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31集
第131集

感应篇汇编第131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三一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05/23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31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三十五句,【所..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0:59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31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31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三一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05/23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31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三十五句,【所作必成,神仙可冀】。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三百九十八頁,我們看經文:
【求仙於古。如子房之忠。吳猛之孝。王進賢之不失婦節。蘭期之友於兄弟。劉翊(yì)之損己分人。趙素臺之濟窮卹死。許真君之行符施水。嚴君平之以善導人。周伯持之埋瘞(yì)遺骸。李五郎之不欺斗斛。陳安世之不殺物命。李奚子之拯濟飢禽。楊敬直之閒(xián)則凝神。唐若山之性無忿恚。乃至黃萬祐之鮮過。景相之酷好放生。劉平阿本一醫人。吳睦本一縣吏。劉妍本一妓女。鮑靚本一店家。賀生本一屠兒。丁約本一兵卒。朱?(tún)本一劫盜。李正元本一獵人。此皆自人以積功累行而得仙者。求之於今。如晁公迴為靜居天主。章公文起為司命真君。王公素為玉京侍郎。呂公誨為上帝司糾。韓公琦之主紫府。富公弼之司崐(kūn)臺。王公叟之掌翊聖鐵輪。金公三之為佑聖風伯。張公孝基為嵩山主者。竇公禹鈞為洞天真人。乃至歐陽公修之主神清。王公安國之主靈芝。呂公溱(zhēn)之主羣玉。石公延年之主芙蓉。陳公靖之判司直。田公承君之主維揚。此亦自人以積功累行而得仙者。至於道經所載。中元二品。左洞陽宮。所總地土。九皇。土壘(lěi)。四維。八極。其靈官僚屬。共有九萬九千九十九萬眾。皆是在世有功有行之人。受度而得進補其職者。又如何公熙志。以註金剛經。有補於世。死後職為西嶽典檢曆數官。此雖嶽府。亦是受度者。此即為善而得冀乎神仙者也。從古至今。成仙者十萬餘人。拔宅者八十餘處。所以云。莫道神仙無學處。古今多少上昇人。今人修行不真。乃謂世無神仙。是猶誦法孔孟。不能實行其事。而遂謂世無聖賢也。惡乎可。】
再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這一段的經文,大部分都是在說道家這些修行者成仙的故事,我們來看字句解說:
『子房之忠』,「子房」就是張良,以前我們也有討論過。張良他是西漢沛郡城父人,他又字子房。他的祖父跟父親都是相繼擔任韓國的宰相,韓相。秦朝滅韓以後,張良希望能夠復國,恢復韓國。所以他就招募大力士,在博浪沙要狙擊秦始皇,結果失敗。失敗以後,張良就隱名埋姓躲在下邳,下邳橋這個地方,逃亡,在這個地方遇到黃石公。當然這中間有一個考驗的過程,黃石公也可以講說刁難張良,而且態度無禮。把鞋子丟在橋下,希望張良去把它撿起來,叫三次進履,還要幫他把鞋子穿上。
後來張良還是照做,老人非常滿意,就送他一部《太公兵法》。後來他跟張良講,你好好地研究這部兵法,將來成為王者之師。告訴他說,十三年後,你在濟北穀城,就是今天山東省的平陰縣,山下的黃石那就是我,所以黃石公是這樣來的。張良後來苦練以後,果然成為一代的智謀之士,協助劉邦奪得天下,擊敗項羽。後來十三年後,張良隨劉邦經過濟北,果然見到穀城山下有黃石,他就向黃石祭祀。這就是黃石公的由來。
後來張良他老年的時候,他也喜歡老子,黃老之說,就是老子的,老莊的思想,喜歡學辟穀之術。辟穀之術是什麼意思呢?就是道家的一種修法,它就是又叫斷谷、絕谷、休糧、絕粒。它的意思就是不吃五穀雜糧,有一點類似我們現在講的斷食療法。那麼道教它認為人吃五穀雜糧,在腸裡面會結成糞便,產生穢氣,這樣會阻礙成仙的道路。
道家的修行者他們認為說,因為人體中有三蟲,我們在《太上感應篇》前面有提過,有三尸蟲,三尸神,上尸、中尸跟下尸。上尸又叫青姑,祂在人的頭部,讓你能夠很多妄想、思欲;中尸叫白姑,在人的腸胃,讓你能夠好吃、多忘;下尸叫血姑,在人的腳部,讓人耽色、喜殺、好殺。三尸神就是在我們《太上感應篇》,前面我們有討論過,這三尸神就是靠什麼?靠這個五穀雜糧的氣來生活、來生存,所以有了它以後,你就產生邪欲而無法成仙。所以為了清除腸中的穢氣,除掉三尸蟲,所以必須辟榖,就斷五穀雜糧。學莊子《逍遙遊》裡面的,「不食五穀,吸風飲露」,這種仙人的行徑,希望能夠達到長生不死,這是道家的說法。
再下來我們看『吳猛』,「吳猛」他是晉代的道士,他非常孝順。他小時候在父母的膝下,他沒有驕慢的臉色,晚上睡覺在父母旁邊,他沒有離開。夏天蚊蟲多,他不搖扇。有跟他睡在一起的人,就看吳猛這樣做,很奇怪,他說,你不怕蚊子嗎?他說,我這樣的話,蚊子就不會去咬我的父母。他後來得道以後,登廬山。他死後弟子開棺,見不到屍體。這個是「吳猛」。
再下來『王進賢』,王進賢不失婦節。吳猛是孝,張良是忠,王進賢她是守婦道,不失婦節。當時她本身,因為當時石勒,這是一個很暴虐的國君。她一共跟六個侍女要去侍奉石勒,要到黃河那邊。但是她自誓不受辱,所以投河自殺。當時遇到嵩山的女仙韓西華出遊,看見她就把她救起來。後來她跟她學仙道,後來也得仙。這個叫「王進賢」。
『蘭期之友於兄弟』,「蘭期」是山東曲阜人,他家族有一百多個人。蘭期他非常地孝悌,他的孝行感動了乾坤,感動了天地。相傳有斗中真人到他家去,到蘭期的家,他自稱叫孝悌王,他傳給蘭公蘭期至道祕旨,裡面都是寫這些孝悌的道理。蘭公,蘭期獲得這個妙訣,他領悟也很真,領悟得也非常快,所以「穎悟真機,默辨往由」,他就知道過去世,我們一般講叫宿命通了。「默辨往由,顧知前事」,就已經知道了。後來蘭公服玉液丹,穿仙衣,後來成仙去了。這個叫「蘭期」。
