算你成佛了,到六道裡面去示現度化眾生,也不能逃過先世的業報。這叫因果不空、因果通三世、因小果大、善惡不能相抵、善惡不同時,這五大原則。老法師說,我們在書本裡面讀過,孔老夫子在陳蔡絕糧。那釋迦牟尼佛還有三個月的馬麥之報。這以前我們都講過了。佛在經上跟大家說,前世的業因,這個時候緣成熟了,連成佛都沒有辦法逃過因果報應,都沒有辦法逃過果報。所以在《玉曆寶鈔》裡面講,哪怕是諸佛菩薩再來,觀世音菩薩說,哪怕是諸佛菩薩再來,也不能夠違背因果。
宗門裡面野狐禪的公案,很多同修都熟悉,唐朝百丈禪師的故事。百丈禪師每天講經,有一個老人住在後山,祂天天來聽經,到講經的時候祂就來,一般人不認識,百丈禪師知道祂不是人,祂是非人。我們俗話講,祂是狐仙。有一天這個老人向百丈禪師請教,說明祂自己墮落的經過,祂前世也是一位講經說法的法師,聽眾向他發問,祂答錯了,背因果,墮落狐狸身已經有五百多年了,現在沒有辦法脫離畜生道,求百丈禪師幫助祂。百丈禪師說,可以,明天講經的時候,你出來發問,你把過去那個聽眾問你的話,你照樣提出來問我。這個叫什麼,你知道嗎?這叫發露懺悔,你必須要藉由大眾這樣跟大家告白、懺悔。所以在佛門裡面,受菩薩戒裡面有半月半月誦戒,如果你有做錯的事情,必須向大眾懺悔,跟這裡道理一樣的。
所以到第二天的時候,他們兩個就表演,這個老狐狸精就提出來,請教大師,大修行人還落不落因果?這個意思是說,真正修行證道、證果的人,證究竟圓滿的果是佛陀,佛陀還落不落因果?百丈禪師答覆,不昧因果。從前那個法師,老狐狸答覆,不落因果。那就錯一個字而已,我說,不落因果,就錯一個字,他就把祂改正過來說,啊,原來是不昧因果,我講錯了,我講說不落因果。不落因果就是沒有因果。不昧因果什麼意思呢?不昧因果是果報還是要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昧是什麼?不是沒有因果,但是這些大修行人在受果報的時候,他有痛,沒有苦,他受而無受,無受而受,因為他已經沒有我執、沒有法執,他破根本無明了,他沒有四相,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
像安世高大師一樣,他去廣州還命債,他在路上被誤殺。他第二世再來的時候,再去找那個廣州前世殺他的人,已經變成老人了,他再請他陪他到會稽再還另外一個命債。他這兩條命債就還了,就了了。大修行人都「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了,他們都已經怎麼樣?他們已經證得「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他們已經證得不共般若了。「行深」就是信解行證那個證,他們已經做到了。「行深般若」,「深般若」就是什麼?不共般若。不共般若就是分證佛跟究竟佛所證的,就是一切種智,叫「深般若」,也就是我們讀《阿彌陀經》講的,「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叫一切種智,就是「深般若」,不共般若。它為什麼叫不共般若呢?它不共二乘,不共一般的權教菩薩,所以他受果報的時候,他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昧的意思不是沒有因果。
