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28集
第128集

感应篇汇编第128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二八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05/10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28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三十五句,【所..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0:59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28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28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二八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05/10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28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三十五句,【所作必成,神仙可冀】。請各位同學翻開經文,我們看三百九十三頁:
【世間無不成之事。天下皆可作之人。惟以實心行善。則人事既合天心。而天意豈違人願。自然默助。行無不通。作無不成矣。】
這一段文章,經文很簡單,我們直接來看白話解說:
世間沒有善人做不成功的事情,天下都可以成就善人,只是要以真實心去行善,則善人所做的事就能契合天心。那麼天意怎麼會違反善人的意願呢?就是我們一般俗話講的,「人有善願,天必從之」,這個意思。只要你肯發願,我們佛門裡面講,自然會有龍天護法擁護你,自然會暗中幫助。所以所做的善事,無不通達,無不成功。這一段經文主要是講說,『人願』就是善人發願,善人發願就會契合天心。我們講說上天有好生之德。
所以『世間無不成之事,天下皆可作之人』,這兩句經文我們來探討一下。淨空老法師說,「所作必成,神仙可冀」,因為《太上感應篇》是道家的一本善書,所以道家就講神仙。我們學佛的,想成佛作祖,儒家講成聖成賢,不管是聖賢、不管是神仙、不管是諸佛菩薩,他們都是至善之人,所以他們能夠所作必成,我們講心想事成。只要菩薩發願,他都能夠心想事成。
為什麼可以心想事成呢?淨空老法師說,「所作必成,神仙可冀」,這一句話的範圍非常地大。註解裡面講說,「世間無不成之事,天下皆可作之人」,老法師說,這兩句話說得好,人人都可以行善,這句話的意思是這樣。一個講世間,一個講天下,人人都能夠行善,人人都能夠成就他所期望的事業,所謂有願必成。我們剛才講,菩薩是心想事成。那眾生呢?心想事不成。我們一般人講,事與願違。所以老法師說,這是古往的聖賢,諸佛菩薩都是這個說法,就是什麼?就是有願必成。
可是老法師說,我們自己在一生的經驗當中,也就是說,我們在做人的學佛過程裡面,我們也曾經做過好事,我們也發願要做好事。但是大部分的人感覺是這樣,就是困難很多,一般叫做什麼?好事多磨。很多人都會怪環境、怪人事,別人來障礙我們,或者是家中的眷屬來障礙,或者同事的障礙,甚至說是政府官員障礙,或是鬼神障礙,這好事多磨。老法師說,其實這也是事實。老法師曾經有在講經裡面講過,老法師在澳洲講學的時候,也是想發願在澳洲成立一個老人院,要做老人關懷的事情。老法師說,這個事情到後來無疾而終,還是被障礙掉了。
我們回過頭再來看看,老法師在提倡夏蓮居老居士所會集的《無量壽經》會集本,難道不是也是好事多磨嗎?這也是事實啊。我們看看老法師在安徽推動廬江國學中心這個教學,到後來非常大的成效,但是也碰到困難。
末學最近在祭祖大典裡面流通的,千年以來第一部《玉曆寶鈔》動畫片,長達三個多小時,終於跟世間人見面。蒙諸佛菩薩跟地藏王菩薩、龍天護法的加持,總共磨鍊了十年。我從十年前江逸子老師畫完《地獄變相圖》,再寫了《因果圖鑑》以後,我就在地藏菩薩面前發願,要拍《因果圖鑑》跟《玉曆寶鈔》。當時在臺中見江逸子老師,江老師同意我拍,但是他附帶跟我講一句話,他說《因果圖鑑》你拍不成,他十年前就跟我預告了。我也到臺中慈光圖書館去拍《地獄變相圖》的複製畫,後來這樣前前後後折磨了七年拍不成。幸好當時我發願的時候,有寫說發願要拍攝《因果圖鑑》跟《玉曆寶鈔》的動畫片,所以在三年前我改拍《玉曆寶鈔》,然後把《因果圖鑑》、《地獄變相圖》把它畫進《玉曆寶鈔》裡面,所以這個等於也是諸佛菩薩的意思,把兩片融合在一起。
《因果圖鑑》是淨空老法師向江逸子老師啟請的,請他來畫《地獄變相圖》,這也是李炳南老師的心願,江逸子老師完成他老師的心願。當時在推出的時候非常令人震憾。我就承蒙諸佛菩薩加持,地藏菩薩加持,終於在今年二〇一五年的四月二十二日,正式經過淨空老法師鑑定,老法師非常地歡喜。這個千年以來第一部《玉曆寶鈔》的動畫片,終於跟世人見面,可以幫助地藏王菩薩、十大閻王教化眾生。那麼裡面我還加入了,從第一殿到第十殿,每一殿我加一個現代因果故事,這是老法師跟我提示的。老法師也跟我提示要加進去章太炎,清朝的章太炎到地獄跟鬼王的對話,說地獄炮烙刑罰太殘酷了,鬼王派一個鬼差帶他去現場看。結果章太炎大學士竟然看不到炮烙的酷刑,才領悟到說原來地獄是心造的,就是「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也就是萬法唯心造。
後來老法師又跟我提示,要加念佛的公案。我又把慈雲灌頂大師的開示,就是地獄的眾生有沒有救?慈雲灌頂大師說,下地獄的眾生念佛都可以得救,我又把它加進去了。當然必須要拿公案出來,居士的部分,我就拿張善和的故事,唐朝張善和,這個殺豬屠夫的念佛求生的故事。還有出家人,就選宋朝的瑩珂法師,他犯戒嘛,最後他也往生極樂,蒙佛接引。最後老法師為這個《玉曆寶鈔》除了寫序文以外,最後還寫一個懺悔發願文,唯有懺悔發願,就能夠往生極樂。我們又奉老法師的慈示,把海賢老法師,也把他畫進去。這整個《玉曆寶鈔》,真的裡面可以幫助諸佛菩薩教化眾生。這就是好事多磨,我磨了多久?我磨了十年,但是終於也是圓滿了。
老法師說,有願必成,好事多磨,這兩種說法到底對不對?一個叫有願必成,一個叫好事多磨。老法師說,這兩種說法究竟有沒有矛盾呢?哪一個說法是正確?到底是有願必成?還是好事多磨?我們仔細去參詳,也就是現在人講的,仔細去研究。好事多磨是事實,那磨從哪裡來總要知道吧,魔障要不要克服?能不能克服?好事能不能成就?你如果魔障不能夠克服,好事也不能夠成就,特別是現代的社會。為什麼呢?因為你做一樁好事,決定妨害一些人的既得利益,這些人一定出來障礙。我們常講嫉妒障礙,嫉妒心,關鍵就在嫉妒心。
