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27集
第127集

感应篇汇编第127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二七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04/06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27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三十四句,【人..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0:59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27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27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二七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04/06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27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三十四句,【人皆敬之,天道佑之,福祿隨之,眾邪遠之,神靈衛之。】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三百八十九頁,我們看經文:
【顏淵夭於陋巷。夷齊餓於首陽。原憲之貧。范滂(pāng)之刑。乃修德而少福祿者。善德之所在。日月爭光。非尋常之福祿可比也。成仁取義之士。所當知也。】
我們來看這段的字句解說:
『顏淵』,又稱為顏回,他是春秋魯國人,字子淵,他是孔子的弟子。他貧而好學,居陋巷。我們常常聽到這樣的一個開示,就是顏淵一簞食、一瓢飲,這是孔子對他的讚歎。孔子說,顏淵以其賢且好學,孔子非常喜歡顏淵的好學跟他的賢德。孔子說,顏淵有德行。然後孔子讚歎他說,「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顏淵他在孔子的學生裡面,列德行科。孔子稱讚他說,「不遷怒,不貳過。」這個不遷怒是真的不容易,我們都會把過錯怪別人,不會怪自己,會遷怒給別人,這個就是我們的我執深重,我們的習氣。所以容易動怒、容易生氣,我們說火燒功德林,凡夫很容易受境界影響。
所以是在根塵接觸之中來修這個禪定,眼見色、耳聞聲,反聞聞自性,性成無上道。凡夫會住相生心,離不開這個四相,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所以那個我執非常地深重,無始劫來,這個習氣愈積愈重。所以常常被境界轉掉,所以就會遷怒,遷怒給別人。所以顏淵他可以做到不遷怒,他有德行。如果以我們佛法上來講的話,顏淵的定功跟智慧很高。他不貳過,就是他不會再犯第二次錯誤,這更難。我們是一直在犯錯,顏淵不貳過,所以他是聖人,對不對?
但是他早死,等一下我們就會探討,為什麼聖賢會早死呢?我們覺得這樣很不公平,聖賢應該長命百歲。但是如果你從自性的角度,自性本自清淨、本自具足、本不生滅、本不動搖,哪裡有生死呢?靈性是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凡夫有執著,執著一期的生命,有我貪、我愛、我瞋、我癡,我見深固,我見很深。所以老法師說,我見生出我貪、我慢、我癡,我慢就是我瞋。所以這個我拿不掉,阿羅漢拿掉我了,他破我執,證得無生,出三界、了生死。
所以顏淵能夠做到不遷怒、不貳過,這個值得我們學習。我們常常來學習顏淵,碰到逆境來的時候,碰到不如意的時候,能不能夠不遷怒?當下就是修行,其實不起瞋心它就是功德,不起瞋心就是福報。顏淵早死,孔子哭之慟,孔子非常地傷心,後來人家稱顏淵叫復聖。
再來『夷齊』,「夷齊」也是聖人。「夷齊」,他們叫伯夷跟叔齊,合起來叫「夷齊」,他們是兩兄弟。伯夷跟叔齊他們是商朝人,在周朝的前面,伯夷跟叔齊他們是商末孤竹君的兩個兒子,孤竹君應該是那時候的小諸侯,商朝那時候的一個官。相傳他父親遺命,生前要把這個位子交給,要立給次子叔齊做繼承人。孤竹君應該是一個小諸侯,或者是一個諸侯,孤竹君死後,叔齊卻把位子讓給伯夷,伯夷不接受。這兩個兄弟是善緣來投胎的,不會明爭暗鬥,不會爭權奪利,兩個兄弟是好緣,說不定也是聖賢再來的。
伯夷不接受以後,叔齊也不願意登位,先後都逃到周國。周武王要伐紂,兩人叩馬諫阻,就把他馬車攔下來,請他不要去攻打紂王,當時紂王非常地荒淫暴虐。周武王滅商以後,伯夷跟叔齊他們兩位就不吃周朝的米,不食周粟,粟就是米,不食周粟。采薇而食,薇就是一種草,采草維生,後來餓死在首陽山。這裡等一下也會探討到,為什麼聖賢會這樣死掉,餓死呢?
再來『首陽』,「首陽」又叫做雷首山,相傳是伯夷跟叔齊隱居的地方,在今天的山西省永濟縣南方。
『原憲』,也是位聖賢。「原憲」是春秋時候魯國人,也有說他是宋國人。他字子思,一稱原思,仲憲。他在孔子的弟子裡面,貧而樂道。孔子當魯司寇的時候,以為家邑宰。後來原憲他沒有當官,隱居在衛國的草澤中,隱居在鄉下,而且還是草澤裡面。子貢往訪,問以病乎。答以,「無財謂之貧,學道而不能行者謂之病。若憲貧也,非病也」。清靜守節,安貧樂道。
這段對話是很有意思,原憲是孔子的弟子,他後來沒有做官,他就居住在草澤裡面,他搭的小房子是用茅草去把它搭的。門是蒿草編織的、編成的,門樞是桑樹條。子貢穿著雪白的衣服,駕著高大的馬車。就好像現在開著賓士車,中國大陸叫朋馳、奔馳,奔馳車。駕著高大的馬車來拜訪他。這個人生際遇很難說,同樣都是同學,他當署長,你當小科員;他當局長,你當科長。這是非常平常的事情,一定會發生的。人要在這個節骨眼上,保持那個節操,不容易,我們一般俗話講叫骨氣,不卑不亢。你有沒有辦法?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貧賤不能移,你有沒有辦法?這就是修行的定功。
當時子貢穿著雪白的衣服,駕著高大馬車來拜訪他。原憲戴著一個開口已經破掉的帽子,然後拄著一個藜木拐杖,在開門迎接子貢。子貢就問他了,你生病了嗎?原憲說,我聽說沒有財產叫貧困,學道而不能身體力行叫病,我是貧困,不是生病。子貢聽了以後,面有愧色。這個是很有名的故事,「原憲桑樞」典故的由來,「原憲桑樞」它表法的意思就是說,原憲本身安貧樂道。這個是出自《莊子·讓王》篇裡面,提到這樣一個對話,很值得我們去省思,我們能不能做到原憲這樣的一個境界?