『劉翊之損己分人』,「劉翊」本身是東漢人,他家裡非常地富有,他常常去周濟這些貧窮,他不求回報,舉孝廉他不就任,後來皇帝還是升他到陳留太守。他散盡他所有的珍寶,除了留下他的馬車跟馬以外,他其他都把它布施出去。其中經過,有看到病亡、困難的,最後還是把馬賣掉,把牛殺掉,來救這些病苦的人,最後劉翊是餓死的,他後來也成仙。這個叫「損己分人」,他散盡所有的家產,最後連他自己的馬也賣掉。
『趙素臺之濟窮卹死』,「卹死」就是有些人死了以後沒有辦法埋葬,她幫他埋葬。「趙素臺」她也是漢朝的人,她的父親是趙熙,是刺史。她常常跟她父親救濟窮困,累積了很多陰德,所以後來也成仙了,「趙素臺」,她是個女的。
再下來這個『許真君』,「許真君」是東晉的道士,他媽媽在懷他的時候,就夢到一隻金色的鳳凰,含著寶珠,墜入到她的懷中,後來就懷孕了,就出生了。那麼他弱冠之年,就是他成年的時候,他就拜大洞真君吳猛,吳猛我們剛才前面有討論過,吳猛很孝順,他就拜吳猛大洞真君為老師,受三清之法,博通經史。後來他也當官,舉孝廉。在晉太康二年,在洪州西山,他白日飛昇。道教都比較強調白天會昇天,叫白日飛昇。鄉人跟他的族人就蓋了一個廟給他祭拜。這個是「許真君」。再來許真君行符施水,就是剛才提到這個許真君,他就是用那個符籙,施符籙水來救人。
『嚴君平』是西漢蜀郡的四川人,他在西漢成帝的時候,他常常在成都市裡面卜卦,幫人家卜卦,就是卜那個龜卦。卦裡面有龜卦跟鳥卦,他是卜龜卦。他常常跟人家分析利害,那麼湊足百錢以後,他除了養活自己以外,他就是當他自己閉關的,等於一個道糧。後來他在閉肆下簾讀《老子》,後來一生就不當官。這是「嚴君平」。
『周伯持』他是周暢,東漢人,字伯持。他性仁慈,是河南的縣尹。在東漢安帝永初二年,當時那時候鬧旱災,他光埋葬這些客死在他鄉的骸骨就一萬多個人,所以他積了很多的陰德,叫周暢,周伯持,後來他也成仙了。就『埋瘞遺骸』,有一萬多人。
『李五郎之不欺斗斛』,「李五郎」是汝州密人。「斗斛」是古代計量的工具,十斗曰一斛,就表示說它數量很少。
『陳安世』是漢代一位修道家的人,他後來也成仙了,有說是陳世安,他稟性非常仁慈,他當時是在灌叔平的座下當客人。以前讀書人都會在望族下面當食客,他剛開始是跟這個,在灌叔平座下當食客。他因為很仁慈,所以他看到鳥獸都避開,不願意去驚動。他走路的時候,都會看腳下有沒有蟲,未嘗殺物、踐生蟲。他很慈悲不殺生。
後來是怎麼樣呢?後來是叔平他喜歡修道。有兩個仙人想度叔平,但是灌叔平比較怠慢。後來這個陳安世,他本身也喜歡修道,他願意隨這兩仙仙遊。兩位仙人以為他可以教,所以給他服兩個藥丸,然後告誡他說回家不要吃東西,他到別的地方自己在那邊修行。陳安世就依他的告誡。後來叔平到他家去,覺得很奇怪說,陳安世真的不用吃飯了,不要飲食了。他認為他已經不是常人。後來灌叔平就拜他為老師,他執弟子禮,幫他灑掃。陳安世修道成功以後白日昇天,最後他把要道、修道的方法傳給灌叔平,那所以灌叔平後來也成仙了。這叫「陳安世之不殺物命」,那是慈心不殺。
『李奚子之拯濟飢禽』,「李奚子」她是晉朝東平太守李忠的祖母,不知道她的姓氏。李忠他的祖父貞節,非常地忠貞。他本身,他的父親,他的祖父也非常地慈悲、有善心,常常積陰德。李奚子常常告訴她的先生,一定要救人。有時候在下大雪的時候,有人在路旁邊受凍,她們在那邊就會把他救濟。有時候稻穀就把它撒在庭園裡面,她怕這些禽鳥餓死了,讓這些鳥可以來吃。
鳥類都有靈性。佛陀教育基金會,淨空法師那個華藏講堂,佛陀教育基金會的十二樓,佛陀教育基金會的十二樓是佛堂,那佛堂旁邊是齋堂,小齋堂,不大,小小地。那小齋堂的旁邊,以前淨空老法師在佛陀教育基金會講經,都會在十二樓的齋堂用齋,用餐。那個齋堂旁邊,外面有一個小小的花園,時間一到,所有的,上百隻,好幾百隻的鳥都會飛過來,麻雀,牠們就等在那邊等待食物,牠們也不怕生。我們人要用午餐、用午齋,牠們鳥也要用午齋、用午餐。佛陀教育基金會的義工,或者朱居士到時候就會灑這些稻穀,在那個陽臺,在那個小花園,那鳥全部過來吃。吃完以後牠們就全部飛走,那時間到牠又飛過來。這個跟李奚子積稻穀在庭園,恐這些禽鳥餓死,道理是一樣的。
再來『楊敬直』,「楊敬直」,又有講說楊敬真,她是河南人。她是長壽鄉天仙村的田家女,她嫁給她同村的王清,她對婦道非常地遵守。她在元和十二年五月十二日,那一年她是二十四歲,她忽然就把門關起來就坐脫了。那人家有傳說,他們村落有聽到那個音樂,天樂鳴空。可是她在五月十八日,又突然間回到人間來了。然後就告訴家人說,她去遊華山雲臺峰仙境,她會馬信真、徐湛真、郭修真、夏守真,欸,他們後面都一個真喔!馬信真、徐湛真、郭修真、夏守真四位仙人。然後回來以後,她就謝絕其夫,她就穿黃袍,就開始修仙道了。這就是「楊敬直」,楊敬真。
『唐若山』,「唐若山」是唐代的道士,道教的仙人。他喜歡長生之道,後來遇到太上真人,化黃白金以解其困,度他修仙道,這是「唐若山」。
再來『性無忿恚』,「忿恚」就是忿怒的意思。
『黃萬祐之鮮過』,「鮮過」就是很少有過錯。「黃萬祐」相傳是唐朝五代的道士,也有說是黃萬護,保護的護,不知道他是哪裡人。他後來在成都賣藥,那麼他的話都非常靈驗,說什麼時候災難會來,什麼時候災禍會來,後來都兌現。他有一次預言說嘉州,「犍為之地,何其炎炎」,因為地震以後房子會燒起來。後來果然,他的這個話就靈驗了,嘉州市整個街道夷為瓦礫,就是夷為平地,那就是地震。後來他就到山上去修行,這是「黃萬祐」。「鮮過」就是很少有過錯,很少有錯誤。
『景相』也是一個修道人。
『劉平阿』是一個醫生。
『吳睦』他是長安人,他本來是當官的,後來他就棄官叛離,遠遁山林。後來餓了好幾天,經過一間石洞,看到一位孫先生在石洞中修行。旁邊種了一些玉蜀黍跟胡麻,但是洞中常常東西都夠吃。吳睦後來在那邊跟他乞食,一個多月不離開。但是裡面洞中,這個孫姓的修行人知道他是一個叛人,叛人就是棄官潛逃的。後來他就跟他講經講道,誦經講道。後來他還是告知他回來自首,向官府求自首,改過。後來他再回來石洞裡面,來幫孫先生掃除,幫他,做他的侍者四十年。後來這位孫先生授其道,後來也是白日昇天,這叫「吳睦」,他本來是一個縣吏,是縣府裡面的一個官員。
『劉妍』是一位妓女,是金朝的。
『鮑靚本一店家』,「鮑靚」是晉代的道教道士。他五歲的時候對父母說,我本來是曲陽李家的兒子,九歲掉到水井裡面死掉了。後來他父母不相信就去查證,他父母就去查訪,有沒有這位曲陽李家的人。他說,有。問他說,你的兒子幾歲死掉?他說,九歲的時候死掉。那也就是說,他前世是李家的九歲兒子,那後來就到這一世來,就投胎到東海陳留,後來他也是修道成仙。
『屠兒』就是屠夫的意思。
『丁約』是一個當兵的人。
