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48集
第148集

感应篇汇编第148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四八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09/09  臺孝廉講堂    档名:57-109-0148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四十二句,【誑..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03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48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48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四八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09/09  臺孝廉講堂    档名:57-109-0148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四十二句,【誑諸無識,謗諸同學】。我們看課本第四百四十五頁第二段,我們看經文:
【唐姜撫。著道士衣冠入京。以無人識之者。乃誑云數百歲。有長生度世之術。事玄宗。承恩寵。名聞一時。後一太學生荊巖。往見之。曰。先生究何代人也。曰。梁朝人也。曰。出仕否。曰。曾為西涼州節度使。巖叱之曰。何得誑妄。上欺天子。下惑世人。梁朝在江南。何處得西涼州。只有四平四安四征四鎮將軍。何處得節度使。撫無以應。大慚。數日而卒。】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姜撫』他是唐朝宋州人,他自己稱他是一個仙人,他有長生不死的方法,不死術就是不會死掉的方法。他隱居不出,在唐玄宗開元年間,他被召集到東都,舍集賢院。他說,吃太湖的常青藤以及終南山的早藕可以長生,唐玄宗派遣使者去那邊採集常青藤跟早藕,賜給大臣吃。這唐玄宗也是很迷信,皇帝都怕死,想要長生不死,一聽到什麼長生不死的樹,馬上派人去取。後來唐玄宗提拔這位姜撫為銀青光祿大夫,後來民間用酒來泡這個常青藤,很多人喝了以後都死掉,後來消息傳開,沒有人敢再喝。這個是「姜撫」,就我們一般講打誑語或者妄語。
『度世』就是在這個地方不叫度世間,這個地方叫出世,我們佛法裡面講世間、出世間,超脫塵世為仙,這叫「度世」。
唐玄宗就是李隆基,就是很有名的唐明皇跟楊貴妃。唐玄宗李隆基他本來是不錯的,他是唐睿宗的第三個兒子,他很會騎馬、很會射擊,而且懂得音樂以及觀天文曆象,被封為楚王。在唐中宗的時候,他起兵誅殺韋后,後來奉父親唐睿宗之命繼承帝位,他在位四十四年。剛開始用姚崇以及宋璟為宰相,革除很多弊政,國力變很強盛,歷史上稱為開元之治。後來寵幸楊貴妃,用李林甫、楊國忠相繼執政,後來發生吏政腐敗。李林甫也有研討過,都是奸臣。然後唐玄宗好聲色,奢侈荒淫,後來爆發安史之亂,避難到四川。後來他的兒子,太子李亨繼位於靈武,他被尊為太上皇。他的左右全部被貶官,後來唐玄宗就抑鬱而死。
『承恩寵』就是蒙受皇帝的恩寵。
『名聞』就是我們講的名聞利養。
『太學生』就是在太學裡面讀書的學生。這是中國最早的,可以講說最高學府。以前皇帝在京城會設太學,就是國學。在西周的時候就有太學之名了。漢武帝那時候設立五經博士,五經博士就是《詩》、《書》、《易》、《禮》、《春秋》,那麼通達《詩》、《書》、《易》、《禮》、《春秋》,五經博士的,幾乎是很少見了。就我們所知,臺中蓮社李炳南老師的座下高足,就是徐醒民老師。各位如果看華藏弘化網,徐醒民老師講《論語》講得很好,他幾乎是一部活《論語》。
那麼李炳南老居士,老教授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近代淨宗的大德,可以講說大德,因為他沒有出家,所以不能稱為高僧,稱為大德。那麼我們在明年辦祭祖大典完了以後,息災念佛完了以後,就是明年的二0一六,三月二十九、三十、三十一,我們會在臺北舉辦李炳南老教授圓寂三十周年的文化論壇,我們的主題叫做「春風化雨三十載」,來紀念李炳南老教授,也就是近代中國淨土宗的大德,傳承印光大師的李炳南老居士。他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位淨土行人,他的座下老法師在講經講,他最讓人家敬佩的就是通儒家跟佛家。
那麼他跟孔德成,就是孔子的第七十七代,孔德成私交非常好。所以我們在這個課程裡面,本來有設計一個題目的課程名稱叫做「相交五十載,平生有幾人;一見變知己,平生有幾人」。據說李炳南老教授碰到孔德成先生,孔德成先生講這句話,他說,一見變知己,相交有幾人。孔德成的兒子現在已經過世了,孫子孔垂長還在。
我們紀念李炳南老教授這個文化論壇,我們課程表都給淨空老法師看過了。我們準備明年能夠邀請淨空老法師來講,他怎麼跟他的老師李炳南老教授薰習十年的這樣一個過程。同時清公和尚,就是果清律師也會在這個論壇裡面提「持戒念佛報師恩」。還有江逸子老師,他畫《地獄變相圖》、《孔子聖蹟圖》、《孝經》、《孔門七十二賢》,這些畫作都是可以講說,非常讓人家敬佩的一位近代的一位融入佛家跟儒家精神的畫家,就是江逸子老師,他也會出來講課。
再來就是我們尊他為五經博士的徐醒民老師。那天我去啟請他,他年紀很大了,非常地風趣,八十幾歲了,講話中氣十足,但是膝蓋有點不好。我跟徐老師報告,我說,你的學生唐瑜凌老師尊稱你說叫五經博士。然後他就很客氣說,我哪裡可以叫五經博士呢?他本身其實是通這五經,他都沒問題,尤其他《論語》講得非常地好。但是他行動很不方便,所以他也答應我要用錄影的方式,講大概一到兩個小時的課程。
