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22集
第122集

感应篇汇编第122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二二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03/20  台孝廉講堂    档名:57-109-0122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三十二句,【施..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0:23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22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22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二二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03/20  台孝廉講堂    档名:57-109-0122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三十二句,【施恩不求報,與人不追悔】。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三百七十四頁最後一段:
【明沈鯉字仲化。歸德人。好推轂(gǔ)賢士。不使人知。有警世語曰。嗚呼。世事何其參差不齊哉。吾每當賓筵醉飽。箸不能下。主人仍薦珍無已。而貧人有終身不知異味者。有飢餓死者。吾冬裘夏葛。涼燠(aò)以時。猶欲窮奢極侈。以徇時尚。而貧人有衣不蔽體。傍簷(yán)宿露。朔風刺骨。寒顫齒擊者。吾高簷大棟。安居甚適。猶復為池臺花竹。極耳目之玩。不惜千金購之。而貧人緩急無賴。至有捐性命。割父子夫妻之懽(huān)者。吾身家子孫。已寬然有餘。猶務多積厚蓄。為子孫計久遠。而貧人有室如懸磬。朝不謀夕者。吾貨財紛紜。而耳目不及周。不免至狼藉。陰以潤盜賊。而貧人偶拾其遺秉滯穗。則忍不能與。或負貸子錢。通工易事。則刀錐之末。有盡力爭之者。吾盛陳筐(kuāng)篚(fěi)。攀援豪貴。惟恐不納。而貧人丐一錢。以延旦夕之命。有艴(fú)然作色者。有託在肺腑。而不能以貧身歸者。吾多財而宣侈導淫。因之賈禍。而貧人有待吾鼠攘(ráng)之餘。而不可得者。何世事之參差不齊。一至於此也。吾今為貧人緩頰。非槩(gài)以傾貲賑飢之類。強人所難。惟捐其所無用。以化為有用而已。賓筵若醉飽。何不分杯觴。以施之餓而欲死者。何不分殘汁。以施之生平不知異味者。為兩得其便乎。衣而敝之篋(qiè)笥(sì)。與無衣同。省為短褐。以施衣不蔽體者。則人且挾(xié)纊(kuàng)。吾文繡亦自不乏也。吾不為耳目之玩。即可全人之性命與骨肉。此義舉也。以資談議則可傳。以省深夜則自得。天下之可玩好者。無佳於此矣。吾多積厚蓄。終身不盡用。以遺諸子孫。則賢者。不恃此而足用。愚者。雖得此不為用。何不及吾身而施之。朝不謀夕者之猶為有用也。吾所狼藉者。業置度外。茍貧人得之。是拾遺於道也。非損吾之有也。吾何惜。吾盛陳而攀援。寧詎見德。施升斗於涸轍(chè)。即欣欣起死回生也。何以不為此而為彼。吾多財而為祟(suì)。彼得少而為福。而吾損有餘補不足。雖為人貽福。實為我脫禍也。此兩利之道也。故曰。捐無用為有用者。此也。不睹天道人事乎。盈虛消長。天且弗違。泉貨流行。豈居一處。昔所稱富家。今存者幾乎。彼其子孫。不終享也。非由前人好施。而不為遠圖也。盛衰倚伏。勢使然也。知其然。而當積則積。當散則散。可為己用。亦可為人用者。達人也。既籠泉貨。而聚之一室。又設之隄防。以為千萬世不拔之業。使不得他有灌輸者。愚人也。積陰德為長久計者。智人也。無所為而為者。君子也。】
這一段我們來看字句解說:
這個是明朝『沈鯉』,這位明朝的官員,他所寫的一篇文章叫《警世語》。我們來看字句解說裡面,「沈鯉」是明朝河南歸德人,『歸德』是在今天的河南商丘、虞城一帶的縣市。沈鯉本身他是嘉靖年間的進士,他為官非常清廉,屏絕私交,就是他交友非常謹慎,也可以講說沒有朋友。好推薦賢士,但是他卻是會向朝廷推薦良好的賢能的人才,甚至被他推薦的人不知道,別人也不知道,『不使人知』。他做到禮部尚書,就等於現在的教育部長。
『推轂賢士』,「推轂」就是推薦、薦舉。
我們再看三百七十五頁,『仍薦珍無已』,「薦珍無已」就是主人在請客的時候,大家都吃飽了,主人還是一直把菜送上來。「珍」就是山珍海味。主人就一直說,繼續用,請用。「薦」就是這個意思,勸食。「無已」就是不斷的把菜送出來,沒有停止,這個叫「薦珍無已」。
『異味』,不是說不好的味道,「異味」在這個地方就是貧人從來沒吃過這種美食的味道,特別的味道,這叫「異味」。
『冬裘夏葛』,「冬裘」就是冬天穿皮衣。「夏葛」,夏天穿布衣,「葛」就是葛布。
『涼燠以時』,「涼燠以時」就是冷的時候、熱的時候來變換衣服,這叫「涼燠以時」。
『以徇時尚』,「徇」就是追求,就像現在年輕人迷戀韓國風、日本風,我們臺灣叫哈日、哈韓。哈就是哈哈大笑的哈,這個名字取得很有意思。現在年輕人都是這樣,我想大陸也是一樣,叫哈日、哈韓。這個叫「徇」。
『傍簷宿露』,「傍簷」就是流浪街頭的窮人無家可歸,沒有地方去,就在別人的屋簷下,在那邊餐風露宿,這叫做「傍簷」。
『朔風刺骨』,「朔風」就是北風,非常地寒冷。
再來『緩急無賴』,這個「緩急無賴」,「緩急」不是說緩慢急速,不是。「緩急」就是很危急的時候。「無賴」不是無賴之徒,「無賴」就是沒有什麼好可以依靠,在危急的時候沒有任何依靠,這叫「緩急無賴」。
『捐性命』就是丟掉生命,等於死掉了,這個意思。
『夫妻之懽者』,這個「懽」跟歡喜的歡同一個字。
『吾身家子孫』,「身家」,我們講說身家財產多少,這個「身家」是什麼?就是家產的意思。
再來『貧人有室如懸磬』,「懸磬」的意思就是說,磬把它懸掛起來,中間很高,兩旁垂下來,中間空無一物,空洞無物,這比喻就是說,「懸磬」就是窮人的家裡沒有什麼東西,就是家徒四壁、一貧如洗這個意思,叫做室中、房屋裡面沒有任何東西,室中空無所有,比喻一貧如洗,叫「室如懸磬」。
『不免至狼藉』,「狼藉」什麼意思呢?「狼藉」就是揮霍,或者是行為放縱,這叫「狼藉」。
『陰以潤盜賊』,「潤」就是讓盜賊得到利益,盜賊來偷,來偷就得到利益,叫「潤」,這個意思。