再來,『晁公迴』,「晁公迴」他是晁迴,他本身又叫明遠,晁明遠。他小時候很會作文章,在太平興國五年考中進士,官當到翰林學士。他後來也喜歡佛家的書,這個晁迴喜歡佛家的書。他也研習佛家的天臺止觀,他自己本身寫了一個《道院別集》。他曾經這樣寫,他說,「人生世間,其夢無數。無數之夢,一一稱我。一一之我,豈非空乎」。他說,人活在這個世間,彷彿就像作夢一樣,那這麼多夢裡面,都是有一個我在。可是這個我死掉以後,又帶著這個夢離開了。所以他講說,「歷劫之中,其身無數,無數之身,一一稱我」。你在每一世輪迴裡面都有一個我在,輪迴這麼多世,也是一個我。不管你說,你到天道、人道、阿修羅、地獄、餓鬼、畜生,也都有一個我在,那個我總是沒有打破。因為那個我執如果破了,他就出三界了。阿羅漢就是破我空真如,所以他出三界,不受後有。
所以這個晁迴他就說,其實在每一世輪迴裡面,有這麼多身,「無數之身」,每一個都稱為是我。可是每一一之我,又非空乎,等於不是又空掉了嗎?夢既然是空的,那身也是夢啊,可是我們為什麼這麼執著呢?「何以迷著」呢?「念念爭空」呢?對這個空的東西,身也空、人生也是空、夢也是空,那為什麼在這邊爭執不休呢?在這邊你爭我奪呢?他就是從這個地方他去領悟。
然後他又說了,「人生有身,而後有名」,你有一個身體以後,就給你稱一個名字。有名字以後,「人人各以身名」,那你就有個名字了。比如說,你是邱某某,我是黃某某,就有個名字了。那不知道,「不知定以何時何處之身,執為我耶」。不曉得在哪個時間、哪個地方,那個才是真的是我呢?「定以何時何處之名,垂之不朽耶」,那一個才是真名呢?「靜思好身後名者,不亦悠悠哉」。
所以他常常自己會做七件事情,第一個,我的妄念能夠停止嗎?「一切妄念能息否」?第二個,一切外緣有沒有稍簡省否?有沒有減少攀緣呢?第三個,「一切觸境能不動否」?六根接觸六塵會不會心動呢?一切觸境能不動否?所以他這位晁公迴,晁迴他有修止觀,學佛還是有差,他學習天臺的止觀還是有差。你看他講的這個境界,就已經接近佛經的境界了。第四個他就說,一切的語言能慎密否?我們講說,「善護口業,不譏他過」。第五,「一切黑白滅分別否」?黑白滅,就是你會去分別人我是非嗎?你會去分別這個善惡美醜、是非善惡嗎?會不會去分別呢?這個是第五。第六個,「夢想之間不顛倒否」?你在打妄想的時候有沒有顛倒?第七個,「方寸之中得恬愉否」?你在你的心能不能常起法喜充滿呢?他把這個七審寫成一個座右銘放在自己的桌前,來勉勵自己,「終身自考」,來考驗他自己的道力。
那麼這個地方提到他說,剛才提到說,「人生世間,其夢無數,無數之夢,一一稱我」。這個我們以前有探討過說,慈舟大師也有開示,慈舟大師有說「夢話」。他說,《金剛經》上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那麼要怎麼去觀呢?佛陀教你去觀這些有為法就像夢幻泡影一樣。那你怎麼去觀呢?把什麼事當成夢觀呢?慈舟大師說,要將這個有為法作夢觀。那有為法怎麼去觀呢?怎麼把它觀成它是夢呢?就是說你對這世間,這個世間法裡面,你能夠把它觀成夢幻泡影。
慈舟大師教你這樣去觀成夢幻泡影。那要怎麼去觀呢?他是說,這個有為法裡面分成有漏有為、有漏無為。那什麼叫「有漏有為」呢?「有漏」就是佛家的用詞,它是煩惱。比如說你造這個因感得那個果,這個報盡完了以後,還在那邊輪迴,這個叫做「有漏」。就好像那個盆子裡面,漏盆裝水,它還是會漏盡的。所以你造這個善因,下輩子得到富貴榮華。富貴榮華然後再去造業,然後再去受報,這個叫做「有漏有為」。
你不能夠斷煩惱,不能夠斷貪瞋癡,所以你造這個因感那個果,再從那個果感那個因,再從因再感那個果,這樣因果循環,以因感果,報盡沒完沒了,這叫做「有漏有為」。這個「有漏有為」就是對沒有修行的人來說,你一個因果落了,又來了一個因果,你現在結的這個因果,下次又結另外一個因果,這個叫做「有漏有為」。
我們眾生就是這樣,所以「因因果果,生死不了,名為有漏有為」。所以有為者就是有為有造,如是因、如是果,好不空好,壞不空壞,好不空好、壞不空壞的意思,就是說你現在看起來是好緣,看起來是好事,但是它將來會召感苦報。召感樂報,你又要造業。比如說你現在布施,可是如果你是修有漏的,沒有斷煩惱的,不能三輪體空的布施,那這個果報將來是勢必要召感福報。福報現前以後再去造業,這叫三世怨,我們佛門講的三世怨。這個三世怨就是這裡講的,「好不空好,壞不空壞」,「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若是不報,日子未到」。
慈舟大師說,什麼叫做「無漏有為」呢?「無漏有為」就是指你修行,你「有為有造,有因有果,一得永得,故名無漏」。比如說你持戒得大褔報、你修定得大自在、你修慧開大心光,你這樣依教修行,你慢慢這樣修上去,按照佛家裡面的《華嚴經》的說法,你十信、十住、十行、十迴向,然後十地、等覺、妙覺。就好像世間做官一樣,一階一階的爬上去,它是有品級的,像世間官位一樣。世間的官位它是無常法,你塌了臺就完了,比如說你犯了錯被貶官了,那你這個位子就沒了。但是修行就不是這樣,修行如果你修這個出世間法,就是佛法,它不是這樣的。它登了三賢十地,它永不再退。你登初住了,不愁沒有機會不登二住。乃至於你證到等覺了,不愁不成佛。所以這樣的修行上去,叫做「無漏有為」。
雖然是無漏,但是對佛來說還是一個夢。不過能夠這樣的修行的夢,他雖然有修有造,但是他是向覺悟的地方去造,向醒處造作。他愈作修行的夢,醒得更快,醒得愈快。他睡眠的時間、作夢的時間愈來愈短。所以慈舟大師說生死大夢它是很難醒的,佛陀說,要修三大阿僧祇劫才可以醒過來,這個醒過來就是他能成佛,他不用再輪迴。
那怎麼叫迴向呢?我們平常念經文完的時候,都會迴向。我們迴向裡面有迴因向果、迴事向理、迴自向他,我們有這樣的一個迴向。慈舟大師說為什麼要迴向呢?他就是教你迴惡向善,你身心總要不能夠離開三寶,因為你是在向覺悟的方向去作,向醒處去作。雖然這個夢對佛來說,還是生死大夢,但是這個夢不作不可,不可不作。那世間的人情、恩愛的夢,就儘量不要作,愈作愈迷,是不可以作的。但是在三寶門下,雖然是說夢話,但是他是說醒夢的話。
那麼究竟這個生死大夢怎樣才可以醒過來呢?需要轉他的迷夢心,向醒處喊。那我們要醒生死夢,也要轉迷夢的心。那麼怎麼個轉法呢?慈舟大師說,「念南無阿彌陀佛」,你一聲聲地向自心喊,喊久了就會醒了。像鍋漏匠他念了三年,他就醒過來了。鍋漏匠他就解決生死大夢了,他站了三天三夜。所以他的師父諦閑老法師到了以後跟他講,他說,你比名山寶刹的這些方丈和尚還了不起。他是一個不認識字的一個鍋漏匠,他師父教他念佛,他就乖乖地念佛,念了三年。
所以我們前一集在討論到蕅益大師說,你一天念十萬遍,日課十萬遍、五萬遍、三萬遍佛號,他就一直這樣念下去。他說如果你不能夠往生的話,三世諸佛都打妄語。這是蕅益大師說的。蕅益大師寫《阿彌陀經要解》,印光大師說,彌陀再來也作註解,也不會超過於蕅益大師這個註解。那換句話說,蕅益大師等於是阿彌陀佛的化身再來的。那阿彌陀佛都這樣說了,我們還是要相信,我們要相信。所以慈舟大師說,要怎麼轉這個迷夢心呢?就用這個念佛法門。他說,你等到醒來以後,叫「為山九仞,功虧一簣」。但是也不見得說一覺就醒過來,要看各人的根基不等。如果你不是頓根的,不是頓超根基的,要必須多喊。