這個話意思也很深廣,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所作必成,神仙可冀」這段經文,可是這是聖人講的,這是聖人講的話,種善因得善果,善行必定有成就,這個話也是正確的。問題關鍵說,有願必成跟好事多磨,老法師說,關鍵問題是你發的心純不純、正不正?發心純正,所謂得道者多助。魔障決定有,世尊示現成佛,尚且還有魔障。佛八相成道,最後八相裡面,有個降魔,魔王知道佛陀要成佛了,先派魔女來引誘佛陀,佛陀說,我五欲已斷了。魔王覺得沒有辦法,又派魔兵魔將來威嚇佛陀,佛陀已經破了我執了,他也無所畏懼了。最後魔王又用天帝這個位子來引誘佛陀,佛陀對三界毫無留戀,最後佛陀還是降魔了。所以世尊示現成佛還有魔障,菩薩修行證果哪裡有惡意呢?菩薩修行也是心地純善,還有魔障。
所以老法師說,我們要曉得魔障來自無始劫以來跟眾生結下的恩怨債務。他說,恩報不盡,怨也沒有法子了斷的,債務還還不清,你就曉得恩怨債務的糾纏,這是菩薩成佛還要遭魔障的原因。就是所謂我們剛才講的,老法師點出來,恩報不盡,怨斷不了。所以為什麼佛陀跟我們開示,要不住相布施?不住色聲香味觸法布施?要三輪體空?這個對你的修行也是會有幫助。
再來,老法師說,我們過去生生世世無量劫來也幹這些事情,今天在菩提道上,即使要做利益一切眾生的事業,沒有絲毫自私自利的念頭,魔障還是不能夠避免。菩薩有智慧,學佛的人就是要學智慧。智慧的啟用怎樣消除魔障?如何轉魔障為助力?這個要用智慧。所以你好事多磨,那要怎麼樣呢?要用智慧。
現在問題就出來了,要用智慧去降服魔障,去降服別人的嫉妒障礙,要用智慧。我們要學世尊,世尊能夠使魔王轉為護法,就是真誠感化人心。我們缺乏的就是沒有誠意,好心是不錯,還不夠好,所以還沒有辦法感化眾生心,這是我們要認真、要努力的。所以我們辦這個祭祖大典,果清律師跟我們開示,他說,你辦一場活動,人家讚歎你,不用高興;人家嫉妒你,你也不要垂頭喪氣。他說,這個都在成就你。他說,一個活動辦下來,最後還要修一個忍辱波羅蜜,那就圓滿了。你看佛陀在因地的時候,碰到歌利王的時候,也成就了忍辱波羅蜜。
所以老法師說,註解底下有幾句話說得很好,『惟以實心行善』,這個「實心」就是真誠心,在佛法裡面講菩提心,儒家講的誠意、正心。以誠意正心行善,則人事皆合天心,此地講的『天心』就是佛家講的性德。你起心動念、所作所為跟性德相應,「而天意豈違人願」,這個「天意」是指天地鬼神。你的真心,真誠心、清淨心、平等心、慈悲心,鬼神都敬仰你。你的冤親債主看到了也佩服、也敬仰你。縱然不幫助你,他也不妨礙你,這是一定的道理。所以總結一句話,要「所作必成,神仙可冀」,我們依據老法師剛才的開示,除了要用智慧以外,老法師也跟我們講,就大乘教裡面講的,佛教我們怎麼學?一切要從真實心中作,就是至誠心。
我覺得至誠心非常重要。這裡面也有講「實心行善」,就是一切要從真實心中作,就是「實心行善」。你有真實心,你就能學得到。沒有真實心,佛來教你都沒用,你也學不到。這個真實心在哪裡找呢?老法師說,很難找,老師找學生,學生找老師。老法師特別提到,中國過去的師道,老師的德行,老師的方法是因材施教的。弟子有十分恭敬,老師畢竟教他十分;如果學生只有三分的接收能力,老師不必教到四分。因為你多教出一分他不能接受,就完全看他的真實心,看他的恭敬心。他說上一代的老師都懂得這個道理,但是現在的社會,現在的老師不懂了。老法師說,這個是我們親身經歷過的。
老法師最近幾年在推動傳統文化、聖賢的教育。傳統文化,聖賢的智慧、理念、方法、經驗,要怎麼去學?老法師說,要用誠敬心去學。就印光大師說的,一分誠敬,你能學到一分;兩分誠敬,你能學到兩分;十分誠敬,你能學到十分。沒有誠敬心,什麼都學不到。
末學在學講《感應篇彙編》,我就是完全依照印光大師說的,一分誠敬,你能學到一分。有很多地方,其實這個《感應篇彙編》有很多地方,其實它是非常了義的,可以說一乘了義的,完全在講性德,自性的功德。有時候我在學講的過程裡面也是會碰到困難,那我就跟諸佛菩薩,跟地藏菩薩祈求,都能夠心想事成,這個就是誠敬的意思。沒有誠敬心,他所學的是知識、是常識,沒有辦法落實在生活、沒有辦法落實在工作上,就是我們一般講,學非所用。所以教學「誠敬」兩個字太重要了。
老法師後來他在國外教學,他回國以後也跟李炳南老居士說,希望老師多培養幾個學生出來。老法師提過好幾次,講到後來,最後一次的時候,因為淨空法師講太多次了,李老師最後講話了,他說,那你替我找,我找不到人。李老師說他找不到人。這一句話講完以後,淨空法師說,他以後就不再說了。真的找不到,到哪裡去找一個完全聽話的學生呢?
老法師說,我們能夠學到一點東西,沒有別的,就是聽話、老實、真幹,最主要是聽話。劉素雲居士就是聽話,她也是老實、也是真幹。鍋漏匠也是聽話、老實、真幹,都成就了。黃忠昌居士也是聽話、老實、真幹,也成就了。所以我們怎麼樣做到誠敬呢?怎麼樣可以我們剛才講有願必成呢?怎麼樣可以讓好事多磨降到最低呢?那麼還是回到老法師這句開示,聽話、老實、真幹,再加誠敬心就可以得到了,你就可以所作必成,修行上你就會有成就。「所作必成」對我們學佛人來講,就是能夠帶業往生,能夠功夫成片,上根利智的能夠明心見性。「神仙可冀」,對我們學佛人來說,能夠往生淨土,能夠蓮品上升,能夠成佛作祖,就是誠敬心,還有聽話、老實、真幹。這一段我用老法師的話來做補充。
「天意豈違人願」,這我來用一個故事來做解釋,來做補充。天意為什麼不會違反善人的願呢?我們拿一個真實的公案,它的題目叫「人有實德,天有奇報」。這個是登載在《印光大師說故事》這本書裡面,是印光大師鑑定的,所以它是真實的故事。
這故事發生在清乾隆辛巳年,在河南省,當時黃河潰堤,陸地水深一丈多,民間的農舍、村落,幾乎一大半被淹沒。在河南省陳留縣,有一位曹姓人家,他的房子也是沉沒在水裡面已經三晝夜了,三天三夜。一般人認為說,這一家大概沒有人活命了,等到水退了以後,房子的牆跟屋子沒有崩塌,而且這裡面住的人也安然無恙。大家就很好奇了,就去問這裡面的人了。曹姓人家講說,這幾天我只感覺霧氣彌漫,不見天日,我不知道在水裡面。事實上他是在水裡面,可是這個好像有上天保佑,他只看到霧氣沒有看到水,這麼神奇。
官員就覺得很奇怪,就來問說,你到底有做什麼好事呢?詢問其有何善行。這個曹姓人家就說了,我們每年租課所入,大概他們有地在給人家耕作,所以會收到一些田租。他說,每年租課所入,他們租稅所收入的,除自己衣食足用以外,剩下都去幫助鄰里貧窮的人。他說,到現在還沒有間斷過。多久?已經歷經五代,一百多年。也就是說他們五代都是這樣行善,而且每一個朝代都有地方官員頒這個匾額給他們,來嘉勉他們的善行。