『遺秉滯穗』就是說,我們窮人在路邊撿東西,富有人家可能把東西丟出來,他就撿到一個可以用的東西,這個也可以叫做「遺秉滯穗」。就好像我們以前早期割稻穀的時候,有的地方沒有被稻穀機輾碎,丟到旁邊去,小時候我就有這樣的經驗,就是去撿稻穀。我以前在講我小時候的故事,就是小時候家裡比較窮,我都會去撿花生米,有的鄉下的花生米拔起來,會漏掉一兩顆掉到土壤裡面去,我再把它挖開,把那兩顆花生撿起來再曬乾,媽媽就可以炒一個很香的花生米來吃,當做菜來吃。小時候這個日子我都過了。
還有就是到別人的稻田裡面,舅舅知道我在撿稻穀,那就會把一些稻穀,以前不像機器割,以前就是用腳踩的割稻機,然後他就會把一把的稻,稻穗在割稻機裡面輾碎,有一些他就沒有輾到就丟在旁邊,我就去把它撿起來,這樣就一把稻穗,串起來以後就變成一把。回來家裡以後把它曬乾,曬乾以後用畚箕把它倒過來,稻米再把它打碎,打碎以後那稻穀就掉下來,再把這些稻穀收集起來曬乾,做什麼呢?媽媽就養鷄跟養鴨。小時候這個日子我都做過。所以小孩子小時候還是吃一點苦比較好,容易惜福。
像這個我兒子年輕人,跟現在年輕人都一樣,他們沒有吃過苦,比較會追求所謂的時尚的東西,剛才講的「以徇時尚」。比如說他們穿美國這種名牌的運動鞋,他們就想要穿這種比較有名的名牌運動鞋。以前我們不是啊,以前我們那時候上課還赤腳啊,穿卡其褲,赤腳,在小學的時候是這樣,太陽一熱,踩在那個石頭上燙得不得了。這個就是「遺秉滯穗」,「遺秉滯穗」就是剛才講農作物遺漏在稻田裡面的穀穗,意思在這個地方說,貧人撿到一個你不要用,他撿到一個可以用的東西,這個叫做「遺秉滯穗」。
再來『子錢』,「子錢」就是有錢人做高利貸,還要再生出利息出來,這叫「子錢」。所以「子錢」就是要繳利息,放高利貸。
『通工易事』就是窮人為了賺一點微薄的錢,他必須要去做苦工,賺一點工錢,這個叫做「通工易事」。也可以解釋說人各有業,互通有無。
『刀錐之末』就是刀子的末端,那個尖尖的地方叫「刀錐之末」。這個表示什麼?非常微末的小利益,微薄的小利,這叫做「刀錐之末」。
『盛陳』,「盛」就是裝滿,「陳」就是陳列。
再來三百七十六頁,『艴然作色』,「艴然」就是惱羞成怒,憤怒或是發怒。「作色」就是臉色神情大變,這個叫「作色」。
『宣侈導淫』,這叫做什麼?我們講什麼?飽暖思淫慾,古人講說飽暖思淫慾,就是「宣侈導淫」。「宣」就是什麼?「宣」就是崇尚,「導」就是導致,從事邪淫的行為,或者是像現在講吸毒。
『賈禍』,因而召致災禍。
再來,『有待吾鼠攘之餘』,「鼠攘」它是有典故的,它在哪裡呢?在《莊子·天道》篇,「鼠壤有餘蔬」,「鼠壤有餘蔬」就是說,「鼠壤」就是老鼠窩裡面,這個土挖開還有一點點的食物,這叫「鼠壤有餘蔬」,比喻窮人連要這麼一點點微小的食物都不可能。《莊子·天道》篇裡面它的原文,這裡面有「鼠壤有餘蔬」這個原文在裡面,在《莊子.外篇.天道》第十三篇裡面講,「士成綺見老子而問曰:『吾聞夫子聖人也,吾固不辭遠道而來願見,百舍重趼而不敢息。今吾觀子,非聖人也。鼠壤有餘蔬』」,就在這裡,「『而棄妺之者,不仁也;生熟不盡於前,而積斂無崖。』老子漠然不應。」
我把這一段翻成白話,就是士成綺去見老子,對老子說了,他說,我聽說你學問學識很高,又有智慧,又是一位道德家,所以我就慕名的千里而來。但是我來到這裡我很失望,你的家簡直像老鼠洞。有些有學問的人,比如說有些人怎麼講,比如說藝術家,藝術家他們的生活都非常地跟人家與眾不同,裡面的擺設,裡面的東西,不像我們一般人都放得井然有序。就是這個人,這個士成綺跟老子說,你的家像老鼠窩,跟牛馬豬舍差不多,我不知道你這裡還有什麼值得我請教的。就是說剛才講的,「鼠壤有餘蔬」,就是老鼠窩裡面還有土堆裡面有什麼食物呢?那意思是說,我到你這邊來,我看你家像老鼠窩,我不知道你有什麼地方值得我請教的呢?就是「鼠壤有餘蔬」的意思,真是失望啊。老子聽了以後他漠然不應,他根本就懶得回應他,聖人跟凡人的思想不一樣,他們的心境跟凡人也不一樣。
「士成綺明日復見」,他第二天又去見老子了,「曰:『昔者吾有刺於子,今吾心正卻矣,何故也?』老子曰:『夫巧知神聖之人,吾自以為脫焉。昔者子呼我牛也而謂之牛,呼我馬也而謂之馬。苟有其實,人與之名而弗受,再受其殃。吾服也恆服,吾非以服有服。』」
這段的白話什麼意思呢?就隔了一天以後,士成綺忍不住又去見老子了,他說,奇怪了,我昨天來請教你,對你這麼不客氣的批評你,我說了一些話來辱罵你,可是我看你沒有什麼反應,也不生氣。老法師說,老子最少他是色界天的,色界天老子的禪定有多高呢?大概是無想定,就是我們一般欲界六天,色界十八天,無色界四天,這樣加起來二十八天。再欲界上去的色界裡面有一個無想天。老和尚說,老子就是在無想天,他得的禪定是無想定。得無想定的人,你罵他、你稱讚他,他聽得很清楚,但是他漠然不予回應。
說你什麼反應都沒有,也不生氣。老子就回答了,說你講什麼聖人不聖人的,我早就把它當成一雙破鞋,扔得遠遠地,這個名分跟我毫不相干。如果我是一個真正有道的人,不論你叫我是牛、是馬、或是老鼠,跟我什麼關係呢?這都是無關緊要的事情。這一段我們從這個對話裡面,我們也深深體會到老子是真的,也可以講說中國的一位聖賢,他境界也非常地高,孔子問禮於老子。在我們《金剛經》裡面講,你看老子就有這個境界了。你看我們《金剛經》裡面講,菩薩是什麼境界呢?菩薩就是「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這是佛說的,菩薩去度無量無數無邊的眾生,你一般凡人說,菩薩了不起,度無量無邊無數的人。
那在菩薩的心中說,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為什麼?因為菩薩沒有四相,他沒有我能度、我所度、還有我所度的眾生,他三輪體空,沒有能度、所度,菩薩,這種菩薩是什麼?是法身大士,不是一般的權教菩薩,他是實教菩薩。實教菩薩他最少是什麼?開始分破四十一品無明的菩薩。我們講,在《華嚴經》裡面講,叫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等覺、妙覺,最少就是什麼?最少是十住位的,圓教十住位的初住菩薩,他才有這個功夫說,「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
因為什麼?因為法身大士他就不起心、不動念了,他不起心、不動念的時候,沒有能度、所度,他沒有能所。他證法身的時候,就分證常寂光淨土,分證常寂光淨土就是分證法身。分證法身,他分證一分常寂光淨土的時候,他沒有能所,他入絕待境界。絕待境界沒有我能度、我所度的眾生。我們就是有能所,我們講說一念無明生三細,境界為緣長六粗。那個三細相就是無明業相、能見相、所見相,那就有能所了,法身大士沒有。你想想看,老子都可以漠然不予回應,你看看那個法身大士的境界,「何以故?須菩提!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這是佛定的菩薩的標準,要離開這四相。如果你還有這個四相,你不是真菩薩,你可能是名字菩薩,或者是我們講新發意菩薩。