第九,世間的聖人,孔老夫子在陳絕糧是前世的果報,釋迦牟尼佛托缽沒得吃,遇到饑荒,人家把餵馬吃的這些東西拿出來供養佛,佛也接受。前世造的不善因。因為佛陀在無量劫的時候也是一個外道,佛陀他那個馬麥之報,他前世造了不善因。這個馬麥之報有典故,就佛陀在的時候,佛陀在世的時候,佛陀跟五百位具足六神通的阿羅漢去應婆羅門阿耆達之請,「接受三個月的供養。然而,供養當天」,阿耆達這個長者,他被魔擾亂心了,「被魔亂心」了,沉迷五欲之樂,他關閉家門,不讓任何訪客進來。阿耆達長者說,他不想被任何人干擾、打擾。那麼當時佛陀跟五百比丘抵達阿耆達的住處的時候,「無人供養,只好坐在大樹下休息」。弟子們紛紛入城去托缽,但是三天都乞不到食物,只有遇到一位養馬的人,將馬所食用的麥量減少,供養佛陀跟五百位比丘。阿難尊者見了十分難過,「只好請一位老婆婆將馬麥煮熟,供養世尊」。那麼世尊祝願以後,因為佛陀有德行,所以那個馬麥大家吃下去以後,馬麥變成一個美味可口的小麥粥。
經過這場遭遇以後,弟子們就十分不解,為什麼萬德莊嚴的世尊也會淪落到食馬麥的一日呢?佛陀就開示大眾,說,過去久遠世以前,有一尊佛名號為毗婆葉如來,在槃頭摩跋城中,有十六萬八千位大比丘常隨這尊佛修行。該國的國王叫槃頭國王,以及諸位大臣跟虔誠的善男信女,就以虔誠恭敬心要供養毗婆葉如來及諸大比丘,讓他們衣食無所匱乏,可以全心修行。
可是當時城中有婆羅門的導師,也就是佛陀的那一世,佛陀也是婆羅門,他名字叫因提耆利,他精通梵志修道典籍以及各種修觀的方法。他剛好也是有五百位童子跟他學,「教授五百童子」。有一天槃頭國王就設大齋會,恭請毗婆葉如來應供。這位毗婆葉如來也接受應供。等供養完畢以後,這位毗婆葉如來帶來這些大比丘經過梵志山的時候,因提耆利這位,剛才提佛陀在那一世是婆羅門的導師,他名字叫做因提耆利,因提耆利聞到那個美味的食物。因為這些大比丘還有帶一些食物回去,因為彌勒比丘沒有出來,他們慈悲的幫彌勒比丘帶一些食物回去精舍。因提耆利就聞到美味的食物,知道國王供養毗婆葉如來跟這些比丘,沒有請他去,嫉妒心油然而生,便忿忿地說了,你們這些沒有頭髮的道人應該吃馬麥,憑什麼受到如此美味的供養?又轉身問五百童子說,你們同不同意老師的說法?老師說的對不對?五百童子說,老師講的一點都沒有錯,他們應該全部都吃馬麥才對。好了,到這一世來的時候,佛陀受馬麥之報,這五百比丘跟著受報,就是在那一世的時候他們講說,老師你說的對。這因果不空,連佛陀都不能例外。
《安世高大師傳記》裡面,我們看到修行證果的人,來中國還兩次命債。前世誤殺別人,這一生也被兩次誤殺,也是兩次被人誤殺,那《傳記》寫得很清楚。因此我們才完全肯定,人在這個世間,沒有誰佔得到誰的便宜,也沒有誰吃誰的虧,你從三世一看,很公平很公平。老法師說,在這個世間,沒有誰佔人家的便宜,沒有這回事。你要是吃虧了,也沒有這回事。你這一生佔人家便宜,來生還人家。這一生吃虧了,來生有福報。因緣果報,絲毫不爽,天地鬼神看得很清楚、很明白。
第十,造作罪業一定折福損壽。這要記得,造作罪業,你殺生、你偷盜、你邪淫、你妄語,折福損壽。在中國古代歷史上,記載這些事情很多。現前這些果報,可以說是更明顯,我們沒有能覺察出來,這是我們太粗心、太大意了。只要頭腦冷靜一點,細心觀察我們周邊,因果報應清清楚楚、歷歷分明,都在表演給你看。然後你就能夠證明,佛的經典、古聖先賢的教誨,一點都沒有錯。我們疏忽了,那只是自欺欺人,過去李炳南老師說,人要往遠處看,李老師跟我們講一句話,人要有前後眼。什麼叫前後眼?要看到未來的果報。人要往遠處看,什麼叫遠處?來生是遠處,這一生是近處,看這一生,你看得太近了。你要看來生,你要往來生看,往後生看,你就曉得自己應該不應該做,應該要怎麼做,你就很清楚了,怎麼做對自己有利,怎麼做對自己有害,現在幾個人懂這個利害呢?希望大家好好珍惜這段因緣,認真努力來修學。
老法師今天這一段開示得太好了,把因果整個微言大義全部講出來,我們就是完全明白。所以眼前的苦報,我們歡喜接受。眼前的福報,我們要珍惜,要懂得布施,要懂得供養,要懂得珍惜,要努力修學,要帶業往生極樂世界,圓滿自己這一世的一大事因緣,那才是最重要的。
