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22集
第22集

感应篇汇编第22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二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8/04/26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22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6-23 06:48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22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22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二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8/04/26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22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經文,【又有三尸神在人身中,每到庚申日,輒上詣天曹,言人罪過。】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第八十三頁,我們看經文:
【三尸者。即人身中之魂魄也。人有三魂。一曰爽靈。二曰胎光。三曰幽精。常人呼念其名。則魂安身寧。又道德經註云。魂者。氣之神。有清有濁。口鼻之所以呼吸者。呼為陽伸。吸為陰屈也。魄者。精之神。有虛有實。耳目之所以視聽者。視為陽明。聽為陰靈也。陽神日魂。陰神月魄。故至人以魂運魄。眾人以魄攝魂。魂晝寓目。魄夜藏肝。眼不視而魂在肝。耳不聽而精在腎。舌不動而神在心。鼻一(不)嗅而魄在肺。四者無漏。則精水神火。魂木魄金。皆聚於意土之中。謂之和合四家。含眼光。凝耳韻。調鼻息。緘舌氣。四大不動。使金木水火土。俱會於中宮。謂之攢簇五行。蓋因魄有精。因精有魂。因魂有神。因神有意。因意有魄。五者運行不已。所以我之偽心。流轉造化。幾億萬歲。未有窮極。是以聖人。於萬物之來。不對之以心。而對之以性。性者。心未萌也。無心則無意。無意則無魂。庶不受生死。輪迴息矣。棲巖許真人曰。常行內觀。遣去三尸。騙(驅)除六賊。納氣於丹田。定心於覺海。心定則神甯(寧)氣住。精氣神合。三家相行。結成聖胎。清淨(靜)經曰。夫人神好清。而心擾之。人心好靜。而慾牽之。常能遣其欲(慾)。而心自靜。澄其心。而神自清。自然六慾不生。三毒消滅。至於佛經。則曰。以智慧劍。破煩惱賊。以智慧刀。裂煩惱網。以智慧火。燒煩惱薪。諦觀四大本空。煩惱何處著腳。轉三毒為三解脫。回煩惱為菩提。如此則三業清淨。萬德周圓。有何過惡之可言耶。】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三尸』,就三尸神,這個是道家的名詞,是道教的用語。老法師對於「三尸神」,老法師的見解是這樣,這是本經的名詞,說明任何一個眾生,不僅是人類,包括畜生、餓鬼、地獄統統都在內,起心動念、一舉一動都有天地神明鑑察。老法師講的這一段的意思是說,六道的眾生都有天地神明在鑑察。這一點你必須要有這樣的一個認識,這是天律運行的軌則,就像我們人間一樣,每一個國家都一樣,沒有例外,在地球的每一個國家都有警察、都有公安、都有法院、都有檢察官,維持這個秩序。同樣的道理,要維持天道的運行,那會有天律。
所以現代的人把這樁事情看做迷信,也就是說,沒有三尸神,他認為這件事情是迷信,不值得相信,完全置之不理。那還有一些人他有錯誤的想法跟說法,說這種事情,比如說地獄啦,或是因果啦,或者是輪迴啦,或者像講這個「三尸神」一樣,他說什麼呢?他說,信則有,不信則無,信就有,不信就沒有,這種觀念。這種觀念跟言論都是錯誤的,也就是說,無論你是相信,或者是不相信,事實決定存在,因果報應這個事實決定存在。因果不會說,你相信它就有因果報應,你不相信,可以為所欲為,沒有因果報應,不可能,事實決定存在的,這個道理我們一定要懂。古時候,尤其是讀書人,讀書明理,對於古聖先賢的教誨都能深信不疑。佛法的教誨更是高明,佛菩薩不但教我們要相信,還教我們證明,佛經上教我們修行的次第是信解行證,所謂信解行證,佛讓我們證實這個道理,證實這些事實真相,這叫證果。這種教學的方法確實是合情、合理、合法,是一個真實究竟圓滿的教學。
以上是老法師對於「三尸神」,老法師的開示。老法師的意思是說,老法師不會去特地解釋,什麼叫「三尸神」?他認為這些天地鬼神,你都要恭敬,你冒犯了,你就會受到懲罰。
再下來,『魂魄』就是人體中的三魂七魄。在道教的《雲笈七籤》卷五十四裡面「魂神部」稱,「人身有三魂七魄。三魂,一名胎光,太清陽和之氣,屬於天;二名爽靈,陰氣之變,屬於五行;三名幽精,陰氣之雜,屬於地。」「胎光主生命,久居人身則可使人神清氣爽,益壽延年」。「爽靈主財祿,能使陰氣制陽,使人機謀萬物,勞役百神,生禍若害」。「幽精主災衰,使人好色嗜欲,溺於穢亂之思,耗損精華,神氣缺少,腎氣不足,脾胃五脈不通,旦夕形若屍臥」。這是「三魂」。
七魄之名,「分別為尸狗、伏矢、雀陰、吞賤、非毒、除穢、臭肺。七魄為人身中的濁鬼,每每於月朔」,「月朔」就是每個月的初一,「月望」,每個月的十五日,「月晦」,每個月的最後一天。在「月朔、月望、月晦之夕」,的晚上,「在人身中流蕩遊走,招邪致惡」。所以大部分的人都在暗地裡面幹壞事,就是這個道理,在黑夜中去幹殺盜淫妄的事情。
再來,『陽神日魂,陰神月魄』,「陽神」,「陰神」,在道教的《參同契》卷上說,「陰陽為度,魂魄所居。陽神日魂,陰神月魄。魂之與魄,互為室宅。」
再來,『至人』,道家指超凡脫俗達到無我境界的人,叫「至人」,也可以說是聖人。
『緘』就是閉藏、封閉。
『中宮』是指中丹田。
『攢簇』,簇擁、聚集在一起。
『棲巖許真人』,他又叫許棲巖,岐陽人,他向道心切,希望求長生,每天一早一晚總要虔誠焚香,誦習《黃庭經》。一日,到四川的山洞中,遇到太乙真君,酌以石髓,就以石髓當酒,在那個地方論道。那麼太乙真君就引許真人入太白洞天而成道。事見《神仙通鑑》。那麼這個《許棲巖胎息訣》,是許棲巖所作的,他是唐朝人。許棲巖在《性命圭旨亨集》裡面說,「凡修道者,常行內觀,遣去三尸,驅除六賊,納氣於丹田」。在我們的課本八十四頁倒數第四行,就這一段許真人他的法語。「驅除六賊」,我們經文叫『騙除六賊』。「納氣於丹田,定心於覺海。心定則神寧,神寧則氣住」,我們經文說,『心定則神甯氣住』。「氣住則胎長矣」,這個是經文上、課本上沒有的。「胎之長者,由於息之住也。無息不胎,無胎不息,住息長胎,聖母神孩。故曰:胎息定而金水交,心意寧而龍虎會也。」
再來,『丹田』,人體部位的名稱。道教稱人體有三個丹田,在兩眉間為上丹田,在心下者為中丹田,在肚臍下者為下丹田。見晉朝葛洪《抱朴子地真》。一般指下丹田。