佛又說了,「須菩提!於意云何?須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須陀洹果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須陀洹名為入流,而無所入,不入色聲香味觸法,是名須陀洹。」《金剛經》裡面在這個經文裡面有提到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我只把須陀洹列舉出來。它的意思就是說,須陀洹他是證初果的須陀洹,他要人天往返七次才能證聖果,才能證得阿羅漢。但是須陀洹如果他還有個念頭,說我是須陀洹,佛陀問他說,我得須陀洹果不?須菩提說,「不也,世尊」。既然須陀洹他是破身見的,我們講所謂的破見惑,既然破見惑,第一個要破的是身見,對不對?我們見惑有五種,身見、邊見、邪見、見取見、戒禁取見,他第一個破就要破身見。所以須陀洹他已經沒有身體的執著,他破身見了。破身見,他就沒有身體的執著。
所以須菩提答覆佛陀說,須陀洹本身沒有說我是須陀洹,你看須陀洹就有這個功夫了,我不是須陀洹,為什麼?他已經破身見了,雖然他還沒有到達無我,他要到阿羅漢破見思惑,他才能證到無我。但是須陀洹就有這個功夫了,他破身見,他就不會執著說我是須陀洹。他到什麼境界呢?佛陀在這邊講,他說,須陀洹名叫入流,入流就是入聖人之流,叫入流。但是他已經進入聖人之流了,但是他無所入,什麼叫做「無所入」呢?他六根接觸六塵,他不入色聲香味觸法。比如說我們說金錢是,佛陀跟阿難講說,金錢是毒蛇。我們看到金錢我們會不會入?我們會不會入色聲香味觸法?我們會入,我們看到金錢會心動,我們看到黃金會心動,這叫入了,叫入色聲香味觸法。
所以須陀洹對於世間五欲六塵,他知道它是跟糞便一樣,他知道那是臭的,他知道那是糞便,他不會去碰。須陀洹就有這個功夫,也就是說五欲六塵,它是毒蛇猛獸,須陀洹已經知道了,他不會去碰,他也不會心動,他就有這個功夫了,這叫不入色聲香味觸法。佛陀說,他不入色聲香味觸法,他才可以叫做須陀洹。你看看這個境界,不得了,小乘而已。圓教的破身見是誰呢?是初信位的菩薩,他開悟了(圓教初信,斷三界的見惑,相當於藏教初果(須陀洹果)),等同小乘的初果須陀洹,但是他那個功夫完全不一樣。圓教初信位已經開悟了。
所以我們剛才提到老子,他不理會剛才講的士成綺對他不禮貌。老子說我管你什麼聖人不聖人,我只要我能夠得道,在我們講叫開悟,你叫我牛也可以,你叫我馬也可以,你叫我老鼠也可以,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呢?這個味道有一點像我們講,剛才講的初果須陀洹,他破身見了,他沒有說你叫我聖人,或者我有一個長得聖人的樣子。因為士成綺到他的房間去看,他一點都不像聖人,他說,你家像老鼠窩。他本來想是說,聖人應該家裡面跟人家不一樣,這個就是凡夫的知見。這個地方是因為剛好提到「有待吾鼠攘之餘」,我就把這一段提出來。
我們再來看這一個『非槩』,「槩」就是大概的概,是同一個字。
『傾貲賑飢』,「貲」就是錢財。「傾」就是你把所有錢都拿出來賑飢,不是要你這樣的,這叫「傾貲賑飢」。
『杯觴』,「觴」是什麼?「觴」是酒杯。
再來『敝之篋笥』,「篋笥」就是古代放衣服或是東西的竹器,這叫「篋笥」。「敝」就是丢掉、丟棄。
『短褐』就是粗布短衣,在古代來講叫窮人或者是僕人所穿的衣服叫「短褐」。
『挾纊』就是披著棉衣的意思,但是在這個地方就表示說,這個窮人受到你給他施捨、給他慰勉,他忘記寒冷,這叫「挾纊」。
『文繡』就是刺繡華麗的衣服。
再來三百七十七頁,『玩好』就是玩弄嗜好的物品,比如說收集古董,有些人是會這樣。像我們臺灣早期,有些人都很執著古董這個東西。像臺灣早期股票很好的時候,一盆蘭花都是飆到臺幣幾十萬、幾百萬,現在一千塊、兩千塊都沒有人買,什麼達摩蘭,等等這些。臺灣早期有被日本統治過,所以很多日本的武士的士兵在臺灣,所以當然有些人就會收藏一些武士刀。
我們老師講一個有趣的事情,就是說有一次日本人到臺灣來,收集那種日據時代的日本的武士的武士刀,就有一個人就去收集,有儲藏這個武士刀。它出土以後就是,當然就是好像看起來當然很舊,他喜歡這個玩好,就是喜歡玩弄古物的人,他就喜歡愈舊愈好。日本人來收集、收藏的時候,收這個武士刀的時候,那個人就把那個刀再拿去磨利一點,結果給那個日本人收藏家說,我不是要這樣,我是要完全都沒有去動過的。所以這就是一種執著。所以鑽石事實上它是一個礦物,它跟木炭其實是一樣的道理。但是鑽石因為人的執著,它變成鑽石。鑽石自己本身不會說我是鑽石,我很珍貴。是因為人迷惑顛倒執著它,它才是有價值。你對修行境界非常高、對初果須陀洹,你鑽石給他,他看起來像石頭一樣。但是對一般凡夫,趨之若鶩,眼睛就亮起來了,一聽到佛經、聽到佛法就睡著了,就是這個意思,這善根不同,一樣道理,這個「玩好」。
『及吾身』,「何不及吾身」,「及吾身」就是你在世的時候。
『攀援』,就是跟我們一般講的攀緣也是一個意思,比喻趨炎附勢。
『拾遺』就是拾取他人的失物。
『寧詎見德』,「詎」就是否定,等於沒有的意思。
『升斗於涸轍』,「涸轍」就是像水裡面那個水快乾掉,那個魚都快死掉了,這個叫「涸轍之魚」。在我們《文昌帝君陰騭文》裡面有這一段文,「濟急如濟涸轍之魚,救危如救密羅之雀」。這個就是「涸轍」的意思,就是表示他非常地危急。
『吾多財而為祟』,「祟」就是鬼怪害人,比喻災難。
『貽福』,「雖為人貽福」,「貽福」就是積福澤以遺子孫,就是給子孫造福。
『泉貨流行』,「泉貨」就是錢幣的意思、貨幣的意思。「流行」就是流通。「泉」是古代錢幣的稱謂。
『遠圖』就是深遠的謀劃。
『倚伏』就是禍福相倚。
『達人』就是通達事理的人。
『籠』就是收羅。
『不拔』就是不可動搖,牢固的意思。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解釋:
明朝的沈鯉,他字仲化,歸德人,在今天河南省的商丘縣。他喜歡推薦賢能的人給朝廷,而且不讓人家知道。他撰有《警世語》。他說了,他說,世間許多事情實在是不公平,每當我參加別人的宴席餐會的時候,總吃得酒醉飯飽,吃到筷子都不能再挾菜了,吃飽了,但是主人仍然是怕失禮,不斷的在勸食。但是我們看看這些窮人,他們甚至一輩子都不知道有這個人間美食,甚至有因為沒得吃而餓死的。這一段它主要是在講貧富的差距,那都是怎麼樣呢?過去生,其實是他過去生有布施,所以這一世得樂報。過去生慳貪不捨,所以這一世裡面就變成得到飢餓的果報,這完全是過去世的因造成的。這一段主要在講,它主要講就是富人的生活跟窮人的生活是有天壤之別。