好,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經文:
【又有三尸神。在人身中。每到庚申日。輒上詣天曹。言人罪過。】
我們先看這段經文的白話解說:
又有三尸神在人的身上,每到庚申日這一天,就上往天庭,奏明人的罪過。
我們看八十二頁第一段經文:
【此一節。言人之一心。幾微萌動。皆有鬼神鑒察也。上尸青姑。名彭踞。居人首。令人多思欲。眼昏髮落。中尸白姑。名彭躓。居人腸。令人嗜食多忘。好作惡事。下尸血姑。名彭蹻。居人足。令人耽色喜殺。肢臟擾動。三尸利人速死。即出作鬼。享受血食。故於庚申日。乘人睡寐。與身中七魄。上詣天曹。言人罪過。所謂心口意語。鬼聞人聲者。三尸其最也。今人不知檢身克己。清心寡欲。而徒恃道家守庚去申之法。為斷絕三尸入告之路。適足自欺耳。抑知念慮茍端。鬼神自當退避。三尸亦何足患哉。程子霄詩曰。不守庚申更不疑。此心常與道相依。帝天已自知行止。任爾三彭說是非。】
好,我們來看這段的字句解說:
「七魄」是道教煉養的名詞,在道教《雲笈七籤》卷五十四裡面有制七魄法,它稱,「第一魄名尸狗,第二魄名伏矢,第三魄名雀陰,第四魄名吞賊,第五魄名非毒,第六魄名除穢,第七魄名臭肺」,都是身中的濁惡的鬼,「濁鬼」。那麼道教的「制檢之法」,它說,「閉息七通」,存鼻端白氣,咽液、叩齒各七次。「呼七魄名」,畢,念祝詞,「於是七魄內閉,相守受制」,常行,「則魄濁下消」。道士求仙當知制魄之道。因為道教講三魂七魄,這是他們的修行方法。那麼佛家就不講三魂七魄了,你看我們學佛,我們很少講三魂七魄,我們很少講魂魄。我們都講什麼?我們都講阿賴耶識,轉識成智,到成佛的時候,我們稱凡夫成佛叫轉識成智,轉八識成四智菩提。
我們來聽聽李炳南老師開示神識及靈魂。他的學生以前都是,李老師在的時候,學生都會提問,李老師答覆。學生問了,「一切眾生到死後是否有靈魂?」李老師說,「靈魂在佛家名曰神識,乃真如本性不覺所變。一切眾生,識來則生,識去則死,《八識頌》云,去後來先作主公。」也就是說,我們人還沒有來投胎的時候,這個神識已經在父母旁邊,已經在等待了,準備要入胎了,就是「識來則生」。像倓虛老法師他要藉他母親的胎的時候,因為他父母到觀音廟去求子。那麼有一天,他的母親就作了一個夢,夢到一位梵僧,就是印度的高僧,夢中跟她對話。倓虛老法師那時候,他前世是高僧嘛,他就跟他的母親說,妳家借我住。他母親說,我們家不能借你住,我要問我們家男人。他說,妳決定就可以了。她說,不行,我要問我們家男人。她以為是她住的那個房子,要借他住,其實是她的肚子,她肚子借他入胎十個月。所以倓虛老法師他是高僧大德再來的。所以他出生的時候,前兩、三年都不會講爸爸媽媽,都不會叫爸爸媽媽,他講,吃齋、吃齋、吃齋。這叫「識來則生」最好的見證。
那「識去則死」呢?人往生的時候,那個神識會離開。所以我們臨終的時候,要助念八小時、十二小時、二十四小時,讓他神識出離的時候不會恐怖、不會害怕,跟著我們一起念佛,離開那個色身,離開那個肉體。所以「識去則死」,四大分離。所以「去後來先作主公」,最後離開的、最先來的,「作主公」。悟的人叫做當家做主,乘願再來,他來到這個人間叫願力身。迷的人就是來輪迴,是業報身。
再來,就問了,眾生的靈魂、神識是如何產生的呢?是不是上帝創造的呢?或者是靈性的母親所生的呢?答,李老師說了,「無始無終,法爾如是之性」。因為我們的自性,過去無始,未來無終,它本來如是,「法爾如是」。佛性是不增不減、不垢不淨、不生不滅,是「一念不覺,而變成無明」,「至是為由覺轉迷,由智轉識」,此識在佛教以外的人,名稱叫做靈魂。李老師特別用電影做比喻,膠片,那個電影的膠片。電影的膠片比喻做性,在鏡頭裡面放、在銀幕上放出來,不過是寂寂照照而已,但是那個影片上就有整個影像出來了,有山河大地,有男女飲食,由鏡頭放出來,「則幻相萬端,攪擾不寧」。