『聖胎』就是「道教金丹的別名。內丹家以母體結胎比喻凝聚精、氣、神三者所煉成之丹」,故名「聖胎」。那如果我們佛家來講,「聖胎」怎麼說呢?我們佛家講「聖胎」,就是悟後起修,你開悟以後,要悟後起修,才是修行的開始。開悟以後,悟後起修了,要護念「聖胎」。「聖胎」就是我們的菩提道種,我們的父母未生前本來的面目,我們的菩提自性。要護念這一念心,這一念真心,也就是這一念正念,我們說正念現前。開悟以後,護念這一念菩提自性,這個叫做保護「聖胎」。所以以前在這些禪宗裡面,或者是這些過去的高僧大德裡面,他們開悟以後都在哪裡呢?他們都在山巔水邊,就山上的高的地方,或是人跡罕至的水邊,在那邊長養聖胎,就在那邊精進用功了,深入經藏了。印光大師出家以後,在普陀山的法雨寺,法雨禪寺,藏經閣,閱藏三十二年,那叫做長養聖胎,終於成為一代高僧大德,淨土宗的第十三祖。在那邊閉關,在那邊藏經閣閱藏三十二年,那個叫做保護聖胎。所以佛家講的跟道家講的就不一樣,道家講說,「精、氣、神三者煉成之丹」,這不一樣。
再來,『清靜經』是道教經書,全名稱為《太上老君說常清靜妙經》,又名《太上混元上德皇帝說常清靜經》,簡稱《清靜妙經》、《常清靜經》。一卷,為道士常誦習的經書。《清靜經》在說明清靜的功能妙用,認為人心若能夠「去其欲」,去除五欲六塵,則心自然清靜。「澄其心」,就是我們佛家講的降伏其心,「則神自清」。那我們佛家講叫性德顯現,修德有功,性德方顯,「神自清」就是性德顯現。「故六欲不生」,三毒自然消滅。
怎樣才能夠常清靜呢?「應當內觀於心而無其心,外觀於形而無其形,遠觀於物而無其物」。這三句等於佛家講的「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如果以《金剛經》的標準那更高,進入空有不二,「應無所住」是真空,「而生其心」是妙有,也就是佛陀在《金剛經》裡面講的,不住色聲香味觸法布施,一句話就解決了。不住色聲香味觸法布施,就是「內觀於心而無其心,外觀於形而無其形,遠觀於物而無其物」,完全進入三昧,超越時間跟空間。「內觀於心而無其心」,它還有一個「內」,一個「外」,「外觀於形而無其形,遠觀於物而無其物」。我們的自性,非大小方圓,大而無外,小而無內,它已經完全超越了,沒有「內觀」跟「外觀」了。
《清靜經》講說,「悟此三者,唯見於『空』」。那佛法講得更究竟了,空觀、假觀、中觀,一心三觀。「則無煩惱,常清靜」。如果進入空觀的話,破我執。進入假觀,破法執。破我執,破見思惑。破法執,破塵沙惑。進入中觀,破根本無明。破根本無明的話,那就斷煩惱,心當然是常清靜了。
這個地方我們就來瞭解一下,老子的《常清靜經》幾段經文很不錯,雖然是道教的經書,我們也來瞭解一下。「老君曰:大道無形,生育天地;大道無情,運行日月;大道無名,長養萬物。吾不知其名,強名曰道。」這「道」是什麼?大道之行也,大道至簡。「自皈依佛,當願眾生,體解大道,發無上心」,「道」就是,道家講說,「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其實「道」就是我們的菩提自性,就是我們的清淨法身佛、圓滿報身佛、百千億化身佛,一體三身佛,就是我們的常住真心,就是六祖大師所悟的那五首偈語,何期自性,本自清淨,本自具足,本無動搖,本不生滅,何期自性,能生萬法,就是「道」。所以「體解大道,發無上心」。「大道無形」,因為我們這一念自性,非大小方圓,非青黃赤白,大而無外,小而無內,就是《大方廣佛華嚴經》體大、相大、用大,所以「大道無形」。它是實相,「大道」就是實相。那實相是什麼意思呢?無相無不相,無相是它的本體,無不相是它的作用。大道不離日用之間,六祖大師說的不離日用。
所以「大道無形」,就像鏡子的照性,它可以現一切相,可是你見不到那個照性在哪裡。我們的自性能產生無量無邊的妙用,但是你見不到那個自性,在用上看到我們的體,這「大道無形」。它能夠生育萬物,唯心所現,唯識所變。永明延壽大師說的,「撲落非他物,縱橫不是塵,山河及大地,全露法王身」,所以它生育萬物,「生育天地」。
那「大道無情」,為什麼?因為他已經破我執、破法執了,他沒有情執,他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真正到究竟佛的時候,他是無緣大慈,同體大悲,所以「大道無情」。他沒有我貪、我愛、我瞋、我癡,他無我了,他無我的時候,「大道無情」,一切有情無情,同圓種智。所以在大道裡面,在自性裡面,它非善非惡,「不思善,不思惡,正與麼時,那個是明上座本來面目?」他超越善惡對待,在大道看來,好人也是佛,壞人也是佛,「大道無情」。
所以它「運行日月」,就像大地一樣,大地就像我們的心地一樣,你好人踩它,它也不會說,歡迎。壞人踩它,它也不會說,抗議,不讓你踩。「運行日月」。
「大道無名」,你形容不出來,《大乘起信論》裡面講,「離言說相、離名字相、離心緣相」,你講不出來,「言語道斷,心行處滅」,唯證方知。「大道無名,長養萬物」,你沒有辦法去形容它。「吾不知其名,強名曰道」,勉強來說,「道」。
所以老子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自然」就是我們的性德。父子有親,就是自然定律,夫婦有別,自然定律,這就是道。現在為什麼是亂世呢?因為人違反五倫嘛,所以這整個秩序就亂掉了。
「夫道者,有清有濁」,如果以凡夫來說,我們用佛家來解釋,真妄和合,「有清有濁」。「清」就是本體,「濁」就是我們的妄心,有動有靜,在佛家講,動靜一如,動靜都是它的妙用。
「天清地濁,天動地靜」,它就講,「天清地濁,天動地靜,男清女濁,男動女靜」,這就是個自然道理。
「降本流末,而生萬物。清者濁之源,動者靜之基」,所以我們背覺和塵,我們的心就濁亂了,我們背塵和覺,那就恢復清靜了,所以「清者濁之源,動者靜之基」。
「人能常清靜,天地悉皆歸。夫,人神好清而心擾之,人心好靜而欲牽之。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靜,澄其心而神自清,自然六欲不生,三毒消滅。所以不能者,為心未澄、欲未遣也。」所以儒家講的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也是跟這個道理是一樣的,佛家講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癡,也是「三毒消滅」,「六欲不生」。
「能遣之者,內觀其心,心無其心;外觀其形,形無其形;遠觀其物,物無其物。」這剛才我們有解釋過了,用佛家講,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就解決了,不住色聲香味觸法布施就解決了。