這是提到漢武帝的時候立五經博士,那麼這個博士跟現在這種博士不太一樣。古代這個博士是一個官,專治歷史跟政治的學者,具有高深學問的人。那麼弟子有五十人。東漢順帝的時候,他有設二百四十房,一千八百五十室,這個相當龐大。那麼在質帝的時候,太學生多達三萬人。可見那個時候朝廷非常重視教育。老法師講說,以前教育,禮部是擺第一位,從這個地方就可以看得出來,以前重視經世之學,太學。後來到明清的時候就設太學,或者稱國子學,就是我們講的國子監。所以名稱都不一樣,但是它就是傳授儒家經典的最高學府。
末學這次到浙江樂清中央黨校去講因果,承蒙樂清中央黨校邀請,現場也有一千多人。他們聽了也很法喜充滿,我也很高興,能夠跟他們交流,我就很佩服,我坦白講我是真的很佩服。因為這個黨校,樂清的中央黨校辦了四屆的公益論壇。我說,在臺灣這個是少見的,根本就不會這樣的。所以我也很佩服中國共產黨能夠有這樣的一個眼光。在他們黨校裡面,他們對這些黨務人員的訓練教育,以及國家公務人員的訓練教育,坦白說,用心非常地深。所以他們就跟我講說,這個黨校的設計有一點像古代的國子監。所以這個表示說,我們現在中國大陸也很重視教育。這個就是講到太學,「太學生」。
再來『梁朝』就是南北朝的時候,南朝的蕭衍,就是梁武帝,非常有名的梁武帝。他當時首都是建業,就現在的南京,江蘇南京市。
再來『出仕』就是當官。
『西涼州』就是在今天的甘肅張掖市西北。
『節度使』是古代的一個官名,它是唐朝初年沿著北周跟隋朝所設立的,在重要地區設總管,後來就改成都督了。唐睿宗的時候有節度使的稱號,他是在邊疆地區,可能一個節度使統管一道或者數州,總攬軍、民、財政,有軍隊、有民眾、有財政收入,這個叫「節度使」。
再來『叱』就是呵斥。
『誑妄』就是欺誑、欺詐,打誑語或者欺詐誣妄。
『江南』是長江以南的地區,像江蘇、安徽、浙江等等。
『四平』就是平東、平南、平西、平北四個將軍。
『四安』就是古代的軍官的名稱,叫安東、安西、安南、安北四將軍,位子僅次於四鎮將軍。
『四征』就是征東、征西、征南、征北四將軍。
『四鎮』就是鎮守四方的四將軍,有鎮東、鎮南、鎮西、鎮北將軍,稱為「四鎮」。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
唐朝的姜撫穿著道士的衣服跟帽子到京城,因為沒有一個人認識他,他就打誑語說,他就騙人說,『誑云』就是他騙人說,他有數百歲。那時候可能也沒有身分證,也沒有辦法去查他到底幾歲。他說他數百歲,他有長生不老的方術,可以救度世人,因而被召入皇宮侍奉唐玄宗,得到唐玄宗的恩寵,名氣響亮一時。後來有一個太學生叫荊巖,就前往拜見他了,就問他了,先生你究竟是哪個朝代的人?姜撫就回答說,我是梁朝人。太學生荊巖就問他說,有沒有當官呢?他說,我曾經當過西涼州的節度使。
荊嚴就呵斥他說,你怎麼可以這樣騙人呢?「何得誑妄」就是你怎麼可以這樣騙人呢?上面欺騙皇帝,下面欺騙老百姓,『世人』。梁朝在江南,你怎麼可以,因為他講他是梁朝人嘛,他說,梁朝在江南,我們剛才講說,建都在南京嘛,就是梁武帝,你什麼時候當西涼州的節度使?西涼州在北邊,江南在南邊,他講錯了。那麼當時只有「四平、四安、四征、四鎮將軍」,哪裡有節度使這個官名呢?姜撫答不出來,非常慚愧,沒有幾天就死掉了。恐怕也是被嚇死了,因為欺騙皇帝要砍頭的。這是這一段的白話解釋。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白岑。遇異人。得發背方甚驗。有驛吏欲傳其方。普行救濟。與數十金。岑以假方與之。治疾不效。後岑為虎所食。遺其真方於道上。吏過而得之。】
我們看字句解說:
白岑他自己自稱他遇到一個奇人,『異人』就是奇人,得到『發背方』,「發背」就是背部長疽,就是背部長毒瘡,可以治這個病,可以治背部毒瘡的這種藥。下面這個是白岑,「異人」就是神人。
『驛吏』就是古代有驛站,驛站的官吏。
『金』,後「與數十金」,這個「金」在這邊解釋一下,它是古代的一個計算貨幣的單位,戰國和秦代是以一鎰為一金,一金為二十兩。漢代是以一斤,一公斤的斤,一斤為一金。宋代是以一錢為一金,明代跟近代又以銀一兩或是銀幣一元為一金。這是古代的等於貨幣單位,這叫「金」。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從前有一個叫白岑這個人,他說他遇到一位神人,神異的人,得到一份治療背部毒瘡的很靈驗的藥方。有一位管理驛站的官吏,想要把這個藥方流傳到世間來,來普遍救度世人,就給白岑數十金。白岑竟然用假藥方給這個驛站的官員,後來治療沒有效果。結果白岑後來被老虎吃掉,他被老虎吃掉的時候,他真正的藥方卻遺留在路上。驛站的官吏經過那裡的時候,剛好被他撿到。就是這個驛吏是真的有慈悲的心,他希望把這個藥方能夠普行救濟,心量很廣大、不藏私。結果白岑,你看他藏私,拿了錢還給人家假藥方,最後被老虎咬死,那個藥方還是被這個驛吏撿到。這一段的白話解釋我們就解釋到這裡。
再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卜者張某。善星學。然率揣人意向。推算多不以法。或往往受人密囑。顛倒其說。誤人大事。後嚼舌而死。】
這個講算命的,『卜者』就是占卜的人。
『率』就是一般。
『揣』就是揣摩。
『推算』就是對命運的測算。
『密囑』就是祕密委託。
『嚼舌而死』就是咬舌而死,這就是他造口業,造口業以後得到這個惡報。
他說,有一個占卜的人對於星相學很有研究,但是他算命的時候都先揣摩人家的意思。這也是大家一般的毛病,大家都喜歡去算命,去算命的時候,都先跟算命師先講一下自己不如意的事情,比如說感情的事情啦、老公背叛她啦,或者說到做生意怎麼樣、怎麼樣啦,或是他身體怎麼樣、怎麼樣啦。诶,這個算命的就聽你講一講以後,答案就出來了。就是這裡講的,他揣人意向,他大部分都揣測人家的意向,推算也多不合理。有時候還受人家暗中囑託,他顛倒是非,還隨便亂說,後來因為耽誤人家的大事,後來他是咬舌而死。
我們看下面最後一段的經文:
【危整。偶市魚。主人舞秤。陰厚整。魚人去。主人曰。公買止五斤。已密倍之。願予我酒。整大驚。追魚人償其值。飲主人酒曰。汝所欲酒而已。何欺寒人為。嗟乎。今之人。能如危公之心。則何有欺誑無識之事耶。】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主人舞秤』,「舞」就是擺弄。
『陰厚整』這個「陰」就是暗中,「厚」就是給他特別多這個意思。
『買止五斤』就是只有買五斤。