所以印光大師就說了,他說,水固然是無情,但是鬼神護佑,雖然全村落都淹沒了,但是曹姓人家竟然沒有看到水,只看到霧氣,可以證明說,「人有實德,天有奇報」。印祖說,對照那些有錢人家,他剝削百姓脂膏,而且他還求子孫富貴,這些人到後來都滅門絕戶。而且他們的神識都「永墮惡道,無有出期」。他說,實在是可悲哀啊。所以要挽救世人,印光大師說,一定要極力的提倡因果報應,沒有因果報應,斷斷不能收到實效。以上我們就用這個故事來解釋「天意豈違人願」。
那麼接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經文,各位請看經文:
【于玉陛曰。遺教經云。縱此心者。喪人善事。制之一處。無事不辦。又曰。汝等比丘。當勤精進。則事無難者。譬如小水長流。則能穿石。若行者之心。數數懈廢。譬如鑽火。未熱而息。雖欲得火。火難可得。出曜經曰。智者。以慧鍊心。尋究諸垢。譬如鑛鐵。入火百煉。則成精金。又如大海。日夜沸動。則生大寶。人亦如是。晝夜役心不止。便獲果證。四十二章經云。夫為道者。譬如一人與萬人敵。挂鎧出門。意或怯弱。或半路而退。或格鬬而死。或得勝而還。沙門學道。應當堅持其心。精進勇銳。不畏前境。破滅眾魔。而得道果。元天目山中峯祖師云。記得儒者勸學有詩。謂擊(jí)石乃有火。不擊元無煙。人學始知道。不學非自然。此言石中有火。不以智巧擊之引之。則終不遇也。今人唯知石中有火。不施半點智巧之力擊之。終日指此冷石。說火之用。說得眼光落地。依前是塊頑石。要覓點火為用。了不可得。此是不肯死心做工夫之人也。更有一等人。聞說石中有火。擊碎其石。欲取其火乃至碎石為塵。終不得火。卻不責不以智巧得之。便至不信石中果有真火。此是不信自心成佛之凡夫也。今人若欲成辦此事。首以信根為石。次以單提話頭為擊石之手。又以堅固不退轉志願之鐵。打箇火刀。乃以精勤勇猛之力。向日用動靜中。敲之擊之。使不間斷。又以般若種性乾草。驀忽相成。引起一星子燒燎。照天照地。是謂智巧也。明蓮池大師曰。世間一技一藝。其始學不勝其難。似萬不可成者。因置而不學。則終無成矣。故最初貴有決定不疑之心。雖復決定。而優游遲緩。則亦不成。故其次貴有精進勇猛之心 。雖復精進。或得少而足。或時久而疲。或遇順境而迷。或逢逆境而墮。則亦不成。故其次貴有貞常永固不退轉之心。是之謂真有心之丈夫也。如此存心。何事不辦。可不勉哉。】
這一段,我們來看字句解說:
『于玉陛』,這位是明朝崇禎年間,他是浙江錢塘人。
『遺教經』,《佛遺教經》是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譯。我們知道釋迦牟尼佛初成佛的時候,初轉法輪是度阿若憍陳如,到鹿野苑度五比丘。但是最後說法,是度須跋陀羅。在度完須跋陀羅以後,這個須跋陀羅,我們來看須跋陀羅他是誰呢?這個須跋陀羅是一個鐵工,他本來是一個外道。須跋陀羅翻成的名詞叫做善顯,他是一個外道。他幾歲?一百二十歲。海賢老和尚是一百一十二,這位須跋陀羅是佛陀最後所度的弟子,一百二十歲。因為他是外道,但是他最後有緣遇到佛陀,他在聽佛將入涅槃,他到佛所講經的地方,往佛所,然後「聞八聖道」,就是八正道。聽完八正道以後,他證初果,不簡單。因而出家,他也現出家相。後來聞四聖諦,就是苦集滅道,證四果阿羅漢,這個是須跋陀羅,佛陀最後要度的弟子就是他。
佛陀度完須跋陀羅以後,「所應度者,皆已度訖」,佛陀在娑羅雙樹間將入涅槃,「是時中夜,寂然無聲」,佛陀為諸弟子略說法要,「汝等比丘!於我滅後,當尊重珍敬波羅提木叉,如闇遇明,貧人得寶,當知此則是汝等大師」。簡單的說,「波羅提木叉」就是,又翻譯為別別解脫、處處解脫。《律藏》云,佛在世的時候,以佛為師;佛滅度以後,以戒為師。像我們正覺精舍的果清律師就是以戒為師,他是我們李炳南老師的高足。李炳南老師很了不起,他培養出淨空老法師、果清律師。那麼在家居士呢?培養江逸子老師、徐醒民老師,了不起。所以這個「波羅提木叉」就是持戒清淨的修行人。佛陀當時就告訴他的弟子,他說,你們應該「尊重珍敬波羅提木叉」。
《佛遺教經》,也稱為《佛垂涅槃略說教誡經》,這個是佛陀最後的遺囑,他教誨的遺囑經典。這個《佛遺教經》主要是有三個重點,第一個,出家人跟在家人修道應該以戒為師;第二個,《佛遺教經》是印度佛法傳入中國佛教早期古老的經典。它是修道人的典範,是暗路的明燈,踏入涅槃聖境的寶筏。第三,現在末法時期修道人一般都是我見深重,我行我素,所以不能夠入道。應該以《佛遺教經》為體,才能夠不失如來遺教也。這個《佛遺教經》,釋迦牟尼佛初轉法輪,剛才講過度阿若憍陳如,最後說法度須跋陀羅。
那麼佛為什麼叫我們要尊敬波羅提木叉呢?在《四十二章經》第三十七品裡面,佛言,「佛子離吾數千里,憶念吾戒,必得道果。在吾左右,雖常見吾,不順吾戒,終不得道。」這表示佛陀他非常重視戒律,他說,如果你守戒,縱使你離開我數千里,你能夠「憶念吾戒」,你最後一定能夠修成正果。如果你在我左右兩旁邊,可是你沒有守戒,雖然你天天看到我,但是你終不能得道。所以我們說,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癡。如果你戒定慧勤修的話,那佛就住世。如果你貪瞋癡不斷,那佛就滅度了。這是「遺教經」的一個因緣由來。
接下來我們看『數數』,「數數」就是常常。
再接下來看『出曜經』,「出曜經」它是收在《大正藏》第四冊,它是屬於佛教裡面的一種偈頌,以及它所注釋的故事合輯而成,總共三十四品。這個是幫助你理解教理,用譬喻的方式,用寓言的方式來說明,透過譬喻、寓言來解說人生無常,以修行戒定慧,積集善根而達到解脫的道理。內容跟另外一部佛經《法句經》很像,這叫「出曜經」。
我們再看下面,看三百九十四頁,『沸動』就是翻動。
『役心』就是用心。
『四十二章經』是最早傳入中國的一本佛經,是後漢摩騰、竺法蘭,竺法蘭還有摩騰兩位法師共同翻譯的。它是對小乘、大乘都適合修持的,這《四十二章經》,是佛教流入中國的第一部經,叫《四十二章經》。
『譬如一人與萬人敵』,「敵」就是對抗、抵擋的意思。
『掛鎧』就是披著盔甲。我們的《無量壽經》裡面講,「被弘誓鎧」,就是「掛鎧」。
『沙門』,在印度當時是指反婆羅門教思想的各個派別的出家者的意思,但是傳到中國來以後,「沙門」變成是我們中國出家人的專有的稱呼,叫「沙門」。
『天目山』,我想大家都知道,它分成東天目山跟西天目山,這個地方誕生一位祖師,叫『中峯祖師』。
「中峯祖師」他又叫普應國師,名明本,號中峯,他是浙江錢塘人。他自幼切求佛法,晝夜精進用功,後來參天目山的高峯妙和尚,大悟徹底,說法無礙,著書若干。仁宗聽到他的修行成就,他就聘請他,但是中峯祖師沒有答應。黃帝就製了金文的伽梨衣贈送給他,並且賜號佛日廣慧普應國師。至元三年示寂,壽六十一歲,這個是「中峯祖師」。