接下來問李老師,「神識與其假體是否同樣的形狀」呢?李老師答覆說,「神識本無形」,由意想而轉變為有相,「夢中之身,即神識為意想所轉變者」。我們也會作夢嘛,夢中那個身就是「神識為意想所轉變」的。所以你在作夢的時候,你有沒有感覺,像我也曾經作過夢,你在夢的時候,夢到你自己跟別人在吵架的時候,你有沒有看到你的長相呢?沒有看過吧?但是你知道你在跟人家吵架,你知道碰到危險了。但是你那個知道那個知,本來就是你的靈性,但是你迷了以後變成阿賴耶識。可是你在夢中有沒有看過你本人呢?但是你知道他是你本人,你知道那個在講話,那就是你,但是他沒有形相出來,就這裡講的,「神識本無形」,就一點都沒錯。由意想而轉變為有相,「夢中之身」,就是「神識為意想所轉變」的。所以你在夢中的時候,你很清楚,在跟對方吵架那個人就是你,或者跟對方在歡笑的時候,那個就是你,你很清楚那是你。那還是你的神識,不是你的本性,你的本性迷了以後會變成神識。
那麼再舉一個比喻,李老師說,就像金子一樣,金子有沒有什麼形狀?就是你要做金手鐲,要做金項鍊、金手錶的時候,那金子有沒有什麼固定形狀?沒有啊。但是它可以做瓶子啦、做盤子啦、水果盤啦,女眾的那個釵釧啦,她們的髮夾啦,都是由人的意識,不是金子本身的形狀。「瓶盤釵釧」都是你去想要怎麼做就怎麼做,那變成有那個形狀出來了。所以你的神識如果造三惡業,就到地獄、餓鬼、畜生,那個形狀自然就不同了。
問,人體死後,其靈魂要從哪個地方跑出去呢?李老師答,「一生造業,種子成熟,將往何道」,則由身之某部出去,不一定,「聖果由頂,天從額,人從胸,鬼從腹,畜從膝,地獄從腳下也」。這就是我們常講的,印光大師說,「頂聖眼生天」,就在額頭這個地方。「人心」就是做人的時候,從人心這邊,胸部出去。最後這個地方,你的身體,神識是從哪個地方出去,譬如說,你從「頂聖」,你這個地方最後還溫溫地,就是從頂門出去了,那就去當聖人了。如果你最後額頭這個地方溫溫地,表示這個人到天上去了。如果是你的胸部最後溫溫地,其他地方都冷卻了,就是胸部溫溫的,這個人到人道去投胎了。「頂聖眼生天」。「人心餓鬼腹」,如果是腹部這邊最後溫溫地,其他都冷了,那這個人去當鬼了。那如果是膝蓋溫溫地呢?「畜從膝」就是,「頂聖眼生天,人心餓鬼腹,畜生膝蓋離」。「地獄腳板出」,如果是腳下溫溫地,那就不好,他到地獄去了。這個在助念的時候,有所謂的探溫法。但是我一般助念,我都不用探溫。但是我們國內有很多助念團,像大陸很多的,比如說,廣州啦,有時候去上海,很多蓮友都會問我,老師,你助念有沒有探溫?我說,我沒有探溫,我完全相信佛菩薩的,阿彌陀佛的四十八大願,阿彌陀佛的威德加持,我沒有探溫。
那有人問了,「人死後,他的靈魂未上西方,也未轉生死,他是不是在陰間生活呢?」李炳南老師說,西方非修淨業的學人,「而且信願行者,莫由去也」。就是說,去西方的都一定是修淨業的學人,而且信願堅固。陰司乃是鬼道以及地獄兩處的稱呼,按眾生的住處共有六道,投到那個地方去叫做生,離開那個地方叫死。所以李老師說,生死兩個字,不是只有人才叫生死,那鬼道也有生死,到畜生道也有生死。狗死掉,牠也是一個生死,狗生出來小狗,那也是生。所以生死不是只有人,六道裡面都有。凡眾生在某一道死掉,尚未入某一道投生的時候,叫做「中有身」,他壽命的時間長短不一樣,有的短的像一彈指,長的是四十九天,隨他的業力而投生到六道去。俗人所謂「人死為鬼,即是陰司」,乃是不明白它那個詳細的次第。人死不一定都全部當鬼,有當畜生的,也有到地獄的,也有當天人,也有當阿修羅,對不對?