再下來,他說,我冬天穿皮衣,夏天穿葛布,冷熱我隨時變換衣服,我不僅是會穿得好,『窮奢極侈』,我穿得很奢華,過奢侈的生活,我甚至會去追求時尚。但是貧人,他卻是『衣不蔽體』,靠在別人的屋簷下露宿街頭。北風冷冷地刺到窮人的身上,他冷得發抖連牙齒都會相撞擊,我卻住在高樓大廈裡面,『高簷大棟』就是我們現在講的高樓大廈,我住得非常舒服。甚至我還有花園,裡面還有『池臺花竹』,而且還有很多古玩跟擺設,『極耳目之玩』,我甚至不惜千金去把它購買過來。但是窮人卻是危急到沒有任何依靠,甚至失去生命,或者父子夫妻必須割捨這種歡樂。這一段主要它是講窮人跟富人的生活差距,跟前一段也是同一個意思。
再下來,這個地方有提到,我們稍微再補充一下,這個地方有提到說,他「欲窮奢極侈」,就是過奢侈的生活,我曾經也看過,臺灣也是這樣,中國也有這種情形,就是新聞報導裡面也有這樣。就是說你注意到餐廳裡面去看,甚至現在年輕人,或是這些有錢人,過這個吃這個比如說情人節大餐,或者是聖誕大餐,學過西洋人這種奢侈生活,甚至標下那個高級的飯店。臺北也有這種現象,我相信國外或是中國也有。比如說我們臺北,情人節那天,就標下我們臺北最高的一零一,可以看整個夜景的,臺北市夜景的那個飯店的房間,在那邊跟情人吃一頓,說不定是五千塊跟一萬塊的這種情人節大餐。然後開一瓶最起碼好幾萬塊的美酒,這就是過著什麼?窮奢極侈的生活,很多人都這樣。甚至你到餐廳去,不管是辦酒席或是請客,有些菜吃到三分之一就倒掉。
甚至更奢侈的就是,我也曾經看過,媒體報導裡面,也有整個餐廳的環保回收車,把菜運過去回收廠的時候,倒下去裡面有的連開封都沒開封的食物。這臺灣也是很多很多,很浪費、很糟蹋,臺灣也是這種情形。我們這邊就來講說,奢侈的生活它結果是怎麼樣。李炳南老居士有講過一句話,他說,福不能享盡,勢不能用盡。在《德育古鑑》裡面有講到這一段非常好的古文,我們要把它記下來,多勸導現代的人,要過簡樸的生活。尤其像現在整個地球的資源都快耗光了,空氣的汙染,現在食物不夠吃就用基因改造,產生很多後遺症出來。
《德育古鑑》裡面的「崇修錄」裡面說,它說,「人生衣食財祿,皆有定數。」我們這一輩子我們吃多少、用多少,「衣食財祿」,你享受多少福報、有多少錢,這個都是皆有定數的。就是《了凡四訓》裡面講的,一飲一啄,莫非前定。「若儉約不貪,可得延壽」,你如果能夠節儉,約束自己,不貪享受,那麼可以延壽。「儉約不貪,可以延壽」,這為什麼?因為他惜福。如果你「奢侈過求,受盡則終」,你享受完了就沒有了,我們一般講叫祿盡人亡,「祿」就是福報,祿盡,用完,福報用完了,業報就現前,人就要死了,命就沒了。
它這裡面有個解釋非常好,它說,「譬如有錢一千,日用一百,則可十日」。比如說你有錢是一千元,你一天用一百元,可以用十天,「則可十日」。「日用五十,便可二十日」,如果你一天用五十塊錢,那就可以用二十天了。往下再類推,你這輩子要用多少錢、住多少房子,都有一定的定數。你惜福的話,你把福報拉長。你全部都過奢侈的生活,把它用完了,福報就用完了。它說,「若縱恣奢侈」,如果你縱欲奢侈,「一千之數,一日用盡矣!」你一千元的福報一天就用完了。「或難之曰」,後來有人就問難說了,「世亦有廉儉而命促,貪侈而壽長者,何故?」他說,你這樣說,可是世間也有很節省、很清廉的人,可是生命就很短。也有很貪,很貪心的,很奢侈,他命活得很長,什麼原因呢?
《德育古鑑》就回答說了,這「崇修祿」裡面就說了,「貪侈而壽,當生之數多也。」它說,假如這個人是貪心,又過得很奢侈,他又活長壽,為什麼?因為他前世所造的不殺生的因,所以這輩子長壽,他當生是他本來就會活得很長,「當生之數多也」,比較長。假如他更廉儉,他更廉潔節儉,他壽可以活得更長。假如這個人「廉儉而促」,假如他這個人清廉節儉,但是他命很短,因為他「當生之壽少也」,他的命定裡面,他的壽命比較少。假如說他更貪侈,他更貪愛奢侈,「必愈促矣!」那就更短了!
這一段我們好好去反省省思,福報不要太享受。這裡面用一千到一百,可以用十日,五十可以用到二十日去做比喻。你去想想看,你比如說你可以活八十歲,八十歲的福報你四十歲就把它用完了,那四十歲就祿盡人亡了。如果你活到八十歲的福報,你都把它布施給眾生使用,把福報給別人分享,那你就跟袁了凡居士一樣,袁了凡居士他三千善、三千善、一萬善,他就把福報給別人分享,給別人使用。所以他本來應該是活短命的歲數,他活到長命。他本來是五十四歲就壽終正寢,他活到七十三歲。竇燕山也是一樣。這一段我就做這樣一個補充。
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第五行,我跟我家中的子孫,已經擁有很寬裕多餘的生活,我還要想積蓄更多的錢來為我的子孫長久做打算,我還怕我子孫將來生活困苦。可是窮人的生活卻是家徒四壁,早上吃這頓飯,晚餐不曉得在哪裡?朝不保夕。而我的錢財、財物很多,多到我自己耳目都難以分辨清楚,但是也不免造成我生活糜爛,或是生活放蕩,以致於暗地裡召感了這些盗賊來覬覦窺伺。而窮人偶而撿到我遺漏的稻穀,或是我丟棄不用的東西,我卻表現得不肯給他們,『忍不能與』就是我卻表現得非常吝嗇,不肯給與。
或者甚至有些人他放著高利貸,而這些窮人還要去繳利息的重擔。而這些窮人為了生活,去做苦工來換取工資,雖然是微薄的收入,但是他還是要努力去爭取。我常裝滿財物在箱櫃中,而且去攀緣,去結交權貴人家,還怕人家不接受。而貧人、窮人他乞求一文錢,以便他可以延長命在旦夕的生命,向我乞求一文錢的時候,我反而怎麼樣呢?我面有惱怒的臉色,不願意給他錢。甚至假裝說,我也是很同情他,『有託在肺腑』,卻不能給窮人一點東西,好讓他回家有一餐的溫飽,這叫做『不能以貧身歸者』。
這個地方《德育古鑑》裡面也有提到,它說「無福消受,斯不可享用。」你要享受這個福報,你要有那個德行才可以享受。但是裡面又提到了,它說,你節儉不是教你「鄙嗇之謂」,它說,你如果這個人是很慳貪、很吝嗇,不肯施捨,這種「鄙嗇之極,必生奢男。」你的子孫一定很會花錢,會生出很奢侈的子孫出來,這叫「鄙嗇之極,必生奢男。」它說,祖先總是「錙銖積之」,祖先總是一文錢一文錢這樣存,子孫都不珍惜,「子孫泥沙用之者矣」,子孫不知道前人的辛苦,用錢如水一樣,「泥沙」,就是不重視。