《清靜經》裡面說,「三者既悟」,就是「內觀」、「外觀」跟「遠觀」,「三者既悟,唯見於空。觀空亦空,空無所空。所空既無,無無亦無。無無既無,湛然常寂。寂無所寂,欲豈能生?欲既不生,即是真靜。」這個在《心經》裡面講,很簡單,「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你不是說我得到一個智慧,連那個我想得一個智慧,那個都要捨掉,「無智,亦無得」。因為自性本具的嘛,我得一個智慧,那你還是心外求法,所以智慧是本具的,藉修德顯性德,你破我執、破法執,再破根本無明,見法身,你的智慧就流露出來了,所以它不假外求,自得心開,「無智,亦無得」。不是說,我這樣去修才有辦法得智慧,比如說我要捐很多錢,才會得到智慧,那不一定。捐了很多錢是得到福報,你要去掉貪瞋癡,功德才會顯現,所以「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你說,我「無所得」,連那個「無所得」也要捨掉。「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菩提就顯現出來,跟《金剛經》裡面講,「法尚應捨,何況非法」,不能執著有,也不能執著空,要空有不二,那就見到自性了。「法尚應捨,何況非法」,有也要捨,空也要捨,空有都捨的時候,所顯現出來那個自性,就是「寂無所寂,欲豈能生?欲既不生,即是真靜」,那清靜心就現前了,常住真心就現前了。
所以「真常應物,真常得性」,你清靜心現前,哪一法不是佛法?眼見色,耳聞聲,鼻嗅香,舌嚐味,眼耳鼻舌身意對色聲香味觸法,都是見聞覺知的妙用,就「真常應物。真常得住」。
「常應常靜,常清靜矣」,在佛家來講,要到常寂光淨土,四十一品無明斷盡了,那就「常清靜」了,就常住常寂光淨土了,那就生死即涅槃了,就進入大般涅槃了,就生死即涅槃,進入空有不二。
「如此清靜,漸入真道。既入真道,名為得道。」在道家講,這樣叫「得道」。我們佛家講,叫見性,見性成佛。
「雖名得道,實無所得」,雖然說有一個得道,這勉強安一個名,實在講也無所得。佛家講,「無智,亦無得」。
為了教化眾生,勉強說這個聖僧開悟了,「名為得道」,「為化眾生,名為得道」,說,啊,這個師父上人,這個祖師要教化眾生了,他已經開悟了,「為化眾生,名為得道」就得道高僧。其實他只是什麼?他比我們用功,比我們精進,他把我執破了、法執破了,再破根本無明,他就得道高僧了,證得根本智以後,以後得智教化眾生。
「能悟之者,可傳聖道」,這就佛家講,就可以承擔如來家業,續佛慧命,就是「能悟之者,可傳聖道」,可以續佛慧命,承擔如來家業。
再來,太上老君說,「老君曰:上士無爭,下士好爭;上德不德,下德執德、執著之者,不名道德。」什麼叫道?什麼叫德?老和尚講經曾經講過,道就是體,德就是用,道德就是體用不二,道是本體,德是它的日用,它的作用。你能夠見道,德就出來了,你的性德就流露出來,你就是有德行了。「上士」就是什麼?上根利智的,聖賢、菩薩都叫做上士,他無爭,《金剛經》裡面講「無諍」,因為他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怎麼還會爭?他無爭了,他都無我了怎麼還會爭呢?「上士無爭」。下士呢?沒有開悟,還是要爭名、爭權、爭貨、爭地盤,要爭正統,要爭名、爭利,「好爭」,「下士好爭」,
「上德不德」,德是本具的,從零度到三百六十度,你只是恢復性德而已,德還要去外面拿嗎?外面去求嗎?你明心見性,見性成佛,那個萬德萬能就顯現出來了,就「上德不德」,這個是聖人的境界,「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這「上德不德」。那「下德執德」呢?那根機比較低的,比較差的,他執著,以少為足,我已經見道了,我有悟處了,「下德執德」,執著那個德。「執著之者,不名道德」,還沒有見性。
「眾生所以不得真道者,為有妄心。既有妄心,即驚其神。既驚其神,即著萬物。」老子說,眾生為什麼不能見到真性呢?因為他還有妄心,他還有我執。既然有我執,「即驚其神」,佛家怎麼解釋呢?性德就不能顯現出來,既然性德不能顯現,見思惑未斷,塵沙惑也沒斷,最起碼見思惑都沒有斷,因為他還有妄心。阿羅漢就是真心,阿羅漢是正覺,所以阿羅漢不是用妄心,所以到阿羅漢才可以相信自己的心,所以阿羅漢他是用真心,他沒有妄心。所以阿羅漢是怎麼樣?他已經放下執著了。
所以你沒有破見思惑,你還是用妄心,所以你會執著萬物,「既著萬物,即生貪求,既生貪求,即是煩惱。煩惱妄想,憂苦身心,便遭濁辱,流浪生死,常沈苦海,永失真道。真常之道,悟者自得。得悟道者,常清靜矣。」這個道理,經文都很簡單,前面我們都解釋過了,你再來去會通這一塊就很簡單。老和尚講,離開名聞利養,離開自私自利,離開財色名食睡,離開五欲六塵,就沒有貪求了,你就不會「著萬物」了,就無貪求了,那你沒有貪求的話,就悟道了,「悟者自得」。如果你還有自私自利,你還有名聞利養,你就是執著萬物,那就生貪求了。既然有貪求,就有煩惱了,得到了也煩惱,沒得到的也煩惱,那「煩惱妄想」擾亂你的身心,那就變成五濁惡世的眾生,那就「流浪生死」。
再來下面的,「澄其心」就是靜心。
再下面,「六慾」,「自然六慾不生」,「六慾」,我們先解釋一般的佛學名詞,第一個,「色欲」,第二個,「形貌欲」,第三個,「威儀姿態欲」,第四個,「語言音聲欲」,第五個,「細滑欲」,第六個,「人相欲」。「色欲」就是對於「青黃赤白及男女等色,而生貪著」,這個叫做「色欲「。「二形貌欲」,看到端正容貌美麗的而生貪著。「三威儀姿態欲」,尤其是看到那個女眾,在「行步進止含笑嬌態等而生愛染者」。「四語言音聲欲」,聽到這種美妙的巧言音聲,美語合你的心,那種音聲,那你就產生愛著了,聽音樂也是一樣,聽到女生的聲音也是一樣。「五細滑欲」,對男女皮膚那種細滑光潤滑澤,產生一種染著了,尤其男生摸到女生的皮膚,馬上起了淫欲心出來了,「細滑欲」。「人相欲」,看到男女可愛的長相而生貪著。這六欲是凡夫都會犯的,這個在《大智度論》二十一裡面有這「六欲」。
那怎麼破六欲呢?要用九想,哪九想?在智者大師《禪波羅蜜門》九曰,你要九種觀想。第一個,比如說男生很喜歡這個女生,你要去觀想這個女生死掉的時候,身體膨脹,或者這個女生得了癌症、得了腫瘤。像有一次我到臺北的馬偕醫院去關懷一位癌症病人,那個女眾大概是三十幾歲而已,得了子宮頸瘤。她得了子宮頸瘤以後,我去看她,我嚇一跳,她長得什麼樣子呢?如果你常常看非洲的饑荒的時候,那最窮的國家就奈及利亞,你看到那個奈及利亞,他們那個地方沒有水喝,沒有食物,天氣又乾燥,尤其那些窮民就是乾瘦如柴,非常地瘦,那肚子很大,脖子很小,就像餓鬼一樣,餓鬼道一樣。你要這樣去觀想,眼前這位美女死了以後,放在太平間,身體就膨脹起來,整個花容就失色了,不是像原來那個楊貴妃的臉啦、王昭君的臉啦,都不是啦,膨「脹」想。
第二個,「青瘀想」,尤其人死掉以後,身體變黑,會有屍斑,死不到一、兩天,馬上就有屍斑出來,尤其這種天氣這麼熱,會有屍斑,「青瘀想」。
再來,「壞想」,人死後,這個美女死掉以後,沒有冰凍的話,馬上就腐壞了,身體就敗壞,裡面細菌就出來了,這個是「壞想」。
第四個,「血塗漫想」,你要觀想眼前這個美女死掉以後,或者是在癌症病房,那個傷口,或者那個屍體,流出膿血出來,或嘴巴,櫻桃小嘴,流出黃色的膿液出來。像我有一個蓮友的兒子得了腫瘤,癌症,他還跟我講,怎麼講呢?我那天有去跟他開示,可是為了怕家屬會害怕,所以我就沒有掀開他的陀羅尼被,他媽媽怎麼跟我形容呢?她說她這個兒子死的時候,整個嘴巴,因為他是癌症嘛,是舌癌,好像是舌癌、喉癌這塊,整個癌細胞腫大以後,到死的時候,整個嘴巴堵起來,完全都是那種,那個細胞分裂以後,變成一種黏膜,整個把嘴巴堵住,那是很可怕的,「血塗漫想」。你假如觀想這位癌症病人,不是男生,是女生的話,這個時候你還想去擁抱她嗎?還要去親她的嘴巴嗎?不敢了,「血塗漫想」。《感應篇》裡面講,恩愛如夫妻,都不想再看最後一眼了。