問,「阿賴耶識,是不是我們的靈魂?是永生不滅嗎?」李老師說,「本性為惑所障,名阿賴耶」,外道稱為靈魂,「誤認為本體,更誤認為永生不滅」,離開這個題太遠了啦,「去題愈遠」。你「破惑究竟」,你破根本無明,「顯豁本性」,明心見性,「名轉識成智」。所以惑是可以破的,無明是可以破的,它不是永生不滅的,靈魂是可以轉的,它可以轉識成智,「識可轉」,怎麼說不滅呢?怎麼說不會滅呢?你轉識成智,你開悟了,就轉識成智了,那眾生成佛了。那阿賴耶識到哪兒去了呢?老和尚說,全部到常寂光淨土。所以你證得根本智。然後後得智,你到這個世間來就可以教化眾生。後得智就是什麼?你過去生你在還沒有轉識成智以前,你所做的那些你的習慣、你的技能、你的技巧、你的智能,都是在阿賴耶識裡面。
問,人死後,「七八兩識,是否繼續存在」?抑或前六識隨身體同時散滅呢?「若是散滅,則一切都盡」了,「何以復有輪迴之說」呢?李炳南老師說,李老師說,人死不滅只有第八識,它是不滅的。「捨一身入一身」,就是指這個阿賴耶識。《唯識頌》裡面說了,「受薰持種根身器,去後來先作主公。」這個種子不滅。種子在哪裡呢?種子在阿賴耶識裡面,在第八識,這叫「持種根身器」,你要受什麼樣的果報體,就根據你阿賴耶識裡面的業識去變現的。
問,「涅槃真如佛性,是否屬於識類?抑或另有特殊名稱?是第九識否?」李老師答,「真如名詞不一」,然皆是不可說之中的代表。那麼第九識就是我們一般講的「菴摩羅識」,「菴摩羅識」就是清淨識,清淨識就是真如自性。所以我們到第八識的時候,叫阿賴耶識。到第九識就是轉識成智,叫「菴摩羅識」,就是真如自性。
問,「阿賴耶識又名藏識,一切種子都藏其中,人死後帶同轉生」,是否該新生小孩之性情好惡,應同前世一樣?而事實上則不然,每看到新生的小孩性情好惡都很像他的生身父母,俗稱遺傳性,那這個前生種子已失去它的功用呢?還是說它還沒有成熟呢?這個問題問得很好,這個問題說,如果是他的習慣是他前世的習氣種子,那他怎麼有些地方很像他爸爸媽媽呢?你看李老師怎麼答覆。答,阿賴耶識歷劫輪迴,所藏的善惡種子,「其數無量」。「許多善種與惡種,均千差萬別」,並不一定。其父母的性分,即阿賴耶中,所含的習氣種子雖然具有遺傳作用,然必須胎兒神識所含的某種種子,與父母習氣相同者,「而有力量」,今遇父母的習氣做增上緣,「引起現行」。「生後之兒」,其性開始「與其父母同」,故稱遺傳。
他父母的性分,就是阿賴耶裡面,所含的習氣雖然具有遺傳作用,但是必須在胎兒神識所含的某個種子,這個小孩他的阿賴耶識裡面也有這種種子,那跟父母習氣相同的,它就會產生力量了。那不相同的當然酒量就不好。所以有些父親很會喝酒,兒子就不會喝酒,是這個道理,就是跟父母的習氣不相等。他有共業跟不共業的,共業就共父母的習氣,那就會遺傳。不共業,他有他的清淨種子,他有他善的種子,那這個跟父母就不共業了。
今遇父母的習氣做增上緣,就是說這個小孩子本身阿賴耶裡面,他喝酒的種子也有,那父親也是喝酒的種子,他父親只是做增上緣而已,然後引起現行。生後的小孩,其性剛開始跟父母一樣,這個叫做遺傳。那胎兒神識所含的種子有很多也是跟他父母不一樣的,有些父母不會讀書的,可是小孩是讀博士。他父母一個字都看不懂,兒子是博士。這就是什麼?胎兒神識所含的種子,多不與其父母相同者,也不受其遺傳,那就證明,他父母親不認識字,照理講遺傳下來應該也不會讀書,可是是博士的兒子。