再後面四百四十七頁,『寒人』就是窮人,是貧苦的人叫「寒人」。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有一位危整有一次到市場買魚,操秤的人在秤上舞弊,就是擺動那個秤,暗中給危整多一些的魚。等賣魚的人離去以後,操秤的這個人,這可能是被主人雇來的工人。操秤的這個人就跟危整說了,他說,你只有買五斤的魚,我暗中加倍給你,我希望你請我喝酒。這可能是常常在買,認識熟了。危整就嚇了一跳,就趕快追上去那個賣魚的人,然後補足所買魚的價錢,並且他也請操秤的人喝酒。這個危整他為人很恭敬、很誠實、很真誠。然後他就告訴舞秤的人,他就說了,你想要喝酒而已,為什麼還要欺騙窮人呢?它說,啊,現在的人,如果能夠像危整的心一樣,那麼就不會有欺騙、誑詐那些沒有見識的人的事情。
現在的詐騙集團非常地多,臺灣的更多,氾濫,非常氾濫。我在內湖分局當副分局長,常常抓這些詐騙集團。有些人被騙了,退休金都被騙光了,後來不幸都跳樓自殺。有些人他一生的積蓄全部都被詐騙走了。後來我在內湖分局,當時防不勝防,民眾怎麼跟他勸,他聽騙不聽勸。真的警察給他勸,他說警察騙他,因為那些假的檢察官冒充檢察官要去查封他的財產,他嚇得不得了。他說要保管他的金錢、要保管他的帳戶、要凍結他的帳戶,說什麼他涉及洗錢啦,很多人一聽到假的檢察官,嚇得兩腳發軟。
我曾經也辦過一個,很會操作股票的,腦筋特別好的,還碩士喔,乖乖地把幾百萬的現金捧在客廳等那個詐騙集團來。我們的女警送到門口,他還不相信,跟他保護,他不要,最後還是被騙。但是最後還是被我破案。後來我們就沒有辦法,就把警告的那些用語,我們就用一個警察來照相,變成一個看板放在各銀行的門口。就告訴他們說,都很多冒充檢察官、法官打電話給你說,要查扣你帳戶的錢,那些都是假的。
後來因為銀行有一百多家,一個看板就要一千多塊的看板費用,就光這樣輸出那個看板就要一千多塊,這樣一百多家就要十幾萬臺幣。我們警察分局沒這個錢,沒這個預算,那我就跟師父報告,請師父慈悲幫助他們。師父說,沒問題。我就把它做了一百多個看板擺在各銀行門口,到現在還在。我現在去領錢都還看到那個看板還在。
我們的分局長就一直說,你師父這麼慈悲,我們要寫你師父的名字在上面。我說,不需要啦,我們師父不在乎這個,也不執著名相,我們師父不執著名相。後來我想一想說,他分局長說一定要寫嘛,我就寫一個法語在上面,就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時辰一到,一定抓到。後來跟分局長研究說,一定抓到這個還是沒很有把握,時辰一到,一定受報,我就跟分局長說,一定受報,就會有因緣果報。後來那個看板一放下去,真的有用,有一段期間幾乎沒有再發生詐騙的案子。就是這裡講的打誑語、誑妄,這是以前我在內湖分局的一個過程。
再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同學之友。情同兄弟。況友居人倫之一。豈可妄加毀謗。存滿腹之戈矛乎。】
我們看字句解說:
『戈矛』就是衝突。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
同學的友誼,感情就像兄弟一樣,何況朋友是居五倫之一,人道五倫之一,怎麼可以妄加毀謗呢?心中充滿攻訐別人的暴戾之氣呢?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佛言。人處朋友。彼此皆有五事。一者。彼此若作惡業。當遞相勸止。二者。彼此若有難疾。當看顧調治。三者。彼此有家懷語。不得為外人說。四者。當各相敬歎。不斷往來。不得記怨。五者。彼此貧富不等。當用扶濟。不得互相誹謗。】
我們看這個字句解說:
『遞相』就是互相。
『勸止』就是勸阻。
『難疾』,「難」就是危難,「疾」就是疾病。
『看顧』就是照顧。
『調治』就是調養治療。
『家懷』就是不見外。
『當用扶濟』,「用」就是實行,「扶濟」就是幫助、救助。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佛陀說,每個人跟朋友相處,彼此之間有五件事要互相關心。第一個,互相之間如果有造惡業的事情,應該要互相規勸、制止。這是第一個,佛陀教我們朋友之間要有互相規勸、規過,要諫言,就是友直、友諒、友多聞。第二件事情,互相之間如果有困難、疾病,應該互相照顧,或幫助他調理或治療。
第三個,互相之間有不得向外面說的祕密,應該替他保密,不可以向人宣說。現在不是,到處兩舌是非,祕密保不住,聽到馬上就傳播出去了。尤其現在LINE,臺灣叫LINE,中國大陸叫微信,喔,那傳得更快了,你馬上轉載,馬上出去了,根本來不及收回來了,根本就收不回來了。這就是什麼?沒有辦法。不得為外人言的祕密,佛陀交待說要替他保密,不可以向外人宣說。第四,應當互相尊敬讚歎,不斷的互相往來,不可以互相記恨、記怨。第五,互相之間貧窮跟富貴程度不同,應當互相扶持幫助,不可以相互誹謗。
這一段是佛陀的開示,我們來引用淨空老法師對於這一段,朋友之間有這五件事情,要怎麼去修持?老法師他有給我們開示。
第一點,老法師說,如何能夠盡朋友的道義呢?佛給我們說五樁事情,第一,「彼此若作惡業,當遞相勸止」,也就是說,朋友之間有互相規過的義務,看到朋友做錯事不說,如果你不說的話,這個就不夠朋友,這不是朋友。但是規過、規勸要有禮,這就是我們現在這邊要學的地方。老法師就是有智慧,你說,我照這個經文上這樣講,互相勸止,結果得罪人,人家不高興,你講他的缺點,他馬上翻臉、馬上變臉,像四川那個變臉一樣,馬上生氣。
就我所知道的,不要說是一般的人,就算學佛人,你輕輕地一句規過的話都說不起,一說馬上臉色就變了。可見我們都是用妄心,都是妄心在做主,毛病習氣在做主,看不到我們內心的生滅變化。老法師說怎麼樣?他說,規勸要有禮,老法師特別交待,一定要守禮,懂得禮節。那禮在哪裡?他說,規過的時候,絕不當第三者之面,要私下勸勉,這是朋友。這一點我也需要學,規過的時候不能有第三者在現場,也就是說,不能有第三個人可以聽到。這一點很重要,希望大家把它記起來。
我們跟蓮友之間,我們跟蓮友自稱叫菩薩道侶,但是規勸不當,不要說是道侶了,都變羅剎了。所以老法師教我們這個方法非常好,你規過的時候,不要有第三者在現場,私下勸勉。我們說,規過於私室,揚善於公堂。你要稱讚他,在大眾面前表揚,規過在裡面,房間裡面,規過於私室,這是第一個重點,守禮的第一個重點。他說,這是朋友,但是這裡面還分成好幾個不同的等級。