大凡人生下來有錢財,這個都是前生種的福分,不可不珍惜。如果你一文不捨,這個不是珍惜。如果你「矯奢暴殄」,這個不是真正的用。它說,我們要學竇禹鈞,「家無金玉之飾」,無「衣帛之妾」。所以《德育古鑑》裡面講的這一段最主要就是說,有錢人家一餐飯可以供窮人七天的溫飽,吃一頓宴席可以供貧人一輩子能夠有飯吃。這個地方我們引用《德育古鑑》裡面的勸善的話來解釋這段文。它也講了,它說,「忽聞貧者乞聲哀,風雨更深去復來。多少豪家方夜飲,歡娛未許暫停杯。」就是這個跟這一段的文很接近。
再下來就是說,有一個叫做甘矮梅的先生,他精通五經,他的學生很多,其中他有一個學生是擔任御史,來見他。這個甘矮梅就留下餐飯給御史來吃,御史因為他是高官,照理講是應該要吃得很好,可是他留給他的東西是什麼呢?是葱湯麥飯,什麼菜也沒有,葱下面的一點,丟下去的一碗湯而已,麥飯就是麥去做的白飯。他就寫了一首詩,他說,「葱湯麥飯煖丹田」,為什麼呢?非常感動,我的老師怎麼過這麼節儉的生活?他招待客人也不會是山珍海味,也是簡單到不行的葱湯麥飯。所以他就說,「葱湯麥飯煖丹田,麥飯葱湯也可憐。」他說,老師只吃到麥飯葱湯,也實在是省到可憐。這表示老師惜福,這個甘矮梅先生惜福。他說,「試向城頭高處望,人家幾處未炊煙。」後面那一段就是形容有錢人家的奢侈,「試向城頭高處望」,有哪幾戶人家不是這樣川流不息的,就在那邊宴客呢?大魚大肉的這樣在吃呢?這一段我們就講到這裡。
再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三百七十六頁第二行,我擁有很多財富,但是我卻過著很奢華的生活,以致於引導我走向邪淫的路,因而召致災禍。而窮人在旁邊等待我吃剩餘的食物,卻是一點也得不到,這叫做「而貧人有待吾鼠攘之餘而不可得者。」為何這個世間這麼不公平呢?到這種地步呢?我今天要為窮人說幾句公道話,我不是教你們所有的錢財都拿出來去賑濟災民,這樣是強人所難。我只是教你們說,捐出你們沒有用的部分,把它轉化為有用的部分。比如說你宴賓客的時候酒醉飯飽,你為什麼不分一點食物給這些飢餓的窮人吃呢?他都快餓死了,你為什麼不分一杯剩餘的殘汁呢?湯汁呢?讓這些布施給一輩子都不知道有這種美味的窮人呢?對你來講是惜福,對窮人來講是美味,給他一餐吃飽,這不是兩全其美嗎?你為什麼不做呢?『為兩得其便乎。』
再來這一段,你有多餘的衣服放在櫃子裡面,你不穿跟沒有衣服是一樣的。自己如果能穿短褐布衣,把多餘的衣服布施給衣不蔽體的窮人,那麼窮人也可以得到慰勉。你為自己種下一點福報,來生他世你也可以穿一個比較好的錦繡的衣服。『吾不為耳目之玩,即可全人之性命與骨肉』,我不想為耳目之玩就是,「耳目」就是你以這個世間的美食美色,或者古玩之類的,我只為貪得耳目之玩這些嗜好,我只要不去做這個事情,把省下來的錢,我就可以保全窮人的性命,跟讓他們的骨肉一家得到溫飽,這是一個很好的善事義舉。用這樣的善事義舉來做議題,然後拋磚引玉,傳播出去,可以得到很多別人的學習,或是響應,而『則可傳』。你在深夜的時候好好反省這樣的一個布施行為,你覺得說天下最好玩的事情、最可玩好的、最美的事情不就這個布施,我們講說助人為快樂之本,「天下之可玩好者,無佳於此矣」,就是我們講的助人為快樂之本,沒有一個事情比這個更快樂。
再來這一段,我累積了很多財富,我一輩子用不完,我又可以留給我子孫。如果你子孫是賢能的,他不用靠你這些錢,他也一樣可以用。如果你子孫是愚昧的、愚笨的,你給他,他剛好被人家騙走,也不能用這筆家產。為什麼不在你自己可以做主的時候,而來把它布施呢?為自己種一些福田呢?讓朝不保夕的人可以用呢?平時我揮霍無度,早已經不把金錢當一回事,就是『業置度外』。但是如果這些錢讓窮人能夠使用,就好像我錢掉下去,人家窮人可以撿起來一樣,這並沒有損害到我所擁有的,有什麼好珍惜的呢?我還有什麼好吝嗇的呢?『吾何惜』。
再下來這一段,我準備了很多東西去攀緣有權勢的人,難道他們一定會接受嗎?可是我布施了升斗的白米,去救這個很窮困的窮人,就可以讓他們起死回生,你為什麼不這樣去做?而去做那樣的事情呢?『何以不為此』,「為此」就是救這些都快餓死的窮人,『為彼』就是你去奉承這些權貴人家呢?甚至我因為有很多錢財而召來這些災禍、禍害。對我來講,你給這些窮人一點點的錢,卻可以給自己帶來福氣。對我來說,我只是減少我多餘的部分,我卻是給窮人不足的部分,給窮人帶來福氣,「雖為人貽福」,我給窮人帶來福氣。這個講起來,對我來講是可以消災免禍,是『兩利之道』,自利利他。所以說,『捐無用為有用者』,捐出用不到的部分,使它成為有用的東西,就是如此。這個就是種福,要為自己修福德。
在《德育古鑑》裡面,「楊襄毅公父瞻之言曰」,楊襄毅公他的父親就跟他說了,他說,「現在之福,積自祖宗者,不可不惜;將來之福,貽於子孫者,不可不培。」你現在的福報是從祖宗得來的,你不能不珍惜;將來的福報是你要留給子孫的,你不得不培養。「現在之福不惜,如燈之燄,愈燄愈易竭」。你現在的福報如果不珍惜,就好像說你點那個燈一樣,那個燈照得愈亮,等一下就枯竭。你將來的福報能夠培養,就好像你添那個油,「如添炷油,愈添則愈久」。
再下來,我們看三百七十七頁的最後一行,你沒有看到天道或是人事間的變化嗎?『盈虛消長』,盛衰的定律,老天從來沒有違背過,而且都依這個原理運行不悖。錢財本來是到處流通的東西,所以我們稱錢叫通貨,通貨,它就是要流通的,你怎麼可以把錢財囤積在一處,而不讓它流通出去呢?你不妨仔細看看,過去大家所稱讚,『所稱』,所知道的富貴人家,到現在還剩下幾戶人家呢?他們的子孫是沒有辦法終生享用的。這要不是他們前人樂善好施,他們的子孫就沒有辦法享受今天的富貴,他是前人喜好施捨,哪有今天的富貴呢?『非由前人好施』的意思是這樣。所以你不為遠處著想,將來是不會有好結果的,「而不為遠圖也」。
再下來這一段,興盛衰亡起起伏伏,本來就是勢所必然的。知道這個道理,你該節儉積蓄的時候,你就要積蓄。應該要散財布施的時候,就應該要散財布施。錢財可以給自己運用,也可以幫助別人,讓別人運用,這樣的人他叫做通達有智慧的人。你把錢財籠絡在一處,然後又設了很多道堤防來防範,以為這樣可以千秋萬世,可以永遠都不會有變化,能讓子孫世代享福,而以為這些財富不會流失掉,這種做法是愚癡的行為,愚癡的人。平時多積些陰德,是為了長久打算,這種人就是有智慧的人。不為某種目的而去做,這種人叫做君子。
這一段文寫得很長,最主要是明朝這個沈鯉,他勸富人要多樂善好施、多布施,瞭解窮人的苦。那在這一段裡面有一段文就是說,一般自古以來都會有這種現象,就是在三百七十五頁的第六行,『猶務多積厚蓄,為子孫計久遠。』三百七十七頁的,「不睹天道人事乎?盈虛消長,天且弗違。」還有後面的三百七十八頁的,「昔所稱富家,今存者幾乎?彼其子孫不終享也。」剛才唸過這幾段文,其實裡面都有跟我們講因緣果報,我們就引用印光大師在寫給衛錦州居士書裡面,印光大師對於福善禍淫,印光大師怎麼開示的?