慈舟大師又講一個公案,他說參禪也是參這個心,比如說參念佛是誰?慈舟大師舉個公案叫巨指和尚,這個我們以前也有提過。這個巨指和尚,平常人家來請法,問他什麼是佛法?那這個巨指和尚他就一定,人家問說什麼是祖師西來意?他就把大拇指一比,就是這個祖師西來意,人家就開悟了。所以這個有時候,禪宗它是看根基的。他因緣成熟的時候,他剛好這樣頓悟。說什麼是祖師西來意?他這樣一比,他就悟了,就佛法不離日用間。就像釋迦牟尼佛在靈山會上,世尊拈花,那迦葉破顏微笑。那為什麼迦葉會破顏微笑呢?因為世尊拈花就是一心的體用,從體起用,攝用歸體,就是一心的體用。佛法就在這個,它見聞覺知裡面這樣見到了。
那這個巨指和尚就這樣,什麼是佛法?他就比這個大姆指,對方就開悟了。有一天他的師父就不在了,巨指和尚就不在了。那徒弟侍者師就在寺裡面接待這些訪客。有一次就來一個人,他就來問佛法。因為巨指和尚不在,侍者就對那個人說了,他說,和尚出去了,如果你要問佛法,我也有點那個啦。他就是意思他也會啦,但是他沒有開悟啊,他師父這樣一比,是他師父是已經開悟了。但是他沒有開悟,他學他師父就這樣,他也想學比一個大拇指。那剛好就有人來問了,說如何是佛法呢?侍者師也學他的師父,就是大姆指這樣一比,這樣就是佛法。
那個人一下山看到他的師父說,哇!不得了!你那個侍者徒弟真厲害,也開悟了,我問他什麼是佛法?他這樣一比,那個人剛好也因緣成熟,他這麼一比,他也有所領悟。結果他師父回來,就告訴侍者師說,侍者師啊,想不到你還有辦法幫人家開示啊。有一天,他師父就準備了一把戒刀,藏在手的後面,問他的徒弟侍者師,他說,侍者師,什麼是佛法?侍者師一樣,就跟平常這樣,這個就是佛法。他師父就把那戒刀拿起來,就把他的手指頭砍斷了,他痛得唉唉叫。痛得唉唉叫以後,他師父就拿藥給他療傷,療傷以後就沒有這個大姆指。等到他這個傷療養好以後,傷口都好了以後,沒有大姆指。
隔一段期間以後,他師父看因緣成熟了,他師父又問他了。他師父就說,侍者師,什麼是佛法?他的徒弟就說,這個就是佛法。結果一看沒有大姆指,這是什麼意思?這就是我們常講的,你這個覺性,透過你的眼睛是在看、耳朵是在聽、透過你的手是在抓、透過你的腳是在走路、透過你的鼻在嗅、透過你的舌頭在嚐,你的覺性在你的自性,透過你的六根產生無量無邊的功德妙用。所以六祖大師開悟的時候,是講說,何期自性,本自清淨、本自具足、本不動搖、本不生滅,最後他講一個能生萬法。
所以人家請示這個巨指和尚說,什麼是祖師西來意?他師父比這樣也是沒有錯,因為他是修禪宗的。那如果我們問說,什麼叫祖師西來意?南無阿彌陀佛,那也是啊。所以他師父知道他因緣成熟了,所以把他手指頭砍斷以後,再看看,再一段期間再來度他。結果他師父叫他說,什麼是祖師西來意?他這樣一比,他當下,那個侍者師頓悟了。因為是我的覺性的作用,是我這一念心體的妙用,不是這個手指頭叫做祖師西來意。什麼是佛法?不是手指頭就是什麼是佛法,不是這個是祖師西來意,這是以指標月啊。你不要把那個手指頭當成月亮,是我告訴你月亮在哪裡,是這個意思。所以祖師西來意,他比這樣的意思就是說,在手能抓,這手的作用嘛。你去倒一杯水來喝,這也是祖師西來意,這是你心體的妙用。祖師西來意在講什麼?是講一心的體用嘛。
我們這一念自性,它是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生不死,你見暗也是這個見性,你見明也是這個見性。你現在把燈打開,你見到燈很光明。現在我把燈關掉了,你也是有在見,你是見到一個燈打開,還有燈關掉,見到一個暗。你見明、見暗,那個見性都沒有變。那個見性是不來不去、不垢不淨、不增不減。但是我們眾生迷惑了,我們執著了,我們喜歡光明,不喜歡黑暗。所以我們看到光,我們說我們見到光,可是他不知道說見到暗,那個見性也在起作用。那誰在見性呢?你的心體的見聞覺知,你的自性的見聞覺知,那就是祖師西來意啊,這樣各位明白嗎?什麼是佛法大意?「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就是什麼是佛法。
所以慈舟大師說,侍者師這樣,他師父給他這樣,戒刀把他手指頭砍斷以後,把他那個無明習氣砍斷了,他頓悟了。那為什麼頓悟呢?他已經從這個睡覺的迷夢已經醒過來了,所以開悟的人叫醒過來了。所以法身大士,明心見性的人、的修行者,叫做了了生死大夢。但是醒了生死大夢以後,怎麼樣呢?要「以心印心」,就像六祖大師要五祖給他印證一樣。但是也要看時節因緣,功夫成熟的一叫就醒來,他有修道品,三學、六度、萬行,一切佛法雖皆是夢,但是都是金剛種子,這個叫做「無漏有為」,照這樣次第修上來,那要到什麼時候呢?要到八地菩薩才醒了這生死大夢。
為什麼到八地菩薩呢?因為八地菩薩是無功用道,他以前都忙著修行,忙著了生死,自度度他,原來也是南柯大夢。到無功用道的時候,到八地菩薩的時候,原來無眾生可度,無生死可了。但是《華嚴經》上有個比喻,它說,「譬如有人,夢中見身墮在大河,為欲度故,發大勇猛,施大方便。以大勇猛施方便故,即便覺寤。既覺寤已,所作皆息。菩薩亦爾,至不動地,一切功用靡不皆息」。就是達妄本空,所以八地菩薩叫做,「名為不動地」。
雖然說修行是假的,我們何必修呢?但是你不修行,你永遠不能夠醒來,就不能夠覺,也不能把煩惱空掉。所以《永嘉證道歌》裡面講說,「夢裡明明有六趣,覺後空空無大千」,你必須要到覺悟以後,才知道是夢。八地菩薩他證不動地,但是諸佛還是要勸他起悲心,告訴八地菩薩說,「善男子!汝雖得是寂滅解脫,然諸凡夫,未能證得,種種煩惱,皆悉現前,種種覺觀,常相侵害。汝當愍念如是眾生。」「善男子!汝當憶念本所發願,無邊眾生誓願度」。佛還是勸八地菩薩要倒駕慈航,他叫八地菩薩,雖然知道是夢,還要廣行菩薩道,教化作夢的眾生。
這個就是慈舟大師在開示什麼叫生死大夢?一般世間人叫有漏有為,那我們現在修行叫無漏有為。但是透過這樣去修行,就是往醒來的那個方向走,十信、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等覺、妙覺,一直要到八地菩薩不動地,才了這個生死大夢。
接下來我們看經文的三百九十九頁,『靜居天主』,「靜居天主」就是我們講的,這個地方是用安靜的靜,佛法裡面講是清淨的淨,這個是安靜的靜,「靜居天主」是講安靜的靜。我們一般講淨居天人,就是清淨的淨,他是在色界第四禪,他證不還果之聖者所生之處,又叫五不還天。他為什麼叫做不還果呢?他不到欲界來受生,是三果聖人所住的,是五不還天。那三果聖人他又叫做阿那含,我們初果須陀洹、二果斯陀含、三果阿那含,阿那含就是住在五不還天,生在五不還天,他不用到欲界來受生了,他已經斷了欲界九品思惑中的後三品,貪瞋癡慢的後三品。