第二個,他說,父母的教誨,我們剛才講說不能有第三者,對不對?但是父母教誨小孩呢?可以對兄弟姐妹眾人一起教誨,為什麼?有教化作用,媽媽在教誨哥哥或教誨弟弟,其他人都可以聽得到,父母可以這樣做,這是勉勵自己的子弟。
但是假如有客人到你家來作客呢?這個父母常會犯到,小黃啊、小牛啊,你怎麼可以這樣呢?在別人的面前罵自己的兒子。或者他同學來,你的兒子同學在現場,你的女兒同學在現場,這就不行囉,就算你小孩犯錯了,你也不宜在他的同學面前、他的朋友面前,或是你自己大人的朋友面前來責罵自己的小孩。這一點我們要學,我們都常常犯這個錯,所以沒有禮節,父親、母親跟小孩子也要有禮節。首先朋友,不能有第三者。第二個,子女在兄弟面前可以這樣來教誨,但是他的朋友是第三者在現場就不行,有外人在就不行,要顧兒女的情面。
老師教學生呢?在所有教室裡面老師要教,同學都在啊,可以,為什麼?這是老師的責任,老師教張三,其他人都聽得到,這是一種教育,第三種這可以,為什麼?因為老師不是只有教你一個人,教所有的學生,但是朋友不行,朋友只能私下規勸。以上這些道理跟這個禮節,這個禮我們要明白,這是第一點,老法師針對遞相勸止,朋友互相規勸、互相勸勉,老法師的第一點開示。
第二個,老法師說,在佛法裡面,真正要明白因果通三世,所以規勸比什麼都重要,因為你給他規勸等於救了他,你等於度了他。你不告訴他缺點在哪裡,你不告訴他過錯在哪裡,這個因果是通三世,他將來墮到三惡道去,要救都來不及。所以老法師說,在佛法裡面,規勸比什麼都重要,造一念惡好像眼前覺得無所謂,將來的後果不堪設想。世間人對這個事理不明白,我們要清楚、要明白。
習氣很重,雖然說規勸,但是《論語》上講「朋友數,斯疏矣」,用現在的語言說,現代比什麼都困難,你勸過不能超過三次,三次以上變成惡人了,彼此就疏遠了,就是這裡面講的「斯疏矣」。不但疏遠,而且還結了怨仇。由此可知,世間最難的事情就是人情。這個我深深有體會,我在辦萬人祭祖還有萬人念佛,要統領這八百個義工,我很能體會這句話,不能講缺點,講缺點講三次,老法師講的都變惡緣,這是真的,不容易。
老法師說,最難的事情是人情,所謂做事難,做人更難,就要考驗菩薩的智慧了。真正通情達理的在儒家叫君子,真正通達人情道理的,通情達理到究竟,聽清楚喔,通情達理到究竟,是聖人,在佛法上講叫菩薩。所以我們每一次要規過人的時候,我們要做到事情非常圓滿,做人要做到非常圓滿,要有高度的智慧。所以不聽經、不聞法不行,「先人不善,不識道德」,你不聽經、不聞法,你就不知道怎麼教人。我們都知道人是教得好的,怎麼教呢?所以佛法無人說,雖智不能解,還是要聽經。所以我們要謹記老和尚這些開示,老和尚真的是智慧如海,老和尚是真的通情達理到究竟,是聖人了,在佛法上叫菩薩,事情都能做到圓滿了。
有人就問老和尚了,他說,老和尚,你不知道他在騙你嗎?老和尚說,我知道,但是你要給他機會啊。他說,老和尚,你不知道他在騙你嗎?你為什麼要對他那麼好?老和尚說,有些人他還不到斷惡修善,你要給他斷惡修善的機會。我們講斷惡修善、轉凡成聖、轉迷為悟。老和尚說,他連斷惡修善都還沒有,你要先給他斷惡的機會,他才有機會修善。問他的那個人非常慚愧,老和尚大慈大悲,這就是聖人,聖人的智慧通情達理,為什麼?他入不二境界,不二境界就是平等法界,不落有無空有、不搞對立,沒有是非人我。
所謂的你高我低、你對我錯、你好我壞、你是我非、你大我小,這些都是搞對立,只要搞對立,都是凡夫,都是生死心。用生死心、用輪迴心念佛,還是輪迴業,往生不可能。所以我們要搞清楚,你有對立、大小、是非、善惡、好壞、美醜、高低、上下,是分別執著,生滅心、生死心、輪迴心念佛,還是在搞六道輪迴,雖然你是念佛、學佛人。所以這個我們要搞清楚,老和尚這一段開示非常地重要,學《太上感應篇彙編》能學到這個做人做事的道理,沒有比這些福報更好的了。我們常常說,不做後悔的事情,千金難買早知道,我早知道就不要這樣做,沒有早知道的,多聽經聞法,有智慧就可以怎麼樣?有真知灼見,真知灼見就是智慧。
我們看第三點,老和尚說,我們今天一身的罪業,起心動念、言語造作都不善,佛菩薩為什麼不來規勸我們呢?佛菩薩為什麼不來教導我們呢?我們自己想一想,佛菩薩來教導我們,我們能接受嗎?不能接受,三遍以上就厭煩了,也把佛菩薩看做怨家。所以佛菩薩是慈悲不來,不來也是慈悲,跟你保持良好關係,不要好朋友變成怨家,跟你疏遠了。等到你真正的覺悟,真的想回頭了,六道裡吃盡了苦頭,有一念覺悟、一念回頭,好朋友就來了。等你吃盡苦頭,佛菩薩再出現,再來勸你。佛菩薩都是這種做法,非常值得我們做參考。
不聽忠告、不聽善言,暫時離開,一定要等他想回頭,再來接近他、再來接引他,這就是感應道交的大道理,這是規過,佛把這個列在第一條。所以不能講的時候不要講,他無明習氣還在,無明深重,等到他吃盡苦頭,你再來勸他的時候,你一講他馬上接受,而且還不結怨。所以佛菩薩不是不來,佛菩薩知道時節因緣還沒有到,讓你先吃盡苦頭。
第四,第二條,「彼此若有難疾,當看顧調治」。老和尚說,我們遭遇到困難,需要別人幫助的時候,這個時候,朋友有義務,應當要幫助。有疾病,一定要幫忙照顧,要盡心盡力,尋求良醫,幫忙他治療。但是老和尚說,這一條在現代的社會太難太難了,古人講天下大亂,亂在哪裡?我們講社會沒有秩序,社會治安不好,人跟人之間沒有善意往來,充滿了欺詐。
更深入一層來講,我們觀察到,因為倫常道德破壞了,父子不親、朋友不信、夫妻無義,這還得了嗎?聽清楚喔,父子不親、朋友不信、夫妻無義,難道不是在講我們現在的社會現狀嗎?對不對?老和尚說,這還得了嗎?這是真正的亂,這個都亂了天下怎麼會太平呢?稍稍不如意,馬上就翻臉,這就是亂世,太平盛世絕對不會有這種情形。老和尚這一段講得太好了,把現在的人心都講出來了。事實如此,馬上就翻臉,稍稍不如意,馬上就翻臉。
第五個,我們想想看,治亂的根源在哪裡?在教育,現在大家不講古聖先賢的教育了,不但是遺棄,還極力把它消滅,甚至毀謗,這是反常。還好中國大陸的英明的習總書記,我前幾天看到他開示,他講得真好。他說,我們要跟良善為伍,要心念,心繫蒼生,這就是菩薩,所以《左傳》裡面講一句話說,「人棄常則妖興」。「棄常」就是什麼?放棄倫常,放棄倫常這個社會就妖魔鬼怪了。