再來,『不擊元無煙』,「元」就是原來。
『說得眼光落地』,「說得」就是說到,「眼光落地」,就人死掉了。
再來我們看三百九十五頁的第四行,『首以信根為石』,按照《三藏法數》,「信於正道及助道法,則能出生一切無漏禪定解脫,是名信根。」「正道者」,就是四念處觀,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在「三十七助道品」裡面,有這個四念處觀,這叫助道。「無漏」,剛才講說,能生出「一切無漏禪定解脫」,這個「無漏」,就是因修禪定不落生死。
再下面看這個,『次以單提話頭為擊石之手』,這個「單提」是禪宗的用語,禪宗直指之旨,只提這個重點,不提其他的,這叫做「單提」。「話頭」,「單提話頭」,這個「話頭」是佛教禪宗的和尚用來啟發問題的現成語句,他往往拈取一句,或是一句成語,或一句古語,加以參究。我們淨土就是一句「南無阿彌陀佛」。但是禪宗它怎麼打破你的執著?它就用一句成語或是古語加以參究。公案中大多只有一個字,或者一句話供學人參究之用,這個稱為「話頭」。
我們打一個公案來說,我們講一個禪宗的故事來說,什麼叫話頭?禪宗裡面一個很有名的禪師叫趙州禪師,這個在海賢老法師這個影片裡面,也有提到趙州禪師。有人就問趙州禪師了,他說,「狗子有佛性也無」?我們旁邊看到一隻小狗,你就問這個小狗有沒有佛性?「狗子有佛性也無」?趙州禪師毫不考慮的回答說「無」。這個學僧就是剛出家沒多久,在學習經教的岀家人。學僧聽了以後,就很不滿地說,「上自諸佛,下至螻蟻」,「螻蟻」就是螞蟻,都有佛性,狗子為什麼沒有佛性呢?「狗子為什麼卻無」呢?趙州禪師解釋得很有趣,他說,是因為牠有業識存在的緣故,「業識」就是阿賴耶識。你造作身口意的惡業,就有身口意十惡業的種子,這叫「業識」,阿賴耶識。
又有一名學僧問趙州禪師說,「狗子還有佛性也無」?趙州禪師就說「有」,這次答有。那個學僧就很不滿這個答案,所以就抗辯的說了,既有佛性,為什麼要撞入這個臭皮囊袋子裡面去呢?狗的身體叫臭皮囊。他說,既然有佛性,為什麼要撞進這個臭皮囊裡面去呢?趙州禪師答得也很妙,他說,「因為牠明知故犯」。
明知故犯,我們大部分都是明知故犯,你犯殺生,你明知道殺生不對,你還是犯,這不叫明知故犯嗎?你知道邪淫不對,你還是習氣在造作,境緣來的時候,你還是犯邪淫,對不對?禁不起女色的誘惑,那不就明知故犯嗎?你偷盜也是一種習氣。有些小偷說,他沒有偷手會癢。以前我在當警察,在辦案的時候,我們以前在追竊車集團,就專門偷汽車的。我們在臺北市,我們的專案小組在追汽車的時候,追到新北市長江路的一個汽車解體工廠。他就把一部車偷走以後,把它解體,把四個門拿去賣、擋風玻璃拿去賣、引擎拿去賣,或者電池拿去賣。我們就抓到解體工廠,其中還有一些車並沒有解體,還在現場。
這個小偷很有意思,他把這個車子偷走以後,停在他解體工廠的外面。這個失掉汽車的主人就很不甘心的,他就沿著所有道路去找,最後在長江路找到他自己的車子失竊的汽車,他就把它開回來,開回來又停在他家門口的外面。這個小偷有一天又經過這裡,他又看到那部車,欵,這不是我的車嗎?怎麼被他牽回來呢?他偷的說變成他的車了,習性,習性。所以我在當副分局長的時候,在木柵也破了很多竊案。我後來問這些小偷,都他們習氣影響造成的。
所以趙州禪師說,是因為他明知故犯。剛才這兩個學僧問趙州禪師,一個問狗子有佛性嗎?他說沒有,因為他有業識。另一個又說,狗子有佛性嗎?他說有,那他說,那為什麼有?因為他明知故犯。上面這兩個公案,這個叫做話頭,就是狗子有佛性否?這個就是一個話頭,你從這個話去思惟、去參究,那麼它是在告訴你什麼呢?你就是不能够落兩邊,你才有辦法領悟。
這裡面牽扯到趙州禪師,一個說有,一個說無,如果你執著有,也不行,因為他執著有,他說有佛性。那問他說,有佛性,為什麼撞入那個臭皮囊呢?你既然是佛了,那應該當佛,怎麼跑去當畜生呢?你就會執著了。那既然說無,既然說狗子沒有佛性,可是佛陀不是說上至諸佛,下至螻蟻都有佛性嗎?這樣你也會開始去破這個執著。所以他這個公案的話頭就是告訴你,不能落在有跟無這一邊。要怎麼樣呢?你要打破那個「有無」就契入了。你就明白,原來這個狗牠造業的話,牠就變成有阿賴耶識。牠有阿賴耶識,就會隨著這個業去受報,淪落到畜生道去。如果牠業報受盡以後,到人間修行,聽聞佛法,牠能夠轉為人身,聽佛法以後,牠一樣可以往生極樂。
我也曾經去幫助過蓮友的狗去助念,我那蓮友就把那個狗當成人在助念,一樣助念八小時,後來全身柔軟。真的啊,那個狗一樣會全身柔軟。他一樣給牠買個骨灰塔,把牠住進去,一樣牠聽佛號,牠很多感應的故事,這是事實。這表示什麼?牠轉離畜生身了。我也常常說到蓮友要迴向,迴向給這個狗狗,小犬叫什麼名字?還給牠取個名字,做功德給牠。所以這個話頭的意思是說,狗子有沒有佛性?佛性就是佛性,沒有所謂有佛性、沒佛性,這個各位明白嗎?你不能落入有無兩邊。落入兩邊以後,你就會被無明障住。你把有無放下來,你跳脫有無對待,沒有能所對待,那眾生平等。佛跟畜生跟狗都跟我們平等無二,那你這樣可以對狗,就可以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因為佛性平等。
但是如果你去執著有佛性、沒有佛性,這個有無的執著,它就是一個無明把你障住了,那你就不能契入那個平等無二的境界,就是不能夠契入眾生平等。所以佛性不是有跟沒有的問題,佛性它是絕待的境界。有無是相對待的境界,相對待的境界它就是煩惱,它就是無明煩惱。這個是「話頭」的意思。
再下來,我們看這個『火刀』,「火刀」就是火鐮,就是一種鐮刀。
『種性』也是一種佛教的用語。我們講說菩薩種性、外道種性、不定種性,這都是一種佛法裡面用的名詞。
『驀忽相成』,「驀忽」就是忽然,「相成」就是成就。
『一星子燒燎』,「一星子」這個「一」就是一點點。「星子」就是很細小的東西。我們說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叫「一星子燒燎」。
再來看,『蓮池大師』,「蓮池大師」在這邊我們特別介紹一下,他是我們明朝杭州雲棲寺的寺僧,他名祩宏,亦稱雲棲大師,他俗姓沈。他剛開始是學儒的,後來學佛,是我們淨土宗第八代祖師,叫「蓮池大師」。末學也很喜歡看蓮池大師的開示,比如說他寫的《竹窗隨筆》,我最早期看的時候,看他的《緇門崇行錄》,寫得非常好。蓮池大師他字佛慧,號蓮池。他出生在一個世代望族的家裡,十七歲補諸生。他在地方上學識非常好,而且很孝順。