我以前去助念的時候,一個警察巡佐中風,憂鬱症,後來死掉以後,在一位法師的道場,那有個助念室,在那邊助念。天氣很冷,他太太就來了,她是我們大陸的早期隨著老蔣到臺灣來,她們都講得標準的普通話。天氣很冷,他太太來看他最後一眼,還算不錯,有看最後一眼,但是不想助念。她說,老公啊,天氣很冷啊,就跟他講說,老公啊,天氣很冷啊,意思是說,你自己念佛吧,我要回家睡覺了。這就「血塗漫想」。
那「膿爛想」,整個人死掉以後,幾天以後身體開始腐爛了,膿水就流出來,屍臭味就出來了,你就聞到屍臭味了,「膿爛想」。
再來,蟲「噉」想,裡面的細菌,那個蛆,身體上那個蛆就開始咬他的肉了,蟲「噉」想,看都不敢看了。
再來,「散想」,最後身體開始敗壞,四大分離,最後,你把他想,他埋葬在墳墓裡面,最後剩下一堆白骨,那這些白骨被野外的動物把它咬出來,暴露在外,被鳥獸來把它啃食,野外的動物把它踐踏。
「骨想」,我們也常常看到,很多獨居老人,獨居的老婦女,養了一隻狗,最後,老人死掉了,狗沒人養,啃這個死者的骨頭,「骨想」。
再來,「燒想」,最後送到火葬場火化,整個身體燒成骨灰,跟塵土一樣,「燒想」。
這九種觀想來破六慾。隋朝天臺國清寺智者大師說,在《釋禪波羅蜜次第法門》裡面卷第九,「六欲者」,智者大師也有開示這「六欲」,智者大師這「六欲」,第一個「色欲」,智者大師說,有人喜歡紅色,「赤色」,有人喜歡黃色、白色、黑色,「若赤白色,若黃白色」,若黑色,「若赤黑色,若青色,若青白色,若桃華色」,每一個人對色彩喜好都不一樣,甚至夫妻兩個對顏色喜好都不一樣,老公喜歡黑色的,老婆喜歡白色的,在那邊爭吵不休,對色欲的執著、男生對女生,有的喜歡胖的,有的喜歡苗條的,有人喜歡環肥的,有人喜歡燕瘦的,環肥燕瘦,各人喜好不一樣。「無智愚人見此等色沒溺迷醉」,智者大師說,沒有智慧的愚人看到這些美色,沉沒在裡面了,迷惑顛倒,醉生夢死。
再來,「形貌欲」,有人執著這個女眾的形貌,她的容貌,臉形像滿月一樣,她的眼睛像滿月,「修目高眉,細腰纖指,相好端嚴」,都可以跟她形容出來,哎呀,她那個眼睛長得太漂亮了,鳳眼,眉毛非常地高,腰非常地細,十個手指頭非常地纖細,哎呀,那個相貌實在是沒有辦法形容,非常地端正。有一次我看到一個網路的照片,一個新聞很好笑,你就看到知道眾生對這種色欲跟形貌欲有多麼的貪著。那個女生先作弄一下,也是一個年輕的,現在很流行網紅嘛,就在網路上很紅叫網紅,她先把這樣遮起來,她不知道長得什麼樣子,她就把這個先做一個假面具遮起來,只看到她的脖子以下。哎呀,就是裡面講的,「細腰纖指,相好端嚴」。後來這個女孩子再把面具拿起來的時候,那些網路的這些年輕的朋友,說妳趕快移開,趕快移開。你就知道說,現代的人都,老和尚講,聽騙不聽勸。
「色欲」,「形貌欲」,「威儀姿態欲」,有人執著這個「威儀姿態,行步汪洋,揚眉頓臉,含笑嬌盈」,欲語還休,女生的這我不會形容,「便生愛染」。所以這個都是什麼?被她的儀態迷惑了。
再來,「言語音聲欲」者,「有人但愛語聲」,如果聽到那個巧言令色,那個說話很好聽的,「華說」,她說什麼全部都答應了。臺灣很多這種詐騙集團,一個女生打電話來,你還記不記得我啊?猜猜我是誰,我們警察辦過這種案子,你猜猜我是誰。那個聲音故意很嗲,就是很柔那種聲音,你猜猜我是誰。你猜不出來,我是你小學同學,她大概有去看他的那個同學錄,還是幹什麼,我是你小學同學,對,有點像,久沒見面了嘛。欸,同學,我現在欠五萬元,你幫我匯過來好不好?那個傻子乖乖地給她匯五萬元。要不然就是說,跟他用電話,這樣跟他攀緣,哎呀,我想當你的網路上的女朋友,那我現在沒有錢,你現在先匯那個點數,到我們臺灣那個超商叫七-十一去買點數,你寄過來給我。全部被騙,幾十萬。言語音聲,聽到她的聲音的「清雅」,或她的唱歌,「歌詠讚歎」,非常地感動人心,「愚夫淺識」者「為之迷惑」顛倒。
第五,「細滑欲者」,有人看她那個身材「柔軟」,或者她那個「肥膚光悅」,像楊貴妃那種身材,「猶若兜羅」綿之手,看她那個手,兜羅綿手那是不得了,「兜羅」就是非常地細滑、非常飽滿的,這個也是一種「細滑欲」,一摸到就執著了。或者我們寒冷的時候,喜歡熱,喜歡體溫熱一點,天氣太熱的時候,喜歡身體涼一點,這也是「細滑欲」。或者男生跑去讓女眾按摩,現在很多按摩館,到國外去旅遊,「按摩接待,身服熏香」,很多人就這樣迷惑了,掏肝掏肺的啦,全部都給她了。「凡情沒溺,為此危喪」,甚至喪失生命,這是「細滑欲」。
第六,「人相欲」,有人前面五個都不會去執著,偏偏「人相欲」他就執著。那看到男生、女生,那就馬上,如果沒有看到,他還不會有前面那五個的妄想,一看到男生、女生現前的時候,前面那五個全部都執著了。沒有看到喜歡的人,他還不會起前面那個五種欲望。比如他看到一個長得很醜的,他就不會有「色欲」啊,對不對?他看到那個女生長得不漂亮,很醜的,他不會有「色欲」,也不會有「形貌欲」,也不會有「威儀姿態欲」,他也不會有「言語音聲欲」,他還會嫌她,他也不會有「細滑欲」,這五個統統不會發生。但是他如果看到一個國色天香的、偶像型的這個男女相出來以後,他前面五個全部都跑出來,他甚至捨自己的生命都願意付出。色字頭上一把刀,爭風吃醋,男女爭風吃醋,喪失生命,就是這個道理,「頓亡軀命」,連生命都犧牲掉了。
所以這「六欲」世世代代都「誑惑眾生,沉淪生死,沒溺三塗,不得解脫」。嚴重是最後面這幾句話,這六欲把一個英雄好漢,甚至修道的人,甚至一位品學兼優的蓋世奇才,都可以把他全部毀掉,生生世世沒溺在這些六道裡面,三途裡面,不得解脫。
好,再下來,『以智慧劍,破煩惱賊』,《維摩詰所說經•菩薩行品第十一》裡面說,「以智慧劍,破煩惱賊;出陰界入,荷負眾生,永使解脫。」普薩怎麼去度眾生?用智慧劍,破煩惱賊,把自己的見思惑破掉,把自己的塵沙惑斷掉,照見五蘊皆空。「陰界入」就是什麼?五蘊、十二入、十八界,六根對六塵產生六識,十八界。如果能夠離開五蘊、十二入、十八界,就可以「負荷眾生,永使解脫」。
再來,『以智慧刀,裂煩惱網』,煩惱就像一個魚網一樣,把你網住了,那必須要用智慧刀把它割裂這些網,脫困出來,解脫出來。在《金光明經•空品第五》,「我斷一切,諸見纏等,以智慧刀,裂煩惱網。」「諸見纏等」就是見惑、思惑,必須要用智慧刀把見思惑這個網砍斷。「五陰舍宅,」被五陰困在這個房子裡面。「五陰舍宅,觀悉空寂」,就能夠照見五蘊皆空。「證無上道,微妙功德」。
再來,『以智慧火,燒煩惱薪』,這個是在《大寶積經》富樓那品第八卷九十一,「鈍行菩薩無有善巧,同諸凡夫不能出離。彌勒!慧行菩薩,一切重罪以智慧力悉能摧滅,亦不因彼墮於惡道。彌勒!譬如有人於大火聚投以薪木,數數添之。如是添已,其焰轉熾彌更增明無有盡滅。」我們眾生的煩惱就像大火聚裡面那個木柴一樣,我們眾生的煩惱就像那個木柴一樣,那要怎麼把這些木柴燒掉呢?把這個煩惱斷掉呢?就是用智慧火,你再多的木柴還是被燒掉,你只要一直往裡面丟,再多的木柴還是被燒掉。那個「大火聚」就是智慧火。「如是添已,其焰轉熾,」最後智慧愈來愈增明,最後把這所有的木柴全部燒掉,把所有的煩惱都斷掉。「彌勒!慧行菩薩亦復如是,以智慧火燒煩惱薪,數數添於煩惱薪木。如是添已,智慧之火轉更增明無有盡滅。彌勒!如是如是,慧行菩薩智慧之力善巧方便難可了知」。