再來『范滂』,「范滂」他是東漢汝南征羌人。他非常地清高廉節,為縣民州裡所佩服。他舉孝廉,他常常彈劾不法的官吏,彈劾有權有勢的人叫權豪。他見到當時的朝政腐敗,他罷官而去,不想當官了。但是他後來死在獄中,被奸臣所害。當時在東漢靈帝的時候,有黨錮之獄,搜捕這些中堅的義士,中堅的大臣。當然後來范滂也被捕,死在獄中,就這裡講「范滂之刑」,他後來被害死。
『成仁取義』,這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成語,就是為正義的事情而犧牲。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
講到這裡有很多人會有疑惑,疑惑什麼呢?我們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那聖賢像顏回這麼好的德行的人,孔子都讚歎他,他不遷怒、不貳過,這麼好的一個人,他卻短命在一個陋巷之中。殷商的伯夷跟叔齊也是聖賢,卻是因為周武王滅紂,他寧可不吃周米,周朝的米,隱居在首陽山采薇而食,結果最後是餓死的。原憲是孔子的弟子,原憲他卻是貧窮,但是他安貧樂道。范滂是東漢人,他為官清廉正直,彈劾權貴,最後卻被搜捕入獄,死在獄中。
它舉這四個聖賢的道理,來告訴我們,它說,這些聖賢,他是有很高的德行,道德修養。『乃修德而少福祿者』,這裡是講說,他們有修德但是福祿不夠。但是它是用福祿,福跟德來做一個較量。它說,『善德之所在』,但是他們的善德,善美德行所在的地方,可與『日月爭光』,跟日月爭光。也就是說,他們能夠永垂青史,這個意思,叫「日月爭光」。
這種永垂青史的歷史定位跟價值,就像我們現在在讀顏淵,一簞食、一瓢飲,到現在已經幾千年了,千古傳唱。恐怕這千古裡面,不曉得有多少位皇帝大臣,我們從來沒有記得,但是我們記得顏淵,這就是非尋常之福祿。你看得到的福祿,只是說他一期的生命,他是居在陋巷,他短命,那你是看到一期。那你要看他不生不滅的自性,我們講無量光、無量壽。所以說他的善德是可以跟日月爭光,不是尋常的福祿可以比的。這也是成仁取義之士所應當要瞭解的道理。
這一段裡面我們提到顏淵、夷齊,跟原憲,還有范滂,他們在當時遇難,這個地方我們就來探討為什麼,既然聖賢德行修得這麼好,那我們不是說五福臨門嗎?富貴、康寧、長壽、好德、善終。那既然好德應該是善終,那顏淵不就是好德嗎?他不是德行第一嗎?他怎麼短命?那就有很多人會看到這樣,會產生一種矛盾現象,就不相信因果了。這個部分一定要不斷的講,不斷的講,而且要反覆的講,要確定一個邏輯跟道理,就是佛家講的因果,是絕對因果通三世,我們《感應篇》裡面也有提到,老天一直在等你回頭。
所以印光大師在寫給衛錦洲居士書裡面,因為衛錦洲他本身是一個學佛人,他後來因為房子燒掉,他老婆發瘋。這個是在我們學佛人裡面說,哇,怎麼遭受這麼大的一個慘烈果報呢?不能接受。很多人就是這樣,這樣不要學佛了,這樣不要行善了,沒有用的。是因為我們只有用肉眼而已,我們沒有天眼,我們沒有道眼,阿羅漢有道眼。我們沒有法眼,菩薩有法眼,佛有佛眼,我們沒有。五眼我們只有一個肉眼,肉眼只看到眼前而已,你能看到什麼時候?明天你就看不到了,明天會怎麼樣你就不知道了。
很多人醉生夢死,下一刻要死掉都不知道,不要講說明天啦,下一刻要發生車禍他都不知道,這就是凡夫。聖人知道,聖人他可以修到預知時至,就像海賢老法師一樣,一百一十二歲,知道要走,老佛爺要接我走了,明年我不來了。他在鏟土種菜跟弟子說,不再種了,要走了,聖賢有這個功夫。前幾天報紙登出來電視播出來,幾位騎士騎機車的在等紅綠燈,一部車暴衝,這樣撞下去,壓死兩個人。有一個要去接他太太下班,他太太一直在那邊等不到,就往回頭走走,找到他先生的屍體,痛哭失聲。這就是凡夫,這就是輪迴,下一刻要死掉都不知道。
「無常根本,蒙冥抵突」。無常大鬼,不期而到,不期而至,這叫無常大鬼,不期而至。祂沒有跟你事先約好說,我要去拜訪你,沒有啊,說來就來了,那我們怎麼辦?我們只有身精進、心精進,把握難得的生命,人身難得今已得,佛法難聞今已聞,趕快累積我們的善根、福德、因緣,這才是究竟之道,早一點讓自己覺悟解脫是最重要,其他都是假的。海賢老法師說,只有念佛才是真的,其他什麼事都是假的。
印光大師在安慰衛錦洲居士說,「世間最博厚高明者,莫過天地日月。而日中則昃,月盈則食」。「月盈則食」就是月亮圓的時候,它容易發生月蝕。「日中則昃」就是太陽經過中間的時候,經過中午的時候,它就準備要夕陽歸山了。所以古代的人講,月滿則虧,水滿則溢,比喻事物盛到極處的時候,就會衰落。所以聖賢告訴我們,世間的這個道理,沒有常住不壞的東西。佛陀跟我們講說,心有生住異滅,萬法會成住壞空,人會生老病死,跟儒家講的一樣。
他跟你講「日中則昃,月盈則食」。太陽經過一天這樣一個照亮大地,它終究會到西邊落下去。月亮在最圓的時候,就會發生月蝕現象,就遮住了,「日中則昃,月盈則食」。所以印光大師跟你用比喻的方式說,天地裡面福報最大的、最崇高的,誰會超過日月?但是日月都會有「日中則昃,月盈則食」,何況是我們人呢?
印祖又說了,「高岸為谷,深谷為陵。滄海變桑田,桑田成滄海。」剛才是指日月,最崇高的,接下來他講,山河大地,「高岸為谷」,高山如果高一點它就有山谷了,「深谷為陵」,這表示什麼?山地的山河變化,「高岸為谷,深谷為陵」。我們常常看到臺灣的花蓮會水災,整個山會移位,或者一個土石流全部下來,全部改變現狀。像臺灣的八八水災,風雲變色,整個山林全部變色了,整個村落被淹沒掉,變成一個平原,村落都不見了,被滅村,我們臺灣的八八水災,八八風災在臺灣的高雄,就整個村被滅掉,就是小林村,小林村被滅掉,整個村落不見了。第二天起來一看,就變成一個平原了,砂石、土石流,就是這裡講的,「高岸為谷,深谷為陵」,那就滄海變桑田,桑田變滄海。那現在用科技就可以解決了,像新加坡填海為地,香港也是填海為地,那不就滄海變桑田嗎?