他曾經在年輕的時候,看到他鄰家有一個老婦,老婆婆,每天都念佛。蓮池大師就問她說,妳為什麼那麼認真念佛?老婦人就回答說,「先夫持佛名,臨終自在往生,故知念佛功德不可思議」。她說,我丈夫因為持佛名,臨終自在往生,所以我知道念佛功德不可思議。這個就是印光大師說的愚夫愚婦。印光大師說,顯蔭法師的佛學知識,愚夫愚婦跟不上。但是愚夫愚婦的功夫,顯蔭法師不如他們。所以蓮池大師聽了以後非常感動,然後聽完這個老婦人的念佛警示以後,他寫一個「生死事大」放在他的桌子上,案頭,來自己自我警策。
蓮池大師在二十七歲喪父,三十二歲的時候母親也往生了,蓮池大師決定出家。他出家的時候,跟他的妻子湯氏話別,他訣別文裡面講,「恩愛不常,生死莫代,我得出家,你自己保重」。湯氏灑淚的說,「君先走一步,我自會打算」。蓮池大師做《七筆勾》,後來就出家修行,投西山性天和尚落髮。她的妻子湯氏後來也削髮為尼。蓮池大師受具足戒以後,他遊化十方,遍參知識。後來參學遍融禪師,老禪師教他了,這個老禪師就是他的善知識,他怎麼教蓮池大師呢?他說,「勿貪名利,唯一心辦道,老實持戒念佛」,就是不要貪名利,持戒念佛。大師聽完以後,「拳拳服膺」。後來參笑巖寳祖,在向東參的回來途中,聽到樵樓擊鼓的聲音忽然大悟。蓮池大師就寫一首偈語,「二十年前事可疑,三千里外遇何奇。焚香擲戟渾閒事,佛魔空爭是與非」,開悟了。
後來蓮池大師到杭州雲棲山,看到這個地方山水非常地幽絕,他就在那邊搭一個茅棚,修念佛三昧。山中有老虎常常傷害村民,蓮池大師慈悲放瑜伽焰口,老虎後來就不再傷害百姓。當時因為鬧乾旱,村民懇請大師祈雨,縣令也來祈請蓮池大師,蓮池大師說,我不會祈雨,我只會念佛。他說,我只會念佛,我沒有辦法去祈雨。縣令說,可以啊。蓮池大師就拿個木魚,他說,好,那你跟著我走。就走田埂,就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循著田埂念佛,一時雨下如注。他走到哪裡,雨下到哪裡。村民及信眾,自發性的為大師建造禪堂書院。從此以後法道大振,海內衲子歸心,遂成一大叢林。
這些祖師都有他們的功德力,不可思議的功德力。比如說我們臺灣南投蓮因寺的住持,已經往生的懺雲老法師,懺公,懺公修得非常好。淨空老法師跟他學佛學半年,還跟他住過茅棚。懺公蓮因寺的對面有一個農夫,後來脖子上長了腫瘤,靠近喉嚨這邊長個腫瘤,就去寺裡面求懺公。懺公就跟他講,他說,你要向那條蛇道歉。他都沒跟他講什麼,那個農夫嚇一跳,懺公怎麼會講這樣呢?他說,你應該向那條蛇懺悔。原來是這樣,農夫在耕田的時候,看到一條眼鏡蛇,眼鏡蛇是毒蛇,這個農夫一緊張,鋤頭拿起來就把眼鏡蛇打下去,把牠的頭就切斷了。眼鏡蛇後來來報仇,讓這農夫生了喉癌,在喉嚨這邊,長了個癌細胞。後來當然懺公也想度他,但是因為業果已經現前,後來這個農夫就死掉了。
這就是祖師大德不可思議的功德力跟神通力。我們六通具足,他們性德已經圓滿了,所以六通就現前了。像廣欽老和尚,我師公,道證法師在還沒有出家前叫郭惠珍醫師,就去承天禪寺見廣欽老和尚。廣欽老和尚就用臺語跟道證法師,就是那時的郭惠珍醫師,他說,郭醫師,妳的大冤家要現前了,用臺語講,翻成國語就是說,郭醫師,妳的大冤家要現前了。你看,你一樣在旁邊用肉眼看,你就看不出來她要生腫瘤,連郭醫師自己都不曉得,她自己不曉得她生腫瘤。所以我們看不到我們的細胞,我們一定要到醫院去檢查,我們要透過X光掃描,超音波,我們才會發現。像現在最先進的核磁共振,核磁共振就可以找出很多你細胞裡面的異樣,那是用科學儀器。但是天眼通跟宿命通比這個還厲害,他看到你就知道說,妳大冤家要現前了。
後來郭惠珍醫師出家以後,果然她得了腫瘤。她本來是榮民總醫院腫瘤科的醫生,她就是觀世音菩薩,示現在腫瘤的病患裡面的觀世音菩薩,應以何身得度者,即現何身而為說法。毛毛蟲變蝴蝶的故事,毛毛蟲就是我們眾生,業障深重的眾生叫毛毛蟲。毛毛蟲變蝴蝶的故事就是,蝴蝶就是飛翔自在,它在講轉凡成聖的過程。所以道證法師度了很多癌症的病人。但是,她自己本身得癌症,她才知道癌症有多痛苦,她才講出那個意境,講出那個苦不堪言的境界。
道證法師也經過那個過程,她當時,在描寫她那個生病的過程裡面,旁邊有一位照顧她的師父。因為旁邊會有很多蚊子,道證法師當時會排血,很多血會排出來,歷經這個癌症的折磨,但是她沒有做化療。當時旁邊就有那個出家師父,比丘尼,幫她搖扇子,怕蚊子過去叮。道證法師當時在痛苦的時候,就南無阿彌陀佛。後來她就悟了,她說,我為什麼要念得這麼痛苦幹什麼呢?應該歡喜念佛才對啊,為什麼念得這麼痛苦呢?那個執著還沒放下來,那個身見還沒放下來,那個我執還沒放下來。最後她悟了,她說,我應該歡喜念佛,癌症是我這個業障,生病是我這個色身我這個業報。可是我的自性沒有這個業報,自性它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它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所以後來道證法師在畫佛的時候,她一共畫五尊佛。她後來在畫室裏面畫阿彌陀佛,很多人送給她彩筆,送給她很多的色彩。她最後畫第五尊的時候,她就往生圓寂了。
我本來可以參加她的荼毘大典,但是因為剛好我媽媽也往生了,所以我在守七七四十九天之內,我就不方便去參加道證法師的荼毘大典。她最後要往生的時候,她早課起來的時候正在拜佛,她就跟那個同參道友說,我不能再陪你拜佛了,我要走了,就念「阿彌陀」,她倒下去,就往生了。所以道證法師她生命的過程,她歷經癌症的折磨,她的成道經過感動了很多人。她就在六月十九日觀世音菩薩成道日往生的,她就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應以癌症身得度者,即現癌症身而為說法,這是菩薩示現。道證法師也就是懺公的學生,也是懺公的高足。
道證法師修得非常好。比如說在用齋的時候,她們持戒律的,她也常常在裡面講過,比如說在用齋的時候,她師父找她,她起身以後,她師父找她,再回來以後她就不吃了,她戒律持得這麼好。所以你看那個功德力就是不一樣。清公和尚也是一樣,果清律師。
所以剛才是提到蓮池大師把老虎也降伏了,鬧乾旱,蓮池大師祈雨,雨下如注,龍天護法擁護。蓮池大師一生精修,專弘淨土。他臨終前半個月預知時至,他到城裡面告別諸弟子以及故舊朋友,跟海賢老和尚一樣。先到城裡面去拜訪那些同參道友,然後他告訴弟子說,「吾將他往」。然後回寺裡面用茶湯供養眾僧,跟大家告別。茶湯就是用茶,跟大家話別,然後告訴大家明天將西行,明天就要往生了。
「七月朔晚,大師示微疾」,暝目不說話。城中的弟子趕到以後,「哀請留囑」,就是希望蓮池大師能夠留下遺囑,最後的開示。蓮池大師把眼睛再張開,講一句話,「老實念佛,莫換題目」。這句話我們要記得,老實念佛,不要換題目,叫「莫換題目」。說完,向西稱佛名號而逝。你看他在等他城裡面弟子趕到,他本來眼睛是閉起來也在念佛,但是他在等城中的弟子趕到。城中弟子跟他祈請的時候,請師父最後開示,他給他們八個字,「老實念佛,莫換題目」。世壽八十一歲,僧臘五十年,世稱雲棲和尚。蓮池大師跟紫柏大師、憨山大師、蕅益大師並稱明代四大高僧。末學很喜歡蓮池大師跟蕅益大師的開示。蓮池大師他著有《阿彌陀經疏鈔》、《竹窗隨筆》、《緇門崇行錄》,很多著作流行於世。