又《四十華嚴》卷十三裡面,也有這一段經文,叫「以智慧火,燒煩惱薪,永斷一切五道生處,具菩薩行,向一切智,心海清淨,無諸濁亂」。只要能夠用智慧火燒這個煩惱,「燒煩惱薪」。「永斷一切」,就不會到六道。「五道」就是把阿修羅散在人道、畜生道,還有餓鬼道跟天道,所以叫「五道」。你就斷絕了五道的生處,成就菩薩勝行,邁向一切種智。
再來,《佛說觀佛三昧海經•本行品第八》,卷九,「佛告阿難:『如來往昔無量無邊阿僧祇劫,以智慧火燒煩惱薪,修無相定不非時證,是故獲得如是勝相,一一相中無量化佛,何況多相?若能係心觀一毛孔,是人名為行念佛定」。
好,我們看再下面,『諦觀』就是審視、仔細看。
『三解脫』是「三空」、「三三昧」,又是「三解脫門」,第一個,「空解脫」,第二,「無相解脫」,第三個,「無願解脫」,三種禪定也,空、無相、無願。
『菩提』,《三藏法數》裡面解釋這個「菩提」就是道,諸佛所得的「清淨究竟之理」,「以其無滅無生,不變不遷,是為常住果」。那麼我們《無量壽經》裡面講,「發菩提心,一向專念」。「菩提」就是覺者,「菩提」就是覺的意思,「乃斷絕世間煩惱法而成就涅槃」。那麼菩提道上有五種不同的體悟,第一個,「發心菩提」,第二個,「伏心菩提」,第三個,「明心菩提」,第四個,「出道菩提」,第五個,「無上菩提」。「發心菩提」就是在生死苦海裡面,你發願想要作佛,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開始去受三皈五戒、菩薩戒,力行六度,這樣的話叫「發心菩提」。再來,「伏心菩提」,慢慢地能夠折服自己的煩惱,降伏自己的心,能夠行諸波羅蜜多,這個叫「伏心菩提」。像我們淨土宗的帶業往生,就是「伏心菩提」。第三個,「明心菩提」就是能夠明心見性了,「觀三世諸法本末總相別相」,能「分別籌量,得諸法實相」,能夠證得諸法實相,畢竟清淨,是為得般若波羅蜜多行相,這是「明心菩提」。四者「出道菩提」,「於般若波羅蜜中,得方便力故,亦不著般若波羅蜜」,就是到法身大士的時候,他就是「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了,也就是佛在《金剛經》上所說的,「般若波羅蜜,即非般若波羅蜜」。第五,「無上菩提」,坐道場中,斷煩惱習氣,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證得無上菩提,就成就佛果。
那這個「菩提」,我們常常都在讀誦經文,在修行的過程裡面,我們也都知道「菩提」,那我們這邊再來詳細解釋「菩提」。我們說,發菩提心,成無上道,我分成兩個段落來解釋。第一個,佛法裡面經、律、論所講的道理,「都離不開我們當下這一念心」,什麼心呢?「菩提心、涅槃心」。「修行學佛、護持佛法,平時出錢出力,護法護教,這些都是修福德、修慈悲」心,念佛、打坐是在修我們當下這一念心,「這才是最究竟的」。
佛經上說,「菩提覺法樂」,「無上菩提覺法樂,無上涅槃寂靜樂」,也有說無上涅槃寂滅樂,「菩提覺法樂,涅槃寂靜樂」,十方諸佛所修證的都不離開這個菩提心跟涅槃心。以禪宗來說,叫做「明心見性、見性成佛」,以淨土宗來說,帶業往生,證凡聖同居土、方便有餘土、實報莊嚴土、常寂光淨土,尤其是「常寂光淨土」也是我們當下的菩提心跟涅槃心。密宗講「即身成佛」,也是講菩提心。「即身」就是什麼?我們當下這一念心,叫「即身」。認識這一念心,用這一念心來用功,叫「即身成佛」,「菩提、涅槃就會現前」。除了這個以外,其他的法門都是方便。這個我們首先必須要搞清楚的,你修八萬四千法門,大多是方便法,最後就是要契入菩提心、涅槃心。「修行不但要知道方便法」,還要知道究竟法門,否則,你執著方便法門,離無上菩提道那就非常遙遠了。
有人聽到說「心即是佛」,「就以為可以不用修了」,他不瞭解「心即是佛」是從最高的境界來說。但是萬丈高樓從地起,你還沒達到這個境界的時候,你心中還是有妄想、煩惱,所以你必須要藉方便法、修方便法。但是你還是不能執著方便法,你最後才有辦法契悟究竟。就像釋迦牟尼佛教導弟子一樣,「修而無修,言而無言,行而無行」。你修到證得實相了,證得「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就像六祖大師一樣,那就修而無修了,挑柴、運水無不是禪,他在那邊舂米也是菩提,他在那邊舂米也是佛性的妙用,這是「修而無修」。「言而無言」,他身口意都在三轉法輪,「言而無言」,說而無說,無說而說。就是要大家修了以後,不要執著那個福報、功德,將一切功德要做三個迴向,一個是迴自向他,「迴因向果,迴事向理」,最後還是要回歸到菩提、回歸到涅槃。
那麼古德說了,「修行不發菩提心,猶如耕田不下種」,所以這一念清淨菩提心是很重要的。「有了清淨心,還要修寂靜涅槃」,達到這個境界的時候,你才能夠超越時間跟空間。也就是說,你必須要定慧等持,你有定慧等持的三昧功夫,你才有辦法超越時間跟空間。所以為什麼念佛也是修定,也是修慧,它是可以超越時間跟空間的。當你超越時間跟空間,心中就沒有妄想、顛倒、愚癡,那麼這一念心就由相對的心變成絕對的心了,由染汙的心變成清淨心。
一個人看到外面的六塵境界,我們心很容易攀緣,想要達到無住生心,這個很不容易。看到外面的境界,知道是好的、是壞的,你心不隨境轉,要心不隨境轉,就范仲淹所說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我們看到東西就起心動念啦,看到自己受損失,就起了一個悲歎啦。所以像現在很多人都去追逐名聞利養、五欲六塵。比如說我們常看到報紙登的,百貨公司送紀念品,搶得頭破血流,或是看到一個偶像歌星出現,擠得也是頭破血流,都是追求外境,迷失自我,顛倒眾生。我們修行人,不因外面好壞的境界,就隨波逐流,拼命的去追求。更不要為了自己認為是自己渺小,每一個人都有佛性,都具足無量智慧德能,所謂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就在汝心頭,人人有個靈山塔,好向靈山塔下修」。
所以「靈山」就是我們的覺性、我們的佛性。《大學》裡面說,「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明明德」就是恢復我們的覺性,恢復我們的佛性。不但自己要「明明德」,而且要「親民」,去幫助眾生,幫助眾生一樣返迷歸悟,不要迷失本心,這叫做「親民」。做到圓滿了,「止於至善」。「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就是我們佛家講的自覺,「在親民」就是覺他,「止於至」善就是什麼?覺行圓滿。當你自覺、覺他、覺行圓滿了,無明斷盡了,證得漏盡通,菩提、涅槃現前。所以儒家跟佛家講的這個意境其實也是殊途同歸,只不過是有深淺不同而已,道路還是菩提心,文辭不一樣而已。「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所以「大學之道」在講什麼?就是菩提道啦。「大學之道」,「大」,那個叫做菩提道,所以體大、相大、用大,叫「大學之道」。因為什麼?因為藉修德顯性德,從凡夫學習到成佛,從迷惑學習到覺悟,從煩惱深重學習到證菩提,「大學之道」。