佛家講十法界,十法界裡面又有十法界,每一個法界又具足十法界,天臺宗裡面講叫百界千如,什麼叫百界?十法界乘十,叫一百,一百個法界,每一個法界又具足十如是,什麼叫十如是?性、相、體、力、作、因、緣、果、報、本末究竟,十如是。所以十法界乘十法界就百界,每一個法界乘十如是就一千,就百界千如。
老法師說,比如說,人能夠接受聖賢教育,人中的天人、人中的佛菩薩。人如果捨棄聖賢教育,人間的餓鬼,你沒有聖賢教育就貪心嘛,貪心就是人間的餓鬼。雖然你長得現在是人,但是是人中的餓鬼。如果你現在愚癡,人間的畜生,不守倫理道德。你現在心念念瞋心,你墮在人間的地獄,你是人間的妖魔鬼怪,關鍵都在教育。
第六,所以釋迦牟尼佛捨棄所有的行業,從事教學的工作,多元文化教育,所有諸佛如來都這樣示現。所以老法師說,我們才曉得世出世間第一等大事,佛所做的就是世出世間第一等大事業,別人不能做,別人做不到,別人做不好的他來做,我們要能夠體會。他說,我們今天發心學佛,做佛的弟子,續佛慧命,在這個時代擔當起如來家業,如來家業是什麼?如來的家業就是教育、教學,把眾生教好、把眾生叫醒,把眾生從惡人變成善人,從善人變成聖人,這就是教學,這叫做續佛慧命。
我們常常說出家,就是要承擔如來家業,我們要續佛慧命,請問我們做到了嗎?我們做到教育的責任了嗎?我們做到教化的責任了嗎?我們有把人教好嗎?沒有的話,我們就有愧這句話,承擔如來家業,承擔續佛慧命,我們對不起佛陀。所以老法師說,如來的家業就是教學,如何幫助眾生真正覺悟?這是如來家的事情,所以說入如來家,什麼叫入如來家?做諸佛菩薩的化身,做彌陀的化身,幫阿彌陀佛把人教好,你就是人間的接引菩薩,你就是佛陀的分身、你就是地藏菩薩的分身、觀世音菩薩的分身。要去教別人以前把自己先教好,自己沒有教好,怎麼去教別人呢?所以老法師說,教人者先受教。
第七,朋友有困難,朋友有疾病,跟自己有難、自己有病一樣,要全心去照顧。但是要有智慧、要有善巧方便,裡面用的方法很多。《了凡四訓》裡面也有講到,如果朋友的惡習氣太重,用惡的手段來對待他,希望他多受一點苦難,多受一點折磨,最後他就成就了,這也是對待朋友之道。等到他覺悟了,才感激這個朋友不是惡意,是成就我。但是這個朋友如果他惡習氣有時候實在是難改,養成習慣了。老法師說,要改在童年,中年以上沒辦法教了,沒辦法勸了,為什麼?養成習慣了。他自己想不想改?想改,想改改不掉,惡習氣難斷,所以不容易,真的不容易。但是智慧開了就容易,看得破就放得下。沒有能力克服自己的習氣,是凡夫。
以前我在基隆淨宗學會講《金剛經》,有一個師姐來聽,老師退休的,毛病習氣很重。我跟她講說,妳毛病習氣要改。她說,我在家,她先生是廠長退休的,有一次她在家裡讀經,快到中午了,她先生說,欸,老婆啊,中午了趕快煮飯。她馬上就翻驗,你沒看我在讀經嗎?我在幫你們祈福,在修功德,你沒看到我在讀經嗎?她先生說,诶,妳們學佛人怎麼脾氣這麼大?結果她把這個故事講給我聽,我說,妳先生是妳的護法,他比妳早覺悟。她說,他哪裡有覺悟?他佛也不念、經也不讀,他哪裡有覺悟?我說,妳錯了,他是妳的護法,信不信由妳。
結果隔沒多久,這個師姐就開車經過基隆的一個隧道,開到對向車道,跟人家對撞,脖子以下差不多都幾乎斷了,幾乎癱瘓了。最後誰照顧她?她的這個廠長菩薩丈夫照顧她,煮飯給她吃,幫她照料,幫她看病,帶她去看病。後來她再來找我,我說,是不是他是妳的菩薩?他是妳的護法?這就是習氣難改。她怎麼跟我講呢?她先生叫她改脾氣,她說,我活到七十幾歲了,我媽媽、爸爸都不能叫我改,你憑什麼叫我改?習氣難斷啊。
所以這怎麼規過?這要怎麼規過?她也是學佛的,她也在讀《金剛經》,《金剛經》不是斷疑生信嗎?對不對?《金剛經》不是教妳沒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嗎?她這麼著相,她讀《金剛經》讀一萬遍也沒用啊。再來,老法師說,聞過能改,有勇氣、有決心、有毅力,克服自己的習氣,這個人不是凡人。我們在歷史上看到,無論是世法、是佛法,有大成就的人多半是這種人,叫克己復禮,聖賢君子,在佛法裡是菩薩,是佛菩薩。
第八,第三點,「彼此有家懷語,不得為外人說」。這就是所謂的家醜不可外揚,朋友有一些惡行只可以規勸,不可以對外人說。但是現代的社會幾乎都違背。
第九,第四,『當各相敬歎,不斷往來,不得記怨』。要互相尊重、互相敬愛,常常往來,記恩不記怨。尤其是新交的朋友,佛法裡面講只論現行,不論以往,他以前做什麼壞事做什麼惡事,老法師說,他回頭了,今天回頭了、覺悟了,中國諺語講,浪子回頭金不換。他年輕的時候不懂事嘛,他現在已經接受聖賢教育了,喜歡聽經了,能夠信解了,能夠奉行了,他就是好人。
善導大師說,總在遇緣不同。過去因為沒有遇到善知識,都遇到惡知識,人決定大多數是不定性,不定種性,他就學哪一類的樣子,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只要回頭就好,哪個人沒有過失呢?人非聖賢,孰能無過,你不是聖賢人再來,決定有過失,回頭就好了。這句話重點,回頭就好,這就是佛菩薩對待眾生的大慈大悲,回頭就好,你只要能懺悔就好,佛菩薩都接引你。
第十,老法師特別舉祖師大德,像印光大師、蕅益大師,年輕的時候也謗法過,他們是佛菩薩再來,給我們示現的,年輕的時候讀儒書,排斥佛法,接觸到佛法,聽到了才後悔、才懺悔,改過自新。但是他們也成為佛家的一代祖師。你看蕅益大師是阿彌陀佛再來的,印光大師是大勢至菩薩再來的。他們是菩薩再來,不會有隔陰之迷,可是他們早期的時候,因為喜歡儒家的書嘛,也排斥過佛法。淨空老法師說,這是菩薩示現的。
所以現在社會上許多人反對佛法,為什麼反對?他沒有接觸過,他不知道佛法怎麼回事,他只聽別人說,人云亦云。人家說迷信,他跟著說迷信;人家說消極,他跟著說消極,他沒接觸過。他要遇到苦難,遇到迷惑了,遇到困難了,你把他接引到佛門來,他才會懺悔、才會回頭,他才會知道自己以前錯了。
第十一,他說,我們接觸到了,我們知道佛家的經典,最晚也是南宋時候集結的,翻譯的一些法師,他是用那個時候最淺顯的文字來翻,我們今天讀這些經文依舊還是有困難。所以佛經要有人去說,佛經,佛法無人說,雖智不能解,所以一定要有善知識把佛經的道理講出來,把佛經的道理介紹給這些廣大眾生,用善巧方便消除他們的疑惑。那麼另外一點就是,世出世間的聖賢都告訴我們,要記人家的恩德,絕不記怨恨。我們知道恩德是真實感情的流露,怨恨都是種種誤會,不是真的,何必放在心上?