賢者如堯舜跟大禹,不肖者如管蔡。這個例子我們就知道了,舜的父親瞽叟就是無明煩惱習氣很重,可是舜是聖賢。這就是這裡講的,李老師解釋得很有道理,確實這個例子解釋得非常好。
問,神識入胎,是女人受孕則入,或是臨產的時候才入呢?李老師答,兩者都有,前者最普遍。臨時才入的都是大德之人,他「不受胎獄之苦,先有一識代為入胎」,等待胎兒準備要生出來的時候,他再轉換也。這個老和尚也有講過,叫奪胎。但是這個是大德之人,他不受胎獄之苦。
問,「阿賴耶識往往在人死後數小時後,身體冷透才離去,其他眾生是否也如是?」李老師答覆說,要視他捨暖的遲早而論,不一定。
好,我們再看下面這一句,『守庚去申』,這是道教方術的名詞,為了預防三尸害人,並進而除去三尸,就在庚申日那一夜,他都不睡覺,靜坐。那三尸神就沒辦法離開身體了,就沒辦法去上報天庭了。就守到天明,以防三尸神趁人睡著的時候,上告天帝,說這個人的過失。
『程子霄』是唐朝末年道士,他寫了「三尸何有?此吾師托是以懼為惡者爾。」他又作詩,「不守庚申亦不疑,此心常與道相依。玉皇已自知行止,任爾三彭說是非。」就是我們這一段經文,我們這段經文的八十二頁最後一行。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這一節是在說明人的這一顆心剛開始一點點動念的時候,就有鬼神在鑑察了。上尸青姑,名叫彭踞,居住在人的頭部,使人多思欲,使眼睛變得昏花,頭髮脫落。中尸白姑,名叫彭躓,居住在人的胃腸,令人喜歡吃東西而善忘,喜歡做壞事。下尸血姑,名叫彭蹻,居住在人的足部,令人沉迷於酒色,喜殺戮,使肢體內臟不得安寧。三尸希望人趕快死,當其魂出竅為鬼,就可以享受血腥的食物。所以趁著庚申日這一天,人在睡覺的時候,和身中的七魄一起上天庭,稟告人所犯的罪過。人在心口意語方面所發出的聲音,在鬼神中以三尸神聽得最清楚。現在的人不知道檢點自己,自身克制己念,使自己保持清心寡欲,只是徒勞於依恃道家所說的守庚去申的修煉法,為的是斷絕三尸神進入天庭稟告之路,那恰好只是在欺騙自己而已。要知道念頭思慮如果是端正的,鬼神遇上時自然就會退避,那還怕三尸神嗎?《詩》說,不必在庚申日去守通宵,更不必懷疑,只要此心常與真道在一起,上天既然已經知道我們的舉動,管祂三尸神去說是非。
好,剩下一點時間,我們來報告這一段「又有三尸神在人身中,每到庚申日,輒上詣天曹,言人罪過」,老法師的開示。
第一點,老法師說,《感應篇》文字雖然不多,總共只有一千多個字,在《彙編》裡面,將這篇文分為一百二十四個小段,也就是一百二十四句,有些段落只是一句、兩句,最後一段比較長,有好幾句。老法師說,這樣把段落分出來,這樣在讀誦、講解都非常方便。
第二點,今天這一段是十一段,「又有三尸神在人身中,每到庚申日,輒上詣天曹,言人罪過」。現代人,不但是年輕人,中年人也包括在裡面,聽到這些話,認為是迷信,用迷信這兩個字就把這個事實否定掉了。而他的果報不堪設想,在明眼人的眼裡,是非常值得惋惜的一件事情。