所以接下來印祖又說了,古今最高道德完備的人,莫過於孔子。可是孔子卻是絕糧在陳國,被圍困在匡城。這有典故的,他為什麼孔子被絕糧在陳國呢?因為當時楚昭王派人聘請孔子去當官,孔子隨即出發,陳蔡兩國的大夫,怕孔子為楚國所用,就將孔子圍困在陳國跟蔡國的邊界那個地方。孔子等人不能夠繼續前進,在那個地方絕糧七日,許多弟子病倒不起。孔子絕糧在陳國跟佛陀馬麥之報很像,孔子也一樣,絕糧七日,許多弟子都病倒了,許多弟子都很不高興,孔子你是聖賢,為什麼餓七天沒有飯吃呢?我跟你講,孔子根本不受影響,繼續在那邊,雖然餓了七天,講學不輟,就像現在老法師一樣講學不輟。像香港在辦這個春季、中元,或者冬至的法會,老法師都是繼續在講學,都沒有受影響。孔子繼續講誦不絕,後來派子貢到楚國,楚昭王發兵迎接孔子。這是孔子絕糧於陳國典故的由來。
接下來「被圍於匡」,這也很有趣。孔子有一次經過宋國的匡城,師生們忽然被一隊士兵把他圍住了。後來一問,才知道當地人把孔子誤認為魯國的陽虎。陽虎長得跟孔子很像,陽虎在匡城做了很多壞事。孔子跟他弟子一直解釋說,我們不是陽虎,那邊的民眾不相信,不肯放他們走,這個叫做「被圍於匡」。
印祖拿這兩個例子,說世間德行最高的莫過於孔子,他都還兩次遇難,我們有什麼好怪命運不好呢?然後孔子周遊列國,教學,最後沒有遇到一個國王願意用他。他只有一個兒子,五十歲就死掉了,「年才五十即便死亡」。還好有一個孫子,能夠傳遞這個香火,「得綿世系」。從孔子再下來,所有這些弟子裡面,剛才有提過的顏淵短命,冉伯牛也短命,子夏眼睛瞎了,左邱明眼睛也瞎了,「屈原沉江」,屈原就不是孔子的弟子了,那是後面的了,後面朝代的聖賢。「子路作醢」,「醢」是肉醬,子路他在衛國當官,因為衛國裡面爭權奪利,鬥爭,子路被害,被敵兵把他斬成肉醬,叫「子路作醢」。
印祖從日月、天地,再解釋到聖賢。印祖說,「天地日月,猶不能令其常然不變」,他就是在告訴你體悟這個道理,就是佛陀講的,萬法成住壞空,你一定要懂這個道理。一期生命的長短,是你過去生所種的這個善因、惡因的果報。善因得樂報,長壽、富貴、通達,當大官。惡因短命、貧賤,不如意。人生從這樣去看它是,人生是酬業而來,印祖說的酬業而來,你明白這個道理就好。
接下來,我們就講說怎麼去面對?關鍵是怎麼去面對?要先明白這個宇宙的一個大原則、大前提,就是印祖這裡講的,儒家也這樣講的,「天地日月,猶不能令其常然不變。大聖大賢,亦不能令其有順無逆」。就算聖賢也不可能都是在順境,沒有逆境。但是如果你從千百年以後、千百世後,從天子以至於庶民,沒有一個人不尊敬孔子的,「無不景仰」。但是以當時孔子的處境,「以當時現境論之,似乎非福」,好像孔子福報不夠,沒有當官,那要當國王啊,如果孔子那時候當國王,就沒有現在的孔子了,他不會講學啊,他迷戀於名聞利養,他怎麼會講學呢?那就沒有今天的聖人了。
所以它說善德可以跟日月爭輝,非尋常福祿可比。你要有那個智慧,看到一世、兩世、三世,乃至於無量世,學佛陀。不要眼光這麼短淺,只看眼前、看這一世,自性是不生不滅,靈性是不生不滅,要這樣去思惟,聞思修,你的生命才會發光發熱。所以以當時的環境來論孔子,好像不是福報。但是以道來傳到後代,「以道傳後世論之,則福孰有過於此者」,有誰超過這個福報的呢?老法師說范仲淹的福報八百年,如果以孔子的福報,不只八百年,從春秋到現在已經好幾千年了,到我們臺灣來的孔德成,都受到政府的禮遇。
所以結論就是說,我們讀到這一段,顏淵短命、夷齊餓死、原憲貧窮、范滂被殺,除了剛才講說,天地日月猶不能夠常然不變,就剛才講的,常然不變,就是它不會變化,佛陀講萬法成住壞空,我們還在凡夫的階段,我們還在修行的階段,我們如何去看待這樣的一個善惡的果報?我們還是繼續引用印祖的開示。印祖說,只有「樂天知命」,「所遇無不安樂」,你才可以得到解脫。要怎麼樣才可以解脫,面對這個逆境跟順境呢?只有「樂天知命」。
那就要探討怎麼個樂天?怎麼個知命?怎麼個改命?「樂天」就是明白萬法的緣起,佛法講緣起。「知命」就是改變命運,叫「樂天知命」。而不是說,喔,這個命運是這樣的啦,那就是宿命論,那不叫樂天。好啦,我貧窮就貧窮啦,我苦命就苦命啦,這是凡夫,這叫宿命論。佛法講改變命運,《了凡四訓》裡面講的,「命由我作,福自己求」。佛法它是非常科學的。
印祖說,果報有現報、有生報、有後報。現報,我們都明白,現在做,現在有果報。生報,現在做,下一世才報。後報,現在做,什麼時候才會有果報?第三生、第四生,乃至於四五六七生,乃至於十百千萬生,或者一十百千萬劫,才受報,甚至無量無邊恆河沙劫。像釋迦牟尼佛的釋迦族被琉璃太子滅掉,那個就是十百千萬生。有一世,佛陀的釋迦族他們是漁民,琉璃太子跟這些兵將是那一世裡面被捕的魚王跟大魚小魚、蝦兵蝦將。所以印祖說,後報要到這麼久才會受報,「方受善惡之報」。
但是聖人他們看是超過三世的。所以印祖就說,「商周之王業」,我們講周朝的霸業,王業有八百年。我們看到周朝的王業,有八百年這個福報,它應該追溯到什麼時候呢?「實肇基於稷契弼舜佐禹之時」,就是他們的祖先,稷契去幫助舜王,還有輔佐禹,那個時代開始,那都在周朝前面,祖先有積德。他說,如果是三四生,經過三四生,如果以人間的壽命來講,你如果以八十歲來講,三生的話就是兩百四十歲了。他說,如果是三生、四生,你以天眼還可以見得到。他說,若是百千萬劫才受報,天眼看不到,天眼看不了那麼遠。
聲聞他是得到道眼,阿羅漢是道眼。但是我們在經典上講,阿羅漢可以看五百世,超過五百世阿羅漢就看不到了。「若無量無邊恆河沙劫」,只有佛陀如來的五眼圓明,才能見到。我們一般講,道眼就是慧眼,我們說慧眼識英雄,那個道眼就是慧眼。阿羅漢就是道眼,就有慧眼。那接下來,菩薩有法眼。第五個就是佛眼,佛眼可以看到無量恆河沙劫。
他說,這樣的一個現報、生報、後報,這樣的深義,「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這是儒家講的。他說,這個是聖人講的話,不用去懷疑,「聖言原自無爽」。所以「富貴貧賤,壽夭窮通」,這種命運,富貴也好、貧賤也好、長壽也好、短命也好、貧窮也好、通達也好,「天命未曾有偏」,天命是不會有偏差的。那要怎麼辦呢?要學聖人,「境緣之來,若鏡現像。智者但修鏡外之容,愚人徒憎鏡內之影。」你看到這些順境、逆境的道理,就好像鏡子在現像一樣,那是必然的道理,你不要著相就好。不過話又講回來說不著相,凡夫是很困難,明明就是貧窮,你跟我講不要著相,那你就必須要學原憲之貧。原憲說,我沒有生病,我只有貧困,有德行不能實踐,那才是真正的貧窮。我只是生活上過得比較苦,但是我安貧樂道。