那麼五不還天是哪五不還天呢?第一個,無煩天,沒有煩雜之處。第二個,無熱天,沒有熱惱。第三個,善現天,祂能夠現勝法的地方。第四個,善見天,祂能夠見到善法的地方。第五個,色究竟天,祂這個天界非常地殊勝,色究竟天。所以在「俱舍頌疏世品一曰:『此五名淨居天,唯聖人居,無異生雜,故名淨居』」。這是三果聖人住的地方。
再來我們看這個『司命真君』,就是我們一般講的灶神,「司命真君」,灶神。「司命」就是管生命的神。「真君」,一般道家是指神仙。
再來我們看『王公素』,「王公素」是王旦的兒子,他當官當到工部尚書。
再來『玉京』,「玉京」是天帝所住的地方叫「玉京」,一般叫做仙都。
『呂公誨』是呂誨,他是宋朝開封人,也是擔任進士,登進士第,當到殿中侍御史。他彈劾這些官員毫不避諱,他反對王安石變法,這是「呂公誨」。
『韓公琦』叫韓琦,韓琦也是宋朝的名相。他擔任官員的時候,他疏緩賦稅,就是降稅賦。他辦貪官汙吏,把這些冗役淘汰掉。饑荒的時候,他救活的飢民有九十多萬人。他跟范仲淹私交非常好,名重一時,天下人稱他們叫韓范。他死後被封為魏國公。我們在《感應篇彙編》也提了很多次韓琦,韓琦死後也是去當仙人。
再來『紫府』,「紫府」它是仙人所住的地方,叫「紫府」。這個是怎麼回事呢?就是在熙寧間,有一位宮中的官員叫孫勉,他是監澶州堤。他看到一隻黿,這個黿有一點像烏龜,像大鱉,很大的一隻鱉一樣,這個字念元,從橫河這樣順流下來。這位孫勉就射牠,把這個大鱉射死。後來這個孫勉就突然間暴斃了,暴斃以後,這個孫勉來到冥府,這隻大鱉就向冥王投訴,希望孫勉要償命。後來殿上的那位鬼王就是韓魏公,就是韓琦,換句話說,韓琦到陰間當鬼王。因為韓琦認識這位官員,「勉實故吏」,他這位孫勉一直請求,請求讓他能夠免死。後來韓琦就看檢房簿,就是生死簿。後來就告訴這位孫勉說,按照生死簿裡面,你還有壽命十五年,就把他放回去了。這個是後來孫勉到人間來,回陽以後講出這個故事。那麼這是「紫府」。
再來『富公弼』,富弼,我們前面也有討論過,他跟范仲淹、范純仁,范仲淹,還有剛才我們講說這個韓琦,他們幾個都是名相,富弼也是。所以他們生前都是忠臣,而且都做很多積德的事情。他是宋洛陽人,跟范仲淹私交非常好,他是跟范仲淹推行慶曆新政,也是拜中書門下平章事,等於首相一樣。但是他比較守成,他號稱賢相,也是反對王安石變法,這是富弼。富弼死後,他當『司崐臺』,也是仙人。「司」就是主管。「崐臺」,相傳是崑崙山頂有個金臺五所,玉樓十二間,金臺五所,都是神仙所居住的地方,叫「崐臺」。昆府就是神仙所居之地,所以世人就相傳富文忠公,富文忠公就是富弼,他是崐臺真人。
『王公叟之掌翊聖鐵輪』,「翊聖」就是翊聖保德真君,祂是宋朝的時候奉的一個道教的神,叫翊聖真君。
『佑聖風伯』,「風伯」就是風神,神話中的風神。「佑聖風伯」就是佑聖真君的風神。「佑聖」是誰呢? 是真武大帝。我們臺灣民間也有信奉這個神,一般叫玄天上帝,又叫玄天上帝,又叫玄武大帝。祂是道教裡面的四方神之一的北方神。因為北方屬水,它的顏色像灰色的,色玄,所以稱叫玄武。祂是披衣,黑衣,仗劍,腳踏烏龜跟蛇,執黑旗。這個是玄天上帝,在臺灣的民間信仰也很普遍。
『張公孝基』,我們前面有讀過,張孝基是一位善人,他因為娶了他們鄰里裡面一個富人的女兒,但是富人生了一個不肖子,他的岳父在臨終的時候,把財產全部交給孝基。孝基後來也把這個家業經營得很好。後來張孝基他就把他的岳父的這些財產經營得很好。後來他岳父死掉以後,這富人的兒子後來有改過自新,回來,張孝基再給他一個工作。他就問他說,你可不可以灌園?就是花園給你整理好不好?他說,花園整理沒問題,只要有飯吃就可以了。他後來看他,慢慢給他觀察,發現他這個富人的不肖子已經慢慢改過了。後來就給他管庫房,就管倉庫了,就把管庫房交給他。後來張孝基就一直觀察這個人,他認為他以前的習氣都改掉了,再把他舉家的財產全部歸還給他,這是一個很難得的善行。
後來張孝基死掉以後,他的朋友到嵩山去玩。嵩山,我們講嵩山有少林寺非常有名,在河南省的登封縣,它是五嶽中的中嶽。他的朋友到嵩山去玩,去旅遊。後來看到道路上,剛好跟一個車隊經過。這個車隊有很多旌旗,就是古代的那種部隊經過的旗幟飄揚,有旌旗騶御,就是旁邊有護衛,就好像大官一樣。他就偷偷地看車上坐的是誰?結果是他的好朋友張孝基。那他就問他,他就跟他問禮,問他說,你為什麼在這裡?要去哪裡呢?張孝基就跟他講,上帝因為我「還財不欺孤事」,我把這些家產全部再還給我岳父的小孩,我不欺負他的這個孤子,命我主此山,叫我當嵩山的山神。這張孝基當山神,說完就不見。這個就是「張公孝基為嵩山主者」,這在《感應篇》裡面也有記載這一段。
『竇公禹鈞』,竇禹鈞,我們以前也有討論過,他是後周時代的人。後周,五代的時候後周,他擔任諫議大夫。因為他祖父來跟他託夢,跟他講說,你沒有兒子又短命,教他早一點行善。竇禹鈞聽了以後,就努力行善。他家剛好有個長工偷了他二百千,還把他女兒手臂上綁了一個賣身契,說永賣此女來抵債。竇禹鈞就把這個賣身契燒掉,再把他女兒扶養長大,再叫他太太好好照顧她,後來女兒長大以後把她嫁出去,又送她二百千當嫁妝。後來那個長工就很懺悔回來,但是這個竇禹鈞不理他。
竇禹鈞他的善行非常多,比如說他拾金不昧,在延慶寺拾金不昧,拾了這個,拾金二錠,銀十兩,他也再還給失主。他的親戚朋友裡面,外姻有喪葬不能夠埋葬的,他都幫他埋葬,有二十七件。有女兒不能嫁的,他出錢把她嫁了,二十八件。地方上的這些親族很窮困的,他都拿錢貸款給他們去做生意。因為這樣的話,他養活了數十家的人。然後對於四方的賢士,讓他推薦的也沒辦法計算。又在他自己家的南邊,建了書院四十間,藏書一千多卷,請老師來教這些四方孤寒的這些學生子弟,給他們廩糧。然後每年他們家的收入,除了伏臘供用,就是他們春秋二祭以外,都拿去救人,所以他們家裡非常節儉,「無金玉之飾,無衣帛之妾」。
後來,他就夢到他祖父跟他講了,祂說,你沒有兒子,壽命也短。因為幾年來,你積累這些陰德,已經名掛天曹,你將來會有五子八孫。他後來生了五個兒子,而且他後來長壽。他延了三紀,等於三十六年,活到八十二歲。他活到八十二歲的時候,他談笑而終。後來他祖父也說他名掛天曹,後來死了以後他當洞天真人,就是這裡講的竇公禹鈞為『洞天真人』,「洞天」是道教說神仙居住的地方叫洞天,我們一般叫別有洞天。「真人」是道家存養本性,修真得道的人叫做「真人」。
再來『歐陽公修』,歐陽修他也是宋朝的一個名人,他號醉翁,六一居士,歐陽觀子。他很會寫文章,他是當時古文運動的領袖,後人稱為唐宋八大家之一。他擅長史學,他反對王安石變法,這個是歐陽修。
『神清』是神清洞,相傳歐陽修是神清的洞主。