印光大師說,他說,「世間最博厚高明者」,「世間最博厚高明」就是說世間大家最尊敬的,「莫過天地日月」。但是天地日月它也是有變化的,印祖說,「而日中則昃,月盈則食」。他說,我們認為這個天地日月可以講說世間最博厚高明,但是「月盈則食」的意思就是說,月亮圓的時候它就會發生月食。「日中則昃」的意思就是說,太陽要西下了,表示說它這個事情,盛到極點就會衰落。「高岸為谷,深谷為陵,滄海變桑田」,桑田變滄海。他說,古往今來道德最高尚的,「最道高德備者」,我們認為學問最好的、智慧最高的那就是孔子,這裡講的,印祖說「道高德備者」,最有德行的、智慧最高的、道德最高的就是孔子,莫過於孔子。
但是孔子也曾經「絕糧於陳,被圍於匡」,孔子當時也在陳國曾經絕糧。它這個典故是這樣的,楚昭王派人請孔子,孔子就隨即出發,陳蔡兩國的大夫就很怕孔子被楚國楚昭王所用,就把孔子圍困在陳國,圍困在陳蔡野外。我們看那個孔子的影片裡面就有演這一段,孔子跟他一些弟子就不能繼續前進,在那個地方孔子曾經也絕糧七日,七天沒有東西可以吃,許多弟子病倒不起。弟子中,多有不快者,孔子仍舊講誦不絕。裡面有人不高興,也起了煩惱。孔子在那種最困難的情況之下,還是在旁邊講聖賢道理給弟子聽,就是講誦不絕。後來派子貢到楚國,楚昭王發兵迎接孔子,把他救出來。
從其中孔子經過宋國的匡城的時候,他們的師生們也忽然被一隊士兵給圍住,後來一問才知道說,當地人把孔子誤認為魯國的陽虎,因為孔子的模樣跟陽虎長得有點像,而陽虎在匡城做過很多壞事。所以孔子跟弟子們雖然否認,但是匡城的居民都不相信,也不放他們走。這就是孔子他是一個道高德備者,他也曾經在陳國絕糧,也被圍困在匡城,這個典故從這邊來的。
印祖說,孔子「周遊列國」,一生還是沒有人重用他,「卒無所遇」。他只有一個兒子,才五十歲就死掉了,「年才五十,即便死亡」。幸好還有一個孫子可以「得綿世系」,還可以傳承香火,傳到臺灣來就是孔德成。「降此而下,顏淵短命」,他說,從孔子往下,「顏淵短命,冉伯牛也短命」。子夏眼睛瞎了,左邱明也是眼睛瞎了。屈原就是因為他被人家陷害,所以他憂憤投江自殺,在汨羅江中自殺,我們現在五月五日的端午節就是紀念屈原。「子路作醢」,這個「醢」就是肉醬,子路因為他在衛國當官,後來捲入了衛國的政爭,後來被敵兵把他斬成肉醬,這是「子路作醢」。
印祖說,「天地日月」,還不能夠讓人家常然不變,大聖大賢也不能夠讓他只有順,沒有橫逆。他說,怎麼辦呢?連天地都會怎麼樣呢?剛才講滄海變桑田,桑田變滄海,還有我們講說「日中則昃,月盈則食」,連天地都會變化,那聖人也有受到災難,有短命的、失明的,眼睛失明的,那怎麼辦呢?印祖他說,要怎麼辦呢?他說,你要「樂天知命」,你所遭遇的就無不安樂。他說,千百世以後,他說,千百年以後,從天子以至到庶人,大家都非常尊敬孔子。但是如果以孔子當時的情況來講,「以當時現境論之,似乎非福」,孔子他的兒子五十歲就死掉了,孔子他有一子,年才五十就死掉了。所以以當時情況來講的話,是覺得他好像沒有福報。但是傳到後來,「以道傳後世論之,則福孰有過於此者」。有誰比孔子的福報還大呢?對不對?傳到臺灣來的時候,也傳到孔德成。范仲淹他們有八百年的福報。
所以印祖說,人生在這個世間,「千思萬算,種種作為」,說到究竟的地方,也不過只要養身餬口而已,或是留一點錢給子孫而已。既然人生只有這樣,那麼如果身體上穿個粗布也可以遮體,你穿的短褐,一樣可以遮體,為什麼一定要穿綾羅綢緞呢?吃東西,「菜羹儘可過飯」,剛才我們提到一個御史,他到他老師家去,他老師是甘矮梅,他老師請他吃飯是吃什麼呢?吃葱湯麥飯。所以印祖說,我們如果能夠說,可以吃簡單的菜羹就可以吃飽,那為什麼一定要魚肉海味呢?子孫如果能夠賢能,如果能夠讀書或者耕田,或者做生意,他可以養活自己,為什麼一定要富有百萬呢?為什麼一定要家財萬貫呢?