所以「天命未曾有偏,境緣之來,若鏡現像,智者但修鏡外之容」,有智慧的人,「鏡外之容」是什麼?去修自己的心,不是一直看外面相的變化。我看到人家在當大官,我看到人家富貴,這叫鏡外。鏡內,鏡子裡面的那個容貌,那個像,你是我丈夫,你怎麼可以不愛我?你是看到這一世。妳是我老婆,妳怎麼可以不愛我?你只看到這一世。所以「境緣之來,若鏡現像,智者但修鏡外之容,愚人徒憎鏡內之影」。「愚人」就是指凡夫,他一直埋怨命運,他一直埋怨自己眼前的處境,這叫「鏡內之影」,鏡內之影,很討厭,很怨。
印祖告訴你,唯有「逆來順受,方為樂天」。什麼叫「樂天」?我們講歡喜接受。因為我們講說,報通三世,「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癡」,過去生所造的業,所以「逆來順受,方為樂天,不怨不尤,始可立命」。印祖講這十六個字,我們好好去體會。逆來順受成就你的忍辱波羅蜜,那智慧就會開啟,「方為樂天」。智慧生出來以後,就可以不怨不尤,就不貪、不瞋、不癡,毛病習氣就斷掉了,貪瞋癡三毒就斷掉了,業報就受盡了。業報受盡,智慧開顯出來以後,就可以改變命運了,「始可立命」。
以上我們引用印祖這一段,來解釋顏淵、夷齊、原憲、范滂,這些聖人他們遭受這樣的一個果報,瞭解因果通三世。這一段我們就解釋到這裡。
接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邪正不兩立。正之所至。邪自不容。譬如太陽一出。則冰雪自化耳。李吉甫曰。神好正直。守直則神饗(xiǎng)。妖不勝德。失德則妖盛。理之自然也。】
『李吉甫』他是唐朝趙郡人,他很好學,文章也寫得很好,他尤精於國朝故實。他累官到平章事,也監修過國史,被封為趙國公。
『守直』就是保持正直的品德。
『神饗』,「神」就是成為神仙,「饗」它是一種禮遇,叫「神饗」。
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邪惡跟正直它是不兩立的,我們說邪不勝正,正直所到之處,邪自然不能夠容身的餘地。比如太陽一出來,則冰雪自然融化。李吉甫說,神明喜好正直的人,持守正直的人,神明會禮遇、幫助他;妖魔無法戰勝美德,如果你失去美德,那妖魔就會充斥人間。就是老法師開示常講的,人棄常而妖興,人棄五常則妖興,跟這裡講的一樣,『失德則妖盛』,這個道理是很自然的。這裡面有一句,『妖不勝德』,跟邪不勝正其實同一個意思。
我們就來探討一下「妖不勝德」的這個道理,最有名的公案是《了凡四訓》裡面講的,台州應尚書這個故事。台州應尚書他年輕的時候,在山中小廟裡面修習功課,準備考試。半夜都會聽到鬼在外面呼嘯而過,這應尚書也很特別,他也知道外面鬼在叫,「夜鬼嘯集,往往驚人」,會把人家嚇跑,但是應尚書不怕。有一天晚上就聽到那個鬼在說了,某婦以夫久客未歸,有一個婦人她的丈夫去外面做生意,很久都沒有回來,「翁姑逼其嫁人」,她的公婆逼她嫁人,「明夜當縊死於此」。所以這個鬼有報通,祂會知道說,那一個人要準備自殺,祂都知道。明天晚上她會在這邊上吊自殺,「吾得代矣」,我可以找她當替死鬼了。
這替死鬼到底是真的還假的?這是真的。我一個蓮友叫王梅,住在這個內湖,在做美容業。以前跟我共修,講這個故事給我聽,從這裡再做證明,你不要說應尚書這個好像是,會不會是編出來的故事?不是。我們這位蓮友王居士,她的先生在汐止這個地方上班,那常常會經過這座橋,要到內湖這座橋。有一次就跟他太太講,他說我常常經過那座橋的時候,我看到一個婦女帶兩個小孩在那邊等我,她就一直叫我回家、回家、回家,那已經是前世的啦。他回來把這個見到的情形告訴他的太太,這一世的太太,我的蓮友王梅居士。後來講完大概沒多久,她先生經過那個橋的時候,跳河自殺。他說看到那個女的,帶著兩個小孩,那應該是前世的眷屬,就是這裡講的,「吾得代矣」。所以你要知道,這個靈性是不滅的,靈性沒有生死,它是不生不滅的,有滅的是那個肉體。
應尚書就賣了這個田,得到銀子四兩,就假裝她的先生寫一封家書,加上這四兩銀子,寄信到她家去。換句話說,應尚書是聽到這些鬼在說,他知道這個訊息,然後再寫一封信,假裝是她的先生,說我在外面做生意,有一段時間我就回家了。再加四兩銀子送給他的爸爸、媽媽。他爸爸媽媽一看到信以後說,嗯,這是我兒子寫的嗎?信可假,銀子不可假。信可以假裝寫,銀子不會假,有這種傻瓜會寄銀子過來嗎?就想一想以後,「想兒無恙」,大概我兒子沒事。後來就沒有逼他的媳婦改嫁,那當然他媳婦就不要去自殺了,那祂替死鬼就不能夠替代了。
第二天晚上,應尚書又聽到那些鬼在說了,鬼就說了,「吾當得代,奈此秀才壞吾事」。祂說,我本來可以找替死鬼啊,可是這個應尚書把我破壞掉了。旁邊一個鬼就說了,「爾何不禍之」,你幹嘛不降一個災禍給他呢?那個鬼就說了,「上帝以此人心好,命作陰德尚書矣」,上帝因為這個人心太好了,所以叫他做陰德尚書,尚書等於人間的部長。我怎麼有辦法加災禍給他?他已經是這麼大的官,他是陰德尚書。應尚書聽了這些話以後,更加的努力行善,「善日加修,德日加厚」,不斷的修善事,不斷的修德行,「善日加修,德日加厚」,這句話可以記下來好好去實踐。「遇歲饑,輒捐穀以賑之」,遇到災荒,捐稻米,捐米糧,救濟災民。「遇親戚有急,輒委曲維持」,看到親戚朋友有困難,拿錢接濟他。「遇有橫逆,輒反躬自責」,遇到自己不順,自己反省,「反躬自責,怡然順受」。後來他的子孫登科第,「今累累也」。這個我特別舉應尚書的公案,來解釋「妖不勝德」,邪不勝正。
講到邪不勝正,我們再談另外一個故事,怎麼樣可以做到邪不勝正?應尚書是他善行跟德行都夠,那我們現在接下來探討說,怎麼樣可以讓你的正氣充塞於天地之間?怎麼可以讓鬼神欽佩你?擁護你?除了你要學應尚書的善日加修、德日加厚以外。我們這裡就舉紀曉嵐寫的因果故事裡面提到,到底是人怕鬼?還是鬼怕人?這個事情大家一定很有興趣的。很多人不敢去助念,甚至很多人,爸爸媽媽在靈骨塔裡面,除了一年一度的掃墓以外,平常都不敢進那個靈骨塔,人怕鬼還是鬼怕人?