『王公安國』,王安國是誰呢?王安國就是王安石的弟弟,他是宋朝撫州臨川人。宋神宗的時候,王安國他去參加考試,皇帝賜給他進士及第。但是皇帝問他,宋神宗就問他啦,他說,外面對於這個新法,就是王安石的變法,有沒有什麼意見?因為他是王安石的弟弟王安國,結果他沒想到他跟王安石意見不一樣。他就跟宋神宗說了,他說,「恨知人不明」。那就等於在罵皇帝,知人不明就是皇帝宋神宗,「恨知人不明,聚斂太急」,課稅課得太重了,「聚斂太急」。結果宋神宗也沒有把它聽進去,僅僅授給他崇文院的校書。因為他跟王安石合不來,意見不合,批評新法。後來因為王安國參與鄭俠獻《流民圖》的事情,後來被奪官,被拔官。他放歸田里,也就是說回到他的家鄉。
但是他後來也當什麼?王安國之主靈芝,「靈芝」就是什麼?靈芝宮。靈芝宮是怎麼樣呢?就是王安國他在崇文院當官的時候,有一天在那邊值宿,就像我們值夜班一樣,王安國在崇文院值夜班的時候,他有夢見仙人的使者帶他去海上。他看到海水中有很多樓臺殿閣,有很多仙人在那邊作樂,笙簫鼓吹之妓甚眾,就是仙女很多。那個樓閣匾題什麼呢?靈芝宮。這個使者就要帶王安國去裡面參觀,就有仙人在宮殿的旁邊,隔著水跟這個使者說,「時未至,且令去,他日當迎之」,那個仙人就說,王安國時間還沒有到,還不能來,現在請他回去。
王安國作夢就醒來了,就趕快寫一首詩記起來。這首詩說,「萬頃波濤木葉飛,笙簫宮殿號靈芝。揮毫不似人間世,長樂鐘聲夢覺時」。他就這樣把它寫下來。後來四年以後,王安國病逝。他的家人就很傷心哭泣,就問他,「君嘗夢往靈芝殿,果然乎?」就給他占卜,你死了以後是不是到靈芝殿去呢?如果是,你就占個卜。結果占個卜以後說,「然」,「然」就是對,他到靈芝殿去了。所以你看,王安國他在人間官場不如意,他跟他哥哥王安石合不來,反對王安石的變法。人家他死後比他哥哥還好,去當仙人,到靈芝殿主持這個靈芝宮。這是「靈芝」的意思。
『呂公溱』,呂溱,呂溱也是宋朝揚州人,宋仁宗進士第一。他非常厭惡這個豪惡斂跡,就是說這些土豪或這些富豪他們的惡行,他也是嫉惡如仇的,這叫呂溱。
『石公延年』,石延年也宋朝人,這宋朝當仙人真多,他是宋朝宋城人,他叫宋曼卿。後來聽說他死後當芙蓉花神。
接下來這個『芙蓉』,「芙蓉」就是木芙蓉,這是在《宋人軼事彙編》裡面有提到。宋曼卿死後,祂的朋友有見到過祂,祂就跟祂朋友講說,我今為鬼仙,我所主持的地方是芙蓉城。祂就要叫祂的朋友去參觀,但是沒有辦法,忽然間就看到祂騎著白色的騾,就像步行如飛。這個騾在走路的時候,就像飛的一樣。祂後來又降在亳州的一個舉子家,留一首詩,它裡面是說,「鶯聲不逐春光老,花影常隨日腳流。」可能是要告訴這個讀書人要好好把握光陰。
再下來『陳公靖』,「陳靖」他是宋興化軍莆田人,好學,博通古今,這也是當官的。
再下來這個『司直』,「司直」是官名,這個應該是指仙府的官名。
『維揚』就是揚州。
再下來四百頁的『中元二品』,這個「中元二品」是這樣,是道教裡面,他神仙系統裡面,他有一個叫三官大帝,三官大帝又叫三元大帝,祂就是天官、地官、水官。上元叫一品天官,叫賜福大帝;「中元二品」叫地官,是赦罪大帝;下元三品是水官,解厄大帝。一個是賜福,一個是赦罪,一個是解厄。這是道教裡面有這三尊神,叫三官大帝。
再下來,這個『所總地土』,這個「總」就是統領,「地土」就是地區。
道教裡面的三清九皇,『九皇』就是什麼呢?「九皇」是他們這個道教裡面的神的一個位階。三清叫做元始天尊、靈寶天尊跟道德天尊。
『土壘』就是山岳、山神的意思。
『四維』就是東南、西南、東北、西北,四方的意思。
『八極』就是八方窮盡之處。
『靈官』是神仙的官。
再來,『何公熙志』,何熙志是宋朝嘉州人,他是高宗的進士。
再來,『補其職者』,「補」就是裨益。
『西嶽』就是華山,五嶽之一。
『得冀乎神仙者也』,「冀」就是希望。
『拔宅者八十餘處』,這個「拔宅」就是道家裡面講的拔宅上昇,全家成仙叫做拔宅上昇。
『上昇』,多少上昇的呢?「上昇」是道家修煉功成得道昇天。
『是猶』,「是」是代詞,就是這的意思。「猶」就是好比。
『誦法孔孟』,「誦法」就是稱誦並效法。
『惡乎』是何所,是疑問的代詞,猶言何所。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
古時候的人求證仙果的實例,比如說像張良,張子房他的盡忠,吳猛的盡孝,王進賢的不失婦人貞節,還有蘭期對於兄弟的友愛,劉翊他損己分人,減損自己以分享他人。趙素臺的救濟貧窮、照顧死喪者,許真君以神奇的符水施濟於人,嚴君平的以善,言善、行善來引導人。周伯持能主動的埋葬這些暴露在外的遺骸、遺骨,李五郎他不以斗量欺騙人,陳安世他不濫殺動物的生命,李奚子能拯救飢餓的禽類,楊敬直的『閒則凝神』,就是說他常常修定聚積精神。「閒則凝神」就是打坐參禪,「凝神」就是道家他們修的打坐,凝聚精神,希望能夠入定,這個就是楊敬直。唐若山的個性他不生忿怒,黃萬祐他很少犯過錯。
然後再來就是景相喜歡放生。劉平阿本來是一個醫生,他可能是醫術很慈悲救人,醫術救人所以後來成仙了。吳睦本來是一個縣吏,我們剛才講過了,他是棄官潛逃,後來在山洞裡面遇到那個孫姓的仙人。後來他回來自首,之後再跟他修行,後來也成仙了,就是吳睦本來是一個縣官。劉妍本來是一個妓女,妓女後來也改邪歸正,度化了很多人,這個叫劉妍。鮑靚本來是一個店家,一個商家。賀生本來是一個屠夫,丁約本來是一個兵卒,朱?本來是一個強盜,李正元本來是一個獵人。這些人都是因為他積功累行,累積了很多善行而最後成仙的。
那麼現在求證仙道的人,比如說像晁迴當了靜居天主,章文起當司命真君,王素當了玉京的侍郎,呂誨當了上帝司糾,韓琦當了紫府的主人,富弼當了主司崐臺,王叟掌理翊聖的鐵輪,金三當佑聖的風伯,張孝基當嵩山的主神,竇禹鈞當洞天真人。乃至於歐陽修主掌神清的神,王安國主掌靈芝宮的神,呂溱主掌羣玉的神,石延年主芙蓉神,陳靖為主判司直的神,田承君主掌揚州的神。這些都是平凡的人,但是他們因為積功累行,積功累德而證得仙果。
再來我們看下面,至於道教的經典所記載的,關於中元二品,左洞陽宮所管轄的地方,以及九皇、土壘、四維、八極所管轄的這些仙官幕僚眷屬,總共有九萬九千九十九萬眾之多。他們都是在世的時候,世上行有功德的人,受到度化而得以進一步能夠補這個官職的。又如何熙志,因為他註解《金剛經》,對於世人的啟悟有所幫助,他死後擔任西嶽點檢曆數官。這雖然只是一個嶽府的官,但是也是受到度化的人。這些都是因為行善,而得以希望成為神仙的人。
從古至今,到現在,成就仙道的,成仙的有十多萬人,全家成道昇天的、成仙的有八十餘家,八十多家。所以說不要以為神仙沒有學成的地方,自古至今實在有很多修道成仙昇天的人。現在的人不好好修,不真心修行,就認為說世間沒有神仙。就好像說,嘴巴說要效法孔子、孟子,但是根本不去身體力行,就說世界上根本沒有聖賢,這樣可以嗎?「惡乎可」,就是這樣可以嗎?