他說,「古今為子孫謀萬世之富貴者」,就是秦始皇,他併吞六國,「焚書坑儒」,把天下的兵器全部收起來做成一個大鐘。他無非是想「愚弱其民」,就是要愚昧人民,讓他們不能夠起兵,不能起事。誰知道陳涉一起義,「群雄并作」,秦始皇一統之後,也不過是十二三年而已,他就變成怎麼樣?身死國滅,而且子孫全部遭屠戮,被殺死,如同斬草除根,沒有留下半個子孫,「靡有孑遺」。所以秦始皇想讓子孫得安樂,反而害他的子孫快速的死亡。
漢獻帝的時候,曹操為丞相,曹操他是「專其威權」,他所作所為就是要「弱君勢,重己權」,就是要弱化皇帝的權勢,要增加自己的權勢。他是希望說,他只要一死掉,就趕快能夠讓他兒子可以繼承皇帝。等到他死掉的時候,曹丕篡位,曹操的屍體還沒有入殮,曹丕就把他曹操的嬪妾納來自己的己宮裡面,皇宮裡面。而且曹操死後永墮惡道,總共多久?一千四百年。到清乾隆年間,《印光大師文鈔》裡面這樣記載,到清乾隆年間,蘇州有一個人殺豬,殺豬的時候,在那個肺肝上面寫有曹操兩個字,旁邊有一個人看到以後,「生大恐怖」,說啊,怎麼這個肺肝會寫曹操兩個字呢?他「隨即出家」,他覺得這個因果太可怕了,世間太無常了。這個人出家以後,他法名叫做佛安,他一心念佛,遂得往生西方,這個事情記載在《淨土聖賢錄》裡面。
再來曹操費盡心機想為子孫謀,雖然作皇帝也不過是四十五年,國家就滅亡了。每天跟西蜀東吳互相爭戰,戰爭,「何曾有一日安樂也」,他哪裡有一天的安樂呢?曹操以後,接下來「兩晉宋齊梁陳隋」,到五代的「梁唐晉漢周」都不長久,其中東晉最久也不過是一〇三年。其他甚至有些朝代,有兩三年的,有八九年的,有一二十年的,或者四五十年的,就滅亡了。這還是正統,那其他如果是竊據偽國呢?那這個數目更多了,而且它這個朝代就更短促了。推究到他們剛開始的那個用心,他無非也是想讓他的子孫可以富貴尊榮,但是如果你仔細去研究他的實效,反而讓他子孫更容易遭受殺戮,甚至滅門絕戶。
接下來印祖說了,他說,「貴為天子」,他「富有四海」,他還不能夠讓子孫可以世受其福。他說,做皇帝的他富有四海,還不能讓他子孫可以享受福報,何況是我們區區的凡夫呢?「從無量劫來」,我們所作的惡業,「厚逾大地,深逾大海」。就是我們講的,佛經裡面講的,佛陀跟我們講,眾生的罪業如果有體相,虛空不能容受,這就是所作惡業「厚逾大地」。我們講說,「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逢時,果報還自受」。所以《地藏經》裡面有講我們起心動念無不是業,無不是罪,「業力甚大,能敵須彌,能深巨海,能障聖道」。所作惡業「厚逾大地,深逾大海」,這是真的。所以無量劫來,我們哪一世造什麼惡業呢?其實我們都有隔陰之迷,我們自己也不知道。
曾經就有一個女眾,她本身是一個教官,在臺灣,在高中或者大學裡面都有這個教官,早期啦,現在也有。這位女教官其實滿善良的,她後來已經親近佛法,在我們臺北士林那邊有一位法師,她去親近他,那位法師是修地藏法門,在臺北市的士林。這位女教官也是滿虔誠的,她每天要到學校去上課,去當教官,大概早上差不多要八點半,或是九點到學校去。她就是騎摩托車戴著安全帽,她就到士林那邊,可能要參加這個法師的早課,這也是好事。
可是有一天她騎摩托車,經過臺北市的民族東路,要往中山北路方向走的時候,因為那個地方,在民族東路那個地方有一個,我們臺北市的一個建國市場,因為那個是一個大市場,會有很多南部來的貨車,會把蔬菜跟水果運到那個地方去批發。這些蔬菜水果的貨車,它因為太早到了,市場還沒有開,它就先停在路邊。停在路邊那個貨車很長,司機在車上睡覺,他就把後面關上去那個柵門,那個護欄扎上去,他就把它卸下來。卸下來以後它會有一個把手,是可以把它卡榫把它卡住的。它卸下來以後,那個卡榫剛好是往這個方向,這樣懸著。
那個女教官騎摩托車經過那裡的時候,沒有仔細看,可能那時候早上五六點的時候,天還沒有亮,可能也是視線不是很好。她摩托車就撞上那個貨車的後面。因為剛好那個司機把後面推上去那個柵欄放下來,那個女教官就撞上去以後,人飛過來以後,飛起來以後,剛好眉心正中那個車上門欄的那個把手,整個鐵棒就從她正眉心插下去,當場死亡。消防隊來的時候,要把它卸下都卸不下來。最後只好把這個棒子把它鋸斷,再把它抽出來才有辦法,這因果是很可怕。
這裡面講的從無量劫來,所作惡業厚逾大地、深逾大海。印祖說,你怎麼可以保持你家道常興呢?你可以保持你家道不衰呢?要怎麼樣保持家道不衰?要福以酬德,《感應篇》裡面講福以酬德,厚德載物,你怎麼可以有福無災殃呢?所以要學竇燕山。我們前面講竇燕山,我們瞭解說竇燕山他家無金玉之飾,無衣帛之妾。怎麼學竇燕山?竇燕山本身也是短命的,他是後周諫議大夫,他三十歲的時候,他祖父來給他託夢,他說,你沒有兒子又不長壽,你應該早日多行善事。竇燕山聽到以後,他就開始發心去作善事。
剛好他家裡有一個僕人偷他兩萬錢,這個僕人沒有辦法還這兩萬錢,就把他的女兒寫了一個切結書,綁在身上賣給竇家,就跑掉了。竇燕山就把這個切結書燒掉,叫他太太把這個僕人的女兒,把她養長大。養到十五歲的時候,再把他的女兒嫁出去,再送兩萬錢的嫁妝給她。後來竇燕山又在延慶寺撿到金子兩錠銀子十兩,他在那邊等遺失的人。後來遺失金銀的人又回來,他就把錢還給他。原來這個人是要把這個銀子去替父親贖罪。竇燕山他家族裡面的同宗或是外姻的親戚,如果有死喪不能夠埋葬的,他都幫他們埋葬;有女兒不能嫁出去的,他都幫她嫁出去;他的親朋好友裡面,如果說生活很窮困的,他就借錢給他們做生意;對於地方上有賢能的人,竇燕山就給他推薦,這個多到沒有辦法計算。
另外竇燕山在他自己家的南邊建了一個書院,有四十間,蓋了一個圖書館,裡面有一千多冊的藏書。他延聘老師來教這些清寒子弟,同時提供糧食給這些窮人家的子弟,可以能夠安心在那邊讀書。竇燕山每年計算他家裡的收入,除去夏冬祭,夏天跟冬天要祭祀所需要的費用以外,他全部都拿出來幫助人。他自己家裡生活非常地節儉樸素。所以他沒有我們剛才講的,沒有金玉之妾,沒有金玉之飾、衣帛之妾,就是他的太太沒有穿金戴銀的,沒有穿那個很華麗衣服的。
他這樣作了很多善事以後,後來他的祖父來給他託夢,他說,你本來沒有子嗣,壽命也短,經過這數年的積陰德,你名掛天曹,上帝延長你的壽命三十六年,還給你五個兒子,而且都富貴顯達,死後你還當洞天真人。這是竇燕山,他後來活到八十二歲。他本來短命,後來活到八十二歲,無疾而終。我們把這一段竇燕山的故事引出來,剛好印證剛才印祖說的,你怎麼可以讓家道常興?竇燕山就是讓他家道常興,他五子八孫都顯貴,這叫做家道常興。竇燕山為什麼可以家道常興?他就是行功立德,聽他祖父的話,去幫助窮困人家。他就可以有福無殃,他還無疾而終,死後能夠升洞天真人,他有福無殃。
所以你要怎麼有福無殃?學竇燕山,學袁了凡。印祖說,你要知道世間萬法都是虛假的,「了無真實,如夢如幻,如泡如影,如露如電,如水中月,如空中花,如熱時燄,如乾闥婆城」,「乾闥婆城」就是我們現在講的海市蜃樓。以上我們就引用印祖的開示,來解釋這裡面有提到這些富有人家都要把,多積厚蓄,為子孫繼久遠。我們這個地方來做這樣的一個解釋。