再來我們看『不勝』,「不勝」就是非常、十分。
『似萬不可成者』,「萬」就是一定、絕對。
『因置』,「因」就是因此,「置」就是廢棄。
再來看三百九十六頁,『優游遲緩』,「優游」就是作事猶豫。「遲緩」就是緩慢。
『雖復決定』,「雖」就是縱令。
『貞常永固』,「貞」就是操守堅定不移,忠貞不二。「常」是永遠。「永」是永久。「貞常永固」就是堅定不移,簡單的說,就是這句話。
我們來看這段經文的白話:
于玉陛說,《遺教經》有說,放縱這念心,這一念心你放縱了,那就會傷害他人行善。如果能夠將心安住在一處,便能專心一意,沒有什麼善事辦不成的。《遺教經》裡面又說了,你們出家法師,『汝等比丘』就是你們比丘,應該精進努力,沒有任何事情會困擾你的。也就是說,世間就沒有困難的事情。就好像這小水長流,最後都能夠穿石。如果修行人的心能夠像這樣,怎麼樣?「數數懈廢」,如果你修行人的心常常這樣懈怠荒廢,就好像鑽木取火,還沒有碰到熱度就停掉了。所以你想要得到火,但是最後火還是得不到。這一段裡面主要是講什麼呢?「制心一處,無事不辦」。
它裡面講,《佛遺教經》裡面,佛陀告訴他的弟子說,你們不能夠放縱這個心,『縱此心者,喪人善事』,不能夠放逸。我們看《遺教經》裡面說,「汝等比丘,已能住戒,當制五根,勿令放逸,入於五欲。譬如牧牛之人,執杖視之,不令縱逸,犯人苗稼。」我們就解釋這一段。這佛陀告訴他這些弟子說,你們要能夠安住在戒律上,用戒律來調伏你的五根,就是眼耳鼻舌身,不要讓它放逸,沾染了這個五欲六塵。就好像「牧牛之人,執杖視之,不令縱逸,犯人苗稼。」就好像說,牧牛的人,你拿個杖子,看著這隻牛,不要讓這個牛去吃別人的秧苗。也就是說,不要攀緣。
這個我們舉一個公案,就是大安禪師參百丈禪師。我們講禪宗裡面,馬祖建叢林,百丈立清規。大安禪師去參百丈禪師,他說,「學人欲求識佛」,這個「識佛」,就是我想見佛,我想去見到佛是什麼個樣子,這「學人欲求識佛」。怎麼識佛,他就問百丈禪師說,怎麼識佛呢?百丈禪師說,騎牛找牛。我們前面不是提到說,如「牧牛之人,執杖視之」嗎?佛陀這樣說,對不對?百丈禪師說,騎牛找牛。為什麼騎牛找牛?因為你騎牛就去找牛,牛在哪裡?你現在在騎的這個牛就是你要找的牛。那你找佛,你現在說話的這個心就是佛,佛在你這念心中裡面,對不對?
你現在講話的這個心,這個見聞覺知,就是我們的覺性。在眼曰見、在耳曰聞、在鼻能嗅、在舌能嚐、在手能抓、在腳能奔。只是你迷了以後,你這念心,本來它的見聞覺知變成色受想行識,五蘊。這個身體就有四大的執著了,叫五蘊四大,那你就變成煩惱眾生。所以禪宗裡面講說,狂心歇,歇即菩提,你只要放下執著,那真心就現出來了,離妄見真。你把妄心放了,真就現前。所以百丈禪師說,騎牛找牛。
大安禪師說,悟了以後,原來是心是佛。他又問百丈禪師說,識得心以後又怎麼樣呢?你識得心就是你已經悟了,悟了這念心,又怎麼樣呢?百丈禪師說,本自清淨,原無煩惱,一念相應,一念盡性。大安禪師就說了,認識又怎麼樣?百丈禪師說,騎牛到家,可以放下來了,不必再苦苦追求了。大安禪師說,怎麼保任呢?這就是說,你悟了之後,怎麼去保任呢?百丈禪師說,如牧牛人拿杖視之,不要犯人秧苗。跟佛陀講這句話是一樣的。你悟了以後要怎麼樣?要去掉習氣毛病,不要再攀緣取捨了,在根塵接觸上修放下。這個是佛在講《遺教經》,這個地方他特別講,就會像鑽木取火,木頭還沒有熱,想得火花是很困難的。
這裡面也有提到說,『譬如小水長流,則能穿石』,這是在《遺教經》裡面有提到這段經文,「汝等比丘,若勤精進,則事無難者。是故汝等,當勤精進。譬如小水長流,則能穿石。若行者之心,數數懈廢。譬如鑽火,未熱而息。雖欲得火,火難可得。是名精進。」所以這一段經文事實上是從《遺教經》出來的。那怎麼樣才是精進呢?就是要像鑽木取火一樣,你一定要堅持這個信願行,堅持百折不悔。
我們再看下面這句話,「出曜經曰」,《出曜經》說,有智慧的人是以智慧來磨鍊自己的心,徹底尋找心中的汙垢,加以清除。就好像金屬鐵礦,投入火中反覆的燒煉,才能得到純粹的精金。又如大海日以繼夜的翻騰滾動,才能生出海中的寳物出來。人也是一樣,你要晝夜不斷的努力精進,用這念心去修行,最後一定會修成正果。這個地方他有提到說,「譬如礦鐵,入火百煉,則成精金」。這個火在《楞嚴經》,就是《圓覺經》裡面,佛陀其實有提到這段經文,跟這裡一樣。
為什麼礦鐵可以變成精金呢?佛陀在《圓覺經》裡面說,「善男子!如銷金礦,金非銷有。既已成金,不重為礦。經無窮時,金性不壞。不應說言,本非成就。如來圓覺,亦復如是。」我們的自性就像金一樣,但是你還沒有成佛以前,你就像,有凡夫的習氣,有無明煩惱,那就是礦。所以佛陀接下來又在《圓覺經》裡面說,「『如來圓覺,亦復如是』者:此法合。如來證極圓覺妙性,亦復如是。最初修行,須假般若觀照之功,照破無明,以顯覺性。礦喻無明,金喻覺性。」
佛陀在《圓覺經》特別講,「金」表示我們的覺性。所以我們讀《讚佛偈》裡面講,「阿彌陀佛身金色,相好光明無等倫」。「阿彌陀佛身金色」,那個身,「身金色」,那個「金」就是我們的覺性,就是我們清淨的佛性,叫「阿彌陀佛身金色」。「礦」就表示無明。「金非銷有,謂覺性非因修觀照而有,未斷無明時,本來具足,不是修生,但是修顯」。所以「金非銷有」的意思就是說,金不是因為你去把它熔化以後才變成金的,不是,是你把它恢復了,你千錘百鍊以後,它就恢復,那個金性就會呈現出來。金含在礦裡面,等到你礦燒掉以後,呈現那個金性,就呈現出來。我們說金礦,金礦,它包在礦裡面,它本來具足。不是說你去把它燒了以後才變成金,它是顯現出來。「既已成金,不重為礦」,既然燒成金,就不會變成礦,就是什麼?念不退了。你已經破根本無明,分證法身,就不會變成凡夫,也不會退到二乘。
接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經文的白話。《四十二章經》說,談到修道的人,就像一個人跟萬人敵對,穿著鐵甲戰衣出門應戰。有些人看到這種場面就會怯弱,會害怕,有些人就會半途而退,有些人會格鬥到死。這個地方修道就跟什麼格鬥?跟我們的煩惱格鬥,跟我們的無明煩惱習氣格鬥。「挂鎧出門」,「挂鎧」是什麼?穿著盔甲戰衣出來,跟人家應對是什麼?就是你的五戒,三皈五戒。「一人與萬人敵」,「一人」是什麼?「一人」是指你的覺性。「萬人」是什麼?你無量無邊的習氣毛病種子,這「一人與萬人敵」。