那《中庸》裡面講,「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謂教。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這幾句話大家都讀過,「天命之謂性」就是我們的本性,人人具足。每一個人都有佛性,但是被煩惱無明障住,所以必須要修道。所以「天命之謂性」,每一個人都有本性。「率性之謂道」就是修行,你必須要藉得善知識的引導,來藉修德顯性德,叫「率性之謂道」,就是要修道。那「修道之謂教」,你必須要藉由經教,必須聽經聞法,所以「修道之謂教」就是什麼?就是藉教理,信解行證。這樣的話你才能夠怎麼樣?「道也者」,你才能夠跟道相會,你才能夠「體解大道,發無上心」。所以「道不可須臾離也」,才能夠明心見性,所以不能離開這一念覺性。「道不可須臾離也」就是你不要離開你這個覺性,你一離開覺性,就墮落入羅剎鬼國。
那麼儒家還講「內聖外王」,「內聖」是什麼?「內聖」其實是指我們這念清淨心。「外王」是什麼?你六根對六塵,你可以當家做主,叫「王」嘛。所以「內聖」的意思,讓自己能夠從凡夫成佛,恢復清淨。那「外王」呢?你的行住坐臥、待人處事,六根對六塵,自己可以當家做主。這叫「內聖外王」。如果是用佛家來解釋,這個「內聖外王」,你如果沒有明心見性,那六根對六塵,你沒有辦法捨識用根,你絕對是攀緣取捨,你做不了主。所以剛才念過的,「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也就是要能夠體悟這個覺性,要恢復這個菩提自性。
所以「信為道源功德母,長養一切諸善根」,所以信心很重要。佛法講正信,而不是迷信、疑信、淺信,而是要正信,最後進入深信,深信就能夠證果了。所以如果你能夠有正信,你對佛、法、僧三寶,你對事情就會很歡喜、有力量。對佛法的經、律、論三藏的言教,你就會信菩提、就會信涅槃,你就會信人人本具佛性,你就會信諸佛菩薩的開示、祖師大德的開示,你就能夠相信。那你這樣就可以證到賢位,最後成就道果,達到聖位。
所以菩提、涅槃,「大家要瞭解,不是死了以後才進入涅槃」,這個清淨心,如果你這個清淨心現在沒有辦法現前,你說想期待死了以後,才能現前清淨心,才能入涅槃,那不太可能。包括你往生西方,或者你想要往生東方琉璃世界,或者你想要往生兜率內院,都是一樣的。你想要往生真正的淨土,首先你必須要轉染成淨,淨化你這一念心,要發菩提心,菩提心要發出來,什麼是發菩提心?那印光大師說生死心切,把「死」字掛在額頭,祖師大德都講很多方法,印祖講的這最實際,你要生死心切,這一大事因緣,生死輪迴,如果你真正能夠覺悟了,你菩提心自然生出來,發菩提心。如果你不能發這個心,不能深信切願,也就是說你沒有發菩提心,你就沒辦法深信切願,那你清淨心沒辦法現前。你清淨心沒辦法現前,你不可能往生極樂世界,為什麼?因為你沒有發菩提心,沒有一向專念,那你清淨心沒有現前,你不可能死後還會現前,你活的時候就沒辦法轉境,若能轉境,則同如來,你眼前都沒辦法轉境,你說你往生以後還會轉境,怎麼可能呢?所以如果你沒有發菩提心,那麼你修十年、一百年、一千年、一萬年,還是在皮毛上薰修,無法登堂入室。
所以「菩提」就是我們的覺性、我們的智慧、我們的佛性。一般人所想的都是名利財色、功名富貴。求不到就起煩惱,想久了就昏昏沉沉、迷迷糊糊。我們呢?不是。我們心想極樂,我們心想善法,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我們迴光返照。老和尚說的,人家要的你不要,人家不要的我們要。人家不要什麼?人家不要解脫,人家不要智慧,那我們要。迴光返照,覺察、覺照,每天要想想,自己菩提心有沒有發出來?清淨心有沒有現前?當你在根塵接觸的時候,你在待人處事的時候,你有沒有用清淨心?問你自己,從現在開始努力,才有往生淨土的可能。
所以「佛法最究竟的就是菩提、涅槃」。如果做不到,你最低限度要建立信心,淨土法門裡面要仗佛願力,在《無量壽經》裡面講,最低限度你要怎麼樣?在下輩往生裡面,我記得很清楚,「願生彼國」,「願生其國」這個信心你要出來,你「至少明白這一條路的存在,有一點點的相應」,種下這個清淨的種子、菩提種子、般若種子,即使今生不能夠成就無上道,你種下這個清淨的種子,將來一定可以成就。
以上是我特別來解釋這個「菩提」,因為我們常常不知道「菩提」,那「菩提」怎麼去薰修呢?我剛才這邊,特別再把它講詳細一點。
好,這一段我們來講白話解說:
所謂「三尸」就是指人身體中的三魂七魄而言。『人有三魂』,第一魂叫『爽靈』,第二魂叫『胎光』,第三魂叫『幽精』,人在平常呼叫祂們的名號,就會使得靈魂安定、身體寧靜。又在《道德經》的註釋裡面說,所謂「魂」就是氣的元神,其中「有清有濁」。我們口鼻之所以能呼吸,就是靠著陽氣伸張的呼以及陰氣屈縮的吸兩者的作用。所謂「魄」就是精的元神,其中『有虛有實』,耳目之所以能看能聽,是因有『陽明』的作用而能看,有『陰靈』的作用而能聽。「陽神」就是日魂,『陰神』就是月魄。所以聖人是以日魂來運轉月魄,一般的眾生是以月魄來控制日魂。三魂白天寄居在眼睛,七魄晚上則潛藏在肝臟。眼睛不看東西的時候,魂是藏於肝臟而不散。耳不聽聞的時候,精守於腎而不失。舌頭不動的時候,神聚於心而不亂。鼻子一(不)聞味道,魄收斂在肺部而不宣。這四者只要不往外流露,那麼在五行當中,屬於水的精,屬於火的神,屬於木的魂,屬金的魄,都會聚集在中土的心意上,這種現象叫做『和合四家』。含藏眼光而不露,凝聚耳神而不散,調和鼻息而均勻,封閉舌氣而不失,使得金木水火土五氣都能夠聚會在中宮之處,這叫做『攢簇五行』。在一般凡夫來說,大概由魄生精,由精生魂,由魂生神,由神而生意,由意而生魄,五者一直運行而不能停止,也因此才產生了人虛偽的妄念,在歷世輪迴的造化中流轉不已,經過幾億萬年,到今還是沒完沒了。所以聖人對於外來的萬物,對它們都不起心動念,而只以不動的本性來面對。所謂『性』就是在心還未動時的狀態。不動心就不會產生意念,沒有意念就不會使魂魄不安,如此大約就可以不受生死輪迴。
棲巖的許真人說,要經常向內觀照自性,隨時去除三尸對本性的破壞,「驅除六賊」對本性的戕害。將元氣藏納於丹田之中,定心於覺悟的性海之內。只要心能定,精神就會安寧,氣息就會沉穩,而精氣神合成一貫。三者相依並行,自然能『結成聖胎』。《清靜經》說,說到人身中的元神是喜歡清靜的,但妄念經常打擾它。人心是喜歡安靜的,但慾望卻經常牽引它。如果能經常遣除慾望,內心自然就能安靜,能夠將雜亂的心澄清,心神自然就能清靜,當然六慾就不會從心中生起,三毒就會消滅。至於在佛經上就說,要以智慧劍,去破除煩惱賊;要以智慧刀,去割裂煩惱網;要以智慧火,去燒盡煩惱薪。要仔細去觀照地水火風等四大所組成的色身,本來就是空無一物,本來就是空無的,煩惱根本就沒有立足之處,要轉化三毒成為三解脫道,退除煩惱使成為菩提。如此的作為,身口意三業就會清淨,萬德就能周備而圓滿,哪裡還會有罪過惡行可說呢?