最後我們來看老法師對於這個「施恩不求報,與人不追悔」的開示。老法師說,他說,《金剛經》裡面有一段話,就是也在我們前面有提過,菩薩於法,應無所住而行布施,老法師說,這個境界非常地高。他說,無所住事實上是不住相。他說,真正做到三輪體空,才叫做無所住。經上說,「若菩薩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這個話是真的。他說這個世界為什麼會紛爭?他說,要領導這個世界,其實用六波羅蜜就可以了。老法師說,我們看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或者海灣戰爭、波斯灣戰爭,他說,問題有沒有解決?他說,沒有解決。他說,愈搞愈複雜。戰爭要能夠解決問題的話,那麼第一次世界大戰問題就解決了,不可能有第二次。第二次世界大戰,問題還是解決不了,那還有第三次,還有第四次、第五次。這說明戰爭不能夠解決問題。
那什麼能解決問題呢?老法師就是引用《感應篇彙編》這裡面講的,「施恩不求報,與人不追悔」,他說,問題就解決了。老法師說,美國人打韓戰花了一百八十億美元,這一百八十億美元要是拿去布施給南北韓,我想問題馬上就解決了,這是無條件的布施。但是美國把它拿去戰爭,所以到今天,美國跟北韓就產生這種深仇大恨。他說你布施以後再來調停他們,誰不尊重你呢?谁不聽你的話呢?他說,你是好人啊。然後美國在越戰花了十倍,剛好是一千八百億美元。他說,不但不能解決問題,還是永遠的結怨仇,冤冤相報,沒完沒了。他說,誰願意幹這種事呢?這一千八百億的美元,如果是送給越南人,我相信越南人看到美國人,都會喊老祖宗、喊爺爺、大恩人。所以我們冷靜想想,無私無條件的幫助別人,真正是為別人利益著想,才能解決問題。
第二個,老法師說,今天這個世界紛爭解決不了,為什麼?因為任何人考慮問題,第一個觀念都是對我有沒有利。我們常常在報紙上看到美國人處理問題,跟外面交涉的時候,先考慮符不符合美國的利益。他說這個念頭就解決不了問題,他說問題的癥結就在這個地方,無論你用什麼手段都解決不了問題。解決問題,聖賢教誨說,你要考慮到為他的利益,符不符合他們的利益,符不符合大眾的利益,不要把符合我的利益擺在前面。
你看美國現在到處在全世界跟人家結怨,比如說美國把中東的伊拉克海珊政權推翻了,利比亞的格達費政權推翻了,好了,現在好了,造成一個新的恐怖國家叫ISIS,這個恐怖國家出來,到處砍頭殺人,到處發動恐怖戰爭,現令全世界都頭痛。這美國弄出來的,美國把海珊跟格達費推翻了,甚至把他殺死,搞出這麼大的問題出來,結怨仇。美國是為什麼?他還不是為了他自己的石油利益、伊拉克的石油利益,結果呢?因為他只想到他自己的利益,所以沒有辦法解決問題。所以要把自己的利益抛棄掉,給諸位說,自己真正得到最殊勝的利益。於是我們就明白過來,真正能解決問題的是聖賢的教誨。美國人如果懂得「施恩不求報,與人不追悔」,他到現在還是一個強國。
再下來,第三個,我們中國人講話,現在真的是人微言輕,沒有人相信。英國人湯恩比教授說話,人家就相信,他說的話很好,一點都沒錯。他說,真正能解決二十一世紀的社會問題,只有大乘佛法跟孔孟學說,這是他指出來的。大乘佛法是什麼呢?孔孟學說又是什麼呢?到哪裡去找?現在孔孟的書不難找,找大乘佛法也不難,找到之後不懂,看不懂。佛家常講,佛法無人說,雖智不能解。找到了看不懂,或者把意思看錯了、曲解了,還是不能解決問題。所以要去實踐、要去契入、要去領悟、要去消歸自性,回歸到自性,必須去領悟,也是我們禪宗前面講的,見到父母未生前本來面目。
接下來第四個,老法師說,剛才我們講說二十一世紀的問題,只有大乘佛法跟孔孟學說,大乘佛法跟孔孟學說要怎麼做到呢?老法師說,總結來說,還是一個教育問題。你要解決教育問題,第一個,是師資問題,如何來培養師資?今天這個世間,第一等的大功德是什麼呢?是培養師資。我們講說,培養弘法人才,弘護人才,講經的弘法人才,這個是第一等大功德。諸位一定要明瞭,今天亡國滅種不可怕,他說,這是小事,他說,道統斷絕才是大事。佛家講法身慧命,他說,這個不能斷。道統斷了這個世間人苦難無邊。如果有一兩個人可以續佛慧命,續佛的慧根,那麼一切眾生就有得救的希望。這就是培養僧才的重要性,培養師資的重要性。
所以老和尚說,諸佛剎土,教學為先。因為如果你一兩個人能夠續佛慧命,眾生就有得救的希望,就有一線光明。這個機會也不是太容易得到。綿延諸佛菩薩聖賢的道統,我們要負擔起這個使命,這個使命是世間第一等偉大的使命,你能不能做到這個工作?那就看你發心,你真正要發心,一定要具足清涼大師所說的信解行證,這四個字統統具足。你能夠做得到,你就能夠承擔這個使命,就《華嚴經》裡面講的「信解行證」。如果你能夠做到信解行證,你無論現在是過什麼生活,無論你是什麼樣的工作崗位,都可以做得到。你貧窮淪落到乞丐也能做得到,他說,乞丐裡面也有佛、也有菩薩、也有聖賢,問題就是說你有沒有這個心,你肯不肯去做。
我們現在講經,學為人師、行為世範,這個題目,自己總想看看,起心動念、言語造作能不能為別人做好樣子?果然能夠為一切眾生做好樣子,你就是聖、你就是賢、你就是佛、就是菩薩,這些話我們講了很多很多,老法師說,我們要好好去參究。
再來第五點,老法師說,「施恩」這兩個字就是布施恩德。我們在講座裡面也有提到,與人為善,總是要有一個純善的心、純善的念頭,念念為別人著想,這個是布施恩德。布施恩德是他的想法、是他的說法,如果我們自己還有一念布施恩德的心,那就錯了。為什麼呢?為什麼說我們還有一念布施恩德的心就錯了呢?因為你還有一念布施恩德的心,就是有能布施的我、所布施的對方,就表示你,「我」沒有放下來,我執沒有放下來,你還有我相、人相,那這就錯了。
錯在哪裡呢?錯在我們著相,你著相跟性德就不相應,跟什麼相應?跟煩惱相應。你著相了,它跟性德不相應。那這樣的話就不圓滿,那不是功德。那是什麼?那是修了一點福報。所以「施恩不求報」,其實它就是什麼?它就是鼓勵你做到三輪體空的境界。施恩不求報其實某個角度來說,也是不著相,與人不追悔。他說,你著相了,你所修的福報,我們佛法裡面講叫做有漏福報。有漏福報在哪裡享?在三界六凡,在三界六道裡面享受。你只是種了三界六道的善因,跟性德是不相應的。這個道理很深很廣,學佛的人不能不知道。你不知道,你的清淨心得不到。老法師說,我們要曉得,清淨心才是真善,才是大善。
所以我們要明白這個宇宙人生的真相。如果你明白了,看破放下就很容易。你明白了以後,能得、所得都不可得,佛家常講,萬法皆空,那你還會打妄想嗎?他說,袁了凡先生明白了,他明白這個,但是他並沒有,他並不是說他悟了這個真正道理,他只是明白,不過是因緣果報的道理。他明白了一飲一啄,莫非前定。他明白一生當中功名富貴、夭壽貧賤,都是過去生中所修的,這一生中所感得的果報。袁了凡先生明白這個事相上很粗淺的真相,他明白了。他明白以後,他就可以如如不動了。但是他的妄想、分別、執著沒有斷,只是比較輕了一點。
所以他跟雲谷禪師在禪堂裡面三天三夜不打一個妄想,什麼原因?因為他明白一飲一啄,莫非前定,他放下了。但是這不是事實真相,你真正瞭解事實真相的人,叫開悟。開悟以後,他的心才是真正的清淨。所以後來雲谷禪師跟他開示以後,他發心讀書求功名,改造自己的命運。袁了凡做世間人的好榜樣,也是做六道眾生的好榜樣。但是他還不是真正的學佛,真正的學佛,老法師說,要修出世間的大善。但是出世間的大善不容易,要怎麼樣?要必須把煩惱習氣徹底的放下,要能夠照佛的教誨去做。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如果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