第十二,第五個,「彼此貧富不等,當用扶濟,不得互相誹謗」。這是講共財。人在世間,由於過去生修的因緣不一樣,他今天為什麼會富有?是因為他過去生財布施,他今天為什麼貧窮?過去生沒有布施,所以過去生修的因不一樣。所以在這個世間決定不是平等的。但是有財富的人要懂得幫助朋友,常常周濟他、扶持他,決定不能毀謗、不可以輕慢,這是教我們與朋友往來之道。跟這個道理相反的,就是「誑諸無識,謗諸同學」。
以上這五條是老法師特別根據四百四十七頁的第三段,『佛言,人處朋友』,有五件事情,老法師的開示。這個同學,老法師有特別講,他說,在儒家來講,同學皆朋,同志皆友,叫朋友。朋友怎麼來的?我們看這句老法師的開示,同學叫朋,皆朋,同志皆友,所以友比朋要親得多。友是同志,同志就是同一個願力、同一個方向、同一個理想,志趣相同。同是同學,同學不一定志趣相同,朋友在五倫之內,一定要懂得。決定不可以欺誑,欺誑不可以,毀謗更不可以,我們學佛要從這個地方落實。
再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或問與友交後。知其不善。欲絕則傷恩。不絕又是匿怨而友。朱子曰。此非匿怨也。心有怨而外與之交。是匿怨也。若朋友不善。情義自是當疏。但疏之以漸。若無大故。何必峻絕之。且積誠感其悟也。所謂親者無失其為親。故者無失其為故也。】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匿怨』就是對人懷恨在心。
再來『友』就是結交。
『朱子』就宋朝的朱熹,我們以前有介紹過朱熹,他又叫做朱晦庵。他最有名的就是,他編輯《大學》、《中庸》、《論語》、《孟子》,四書的教本。他也可以稱為考亭學派,也稱為考亭先生。繼承北宋周敦頤,與程頤、程顥的學說,創立了宋代研究哲理的學風,稱為理學。他是閩學派的代表人物,在福建。
我這次到福州去講因果,我就認識到朱熹的第二十四代,他的第二十四代,我們這位蓮友她就居住在福州,對儒學也非常地喜愛跟深入。她也在跟我們共同研討這個《感應篇彙編》,現在也在協助我,要整理《感應篇彙編》的白話註解。我們準備將來在這一兩年之內預計,我們現在已經講到《感應篇彙編》白話解釋,我們解釋到一半了,準備要編輯《感應篇彙編解演義》。我有跟老法師報告過了,《感應篇彙編解演義》,「解」就是解釋,「演義」就是《感應篇彙編》這裡面它蘊藏無量義,所以我們準備將來把這本《感應篇彙編》講完以後,我們會出一本書,叫《感應篇彙編解演義》,解釋的解。
那麼這一本有別於以前我跟我同學蘇俊源先生合編的《感應篇彙編白話註解》,還有參考我們《感應篇彙編白話註解》的《集福消災之道》那本,王居士編的這本註解,跟它會有所不同,《集福消災之道》它就是參考我跟我同學的《感應篇彙編白話註解》一套四冊,但是我同學這套,我們在二00二年流通,流通的量不多,為什麼?因為它大部頭,一套四冊,當時發的願就是要送給圖書館、各道場、各講師參考的一個教學工具。所以普及化比較不夠,因為它實在是量太大。
再看下面這個,『大故』就是什麼呢?「大故」就是嚴重的過失。
『峻絕』,「峻」就是嚴酷、嚴厲,「絕」就是斷絕。
『親者無失其為親,故者無失其為故也』,這一段它是從《禮記·檀弓下》出來的。它原文是,「孔子之故人曰原壤,其母死,夫子助之沐槨」,「槨」就是棺木。「原壤登木曰:『久矣予之不托於音也。』歌曰:『貍首之斑然,執女手之卷然。』夫子為弗聞也者而過之。從者曰:『子未可以已乎?』夫子曰:『丘聞之,親者毋失其為親也,故者毋失其為故也。』」所以這兩句是從《禮記·檀弓》篇出來的。
剛才念過「檀弓」篇這篇文的白話意思是這樣,孔子的朋友叫原壤,他的母親死掉以後,孔子幫原壤去擦這個棺木,沐洗就是擦拭。原壤就爬上棺木,他說,很久沒有唱歌了。他母親死掉,他跑到棺木上面說,很久沒有唱歌了,他歌裡唱怎麼唱呢?貍貓的頭,斑斕的樣子,拿著你的手,疲倦的樣子。夫子好像什麼都沒聽到一樣,反正也不把它當一回事,沒有聽到,孔子沒有把它聽進去。
孔子旁邊的隨從人員就問了,他說,你還不停止嗎?因為孔子在幫他沐洗棺木,孔子說,我聽說,親人沒有失去叫做親人,為什麼?慎終追遠,那才是真正的親人,這叫「親者毋失其為親也」。就是親人實際上他沒有離開我們,都在我們的心中,在我們的記憶裡,在我們的緬懷裡面,那才是親人。所以親人,孔子說,夫子說,沒有失去才稱為親人。老朋友還沒有失去,才稱做老朋友。失去了、絕交了,就不能說是老朋友,忘記了,就不能說是老朋友了,他的意思是在這個地方。真正是在心不是在事,孔夫子也懂這個道理,在心不在事。
這段的白話解說我們解釋一下:
有人問說,和他人結交為朋友後,知道他有不好的地方,知道他不好,想要跟他絕交又怕傷到感情,不跟他絕交,又好像心中藏著怨恨跟他來往。朱子就說了,宋朝的朱熹就說了,他說,這個不是叫做匿怨。心中對人暗藏怨恨,在外表假裝若無其事跟人家交往,這才叫匿怨。聽清楚喔,心中對人暗藏怨恨,但是還不得不跟他交往,在外表上假裝若無其事的跟他交往,這叫匿怨。
如果朋友有不好的地方,在情理上自然應該要疏導,要慢慢地來,好像沒有什麼大事故事情發生,為什麼一定要斷然絕交呢?而且你還能夠以真誠的心來感動他,讓他能夠覺悟,使他能夠做到所謂的對待親人,不要失去做親人的友誼,對待老朋友不要失去老朋友的交情。所以這一段主要是告訴你說,朋友有不善,要當做什麼?他說,不要馬上斷然絕交,要當做沒有大事故發生一樣,而且用真誠去感動他,重點在這個地方,不用斷然絕交。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經文:
【明王守仁陽明先生曰。交友以謙下為主。相會時。須虛心遜志。親敬涵容。大約箴規指摘處少。誠感獎勸意多。溫節孝曰。交友只取其長。不計其短。遇剛鯁人。耐他戾氣。遇俊逸人。耐他罔氣。遇樸厚人。耐他滯氣。遇佻達人。耐他浮氣。不特取益無量。亦是全交之道。】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王陽明』,他號稱陽明子,我們王陽明先生他算是明代有名的思想家、哲學家跟書法家,還有軍事家。他集陸王心學之大成,精通儒釋道,而且統軍作戰都能有戰功,是中國歷史上罕見的全能大儒。
再看『涵容』就是寬容、包涵。
『箴規』就是勸誡規諫。
『指摘』就是指出錯誤的地方加以批評。
『獎勸』就是獎勵勸勉。
『溫節孝』他也是明朝人,崇禎時候的進士。