有一次我們臺北縣新北市平溪,臺灣平溪是很有名,放天燈。平溪鄉公所有一位碩士的科員,他是政大碩士畢業,他本身學佛。有一天來找我,他說,黃警官,聽說你都在做臨終關懷?我說,是啊。他說,可不可以拜託你,平溪這邊的所有的公墓,包括瑞芳,臺北縣的瑞芳,新北市的瑞芳、平溪、九份,都是靠近我們新北市,還有基隆這塊,算是比較在臺北市的近郊,他們基本上來講,那邊的生活比較屬於像臺北的鄉下。他說,這個地方有很多公墓,都從日據時代到現在沒有超度,他叫我去幫他做超度法會。我說,我不敢。我說,我是居士,我不敢。他說,你可以。我說,我不要啦。
後來他跟我講是那個平溪的靈骨塔,已經蓋了兩三年。因為要經過那個山路,是一家建設公司的土地,所以他就把它堵起來,人家就沒有辦法去靈骨塔,去祭拜。為什麼會有這個建設公司把那個山路堵起來呢?因為那個建設公司有在填土,平溪靈骨塔那個地方的村民不讓他填土,所以鄉民就跟這個建設公司對立。所以建設公司就乾脆把那個地的路口封起來,不讓他們進去祭拜。
他們來找我以後,我就找我老師,佛陀教育基金會的簡豐文老師,跟我講說,那些鬼也是很可憐啦,你去幫祂們做超度、超度啦。老師講了,我就聽了。那一天晚上我就作了一個夢,夢到我這個窗戶打開,看到外面很多山巒,就是山巔,層層的山巔,這樣山巒,就是一座山、一座山。我就看到佛桌很新,可是沒有用過。然後我走出去以後,看到外面還有一個水池,車道可以繞著那個水池開下去。爬上來,開下去,就這樣一個景象而已。
第二天醒來,問我太太說,我們有沒有一間房子在山上?那時候還在說夢話。我太太說,哪裡有一間房子在山上?你在說夢話是不是?後來我夢醒了以後,就帶了一個蓮友馬居士,到那個山上去看那個靈骨塔。結果一看,跟昨天的夢境一模一樣,它是一個新蓋的靈骨塔,裡面有一間佛堂,兩邊都是納骨塔,有幾百個。可是它到現在還沒有啟用,連那個香爐都不能夠用,大香爐,點香的香爐。那我就問那個平溪鄉公所那個科員說,為什麼?他說,因為路被堵死了,進不去了。
我就請了三位戒行非常好的法師,在那邊做一個甘露大法會,還有大蒙山施食,請了三位法師,其中這位主法和尚,本身持的戒律非常嚴格,他持不捉金戒。他後來聽我敘述以後,他說,黃警官,我不收你任何供養,我幫你做這件佛事。我就發動蓮友去那邊,做了很豐盛的香積來供養祂們,然後早上誦一部《地藏經》,為祂們說《地藏經》的解義。下午再做,請師父為佛像開光,然後做大蒙山施食、大甘露法,一直做到晚上八九點。
在那邊搭臨時帳篷,發動四五十個蓮友上去,我就把那個納骨塔裡面全部掃乾淨,全部掛阿彌陀佛的佛像,一個非常殊勝的法會。我那時候問那個平溪鄉公所那個科員說,總共多少人?他說從日據時代到現在,少說五十萬人。我一聽五十萬人,我說,我不敢啦。我老師叫我去,簡豐文老師說,你就幫地藏王菩薩,幫幫祂們。
那個走出來的山路,裡面都是碎石子,兩邊都是蘆葦草高高地。做到法會結束,已經是九點、十點,出來都快迷路了,後來它那個石頭怎麼打開呢?那路堵起來,我跟那個建設公司經理講說,我師父要來這邊做法會,我就透過當地的派出所跟他講說,石頭搬開一天,讓整個蓮友可以進去做法會。那個是非常殊勝的,那一場真的是,可以講說無遮大法會,沒有簡別的,什麼樣的眾生都可以來。真的佛法不可思議,佛法它有方便跟究竟,這就是佛方便度眾生。
當時有個蓮友叫連阿勉,我上次提過她的名字,她也跟我一起做這個法會,前一天晚上作夢,她就夢見,就有的墳墓裡面是空空地,有些在那邊哭,那就是我們一般講的叫守屍鬼,那空空地已經去投胎轉世了。然後就看到鬼王挑著那個米籮,我們鄉下的時候早期那個米籮,扁擔挑那個米籮,那裡面都是菜跟飯,挑進去。我們連師姐在夢中就看到那個鬼王,祂在挑東西。結果鬼王眼睛射了一下光,把我們那個連師姐嚇醒了。就表示什麼?我們佛法裡面講蒙山施食,經過戒行非常好的法師、主法和尚來施食,他是有一定的功德力。就像蓮池大師在,我們淨土宗八祖,當時他在杭州的時候,蓮池大師常常做蒙山施食。我們臺灣的蓮因寺的懺公老法師,他也是常常做蒙山施食,幾乎是每天做蒙山施食,晚課完以後就做蒙山施食,這是佛門必做的功課。為什麼?因為很多鬼道眾生,祂在往生前沒有親近過三寶,祂必須藉三寶的功德力,才有辦法解脫,超升善界,往生淨土。
這裡講的就是說,紀曉嵐說,他當時到福州當督學,他說,福州學使衙門,當地是明朝的時候掌管稅收的地方,當時這個官署的宦官貪婪橫暴,在官署裡面殺害了許多的無辜百姓。所以後來那個官署常常會有一些怪異現象,我們臺灣叫做靈異現象。清朝名人紀曉嵐在擔任福建督學的時候,奴僕在夜間往往被驚嚇。乾隆甲申年夏天,紀曉嵐的父親姚安公來到福建學署,聽說那個房間裡面有靈異現象,我們一般俗話講叫閙鬼。他特地就把床舖移到那間去住,結果平安,夜夜平安,什麼事都沒有。
紀曉嵐有一天就勸他的姚安公,請你不要拿自己寶貴的身體跟邪鬼鬥氣,我看你還是搬出那個房間好了。他的父親就教誨他了,他說,許多讀書人往往主張無鬼論,就是無神論。他說,這是迂腐的,他是強詞奪理的。他說,然而鬼必然是怕人,是因為陰氣總是勝不過陽氣。什麼是陽氣,什麼是陰氣呢?他就分析給他兒子聽了,他說,陽氣不是靠血氣方剛,或是性情粗暴。他說,你存心仁厚,慈祥和藹,這就是陽氣。你心裡慘毒兇狠,這是陰氣。心地光明正大,這是陽氣。內心陰險奸詐,這是陰氣。公正剛直是陽氣,自私諂曲是陰氣。
所以他說,《易經》象解裡面提到,把陽比喻做君子,把陰比喻做小人。他就告訴紀曉嵐,只要存心光明正大,血氣純陽純剛,遇到邪魔鬼魅,一身正氣的人,就好像在幽暗的房間,是一把熾熱的爐火,無論多堅固的冰凍,也會融化自消。他說,你讀那麼多史書,你有看過史傳裡面行為端正的人或是有德之士被鬼魅侵襲的記載嗎?紀曉嵐聽一聽說,嗯,對喔,有道理。
這就是我們在這邊探討,「妖不勝德」是《感應篇》裡面講的,我們佛法講般若,那這些東西存不存在?祂當然存在,但是佛法不壞世間法,我們用這些公案故事來解釋,主要是強調邪不勝正,「妖不勝德」,關鍵在你這一念心,心存正念、口說好話、身做好事,自然而然,鬼神欽敬、邪不勝正,這才是最關鍵的地方。
所以《群書治要》裡面講,「未有身治正而臣下邪者也。......未有閨門治而天下亂者也。......未有左右正而百官枉者也。......未有功賞得於前,眾賢布於官而不治者也。......未有德厚吏良而民畔者也」。這意思是說,沒有一件事情說,那個君主修得很好,他底下的這些臣相奸邪,沒有這個事情。也沒有說,君主他的宮廷裡面修整得很好,就是這些皇后嬪妃都能夠誠敬和睦相處。宮廷裡面修得好,天下就平安,沒有天下混亂的。也沒有說左右近臣正直,那百官不正。也沒有說論功行賞實施在前面,很多有才華的人安置在官位上,而國家不會太平的。也沒有聽說過,君主的德行那麼好,官吏那麼賢良,但是百姓卻是叛變的、叛亂的,沒有這個事情。這個就是《群書治要》裡面講如何治理天下的道理。