這一段主要都是講道家這些修仙道的、修仙法的,後來成仙的故事。但是各位注意這一段裡面,他們為什麼能夠成仙?我們可以列舉他裡面的積功累行,就是積功累德。你看他們要盡忠,要盡孝,要遵守婦道,不失婦節,要對於兄弟友悌,要能夠犧牲自己成就別人,「損己分人」。要能夠「濟窮卹死」,幫助窮困的人,埋葬這些客死他鄉的人。還有『以善導人』,以善來勸人。還有「埋瘞遺骸」,埋葬這些暴露在外的骨骸。還有「不欺斗斛」,他做買賣不用斗斛去騙人。還有「不殺物命」,就是等於放生。還有「拯濟飢禽」。
所以像我那一天,我看到電視一個報導,有一個英國人到臺灣來教英文,他覺得臺灣是一個很好的地方,他做什麼工作呢?他後來把教書的錢賺一賺以後,教英文賺的錢以後,他跟他太太成立一個動物收留所,他專門收留什麼動物呢?他不是說收容流浪貓或是流浪狗,不是。他專門到那個路上,荒郊野外,看到哪一隻狗跟哪一隻貓牠受傷了,腳被捕獸器捕斷了、切斷了,很可憐。他就把牠捉起來以後,他在臺北三芝這個地方租一個地方,然後把牠們的腳傷把牠醫療好以後,在那邊給牠們一個收留,它等於殘障動物收留所,可以這樣說。我看那個報導以後我很感動,我正想聯絡他,我想把蓮池放生會的錢拿一點去幫助他。因為他說好像維持不下去了,經費不夠,我想去幫助他,他就是這裡講的拯濟飢禽。所以你不要看他這個小小的善行,他搶救一個生命,動物也是一個生命。
再來你看「閒則凝神」,楊敬直的,這是什麼?修定。還有「性無忿恚」,不動怒。「鮮過」,很少有過錯。還有放生,景相酷好放生,等等這些。還有下面這些各行各業的,醫生、妓女、縣官、做生意的、屠夫、軍人、強盜,都斷惡修善成為善人,最後還積功累行當仙人。所以從這一段的這樣一個他們的善行裡面,我們可以看得到,他們也是積功累行的。那後面這些,晁迴、章文起等等這些,還有富弼、韓琦,他們這些都在生前當官的時候,都是公忠體國,都非常地慈悲愛護人民。這個地方我們就來探討說,這一段裡面是在講成仙的故事,但事實上也不可否認現在這個末法時期,也是發生很多宗教裡面害人的事情。
像我前幾天,我們在這邊共修,就有一個師姐找我。她本身也是學佛人,她本身也是聽淨空法師的講經,但是本身智慧沒有開,不能夠一門深入、長時薰修。也可以講說她本身信願行不堅定,沒有真信切願,所以就沒有老實、聽話、真幹。所以她就跟我講說,我問她為什麼問我問題,她就跟我講說,她在臺北的木柵被一個宮廟的住持用邪法,用一個不好的邪術把她作法。後來我沒有跟她講很多,我說,妳還是要懺悔,妳為什麼會召感這個惡緣呢?就表示妳沒有智慧嘛,妳不能夠像老和尚說的,一門深入,長時薰修。
我給各位看下面,唸這一段文給各位聽。就是在這個網路裡面,中國大陸裡面,有一個微信的這一段的文章在這裡面,我唸給各位聽。它說,經中說,這是中國微信裡面,就是網站裡面有這個文章。它說,經中說,末法時期,邪師說法,如恆河沙。現在就是末法時代了,如果我們相信佛陀的預言,那自然就可以推論出,現在邪師到底是占多數呢?正師就占少呢?他說,說邪法的就占多數了,說正法的占少數了。那麼這個網友就問了,那麼請問網上在布道的這些師父們,哪些是邪師?國內外哪些是邪師?哪些是正師呢?大多數的邪師邪在哪裡呢?有沒有名單呢?難道只靠我們凡夫自己去判斷嗎?好難喔。
看到網絡,它這個網絡就是大陸的,臺灣叫網路,大陸叫網絡。寫這個文章是大陸的修行人,是學佛人。那這位民眾就說,看到網絡上各門各派互相指責,甚至同一門派的人意見也不同,那該聽誰的呢?甚至有人說出現往生瑞相,甚至燒出舍利,也不見得真往生西方。真的好困惑、好害怕。有人說法師都對,是我們妄生分別。如果這樣的話,那不就否定佛陀的預言嗎?我們為了論證自己的觀念,為了自己不造業,連佛祖都敢否定嗎?請你給我答案。這是大陸的一個網民,他提出來一個問題,我覺得他問的很有意思。
剛好我們這裡面提到「所作必成,神仙可冀」,現在這個末法時期,佛陀說,邪師說法,如恆河沙。事實上這個問題,大陸問題沒有臺灣嚴重,臺灣才是嚴重。臺灣因為強調所謂的民主自由,所以臺灣這個在宗教的分歧上,跟宗教的派別上,實在讓你目不暇給。宮廟特別多,但是相對的,在宗教上產生一些問題的事情,也層出不窮,在臺灣特別嚴重。雖然臺灣是佛法很興盛的地方,雖然是不可否認的,一些我們所謂的宗教上的醜聞,在臺灣事實上也很多,也是有發生過。
我們現在針對這個問題,我們引用印光大師的開示,在這個末法時期,我們應該怎麼修行?印光大師在《與泰順林枝芬居士書二》裡面有提到這一段,印祖說,佛法到現在已經非常衰微,這些茫茫的眾生,就像一個盲人沒有前導一樣。縱使有一兩位善知識為他們開示,但是因為眾生「業深障重」,智慧沒有開,「正智不開,雖聞正法」,雖然他聽到正法,「不生信向」,他沒有信心,「不生信向」。就像我剛才講那個蓮友,她說她有在聽淨空法師講經,可是她偏偏跑到一個宮廟裡去被騙。這就是這裡講的,她雖然聽到正法,她「不生信向」,她沒有信心。
「縱生信向,亦屬浮泛」,縱使她產生一點點的信心,但是也是悠悠泛泛,「如醉如夢,了無定見」,自己沒有定見。「一遇邪魔外道,則如蠅逐臭」,遇到、碰到邪魔外道,就好像蒼蠅去追逐那個臭的地方一樣,「如蛾赴火」,就像飛蛾赴火一樣。「蟻聚烏合,動盈千萬」。印祖就解釋說了,他說,比如說清「光緒初年」,關東那個地方有個叫「混元門」,每年皈依的有十幾萬人。到民國十一二年,因為他這個「劣跡已彰」,就是他的劣跡已經被人家發現了,他的惡行被人家發現了,「人多見惡」,一年之內還有好幾萬人皈依他。
印祖又接著說了,他說,竟然有出家的魔子,就是我們佛教的了。「擬欲大得名利」,想要得名利。「於三十年前」,就抄襲古人的語錄成言,然後「改頭換面」,稱說自己的語錄。而這些魔子,印祖說,「一不通宗,二不通教,三無學問」。他又怕人家說他沒有學問,怎麼可以寫出這本書出來呢?所以這些魔子魔孫特地用許多白話的字來寫,讓人家以為他真的是大徹大悟,隨口就能夠說,這些詞理超妙。他中間如果寫得不恰當的地方,因為他自己本身沒有讀幾天書,所以他不通這個字義。比如說《萬法歸心錄》、《六祖壇經》、《寒山詩》中的詩偈,他都整個把它抄下來,他換三個字、五個字而已。所有這些原句都是古人說的,他把它換幾個字下來,就變成他自己的語錄。印祖說,像這些都非常地普遍,而且還到處去流布,到處去流通,但是也沒有引起,「然亦無大招徠」,也沒有招徠廣大的信眾。