再下來,『剛鯁人』,「剛鯁」就是剛強正直。
『俊逸』,英俊灑脫。
『罔』就是枉曲、不直。
『佻達』就是輕薄放蕩、輕浮。
『浮氣』就是浮躁輕率。
『不特』就是不僅、不但。
『全交』就是保全維護友誼,或是維護友情。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明朝的王守仁,王陽明先生,他說,結交朋友最主要要以謙下為主,相會的時候,就是在互相見面的時候,必須要虛心謙卑、要親切、恭敬、能包容。大概對人要少用規誡指責的口氣,多用真誠獎勵的心意去感動人。溫節孝先生說,結交朋友,只要取他的長處,不要計較他的缺失。遇到性情剛強正直的朋友,要忍受其暴戾的氣習;碰到才智高超出眾的朋友,要忍耐他無拘無束的氣習。
跟朋友交往要看他的長處,不要計較他的短處。那麼這個人個性很剛強,有時候他就脾氣比較躁,你要能夠忍受。碰到他很有才華,他才華出眾的,你要忍耐他那種無拘無束的氣習。碰到樸實憨厚的朋友,要能夠耐得住他愚拙不通的氣習。碰到輕薄放縱的朋友,「佻達人」就是輕薄放縱,要忍耐得住他那種輕浮的氣習。這一點我們一般都做不到。遇到樸實樸厚的人,就是樸實厚道的人,他動作比較慢,反應比較不靈敏,我們會嫌他笨手笨腳,會責怪他。碰到他這種比較輕浮的,「佻達」就是輕浮的習氣,講話口無遮攔,也很愛表現,講話都是沒有耐性,啊,你讓我先說,像這種人我們都不能夠容忍。他說,這裡教你碰到這一種輕薄放縱的,輕浮、輕佻、放縱的朋友,要耐得住他輕浮的習氣,你要耐得住,能夠這樣做,不但可以獲得很多好處,利益無量,而且是保全交誼最好的方法。
換句話說,它這一段就告訴你,人沒有十全十美,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每一個人他都有不同的習氣毛病,為什麼?因為每一個人的業力不同,每一個人都會有不同的個性、脾氣。所以對於剛強的人,你要怎麼去相處?你要忍耐他暴躁的脾氣;才華非常高超的人,你不要嫉妒他,你要耐得住他那種不拘小節的毛病;樸素淳厚的人,你要耐得住他那一種,『滯氣』就是什麼?「滯氣」就是愚拙不通,他可能比較不通情達理,不通人情世故,這個部分你要原諒他。輕佻、好動、浮躁的人,你要耐得住他的輕浮。這樣你才有辦法得到什麼?得到福德,『取益無量』,就是你得到福德,你才有辦法得到利益,而且也是保全友誼的方法。你耐不住就斷交、就絕交了。這一點我覺得非常好,我們可以學習。
我們再來看下面這一段:
【宋張千載。號一鶚。文山友也。文山貴時。屢辟不出。及文山敗。還吉州。千載潛出見曰。丞相往燕。千載亦往。往即寓囚所近側。三年供養無缺。文山處決日。密藏其首於櫝。訪知夫人歐陽氏。在俘虜中。便火屍拾骨置囊中。并櫝南行。付其家安葬。先一日。文山之子。夢父曰。吾從義甫歸矣。已而果至。後人謂生死交情。千載一鶚。信哉。沈仲化曰。負死友之害義。比負生友為尤甚。今之交友者。自問能不生死易心否。】
這一段我們看字句解說:
『張千載』是文天祥的朋友,他是宋朝人,『號一鶚』。
再來『屢辟不出』,「辟」就是徵召、薦舉,有人把他推薦給朝廷,他不當官,這叫「辟」。
『吉州』在今天江西吉安市。
『潛出』就是暗中祕密的到達。
『燕』就是古代河北省的別稱。
『寓』就是寄居。
『櫝』就是櫃跟函,就是一個小盒子、小木盒,這個叫「櫝」。
『拾骨』就是火化以後的骨灰叫「拾骨」,收拾這個火化的骨灰。
『囊』就是袋子裝好,裝在袋子裡面。
『義甫』就是張千載,他又稱為「義甫」,或者是說沒有血緣關係的叔叔伯伯,也叫「義甫」。
『已而』就是不久。
『信哉』就是確實。
『負』就是辜負、背棄。
『害義』,損害正義、正道。
『易心』就是改變心志。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
宋朝張千載,「號一鶚」,他是文天祥的朋友。文天祥發達的時候,『貴』就是他顯達的時候,張千載常常避開,不與文天祥見面。等到文天祥戰敗被帶回到吉州,張千載暗地裡出來看他,跟他說,丞相,你要往河北,要往燕地,我千載也跟你一同前往。張千載跟他一同前往以後,就住在文天祥被拘禁的地方的附近,三年期間他供養食物,來供養被監禁中的文天祥,他供養從不短缺。文天祥處決的那一天,他暗中把文天祥的首級放在木盒裡面。
然後探知文天祥的夫人歐陽氏在俘虜裡面,他就將她的屍體,『訪知夫人歐陽氏在俘虜中,便火屍』,可能歐陽氏在俘虜裡面也死掉了。所以「便火屍拾骨置囊中」,就把她歐陽氏火化了,放在袋子裡面,『并櫝南行』。就是因為文天祥的首級是放在小盒子裡面,「并」就是把他夫人的骨灰跟盒子放在一起,要送他回南方,叫「南行」,要送回他家鄉安葬。在回到他家鄉的前一天,文天祥的兒子就夢到他父親跟他講說,我跟你的伯父千載已經一同回家了。果然第二天就到了。所以後來的人稱生死之交,叫『千載一鶚』。我們學到這裡,我們學會了,生死之交叫做「千載一鶚」,是真有這個事情,「信哉」,就真有這個事情。
沈仲化說,虧欠已死去的朋友,而有害於義理,比虧欠在世的朋友還嚴重。現今交朋友的人,自己問自己看看,是否能做到不會因生死而變心呢?就是這裡講的意思說,我們一般講,人在人情在,人不在人情亡這個意思。所以生死之交,就我們一般講叫患難見真情。在現在憑良心說,在現在這個時空環境,現在這個時代,愈來愈淡薄,幾乎很少找到像文天祥跟張千載這種交情。他發達的時候,他不出來,張千載不出來。文天祥戰敗,他出來了,甚至陪伴他。這一段的故事讓我們去省思、學習。
這裡面有提到說文天祥的兒子在他父親的骨灰還沒到達以前,前一天晚上作夢,文天祥的神識,就是他的靈魂,靈性是不滅的,他是被害死的,但是他的靈性是害不死的。所以他有辦法回來跟他兒子託夢,就像二0一二年,那時候不是說十二月二十一日有大災難嗎?在十二月二十一日的時候,臺灣大家都想要看,報紙攤開,當天有沒有什麼大災難發生。結果報紙當天攤開,臺灣處決六個死刑犯,其中有一個死刑犯他十二月二十一日處決,凌晨處決。他十二月二十日,其中有一個他爸爸就夢到,法警把他兒子的骨灰送回家,那時候十二月二十日還沒處決,還沒有處決,他爸爸已經作夢夢到了。所以文天祥的兒子夢到文天祥,這個是千真萬確。
我們看下面最後一段:
【宋郭贄。初作賦有聲。同學李勉。忌而謗之。由是連上不遇。後贄先及第。再知貢舉。而勉方以明經充選。詔下日。勉愧悔歸。贄聞之。亟追還。遂得第。可見謗無損於人。祇自罹刻薄耳。】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郭贄』是宋朝開封人,宋太祖時候的進士,他官當到禮部尚書。