「挂鎧」就是你穿著三皈五戒的這個盔甲,你現在有受戒,可是你要跟習氣毛病格鬥。有些人碰到境界就會怯弱,碰到病苦,苦樂憂喜捨,就會怯弱,就會退轉了。碰到業障現前,他就會退縮、他就會怯弱,這叫『意或怯弱』。你修道如果這樣碰到業障現前,你應該堅定不移,像學道證法師這樣,最後成就佛道。有些人會半途而廢,會什麼?會退轉,不想修行了,覺得修行太苦了,要持六齋日、要持十齋日等等,要持五戒等等。
有些人他『格鬥而死』,他最後怎麼?甚至到最後,這個色身他也犧牲了,「格鬥而死」,但是最後他『得勝而還』,最後轉變業力為願力。就像美國有一個臺灣去的移民,華僑,我有講過他的故事,叫蔡晉宏。他得了癌症,他得尤因氏癌。後來在化療過程非常地痛苦,非常地恐懼。最後他發願,他在讀《地藏經》的時候,他悟到原來他平常喜歡吃的牛排豬排,還有魚蝦這些山珍海味,原來他就是那個羅剎鬼王。最後他發願要吃素,他就跟觀世音菩薩許願,他說,我願生生世世跟觀世音菩薩修行。最後他發願吃素,最後也克服了吃素的困難,現在到處在教人家一定要吃健康的素食。
最後他癌症的腫瘤細胞沒有了,消失掉了。他本來是找全美國最頂尖的癌症醫生治療,那個癌症醫師跟他講,你現在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他最後「得勝而還」,最後他癌症細胞不見了。他發願,就轉業報為願力身。所以「沙門學道」,出家人學道應當要堅持其心,要『精進勇銳,不畏前境』,不要懼怕任何的境界,要破滅這些眾魔而修得正果,要讓這些眾魔破除消滅,才能獲得修道正果。
元朝天目山中峯祖師說,記得有一位讀書人,他寫了一篇《勸學詩》,他說,石頭互相撞擊,「擊石乃有火,不擊元無煙。人學始知道,不學非自然」。這首詩裡面就講說,石頭裡面有火種,石頭互相撞擊才會出生火花。如果不去撞擊,本來就不會生煙火。人要經過學習以後,才知道道理,「人學始知道」,不學不知道,「不學非自然」,如果你不去學習,自然就不知道大道,自然不知道大自然的道理,「不學非自然」的意思是這樣。
『此言石中有火,不以智巧擊之引之,則終不遇也。』他說,石頭裡面有火種,如果你不用智慧技巧來擊引它,那麼終究得不到啊。接下來,中峯禪師又說了,今人雖知石中有火,現在的人知道石中有火的存在,但是卻不以「智巧」,智慧、技巧、方法去擊引它,整天就指著冰冷的石頭說火的作用,說到你「眼光落地」,說到死了,它依然還是一塊頑石。這個意思是說,我們人雖然有佛性,人人都有佛性,何期自性,本自清淨,本自具足。但是你如果不透過學佛修行,「不施半點智巧之力」,你不用智慧的方法,你整天指著這個石頭,就好像這個冷石就是指我們,說火的妙用、說智慧的妙用,那說到眼光落地,依前是塊頑石。
所以『要覓點火為用』,所以我們就必須藉文字般若,起觀照般若,就會見實相般若。所以你如果不能夠去找到火種,你『了不可得』,這個就是『不肯死心做功夫』。自了法師說的,生死心不夠切。他說,還有一種人聽說石中有火的存在,他就把石頭打碎了,想要得到火種,最後將石頭打得粉碎也得不到火種。然後不怪自己,不想一些智慧技巧去得火,就輕易的不相信石頭中果有真火存在。這就是那種不相信自心能修成佛的凡夫俗子。這一段主要中峯禪師都是用石頭,石中有火,用智巧之力來比喻我們斷惡修善、轉迷為悟、轉凡成聖的過程。你要把出離心跟生死心修出來,就是「此是不肯死心做功夫」,就是你出離心不夠。
接下來,中峯禪師又說了,現在的人,今人欲成辦此事,「首以信根為石」。現在的人,如果想要成功,『成辦此事』就是要把自己修到能夠有所成就,首先要以信根做石頭。然後以單提話頭做為擊石的手。其次要以堅固不退轉這個志願做鐡,打個火刀出來,『以精勤勇猛之力』,在日用動靜之中,敲它擊它,讓它不間斷。又以般若種性做乾草,驀然相成,忽然之間相互成就,「引起一星子燒燎」,引起一點點火花就會燃燒起來,就會『照天照地』,這就是所謂的智巧。
我們一般講的,禪宗講的靈光乍現,「一念相應一念佛,念念相應念念佛」,就講這個境界。「引起一星子燒燎」就是,一念相應一念佛,一念佛就照天照地了。所以他這裡是禪宗的說法,「單提話頭為擊石之手」。如果是以我們淨土來講,就是以六字洪名為擊石之手。要以信根為石頭,就是信願行裡面的信,要先生出來。堅固不退轉,就是要發信願行的願,不退轉。打個火刀,用這個「火刀」就是你精進努力,「以精勤勇猛之力」就是行,那就信願行都有了。那信願行要在哪裡去落實呢?要在日用動靜中,每天不斷把習氣、毛病消除,叫『敲之擊之』,那就是不間斷,那你這個「般若種性」就是乾草,突然間就會引發出來,驀然相成,就會相應了。
這個地方我們就引用淨空老法師的開示,這一段因為他就是用這樣做比喻,我們用淨空法師的開示,就很容易明白。淨空老法師說,他說,不但是修淨土,修任何法門,你能夠掌握這個綱領,没有一個不成就的,真的是法門平等。因此無論世出世間法,想要成就,首先就是這裡講,「以信根為石」,就首先你要有信心。你要没有信心,那就難了。
那麼頭一個要緊的是信心,蕅益大師在《阿彌陀經要解》裡面,序論中有說要有六信,哪六信?信自、信他、信事、信理、信因、信果。六信裡面,第一個就是信自,你要相信自己,相信自己有佛性,相信自己有作佛的因。他說,這個非常重要,相信自己有能力克服自己的煩惱習氣,這個人必定成功。相信佛陀,就是老師。相信老師,老師是佛,相信佛的教誨。所以李老師以前跟淨空老法師說,你能信佛嗎?就是這個信,你相信佛陀說的話嗎?對於老師的教誨,決定相信,没有懷疑。
淨空老法師就說,我就學一部經,就遵守一部經裡面的理論、方法,我一生都不改變,這個人決定成功。所以老法師一直鼓勵說,你要一門深入,長時薰修。像老法師現在不斷的在講《無量壽經科註》,他已經講到第四回了。所以老法師說,不要說是學經,他說,我們看看過去,諦閑老法師鍋漏匠的徒弟,他不認識字,他也没念過書,他也没聽過經,他什麼都不懂。老法師只教他一句「南無阿彌陀佛」,他就相信了,他不懷疑,一句阿彌陀佛,念了三年就站著往生。他不需要經典,他有信,他有願,他有行。《彌陀經》上面講的信願行三個條件,鍋漏匠都具足了,往生之後還站了三天,這個不容易啊,等待諦閑老法師替他辦後事。往生之後還站三天,就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六個字,這個念佛功德是真的不可思議。
鍋漏匠是站三天,他是念了三年。他的師父跟他講,念累了你就休息,休息好了就繼續念。他念到煩惱斷掉,他念到他的我執破了,法執也破了,他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把人家給他供養的這個大洋,這個錢,放在一個瓶罐裡面,裡面有灰,他放在灰裡面,他的意思是說他往生的時候,就用這些人家給他供養的錢辦他的後事。所以諦閑老法師來看他的時候,給他拍拍肩膀說,你比名山古剎的大和尚還了不起。他把他拍一拍,他才躺下去。他可以站著三天。