接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明景清。會試過淳化。主家有女為妖所憑。公宿其家。是夕妖不至。清去復來。女問之。曰。避景秀才也。女乃告父。父追清。清書景清在此四字。命貼之於戶。妖遂息。清甚忠烈。至今為人所仰。夫充塞天地間者氣也。氣茍無餒。則正大流行。物自不敢攖之。故君子有養氣之學。養氣在於治心。清明在躬。存誠泰定。則物無遁情矣。若人曖昧其心。則不必問邪之來。而此中已先為邪之藪(sǒ u)矣。安能一見而即伏哉。】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景清』是明朝人。
『會試』就是以前科舉制度的考試,每三年會集各省舉人,在京城考試,稱為「會試」,中式者叫貢士,經過殿試賜出身叫做進士。
『淳化』在今天的陝西省淳化縣。
『憑』就是附著、依附。
『息』就是消失了。
『餒』,「氣茍無餒」,這個「餒」就是喪失勇氣、害怕。
『攖』,「物自不敢攖之」,這個「攖」是擾亂。
『清明在躬』,在《禮記·孔子閒居》,「清明在躬,氣志如神」,表示聖人的清靜的智慧之德,他是在於躬身。
『存誠泰定』,是在《易經》裡面出來的。「庸言之信,庸行之謹,閑邪存其誠」,它的意思就是說要防閑邪惡,「當自存其誠實也」。我們就是老實聽話,自然惡念不生,邪惡之念不生。
『遁情』就是隱情。
『藪』,三百九十一頁這個「藪」,就是人跟物聚集的地方。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
明朝景清要到京城參加考試,經過淳化這個地方,投宿在一個主人家,他的女兒被妖魔所纏。景清住在他們家,當天晚上妖不敢到,妖不敢來。可是景清離開以後,那個妖怪又出現了。這個女的就問那個妖怪,那個妖怪就說了,我是在避開那個景秀才。這個女兒就告訴他的爸爸,他父親就追上去,去找那個景清。景清就寫了一個「景清在此」四個字,比符令還有用,道家有符令,他寫「景清在此」這個四個字而已,他就把它貼在門上面,那個妖怪就消失了,不敢再來了。景清這個人為人非常地忠實剛烈,到今天還被人所敬仰。
談到充塞天地之間的東西,叫正氣,這景清有正氣。「氣茍無餒」就是說,你正氣如果不缺少,它先講正氣充塞在天地之間,如果你正氣不缺少,不缺乏的話,那麼正大光明的正氣,就會大大地暢行在人間。這個「物」就是鬼魔,自然不敢來擾亂,「攖」就是擾亂。所以有德行的君子,注重養氣之學,養氣注重在,主要在修心。我們佛法上來講,養氣之學就是勤修戒定慧,天天薰習經教,一門深入,長時薰修,不斷的懺悔改過,聽經聞法。隨緣隨分去累積,積功累德,自然而然你就可以做到這裡講的有德行又有正氣了。
自己的能力,自己能夠力行清淨光明,心能夠誠實安然泰定,安然心定,那麼邪魔鬼怪就無所遁形。如果人心存曖昧,那就不必再問邪魔是怎麼來的,從哪裡來的?你的心事先已經在邪魔聚集的地方了,怎麼可能邪魔一看到就降伏了呢?所以關鍵是在你的心,如果你的心曖昧,曖昧的地方就是貪瞋癡聚集的地方,就是鬼魅叢生的地方,就是邪魔妖怪聚集的地方。那既然是邪魔妖怪聚集的地方,你怎麼有辦法降伏祂呢?這個地方很重要。
再來下面這一段:
【神人一理。人之所敬。神亦加護。所謂道德既重。則鬼神俱欽。】
這白話的意思就是說:
神明跟人都是同一個道理,一般人能夠尊敬的地方,尊敬的人,那麼神也尊敬你,神也會加以保護。所謂能夠注重道德修養的人,那麼鬼神都會欽敬你。我們講過葛繁的故事,還有講過永明延壽大師,連閻王都非常地尊敬他,在冥界掛著永明延壽大師的像在禮拜。這就是這裡講的,『道德既重,則鬼神俱欽』。
這裡面我們就來探討,「神人一理,人之所敬,神亦加護」,而且「鬼神俱欽」。我們來舉出一個現代公案,證明關鍵在道德。在民國四年,虛雲老和尚七十六歲的時候,他在鄧川縣舉行春戒。春戒期滿以後,鄧川縣有一位姓丁的紳士,是清朝的孝廉,他生了一個女兒十八歲,尚未出嫁,有一天忽然不省人事,全家倉惶,不知道怎麼樣才好,醒來以後就變成男子的聲音了。這個我相信,如果你沒有親自見過,你就不相信。我以前講過,我二舅媽在家裡曬稻穀,天氣很熱,就中暑死掉了,我小時候親眼看過。我二舅媽是原住民,我二舅叫阿燦,吳阿燦,在我們宜蘭鄉下,宜蘭三星。因為我二舅媽平常跟我爸爸感情非常好,我爸爸常常都會拿東西給她,拿食物給她,所以她對我爸爸非常地敬重。
她曬稻穀中暑以後死掉了,那就附身在我三舅媽的身上。我三舅媽晚上睡覺,半夜起來坐在床鋪上,所講的話,完全變成我二舅媽的聲音,我在旁邊看得很清楚,我就奇怪,那我三舅媽到哪兒去了呢?怎麼聲音變成二舅媽的聲音呢?就跟這裡講的一樣。所以我們知道,這個身體就像一個軀殼一樣,就像一個房子一樣,誰住在裡面呢?我們的靈性住在裡面,悟了以後叫自性,迷了以後叫阿賴耶識,就是靈魂,一般民間講靈魂,佛家講神識。
這位清朝的孝廉,他的女兒就不知道怎麼樣,醒來以後就變成男子的聲音,就指著她父親大罵,祂說,你這個丁某,你依仗權勢,誣賴我是土匪,讓我喪失了生命,就是把祂害死了。祂說,我是大理西川人,雲南大理,大理在雲南。祂說,我是大理西川人,我的名字叫董占彪。祂把名字講出來。祂說,你還記得嗎?今天我在閻王面前告准了,我要報八年之仇,就是八年前你把我害死。說完以後,就拿刀追她的父親。這個丁姓的官員非常害怕,就躲起來了,跑到外面躲起來不敢回家。
這個鬼每天都一定來,來了以後就附在他女兒身上,就變形態,鬧得全家不得安寧。當時在雲南雞足山的虛雲老和尚,他的兩位弟子素琴跟素值兩位法師,要到鄧川去辦事,經過他們丁家,有聽到這個事情,就去看他們,看到這個鬼附在女身上,凶惡可怕,就對鬼說了,勸你不要這樣,讓地方不安。那個鬼就說了,你們出家人不要多事。素琴跟素值這兩位比丘尼就說,本來跟我們不相干,但是我們師父說,冤家宜解不宜結,愈結愈深,何時得了。
那個鬼稍微想一下,你們師父是誰啊?那個素琴跟素值這兩位出家人就說了,我們師父是祝聖寺虛雲老和尚。那個鬼就說了,我也聽過名字,但是沒見過,你們肯給我授戒嗎?兩位出家人就說了,大慈大悲,度一切苦厄,怎麼不肯呢?兩位出家人就勸這個鬼了,她說,我叫那個丁姓的官員出錢超度你,可不可以啊?那鬼就說了,哼,丁某傷天害命,我不要他的錢。那個冤氣還在。那兩位出家人就說了,那我叫地方人送你錢,可以嗎?那個鬼又做了很生氣的恨怒的聲音說,「此仇不報,我恨難平」。