好,這一段,「又有三尸神在人身中,每到庚申日,輒上詣天曹,言人罪過」,我們來聽老法師的開示。
第一點,老法師說,「在人身中,每到庚申日」就是說,三尸神到庚申日的時候會到天曹去,說人的罪過。老法師說,一個甲子有一個庚申,在中國古代,年月日的計算都是用甲子。算命排八字就曉得,利用甲子排,六十年一甲子;月也是用甲子排,兩個月一個甲子。所以六十天當中有一個庚申日。
第二點,「上詣天曹」,這一天三尸神就去告狀,「天曹」多半是指四天王天跟忉利天,到那個地方去報告。
第三,各位要曉得這件事情,就是「三尸神在人身中,每到庚申日,輒上詣天曹」這件事情,不管你信不信,祂都存在的,不是說你信則有,不信則無。如果不信則無,那聖賢人給我們講這些話,不就是找我們麻煩嗎?所以不信,祂也是有。中國人有,外國人也有,沒有一個人能倖免的。只要你造作罪業,必定得惡報,如果你造作罪業還沒有得惡報,是因為你過去生中你造的福報太大,現在還在享福,這個罪業把你福報折掉了,還有一些福報,這個叫餘福,你還在享這個餘福,你還有多餘的福還在享,就是這個道理。如果你明白這個道理,那麼這一生斷惡修善,那福報就很殊勝了,生生世世都享不盡了,所以人為什麼要造罪業呢?古人有一個說法,說三尸神就是一個人的三魂,我們常講的三魂七魄,這是中國人古老的講法。那麼道家有道家的說法,『因魄有精,因精有魂,因魂有神,因神有意,因意有魄』,魂魄的由來、來源,就是這個講法。
第四,聖人對於一切境界,他不用妄想心,他用真心。什麼叫真心?沒有妄念那個心叫真心。用這個心對待一切境界那是純善,誰會用這種心呢?佛菩薩跟真正覺悟的人。
第五,《清淨(靜)經》裡面說,『人神好清』,我們妄想心把清淨搞亂了。心本來是要清淨的,欲望把清淨心動搖了,所以你的心就不清淨了,那不清淨是凡夫。清淨心就是自性,清淨心就是真心。我們要恢復清淨心,用清淨心來待人處事,這個人是佛菩薩。從經典裡面我們體會,要恢復清淨心,有三個轉變,第一個,首先要斷惡修善,再來轉迷為悟,第三,轉凡成聖,但是你要曉得從哪裡轉起。
第六,我們的心本來是真誠、清淨、平等、覺悟、慈悲的,這五條現在全部都沒有了,現在變成虛偽、染汙、驕慢、愚癡、自私自利。老法師說,我們自己是這樣,看看周邊的也是這樣,所以才感得現在這個世間會有災難,會有天災人禍。那怎麼來挽救呢?怎麼來避免呢?趨吉避凶的這個觀念,古今中外一切眾生人人都有,但是怎麼趨吉避凶呢?不知道。老和尚說,這個地方有災難,不能住了,那我們到別的地方去移民可不可以?行不行?老和尚說,不見得,俗話說在劫難逃,你在這個劫數之中,你逃到哪裡都沒有用,你還是要受這個劫難。我們佛家講叫業報,所以「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就這個道理,我們《感應篇》裡面講,「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
就像一九九七年,香港要回歸中國,那裡面就有三位企業家,富貴人家,生活很富裕,他們就說,趕快逃,就移民到紐西蘭去住。到紐西蘭以後就當寓公,寓公就是在那邊無所事事,因為生活很富裕嘛,很富貴,那加上富貴學道難,所以有福報就會造業。所以就每天三個人相約吃喝玩樂,要不然就是到海邊釣魚,那邊海邊特別多,就去釣魚,結果其中有兩個就被海浪捲走,死掉了,客死他鄉,這就是在劫難逃,他不知道怎麼趨吉避凶,他不知道怎麼保富的方法。民國的時候有一本善書,叫保富的方法,怎麼保住福報,保住富貴。佛法裡面教你布施,教你修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教你三輪體空,財施、法施、無畏施,自然就能夠消災免難。剛才講的,教你斷惡修善,轉迷為悟,轉凡成聖,你就可以消災免難,這叫做趨吉避凶的方法。
第七,要怎麼樣才能夠避免呢?要從根本去改變,從心去改變。如果你從根本去改變,那麼這個地區有災難,你就可以避免,就共業中有別業,別業是不共業的。所以老法師是說,你恢復這五個心,真誠心、清淨心、平等心、覺悟心、慈悲心,你恢復這五個心,有一句恢復了,其他四句統統恢復。有一條,其他四條也恢復了。因為任何一條都圓滿具足其他四條,《華嚴經》裡面講,一即是多,多即是一,一多不二。
第八,我們從這個地方去改變。一定要斷,斷什麼?斷我們的愛欲,斷我們的貪瞋癡。從根本上下手,把愛欲放下,把嗜欲放下。嗜欲就是我們的嗜好,心裡面喜歡的,遠離名聞利養,遠離財色名食睡五欲,這樣才能消災免難。如果你的愛欲跟嗜欲不放下來,這個世間無論你躲到什麼地方,你都逃不過劫難。這個道理要懂得。
第九,在本段經文裡面,佛經上說,「以智慧劍,破煩惱賊;以智慧刀,裂煩惱網;以智慧火,燒煩惱薪」,這個是佛在大小乘經論裡面的教誨。老法師也說了,說《華嚴經》事實上在教我們如何去轉變,它轉變的道理方法很多,在《華嚴經》裡面很多,分量很大,而且不斷的重複。可是老法師說,我們讀了這麼多經典,為什麼得不到效果?實在講,薰習的時間不夠,我們的煩惱習氣太重,我們的意念太惡,縱然我們的口善、行善,可是意不善。所以我們往下要探討的《俞淨意公遇竈神記》就在講意善。你意不善,功夫不得力,劫難還是不能避免。
以上是老法師對,「又有三尸神在人身中,每到庚申日,輒上詣天曹,言人罪過」,老法師的開示。這一句經文我們就講到這裡。
好,接下來這一段經文是【月晦之日,竈神亦然。】『月晦』就是每個月最後一天,那『竈神』都會來鑑察善惡,到天上去報告。竈神也會將人間所做的、所為的善惡的事情,向天庭稟報。
我們看第一段的經文:
【此一節。言人之一家。動靜居處。皆有鬼神鑒察也。月晦。月盡也。竈神。號曰司命。以其司人一家良賤之命也。於人朝夕罪惡。無微不察。月終奏聞陰陽二景。記之黑簿。嗚呼。竈神明察如是。職主奏告又如是。世人行事。但知取快一時。豈復問家有竈神。記其過犯。每到月盡。大小皆奏天曹乎。恐懼修省。一刻不敢懈矣。】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這一節是在說明,每一個人在家中所在之處,一切的動靜情況都有鬼神在暗中鑑察著我們。『月晦』就是指陰曆的最後一天。『竈神』又叫司命,因其掌管一家命運的好壞,對於家人從早到晚所做的罪惡,一點一滴都觀察很仔細,每到月底時,將所做的陰陽之惡的情況向天曹奏報,記錄在黑簿上。嗚呼,竈神對於人間善惡明察到這種地步,祂的職責就是將事實,如是呈報給上蒼。世間的人在做事情,只知道逞一時之快,哪裡還會有心去思考、去問家裡有沒有竈神已經在記錄他所犯的罪過,每到月底的時候,無論大小事情都向天庭奏報。只要自己持著戒慎恐懼的心,好好地修持反省,就無時無刻不敢懈怠了。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淮郡一士。酒醉戲家中一婢。婢頗知恥。固拒得脫。時正月晦。睡至四更。妻忽叫醒云。適見一星。冠皀(皂)服神。乘馬奔行。隨帶有文簿。向我指畫而去。不知何說。神威赫赫。不覺驚醒。士人毛骨悚然。不敢明言。但云。定是竈神無疑矣。後將此婢配人。因向婦言曰。汝昔夢竈神。向汝指示者。由我昔曾戲此婢。力拒得免。不意夜間。即有此警。想事雖未行。此心已欺。故為司命所錄耳。向不言者。恐汝見疑。難為此婢。今明言者。一以表此婢之操。一以彰我之過也。】
好,我們看字句解說:
『皂服』就是黑色的官服,就小官吏的服裝,黑服。
『四更』就是晚上十二點到凌晨兩點,十二時到凌晨二時。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淮郡有一位讀書人,趁酒醉的時候,戲弄家中的一個婢女。這位婢女頗知羞恥,極力抗拒才得以脫開。當時陰曆正好是最後一天,這一個讀書人睡到四更的時候,妻子忽然叫醒他說了,我剛才看到一位星神,穿戴如竈王爺的模樣,騎著快馬奔行,隨身帶著記事的文簿,對著我比畫後就離去了,不知道祂在說什麼,只覺得神威非常顯赫,我不知不覺就驚醒過來。這位讀書人聽了之後毛骨悚然,覺得非常害怕,但也不敢明說,只是說,這一定是竈神沒錯。後來這位奴婢已經許配給人,此時才向妻子說,這位讀書人才向妻子說,妳以前曾經夢見竈神向妳指示,乃是因為我曾經戲弄這位婢女,她奮力抗拒,才免於我的侮辱,沒有想到到晚上就有這種警示,想來這種事情雖然還沒有做,但此心已自欺,所以就被竈神所記錄了。以前不敢說,是怕妳有所懷疑,為難這個婢女,如今明說,一來表彰此婢女的節操,二來發露我的罪過。
好,以上這一段,「月晦之日,竈神亦然」,我們來聽淨空老法師的開示。
第一點,《感應篇彙編》開端說明業因果報的原理,繼而舉實例做為種善因得善果、造惡因得惡報的佐證,再來就說明天地鬼神的鑑察、現在的人多疏忽這個,認為自然的災害,這不是人所造出來的,這種想法是錯誤的。因為虛空法界的一切眾生跟我們自己是一個生命共同體。我們起心動念與虛空法界一切眾生息息相關。這個道理、這個事情,大乘經論都有詳備的闡述。若能深入經藏,對於這些理事則能有所體會。
第二,眼前種種的災難從何而來呢?自己的業力招感的。從小方面來說,何以自己的同修不能如理如法的修行呢?是因為我自己沒有做好,我沒有做到一個學佛人應該有的榜樣。如果你能夠做了好榜樣,你就可以自度度他嘛,那你能夠做了好榜樣,眾生自然就被你度化感悟了。如果他不能夠被你度化感悟,是他的業障重,我們要不斷的努力去幫助他,用各種方便,總有一天他會明白。
第三點,鬼神鑑察人間,分成三段,第一個是天神,第二,三尸神,第三個,竈神,就是這一段講的經文。那麼天神跟三尸神是鑑察個人,竈神是鑑察一個人的家庭。在中國的民間,古代的農村社會都會供養竈神。在過去中國一般的家庭都是燒大竈的,不像現在用瓦斯、用電器,那建竈的時候特別給竈神留一個位置,用一個小神龕供養竈神。在我們農村鄉下,都是貼一個紙條,司命真君或者司命竈君,貼一個竈神的神位。那竈神旁邊還會有一副對聯,上聯是「上天言好事」,下聯,「下地保平安」。其實這些都是一種,我們敬天畏地,能夠慎獨的一種現象。所以像司命竈君就會把一家的善惡的事情,在臘月的十二月二十四日,竈神會升天,報告這一家人一年所造的善惡。現代人認為這是迷信,所以就不供養竈神了,不供竈神,但老法師說,不管你供不供,竈神依舊照管。
第四點,竈神真有,決定不假。不但有竈神,每一個家庭,門有門神。所以我們下一集要講的,就是俞淨意公,俞良臣,他是一個失意的、沒有考中科舉的一位讀書人。他也說他也有行善,他也有斷惡,他也有不殺生,他也有惜字紙,他也有結文昌社,都在行善事,但是命運乖舛,時運不濟,那麼小孩走失了,小孩喪亡了、死亡了。他就每年年底寫疏文,可以講說,抱怨連連,怨天怨地。最後竈神出來,跟他糾正他的錯誤。這個我們下一集會講。所以老和尚說,竈神是真有,我們起心動念、所作所為,人沒有看見,鬼神看得很清楚,明朝的《俞淨意公遇竈神記》是最典型的,也是這個事情最詳細的記載。可惜我們明天只有一集而已,坦白講,《俞淨意公遇竈神記》講兩集、三集都不過分。
假如我沒有辦法全部講完的話,我重講的第一集到第二十三集,是補錄定弘法師當時所講的第一集到第二十三集,我現在已講到第二十二集,只剩下一集。因為我到七月才要講《安士全書》,那麼預計八月五日會播《安士全書》第一集,所以《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三集是會在七月份的第一週播出,那七月份還有剩下四週,就沒有檔案資料可以播。那我準備二十三集錄完以後,我再講《太上感應篇彙編》特別第一集、特別第二集、特別第三集、特別第四集,我會在《感應篇彙編》裡面,還有最近所講的一到二十三集裡面,有一些重點還沒有講出來,意猶未盡,我會再補充。其實《感應篇彙編》再講個一百集也講不完,這實在是太豐富了,法味無窮。所以明天是最後一集,那麼往後還有四集,特別第一集到第四集,然後我們再來共同研討《安士全書》第一部分「文昌帝君陰騭文」。
那麼今天就講到這裡。若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