我曾經在臺北醫學院,助念一位師大附中的英文老師,蓮友曾阿滿居士叫我去助念。他躺在那邊,已經昏迷一個月,他養了兩個兒子都在讀高中,他本身是師大附中的老師,英文老師。我去跟他助念的時候,我進去的時候没有注意看,後來在跟他說法的時候,才看到他腳的後面,就膝邊那邊掛了一張很大尊的阿彌陀佛,金色的。我當時就很震撼的跟阿彌陀佛啟請,後來為他說法。因為他已經昏迷一個月了,當我說完法以後,第二天他醒過來,連醫生都覺得很驚訝。他就跟他的太太說,他要往生西方了。所以他昏迷是他這個業力,讓他不能把眼睛張開,但是他的覺性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這個鍋漏匠,他這六個字就有這麼大的成就。老法師說,你搞了許多經論,走的時候還躺在床上走,怎麼比得上人家呢?原來老法師說,都攝六根,淨念相繼的重要。你要跟他講這八個字,那個鍋漏匠聽不懂,什麼叫都攝六根,淨念相繼?但是他做到了,他會做到,他不懂。因為他不懷疑,他有信心。真的不懷疑、不夾雜、不間斷,他就符合大勢至菩薩所說的這個原則,六字洪名就成功了。
再來,我們看下一段。「明蓮池大師曰」,蓮池大師說,學世間的一技一藝,你學世間的才藝,剛開始學的時候,都是非常困難的,好像成功的機會十分渺茫。所以你就把它放棄不學了,那終究是没辦法成功的。所以最初貴在怎麼樣?擁有一顆決定不懷疑的心。所以已經決定的事情,但是仍然猶豫不決,以致於延誤時機,最後也是不能夠成就的。其次,第一個就要有一個不懷疑的心。那其次,就是要一個精進勇猛的心。雖然你很精進了,但是怎麼樣呢?你得少為足,久了以後就疲乏了,疲倦了。或者遇到順境就迷惑顛倒,或者遇到逆境就墮落了,也是不能夠成就。
所以第一個,不能懷疑。第二個,要精進勇猛。第三個,要怎麼樣呢?貴有貞常永固不退轉的心,要有一顆恆常永固不會退轉的心。以上具足這三心,決定不疑的心、精進勇猛的心、貞常永固不退轉的心,這樣才叫做真有心之大丈夫。能夠這樣的存心,有什麼事情辦不成?我們可以不自我勉勵嗎?這個是蓮池大師的開示。
這個地方我們就來探討一下,這裡講的決定不疑的心、勇猛精進的心、貞常永固不退轉的心,老法師對這個開示,怎麼樣才可以有一個決定不懷疑的心呢?這裡面最重要就是決定不疑。老法師告訴我們怎麼樣不懷疑?這個疑,就是我們貪瞋癡慢疑裡面的,思惑裡面的第五個。
老法師說,學佛修行,不論你修哪個法門,能不能夠成就?關鍵在專。只要專修、專精,就決定有成就,最怕就是夾雜。覺明妙行菩薩雖然說,念佛的人,念佛要不懷疑、不夾雜、不間斷,其實覺明妙行菩薩說的是個原則,無論你修哪個法門,都要遵守這個原則才能成就。淨宗法門的殊勝是大家都曉得,因為它是自力跟他力,二力法門,那麼我們一定要靠佛力接引。你只要専(專)精就有感應,就像鍋漏匠一樣,他專精就有感應。
至於其他法門就靠自力,就困難得很多。如果你沒有能力消業障,沒有能力斷煩惱,超越三界是相當不容易的事情,自己一定要清楚。所以這一段裡面它主要跟你講說,我們淨土法門是靠自力跟他力。他力就是佛的願力,四十八大願,自力就是你自己本身的信願行。依其他的法門就是靠自力,自力你一定要怎麼樣?你一定要有辦法消除業障,你要有辦法斷煩惱,你才能夠超越三界。所以如果你没有消業障,没有斷煩惱,超越三界是很困難的。
這是第一點老法師告訴我們說,首先你一定要一個原則就是要專精。所以你要決定不疑,你要怎麼樣?你對念佛法門要怎麼樣可以決定不疑?你第一個要專跟精,修行的時候你要用專跟精這個方法,持一句六字洪名就是專跟精,其他就不夾雜。你也不能說,我又想要學《法華》,又要學《金剛經》,又要學《楞嚴經》。有人寫信請教印光大師說他研究《法華經》、《金剛經》,因為寫信的人已經五六十歲了,印光大師說,來不及了,你就是六字洪名。
老法師又說,大勢至菩薩是法界初祖,他留下的教誨不多,就是《楞嚴經》裡面的《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經文很短,兩百四十四個字,比《般若心經》還少,《般若心經》是兩百六十個字,《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是二百四十四個字,但是真的講得好,講得圓滿。他說的方法,大勢至菩薩說的方法是,「都攝六根,淨念相繼。不假方便,自得心開」。他說「不假方便」,這句話講得好,不必假借其它的法門來幫助,叫「不假方便」。這一門就可以了,就是念佛法門。「自得心開」,「自得心開」就是明心見性、大徹大悟。那方法用什麼呢?「不假方便」就是不用藉其它的方法,「自得心開」就是明心見性,往生極樂,用什麼方法呢?就是淨念相繼,都攝六根,這就是方法。
有人就問淨空法師了,他說,怎麼樣都攝六根呢?怎麼把六根攝起來呢?老法師說,淨念相繼。有人又問老法師,怎麼淨念相繼呢?老法師說,都攝六根。問跟答都在一起,如果這個話你參不透,我們說明白一點,淨念相繼,重在淨,這個淨念相繼的重點是淨。覺明妙行菩薩,他老人家講的,在《西方確指》小冊子裡面講,不懷疑、不夾雜、不間斷,就是淨念相繼,這個淨念就是没有疑惑。他說,你有疑惑,就是我們剛才講的決定不疑的心。如果你有疑惑,這個念頭不清淨,有夾雜,你的念頭不清淨。
所以這個淨至少要怎麼樣?不懷疑、不夾雜。淨念相繼,這個「淨念」就是不懷疑、不夾雜。「相繼」就是不間斷。所以淨念相繼,就老法師常說的,不懷疑、不夾雜、不間斷,就淨念相繼。淨念相繼,你只要不懷疑、不夾雜、不間斷,就可以攝住六根。這樣去念佛名號,就可以都攝六根。所以它們兩個是體用不二,你能夠真正把功夫做到不懷疑、不夾雜、不間斷,六根就攝住了,你念這句佛號不會懷疑,你念這句佛號不夾雜其他東西。
有人問淨空老法師說,到底是念佛好?還是拜《占察懺》好?這就變夾雜,你會猶豫。到底是念佛比較有功效呢?還是《占察懺》比較有功效呢?你起懷疑了。起懷疑就是,念頭就不清淨了。不清淨,老和尚講的不懷疑你就做不到了。那你想要《占察懺》,又想要念佛,就夾雜了。老和尚說,不夾雜。所以你如果做到不懷疑跟不夾雜,就做到淨念。相繼呢?相繼就是一個念頭接一個念頭接一個念頭,一天接著一天,一個小時接一個小時,一刻接著一刻,都不間斷,都不間斷,念佛、拜佛,念佛、拜佛,念佛、拜佛。所以不懷疑、不夾雜就可以淨念。這是覺明妙行菩薩說的,這三句話是覺明妙行菩薩說的。
所以你在問到底是念佛,問老法師說,有人真的去問老法師說,老法師,我是念佛好?還是拜《占察懺》好?夾雜了、懷疑了,後面那個不間斷就做不到了,那怎麼做到都攝六根呢?怎麼做到功夫成片呢?緣木求魚,得不到啦,既然得不到都攝六根,心散亂,喊破喉嚨亦枉然,往生就不容易成就。專跟精,一門深入、長時薰修,不懷疑、不夾雜、不間斷,就可以都攝六根,淨念相繼,就可以不假方便,自得心開,往生有望。
今天我們就分享到這裡。若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