我跟你講,生前結這個怨,到中陰身,到鬼道,還是這個怨氣都還在。他說,待我去問過大王。這就是祂們這些鬼眾的頭頭,待我去問過大王,明天早上在這裡等我,那鬼就離開。女孩子就醒過來了,很害羞的走進去。第二天早上鬼就來了,後來這兩位出家人遲到,祂還怪她們,妳們出家人不守信。出家人跟祂講說,因公耽誤了。那鬼就說了,我問過大王,祂說,祝聖寺是個好道場。你看祂們都知道,你有沒有修,鬼都知道。你都沒有修,懶惰、懈怠,不做功課、不用功、不辦道、不講經說法,祂們也知道。祂說,祝聖寺是個好道場,准我去,但是要妳們親自護送我。於是地方仕紳十餘人,隨同兩位出家人到祝聖寺,向老和尚談說是事。第二天,老和尚設壇,為祂念經說戒,從此地方就安靜了。這是在《化城一導師》裡面記載的這個故事。
剛才有提到說,鬼神要受求戒,這叫幽冥戒。我們都有聽過幽冥戒,幽冥戒怎麼受呢?你去參加法會,法師他們有時候會傳授幽冥大戒。
第一個,首先你要超度自己的祖先,要立這個牌位,那麼你就捧著這個牌位,第一個要參加這個法會。
第二個,你要替這個祖先懺悔,懺悔祂無始劫以來,可能曾經「殺害父母,出佛身血,汙僧伽藍,破他梵行,焚毀塔寺,盜用僧物,起諸邪見,撥無因果,狎近惡友,違背良師,自作教他,見聞隨喜」,懺悔無始劫來的業障。懺悔以後,法師就開始傳四不壞信,哪四不壞信呢?佛、法、僧跟戒這四個,它是不壞的。為什麼不壞信呢?因為每一個人都有佛性,皈依佛就是皈依覺,法就是軌持、功德,僧就是和合清淨,戒是解脫,都是我們本有的佛法僧,覺正淨的性德,解脫也是我們的性德,我們叫做什麼?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香。所以你皈依佛、法、僧、戒,就是皈依這個四不壞信,這四個是不壞的功德。所以從今以後,汝等靈魂,法師就會這樣說了,從今天開始,汝等靈魂,你們要相信自心是佛,自心是法,自心是僧,自心是戒,盡未來際身,不忘不失。這個叫做傳戒。
第四個,就是開始皈依三寶。法師就會說了,「雖云體具真常,不無修證。所謂是心作佛,是心是佛,應當皈依住持三寶」,納受清淨妙戒的戒體。
第五個,就是最後法師再給祂受十重四十八輕出家菩薩戒。
這個叫做完成幽冥戒,最後是迴向。所以祂們所受的是出家菩薩戒的十條重戒,十重四十八輕,這是我們附帶提一下幽冥戒。
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宋韓琦。自成德移鎮中山。至沙河。忽前驅回白。暴水將至。公急命備舟將渡。果波濤如山。舟將溺。從者大恐。忽一神龍於上流堰截。水即平定。渡畢乃去。水仍汎(fàn)漲如初。】
『韓琦』是宋朝相州人,宋仁宗時代的進士。這個我們提過「韓琦」。
『成德』、『中山』、『沙河』,這個都是地名跟河名。「沙河」在現在的成德跟中山之間。「成德」在河北。
『移鎮』就是移藩。古時候地方軍政、首長、長官換轄地,指揮官任期調任,這個叫「移鎮」。
「中山」也是在河北。
『前驅』就是他的先頭部隊。
『回白』就是回來稟報。
『暴水』就是洪水。
『堰截』,「堰」就是水壩,比較低的水壩來阻擋。
『汎漲』,繼續水漲,水漲反而更大。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
宋朝的韓琦從成德調任到中山,到沙河的時候,在前引路的將士,忽然回來報告說河水快暴漲了,韓公急忙命令準備船來渡河。那麼在河中,果然水的波浪像山一樣高,這個船都快被淹沒了,隨行的人員非常害怕。忽然間有一條神龍,在上游的地方,以牠的身體擋住水流,河水就平靜下來了。等到韓公離開以後,那個船離開以後,那個水繼續暴漲。
這個就很神奇,這不是我們編出來的,在《感應篇彙編》裡面,這也不是講神話故事,為什麼?韓琦他有德啊,他感得龍天護法在保護他。「所謂善人,人皆敬之,天道佑之」,這叫做「天道佑之」。「眾邪遠之」,他沒有被溺死,「神靈衛之」。因為韓琦他在當官的時候,他救了很多人。救多少人呢?他在當官的時候,遇到災荒的時候,他就大量的救濟,而且他體恤民眾的疾苦,他建議朝廷不要再課稅,應該緩徵賦稅,而且他嚴辦貪官汙吏,淘汰那些冗役,就是說每天在那邊浪費國家資源,拿了錢不做事的那些冗員,叫冗役,把他淘汰掉,最重要是什麼?他在災荒的時候,他曾經救活了九十萬個災民,所以他有累積這個善因。
我們前一集有講過,你要累積那個善因,才會得到天道佑之、神靈衛之、眾邪遠之。你沒有累積那個善因,不是老天不幫你忙,因為你沒有那個功德力,沒有那個德行。
接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明儀徵金翁。開典鋪。嘉靖初。江寇劫掠富家殆盡。獨金氏無恙。有司疑其與盜通。及獲寇。詰其故。寇云。幾次往劫為金甲神所逐也。官未信。呼地鄰詢之。皆曰。金某實係積德。各典出輕入重。彼獨出入公平。估物甚寬。限期更遠。且訪老而貧者。破例免息。又冬則免寒衣之息。夏則免暑衣之息。歲以為常。天佑善人。命神擁護。於理何疑。令嘉之。奏而旌其門。】
『儀徵』在今天江蘇省揚州市。
『典鋪』就是我們現在講的當鋪。
『嘉靖』是明世祖的年號。
『江寇』就是盜匪、海盜。
『有司』就是官吏。
『詰』就是問,審問。
『地鄰』就是他的鄰居。
『旌其門』就是表揚。朝廷對於忠孝節義的人,賜給匾額,掛在他們門廷之上,或者樹立牌坊,以示表彰,這個叫「旌其門」。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
明朝儀徵地方有一位金翁,開一家當鋪。在明嘉靖年間,江上的盜匪來搶劫這些富家,富貴人家幾乎沒有辦法倖免的,只有這個金翁他一家沒事。那麼有官吏就懷疑說,他是不是跟盜匪相通?講好了盜匪就不會來搶他的財富。等到官員捕獲那個盜匪以後,問他的原因,那個盜匪就說了,我們好幾次都想去搶劫,可是他那個房子很奇怪,有金甲神在守護,『金甲神』就是護法神。
那個官員不相信,還去訪問這個當鋪的鄰居。鄰居就說了,金某是真的在積德,一般的當鋪都是出輕入重,只有他出入公平。每一家當鋪都是拿出去的少,拿進來的多,只有金翁對典當出入很公平。對於來典當的東西,他估價也比較寬鬆,還錢的期限也比較長,而且他訪問年老貧窮的人,他們都能夠受到金翁破例免利息的優待。冬天就免除禦寒衣服的利息,夏天就免除清涼衣服的利息,每年都是這樣。上天保佑善良的人,善人,命護法神,金甲神擁護他。這道理上有什麼好懷疑的呢?縣令於是嘉勉他,上奏朝廷褒揚他的門風,表揚他的門風。
我們看最後一段:
【于鐵樵曰。前言禍惡。先曰。人皆惡之。今言福善。先曰。人皆敬之。蓋惡星之災。神靈之衛等事。一時或未得見。而皆敬皆惡。則先幾之信而可徵者也。有心學道者。常常返己自思。茍敬我者眾。便知神靈之擁衛森森。若惡我者多。便知惡星之當頭炯炯。人心即天意。不必索之於不見不聞也。】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先幾』就是預先洞知細微。
『徵』,「可徵」就是有一些預兆。
『返己』就是返躬自省。
『擁衛森森』,「擁衛」就是保護。「森森」就是很多、眾多。
『炯炯』就是明察。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
于鐵樵說,前面說到禍惡的事情,就先說每一個人都討厭你,只要你造惡,『人皆惡之』,大家都討厭你。現在講福善,都說每一個人都尊敬你。大概惡星要降災於惡人,或者神靈要保衛善人,這些事情有時候你不見得一時可以看得到。但是大家尊敬他、討厭他,這是看得到的,就會有徵兆,你就可以看得到,會讓人家相信。也許惡星降災,神靈衛之,你說我看不到,一時還不見得產生這樣的感應,但是人家都尊敬他,人家都討厭他,尊敬善人,討厭惡人,他都有預兆的,這可以相信的,而且可以有徵兆,可以相信。
有心想學道的人,要經常反省自己,好好思考。如果尊敬我的人很多,就知道神靈在保護你,「神靈之擁衛森森」,就是護法神都會擁護你。如果討厭我的人很多,便知道你這惡星即將要降臨了,要降災禍給你。「炯炯」就是災星正在看著你。他說,人心就是天意,天意就是人心,不必在看不到、聽不到的地方去摸索。你要有這樣的一個覺察能力,不是說我看不到,我聽不到,它就不存在。人心是這樣,天意就會這樣。各位一定要記住這句話,看不到、聽不到的,也許你說天意我又看不到,人你可以看得到啊,人家如果尊敬你,人家尊敬你這個善人,你有德行,就表示上天擁護你,三寶加持你。你做壞事,人家都討厭你,那就要警覺了,你就要懺悔、改過了,就表示什麼?上天即將降災禍給你,災星要降災禍給你,你要有這個警覺,趕快回頭。
以上這個「人皆敬之,天道佑之,福祿隨之,眾邪遠之,神靈衛之」,我們就講到這裡。這一段《太上感應篇》的經文非常好。我們如何能夠在這一生裡面能夠消災免難,平安吉祥。我們要學習這些聖賢,重視修德,重視善德,修德跟善德,德行不是尋常的福祿可以比的。
再來就是我們要瞭解邪不勝正、妖不勝德,這個道理我們要懂。最重要是要治心,治心就是養氣,你要把心調好,要端正意念。我們說,「善護意業,清淨無染」,最重要就是要端正意業,清淨不染。「善護口業,不譏他過;善護身業,不失律儀;善護意業,清淨無染」,你要依《無量壽經》這樣去修。那講到神人一理,道理都是一樣的,真理是這樣,人也是這樣,神也是這樣,主要是以道德為重。後面的韓琦跟儀徵這個故事,這個都是一種感應,所以于鐵樵最後殷殷地勸誨我們了,不要說看不到、聽不到,人家尊敬你、人家討厭你,就是福報跟災禍的一個象徵的來臨。
我們接下來利用一點時間,來講老法師對這段經文的開示。老法師說,我們今天講發心幫助眾生,但是我們的念頭非常地脆弱,我們沒有把眾生看在眼裡,我們把自己看得很重,我們把自己看得百分之九十九,把眾生看成百分之一,沒有替別人著想,沒有真正幫助過別人的念頭,所以智慧不開,別人沒有過錯,過錯在我們自己。
第二點,老法師說,修善,佛法講三個階段,斷惡修善、轉迷為悟、轉凡成聖,那怎麼斷惡修善呢?最低標準,十惡業跟十善業。我們想要持五戒,他說,要先把十善業做好,十善業圓滿了,你再提升到五戒,再提升到十戒。老法師說,我們想一想,我們不慚愧嗎?我們世間人十善都做不到,還談什麼戒呢?這是第二點。
第三點,老法師說,我們要明瞭,學佛就是學做一個明白人,不要學成一個糊塗人,人老實依舊得到許多人尊敬,為什麼?人家尊敬你是老實人,你是個本分人,要老實,那麼本分決定不能狂妄、不能虛偽、不能驕慢,認真努力向佛學習,一定要斷習氣,習氣煩惱太重。
最不好的習氣是什麼呢?老法師說,打聽別人的事情,喜歡去關心別人怎麼樣,一腦袋都是是非人我。他說,這是最不好的習氣,最容易造業。如果是做破壞三寶的事情,那個罪業就重了。老法師說,《發起菩薩殊勝志樂經》裡面講,佛講這個罪是在阿鼻地獄,為什麼要造業呢?有這一張口,為什麼不多勸人做好事呢?為什麼要說人家的過失呢?要造無量無邊的罪業呢?他說,善人跟惡人,從不說人家是非開始做起,從不打聽人家的是非開始做起,不批評在家、出家人,這個習氣要先斷掉,才開始學做好人,老法師說的第三點。
第四點,老法師說,讀經講學無非是明理。他說,世出世間第一大善事就是講學,孔夫子一生講學,釋迦牟尼佛一生講學,他們自己教人就是兩件事情,一個是講學,一個是改過,學之不講,有過不能改。所以老法師勉勵我們,他說如果你能夠發大心學講經,有一個就度一個,有兩個度兩個。你要學生公說法一樣,頑石點頭,這以前我們有提過。因為這個道生,竺道生他是東晉時候的人,他當時非常會講經,他俗姓魏,從小他的天資非常聰穎。後來他就講經講得非常好,但是被人家嫉妒,後來他就到虎丘山去說法。他說,一闡提也可以成佛。我們就記載,有記載下來說,道生說法,生公說法,頑石點頭。因為那時候,《大般涅槃經》還沒有進來,到《大般涅槃經》進來才知道說,佛陀說,一闡提也可以成佛。那時候《大般涅槃經》還沒有傳到中國的時候,道生法師就說一闡提可以成佛,人皆有佛性。所以老法師鼓勵我們要發這個心。
再下來,老法師說,第五個,老法師說,你開始學講經的時候,可以買一個錄音機,自己對著錄音機錄,然後自己再放給自己聽,這樣多練講以後,慢慢提升。有疑惑一定要問,向別人請教,多聽別人開導,要有廣大的心量去包容。我剛開始學講經也是這樣,簡豐文老師的指導,他聽我講完經以後,就把錄音帶卡帶拿回去,再寫出我講經錯誤的地方,他再來跟我糾正,我再接受老師的教誨。我們才有辦法開智慧,在道業上才會成就。
老法師說,「人皆敬之」,像孔子、佛陀,他們幾千年前的人,到現在我們還在尊敬他,「天道佑之」,天神保佑他,「福祿隨之」,真正的心善、意善、行善,沒有福報的人,你也得到福報,福從哪裡來?福從善來,善的感應就是福祿。「眾邪遠之」,「邪」是指妖魔鬼怪,自然就離開你。「神靈衛之」,護法神會保護你。這都是講果德,你一定可以做得到。只要你能夠依照這個,學習聖賢的教誨,學習孔子跟佛陀這樣的教誨,你就可以做到以上所講的,「人皆敬之,天道佑之,福祿隨之,眾邪遠之,神靈衛之」這個境界。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