『賦』,它是韻文跟散文的綜合體,講究的是詞藻、對偶、用韻,最早用賦的名篇是戰國的荀況,現在還在的就是《禮賦》、《知賦》等五篇。「賦」盛行在漢朝、魏朝、還有六朝。
『有聲』就是有聲譽、有名望。
『不遇』就是不得志。
『及第』就是科舉應試中選,榜上題名有甲乙次第。
『知貢舉』是唐宋時特派主持進士考試的大臣叫「知貢舉」。
『明經』就是隋煬帝置明經、進士二科,以經義取之為「明經」,以詩賦取之者為進士,到明朝就廢掉了。
『充選』就是入選。
『得第』就是科舉考試取中的等第,因稱中式者為「得第」。
『罹』就是遭受。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宋朝的郭贄,他剛開始作賦就很有名氣。他的同學李勉很嫉妒他的才華而毀謗他,因此李勉一直都沒有考上。後來郭贄先考上了,接著又考中貢生舉人,但李勉以明經被選上。放榜那一天,李勉非常慚愧後悔,就先行回家了。郭贄聽到以後趕緊把他追回來,鼓勵他繼續考試,終於考上了。由此可見,毀謗對於人是無所損傷的,只是讓自己落得更刻薄而已。
最後我們來講淨空老法師對這一句經文的開示。前面有提到郭贄跟李勉,李勉嫉妒郭贄這個問題,怎麼去感化人呢?像郭贄他就感化了李勉。老法師說,在古代,大舜做得最好,大舜為什麼可以感化他的後母跟他的父親瞽叟,還有他弟弟呢?因為大舜他做到六祖大師講的,不見世間過。所以我們怎麼去感化別人?我們上一集我特別跟各位分享,你怎麼去感化人?除了剛才講說要有忍耐,對這些剛強的人,對這些脾氣暴躁的人,對這些輕浮的人,我們要忍耐以外,可以保全友誼以外,要用智慧,最主要就是要學大舜,不見世間過。這是在現在這個時代,最好的修持,也是對我們修行最大的一個幫助,不見世間過。
老法師說,沒有看到別人的過,認為別人的態度都是正確的,自己有過失,去反省檢點,他說,這是真正懂得修行的道理跟方法。他說,真正懂得的人,是大菩薩示現,他不是凡夫。他說,這樣的行持跟《華嚴經》善財童子沒有兩樣。他說,善財童子一生修行,也是一樣,沒有見到世間過。像他碰到甘露火王,甘露火王代表瞋心,他沒有見到甘露火王的這種瞋心,就是不見世間過。所以善財童子他一帆風順,圓滿菩提,這是佛在經典上舉出最好的一個榜樣。
凡夫要經歷菩薩五十一個階級,從初信到十信跟一個老師,他的老師就是文殊師利菩薩,十信滿心了,老師教他去參學。所以善財童子就五十三參,每參一位善知識,他的位次向上提升一個階級。他參訪吉祥雲比丘是初住,參訪海雲比丘是二住,參訪妙住比丘是三住。老法師說,我們想想看,善財童子過的是什麼日子?回頭想想我們過的是什麼日子?人家的道業天天在增長,定慧等學,生活是這麼圓滿、這麼豐足。我們呢?天天在造業。
所以老法師說,這個經文裡面講的「誑諸無識」,他說,這個無識,我們是不是無識呢?誰是無識呢?我們沒有明白佛所講的義理,就是無識。這個地方講得很好,不是沒有知識、沒有見識,這個人叫做無識,你不能夠真正徹悟、徹底明白佛所講的義理,你也是一個無識的人。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老法師說,他學佛學了四十七年,才懂得這麼一點道理,他在跟大家分享。他說,希望同學能夠一天都不放棄,每一天,經不能不看。他說,你經如果一天不看,毛病習氣都來了。他說,古人說得好,三天不讀聖賢書,面目全非。我們錄影《感應篇彙編》,一個禮拜錄兩集,就是跟這些聖賢菩薩見面,我們一個禮拜跟他見面兩次。各位同學在網路上看,一個禮拜收看一集,一個禮拜跟聖賢見面一次。你如果天天讀誦《感應篇彙編》,天天跟聖賢見面。
所以老法師說,古代的人,他環境比我們單純。現在說老實話,哪需要三天?一天不讀就面目全非了,不要說三天不讀聖賢書了。他說,一天還太長了,半天不讀面目全非了,凡夫習氣都跑出來了,叫面目全非。古人還可以等三天,我們半天不讀,你的毛病習氣全部跑出來,甚至怎麼樣?一面讀,一面毛病習氣還往外冒出來,你說這有什麼法子?老法師說,讀經生煩惱,聽經也生煩惱,研究經論還討論吵架。想想古人還可以耐得住三天,才知道我們現在人的毛病習氣是多麼重。
讀到這個經文,欺騙這些無知的,想想我們自己是不是無知?欺騙我們的人太多,滿街都是。提醒我們的人,沒有,到哪裡去找呢?我們所接觸的全是欺騙我們的。他說,這兩句,就是「誑諸無識,謗諸同學」,這兩句話看起來很平常,意思太深太深了。
第三點,老法師說,古人講經方便,點到為止,他看了就能懂。現在不行,怎麼點都不通,不能夠不囉嗦、不能夠不麻煩。他說,現在這個時代,度眾生比過去更困難,要有耐心。沒有豐富的常識,沒有德行,不能夠觀機,自行化他都做不成功,所以不能不努力,為眾生、為佛法,勇猛精進。
所以我們讀到老和尚這一段,我們就曉得,你要度現在的眾生,要有耐心,你還要有豐富的常識,就是所謂講的社會經驗。你沒有社會經驗,還不行;你待人處事之道不懂,還不行;人情世故不懂,還是不行;進退之道不懂,還不行,這叫做常識。你沒有德行,你還不能說服他;你不會觀機,也不行。所以你必須要聽經聞法,必須要真修實幹,你唯有真修實幹、聽經聞法,你有德行了,自然能夠攝受對方,那這樣自行化他才會成功。
所以老法師說,為了這樣,你必須要努力。為眾生、為佛法,勇猛精進。最後我們就談說為佛法、為眾生,這牽涉到我們修行的問題。老法師說,修行人跟不修行人相處,修行人要吃虧、要忍讓,這個才表示說你有修行。你不能夠忍讓,也像他一樣,還想要報復。甚至不報復,算了,我離開他,我走好了,我走路好了。老法師說,這個都不是修行人的態度。這一點很適合我們現在修行人的一些處境,真正修行人,你要長時間去感化他,就是說,你是一個真正修行的人,你對這個沒有修行的人,你要用長時間去感化他。他對你再惡,惡言相向,甚至他用惡語來辱罵你,你還是要對他好。
老法師說,人都有良知、都有良心、都有佛性,只不過是煩惱習氣太重了,他要相當的時間才能回頭。煩惱輕的回頭快,煩惱重的回頭慢,佛菩薩對我們有耐性,生生世世都不捨棄,這是我們要學習的。所以一定要為佛法著想,要為眾生的福祉著想,我們自己受一點委屈,替佛法多做一點事情,替佛做一點事情,這才是真實功德。
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