第三,古聖先賢累積千萬年的經驗。現代的科學技術,它歷史很短,也不過是三百年而已。而科學技術現在還在不斷的發展,空間的維次他們是證實了,現在證實是已經到十一度的維次空間了,但是不能夠突破。假如科技再向前邁進,有一天有能力突破空間維次,這些鬼神的狀況、六道的狀況就可以見到了。老法師在美國、加拿大住的時間長,那邊的人盛行催眠術,用催眠的方法,叫受催眠的人說出他的前生,他的過去生。這些資料相當豐富,出版物也愈來愈多,他們證明確確實實有六道輪迴的存在,有六道輪迴的事實。可是鬼神對於人間的鑑察這件事情,催眠術達不到,看不出來,也沒有辦法去明瞭這些事實真相。從諸佛菩薩、古聖先賢教誨當中,我們知道人生在世,起心動念,點點滴滴都有鬼神在那裡看。為什麼催眠家,為什麼催眠的方法看不到人間鑑察這件事情呢?因為他們沒有智慧,他是用催眠的方式,他沒有智慧,他沒有禪定功夫。他沒有禪定功夫,他就不能回到過去,他也看不到未來,他沒有甚深禪定,他進不了,他只能用催眠方式看到過去,但是他看不了不同維次空間的這些情形。
第四,我們佛法上講,同生、同名這兩個神,是在《華嚴經》裡面,常住在人的肩膀上,我們左右兩個肩膀,這兩個神常住肩膀,不會離開。那「三尸神」是住在我們內臟裡面,這個很不可思議。老法師說,他曾經看過,他從美國帶回來的《古老的預言》。《古老的預言》裡面有一個人,他有一個特殊的能力,幫人看病。那個病人不在他面前也沒有關係,距離他幾十里、幾百里都沒有關係,只要他告訴他姓名、住的地址,他就能夠去看病。他到哪裡去看呢?他到他的五臟六腑裡面去看,他能夠跑到人的內臟裡面,看到你的心肝脾肺哪個地方不正確。他說出來,旁邊有人記錄。那個錄像帶,老法師說他們都看過了。三尸神就是屬於這一類的。這個我以前在講課也常講,道證法師還沒有出家前,叫郭惠珍醫師,她到承天禪寺去見廣欽老和尚。廣欽老和尚是一位高僧大德,他有甚深禪定,他用慧眼,他用三昧的功夫,他跟郭惠珍醫師說,妳的大冤家要現前了。郭惠珍醫師後來出家了,叫道證法師,後來她得了腫瘤。你看,廣欽老和尚已經看到了,他為什麼看得到?他用三昧的功夫看到的。所以老法師說,這個《古老的預言》裡面這一個人,他是有特殊的能力,我們現在講叫特異功能。
第五,在註解裡面看,三尸神好像是姐妹三個人。「在人身中」,上尸神在人頭部,祂叫人家胡思亂想,叫人家眼花,頭髮脫落。中尸神在人的腸胃裡面,祂叫你好吃,叫你健忘,叫你做壞事。下尸神在人的腳裡面,叫你好色、好貪、好殺。三尸神希望你趕快死掉,死了以後,這三個神就變鬼了,鬼再受人家祭祀血食。所以一個人起心動念、言語造作,什麼人對你最清楚?三尸神非常清楚。我們沒有這個神通,我們看不到,但是我用佛家來解釋,我們每一個人都有三尸神是什麼?你的身口意惡業。你身造十惡業,你三尸神就給你,在阿賴耶識裡,它記錄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就落下種子在阿賴耶識裡面,它就是你的三尸神。那你所造的十惡業跟十善業,到閻羅王那邊,經過孽鏡臺一照,等於三尸神跟祂報告了,那就是等於你的十惡業裡面,你無量無邊的身口意十惡業的種子,都在孽鏡臺裡面一覽無遺了。這個是我個人的一點小小體悟。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