印祖又說了,最近又有一個說,得了一個什麼妙法,讓這些善男信女相率的皈依,他說他得到妙法了。那麼這些魔子他剛開始說,他妄充悟道的人,如果人沒有皈依他,他就「妄充悟道」,讓人家能夠爭相的去親近他。然後就告訴別人說,我所說的法讓你容易得道。所以親近他的就很瘋狂,而且還崇拜他。
但是印祖說,如果你說是「妄充得道」,你要有事實,人家才肯相信。要不然你肆無忌憚的隨口亂說,那就告訴人家說了,這些魔子這些人,印祖說,他說這些人常常跟人家講,「常為人言」。他說,我能夠入定,能夠超度亡魂,我可以讓某個人昇天,讓某個人生淨土。我可以知道哪一個亡人現在在天上,或是在人間,或者在三惡道。然後我知道某個人生西方上品,某個人生西方中品,哪個人生西方下品,像種種這些。他說,印祖說,不但這些愚夫愚婦,大家都靡然從風,就是非常地風靡他。甚至有一些不明佛理的這些讀書人,這些官員,也以為他真的有得道,而且還皈依他,信奉他,「日見其多」。縱使有智慧的幾位修行人來呵斥他,說他的狂妄。但是因為這些跟隨他的人中毒已深,不見得能夠相信。
印祖就說了,他說,自古高僧或者古佛再來,或者菩薩示現,他都常常以凡夫來自居,斷無說我是佛再來的。有些人就說我是佛再來的,我是某某古佛再來的,我是某某菩薩再來應化的,「是菩薩者」。《楞嚴經》上說,佛陀就已經交待了,說「我滅度後,敕諸菩薩,及阿羅漢,應身生彼末法之中,作種種形,度諸輪轉。終不自言我真菩薩,真阿羅漢,洩佛密因,輕言未學。唯除命終,陰有遺付」。
這一段我把它翻成白話:
《楞嚴經》上說,佛滅度後,他敕令這些菩薩跟阿羅漢,你們應該倒駕慈航,應化在這個末法之中,示現在末法之中,用各種形象來度化眾生,度這些輪迴的眾生。但是你們從頭到尾都不能說,我是真菩薩,我是真阿羅漢,你們洩漏了佛的這個密因。但是如果到命終的時候,你可以暗中交代。
比如說智者大師,他實在說,他是釋迦牟尼佛的化身。但是他到臨終的時候,有人問他所證的位次,智者大師說,我如果不領眾,我必淨六根清淨位。「必淨六根」就是他得六根清淨位。六根清淨位就相當於什麼呢?六根清淨位就是等於相似即佛。我們知道天臺宗裡面,它有六即佛,第一個就是理即佛,每一個人都有這個佛性。第二個,名字佛,名字佛就是說,你從善知識來這個地方來薰習佛法,或從經卷裡面去得到佛法,這個叫做名字佛,已經知道佛法。第三個叫觀行即佛。第四個,相似即佛。所以六根清淨位就是相似即佛。第五個,分證即佛。分證即佛,他是有四十一品,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等覺,這個叫分證即佛。破一品根本無明,證得一分中道,就是證得法身。第六個就是究竟即佛。這個是天臺宗裡面的六即佛。
所以智者大師說,我不領眾我必淨六根,就是相似即佛,六根清淨位。但是因為我「損己利人」,我幫助別人,所以我「但登五品」,「仍以凡夫自居也」。智者大師的品位是什麼呢?是圓教裡面的觀行即佛,「觀行位」。我們剛才講說理即佛、名字佛,再下來是觀行即佛。
觀行位是什麼呢?為什麼叫五品呢?他是第一個,隨喜;第二個,讀誦;第三個,說法;第四個,兼行六度;第五個,正行六度。這是五品觀行位。所以印祖說,智者大師都這樣的謙虛了,但是他所悟的,他其實跟佛是一樣的,他「圓伏五住煩惱」。但是他見惑尚未能斷,智者臨終尚不願顯出他的本基。他就主要是希望後面的學人要「勵志精修」,不得以少為足,他是一種表法跟示現,以至於「以凡濫聖耳」。
那我們聽完印光大師這樣開示以後,現在這個末法時期,我們應該要依止誰呢?淨空老法師有跟我們講,他說,我們以古德為師。比如說《印光大師文鈔》,或者是蓮池大師的《阿彌陀經疏鈔》,或者是蕅益大師的《彌陀要解》,以古德的註解為老師,以古德為師,這是一個方法。
那再下來就是佛陀教我們的四依法,第一個,依法不依人;第二個,依義不依語;第三個,依智不依識;第四個,依了義不依不了義。阿難尊者當時就講一個偈語,阿難說,「值法者亦少,盲盲不別真,痛矣不識者,罪深乃如是」。阿難尊者這個偈語,是非常悲痛的說出我們眾生業障深重,沒有能力辨別真偽。
就像我剛才講的我那個蓮友,被一個宮廟的住持騙了,就沒有能力辨別真偽。這個蓮友本身她也沒有在我們這裡共修,她只跟我講說,她是聽淨空法師的講經。所以阿難尊者這樣的一個悲痛,說出「值法者亦少」,就是遇到真正佛法的不多。曾經就有人跟淨空法師說了,他說他被一個自稱是淨空法師的弟子騙了,他說騙他的人說是淨空法師的弟子,他就相信了。淨空法師就跟他講,他說,我們要依法不依人,我們要依佛陀說的。
第二個,依義不依語。什麼叫依義不依語呢?比如說像《金剛經》有六種譯本,老法師說,這六種譯本都翻得非常好。但是你只要把握一個原則,裡面的任何一個本來修,就可以了。只要能夠讓你斷疑生信,你依裡面的一個譯本來修,就是依這個依義不依語,這個是第二個。
第三個,依智不依識。你要依聖人的智慧,而不是增加你的分別、執著跟妄想,增加你的攀緣取捨的、增加你的貪愛的、增長你的貪瞋癡的,這叫識,能夠讓你斷除煩惱的、能夠伏住你的煩惱的、能夠幫助你離苦得樂的,這叫依智不依識。
那麼最後一個就是依了義不依不了義。老法師有說,他說,什麼叫了義?什麼叫不了義?他說,簡單的說,對你眼前有幫助的。什麼叫有幫助?你是要求什麼的呢?你是要求財呢?還是要求名?還是要求利?還是要求煩惱斷,能夠離苦得樂?對你眼前的利益有幫助的,你能夠解決你目前的困難。比如說讓你能夠煩惱能夠斷除,煩惱能夠伏住,這叫依了義。這個經典很深、很好,但是你學了你用不著,這個就是不了義。但是真正了義的是什麼呢?讓你離開、脫離六道輪迴,往生極樂世界才是真實的了義,而且究竟的了義,這個經典也就值得你去學。這叫依了義不依不了義。
無邊的法門這麼多,每一部經典、每一個法門都有很多各種不同的法門,我們要仔細去觀察。佛陀給我們這四個方向,四個方法,所以我們在讀到《大方廣佛華嚴經》裡面,「離世間品」裡面,佛跟我們講兩千多種法門,我們要依哪個法門來修呢?「入法界品」裡面講,把無量無邊的法門融通為五十三參,每一位善知識代表一個法門,這些道理我們都要懂。我們如果在世尊一代時教裡面,選擇我們這一生肯定成就的法門,這就殊勝了。那什麼是殊勝呢?什麼是當生可以成就呢?念佛淨土法門。這樣就對了。
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